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獨欲分裂兩岸純屬癡心妄想 | 謝芷生

在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反華勢力處心積慮地影響下,中國內部共產生了三股分裂勢力,分別是台獨、藏獨與疆獨,港獨則已不成氣候。藏獨與疆獨多少受到民族情結的影響,而台獨分子則基本上都屬漢族,與大陸漢族同根同源同文化。

漢族在臺灣人口所占比例約為96.45 %,與大陸漢族所占比例相近。其餘統稱為高山族或“原住民”,人口約為15萬餘人,共分9個族,其中以分佈在臺灣東部的阿美族最大。國民黨來台後對原住民施行了漢化教育,但並未消滅其原有文化。筆者曾在高雄中學學習過,該校即為原住民設有輔導班。他們住在自己的宿舍中,與漢族同學互動不多,他們最吸引人眼球的,即在學校舉辦的運動會場上。筆者印象,原住民到平地接受教育後,多能融入漢族社會中。

台獨分子既同屬漢族,他們分裂意識的產生,即與族群差異並無關係。然則他們分裂意識產生的主要根源又是什麽呢?對此有不同說法。但筆者則認為主要有兩點,一為受日本殖民文化影響,一為受國民黨反共教育影響。台獨因崇拜美、日,誤解並歧視大陸,而欲脫離中國,但這純屬不切實際的妄想。

筆者自覺是個民族意識較強烈的人,對任何分裂中華民族團結的主張,都難以容忍。筆者早年剛到德國時,曾與主張台獨言論者發生了激烈衝突,當時事件很快就在慕尼克中國留學生中傳開了。事後筆者曾對此做過自我檢討,認為自己不應過於激動,以致有些出言不遜,有失讀書人應有的風度,尤其沒考慮到,對方出身與成長過程的差異性。應當考慮到,為什麼主張台獨的人,基本上都是本省人,而外省人,尤其是出身軍公教家庭者,甚少呢?

這除了受日本殖民與國民黨反共教育影響外,顯然與個人家庭出身也不無關係,因此他們的態度並非完全不能理解。台獨執政後,有極少數外省人也加入了台獨陣營。筆者所指,並非為就業生活而擔任公職者,而是那些為台獨張目,為表功而言行出格的投機分子,他們把祖宗的臉都丟盡了。

國際局勢的激烈變化,或將促使兩岸統一的時間提前到來。本來強扭的瓜不甜,我們應有足夠的耐心,等待兩岸統一條件的成熟,再進行統一。但以美國為首的國際反華勢力,卻鑒於大陸崛起速度太快,出乎他們預料之外,以致感到心慌意亂,恐懼莫名,似乎有了即將對中、俄攤牌的跡象。

大陸在長期建設中,尤其是改革開以來,從鄧小平到習近平,已摸索出一條適應國情的發展路線,此即“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近十年來,國家的發展進步可謂一日千里,大大改變了大陸從政治、經濟、軍事到科技各個方面的面貌。不但拉近了中美實力的差距,並正在趕超之中。這正應了孫中山先生在其遺教中所強調的“中國要迎頭趕上,後來居上”的訓勉。今日誰才是中山先生真正的繼承者,早已不辯自明了。

在臺灣長期親美與反共教育影響下,許多人對自己國家民族的能力喪失了信心,而台獨分子就是最典型的代表,他們眼中只看到美國的強大與不可超越,卻看不到本民族的快速崛起已勢不可擋。美國要與中國動手,未必能取勝,若再加上在軍事科技上不亞於美國的俄羅斯聯手中國,西方反華勢力是絕難匹敵的,相信他們也絕無膽量做此嘗試。

前天有位來自臺灣的年輕女士來找我幫忙,她曾長期被公司派駐大陸工作。談起對大陸的印象時,她難掩興奮之情,大概是擔心我不相信她的話吧,臉都漲紅了。待她發現,我完全同意她的觀點時,才緩和下來。從她身上讓我們看到,臺灣雖仍有不少人抗拒兩岸統一,主要是不瞭解大陸的實況。“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我們對他們,包括台獨分子,一定要有耐心與信心,要多曉以兩岸統一、民族復興的大義。

