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會發生戰爭嗎? | Friedrich Wang

最近台海的局勢似乎持續升高。昨天又有大陸跟台灣的朋友問我戰爭發生的可能性有多大?

我們可以從多個方面來看。首先,海峽兩岸從來沒有簽訂過停戰協定,或者是和平協議,這一點連南北韓都不如,因為他們好歹還有板門店停戰協定。所以嚴格講起來戰爭狀態並沒有結束,而這是中國內戰的延續,不是台灣這邊說不算就不算了。所以如果問什麼時候會戰爭,就要先知道戰爭隨時會發生。

其二,中國大陸有沒有把握獲得戰爭的勝利?這個勝利的定義,是必須入島佔領,就像俄羅斯佔領克里米亞一樣。就這一點來講還是有難度,首先大規模的兩棲登陸需要大量的載具,而且台灣海峽的海象以及台灣島整個西海岸,適合進行兩棲登陸的地點不多,所以在技術上的確有困難。

其三,但是中國大陸現在掌握台灣海峽以及周邊的空優,如果究其戰機的數量與性能來看,理論上已經可以做到。至於巡航導彈、短程的彈道導彈、無人機等技術以及數量,更可以說有壓倒性的優勢,要給台灣重創其實不難。

其四,有沒有可能外國進行干涉?坦白說是可能的,只是干涉的程度會有多深。如果不長篇大論,美國提供武器、情報、或者在外圍進行大規模的軍事調動,來牽制以及干擾共軍的軍事行動,這幾乎肯定會做。所以,北京不可能不有所顧忌,但是美軍是否會直接參戰?這就要看美國政府當時的考量,我認為應該不會主動加入戰局。

其五,如果共軍取得海上與空中的優勢之後,用純粹的經濟封鎖以及交通圍困戰略來迫降臺灣,可能性有多大?這對北京來講是一個可以思考的戰略,我們反而該回頭看看台灣人的戰鬥意志有多深?因為如果是長期圍困,考驗的就是國民的意志。大家認為其實已經嬌生慣養的台灣人能撐多久?而夜長夢多,如果變成長期的圍困,那國際的輿論,以及剛剛談到美國可能干涉,甚至大陸自己內部的變數都會變得很大,故這對北京來講也是一個賭注。

其六,大家也應該反過來想一下,如果武統台灣失敗,北京要面對什麼樣的後果?失敗的定義就是沒有拿下本島。中國共產黨以穩定國內局勢為最高目標,發動戰爭等於就是製造不穩定因素。我們要記住,歷史上共產黨從來不打沒有把握的仗。如果這場戰爭損兵折將,甚至大陸沿海地區也受到打擊,結果還沒拿下台灣,那麼北京要面對的問題恐怕就會很大。

所以說到底,一方面是北京還覺得自己沒有絕對的把握可以速戰速決,二方面是台灣必須要靠自己。對北京來說,把台灣打爛那拿下了也一點意義都沒有,很多人說只要一個島就好了,不需要上面的人,這種話是很幼稚的。對台灣來說,避免戰爭應該是最高目標,所以有穩定的兩岸關係才是明智的,但是很不幸,似乎現在這個政府以衝撞以及突破過去兩岸關係的框架為目標,這一點對台灣來講其實是有相當大的風險。況且,除了台灣關係法有軍售條款之外,美國對台灣沒有任何安全上的承諾,戰爭一旦發生,台灣其實沒有什麼盟友可以求救,只有靠自己的軍事力量來進行作戰。

避免戰爭應該是台灣最明智的方案。如果真打,即使台灣最後不被中共佔領,肯定也將是重創,對台獨來講這是完成使命必須要付出的代價。但不妨問問你自己,這是不是你願意付出的代價?

