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撕裂社會 有解嗎? | 郭譽申

總統大選結束幾天,台灣社會仍未平靜。最多聽到的是家庭失和、夫妻反目、朋友絕交、父母子女鬧翻等;韓國瑜的支持者還憤憤不平地在網路上質疑綠營作票,要重新驗票(民進黨的政黨得票遠少於蔡總統的得票,是不大合理,但不能視為作票的證據);最令人痛心的是「小燈泡媽」竟被網友恐嚇「牠還有兩個(孩子)可以被砍」,而恐嚇者看來是一普通中年婦人,很可能也是一個母親;網路上其他較不嚴重的仇恨言論是多得沒人想管,也沒人管得了。一次總統大選嚴重撕裂台灣社會,非這樣不可嗎?有辦法改善嗎?

台灣的選後徵候群一點都不令人意外。大選幾個月,藍綠双方不擇手段,殺得見肉見骨、痛徹心扉,累積多日的怒火和恨意當然不會立刻平息。尤其綠營掌握國家機器,無端追查韓妻家族的古早資料,又以國家資源豢養網軍,對韓國瑜無底線的人身攻擊、造謠抹黑。韓不是沒有缺點,但是這樣不公平的競爭當然讓韓的支持者輸得不服氣而痛恨不已,於是在敗選後,難免造成家庭失和、朋友絕交,而韓粉在網路上發出仇恨恐嚇言論,也不管對錯地質疑綠營作票,台灣社會的撕裂因此無法避免。其實選舉撕裂社會不僅在台灣,台灣已經算好的;在一些發展中國家,選舉經常出現舞弊以及不同族群、支持者間的流血衝突。

選舉撕裂社會當然是因為選舉活動太激烈、太多造謠抹黑、太不講道德,為什麼會這樣?因為選舉是零和競爭,贏者全拿,而輸者幾乎成為一無所有。以總統大選為例,總統能任命文武百官、國營企業高層等,直接、間接任命的職位達數千人,選贏這些人繼續領高薪,選輸這些人全都沒了工作,更別提這些職位所擁有的權力和龐大資源。立委選舉不像總統大選影響大,然而選輸者,包括其幕僚助理,一樣沒了工作,而多半還欠了千萬選舉債,選贏、選輸的差距也是天壤之別。選贏、選輸的差距如此之大,誰會管什麼道德、良心?選舉當然要不擇手段求勝,人類天生就是生存擺第一,活得可以之後才會講道德、良心。

選舉讓政治成為非常殘酷的行業,其他行業很少像政黨政治這樣每四年清掃一次,即使你/妳沒犯大錯,仍可能被掃地出門,成為一無所有。零和競爭的選舉讓政治人物及其支持者非贏不可,於是不管什麼道德、良心,什麼造謠抹黑、假扮對方支持者之類的下三濫手段都能使出來,手段如此卑下,當然撕裂社會,而政治人物越來越無品無德。前面有非贏不可的強烈動機,後面自然有下三濫的選舉手段,結果當然是撕裂的社會和無品無德的政治人物,甚至侵蝕社會的善良風氣。瞭解這樣的因果關係,選舉撕裂社會看來是無解的。台灣人既喜歡選舉民主,就欣然接受其結果吧!

政治板塊改變 泛綠明顯大於泛藍 | 郭譽申

總統大選攤牌,蔡英文大勝韓國瑜成功連任。韓粉的熱烈動員造勢製造了一些高潮,但改變不了總統從未連任失敗的慣例。總統手握龐大資源,又能任命文武百官、國營企業高階等(直接、間接任命的職位達數千人),這些都保證執政黨既有資源打選戰,又必極為團結(上述職位都須與總統同進退),因此總統連任本就有極大優勢。不過蔡總統大贏264萬票,顯然不僅靠連任優勢,這次大選確定了台灣政治板塊的改變。

