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學好數學-小學老師教我正確方式 | 郭譽申

我大學念數學系,後來出國攻讀電腦科學博士學位。電腦科學大約有一半跟數學很像,雖然處理的問題不同;另一半則像工程,要開發出實際的硬體或軟體。我的長期電腦科學研究(尤其在40多歲之前)大多屬於前者,因此我可算是一輩子靠數學吃飯。不過我考大學時,數學成績卻並不突出,也沒能進入台、清、交等頂尖大學。

如何學好數學?首先當然是,讀懂課本裡的定義、公理、定理、公式等等,這些是數學的知識;更重要的,要學習「解題」,即運用數學知識,解答數學問題。能解題,才表示你真正了解定義、定理等等數學知識,並且能運用數學知識,去解決各領域(如電腦)的問題。

解題是數學的核心,因此數學考試就是,給學生一些數學問題,測驗學生能夠解答多少問題,能解答愈多問題的學生成績就愈好。而學生想要數學成績好,顯然有兩種方式:

[研習法]研習和記憶過去考試的大量試題及其答案,只要未來考試的試題不跳脫出過去考試的題庫,就能獲得好成績。

[思考法]多去思考和求解一些自己還不知道答案的數學問題,從思考和求解的過程中,磨練出思考和解題的能力。

這兩種方法當然可以混用,而每個學生可能偏重不同。哪個方法能讓學生的考試表現較好?多半是[研習法]。當試題跳脫出過去考試的題庫,[思考法]是較有利的,但是這類試題幾乎必定是極少數,因為過去的題庫已經很豐富。一般而言,[研習法]是比較有效率的,採用[思考法]去思考和求解一個未知答案的問題,很容易就花掉幾十分鐘,而幾十分鐘足以研習和記憶好幾個過去的試題及其答案。換言之,採用[研習法]的學生腦中記憶的問題及其答案遠比採用[思考法]的學生多,當這些問題出現在考卷上,前者立刻能夠得分,而後者未必能及時想出來(考試都有限時)。

就準備考試而言,[研習法]一般優於[思考法]。然而[思考法]更能磨練出思考和解題的能力,才真正符合數學的目標,即運用數學知識,去解決各領域尚無滿意答案的問題。

由於[研習法]更利於數學考試,台灣學生大多採用[研習法]學習數學,筆者是少數的例外,因為我從小就以思考和求解數學問題為樂,自然採用[思考法]。這使我在數學考試上並不突出,但是卻磨練出很好的思考和解題能力,後來在做很像數學的電腦科學研究時,因此表現不錯,還頗順利。這類的研究有時幾個星期都毫無進展(數學創意本就不容易),若不能以思考和求解為樂,是堅持不下去的。

我樂於思考和求解數學問題,主要是拜小學老師陶英娥所賜。在陶老師的數學課,她有時會在黑板上出兩三個數學問題,要學生們各自在紙上解題,她當場檢視是否正確,若全部正確,學生就可以離開教室,在教室外玩耍,到快下課時,她才對教室裡剩下的學生講解問題的答案。陶老師這樣教導及獎勵學生思考和求解數學問題,使我從小就樂於思考和解題,並且一生受益。陶老師是我唯一記得的小學老師。

[思考法]較有益於學生的數學能力,但[研習法]更有利於學生的考試表現,要如何取捨,是數學教育的難處。

清明上河圖 | 張復

我在植物園的外圍看到了一幅〈清明上河圖〉。一個賣舊書、舊字畫的老先生用晾衣服的夾子將它固定在欄杆上。我走過他擺的書報攤,同時看到這幅畫。我瞥過書報攤上放置的一些學術論述之類的書本。這類厚厚的書籍在我年輕時曾經讓我目眩,使我感嘆自己的未來已經為羞赧的荷包所侷限。現在我知道那些書籍只是大學教授為求升等而趕出來的東西,為求眩惑審查者而包裝了精美的外型。我走過〈清明上河圖〉,也以同樣的目光看了它一眼。

接著我在植物園裡度過了一段恬靜的時光。這是舊曆年假期的最後一天,我才從南部的旅行回來,感覺到城裡的人變得臃腫了。雖然這只是寒流所帶來的服飾變化,我依然為自己的旅行感到欣慰。在散步的時候,我想到一個很好的短篇題材。其實在駛回台北的車上,我已經跟同行的人說,我想到一個很好的題材。我這麼講其實只是在欺騙自己,安慰自己沒有跟他們白白浪費三天的時間。現在小說題材在那兒自行編織著,我只不過是個肯花時間來傾聽它的人。