一江山戰役的犧牲值得嗎? | 盛嘉麟

今天看到一則贊捧「一江山」戰役英雄王生明將軍的貼文《一江山戰役65週年紀念》,並且訪問他的兒子王應文,陳述父親的英勇事跡。(編者按:一江山戰役發生於1955年1月18日,此紀念應該製作於今年1月,而王應文在2月已辭世。)

一江山戰役的犧牲值得嗎?張靈甫將軍戰死孟良崮,當時國共內戰鹿死誰手尚在未知,張靈甫戰死尚能瞭解。1954冬天,中共已經天天轟炸大陳島,準備攻佔大陳島,國軍根本大勢已去。台、美之間商榷決定由第七艦隊掩護海空,協助國軍撤退,而共軍默許國軍在1955年2月撤出大陳島。為什麼1955年1月還要在大陳島的外圍小島一江山硬打一仗,憑白犧牲2000國共軍人?

這 2000國共軍人都是盡忠職守的勇敢官兵,如果用於保衛中國的邊界疆土,正當的衛國戰爭,必然發揮更大的力量。所以我看了十分火大,作了以下回應,請讀者評理。

這是典型的中國人之間愚蠢的殺戮,我希望這篇貼文《一江山戰役65週年紀念》的目的不在表揚王生明將軍如何英勇愛國,而是揭露當時雙方的國家領袖如何的自私愚蠢。

首先,台灣的力量已經無法保住大陳島時,大陳島就只能放棄,和放棄大陸一樣,為什麼明知大陳島不保,準備1955年2月撤退,而1月還要在大陳島前方的一江山硬打一仗?在這塊不毛之地的岩石小島上雙方互相廝殺死亡2000人,毫無意義。我尊敬王生明將軍只因為他盡忠職守,但他只是國民黨的英雄,不是中國人的英雄。

如果王生明將軍在共軍登陸時,陣前放下武器,把一江山讓給共軍,中國人在中國人前面放下武器,不算投降,不是孬種,我同樣尊敬他,他是中國人的英雄。和傅作義將軍棄守北平一樣,他是中國人的英雄,我尊敬傅作義將軍。傅作義將軍在對日作戰的時候非常英勇不怕死,是當時的抗戰英雄,他棄守北平絕不是怕死才投降。

一言難盡的~臺海兩岸的關聯糾葛 | 賈忠偉

其實臺海兩岸的關聯糾葛,很難直接用軍事、政治、經濟的單一角度說清楚,因為如果能分開處理,兩岸也不會糾纏到現在……

第一,就軍事角度來看,我們先撇開60幾年前、甚至70多年前的戰爭衝突,單單就現在兩岸的軍事力量消長和地緣距離來看,臺灣是個戰略絕地。也就是,臺灣的確是敵對勢力--監視攻擊大陸的重要戰略據點;反過來說,大陸如果要對臺灣發動攻擊,除非有戰略目的,不然攻擊一開始,就必須把這裡重要的設施打到爛為止,讓你完全沒有反抗能力,這些還沒當兵的、或是不敢當兵,卻是服役年紀的小傢伙,搞清楚,你們是戰爭發動時,首當其中的第一順位!

第二,就經濟上來分析,以前在四小龍時代,我們常聽到一句話:「美國打噴嚏,臺灣重感冒」,而隨世界經濟力量的改變,現在這句話已經可以修正為:「大陸打噴嚏,臺灣發高燒了」。

我一個老朋友,他曾是某美商電腦公司的駐大陸主管,兩個孩子都是由公司補助,在上海讀完昂貴的國際學校後,再隨父母親回臺灣讀完大學,但老大在修畢臺北某知名私立醫學大學大數據學位課程之後,即便透過父親和臺灣眾多電腦高層的「內線」關係,也沒有辦法幫孩子找到適合的電腦工作,最後只能接續父親當年的步伐--重返上海,在當地一家幫金融機構做大數據分析的電腦公司上班…….

臺灣經濟長期不景氣與發展停滯,結果造就了滿街夾娃娃店和飲料店,這讓很多臺灣的年輕人,恐怕連做夢的機會都沒有,靠鍵盤匿名在網路上或許可以出出氣,但沒辦法讓你能實實在在的爭到一口氣!

