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言難盡的~臺海兩岸的關聯糾葛 | 賈忠偉

其實臺海兩岸的關聯糾葛,很難直接用軍事、政治、經濟的單一角度說清楚,因為如果能分開處理,兩岸也不會糾纏到現在……

第一,就軍事角度來看,我們先撇開60幾年前、甚至70多年前的戰爭衝突,單單就現在兩岸的軍事力量消長和地緣距離來看,臺灣是個戰略絕地。也就是,臺灣的確是敵對勢力--監視攻擊大陸的重要戰略據點;反過來說,大陸如果要對臺灣發動攻擊,除非有戰略目的,不然攻擊一開始,就必須把這裡重要的設施打到爛為止,讓你完全沒有反抗能力,這些還沒當兵的、或是不敢當兵,卻是服役年紀的小傢伙,搞清楚,你們是戰爭發動時,首當其中的第一順位!

第二,就經濟上來分析,以前在四小龍時代,我們常聽到一句話:「美國打噴嚏,臺灣重感冒」,而隨世界經濟力量的改變,現在這句話已經可以修正為:「大陸打噴嚏,臺灣發高燒了」。

我一個老朋友,他曾是某美商電腦公司的駐大陸主管,兩個孩子都是由公司補助,在上海讀完昂貴的國際學校後,再隨父母親回臺灣讀完大學,但老大在修畢臺北某知名私立醫學大學大數據學位課程之後,即便透過父親和臺灣眾多電腦高層的「內線」關係,也沒有辦法幫孩子找到適合的電腦工作,最後只能接續父親當年的步伐--重返上海,在當地一家幫金融機構做大數據分析的電腦公司上班…….

臺灣經濟長期不景氣與發展停滯,結果造就了滿街夾娃娃店和飲料店,這讓很多臺灣的年輕人,恐怕連做夢的機會都沒有,靠鍵盤匿名在網路上或許可以出出氣,但沒辦法讓你能實實在在的爭到一口氣!

第三,從政治上來看,臺灣的邦交國越來越少,而以前民進黨年年都玩的入聯大拜拜,也因為政權在手,而變的不重要了,連打假球都嫌多餘。而更慘的是,臺灣不管是武器外購,還是想要宣布獨立、甚至統一,在現階段(未來也一樣)都不是自己能決定的,都得看老大哥的臉色,這反應在總統大選上,每個主要政黨的候選人,要爭取通過的不單是黨內初選,實際上還要經過美國老大哥的面試才行。

不能獨、又不能統,但每次投票卻又都是--統獨總動員,我們選出來的政治人物–選前可以齜牙咧嘴的囂張對罵,選後卻是立刻唾面自乾,一切回到原點…….結果在臺灣最肥、最好賺的生意,不是投資工廠、搞創投,而是上街頭、玩政治…….
但那些跟著政治人物上街頭—呼口號的老百姓呢?

最後,我發現,現在面對兩岸衝突的,態度謹慎的都是曾經當過軍人的……沒當兵或不敢當兵、當短期的……在面對可能的戰爭,都感覺特別的勇敢、特別兇…..
千萬別忘了《孫子兵法》一開頭就說:
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再談張學良 | 盛嘉麟

再讀前廣西大學校長馬君武的諷刺詩,剛好看完連續劇「決戰江橋」,不禁撫卷嘆息。「趙四風流朱五狂,翩翩蝴蝶正當行,溫柔鄉是英雄冢,那管東師入瀋陽。告急軍書夜半來,開場弦管又相催,瀋陽已陷休回顧,更抱佳人舞幾回。」

雖然未必全符事實,但是對張學良這個紈袴子弟的個性及行為的描述,十分傳神。張學良在少年時代就隨意性侵強暴來奉天大帥府拜訪的女眷女孩,受害人懾於大帥威嚴,莫可奈何。平日生活吸煙吸毒,男女關係,生活荒唐無度,無人能管。