走出植物園,我走過剛才看到的那幅〈清明上河圖〉。那幅長長的捲軸,給塑膠夾子夾在黑色的鐵欄杆上。我所站著的地方,對面是我曾經就讀的高中,附近則是以賣舊書、舊字畫而聞名的牯嶺街。那時我曾經逛過這些店,卻沒有在那兒花過一文錢。現在我突然有一股衝動,想接受自己餽贈的一份春節禮品。

我走到老人身邊。他坐在涼椅上,身上裹著好幾層冬衣,把他已經顯得臃腫的身材弄得更龐大。他的腿邊則放置著一個靠瓦斯罐燃燒的活動爐子,爐上還放著一盆水。從燒焦了的鍋底,我猜那鍋子是直接從廚房取來的。我問老人,〈清明上河圖〉要多少錢。老人不假思索便對我說,兩千五。我頓了一會兒,好像在等待那數字進入我的腦子裡。「好吧!」我說。老先生看著我,恍如大夢初醒。「你要買嗎?」不等我回答,老人已經從涼椅上直起身子來。起身的動作並不俐落,卻費去他不少功夫。這樣的回應提醒了我,我還沒有跟他進行討價還價的程序。我開始後悔自己的孟浪。他也可能後悔自己沒有從高價喊起。事情果真如此進行,我的臉上可能會展現猶豫的神色,我們的交易便在尷尬的等待裡無疾而終。這樣的狀況在我身上發生過好幾次。

我拿著老人為我捲好的〈清明上河圖〉,往停車的方向走去。我不知道自己買到的究竟是什麼。過去我在故宮看到的並不是這個樣。老人在捲著這幅畫的時候,我曾經問他這幅畫是從哪裡來的。他只說,都是一塊一塊買來的。我聽不懂他在講些什麼,重複問了他一遍。老人的答覆依然是,都是一塊一塊買來的。都是從大陸買的嗎?都只花一塊人民幣嗎?我想,這可能是老人不願對人宣告的職業秘密。我也沒有問下去的意願,我不想讓他濃厚的鄉音繼續折磨我。

後記:這是很多年以前我在春節假期快結束的時候所寫的一個短文。裡面的「清明上河圖」是張擇端所繪的。那是我第一次知道這個最早的版本。

戲說台灣選舉 | 魏人偉

敝人對台灣選舉有些愚見:

1. 台灣的命運已被台灣的選舉搞定矣!

2. 因為選贏的人下次還想贏,選輸的人下次不想輸,互相分派攻詰,則分化之勢即成。

3. 選贏的人今年貪1000萬,明年就想貪2000萬,而且藉口累積下次選舉資本,貪得心安理得/理直氣壯,沒人管啥道德或啥制度,則脆化之病已入膏肓。

4. 每天盯著民調看,空耗心力,隨著魔音起舞,則尾巴搖狗之謬難止矣。

5. 加之,政黨惡鬥為境外勢力之"顏色革命"拱火加薪,造成自己國小而裂,力分逼蹙,寧有救贖乎?

6. 有此數病,台灣就會困在自己的弱智之中,被人家"弱智統"就成最好歸宿了,因為所有的堡壘都是從內部自爆的呀!

〈讖曰〉:

弱智台灣真好統,硬飯軟吃懂不懂?
年年選舉殺紅眼,人人分化洞難補。
選上發財想更發,落選不甘亂找碴,
政治正確勝一切,道德制度只剩渣。

選前用來騙你票,選後懟到樓想跳,
選前選後兩張嘴,兩邊拿錢吃毒藥。
打著X旗反X旗,民代搞笑不稀奇,
死豬不怕開水燙,文恬武嬉明年祭。

從反潛直升機墜毀看臺灣前途 | Friedrich Wang

當年因為軍售的限制,中華民國海軍向美國購買的S70C是民用型直升機,然後再向美國採購相關的反潛設備,包括聲納、雷達等等,兩者再加以組裝。

這款直升機服役到今天,除了反潛之外,也是多年來的救難主力,臺灣人基本上都熟悉其身影,稱得上勞苦功高。但是時光荏苒,轉眼已經服役30多年,必須要加以汰換。

但是美國人現在是要臺灣打城鎮戰,所以自走炮以及HH60M都用各種的藉口延遲。後者是美國海軍現役的反潛直升機,與S70C系出同門,但是性能更加優異,反潛設備更為齊全。現在美國方面所給的報價,比2015年的時候整整漲了1/3以上,讓海軍必須要多加考量。

