老兵話行軍 | 姚雲龍

我民國三十年(1941)春節剛過就被抓入伍當壯丁,還沒換上軍服,只發了一双筷、一支碗,就開始行軍。

部隊從安徽阜陽一路走到河南最西邊鄧縣,走了半個多月,休息一週稍加整備。這時發給我一套舊軍服、一個背包架、一個饃兜(裝饅頭和食物用的袋子)、一支鞏縣造老式步槍和五十發子彈。接着又行軍了。從河南西行翻越秦嶺進入陝西,一直走到姜太公釣魚的渭水邊咸陽城。然後再循着原路轉回河南,再進入湖北省荆門縣戰地,才剛過端午節。不到半年就走這麼遠,我從地圖上量一量,至少也有一千五百公里。

行軍,有步行、車運、鐵運、空運、船運五種,我所寫的是步兵步行的行軍。這種行軍又分為三種:

1. 旅次行軍:沒有敵情的顧慮,沒有緊急的任務,像普通旅行一樣,一天行30~50公里。

2. 戰備行軍:有隨時與敵人遭遇的行軍,要一面行軍一面警戒,要小心謹慎。

3. 急行軍:在緊急狀況下,限時到達目標。

行軍久了,我慢慢的瞭解到其組織和過程:

1. 炊事:炊事兵一定要在部隊起床之前,把早晨的飯菜做好,把午餐的乾糧準備好。行軍時,炊事兵是最辛苦的。

2. 前站人員:大概每連派出二、三人為前站人員,先部隊約兩小時前出發,到達當日部隊宿營地後、為部隊找好房子,買好當晚及次日所需的菜蔬食物等,燒好開水及洗腳水。

3. 水站人員:與前站人員一起出發。到達當日中午部隊預定的大休息地,燒好開水,找好部隊大休息場地。

4. 部隊:部隊一般都在六點起床,整備行裝及盥洗,七點早餐及分發中午乾糧。行軍時大概每行一小時休息十分鐘,完全聼號音行止。全營人沒有手錶,只有一支小鬧鐘,由營部號目(號兵班長)保管。

全營到達大休息站(當日行軍的中點),各連水站人員已為部隊找好休息場地,並燒好開水在等待。每個士兵可以卸下背包,解下子彈袋,抱著槍靠在樹幹上,從饃兜裡掏出饅頭及大蒜頭享受當日的午餐。

那時部隊都是住民房,所以部隊行軍時都要考慮下一站的村(鎮、市)的大小及採購是否方便。因此部隊每天行軍的里程就不能由自己訂定了。今天走30公里,明天可能要走50公里,後天要走60公里,都不一定。走30公里很輕鬆,走40公里腿可能僵痛、腳會打泡(腳底板起水泡),走50公里兩條腿會痛得不聼使喚。

有一天我們要從商南趕到商州,全程是60公里,那天我們全營提早一小時出發。啊!那天走到最後我的兩條腿好像不是自己的啦!每步如千斤,全賴慣性一步一頓的向前走。這時只要有人從旁輕輕一點我就會跌倒,跌倒了可能再起不來了。可是那些老班長,個個如鉄打的金鋼,他們一點不在乎,談笑自若,還替我背槍。

有一天行軍走過壩橋火車站(那是歷史上楚霸王邀劉邦飲宴的地方)。正好一列要開往西安的火車停在那兒,營長一聲令下:「上車」!大家一齊擁上火車。我們一上了車,全車的乘客都摀著鼻子。老總開罵了:「老子是為國家才臭的!你嫌臭就下車!」真的就有好多人下車了。想想看:大熱天,十多天不洗澡、換衣服,能不臭嗎!

寫到行軍,就想起我的老班長替我背槍,他叫「楊道生」,河北人。寫到此,忍不住淚下!

