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時事有感 | 藍清水

選舉時期似乎必定比平時更混亂,甚至是恐怖。

一、有人說紅色政權統治之下的社會是:「有花皆紅色,無鳥不鸚鵡」。

二、我覺得民進黨統治下的臺灣媒體是:「有媒皆綠色,無媒不鸚鵡」。

三、華盛頓說:「政府為甚麼禁止言論自由?1.它過去做了壞事,怕人們提起;2.它正在幹壞事,怕人們批評;3.它準備幹壞事,怕人們揭露。總之,禁止言論自由一定與壞事相關,絕對不是好事。」

四、新聞系畢業的某女主持人,四十歲以前表現迭有佳作;不知為何,年近七十,卻如失心瘋般亂吠,是被綠營放蠱了嗎?

五、民進黨竟然要把TVBS搞到頻道末段班,看都看不到,NCC還是獨立機關嗎?別以為只有藍的在看TVBS,別忘了還有30%的青壯中間選民。民進黨聞聞空氣中的味道吧!

六、民進黨立院黨團竟然直接發函資策會,要求三天內提供高虹安所有檔案。(甲社團可以發函要乙社團限時交出資料嗎?)果然回到黨國時代了。不過國民黨黨部當年要調資料,可是會先發函給有黨員身分的行政首長,請行政首長協助取得所需資料,民進黨卻連這道手續都省了。簡直是無法無天了!

七、再下去可能會是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的《1984》社會的再現,書中塑造了一位隱身的「老大哥」,這位老大哥透過各種機構、手段,恐怖地掌控了整個政府、人民的思想、心智。現在,我們的政府逐漸向「老大哥」路上轉型中,我們難道要像溫水中的青蛙般,等著被煮熟嗎?等著過那種被監控的日子嗎?自由是像呼吸空氣一般,假如連呼吸空氣都被管控,那會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啊!

八、恐怖啊!

國府遷台不容易-閻錫山有功勞 | Friedrich Wang

1949年夏,到隔年的1月初,中華民國的行政院長是誰?答案是陸軍一級上將,山西軍人閻錫山。這位在辛亥革命之後就擔任山西督軍,長期割據一省,也曾經短時間雄霸華北的老牌軍人政客,在這個最關鍵的時刻擔任中華民國的行政院長。時間雖然不長,但是他卻在廣州組織國民政府,將大量的人員以及物資從廣東運出,最後抵達臺灣。

他在廣州收容各地退下來的國軍,組織各個政府機關進行撤退工作,達到非常成功的效果,成功迷惑了中國共產黨軍事部署的路線。當時老蔣大部分的時間還在四川成都,共產黨相信老蔣在哪裡,國民黨的部署重點就在哪裡,所以在1949年的5月之後將主力完全往四川、雲南一帶追擊,反而放鬆了對東南沿海地區的攻勢。

時間攤開來看就很清楚,中共在4月底就渡過長江各線,國軍的一部分主力撤退到上海周圍組織防禦。如果這個時候中共的部隊能夠對上海先採取包圍態勢,而將主力從江西、兩湖,向著浙江、福建、廣東的方向大舉挺進,那麼整個南中國應該將會在兩個月之內完全拿下。而實際上中共的部隊到8月中旬才拿下福州,10月初才打到廈門,整個進展可以說非常緩慢,然後10月底在金門古寧頭吃了一場敗仗。

但是共產黨卻將大軍向四川開進。這使得蔣經國在上海、閻錫山在廣東,可以有幾個月的時間來完成大撤退的工作。這,真可說是中華民國的運氣。而這一點毛澤東事後也說過,是整個戰略上的一次失誤。

很多人到今天仍辱駡老蔣跟老閻這種人是所謂的軍閥。他們在大陸上的所作所為可能真的很像所謂的軍閥,但是他們在1949年的最後時刻,憑著自己的膽識以及決策,再加上中國共產黨被勝利沖昏了頭,部署上有所失誤,終於讓中華民國可以在臺灣立下腳跟,一直延續到了今天。

今天這些歷史已經沒有幾個人知道了。筆者這種民國遺老只能重點式的稍微提醒大家,這些都不是偶然的。

穿透假新聞看俄烏戰爭的重大轉折 | 郭譽申

最近的俄烏戰爭新聞:普丁宣佈「局部動員令」,立即徵兵30萬準備投入對烏克蘭的戰爭。隨後許多俄羅斯人試圖逃出國躲避徵召,使邊境排起了長長的逃離車隊,而離境飛機的機票不是售罄,就是價格飆升。

