殖民地的優越心態 | 盛嘉麟

因為殖民主人都是強大的戰勝國,殖民地人被奴役久了以後於是產生殖民地心態,就是自以為已經是殖民主人的國民,繼承了殖民主人的優越感。

中、印邊界無法解決的根源就是印度人自以為是大英帝國的子民,應該繼承大英帝國對西藏的領土主張。即使大英帝國凜於強大的中國,早把香港都還出來了,印度還是不讓。

香港人也是一副大英帝國的子民的嘴臉,即使大英帝國凜於強大的中國,把香港都還出來了,即使中國大陸對香港人諸多禮讓寬厚,香港人還是抱住優越感不放。譬如大陸遊客的兒童偶然在街邊便溺,立即引來集體的叫罵,極度羞辱中國人;英國足球明星貝克漢(Beckham)的孩子在香港街邊便溺,立即引來集體的叫罵香港政府,為什麽公共設施不夠。譬如舉著殖民主人的米字旗暴亂遊行,自以為是英國人,把人人皆知的恥辱、忽悠殖民地人民的英國海外公民護照(BNO),認為護身寶貝。(中國根本不承認BNO是旅行文件)

台灣人當然也繼承了殖民主人日本人的優越感,跟日本人一樣「脫亞入歐」,把歐洲的一些觀念,如支持同婚、通姦除罪、廢除死刑等等,捧為金科玉律、普世價值,並(企圖)遶過立法機關強加以法律化,因此自以為「人權先進」。很多台灣人當然也看不起過去一窮二白,曾被日本人貶為支那人的大陸人。

台灣人卻不知道,當年的大日本帝國,經歷「失落的30年」之後,現在世界看日本只是美國駐軍、美國控制,還要繳保護費的次殖民地,連正常國家都算不上。

殖民地有兩類–台灣光復相對幸運 | 郭譽申

歐洲列強自15世紀開始在全球各地殖民,到二次大戰後的20世紀中,殖民時代才結束,而世界至今仍頗受殖民時代的影響。

維基百科把殖民地的統治方式區別為兩類:尊重殖民地舊有習慣、不刻意予以同化的「特別統治主義」(英國);以及將殖民地視為本國領土的延伸,盡力予以同化的「內地延長主義」(法、葡、西、日等國)。睽諸事實,殖民地被同化成為殖民母國的延伸者極為罕見(殖民地最後大多脫離殖民母國),因此這樣的分類沒什麼意義。

殖民者統治殖民地,當然要考慮殖民地原有的政治組織方式而因地制宜。以中南美洲(包括墨西哥)為例,中南美早已有馬雅、阿茲特克、蒂瓦納庫、印加等等許多古文明,當歐洲殖民者到達中南美時,中南美各地散佈著一些帝國、城邦,至少也是部落聯盟的政治組織,換言之,當時的中南美已大致形成有階級的專制統治。歐洲殖民者擊敗原來的統治者之後,自然實行所謂的「間接專制統治」,即由殖民者統治原有的統治階級,再由原有的統治階級以舊有的統治組織,統治廣大的原住平民、奴隸等等。間接專制統治的成本相當低,但是原住平民、奴隸等受到多一層剝削,多半比舊有的專制統治下更不好過。

北美洲與中南美洲很不同,北美的原住民大多由形縱飄忽、各不統屬的許多遊牧部落組成,尚未形成明顯的專制統治組織。北美的殖民者因此無法實行間接專制統治,而只好辛苦的「自力更生」。北美的原住民習於遊牧,無助於農耕墾荒,造成北美勞動力不足,殖民者於是從非洲買入大量黑奴。由於北美原住民對殖民者沒有用處,北美的殖民者對原住民的壓迫似乎更甚於中南美殖民者之對其原住民,使北美的原住民人口銳減,其生活比中南美原住民更悲慘。(一些歷史學者認為,北美原住民人口銳減是因為殖民者帶入疫病的侵襲,但中南美殖民者應同樣帶入疫病的侵襲。)