從中越戰爭看中國的戰力戰略 | 張自立

最近不少歐美將領、智庫警告,中國大陸有可能發動以武力統一台灣。武統的關鍵在於中國的戰力、戰略,從中國的上一次戰爭,1979年的中越戰爭,可以看出中國的戰力、戰略。

先說一下中越戰爭的背景,1969年起中、蘇交惡達於頂點,蘇聯此時兵鋒正盛,陳兵百萬在中國的北邊;1975年,北越在美國全面退出越南以後,揮師南下,一舉滅了南越。

此時的越南,有百萬久戰之師,中國、蘇聯和美國的武器,全國皆兵,認為二戰之後,能連續戰勝法國、美國兩大強國,自許為世界第三的軍事強國,立馬進軍寮國、柬埔寨,要成立「印度支那聯盟」,同時與泰國在邊界開火。泰國的西邊是緬甸,南邊是馬來西亞,均無一是越南的對手,所以越南一心要成為東南亞之虎,而且忘恩負義的和中國翻臉,全面排華,向蘇聯靠攏,締結「蘇越友好同盟條約」,對中國形成南北夾擊之勢。

面對如此不利的局面,中國決定要對越南動手,中國做了三件事:
1. 在中國北邊,各大軍區備戰,預防蘇聯入侵。
2. 大軍開始聚集在廣西、雲南邊界。
3. 中美建交,時在1979年1月1號,同時鄧小平訪美,向全世界表明,雖然中美不是同盟,但是友好。

等到鄧小平回國之後,懲越戰爭即發動。三路大軍同時攻入越南北部,而且戰爭非常的殘酷,對越軍全是殲滅戰,一直打到越南北部戰略要地,諒山,拿下諒山之後,一馬平川,僅150公里公路直接就到河內,北越已無險可守。就在越南全國震動,從柬埔寨把精兵調回之際,中國向全世界宣布,懲越戰爭達到目的,全面撤軍。撤軍同時,摧毀所有的越南防禦工事、公路、鐵路,能帶走的全部帶走,不能帶走的全部破壞。基本上,越南北部,全部掃平殘破,元氣大傷。

此戰從2月17日開始,到3月16日結束,總共28天。(後來,越南不甘心,在中越邊境,小打小鬧不斷,就是老山與者陰山的「兩山輪戰」,又打了10年,但是與大局無關) 對蘇聯而言,戰爭來得突然,還沒有想好該怎麼辦,戰爭就已經結束,自然沒有出兵支援越南。對越南而言,雖然沒有被中國打死,但是國力大傷,雖然嘴硬,號稱自己勝利,但是終於體會到什麼叫做「犯我強漢者,雖遠必誅」,也了解中國不會任由越南對東南亞諸國為所欲為,蘇聯老大哥不是那麼靠得住。

此戰不但解除了中國在南疆國防安全的憂慮,破解被南北夾擊的困境,而且穩定了整個中南半島的局勢。全世界都看到了,美國搞不定的事,中國可以搞定,大大提高了中國在國際上的聲望和地位,開始了與美國10幾年的蜜月期,使中國的經濟和國力快速提升。

這次中國對越戰爭,戰爭的必要性、戰爭的時機、戰爭的準備、戰爭的執行和戰爭的結束,無不條理分明,絲絲入扣,尤其是在攻佔諒山之後,忍住可以攻取河內的誘惑,果斷撤軍。不像美國,打了20年的越戰、20年的阿富汗戰爭,結果均一無所獲、狼狽撤軍,這種蠢事,中國是不做的。

水火用在現代戰爭 | 鐘金富

常言道:「水火無情」。中國很早就將水火用在軍事上,歷史上有不少憑藉水火成名的大將,三國時期,東吳的周瑜、陸遜都是用火的高手,忠義的關二爺則靠一手水淹七軍,威震華夏。水火無情,非名將不能用之。自古能夠用水火退敵的無一不是名將。但進入現代戰爭,水火的威力就大打折扣了,很少有將領能夠用水火退敵。

但是在抗美援朝戰場上,就曾發生用水退敵的戰鬥,中國志願軍39軍軍長吳信泉,曾經水淹美軍陸戰隊一師,還用炸藥炸塌山脊,埋葬美軍坦克,都是美軍聞所未聞的戰術,因此被美軍稱為「最可怕的對手」。

抗美援朝的第四次戰役雖然是由美國第8集團軍的指揮官李奇威挑起的,但中國將領技高一籌,動用兵力,在西線牽制住了大批美軍,然後在東線給「聯合國軍」造成了極大打擊,特別是橫城反擊戰,消滅了大量敵軍。

1951年4月,第39軍奉命在華川一帶阻擊美軍裝甲部隊的進攻,中國志願軍39軍的任務是撤到春川、華川一帶,組織運動防禦。39軍自然不怕和美軍硬碰硬,但是硬打明顯是以己之短攻人之長,極不划算。同時,追擊39軍的也不是弱旅,是美軍在朝鮮戰場上的王牌部隊海軍陸戰隊一師,一支裝備精良,實力強大的部隊。