東北易幟歸順中央之後,與蔣介石互結金蘭,張學良夫婦與宋美齡也建立良好關係。因此官拜中華民國陸海空軍副總司令,蔣介石為總司令,兩人理論上統領中華民國三軍數百萬人的部隊。你說國家官職如此荒唐任用,能夠讓中華民國的三軍將領服氣嗎?在軟禁期間極難侍候,負責監督管理張學良的都是少將軍階的將領,有的自殺,有的憂鬱辭職,沒ㄧ個有好下場。

李登輝總統期間,他不願意理會中國人之間的恩怨,釋放了張學良,成為華人社會的大事。許多記者及歷史學者爭相訪問張學良,想進一步瞭解西安事變的始末。日本NHK拔得頭香,派出兩名資深電視記者,有備而來,海內外華人屏息觀現場轉播。記者首先問起西安事變當時的國際局勢、中日關係、事變動機…..深入的問題。只見張學良左一個年幼無知犯下大錯,右一個感謝蔣委員長不殺之恩,答非所問,讓日本記者哭笑不得。我們觀眾覺得這個人真是草包,浪費了長久期待的重大訪問,中國人在日本記者前面丢人現眼,後遂無訪問者。

後來張學良來到美國夏威夷居住,打麻將為樂,在台軟禁期間歸依了基督教,據說還讀聖經。其間1991年一度來到紐約,會見當年的一位女相好老太太,她就是建築師貝聿銘的繼母蔣士雲。歷史學家唐德剛當時計劃訪談張學良,寫一本「張學良口述歷史」,結果當然談不出什麼東西,寫不成書。

大陸方面,尤其是東北老鄉,還有人希望張學良回到東北老家,至少應該拜訪老家。大陸還有「國粉」認為國民黨軟禁張學良是「錯把英雄作楚囚」,歡迎英雄回到東北。事實上張學良那是什麼英雄?東北那還有人懷念918事變東北軍不發一槍一彈把國土拱手讓給日本的張學良?這件事張學良是聰明的,他根本不敢再回東北老家。2001年張學良最後病逝夏威夷。

連續劇「決戰江橋」演的是,918事變張學良的東北軍奉令不發一槍一彈把國土拱手讓給日本之後,遼寧、吉林馬上不扺抗的落入日本關東軍接管,但是當時黑龍江省主席馬占山不願受令不扺抗,決心保衛黑龍江省,扺抗到底。(當年是東三省,不是後來蔣介石為了安插省主席,發明的東九省)

值得注意的是馬占山中將(後升上將)當時麾下的四萬多東北軍,士氣裝備訓練補給都相當厲害,可能勝過關內蔣介石的北伐軍。可見 918事變時不是東北軍不能打,而是政府膽怯、將軍濃包,馬占山孤立無援,抗命作戰,日本關東軍一時還佔不到便宜,小戰不斷周旋數月。最後日本關東軍動員了飛機、重砲、坦克,集結重兵,決戰江橋(齊齊哈爾的門戶),馬占山固然戰敗崩盤,日本關東軍也被殲滅四千多人,代價慘重,驚動東京參謀本部。

這部連續劇演到決戰江橋為止,沒有交待後來馬占山投降日本,出任偽滿州國的黑龍江省主席,再流亡蘇聯,再回歸國民政府繼續抗日,最後投奔中共。馬占山在北平勸降傅作義立下功勞。1950年在北京逝世,享年64歲。

從決戰江橋看出來即使在邊遠的黑龍江,四萬東北軍尚能打出這樣的戰役,重創關東軍數千人。如果在遼寧、吉林更優勢的東北軍都能堅強扺抗,創傷日軍,必然有利於後來的抗戰形勢。

再說東北軍一彈不發退縮關內,並沒有用來對日作戰,而是被蔣介石派到陝甘一帶圍剿紅軍,大打內戰。在被紅軍消滅了三萬多人後,東北軍厭倦內戰軍心動搖,終於暴發了西安事變,這是要求對日抗戰的兵諫。