如上述,殖民者統治殖民地的方式大致可以區分為兩類:「間接專制統治」和「自力更生方式」。後者包括今日的美國、加拿大、澳洲和紐西蘭;而全球其他的殖民地幾乎都屬於間接專制統治。美、加、澳、紐碰巧都是英國的殖民地(但英國的其他殖民地則實行間接專制統治),由於殖民者自力更生及與母國較高的同質性,這些殖民地自然採行接近英國母國的資本主義民主制度,因此較早成功的現代化。實行間接專制統治的殖民地在脫離殖民母國之後,大多仍受間接專制統治的遺毒影響,如經濟利益常被殖民時期的舊統治階級所壟斷,發展因此普遍相對落後。

日本殖民台灣,屬於間接專制統治,培植及利用一些在地的世家大族成為準統治階級,協助總督府統治台灣。台灣比多數的間接專制統治殖民地幸運,後者獨立建國後,其政治、經濟常被舊統治階級所壟斷;台灣回歸中華民國後,主要權力在省政府及後來播遷來台的中央政府,省政府及中央政府雖曾重用一些舊的準統治階級,沒有讓舊統治階級壟斷政治權力和經濟利益。不僅如此,國民黨政府還很勵精圖治,全力建設台灣,使台灣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

年輕世代消聲匿跡 台灣老人是007 | 盛嘉麟

最近日本新聞報導,日本最著名的幫派組織暴力集團黑社會山口組最近透露,因為日本年輕世代無欲族宅男愈來愈多,長期人力不足,山口組招募不到基層幹活的小弟,目前山口組的人力結構形成70歲的大哥,50歲的小弟,活動能力愈來愈弱。

杜永心1994年2月退伍後到大陸經商,被中央軍事委員會政治工作部某科長盯上,吸收為共諜,回台發展組織。2019年9月查獲,檢調以「為大陸地區軍事機關發展組織未遂罪」起訴。2020/10/15新北地院依違反國家安全法,判決杜永心四年有期徒刑。

2020年10月台北檢調追查,曾任軍情局第5處處長的退役少將岳志忠、退役上校張超然、周天慈,涉嫌在2013年至2017年期間,陸續前往中國大陸與國安人員見面。檢調昨搜索、約談3名退休將校,21日凌晨依涉犯《國家情報工作法》、《國安法》諭令岳、周各15萬元交保,並向法院聲請羈押主嫌張超然,法院於傍晚裁准。

2020年10月北京CCTV宣佈破護台諜案,逮捕台諜李孟居、鄭宇欽、葉金樹、施正屏等四人。

  • 日本黑社會山口組70歲的大哥,50歲的小弟。
  • 少將岳志忠,已退休20年,年齡超過78歲。
  • 上校張超然,已退休20年,年齡超過74歲。
  • 上校周天慈,已退休20年,年齡超過74歲。
  • 中校杜永心,已退休25年,年齡超過76歲。
  • 李孟居,48歲。
  • 鄭宇欽,43歲。
  • 葉金樹,61歲。
  • 施正屏,56歲。

黑社會、間諜,都只見老人在幹,可見人力不足,年輕世代消聲匿跡。另外,不論共諜、台諜,都是台灣人,不見大陸人。台灣人好棒棒,老當益壯,又都是 007吔!

台灣學術界虛弱的原因 | Friedrich Wang

台灣學術界的虛弱這30年來莫此時為甚,何以如此呢?因為知識分子的責任與道德已經幾近消失,整個學術界基本上就是一個產業,負責生產製造論文、實驗,或者與廠商合作牟利,變成政治與財團的附庸。基本上已經沒有獨立性,對社會完全脫節。或者說,本身也盡力在逃避社會。

這個問題可以寫幾十萬字的論文來申論,但根本原因還是在於四個:

首先,整個學術的升等與評選機制的改變。結果就是使得所有的教授都重研究、輕教學,對社會上的問題基本上不聞不問,而社會也對教授不再有一種知識分子的崇敬,甚至於根本就瞧不起。台灣社會本來就有反智的傳統,羅漢腳文化對讀書人基本上輕視。教授與社會的脫節,結果有使得台灣產出更多更好的研究成果嗎?嘿嘿嘿…。

