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記者哀 | 藍清水

記者上山下海、上窮碧落地挖掘新聞,滿足了閱聽受眾知的權利以及為大眾引進新的知識,並用輿論監督政府,故人稱「無冕王」。9月1日是記者節,記者先生、小姐們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節日,表示,社會與政府對記者這一行的尊敬。

因為,我是世新畢業的,受過新聞教育,故而對記者的方方面面都有興趣且關心。在民進黨崛起之前,臺灣的新聞記者嚴守記者守則且極為自律,故而人們常常可以接收到記者們提供的各式各樣的真消息。因為,當時的記者幾乎都會對消息來源再三查證之後才會發布。現在的記者,可以憑空杜撰新聞,或者對消息來源不做查證,以致常為提供消息者所利用,當然也有專為假消息効勞的無格記者,因為大多數的記者已經用意識形態做為撰寫、報導新聞的最高指導原則。

就如記者節當天,有位變色龍召開記者會,竟然對提問的記者惡言相向甚至辱罵。全場記者只敢在底下竊竊私語,看不到一個記者挺身聲援,事後且有三立的記者認為中天記者是自找的。這種記者公開批評記者,同業攻擊同業的情形,在以前可未曾聽聞的。以前只聽聞記者們為了跑獨家新聞而互相競爭,可是,外界若有作賤記者的情事發生,記者必群起而聲援之,哪容變色龍曹某如此猖狂?事後記者公會並會公開譴責,以維護記者尊嚴。9月1日記者公會在嗎?

假如,記者被意識形態所綁架,為特定人物、政黨服務,如此無格調者,不該再被稱為記者,而應該稱之為走狗或者鷹犬比較適當。

老報人、世新大學創辦人成舍我先生,生前每年為畢業生題辭都是:「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若瞭解成舍我先生年輕時如何力抗軍閥,一生如何扮演監督政府的角色,便知道這幾個字,是老報人一生所服膺的記者信條,即當一個大丈夫是也。現在的記者能做到者幾希?

政戰幹部放下反共旗幟,堅決中華民族統一路線 | 杜敏君

老蔣播遷到自由復興堡壘後,痛定思痛,反省檢討,認為敗在沒有讓國軍幹部認識馬克思的唯物辨證法,沒有貫徹國軍的政治工作。因此交待經國先生在北投跑馬場成立復興崗政工幹部學校,在三軍成立政治作戰制度,學習中共的政工制度,連、營並編制有連、營指導員。

可惜唯物辨證法是批判性的,是否定和辨證的哲學。政戰制度非但未能鼓舞官兵士氣,反而在破壞部隊團結,控制官兵思想。政戰官與部隊主官爭名奪利,成為部隊的抓耙仔(打小報告),沒有主官不視為眼中釘的。

詭譎的是,經過革命烘爐復興崗千錘百鍊出來的革命子弟,熟諳馬克思的唯物辨證理論,應該是國民黨軍的忠貞幹部,然而事實相反,退休之後,至死不渝的蔣家反共子弟兵反而是黃埔嫡系陸軍官校軍官,而經過思想改造的復興崗子弟,反而放下了反共旗幟,堅決中華民族統一路線,連我們的老校長許老爹,都成為統一的急先鋒、領頭羊,為何?

只有一個理由,懂得唯物辨證法的哲學研究方法,世界上萬事萬物都是變動不居的,人自生下來那一刻起,就開始死亡,所以是即生即死,同樣是你,生老病死是正常現象,幼年否定了嬰兒,少年否定了幼年,青少年否定了少年,以此類推,各年齡層變化的過程構成你的整個人生,唯一不變的是你自我意識的存在。

我們過去所反的共,是當年共產黨自我矛盾鬥爭的過程。經過不斷自我否定的提升,共產黨已回歸到復興中華文化的道路,所謂的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共產主義,也就是孫中山的人類互助合作,天下為公的大同社會主義。那些停滯在原地的反共死硬派,反而成為歷史進化的絆腳石。

政客洗學歷的文化和制度因素 | 郭譽申

林智堅的論文被判定抄襲,其碩士學位被撤銷,他因此退選。原以為事件到此結束,不料相似的洗學歷、抄襲事件愈爆愈多。當然有些是選舉抹黑,企圖搞成天下烏鴉一般黑,但足見政客洗學歷之普遍。政客洗學歷當然可歸咎於其個人品德,但也有社會因素,包括傳統文化和政治制度的影響。政客的品德低劣沒啥好說,本文僅探究文化和政治因素。

