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打招呼需要悲痛嗎 | 劉廣華

頂大校長在校園中等人10分鐘,經過學生上百,只有2人打招呼,遂在臉書發文表示「悲痛」,結果引發一連串回響,大多是酸言酸語;諷刺校長沒名氣,沒那麼重要的有之,覺得校長封建古板的亦有之,更有夾槍帶棒的說是校務管好較重要,發文討拍不必要,還有多人歪樓順便報修校內故障設施。

有趣的是,卸任領導人也來湊熱鬧,說是校長應該要主動跟學生打招呼,詢問同學有甚麼需要服務的地方,這樣一定會有許多同學樂意跟校長打招呼。

校長跟卸任領導人其實是從兩個不同角度在看這件事情。

校長是從華人社會敬老尊賢的角度出發,認為同學看到一校之長應該主動致意,就跟一般家庭中,都會要求孩子看到長輩要叫人,要打招呼一樣。

卸任領導人則從人人平等的角度出發,認為一校之長不比學生尊貴,就主動致意就好了,還要詢問需要服務之處,很有候選人選民服務的fu。

不過,無論是從哪一個角度來看這件事情,倒是都沒有排除打招呼的必要性。

打招呼就是問候,是人類禮節的一部份,是人與人之間,或是群與群之間互相表達關心的方式;有的文化很重視,有的文化沒有那麼重視,但不管是哪種文化,也無論是使用語言、手勢、或肢體動作,卻一定都有問候的風俗。

問候也是禮貌的一部份;禮貌可以彰顯出個人的家庭教養跟自我修養,對人際關係的和諧、減少人與人之間的紛爭,獲得他人的友誼跟尊重,都很有幫助。

打招呼很重要,卻很簡單,就是開口問候、叫人,有時連稱呼都不必,就是點頭微笑說個「您好」而已,真的沒有那麼困難;劉杯杯自己小時候這樣被要求,有家庭後,也是這樣要求自己的孩子;在辦公室跟同仁也是大家呼早道好,從來不覺得這是一件難事,或是尷尬的事;事實上,生活周遭多數人也都是如此,「請、你好、謝謝你」不絕於耳。

之前還看過有網路段子,說是有人找工作,面試前在公司附近遇見打扮樸實,正順手撿拾垃圾的老人,主人翁一樣有禮貌地呼早道好打招呼,還聊了幾句,最後發現那人竟是公司董事長,也順利獲得工作。

這種段子真實性如何姑且不論,至少,故事主旨是建立在,不能以貌取人,要對他人熱誠打招呼致意的概念上。

如果跟人打招呼是一般人都覺得應該要做的事情,那為何校長的貼文會引發如是反應?

劉杯杯的猜測是:

首先,校園人來人往,除非狹路相逢,正面相對,不然,匆匆來去的學生其實很難特別去注意某處佇立著一位等候打招呼的校長。

其次,不打招呼確實是沒禮貌,但其實不到「悲痛」的程度,校長這麼一悲痛,一下子就把一件因為疏忽,不注意的小事,上綱上線到年輕學子道德淪喪的層次;這話說重了,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人家當然要反駁。

校長如果沒有那麼悲痛,應該會好些!

豬隊友 | 劉廣華

競選市長的政治人物提出公廁廣設免治馬桶的政見,並拍攝廣告短片以說明之;哪知其中卻出現政治人物從廁所隔板上方伸出頭來的場景,笑容還有些猥褻;整個畫面根本不必聯想,就是偷窺;不只對手陣營批評,更是引起輿論一陣撻伐;政治人物見勢不妙,當然廣告下架,趕緊道歉。

劉杯杯最早看到政治人物從廁所隔板上方伸出頭來的畫面其實是網路上的梗圖,坐在馬桶上的是個小女生,不是配合拍攝廣告的網紅;當時第一個想法是,台灣選舉真要這麼惡質嗎?喜不喜歡這個政治人物是一回事,但用梗圖來潑髒水,說人家是偷窺狂,真是不應該,手法太下流。

之後才發現,原來政治人物還真拍了這麼段偷窺的影片,那梗圖也不是惡意抹黑,而是有所本;這才讓劉杯杯瞠目結舌,只是,即便事實如此,仍然覺得匪夷所思。

令人難以相信的是,一般正常人看到這樣的畫面應該都會覺得不妥吧?結果是,整個廣告從創意發想,劇本撰寫,拍攝,後製,一直到推出影片,整個製作團隊,包括當事人,竟然都沒有人覺得不妥!

