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無罪、現代「百官行述」,司法改革何在? | 郭譽申

最近台灣司法出現兩件大事:二審被判有罪的太陽花學運「攻占行政院」案,被最高法院撤銷原判決,發回高院更審。北檢偵辦前公懲會委員長石木欽涉關說案時,發現及查扣了富商翁茂鍾的27本筆記本,記載他與幾十名司法檢調官員酬酢往來的「百官行述」。兩件司法大事讓社會嘩然,台灣已經民主化多年,蔡政府聲稱司法改革,司法仍然如此,奈何?

太陽花攻占行政院的被告,僅被二審輕判2到4月刑期,最高法院還以人民行使抵抗權或公民不服從,為被告脫罪,等於是主張被告完全無罪。對比最近美國川普的支持者攻占國會,被視為暴亂叛國,台、美兩案的差別實在太大,台灣不是一直視美國為民主、法治的典範嗎?筆者沒證據指控最高法院受到蔡政府的操控,但最高法院至少很像是自我體察上意,及迎合綠色滔天的氛圍。

「百官行述」是滿清康熙朝時,紅頂商人勾結眾多官員的記錄,被用來操控官員、影響政治(電視劇《雍正王朝》裡有所描述)。不料21世紀已民主化的台灣竟發生類似的醜聞,富商翁茂鍾經常邀宴及送小禮物(如襯衫)給許多司法檢調官員。顯然這些只是日常酬酢、建立關係,翁商看來是幫人擺平官司的「訴訟掮客」,面臨司法案件時,他應該不僅是邀宴及送小禮物而已。由於涉及的司法檢調官員眾多,據說司法院、法務部僅對「飲宴應酬5次、收受餽贈3次」以上者進行調查。是否官官相護?

西方民主主張三權分立、司法獨立,追求高品質的法治。台灣已經民主化三十多年,為何司法仍然如此不堪?其實民主未必有益司法。

民主制度以選舉實現多個政黨的競爭,而司法是政黨競爭的裁判員,因此需要司法獨立於政黨之外,以保持裁判員的中立公正。然而正因為司法是政黨競爭的裁判員,政黨有強烈動機要影響甚至掌控司法;這就像運動比賽,若裁判員站在自己這邊,當然贏面會大得多。蔡總統都提名親綠人士担任大法官,而川普都提名保守派人士担任大法官,就是例證。政黨(尤其執政黨)既然喜歡掌控司法,某些法官自然會趨炎附勢、體察上意,以求回報(如未來的升遷)。最高法院撤銷太陽花「攻占行政院」的二審有罪判決,大約就是如此吧?

司法獨立也未必有益司法。司法獨立讓司法人員能不受外界的干擾而獨立辦案審案,卻無法保證司法人員的品德和操守,也無法保證司法判決的品質。幾乎獨立封閉的司法體系,讓司法人員可以不食人間煙火,不受外界監督,而且可能更容易藏污納垢、官官相護。現代的「百官行述」大約就滋生於這樣的背景。

筆者一輩子沒打過官司,卻一直讀到聽到司法的弊端,司法改革完全是空話。或許司法獨立讓司法沒人可管,司法根本不可能改革?

民主和司法獨立未必有益司法。大陸的司法或許還比較好?大陸以前是黨比法大,近年則強調依法治國、從嚴治黨。大陸沒有政黨競爭,政黨因此比較沒有動機要影響、掌控司法;大陸不講究司法獨立,司法要向人民代表大會負責,因此司法不是沒人可管的。兩岸的競賽,應該比比司法的優劣。