上述的前一條是真新聞,後一條就很難說,至少是沒意義的誇大新聞,只是為了打擊俄方的軍民士氣,及提振反俄方的軍民士氣。假使兩岸即將開戰,是不是很多台灣人會出逃躲避徵召?人們怕死躲避上戰場,幾乎是天經地義的,這算什麼新聞?筆者1970年代底留學美國時,就遇到過不只一個逃避越戰徵召的美國人。

另一個明顯的假新聞是,烏軍展開反攻,進展順利,奪回了不少被俄軍占領的領土,而俄軍大敗,抱頭鼠竄,幾乎沒有招架之力。實情是:俄羅斯自2月底開戰以來,只花了不到3個月就攻占了烏東、烏南超過1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雖然部份地區原來已有親俄民兵出沒;而澤倫斯基2、3個月前就一再聲稱要收復失土,現在卻僅收復了不到1萬平方公里的失土,包括一個城市伊久姆。烏軍反攻的進展速度,遠比不上當初俄軍的進攻速度。如何能說,烏軍的反攻進展順利,而俄軍大敗,抱頭鼠竄?

平心而論,烏軍能夠展開反攻,收復少部份的失土,標誌戰爭的重大轉折,表示双方的軍力拉近,逐漸勢均力敵了,而俄羅斯甚至有可能落居下風。不過,只剩1個多月即將迎來不宜作戰的嚴寒冬季,以烏軍遲緩的反攻進展速度,烏克蘭今年大約不會再有多大進展,須等明年春天了。

烏克蘭為何能夠扭轉戰局,轉守為攻?首要的當然是美歐的大量軍經援助。其次,烏軍比俄軍有數量上的大幅優勢。烏克蘭在2月底戰爭剛爆發時就發佈了全國動員令,徵召大量的烏克蘭人入伍備戰,這些預備部隊經過幾個月至半年的訓練,必定已經能夠逐漸送上前線擔任作戰任務。加上這些生力軍,目前烏軍應該遠比俄軍多。

普丁也清楚俄軍數量不足,而現在徵兵正是時候,可以趁冬季戰爭規模較小時訓練新兵,等明年開春後,新兵訓練完成就能投入戰場。明年的戰爭規模恐怕更大於今年!

俄羅斯的人口雖然是烏克蘭的3倍多,俄羅斯徵兵多半不如烏克蘭容易。很多烏克蘭人的家園和工作場所都被戰火所毀,他們幾乎別無選擇只有從軍;而俄羅斯人則除了從軍,還可有很多其他的人生選擇,因此逃避徵召並不稀奇。最後俄、烏能夠徵召多少兵還是看財力,養兵很昂貴,美歐是比俄羅斯富裕,就看美歐在此經濟走弱時願意拿出多少錢幫烏克蘭養兵。

戰爭新聞大多是造假或以偏蓋全而不可信的,因為報導宣傳的目的是,提振我方軍民的士氣,打擊對方軍民的士氣,並且使其他的國家和人民同情支持我方。不過對照前後的新聞,多一些思考,還是可以看出一些真相。現在烏軍比俄軍有數量上的優勢,因此能夠逐漸扭轉戰局,轉守為攻,但進展有限。嚴寒的冬季即將來臨,俄、烏的決戰看來須等到明年開春之後了。

以理服獨 | 張輝

1. 台灣跟中國沒有關係,中國沒有一天統治過台灣。

您說錯了!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一天統治過台灣。
中國的明朝1661年至1683年間,鄭氏三代統治台灣21年。
中國的清朝統治台灣1683至1895共212年。
中國的「中華民國」自1945年統治台澎金馬至今。

2. 清朝是文字/文化皆不同於漢人的外來的滿人統治中國,日本人稱當時中國人為「清國奴」,所以清朝不算是中國。

滿人自1644定都北京至1912被廣東孫中山推翻,共統治中國268年。(見下圖)
這樣的政權/政體,不論他是何種族,他對外或在國際上都代表中國,也是人類歷史上屬於中國的一個朝代,中國的一段歷史。
更何況,滿人以少數長期統治中國,早已如同台灣的平埔族,已被漢化了。
如果中國漢人是「清國奴」,那台灣的漢人或平埔族,或漢/原住民混血,被清統治212年,難道不也是「清國奴」?