綠營竭力要去中國化,但是臺灣仍堅定保有「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中國傳統文化。古人「唯有讀書高」,是重視學問,今人則變成重視學歷。漂亮的學歷不僅自己舒服,還能唬住旁人;若會利用,甚至能夠招財進寶!因此假使洗個漂亮學歷的成本不高、工夫不大,自然是很划算的。古代科場舞弊是要殺頭的,至少也要充軍,現代洗學歷、論文抄襲被揭發,只是撤銷學位,而有些大學還搞出「專班」,迎合政治人物,政客們自然趨之若鶩了。

政治人物回到大學進修,拓展知識和視野,原本是好事。然而多數政客卻不是想進修,而是因為原來的學歷不好看,刻意想把學歷洗得好看點;由於本就無心向學而又政務黨務繁忙,於是進修成為虛應故事,而論文抄襲、找人代寫都成了經常之惡。「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傳統文化完全被歪曲了。

政客要洗學歷,大多是為了選舉,即使最近不選舉,也要準備未來的選舉。雖然高學歷未必有益於施政,漂亮的學歷多少有助於選舉,因此政客都喜歡洗學歷,只要洗學歷的成本不高、工夫不大。

選舉制度的目標是,由人民投票選出最有能力施政的候選人。此目標的前提是選民要能認識了解候選人。然而人民真能認識了解候選人嗎?很難。一個最小的選區都有幾萬選民,因此選民根本不可能直接認識了解候選人,而只能透過媒體和網路間接認識候選人。眾所周知,臺灣的媒體和網路資訊並不中立可靠。在此情況,選民只能偏重參考有關候選人的中立可靠資訊,如學歷。(當然選民一般都認定,大學不會放水而候選人就學時不作弊抄襲。)雖然漂亮的學歷未必有益於施政,選民只能如此投票啊!

政客洗學歷的社會因素是政治制度加上傳統文化。選舉制度要求選民要能認識了解候選人,然而媒體和網路的資訊都不中立可靠,於是選民只能偏重參考候選人的學歷資訊。學歷資訊受選民重視則是因為「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傳統文化。選民會看學歷資訊,政客自然就要洗學歷了。

這裡曝露一個選舉制度的重大弱點:選民很難真正認識了解候選人,不認識了解候選人,選民的投票有何意義?

烽煙四起-霸凌楊丞琳和公器私用 | 藍清水

這兩天被討論最多的是楊丞琳的「吃不起海鮮」說。看完整段視頻,就知道楊丞琳說的是小時經濟不好,並不常吃海鮮,而不是臺灣人吃不起海鮮。不知道甚麼人刻意去扭曲楊丞琳的意思,讓臺灣網民及媒體又是一陣仇中言論。依我看,這是有人想將討論風向從免治馬桶、廁所偷窺轉移到反中。

臺灣現在只要有反中議題出現,民進黨全黨上下無不熱烈響應。內政部長徐國勇面對媒體,竟然說出:「我們國民所得3萬美金,台灣人不會吃不起海鮮,再怎麼窮,台灣人從小吃海鮮是很正常的」。此言差矣。

臺灣國民所得3萬美金是平均值,不是每個人都有3萬美金。身為內政部長,難道不知道有許多生活在貧窮線以下的人嗎?不知道每個晚上台北火車站躺滿了無家可歸的人嗎?臺灣人從小吃海鮮很正常嗎?現在這些遊民吃得起海鮮嗎?

目前臺灣最需要的是各級政府官員率領屬下,做好份內的事。只要做好份內的事,臺灣就是美麗島了。然而,執政者卻一切以黨意為上而脫離民意與民生,整天想的是,如何用公部門資源去打倒對手來贏得選舉。內政部長連這種芝麻綠豆大的小事,都費神來回嘴,難不成沒有其它更重要的事可做了嗎?

說公部門資源被用來助選,我是有證據的。昨天我接到中壢區公所某一個課的人打電話給我說:想邀請校長 (我因為當過中壢社區大學校長,且與他們有許多互動,所以稱我為校長) 某日某時到某展演廳,參加「市政說明會」。我馬上回應她,鄭文燦當市長快8年了,都沒做過分區的市政說明會,剩下3個月就卸任了,這時候還要做市政說明會,騙誰啊?不就是動員一些人去為鄭運鵬造勢助選嗎?她很不好意思地說:是長官要我們這麼做的,對不起校長。這就是公器私用的實例。

民怨如烽煙般四起中!

