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人吃牛肉的演變歷程 | 劉佳妍

眾所周知,台灣人早期是不吃牛肉的,原因不外乎牛是農夫的夥伴,牛是有智慧的生物吃了會有報應等等。而在韓國民間基本上跟台灣是一樣的。

在階級社會嚴明的朝鮮王朝,呈現了貴族、地方首領和平民兩樣情的局面。朝鮮牛肉是當時朝鮮王室成員和各貴族可以享用的專門美食,因為貴族不需要農耕以及各種重力勞動,牛隻自然就不必拿來當作交通運載和耕作的工具,牛隻這樣高級的肉品自然就成為朝鮮王室和貴族及各地方首領豪族桌上的佳餚。

但是當時非貴族的朝鮮人民是不吃牛肉的,還以家中牛隻多寡來判定財富的多少。倘若不符合身分地位的人食用牛肉,下場則不言而喻。若未經過國家核准就食用牛肉的話,甚至可視為是要掠奪王位的逆賊。朝鮮王朝明宗時(1534年-1567年),朴世蕃在國王即位初期與一群住在社稷洞的武人捕捉牛隻,因此以「逆謀之嫌」的理由被處決。朝鮮王朝前期武人南怡(1441年-1468年)為了調養滋補體弱的身子而吃了牛肉,也以國殤中的理由被逮捕;當時還在他家的廚房中發現了幾十斤的牛肉。

朝鮮王朝(1392年-1897年)以來,牛肉的消費數量是非常可觀的,因此從朝鮮太祖李成桂(1392年-1408年)以來,多次發布禁止或限制隨意屠殺牛隻食用的命令,「太宗十五年(1415)因乾旱嚴重,王撤膳(肉膳)斷酒,並令大小人員不得食牛肉。自死之牛肉亦由京城內的漢城府課稅,京城外則有官方明文後,方許買賣。違者亦依律論罪。」當時是因為旱災導致需要大量水源才能飼養的牛隻短缺,但也可以看出之所以成本如此昂貴,就是因為飼養所需的必要條件非常的高,牛隻才會成為如此昂貴的食材。

到了現代與當代,因為農業養殖技術的進步,韓國朝鮮牛是歐洲牛與韓國牛的混血種,成為與日本和牛競爭的一種肉類產品。現代韓國和美國關係日趨緊密,美國牛肉比起韓國牛肉更加便宜,韓國內部針對這個問題有過爭論,甚至還為此做過專門的實驗研究。

主要是韓國牛肉的飽和脂肪酸和不飽和脂肪酸的含量都低於美國牛肉,這讓韓國牛肉在香氣和風味上完全擊敗美國牛肉,但是肉品不是只有香氣和風味,美國牛肉一般在蛋白質含量與水分上都比較高,因此在肉的咬勁和口感上勝過韓國牛肉。

這樣的現實因素為什麼會造成爭論呢?這是因為韓國烤肉照理來說應該是用韓國牛肉烤,但實際上美國牛肉的特性更適合韓國烤肉的烹調方法,因此韓國從以前只要有牛肉就是高級,到現在討論哪種牛肉適合何種烹調方法的演變,再再顯示牛肉長時間左右了韓國的飲食文化。

統一、復興不可分,懲獨、和統雙管下 | 天人合一

統一與復興,相互促進事;
復興領統一、統一促復興;
缺一不可之,豈能分先後?

統一與復興,內因是根據;
外敵古來有,不是鬩牆理;
國人當自省,豈能賴外人?

台獨少僥倖,蔡蘇莫玩火;
紅統勿洩氣,藍統莫猶疑;
無色快覺醒,台民當思危!

陸知莫糊塗,北京很堅定;
武官不怕死,文官不惜財;
懲獨秒待命,和統夜繼日。

直面台民眾,直視當國民;
直接惠臺胞,直接分責任;
直接問大計,直商如何統。

人打台獨牌,我行共和策;
放開歷史怨,擱置制度爭;
直求存異和,共建大同統。

開議如何統,就避外患危;
就除台獨癌,就在一鍋內;
就為統一式,就助復興力。

差異慢慢化,相同逐步來;
兩岸相向動,了無被統傷;
急緩自在行,即統即復興!