3. 是「日治」時期,不是「日據」,清政府跟日本有正式割讓條約,日本合理/合法統治台灣,世界公認,所以是「日治」。

既是世界公認,合理/合法統治,為何二戰後戰敗的日本政府和軍民,捨棄了經營/統治了五十年的台灣,而撤回母國,台灣回到「原母國」的中國懷抱?(見下圖)
以戰爭為手段,從旁人那取得的土地統治之,稱「佔據」。
西班牙短暫統治台灣北部,荷蘭人短暫統治台灣南部皆是軍事「佔領」,因為當時台灣島民非西裔或荷裔,而是當地原住民及大陸福、廣兩地遷台人士為主。
因戰爭勝利取得的土地/資產,之後因戰爭失敗再返還給勝方的原主,是理所當然的。

中國政府1945年自日本取回台澎,稱日本殖民統治的五十年為「日據」是理所當然的。
民進黨執政後,「日據」改稱「日治」,甚囂塵上。
日本政府或民間或可以如此為自己粉飾,無可厚非。
但被統治之民卻美化日本統治,稱之為「日治」,則令人匪夷所思。
私以為,此改名風波應來自於日本政府,雖說不上施壓,但台灣政府沒有像樣的邦交國,為討好日本,官方將「日據」改成「日治」而教化自己子民,是無可厚非的可悲之舉。

附註:台澎的收復是二戰抗日戰爭,在中國大地上付出生命鮮血的中國千千萬萬軍民,堅持到最後獲得的勝利果實。它是屬於全體中國人或代表中國的政府的,不是僅屬於當時領導抗日戰爭的中國國民黨/國民政府,其理甚明。

桃園錢花到哪裡去了? | 藍清水

從2014年開始,桃園市每年的預算在1,300億左右,8年共有1兆以上的年度預算,另外據吳嘉和議員等指出桃園市實質舉債達1,500億,而變賣價值不斐的市府公有地還不算在內。換句話說,過去8年鄭文燦花了1兆2,000億左右,但是,他兩次市長所提的政見,有幾項兌現了?

別的不說,光是鐵路地下化一項,除了原先已完成近8成的鐵路高架化工程費近700億化為烏有。鐵路地下化要1,200多億,市府要負擔300多億,鄭文燦競選時拍胸脯保證在任內完工,但是這項工程完工遙遙無期。在當議員時批評航空城徵收範圍過大,有圖利土地開發商之嫌,鄭文燦當市長以後,航空城的徵收範圍是變大還是變小,大家不妨去查查看!

不過,桃園市民幾乎都稱讚鄭文燦,認為他有做事。到底他做了甚麼事呢?無非是透過各局處、區公所辦活動,而活動幾乎無日無之,或者透過補助社團辦活動,每年花十幾、二十億辦地景節、農業博覽會、花彩節,除了熱鬧一陣,到底是為地方創造了經濟利益抑或肥了廠商?這些錢若用在協助弱勢族群,其實質意義絕對大於煙花式的活動。

無黨籍的中壢區市議員參選人毛嘉慶就指出,明年要舉辦的世界客家博覽會,客委會舉債12億,桃園市政府再配合3億,共15億元,辦一個與改善桃園市民生活無關的活動。

若是,將15億拿其中9.5億,可以讓全市19.1萬中小學生免費吃一年的營養午餐,其餘的6億元,若拿來補助到外地工作的通勤族當交通津貼,相信會得到大部分是年輕人的通勤族的歡迎,這便是實質的改善市民生活。何況每年1,300億預算,若能撥出其中100億來處理民生所需,桃園市絕對可以成為全台最幸福的城市。

桃園市過去8年1兆多的預算,花到哪裡去了?

風格 | 卓飛

喜歡「風格」這兩個字,有種孤芳自賞的味道,也有種不趨流俗的寂寞。什麼是「風格」呢?簡單的說,風格就是風韻和格調,「風韻」是人所表現出來的優雅,「格調」則是行事的卓然不群。

不用去刻意的模仿,人都是有個性的,有自己的風格,所謂「畫虎不成反類犬」,風格是學不來的,培養自己的氣質和內涵,大量的閱覽書籍,豐富的人生經驗,更要有敏銳的觀察和開闊的胸襟,才能培養自己的風格。

風格,是正面的,積極的,不是那種低俗的惺惺作態,也非曲意的矯揉做作。風格,來自自信。鄧小平,軀體矮小,卻心靈巨大,將走入死胡同的中國共產制度,徹底的反轉,他的強烈自信心和氣魄,就是他的風格。凡偉大的人物,都有自己的風格,產生無比的魅力。

文字也是如此,文字風格的變化,有著萬千的風韻,讀益宏大哥的文章,如飲烈酒,暢快淋漓,而念台兄則有著滄桑,讀其文,如醍醐灌頂般的覺悟,而悦公的臉書,則如入寶山,處處皆是珠璣,美不勝收,他們的文章,筆鋒都帶著感情,每每讓我感動,而戚戚焉!