總的來看,關鍵還是美國的態度,現在就是要臺灣去買城鎮戰該準備的裝備,也就是所謂的不對稱作戰思維。如果不買到美國滿意,直升機應該也不會放行。所以從這個例子我們就知道,臺灣現在在政治、經濟、軍事上可以說完全受到美國的宰控,包括我們要打什麼仗,要買什麼武器,到底要不要打仗,都是華盛頓在決定。

民進黨長期以來高喊臺灣人民前途自決,結果在其長期執政之下變成了一個笑話。 簡單說有了臺灣關係法,以及現在這個局面,臺灣已經徹底殖民地化,稱不上有什麼主權,更不可能決定自己的前途。這一陣子,郭正亮、賴岳謙這些學者都已經直言不諱,臺灣最後的前途基本上是美國決定的,就跟當年的阿富汗、今天的烏克蘭是一樣的。

臺灣人在民進黨的統治之下,溫順聽話,要你吃什麼就得吃,要你買什麼就得買。相反地,對岸那些傻瓜,花錢買了臺灣的魚、臺灣的水果,那麼多年下來,現在只是希望改善病蟲害以及用藥的問題,就被臺灣人咬牙切齒。所謂「升米恩,斗米仇」,在這一次臺灣人的表現當中得到完美的詮釋。

不過如果照現在這個大局面在走的話,最後攤牌的時間不會太久了。就用羅馬教宗最近的兩次談話來說,臺灣現在就跟當年烏克蘭是一樣的,變成西方的一條狗,在龐然大物面前不斷狂吠,直到大物出手,教訓這隻狗為止。事實上,大物還覺得這只狗本來就是我家的,該怎麼教訓也是我的事。

就看臺灣的造化了。120多年來,臺灣的土地上沒有發生過直接戰爭,這在整個東亞來說都是非常少見的。但是很不幸,民進黨還是用悲情意識來教育臺灣老百姓,長期下來就造成弱智化,缺乏判斷是非的能力。這片樂土還能不能繼續保持這種幸運?最後的結果,真的會弄到在這塊土地上的大街小巷進行戰爭嗎?但願不要吧。但是如果真的走到這一步,那也是臺灣人自己的選擇,不必怪別人。

用愛心與智慧化解兩岸心結 | 謝芷生

兩岸矛盾舉世皆知,毋庸諱言,已被公認為世界上最易發生衝突的地區。以中國人的智慧,不可能化解不了兩岸的心結。生活在當下的兩岸中國人,可說昔日無冤,近日無仇,因此長期相互敵對仇視,實令人不解。

1949年敗退臺灣的國民黨,由於不甘失去大陸江山,難免對中共抱有新仇舊恨的心理,但也只應限於一小撮上層的統治階級。這些人到臺灣後,還會懷念過去在大陸時期紙醉金迷的夢幻生活,但七十多年過去了,他們幾乎都已帶著難圓的殘夢長眠於地下。即使他們的第二代,也不會緬懷過去的風光歲月,因為他們離開大陸時,或年齡太小,對過去已不復記憶,或因只有間接關係,並無切身之痛。

根據以上分析,可以很肯定地說,今日生活在臺灣的人,不論省籍或出身,對中共或大陸都不應再存有成見或心結了。然而事實卻並非如此。臺灣明明還有相當一部分人,對中共和大陸存有成見與心結。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依筆者觀察,臺灣有兩類人對中共和大陸帶有較大的心結與成見。第一類是國民黨執政時期,曾享有特權與利益者。這其中有外省人,也有本省人。這些人被統稱為臺灣的深藍分子。他們既反共,也反獨,甚至對中華民族還存有相當的歷史情懷。他們往往會認為,自己才是真正的民族主義者或愛國者,以及中華民族道統的捍衛者。

