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軍紀?| 賈忠偉

先說幾個大時代的小故事。

當74軍(整編74師,約等於一個軍的兵力)軍長張靈甫將軍在魯南孟良崮自殺殉國後,華中野戰軍(三野)在清理戰場時,意外的在一個天然的大型洞窟中,發現了約有7~8,000名彈盡援絕的74軍官兵(中共的記錄是──這些74軍官兵是躲藏於孟良崮、雕窩之間的山谷中),他們缺糧、缺水、好幾天沒有睡好覺了、還有很多傷兵,但卻能安安靜靜躲在這裡,等待援軍的到來…….

而在東北戰場52軍也是出名的善戰,例如在大摩天嶺戰役中,熊其佬班長,以自己的肉身堵住堡壘中的解放軍機槍口,不但減少了自己弟兄的傷亡,也讓部隊能順利攻佔大摩天嶺。但52軍卻因為不屬於陳誠嫡系,因此一直得不到足夠的補給,在越南完成接收任務後,奉命搭乘美國軍艦前往東北的途中,美軍形容他們(52軍官兵)的身高看起來都像是──16、7歲的孩子,美國人不知道的是,這些中國兵從來沒有吃飽過,更別提剛到東北那個冬天會下雪的酷寒之地,他們仍舊只穿了一件粗布棉的衣服,而這也是52軍到東北之後,經常被投訴軍紀不佳的原因,當時東北軍紀最好的是新一軍與新六軍,因為補給沒有斷過……

張拓蕪(1928~2018)在過世前幾年,曾跟我聊到一件事,有一年他隨(整編)21師在蘇北一帶剿共,那裡是原共產黨的解放區,老百姓對國軍的態度並不友善,每次部隊下命令要他們去跟老百姓買些補給品,總會吃閉門羹,沒辦法只能先拿了,再把錢或是想交換的物品丟在門口,走之前敲敲門大聲喊:「大爺、大娘,東西我們拿走了,錢放在門口」…..

軍紀是個空洞的名詞,它包含了很多東西,訓練、信仰…..軍法只是最後的手段。而這些都比不上餓肚子與精神壓力來的麻煩。拿破崙曾經說過,部隊打仗的三個要素──錢、錢、錢。

20、21世紀的美軍,可能很難了解,當年華盛頓帶領的那批有著乞丐軍稱號的大陸軍是怎麼打仗的,答案也很簡單,如果沒有法國人為了跟英國人作對,而大方的──給槍砲、發金幣,美國恐怕至今還生不出來………

還有最重要的,當年國軍不是侵略者,大多數只是被逼而走投無路的貧困農民而已。

警惕美國的爛台政策 | 陳雲

最近兩年美國對台政策出現重大改變,這種改變緩慢且不可預測,但我們仍然能看出一些端倪。美國有把臺灣搞爛的可能,表徵一是美國人越來越明目張膽地走進島內,直接插手臺灣事務。美國人插手到哪裡,哪裡就爛。今天派官員到臺灣,明天就能派軍事培訓人員;今天派船靠港,明天就能定向輸送武器,套路跟插手敘利亞一模一樣。表徵二是今天臺灣社會嚴重對立,經濟倒退,自信心流失,與戰前的敘利亞極其相似。表徵三是臺灣的地緣政治影響力正快速消失,目前只有殘存價值。既然是殘存價值,怎麼利用都不為過。為阻延中國復興,把臺灣搞爛不失為一款最廉價、最有效但是最後的選項。

美國對台戰略需求的演變

1953年後臺灣是美國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艦,冷戰色彩濃烈。與之對應,臺灣社會高度管制,上下目標一致。在這種內外張力下,整個社會反而穩定。與此同時,美國對台大量金錢援助,扶持特定產業,保證臺灣民生經濟穩定增長,增強臺灣自信心和社會凝聚力。

1979年中美建交後,美國人轉而用經濟手段支援臺灣,轉移末端高科技產業,二傳對亞洲部分物流,有意將臺灣打造成“經濟小龍”、“民主燈塔”,企圖用臺灣的影響力改變大陸人的政治取向,其最露骨的佈局是刻意拔高臺灣的顏值,在大陸各地大肆成立台商組織,直接將臺灣代表推入大陸各級政協等等。