其次,政治勢力與意識形態的入侵。本來政治力量退出校園一直都是從黨外時代開始的一個訴求,結果滑稽的是當這些人掌權之後,卻無所不用其極地將力量深入校園。校園變成他們培養街頭打砸主力的溫床,連美國人都形容這種行為叫做「租用暴民」。校園基本上變成一種政治鬥爭的場所,不再有理性討論的空間,甚至於對待教授也敢使用暴力以及羞辱。看看江宜樺回台大演講時,台大幾個社團是怎麼鬧場就知道了,結果政治系主任還對學生道歉,說不該請他回來演講。還有什麼比這個更悲哀的?

其三,整個校園人事結構的僵化,甚至於殭屍化。各種打壓後進的方式推陳出新,各種規定一改再改,硬是搞出許許多多的名堂花樣,為的就是繼續戀棧不走,把資源吸乾為止。台灣的教授平均年齡是全世界最高的,高達54歲,卻有一大堆年輕的博士四處在流浪,甚至根本放棄了學術、改行做別的。請問,這樣的大學怎麼會不與社會脫節?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台灣的知識分子自己也不自愛,甘願當執政者的走狗,曲學阿世,甚至於胡說八道。這幾年變色的變色,投機的投機,開始為統治者張目,好像完全忘了以前自己到底說了些什麼,或者對不對得起過去師長的栽培。這麼不要臉就是為了保住位置,或者是以後有機會弄個一官半職。有一些已經都是資深教授了還敢做這樣的事,也只能說不要臉。

第四點如果不改,其他三點也改不過來,台灣的高教就只能繼續沉淪,直到完全沒救的那一天。

戰爭民調無意義 不如盡力追求和平 | 黃國樑

我認為民調要做是否願意為台灣一戰,無論是解放軍為統一而兵臨城下或台灣自己搞獨立而引戰,回答這個問卷的受訪者,都應先丟到中東或非洲某個戰場上去,實際感受戰場實況、死亡就近在咫尺之後,再作答。

那些七、八成願意一戰的民調數字,都可以歸屬於嘴砲的某個類型,是完全知道戰爭還遠在天邊的認知底下,做出的無謂選擇,只是一種幼稚的政治表態,完全不具科學意義。

(台灣總督府民政長官)後藤新平百年前的結論:要錢、怕死、愛做官,百年後依舊是正確的,那是對台灣人這個群體內在基因的深刻解析。

答題者可能對什麼是子彈從耳邊呼嘯而過,都沒有概念,如何對置身戰場有任何切身的感受?對戰爭沒有真實的認識,卻回答我願意為那自知毫無實現可能的目標赴死,不是嘴砲是什麼?

不過另一方面,對岸或甚至是此岸急切喊著梧桐(武統)的朋友,恐也是在以為解放戰爭不是他自己親自赴戰的情狀底下,製造出了那些鼓譟與喧囂,他恐亦不知生靈塗炭是什麼,骨嶽血淵是什麼?

現在的危險是,兩岸的民意都在往一決雌雄、一戰底定的方向升高,對撞的機率甚至高於冷戰初期,戰爭似乎已經成了某種意義上的預知死亡紀事。

和平在好戰者的眼中,恍若只是老太婆的肚兜,完全不屑一顧。沒有走過枕藉的屍骨,是不會懂得和平的珍貴。從歷史上已經消散、逝去而無聲的殘痕裡依然可以獲悉,無量頭顱無量血未必可以換來一個片刻的和平。

和平必須以無窮的心力去追求,未到無望的盡頭之前,戰爭都不應在腦中閃現一秒,屠殺換取的永遠是另一場屠殺,莫在民族的軀幹上,劃下一道永遠不能抹除的傷疤!

美國以釣魚島離間中日 | 郭譽申

最近大陸開通了中國釣魚島數字博物館網站,讓有關釣魚台的歷史和各種資訊都隨手可得。我瀏覽網站之餘,不禁感嘆微小的釣魚台竟成為中、日之間難解的死結。何至於此呢?