整個廣告製作團隊到底是怎麼想的?

想到「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這句話。

對手不可怕,會拖後腿的隊友才要命吧。

猶記1996年間,當時的領導人在競選活動時,當眾脫口而出說,中共當時的飛彈試射射的是沒裝彈頭的「啞巴彈」;這句話引起中共極度懷疑已方有人洩密,結果在清查內部之後,查出當時官拜解放軍少將的劉連昆是台灣間諜,很快遭到逮捕,並判死刑。

這件事影響太大;我們情報人員費盡苦心發展出的解放軍高階內間,就在政治人物輕佻的一句話中,灰飛煙滅。

楚漢相爭時,劉邦的部屬左司馬曹無傷向項羽告密,說是劉邦要在關中稱王,要獨佔秦國所有的珍寶;項羽因此擺下鴻門宴要殺劉邦,後來因為猶豫,也因為項伯阻止,讓劉邦給逃了;當然,劉邦也在宴席上極力辯稱自己沒有關中稱王的意圖;結果是項羽自己在宴席上說:

「此沛公左司馬曹無傷言之」。

這是當面就把告密者給出賣了;結果,劉邦一逃回營中,二話不說,直接就把曹無傷給殺了。

有豬隊友在旁的人,很難有好的下場。

記得看過一個網路笑話:

說是有人到銀行匯款,想說時間不長,就違規停車;不過,因為怕被開單,所以讓自己表弟看著;沒想到交警還真的來了;盡職的表弟火速衝進銀行大廳,同時大吼:

「大哥,警察來了,快走啊!」

此時只見眾聲喧嘩的銀行大廳一陣靜默,廳中幾十個人隨即驚惶湧出銀行;接著就是主人翁被所有的銀行警衛不由分說地撲倒在地壓制。

劉杯杯嚴重懷疑,政治人物的廣告製作團隊是別的陣營派來臥底的!

一屍N命的蝴蝶效應 | 劉廣華

政治人物論文抄襲事件討論的熱度又起來了。

這事在7月初爆發時,很多人都認為熱度撐不了多久;此一看法的主要依據在於,論文抄襲畢竟不直接影響理政,況且庶民百姓日常生活距離學術界頗為遙遠,根本搞不清楚怎麼回事,也不會太在意;只要撐幾天,死不認帳,熱度不再之後,自然就百毒不侵。

有那麼一會兒,事態好像也是這麼發展;恩師出面澄清,全黨口徑一致力挺,談話節目各路名嘴一陣子胡攪蠻纏;再加上拜美眾議院院長裴老太之賜,解放軍在台灣周邊軍演,論文抄襲事件可以休矣!

哪知道台大學倫會日昨作出決議,撤銷政治人物學位,一下子整個新聞重心又回來了;台大抓的好timing啊!

記得看過一個笑話。

當年如果潘金蓮不開窗,就不會遇見西門慶,不會外遇,不會毒死武大郎,不會被武松所殺;而武松也就不會被逼上梁山,殺不了方臘,宋朝就會被推翻,後來就不會有元、明、清三朝,就不會有鴉片戰爭、八國聯軍,沒有閉關鎖國,中國資本主義就會大大發展,成為世界超強…。

潘金蓮這一推開窗戶,世界歷史改變了。

這是搞笑版的蝴蝶效應(butterfly effect)。

歷史上有很多真實的蝴蝶效應例證。

最早的是春秋時期的吳楚爭桑之戰,兩國邊境女子採桑葉互爭所有權,雙方父兄出面理論,引起家族介入械鬥,蔓延至鄉邑,進而兩國相爭,楚先滅吳之邊邑,吳再伐楚擄獲二城。

就倆女孩子採個桑葉吵架,都會搞成國家戰爭,聽起來不可思議,卻是載諸史冊。

再如,明末流寇李自成原是陝北驛卒,在崇禎帝撤驛站、裁驛卒後失業了,為了混口飯吃,參與起義軍,事情越搞越大,從失業魯蛇變闖王,後來攻進北京,崇禎帝自縊煤山,明朝滅亡。