第三,從政治上來看,臺灣的邦交國越來越少,而以前民進黨年年都玩的入聯大拜拜,也因為政權在手,而變的不重要了,連打假球都嫌多餘。而更慘的是,臺灣不管是武器外購,還是想要宣布獨立、甚至統一,在現階段(未來也一樣)都不是自己能決定的,都得看老大哥的臉色,這反應在總統大選上,每個主要政黨的候選人,要爭取通過的不單是黨內初選,實際上還要經過美國老大哥的面試才行。

不能獨、又不能統,但每次投票卻又都是--統獨總動員,我們選出來的政治人物–選前可以齜牙咧嘴的囂張對罵,選後卻是立刻唾面自乾,一切回到原點…….結果在臺灣最肥、最好賺的生意,不是投資工廠、搞創投,而是上街頭、玩政治…….
但那些跟著政治人物上街頭—呼口號的老百姓呢?

最後,我發現,現在面對兩岸衝突的,態度謹慎的都是曾經當過軍人的……沒當兵或不敢當兵、當短期的……在面對可能的戰爭,都感覺特別的勇敢、特別兇…..
千萬別忘了《孫子兵法》一開頭就說:
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再談張學良 | 盛嘉麟

再讀前廣西大學校長馬君武的諷刺詩,剛好看完連續劇「決戰江橋」,不禁撫卷嘆息。「趙四風流朱五狂,翩翩蝴蝶正當行,溫柔鄉是英雄冢,那管東師入瀋陽。告急軍書夜半來,開場弦管又相催,瀋陽已陷休回顧,更抱佳人舞幾回。」

雖然未必全符事實,但是對張學良這個紈袴子弟的個性及行為的描述,十分傳神。張學良在少年時代就隨意性侵強暴來奉天大帥府拜訪的女眷女孩,受害人懾於大帥威嚴,莫可奈何。平日生活吸煙吸毒,男女關係,生活荒唐無度,無人能管。

東北易幟歸順中央之後,與蔣介石互結金蘭,張學良夫婦與宋美齡也建立良好關係。因此官拜中華民國陸海空軍副總司令,蔣介石為總司令,兩人理論上統領中華民國三軍數百萬人的部隊。你說國家官職如此荒唐任用,能夠讓中華民國的三軍將領服氣嗎?在軟禁期間極難侍候,負責監督管理張學良的都是少將軍階的將領,有的自殺,有的憂鬱辭職,沒ㄧ個有好下場。

李登輝總統期間,他不願意理會中國人之間的恩怨,釋放了張學良,成為華人社會的大事。許多記者及歷史學者爭相訪問張學良,想進一步瞭解西安事變的始末。日本NHK拔得頭香,派出兩名資深電視記者,有備而來,海內外華人屏息觀現場轉播。記者首先問起西安事變當時的國際局勢、中日關係、事變動機…..深入的問題。只見張學良左一個年幼無知犯下大錯,右一個感謝蔣委員長不殺之恩,答非所問,讓日本記者哭笑不得。我們觀眾覺得這個人真是草包,浪費了長久期待的重大訪問,中國人在日本記者前面丢人現眼,後遂無訪問者。

後來張學良來到美國夏威夷居住,打麻將為樂,在台軟禁期間歸依了基督教,據說還讀聖經。其間1991年一度來到紐約,會見當年的一位女相好老太太,她就是建築師貝聿銘的繼母蔣士雲。歷史學家唐德剛當時計劃訪談張學良,寫一本「張學良口述歷史」,結果當然談不出什麼東西,寫不成書。

大陸方面,尤其是東北老鄉,還有人希望張學良回到東北老家,至少應該拜訪老家。大陸還有「國粉」認為國民黨軟禁張學良是「錯把英雄作楚囚」,歡迎英雄回到東北。事實上張學良那是什麼英雄?東北那還有人懷念918事變東北軍不發一槍一彈把國土拱手讓給日本的張學良?這件事張學良是聰明的,他根本不敢再回東北老家。2001年張學良最後病逝夏威夷。

連續劇「決戰江橋」演的是,918事變張學良的東北軍奉令不發一槍一彈把國土拱手讓給日本之後,遼寧、吉林馬上不扺抗的落入日本關東軍接管,但是當時黑龍江省主席馬占山不願受令不扺抗,決心保衛黑龍江省,扺抗到底。(當年是東三省,不是後來蔣介石為了安插省主席,發明的東九省)