譬如,1971年筆者在德國海德堡學習德文期間,曾被一位年齡較長的臺灣留學生偷襲頭部。據說事後他還曾要求臺灣駐外官員當眾表揚他的“愛國行為”。筆者原可將事情告發到法院去,但不忍心這麼做,怕他會因此失去居留權,誤了學業,誤了前程。但更主要的還是,我理解他之所以會當眾施暴,完全是因長期受不實宣傳洗腦所致,把自己的暴行當成是正義和光榮的行為。筆者已多年沒他的音訊,心裡常想著,他總有一天會明白,誰才是真正站在真理和正義的一邊。

第二類對中共和大陸抱有較大心結和成見的,無待筆者說明,大家心中已有答案了。不錯,他們就是台獨分子,其中也有本省人和外省人。但外省人只起到點綴作用,因所占比例大概還不到百分之一。台獨的成因,眾所周知,主要是由日本殖民统治造成的。外省人因受父輩抗日影響,普遍都有較深的國家民族觀念,即使反共,也不至走上反華賣國的道路。因此,筆者認為,外省人而主張台獨者,大概都是出於個人利益的考慮。

「鐘鼎山林各有其性,不可強也」,「朽木不可雕,糞土之牆不可杇也」。筆者無意在此對台獨分子提出過多的批評,只希望他們能早日迷途知返,不要玷污了先人的名聲。浪子回頭金不換,誰又沒有走錯過路呢?

筆者認為,臺灣人不應對大陸抱有心結和成見,除了上述理由外,還因做人不可忘恩負義。現在生活在臺灣的人,非但與中共和大陸,昔日無冤,近日無仇,還從大陸獲取了巨大利益。自大陸改革開放後,臺灣每年自大陸賺取大量外匯,僅2020年即高達9692億元人民幣。而目前在大陸工作和生活的臺灣人,據統計已超過200萬人,遠遠高於歷年生活在臺灣的外省人,而且這個數字還在不斷攀升中。因此臺灣怎能脫離大陸呢?脫離會比在一起好嗎?

領導人往往會把一己之私,誇大為全民利益。臺灣由於歷史原因,長期處於被洗腦的蒙昧狀態,但內部仍不乏有眼光,有辨識力者。希望兩岸先進人士能以愛心與智慧,早日化解兩岸心結。

間諜和間諜衛星—俄烏戰爭的逆轉 | 尹章義

俄羅斯開戰伊始,為何損兵折將?

一,開戰伊始,Musk的星鏈(Starlink)大出風頭。

二,星鏈有兩千顆低軌衛星,是目前精確度最高,效率最好的間諜衛星系統!

三,普丁雖然出身情治體系,卻忽略了間諜衛星—星鏈以及和星鏈配合的間諜系統(美、英、加等五眼聯盟主導),被打掉了幾顆將星,一艘戰艦和大量裝備。

四,普丁明白了美國和五眼聯盟的玩法,把五眼聯盟的間諜,困在亞述鋼鐵廠的地下。

五,Starlink的情報,沒有人能解讀,成為瞎子、聾子。北約支援再多武器,缺乏Starlink的導引,威力大減。

六,我一直懷疑,普丁何不水淹地下堡壘,非要活捉地下怪客?

七,直到地下怪客現身,我才恍然大悟—都是高階情報員!地下堡壘中,可能也有不少先進的通訊裝備!

八,1980年,我修《新莊志》,用的是1900年的《臺灣堡圖》;1985年我修《新店志》,用了林業試驗所的空照圖,我家屋頂的太陽能板,清晰可見!1980年代,我就用偵測衛星的空照圖了!

九,2005年Google Map出現,我就無遠弗屆了。美國的導航系統,尤其好用,臺灣更不用說,街景呈現裸女也不奇怪。

十,Starlink是低軌衛星群,理應和林試所的航照圖一樣清晰,加上兩千顆衛星鏈(預計總數超過兩萬顆)形成的即時性,視力所及,就沒有祕密可言。

十一,Starlink視力所不及,就不得不靠間諜了!