彭文正誇大說謊 | 盛嘉麟

昨天開始,台灣流行著一個假新聞,「今天高等法院對彭文正、賀德芬控告蔡英文的博士論文官司,二審當庭宣判:蔡英文敗訴。」

台灣高等法院判決廢棄一審原判決,全案發回原審重新審理 (但並未判決蔡英文敗訴)。對此,彭文正離開法院後便對外表示「蔡英文敗訴了」,認為是自己的一次勝利;彭文正表示,這次的判決是論文門的一次重大的勝利,高院正式判決蔡英文敗訴,並表示他忍辱負重、奮鬥一年半,論文門的官司至今終於迎來第一場勝利,感謝一直以來各位的支持,這段時間來不離不棄,在黑夜中前行終能看見曙光,黎明即將來臨。

彭文正是民進黨人,台灣民進黨人說話喜歡含混不清,渾暗唬人,彭文正也不例外。

我對本案的看法是:

1)蔡英文有沒有英國博士學位是很簡單明白的事,大家都知道就是「根本沒有博士學位」。

2)國際上英、美都正在極力利用台灣的蔡英文作為反華急先鋒,為了保護先鋒忠狗,因此倫敦學院就是不肯明白的說一句「根本沒有博士學位」。

3)第一審的枸枸法官心裡清清楚楚,就是不敢說一句「根本沒有博士學位」。

4)第二審的枸枸法官又名推事,心裡清清楚楚,但是只敢把說明的責任推回给第一審的枸枸法官,就是不敢說一句「根本沒有博士學位」。

5)國民黨這邊心裡明白,當年明知「根本沒有博士學位」,卻幫蔡英文含混過關,安排到政治大學當教授,國民黨是始做俑者,而且國民黨內「根本沒有博士學位」卻冒充博士的,大有其人,就是不敢推動徹查蔡英文「根本沒有博士學位」。

這五個「就是」讓蔡英文「博士」繼續逍遙法外。

群眾衝撞美國國會,民主還有希望嗎? | 郭譽申

在美國國會執行正式程序確認拜登當選總統時,川普鼓動他的支持者衝入國會,與國會的駐警激烈衝突,雖然衝入國會的群眾不久就被驅離或逮捕,已造成至少5人的死亡(包括1名駐警)。國會是民主制度的聖殿,美國的民主連國會都不保,讓人懷疑,美國民主還有希望嗎?美國是世界的領導霸權,又是民主國家的帶頭大哥,美國民主搞成這樣,讓人懷疑更普遍的論述:民主還有希望嗎?

台灣人對美國發生的並不陌生,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也是學生和群眾衝入台灣的國會立法院。雖然台、美兩事件的起因不同,我們可以比較兩事件的處理和各界反應,並且也問:台灣民主還有希望嗎?

美國對群眾衝入國會的處理是依法逮捕和驅離,因此釀成較大的暴力和衝突;台灣(王金平院長)的處理則是放棄執法,任由群眾佔領立法院,因此暴力和衝突較小。美國事件的後續顯然會控訴群眾的暴力不法行為;台灣的法院則已判定衝入佔領國會的群眾無罪。群眾衝撞國會當然是對民主的嚴重傷害,法治是民主制度的重要部份和守護者,在民主崩壞之際,美國至少保住了其法治,台灣則連法治也丟了,台灣遠比不上美國啊!

群眾衝撞美國國會之後,美國各界和國際社會都一致嚴厲譴責群眾的暴力不法行為,逼得始作俑者川普也不得不譴責群眾暴力。台灣的太陽花學運很不同。綠營起初假作中立,不久後就擺明支持群眾的衝入佔領國會;而美國為首的國際社會也普遍聲援太陽花群眾及施壓馬英九政府;最後馬政府只好全面接受群眾的「反服貿」訴求,以解決持續23天的抗爭。

美國為首的國際社會為何對美、台的群眾衝撞國會事件有不同意見、兩套標準?美國的群眾暴力單純損害民主,自然要加以譴責。然而台灣的太陽花暴力不僅損害民主,也損害兩岸關係及減損兩岸和平統一的可能性,美歐國家於是要權衡何者為重。美歐國家顯然視後者重於前者,因為後者有關中國崛起之勢與美歐的國家利益,而國家利益重於民主原則,因此美歐聲援太陽花群眾。美歐民主國家視國家利益重於民主原則,民主自然要走下坡了。還說什麼民主是普世價值!