兩黨皆在掩飾林宅血案真相 | 張魯臺

1980年2月28日台北市發生一起令人震驚的血案,苦主是已經身陷囹圄的臺灣省議會議員,美麗島事件被告林義雄,他位在大安區的住家發生三死一重傷凶殺案件。死者是林的母親游阿妹、七歲雙胞胎女兒林亮均、林亭均,受重傷的是九歲長女林奐均。

案一爆發,種種跡象指向美國人家博( J. Bruce Jacobs )有涉案嫌疑,然而當時執政的國民黨當局,在已經掌握了重要證據情形下,卻沒有依據證據所指跡象去偵查,更不敢逮捕嫌疑人家博,刻意忽視重要證據,以致本案成為懸案,"甘願"承受未能破案的苦果。此後數十年間,任由民進黨藉此案不斷炒作、販賣悲情,指責國民黨泯滅人性,像是陳菊在助選時要選民勿忘林義雄"全家"被殺害。

家博涉案證據:

  • 林奐均清醒後,她的家人問她案發當時情況,她說是到我們家來過的叔叔做的。當林奐均復原得差不多了,對警方的詢問,林奐均不願回答,媽媽方素敏說小孩身體尚未痊癒,不要打擾她。等到林奐均出院回到宜蘭老家,警方再上門詢問,她竟然說:「我看那個人很像蔣經國。」
  • 林義雄的妹妹接受警方詢問,稱家博在案發前的聖誕節前後到林義雄家串門子(此時期林家並無男丁),非常詳細詢問她家裏的情形,媽媽和小孩何時出去?何時回來?
  • 案發當日中午,家博兩次到林宅按門鈴,第二次時間為十二點十分左右,林宅內有個男子開門讓家博進入,幾分鐘後家博離開,但始終沒有見到那名男子出來。
  • 警方偵訊時對家博說,希望破案時,你能回來替我們見證,家博馬上就說:「你們破不了案」。

以上證據並不能證明家博為兇手,但是可以證明家博有涉案嫌疑。

專案小組稱案發當日共有四通林宅電話監聽資料,最重要的是下午1時12分,從林宅撥打至南京東路金琴西餐廳,此通電話在證人看見家博離開林宅之後,田秋堇(議員助理)發現重傷的林奐均之前,應為行兇歹徒撥出。此通電話「無」製作譯文摘要,但是已經證實並非「無」製作譯文摘要,而是被銷毀,國民黨當局為何要做不利於己的事情?

促轉會於2018年重啟林宅血案調查,發現國安局保管的機密檔案中,有家博案發當天中午近十二時打電話到林宅與林義雄雙胞胎女兒通話的紀錄。家博在其回憶錄中早已自述有此通話,事實上警方偵訊筆錄中家博早有供述,家博只知道林宅沒有特務監控,卻不曉得林宅電話早就被長期監聽,然而此通電話並不在專案小組所稱四通電話之內。

歹徒撥打電話譯文與家博撥打電話譯文皆被國民黨當局掌握,卻又刻意忽略,這是為何?無他,依賴美國的國民黨,只要依譯文追查而破案,就是跟美國撕破臉,這個論點後文有補強證明。

時任台灣警備總司令汪敬煦在《汪敬煦先生訪談錄》(國史館1993-03-01出版)一書中很露骨的說:「依我判斷這件血案可能在美國策動;由哪個單位策動,我沒有這方面的證據。他們是希望在二二八當天中午十二點製造一個事件,在美國、日本,甚至台灣都接到同樣的通知…,他們為了選擇對象,由被稱為「大鬍子」的美籍澳洲大學政治學教授家博先到姚嘉文、張俊宏、林義雄家偵查,調查這三個家庭的人數和進出情況…,家博調查的結果,發現林義雄家最容易下手…。」筆者補充姚嘉文、張俊宏、林義雄此三人皆為美麗島事件被告、省議員,所謂最容易下手是指林宅位處巷弄一樓,只有婦孺…。

依照各種資料,筆者勾勒出一場精心設計的黃雀在後戲碼:

美麗島雜誌社人馬及林義雄等人,在國際人權協會、國際特赦組織等美國"友人"的鼓勵下,於1979年12月10日所謂的”國際人權日”舉火把集會遊行,意圖衝撞戒嚴體制,國民黨當局施苦肉計讓憲警挨打,再以叛亂罪整肅反對人士,此即美麗島事件,在野菁英被一網打盡。這的確會讓台灣民主與政治倒退,更嚴重的是美國會失去制衡國民黨的棋子,而美國非常不喜歡留俄的蔣經國政體,最早的嫌隙就是台灣民眾攻打美國大使館事件,林義雄他們的美國"友人",於是在螳螂捕蟬之際,在228這個敏感日子策劃了本案!既可歸罪於國民黨,也使民眾同情反對人士。