值得注意的是馬占山中將(後升上將)當時麾下的四萬多東北軍,士氣裝備訓練補給都相當厲害,可能勝過關內蔣介石的北伐軍。可見 918事變時不是東北軍不能打,而是政府膽怯、將軍濃包,馬占山孤立無援,抗命作戰,日本關東軍一時還佔不到便宜,小戰不斷周旋數月。最後日本關東軍動員了飛機、重砲、坦克,集結重兵,決戰江橋(齊齊哈爾的門戶),馬占山固然戰敗崩盤,日本關東軍也被殲滅四千多人,代價慘重,驚動東京參謀本部。

這部連續劇演到決戰江橋為止,沒有交待後來馬占山投降日本,出任偽滿州國的黑龍江省主席,再流亡蘇聯,再回歸國民政府繼續抗日,最後投奔中共。馬占山在北平勸降傅作義立下功勞。1950年在北京逝世,享年64歲。

從決戰江橋看出來即使在邊遠的黑龍江,四萬東北軍尚能打出這樣的戰役,重創關東軍數千人。如果在遼寧、吉林更優勢的東北軍都能堅強扺抗,創傷日軍,必然有利於後來的抗戰形勢。

再說東北軍一彈不發退縮關內,並沒有用來對日作戰,而是被蔣介石派到陝甘一帶圍剿紅軍,大打內戰。在被紅軍消滅了三萬多人後,東北軍厭倦內戰軍心動搖,終於暴發了西安事變,這是要求對日抗戰的兵諫。

看看當年歷史,國民政府的胡亂作為,怎不讓人撫卷嘆息。現在中國大陸還有一批國粉公知,懷念國民政府的黃金時代,真是中國知識份子的恥辱,是謂國恥。

蔣介石保下岡村寧次成立「白團」 | 盛嘉麟

以岡村寧次擔任中國派遣軍總司令官的地位,原本要送交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必被判絞刑,但是蔣介石把他保下來,交由上海軍事法院審判。

1948年8月23日,法庭公審岡村寧次的當天,不僅審判場所上海市參議會禮堂內有1000多人旁聽,禮堂外的廣場上也擠滿了人,外面的大立柱上還懸掛了兩個高音喇叭。
上午9點30分,審判準時開始,岡村穿著西裝出現在法庭上。
石美瑜庭長首先審問岡村寧次,他總是避重就輕,百般推脫。至12點,上午的審訊結束。下午3點審訊繼續進行。幾位辯護律師與法庭之間展開了激烈辯論,場內氣氛一度緊張。下午6點30分,庭長石美瑜宣佈庭審結束。

拖延幾個月之後,1949年 1月26日上午10點,軍事法庭對岡村寧次進行第二次公審,公審時間和具體地點並沒有對外公佈,開庭時只允許20餘位新聞記者到場旁聽,與第一次公審時千人旁聽的場面簡直是天壤之別。在公審時,石美瑜象徵性地問了幾個問題後,於當日下午4點宣讀了判決書,宣判岡村寧次無罪。

判決書宣讀後,法庭內全場譁然。石美瑜拒絕回答記者的提問和質疑,立刻宣佈退庭,慌忙躲進庭長室。憤怒的記者們不顧憲兵的阻攔,衝入辦公室向法庭抗議。這時候,岡村寧次在法庭副官的耳語下,趁機從後門走脫,徒步返回寓所。岡村寧次被判無罪,引起國內輿論的強烈不滿,眾多具有正義感的人士提出抗議,而中國共產黨也對此發表抗議聲明。

1949年1月底,岡村寧次及其他259名日本戰犯從上海乘美國輪船回國,2月4日清晨,岡村寧次踏上日本國土,隨後被安排在東京國立第一醫院住院療養。後來,岡村寧次率領一些原日本軍官來台灣出任蔣介石的軍事顧問,被稱為「白團」(「白團」之「白」字,恰好與「紅軍」之「紅」字對抗,意為對抗中共「赤魔」)。白團在台灣擔任軍事顧問近20年(1950-1969)。1966年,岡村寧次因心臟病發去世,享年82歲。其生前編著《岡村寧次回憶錄》。