台灣長期「泛藍」大於「泛綠」,直到2016年上次總統和立委選舉,蔡英文總統選舉大勝及民進黨立院大幅過半為止。上次總統大選藍營大敗,很多人歸咎於藍營不團結,包括「馬王政爭」、「換柱」等,及洪仲丘事件、太陽花學運。這些短期事件皆已遠去,而藍營今年再大敗。藍營仍不團結,包括郭台銘初選失敗就出走,還一再酸韓國瑜及國民黨;而王金平一直若即若離,不明顯歸隊。然而藍營不團結顯然不足以解釋藍營的大輸264萬票,藍營的大敗就是因為政治板塊改變,現在是泛綠明顯大於泛藍了。這也可以從政黨票看出來,民進黨得票33.97%,國民黨33.35%,相當接近;但時代力量7.75%,基進黨3.15%,都屬於泛綠陣營,差距就拉大了。(民衆黨和親民黨歸於不藍不綠)

政治板塊改變的因素很多:中學課綱讓年輕人疏遠中國大陸;大陸越來越富強,讓台灣人感受到統一的壓力;中、美的貿易戰及對抗讓台灣人選邊,傾向選擇親美和反中;香港反送中運動激起台灣人的反中情緒。這些因素多半都會長期存在,因此政治板塊的改變也將是長期的,不可能短期改回來。

泛綠明顯大於泛藍,民進黨一黨獨大,因此除非分裂,民進黨應當能長期全面執政;而睽諸歷史,民進黨從未實質分裂(民進黨人若出走,政治前途即結束),因此民進黨極有可能長期全面執政。

民進黨已全面執政將近四年,造成兩岸關係惡化,經濟成長停滯(少數領域如半導體有成長,但多數其他領域都不振)及社會分裂對立。蔡政府治國無方,卻很善於到處攬權擴權,包括掌握大部份的大法官、監察委員、檢察部門、中選會等,制定轉型正義條例、黨產法、國安五安、反滲透法等以壓制反對黨,並壟斷大部份的傳統和網路媒體。蔡政府有這麼多侵害民主和法治的作為,都被這次大選的大勝合法化合理化了。民進黨繼續全面執政,勢必繼續這樣幹,而走向假民主真獨裁。民主是自作自受,台灣人只能繼續過苦日子了。

最後順便一提,台灣的區域立委選制非常偏頗。若在每一立委選區,A黨都獲得51%選票,而B黨獲得49%選票,A黨將囊括所有立委席位,而B黨獲得0席位!這雖然是極端的例子,顯示總得票只要稍領先所有其他黨,就可能贏得大部份區域立委席位(民進黨贏得48席區域立委,國民黨僅25席,得票差距絕沒這麼大)。這很容易導致大黨的立委席位大幅高於它的得票比率,既不公平,也不符制衡原則,也容易導致大黨在立院獨裁。當年更改立委選制,大概缺少專家參與,遺害深重啊!

昔日兩蔣對比今日民進黨 | 徐百川

世界上根本沒有一步到位的民主,在缺乏實行自由民主的條件和基礎的情況下,要蔣介石如何奉行自由民主?

蔣介石雖然獨裁,卻在施政上採取建設民主的道路,他的獨裁正發揮了渡過民主亂流的橋樑作用,完全避過了在自由民主轉化上的紛爭動盪。
正就是在兩蔣勵精圖治的強人統治下,使得台灣經濟繁榮、教育提高、社會穩定,建立出民主政治的基礎和條件。若無老蔣,台灣怎麼可能會有平穩轉化,寧靜革命的民主奇蹟?

維護人權的人士多年奮鬥僅是加快了點自由民主化的步伐,李登輝只不過順水推舟做了民主轉變的決定而已。
說台灣的民主化是兩蔣耕耘而台獨收割也不為過,李登輝臭美「民主先生」、民進黨誇耀「民主貢獻」,都是欺世盜名。

蔣介石實質上就是台灣自由民主化的真正功臣!

昔日:軍政➡訓政➡憲政,兩蔣從縣市選舉以獨裁建設民主。
今日:民主➡民粹➡專政,台獨從中央選舉以民主建設獨裁。
台獨運動若真是民主運動,那何以當初為自由民主理念而投身反對運動,創建民進黨,為民進黨打拼的諸多元老,哪一個不退黨?