川普群眾假政變與拜登菁英真政變 | 黃國樑

拜登登基了!他的那一邊的美國艱辛地贏回了王權。這一派是陰柔而狡滑的、深諳戰略與規則、也知道如何忽悠世界的美國。而另一個被扔在新的生產格局與貧富序列之外的,在底層與邊緣掙扎的那一個美國,再度回到了他們苦澀而幽怨的日子。

簡單而言,菁英拿回了他們原有的東西,群眾繼續當他們原本就該當的群眾!瓷器與華服從來就是屬於菁英的,賤農與綑工缺乏審美眼光,在華盛頓號令天下,在華爾街吃香喝辣的權利,從來不屬於他們。

他們真的是想要來一場革命的,不是1775年開始的那一場獨立戰爭,而是1789年巴黎上演的那一場暴動!不是殖民地反對苛酷的英國議會,而是平民反對貴族。不是母國與殖民地的統治矛盾,而是有你即無我的階級矛盾。是要將國王、皇后送上斷頭台,要恐怖地挖出一些人的肚腸的那一種革命。

這兩百多年來,美國就一直是establishment的、是deep state的,是屬於Washington那個swamp裡營生的人的!這個美國再也難以承受了,死了一堆無錢治病的底層人的新冠肆虐的同時,只有半年時間,643個最富有的美國人增加了8450億美元資產,不費吹灰之力地增加近三成的財富。

這群人能不憤怒嗎?現在的這個機制將他們趕進了地獄,生命失去了希望,只有怨艾、只有嘆息,以及莫名的恐懼。與其說,「他們偷走了選舉」,不如說,「他們偷走了我的錢」,前者是後者的隱喻,因此有了一種切膚之痛,有了必得要革命的覺悟!

川普在某種意義上是一個天才,他發現了一種精準地製造口號的技藝,每一次喊出來的口號或言詞,都扣合了群眾內心深處最隱微的心理。不過,他真的不是拿破崙,沒有改變體制的決心與勇氣,沒有將一個國家上下顛覆、盡收囊中的氣魄,他甚至不敢真打一場仗,亦即,他甚至沒有拜登那一群人冷酷,不惜為帝國的利益去侵略與碾壓那些卑微的小國。於是他不敢革命,他也並非希特勒,不敢直接將政敵安上罪名,去逮捕他們,然後將所有的權力都集中在手上。

可以說,國會山的那一場有氣無力的假政變,導致了菁英立即出手的真政變:還未卸任的總統被剝奪了說話的權力,那不是消音而已,是無形的囚禁,連銀行都對他下手。他被拿下了,關在白宮裡,等待別人對他的特赦!今天,他被移往新的囚居,他離開了白宮,飛往南方的宅邸,但特赦令還未准,因為彈劾案以及各式刑責,都還捏在別人手裡。

群眾失去了主帥,只好成了烏合之眾;菁英將嚴密監視這一個只具有煽動能力卻無膽識的陰謀家,並尋找與斬除更有實踐力的可能繼任者,因為群眾的怒火並未熄滅,革命可能隨時再起!

太陽花無罪、現代「百官行述」,司法改革何在? | 郭譽申

最近台灣司法出現兩件大事:二審被判有罪的太陽花學運「攻占行政院」案,被最高法院撤銷原判決,發回高院更審。北檢偵辦前公懲會委員長石木欽涉關說案時,發現及查扣了富商翁茂鍾的27本筆記本,記載他與幾十名司法檢調官員酬酢往來的「百官行述」。兩件司法大事讓社會嘩然,台灣已經民主化多年,蔡政府聲稱司法改革,司法仍然如此,奈何?

太陽花攻占行政院的被告,僅被二審輕判2到4月刑期,最高法院還以人民行使抵抗權或公民不服從,為被告脫罪,等於是主張被告完全無罪。對比最近美國川普的支持者攻占國會,被視為暴亂叛國,台、美兩案的差別實在太大,台灣不是一直視美國為民主、法治的典範嗎?筆者沒證據指控最高法院受到蔡政府的操控,但最高法院至少很像是自我體察上意,及迎合綠色滔天的氛圍。

「百官行述」是滿清康熙朝時,紅頂商人勾結眾多官員的記錄,被用來操控官員、影響政治(電視劇《雍正王朝》裡有所描述)。不料21世紀已民主化的台灣竟發生類似的醜聞,富商翁茂鍾經常邀宴及送小禮物(如襯衫)給許多司法檢調官員。顯然這些只是日常酬酢、建立關係,翁商看來是幫人擺平官司的「訴訟掮客」,面臨司法案件時,他應該不僅是邀宴及送小禮物而已。由於涉及的司法檢調官員眾多,據說司法院、法務部僅對「飲宴應酬5次、收受餽贈3次」以上者進行調查。是否官官相護?