此時中國志願軍39軍軍長吳信泉注意到華川湖水庫,於4月9日已經蓄水8天的華川湖水庫水位已經達到了極高的位置,只要美軍開始渡江,就可以打開閘門水淹美軍了。吳信泉這邊準備就緒,而美軍卻對此一無所知。美軍海軍陸戰隊一師作為主力,在4月9日準備渡江作戰,為了作戰順利,他們在江岸就擺開了陣勢,坦克、大炮都拉了出來,可是美軍做夢也不會想到,他們的敵人不是對岸的志願軍,而是滔滔江水。

當時中國志願軍39軍軍長吳信泉一聲令下,戰士們開啟水閘,洪水磅礴而出,四周頓成澤國,美軍坦克部隊的先鋒一下子被大水吞沒,其他部隊嚇得連連後撤。在美軍被江水所阻之後,39軍乘機發起了一波進攻,整場戰鬥下來,包括被洪水吞沒的,美軍損失達到萬人,各種物資、坦克、大炮、輪型車輛之損失更是不計其數。因為江水的阻擊,美軍進攻的腳步也停滯了下來,本來半天時間就可以追擊到39軍的,但這半天路程美軍卻走了六天時間,完全失去了戰機,第四次戰役也進入了尾聲。

東方的軍事思想充分展示人類高超而靈活多變的智慧和謀略,千變萬化,鬼神莫測。吳信泉將軍在朝鮮戰爭將其發揮得淋漓盡致。

中國高超音速武器厲害在哪 | 鐘金富

最近網路最熱門的議題,莫過於英國媒體報導:「中國高超音速武器試驗成功」的消息,讓整個世界為之側目與震驚,甚至美國華爾街日報報導,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馬克米利(Mark Alexander Milley)上將表示極為擔憂!

中國高超音速武器,開始進入喜歡軍事武器之人們的新視野。其實所謂高超音速武器,就是「空天飛機」,是世界上最新的航天飛行器,其全名是「航空航天飛機」,可以重複使用,具有極高的商業與軍事價值,時速約1.6萬至3萬公里(是音速每小時1224公里的10多倍到20多倍),可以運送物資至太空站,其超強的戰鬥力與防禦力是數一數二的,並具有極強的破壞力,更可以毀滅敵之太空偵察設備,還可以攔截與破壞敵之偵察設備,轟炸與破壞敵國在太空軌道的任何威脅。

此次中國試驗高超音速武器,就是太空軌道轟炸系統,將核彈頭與常規彈頭武器,用火箭把它送至地球軌道,而運轉於地球軌道上,像衛星一樣運行在地球軌道上,若發生戰爭時可以遂行軍事任務,以反推火箭點火,讓核彈或常規彈頭離開地球軌道,重返大氣層以宇宙速度衝向目標!

中國高超音速武器讓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馬克米利極為擔憂,因為美國可能從此廢了航母優勢,廢了耗費上千億之攔截飛彈武器系統,也廢了美國領先全世界之轟炸機優勢。中國以四兩撥千斤,可能從此讓美國的軍事霸權跌落神壇!

此次「中國高超音速武器試驗成功」,美國幾乎閉口不談,有別於往常都會貶損中國所研發之新武器,確實異乎尋常與令人納悶啊!美國的國家最高軍事領導頭子都表示極為擔憂,那麼中國的一小步,就是世界史上的一大步了,這意謂自1840年以來,中國「科技落後就要挨打」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同時意謂美國的軍事霸權已經不再獨領風騷。

海軍,從當年德英較量看今日中美較量 | Friedrich Wang

軍隊的水平,其實就是反映了一個國家的發展水平,這在工業革命後已經是定論。所以,軍隊不只是一部戰爭機器,更是一種軍事文化的表現。不光是有了武器、裝備、充足的人力,就可以表現出戰力的高低。

尤其像是海、空軍這樣高科技水平的軍種,這樣的例子屢見不鮮。1870年代的德國迅猛發展,工業規模與水平都直追英國。皇帝威廉二世一心一意要超越自己的姥姥家,英國;所以他高唱世界主義,主張德國在太陽下也要有自己的位置,也就是要推翻老宰相俾斯麥的保守政策,全力擴展海軍,與英國一爭雄長。經過20多年的努力,到了1910年代,德國海軍已經在數量上到達英國的7成以上,而且在北大西洋的部分已經與英國勢均力敵,因為皇家海軍備多力分。德國軍艦的設計有自己的特色,而且都是針對未來與英軍決戰而來,精準的光學儀器讓艦砲的威力大增,平均艦齡也較輕。這些,都是其明顯的優勢。