釣魚島(亦稱釣魚台、釣魚嶼、釣魚山)列嶼位於台灣與日本沖繩縣(即琉球)之間。二次大戰後,占領日本的美國擅自將釣魚島列嶼納入其「託管」範圍,並在1970年代,將釣魚島的「施政權」「歸還」日本。中國大陸不接受,近年於是經常派遣軍艦、軍機到釣魚島列嶼附近巡弋,以宣示主權,造成當地的長期緊張及中、日關係不睦。

早在十四、十五世紀,中國就已經發現並命名了釣魚島,這可見於成書在1403年(明永樂元年)的《順風相送》。明朝為了防禦東南沿海的倭寇,將釣魚島列入防區。1561年(明嘉靖四十年),駐防東南沿海的最高將領胡宗憲主持編纂了《籌海圖編》,明確將釣魚島等島嶼編入「沿海山沙圖」,納入明朝的海防範圍內。1605年(明萬曆三十三年)徐必達等人繪製的《乾坤一統海防全圖》及1621年(明天啟元年)茅元儀繪製的中國海防圖《武備志·海防二·福建沿海山沙圖》,也將釣魚島等島嶼劃入中國海疆之內。到了清朝,1767年(清乾隆三十二年)繪製的《坤輿全圖》、1863年(清同治二年)刊行的《皇朝中外一統輿圖》等,都將釣魚島列入中國版圖。這些都是釣魚島主權屬於中國的歷史依據。

日本在明治維新以後加快對外侵略擴張。1879年,日本吞併琉球並改稱沖繩縣。此後不久,日本便密謀佔據釣魚島。日本政府聲稱,1884年左右發現釣魚島,並認定該島為「無人島」,隨即對釣魚島開展秘密調查,並在島上樹立國標。甲午戰爭爆發後,日本趁戰爭之機將釣魚島「編入」沖繩縣。

上述的歷史證據明確顯示,釣魚島列嶼在明、清時都是中國領土,日本趁清末衰弱時秘密竊取了釣魚島。二次大戰後,美國為何先將釣魚島列嶼納入其「託管」範圍,後將釣魚島的「施政權」「歸還」日本?

美國刻意迴避主權問題,而只提「施政權」,顯示美國瞭解,釣魚島的主權應屬於中國而非日本。當時中國是戰勝國盟友,而日本是侵略者及戰敗國,美國若將釣魚島列嶼歸還中國,「無條件投降」的日本不可能有異議;無條件投降表示,日本願意接受勝方對敗方日本的事務進行任何處理。美國為何背棄戰勝國盟友的中國,反而完全袒護侵略者日本?

唯一合理的解釋是美國以釣魚島列嶼離間中、日。美國將釣魚島「歸還」日本,使日本人認為釣魚島是日本領土,但釣魚島實是中國固有領土,因此造成中、日間的領土爭議,使中、日無法和睦相處,甚至可能衝突、戰爭。中、日鷸蚌相爭,美國自能漁翁得利。美國真是毒辣啊!

美式總統大選日薄西山 | 盛嘉麟

理想的選舉制度是要能夠選賢與能,但是實際上美式選舉制度根本達不到這樣的目的。

【賢能難以參選】

參選條件苛刻,參選不容易,能出頭的候選人多半是有錢有勢,透過層層的人脈,才能出頭,他們和賢與能毫無關係。譬如在美國要獲得共和黨及民主黨的提名,需要財力人脈、社會知名,條件多多,但都與賢能無關。使得這次2020年大選,美國的選民最後只能在共和黨及民主黨提名的兩位,一個奸惡老人和一個遲鈍老人,兩隻爛蘋果選一個。

