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獨裁者之子在菲律賓大勝?台灣仍在迷夢裡! | 黃國樑

菲律賓大選的結果是,前獨裁者馬可仕的兒子邦邦.馬可仕當選總統。而且恐是以史上最高票之姿,碾壓所謂的自由改革派對手萊妮.羅布雷多,橫掃菲律賓。

問題不在於為什麼菲律賓人竟然去選擇前獨裁者之子,彷彿重新擁抱獨裁,而在於一九八六年以「人民的力量」之名推翻馬可仕迄今,一共歷經了三十餘年六任總統,所謂的自由改革派,特別是以艾奎諾(亦翻阿基諾)家族為首的勢力,包括另一個當上總統的阿羅約(艾若育)家族,為菲律賓帶來了什麼?

不過是一次接著另一次更深的腐敗而已,不過是更形隱匿、高竿與貪婪的分贓政治而已!馬可仕的統治是腐敗沒錯,但馬可仕時代的菲律賓卻曾經是東亞經濟大國,如今菲律賓人只剩下離鄉背井、到異國謀職的黯淡前景。

這裡沒有真正的工業,只有一些造船與汽車零件製造業,經濟主要是靠內需,由國民自身的消費支撐,內需就占了GDP至少七成以上。金融、保險、以及觀光等服務業是它的最重要的產業,但這些產業無法吸納大量就業。

杜特蒂以強人之姿主政,菲律賓多了許多外資直接投資,汽車零組件就屬其中之一。而能帶來改變的強人,因此成了菲律賓人的嚮往。邦邦就是與杜特蒂的家族合作,除在家族所在的呂宋島囊括選票外,也在南部民答那峨收獲甚豐。他自己並不是強人,但靠著「強人幽靈」的遮蓋,獲得大勝。

菲律賓的政治歷程印證,民主不是腐敗的防腐劑,反而可能是貪弊的遮羞布,讓人看不清真實!而菲律賓從上一次大選選擇了杜特蒂後,可謂即已不再迷信自由派所謂人民力量可以帶來改變,可以伸張正義、帶來政治廉潔與經濟繁榮的陳腔濫調。

但台灣仍然在迷夢裡,相信自己有了一張選票就可以改變;但蔡英文的執政,不僅是貪腐的、更是傲慢的,人民在藥房外排隊買快篩劑,證明民主政治的低效、顢頇與黑箱,比起兩蔣時期完全可稱之為最黑暗的時代!

你無法喚醒只想昏睡之人!外國的政治並不會被引為戒鑒,就像烏克蘭的慘況不會讓台灣的台獨步伐遲疑一分。

台灣中立化、中性化可取嗎? | 郭譽申

面對惡劣的兩岸關係,前副總統呂秀蓮近年一再呼籲台灣要和平中立,而發表不少政論文章和書籍的作家范疇則主張台灣要中性化。中立化與中性化涵義雖不同卻相近,可說是統一與獨立之外的第三條路。有可取之處嗎?

簡單說,統一是台灣完全倒向中國大陸;獨立是台灣完全倒向美國,對抗中國大陸;而中立化與中性化都是台灣既不倒向中國,也不倒向美國,既不對抗中國,也不對抗美國,即台灣在中、美之間保持不偏不倚的姿態。理論上,台灣的中立化或中性化與中、美都能保持和睦的關係,因此維持台海的和平。

中性化與中立化的涵義相近,差異在於後者適用於主權國家,而前者不涉及主權國家的地位,如范疇先生的說明([1]):『「中性化」(Neutralization)不等於「中立化」(Neutrality);後者可能隱含了中國承認台灣的獨立國家地位,但前者完全沒有這層政治含義,而僅僅表達了中國同意使台灣從一個目前處於「衝突公式」中的元素,改變成為一個「和平公式」中的元素,並以中性的地位參與國際事務。』

台灣中立化、中性化的論述與國民黨(或許只是部份人)的「親美和中」路線其實頗為相近。「親美和中」是對中、美兩邊都討好,而中立化、中性化是在中、美之間不偏不倚,也是想兩邊都討好。中立化、中性化可說比「親美和中」更具體明確,「親美和中」讓人懷疑可能偏向美,也可能偏向中,因此容易被抹紅;中立化、中性化則擺明了在中、美之間不偏不倚,明確地不偏向中國,因此不容易被抹紅。