想想真是不值,當初不裁員,或是給李自成發個失業救助金多好,明朝說不定還在。

所謂「風起於青萍之末,浪成於微瀾之間」;蝴蝶效應的教訓就是,小毛病可能引發大悲劇;小細節能夠影響大結局;而小疏忽也可能會釀成大錯誤。

為了保住一個人設崩壞的山寨金童;從最高領導人以下,通通都在硬拗、在睜眼說瞎話、在指鹿為馬,一直在說一些連自己都不相信的渾話;要知道一般民眾只是不關心,並不是笨,真就那麼好糊弄嗎?如果還認為可以糊弄過去,就真是侮辱庶民百姓的智慧了,

想到幾年前的「韓流」,也是為了幫一個資深的實習生找一個年薪250萬的工作,逼走了一個原本與世無爭的總經理,造就了一個捲起千堆雪,風起雲湧的神級對手。

金玉滿堂,莫之能守;富貴而驕,自遺其咎。

用817萬票堆疊出來的民意委任(mandate)不是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的寶藏,恣意揮霍糟蹋的結果就是民意的反轉。

蝴蝶效應一旦起來,就是一屍N命了!

裴娘子遊台灣 | 劉廣華

昨天晚上台北很熱鬧;有人機場等接機,有人接機巷拍飛機,有大批人員維安,更有大批人員備便接待;藍綠政論節目紛紛轉為現場節目,熬夜等結果。

飛機落地之前,各種揣測都有;有說是虛晃一招本就不會來,有說是最後一分鐘才會決定不來,有說是解放軍、美軍伴飛,有擦槍走火可能,有說是繞道菲律賓就是要落跑。

不管之前的討論是多麼的沸沸揚揚,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還是來了;粉紅小套裝,優雅現身。

裴娘子這次訪台搞得驚動武林,全球矚目,頗令人不解。

首先,裴娘子號稱美國總統繼承第二順位,僅次於副總統;究其實際,也就是2年一任的資深待退眾議員,是民選代表,不是掌握實權的政府官員;更何況,美國有史以來,還從沒有眾議院議長繼承總統的先例,這樣的一位政治人物真有那麼重要嗎?

其次,裴娘子也不是開天闢地首位來台的眾議院議長,侵犯主權的象徵性意義其實沒有那麼大。

再者,裴娘子來台也沒有造成美國任何政策上的變動,各方面反應如斯巨響,有那個必要嗎?

當然,這主要還是大陸方面的反應激烈;美國方面,雖然裴娘子一意孤行,拜登政府倒是多日來好言相勸,沒有成功就是了;至於台灣政府,更是萬言萬當,不如一默,基本沒吭氣,默默承受。

裴娘子來訪的前因後果,論述已多,就不跟著拾人涕唾了;倒是想談一談,這麼一折騰之後的餘波蕩漾。

首先,在拜登任內,美、中關係大概很難再有改善了,拜、習戰略對話都談了5次還弄出這麼一個結果,大陸很難相信這不是拜登政府的故意縱容;當然,拜登對大陸態度強硬,對國內多少有個交代,也不算毫無所得;不過,大概也就是這樣了,因為美中兩國之間千絲萬縷的經貿政治各種合作關係,不容二者全面翻臉。

其次,裴娘子全面豐收;縱觀裴娘子80餘年生涯,大概從沒有這麼風光過;有《雷根號》隨侍在側,有全球目光注視,有中美兩國領導人雌伏在石榴裙下;打臉中共的《鐵娘子》光環戴上之後,民主黨期中選舉想必大獲全勝,裴娘子說不定老蚌生珠,枯木逢春,再獲連任,畢業之旅升格成加冕之旅。