民進黨煽動盲目的民意奪取權力,再以民意的支持作為後盾為所欲為,就是他們所謂的民主價值。民主只是台獨的代名詞,反台獨就是反民主,他們掛羊頭賣狗肉,舉著民主大旗反民主,完全就是納粹黨和共產黨的翻版。

通過「反滲透法」對選情有何影響? | 郭譽申

在立院本會期的最後一天及距離總統大選只剩十一天,蔡總統動員民進黨立委強力迅速通過「反滲透法」。很多人質疑反滲透法可能侵害人權和言論自由,也批評這樣重大的法案以逕付二讀方式通過,是過分草率而不符程序正義。這類質疑和批評已經非常多,筆者都贊同而不想再說,在此提出另一問題:大選當前,蔡總統為何要急於通過反滲透法?通過反滲透法對選情有何影響?

通過反滲透法對大選選情的影響顯然有兩方面:其一,較傾向「反中」的民眾支持反滲透法,因此很可能支持蔡總統;其二,中間選民擔心反滲透法侵害人權和言論自由,也質疑立法的程序正義,因此反對反滲透法而很可能不支持蔡總統。前者對蔡總統有利,而後者對蔡總統不利。蔡總統顯然認為前者的人數多於後者的人數,因此她強力迅速通過反滲透法。實際上前者的人數是否真多於後者的人數,恐怕誰也說不準吧!

通過反滲透法對大選選情的影響頗難判斷,但可以確定這是一大變數;若沒有反滲透法,大選的選情會少一變化的可能。選舉的基本原則是,領先者應該減少變數以保持領先;而落後者應該製造變數才有機會反敗為勝。蔡總統在緊要關頭製造變數,只有兩種情況:其一,她並未領先韓國瑜,因此寧願製造變數,以反滲透法與韓決戰;其二,她實際領先韓國瑜,但是被「韓粉」的龐大聲勢嚇倒而自亂陣腳,愚蠢的通過反滲透法成為大選的變數,讓韓有機會反敗為勝。無論哪種情況,蔡、韓之戰都呈現勝敗難料,且看這最後十天吧。

大選當前,蔡總統急忙通過反滲透法,若說她通過反滲透法與大選的選情無關,大概沒人會相信。雖然韓國瑜已把民調「翻桌」,多數媒體仍評估蔡總統的選情領先韓(民調不可信,不知根據什麼)。若媒體的評估正確,則蔡總統通過反滲透法,製造選舉一大變數,就是自亂陣腳,非常不智。若最後韓勝選,蔡總統通過反滲透法,絕對是主要的敗筆之一。

「台灣的川普」及未來 | 盛嘉麟

今天看到韓國瑜在總統參選人辯論會的片斷記錄片,對韓國瑜的辯才無比佩服,驚為天人。 他不回答媒體預設陰謀又冗長的問題,直搗媒體的無恥,然後逕自講出自己要講的話,這種招術如同川普2016年在總統大選期間的姿態,讓我們這種對於墮落媒體長期不滿的人大快人心。

當時美國的主要媒體抹黑造謠,編造民意調查結果,打擊川普,和今天台灣的媒體抹黑造謠,編造民意調查結果,打擊韓國瑜如出一轍,只是美國的媒體段數更高,不易穿幇,台灣媒體下流粗糙,破綻百出。而川普能不計選票,對無恥的媒體迎頭痛擊,終於贏得民心,獲得勝選。如今韓國瑜亦步亦趨,這是當前打勝選戰釜底抽薪的辦法。

不管我們對川普有正負的評價,在目前的世界選舉環境及潮流下,唯有川普這樣口才便捷,直搗黃龍的政客才能取勝。俄國普京能夠執政廿年,靠的就是口才便捷,深獲人心,使得每年一度規模宏大的普京記者招待會享譽全球。法國的馬克洪、英國的約翰生、烏克蘭總統Zelensky….都因此勝選。而德國的梅克爾,無論理念如何偉大,態度如何溫文儒雅,終被淘汰。台灣的選戰環境也唯有韓國瑜這型人物才有機會勝選。

我覺得韓國瑜不是國民黨,國民黨不可能培育出韓國瑜這型人物,國民黨也不會喜歡韓國瑜這型人物,韓國瑜是暴出政壇的黑色千里馬,和國民黨只是一個無可奈何的巧合,雙方都別無他選。有如美國的川普和共和黨無可奈何的關係。