民進黨蔡政府的台灣定位顯然是完全倒向美國,對抗中國大陸。俄烏戰爭告訴我們,台灣這樣的定位很像烏克蘭,很可能像烏克蘭一樣成為美國的馬前卒和戰場,用以阻擋中國的持續崛起。大部份台灣人應該都能感知到台灣這樣定位的危險性,而期盼一個比較安全的台灣定位。台灣中立化、中性化正符合這樣的安全需要,既不偏向中國,也不偏向美國,而與中、美都保持和睦的關係。

蔡政府完全倒向美國,對抗中國大陸,陷台灣於險境。國民黨應該考慮以台灣中立化、中性化為主要政策,以化解台灣的險境,也比較能避免民進黨的抹紅。台灣的中立化、中性化需要國際社會的接受,尤其中、美双方的同意。這當然不是短期就能達成的,不過只要國民黨和台灣願意朝這個目標努力,對國民黨和台灣都是有益的。何樂而不為呢?

筆者雖然支持范先生的台灣中性化主張,卻不贊成他濃厚的反共意識形態([1])。台灣中性化與反共是顯然矛盾的,中性化必須以中性的心態看待中國/中共(以及美國),言行反共就不中性了,高喊反共,中共怎可能接受台灣中性化?

[1] 范疇,《被迫一戰,台灣準備好了嗎?:台海戰爭的政治分析》,八旗文化,2021。

兩岸同屬一中,無待美國承認 | 謝芷生

最近由於美國國務院更新美台關係網頁,未再提“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以及“美方不支援台獨”,而令部分台獨分子欣喜若狂。足見他們“倚美謀獨”的心理缺失,已到了病入膏肓,無可救藥的地步了。站在同為中國人,以及兄弟骨肉之情的立場,真令人既遺憾又悲哀。

筆者雖為臺灣外省人,但自小在臺灣長大,早已視臺灣為家鄉,不覺自己與臺灣本省人有何區別。認識我的大陸同胞,明知我祖籍在大陸,仍視我為臺灣人,筆者也認為理所當然,無需糾正。即使外國人問起來,我也會不假思索地回答,來自臺灣。德文中,來自何地,即意味著是那個地方的人。有時為了避免誤會,以為臺灣是另一個國家,才會說,來自中國臺灣。這是台獨分子,絕不願做的表述方式。

1970年筆者來到德國,慕尼克,住在一所天主教辦的學生宿舍裡。某晚宿舍負責人想瞭解,住宿學生的背景,逐一詢問學生來自何地。同樣來自臺灣的同學,對此卻有兩種不同的回答。一般祖籍地在大陸或偏藍的臺灣同學,會回答,來自中國。而有台獨傾向的臺灣同學,則會回答,來自Formosa,甚至連臺灣兩字都不屑提及。這給筆者留下了終身難忘的印象。那時台獨分子已開始在臺灣留學生中,散播台獨思想,進行洗腦了。從那時起,臺灣留學生中就逐漸開始分為“統派”與“獨派“或“藍營”與“綠營”了。

許多人都會問,“台獨思想是怎麼產生的?” 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因牽扯到多層因素。但據筆者淺見,認為最明顯的有三個方面。其一,日本的殖民統治。1895年中日甲午戰爭,中國戰敗,被迫簽訂馬關條約,將臺灣割讓日本。當時許多臺胞都捶胸頓足,哭天喊地,不願接受做“亡國奴”及“次等國民”的命運。

日本統治臺灣,前期施行了高壓政策。據說前後殺害了數十萬臺胞,有說二十萬的,也有說六十萬的,至今沒有個統一說法。但日本人嗜殺,嗜用高壓手段是毋庸置疑的,譬如在抗日戰爭期間,大陸同胞也經歷過日本人的屠殺與高壓政策。但後期日本人對臺胞改採溫和的同化政策,並推行所謂“皇民化運動”。時間一久,有些意志薄弱的人就發生了動搖,真把自己當成了日本人。1947年發生的所謂“二二八事變”,就是在此背景下釀成的。國民黨到臺灣後,並非沒有試圖抹去此事的創痛記憶,但台獨分子卻一再在傷口上撒鹽,甚至還進行歪曲宣傳。背後究竟有誰指使,值得關注。

