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主義志士與頭陀(苦行僧)的類比 | 張魯台

社會主義者必定是無神論者,頭陀(苦行僧)則是嚴格遵守佛教戒律的精進修行者,兩者似乎是無法類比?實則不然,首先兩者皆是無神論者。

正信佛教徒是無神論者,這一點可能會讓許多人覺得驚訝,佛教講緣起性空,當然不會認同有一個憑空出現的神,這個神又憑空創造世界,這絕對不符合緣起法則,探討有神或無神,有如探討宇宙有邊或無邊,時間有無開始與結束,神又是從何時何處先出現?這些都是戲論,探討不出結果的,對現實生活或修行毫無益處,因此頭陀必是無神論者。

有堅定的信仰(一個追求的目標),不虛談不唯心,務實的生活,這是兩者第二個相同處。

清末民初中國陷入半封建半殖民困境,俄羅斯十月革命啟發了陳獨秀、李大釗、朱德、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等人投入革命,引領社會主義戰士們投身革命,才有今日新中國。這些革命黨人如同精進的僧侶,自律甚嚴,不追求個人物質享受,這是兩者第三個共同點。

中國僧侶中以大唐三藏法師玄奘最具代表性,西行、東歸,歷經磨難、考驗毫不退縮,其人格與毅力正是典範,紅軍長征差堪比擬。兩者的共同點還有很多很多,歸結成一句話,就是革命志士與苦行僧皆有非凡毅力與信念,有一定的人格條件,不然兩者皆不會成功。

社會主義者能夠革命成功,還必須有一個列寧式政黨引領革命,如同有根器、有頭陀心理特質的出家人也要有僧團的約束與砥礪,就不致放逸而易於成就,僧團與列寧式政黨竟然也有共通之處,這絕非偶然。 

台灣有兩個列寧式政黨,一個是從大陸敗退到台灣的K黨,一個是由岩里政男豢養大的冥黨,雖然都是列寧式政黨,但是此二政黨卻沒有革命志士。以K黨而言,在大陸真能做到「升官發財請走他門,貪生怕死莫入此門」,就不至於退守台灣,到了台灣未能記取教訓,最後還是被冥黨「轉型正義」玩的奄奄一息,他們還是甘之如飴的守著遇雨漏水的茅篷,既不敢起而抗爭,又捨不得那三坪小地盤,一有黨內外選舉,你瞧那熱乎勁,可又看不出他們在臥薪嘗膽,這如何能夠再起?

冥黨玩選舉其手法遠勝對手,看它們玩轉型正義玩的個個腦滿腸肥,將轉型正義過來的公司、基金會,全家族都派上去當董監事、經理人,這種黨會有革命領袖與志士嗎?喊台獨口號只是拿來騙騙傻老百姓,他們要再吃肥一些,準備多弄些盤纏,隨時可以跑路才是最重要的。更何況俄烏戰爭赤裸裸的告訴他們美國是靠不住的,大陸也是軍事強國,美國怎麼可能為了台灣冒世界大戰的風險?假革命份子還是先撈吧!到時再跑吧!千萬不要以為他們有苦行僧般的信念與毅力!

幾乎活不下去的外省人 | 盛嘉麟

我認識幾個在台灣的外省朋友幾乎活不下去。

他們是藍營的,擁護中華民國。
他們擁護中華民國,討厭民進黨,討厭日本人。
他們不喜歡韓國人、菲律賓人、越南人。
他們不喜歡中國國民黨,軟趴趴沒有戰力。
他們不喜歡中國國民黨要改名台灣國民黨,切掉了中國。
他們不喜歡馬英九,巴結民進黨、討好習近平的娘娘腔軟骨動物。
他們不喜歡韓國瑜,沒有留學美國的盎薩風度。
他們不喜歡宋楚瑜,曾經和李登輝情同父子。
他們忘不了反共抗俄,反對共產黨,討厭俄羅斯。
因為討厭俄羅斯,這次俄烏戰爭,無論普京多麼師出有名,無論澤倫斯基多麼小丑可惡,他們捐錢幫助烏克蘭。
因為反對共產黨,無論大陸大國崛起、經濟興榮、軍事強大、科技先進、奧運強國,無論大陸96%人民擁護共產黨,他們永遠反共。
他們多半留學美國,心中只剩尊敬的美國,疫苗都全家飛來美國打。