台灣就有點委屈了;一個中國原則還在,美國也不支持台獨,繼鳳梨、釋迦、石斑魚之後,100多項食品也被禁了,ECFA也不知還保不保得住,解放軍還要在環台灣6個區域軍演3天,等於被封鎖3天。

大陸方面喳喳呼呼很大聲,但其實在全世界的矚目之下,獲得美國幾乎是聲嘶力竭的「維持一個中國原則、不支持台獨」的承諾,很有面子;同時,繼跨越海峽中線跟戰機頻繁出入台灣周遭航空識別區之後,又創下了在台灣周遭畫區軍演的先例;很好奇,以後解放軍如果每3個月就環繞台灣軍演一次,台灣不知要如何因應?

整件事看下來,好像就是台灣最衰;這裴娘子感覺上是不請自來,收割之後,揮一揮裙擺,不帶走一絲雲彩,走了;美中兩國繼續扭來扭去,鬥而不破;就剩台灣默默地留下來,獨自清掃那滿地的雞毛。

突然很想知道,裴娘子搭的是專機,沒有機票問題,那龐大參訪團在君悅的住宿不知是誰買的單?

指鹿為馬 | 劉廣華

面對論文抄襲指控的政治人物日昨召開記者會,堅持自己絕無抄襲,確實是原創作者,還詳細提出關鍵時間點、相關證明,澄清自己的清白、正直,順便再批評在野黨對其個人的造謠、抹黑、人身攻擊;對於目前已揭露的90%論文內容與被抄襲者相同,甚至連錯字都抄得一樣的事實,也一一舉證駁斥。

本案雖說涉及政治人物,但主要跟學術倫理有關,報載涉及的兩所大學也分別啟動調查。

忍不住想到「指鹿為馬」這句成語。

「指鹿為馬」顧名思義就是,明明是鹿,卻故意說成是馬,形容混淆是非,顛倒黑白;此一成語出自《史記秦始皇本紀》:

「趙高欲為亂,恐群臣不聽,乃先設驗,持鹿獻於二世,曰:『馬也。』二世笑曰:『丞相誤邪?謂鹿為馬。』問左右。左右或言馬,以阿順趙高;或言鹿者。高因陰中諸言鹿者以法。後群臣皆畏高。」

這說的是,秦二世時的丞相趙高圖謀叛亂,但又害怕群臣搗蛋,所以先測試一下大家的服從程度,故意在獻給秦二世一匹鹿時,說這匹是馬;秦二世失笑說,丞相搞錯了,這是鹿,不是馬,又問了隨侍大臣來確認;大臣中有的附和趙高說是馬,有的則據實說是鹿;結果,只要據實說是鹿的大臣,後來都私下被趙高構陷;從此,所有的大臣都害怕趙高。

只要是一般正常人,都能辨識馬跟鹿的不同;所以,指鹿為馬這檔事當然不是在測試人們的分辨能力,更不是在說服,而是在壓制;目的就是要強迫你睜眼說瞎話,要違反自己的判斷跟認知,來附和我的說法;真相是什麼,不重要,我說那是什麼,你就同意那是甚麼,才重要;這才是權力的展現。

屈服於權力,願意配合的人,早早就同意,這是馬了,怎麼能是鹿呢?不願意屈服於權力的人,很快也會發現,連回覆是鹿,還是馬的機會都沒有了。

至於,一般的普羅大眾,因為不理解,也不關心;所以,只要有很明確的聲音告訴大家說,這絕對是馬;很快的也就會跟著說,這是馬,不是鹿了;大家都這麼說了,不是嗎?怎會有錯?

很多人不理解,這記者會的目的是什麼?無視於明顯的事實呈現,卻依舊提出邏輯謬誤,論述混亂的說法,到底想要說服誰呢?

其實,當事者根本不介意論述有多麼的扭曲,也不介意有多少的證據可以證明抄襲是事實,只要理直氣壯,義正詞嚴的說,絕無抄襲就可以了。

我說這是事實,這就是事實,結束!