 其二,國共內戰。國民黨1949年在大陸內戰失敗,敗退臺灣後,在臺胞中極力進行反共洗腦宣傳,造成臺胞普遍仇共、懼共的心理,並用“反攻大陸”麻醉、哄騙來自大陸的臺胞,使他們相信,國民黨終將帶領他們重回大陸故鄉。這也是當局為了防止外省人與本省人過度融合,造成威脅的手段。1960年發生的雷震案,即在此背景下產生的。

 其三,美國的介入。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美國派遣第七艦隊進入臺灣海峽,將臺灣視為禁臠,實行間接佔領。直至1979年中美建交後,才表面撤出了臺灣,但其實際影響力卻從未中斷過。為實行均衡外交,減輕來自蘇聯的壓力,1972年美國尼克森總統訪華。此純屬美方的策略性運作,中美間的大國對抗,意識形態的對立,並未絲毫減輕。既屬一時間的策略性運作,則一旦時過境遷,形勢改變後,就會回到原來的敵對關係。這根本不至令人感到意外吃驚。

台獨分子倚美成性,才會把美國對臺灣的態度看得如此重要。 其實中、美雙方既然改變不了敵對關係,與其相互虛與委蛇,不如把真實關係挑明瞭好,可避免有人心存幻想,放鬆警惕,一旦對方全面攤牌,會造成措手不及的無謂損失。兩岸同屬一個中國,是個事實,美國否認也改變不了什麼,而最後是和統還是武統,跟美國是否承認一中沒有關係,也是美國阻擋不了的。

「中國崩潰論」死灰復燃? | 郭譽申

2001年,在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前夕,美籍華裔作家章家敦出版《中國即將崩潰》,開啟了「中國崩潰論」的濫觴。在書中,章家敦斷言:「中國現行的政治和經濟制度,最多只能維持5年…中國的經濟正在衰退、並開始崩潰,時間會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之前、而不是之後!」章所斷言的時間早已過去,然而中國不僅沒有崩潰,還持續高速經濟增長,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使得「中國崩潰論」消聲匿跡了好一陣子。

不過,近幾年「中國崩潰論」似乎死灰復燃了。近年的「中國崩潰論」與二十年前有些不同,二十年前有章家敦作為領頭羊,受到國際媒體和全球的關注;而近年則沒有明顯的領頭羊,主要僅在台灣和華人世界傳播。雖然沒有領頭羊,也就沒有一致的論述主軸,近年的「中國崩潰論」透過媒體、網路、書籍等各種管道廣泛傳播,不僅聲勢不小,更有無孔不入的綿密。

近年的「中國崩潰論」內容龐雜,對中國大陸的任何微小弱點或缺點,都能大作文章唱衰中國,甚至也能無中生有,憑空想像出中國未來的危機!譬如:美中貿易戰會戳破中國的經濟泡沫,使經濟崩盤;大陸對網路大企業的反壟斷督查和罰款,是侵吞私有企業的資產;習近平的反腐打貪只是清除政治競爭者,並不合法;習近平的權力不穩,中共高層內鬥激烈,危及政權;中共在香港實行《國安法》,在新疆對維吾爾族實行種族滅絕,造成香港和新疆動盪;大陸的人民嚮往自由民主,在經濟走弱之下,將起來反對中共政權等等。

「中國崩潰論」為何死灰復燃?其導火線幾乎可以確定是,2018年美國對中國開啓貿易戰,中美的關係急轉直下,並進入全面的競爭甚至對抗。中美對抗使反共、反中、台獨者樂不可支,他們極力推出「中國崩潰論」,因為迷信美國能在中美對抗中獲勝,甚至導致中國崩潰,也企圖以「中國崩潰論」抵擋中國持續崛起對台灣人的吸引力。