西方民主主張三權分立、司法獨立,追求高品質的法治。台灣已經民主化三十多年,為何司法仍然如此不堪?其實民主未必有益司法。

民主制度以選舉實現多個政黨的競爭,而司法是政黨競爭的裁判員,因此需要司法獨立於政黨之外,以保持裁判員的中立公正。然而正因為司法是政黨競爭的裁判員,政黨有強烈動機要影響甚至掌控司法;這就像運動比賽,若裁判員站在自己這邊,當然贏面會大得多。蔡總統都提名親綠人士担任大法官,而川普都提名保守派人士担任大法官,就是例證。政黨(尤其執政黨)既然喜歡掌控司法,某些法官自然會趨炎附勢、體察上意,以求回報(如未來的升遷)。最高法院撤銷太陽花「攻占行政院」的二審有罪判決,大約就是如此吧?

司法獨立也未必有益司法。司法獨立讓司法人員能不受外界的干擾而獨立辦案審案,卻無法保證司法人員的品德和操守,也無法保證司法判決的品質。幾乎獨立封閉的司法體系,讓司法人員可以不食人間煙火,不受外界監督,而且可能更容易藏污納垢、官官相護。現代的「百官行述」大約就滋生於這樣的背景。

筆者一輩子沒打過官司,卻一直讀到聽到司法的弊端,司法改革完全是空話。或許司法獨立讓司法沒人可管,司法根本不可能改革?

民主和司法獨立未必有益司法。大陸的司法或許還比較好?大陸以前是黨比法大,近年則強調依法治國、從嚴治黨。大陸沒有政黨競爭,政黨因此比較沒有動機要影響、掌控司法;大陸不講究司法獨立,司法要向人民代表大會負責,因此司法不是沒人可管的。兩岸的競賽,應該比比司法的優劣。

彭文正誇大說謊 | 盛嘉麟

昨天開始,台灣流行著一個假新聞,「今天高等法院對彭文正、賀德芬控告蔡英文的博士論文官司,二審當庭宣判:蔡英文敗訴。」

台灣高等法院判決廢棄一審原判決,全案發回原審重新審理 (但並未判決蔡英文敗訴)。對此,彭文正離開法院後便對外表示「蔡英文敗訴了」,認為是自己的一次勝利;彭文正表示,這次的判決是論文門的一次重大的勝利,高院正式判決蔡英文敗訴,並表示他忍辱負重、奮鬥一年半,論文門的官司至今終於迎來第一場勝利,感謝一直以來各位的支持,這段時間來不離不棄,在黑夜中前行終能看見曙光,黎明即將來臨。

彭文正是民進黨人,台灣民進黨人說話喜歡含混不清,渾暗唬人,彭文正也不例外。

我對本案的看法是:

1)蔡英文有沒有英國博士學位是很簡單明白的事,大家都知道就是「根本沒有博士學位」。

2)國際上英、美都正在極力利用台灣的蔡英文作為反華急先鋒,為了保護先鋒忠狗,因此倫敦學院就是不肯明白的說一句「根本沒有博士學位」。

3)第一審的枸枸法官心裡清清楚楚,就是不敢說一句「根本沒有博士學位」。

4)第二審的枸枸法官又名推事,心裡清清楚楚,但是只敢把說明的責任推回给第一審的枸枸法官,就是不敢說一句「根本沒有博士學位」。

5)國民黨這邊心裡明白,當年明知「根本沒有博士學位」,卻幫蔡英文含混過關,安排到政治大學當教授,國民黨是始做俑者,而且國民黨內「根本沒有博士學位」卻冒充博士的,大有其人,就是不敢推動徹查蔡英文「根本沒有博士學位」。