如前所言,指鹿為馬這檔事,重點根本不是在說服,而是在壓制;在強大的權力壓制下,寒蟬效應很快的就會出現,敢發聲的人就越來越少,揭露真相的聲音就會越來越小,甚至被掩蓋。

而鹿,也就真的變成馬了。

真心期待兩所大學調查委員會的結果;屆時,是鹿,還是馬,應該就很清楚了。

抄襲無妨治國要緊? | 劉廣華

近日政治人物論文抄襲事件沸沸揚揚,想來是選舉將屆,朝野雙方又要開始大肆攻防對決了;這倒也不足為奇,台灣選舉一向如是,有正面的比政見、博觀點、拚理念,自然也有負面的抹黑、潑糞、揭瘡疤;找不到貪汙、舞弊、婚外情,論文抄襲也行,先用著來。

這次事件由於抄襲事證頗為明確,輿論大體是持抨擊態度的;有些媒體就算不正面批評,總也會扯些學術倫理不宜違反的觀點;教育部的態度有些被動,但也明確表示,若有舉發一定處理。

只不過,眾聲喧嘩之中,卻獨有一種聲音很奇怪;說是,抄襲誠然不妥,不過,政治人物以理政、治國的能力為先,學位只是用來擦脂抹粉的化妝品,就算因抄襲而來,也不影響政績;大德不踰閑,小德出入可也嘛,不是大事。

劉杯杯一向膽小怕事,沒什麼道德勇氣,也不太敢批評時事,通常就嘮叨些家長里短的雞毛蒜皮小事;唯有這個觀點,劉杯杯期期以為不可,得壯起膽子說幾句。

抄襲真是小事嗎?

抄襲(plagiarism)本身就是一種偷竊行為;把別人的創意、著作、作品、智慧結晶直接當成自己的來用,這跟把別人的金銀財寶竊為己有是一樣的,就是偷。

抄襲也牽涉到侵犯著作權的問題;侵犯著作權雖然是告訴乃論,但也有被提起公訴的先例,也是因為抄襲論文,顯然侵犯著作權,就是可以公訴的犯罪行為。

而如果用抄襲論文而獲得的學位來獲得資格,通過審查,因而取得某種身分,這不就是實打實的詐欺嗎?

詐欺更是公訴罪;檢警機關一旦知悉,就需要依職權展開調查的,不能不告不理。

再退一步說,論文審查其實就是考試,所以論文抄襲就是作弊;論文抄襲者真的應該慶幸是生在21世紀的現代,如果是在古代,科舉舞弊不是殺頭、腰斬,就是抄家、流放、充軍;豈能夠像現在,聳聳肩說是小事;再不然,學位給你撤銷好了。

再回頭說抄襲論文是小德出入,不影響施政能力的觀點。

《論語 顏淵篇第7章》說:

子貢問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

誠如孔子所言,施政以誠信為先,再怎麼豐衣足食,國防強大,沒有誠信,施政能力再怎麼強大也沒用;一樣道理,政治人物如果連最基本的誠信都沒有了,民眾又如何知道這所謂的施政能力是真是假?或是現在看起來政績卓越,哪天就變成禍國殃民的大奸巨惡呢?

王莽謙恭未篡時啊!

攻讀學位寫論文這碼事,跟劉杯杯一樣是過來人的很多;訂題目,找文獻,做研究設計,日日手不釋卷,勤學苦練,夜夜三更燈火五更雞,磨穿鐵硯,一字一字的刻,一頁一頁的磨,往往耗時數年才能完成,獲得學位;結果竟然有人可以copy跟paste就獲得學位,還說這是小德出入可也的小事。

何以杜眾人悠悠之口啊!