可惜這十年來美國變了樣,街邊都睡著無家可歸的流浪漢,屎尿味沖天,你還要防範他們搶你的皮夾皮包。物價漲上天,到處偷搶,槍枝泛濫,國家財政喪失倫理,靠印鈔票,靠發公債。排斥移民,叫罵中國,街頭常常打殺中國人。民主黨、共和黨幾乎要爆發內戰,美國早已不是他們心目中的美麗國家。

可惜這十年來美國變了樣,全世界到處攪事挑事引發戰亂,欺凌世界各國,昨天制裁朝鮮,今天制裁伊朗,明天制裁委內瑞拉,迄今已經制裁過50個國家、3800家公司、幾萬位個人。生意競爭不過華為,就扣押人家老闆的女兒。俄羅斯已經被美國制裁了廿年,現在要糾合白人國家,加上黃人買辦日本、韓國、台灣、新加坡,再加6000個制裁項目,包括俄羅斯的貓狗,要亂棒打死俄羅斯。意猶未足,正計劃要制裁印度,中國已經被制裁了四年,又恐嚇要實施二級制裁。這樣美國是在制裁整個歐亞世界島了。

他們僅剩尊敬的美國,不再美麗。最近美國內部有人建議把美國從United States of America(美利堅合眾國)改名叫United States of Sanctions(制裁瘋合眾國)。世人都在看熱鬧,看笑話,等著看制裁崩盤。

所以我認識的幾個在台灣的外省朋友,他們頓失所有的依託,幾乎活不下去了,有的靠吃憂鬱症的藥物度日。其實他們是忘了根本,我們都是大漢民族,都是中華民族的子民,中華民族正在欣欣向榮,走向民族復興的康莊大道,無人能擋,我們應該高興,我們前途似錦。

為什麼台灣會通姦除罪 | 盛嘉麟

有丈夫的、有妻子的不得在外面發生小三、小王的關係是道德的概念,但是要把道德的概念列入國家的法律管控,這就要考慮許多因素,我隨便就舉出幾項考慮:
法律執行能力
法律執行成本
法律執行效果

一個幾千萬幾億人口的國家,以台灣2300萬人為例。
假定成年男女各1000萬人,
甲男和A女結婚了,國家要監控甲男不得和A女以外的9,999,999(=1000萬-1)個台灣女人上床,法律執行能力是異想天開。
乙男和B女結婚了,國家要監控B女不得和乙男以外的9,999,999(=1000萬-1)個台灣男人上床,法律執行成本是500架F16V。

說到法律執行效果,基本是零,因為人類的基因就不是一夫一妻或一男一女的,所以從古代通姦處死、燒死、淹死,到現代通姦有罪判刑,都沒辦法嚇阻小三小王的現象。

所謂「有丈夫的、有妻子的不得在外面亂來」只是道德概念,不是基因,不是天性,而且所謂在外面亂來,仍然是建立在兩情相悅的基礎上,而不是從街上隨便遇到隨便拉來的男女,絕大部份的夫妻不會在婚外再建立愛戀的關係,因為真的相愛,一妻就把男人累垮了,一夫就把女人困住了,那來精神另建愛戀的關係?

中國大陸在廿年前就通姦無罪了,台灣好像是兩年前通姦無罪了。從統計上來看,小三小王的數量大致保持不變,我們沒有看到統計資料說,因為通姦無罪了,哈哈,小三小王忽然暴增。因為小三小王仍然是建立在男女相愛上,而不是法律上。

為什麼國家的法律並不管控尊師重道、孝順父母、朋友夠意思 ….. 這些優良的道德概念?因為考慮到法律執行能力、法律執行成本、法律執行效果,只能放棄。同樣道理,通姦無罪也是建立在國家根本無力管控人民床上的事,只能放棄。

我毎次看到一個大媽大娘帶著警察去到旅館房間的門外,等待最好時機,破門抓姦的景象,我真替警察難過,也慶幸自己不是警察,試想一個警官大學的畢業生,他的工作不是除暴安良,而是替這些大媽大娘去捉她們老公的小三,不後悔到吐血才怪。