民主在國內解決不了政黨惡鬥、族群對立;在國際上,民主國家多半視國家利益重於民主原則,因此對待民主常有兩套標準,這些都讓民主難行和退潮(參見《全球民主在退潮》)。美國的民主雖然崩壞,至少保住其法治底線,因此民主仍很有機會復興。遠比不上美國,台灣的民主和法治皆已丟失,有獨裁之實,卻仍掛著民主的招牌(參見《進口萊豬與關中天新聞 哪個較嚴重?》),是最沒希望的。

那些年,中國政壇裡的台灣人 | 張方遠

台灣人沒參與制憲的荒唐史觀

不久前的12月10日,台灣基進立委陳柏惟在一場修憲論壇上說,《中華民國憲法》創立時台灣人的參與人數為零。如此「駭人聽聞」的史觀,其實並不稀奇,特別是當民進黨政府與台獨派聯手把教科書的「我國」改為「中國」,再加上「這個國家」的大總統,把「中華民國」的歷史腰斬,成為從1949年起算71年的「中華民國台灣」,教科書裡的「中華民國」也被拆成兩截,一截放在台灣史、一截放在中國史,陳柏惟的史觀只是一個縮影,相信更多的年輕人自然而然真心認為台灣跟中國一點毛關係都沒有。

1945年台灣光復到1949年兩岸分裂的這四年,對當代台灣人來說,恐怕只剩下1947年的二二八事件,其他一切一無所知,當然更不會知道台灣人是如何在這四年走上整個中國的政治舞台的。

台灣人參與制憲會議

二二八發生前的一年,原來在國、共、民盟、青年黨、社會賢達等五方政治代表召開的政治協商會議,商定將在1946年5月5日召開國民代表大會,並制定憲法。為此,陳儀主政下的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在4月17日成立了「國民大會台灣省代表選舉事務所」,且由他擔任「選舉總監督」。

然而當時國共內戰方酣,國民大會遭到多方勢力抵制,無法於5月5日召開,後來國民黨政府決定在「保留中共及其他黨派在國民大會應出席之代表名額」下,宣布改期於11月15日開會。

在此之前的10月,台灣省緊鑼密鼓地舉行了制憲國民大會代表選舉。台灣省代表名額為18名,扣除已選出的僑選代表郭耀廷,其他17名的選舉方式為「間接選舉」:先由各縣市參議會及職業團體預選,再由省參議會決選。

17名代表的配額方式為:八縣各一人,台北市一人,婦女代表一人,高山族同胞一人,農會代表二人(含漁業代表一人),工會代表二人(含鐵路工人代表一人),商會代表二人(含航業代表一人)。

選舉辦法如下:區域代表由各縣市參議會先選出十名候選人;職業團體代表,則由各已有組織之團體推出十位候選人,再將候選人提交省議會票選。

經由上述辦法的推選,共有158名候選人。制憲國代選舉於是在10月31日舉行,開票當選名單如下:

以上幾位台灣省制憲國大代表,於11月5日在台北市集合,兩天後11月7日乘坐飛機赴上海再轉到南京報到,參加11月15日的國民代表大會開幕。並於12月25日通過《中華民國憲法》,決定於1947年1月1日公布、同年12月25日正式施行。

台灣人擔任全國性民意代表

事實上,1949年兩岸分斷之前,在中國大陸參與全國性民意代表的台灣人,不是只有上述18位制憲國代。

1946年8月,台灣省選出八名國民參政員,赴南京參加國民參政會。
1947年11月,台灣省選出19名第一屆國民大會代表。
1947年12月,台灣省選出5名第一屆監察委員。
1948年1月,台灣省選出8名第一屆立法委員。
同年,還有唯一一位台灣省的考試委員陳逸松前往南京開會。

