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 劉廣華

這兩天的新鮮事是,改名!

報載有日本壽司店推出活動,只要名字跟鮭魚諧音即可享受全桌6人免費;聽起來有趣的活動卻造成匪夷所思的影響;全台竟有近百人真去改名了;只為了一頓免費壽司宴。

劉杯杯還不夠老,還真是第一次聽聞這種新鮮事。

對華人而言,命名是大事;所謂「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陰德五讀書,六名七相八敬神,九交貴人十養生」,名字位居其中,影響人生禍福。

名字通常是父母或直系尊親屬所賜,通常要使用一生,是生命的代號,信息的密碼,更是個人終身的廣告用語。

又有云,「賜子千金,不如賜子一名」;取名講究吉祥如意,陰陽協調,音韻流暢,筆畫要符合「天、地、人、外、總」五格,五行相生,八字相合。

想來,應該人人都喜歡自己名字高大上,沒人想被叫成「龜兒子」,「狗蛋」,「土泥鰍」吧。

姓名當然不是不能改。

如果是主動的,多是希望改好的,還沒聽過改壞的。

像是,個人有因為自己姓名不雅、不喜歡,甚或是感情、債務、人生想重來,當然更有因為想改運、想發財的種種因素而主動改名。

歷史上也有因為民族融合、避禍、或帝王獎勵等文化、政治因素而改名的。

像是南北朝北魏拓跋氏為了漢化,要求胡人改姓,如皇族拓跋氏改「元」姓、步六孤改「陸」姓、賀賴氏改「賀」姓、獨孤改「劉」姓;夯不啷噹一共改了118個姓。

春秋時陳國公子陳完,為了避禍逃難,就改姓為「田」,因為古音「陳」、「田」同音;清末民國初年,滿人為了避禍,很多姓愛新覺羅的,就多改為「金、羅、肇、范、關、鄂、趙」;瓜爾佳氏則改為「石、鮑、郭、果、蘇、葉」等姓。

唐朝喜歡給功臣賜姓「李」,平定安史之亂的唐朝大將河東節度使李光弼原是契丹人,就被賜姓為「李」;明末反清民族英雄鄭成功也曾被賜姓為「朱」,一度名叫朱成功;鄭和也是啊,原來叫做馬三保。

當然也有因為懲罰的目的而改人家姓名的。

像是,南朝齊武帝時蕭子響叛亂失敗,不但被殺,之後還賜姓「蛸」,說人家是蜘蛛;唐玄宗為了報復也把叛服無常的竇懷貞改姓為「毒」。

清朝乾隆皇帝討厭太監,曾經說:

「明亡,不亡於流賊,而亡於宦官。」

所以在乾隆年間,為了防杜太監涉政、干政,乾隆還把太監都改了「秦、趙、高」三姓,提醒太監不要像秦朝時指鹿為馬的宦官趙高一樣亂政。

華人喜歡說,「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以表示自己開大門、走大路,堂堂正正,行為磊落;真不得已非改姓名不可了,總還是有個說得過去的原因。

當然,時代變了,願意把名字改成「土蛋」或是「大鵰」都是個人自由,而且台灣戶政單位允許每個人都可以改名3次,還是可以後悔的。

像劉杯杯最近就在考慮,要不要把姓名中間那一個字改成「德」,以彰顯劉杯杯是個有道德的人。

藉口 | 劉廣華

知名人物外遇疑雲喧騰了好些天,一時半刻沒有止息的跡象,因為看著明明是實打實的偷吃事件,卻遭當事人辯解為分租的房客、房東關係;於是乎,抨擊者有之,冷嘲熱諷者有之,把一件飲食男女的八卦事件上綱上線到派系鬥爭陰謀論者亦有之。

劉杯杯不是道德警察,亦非完人,自己從小到大各種狗屁倒灶偷雞摸狗不足與外人道也的事情一大堆,哪敢做聖人狀,隨便說三道四?