國民黨崩盤在即? | 姜保真

台灣民意基金會近日公佈《2022年1月全國性民意調查摘要報告》,民調詢問:『台灣目前在所有政黨中,您個人最支持的是哪一個政黨?』結果是民進黨獨占鰲頭,國民黨較上個月重挫4%最多,台灣民眾黨略升:

民主進步黨(30.5%)
中國國民黨(15.6%)
台灣民眾黨(12.5%)
時代力量(2.1%)
台灣基進(2.3%)
其他政黨(1.9%)
沒特別支持哪一個政黨(33.8%)
不知道或拒答(0.3%)

先前郝龍斌期盼年底台北市長選舉時黃珊珊不要代表民眾黨參選,意即謀求藍白合,但在兩黨此消彼長的趨勢下,幾乎是緣木求魚了!

《美麗島電子報》今年一月份最新國政民調,民眾對國民黨的好感度也是大幅滑落至22.7%,比去年12月劇降5.3%,在反感度方面則升高至63%。年齡交叉分析:20到29歲世代只有15.9%對國民黨保持好感,持反感的高達68.4%,為16年來次高!地區交叉分析:由侯友宜執政的新北市,對國民黨的好感度只剩10.1%,反感度高達72.7%,成了全台對國民黨評價最低落的地區!吳子嘉董事長曾含蓄提醒這是崩潰的跡象:『國民黨現在很廢,呈現崩盤的情況』。

歸根究底,主因還是去年選出朱立倫出任國民黨主席是不妥的人選。可能黨員認為朱的為人表現相對平和穩健,卻忽略了朱可能想要2024再次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大位,這使得他在近期「四大公投」、「中二補選」、「罷昶」的幾次投票中都是瞻前顧後、邀功諉過,也因此無法統一全黨意志。最荒謬的是:

去年10月台中的中二選區將陳柏惟罷免之時,朱立即出面舉行記者會,除了感謝選區民眾外,還說『這是一場在地鄉親的勝利、台灣民主的勝利』。奇怪?怎不說「罷惟」也是他就任黨主席之前的「框架」,反而頗有急忙邀功的意象?而後來國民黨徵召顏寬恒參加今年一月補選,輸了,朱卻神隱,置自己徵召推派的候選人於何地?難道林靜儀勝選就不是「鄉親的勝利、民主的勝利」?前後對照即知朱立倫的矛盾心態。此絕非身處變局急需的將才領導者。

我曾預言:2024若有郭、柯配的組合參選總統,他倆不論誰正誰副,傳統泛藍及中間選民甚至淺綠都可能向其移動,國民黨的候選人可能一蹶不振,得票落到第三!這是因為在朱主席領導下的國民黨,無法營造黨內團結一心的戰鬥力,黨外也難以擴大選民歸心的吸引力。他看似「中庸」(曾自稱「正常倫」),展現的反而是「平庸」,國民黨危也、敗也。

郭、柯配有否可能成形?兩人是否會爭正位?我認為2024對郭和柯都可能是最後一戰,兩人的智慧應不會讓他們為了爭執大位而破局。(作者為台灣的作家)

美國無良政客,叢林野獸,欺壓中國 | 天人合一

美國無良政客,叢林野獸,欺壓中國。
蔡蘇私利團夥,倚美謀獨,引禍台海。
全球華人憂心如焚,大陸民眾武聲滔天。唯北京舵手大仁無疆,以極大的戰略定力、盡最大最後可能,堅持和統。我點贊!