儘管如此,我們在看這段歷史時,還不能忘記國共內戰仍在進行中,當時包含台灣在內,各地都不時發生反對國民黨政府、反對內戰的運動。正因為如此,以制憲國民大會為例,原定出席代表共計2,050席,但在中共與民盟代表缺席下,最後出席開幕式的代表只有1,381名。

台灣就在這樣的背景下,走進了近代中國歷史的洪流之中,不只有認同國民黨的,也有同情和認同中共的,當然也有後來對「白色祖國」失望、從而寄希望於「紅色祖國」的中共地下黨員。

制憲國代張七郎與考試委員陳逸松

台獨派老愛拿制憲國代之一的張七郎為例,說他父子三人在二二八事件中,死於國民黨政府的槍下。

但他們鮮少提的,卻是那位唯一的台籍考試委員陳逸松。1973年他在周恩來的邀請下,從波士頓出發,繞道巴黎、雅典、巴基斯坦,再飛赴上海、轉抵北京;在接受周恩來夫婦宴請後,展開了在中國大陸各地的遊歷,並於1975年以台灣省代表身分,參加中共第四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擔任主席團團員,且獲選為人大常委。直到1993年卸任第七屆政協委員之前,陳逸松在大陸親身經歷了中共《七五憲法》、《七八憲法》、《八二憲法》等三次憲法的修訂。

張七郎、陳逸松都是台灣人,無論他們的人生路向何方,都見證了近代中國歷史的悲歡離合、衰與興。但如此複雜立體多面的台灣史,反共的國民黨不提,反共又台獨的民進黨則刻意掩蓋、扭曲,甚至是改造、改寫歷史,這何嘗不是一種對台灣人與台灣史的背叛呢?

結 語

單就台灣省制憲國大代表的歷史,我的印象中,無論自己就學過程所使用的國中部編本教科書,還是高中一綱多本教科書中都沒有出現過。剛剛翻了一下,當前民進黨政府力推的108課綱則把重點放在「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但國民黨也不用急著「控訴」民進黨,因為馬英九政府推動的101課綱,也是從「中華民國接收台灣」後,跳到了「中央政府遷台」與「二二八事件」等等。

台灣人在歷史上如此豐富的面貌,既有激動也有失落,但在國民黨式的反共民族主義史觀,與民進黨式的一島史觀、公民民族主義史觀、轉型正義史觀之下,消逝在了層層的政治迷霧中。也因為如此,今天台灣各種大行其道的奇葩史觀,之所以會被大多數台灣人所認同,他們主要看的不是歷史、而是政治,更只是為了滿足意識形態的想像。

參考資料:

曾健民,《台灣一九四六.動盪的曙光:二二八前的台灣》,台北:人間出版社,2007年。
曾健民撰述,《陳逸松回憶錄(戰後篇):放膽兩岸波濤路》,台北:聯經出版公司,2015年。
楊渡,《台灣史消失的四年》,中時新聞網(2017/05/23):https://www.chinatimes.com/opinion/20170523005259-262104
#方遠北杯講看麥【誰滅了「我國」?】
https://www.facebook.com/fyviewpoint/posts/1098253873949582

此文原刊於 #方遠北杯講看麥https://www.facebook.com/fyviewpoint/

台灣省制憲代表出席國民大會合影。(《台灣月刊》第二期,1946年11月25日)

2020翻天覆地的一年 | 盛嘉麟

2020年中國大陸翻天覆地的一年:

1)新冠病毒在武漢暴發,不明原因,舉國奮戰,四個月平定,恢復正常,所有所謂的歐美先進國家至今仍在泥淖裡掙扎。
2)新冠重創全世界經濟,經濟都是負成長,唯獨中國大陸能保持全年2%正成長,尤其現在成了全世界的經濟火車頭,供應全世界的生活物資。
3)完成最後的扶貧計劃,全國沒有真正的貧窮人口,得到聯合國的讚嘆。
4)基礎建設,鐵路、公路、水壩、機場、能源…….十四五規劃全面起動。
5)嫦娥五號月球計劃完美無瑕的,一氣呵成的帶回月球土壤岩石,舉世讚嘆。
6)天問一號火星計劃順利啟動,長征火箭正在征途。
7)痛打反華急先鋒,美國走狗澳大利亞。
8)通過香港國安法,平息反送中暴亂,排除英、美外國搗亂勢力,懲罰反華暴亂要犯黎智英、黃之鋒等。

每一項都做得踏馬地讓人拍手叫好。

2020年台灣也是翻天覆地的一年:

1)不經立法院,不經溝通民意,台灣政府以總統命令,自動自發引進美國萊克多巴胺有毒豬肉,引起全民惶恐不安。
2)蘇偉碩醫師強烈反對毒豬進口,提出論文證明萊克多巴胺有害國民健康,被台灣政府剝奪榮民醫院醫師頭銜,並被提告起訴,送進法院。
3)台中市長盧秀燕在會晤AIT處長時,直接表明台灣的民意調查都反對美國的萊豬進口。這時台灣政府非但不知自我檢討,反而遷怒市長盧秀燕有違國際外交禮儀,網軍圍剿市長盧秀燕。
4)台灣中天電視是台灣僅存的藍色媒體,言論公正,收視率高,不容於台灣政府,經由NCC以7:0的票數,不再續照,關閉中天電視。
5)NCC下令今後電視台節目的字幕若使用大陸簡體字,將處以罰款2~100萬元,但是使用所有外國文字一律合法。
6)NCC要立新法,允許NCC進一步監管網路文字,若有NCC不爽的文字可以制裁。
7)助日代表謝長廷神秘返台,會同經濟部長王美花及她的老公國安會秘書長顧立雄,深夜潛赴日本駐台代表官邸,密商允許日本福島地區核污染食品進入台灣。
8)助日代表謝長廷表示要搶在中國大陸前面,搶先核准核污染食品進入台灣,才能爭得國際地位。引起譁然。

每一項都做得踏馬地讓人肝裡涼。

進口萊豬與關中天新聞 哪個較嚴重? | 郭譽申

最近一兩個月,國內最受關注的兩大新聞無疑是,蔡政府決定進口美國含萊克多巴胺(瘦肉精)的豬肉,以及NCC以換照不通過而關閉中天新聞台,前者關係國人健康,而後者損害新聞自由和民主政治(參見《也談新聞自由》),哪個較嚴重?

為了這兩案,民眾都曾上街頭示威抗議及在網路批評咒罵。觀察這些行動,反對關中天新聞的聲浪雖然不小,反對進口萊豬的聲浪顯然更大,看來國人在乎身體健康,超過新聞自由和民主政治。這大概有理可循,中國人自古說「人命關天」,因此在乎具體的生命和健康,超過抽象的自由和民主。雖然有些台灣人不願做中國人,骨子裡卻無法逃脫中國文化的影響。至於今年兩岸抗疫都相當成功,也是一樣的道理,中國人/台灣人願意犧牲一點自由,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以維護大家的健康。

台灣人不在乎自由民主,至少從蔡英文上台以來一直如此。蔡執政至今不到五年,其違反民主的作為幾乎是罄竹難書,但老百姓似乎無所謂的照單全收,就算有反對和抗議的聲音,都很微弱。就筆者記憶所及,蔡政府的反民主作為至少有:

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和《不當黨產處理條例》,藉以成立促轉會和黨產會,於是能跳過正常司法程序,追殺國民黨;
任命綠營色彩濃厚的多人擔任大法官、監察委員等,使司法、監察都失去中立性;
違反信賴保護原則,溯及既往的修改軍公教退休方案,損害退休人員權益;
大法官的釋憲完全支持(偏袒)蔡政府的各種政策,並以釋憲強制同婚合法、通姦除罪等,剝奪了該由民主決策的立法/修法過程;
制定籠統的國安五法和反滲透法,使人民可能動輒得咎、不知所措;
關閉中天新聞台,損害新聞自由。