閉嘴為佳。

《約翰福音》第八章3-11節,耶穌指著被控訴行淫的婦人說:

「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他」。

那塊石頭,劉杯杯是不敢拿的。

同時間,看到媒體將近年來諸多知名人物在類似事件案發之後所用的藉口做了一番整理:

比較老套的是,有政治人物幽會上摩鐵被逮,卻辯稱是「談公事、選民服務」。

有點創意的是,辯說是因為「拉肚子,所以一起上摩鐵」。

有學術素養辯證風格的是,「家人信任我沒有做,沒有原不原諒的問題」。

環保型的說,同一張衛生紙驗出2人DNA是因為「要省省的用」。

油嘴滑舌的說,「不是外遇是巧遇,就咻一下子滑進摩鐵了」。

看著看著,道貌岸然端莊審慎嚴謹自律,不敢隨便批評他人,閉嘴了幾天的劉杯杯,一下子忍不住,不爭氣地笑了!

這些當然都是藉口。

我們使用藉口來合理化(rationalization)我們自己的所作所為,尤其是當這些作為並不符合社會的規範或期許時,我們就會用藉口,或找出理由來告訴別人,也是說服自己,我所做的這一切,都是有道理的。

但也因為前提是「不符合社會的規範或期許」,所以這些藉口,也多是難以讓人信服或難以自圓其說,自欺欺人的說法。

那麼藉口有用嗎?

藉口分兩種,一種是給自己的藉口,另一種是給別人的藉口。

給自己的藉口其實是一種逃避,該做的事沒有做,該負的責任沒有負,其實自己是心知肚明的,但卻找了藉口來合理化自己的行為,提供正當性來原諒自己。

這就是逃避,而逃避於事無補。

給別人的藉口不但是逃避,也是推諉,更是結結實實的說謊。

男子漢大丈夫,敢做敢當,做了就做了;拚得一身剮,皇帝拉下馬,既然敢偷吃就不要怕拉肚子。

臊眉耷眼的說甚麼房東房客,談甚麼居住正義呢?說的沒人信之外,還引來沒完沒了的嘲笑譏諷,當然更是沒用!

那要怎樣才算敢做敢當?

其實,有些外遇先行者已經提供了好的範例。

可以把所有男人都拖下水,說:

「我犯了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

也可以霸道的說:

「我就天生這樣浪漫不羈」。

再不然,就怯生生地說:

「就是大家所想的那樣」。

都行!

像劉杯杯就絕不找藉口;每次週五啤酒夜時,就會苦口婆心的對劉媽媽進行教育:

「啤酒富含維他命B群、菸鹼酸、可溶性纖維、礦物質矽,以及天然的抗氧化劑多酚類,可以預防心臟病、糖尿病、骨質疏鬆,幫助睡眠;要不是為了健康,為了這個家,才不喝哩!」

大砲打小鳥 | 劉廣華

先做免責聲明。

劉杯杯愛吃鳳梨,不愛吃泰國鳳梨、菲律賓鳳梨、或其他甚麼鳳梨,就愛吃台灣鳳梨;台灣鳳梨好處多多,味鮮汁甜,養顏美容助消化,去除黑斑青春痘;鳳梨好、鳳梨妙、台灣鳳梨呱呱叫!

大陸以蟲害為由,禁止台灣鳳梨進口;霎時間,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討論鳳梨成為顯學;有說是大陸刻意打壓的,有說是動員反中操作的。

不過,無論是持哪種立場,政治正確的立場一定要守住;吃鳳梨、挺農民、愛台灣!

尤其是公部門,既要補助,更要表態,上從最高領導人,下到各部會首長、地方縣市長、各級民意代表、國營企業負責人,排排坐、吃果果,大啖鳳梨,個個大快朵頤,吃得湯汁淋漓;影響所及,軍人要吃、受刑人要吃,連上國天使都在辦公室內跟牆外擺滿鳳梨,表示支持,更有友好商貿代表處表示,鋪滿鳳梨的夏威夷披薩就是他們發明的。

在強力的動員之下,沒幾天時間,預期損失的銷售量就已補足;台灣全民團結一致,齊心齊力救農民。

禁運當然會造成鳳梨農民損失,也應該要想辦法補救,促銷、補貼、完善產銷,這都是情理中應有之義;可是,鳳梨銷陸其實只佔全國每年鳳梨總生產量的9%。

事情搞這麼大,所為何來?