武者,事關重大,非達必需、最後時刻,不宜輕啟。
大趨勢,無論台獨如何猖獗瘋癲、美國無良政客如何居心叵測,臺灣仍在“一個中國”內。

日前美國拉幫結夥整中國的所謂民主峰會上,島內不敢蔡英文層級人員與會,會場上無“國”的標識,會中島內代表唐鳳借一張地圖偷襲(其所持藉口或許勉強說得過去),就嚇得美國立即現場將其拉黑,並注明其言論不代表主辦者立場。這些,都回到了陳水扁那句話:“台獨成不了就是成不了”。這種大形勢,給我們和平或者低烈度解決臺灣問題留下了一定空間。
時間在大陸一邊,統一操之在我,絕非空話。

當今我們面前最大的威脅,當然是美國無良政客。他們從《舊約》開始就只信“獨一尊神”,習慣消滅一切“主”之外的偶像,滅絕不信其主的國、族、人、一切生靈。這其實是人類獸性的體現。西方列強或列強中的無良政客,就是一群返祖的弱肉強食叢林惡獸,確實有一批人“亡我之心不死”。至少,最急切希望兩岸中國人打中國人的,是被我們這幾十年驚人發展快趕上超過了的一些輸不起的、無品行的美國壞政客。

我們盯著台事,必需放眼全球,別落入這批人所謂“修昔底德陷阱”中而不自知、自防。
中國人,自己和合、共同復興、對付外人,正是急要事、最大利、最佳統。尚有希望,不能放棄、應當盡全部力。

寄語島內藍軍、兩岸統者,莫太過糾結“名號”,少刻意糾纏“各表”:
稱謂總關情,其實一個名。關鍵如何統,統後自無爭。
我點贊張安樂“緬懷民國,擁抱共和國”態度。

“九二”,本來有共識,那就是“兩岸一中國”。這也是美國人幾十年前及當今一貫的說法、政策。
“各表”,不叫共識,叫差異、叫模糊、叫後一步慢慢說理性議,當然這也就是兩岸間政治統一需待解決的問題。
無論共識或各表,無論兩岸那家法律,都沒有獨、分的空間,都只有必需統必定統的未來。

烏克蘭歹戲拖棚,影響深遠 | 郭譽申

去年底以來,烏克蘭的局勢就格外緊張。烏克蘭的中央政府想要收復分裂出去的烏東兩共和國,甚至克里米亞半島,而俄羅斯則調集十多萬軍隊到俄、烏邊界,並聲稱北約若不書面承諾永不接納烏克蘭,就要進攻烏克蘭。美、俄、烏、歐盟、北約的重要官員緊急地一再會面磋商,希望化解可能爆發的俄、烏戰爭。

烏克蘭危機始於2014年,已歹戲拖棚8年,現在不過是又出現一波高潮。不論俄羅斯是否進攻烏克蘭,分裂的烏克蘭都不可能回到2014年以前,而且双方對抗的亂局看來還將持續很多年,其影響相當深遠。

北約是美歐的軍事同盟,若烏克蘭加入北約,美歐的軍事力量就迫近到俄羅斯的家門口,是俄羅斯絕不接受的。烏克蘭的族群,烏克蘭族約占80%,俄羅斯族約占20% (多半居住在烏東地區和克里米亞半島),而烏克蘭族和俄羅斯族都屬於斯拉夫族,因此過去烏克蘭和俄羅斯是相當親近的,而現在烏克蘭的統治地區內必定仍有親俄派。這樣烏克蘭將很難抵擋俄羅斯的進攻,尤其美歐都傾向不出兵而僅對俄羅斯施以經濟制裁。不過,烏克蘭是面積60萬平方公里,人口4千多萬的大國,俄羅斯要完全擺平它,也必非常曠日費時。

烏克蘭分裂的亂局還將持續,最受苦的當然是烏克蘭本身。烏克蘭自然資源豐富,曾是工農業相當發達的國家(尤其重工業),然而民主化後,國家分裂,又與強鄰俄羅斯武力對峙甚至交戰,現在已經變成歐洲最貧窮的國家,人均所得不到4千美元。(烏克蘭和台灣有不少相似處,請參見《烏克蘭風雲緊急對台灣的啟示》。)