這五個「就是」讓蔡英文「博士」繼續逍遙法外。

只有重回「九二共識」,才能擺脫台海危機 | 謝芷生

大陸海空軍從2016年底起即不斷繞台,且越來越頻繁。加之挺台獨的川普政權即將下臺,華盛頓動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形勢上看來這正是大陸對台實施「武統」的最佳時機。

面對當前處境,居住臺灣島上的人難免擔驚受怕。雖然大陸一再宣佈,「武統」只針對台獨分子。但臺灣地狹人稠,一旦戰爭爆發,如何能區分台獨與非台獨呢?無辜臺胞難免會受池魚之殃。這應是大陸長久未實施「武統」的最大顧慮。從此一影響看來,其實是臺灣老百姓在無形中保護了台獨分子。然而台獨分子有因此而心存感念,稍稍收斂其野心與私欲,停止挑釁大陸,以免引起兩岸衝突,牽累無辜人民嗎?沒有!我們看到的,只是他們不斷加劇「挾美抗陸」,以及「武統」來臨時如何快速逃離的演練。

兩岸對峙的形成,本質上是國共內戰的延續,本不關台獨的事。他們又何必硬趟這灘渾水呢?不論是「挾美抗陸」也好,或「演練逃跑」也好,都反映了台獨分子內心對「武統」的恐懼。既然如此,何不與人民一道,共同設法避免兩岸的衝突呢?筆者認為,只要大陸尚未發起「武統」前,台獨分子能幡然醒悟,懸崖勒馬,停止台獨行動,則既可保全自己,又能避免兩千三百萬臺胞生命財產的無謂犧牲。其實這只在一念之間,方法很簡單,只要重回「九二共識」即可。此舉不僅不會損及任何人的顏面或自尊,反而會獲得世人的尊敬與稱頌。除了國際反華势力外,人人都將為此額手稱慶。

「九二共識」的成立雖無簽訂書面協議,卻有雙方通過書信方式予以確認的後續行動。若回顧其當年成立的背景,實乃大陸為回應臺灣面臨的需求有所致之。鑒於經國先生當年面對大陸壓力,曾提出「不接觸,不妥協,不談判」的所謂「三不政策」。此導致兩岸長達三十餘年不曾來往。

然而國際局勢的變化,尤其自1979年1月1日中美建交後,大陸逐漸走向國際社會。面對此一趨勢,「三不政策」已難繼續維持,務必改弦更張。尤其1987年跟隨蔣氏父子來台的老兵們思鄉情切,发起「返鄉探親運動」。經國先生鑒於此乃人之常情,若不予允准,恐將造成社會不安。乃於1987年10月慨然決定開放兩岸探親。此乃經國先生的一大德政。他能獲得臺胞廣泛愛戴與尊敬,與此顯有關係。

「老兵返鄉運動」可謂打破臺灣當局「三不政策」的關鍵一擊。它開啟了兩岸民間的往來,也為廣大台商開拓了大陸市場。隨著台商與臺灣觀光客與大陸接觸的日益頻繁,臺灣當局不得不面對,如何解決積累的民間事務性問題。此時主動向大陸提出談判解決問題乃勢所必然。

大陸基於兩岸同胞之情,對此做出了及時,積極的回應。1992年11月海協會與海基會代表在香港接觸。時兩岸隔海對峙已長達數十年,彼此缺乏互信,不難理解。當時面臨的核心問題即「一中問題」。幸賴兩岸代表本著為人民辦實事的精神與原則,用智慧與耐心,通過文書往返,同意「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才有了「九二共識」的達成。2000年蘇起為使兩岸解套,特創下「九二共識」的名稱。但此並非「九二共識」本身,不可將二者混為一談,繼續愚弄人民。

捆綁不成夫妻,台獨分子若不屑做中國人,無人能勉強。但願他們尚能體恤民情,顧全兩岸和平大局,做出明智抉擇。

新冠疫苗分配行銷政治化 | 盛嘉麟

就訂購數量來看,世界新冠疫苗的最大咖是美國輝瑞(Pfizer)及莫德納(Moderna)製造的疫苗,訂購數量達到十幾億。但是美國的疫苗都被英國、美個、加拿大、德國,…..富裕國家事先訂購一空,歐盟的次等國家、日本、香港、新加坡,…..都在等候訂購,其他國家幾乎沒有希望。