看起來,德國的「公海艦隊」已經可以挑戰大英帝國艦隊。但是,事情沒那麼容易,德國海軍司令鐵必制在1910年就明白告訴威廉二世,德國海軍仍無擊敗英國的把握。為何?因為海軍文化不行,更沒有光榮的傳統在背後支撐。德國海軍仍然年輕,面對英國海軍豐富的作戰經驗還很生嫩,不可以貿然對其挑戰。

果然,1916年德國公海艦隊向英國皇家海軍發起史上最大規模的日德蘭海戰,這也是巨艦大砲的一次決戰,戰況慘烈。德國海軍在戰鬥中砲擊精準,軍艦性能優良,共擊沉超過6萬噸英艦,自己只損失了3萬多噸。但是這是德國的勝利嗎?剛好相反,英國海軍帳面上吃虧,卻更加清楚德國艦隊的實力,依然繼續成功封鎖其海上通路,讓德國人吃足苦頭。德軍贏了戰役,最後還是輸了戰爭。英國海軍的戰略觀,是德國遠不能及的。

前些日子傳出中國大陸護衛艦以上的艦隻數量達到360艘,超越美國的298艘,穩居世界第一。這對中國大陸而言固然代表其造艦能力以及海軍實力已經非常強大,但是是否就代表其海軍已經真正世界第一?筆者舉一個例子,中國大陸目前尚未真正用其海軍力量來對海外投射兵力,完成一次大規模的作戰,所以並未經過複雜的考驗。可以預見,未來中國大陸的海上實力將繼續加強,而且速度也不會減緩。但是,這與其未來能否真正具備擊敗美國海軍的實力,不一定呈現絕對關係,許多面向都還有待驗證,海軍的戰略觀與文化更非一天兩天可以搞定。

未來中美的博弈當然會更精采。但是台灣不是只看好戲而已,而是該設想自己在這場博弈中如何自處,不要被兩頭打架的大象給活活壓死。

日德蘭海戰

我對孫立人的評價 | 盛嘉麟

我以前寫過對孫立人的評價,一時找不到原文,記得一部份重點:

1)孫立人留學美國,是一個唯歐美是從的將領,以能夠和麥克阿瑟搭上關係為榮耀。他不明白麥克阿瑟是極端種族歧視的人,只想利用孫立人政變搞掉蔣介石的政權,實際對孫立人並無友誼。他更不明白繞過(bypass)蔣介石,和外國將領往來,可能注定了他的殺身之禍。

2)孫立人的美國的學歷、美國的關係、作戰的順利,讓他自傲自負,在國軍將領中自認是最傑出的第一戰將,而不知道他的青年軍是國家最好的兵源(都是中學生、大學生),他的配備武器是國家最好的美式裝備。其他國軍將領若有此條件也能打出勝仗。

3)日本駐緬甸的軍隊曾經接到東京參謀本部的訓令:「注意孫立人的部隊已具備和我軍同等的戰力,不可輕忽。」可見孫立人的部隊只是達到當時國際上一般作戰部隊的水準,只比中國的部隊好一點,而中國第一戰將,日軍望之膽寒、聞風逃跑,只是膨風的宣傳。

4)在英方要求下,孫立人未經上層許可,立即派出一個團往仁安羌攻擊日軍,為7000英軍解圍。這是違反國家軍令的,雖然因為戰勝日軍,英國感謝授予勳章,帶给國軍臉面,蔣介石未便發作,實際上已造成國軍內部的不滿。

5)孫立人帶領的部隊對孫立人的個人崇拜,在國軍裡極為罕見,可見他在訓練部隊時用了特別的手段 (參見《孫立人為何被軟禁33年?我的親身瞭解》)。蔣介石及國軍內部很不満意,後來國軍內部對解散後的青年軍多方排擠,造成許多青年軍軍官的悲劇,我有親身的經驗。