想到大砲打小鳥。

所謂「用大砲打小鳥」或「殺雞用牛刀」指的都是不符比例原則的意思。

記得去年有則社會新聞,說是有名5歲男童因騎脚踏車擦撞臨停的電動車而遭警方施以酒測,因為孩子害怕,連續測了五次才成功。

再如,有位人士不滿飲料被室友偷喝,同住5名室友又都不承認,該人士遂憤而將空瓶帶到警局報案,要求警方採驗空瓶及5名同住室友的DNA,堅持控告室友竊盜,為了59元的飲料,花了1萬8千元的DNA檢驗成本。

這都是典型的大砲打小鳥的例子,使用手段跟想要達成的目的完全不成比例。

那麼,為何要用舉國之力把一個屬於事務層級,金額不大,影響層面不廣,可以用科學方法檢驗,更可以在現行機制上協商的單項農產品禁運事件上綱上線到兩岸貿易大戰的地步呢?

忍不住又想到「轉移焦點」這四個字。

「明修棧道、暗渡陳倉」啦,「聲東擊西」啦,「圍魏救趙」啦,都有差不多的意思;指的是,表面上彰顯了這件事,其實真正的目的卻是要讓人產生錯覺,進而忽略了另一件事。

好吧,鳳梨事件被無限上綱的彰顯了,搞得兩岸有你無我,跟全民抗戰一樣;那麼,想要轉移的焦點是甚麼呢?

有人說是,跟珍愛藻礁的公投連署有關。

這個劉杯杯是嗤之以鼻的,絕對不是;藻礁沒人種,又不能吃,也不會投票,跟大陸也沒什麼關係,還彰顯了領導人前後言行不一的事實,搞得領導人面上無光,實在太不重要了,怎麼可能是要轉移的焦點?

絕對無關!

地獄梗-把萊豬做成肉鬆,賣給中國大陸 | 劉廣華

大陸突然宣布禁止台灣生產或轉運的肉類產品輸入,還說是因為「島內個別網民提出的一些惡毒想法」,所以要禁止並嚴加查驗。

原因是,台灣一位知名脫口秀網紅在表演中開玩笑,說要:

「把萊豬做成肉鬆,然後賣給中國大陸」。

雖然在引起觀眾哄堂鼓掌之餘,也立即挽救:

「拍什麼手啊?你們是惡魔嗎?當然不能這樣啊。」

這跟先無故甩人一巴掌,再趕忙抱歉,說是開玩笑的一樣,根本無濟於事,傷害已成。

這位知名網紅也曾經開過在1989年自焚的社會運動人士的玩笑;說是:

「我們在陽間燒的東西,在陰間都會出現一份,那陰間是不是有兩個XXX?」

典型的地獄梗!

「地獄梗」(Hellish gags)是所謂的「網路迷因」(Internet meme)的一種,舉凡運用諸如他人的苦難、殘障、疾病、種族、身材、困境、遭遇等等,讓一般人覺得不忍、悲傷、或憤怒的事情,卻以之為嘲弄、訕笑的焦點,並做成笑話、梗圖、或是影片者,均屬之。

例子很多。

像是網路就出現過,在幾個半裸非洲小男孩興高采烈跳舞的照片上標註有:

「沒有電腦還是能玩踩地雷」的文字。

嘲弄若干烽火連天非洲國家遍地是地雷,人民生命財產飽受威脅的困境。

再如,在一張剃光頭掛呼吸管滿臉病容的病童照片上寫著:

「為什麼得癌症孩子都很健談,因為他們很有『化療』」。

無視病童悲慘際遇,開諧音梗的玩笑。

還有剛被罷免的地方議員就曾經在臉書上寫道:

「800-1=799 R.I.P.」,嘲弄反年改團體800壯士中不幸身亡的退伍人士。

之前在新竹風箏節時發生女童被糖果風箏捲上高空的意外,雖然女童安然無事,但偏偏有人在廣為流傳的意外影片上加註:

「她已經抵達人生最高峰」,還有「暑假作業:抓住夏天的尾巴」等等字句。

這些都是非常可惡,讓人氣結,甚至憤怒的例子。

誠然,人非聖賢,人都是幸災樂禍的;當我們看到有人跌倒、撞到電線杆、出糗時,往往會忍不住的噗哧一聲笑出來。

看到光頭佬尾牙抽獎抽到吹風機,我們會莞爾一笑。

看到銀行監視器拍到黑人搶匪的正面,卻因為一團漆黑無法辨識,我們也莞爾一笑。

說長相一般的女生長得很安全,或是說胖子做事很穩重,我們通常也是莞爾一笑。

我們笑了,我們覺得無傷大雅;可是,這其實是嘲弄人家的身材、容貌,更是種族歧視。

那麼,這種笑話跟地獄梗的差別在哪裡?