血案到底是誰做的?林義雄比任何人都清楚,但是四十餘年來,林義雄從未公開譴責過誰,指出兇手是誰,但是曾公開表示對於血案「我絕不報復」,這是一種戰略模糊?筆者願意相信林義雄不是為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而這麼做,而是與國民黨一樣,有不得不的苦衷。

促轉會發現國安局保管的家博打電話到林宅的機密檔案,此一檔案一「出土」,國安局立即將該檔案認定為「有嚴重影響國家安全或對外關係之虞」,而援引《政治檔案條例》第8條第2項第4項之規定,再將該批檔案封存,須屆滿50年後方能提供外界閱覽。

家博與七歲小孩的通話,竟然「有嚴重影響國家安全或對外關係之虞」,這個「對外關係」指的就是對美國的關係,可見林宅血案一定有美國因素,林宅血案對民進黨的利用價值雖然日益降低,但是人民對於林宅血案的真相,仍然有權力知曉,民進黨碰上美國利益就會轉彎,所以國安局要將檔案再次加密,民進黨口中的正義怕都是假的。

淺談國民黨的反共心態 | 蔣思中

台灣藍綠營骨子裡雖然都反共,但有本質上的不同。綠營台獨史觀是歷史虛無塑造的空泛台獨。但藍營,或曰獨台/華獨,卻有刻在骨子裡的階級意識優越感。如果中國人將國共內戰只看作是政爭奪權,而不是根據中國政治文化特質,探索一條不一樣的社會制度,中國共產黨將永遠無法正視自己在抗日與國共內戰中的角色定位,也永遠無法佔領包括對抗盎撒霸權的輿論話語道德高地。

藍營的問題其實是延續自民國時期以來,國府地主資產階級與帝國主義買辦角色的外溢。許多隨蔣軍來臺的“外省人”,除了被抓伕,吃不上飯依附軍隊的人外,許多是家底殷實,最起碼也是小資產階級或小地主階級的家庭。不少人對共產黨是又怕又恨,存在不少負面情緒。如果沒法認清自己階級意識的誤區,又無法區分家族成員在土改與文革等政治運動中被清算的真實對象與背景,當然就歸咎於毛主席與共產黨。

事實上,這些有條件的子女隨蔣軍來台,許多父母的觀點是“分散風險”。在未能察覺國、共最後勝出者來說,分散一部分子嗣留下,另一部份依蔣軍是許多家庭的共同特徵,才會有兩岸相隔的時代悲劇。然而,來台者,包括我父母,大多經歷困苦階段。早期蔣軍部隊待遇不好,尤其是中下階級軍公教,配給的房舍也相對簡陋,不比當時本土家庭優渥。當然,一些黨政軍高層與江浙財閥之後除外。

許多久居眷村的老一輩人,明明只是家眷與退休人員,仍習慣稱本省人為“老百姓”。自己又何嘗不是老百姓?這種階級意識,也是延續國府蔣軍的一貫軍閥心態。不思自己如何不得民心,節節敗退,反而以輕佻污衊的態度,仇視中共與親共的無產階級人民是“泥腿子,土八路”,靠坑蒙拐騙奪權的道理是一樣的。

最近發生的李立群事件,就是一個典型。但大陸同胞有資格評斷他嗎?要評斷他,是否也用相同標準對付內地那些懷著民國黃金十年美好記憶,認同右傾路線,甚至資產階級與西方霸權買辦心態,以及改革開放後過得無比滋潤,自視高人一等的前朝遺老遺少呢?

國民黨真這麼壞嗎?壞,非常壞!國民黨某種程度上代表人性的墮落陰暗面,是人性慾望的具體外顯。如果大家爭相和稀泥,對階級鬥爭沒有絲毫敏感度,屆時或現在進行式,中國共產黨會嚴重國民黨化,中國將奢言民族復興,也愧對先烈先賢。

這種反省可不是前朝夢縈、城南舊事,因為會左右對內治理與對外關係是否路線正確,是否把握歷史機遇,是否全心為人民服務、為中華民族服務,會左右國家經營、人民共享國家資產服務的重要決策方針。

豬隊友 | 劉廣華

競選市長的政治人物提出公廁廣設免治馬桶的政見,並拍攝廣告短片以說明之;哪知其中卻出現政治人物從廁所隔板上方伸出頭來的場景,笑容還有些猥褻;整個畫面根本不必聯想,就是偷窺;不只對手陣營批評,更是引起輿論一陣撻伐;政治人物見勢不妙,當然廣告下架,趕緊道歉。