我家的一位遠親,是青年軍軍官,英武有為,因為受到排擠壓迫,駐防金門擔任連長時自殺。我服役時的連長也是青年軍,擔任極為罕見的少校連長,和我時常聊起孫立人,我們十分相好,一旦喝幾杯酒,他就藉酒裝瘋,大呼小叫:「媽的,看看我一個少校,重慶大學就參加青年軍的,就給幹個連長,十年不換。孫將軍你出來啊,我們馬上跟你走。」這時輔導官和我連忙把他扶走他處,免得危險。這都是孫立人個人崇拜造成的悲劇。

一代奇女子~錢秀玲小傳 | 賈忠偉

錢秀玲,1913年生於江蘇宜興大塍鄉錢墅村(今宜興市新莊街道王婆村村民委員會)一個鄉紳家庭。錢家兄妹五人,她排行第四,自幼聰穎過人。她的堂兄錢卓倫將軍(1890~1967),畢業於江蘇陸軍速成學校第二期、陸軍大學,曾歷任國防部第一廳廳長、東南軍政長官公署主任高參兼國防部駐台灣辦事處主任、國防部參謀總長辦公室主任等職,1967年在臺北過世,從小對這個聰慧過人的小堂妹尤為疼愛。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奉派擔任比利時佔領區軍政府司令官的法肯豪森將軍,在中國擔任顧問期間與錢卓倫結下相當深厚的私人情誼。

【錢卓倫將軍】
【1948年2月,法肯豪森以比利時頭號戰犯的身份被押回佈魯塞爾,在軍事法庭上接受審判。為了聲援法肯豪森將軍,錢秀玲除了親自上法庭為將軍作證外,在庭外接受比利時的法語報紙《最後一點鐘報(La Dernière Heure)》的專訪時強調:「如果我在大戰期間做過一點事情,值得接受一座國家感謝勳章,那是由於我當時的努力獲得結果,而這個結果是法肯豪森將軍給我的。是他冒著生命危險,做出極大努力的結果!如果沒有他的幫助,我將一無所成。也正因為法肯豪森將軍,對他所管轄的區域做了最大限度的保護,所以,比利時才沒有發生像荷蘭、挪威、波蘭等國家那樣的慘劇!至於法肯豪森將軍的命運如何,我不好預測。但我希望他能看到這篇文章,我希望他能知道我將永遠對他懷著十分的感激和尊敬!他雖然是納粹將軍,但他是一個講人道、講友誼、富有正義感之人。我將永遠對他懷著十分的感激和尊敬,即使在審判他的法庭上,我也要說出這一切!」】

【1935年10月27日,葛立夏(也翻成:白蘭芝)與錢秀玲結為連理】
【錢秀玲和她的五個子女】

1929年,錢秀玲的二哥錢卓儒(1909~1986,曾任社團法人中國礦冶工程學會理事、臺北工專礦冶工程科/現臺北科技大學材料及資源工程系教授)要去比利時魯汶大學留學。由於從小就非常崇拜居禮夫人,當時只有17歲的錢秀玲就利用這個時機,請求父母能允許她和哥哥一道前往比利時留學。在母親的支持下,父親同意了她的請求。兄妹二人便一同搭船前往比利時,聰明的錢秀玲只花了一年的時間就通過了當地語言測驗,並以優異成績考入魯汶大學化學系,1935年獲化學博士學位,成為第一位獲取比利時博士學位的中國女性。同年,她與同校同學葛立夏(也翻成:白蘭芝,為俄羅斯和希臘的混血兒)醫生結婚。畢業之初,錢秀玲原本計畫在當地找工作,但因為是女性,又是中國人,根本找不到工作。在失望之餘,錢秀玲便說服了葛利夏一同回中國貢獻所學。後因有了第一個孩子,只好將行程延後。然而1937年7月7日,日軍發動全面侵華戰爭,粉碎了錢秀玲的夢想,同年葛立夏在布魯塞爾東南160多公里、與盧森堡交界的小鎮埃爾伯蒙上開設了一家私人診所,他們全家於10月到那裡定居。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錢秀玲透過堂哥錢卓倫與法肯豪森將軍的私人情誼,拯救了不少比利時人。戰爭結束後,為了表彰錢秀玲的貢獻,比利時政府特地頒給她「國家銀質感謝勳章(Médaille de la reconnaissance nationale)」。曾經受她救助的比利時瓦隆區艾克興市(Ecaussinnes),為感念錢女士曾義助過當地的地下反抗軍成員,特別將市中心的一條街命名為「錢夫人街(Rue Madame Perlinghi)」。戰後錢秀玲一家搬到布魯塞爾近郊居住,後進入聯合國核能科技研究所工作。1965年時,比利時僑胞創立中山學校,即聘請錢秀玲擔任首屆董事長及校長,這所學校是比利時第一所教授正體字的中文學校。