蘇聯解體後,北約持續東擴,納入許多東歐國家,壓縮俄羅斯的安全空間,終於逼得俄羅斯忍無可忍,準備以軍事行動反擊。俄羅斯寧願以經濟損失換取國家安全,正是戰鬥民族的作風。

經濟制裁是双面刃,不僅俄羅斯經濟受損,歐盟也要承受經濟損失。譬如歐盟如不進口俄羅斯的油氣,歐洲的能源價格必定大漲 (現在已提前反應)。

美國總統拜登現在是騎虎難下。美國非要支持親美歐的烏克蘭中央政府不可,但是美國民眾顯然不贊成出兵烏克蘭,然而若俄羅斯真進攻烏克蘭,並獲得豐碩戰果,則美國的威望將再受挫,而拜登仍將難辭其咎。其實早有學者指出,北約持續東擴是錯誤政策。

拜登剛上任時曾想拉攏俄羅斯對抗中國,現在是絕不可能了。烏克蘭危機促使俄羅斯愈來愈靠攏中國,中俄的戰略伙伴關係恰能彌補中國的資源不足弱點,很有利於中國面對中美競爭。

烏克蘭的國家分裂肇因於其民主化。贏者全拿的選舉制度使親俄派和親歐派不停惡鬥,並互相指控對方使用不合法手段,最後魚死網破,互相脫離,並引入外國勢力 (或許外國勢力早已介入),造成長期的悲劇。這是選舉民主的又一次失敗,還有多少人相信民主制度的優越?

王安石營救政敵蘇軾的一段佳話 | 蘇樂明

北宋神宗時宰相王安石推動變法革新,未見顯著成效,可謂失敗,退休後選擇住在南京。

變法運動使北宋朝廷分裂為「新派」與「舊派」。宋哲宗繼神宗位之後仍極力推動新政,卻感到阻力重重。「新派」認為不除掉「舊派」不足以成功,於是決定「殺雞儆猴」,擇定除掉舊派中威望足以影響時政的大臣。當時舊派人物以司馬光及蘇軾為代表。司馬光為元老重臣,威望令新派不敢攖其鋒,於是將目標鎖定於舊派第二號人物蘇軾。

蘇軾向來喜歡玩文弄字,曾發表許多諷刺朝政的詩辭文章,新派廣為蒐集,企圖扣上「謀逆」的罪名,向御史台告發。哲宗的意向在於推動新政,蘇軾處境堪危。他的弟弟蘇轍將家產全數變賣換得7,000兩銀錢,試圖為乃兄脫罪,但未見效果。

此時已退休在南京家裡的王安石出手相救。王安石為推動新法的主持人,新派以其為師尊。蘇軾為舊派的代表人物,是新派亟欲除去的死敵。王安石拋開兩人之間的恩怨,他頻頻上書哲宗及哲宗的母后,稱蘇軾為數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才,不可絲毫有所損傷,因此蘇軾得以脫離險境。這段冤情,史上稱為「烏台詩案」。「烏台」指的是御史台,因為御史所着官服都是黑色,所以稱御史台為烏台。

蘇軾脫險後舉家大小23人來到湖北黃崗長江東畔的小山坡墾殖,在那裡他自命為「東坡居士」,蘇東坡的名號便是由此而來。在那裡他寫下「赤壁賦」、「念奴嬌」等千古絕句。在那裡秦少游、黃庭堅、米芾等人是東坡居士的常客。

蘇東坡於冤案澄清後親往南京拜謝王安石,他在王安石家中作客達一個月之久。兩位才氣縱橫的文人,曾為死對頭的朝廷命官得以日夕相處,把酒言歡。蘇東坡離去時,王安石親送至長江岸邊,為南京留下一頁千古佳話。

熱戰在台灣?誰真愛台灣? | 張輝

愚見以為 (我極少如此自謙),英國歷史學者佛格森(Niall Ferguson)此文雖不至於受「杞人憂天」之譏,但卻有言過其實之嫌?且聽我道來。

中美2次冷戰 佛格森:熱戰在台灣

對岸這些年來,在「九二共識」馬政府時代,兩岸互動熱絡;
蔡英文已表明不承認「九二共識」,而且「一邊一國」的姿態明顯。
中美戰略及貿易對抗,台灣毫無保留、忌諱的擺明站在美國這邊。
但對岸的反應呢?