【允許選舉謊言】

在競選期間發展出一種新的語言叫選舉語言,藉著選舉語言可以隨意攻擊抹黑對手,可以隨意開出空頭支票的政見,社會民眾不以為意,使政客說謊無忌、粗口無忌、恐嚇無忌,可以不負責任,竟能騙得選票。結果往往最善於謊言、空頭支票,粗魯者勝選。譬如川普總統的言論,包括政績成就、政策承諾、數據資訊、防疫知識,媒體統計,80%都是謊言。無論媒體如何揭發,社會民眾視若無睹。

【戰爭破壞撕裂】

在位總統為了贏得連任,獲得勝選,可以不惜發動對外戰爭,鞏固民氣掙得選票;可以不惜破壞國家安定,製造仇恨恐懼,團結選票;可以不惜撕裂族群、製造對立,鞏固基本盤,掙得選票。也就是說,為了勝選可以不惜損害國家、重創社會。

譬如川普非但不譴責右翼民兵持槍殺人,反而要求他們暫停(stand hold)、備戰(stand by)。並且不斷在中國南海、台海試圖製造意外衝突,希望有助於總統選情,使中、美兩國都付出沉重代價。譬如蔡英文製造仇中反華,攪亂兩岸動武,鞏固民氣,卻掙得2020年總統選票。

【選前驚奇演出】

在臨投票日的前幾天突然發動驚奇演出,影響民眾投票意願,出奇致勝。譬如川普最近忽然染上新冠病毒,住入醫院三天,然後驚奇的號稱痊癒,回白宮辦公,藉機製造他也是新冠病毒受害者,甩鍋中國,同時展現自己是強壯克服病毒的勝利英雄,贏得選票,讓群眾忘了他才是防疫無方的罪魁禍首。50%的美國人根本懷疑川普染病只是選前驚奇演出的假戲,意圖反敗為勝。

譬如2004年陳水扁發動的驚奇演出,319兩顆子彈槍擊事件,以0.228%的些微差距,反敗為勝,贏得台灣的總統選舉。譬如2006年陳菊發動的驚奇演出,走路工事件,以1114票的些微差距,反敗為勝,贏得高雄市長的選舉。

【選票計算困難】

對立愈嚴重,選戰愈激烈,選票審查愈挑剔,使得計票愈困難。譬如2000年布希和高爾的總統選戰,退休老人聚集的佛羅里達州,選票使用落後的人力打孔機,由於老人手勁不夠,打出來的票有許多齒孔脫落不徹底,雖然意圖明確,仍然引起爭議列為廢票,創傷高爾。

美國總統是間接選舉,最後由選舉人團的票決定勝負,目前美國共有538名選舉人,結構為100位參議員與435位眾議員,外加首都華盛頓特區特有的3張選舉人票。除了緬因州(Maine)及尼布拉斯加州(Nebraska)之外,各州的選舉人團只能有一個立場,全數投給該州的勝選人。

選舉人團制度導致候選人忽略選情穩定的大州,爭奪幾個搖擺小州的選票。造成全國得票較多,深得民心的候選人敗選;善於拉攏搖擺小州,奪取較多選舉人票,即使全國得票較少的候選人竟然勝選。歷史上已經發生五次。譬如2000年的總統選戰,高爾在全國選票勝過布希543,895票,竟然敗選。譬如2016年的總統選戰,希拉蕊在全國選票勝過川普2,868,686票,竟然敗選。

2016年總統大選的郵遞投票約佔25%,3300萬張,今年美國因為疫情嚴重,2020年的郵遞投票估計約佔70%,9000萬張,美國郵局顯然難以負荷突增的巨量選票,郵遞的及時及安全無法保障,糾紛難免。

【選票政治操作】

美國現任總統川普邪惡詭詐,早已開始佈置選票相關的政治操作。川普今年五月任命他的大金主DeJoy出任郵政總長,DeJoy上任後號稱撙節開支,立即撤除全國大量的郵筒,減少分揀郵件的自動分揀機,滯緩了美國郵遞服務達50%,使得以往三天可送到的郵件,如今遲至七天,配合川普打擊郵遞投票的不可靠,預先鋪陳未來郵遞投票的弊病。