然臺灣不爭氣。1995年臺灣GDP相當於大陸的35%,2005年急降至15%,到2018年只有3%,微不足道。臺灣島內工資收入水準十年不變,而大陸工資水準十年翻了兩番。未來十年,至少還會翻一番。今天,是臺灣年輕人湧向大陸,而不是大陸的年輕人湧向臺灣。曾幾何時,臺灣演員、歌曲、餐廳在大陸風靡一時,然今天只配賣茶葉蛋。兩岸民間影響力完全反轉。臺灣曾引以為豪的“民主”現淪為大陸年輕人的談資,連大媽都嫌它煩。

早在2004年,美國對台政策已現鬆動跡象。當年大陸頒佈“反分裂法”,美國人一開始極力反對,但不知何故,他們在一夜間轉為預設和支援,轉變速度之快連對手都感到錯愕。克林頓曾公開宣稱“不支持臺灣獨立”,但在2018年,當巴拿馬、薩爾瓦多和多明尼加與臺灣斷交與大陸建交之時,美國政府竟然站出來向這三國發出警告和威脅。可見,今天的美國什麼反常的事情都做得出來。

“一帶一路”穩步推進讓臺灣最大的地緣政治價值徹底消失。大陸海關統計2018年1月至11月從大陸開往歐洲的貨運列車有5611列,比2017年增長72%。按此速度,到2025年真有可能達到5萬列,這是歐亞大陸一個多麼龐大的物流,沿途帶旺多少國家。要是中國的高鐵也伸延到歐洲,真的沒老鷹什麼事了,也沒臺灣什麼事了。

今後美國的對華政策很有可能逐步演變為部分合作、部分競爭、部分遏制,甚至全面遏制。在國力強盛時,美國人可以使橫,快刀斬亂麻。但在綜合國力相對減弱時,美國人開始玩陰的。在強勁對手的周邊煽動或利用局部衝突,以最低的成本消耗對手正成為美國一項國策。今天的烏克蘭是一例,明天的臺灣可能是第二例。

臺灣有發爛的內因

島嶼人口高度密集是最大的隱患。1905年臺灣人口平均密度是每平方公里86人,1948年是188人,2002年是622人,2018年增加到嚇人的652人。臺灣是世界人口壓力最大的島嶼,這種窘迫的生態屬性造成臺灣社會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高度緊張,稍有不平衡,立即會打成一團,結果殘酷。

臺灣人天生短視近利、喜歡聽大話空話,這樣的民眾最容易忽悠,2016年的選舉正是一例。另一方面,臺灣曾長期實行全民兵役制,過半人口熟悉武器使用,一旦爆發武裝衝突,很快會進入角色。

不知何故,臺灣人竟然把居住在同一島嶼的人劃分成本地人、外省人、少數族人、日本皇民後裔等,且各自以之為榮。這種奇怪的認同正是武裝衝突的直接誘因。

政治上的分裂更加可怕。昨天一群自稱藍營的人在此集會高叫口號,今天另一批自稱綠營的人在此振臂怒吼,其場景讓人聯想起動亂前的利比亞。

2019年2月22日,臺灣行政院負責人蘇貞昌公開叫囂臺灣要準備“戰街道”。天啊,連自己的政府都準備把臺灣打爛,還有什麼不能爛?

臺灣經濟細小脆弱是生亂的根源

2018年臺灣經濟規模不到鄰近廣東省的三分之一。大陸除廣東省外,還有另外三十一個省直轄市,經濟實力超過臺灣的就有九個,而且還在快速增加。大陸一線城市的人均GDP幾乎全部超過臺灣,臺灣已經沒有任何經濟魅力可言。

臺灣除少量農業產出外,沒有可以自立的能源及礦業,整個經濟必須依靠製造業支撐。過去六十年,基本上依靠美國轉移末端科技,或二傳往返亞洲的部分物流,以形成臺灣的產業競爭力,其例子是化工、部分微電子、彩電面板、富士康模式等。如今這四項開始退潮。

未來十年美國還有什麼科技可以二傳給臺灣?5G技術、高鐵、人工智慧、航太技術、大飛機製造、量子電腦、新能源汽車等等。美國人能遙遙領先的技術還有什麼?5G技術被大陸的華為超越讓美國人惱羞成怒,現在連一傳都感到吃力,怎麼二傳? 一旦美國停止向臺灣二傳末端科技,臺灣經濟將被腰斬。但這一手段很快被大陸補上,因此不可能成為一種手段。