(歡迎分享,引述)

比較中國的尚賢制與選舉民主 | 郭譽申

加拿大籍、任教北京清華大學的貝淡寧(Daniel A. Bell)教授出版[1],從學理上比較中國模式,一種政治尚賢制,與西方的選舉民主制,相當客觀地指出兩者的優缺點和改進方向。

書中首先指出選舉民主的四個弱點:
一、多數派暴政,選民多數派使用其權力壓迫少數派。
二、少數派暴政,少數派,如富人,利用其高於一般人的影響力追求本身利益。
三、選民共同體暴政,非選民,如子孫後代和外國人,的利益被忽略。
四、競爭性個人主義者暴政,民主選舉往往基於個人或政黨實行負面宣傳,會加劇而不是緩解社會衝突。

針對上述弱點,作者提出四個對應的替代選擇:
一、新加坡的賢能政治(以賢能決取代多數決,尊重/融合少數族群)
二、限制資本家
三、以長期執政顧及子孫後代
四、取消黨派政治
中國大陸的政治尚賢制大致綜合了這四項特徵。

政治尚賢制的目標是挑選優秀領導人,書中主張需考慮領導人的四方面:
一、不同情境下的領導力
二、智識(智力和識見)能力
三、社交技能
四、美德
並提出優秀領導人應以政治為志業,選拔機制須認真對待官員的性格特徵,並重視同級評價。作者又指出中國一向有政治尚賢制的傳統,古代的科舉考試就是一種政治尚賢制,著重在官員的智識能力。

貝教授指出政治尚賢制的三大弱點是:
一、腐敗問題
二、僵化問題
三、合法性問題
他並提出一些可能的解決辦法:
腐敗問題能夠通過獨立的監督機構,提高官員的工資待遇等方式處理。
僵化問題需要執政黨向多樣的社會群體和更多言論自由開放,並根據不同賢能標準選拔不同類別的政治領袖等方式處理。
合法性問題則需要通過民主改革的方式處理,包括某種明確的民眾認可。

尚賢制和選舉民主各有優缺點,書中探討了結合/調和兩者的一些可能方式,結論是,在中央政府層面實行尚賢制和在地方層面實行選舉民主,這樣的結合具有可行性,正是中國大陸目前實行的制度。


尚賢制與選舉民主,哪個挑選出的領導人較優秀?書中沒有回答這問題,大概也沒有理論能回答這問題。回顧30年來的政治實踐,中國的領導人率領中國迅速和平崛起,而美國的領導人卻發起大耗國力的反恐行動、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尚賢制挑選出的領導人看來明顯強過選舉民主選出的領導人!

在歐美的大力鼓吹之下,選舉民主幾乎成了「普世價值」。書中所列選舉民主的弱點其實都是老生長談,在政治學界早有認知,但是在民主的普世價值光環之下,一般人或無知或故意忽略,造就了世人對選舉民主的迷信。(參見《選舉民主的優缺點-駁蔡英文推崇民主》)

貝教授的出書代表政治學界有了另一種聲音,中國模式或政治尚賢制正式成為選舉民主制的競爭者。中國大陸的尚賢制和選舉民主各有優缺點,中國一直努力改進其尚賢制,選舉民主的支持者卻沈醉於民主的美好,不求改進 (例如固步自封的台灣並未出版此書),這恐怕最終將決定尚賢制和選舉民主的優劣勝敗。

[1] Daniel A. Bell《賢能政治:為什麼尚賢制比選舉民主制更適合中國》,北京中信出版社 (The China Model: Political Meritocracy and the Limits of Democracy, 2015)。

最好不要有英雄-飛虎隊的代價 | Friedrich Wang

任何英雄的故事都帶著血淚,不是電影中那麼浪漫。

美國陸軍駐華航空隊,包括前身飛虎隊,他們作戰英勇,給予日軍在空中與地面沉重的打擊,對中國戰場有卓越貢獻,每個都是英雄。但是代價對中國來說非常大。

飛虎隊

首先中國分到的美援物資很有限,靠著駝峰那一點可憐的空運。這一點東西除了供給駐印軍、遠征軍訓練以及作戰外,其餘幾乎都給了這些駐華的空中武力。結果,大陸廣大戰場上300多萬的國軍卻只能捉襟見肘,幾乎分不到任何的補給,只能靠著面黃肌瘦的人拿命去拚。