劉杯杯最早看到政治人物從廁所隔板上方伸出頭來的畫面其實是網路上的梗圖,坐在馬桶上的是個小女生,不是配合拍攝廣告的網紅;當時第一個想法是,台灣選舉真要這麼惡質嗎?喜不喜歡這個政治人物是一回事,但用梗圖來潑髒水,說人家是偷窺狂,真是不應該,手法太下流。

之後才發現,原來政治人物還真拍了這麼段偷窺的影片,那梗圖也不是惡意抹黑,而是有所本;這才讓劉杯杯瞠目結舌,只是,即便事實如此,仍然覺得匪夷所思。

令人難以相信的是,一般正常人看到這樣的畫面應該都會覺得不妥吧?結果是,整個廣告從創意發想,劇本撰寫,拍攝,後製,一直到推出影片,整個製作團隊,包括當事人,竟然都沒有人覺得不妥!

整個廣告製作團隊到底是怎麼想的?

想到「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這句話。

對手不可怕,會拖後腿的隊友才要命吧。

猶記1996年間,當時的領導人在競選活動時,當眾脫口而出說,中共當時的飛彈試射射的是沒裝彈頭的「啞巴彈」;這句話引起中共極度懷疑已方有人洩密,結果在清查內部之後,查出當時官拜解放軍少將的劉連昆是台灣間諜,很快遭到逮捕,並判死刑。

這件事影響太大;我們情報人員費盡苦心發展出的解放軍高階內間,就在政治人物輕佻的一句話中,灰飛煙滅。

楚漢相爭時,劉邦的部屬左司馬曹無傷向項羽告密,說是劉邦要在關中稱王,要獨佔秦國所有的珍寶;項羽因此擺下鴻門宴要殺劉邦,後來因為猶豫,也因為項伯阻止,讓劉邦給逃了;當然,劉邦也在宴席上極力辯稱自己沒有關中稱王的意圖;結果是項羽自己在宴席上說:

「此沛公左司馬曹無傷言之」。

這是當面就把告密者給出賣了;結果,劉邦一逃回營中,二話不說,直接就把曹無傷給殺了。

有豬隊友在旁的人,很難有好的下場。

記得看過一個網路笑話:

說是有人到銀行匯款,想說時間不長,就違規停車;不過,因為怕被開單,所以讓自己表弟看著;沒想到交警還真的來了;盡職的表弟火速衝進銀行大廳,同時大吼:

「大哥,警察來了,快走啊!」

此時只見眾聲喧嘩的銀行大廳一陣靜默,廳中幾十個人隨即驚惶湧出銀行;接著就是主人翁被所有的銀行警衛不由分說地撲倒在地壓制。

劉杯杯嚴重懷疑,政治人物的廣告製作團隊是別的陣營派來臥底的!

曹興誠成了老番顛? | 郭譽申

曹興誠又大放厥詞了,成為媒體焦點。曹的說詞頗匪夷所思,讓人懷疑他是否老年失智了?他今年75歲,以台灣人現在普遍健康長壽,他還不算很老。尤其他一向聰明,突然變成老番顛,差異太大了,怎可能?(他早已不當董事長,不該再稱為曹董,我勉強稱他曹老吧!)

平心而論,曹老確有絕頂的聰明,而且敢做敢當。當年聯電和台積電同時搞起晶圓代工,曹還跟張忠謀爭誰是晶圓代工的發想人;雖然聯電現在遠比不上台積電,曹老仍算得上是半導體業的一世之雄。曹老後來投資古董,對古董的鑑定達專業水準,好像又賺了很多錢。古董和半導體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個領域,曹老都搞得有聲有色,不得不令人佩服。

曹老宣布捐款30億作為反共保台之用,將先挹注兩個行動計畫,一是以6億元資助「黑熊勇士」,盼3年內訓練出300萬名積極協助區域防衛的民間勇士。另一則是推動「保鄉神射」專案,以4億元的資助,儘速訓練出30萬名以上民間神射手。計畫需要軍方、警方和各個地方政府加上民間組織合力推動。

簡單計算一下,每名「黑熊勇士」受到的資助是200元,而每名「保鄉神射」受到的資助是1333元。這點錢能訓練出「勇士」、「神射手」?太開玩笑了吧!「勇士」、「神射手」顯然是要用來打巷戰、遊擊戰,每人這點錢,就要大家去拼巷戰、遊擊戰。曹老,您太殘忍了吧!別人的囝死袂了(別人的孩子死不完)。