臺灣經濟的出口依存度一直很高,目前約為55%。2017年臺灣41%的產品銷往大陸,11.6%銷往美國,6.5%銷往日本,大陸是臺灣最大的客戶。在所有貿易順差中,大陸貢獻802億美元,美國貢獻67億美元,日本倒貼212億美元。大陸毫無疑問是臺灣最大的“金主”。很奇怪,臺灣對自己最大的客戶及金主一向惡言相向。佛都會起火,一旦大陸向川普總統學習以貿易不平衡為由減小或中斷從臺灣進口,立即會引起臺灣經濟螺旋式下墜。一個島嶼,經濟不能支撐人口,怎麼可能不生亂?

臺灣將是第二個敘利亞

敘利亞曾是中東的“天堂”,一個中等富裕的國家,為什麼今天這麼慘呢?原因一是敘利亞本來就是一個散裂的國家,阿拉維人、阿拉伯人、庫爾德人分別聚居,壁壘分明,其矛盾在強人政府或多元經濟下被遮蓋,一有鬆動,立即爆發。原因二是國民經濟單一,嚴重依賴石油收入。2000年後國內石油資源開始枯竭,產量下降,隨即經濟疲軟,大量年輕人無所事事。原因三是外部多方勢力直接插手,給錢給武器。

今天的臺灣很像內戰前的敘利亞。不同的是這裡的地盤更小,人口更多,社會更撕裂,不打起來才怪呢。誰會向臺灣島內相關群體偷運武器呢?美國人?大陸人?日本人?或者暗中支持“台獨”的境外分子等等都有可能,插手臺灣的勢力太多了。

有人說,臺灣的員警力量很強,不會有事。思想錯亂,根基動搖,再多的東廠都沒用。不要忘記,敘利亞境內不少的恐怖分子曾是員警。

美國挑起臺灣動亂的形式與手段

最節省成本的形式是慫恿一個弱勢但貪權的政府出重手挑釁大陸,撼動大陸的戰略定力,引爆兩岸全面武裝衝突,臺灣一片火海。美國即時收穫道德價值,並對大陸指手劃腳,讓美國贏得幾年戰略主動期。壞處是一千多萬難民只能向東逃亡,湧向日本、美國本土或前哨基地。

為防止美國武裝干涉,大陸必定收攏拳頭以對付強敵。大陸絕對不會把一線的軍備全部耗在臺灣彈丸之地上,二線軍備足矣而且更好用,但臺灣由此付出的代價更加慘烈。

美國介入最快捷的形式是可控的北越模式,出動B52、B1或B2在夜間對臺灣居民點進行大規模轟炸(就像1972年12月18日到29日,美國人每天晚上出動大批B-52戰略轟炸機對河內和海防狂轟濫炸,如下圖,以強迫北越政府接受修改後的巴黎協定),然後全面後撤,不讓大陸輕易報復。

警惕美國的爛台政策

此招最大的壞處是美國從此喪失道德制高點,挨駡是肯定的,但最大的好處是能立即製造一兩千萬難民並引向大陸,讓大陸折騰好幾年。

最賺錢的形式是敘利亞模式,向臺灣島內特定群體組織秘密出售武器,挑起街頭巷戰,脅迫大陸在貿易或其它方面大幅讓利。

此招最大的風險是可能越陷越深,最後不得不派人派軍隊直接介入,臺灣成各方的絞肉機,持續數年。

最陰險的形式是通過協力廠商向臺灣島內送錢送武器,或讓他們直接滲入。這協力廠商可以是黑水公司、ISIS、皇民海外組織,甚至個人等等。

此招最大的好處是避免美國直接介入,不給大陸口實。壞處是不可控制。

 

臺灣爆發內亂,是否符合美國的最大利益?