看看當年歷史,國民政府的胡亂作為,怎不讓人撫卷嘆息。現在中國大陸還有一批國粉公知,懷念國民政府的黃金時代,真是中國知識份子的恥辱,是謂國恥。

蔣介石保下岡村寧次成立「白團」 | 盛嘉麟

以岡村寧次擔任中國派遣軍總司令官的地位,原本要送交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必被判絞刑,但是蔣介石把他保下來,交由上海軍事法院審判。

1948年8月23日,法庭公審岡村寧次的當天,不僅審判場所上海市參議會禮堂內有1000多人旁聽,禮堂外的廣場上也擠滿了人,外面的大立柱上還懸掛了兩個高音喇叭。
上午9點30分,審判準時開始,岡村穿著西裝出現在法庭上。
石美瑜庭長首先審問岡村寧次,他總是避重就輕,百般推脫。至12點,上午的審訊結束。下午3點審訊繼續進行。幾位辯護律師與法庭之間展開了激烈辯論,場內氣氛一度緊張。下午6點30分,庭長石美瑜宣佈庭審結束。

拖延幾個月之後,1949年 1月26日上午10點,軍事法庭對岡村寧次進行第二次公審,公審時間和具體地點並沒有對外公佈,開庭時只允許20餘位新聞記者到場旁聽,與第一次公審時千人旁聽的場面簡直是天壤之別。在公審時,石美瑜象徵性地問了幾個問題後,於當日下午4點宣讀了判決書,宣判岡村寧次無罪。

判決書宣讀後,法庭內全場譁然。石美瑜拒絕回答記者的提問和質疑,立刻宣佈退庭,慌忙躲進庭長室。憤怒的記者們不顧憲兵的阻攔,衝入辦公室向法庭抗議。這時候,岡村寧次在法庭副官的耳語下,趁機從後門走脫,徒步返回寓所。岡村寧次被判無罪,引起國內輿論的強烈不滿,眾多具有正義感的人士提出抗議,而中國共產黨也對此發表抗議聲明。

1949年1月底,岡村寧次及其他259名日本戰犯從上海乘美國輪船回國,2月4日清晨,岡村寧次踏上日本國土,隨後被安排在東京國立第一醫院住院療養。後來,岡村寧次率領一些原日本軍官來台灣出任蔣介石的軍事顧問,被稱為「白團」(「白團」之「白」字,恰好與「紅軍」之「紅」字對抗,意為對抗中共「赤魔」)。白團在台灣擔任軍事顧問近20年(1950-1969)。1966年,岡村寧次因心臟病發去世,享年82歲。其生前編著《岡村寧次回憶錄》。

偷襲珍珠港未竟全功 | Friedrich Wang

南雲忠一,這個日本海軍的艦隊指揮官,指揮了兩場決定性的戰役,第一場是偷襲珍珠港,第二場是中途島海戰。這兩次大戰,決定了二戰太平洋戰場的勝負,也決定了日本的命運。其中,最受爭議的兩次決策,其一是決定停止對珍珠港的第三波空襲,其二是中途島戰役中的「換彈」。

很多人認為,後者比較重要,因為那致命的幾分鐘,導致日本三艘大型航艦被收拾,決定了作戰的失敗。但是Friedrich認為,其實更致命的是前者。

日本艦隊對珍珠港的攻擊,第一、二波大致順利。日軍成功重創了港內的艦艇,包括7艘戰鬥艦,以及地面與空中的200多架的飛機。但是原本淵田美津雄規劃的第三波攻擊,是要摧毀油槽、倉儲、還有修船廠、船塢等等目標。這是關係到美軍後繼的作戰實力,若得逞,美軍將真正陷入癱瘓。尤其是450萬噸的油料,若被一舉收拾,那美國太平洋地區的海軍至少一年內沒油可用。

因為南雲下令停止空襲,打道回府,使得美軍受到的創傷固然不小,但以美國的生產力也只是九牛一毛。珍珠港的功能不減,油料仍在,修理能力仍在。所以,在珊瑚海戰中,美軍對受創的約克頓號航艦,可以迅速得到修理,加油,然後就投入到中途島作戰,這大出日本預料之外。若珍珠港被摧毀,那日後的中途島之戰,日本人可能不會輸,整個戰場狀態就可能改變了。

