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律師多如牛毛新冠病毒也來插一腳 | 盛嘉麟

美國律師多如牛毛,遇到新冠病毒這麽大的機會當然不會放過,所以美國有名的訟棍 Larry Klyman 律師,組成團隊,要起訴中國政府,應該對新冠流感在全球造成的災害負全部責任。美國受災的部份據 Larry Klyman 的團隊估計高達20兆美元,也就是$20,000,000,000,000。他將代表美國人民在佛羅里達州地方法院提出告訴,要求賠償。

大家會覺得莫名其妙而捧腹大笑,但是美國律師是認真的,美國地方法院的法官也覺得他們是司法管轄全世界的,所以這個案子一定會假戲真做,認真演出。我記憶所及,美國地方法院的法官真的審理過許多有關中國的案子,包括:
中國滿清政府發行的粵漢鐵路公債求償
起訴中國商務部長薄熙來
起訴中國主席江澤民
起訴中國主席胡錦濤
起訴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官員起訴中國的電腦駭客 
……..
雖然結果是完全無效,美國的律師、法官還是樂此不疲,因為大家都需要工作。

中國怎麼因應

能夠不理的當然不理,譬如粵漢鐵路公債求償案在阿拉巴馬州地方法院起訴時,被告的是當時中國駐美國大使柴澤民,柴大使根本不理法院通知,不理美國國務卿的勸告找個律師去應付一下,柴大使只說如果美國扣押中國在美國的船隻、飛機作為賠償,中國立即扣押美國在中國的財產互為補償。最後為了不讓小事鬧大,美國國務院派了自己的律師去阿拉巴馬州地方法院出庭,把這個案子駁斥取消。這是美國第一次派政府的律師幫外國政府打官司。

起訴中國商務部長薄熙來的案子,薄熙來在華盛頓當眾把法院通知書撕掉丟在地上,次日在華盛頓郵報上報,說薄熙來亂丟字紙破壞整潔,不了了之。

美國在巴爾幹戰爭時誤炸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建築物受損,死亡三人,中國政府向美國求償三億美元,美國以戰爭時期誤炸建築物不賠償為理由,並以越戰期間曾經誤炸河內的法國大使館未賠為判例,拒絕賠償。中國政府認為這是故意轟炸,不是誤炸,繼續要求賠償,但沒有結果。

後來中國發起學生群眾以鵝卵石、磚瓦打砸北京的美國大使館,歷經數週,把美國大使館的建築物、門窗玻璃、汽車、圍牆、花木….砸得一踏糊塗,但是在一旁的專家估價,修復費用未達三億美元。於是學生群眾開始打砸廣州成都的美國領事館,一直破壞到專家估價總修復費用差不多三億美元。

這時美國提出抗議,中國暴民破壞了美國在華的財產,損失多少億多少億,要求中國政府賠償。中國政府說你先賠中國的南斯拉夫大使館,我再賠美國的使領館。結果兩相抵消。

這一次新冠病毒賠償案,中國武漢的梁旭光律師也組成團隊,指控美國參加軍人運動會的選手把新冠病毒帶來武漢,造成武漢死傷嚴重,醫療費用及經濟損失更是天文數字,將在武漢地方法院起訴,要求美國政府全額賠償。

佛羅里達州律師團隊可以以莫名其妙的理由控告中國政府,武漢的律師團隊也可以以未經證實的理由控告美國政府。佛羅里達州地方法院可以長臂控告中國政府,武漢地方法院也可以長臂控告美國政府。將來如果佛羅里達州地方法院的法官敢判決中國政府必須賠償,武漢地方法院的法官也敢判決美國政府必須賠償。我們等著看佛羅里達州的法官判中國政府必須賠償$20,000,000,000,000美元,武漢地方的法官也會判決美國政府必須賠償$140,000,000,000,000人民幣($20,000,000,000,000 x 7)。

中國真是人才濟濟,不但是航天、核武、航母、殲廿、世界工廠…..的工程師厲害,經貿的法律的生技的醫療的……各行各業的人才都在突飛猛進,足以對付任何莫名其妙的找碴及挑戰。

內憂外患與獨裁專制 | 徐百川

許多人總是認為國、共兩黨的獨裁專制都是出自中國傳統文化的根源,數千年專制統治的封建遺毒,必然根深蒂固地支配人心,才使得中國難以民主化。但是事實上自辛亥革命以來,中國人鑑於過去帝王專制之害,只要略通知識的中國人,都有強烈的反專制心理和嚮往自由民主的心願,從五四到六四就說明了這個強烈趨勢。而毛澤東正就是靠著高喊民主的口號,趕走了獨裁的蔣介石。 