招收外籍生來台打工的亂象-我一步一腳印心安理得 | 劉廣華

報載有學校鑽新南向國際產學專班的漏洞,違反教育部三令五申,不得通過仲介招收外籍生的禁令,招收了大批東協國家的學生,送到產業去打工,更進一步違反勞工相關規定,超時工作。

這次比較特殊的是,所謂的仲介還以大學的面貌出現,以姊妹校的名義,堂而皇之的選送學生來台;說是就學,其實就是打工。

如果證明屬實,這就真是操作模式的升級了。

以往常見的操作模式是,由仲介在新南向國家負責招生,無論是進高中或是個別招生,通常是以統包的方式操作;亦即,以台灣學校代表的名義在當地招生,再由仲介代為完成學校申請手續、辦理簽證、體檢、購買機票,有的甚至還統一帶隊來校報到。

由於以前曾經出現過華語、英語皆不通的學生,卻獲得學生簽證來台就學的狀況;為了防止此一弊病,後來各駐外館處在外籍人士申請學生簽證時,通常都會要求檢附相當程度的華語或英語檢定證明;基本上防堵了路人甲來台灣當學生的管道。

後來,有學校引進前英、美殖民地國家的外籍學生來台;因為這些學生的英語能力基本無礙,所以只要有學校錄取通知,大概都可以獲得學生簽證進入台灣;不過,這些國家的學生來台之後,往往因為引進學校無力提供真正的全英語課程而無法真正求學,遂淪為具有學生身分的勞工。

之前的烏干達、孟加拉、菲律賓學生變血汗勞工的爭議事件,大體屬於這種性質。

當然,類似狀況也非台灣獨有。

之前就曾經聽說過,日本有日語學校與仲介勾結,廣招越南、尼泊爾學生,說是留學,其實是利用海外留學生的打工招募與外國人技能實習制度,以提供廉價勞動力,填補日本勞動力的缺口。

平心而論,國家因為人口老化、少子化、勞工短缺等等問題而使用政策工具,引導學校引進新血,活化社會動能並沒有錯;錯的是濫用政策工具的學校。

劉杯杯曾經耳聞,卻無法證實的謠傳有許多。

像是有學校明明沒有全英語教學能力,卻又開班引進外籍生;擺明的是掛羊頭賣狗肉。

有的學校明明沒有足夠的教學能量或是住宿空間,卻一樣引進大批外籍學生,再運用寒暑假,或是假日教學,跟本地生錯開,有效運用教學空間;或是乾脆由輔導老師進駐工廠宿舍,讓學生白天上班,晚上上課;老師則從通識課程到專業課程,一人全包。

也曾經聽過有外籍生同年入學,再集體延畢的。

劉杯杯學校推行國際教育已逾20餘年;在長官的堅持下,一直都是一步一腳印,一個個國家跑,一個個學生招,目前有2000多的僑港澳外籍學位生,來自60餘個不同國家地區,歷年累積則有來自90餘個國家的學生。

雖然花了20多年的時間才有這樣的人數;不過,每次看到有學校在短短1、2年之間,來自同一國家的外籍生能夠暴增千人之多,就覺得很是心安理得。

代理國際教育 | 劉廣華

國內疫情緊繃,確診率日日數以萬計,說是高峰將過,與病毒共存,社會解封的日子即將到來;只不過,實際的狀況卻是,周遭國家確實已都解封,台灣則仍是遙遙無期;真應了最近流行的一句話: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最近陸陸續續有一些國際教育展開辦;不過,教育展辦得,人卻去不得;沒有一個學校的師長耐得住出國參展一周,回國卻要面對7+7天2周檢疫居隔的折騰;就算能,也不敢造次;能隨便就離開辦公室3個禮拜以上的人,代表著有你沒你都一樣,這職務也未免太不重要了。

權宜之計就是,參展還是參展;只不過展場現場就招募地主國校友或請當地校友會幫忙招募工讀生;同時,規劃在教育展期間,請同仁值班,以視訊方式支援,隨時回覆現場問題;這方式以前沒做過,效果如何還有待觀察。

同時間,一些跨國的視訊會議倒是無時無刻的在進行中,美國、印度、泰國、越南、菲律賓的姊妹校,合作夥伴,想到了就召集個會議,TEAMS、Google Meet、Webex、Zoom、VooV都行,談事情、做簡報、簽約都沒問題。