莫道書生空議論
頭顱擲處血斑斑

身逢這歷史交替的時刻,也許不能去改變些什麼,但是「寧鳴而死,不默而生」,做個聒噪警示的烏鴉,也算在這風雲際會中,熱鬧了一場。是不是呢?我的風格在那裏呢?

日本的棄民世代 | 郭譽申

最近讀了社會學者藤田孝典所著的《棄民世代》([1])。幾年前,藤田出版了很受關注的《下流老人》([2]),指出日本近年來出現了大量過著中下階層生活的可憐老人。「棄民世代」,還不是老人,照理應是現在社會的中堅,但是他們自就業之初就一直過得很不好,看來是比「下流老人」更嚴重的社會問題。

日本在1986年簽下廣場協議,日元迅速的大幅升值,形成巨大的經濟泡沫,1990年代初,經濟泡沫爆破,日本經濟陷入長期的不振,被稱為「日本經濟失落的10年或20年」。1993-2005年間泡沫經濟破滅後,是就業最困難的時期。這時期初進入社會就業的年輕人一般被稱為「就職冰河期世代」,日本政府把他們稱為「人生再造第一世代」,作者則稱他們為「棄民世代」。

「從1993年至2003年左右約十年的時間,失業率持續急速攀升,尤其在1998年以後,年輕男性的失業率大幅地提高。2003年…達到…最高值11.6%。」不僅失業率升高,即使能就業,擔任非正職員工的比例愈來愈高。「日本1985年制定的《勞動派遣法》,一開始只許可13項專門業種的勞動者能夠派遣,但是1996年卻將許可業務放寬至26項業種。甚至到了2004年,因應產業界要求將人事雇用的成本極低化,更急速放寬範圍,也對製造業的派遣予以解禁。」

棄民世代剛進入職場就遇到高失業率和正職職位減少的双重不利環境,很多人因此長期輾轉於失業和擔任非正職員工,直到30多歲的後半才終於成為正職員工,等於起步就晚了10幾、20年。很多棄民世代於是收入低、儲蓄少、難以成家、也無法期望老後的收入(無年金或低年金)。

棄民世代的問題長期被忽視,直到2019年日本政府才設立了「就職冰河期世代支援推進室」,其核心工作包括:其一為「從諮詢、教育訓練到就職,無縫接軌的支援」,其二為「配合個人狀況,給予更貼心的陪伴支援」。譬如政府提供「試用僱用補助金」,若企業把非正職員工轉為正職員工。不過這專案被作者批判為效果不彰,因為「邊緣型正職員工」的狀況比非正職員工好不了多少。

解決棄民世代問題,作者的建議包括:普遍提高各地方的最低薪資、以共享降低支出、形成勞動合作社等等。


棄民世代中最年輕的人已將近40歲,要改善他們的工作和生活困境確實很不容易。這本書因此呈現相當悲觀的調子,有一章的標題是「棄民世代將使日本走向滅亡」,並提問:「棄民世代的犯罪量增加?」雖無具體的統計數據予以證實,然而在本書出版之後,發生了一件驚人的個案,首相安倍晉三被兇手山上徹也所槍殺,兇手就屬於棄民世代。

日本有「棄民世代」和「下流老人」,難怪其經濟長期不振。現在日本的人均GDP(PPP)已低於台灣,而日本的GDP(PPP)只有中國大陸的20%。

[1] 藤田孝典,《棄民世代:當國家拋棄我們,我們該如何面對未來?》,如果出版,2021。

[2] 藤田孝典,《下流老人:即使月薪5萬,我們仍將又老又窮又孤獨》,如果出版,2016。

俄烏戰爭有大變化 | Friedrich Wang

普京前幾天才跟印度總理莫迪說,想要儘快結束戰爭。今天就下令全國局部動員,動員預備役人員,並且命令所有兵工廠將產能開到最大,俄羅斯政府將給予全部的訂單。最精彩的是,他說扎波羅熱的核電站遭受恐怖攻擊,是北約在背後指使與指揮支持恐怖分子這麼做,不排除使用核子武器進行報復。這,形同向北約下達最後通牒,歐洲已經到了全面戰爭的邊緣。