在尺度!

在無傷大雅,謔而不虐,或是沒有危及生命的狀況下,我們可以笑得出來;而一但危及生命,正常人的那噗哧一聲就會變成尖叫;原因無他,人類的同理心使然。

地獄梗的問題在於,拋棄同理心,以他人的困境為取樂的題材,以挖苦、嘲諷、戲謔為笑點;挑戰的是人們的同情心跟同理心。

對於沒有尺度的地獄梗,劉杯杯笑不出來!

鯊魚煙 | 劉廣華

去基隆轉了一圈,返家刻意繞走北濱,在深澳《沙魚煙大王》暫停,提了一袋知名的鯊魚煙再順著台62線走,銜接一高,五楊高架回中壢;一路上饞涎欲滴,想著晚上的大快朵頤。

劉杯杯自小長於基隆港區周邊,談笑有販夫,往來盡走卒;長輩不是碼頭工人,就是流動攤販,一日工作辛勞之餘,下工之後路邊麵攤一坐,切幾盤小菜,來一杯紅標米酒加保力達,就是人間好時節。

長輩小酌時,劉小弟最喜歡蹭的菜就是鯊魚煙;有時過頭了,長輩沒下酒菜,還會被攆著跑。

「沙魚煙」是簡寫,應該寫成「鯊魚煙」,其實就是鯊魚各部位,經煙燻製作而成的食品。

鯊魚煙幾乎每個部位都好吃。

腹肉部分,薄薄一層表皮很是Q彈,內裡卻是豐腴軟嫩綿密,吃起來幾乎不用咀嚼,入口之後,只要舌頭一頂,上顎一擠,毫不費力的,大塊腹肉即在嘴裡散開,是真真正正的入口即化。

魚肚部分非常柔韌耐嚼,倒也不是筋肉虯結那種撕咬不爛的口感,就是一口咬下感覺很是扎實,咀嚼起來很是彈牙;獨特的煙燻味道之外,偶爾還會有騷騷的氣味散在口齒之間,雖然有些奇怪,不過,劉杯杯逐臭之夫,吃起來卻也很是享受。

魚皮凍則是看起來晶瑩剔透,透著光可以看到裡面黑白相間,有布丁的視覺跟果凍的口感,嘗起來卻跟豬腳凍類似,入口遇熱後,在嘴裡跟舌頭平滑交會的魚皮凍,也就慢慢溶解、化開,剛入口若有似無的咀嚼感,在入口後卻化為湯汁,緩緩入喉。

雖然全台南北各地都有鯊魚煙,劉杯杯多年職場,轉戰各地之餘,多有造訪麵攤小店,只要有機會一定會點鯊魚煙吃;但劉杯杯還是覺得基隆的鯊魚煙味道道地,好吃,尤其是沾料部分,有別於各地的芥末加醬油,基隆是芥末加醬油膏,口感更為濃郁。

聽說也有人沾沙拉醬、蒜蓉醬油,或是五味醬的。

這就沒辦法了,蘭茝蓀蕙之芳,誠然眾人之所好;不過,海畔也有逐臭之夫嘛,人各有所尚,不能勉強。

劉杯杯是頑固的保守派,吾道一以貫之,就堅守芥末加醬油膏。

鯊魚煙是平民小吃,價格便宜,主要是因為鯊魚肉部分並非高級食材,尤其是鯊魚肉本身含有阿摩尼亞成分,若不用煙燻壓制,則無論用哪種烹飪方式,腥味都非常重,難以入口,也因此而造就這種特殊的平民美食。

鯊魚煙好像也只有台灣才有,只聽過冰島有所謂的地獄美食發酵鯊魚肉(Rotten Shark),其他國家就沒什麼鯊魚美食了。

有說是,鯊魚是食物鏈頂層掠食者,所以魚肉中也累積很多重金屬或其他有害物質,人類吃了鯊魚肉,也一併接收了這些有害物質,所以鯊魚肉還是少吃為妙。

劉杯杯覺得很有道理;當下決定,以後吃鯊魚煙,不能乾吃,要一併服用啤酒,這樣才可以把有害物質沖掉!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 劉廣華