眾所週知,自由民主都是在長治久安的穩定情況下,才容易發展起來,像有著與世隔絕的海洋天塹的英國和美國,就是大家常舉的民主成功的例子。而民主進展並不順利的歐陸各國,文化傳統都和英國一樣,都是以貴族封建的形式立國,都承續了羅馬的貴族共和與城邦自治,都有著共和的議會體制。有些國家還像英國一樣,實施了君主憲政,如瑞典、波蘭、荷蘭。但是歐陸國家領土接壤,容易受到鄰國侵入,各國之間戰亂頻仍,政治發展的模式就與英國迴然不同,只有處於大國緩衝,能夠經常保持中立的瑞士,共和體制才得以持續地發展,其他歐陸各國都是走上集權或極權的路上。這種為抵禦外侮而形成中央集權或極權的現象,通觀世界歷史不僅歐陸而已,古今中外都是如此。我們中國周朝在北邊夷狄的威脅下,就主張尊王攘夷而結束了貴族共和,形成了君主專制。

由此可見,當一個國家容易處於嚴重的外患入侵,都會導致獨裁專制的,並且,即使在西方步入自由民主的時代,只要是陷於內憂外患的局勢下,還是同樣會轉成獨裁專制,或是走上壓制異端異己的偏差。最鮮明強烈的例子,就是法國大革命,法國革命成功之後,在內外交困的危殆局勢下,高唱自由、平等、博愛的革命政權,就立刻轉成恐怖的暴政,鎮壓的對象還包括路線溫和的革命同路人。最後總算全民奮起擊退外敵,但是內部政治仍然青黃不接,外圍仍在強敵環伺下,強人拿破崙於是在全民擁載下轉回獨裁專政,共和政治就短命而亡。有人歸因於當時法國沒有出現像華盛頓這樣偉大的人物,其實易地而處,客觀形勢不同,法國當時即使再多幾個華盛頓也是無濟於事。即使以民主精神著稱的林肯總統,在南北戰爭時,就把北方數百名發表反戰文章的人士統統送入監獄。

再以被我們視為自由民主典範的美國來講,當五十年代以蘇聯為首的共產勢力迅速擴張,國際風雲險惡,就發生了以麥卡錫參議員為首的政治迫害,那個時候只要是與共產黨有過來往,都可能被視為叛國,就連好萊塢的劇作家寫了社會性高,或說了蘇聯還不錯的劇本,也受到了政治迫害。這種情況過了幾年才有所矯正,但是假設蘇聯的擴張沒有受到遏止,赤化的地區擴大,甚至連拉丁美洲都布上蘇聯的核子飛彈,美國面臨國家安全的當頭威脅,這就不知道美國是否會矯正它的政治迫害,還是會變本加厲下去?

除了內外爭亂會造成獨裁專制之外,當一個國家急需根本改革以振衰起敝,也會為了貫徹改革的主張而壓制異端異己,形成大權獨攬的局面。像宋朝的王安石就主張「經無異說,士宗一義,以一道德」,明朝的張居正也極力壓制諫官的言路,在西方這種例子也是不勝枚舉,著名的像英國獨裁的攝政王克倫威爾和德國的鐵血宰相俾斯麥,都是走上強人專政的路子,以便順利進行革新或推行改革。相對地,像近代自由民主發展比較順利的英、美兩國,都是有著經濟穩定、社會安定的基礎,自由民主才得以穩步進行,也足以反過來說明國家的衰亂不安對發展自由民主的阻力了。我們如何能夠想像哥倫布在航向中國的途中,遇到風險危難,前途無望的時候,會尊重言論自由,能夠容忍異議人士對全體船員議論,地球是圓是方,而莫衷一是、折返回航?

中國的民主先驅,發起革命推翻帝制的孫中山先生,在經歷了民國以後一盤散沙到四分五裂的過程之後,就要求黨內要員對他個人宣誓效忠。二次革命失敗之後,孫中山跑到日本去組織中華革命黨,提出「革命民權」說,就是說,不是所有中國人皆有民權,只有參加中華革命黨所標榜之革命的人,將來才有民權。他對列寧革命成功之後,共產黨在蘇聯的順利進展十分羨慕和欽佩,把共產黨那一套一元化領導的組織制度,也引進到國民黨來。當袁世凱當了總統,面對中國議會一塌糊塗的民主亂象,居然決心效法拿破崙,也搞起復辟,要把民主恢復成帝制。那位以接受新思想,翻譯西學出名的嚴復,赫然就是袁世凱的強烈支持者!