事實勝於雄辯。近年的一些經貿數據顯然不支持「中國崩潰論」。例如,中國2019年的國內生產毛額(GDP)大約是美國GDP的67%,兩年後的2021年,中國的GDP已經達到美國GDP的77%;而中國的全球進出口總值自2017年起已經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其2021年的進出口總值更超過美國達29% (參見《美中貿易戰如何?會經貿脫鉤嗎?影響中美如何?》)。

其實這兩年中國的抗疫成效遠勝美歐,使人民對政府和共黨的支持度空前高漲。中國怎可能崩潰?另一方面,美國雖然時常指責中國,它卻把中國視為最主要的競爭者,對中國的忌憚之情溢於言表。若中國即將崩潰,美國何必對中國如此忌憚?因此近年的「中國崩潰論」完全是無稽之談,看來它流行不了多久,過幾年又要消聲匿跡了。

古有愚公移山,今有愚婆封口 | 田年豐

日前大律師張靜,被檢調大肆搜刮查扣其事務所包含業務情資檔案等機密的電腦,因而引爆是否因為得罪當道蔡英文,而被下令政治追殺迫害?或是當權的檢調,想要討好當道升官發財,而濫權羅織獻媚?

這個議論確屬有跡可循,應是合理懷疑的範圍內。但是要得到足以證明有無的證據,就算蔡英文和檢調出面澄清,也是跟論文門一樣的信者恆信,或者越描越黑。因為,從蔡英文的出土證物來審視,我們台灣社會,早已經因為她的黨國迷因,以及白賊不斷而撕裂!而互相鄙視!而互信蕩然!就連親情友情都已經是相近如冰,僅止於行禮如儀罷了!

因揭發蔡英文沒有博士論文,而被她提告的媒體人彭文正,在張靜被不法搜索後,一針見血地指出—-張靜是因為發佈討蔡檄文,直白蔡英文出身窯門,而惹來檢調幾乎帶著台東所有刑警侵門踏戶搜刮抓人!為什麼出身窯門說不得呢?而且張靜不是第一個這麼說的律師啊!最早查出這些來龍去脈,又廣播又出書的人,是童文薰律師!難道童律師也即將要被檢調濫權玩法突襲迫害了?我實在不敢相信這個畫面,在今日台灣,能有呈現的可能。

因為,畢竟,人生不能選擇父母。蔡家靠媒介色情,靠吸食皮肉致富,….。這些如何苛責或嘲笑生長在這樣家庭的任何一個小孩呢?只要這些無辜的孩子,長大之後,不再吸吮這樣來的皮肉養分,他們的尊嚴,就跟你我一樣,都應該備受尊重。出身窯門,不過就是個事實陳述,無須借題發揮,更無須因此抓人迫害,不是嗎?你懂!我懂!蔡英文可能不懂嗎?

就像,可不可以當總統,根本沒有學歷限制!就算是不識字,也不妨礙其有資格當總統。禪宗六祖惠能,不但沒有學歷,而且不識字,卻成為一代宗師,還因此反而被大家津津樂道,成為很多失學者的典範,與對自我的鞭策和寄望。

所以,說一位總統,沒有博士學位,不但不可能是意圖要毀謗她/他,反而,也有可能是意欲要讚美她/他!但是,當然,若有一位總統,從27、8歲起,就一直說/寫自己是國際經濟法學博士,卻有天被人發現根本沒有博士論文,也沒有博士學位證書,…。這就真的會臉紅難堪了!

若純屬誤會,那只要把博士資格的各項證據公諸於世,3分鐘就可以讓亂說話爆料的人,公開道歉了!反之,只有拿不出這些證據的時候,愚蠢不實的人才會顢頇蠻橫地選擇裝神弄鬼的轉移焦點,若不是動輒興訟混淆視聽,就是封鎖除了自己的假證據之外,根本就一無所有的證據!而蔡英文控告彭文正等人的做法,恰恰就是典型最心虛,最野蠻的做法!這是意圖封鎖眾人悠悠之口嗎?如此的愚婆,這根本就是現代版的愚公移山!