那我們要問,何以南雲下令收兵?首先,日本軍的前兩波空襲獲得成功,美軍的確重創,雖然港內沒有航艦,但是也確實讓美軍當場就損失4艘戰鬥艦,重傷三艘。美軍航母不在,但很可能就在附近,所以預防美軍反擊,見好就收。其次,第一波空襲日本只損失3架飛機,第二波竟然就損失了26架!這使得南雲認為,美軍已經開始甦醒,若航艦趕回裡應外合,日軍將會很危險。

以上兩個理由,都是可能的。正如山本五十六所感嘆的「南雲如一小賊,初入富室,見寶藏豐富,大喜過望,待取得幾件後就開始擔心害怕主人回家,所以急忙撤退….。」

戰爭,比的就是膽識,當然還有運氣。以今日的資料來看,日本本來預計會損失兩艘航艦,結果是沒有損失,即使南雲照計畫打了第三波,頂多延遲撤退2小時左右,美軍在港外的航艦還遠,應該趕回也追不上,即使追上,南雲又為何不敢與美軍航母編隊決戰?反正都打了,就該打到底,撤退是沒膽的行為,貽誤戰機。

南雲,只能算是一個艦長的材料,沒資格擔當這樣的重任。所以,中途島戰役,他斷送了日軍的主力,也就不奇怪了。

「八二三砲戰」61周年祭|賈忠偉

「八二三砲戰(國際上稱金門砲戰,另共軍還有砲擊馬祖)」(又稱:「第二次台海危機」)在1958年(民國47年)8月23日下午開打,第一波作戰暗語:「颱風」,持續時間15分鐘、第二波作戰暗語:「暴風」……

接連著44天,中共在148平方公里的(150,000,000平方公尺)金門群島發射了將近48萬顆砲彈,平均每平方公尺的土地落彈0.003發(原紀錄為落彈4發/每平方英里落彈逾8,000枚),造成民眾死亡80人、重傷85人、輕傷136人、房屋全毀2,649間、半毀2,397間。反觀國軍在此一戰役中,總共實施反砲擊82次,射擊砲彈128,000餘發。

另當時中共布署於金門沿線──福建石城至廣東汕頭的部隊,計有正規軍──第28、31、41三個軍,砲兵、特種部隊、後勤部隊等,總兵力超過18萬人。

同一時間,國軍駐紮於金門的有──6個步兵師、8個砲兵營、5個高砲營、3個戰車營及各種勤務支援部隊等,總兵力約8.6萬餘人。海軍則編成62特遣隊,由副總司令黎玉璽將軍兼指揮官,負責巡戈臺灣海峽與維護金馬外海的海上安全任務。

美國基地帝國的真相 | 郭譽申

筆者早就知道美國是一軍事帝國,長期維持強大的軍事力量,以掌控全世界。最近讀了華府美利堅大學David Vine教授所著《基地帝國的真相-走訪60多個美國海外軍事基地,對其歷史、國際政治和社會問題的再思考》(Base Nation:How U.S. Military Bases Abroad Harm America and the World) 才更了解美國軍事帝國的具體樣貌。作者描述了美國遍佈全球的軍事基地及它們對美國和世界所造成的傷害,並質疑美國維持大量海外軍事基地的必要性。

美國有多少海外軍事基地?「根據最近公佈的數字,官方統計,美軍目前在全美五十州及華府特區之外仍有686個「基地位置」(base sites)。」「基地太多了,連五角大廈本身都搞不清楚真正的總數。依我的估算,八百個上下跑不掉。」「如果我們把住在這些基地的所有部隊及其眷屬,以及基地文職職員及其眷屬統統算起來,超過五十萬名美國人以海外基地為家。」