什麼是今天美國的最大利益?“美國優先”是今天美國的最大利益。換言之,只要對美國有利,什麼東西都可以犧牲。

什麼是“美國優先”?奧巴馬說了:美國人要領導世界一百年,美國人永遠要做世界第一。2018年大陸GDP是13.7萬億美元,約相當於美國GDP的68%,這僅僅是官方公佈的資料。世界銀行估計,大陸經濟實力將在2025年前後趕上美國。這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美國即將不再是世界第一了。

其實早在2012年,大陸製造業規模就超過美國。到2018年大陸的工業實力相當於美國+日本+德國+法國的總和。更讓美國人受不了的是大陸人雄心勃勃地推進“中國製造2025”,到那時,大陸製造業的品質將大幅進步。2018年大陸人均GDP是1萬美元。按每十年翻一番的速度計算,到2049年,即新中國成立100周年的時候,大陸的人均GDP將是現在價值的8萬美元。屆時,14億中華兒女將迎來新一輪的復興,勢不可擋。

美國人非常清楚,此時與一個全民族鼓足勁要復興的中國正面對撞,只會兩敗俱傷,一點好處都沒有,因此,它在尋找一種成本低收效大的辦法。讓中國人從內部腐爛是一種最好的辦法,而臺灣正是一個最容易刺破的膿瘡。在這種大訴求下,臺灣每年向美國人進貢的幾十億美元軍購費遠遠不夠,美國人要更猛的東西。

臺灣爆發內亂,是否符合大陸的最大利益?

大陸不允許臺灣島內生亂,這是“反分裂法”的要求。但如果臺灣真的生亂,大陸會怎麼辦?

什麼是大陸的最大利益?2017年中國共產黨定下全民奮鬥目標:到本世紀中葉,把中國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與之相應,把人民軍隊全面建成世界一流軍隊,能打敗一切敵人。讓中國人民享有更加幸福安康的生活,中華民族將以更加昂揚的姿態屹立於世界民族之林。

清楚了,這才是大陸的最大利益。為了讓中國人民享有更加幸福安康的生活,為了讓中華民族最終屹立世界民族之林,我們連美國軍艦強闖西沙十二海裡領海都能忍,還有什麼不可以忍?

如果大陸也採取模糊策略,臺灣會怎樣?

從對手的角度看,大陸害怕臺灣生亂正是其戰略軟肋。因此,他們總要聚焦於此,不斷提高要價,迫使大陸不斷放血。但如果大陸也採取模糊策略,效果可能不一樣,相關各方都要掂量。

在經濟與軍事實力相對低微時,只能大聲一點。但當經濟與軍事實力快成為全球老大時,大陸的選擇多了,時間在大陸這一邊。

過去十年,去過臺灣島旅遊的大陸普通民眾超過三千萬,他們無不帶回這樣的一個印象,爛。城市破破爛爛,街道破破爛爛,機車多得像蝗蟲,火車跑150公里便叫高鐵,臺灣怎麼會是這樣?簡直令人難以置信。

有一事實我們不得不承認,大陸民間對臺灣的印象正迅速轉壞,以前那種“臺灣同胞”、“寶島”的情懷一去不復返,大陸官方對他們宣傳教育一點效果都沒有,他們是用自己的眼睛判斷的。他們或者在想:是否有必要接納人數如此眾多又自視甚高的臺灣人?“舊城改造”的代價要多大? 還是讓其慢慢折舊、自行調整吧,反正我們不急。

大陸軍力是臺灣的定海神針

臺灣為什麼至今沒有亂呢?因為旁邊有一隻巨手在罩著,誰也不敢妄動。到2025年,大陸將有4個航母戰鬥群、8艘071和6艘075兩棲攻擊艦、24艘055,48艘052DE、200艘護衛艦、24艘093G與095攻擊核潛艇、12艘戰略核潛艇等世界一流海軍裝備,外加700架五代機、2000架三代半、300架大運等、一大堆反航母導彈。誰敢惹?

歐洲人說,中國內戰尚未結束,一方大力發展軍備,無可挑剔啊。美國人說,原以為臺灣可遏制中國復興,沒想到中國人反其道而行之,現在快爬到我頭上了。

 

 

 

 

 

 

 

如何經營部隊? | 杜敏君

有人服役是痛苦,天天數饅頭,有如魔鬼營,好不容易捱到退伍D日,興奮的總算熬出頭,離開營門,頭也不回的直奔車站,永遠不再回來。
軍營有這麼可怕嗎?