幾乎像似青少年高中生般,還跟台灣鬥嘴或出言恫嚇。
不錯!中共軍機有反應,也只在台灣防空識別區最遠距的台灣西南角短距離出入,似乎越雷池一步即會遭殃似的。
以「捧在手裡怕摔著,含在口裡又怕化了」來形容北京對台灣的態度,再明顯不過了。

我們從大陸賺的貿易順差,去年(2021)是被日本賺去的貿易逆差三倍有餘。
大陸幾乎沒有因台灣抱著美國,親著日本,而在貿易上給台灣一點點顏色,也沒有一絲絲怨言。
這表明一個現象,「台灣是我的,我要保護她,我要她平安、繁榮、快樂,我要她過得好!」

同胞們!以色列第三任國王所羅門王判決兩婦人爭子的故事聽過嗎?
誰真正在乎台灣的安危、繁榮、身家性命?大家看不出來嗎?
誰又假其名武裝台灣、保衛台灣,不惜台灣跟對岸「攬炒」,打到戰火連天,打到傷亡遍野?說是為了相同「理念」為了「民主」,還有為了捍衛他們的「印太」地區!

即使中、美發生大戰,
台灣地區不會成為熱區,
因為,北京防著台灣被戰火焚身尚且來不及,
絕對是將戰火引向南海,或遠離台灣之地。

芻蕘之見,祈指教!笑納!

經國七海文化園區開幕,小蔣的政治遺產誰繼承 | 黃國樑

蔣經國故居七海寓所改建成「經國七海文化園區」開幕,蔡英文、馬英九、連戰同框,共同揭牌。

但蔣經國的政治遺產是什麼?蔡英文紀念蔣的盤算是用「反共、革新、保台」,挖空國民黨的基盤。但更深的欲望是,復活兩蔣的威權,嫁接於民進黨的偽民主體制。

以反共、保台言,民進黨表面上頗似蔣,但民進黨並不反共,而是反中,故只是形似而實非。但無所謂,已經夠迷惑人了!蔡2020年的817萬票,有許多票就是這樣的票,以為她才是蔣的繼承者。

某一種角度上,蔣與民進黨確是一個精神脈絡上的。蔣若真被民進黨拿走,成了它供奉的政治神祗,大可不必驚訝!蔣當年拒對岸談,如果他的眼光夠深邃,是可以預知這一決定就等於是讓台灣與祖國割離的;那麼,蔣與民進黨其實不是敵人!

蔣經國當年說,「我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中國確是他的國家,但台灣是不是?也是的。這一句話無論他有心無心,其實已經偷渡了一個概念:台灣人是有別於中國人的另外一種人,台灣是中國不能管轄的另一個國家。中國是他夢迴的故土,但台灣卻是他耕耘的新鄉。這話裡,沒有一種向故國揮別的意涵嗎?

民進黨可能突然想通了,蔣從來不是他們的寇讎,而是他們的精神盟友與導師!即使,蔣逮捕了美麗島的那些叛黨,彷彿是個獨裁者,但他早就準備放手了,沒有人真的被判重刑,這些人既然不死,勢將成為民主的聖雄,蔣難道不知道嗎?

到了民進黨組黨,蔣早就不想逮捕任何人了!這個黨不就在蔣的眼皮底下登場的嗎?或許,不是想通了,而是可以浮上水面了。那裡頭,誰是蔣的暗樁?這個黨的名字,有無可能就是蔣要的?

更真切地看,國、民兩黨是否其實是蔣的一對孿生子?蔣想讓這兩黨在島上,天長地久下去?

蔣說要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其實是一句被動的政治標語,他豈不知國民黨統一不了中國?這麼喊只是聊堪自慰而已!但他無法想像的是,完成這一個標語的,可能正是他不想有所瓜葛的對岸那個黨!