依規模大小,美國的海外軍事基地可以分為大型、中型、小型和其他等四類。它們也根據功能分成三大類:「主要作戰基地」、「前進作戰據點」和「安全合作據點」。大型的軍事基地可以容納幾萬美軍、文職職員及其眷屬,裡面有速食店、運動設施、購物中心、醫院、學校等,就像一個「小美國」。小型的安全合作據點,俗稱蓮葉(Lily Pad),「性質十分隱密,往往只有少許軍人,有時候還靠民間特約包商派人運作。它們通常停放無人機、偵察機,或預先存放武器,以備由別處調來的部隊使用。」

美國最主要的海外大型軍事基地在德國、日本、南韓、義大利、關島和波多黎各。德國、日本、義大利和南韓的軍事基地分別是二次大戰和韓戰後遺留下來的。關島和波多黎各早就是美國殖民地,現在被歸為美國的「屬地」,美國始終不接受關島和波多黎各成為正常美國的一部份,這樣它們不適用美國憲法的保障,有利於美國在當地專權駐軍。不僅關島和波多黎各,很多美軍的海外基地都存在於過去美、英的殖民地,美、英當初接受殖民地獨立的條件就是劃出部份區域成為美軍基地。

從本書各章的標題就可以看出美國的海外軍事基地對美國和世界所造成的傷害:「原住民流離失所」、「與獨裁者的利益交換」、「與黑道聯手,解決基地的各種棘手問題」、「用毒害環境交換軍事戰力」、「不可告人的賣春事實」、「性暴力問題層出不窮」。這些傷害造成「基地帝國在沖繩的困境」、「歐洲對基地帝國的怒吼」、「利用蓮葉基地迴避種種難題」。

美國維持海外軍事基地的花費是天文數字,而且很難精確估算。五角大廈每年會向國會報告「海外費用摘要」,例如2012年的總額是226.7億美元,然而作者在書中列舉許多漏列的項目,根據作者的保守估算,海外軍事基地的實際花費至少約1687.7億。(美國常宣稱中國大陸隱藏其軍事預算,美國的軍事支出同樣不透明不精確!)

David Vine教授建議美國大幅裁減其海外軍事基地,因為現代的交通和通訊技術大有進步,從美國本土派出部隊與從海外基地派出部隊,其效率相差無幾,但維持海外基地的成本極高,其效益遠比不上成本。作者的建議肯定是正確的,然而美國的軍工複合體既貪婪,又有極大政治影響力,要它們自我閹割似乎極不可能,例如川普總統只會逼迫盟國負擔更多軍費,卻不曾大幅裁減美國的海外軍事基地。美國恐怕終將被其大量的海外軍事基地耗盡其國力啊。

了解軍用無人機 | 盛嘉麟

中國大陸的大疆公司是世界最大最先進的無人機製造公司,占全球市場60%。主要產品是民用的、智慧型的遙控無人機,用於拍攝影片、農業服務、氣象偵測、地圖製作、森林防火、地震救援、物流遞送、追緝逃犯等,應用範圍正在擴大中,前途無量。

中國軍用無人機近年來發展十分迅速,目前有大名鼎鼎的「彩虹」、「翼龍」和「神鵰」三大系列,顯示了良好的可靠性和環境適應能力,具備執行軍事任務的能力。包括偵察、拍攝、攻擊、護航….多種功能。

主要軍用無人機的大小體形及功能,幾乎等同實際的軍用飛機,造價相仿,但是外加牢靠的全套的複雜的遙控系統,所以一架美國全球鷹無人機的造價1.3億美元,超過F35、F16V。

軍用無人機怎麼操作?我們可以想像在天空飛行的一架飛機,它的儀表顯示螢幕、駕駛控制螢幕不在飛機上,而是在辦公大樓裡,辦公室裡坐著三個空軍飛航軍官,各自面對螢幕,掌管駕駛、導航、氣象、通訊、拍攝、掃射、轟炸、攻擊…..的工作。也就是說,除了飛航軍官不在飛機上,而是坐在辦公室,其他的狀況完全一樣。

軍用無人機的優點是飛航軍官沒有實際執行任務的生命危險,飛航軍官不需要具備空勤的體格。如果全球鷹無人機在執行24小時的偵察任務,那麽就需要三組操控人員輪班,9個飛航軍官操控一架全球鷹。飛航軍官執行任務的效率、肇事、考核、獎懲、升遷,和空軍體制完全一致。