一般人對上億的大筆錢沒概念,鬧出上述的玩笑不希奇,曹老絕頂聰明,又是鉅富,過手的錢何止幾億、幾十億,竟鬧出這樣的笑話,恐怕真是失智了?還是被反共沖昏頭了?或者兩者皆是?曹老在記者會上隨口指控中天是「匪台」,確是反共到沒有理性了。

像曹老這樣反共意識形態強烈者會失去理性,並不意外。譬如中國已迅速崛起,威脅美國的霸權,很多反共者卻仍相信並宣傳「中國崩潰論」(參見《「中國崩潰論」死灰復燃?》);矛盾的,同樣這些唱衰中國者卻很恐懼對岸的解放軍會打過來,尤其在裴洛西訪台和對岸圍島封島軍事演習之後。曹老的連日發言都屬於後者。

中共主張社會主義,曹老這樣的鉅富喜歡資本主義,而不喜歡社會主義和中共,是情有可原(參見《法律面前,貧富是否平等?兼評曹興誠反共》)。筆者奉勸曹老:要反共,捐錢即可,假使您不怕錢被執政黨A走;請別搞什麼「黑熊勇士」、「保鄉神射」的笑話,那會被譏為「別人的囝死袂了」,而您會被譏為老番顛;也別聲稱要與台灣共存亡,沒人會相信的,您的財富和地位讓您隨時(包括戰時)都能出走,不像大部份人想出走也走不了。

林智堅與夏立言揭開了台灣民主的傷痕 | 龔建偉

說起民主,許多人會對台灣的民主津津樂道,甚至聲稱台灣是「華人民主燈塔」。這些人的證據有許多,經濟學人智庫的「民主指數」、自由之家的「世界自由度」均將台灣列於前列,仿佛台灣的民主完美無瑕,不容置疑一般。但台灣的民主是否真的如此完美?不,林智堅的論文門為我們徹底揭開了真相—台灣的民主早已傷痕累累,這些傷痕或許並不顯著,但影響卻異常深遠。

民主是什麼?用維基百科的話說,民主意味著人民擁有平等參與公共政策的參與權。換句話說,人民有資格、有能力對公共政策進行討論並且最終以多數民意決定公共政策,這是民主的核心價值。也就是說,民主強調的是「價值」問題:怎樣的公共政策是好,怎樣的是壞?多數人更喜歡怎樣的公共政策?在討論價值之前,「事實」理應是存在共識的。

2012年的美國大選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在這次選舉中,歐巴馬健保是一個核心議題,競選雙方對此互有攻防,但在攻防的同時,雙方大多數時候都不會扭曲歐巴馬健保的基本內容,也極少「無中生有」,把本來不屬於歐巴馬健保的內容說成是歐巴馬主張的。在一個健康的民主社會中,這理應是常態,任何討論都應當基於事實而非謊言,這是國小生都明白的道理。

但民進黨近年來並不這麼認為。自2018年大敗之後,民進黨似乎就已經意識到了常規選戰很難贏,畢竟他們做的確實太差勁,於是他們想到了新招數(很可能也並不新,只是開始大規模運用),那就是指鹿為馬。遇到批評者,不分青紅皂白先「抹紅」「抹黑」,無論事實真相如何,只需通過媒體給人民這種印象便可。而在遇到四大公投的時候,他們便玩出了「萊豬」變「美豬」的把戲,其本質仍然是一樣的,那就是用謊言取代事實,進而贏得選戰。

這種把戲當然會被人戳穿,但一般選民並不是那麼有感,畢竟萊克多巴胺也好,三接也罷,這些東西離我們的生活實在太過遙遠,許多選民或許對民進黨的宣傳直接「聽而任之」,並不會深究事實真相如何。但到了最近,事情就大條了。

林智堅到底抄襲沒有,如今已經一目了然,即使是許多同屬綠營的政治人物,此次也同樣護航不下去。無論民進黨怎麼顛倒黑白,台大論文四十趴以上和中華大學九十趴以上的重複率是擺著的。在台灣民意基金會此前民調當中,居然只有一半多一點的民進黨支持者認為不應該換堅,可見連「死忠」都已經對民進黨此次的指鹿為馬產生了動搖。更何況這份民調是8月8-9日做的,8日的時候台大審定結果並未公布,因此民調時間本身對林智堅可能還比較有利。在這種情況之下,「死忠」都已經如此動搖,更何況一般人呢?