那個時候,眾人或許才明白,這才是蔣經國的政治遺產!反共、革新、保台都不是!

台灣人仍是中國人 | 郭譽申

自李登輝、陳水扁時代開始,台獨就處心積慮地逐漸「去中國化」,包括修改中學的歷史、國文等課程內容,目標是灌輸台灣人不是中國人的觀念。台獨確實獲得部份的成功,使很多台灣人愈來愈敵視中國大陸。不過近年的一些事件顯示,台灣人仍然很像對岸的中國人,跟中國人有類似的行為和意識形態。

面對新冠疫情,台灣和大陸都以「清零」為目標,是世界上少有的。這是因為兩岸的民眾一樣非常重視生命和健康,於是促使兩岸的政府同様追求「清零」。同様地,兩岸的民眾,不像歐美的民眾,都很願意切實地執行各種抗疫措施,包括戴口罩、減少群聚、保持社交距離等等。同様地,兩岸的民眾,不像歐美的民眾,極少有抗拒注射疫苗,以及抗議抗疫措施妨礙了個人自由的舉動。這些共有的抗疫優點使兩岸的抗疫成效都遠比歐美好。(大陸的抗疫措施比台灣嚴格,因為它不像台島具有抗疫的地理優勢。)

自稱擁有博士學位的蔡英文總統一再被指控不曾獲得博士學位。大陸的女網名將彭帥疑似指控與前副總理張高麗曾有不倫關係。這兩案所指涉的事件雖然不同,卻有相似的性質,而兩岸民眾的反應也相當類似。兩案都屬於多年前的舊事,涉及最高階政治人物的私德,影響民眾對蔡、張的觀感,卻不直接影響政府的施政行事。兩岸政府對兩案的做法很類似,都是盡量遮掩消音,尤其台灣雖號稱自由,蔡的假博士新聞只能在網路的小眾傳播,主流媒體是不敢或極少報導的。難說原因為何,兩岸的大部份民眾對於兩案同様地不大關心,尤其蔡總統的民調支持度似乎絲毫未受假博士案影響。

蔡政府執政六年,幾乎全面掌控行政、立法、司法、監察、媒體、網路等所有權力,並且蠶食台灣的民主制度,尤其關掉中天新聞台後,主要媒體都不敢再隨意批評政府,而只能歌功頌德了,加上以政府經費豢養的大量綠營網軍到處出征、打擊在野黨,使在野黨簡直毫無招架之力。

簡單說,台灣雖然有選舉,政黨的競爭不公平,執政的民進黨是穩贏的,因此選舉成為虛應故事,使蔡政府的執政愈來愈像對岸的一黨專政。此外,台灣人看來與大陸人類似,並不重視歐美所主張的自由民主;若真重視自由民主,政府關掉中天(以及有其他侵害自由民主的行為)時,就該有跨政黨的激烈大型抗爭。

很多台灣人被台獨洗腦,自認為不是中國人。不過,台灣人仍然很像對岸的中國人,跟中國人有類似的行為和意識形態。兩岸有相同的文化,是絕難改變的,因此台灣人本質上仍是中國人。在中華民族復興的進程中,台灣人要做光榮的中國人,還是做寄居美、日籬下的台獨人、獨台人?這選擇應該很明顯。

山東烟台了不起,俺也是山東烟台人 | 鄭可漢

京、津、冀、魯!俺也是山東烟台人。

秦始皇生長在內陸,對大海充滿了熱情與想像!尤其對烟台的黃金海岸線甚是喜愛!始皇帝鍾愛齊妃,大建宫室!何以故?齊國女子甚為貌美,君不見林青霞、鞏俐、范冰冰…等大美人都是山東人,更有許多美女高麗妹子!