蔡政府有這麼多反民主的行為,若在歐美會如何?早已鬧得天翻地覆了。例如,不久前,法國準備實施整體安全法,草案中禁止對執行公務的警察拍攝臉部及惡意流傳影像,該草案條文引發爭議,造成連續三個周末,每次數萬人的示威活動(https://www.bcc.com.tw/newsView.4926621)。對比之下,台灣人實在不像歐美民眾那様在乎自由民主。

民主的研究已經觀察到:以前民主制度曾終結於軍事獨裁、法西斯、暴力革命等,有比較顯著的事件或徵候;近幾十年,民主的消亡多半不那麼明顯,因為民主的銷蝕是漸進的、隱匿式的,即使政權已有獨裁之實,卻仍掛著民主的招牌。(參見《民主國家如何死亡?美國是否例外?》) 蔡政府正是有獨裁之實,卻仍掛著民主招牌的典型。這是台灣人不在乎自由民主而縱容的結果。

進口萊豬關係國人健康,關中天新聞損害新聞自由和民主政治,哪個較嚴重?很難說,每個人可以有不同觀點。台灣人普遍重視前者超過後者,因此生命、健康較有保障(中央政府撒手不管萊豬,地方政府和民間組織自治管理),但是台灣的民主制度已是虛有其表了。台灣人可以活長點,但別再自吹自擂自己的民主成就吧。

「中華民國臺灣」機巧權變,江啟臣靠攏綠獨灰飛煙滅 | 天人合一

蔡英文及其相當一批民進黨政客,似乎以獨為業,實則以獨謀權、謀利、謀私。

「獨不了,就是獨不了。」陳水扁的無奈,他們早就心知肚明。對喜樂島聯盟區隔,對「務實台獨工作者」賴清德的打壓,對華航改名瘋狂的降溫,對傻冒癡呆獨蔡易餘去統去中修例提案的急踩刹車,無一不顯示,他們充滿了機巧權變,隨時留著溜之大吉的後門。

蔡們,走的是借殼獨、漸進獨的路線。 其內心儘管獨,但其頭頂上仍以民國為帽子、嘴巴上還是和平、對話為幌子,正式文告上還在宣示民國憲法、兩岸條例為遮掩,在臺灣之前加「中華民國」為前置。

如果情況對獨有利,其「中華民國臺灣」或許就是「民國」等於「臺灣」,對岸「大陸」,便是「中國」。

如果情勢對獨不利,其「中華民國臺灣」或就釋義為大小於關係,即中華民國內的臺灣。

若情勢吃緊,到了要命關頭,蔡英文招架不住,或許來一句「中華民國大陸」,就比馬英九、吳敦義「各自表述中國」更接近北京的說法或意思。如此,蔡英文們,就像香港四亂首之陳方安生、李卓人等近來洗白港獨、紛紛跳船一樣洗去獨疑,擠進中間,立即佔據以前國民黨絕對優勢掌控的兩岸關係操作空間。

而此時,國民黨內一群忘了辛亥先賢、失去黨魂民氣者,不知今夕何夕、昧於兩岸大勢者,缺乏胸襟睿智,卻偏偏自作聰明者的江啟臣們,為了選票,竟欲冷棄共識、逃離一中、拋棄反獨、絕口避統。如此,不僅立馬失去兩岸和平交住的優勢、利基,並且,其去藍就綠當跟班,自亂陣腳之軍,能克敵麼?自傷根脈之木,可活多久?