林智堅陣營給出的證據更是笑話。律師的所謂「用論文轉移中共注意力」直接被同黨立委陳亭妃切割為「個人言論」,林本人在半夜0:30給台大的郵件也被英系立委蔡易餘認為「不能這樣講」。可以說,民進黨顛倒黑白了這麼多次,這是最為露骨,也是最為可恥的一次。民眾在過去或許確實不知道藻礁為什麼要保護,和三接又有什麼關系,但是論文這件事呢?「抄襲是不對的」人盡皆知,林智堅的所有主張也都已經被台大和中華大學一一反駁,證據又是如此的可笑,民眾怎麼會看不清事實真相?即使民進黨如今想要低調處理,民眾也絕不會忘記民進黨是以怎樣的嘴臉在護航林智堅,畢竟,他至今都沒有承認抄襲。

林智堅的風波還未過去,民進黨就又開始玩起了抹黑的老本行。夏立言訪陸分明已經向陸委會報備過,陸委會卻又在他前往大陸半個月後突然譴責他「傷害台灣利益」。這是多麼荒謬的行徑!他要見什麼人,行程如何早已向你報備過,你怎麼能現在才想起來所謂的「傷害台灣利益」?這到底是事實還是選舉操作可謂一目了然,但民進黨顯然不在意這些。

再看看陸委會的新聞稿吧,從頭到尾看下來,也沒能看出夏立言到底如何「傷害」了「台灣利益」。是啊,夏立言現在既不是政府官員,又不是民意代表,他能如何傷害台灣利益?他到大陸同台商、台生會見,難道這些台商、台生也是在配合夏立言「傷害台灣利益」?說到底,民進黨給夏立言的罪名就好像秦檜陷害岳飛一般,「莫須有」三個字就是最大的罪名!

台灣民主的傷痕就是這樣產生的。民主如果想要良好運轉,離不開良好的政治文化。是基於事實討論的政治文化更好,還是基於謊言討論的政治文化更好?民眾需要事實真相,還是需要僅存在於網軍與部分媒體口中的「平行時空」?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這根本是不需要討論的問題,然而近年來,上述問題確實變得值得討論了。

美國可以說是最為典型的受傷者。前總統川普在敗選後日復一日地宣稱「大選被竊取」,認為拜登是依靠所謂的「拜登曲線」等才當選,哪怕這些說法荒謬異常,川普也基本輸掉了所有的選舉官司。然而川普的死忠確實相信這樣的說法,許多川普支持的,否認2020年美國大選合法性的共和黨候選人如今已經贏得了初選,很可能要在11月進入國會。美國大選的公共事務討論如今已經不再像2012年那樣能夠基於事實討論價值層面的東西,反而淪落到了要討論「選舉是否合法」這種一般在非洲國家才會存在的爭議上。這當然是民主的失落,但始作俑者是誰?

是為了權力無所不用其極的某些當權者。他們不甘心失去權力,所以他們要想辦法讓自己的死忠相信謊言。即使這毫無疑問會讓民主倒退,他們也毫不介意。對於他們來說,社會是否能夠有良好的討論公共事務的氛圍並不重要,民眾的生活如何也不重要,權力才是最重要的。為了自己的權力,良知、道德、信念……統統只不過是工具罷了。林智堅和夏立言就好像兩面照妖鏡,前者照出了民進黨為自己遮醜的無恥嘴臉,後者照出了民進黨栽贓對手的抹黑把戲。而歸根到底,民進黨這一切卑鄙的行徑都是為了讓他們自己不會失去權力。

所幸,近日民進黨的政治操作太過粗暴,許多台灣人也藉此警醒過來。人們發現一個外表光鮮亮麗的政治人物兩篇碩士論文均系抄襲所得,而民進黨居然竭盡一黨之力為他保駕護航。至於他所謂「做到了」的政績畫皮,也被花了足足12億修出來的球場所撕碎。再看夏立言,雖然民進黨沒有任何證據,但他們依然選擇把各種子虛烏有的罪名扣給了他和國民黨。只是民眾讀陸委會的新聞稿時難道不會起疑嗎?夏立言手裡握著什麼台灣利益能出賣給大陸呢?搞清了這個問題,民進黨厚顏無恥的嘴臉也就一目了然。

中華民國的民主絕不能如此沉淪下去,是時候讓民進黨知道,管制言論、指鹿為馬都是與民眾利益不能共存的邪路,回歸基於事實的討論才是正道。 (作者為香港浸會大學文學碩士)