根據《列子》記載,有個人,在房子蓋好之後,才發現出入門,被山給擋住了,因此,只好,拚老命努力要把山鏟平,….。鄰里周遭或好意或訕笑的告誡他這是拚到死也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卻聽他說要叫子孫世世代代的鏟下去!…。這個荒唐的畫面,就是你我大家自己和小孩被傳誦被教育至今的-愚公移山!

難怪我們今天放眼看去,接受此教育吹捧摧殘長大的人,很多都不看事實的閉眼瞎說,甚至習慣造謠的幻聽幻想幻論!想想看,再怎樣橫柴入灶的人,至少也知道,到底是山早已站在那邊幾千萬年了,要蓋房子蓋到被山擋住出入口,不怪自己,還要怪誰呢?為什麼我們可以無知無覺地容忍這麼蠻橫的人呢?還厚顏無恥地吹捧要大家發揮愚公移山的精神咧?!

像這樣的人,不但蠻橫還愚蠢到極點,實在像極了處理論文門的蔡英文!看看這個愚公,當發現自己把房子的出入門戶開錯位置時,不是改個位置就好嗎?甚至拆掉重蓋也更省事,居然還敢厚顏無恥地死不認錯的推諉塞責?的歸罪給倒楣的山?的禍延子孫?

面對這樣的人,就算殺千刀以儆效尤都唯恐不及了,居然還當成不屈不撓的教材來教化世人?這難道是唯恐天下不亂嗎?真的這樣瞎搞亂搞不怕遭天譴嗎?

今日蔡英文的論文門案,竟然可以混亂是非撕裂社會離間親情友情,不就是長年來政治淫威教育下黑白顛倒的現世報嗎?不是已經解嚴了嗎?不是已經政黨輪替了嗎?不是已經啟動轉型正義追索真相了嗎?你我真的還可以縱容自己麻痺自己的這樣不管真理事實的呼吸著嗎?真的看不見報應嗎?真的以為沒有神佛,是拜拜祈禱給人家看的,而不是存在自己的內心嗎?回頭是岸啊!

社會主義志士與頭陀(苦行僧)的類比 | 張魯台

社會主義者必定是無神論者,頭陀(苦行僧)則是嚴格遵守佛教戒律的精進修行者,兩者似乎是無法類比?實則不然,首先兩者皆是無神論者。

正信佛教徒是無神論者,這一點可能會讓許多人覺得驚訝,佛教講緣起性空,當然不會認同有一個憑空出現的神,這個神又憑空創造世界,這絕對不符合緣起法則,探討有神或無神,有如探討宇宙有邊或無邊,時間有無開始與結束,神又是從何時何處先出現?這些都是戲論,探討不出結果的,對現實生活或修行毫無益處,因此頭陀必是無神論者。

有堅定的信仰(一個追求的目標),不虛談不唯心,務實的生活,這是兩者第二個相同處。

清末民初中國陷入半封建半殖民困境,俄羅斯十月革命啟發了陳獨秀、李大釗、朱德、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等人投入革命,引領社會主義戰士們投身革命,才有今日新中國。這些革命黨人如同精進的僧侶,自律甚嚴,不追求個人物質享受,這是兩者第三個共同點。

中國僧侶中以大唐三藏法師玄奘最具代表性,西行、東歸,歷經磨難、考驗毫不退縮,其人格與毅力正是典範,紅軍長征差堪比擬。兩者的共同點還有很多很多,歸結成一句話,就是革命志士與苦行僧皆有非凡毅力與信念,有一定的人格條件,不然兩者皆不會成功。

社會主義者能夠革命成功,還必須有一個列寧式政黨引領革命,如同有根器、有頭陀心理特質的出家人也要有僧團的約束與砥礪,就不致放逸而易於成就,僧團與列寧式政黨竟然也有共通之處,這絕非偶然。 

台灣有兩個列寧式政黨,一個是從大陸敗退到台灣的K黨,一個是由岩里政男豢養大的冥黨,雖然都是列寧式政黨,但是此二政黨卻沒有革命志士。以K黨而言,在大陸真能做到「升官發財請走他門,貪生怕死莫入此門」,就不至於退守台灣,到了台灣未能記取教訓,最後還是被冥黨「轉型正義」玩的奄奄一息,他們還是甘之如飴的守著遇雨漏水的茅篷,既不敢起而抗爭,又捨不得那三坪小地盤,一有黨內外選舉,你瞧那熱乎勁,可又看不出他們在臥薪嘗膽,這如何能夠再起?