美國的疫苗由於產能的限制,供不應求,加上冷藏的特殊要求,輝瑞(Pfizer)零下70度,及莫德納(Moderna)零下20度,世界上泰半的國家沒有強大的冷藏設備,根本不能訂購施打。即使在美國境內,冷藏的特殊要求已經造成施打的極大不便及浪費,而且美國政府新訂法律,所有不良反應及意外,禁止受害人向輝瑞(Pfizer)及莫德納(Moderna)起訴求償。

美國加洲在施打不到33萬劑Moderna的疫苗後,因為施打疫苗後的過敏反應數量高於正常水平,美國加州衛生官員已經要求暫停接種 Moderna 的疫苗。 Moderna 以及聯邦衛生和藥品官員正在評估這件事。挪威在施打Pfizer 48,000 劑疫苗後,死亡人數高達33人,雖然挪威政府說明,死去的多為安養院老人,因此可能與疫苗無關,但是仍然引起挪威社會對疫苗安全問題的驚恐,因為其他的疫苗也都為安養院老人施打。

即使西方少數幾個富裕國家霸佔了美國的疫苗,為富不仁,不顧其他國家的死活。美國、英國的媒體仍然不依據事實的,不斷的詆毀污蔑中國的疫苗,甚至俄國、印度的疫苗,阻止世界上其他大多數的國家青睞中國疫苗,用心無比的邪惡。

其實無論中國、美國、英國、俄國、印度製造的疫苗都經過嚴格的程序及國家的監控,效果相當,沒有明顯的差異,只是意識型態及偏見歧視,使得歐美國家禁用他國疫苗,台灣寧願沒有疫苗,也不用中國疫苗。

由於美國疫苗對冷藏的苛刻條件、為富不仁及產能有限,已經無法引領世界。目前世界是多頭並競,俄國疫苗分佈在中亞、委內瑞拉、古巴、白俄羅斯。印度疫苗必須滿足印度13億人口,也有外銷緬甸。中國疫苗得到更多其他全球國家的採購。新冠疫苗的競爭,明顯的已經形成多頭競爭,英、美疫苗劃地自封,限於幾個西方國家,無力引領世界,中國終將大獲全勝。

以下是最新的中國新冠疫苗行銷世界的統計圖:

冷戰後美國外交的失敗 | 郭譽申

1990年代初蘇聯解體,美蘇冷戰結束,美國成為唯一的超級強權和世界主宰,然而不過1/4世紀後,美國的地位就大幅滑落。Michael Mandelbaum的《美國如何丟掉世界?》(Mission Failure: America and the World in the Post-Cold War Era, 2016) 和Stephen M. Walt的《以善意鋪成的地獄》(The Hell of Good Intentions: America’s Foreign Policy Elite and the Decline of U.S. Primacy, 2018),兩書都在回顧這段美國外交失敗的過程,後者更清楚指出美國失敗的原因及改善之道。

冷戰之後,經歷柯林頓、小布希、歐巴馬三任總統,美國的外交政策都可稱為「自由主義霸權」(liberal hegemony),即企圖將自由主義原則推廣到其他國家,甚至自視為世界警察,不惜動用武力把不民主的國家轉變為民主政體,並且將它們納入一個由美國設計和領導的制度網絡之中。這樣的外交政策大部份都失敗,讓很多民眾不滿,因此2016年川普競選總統時,提出「美國優先」及對外少承諾、少負擔的政策是有選票的。不過川普上任之後,外交政策的改變卻很有限,而其執行更是混亂。

美國外交的重大失敗至少包括:長期陷入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和無所不在的反恐行動,而九一一恐攻事件大約是美國介入中東和偏袒以色列所受到的反擊。俄羅斯曾實行新自由主義市場經濟改革,因此相當靠攏美國,但是美國卻違背北約不東擴的承諾,壓縮俄國的安全空間,導致俄國介入烏克蘭、敘利亞,而與美國對抗。西方國家先鼓動後介入的「阿拉伯之春」造成突尼西亞、埃及、利比亞、葉門、敘利亞、蘇丹等國的動盪、政權更替,甚至内戰,大多都沒形成穩定的民主國家,人民生活因此更困苦。美國一直企圖制止敵對國家,如北韓、伊朗,發展核武,但是愈敵對愈堅定這些國家發展核武的決心,並且頗有進展。