所以一個國家處於內憂外患或是急需銳意興革之時,必然會傾向獨裁專制,並且,一般民眾或是基於共赴國難的愛國心理,或是基於求穩怕亂的小民心態,也是會支持或容忍專制政權。通觀世界,像最早革命的法國,共和與專制三度反覆經過了八十年,雛型民主才算穩定下來,其他歐陸各國在內外爭亂的動盪下,也都是時進時退蹣跚搖擺地,費了百年左右才走上了民主之路。自由民主之道的坎坷難行,豈獨我們中國為然?

可見,由於我們近代中國一直處於內憂外患、百廢待舉、動亂衰敗的狀態下,是以中國自辛亥以來走向自由民主的舛逆命運,實在是理數應然,是屬於世界歷史的普遍現象。主因全是內憂外患的時代因素,並非是國情特殊、傳統文化、人民素質,也不是蔣、毛二人靠著軍隊和情治系統,就能遂其獨裁心願的。固然蔣、毛二人鎮壓異己的手段過於兇殘,這是屬於蔣、毛二人的仁德和政治智慧的問題,但是把蔣、毛二人簡單地貼上「反民主、反人權」的標籤,歸咎為中國專制傳統文化的陰魂不散,這就是錯失問題的真正癥結所在了。今日台灣之所以能夠自由民主化,除了國民黨朝著三民主義的方向建制外,主要就是在經濟繁榮社會穩定,不虞共黨的顛覆之後,才能逐漸開放轉為自由民主,台獨只是順水推舟加速了進行而已。

認不清內憂外患對政治局勢的嚴峻影響力,把近代中國的獨裁專制和傳統文化串聯在一起,把傳統文化罪惡化,蔑稱為「醬缸文化」,完全是一種淺薄直觀的表面看法,這不僅使我們不能均衡地看待自己的文化,無謂地賤辱自己的傳統,誤拋了國本。而且一味罪責傳統,視為中國自由民主化的頭號敵人,僅是使我們徒然費心費力向實際上已經死去的專制傳統鞭屍,向虛空的影子搏鬥,而轉移了對自由民主所應致力的真正方向和努力,忽視了建立自由民主政治賴以存在的基礎結構,如均衡的經濟、社會的共識、真正客觀求實的新聞等等,結果只會使我們走向自由民主之路更加曲折和長遠。

民粹興起的心理學解釋 | 郭譽申

英國公投脫離歐盟、川普當選美國總統、歐洲民粹政黨的得勢,都標示了近年民粹主義的興起,民粹興起的一個顯然的原因是對全球化的抗拒。Tom Nichols出版《專業之死:為何反知識會成為社會主流 我們又該如何應對由此而生的危機》,提出另外一種根據心理學的解釋:人們多半都有某些偏見或偏誤(Bias),導致一般大眾不再相信專業和專家(菁英),於是民主變成民粹(民主與民粹的關係,參見《民主離不開民粹》)。

人們若能中立客觀,就會很好溝通,較易實施民主。可惜心理學的研究顯示,人們多半都有某些偏見或偏誤(Bias),而很少能中立客觀。書中列舉三種偏誤:

鄧寧-克魯格效應(Dunning-Kruger Effect):能力欠缺的人常有一種虛幻的自我優越感,錯誤地認為自己比真實情況更加優秀。簡言之即:庸人容易因欠缺自知之明而自我膨脹。社會心理學家David Dunning和Justin Kruger在1999年透過對人們閱讀、駕駛、下棋、打網球等各種技能的實驗研究,首次觀測到此認知偏誤。他們將其歸咎於元認知(Metacognition)上的缺陷,能力欠缺的人無法認識到自身的無能,不能準確評估自身的能力。(他們的研究證實了中國俗語「滿瓶水不會響,半瓶水響叮噹」!)