NO!
事在人為,領導統御的方法非常重要,我認為必須將部隊經營成一個和樂融融的大家庭,官兵以誠相待,連隊長是大家長,輔導長是保母,值勤時認真守紀,毫不馬虎,平時辦好團體伙食,使官兵吃得好、吃得飽、營養好、精力充沛,值班時絕不打瞌睡。
關心戰士的生活,有病痛,立刻送醫就診,絕不延誤病情,官兵最有感受。

飛彈兵役期三年,都是高中、專科以上的學歷,實施軍隊學校化,定期舉辦文康活動,有壁報比賽、漫畫比賽、攝影比賽、歌唱比賽、演講比賽……
舉辦舞會、旅遊、露營、康樂等活動。
並成立升學小組,利用休閒及假日時間由專業軍官作修學輔導,開闢圖書室、閱覽室、自修室,鼓勵讀書風氣,以福利金購買升學參考書供戰士們自修用。
欲升學不能沒有壓力,每週實施週考,將成績公布於防風走廊,未滿70分者,留營自修,補考及格,始得休假,於懇親會時,邀約戰士女友參加,弟兄們怕考試成績不理想被女友笑話,可以向我借分數,但是必須於次週扣還,讓戰士加倍努力用功。
動態活動可以紓解弟兄們的壓力。

記得有一次在淡水舉辦三天二夜的露營活動,於晚上舉行營火晚會時,吸引了好多遊客的圍觀,恰巧有金防部司令的女公子與淡大的同學們在現場目睹,好奇的詢問弟兄,是哪所大學啊?
弟兄回答是飛彈大學,她們露出驚詫的表情,沒聽過啊,你們的節目超水準,弟兄們邀約她們與大家同跳土風舞,盡興而歸,臨行表示飛彈大學的阿兵哥真活潑,戰士們大笑,我們是大學先修班啦!是防空飛彈管制隊的戰士吶。

我先後服役防空管制隊四年,退伍弟兄考取大專院校計有142人,其中不乏台大、師大、中興法律、土壤學系。
而難得的是退伍弟兄每年懇親會,都會返隊共襄盛舉,與學弟們同樂。
在營是良兵,在鄉是良民,如果部隊都能如此經營,還會數饅頭過日子嗎?

坦克的演進 | Friedrich Wang

早期坦克的內部作業環境很差,駕駛兵必須面對吵雜的機器聲、汽油味,嚴重的晃動、顛簸,在戰場上面對砲火的打擊,甚至敵軍戰防壕的陷阱等等。這使得這些人員的身心負擔極大,第一次大戰時期的坦克尤其如此。後來,到了20年代以後,坦克內部開始有了隔間,工作環境才算稍有改善。

二戰期間,坦克被更多規模的使用,其體積與重量更為增加,武器配備也如此。在連續幾天的作戰中,可能戰車兵根本很少走出車外,坦克的內部作業環境更為重要,否則士兵的身心疲憊很可能會走向崩潰。英、德、法等國的坦克開始裝置抽風機、電扇,以降低內部溫度,保持空氣的清新,排出開砲後的硝煙。

而真正在這個問題上,出現更佳的作法的還是老美。美國的M-4戰車,開始將皮沙發、軟座墊等列為標準配備,並且車內空間加大,戰車兵可以容許攜帶一些個人物品,包括食物、換洗衣物、毛毯等等,讓戰車內有如一個臨時營房,可以使連續作戰中的疲憊與緊張降低。所以很多人將M-4列為一款性能平平的中型戰車,Friedrich是反對的,此型戰車稱得上是人性之作,非常優秀。

美國與後來的歐洲戰車,對於內部舒適度的重視很快得到回報。1960-70年代歷次以阿戰爭,以色列的英、美戰車因為比較優的通風設備,使得沙漠作戰的酷熱得以降低。而埃及、敘利亞用的蘇聯戰車內部就很粗糙,相關配備等於沒有,結果在50多度的酷熱下,許多戰車兵受不了車內高達60多的殺人溫度,因而熱衰竭而亡,甚至直接逃出車外,棄車而去。當然,勝負就很清楚了。

後來,各國紛紛跟進。隨著90年代以來戰車內部精密的電子儀器,目前先進的主力戰車,內部都已經裝有空調,美軍的M-1系列,甚至還有烤箱、小冰箱等等設備,幾乎是士兵的第二個家。