北人南侵,中原人南移,加上漢代以來中原多次與匈奴、鮮卑等族通婚,促進了外族血統的扎根,從而增高了山東居民的身材,由此産生了"山東大漢"的稱號。這裏的"大漢",除身高馬大的形態特徵外,還指驍勇善戰和所向披靡,是故"大漢"又為"豪傑"。山東人種的考古還發現了許多白種人的遺跡!(參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1YlkiarQQk)

黃海明珠:山東煙台轄下的招遠,地處中國膠東半島西北部,境內黃金資源豐富,已經探明的黃金儲量有300多噸,遠景儲量1000多噸,大約能佔中國黃金總儲量的十分之一。據招遠黃金協會負責人介紹說:「中國已於2007年黃金產量超過南非,成為世界最大的產金國,而招遠黃金產量佔全國產量的14.9%,被中國黃金協會命名為“中國金都」。

煙台已經是非常高GDP和所得的城市,若下列計畫完成,煙台的潛力前景將飛上天!全長123公里的「渤海海峽跨海通道(煙大海底隧道)」,作為連接山東煙台到遼寧大連的超級工程,今年將有新進展。該隧道在去年被納入環渤海地區的中長期發展規劃後,中國科學院院士孫鈞表示,課題組已完成通道方案,並上報發改委審批。

也就是說,若審批通過,大陸將開工建設這條「全球最長」的海底隧道,123公里是港珠澳大橋的兩倍以上,預計耗資3000億元人民幣,將原本山東煙台、遼寧大連海路6小時以上的耗時,一口氣縮短到40分鐘,對打造大陸環渤海的一體化建設,有指標性的戰略意義。清華大學教授羅永章指出,煙台、蓬萊到大連、旅順直線距離約106公里,而目前的陸上交通多繞行1500公里以上,乘船需要6-8個小時,且每年有1個多月因風浪不能通航。

京、津、冀、魯!俺也是山東烟台人。個人行走江湖,啥都要嚐試一下,要從烟台到遼東半島大連不走山海關,就行船如何?未來則走煙大海底隧道。

人生坎坷的天才:王洛賓、蘇東坡、王勃 | 盛嘉麟

中國最知名的音樂家作曲家王洛賓先生,他作的民謠歌曲,幾乎沒有中國人不會唱,在有華人的地方就會聽到「在那遙遠的地方」、「康定情歌」、「達坂城的姑娘」…..

可是王洛賓先生的一生貧困潦倒,妻離子散,三次入獄長達20年,共產黨說他是軍閥餘孽,國民黨說他是共產黨,共產黨再說他是國民黨。一個只想著音樂的高人,竟然在自己中華民族的土地上不得安生立命。王洛賓先生的歷史,我毎看一次淚盈眶一次。

除了王洛賓先生,我們民族最偉大的文學家蘇東坡先生,一個只想著文學的高人,竟然在自己中華民族的土地上一次又一次的被朝廷充軍流放,一生貧困潦倒,最後一次流放到海南島。宋朝時代的海南島就是一個蠻荒瘟疫的天涯海角,朝廷就是要蘇東坡先生去死的意思,只差沒有處決他。有一次在海南島參觀蘇東坡先生的紀念館,導遊說宋朝的朝廷如此對待自己民族的瑰寶,如果沒有蘇東坡先生,中國的文學不可能如此燦爛,說得遊客有人落淚。

寫《滕王閣序》一舉成名的罕見奇才王勃,他的父親王福疇遠謫到南荒之地,被貶為交趾縣令(現在的越南)。王勃自己兩次被貶,貧困潦倒,在赴交趾探望被流放的父親時,路經南昌,意外的機會寫了《滕王閣序》,意外的遇到愛才的都督閻伯嶼,欣賞王勃的才華,選為滕王閣的序文,我們才有機會讀到「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只應天上有的美麗文字。寫完《滕王閣序》,王勃赴交趾探望父親後,回程翻船去世,得年27歲。

幸而我們今天的中國人能夠享受「在那遙遠的地方」、「莫聽穿林打葉聲,一簑煙雨任平生」、「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如果少了三人中任一人,中國的文化就會大幅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