冥黨玩選舉其手法遠勝對手,看它們玩轉型正義玩的個個腦滿腸肥,將轉型正義過來的公司、基金會,全家族都派上去當董監事、經理人,這種黨會有革命領袖與志士嗎?喊台獨口號只是拿來騙騙傻老百姓,他們要再吃肥一些,準備多弄些盤纏,隨時可以跑路才是最重要的。更何況俄烏戰爭赤裸裸的告訴他們美國是靠不住的,大陸也是軍事強國,美國怎麼可能為了台灣冒世界大戰的風險?假革命份子還是先撈吧!到時再跑吧!千萬不要以為他們有苦行僧般的信念與毅力!

幾乎活不下去的外省人 | 盛嘉麟

我認識幾個在台灣的外省朋友幾乎活不下去。

他們是藍營的,擁護中華民國。
他們擁護中華民國,討厭民進黨,討厭日本人。
他們不喜歡韓國人、菲律賓人、越南人。
他們不喜歡中國國民黨,軟趴趴沒有戰力。
他們不喜歡中國國民黨要改名台灣國民黨,切掉了中國。
他們不喜歡馬英九,巴結民進黨、討好習近平的娘娘腔軟骨動物。
他們不喜歡韓國瑜,沒有留學美國的盎薩風度。
他們不喜歡宋楚瑜,曾經和李登輝情同父子。
他們忘不了反共抗俄,反對共產黨,討厭俄羅斯。
因為討厭俄羅斯,這次俄烏戰爭,無論普京多麼師出有名,無論澤倫斯基多麼小丑可惡,他們捐錢幫助烏克蘭。
因為反對共產黨,無論大陸大國崛起、經濟興榮、軍事強大、科技先進、奧運強國,無論大陸96%人民擁護共產黨,他們永遠反共。
他們多半留學美國,心中只剩尊敬的美國,疫苗都全家飛來美國打。

可惜這十年來美國變了樣,街邊都睡著無家可歸的流浪漢,屎尿味沖天,你還要防範他們搶你的皮夾皮包。物價漲上天,到處偷搶,槍枝泛濫,國家財政喪失倫理,靠印鈔票,靠發公債。排斥移民,叫罵中國,街頭常常打殺中國人。民主黨、共和黨幾乎要爆發內戰,美國早已不是他們心目中的美麗國家。

可惜這十年來美國變了樣,全世界到處攪事挑事引發戰亂,欺凌世界各國,昨天制裁朝鮮,今天制裁伊朗,明天制裁委內瑞拉,迄今已經制裁過50個國家、3800家公司、幾萬位個人。生意競爭不過華為,就扣押人家老闆的女兒。俄羅斯已經被美國制裁了廿年,現在要糾合白人國家,加上黃人買辦日本、韓國、台灣、新加坡,再加6000個制裁項目,包括俄羅斯的貓狗,要亂棒打死俄羅斯。意猶未足,正計劃要制裁印度,中國已經被制裁了四年,又恐嚇要實施二級制裁。這樣美國是在制裁整個歐亞世界島了。

他們僅剩尊敬的美國,不再美麗。最近美國內部有人建議把美國從United States of America(美利堅合眾國)改名叫United States of Sanctions(制裁瘋合眾國)。世人都在看熱鬧,看笑話,等著看制裁崩盤。

所以我認識的幾個在台灣的外省朋友,他們頓失所有的依託,幾乎活不下去了,有的靠吃憂鬱症的藥物度日。其實他們是忘了根本,我們都是大漢民族,都是中華民族的子民,中華民族正在欣欣向榮,走向民族復興的康莊大道,無人能擋,我們應該高興,我們前途似錦。