當時中國已經獨立作戰6、7年,國內經濟已經消耗到了極限,接近虛脫狀態。以第九戰區為例,連美國海軍情報處都評估在1944年初,薛岳手上的戰力大概只有1942年的3、4成,因為空額很多,官兵素質下降,體格孱弱。其實,這就是1944年第四次長沙會戰國軍敗北的主因,實在打不下去了。湯恩伯、胡宗南等戰區狀況大致類似,胡宗南在日記中痛心地記載,潼關前線的國軍士兵狀如乞丐,衣服、食物都嚴重不足。這些都是第一線扛下與日軍作戰任務的主力部隊,慘況如此,但是這還不是最慘的。

根據當時中美間的協議,美軍官兵在華的伙食由中方供應,按照美軍的標準。所以,當時美軍官兵一天必須要有一磅牛肉,3顆雞蛋。可是,中國人基本上不常食牛,因為牛隻是用來耕種的,是重要的生產資源,怎可隨意宰殺?但是為了滿足這些需求,也只有勉力為之。怎麼辦,只有強拉耕牛。到了1944年春末,雲南省的農業生產大降,因為大批牛隻都被拉去宰殺。雲南省主席龍雲幾乎用哀求的口氣告訴老蔣,繼續這樣下去雲南將要發生飢荒,老百姓有可能被迫造反,可否高抬貴手,給一條生路,停止強拉耕牛。這些資料,今天看了讓人鼻酸。

但是老蔣又能怎麼辦?只能拜託美方,能否允許用豬、禽類等肉類取代,否則已經快要沒牛可殺。但是美國方面也不高興,認為中國這是不守承諾,我們的飛行員拼命作戰,難道不值中國多犧牲一些?後來激化到最高點,龍雲一氣之下劫奪了美軍的運補車輛,幾乎搞成一場外交風暴。最後在美方願意讓步,少吃牛肉才告緩和。

筆者年歲漸長,慢慢不是很愛看歌頌英雄的作品。因為,這個世界並不浪漫,期待英雄,其實與期待聖誕老人的小孩沒兩樣。如果您想當英雄,那請謙卑,因為您的背後將會有很多人犧牲。

我的游擊隊生活-拜把子 | 姚雲龍

我那個雜牌游擊隊,如果不游擊就駐下來,三三兩兩分住在農家,没有訓練之苦,無事了“拜把子“是常有的事。

三個五個十個八個談得來的,擁一位年長的作老大,就拜起把子了。大家把自己的出生年月日寫在一張黃表紙上,然後立上劉關張的牌位,齊跪在牌位前,宣誓要效法他們情同手足的精神,結為異姓兄弟,拈香再拜,三跪九叩,然後把那張冩着每人生辰八字的黄表紙在牌位前燒了,大家就結成了異姓兄弟,往後彼此就要互相照顧,情同手足。

因為我年輕又識得字,每次拜把子我都是老么,寫帖子跑腿是我的工作,吃喝的份子我不用出,大家都知道我是外鄉人,腰包空空。有時當地的農民也參加我們一起拜把子,有些阿嬸阿嫂就更親熱了,那些阿嬸阿嫂對我這個外鄉小弟總是特別關心,家中做什麼好吃的總是忘不了我,阿嫂還會替我縫襪底做鞋子,使我有“家“的感覚。

有一次我們十三個人結拜兄弟,我是十二,還有比我更小的十三,他是鎮平縣禹廷中學英文老師的兒子,禹廷中學被炸了,他們全家人逃難和我們同住一個村莊。這位劉老師是北方人,做過郵局的局長,家鄉淪陷了就到河南鎮平來教書,想不到鎮平也淪陷了。他這個兒子大概十五、六歲吧?看起來一派天真,人家稱我們叫“十三太保“。咱們的老大姓馬,是回族。我不知道他和西北的馬鴻逵是不是一家,但我知道他是抗日大英雄,他被俘後曾親手把一個日本兵捺在水塘裡活活掐死。我們尊他做老大一方面是他年長,一方面也是尊敬他的英勇。

我們這位十三老么,一派天真,像個大孩子。他認為我是他十二位兄長中唯一有文化的人,他硬邀我去見他的父母和姐姐。我到他家,首先見到他那位高貴、美麗又親切的姐姐,她那股氣質把我懾服了,我有些侷促不安。他家住在全村中唯一的磚牆瓦房裡,那原是基督教的聚會所,屋中的講台成了他家唯一的床鋪。我去了,他就把家裡唯一的一個小凳子給我坐。他媽媽跑過來噓寒問暖,有一種“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感受。他們硬留我在他家午餐,他爸爸看來五十出頭了,寡言少語,忙活做蔥油餅給我吃。我叫他爸“大叔“,叫他媽“大嬸“,叫他姐“阿姐“。他們說,過幾天要包餃子請我吃。