按照歐巴馬2016年2月留下的慣例,提名大法官若發生在總統選舉年,應該讓给新選出的總統提名。但是川普2020年9月無視慣例,強行提名右翼的保守派48歲的法官巴雷特(Barrett)出任大法官。目的在搶先改變最高法院大法官保守派與自由派的比例,從5:4 改為6:3。

這次總統大選環境複雜,極有可能重複2000年高爾及布希的糾紛,最後由最高法院大法官判決保守派共和黨的布希勝選。川普未雨綢繆,造成6:3 的態勢對川普更為有利。以往總統提名的大法官多為60多歲,在司法界深孚眾望的精英,但是川普卻提名48歲年輕的Barrett法官,希望長期保持保守派大法官的勢力,不被更換,真是用心險惡。

川普面對不利的選情,正在煽動改變選舉人團只能有一個立場的投票傳統,希望能夠鬆動選舉人票,從中圖利,這樣會使得民意與總統大選益發脫勾。有如以前中華民國的國大代表選出總統。

除此之外,面對不利的選情,川普一再放話,鼓勵民眾在寄出郵遞選票之後,11月3日再去投票所投票,企圖造成郵遞投票的弊病,作為不接受敗選的藉口,製造社會動亂,從而延長川普的總統任期。

【美式選舉結論】

選賢與能徹底失敗,反而有利於說謊邪惡狡滑者獲勝。為了選舉勝利,不惜以損害國家、重創社會為代價。選票計算細瑣困難,糾紛作弊愈來愈多,社會成本愈來愈高。配合勝選的政治操作愈來愈邪惡,不擇手段、污染社會、弱化國力。我們從2020的總統大選,川普的所作所為,看出美國為此付出沉重代價,美式選舉不再是自由民主的標竿,更不是普世價值,而且日薄西山。

民國建立有迫害滿州人嗎? | Friedrich Wang

本來以為這已經是常識不需要再講,可是就是很多人不知道或者是根本在胡扯,結果讓一大堆有腦洞的人相信,跟著一起亢奮。辛亥革命發生之後,在幾個大城市都發生了所謂的對滿州人的殺害與搶劫。這個事件是有計劃的種族屠殺,甚至於可以拿出來與納粹屠殺猶太人相提並論嗎?

納粹屠殺猶太人是有一套種族優越的理論在後面支持,並且是有計劃、有步驟、分多年、多階段逐步推行。最終目標是要把血液中有猶太基因的歐洲人全部消滅。這種才能算得上所謂的「種族清洗」。因為是有精密的計劃與步驟,是為了建造一個所謂的新世界而進行的屠殺!

而辛亥年所發生的對滿人侵害活動,基本上只能說是改朝換代的時候所發生的動盪,與中國歷史上其他時期相同狀況比較起來,可說大同小異。最明顯的一個例子就是,納粹政府將猶太人做人的最基本權力都加以剝奪,也就是給予了一個合法殺害的理由。而辛亥革命結束之後,孫中山首先就在南京臨時政府就任時,公開呼籲千萬不要對滿州人進行報復,因為未來的共和國根據《臨時約法》將是「五族共和」,人人平等,不分種族、階級、黨派、膚色、人種。

但很不幸地,還是在幾座滿人所聚集的大城市,如南京、杭州、武漢、甚至於北京,發生了類似的狀況,使不少滿州人的生命財產受到了很大的侵害。但等到袁世凱就任之後,北京北洋政府正式成立,各地開始初步恢復秩序,軍警就一律給予保護。袁世凱自認為是從滿清政府手上合法接下政權而且與滿清王室又簽訂了「優待條款」,所以對於這種侵害會給予絕對的制裁,不可能放任繼續下去。後來在北洋政府當中擔任職務的滿州人其實也不少,這也證明了中華民國的確是五族共和,難道有跟納粹一樣把滿人的基本公民權利都剝奪了嗎?