被稱為「華為小公主」的富二代有志於演藝圈,接汽車代言、登雜誌封面,更於近日內發表了單曲,在MV內唱唱跳跳很是賣力,很有倚天一出,誰與爭鋒的架勢。

不過,雖說氣勢驚人,風評卻有些掉漆;多數批評酸溜溜地說其天分一般、顏值一般,而MV卻是多金堆砌,充滿富貴輾壓的味道;當然,值此大陸全國抗疫、打貪、反腐,還有姊姊仍身陷囹圄的當下,卻仍不食人間煙火,如此高調宣佈進軍演藝圈,也是最為人詬病之處。

輿論一片酸言酸語,酸氣沖天!

這些批評公允與否,劉杯杯不敢置評;倒是想對眾人鳴鼓而酸之的富二代,提出另一層面的觀察。

蓋無論是政二代,或是富二代,雖然是含著金湯匙出生,在職涯發展上的起點比多數人的終點都高,有豐富資源跟協助,耐得住失敗,可以一來再來;卻也有其原罪。

因為不管如何成功,總免不了仰賴祖先餘蔭,「靠爸、靠媽」,不是自己本事等等酸言酸語之譏;而只要稍有差池,眼高手低,志大才疏,一代不如一代,敗家等等批評更是排山倒海而來。

其實,政二代、富二代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享有難得的機遇,擁有豐沛的資源,可以站得更高、走得更遠,創造出登峰造極成就的機會比一般人高;而並不是所有的富二代都是在炫富,追求自我享受,揮金如土的。

許多富二代善用擁有的豐沛資源,付出比一般人更多的努力,在創建更大成就之後,以寬闊的胸懷,善用財富,造福更多的人。

舉例而言,全球首富比爾蓋茲(Bill Gates)的母親是成功女企業家,歷任知名企業、銀行、大學的主席、董事、董事長,連IBM購買微軟軟體的協議都有他母親的影子;父親則是大律師,有自己的律師事務所;易言之,比爾蓋茲絕非寒門子弟,就是個富二代,而其富可敵國的財富,嚴格來說,也非純粹白手起家而來的。

不過,曾經連任全球首富13年的比爾蓋茲卻已經把幾乎是全部的財產捐出來,只留1%給子女。

再如,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父親是成功企業家,曾擔任2屆國會議員,更曾任職金融委員會,其所建立的豐富金融人脈網路,為巴菲特的財富創造提供了堅實的基礎;跟比爾蓋茲一樣,巴菲特也是富二代,還兼政二代,仍然不是白手起家的富豪。

同樣的,曾經在2008年全球富豪排名第一,2017年排名第二的巴菲特,也捐出了99%的財產給慈善事業。

這二位都是典型的,雖然已經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卻仍舊自己努力不懈;而在創造巨大的財富之後,又散盡家財,造福世人;很有春秋時代三致千金,又三散家財的陶朱公風範。

剛卸任的美國總統川普也是富二代,自己生意也做得不錯,商而優則政,承繼家風當了億萬富翁還不算,甚至還光宗耀祖當了世界最有權力的美國總統;這是富二代的極品了。

不過他這一任總統的是非功過,就留待後人說了!

俎、砧板、切菜板 | 劉廣華

劉杯杯不是君子,遠遠沒有君子遠庖廚的自覺,還因為天性愛吃,從小就喜歡在廚房裡鑽進鑽出搞點吃的;遺憾的是,深具名廚天分的劉杯杯在婚後因為劉媽媽專擅廚房,大廚夢碎,一夕淪為二廚。

二廚就二廚,二廚的戰場是切菜板。

稱職的二廚有講究的,絕不會對切菜板的品質等閒視之;切菜板要經得起切、剁、砍、劈、拍、剞的折騰,不開裂、不變形,也不能發霉,滋生細菌,才是好的切菜板。

有了好的切菜板,用刀才能流暢如庖丁解牛般行雲流水;直刀切時,手起刀落,有切入感卻不咬刀;剁碎末時,刀聲鐸鐸,節奏明快,那達達的馬蹄聲由遠而近,切菜板不滑、不移、不彈跳、不動如山。