江啟臣,假聰明,笨算計,不改弦更張、緊急回正軌,將置國民黨入絕境,死無葬身地。

台灣再度戒嚴 | 黃國樑

關掉中天該作何解?有人說是走上獨裁政治,但這不精準。我以為,它真正的意涵是:台灣再度戒嚴了。亦即,蔣經國解嚴,蔡英文戒嚴。

我們只經歷了短暫的三十年的類民主時期,就再度回到了漫長的戒嚴。那三十年裡有李登輝、陳水扁與馬英九。最民主的時期是馬英九的八年,唯一的一段革命無罪、造反有理的時代,占領國會無罪、占領行政院有罪無罪猶在糾纏。

當年解嚴有兩個指標,解除黨禁與報禁。而蔡英文都恢復了。蔡英文先恢復了黨禁。她以《不當黨產處理條例》,將反對黨戴上緊箍咒,讓它萎縮為一個難以行動的侏儒。其餘小黨則都是戲劇黨、裝飾黨,無關宏旨,因為,即便原來的戒嚴亦有青年黨、民社黨。

過了四年,她恢復了報禁。關中天是向各類媒體進行要脅,若不噤聲將同遭厄運,從此,眾聲皆瘖。

但蔡英文的戒嚴是真戒嚴。兩蔣的戒嚴關心民瘼,一斤豬肉漲了,皆大事也,政府設基金去保證價格;衛生紙被哄抬,閣揆要派員偵緝囤積。蔡英文的戒嚴卻殘民以逞,讓毒豬戕害人民身體。

早初的戒嚴,只有警備總部是搜捕機構,如今的戒嚴,促轉會、黨產會等東、西、內廠,還有錦衣衛一應俱全,以及網路上遍布的眼線斥候。最重要的是,她有連納粹都未必有的狂熱民粹,是新戒嚴體制最強捍的鐵衛部隊。

戒嚴了,晚上小心火燭,當心隔牆有耳。保重!

也談新聞自由 | 郭譽申

中天新聞台被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撤照關台,大眾疾呼搶救新聞自由。新聞自由究竟如何?有那麼重要嗎?

首先,每個國家對新聞媒體的經營者都有相當嚴格的限制,以保障國家的主流意識形態。例如,每個國家幾乎都不准非本國人經營新聞媒體,也不准非本國資本投資新聞媒體等等。所以新聞自由是有侷限性的,造成各國有不同的意識形態,是國家間衝突的主因之一。

這次中天新聞台被撤照其實是因為,綠營指控蔡衍明接受大陸的支助,使中天成為「紅色媒體」。這在一些親綠媒體和網路上都有頗多抨擊和討論,不過NCC似乎拿不出真憑實據,而且蔡事業很大,中天又經營得很成功(中天吸引了大部份藍營支持者,不像親綠新聞台數量多,每台只分享少部份綠營支持者),根本不需要中共支助,因此NCC完全不提這部份,找了其他理由撤照。

其次,經營新聞媒體需要大量資金,只有政府、大資本家等才有能力支撐,因此新聞自由主要僅適用於經營新聞媒體的政府、大資本家等。新聞媒體的老闆就像一般企業的老闆,有權力聘用合意的人員,辭退不合意的人員,因此掌控新聞媒體的方向。換言之,新聞媒體的老闆幾乎能夠完全決定新聞媒體的意識形態方向,因此台灣有親綠媒體、親藍媒體等等,而美國有保守派媒體、自由派媒體等等。這未必是好事,但就是所謂的新聞自由。

這次中天被撤照的一項罪名是「未能有效說明如何排除上層股東不當干預」,真是笑死人了,何謂「上層股東不當干預」?老闆沒權力聘用合意的人員,辭退不合意的人員嗎?老闆若有人事權,何須「不當干預」?台灣哪個新聞媒體老闆沒有人事權?