美國實行自由主義霸權的外交政策多年,失敗遠多於成功,卻少有改變,因為美國內部有一跨黨派的「外交政策共同體」,並不隨總統而更替。外交政策共同體包含相關的政府機構、會員制組織、智庫、利益與游說團體、媒體、學術界等,形成一隱含的社群,共同向全民推銷自由主義霸權。美國實行自由主義霸權,會大量深度介入世界事務,外交政策共同體就能獲得大量的資源支持,使共同體成員都有機會獲利。

Walt教授建議美國放棄自由主義霸權,改為實行「離岸平衡」的總體策略。「離岸」指美國是西半球唯一霸權,遠離歐亞大陸,不需要過多介入歐亞事務;「平衡」指在歐亞大陸的三個重要地區,歐洲、東亞和波斯灣,保持地區內的勢力平衡,即不出現能支配全地區的區域霸權。只有當一地區有可能出現區域霸權時,美國才需要介入削弱之。


「離岸平衡」確實能讓美國減少國外的損耗,而多專注於國內的發展,尤其Walt教授成書後美國遭遇新冠疫情的重創,更需要休養生息。然而如書中所述,「外交政策共同體」長期主張「自由主義霸權」,並有強大的推銷能力,要其轉向並不容易,未來且看美國自求多福吧。

中國大陸已有成為東亞區域霸權之勢,Walt教授主張「離岸平衡」,卻沒提出美國的應對中國之策,有點可惜 (其書的重點在於批評「自由主義霸權」)。Walt教授的「離岸平衡」,與John Mearsheimer教授的主張很類似,後者認為台灣難免將被大陸統一(參見《台灣安息?》),Walt教授大概也有類似的觀點?

這樣的國家還能蒙混多久? | 盛嘉麟

最近經濟學家在《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 的一項調查中預測,隨著美國擺脫新冠疫情的影響,美國經濟今年將增長4.3%。這樣的經濟增長從何而來?

【令人置疑的論點】

國內生產總值大略上的計算方法:
消費方向計算,GDP = 民間消費+資本投資+政府支出+進出口淨值(出口-進口)
生產方向計算,GDP = 第一產業(農業)+第二產業(工業)+第三產業(服務業)。

美國國內生產總值:
2019年 國內生產總值$21.433萬億(+3%)
2020年 國內生產總值$20.576萬億(- 4%)
因應疫情的紓困方案達2萬億美元,約占國內生產總值的1/10。

美國2020及2021年目前看來三種產業的狀況大致相同,何來4.3%的增長率?
主要是來自前後高達2萬億美元的紓困方案,投入社會。
消費方向計算來看,GDP = 民間消費+資本投資+政府支出+進出口淨值(出口-進口)。
除了進出口淨值大致不變,其他三項都被紓困方案大量灌水:
民間消費(2021年雖然有所縮減,但是大多數老百姓拿到$2000現金),
資本投資(大小公司都拿到紓困金,其中大部份是被FED美聯儲無條件收買的公司債),
政府支出(國家紓困方案的支出)。

美元是世界貨幣,總發行量龐大驚人,即使增加發行如此巨額的2萬億貨幣,造成的通貨膨脹並不嚴重。而且美元總量的2/3為世界各國持有,美國本土只有1/3。美國加發的2萬億美元,引起的貶值稀釋,2/3的損失為世界各國承擔,自己只承擔1/3的損失,所以2萬億美元繼續可以向世界各國進口物資,形同掠奪。

如果是一般的國家,貨幣總量不大,加印鈔票造成明顯通貨膨脹,貨幣貶值稀釋的損失全部自己承擔,佔不到一點便宜。通貨膨脹的結果即使本國貨幣的GDP增加,但是對美元的匯率下貶,經過匯率調整,GDP也佔不到一點便宜。

世界的GDP數量都以美元計算,世界各國GDP都會面臨匯率調整,唯獨美國的GDP無需作匯率調整,所以加發的2萬億美元即使造成通貨膨脹,GDP數量依然水漲船高。這樣看來加發的2萬億美元是有可能在目前2020年GDP$20.576萬億的基礎上,提升4.3%。