爭議多年,台灣終於通姦除罪

民主宗教催眠台灣、烏克蘭 | 黃國樑

台灣是一個被民主教條徹底催眠的地方,跟烏克蘭一個模子。其類同處更在於,它們都因為西方價值,從而反對自身所源起的民族或祖國。

亦即,他們將自己想像為一個民主神聖同盟的一員,在精神上完全異化為一個文化異端。他們相信,藉由這樣其實十分膚淺的溯游與驅近,就可以將自己像是換了血似地,變成了金髮碧眼的民主貴族。

他們不曾察覺,他們不過就是藉由一條美其名為民主的控制指令集的神經,所牽制與任意唆使的傀儡,這樣的傀儡不但可以被送上戰場轟炸,也可以用一紙文件就變賣。

西方所傳遞出來的一絲虛假的溫暖,讓他們曾感到的某種歡愉的平等,只是為了讓他們在關鍵的時刻,能慷慨而無悔、甚而沒有一點猶豫地獻身,好去炸毀、裂解或重傷西方所憎惡、恐懼的敵人。

反正,他們就只是邊陲上的僕從、哨兵與砲灰,只具有某種人肉長城的價值,在戰爭爆發時,他們必須用血肉之軀去填滿西方罪惡所挖開的溝壑;當他們都義無反顧地獻上他們的肉身後,就只有歷史書上的一句話,作個無足輕重的註記後即被匆匆翻過,從此只留在記憶底簾子後頭,再找不到任何痕跡!

你無從喚醒他們,因為民主是現代最強有力的新型宗教,它的力量幾乎連上帝都難以撼動。在無神論的時代,民主是現代人的巴力神。

但這個巴力神的後頭,其實是一個帝國的中樞,它每天都在炮製各式的民主寓言與神話,讓邊陲上的人們聽從指令,以迎合、實現帝國的利益。

真理與事實在這個世紀無法存活,它們反而被當成謊言。在民主美麗的幻影裡,他們寧死也不願醒來!

評蓬佩奧在台演講 | 黃國樑

那天我還是去了現場,聽那個不知怎地突然變得很瘦的蓬佩奧的演講。這個人就是一個「冷戰化石」,如果他不是故意假裝的話。

整篇演說隨處都可見到這一冷戰的痕跡,譬如以下的這一段:
But I fear that unless the European nations in particular oppose Russia with great resolve, the light of freedom may be snuffed out there.
And make no mistake, Vladimir Putin will not stop with Ukraine. He will not stop until he can reestablish Russia’s influence across the old borders of the Soviet Union.
North Korea, under the rule of the Kim regime, will continue to provoke and threaten South Korea until its threats are appeased, and freedom dies.

(中譯:
但我擔心,除非歐洲國家以更大決心反對俄國,否則烏國自由之光可能熄滅。
千萬不可錯估形勢,普丁不會止步於烏克蘭,直到重建蘇聯舊時版圖的影響力,否則他不會善罷干休。
金正恩政權統治下的北韓也將持續挑釁及脅迫南韓,直至威脅遭到姑息,自由終將消逝。)

以上都是他的演講原稿文字。他的演講中不斷閃現的字彙就是「自由」,亦即,如今的世界仍然是「自由世界」與「共產極權」的對抗。但事實卻是:俄羅斯不是蘇聯,金正恩也不是金日成;如今俄羅斯的經濟體量比廣東省還小,朝鮮在全球更是無足輕重,美國已當了單極超強超過30年的如今,竟還將共產主義塑造成一種無與倫比的威脅,這顆腦袋不是冷戰化石是什麼?