其三,對於新聞媒體,NCC就像是法院,而NCC委員就是法官。法院、法官不屬於行政院,不會隨執政的内閣而輪替,而且法官數量多,個案的審理法官一般是抽籤決定,因此大致能保持中立性和獨立性。NCC只有7名委員,全由行政院長提名,經立法院同意後任命之,任期四年,幾乎跟總統同進退。NCC委員完全由執政者決定,怎可能有中立性、獨立性?(NCC竟號稱是獨立機關,誰信啊?) 台灣的新聞媒體,或是親綠、或是親藍,人盡皆知。綠營任命的NCC委員整死親藍的中天新聞台,是「天經地義」的,那管什麼新聞自由?

新聞媒體很能影響選舉,換言之,有新聞自由才有公平的選舉,執政者侵害新聞自由是嚴重損害民主的行為。不過蔡政府損害民主的行為已經是罄竹難書(參見《台灣損害民主卻推崇民主》《大法官濫釋憲 台灣走向獨裁?》),她們大概不在乎再多添中天這一案!尤其近期內沒有選舉,綠營不須擔心丟失中間選民的選票,而美國正在反中、護台的高潮,絕不會譴責蔡政府的損害民主行為。

國民黨不說的孫中山《致蘇俄遺書》(紀念孫中山誕辰) | 鄭可漢

台灣幾乎人人都知道《國父遺囑》,也稱為《總理遺囑》,卻很少人知道中山先生還有另一份遺囑,《致蘇俄遺書》,因為國民黨從來不提這份遺囑,而民進黨當然更不會提。

中山先生病逝於1925年3月12日。2月24日,病重的孫中山授意共產國際代表鮑羅廷以英文起草《致蘇俄遺書》(另一說是孫中山以英語口述,由鮑羅廷、宋子文、孫科、陳友仁等人記錄完成),孫中山及在場者於3月11日簽字。這份遺囑當時在中國僅有少數人知悉,在蘇聯刊發時出現幾種不同的俄文譯本。其中文翻譯如下:


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大聯合中央執行委員會

親愛的同志:

我在此身患不治之症。我的心念,此時轉向於你們,轉向於我黨及我國的將來。

你們是自由的共和國大聯合之首領。此自由的共和國大聯合,是不朽的列寧遺產與被壓迫民族的世界之真遺產。帝國主義下的難民,將藉此以保衛其自由,從以古代奴役戰爭偏私為基礎之國際制度中謀解放。

我遺下的是國民黨,我希望國民黨在完成其由帝國主義制度解放中國及其他被侵略國之歷史的工作中,與你們合力共作。命運使我必須放下我未竟之業,移交於彼謹守國民黨主義與教訓而組織我真正同志之人。

故我已囑咐國民黨進行民族革命運動之工作,中國可免帝國主義加諸中國的半殖民地狀況之羈縛。為達到此項目的起見,我已命國民黨長此繼續與你們提攜。我深信你們政府亦必繼續前此予我國之援助。

親愛的同志!當此與你們訣別之際,我願表示我熱烈的希望,希望不久即將破曉,斯時蘇聯以良友及盟國而歡迎強盛獨立之中國,兩國在爭為世界被壓迫民族自由之大戰中,攜手並進以取得勝利。

謹以兄弟之誼祝你們平安!


中山先生把共產國際當作兄弟,難怪在三民主義/民生主義第一講裡,他說「民生主義就是社會主義,又名共產主義,即是大同主義。」他把民族主義視為國家安身立命的根本,有了民族主義之後,國際主義也是可貴的。

孫先生以有趣的彩票故事,說明民族主義與國際主義的關係:廣州有一個挑夫,平時愛買彩票,並習慣將彩票藏於自己扛活用的竹扁擔裡;某一開獎之日,他猛然發現自己所買彩票中了百萬大獎,頓時欣喜若狂,覺得自己再也不用幹力氣活謀生了,得意忘形之際居然將扁擔扔進了江裡—當然,那中了百萬大獎的彩票也隨著扁擔一道沉入江底了。孫先生說:那張彩票如同國際主義,那條扁擔則如同民族主義;前者固然寶貴,但後者恰恰是安身立命之所在,拋卻後者,前者亦不可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