過沒幾天,我從集上買了兩斤五花肉送去他們家。當晚咱們就開始遊擊了,從此越遊越遠,再沒有看到我那位天真無邪的十三弟,還有那位美麗親切的阿姐,當然更沒機會吃那頓水餃了。

石斑魚被大陸禁止進口的真相 | 劉得福

唉!石斑魚出問題只會政治操弄,台灣農漁民會被民進黨害死!阿兵哥有福了!這下三餐不必只吃鳳梨香蕉,有石斑魚可以加菜了!我們來看看民進黨這波石斑魚被大陸禁止進口的政治瞎操作和來龍去脈!

今年6/10,中國大陸新華社發自北京的一則報導:「去年以來,大陸海關多次從臺灣地區輸大陸的石斑魚中檢出孔雀石綠、結晶紫禁用藥物和土黴素超標。海關總署10日發佈通知:依據大陸相關法律法規和標準,決定自2022年6月13日起暫停臺灣地區石斑魚輸入大陸。」

此報導一出,台灣在養殖的石斑魚估計有3600多噸將無法銷往大陸,農委會表示政府要砸8億救石斑,正在尋找美、日、歐、澳等其他國家的輸出管道,但到今年底恐怕僅能銷掉300噸,真是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台灣石斑魚養殖業哀鴻遍野。

只見民進黨政府手足無措,平時不燒香,不做好管控,不嚴禁養殖業不得使用禁藥,只會臨時抱佛腳,出事時只會拿人民納稅錢來砸,卻害慘農漁民。民進黨一如往常,出了問題不是去解決問題,而是四處甩鍋,推卸責任。

一面高舉反中大旗,說是中國打壓,一面推給12年前馬英九簽署的ECFA,說是[馬英九與中國合作設下的ECFA陷阱],被馬英九回嗆[蔡英文執政6年為何不廢掉?]民進黨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當年把ECFA妖魔化到無以復加,說什麼簽ECFA會讓台灣[查甫找嘸工,查某找嘸尪,囝仔要去黑龍江],結果ECFA 10年到期,民進黨還不敢廢掉,一邊占盡中國大陸便宜,一邊還在罵大陸,真是[端起碗來吃飯,放下碗罵娘!]這次石斑魚之亂,民進黨完全規避真正出的問題:[為什麼台灣出口到中國大陸的石斑魚多次被驗出禁藥而不改善?]

蘇貞昌說[我們把查驗的相關結果給他(指中國大陸),他也都是己讀不回,這是政治手段影響貿易非常不應該,我們同樣的鳳梨釋迦,或者是水產,出口其他很嚴謹的國家,包括美國、日本等都沒有問題,都只有一家中國在那裡叫,很不應該]。事實是,蘇貞昌根本就是在說謊!哪有[都沒問題]?[外銷新加坡的台灣鳳梨驚爆「黑心」,1500箱全遭退貨]!事實是[石斑魚已經被中國大陸多次檢驗出含病蟲、含禁藥,屢次通知卻不改善,所以被禁!蘇貞昌還在那裡叫什麼?

大陸國台辦馬曉光表示,去年以來,大陸方面多次向台灣有關方面通報了多批石斑魚藥物不合格情況,要求其完善水生動物安全管理體系。台灣方面從未提供所謂進行整改的證據,近期又接連出現輸大陸石斑魚中檢出禁用藥物情況。為保護消費者健康安全,大陸方面不得不暫停台灣石斑魚輸入,哪是蘇貞昌謊稱的[已讀不回]?蘇貞昌被啪啪打臉!

蘇貞昌應該做的是,叫陳吉仲去嚴加查核並督促台灣漁民,禁用孔雀石綠,徹底做好改善,再把改善結果通知大陸,台灣的石斑就可以解禁。而不是被大陸屢次通報不改善,卻每次都用政治操作,用謊言欺騙台灣人民,說大陸[已讀不回]。說要到WTO去告人家!是誰在用政治手段影響貿易?不正是你蘇貞昌嗎?人家已讀有回啊!人家回的就是[已經好幾次通知你改進,你卻不改進,繼續用禁藥,為了安全,忍無可忍,只好把你禁了!]不只石斑魚是這樣,以前的鳳梨、釋迦被檢出介殼蟲,不也都如出一轍嗎?