怎麼才短短幾天,整個局勢又急轉直下?合理的解釋只有兩個,首先是俄羅斯這段時間肯定經由各種管道,希望能夠與北約建立直接的聯繫,商討結束戰爭。但是很不幸,大概吃了閉門羹,甚至不友善的待遇。所以這位俄羅斯君主受到很大的打擊,必須奮力一擊,否則個人政治地位以及整個國家前途將會有危險。

其次,據西方的估計俄軍至少損失5~7萬人。其中包括將領11人,校級軍官1100多人,尉級軍官沒有統計數字,但是筆者估計至少是校級軍官的4~5倍才合理,士官很有可能損失更多,所以基層幹部受到非常大的消耗。這基本上已經使得俄羅斯陸軍的精銳接近瓦解狀態,這些都是立刻可以投入戰鬥的即戰力人員,後備軍人補充或者新兵升上來補充的,都將無法取代。

如今面對北約與美國持續給予烏克蘭各種軍援,甚至於波蘭直接提供後勤基地來訓練烏克蘭部隊使用美國武器,都使得俄羅斯在未來蒙受更大的軍事壓力,這場戰爭想要獲勝更是遙遙無期。一旦俄羅斯在戰場上崩潰,那普京政權也將隨之崩潰,這是毫無疑問的。

有一點,是大多數觀察家沒有注意到,而筆者發現到了:普京揚言這些攻擊核電站的恐怖分子是受到倫敦以及布魯塞爾的北約總部的指揮。這很奇妙,因為沒有言明指責美國是這背後的黑手。或許,您會說北約就包括美國。是的,這樣解釋當然也對,但是普京沒有必要在這個關節點上有所掩飾,對美國不需要客氣,因為美國也沒有說過什麼好話。這其中的奧妙,讓人不禁聯想,是不是多少對美國的一種示弱?預留了一些未來雙方妥協的空間。

總之,現在歐洲的局勢是過去這70年來最緊張的。在60天之內,也就是冬季大雪來臨之時,這場戰爭勢必將發生決定性的變化。是好是壞,就看這些領導人的智慧以及人類的造化了。

駁斥施明德的「畏戰、乞和都是在養戰」 | 黃國樑

施明德說,中國政府及其人民聲稱「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領土」,完全背離史實和一切法理基礎。就像任何狂人、瘋子都可以對著台北一零一大樓,天天舉牌大吼「台北101大樓是我的!」一樣荒謬、可笑。

這是他的一篇充滿謬論的文章的一段,文章標題是「畏戰、乞和都是在養戰」,亦即,施明德主張只要台灣全民皆不畏戰,中共即不敢來犯!他說,台灣問題,從軍事、政治、經濟、文化及國際關係的研究,都不是中國能用武力征服的。中國不是不願打、不忍打,而是不敢打!

施明德專文:畏戰、乞和都是在養戰

然而,它的前文又說,「自救是國家存亡的第一個守則!然後才能呼救國際援救。」
既然中國「不敢打」,它連打都不敢了,台灣就整天跳舞唱歌即可,又何必自救呢?因為不會有任何一個兵丁上岸的,不是嗎?
其次,不是說存亡的第一守則就是要自救嗎?怎還有然後呢?為什麼還要「然後」呼叫國際援救?既要呼救,即表示不能自救:若能自救,又怎需別人援救?

所以施文通篇都是在矛盾不通的邏輯下,推出的荒謬結論。特別是「中國只是台灣歷史的一部分」更是以井窺天的史觀;偌大的、流遠的中國歷史,怎是台灣區區一隅可以想像,但他卻以為它只是台灣歷史之一部分。
他稱,「稍微屈指翻閱史實並計算台灣過往歷史,就會得出最早占領台灣,取得主權的國家是荷蘭、西班牙,絕對不是中國」。亦即,中國只是那些不同的統治者的其中之一而已。

這就是台獨史觀的典型謬誤,將自身的意識嫁接於台灣的史前,然後以史前以迄於今的眼光,看著不斷到此統治的主宰者,而不去探究如今在這裡生養的群體究竟溯自何方?
施明德的先祖難道是自遠古即在此演化,以至於最終生出了施明德?而島上之民亦率皆如此?