劉二廚江湖行走多年,用過多種材質的切菜板。

木質切菜板用起來手感絕佳,刀刃不損,切菜時會吸收反作用力,不彈刀,食材置於上也不易滑動;比較討厭的是,木質易裂,一不小心就發霉,也會吸菜味。

塑膠切菜板輕便好清洗,不太需要保養,但會有刀痕,還是會發霉,有時還會掉塑膠屑屑,比較適合切水果。

玻璃切菜板不會產生刀痕,不吸水、不吸味道,好洗;不過,剁末時會彈跳,一個不小心會破,還很滑。

聽說還有大理石、橡膠、竹子、不鏽鋼材質的切菜板,劉二廚沒用過,以後有機會試試。

不過,劉二廚的最愛,還是木質的。

其實切菜板並不像一般人印象中的卑微;切菜板是有高大上的歷史背景的。

切菜板又叫砧板,自古有之;古時候叫作「俎」,用來割肉的,形狀像ㄇ字型的茶几,長方形,兩邊有腳,大概都是木頭作的。

古代最有名的切菜板就是楚漢相爭時,「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那一塊。

當時項羽請劉邦赴鴻門宴,打算在席上殺他;樊噲衝進席間保護劉邦,並勸劉邦藉尿遁逃命,劉邦認為不告而別不妥;這時樊噲說道:

「大行不顧細謹,大禮不辭小讓。如今人方為刀俎,我為魚肉,何辭為!」

這是說,作大事的人哪管得到這些細節,大義之道也不受這些小疏失的影響,現在人家是刀跟切菜板(刀俎),我們是魚肉,還告什麼辭啊!

再如「折衝樽俎」一語中,樽是酒杯,原來是切菜板的「俎」則進化成裝肉的盤子;這句成語意思是說,在觥籌交錯的場合中,合縱連衡,用外交手段,克敵制勝。

還有「越俎代庖」一語,切菜板「俎」升級再進化,變成祭祀用的器物;這裡指的是,本來是掌管祭祀,有崇高地位的人,卻放下祭器代替廚師下廚去了;以後就引申用以比喻踰越自己的職分而代人做事,就是越權辦事啦。

這樣一路看下來,劉杯杯不由暗自偷笑,這劉媽媽真是婦人見識,搞不清楚狀況,自以為是大廚,其實負責管理切菜板的劉杯杯,才是真正的一家之主,史有明證!

留言板生死戀 | 劉廣華

在家人安排下,首度參加國內輕旅遊,相約在台北火車站集合;很快的,來自四面八方的同團陌生人就開始陸續報到;集合時間將屆,卻還有人未到時,也在旅行社導遊用手機、用Line的聯繫下,迅速得知確切會參加,或是取消不來的人數,順利出發。

這樣的效率在沒有手機、呼叫器的時代是很難達成的。

記得當時的公車站、火車站往往都會設有留言黑板,可以讓旅客用粉筆書寫,作為一個聯繫平台,讓沒碰到面或趕不上車的旅客留言,互相聯繫。

劉杯杯小時候等車無聊,就很喜歡去瀏覽一眼五花八門,充滿各式各樣字句的留言板,比較正常的是:

「正雄,車要開了,你沒來,我先走了」;「阿輝,你到底有沒有來?」;「美,我先到阿正那裏,妳隨後趕來」。

也經常有惡作劇或顯然是亂塗鴉的文字:

「臭三八,妳沒來,不等了」;「再會吧,阿秀,我要去作兵,不會回來了」;「志明你倒底愛不愛春嬌啊」。

劉杯杯早些年很愛看日本漫畫,當時甚為風行的《城市獵人》中有一個機制就是運用車站留言板的;有困難的人只要在新宿車站東邊出口的留言板上寫下XYZ,以及時間、地點,城市獵人就會在約定的時間、地點出現,接受委託,幫人解決困難。

台灣的留言板,不知道有沒有人這麼用過?