等到南京國民政府之後情況依舊如此。1948年中華民國制憲國民大會,滿人也選出了自己的代表參與了這部憲法的制定,對他們也沒有任何的歧視。儘管,這個時候的滿人跟漢人已經沒有什麼分別了,滿人在國民黨裡面當上黨政大員的也大有其人。

這當然是一場歷史的不幸。但是請翻翻史料,蒙古人滅了西夏,西夏人幾乎被殺光,滅了金國情況也差不多。當年同盟會使用「驅逐韃虜」這樣的口號也產生了這樣的副作用,這是很壞的,但是跟上述的情況相比,持續的時間與程度還是不可相提並論。

另外請比較一個事實:1932年偽滿洲國成立,除了溥儀以及少數的滿州貴族之外,包括他的父親載灃,幾個親叔叔,以及絕大多數愛新覺羅家族的成員都留在北京,很少有人到東北去加入所謂的滿州人的國家,請問這是為什麼?這固然是因為他們不信任日本人,但是真正的原因是他們在北京沒有受到什麼樣的迫害,做一個民國的國民沒有什麼不好,日子都過得下去,實在沒有什麼讓他們待不下去的理由。如果在關內活不下去,這些人還不趕快跑嗎?

所以,用這個改朝換代的動盪所造成的瑕疵,來污損辛亥革命建立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的偉業,這是顯得非常沒有知識而已,就麻煩這些反中媒體不要再繼續漏出自己的下限了。

武昌起義

致敬愛的「中華民國派」– 向陳廷寵老將軍致敬 | 張輝

前言:阿扁的第一任行政院長,出生於大陸江蘇省的空軍上將唐飛將軍,在立院接受立委李慶華質詢,李問:「你是不是中國人?」,唐愣了兩秒鐘,囁囁嚅嚅的回:「我是中華民國人」。

中國歷史:自秦始皇帝統一天下後,秦、漢、隋、唐,宋、元、明、清,傳承至「民國」和「共和國」。

宋朝因兩帝被金所擄,高宗南遷,史稱南宋,也就是我們常稱的「偏安江南」及「山外青山樓外樓,西湖歌舞幾時休?暖風薰得遊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南宋政權維持了152年,亡於蒙古(後來的元朝)。明朝被平民革命和關外滿清兩大勢力所滅,但南明延續18年政權。中、日混血的延平王鄭成功延續南明政權在台灣共21年。南宋及南明(包括在台灣的明鄭)之所以最終被滅是因為當時沒有外力支助,撐不下去。

英國北美殖民地的英國人脫離英國的獨立戰爭,若沒有法國、西班牙等國際勢力明的、暗的支助,北美的英國人不可能短期內戰勝英國而獨立建立美國。而成功因素之一是天高皇帝遠,北美和英國可是隔著偌大的大西洋。

我們「中華民國」今天在台灣的角色很清楚,沒有美國,我們很難支撐,有了美國,我們可以「偏安江南」至今71年 (1949~2020)。

台灣有一股龐大勢力不允許「中華民國派」懷抱大中國意識,我們連提「統一」、「中國人」、「一國兩制」都會被千夫所指、霸凌圍剿。藍營政治人物也為選票考量不敢貿然論述、宣導,只是死抱著對外完全沒代表性,也幾乎不存在的國旗和國號(只適用於台澎金馬)。韓國瑜競選總統挫敗及高雄市長高票被罷免,已經顯現出「中華民國派」式微不振的端倪。

這股龐大勢力要斷了我們的根,要像美國一樣永遠脫離英國母體,他們更居心叵測的從改課綱、改兩岸歷史淵源開始,教育我們的子弟,引進新住民,強調各族語言、文化,是要稀釋我們的漢文化和中國傳統因素。

今天蔡政府和民進黨及獨派之所以收斂,所以因循苟且拖延制憲建國,僅僅是因為對岸的實力和統一的決心,以及美國的態度。骨子裡,他們像鴨子划水,還是不斷的動作。而藍營呢?如今,「中華民國派」有任何政治人物或代表性人物,敢公開稱「我們中國人或我們中國」嗎?

89歲的老將軍陳廷寵在陸官70周年慶祝大會上聲稱「我是中國人」,是極少數敢言的例外。陳老將軍在70年後的今天談黃埔軍魂或精神,還合宜嗎?