再從生產方向的計算來看,GDP =第一產業(農業)+第二產業(工業)+第三產業(服務業)。
高達2萬億美元的紓困方案投入社會,有因為中美貿易戰給農民的補貼。有大小公司都拿到的紓困金,以及被FED美聯儲無條件收買的公司債,算是給工商業的補貼。其餘像疫情防制、疫苗施打,只能算到對第三產業的補貼。同樣道理,看來加發的2萬億美元是有可能在2020年GDP$20.576萬億的基礎上,提升4.3%。

【這算什麽國民所得】

就這樣沒有預算、沒要稅收、不拿本錢、不製造貨品、不辛苦建設,作為基礎,只是憑空增加發行了如此巨額的2萬億貨幣的紓困方案,就成就了提升4.3% GDP的效果。世界還需要經濟學家來籌謀經濟發展,還需要漁農工礦以及士農工商從業人員胼手胝足來提升GDP嗎?

中國在2008年金融風暴,全球經濟困頓時,拿出4000億人民幣投入基礎建設,建出了主要的高速公路、高速鐵路、海港機場,這才是貨真價實的第二產業的物質建設,中國的GDP才是紮實無欺、心安理得的國民所得。

我們懷疑看似強大富裕的美國,如此自欺欺人的混下去,美國解決經濟困頓衰落的紓困方案是加發美元而來,美國耀武揚威的航空母艦、F22、F35,是加發美元而來,美國的世界霸主的地位是依靠美元、美軍、恐嚇制裁、坑蒙拐騙而來,這樣的國家還能蒙混多久?

好吃不過餃子,舒服不過躺著 | 張輝

我是典型的,台灣人說的歪嘴雞,尤其是表現在吃餃子上。通常在外吃餃子或買回家的冷凍餃子,我一口下去,就能讓自己進入整天心情大好或者大壞的兩個情境中。後者的感覺,很大部分會導致我停止繼續食用第二口餃子,即使浪費食物也在所不惜。

母親是東北人,記憶中她包的餃子個兒大,但從小吃所謂的東北餃子機會並不多,因為除了周末假日父母一起擀麵皮包餃子外,還需要我揉麵、剁餡子,工程不小。母親過世前已沒有興致和體力再包餃子了。

父親後來結交的女友是十幾歲隨同父母來台的山東老鄉。家領導就是在這種情境下直接得到兩位山東人,加上間接東北人的「手把手」的真傳,學會了令我滿意的全套餃子功夫。韭菜豬肉餡水餃, 除了韭菜要新鮮和一大早到菜市場挑的豬肉外,絞肉的程度有要求,剁的餡子細碎程度有要求,添加的麻油和蝦米配料也有要求,等等。

家領導在美國讀書時,知悉該校一位來自大陸西安,娶台灣女留學生的商學院教授家後院有韭菜,提出合作條件。即,對方允許我們到現場採割新鮮韭菜,領導負責所有其他包餃子的過程,而將成品獻上一半。

美國中西部韭菜是罕見的菜類,一般老中留學生 (我習慣稱以前台灣在美留學生「老中」, 大陸人或留學生為「老共」;獨派大老沈富雄也有此習慣) 將韭菜視為奇貨可居。

教授家三口加我們,在教授家擠著一桌吃餃子時,教授悶著頭一口一個,眼中晃著淚花,但為了尊嚴,淚水遲遲沒有外溢。人性畢竟是脆弱的,尤其是陷入「口腹之慾」的情境下,他幾乎哽咽地說:「包得比我媽還好!」我心裡雖然暗自為他媽叫不平,但也肯定了領導包餃子的水平,不是只有我的「內舉不避親」式的自誇。

也許是得意忘形吧!也或許是太自信了,以為領導愛我,可以不計較我在吃餃子時的放言無忌、挑三揀四、或者是吃餃子後的滿口大蒜韭菜味兒。上次吃領導親手包的餃子,至今已好幾個年頭了,我都忘了那是幾年前了,當然也搞不清楚到底是她累了?或對我的愛和關切已不再那麼濃郁了?或者我有哪句話得罪她了,讓她以不再包餃子為報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