留言板也發生過很浪漫的愛情故事。

八十年代玉女歌星林慧萍有一首歌《驛》,由黃舒駿口白,內容出自林清玄的散文《等待的月台》,描寫一位純情少女跟情郎約好私奔,情人不知何故爽約,純情少女於是每天都帶著行李來車站等候,在每一天的失望之後,就在留言板上留下:

「水:等你沒等到,我先走了!英 留」。

從此日復一日,直到30年後的一天清晨,已經是婦人的殘破屍體出現在鐵道上,在留言板上的最後留言則是:

「水:等你三十年,我先走了,英 留」。

非常令人感傷;不過,聽起來不像個真實故事。

古時候也有類似的故事,《莊子 盜跖》篇有載:

「尾生與女子期於梁下,女子不來,水至不去,抱樑柱而死。」

這說的是,尾生約了愛人在橋下見面,結果愛人遲遲未見,橋下卻淹水了,為了遵守諾言,尾生不願離去,硬是抱著橋柱子淹死了。

這尾生是不是真的傻成這樣子,不得而知;尾生抱柱,至死方休,畢竟還是個淒美動人的愛情故事。

無獨有偶的是,幾年前也有媒體報導,台南火車站有一名名為阿記的47歲男子,20年前和女友相約碰面,但對方沒現身,從此便待在火車站內守候,一等就是20年,還成為街友。

癡癡深情,動人心魄!

結果沒料到的是,本以為是另一個現代版的情聖街友阿記,後來現身接受採訪時喃喃說道:

「阿遮卡簡單討吃,我從來也沒講過是在車站等女友,攏是別人『黑白講』的。」

故事的真相有點落漆;不過,沒有浪漫細胞的劉杯杯聽起來比較像多數所謂淒美愛情故事的真相,都是大家腦補出來的。

美國哪有台灣民主? | 劉廣華

在美國參、眾兩院議員於1月6日聚集國會山莊召開聯席會議,預計確認選舉人團投票結果,並正式認證新一任總統當選人時,遭到一群美國總統川普鐵粉爬牆闖入議場,其中一名女性闖入者遭射殺身亡,經警方強力執法,甚至發射催淚瓦斯清場後,整個闖入事件在大約持續4小時後結束。

闖入者有扮成北歐海盜的,有蒙面的,臉漆美國國旗的,有拿旗子舉抗議牌的,也有持槍的,還有闖入議長辦公室並坐在議長座位上,大剌剌腳跨桌面做陶醉狀的。

事件當下,華盛頓特區跟維吉尼亞州分別宣布宵禁,動員國民兵。

川普看事情鬧大,溫情默默地用錄影帶,用推特,呼籲支持者和平行動,但也不忘交代支持者謹記今日,也不知是鼓勵還是阻止。

後來川普的推特帳號就又被關了。

有許多原來支持川普的議員跟團體,開始轉向,提出要引用憲法第25修正案,要求副總統潘思(Pence)代理總統,直至新總統就任;連剩不到2周的時間都等不得。

劉杯杯看了,不由感慨系之!

民主國家老大哥的美國竟然已經淪落至此地步,一點都不民主!

首先是,闖入國會山莊算是個什麼事呢?

何謂民主?民主、民主,人民作主嘛!國家都是人民的,國家主人要進國會,不就是應該的嗎?竟然還被趕出來了,置人民尊嚴於何地?更嚴重的是,還造成傷亡!

不顧人民訴求,趕人民出國會殿堂,還造成人民生命損失!這絕對是過當使用公權力,是警察暴力;要控告警察謀殺、脅迫和造成身體傷害;如果有人敢發表支持警察言論者,要控以發表不當言論,要判處3個月有期徒刑,並支付罰金。

還有那國會議長裴洛西(Pelosi)也是非常的不識時務,竟然還馬上回頭重新召開會議;這不就是逆勢而行嗎?完全不明白民意的走向;稱職的議長應該要阻止警察驅離,親自跟闖入者對話,要答應擱置爭議,要把國會空間讓出來,讓闖入者好好地在裡面埋鍋造飯,吃喝拉撒。

再者,周遭的議員跟團體就更不懂事了;怎麼還譴責呢?要民主好嗎!懂事的政治人物應該要立即趕往加入抗爭,要跟著靜坐、喊口號,身體好一點的,要呼籲並號召絕食。

還有,媒體也真是的;打砸搶燒都是實行民主應該要的代價,不破則不立嘛!老報導那些衝突場面,財產損失做什麼?應該要正面的看待這樣的自發性運動,鼓勵民眾積極的參與,建立民有、民治、民享的美國第一,第一美國。