確認偏誤(Confirmation Bias):人們有一種傾向會去留意跟他們成見相符的資訊,接納能強化他們固有看法的事實,而忽略對他們固有看法不利或構成威脅的資訊,藉以支持自己已有的看法。當人們選擇性地收集或回憶信息時,又或帶有偏見地解讀信息時,他們便展現了確認偏誤。看來不合理的迷信、醫療偏方、陰謀論等等能夠廣泛流傳,都因為很多人有確認偏誤。確認偏誤也使人們的政治理念和意識形態很難改變。

平等偏誤(Equality Bias):群體對話時,能力較差者比預期的更常主張自己的看法,而能力較強者較不堅持自己的意見。原因大致是大家都想保持融洽的關係,能力較差者想要獲得尊重和參與感,而能力較強者不希望因為自己怎麼說怎麼對,而導致別人對他產生疏離感。這樣的群體對話讓大家都很愉快,卻可能不利於決策的品質。

上述三種偏誤可被視為堅持己見、自以為是的「基因」。一般大眾具有這些基因,加以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使大眾有人人能力平等的錯覺;而充塞大量隨手可得資訊的現代媒體和網路,以及多在討好學生的商品化高等教育(參見《高等教育:美國竟與台灣相似地崩壞》),都使無知大眾大大地自我膨脹。所有這些於是導致,一般大眾自以為是而不再相信專業和專家(菁英),也導致民主變成民粹。

選舉民主本就無法排除民粹,心理學又告訴我們民主很容易走向民粹,難怪民主制度近年是百病叢生了。

面對疫情最好謙虛點 | 盛嘉麟

前幾日,新科立委范雲主張文化部應拍攝台灣抗疫紀錄片,向世界宣達台灣抗疫的成功,同一時間也通過了171萬元的拍片標案。(中國時報)

台灣不要太早自我膨漲,能不能謙虛一點,記住2003年SARS的教訓。SARS在大陸爆發的時候,台灣從政府到民間囂張通天、幸災樂禍,除了羞辱大陸生活衛生醫療落後,叫囂SARS應該改名「中國肺炎」,並且無知的誇口,以台灣的醫療水準一定可以做到三零政策,零入境、零確診、零死亡。結果:

大陸 確診 5327 死亡 349 死亡率 6.6%
台灣 確診  346 死亡  37 死亡率 10.7%

以台灣有利簡單的小島防疫環境,死亡人數是大陸的11%,死亡率10.7%比大陸的6.6%高出4.1%,而且全島手忙腳亂,醫院、醫師及病人互相攻擊叫罵,全民恐慌。大陸面對未知病毒、複雜環境,舉國動員,醫師用命,民心一致,很快抑制了疫情,獲得WHO的好評。

目前台灣仍然是處於有利簡單的小島防疫環境,新冠肺炎就醫、隔離、監控30000多人,確診195人,死亡2人。已經造成台灣醫療資源沉重的負擔,而台灣繼續面臨歐美回來的數以萬計的留學生,昨天指揮中心陳時中宣佈放寬回家自行隔離的條件,減輕防疫醫療系統的負擔,明顯表示了醫療資源不足,防疫缺口擴大的危機,防疫作戰前途未卜。這個時候就迫不及待的,花納稅人的錢,拍攝自我膨漲吹噓的台灣抗疫紀錄片,向世界宣達,台灣對可憐的SARS的教訓如此健忘,真是悲哀。

范雲江蘇人,社會民主黨的創黨人,去年放棄了社會民主黨,投靠民進黨,換得民進黨的不分區立委。新官急於表現,外省人更要大義滅親的大力的反中反華,才能得到台獨民進黨的青睞。不久前范雲建議要切斷中國大陸的影音串流平台,也就是說將來大陸的微信、抖音、阿里巴巴平台、騰訊平台……在台灣都不能使用。這些完全不是台灣的問題,台灣的立法委員變成反中反華不著邊際的主力,十分可怕。

新冠疫情凸顯中國的文化和制度優勢 | 郭譽申

新冠肺炎在全球大流行,起初肆虐中國大陸,現在大陸的疫情已受到控制,而歐美的疫情正進入高峰,嚴重程度明顯超過先前的大陸。大陸對抗疫情優於歐美,有些人簡單的歸因於大陸的極權體制,似乎頗為不屑。然而不論大陸是否極權,中立客觀地看清大陸的抗疫優勢對於全球抗疫無疑是有益的。而且重大的疫情足以影響世界文明的發展(參見William H. McNeill:《瘟疫與人》(Plagues and Peoples)),因此看清大陸的抗疫優勢甚至有助於未來的世界文明。