這篇演講與他任內在尼克森圖書館發表的新鐵幕演說是一樣的,藉由誇大的、矯飾主義的語言,將一個早被美國擠壓、驅迫得不成人形的對象,繼續放大、裝扮成威脅人類的思潮與魔窟。

現在焉還有共產主義?在現今的地球的村子裡談反共,就像在好萊塢談抵抗外星人。在全球70億人口中要找出一個、就那麼天殺的一個真實的共產主義者,都恐怕找不到的今天,還要販售猶如麥卡錫主義復活似的戰略觀,蓬佩奧的心靈狀態真的值得探究。

但更值得探究的,是台灣這個社會。這是一個腦中繼續停留在反共的魔幻敘事中不願甦醒,但卻光榮地、堂而皇之地從它以為的共產鐵幕裡賺錢的、精神分裂的社會。

就是這樣的一個社會,蓬佩奧這種西方最低劣的無恥政客才能如此風光地在這裡銷售他的反共邏輯與題材!

這個世界早已沒有鐵幕了,但美國與歐洲的議會或是決策辦公桌前的政客心中,鐵幕卻恍似從未落下。他們將自己裝扮地猶如天使,然後將他們討厭的國家與政權妖魔化,說他們是共產主義者、獨裁者、極權統治者。

他們無法解釋的是,獨裁者為什麼可以將國家建設得那麼強大,極權者更如何將人民的生命財產看得那麼重要,以至於要傾洪荒之力將世紀病毒驅趕於國境之外,更無從解釋,何以民主底下,人民在成群地死亡,而貧富懸殊的問題卻永遠得不到解決;他們無法解釋他們的無能,只好將一切都推諉給外部仍然有數不清的、可怖的魔頭。

我衷心地祝福變瘦的蓬先生能於2024年選上美國總統,這就可以讓人更加看清:民主當然可以選出一個靠顛覆別人、欺騙、偷竊而存活的情報頭子當總統;而從他的靈魂窗子看出去的世界,畢竟也仍將是繼續在殊死鬥爭的黑白宇宙,並因此將國力消耗在無止境的滲透、斥候與製造動亂上,最終走向瘋狂。

當美國從鎮日只想侵略與作戰的軍工帝國終於退回到原來的那個簡單的、與世無爭的共和國,人類的好日子才會終於降臨!

蓬佩奧在放屁安狗心! | 石文傑

已經是一介平民的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日昨在台北公開發表演講,主張美國外交承認「中華民國台灣」!誠如前外交官介文汲所言,為何有權時不做,現在才放馬後砲?

其實美國何嘗不想享齊人之樂,給兩岸雙重承認?美國國務院何嘗未做過沙盤推演?試想一個小小的立陶宛妄想讓台灣設置台灣(國)辦事處,中國政府警告無效後驅逐立國駐華大使,兩國邦誼降為代辦級!下一步就是斷絕邦交,至於經濟封鎖不在話下!

試問美國若承認台灣並且建交,中國不斷然與美國斷交?中、美有千絲萬縷的政經關係,互相有難以估計的經濟利益,經得起如此折騰?何況台海不因此生波?中共不採取武力方式解決兩岸問題?

所以拿人嘴軟的蓬某一番不負責任的說法,大家聽聽就好,可別當真!這種口惠而實不至的言辭,台語叫「放屁安狗心」,其實相當傳神,可別把屁當屎!

蓬佩奧演講時認為「中華民國台灣」已經是主權獨立的國家,美國應予以外交承認,並與之建交!既然如此何不也推薦它加入聯合國?

或許新會員參加聯合國必須通過安全理事會,中國有否決權,滯礙難行,那為何不提案中華民國台灣加入世界衛生組織(WTO)?因為只需多數會員同意即可,無否決權問題!若世衛組織不行,參加世衛大會(WHA)當觀察員也行!為何在蓬氏當國務卿時什麼都不做,現在才來放馬後砲?

當然吾人都知道世衛組織是聯合國的附屬組織,必須是聯合國會員國才有資格參加,向世衛組織叩關只是徒勞而無功,但當一年一度的世衛大會的觀察員只要191個會員國過半同意即可,為何美國光說不練?連領銜提案都不做?

為何他在美國不說,卻跑來台北說?難道不是孔子說的「巧言令色鮮矣仁」或「損者三友,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之列?