她的事蹟被曾經是大陸專業速滑運動員,後因受傷不得不退役,靠自修成為編劇、作家的張雅文女士在2002年改編成小說--《蓋世太保槍口下的中國女人(A Chinese Woman at Gestapo Gunpoint)》,而這部小說在同年被改編成16集的電視劇在大陸上映。不過這個劇名讓錢秀玲的家屬非常不開心,錢秀玲長子迪米悌‧彭林冀(Dimitri de Perlinghi)醫師的夫人強調,該電視劇講述的是一個完全離譜、完全由作者自己杜撰的故事。該劇和小說取名為《蓋世太保槍口下的中國女人》,而她的婆婆──錢秀玲與蓋世太保沒有任何關係,事實只是:一個中國女子在比利時拯救了一些人質。另外這部以抗戰時期為背景所改編的小說戲劇,仍無法擺脫國共間的政治恩怨與意識形態對立,因此有關錢卓倫將軍的部分,全被刻意忽略不提,這自然使得錢秀玲一些家人不太滿意。

【曾經擔任中華民國國軍第五任德國軍事顧問團團長的法肯豪森將軍】

2008年8月1日,錢秀玲女士以95歲高齡在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去世,比利時政府以國葬儀式,特地下令全國為她降半旗致哀,以感謝這位華裔婦女曾經在二戰時拯救過無數比利時人生命的恩德。

2015(民國104年)年適逢中華民國對日抗戰勝利與臺灣光復七十週年紀念,馬英九總統特別在9月4日上午接見比利時僑界重要人士錢秀玲女士家屬,對她在二次大戰期間無數比利時愛國青年之善行義舉,表達高度肯定之意。根據總統府發布的新聞稿,當時一起受邀訪問總統府的來賓包括錢秀玲的長子迪米悌․彭林冀(Dimitri de Perlinghi)醫師伉儷、孫子傑瑞姆․彭林冀(Jerome de Perlinghi)教授伉儷,以及錢卓倫將軍姪孫女錢立瑄及錢立珊,而比利時臺北辦事處處長范睿可(Rik van Droogenbroeck)也一起陪同進入總統府。由於迪米悌․彭林冀(Dimitri de Perlinghi)身為國軍家族後代,他在接受媒體提問對近日(指2015年)中國大陸高調舉辦對日抗戰勝利活動的看法時,他說有在電視上看到中國大陸舉辦紀念活動的相關畫面,但感覺是「不知該說什麼」,當初蔣中正與共產黨開始是一起抗日,後來因意識雙方而分道揚鑣,只是他可以確定的是──「母親的心是比較偏向臺灣的,就是中華民國」。

除了邀請錢秀玲家族來臺外,馬英九總統也特別邀約了1937年日軍佔領南京,德國西門子公司在中國的總代表、也是南京辦事處的負責人約翰拉貝(John Rabe)、金陵女子大學教務主任明妮魏特琳(Minnie Vautrin),以及金陵大學鼓樓醫院外科醫師羅伯特威爾遜(Robert O. Wilson)等人的後人來臺,共同紀念這段歷史。當年翰拉貝、魏特琳等人在南京遭日軍攻陷後,勇敢的挺身而出成立「南京國際安全區」,保護了至少25萬中國人民免受日軍的屠殺與強暴。

【馬英九總統於中華民國104年09月04日,在總統府接見錢秀玲女士家族,稍早,總統頒贈抗戰勝利紀念章、證書及簡歷予錢秀玲堂兄陸軍中將錢卓倫的家屬,以感念她們對國家社會之貢獻。】

參見──

(Ⅰ)中文《維基百科》之【錢秀玲】(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92%B1%E7%A7%80%E7%8E%B2)。

(Ⅱ)中文《維基百科》之【亞歷山大‧恩斯特‧阿爾弗雷德‧赫爾曼‧馮‧法肯豪森】(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A%9A%E5%8E%86%E5%B1%B1%E5%A4%A7%C2%B7%E5%86%AF%C2%B7%E6%B3%95%E8%82%AF%E8%B1%AA%E6%A3%AE)。