中國的抗疫優於歐美,不僅因為政治制度,也由於文化差異。歐美文化非常強調個人主義和自由主義,現代中國引進西方的市場經濟,相當程度接受了歐美的個人主義和自由主義,然而並沒有達到歐美的程度,而仍保有較強的集體主義和社會主義思想,有益於抗疫:

其一,習慣自由的歐美人大約把戴口罩當作一種難受的束縛而無法接受;中國人則覺得以戴口罩的一點點束縛,換得較低的感染風險很值得。其二,政府雖然呼籲民眾避免群聚活動,奉行個人主義的歐美民眾多半自有決定、自尋樂趣,不太會管政府的呼籲;而仍有相當集體主義的中國社會對民眾有較大影響力,因此較能促使民眾接受政府的呼籲而避免群聚活動。其三,在個人主義和自由主義的歐美,人們彼此互助比較屬於個案;但在集體主義和社會主義的中國,人們彼此互助則是通案,因此中國能迅速集中全國的資源和醫療人力,投入支援疫情最嚴重的武漢和湖北而成功抗疫。

抗疫除了要民眾同心協力,也需要公權力的介入,執行大量的管制、監督、救助、供應等工作,如管制進出、監督隔離者、救助染病者、供應生活必需品等等。這大量的抗疫相關工作遠遠超出一般政府的職能,而需要額外的動員和組織能力。從抗疫至今的表現看,歐美的民主制度並不擅長抗疫所需的額外的動員和組織能力,即使歐美有充分的支援民主的公民社會,諸如慈善團體、社區組織、宗教團體、專業協會等等。

額外的動員和組織能力正是中國黨政合一制度的長處。歐美政黨的主要甚至唯一功能是選舉,中國政黨的主要功能則是協助政府治國。近九千萬的共產黨員平常只有少部份擔任公職,而未擔任公職者大多可以成為抗疫時的額外動員和組織力量,加上原就有的基層社區組織、維穩組織等等,因此中國能夠達成抗疫所需的軟、硬封城(參見《大陸封城抗疫 對不對?》),而歐美雖然也聲稱要封城抗疫,卻成效有限。

歐美的新冠肺炎疫情比中國大陸遲了大約兩個月,照理應該有較充分的抗疫準備,然而歐美的疫情卻比中國更嚴重。中國的抗疫優於歐美,是因為文化和政治制度的差異。中國仍頗有集體主義和社會主義思想,使民眾更能團結互助抗疫,而中國的黨政合一制度具備了抗疫所需的額外的動員和組織能力。

政治制度須與文化相適應,因此中國的政治不能學歐美,而歐美的政治也不能學中國,看來歐美仍會被疫情荼毒一段時間。

美國的人權狀況-我的個人體驗 | 郭譽申

美國國務院每年都會向國會提交《國別人權報告》(Country Reports on Human Rights Practices),是關於美國以外國家和地區的年度人權狀況報告,在報告中常對其他國家,多半是非美國盟友的國家(如中國大陸),的人權狀況提出批評和指責。美國這樣做,是自以為達到人權的高標準,而從人權的制高點俯瞰世界。然而美國自身的人權狀況如何?真足以做世界表率嗎?人權的涵義廣泛,每個人觀點可能不同,筆者僅以親身體驗來看美國的人權狀況。

我的親身體驗主要在四十年前留學美國的期間,雖然時間有些久遠,美國在這方面並無改變,我的體驗仍適用於今日。我就讀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因為加州公車網不發達,我很快學會開車,並準備買部舊車上下學。這時同樣來自台灣的學長就熱心地忠告我:「你開車要特別小心公路上的巡邏警車和警察。聖地牙哥非常靠近美、墨邊界,警方的巡邏車有時候會在公路上跟車,並以警鈴和警燈叫停車輛,然後臨車檢查是否有走私貨(毒)品或偷渡的墨西哥人,警察都是荷槍實彈的,你必須聽清楚他們的話語,按照指令『緩慢地』做動作,千萬不能讓警察以為你有任何可疑的反抗動作,他們就可能開槍打死你。」

學長的忠告讓我心裡發毛,後來偶而又讀到白人警察誤殺無辜黑人的新聞,更覺得害怕,所幸我開車只被巡邏警車叫停過一兩次,雖然緊張得手心冒汗,我都一個口令一個動作而沒有出事,然而這四十年前曾有的恐懼卻一直記在腦海裡。對比之下,我居住台灣六十年,近年每年去大陸旅遊一兩趟,都從未有這樣的恐懼感覺(即使面對警察)。人權應該讓人免於恐懼,以此角度看,美國的人權狀況比不上台灣和大陸!