蔡英文繼續挑釁對岸,不證明中共「好戰」不罷休 | 譚台明

昨天蔡英文的二二八講話,實在是個不祥之兆。

看來,民進黨要對中正紀念堂動手了,這勢必會引起爭議,但這正是民進黨想要的,而且,最後很可能會得逞;如此不但有助於民進黨的選舉,且要落實老蔣「屠夫」的形象,變成「全民共識」。

想想真是可怕,老蔣去世不到50年,60歲以上的人,都對老蔣時代的生活記憶猶新,然而,歷史就可以這樣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歪曲竄改。當然,事情不會就此打住,醜化老蔣,自然是「反中」的一部分,配合烏克蘭的戰事,再次販賣亡國感,舊瓶新酒,老戲新唱,永遠玩不厭的悲情,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萬靈丹,選戰必勝的神仙符。

玩弄權術也就罷了,怕的就是弄假成真。反中就要反得像,不能不擺出「不惜一戰」的英勇姿態,(難道要輸給烏克蘭人?)為了配合美國人的要求,某些人已經在大推恢復徵兵了,甚至女生也要當兵。要當兵的人還沒有投票權,但他們的家長一定是反對的,而其他事不關己的人,則愛國不落人後,那一個不樂觀其成?選票上的得失,民進黨自有精明的計算。

總的看來,最可怕的是,台灣正在走向一個「自我實現的預言」,老共越隱忍,台灣就越挑釁,不證明中共「好戰」不罷休。一切都按照美國的劇本演出。明明知道是謊言,但說多了就可能成真。烏克蘭人可能作夢也沒想到普丁會真打,現在「英勇」的事蹟在全球媒體上傳揚,「輸人不輸陣」的台灣精神,會進一步逼死台灣不能退後。一場沒有必要的悲劇,就在前方不遠處等待著。真是可悲。

能逢凶化吉嗎?據說政治是高明的騙術,只能希望民進黨真的是高明的騙子,不僅騙選民,也騙美國,始終保持頭腦清醒,不把自己也騙進去。拜託。

「台灣民族」始終只是泡影 | 郭譽申

台獨想要讓台灣脫離中國而獨立建國,一直企圖製造出「台灣民族」和「台灣民族主義」,以區別於並對抗中華民族和中國民族主義,其作法包括「去中國化」,宣稱台灣人多有原住民的血緣等等。台獨在這方面努力了二三十年,有助於民進黨的獲得政權,但是真能製造出台灣民族和台灣民族主義嗎?看來並不樂觀。

在此民族和民族主義可說是一回事,一群人若形成一個民族,就會呈現出民族主義;反之,一群人若呈現出民族主義,就是一個民族。種族是基於共同血緣的人群,民族則不強調血緣而強調認同。著名的國際關係學者John Mearsheimer列舉出民族的六項特徵 ([1]):

強烈的一體感
獨特的文化
深刻的歷史
優越感 (優於其他民族)
神聖的領土
對主權的堅定追求

讓我們根據這些特徵來評估,台灣人是否足以形成一個台灣民族?而台灣民族主義的強度足以比擬中國民族主義嗎?

在兩蔣時代,台灣人普遍自認為中國人,有很強的一體感。然而民主化之後,藍、綠競爭執政而長期惡鬥,台灣的一體感明顯減弱了。譬如,筆者就曾聽到有藍營的支持者在綠營贏得執政後說,他以前每年都捐錢給慈善機構,但以後不捐了,不願幫助綠營執政者解決貧窮問題。藍營執政時,部份綠營支持者恐怕也有類似心態吧。

在文化、歷史和優越感方面,中華民族有悠久的歷史、不曾間斷並影響四鄰的文化,又長期是東亞的核心大國,這些都是「台灣民族」絕對比不上的。有些人或許認為,台灣實行了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已產生異於中國的獨特文化。其實不然,台灣人仍然很像對岸的中國人,跟中國人有類似的行為和意識形態。(參見《台灣人仍是中國人》)

台灣只有面對大陸時堅持主權和領土,面對美、日就成了軟腳蝦。蔡政府既不敢對釣魚島有任何主張和行動,又在美、日的壓力下逼迫民眾吞下萊豬和核食。台灣這樣輕易地放棄領土和主權,只會造就軟弱的人民,與堅持台灣、釣魚島和南海主權的大陸民族主義不可同日而語。