坦克的演進

 

美國的地緣政治戰略藍圖 | 郭譽申

最近讀完Robert D. Kaplan的近作《重回馬可孛羅的世界:戰爭、策略與21世紀的歐亞大陸新變局》(譯自《The Return of Marco Polo’s World: War, Strategy, and American Interests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作者Kaplan是資深記者及地緣政治專家,曾擔任美國軍方顧問及參與一些美國智庫,因此此書可以視為作者建議給美國的地緣政治戰略藍圖。

簡單說,作者認為,21世紀的歐亞大陸將重新回到類似13世紀末《馬可孛羅遊記》所描繪的世界狀態,歐亞國家透過「絲路」(一帶一路)彼此交往,也彼此衝突。「隨著歐洲消失,歐亞合而為一。這塊超級大陸將成為流動的、可理解的貿易與衝突的單位,而隨著《西發里亞和約》締盟諸國的老化,皇朝遺國如俄國、中國、伊朗、土耳其則日趨顯要。每一次的世界危機,從中歐到漢民族華人的心臟地帶,如今是息息相關的。世界只有一個單一的戰埸。」(1648年的《西發里亞和約》被視為西方民族國家興起的開始)

書中有一章「注定為王」,陳述美國的地理優勢,命中注定要領導世界。「美國的地理環境在舉世當中得天獨厚。美國不僅受到兩大洋和加拿大北極群島的保衛…還擁有優越的內陸水運航道,綿延數英里比其他國家總和加起來都長。」「這一切的結論昭然若揭:美國注定起而領導。那是地理的裁決結果。」

作者在書中回顧及推崇三位美國的著名戰略思想家:季辛吉、杭亭頓(Samuel P. Huntington)和米爾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顯示作者服膺他們的「現實主義」戰略思想。例如:杭亭頓的《軍人與國家》:「美國的自由化社會需要一個專業軍事機構,深植於保守的現實主義,來加以保護。為了維持和平,軍事領袖必須將人性的非理性、懦弱和邪惡視為理所當然」。米爾斯海默的《大國政治的悲劇》強調「攻勢現實主義」:「美國外交政策的中心目標就是要在西半球成為一方霸主,並且防範在東半球出現相似的霸權。」

近年美國升高對中、俄、伊朗等國的對抗,介入歐亞大陸的紛爭,但是盡量不投入地面部隊,都符合作者在書中的建議。Kaplan是民族主義者,無條件地支持美國的民主制度,也相信西方民主的優越。然而他卻承認及接受歐洲的漸趨衰弱,實行類似民主制度的歐洲走弱,西方民主真那麼優越嗎?美國有兩大洋的保衛,就能避免西方民主的弱點嗎?美國仍是世界第一的強權,難免讓民族主義的作者過分樂觀。

作者在書中不只一次提到,中國大陸的最大弱點在於新疆、西藏、內蒙等地區的少數民族與漢族的矛盾。他的說法部份正確,但是他忽略了中國有55個少數民族,絕大部份的少數民族都與漢族相處融洽,這表示中國有強大的民族融合的能力,假以時日,隨著經濟和民生的改善,少數民族與漢族的矛盾看來不是無法克服的。對比之下,美國的白人與黑人、有色種族間的不平等和衝突問題根深蒂固,未必比較容易解決。

補充淞滬戰役之戰線轉移的看法,絕非是老蔣總統計畫錯誤之2|賈忠偉

馬振犢教授在《開闢淞滬戰場有無「 引敵南下」戰略意圖》文中一開頭就說:

國民政府發動淞滬會戰是否有計劃地誘敵南下,改變日軍進攻中國的路線從由北往南變為由東向西關於這一問題,在大陸學者與臺灣學者之間存在著觀點分歧。 余子道先生在《抗日戰爭研究》年第∃期發表的《論抗戰初期正面戰場作戰重心之轉移》一文中對此作出了否定的結論。他認為引敵南下改變日軍侵華路線是 「出乎蔣介石意料之外的」,是戰後「總結戰爭時人為地所追加的一種概括」。他的最有力的論證是至今仍沒有披露過「任何一種說明這一決策形成過程的檔案材料,足以令人置信」。余先生的論證具有相當的說服力。但是,根據現有的資料為線索進行考察,完全排除國民政府在發動淞滬會戰過程中具有某種程度的「引 敵南下」的戰略意圖,也不一定妥當。