為什麼台灣會通姦除罪 | 盛嘉麟

有丈夫的、有妻子的不得在外面發生小三、小王的關係是道德的概念,但是要把道德的概念列入國家的法律管控,這就要考慮許多因素,我隨便就舉出幾項考慮:
法律執行能力
法律執行成本
法律執行效果

一個幾千萬幾億人口的國家,以台灣2300萬人為例。
假定成年男女各1000萬人,
甲男和A女結婚了,國家要監控甲男不得和A女以外的9,999,999(=1000萬-1)個台灣女人上床,法律執行能力是異想天開。
乙男和B女結婚了,國家要監控B女不得和乙男以外的9,999,999(=1000萬-1)個台灣男人上床,法律執行成本是500架F16V。

說到法律執行效果,基本是零,因為人類的基因就不是一夫一妻或一男一女的,所以從古代通姦處死、燒死、淹死,到現代通姦有罪判刑,都沒辦法嚇阻小三小王的現象。

所謂「有丈夫的、有妻子的不得在外面亂來」只是道德概念,不是基因,不是天性,而且所謂在外面亂來,仍然是建立在兩情相悅的基礎上,而不是從街上隨便遇到隨便拉來的男女,絕大部份的夫妻不會在婚外再建立愛戀的關係,因為真的相愛,一妻就把男人累垮了,一夫就把女人困住了,那來精神另建愛戀的關係?

中國大陸在廿年前就通姦無罪了,台灣好像是兩年前通姦無罪了。從統計上來看,小三小王的數量大致保持不變,我們沒有看到統計資料說,因為通姦無罪了,哈哈,小三小王忽然暴增。因為小三小王仍然是建立在男女相愛上,而不是法律上。

為什麼國家的法律並不管控尊師重道、孝順父母、朋友夠意思 ….. 這些優良的道德概念?因為考慮到法律執行能力、法律執行成本、法律執行效果,只能放棄。同樣道理,通姦無罪也是建立在國家根本無力管控人民床上的事,只能放棄。

我毎次看到一個大媽大娘帶著警察去到旅館房間的門外,等待最好時機,破門抓姦的景象,我真替警察難過,也慶幸自己不是警察,試想一個警官大學的畢業生,他的工作不是除暴安良,而是替這些大媽大娘去捉她們老公的小三,不後悔到吐血才怪。

爭議多年,台灣終於通姦除罪

民主宗教催眠台灣、烏克蘭 | 黃國樑

台灣是一個被民主教條徹底催眠的地方,跟烏克蘭一個模子。其類同處更在於,它們都因為西方價值,從而反對自身所源起的民族或祖國。

亦即,他們將自己想像為一個民主神聖同盟的一員,在精神上完全異化為一個文化異端。他們相信,藉由這樣其實十分膚淺的溯游與驅近,就可以將自己像是換了血似地,變成了金髮碧眼的民主貴族。

他們不曾察覺,他們不過就是藉由一條美其名為民主的控制指令集的神經,所牽制與任意唆使的傀儡,這樣的傀儡不但可以被送上戰場轟炸,也可以用一紙文件就變賣。

西方所傳遞出來的一絲虛假的溫暖,讓他們曾感到的某種歡愉的平等,只是為了讓他們在關鍵的時刻,能慷慨而無悔、甚而沒有一點猶豫地獻身,好去炸毀、裂解或重傷西方所憎惡、恐懼的敵人。

反正,他們就只是邊陲上的僕從、哨兵與砲灰,只具有某種人肉長城的價值,在戰爭爆發時,他們必須用血肉之軀去填滿西方罪惡所挖開的溝壑;當他們都義無反顧地獻上他們的肉身後,就只有歷史書上的一句話,作個無足輕重的註記後即被匆匆翻過,從此只留在記憶底簾子後頭,再找不到任何痕跡!

你無從喚醒他們,因為民主是現代最強有力的新型宗教,它的力量幾乎連上帝都難以撼動。在無神論的時代,民主是現代人的巴力神。

但這個巴力神的後頭,其實是一個帝國的中樞,它每天都在炮製各式的民主寓言與神話,讓邊陲上的人們聽從指令,以迎合、實現帝國的利益。

真理與事實在這個世紀無法存活,它們反而被當成謊言。在民主美麗的幻影裡,他們寧死也不願醒來!