台獨企圖製造出台灣民族和台灣民族主義,以對抗中華民族和中國民族主義。以上的簡單評估顯示,台獨是枉費心機,而台灣民族和台灣民族主義始終只是泡影。這也呈現於台灣人大多只是口頭反中,卻不願從軍保衛台灣,並且沒有政黨敢於主張恢復徵兵制。雖然民族主義是兩面刃,必須適可而止。沒有台灣民族和台灣民族主義,台獨建國就是死路一條,更何況大陸的規模是台灣的幾十倍,台獨別再執迷不悟吧。

[1] John Mearsheimer,《大幻想:自由主義之夢與國際現實》(The Great Delusion: Liberal Dreams and International Realities, 2018)

扯到哥倫布、扯倒哥倫布 | 姜保真

大陸作家曹雨寫的書在台灣重新以繁體字印製出版。台灣出版社的編輯為配合當前政治正確的公眾形象氛圍,主動將書中凡是有「大陸」的字句改為「中國」,於是就出現了近日網路激盪熱議的笑話。

這本書《激辣中國:從廉價到流行,辣椒的四百年中國身世漂流記》,例如有一句是「哥倫布發現新大陸是辣椒得以從美洲傳播到全世界的契機」,台灣的出版社編輯取得原書文字檔,先從簡體字改為繁體字,用文書編輯軟體搜尋「大陸」,再按鍵全部取代為「中國」,於是就出現了「哥倫布發現新中國…」的古怪詞句!

作者曹雨是人類學博士,2019年北京曾出版他的著作《中國食辣史:辣椒在中國的四百年》,書籍簡介說該書是「探討辣椒傳播的歷史路徑和食用辣椒的原因…」,可能較偏學術性,《激辣中國》是偏科普的通俗之作,在台灣出版應當也扯不上統戰陰謀的動機,沒想到卻因「哥倫布」與「新中國」而意外走紅!嗯,紅色也是多數辣椒的顏色。

據曹雨在社群媒體發文感嘆,指責台灣出版社篡改他的原文而且沒有校對,才會變成有「哥倫布發現新中國」。他還說原書在中國大陸出版時,已被思想檢查刪掉〈辣椒與紅色革命〉、〈大破大立〉(文革時期的飲食文化)等章節,他原本以為在台灣印行出版可有一個比較完整的版本,沒想到鬧出更離譜的笑話,除了「哥倫布發現新中國」,還有「歐亞中國」、「南亞次中國」…等荒謬詞句。

台灣出版社的作業SOP令人不解:眾所周知英美兩國系出同文同種,但也有American English 與 British English的微妙差異,美國出版社如果要在北美印製發行一本先在英倫三島出版的英文書,美方出版社編輯也會使用軟體檢視書中單字詞句及慣用語、俗語,如果認為需要做相當多的更改變動,甚至得考慮與原作者重新簽立出版合約,不只是英國出版品的美國版而已了。從上述曹雨的抱怨看來,顯然台灣出版社甚至並未將書稿清樣送給他做最後校閱。現在網路普及只需傳送電子檔文件,不解何以省略這重要一步驟?僅以「疏忽」、「懶惰」,或「手民誤植」都不足以澄清了。

當然,這件公案並非出版社作業出岔那麼單純而已,涉及的是台灣政治抗中反華導致的自我思想檢查。謝長廷過去訪問大陸時曾說「實在不應該看到『一中』就抓狂、張牙舞爪」,如今則是普遍對於「中國」或「大陸」兩詞非常敏感必也正名乎的要分個清楚。朱立倫2015年擔任國民黨主席時訪問北京,會見習近平時朱提及「兩岸同屬一中」,在台灣激起浪花千層,當時仍然在野的綠營立委紛紛砲轟國民黨。到如今2022,國民黨自己也鮮少再提「兩岸同屬一中」,只敢弱弱的小聲說「一中各表」。然而綠營對於這四個字也是不依不饒,因為在綠營看來,「中國」就是彼岸的「PRC」,我們這邊只准獨稱獨尊「台灣」!黃郁婷在北京冬奧鬧出服裝風波,她補充說自己是「為中華台北而戰」,台灣方面也有人怒斥「怎麼不敢說是為台灣?」

不過由於扯到哥倫布,我們也得想想山姆大叔在此事的責任:其實,如果不是美國暗中在台獨背後撐腰抗中,哪會發生這等糗事?