美、台式惡爭,不叫民主,叫亂政、是壞制 | 天人合一

一個地方亂,叫亂政,或叫“劣政”。幾年前,我還稱臺灣為西式政治之形,中式舊政治之質。這些年,看多了,有新認識。

美式民主在全球,搞一個地方、亂一個地方、壞一個地方。
尤其是川普之後,美國這個所謂的民主流蜜之地,政黨、政客、政治人,盡顯虛偽、充滿私心、只有惡鬥,那裡有安邦定國富民經世安天下致萬世太平的一絲絲氣息?
再尤其是這次疫災,美國無良政客視民命如草芥,只會向選民騙選票的民主、共和兩個黨,爭鬥得你死我活,快三年了,竟然無法形成一個稍稍完整點的防疫國策,致使美國這個全球最富、最有醫療資源、最有科技實力的國家成為全球疫病確診第一、死人第一、對全球傷害破壞第一。

這些狀況,讓人深思。
美國民主黨,未必真民主!
美國共和黨,真的信共和?
一幫無良政客,早就背離其先賢立國、創黨的初衷,走上或回到了“只有我(我黨)做主,誰跟你(你黨)共和”的叢林、山洞。
這,或就是異化,也可叫返祖,他們身上自私狠惡的獸性活躍、壓倒了社會性、人性、善性吧!

什麼原因讓這些從小到大、天天念著神愛世人聖經的聖徒們(美國人、政客大多信主)惡爭死鬥自私自利如斯?
為什麼“只有人民才是創造世界歷史的基本動力”的美國人民即使“佔領華爾街”攻進國會山也莫可奈何?
這當然應當從“制”上進行追究。 

首先,美式、歐式,短暫文化沒有“共和”的底蘊,臺灣政客則是背離了共和的家訓。不以“和”為出發點、歸宿處和制動閘的政治,大概率異化或回歸向弱肉強食的叢林鬥爭。

其次,資本、資源私有,選舉成為富人的遊戲,政客多為金錢的僕人,媒體只聽銅板的響聲。島內綠獨操縱媒體,滿堂綠蛙亂叫、媒體只分顏色難說真話便是明證。

第三,在上面兩個原因下,其選舉制至少三個缺陷被放大到不可收拾境地:

一是鯉魚跳龍門遊戲讓台下人心存僥倖、無休無止,台上人良莠不齊、能力平平。品德低劣者將低劣作為通行證,能力平平者常常不擇手段賭一把。賭徒劣行讓政治毫無前瞻性,騙選票讓修齊治平立功立言立德靠邊站,神聖嚴肅政治媚俗化甚至成為潑婦蠻夫鬧劇場。

二是贏者全拿、輸者光光模式讓政治“為公”本性失色,為自私、為黨私、為權私便成為政客的唯一考量。

三是四年、兩年一選,間以罷免、再選、公投,政治只剩選舉,選舉只見潑糞割喉了。

總之,美西政治,最大問題就出在選舉政治異化為純“惡爭政治”。
尤其在島內,結黨營私、黨同伐異、奪權至上、成王敗寇、你死我活,
於是沒有公利、沒有全域、沒有共識、沒有是非、沒有公理、沒有秩序。
最後,一些原本可能好點的東西迅速變質,其它地方有點效的東西一入島便異化。

臺灣政黨把勝選當成最終極目標,實際重回舊中國舊政治泥潭且更甚焉:
黨同伐異、自然沒了是非;
成王敗寇、當然不擇手段;
你死我活、決然不留餘地;
四年一鬧,無時不打擺子。
於是,政客們將民眾分化、將社會撕裂,將一切非政治事情政治化,
到了極致,便是要分族裂國,甚至背祖棄宗、割斷文化血脈。

冷眼觀島:
幾個沒有全民共利以爭奪政權為最大目的的黨幫,
一群毫無公心公德只會自私自利勾心鬥角的政客,
一夥少不更事自我膨脹不知天高地厚的提線木偶,
一幫心懷獨意只講顏色不要是非背叛法律的法蠹,
一個鼓勵自私放大惡爭非人性定期打擺子的體制。
——台灣混亂、停步、落後、癌症之因由。
美、台式惡爭,不叫民主,叫亂政、是壞制!

有人還總是自詡自傲“燈塔”,
這燈塔,或許專門在提醒世人、陸人、尤其是陸人中的公知:
「這裡,台灣,有一個將首小龍變成病草蝦的惡鬥政治泥潭甚至是無底深淵」。
謝謝台式亂政,有比較才有鑒別,大陸人民會少走一些彎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