(Ⅲ)中華民國總統府:《總統接見比利時僑界重要人士錢秀玲女士家屬》(https://www.president.gov.tw/NEWS/19727/中華民國104年09月04日)。

(Ⅳ)隗延章:《尋找「中國版辛德勒」錢秀玲》(https://yulite.cn/每日热门文章/12120/)。

二次大戰希特勒犯的大錯 | Friedrich Wang

昨天晚上睡不著,就把第二次世界大戰相關歷史的幾本書拿出來看一下。

我們今日回顧起來1940年6月法國投降到1941年6月「巴巴羅莎行動」德軍進攻蘇聯間的整整一年時間,實際上是決定了整個二戰最後結局的關鍵一年。希特勒自己都不敢相信竟然如此輕鬆就結束了西線的戰爭,幾乎是大獲全勝。所以,對接下來德國該怎麼做,納粹高層可說完全沒有準備,只能幻想英國會求和,而史達林會繼續笑臉相待。

曼斯坦(德國名將)在回憶錄裡面就說過,德國海軍沒有擊敗英國的能力,僅轟炸不可能讓英國屈服。雖然這位卓越的元帥認為,德國當時應該毫不猶豫就冒險渡過海峽攻擊英國,但筆者認為成功的機會幾乎是零。因為英國海軍還很完整,德國也沒有真正的空優,這種情況下就算突襲成功建立了一個橋頭堡,很快就會被撲滅。

唯一能夠讓德國繼續保持優勢的方法只有通過一個適切的地中海政策,這一點曼帥有提到,據說倫德斯特也是這樣主張。可惜希特勒的知識面太窄,沒有世界性的戰略眼光,忽略了打通北非直達中東,切斷大英帝國與其殖民地連接的可能性,並且可以前進到高加索對蘇聯完成戰略上的大包圍。

以當時德軍那種銳不可擋的氣勢,部隊的作戰能力達到最高峰,上述的戰略應該可以在一年左右的時間達成。但是這一年希特勒竟然還下令將部分的人員復員,也沒有持續擴大軍事工業的生產力。跟英國人打打談談,在巴爾幹糾纏了半年也沒有決定性的戰果,在義大利的要求下才出兵北非,也只派了微量的部隊,認為只是幫墨索里尼的忙,對這個戰場的戰略價值根本上沒有認識,所以也沒有真正認真打。

只能說希特勒作為一個領導人有豐富的幻想力,也有很高的執行力、意志力,對於組織宣傳也很有一套。但這個人畢竟受的教育不夠,眼光與思考皆非常有限,再加上短短10年就成了一個標準的政治暴發戶,讓他只能在自己想像出來的世界觀中悠遊。最後冒然與史達林攤牌反而讓自己陷入了被動,被廣大的東戰場給活活拖死。

不過也謝天謝地,希特勒只有這樣的能力!否則,這場戰爭後面的面貌是很難讓人想像的。

我看U-2黑貓中隊 | 盛嘉麟

從1962年到1974年之間,美國和中華民國政府合作進行高空戰略偵察中國大陸,美國提供U-2偵察機和技術支援,中華民國提供飛行員和後勤基地(主要為空軍桃園基地),並重新啟用「第35中隊」番號,部隊別名「黑貓中隊」。

2019年我在台北看了一部黑貓中隊記錄片,拍得不錯,但是毫無民族主義的大義檢討,只拍出小情小愛帥哥美女的愛情,小確幸眼淚鼻涕的感人。沒有人敢有高度來檢討這個黑貓中隊替美國人做眼線,要摧毀中國內陸核子武器的研發設置。這樣的所謂空軍英雄怎麼定位?