美國的巡邏警察讓人心生恐懼,也偶而會誤殺好人,因為美國幾乎沒有槍枝管制。巡邏警察面對陌生人,怕他很可能藏有槍枝,也會心生恐懼,於是稍有風吹草動就貿然開火,因此誤殺好人。不僅警察會誤殺好人,美國每年平均約有13000人死於槍擊(不包含自殺),卻始終無法制定嚴格的槍枝管制法律。若能實施嚴格的槍枝管制,必能大幅減少槍擊死亡人數,美國卻堅特擁槍的自由,這樣不重視生命權,何來人權?

筆者是一個普通人,想過自由自在、沒有恐懼的平凡生活,在台灣和大陸我都過得不錯,然而在美國,面對巡邏警車和警察,我卻多少會心生恐懼。美國常談一些人權、自由的高調,我卻覺得生命權和免於恐懼是最基本、最重要的。不知道別人對美國生活有何感受,就我的個人體驗,台灣和大陸都比美國更符合人權的普世價值。

利用新冠疫情 惡毒的兩地 | 盛嘉麟

新冠病毒開始是中國的災難,許多國家利用機會對中國施出善意,現在演變成外國的災難,中國也利用機會援助曾經對中國施出善意的國家,這應該是人類互助的崇高道德,更是外交和睦的機會。譬如:

日本政府和民間最快送來醫療用品,箱子上寫著中國鑒真大師的詩句
山河異域  風月同天
最近馬雲捐贈日本100萬口罩,箱子上寫著中國王昌齡的詩句
青山一道  共擔風雨
這是利用同為儒家文化圈建立國際友誼的典範。

即使貧弱的國家,拿不出醫療用品,拿不出現金外匯,也有感人溫馨
緬甸捐助白米200公噸
外蒙古捐助30000隻羊。

中國已經派出醫療專家團隊,帶著醫療用品前往伊拉克、伊朗、義大利、巴基斯坦、塞爾維亞、菲律賓、西班牙等七個國家,傳授抗疫經驗,贈援醫療物資,協助他們克服新冠病毒。在所有的友好氣氛中,唯有美國、台灣兩個地方,從頭到尾惡毒相向,落井下石,毫無援助。

美國的醜陋面目

【藉機羞辱打壓中國】

美國對中國武漢的疫情爆發毫不同情,反而做出以下的行動:
首先發動輿論攻擊,極力污蔑中國是骯髒落後的國家,是真正的亞洲病夫。
隨時隨地的污蔑中國隱瞞疫情,公佈不實資料,打壓吹哨人,違反人權,剝削自由民主。
宣揚中國是病毒的發源地,禍害世界,必須向世界道歉。
最先進行撤僑,哄抬武漢的疫情極端嚴重,引起各國撤僑。
最先停止中美航線,斷絕中國學生、遊客、商人進入美國。
禁止口罩等醫療物資出口中國。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利用中國的災難,繼續奔走世界各國,威嚇各國不准購用華為5G產品。
美國媒體不斷製造各式各樣辱華的言論,利用中國的災難,幸災樂禍落井下石。
在WHO正名為新冠病毒以後,美國官方民間及媒體堅持使用武漢肺炎,羞辱中國。

【疫情反轉隱瞞不住】

日本朝日新聞最先揭發,新冠病毒可能在美國肆虐已久,這個冬季美國死於病毒流感的16000人,愈來愈多的資訊顯示,許多是死於未經檢測的新冠病毒,美國最可能是新冠病毒的發源地。

美國CDC官員在國會作證,承認「部分死於流感的人可能實際上死於新冠肺炎」,因此更確立了美國是新冠病毒的發源地,中國的病毒是從美國傳入的看法。

美國CDC去年突然關閉了一個高端的陸軍病毒研究所,可能病毒外泄。引起俄國許多專家指責美國極力研發生物武器,意圖加害俄國、中國。於是去年10月在武漢舉辦的世界軍人運動會,美國派出龐大的172人代表隊,剛好住在華南海鮮市場附近,卻出人意外,拿不到一面金牌,總成績世界第35位,原來這不是運動員而是生化部隊,是來武漢施放新冠病毒,次月武漢隨即爆發新冠肺炎,這樣的疑問浮出水面。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要求美國給中國一個解釋。