偷襲珍珠港未竟全功 | Friedrich Wang

南雲忠一,這個日本海軍的艦隊指揮官,指揮了兩場決定性的戰役,第一場是偷襲珍珠港,第二場是中途島海戰。這兩次大戰,決定了二戰太平洋戰場的勝負,也決定了日本的命運。其中,最受爭議的兩次決策,其一是決定停止對珍珠港的第三波空襲,其二是中途島戰役中的「換彈」。

很多人認為,後者比較重要,因為那致命的幾分鐘,導致日本三艘大型航艦被收拾,決定了作戰的失敗。但是Friedrich認為,其實更致命的是前者。

日本艦隊對珍珠港的攻擊,第一、二波大致順利。日軍成功重創了港內的艦艇,包括7艘戰鬥艦,以及地面與空中的200多架的飛機。但是原本淵田美津雄規劃的第三波攻擊,是要摧毀油槽、倉儲、還有修船廠、船塢等等目標。這是關係到美軍後繼的作戰實力,若得逞,美軍將真正陷入癱瘓。尤其是450萬噸的油料,若被一舉收拾,那美國太平洋地區的海軍至少一年內沒油可用。

因為南雲下令停止空襲,打道回府,使得美軍受到的創傷固然不小,但以美國的生產力也只是九牛一毛。珍珠港的功能不減,油料仍在,修理能力仍在。所以,在珊瑚海戰中,美軍對受創的約克頓號航艦,可以迅速得到修理,加油,然後就投入到中途島作戰,這大出日本預料之外。若珍珠港被摧毀,那日後的中途島之戰,日本人可能不會輸,整個戰場狀態就可能改變了。

那我們要問,何以南雲下令收兵?首先,日本軍的前兩波空襲獲得成功,美軍的確重創,雖然港內沒有航艦,但是也確實讓美軍當場就損失4艘戰鬥艦,重傷三艘。美軍航母不在,但很可能就在附近,所以預防美軍反擊,見好就收。其次,第一波空襲日本只損失3架飛機,第二波竟然就損失了26架!這使得南雲認為,美軍已經開始甦醒,若航艦趕回裡應外合,日軍將會很危險。

以上兩個理由,都是可能的。正如山本五十六所感嘆的「南雲如一小賊,初入富室,見寶藏豐富,大喜過望,待取得幾件後就開始擔心害怕主人回家,所以急忙撤退….。」

戰爭,比的就是膽識,當然還有運氣。以今日的資料來看,日本本來預計會損失兩艘航艦,結果是沒有損失,即使南雲照計畫打了第三波,頂多延遲撤退2小時左右,美軍在港外的航艦還遠,應該趕回也追不上,即使追上,南雲又為何不敢與美軍航母編隊決戰?反正都打了,就該打到底,撤退是沒膽的行為,貽誤戰機。

南雲,只能算是一個艦長的材料,沒資格擔當這樣的重任。所以,中途島戰役,他斷送了日軍的主力,也就不奇怪了。

「八二三砲戰」61周年祭|賈忠偉

「八二三砲戰(國際上稱金門砲戰,另共軍還有砲擊馬祖)」(又稱:「第二次台海危機」)在1958年(民國47年)8月23日下午開打,第一波作戰暗語:「颱風」,持續時間15分鐘、第二波作戰暗語:「暴風」……

接連著44天,中共在148平方公里的(150,000,000平方公尺)金門群島發射了將近48萬顆砲彈,平均每平方公尺的土地落彈0.003發(原紀錄為落彈4發/每平方英里落彈逾8,000枚),造成民眾死亡80人、重傷85人、輕傷136人、房屋全毀2,649間、半毀2,397間。反觀國軍在此一戰役中,總共實施反砲擊82次,射擊砲彈128,000餘發。

另當時中共布署於金門沿線──福建石城至廣東汕頭的部隊,計有正規軍──第28、31、41三個軍,砲兵、特種部隊、後勤部隊等,總兵力超過18萬人。

同一時間,國軍駐紮於金門的有──6個步兵師、8個砲兵營、5個高砲營、3個戰車營及各種勤務支援部隊等,總兵力約8.6萬餘人。海軍則編成62特遣隊,由副總司令黎玉璽將軍兼指揮官,負責巡戈臺灣海峽與維護金馬外海的海上安全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