譬如說,為了刺殺一名 ISIS 的指揮頭頭,無人機多次跟蹤指揮頭頭,一週後就摸清楚了他的住處,他有配偶及三個小孩住在一起,偶而有外來訪客進屋會議,平日早晨三個小孩先上學,然後配偶外出購物買菜,15分鐘後指揮頭頭會開車出門,這15分鐘只有指揮頭頭一人在屋內,是刺殺的黃金空檔。飛航軍官無人機操作小組提出報告,批准之後就會出動加掛對地攻擊導彈的無人機,飛臨上空等待15分鐘的黃金空檔,發射導彈,指揮頭頭的住屋瞬間摧毀。無人機繼續偵察地面的急救狀況,確定指揮頭頭已死,任務完成。所有經過都有錄影存證,接受考核。如有傷及無辜,指揮頭頭受傷未死,或者所殺非人,操作小組要受處罰。

譬如說,有一次無人機尋找地面上ISIS 的作戰小隊,發現三個年輕人手持各種槍械在街上行走,認為機不可失,立即以導彈攻擊,結果這三個人是意大利的戰地記者,手持的各種攝影器材被誤認為槍械武器,釀成國際事件。操作小組濫殺無辜,草率認定,要受處罰。跟據歐巴馬總統時代總共4000多次的無人機刺殺行動,殺害4000多人,70%傷及無辜,可見美國對阿拉伯國家的殘暴。

無人機偶會遇到機件故障、氣候突變、敵人砲火、操作錯誤、遙控失聯…..而失事墬毀,和有人飛機一樣。2011年12月4日,伊朗截獲了美國RQ-170 「哨兵」無人機,非但阻斷了來自美國的遙控訊號,並且以伊朗自己的遙控訊號取而代之,引導這架RQ-170無人機平安降落伊朗的一處機場,向全世界展示。伊朗這種搶奪並接管無人機的遙控系統非常高科技,讓人尊敬,也暴露出軍用無人機遙控系統的軟肋。

最近六月廿日伊朗擊落了美國 MQ-4C Triton無人偵察機,類似RQ-4「全球鷹」無人機,無人機飛入伊朗國境遭到擊落,事證明確,美國帝國主義也啞口無言。至於為什麼美國「全球鷹」無人機會誤入伊朗國境,只有三種猜測:
1. 美國無人機操作小組導航失誤
2. 美國無人機操作小組囂張輕敵,已經入侵伊朗多次沒事,這次倒霉(有如 U2 黑貓中隊入侵中國)
3. 伊朗遙控系統影響了美國無人機,誤導無人機飛入伊朗國境

軍用無人機並非萬能,多有軟肋:
1. 當伊朗地面雷達鎖定美國無人機,發射導彈時,美國的操作小組應該知道,應該發動反導措施避開伊朗導彈。但是操作小組的飛航軍官可能疏忽(去拿杯咖啡,上洗手間等),也可能不在飛機上,沒有性命相搏的士氣及鬥志。
2. 無人機遇到敵人攻擊時,因為操作小組的飛航軍官並非身歷其境,缺乏臨場搏命的操作反應,容易被擊落。
3. 無人機只能欺侮弱小國家,沒有空防力量的國家,可以低空偵察,如入無人之境。一般具備正常空防力量的強大國家,90%是被雷達發現,90%是導彈或砲火擊落。

中國軍用無人機近年來發展十分迅速已如前述,而且中國正在進行把大量的淘汰的停留在「戰機墳場」的戰機,包括殲5、殲6、殲7,約 6000多架,改造成消耗式無人機,在戰爭中,用於空中強行突防,來專門消耗敵方防空飛彈,或改造為自殺式無人機,當作一枚巡航速度1.3馬赫的反艦飛彈或對地飛彈使用。或改造成電子戰無人機,加裝電子干擾設備,對特定區域實行電子干擾,數量龐大,擾敵效應大,價格低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