沒想到在美國國內流行已久的新冠病毒最近爆發大規模感染,美國不但不願擴大檢測找出真相數據,反而取消CDC公佈疫情數字,禁止專家對於新冠病毒的發言,川普忽然對歐洲申根國家實施為期30天的旅行禁令。這些動作引起國內外強烈反響,在美國民間造成恐慌,懷疑更大。

1918年美國曾經是流感病毒發源地,卻污蔑西班牙成功,叫做西班牙流感,害死世界5000多萬人。
2009年美國曾經是流感病毒發源地,卻污蔑墨西哥沒有成功,叫做H1N1流感,害死世界20多萬人。
2019年美國再度可能是流感病毒發源地,卻污蔑中國沒有成功,叫做新冠流感,已經害死世界12000多人。
美國有悠久的歷史曾經是流感病毒發源地,卻習慣的污蔑他國,這次污蔑的是中國。

作為世界霸主,美國在這次新冠疫災中從未出面呼籲、指導、安排世界各國動員醫療資源,協調互助,除了不斷醜化中國,毫無正面的動作。讓世界及華人目睹一個世界霸主,泱泱大國,竟然墮落成跳樑小丑的國度。美國國力及聲望江河日下而不自知。

台灣的醜陋面目

【藉機羞辱打壓中國】

台灣不但立即禁止口罩出口,連民間寄往大陸協助親友的零星口罩,海關郵局全部沒收,並且處罰寄件人三倍於所寄口罩價值的罰款,錙銖必較,令人髮指。
台灣迄今沒有給大陸一絲一毫的協助,沒有一言一語的關懷。
台灣政府並不關心湖北台商,但是卻緊隨美國宣佈撤僑,趁機哄抬武漢疫情,製造武漢的恐慌。作秀一兩次之後並不想完成撤僑,急於要回台灣的大多數是探親、旅遊、出差的台灣人,卻被丟棄湖北,真是笑柄。
在WHO正名為新冠病毒以後,台灣、美國是世界唯二的地方,官方民間及媒體堅持使用武漢肺炎、中國肺炎,羞辱中國。
簡單的說,美國怎麼羞辱中國,台灣就跟在後面變本加厲的羞辱。

【無知無恥自我膨漲】

台灣是四面環海的彈丸小島,武漢爆發疫情之後,立即封鎖與大陸的往來,其實迄今為止,台灣沒有一個確診的案例來自大陸。一個島嶼,面對已知的新冠病毒,全力阻隔可能的患者入境,耗盡巨大資源,尚且發生了搶光口罩、衛生紙、消毒液,108確診,1人死亡,維持一個暫時安定的局面。從此自吹自擂,要派人去WHA報告台灣模式,要全民鼓噪在美國白宮網站上集結簽名,要罷免WHO秘書長譚德塞,要推舉陳時中取而代之,當WHO秘書長。

若比起大陸面對未知的病毒,突然爆發的大規模感染,找出病毒的基因序列,製造檢測的儀器,龐大社會面臨疫情的管控,建立野戰隔離醫院,建立十幾所臨時方艙醫院,調配全國醫療資源…….,人家在經營一家跨國的百貨公司,台灣在經營街邊的一家牛肉麵店,台灣覺得我的牛肉麵店整齊清潔井井有條,你的百貨公司擁擠不堪、顧客糾紛,所以台灣優於大陸,台灣不但要進入WHO,WHO秘書長還要陳時中來當。

總結

中國、日本、韓國都利用這次新冠病毒的機會,進行了新冠外交,表示了互助友好,尤其是日本和中國拉近了很大的距離,為日本將來的國際地位拉抬不少,聽說中、日、韓東北亞自由貿易區已經談判順利,即將實現,這將是世界最大的自貿區。沒想到唯獨台灣反而藉機羞辱中國,對抗中國,借疫搞獨,失去兩岸友好的黃金時機。

也沒想到這次新冠病毒變成中國和西方國家的全方位對比,面對災難時,政治制度、醫療體系、財政力量、動員能力、物資充沛、照顧人民……中國全勝,不管西方口頭承不承認,內心對中國的畏懼已經確立。這幾天因為中美貿易戰、疫情爆發,股票市場狂跌崩盤,四次熔斷,美國已經身陷經濟恐慌的深淵,相信2020年將是一次全球格局的重新洗牌和重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