……早在盧溝橋事變初起時,國民政府及其最高統帥蔣介石即在淞滬一帶加緊備戰部署。「八一三」淞滬戰役是中國軍隊主動發起的戰略攻勢,其目的就是牽制日軍在華北戰場的兵力,避免日軍迅速沿平漢路南下,造成對中國不利的情況。 8月18日,蔣介石派陳誠、熊式輝赴滬視察戰況。陳、熊二人於20日返回南京, 向蔣介石彙報。陳誠說:「敵對南口在所必攻,同時亦為我所必守,是則華北戰事擴大已無可避免,故敵如在華北得勢,必將利用其快速裝備沿平漢路南下直撲武漢,於我不利,不如擴大滬事以牽制之」。蔣對此表示「一定打」。陳誠又說若打,須向上海增兵。「蔣即派陳誠為第十五集團軍總司令,率部赴滬增援。據載,蔣介石在戰爭爆發前就曾明確指出「這一仗打起來,上海、南京都不能守,我之所以要打,是因為我在日本讀書的老師,如今都身擔大任,日本人對中國的戰略戰史的研究,有時比中國人還深刻。現在我們與日本人打仗,不怕從南方打也不怕從北方打,最擔心的是日本人由盧溝橋入山西再經漢中入 四川,這是當年忽必烈滅亡南宋的戰略。如果日本人到西南,從雲南、貴州到廣西一 抄,我們即便保守南京、上海,這個仗也打不下來。現在唯一的辦法是在上海作戰,引導他沿江西上,屆時他就敗了。」蔣介石的這一分析,比陳誠更深遠一些,但其中「引敵南下」的戰略意圖,兩人則是一致的。又據當年在抗戰初期參與軍機的徐永昌在日記中所載: 1937年10月16日,蔣介石約見徐永昌會商軍情,他曾談到自己對於北方日軍渡黃河南下的擔心。徐氏在日記中寫道「余以為只要上海不失, 山西能堅固一半,海州方面不出事(恐敵攻上海不下急而由海州上陸威脅我徐州, 則心腹受敵矣)。蔣先生以為海州決無事。又一二戰區兵力不足 。」「蔣先生以為,敵如越黃河南下,斯真不(得)了 。」這足證蔣氏集中兵力在上海與日軍作戰是有充分設計的,是避免日軍主力從河南、山西渡黃河南下的戰略謀算。

……「八一三」以後,在我軍猛烈攻擊之下,日軍統帥部被迫不斷向上海戰場增 兵救援,從其本土、朝鮮、臺灣、東北等地抽調了部隊,最後竟抽調了正在華北戰場上作戰的部隊南下增援淞滬日軍。9月5日舊軍統帥部決定,「把主作戰轉移到上海方面」。此時,日軍在我國南北戰場上的作戰師團比例數已由8月間的2:9,改變為9:7,我方在事實上已達到了「引敵主力南下」的戰略目的。

蔣介石認為「強國之國防,重邊疆,取攻勢,弱國之國防,重核心,取守勢。」因此,他主張我國的抗戰,應在防禦性戰略守勢原則下進行國防準備,「中國同日本作戰,即無所謂決戰」。當時,蔣介石左右的中外軍事專家亦曾不約而同地建議過「向西」後退以求持久抗日的主張。例如,我國著名軍事理論家蔣百里, 就曾分析未來的抗日戰爭不僅是一場全面戰爭,而且是一場十年八年的長期戰爭。在戰爭初期,中國軍隊會在日軍猛攻之下守不住沿海地區而後退,所以應以湖南一帶的內陸省份為我國抗戰之後方基地。雖然中國可能失去上海、南京等大城市, 但這並不意味著抗戰的失敗。「中國因為是農業國家,國力中心不在都會,敵人封鎖了與內地隔絕的上海,只是一個死港,點綴著幾所新式房子的南京,只是幾所房子而已,它們與中國的抵抗力量,完全沒有影響」。「我們對於敵人制勝的方法就是事事與之相反,就是他利於速戰,我卻用持久之方針來使他疲弊,他的武力中心放在第一線,我們卻放在第二線,而且在腹地內深深地藏著,使他一時有力沒用處。」蔣介石的另一位高參,德籍軍事總顧問法肯豪森,也提出過類似的建議……