蘇貞昌!陳吉仲!屢犯不改,屢勸不聽,被禁,這不是剛好而已嗎?害死的是台灣的農漁民!你們不用為你們的監督不周、管理不當,導致農漁產品屢屢被禁、損失慘重,向台灣的農漁民道歉嗎?每次出事就甩鍋,就花人民的錢去補貼,可以這樣胡搞瞎幹嗎?

我們要問問蘇貞昌,
為什麼台灣農漁產銷往美、日,產品都不敢出問題?
鳳梨、釋迦不敢有介殼蟲,石斑魚不敢有孔雀石綠。
為什麼銷中國產品就出問題?
鳳梨、釋迦就敢有介殼蟲,石斑魚就敢有孔雀石綠。
是把美、日當祖公,把中國大陸當成笨蛋、當塑膠嗎?
到底是要檢討中國大陸不該檢查出問題來,
還是要檢討台灣為什麼出口大陸時,不檢查出問題來?

問題是台灣的石斑魚怎麼會被不只一次驗出孔雀石綠?
民進黨政府是不是早就該做好管控,並找出是哪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
而不是甩鍋大陸不應該檢查出台灣的石斑魚有孔雀石綠。
不論怎麼甩鍋,最要負責的就是民進黨政府,不要平時不做事,出事了就趕快甩鍋給大陸。

媒體報導:[根據農委會漁業署統計,石斑魚養殖戶約有2000戶,但合法納管、合格的外銷養殖場僅458場。根據農委會漁業署最新查核進度,這回出問題的二艘活魚運搬漁船出的魚貨,檯面上系統登載來自的3養殖場根本沒出貨,運搬船業者隨後供出,來源其實是沒在系統上的其他11家養殖場。]

意思就是,這二艘活魚運搬漁船出的魚貨登記為從3家合法合格的養殖場出貨,但其實根本不是,只是向這3家[借牌],魚貨是從其他11家沒有合法納管、不合格的石斑魚養殖場出貨給大陸,然後就被大陸查出來,這批石斑魚含有孔雀石綠等禁藥,大陸已經查獲多次並通知台灣政府,但台灣依然故我不改進,因此被禁。

這是長期以來,民進黨政府放任業者的[借單]或[借牌],不嚴加管理而出了問題,對1000餘未合法、不合格外銷的養殖場,未予以嚴檢嚴禁使用禁藥而出了問題,未對[借牌]歪風做管理出了問題。試問,別國出口給台灣含有孔雀石綠禁藥的石斑魚,台灣人會要吃嗎?哈!我忘了,民進黨連[萊豬][核食]都叫台灣老百姓吃了,難怪石斑魚含有孔雀石綠,不當一回事,以為別人也會跟台灣人一樣叫你吃你就吃。

民進黨政府不好好檢討養殖業出了這麼多問題,一出事,蘇貞昌就說謊欺騙國人,是大陸[已讀不回],[都只有一家中國在那裡叫,很不應該]。不做死就不會死,民進黨一路以來的反華反中,又不做好嚴管嚴控,農漁產品輸往大陸屢屢出包,根本在殺雞取卵做死自己,把台灣農漁業最大市場中國大陸做死,民進黨政府根本是在斬農漁民生計。

台灣農漁民遇到這樣不負責任、推諉卸責、屢犯不改的民進黨真是五告衰!
台灣人千萬要覺醒,要學到教訓,就是:
信民進黨誤一生 (誤自己),
投民進黨誤三生 (誤己、誤子、誤孫),
選對人執政,人民吃香喝辣,公僕做牛做馬為人民服務,人民幸福安康過好日子!
選錯人執政,政客吃香喝辣,做官做威做福騎人民頭上,人民哀鴻遍野過苦日子!
年底選舉又到了,還要笨笨的去投票給民進黨嗎?

如果你忘記教訓,那就想想:
民進黨叫你吃[萊豬]吃[核食],
民進黨叫台灣老百姓餐風露宿排隊[買快篩][打疫苗],
民進黨防疫一蹋糊塗,造成台灣300多萬人確診,5000多人死亡!
也別忘了這次的[石斑魚之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