至於一般民眾跟民間團體,反應也是慢了一些;在這時候,就應該主動動員起來,送礦泉水、送雞排、送泡麵;如果闖入者要順便去佔領國務院,也應該要鼓勵支持,要斥責政府驅離的作法失當。

還有一些秉持進步價值的知名影歌星、天團,更應該一致的到場聲援、相挺,發臉書、Instagram。

結果是,原來可以作為民主進步里程碑的重大事件,就在幾個小時之內煙消雲散了,這算什麼老牌民主國家,太沒有作為了,劉杯杯非常看不起。

看看我們台灣,太陽花學運不僅佔領立法院,還曾一度嘗試佔領行政院。美國學著點!

愛恨榴槤 | 劉廣華

想到榴槤!

「拒人千里,臭名遠揚,身披甲冑,心軟綿長;嚐來甜美,思之難忘,問是何物,果中之王!」

榴槤號稱果中之王,氣味濃厚,風味獨特;愛者喜甚,恨者厭極。

劉杯杯的榴槤初體驗其實在台灣;記得台灣很早就進口榴槤,市場上都買得到;不過因為味道太重,嚐起來也是綿甜軟糯,劉杯杯覺得有點太膩,從沒真正喜歡過,說不上討厭就是了。

先父跟犬子祖孫倆倒是很喜歡,時不時的就帶一顆回來,通常是處理好的,塑膠袋包著;尤其是犬子幼時,往往會把處理好的榴槤果肉放到冷凍庫冰著,吃時稍微解凍,用湯匙一口口的舀著吃,說是像冰淇淋,也像雪糕。

後來劉杯杯開始進行國際教育工作,東南亞常去,也常到馬來西亞跑行程。

馬來西亞多產榴槤;不過,劉杯杯眼中只有紅毛丹,因為紅毛丹是禁止進口台灣的,而劉杯杯非常愛吃紅毛丹。

毛茸茸、紅通通的紅毛丹,其味頗似荔枝,果肉較荔枝稍硬些,也是鮮美多汁,食來齒頰留香;劉杯杯吃紅毛丹很有高手風範,雙手食指、拇指併攏,往果實中間部分施力一捏一分,即可剝開果皮,大概5秒就可一顆入口。

當然,行程偶有餘暇,當地留台學長姐盛情接待,免不了會帶著去吃榴槤。

初時,劉杯杯還是有點排斥的;身為紅毛丹忠實粉絲,也因為在台灣吃榴槤的經驗,感覺號稱果中之王的榴槤味道不過爾爾,很難移情別戀。

不過,在留台學長姐們一再的慫恿下嚐試了之後,才發現馬來西亞榴槤的味道果然不同,不是清一色的甜綿軟糯膩,反而是苦甘甜綿兼而有之,甚至有草藥味、巧克力味、白蘭地味、洋蔥味等等不同味道,不但難以用言語形容,連個人嚐出來的感覺也是人言人殊,非常豐富的味道。

只在台灣吃過榴槤的劉杯杯就跟只吃過水煎包的鄉巴佬一樣,不知道原來這世界上還有鼎泰豐小籠包跟狗不理湯包。

後來才知道,在馬來西亞註冊過的榴槤品種就有包括貓山王、蘇丹王、紅蝦、綠竹、小金鳳、紅肉、黑珍珠、XO等等多達200多種。

而劉杯杯在台灣吃到的榴槤其實是泰國進口的金枕頭榴槤,是未熟時即摘取催熟,跟馬來西亞榴槤待其自然落果後才食用的風味,自是大大不同。

事實上,每次跟馬來西亞留台學長姐談起泰國的金枕頭榴槤時,學長姐們往往是眼睛一翻,嘴巴一撇,「砌」的一聲,嗤之以鼻,不屑一顧的。

雖說馬來西亞榴槤滋味各異,風味絕佳,劉杯杯的榴槤額度還是只在1到2瓣榴槤左右,再多吃還是會膩;吃著吃著,還是會吃回情有獨鍾的紅毛丹,非常的忠心。

當然,有時也是因為顧慮吃了榴槤就不能喝酒,怕間隔太短有問題,所以就不會多吃。

再也是聽說馬來人婦女產後坐月子就是吃榴槤;劉杯杯不用作月子,還是少吃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