參見──馬振犢:《開闢淞滬戰場有無「 引敵南下」戰略意圖》(抗日戰爭研究/1994年第2期),p97~146。

 

「中國的萊特兄弟」馮如 | 郭譽申

在台灣,幾乎人人都知道美國的萊特兄弟發明飛機(1903年),卻很少人知道中國人馮如只晚六年也設計、製造出飛機,並在1909年親自駕機試飛成功。馮如的壯舉發生在中國非常衰敗的時候,令人特別意外而驚奇。筆者最近才知道馮如其人其事,但願此文讓更多人知道馮如。(此文主要取材自維基百科)

1884年,馮如出生於廣東省恩平縣的一個農戶,馮家種田為生,兼職挑夫肉販,農閒時也做些採集、販賣中藥材的小買賣。馮如家境貧寒,兒時是個放牛娃,沒有受過完備的教育,他7歲到11歲時在家鄉讀過兩年私塾和在鄰村學校半工半讀過兩年,此後家裡經濟狀況轉差,再也供不起他讀書。

1895年,清朝在甲午戰爭中戰敗,被迫簽訂《馬關條約》,割地賠款,國庫空虛,民生凋敝。當時的馮如年僅11歲,為了幫助家計,以及躲避日漸動盪的社會環境,決定遠涉重洋到美國舊金山,跟隨在國外做小生意的舅父謀生。初到舊金山,馮如白天做童工,夜讀補習英文,生活艱苦。此時他目睹美國日新月異的先進機器,馮如認識到,要想國家富強,必須有賴於先進的機器,於是他專攻機器製造。由於當時美國推行具種族歧視的排華政策,馮如先後在船廠、電廠和機器製造廠當過學徒和工人,歷時近七年,但經常遭到企業無理解僱,工作很不穩定。但即便在如此艱苦的環境下,馮如仍然不懈地堅持工作和自學,並逐漸掌握了多種機械和電器的設計製造技術,成為頗具名氣自行營業的工程師。

1906年,馮如開始設計飛機,次年,在舊金山的奧克蘭租了一所工廠,開始製造飛機。1909年9月21日傍晚,「馮如1號」正式試飛。馮如駕機迎著強風起飛,升至4.5米高,環繞一個小山丘飛行了約800米,顯示他的飛機具有良好的性能。當時中西報刊競相報導。美國《舊金山考察者報》在頭版顯著位置刊登了馮如的大照片,讚譽馮如為「東方的萊特」,並驚呼「在航空領域,中國人把白人拋在後面了!」

1911年2月,心念祖國的馮如帶著其公司人員、機械設備和造好的飛機回國。10月10日,武昌起義爆發,11月,廣州光復,廣東革命政府成立。馮如率助手參加革命,被任命為廣東革命政府飛機長,他立即在廣州建立廣東飛行器公司,這是中國國內的第一個飛機製造廠。當時清廷尚在北京,馮如以虜巢未破,終為後患,於是加緊製造飛機,以供北上參戰,推翻清王朝。經過3個月的努力,於1912年3月,製成一架性能優於「馮如1號」的飛機,這是中國國內製成的第一架飛機,揭開了中國航空工業史的第一頁。

1912年8月25日,馮如在廣州燕塘機場公開進行飛行表演。馮如先向到場的各界人士介紹情況,包括飛機如何利用、如何製造、如何駕駛等內容。接著,馮如駕駛自製飛機凌空而上,高約36米,東南行約8千米。當時飛機運轉正常,操縱自如,鼓掌之聲,不絕於耳。但馮如急於升高,操縱過猛,致使飛機失速墜地,機毀人傷。醫院搶救無效,馮如以身殉國,時年僅29歲。在彌留之際,馮如猶勉勵助手:「勿因吾斃而阻其進取心,須知此為必有之階段。」

1983年,馮如墓公布為廣州市文物保護單位,類型為近現代重要史跡及代表性建築。2009年,美國奧克蘭的蘭尼學院豎立起紀念馮如的銅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