連境外生入學的面試,都是排視訊,一個一個的面談,人太多一天談不完,就2天。

跟國外姐妹校每年要辦的華語演講比賽、我是接班人獎學金競賽、影片競賽、學伴交流、線上參訪等等,也莫不以線上方式執行。

更誇張的是,劉杯杯有多年知交,長年旅居國外,以前負笈海外時住同一棟樓,每逢周五beer night,一定相約小酌,一邊看中國城租的台灣綜藝節目,一邊家長里短海闊天空的閒聊;因為多年不見,上禮拜一時興起,相約線上喝酒,劉杯杯把影像投射到60吋電視大螢幕上,很有身歷其境的感覺,抿一口酒,聊兩句天,大笑三聲,就這樣也過一個晚上,重回舊時光。

想到以前看過一部電影《獵殺代理人》(Surrogates),由知名動作影星布魯斯·威利(Bruce Willis)主演;故事背景設在2025年,也就是現實的3年後;屆時,人類的生活已發展到前所未有的進步階段;每個人都可以運用人形機器人替身(surrogates)系統在社會上生活;所有人只要躺在家中,不必刷牙、洗臉、化妝、出門上班,就用意識遠距遙控機器人做所有的實體事務;任何風霜雨雪,雨打風吹,危險意外都碰不到本人;而所有的視覺、聽覺、觸覺等人身體驗,都可以由感測器傳導到人體本身。

真是宅男、宅女的天堂啊!

衡諸現況,這樣的科幻未來距離我們好像也不是太遠。

回到現實;過去近3年以來,因為疫情而最受限制的國際教育,似乎也在不得已而為之的狀況下,摸索出一條路來。

只不過,人與人之間的來往交流,是不是真的能夠如電影《獵殺代理人》一般的,完全用機器人、螢幕、或科技設備來取代,劉杯杯是存疑的。

大學的大學之路-排行榜可以休矣 | 劉廣華

報載大陸人民大學宣佈要退出或不參加國際大學排名,而南京大學、蘭州大學等雙一流學校也要跟進;此舉顯然意在展現大學本身的特色與自主性,不再受限於所謂的國際排名了。

大學苦排行榜久矣!

總算有指標性的大學率先發難。

做為資深高教工作者,劉杯杯對此是雙手贊成的;因為一般大學排行榜都是以共性指標做排比的標準,完全不管個別大學的特色是什麼?這跟不管人的高矮胖瘦,一律要人穿同一尺碼的衣服,再來比個妍蚩美醜是一樣的道理。

蘋果跟橘子,玍鳥跟雞腿,是沒法比的。

以三個知名世界大學排行榜為例。

QS(Quacquarelli Symonds)的指標中,光是學術同行互評(40%),師生比(20%),跟論文引用數(20%)等3項就佔了80%;最為人詬病的則是同行互評部分,占比高,回收率卻低,主觀印象影響又大,根本不能做為指標,卻占了40%。

US News排名的指標則是,畢業率和學生留校率(22.5%)、大學部學術聲譽(22.5%),師資素質(20%),學生素質(12.5%),還有財力(10%)畢業表現(7.5%),校友捐贈(5%);這裡面,學術聲譽很主觀,師資素質、財力、校友捐贈則都可以用錢來解決;財大氣就粗,可有錢的學校不見得是高素質的學校。

THE (Time Higher Education)的指標是,教學(30%),研究(30%),引用(30%),國際化(7.5%),產業收入(2.5%);其中論文引用佔30%,國際化佔7.5%;這種指標的使用對優質,甚至擁有百年以上傳統,但卻以本國語言上課,或以非英語系的社會、文化研究領域為專業的學校非常不公平。

大學追求高排名當然有動機;排名前的話,公立大學可以爭取更多經費,私立大學則可以吸引更多學生。

不過,許多大學也因為追求排名而引發各種亂象;像是要求老師只寫論文不用教書,薪資、升遷,甚至評鑑都以論文多寡為評價標準,無視於大學教學、服務、社區責任的功能;也有刻意參與排名機構主辦之各類研討會、工作坊、活動,購買資料、軟體、專業諮詢、或星級評價,以交換排名之提升。

更有堂而皇之造假的;就在今年(2022年)3月份,美國長春藤名校哥倫比亞大學數學系教授Michael Thaddeus大義滅親,指控哥大校方向U.S. News提供了虛假資料以提升排名,一舉於2022年躍居全美第二,和哈佛大學及麻省理工學院並列。

事實上,早在2019年,就有UC Berkeley在內的5所美國大學數據造假而被揭發。

原來數據造假竟然不是偶發事件!