若論明鄭、清朝皆是台灣的殖民政權,那如今在台上統治的民進黨政權亦仍是殖民政權,因為今之島民除少數晚近移民的新住民,哪一位不是明鄭清領群體的後嗣子孫?
這些自中國而來的福建、廣東移民既都是殖民者,那麼其後代何以突然變種為絕非中國人的台灣人?難道他們的臍帶是逕自接自地上的土脈,而非先人的血脈?
按客觀之事實,如果要稱中國是殖民者,則如今依舊在統治台灣的,就是一群不折不扣的中國殖民者,而如今日復一日於島上上演的歷史,依舊是中國的歷史。

施明德無法讀懂他仍是中華民國治下的人民,而中華民國無論如何拆解仍舊是中國嗎?他亦無法領悟他依舊以中文寫作,吃著中國地方飲食,放肆著中國式的臭脾氣,流露著舊中國的自私排外的毛病嗎?
在他的內心深處,他必然都知曉這一切。但他不想要復歸於已新建的另一個中國的統治,於是不得不炮製出這一番矛盾叢出的謬論,只能讓人捧腹而已!

我已足可斷然地告訴施明德,養戰的不但不是他眼中的求和者,養戰的正是如今這般持守著光怪陸離的台獨主張,一天到晚尋釁而不願謀求政治解決方案的他自己,以及被他這種謬論洗腦而以為神功附體即刀槍不入的義和團,或稱保鄉神射們!

施明德毫不羞怯地自稱反抗者,但一個連帝國主義都不敢反,甘當美帝驅犬的所謂台獨份子,有何反抗可言?連當一個犬儒主義者,都不夠格!

學者陳吉仲而今安在? | 藍清水

我曾在電視上看過有關陳吉仲的紀錄片,片中除了有陳吉仲的訪談,也有同事、好友對陳吉仲不為人知的一面的公開。坦白說,我看過以後,對陳吉仲苦學出身,任中興大學教授多年,還需要向教授同事借錢周轉這一段,印象極為深刻。因為,表示陳吉仲清廉、樸實,這在當代的政治人物當中稀有到令人想要膜拜。

陳吉仲從副主委升任主委後,我對他寄以厚望,因為他是一位對農業政策有傑出研究成果的學者,且常為臺灣農民發聲爭取權益;主委的身分,恰好可以將所學化為實務,提出好的農政,造福農民及消費者。沒想到,如此一位學術性格高於一切的學者,一旦當了官,便走樣了。他不但對農產品的滯銷或生產過剩,提不出一個治本的解決方法,卻推出一連串花錢卻荒腔走板,解決不了問題的辦法,還推責給中共。真是找罵!

如今,選戰正熾,國民黨把林智堅的抄襲事實曝光後,導致蔡英文欽點的愛將黯然退選,為了在抄襲這件事上與國民黨戰成平手,民進黨四處出征,希望用同樣手法能還治國民黨。張善政首當其衝,國家機器是無孔不入的,他們竟然找到一份農委會十幾年前委託宏碁的研究案,說張善政是抄襲者,並涉嫌貪汙,不但應該負法律責任,還要追回5736萬的委託研究費。如此罔顧事實與法律的指控,明顯地是要誤導選民認知罷了。

寫過論文或者承攬過政府委託案的人,都知道論文與委託案兩者之間的差異。前者著重創見,後者係以既有材料做比對、分析。但是,一般人是不會了解這麼透徹的。抹黑是民進黨擅長且慣用的選舉招式,讓不了解的人有先入為主的觀念後,事後要洗白便難上加難。釐清真相,向來就不是民進黨想要的。

張善政基於合約保密條款無法公布事實,陳吉仲用模糊的應答方式說沒有保密條款,黃瑋翰公布當年合約,明明白白地揭示有保密條款,陳吉仲則說沒有保密的必要,農委會則配合選戰布局,說六部分有疑義。請問,農委會與宏碁是合約兩造,張善政只是被指派的計劃主持人,實際計劃執行另有他人,縱使有疑義,法律上也是宏碁要負責,卻針對張善政猛烈攻擊,不是為了選舉為哪樁?

陳吉仲的學者風骨被綠蛆啃食光了?還是自甘墮落了!以後回學校教書要如何面對台下的學生與隔壁研究室的教授同事呢?
學者陳吉仲而今安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