評蓬佩奧在台演講 | 黃國樑

那天我還是去了現場,聽那個不知怎地突然變得很瘦的蓬佩奧的演講。這個人就是一個「冷戰化石」,如果他不是故意假裝的話。

整篇演說隨處都可見到這一冷戰的痕跡,譬如以下的這一段:
But I fear that unless the European nations in particular oppose Russia with great resolve, the light of freedom may be snuffed out there.
And make no mistake, Vladimir Putin will not stop with Ukraine. He will not stop until he can reestablish Russia’s influence across the old borders of the Soviet Union.
North Korea, under the rule of the Kim regime, will continue to provoke and threaten South Korea until its threats are appeased, and freedom dies.

(中譯:
但我擔心,除非歐洲國家以更大決心反對俄國,否則烏國自由之光可能熄滅。
千萬不可錯估形勢,普丁不會止步於烏克蘭,直到重建蘇聯舊時版圖的影響力,否則他不會善罷干休。
金正恩政權統治下的北韓也將持續挑釁及脅迫南韓,直至威脅遭到姑息,自由終將消逝。)

以上都是他的演講原稿文字。他的演講中不斷閃現的字彙就是「自由」,亦即,如今的世界仍然是「自由世界」與「共產極權」的對抗。但事實卻是:俄羅斯不是蘇聯,金正恩也不是金日成;如今俄羅斯的經濟體量比廣東省還小,朝鮮在全球更是無足輕重,美國已當了單極超強超過30年的如今,竟還將共產主義塑造成一種無與倫比的威脅,這顆腦袋不是冷戰化石是什麼?

這篇演講與他任內在尼克森圖書館發表的新鐵幕演說是一樣的,藉由誇大的、矯飾主義的語言,將一個早被美國擠壓、驅迫得不成人形的對象,繼續放大、裝扮成威脅人類的思潮與魔窟。

現在焉還有共產主義?在現今的地球的村子裡談反共,就像在好萊塢談抵抗外星人。在全球70億人口中要找出一個、就那麼天殺的一個真實的共產主義者,都恐怕找不到的今天,還要販售猶如麥卡錫主義復活似的戰略觀,蓬佩奧的心靈狀態真的值得探究。

但更值得探究的,是台灣這個社會。這是一個腦中繼續停留在反共的魔幻敘事中不願甦醒,但卻光榮地、堂而皇之地從它以為的共產鐵幕裡賺錢的、精神分裂的社會。

就是這樣的一個社會,蓬佩奧這種西方最低劣的無恥政客才能如此風光地在這裡銷售他的反共邏輯與題材!

這個世界早已沒有鐵幕了,但美國與歐洲的議會或是決策辦公桌前的政客心中,鐵幕卻恍似從未落下。他們將自己裝扮地猶如天使,然後將他們討厭的國家與政權妖魔化,說他們是共產主義者、獨裁者、極權統治者。

他們無法解釋的是,獨裁者為什麼可以將國家建設得那麼強大,極權者更如何將人民的生命財產看得那麼重要,以至於要傾洪荒之力將世紀病毒驅趕於國境之外,更無從解釋,何以民主底下,人民在成群地死亡,而貧富懸殊的問題卻永遠得不到解決;他們無法解釋他們的無能,只好將一切都推諉給外部仍然有數不清的、可怖的魔頭。

我衷心地祝福變瘦的蓬先生能於2024年選上美國總統,這就可以讓人更加看清:民主當然可以選出一個靠顛覆別人、欺騙、偷竊而存活的情報頭子當總統;而從他的靈魂窗子看出去的世界,畢竟也仍將是繼續在殊死鬥爭的黑白宇宙,並因此將國力消耗在無止境的滲透、斥候與製造動亂上,最終走向瘋狂。

當美國從鎮日只想侵略與作戰的軍工帝國終於退回到原來的那個簡單的、與世無爭的共和國,人類的好日子才會終於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