我在美國認識一位老人,他當年是桃園U-2基地的地勤機械保養官,他最瞧不起的就是U-2飛行員,他說:

1)U-2飛行員是在空軍內部招募的,不是強迫的,當時大家羨慕高額的薪俸加給,飛行員爭先恐後的爭取加入,根本沒有國家民族的考量。(當然也有少數人不屑去爭取的),尤其他們低估了大陸防空力量的快速進步,以為飛U-2去大陸是萬無一失的,沒想到後來會犧牲慘重,後悔莫及。

2)這些U-2飛行員生活奢華,帥哥美女,目中無人,對當時服務他們的地勤工作人員傲慢無禮,無視地勤人員的官階及辛苦,視若無物,讓人厭惡。所以他沒有結交過一個U-2飛行員朋友。

3)黑貓中隊會成為台灣的所謂空軍英雄完全是政治環境的產物,和早期筧橋中國空軍的抗日英雄為國犧牲,根本不在同一個標準上。

黑貓中隊的事蹟原來少為人知,直到1982年大陸釋放了願意回去台灣的U-2飛行員俘虜,張立義和葉常棣。兩人被釋放到香港,蔣經國卻拒絕他們回家,除了國民黨傳統的不照顧為國民黨犧牲奮鬥的人,還有空軍英雄烈士的墓園已經蓋了多年,忠烈祠牌位也擺了多年,撫卹金也發了多年,共匪殘殺國軍俘虜的故事也編了多年,你要蔣經國怎麼自圓其說?

兩人困在香港幾個月,美國CIA看不下去,安排他們來到美國華盛頓住了下來,補發了幾年的薪資,據說他們以打工、開加油站過了幾年。1990年趙少康質詢國防部長郝柏村,以及空軍同袍的聲援,有關張立義及葉常棣返國事宜獲得肯定答案,張立義及葉常棣才能返台辦理退伍,補足空軍的年資薪金。

如果蔣經國1988年不死,你以為張立義及葉常棣兩年後1990年能回得來嗎?趙少康、郝柏村以及空軍同袍敢出聲聲援嗎?但是更不要以為李登輝有什麼民族大義,因此讓他倆回台灣補年資辦退伍。李登輝說過,他對你們中國人之間的事沒有興趣,隨便你們中國人怎麼處理。

大英帝國皇家海軍日薄西山 | 盛嘉麟

今年6月23日,英國皇家海軍驅逐艦保衛者號闖入克里米亞俄國領海,意在宣示支持烏克蘭,不承認克里米亞是俄國領土。俄國隨即派出20餘架戰機及兩艘海岸警衛隊船艦尾隨英國皇家海軍保衛者號,海岸警衛隊船艦首先開火示警,一架俄國戰機在航道上投了四枚炸彈,保衛者號倉皇逃離俄國領海。


莫斯科國防部長稱,皇家海軍保衛者號像老鼠一樣逃跑,不像是大英帝國的海軍。俄國普京說即使我們擊沉了保衛者號,英國也不敢怎麼樣,美國也不敢發動第三次世界大戰 , 大英帝國皇家海軍真是受盡羞辱。


接著在美國壓力下,英國皇家海軍準備了半年,要派一支航空母艦伊莉莎白號率領的航母戰鬥群,共九艘軍艦,巡弋中國南海,執行航行自由。


英國皇家海軍唯二的最新航空母艦伊莉莎白號,2008年定約開建,其間問題不斷,費時九年,費錢50億美元,2017年服役皇家海軍。在準備來南海期間,伊莉莎白航母兩度漏水,返廠修補,問題不斷。


英國皇家海軍航空母艦伊莉莎白號由於海軍缺乏預算,沒錢買艦載機,臨時向美國借來幾架F35充當門面,在美軍F35戰演練甲板起降時,有一架幾乎墜毀,飛機受傷,幸無人員傷亡。


伊莉莎白航母及護航艦隊共九艘軍艦來南海耀武揚威途中 , 到地中海的塞浦路斯海港靠岸添補後,其中伊莉莎白航母及四艘軍艦上便有百餘人染上新冠肺炎,在艦上隔離治療,航母戰鬥群戰鬥力堪憂。


七月九日戰鬥群中的驅逐艦,衛士號發生故障,脫隊返航。
七月十日戰鬥群中的護衛艦,肯特號發生故障,一人死亡,脫隊返航。
七月十三日戰鬥群中的另一艘驅逐艦,鑚石號發生輪機故障,脫隊返航。


中國每年下水服役的軍艦噸位數量是整個英國海軍現有軍艦的總噸位。中國2018年的軍艦下水20萬噸,是美國的4倍,是全球造艦的40%。中國的造艦能力,造艦效率,造艦成本,舉世無匹。


大英帝國皇家海軍早已日薄西山,這樣一支貧病交加的航母戰鬥群要到南海來耀武揚威,自由航行,若是真來南海作戰,只怕是為南海添增亡魂,為南海海底添增養殖漁場。(沉船是理想的海底養殖漁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