起源於2012年美國密蘇里小鎮佛格森的「BLM」(黑人的命也是命)社會運動,近年由於美警過度使用槍械暴力,一再發生無辜黑人遭警槍殺的案件,至2020年黑人佛洛伊德遭白警壓頸窒息而死,他哀求發出「我不能呼吸了」悲鳴,全美譁然,時任華府特區的民主黨籍市長更是下令將通往白宮的一段路面漆上「Black Lives Matter」字樣,向共和黨籍的川普總統抗議。而已有多年的「覺醒」(WOKE)社運也更為壯大,這主要是呼籲學界及政界檢討過去各項大小史事,是否都有壓迫黑人及少數種族的成份?

於是諸多南北戰爭時南方將領的銅像被扯倒、兩個印地安土著步行陪同騎著馬的羅斯福總統雕像群也被搬走,最後就是北美地區的哥倫布銅像近年紛紛被扯倒、踐踏、唾棄,因為追究歷史:他根本就是當時黑奴三角貿易的一個奴隸販子-歐洲商人赴非洲擄脅黑人,販售到北美洲做奴工。扯倒哥倫布銅像已經是動搖美國的立國根本,無怪乎川普總統下令軍警保護各州的聯邦政府辦公場所建築物及歷史名人銅像。

台灣的教科書課綱敢這樣更改對於哥倫布的描述,以符合今日北美地區的政治正確氛圍嗎?

恐怕沒那個膽!大家看:台灣的獨派文青側翼作家們,有誰敢碰觸「哥倫布發現新中國」這檔熱門新聞!?即使發言,也是小心翼翼的集中在譴責編輯疏忽的技術性層面,怎麼不敢問為何要把書中的「大陸」改為「中國」?其實在《憲法》增修條文前言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文中都有「國家統一前」字句,且以「大陸地區」稱呼海峽彼岸,這是法定名稱。綠營立委於2020年曾於立院提案修憲刪除,後在壓力下自動撤案。

我也來湊熱鬧,帶個風向吧!既然美國人不要哥倫布了,中國接收吧,或許可找陸籍企業家出款,低價收購美國扯倒的銅像運回大陸,找一個都會區街角豎立一尊新銅像,就定名為「哥倫布公園」。因為—畢竟還是人家哥倫布發現了新中國啊!何況,回收美國的破銅爛鐵,兼可略略貢獻平衡中美貿易逆差。至少可能感動部份美國共和黨人,明尼蘇達州的哥倫布銅像,得以在中國上海新生,多好!    (作者為台灣的作家)

懲處黃郁婷勢在必行 | 黃國樑

對黃郁婷進行懲處是一個必須的、不能省略的政治教化!對民進黨而言,如果不處置黃,那就等於解開了對於追求紅色符號的禁令與鎖鏈,而它擔憂,這可能逐步上升為一股沛然莫之能禦的風潮,最終消解了自己。

中華人民共和國、共產、馬列,以及獨裁、專制與箝制人民,是一整組的政治符號與意涵的組合,必須從它的五星旗、毛澤東像到一切徽章、標誌、服飾與裝束,都與反人類、壓迫、監控與囚禁等一切負面政治意涵緊密扣合,不能發生剝離現象。

就像將納粹罪行與卐字旗、納粹禮形成一組密不可分的符號與語彙一樣,禁止任何人複製、引用與模仿。

這是民進黨及其宣傳機器必須始終服膺的準則與綱領,如果准許喜愛或追捧五星旗、紅色圖騰、紅領巾,讓它自然地發展成為民眾追摹的新的美學、時尚,卻不與專制、剝削的意涵發生關聯,當這些符號與圖騰不再具有負面的暗示作用,就有反過來解構台灣社會反共與反中意識形態的風險。

所以懲處黃郁婷勢在必行,大風起於青萍之末,必須殺雞儆猴。懲處行動的最深處,其實是民進黨的顫慄與恐懼。我們的冷戰始終不曾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