真正具黃埔軍魂的軍人不是在抗日戰爭時殉國,就是在國共內戰中殉黨了。碩果僅存在台灣的最後一位,應該是已過世的郝柏村,他身為在台灣黃埔精神的代表性人物,遇到受日本教育、當過日軍尉官的李登輝,竟受盡屈辱,下台身影悲壯!

目前因言(中國人)惹禍被民進黨政府圍剿、可能被處罰的陳老將軍,看在其他寥寥無幾、尚具黃埔軍魂的老將軍眼中,產生寒蟬效應是必然的,他們光是應付一個王定宇就招架不住了,不是嗎?

今天黃埔的五大信念安在?黨旗飛舞何處尋?李登輝、陳水扁加上蔡英文,總共28年的三軍統帥,昔日黃埔軍魂早已蕩然無存矣!(本文只是抒發拙見,沒有任何隱含之意。)

世界發展的基本規律-中國與美國 | 郭譽申

新冠疫情及中美貿易戰、科技戰似乎讓中、美和世界變得與過去很不同,未來的世界會如何?其實現代世界的發展有一些基本規律,看清這些規律,就能大致預見中、美和世界未來的發展。

現代世界的發展很依賴貿易全球化。現代產業的發展,科技層次愈來愈高,一般導致愈來愈大的長期持續投資,例如半導體、航空、太空(含衛星導航)、通訊、醫療等等,都是如此;若沒有極為龐大的市場,龐大的投資根本不可能回收,而龐大的市場必須依靠貿易全球化,使產品可以行銷到全世界。

高科技產業很需要貿易全球化,因此歐美先進國家過去都主張貿易全球化。現在美國揚言與中國經貿脫鉤,企圖形成中、美各自的供應鏈。這樣將逐漸形成中、美各別主導的、兩個區隔的世界市場,其規模都小於過去的全球化市場,如上述,將使高科技產業的龐大投資難以回收,因此很不利於世界經濟,也不利於中國和美國。中、美經貿脫鉤,對大家都不利,因此是說來容易,但阻力會很大,短期內是做不到的。

一般而言,先進國家的優勢在於有領先的科技和教育,而落後國家的優勢在於較低的勞工成本,因此合理自然的分工是,先進國家專注於研發、設計和自有品牌的國際行銷,而落後國家執行產品的代工生產,因為產品的生產需要大量價廉的勞工。例如,美國的iPhone若在國內生產,將競爭不過中、韓所製造的手機。經過一段時間的代工生產後,落後國家的經濟狀況改善,教育和科技能力逐漸提升,於是能從先進國家學會研發、設計和國際行銷等,而逐漸追上先進國家的發展程度。

過去幾十年,只有少數相對落後的國家逐漸追上先進國家的發展程度,主要原因在於落後國家的發展有一重要前提,落後國家需有長期的政治和社會穩定才能參與上述的國際分工,然而很多落後國家無法滿足這一前提。落後國家普遍貧窮而資源稀缺,若資源的分配不公平不適當,部份人可能就活不下去,而容易導致國家的動盪,國家動盪是不可能有經濟發展的。

如上述,先進國家,如美國,必須把很多產品交給落後國家生產,其資本家和高階勞工雖然因此能夠獲益,其低階勞工的工作機會則會減少而造成失業,因此導致貧富差距的愈趨擴大,甚至威脅社會的穩定。美國近年發生多起嚴重的黑白種族衝突事件,雖是長期的種族歧視問題,貧富差距的擴大使種族問題更難解決。

相對於先進的美國,中國大陸仍算是落後國家。習近平上台後,厲行打擊貪腐,相當成功,而中國今年又領先世界,成功抗擊新冠疫情,中國目前因此是空前的團結穩定。穩定的中國仍有勞工價廉的優勢(相對於先進國家),因此仍能從代工生產逐漸向自有品牌升級,而繼續保持優於先進國家的經濟增長。

美國正在總統大選,不論川普或拜登當選,都不會改變中國、美國和世界發展的基本規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