這不禁令人想到,如果連國際知名大學的數據都造假,那其他大學呢?這排名還有意義嗎?

平心而論,大學各有不同傳承、專業、特色、及辦學目標,本就不應以同一套標準來衡量;如果我們不會讓鳥、獸、蟲、魚、蝦、蟹一起比游泳,讓腳踏車、摩托車、小貨車一起比一級方程式賽車,那我們為何要讓所有的大學一起在同一套標準的排行榜上比高下呢?

大學排名的迷思可以休矣;大學還是要有自己的大學之路!

就確診吧 | 劉廣華

從4月初以來,確診人數幾乎如幾何級數般暴漲,國人習見的個位數案例,已到4位數;周遭親戚、朋友、同事都紛紛出現確診或是隔離的案例;有趣的是,多數人好像不以為意;周末期間,傳統市場上依舊人滿為患,大型超市人沒減少,餐廳確實人少一些,但還是有用餐者;該健身的健身,想慢跑的慢跑;是個馬照跑,舞照跳,管你烽火連天,我自氣定神閒的氛圍。

原因其實也不難理解;相較於去年,多數人大概都打了2-3劑疫苗,而今年肆虐的Omicron病毒比去年的Delta病毒傷害性小很多;目前看來,即便確診,多數都是輕症或無症狀,頂多輕微發燒、流鼻涕甚麼的,持續時間也不長,就是感冒;也因此,有臉友雖然全家確診,卻也不忌諱的描述相關情況,上傳居家景象,完全無懼於被貼標籤,或是獵巫。

日昨報載,甚有地方診所即便有病人要求,也不願意實施篩檢,治療上也多以症狀緩解為主,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意思;細究其因,卻有些無奈;因為,如果真將病人篩檢出陽性,則後續的處置程序就頗令人卻步;病人要做PCR,診所接觸人員要配合疫調,匡列,甚至隔離;易言之,整個診所就要停擺,不用做事了;以至於,就算病人有明確症狀,診所寧可全部當感冒醫,橫豎都是輕症。

在個人的層面,也有類似情形;快篩一劑難求姑且不論,有人即便有些微不適,也自動當成感冒,自己休息在家,吃吃症狀緩解藥物也就是了,過幾天恢復後,一切如常,病過了無痕;真要大張旗鼓去篩檢,一但確診,那周遭親戚、朋友、同事就要跟著被匡列、隔離;大家都要生活,要上班不是嗎?何必呢?

這是理性抉擇下的諱疾忌醫。

還觀察到一種現象;一般全家確診通常是小孩先確診,父母被匡列之後,再篩出確診;小孩通常會不舒服個1、2天也就好轉,而父母則多數無症狀;劉杯杯不是專家,想不出原因;真要猜的話,可能是多數成人打過疫苗,而12歲以下孩子沒打造成的吧?

這兩天因為工作關係分別跟幾個國家的姊妹校同業進行視訊會議,發現除歐美、澳、日、韓之外,連馬來西亞、泰國、越南、印度、印尼,甚至柬埔寨等周遭國家,都已恢復短期簽證、落地簽證,而提出48小時內PCR陰性證明,或是已打過疫苗者,基本上都不再隔離,頂多自我健康管理。

感覺上,開放與共存似乎已是全球趨勢。

劉杯杯沒有做系統性查證;不過,印象中似乎只剩大陸跟台灣還在厲行檢疫、隔離政策;想來,同文同種,思考模式亦同吧?

這幾天觀察政府的防疫相關舉措,似乎是往與病毒共存,開放邊境的方向來做;只是,可能準備有些不足,腳步有些匆促,民眾有些猶豫,多少有些亂象。

整體方向應該還是正確的;希望今年下半年大家都能恢復真正正常的生活。

Let’s have our fingers cro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