我預測未來廿、卅年的台灣政壇,國民黨這種口拙心黑,外表裝成溫文儒雅的政治人物(王金平、朱立倫、郝龍斌、吳敦義、連戰、丁守中、吳伯雄、馬英九….)終被全部淘汰,國民黨這種又反共又反日又反獨,又不獨又不統又不武,根本勾劃不出目標明確的政治理念,終將被全部淘汰。泛藍集團同樣是又反共又反日又反獨,又不獨又不統又不武,死抱植物人中華民國,講不出一個明確目標的政治理念,整個陣營終將被全部淘汰。

未來的台灣,真正的外省人隨著歲月漸漸零落凋敝,所有台灣的人口都是台灣人。其中只有不到5%認為自己是中國人,與中華民族榮辱與共,主張聯合兩岸,共建統一強大的中國,這批優秀的中國人(如新黨、統促黨、統一聯盟、洪秀柱….)終將被忽視,無可奈何的消失於台灣政壇,而年輕一代漸漸移民大陸不再回台灣。其他95%的台灣人對於中國大陸的強大崛起富裕,多數是無關痛癢,只想維持自己的小確幸,少數還盼望中國崩潰災難,甘為美日鷹犬,對抗中國削弱中國,當然在強大的中國前面這都是小魚小蝦。

國民黨、外省人、泛藍集團的瓦解凋零消失,並不表示現在貪污腐敗無法無天的民進黨可以百年執政,台灣人和其他族群一樣,有貪污腐敗劣質人口的集團,也有光明正直的,胸有理想的優良集團。無論2020年選舉的結果,將來的國民黨必然會演化成有理想、有戰爭力、有便捷口才,有勇敢善戰(選戰)的政黨,黨的主導權必然落入韓國瑜、謝龍介….這些新人手中,全面淘汰老朽,浴火重生,成為強大有力的新政黨。

將來的台灣社會,中國的意識必然消失殆盡。浴火重生、重組成為強大有力的國民黨為了徹底撇清與中國的關係,甚至會把「中國國民黨」改名為全新的政黨,我們姑且稱現在的民進黨為「民進A黨」,中國國民黨浴火重生的新政黨為「民進B黨」。台灣社會不再有藍營、外省人、藍綠惡鬥的名稱,只有「民進A黨」、「民進B黨」,兩個全是台灣人組成的民進黨互相競爭。台灣政壇會有一個沒有政治意識,沒有228原罪,沒有賣台抹紅,沒有族群撕裂,沒有叫罵中國人……的政治環境,如果大家努力,這可能是比較優良、清廉、公正、良性競爭的政治環境。

未來唯一的議題是,「民進A黨」、「民進B黨」兩個政黨如何處理兩岸問題,但是台灣是被竊占的中國領土的事實對岸不可能改變,台灣人都不是中國人了,兩岸問題就比較簡單明瞭了。如果兩個政黨仍然像今天一樣撿到槍就掃射中國,抱到美國大腿就咆哮羞辱中國,繼續歧視在台的中國觀光客、移民、留學生,不肯和平談判兩岸問題。所有台灣人的共同性格是粗口怯戰、不敢打仗。中國很容易發動收復失土的戰爭,「武統」灣。

從法國大革命看台灣 | Friedrich Wang

法國大革命的時空距離當下台灣非常遙遠,但是對台灣仍有參考價值。

愛德蒙.柏克,在《法國大革命的反思》一書中提到英國的光榮革命和法國的革命完全不可相提並論。他認為英國的光榮革命是在維護傳統和秩序,而法國的革命卻是將過去的秩序完全砸毁,並且讓許多人性中的邪惡蹦發出來。那些帶頭革命的人並不是想要讓國家建立一個新的秩序,而且他們也沒有那個能力。最後的結果依然是讓一個新的威權重新復辟,並且將歐洲也帶入了長久流行的動亂中。他在1792年寫下這樣的預見,七年後拿破崙當上第一執政,完全應驗。

其實台灣也差不多如此。當年反對黨國權威的人大多並不是真的反對權威,只是這個權威必須由他自己來擔任。但是他們也沒有能力把整個國家扛下來,最後的結果就是弄成一片混亂,台灣也陷入長期的不穩定,甚至脫序中。

愛德蒙.柏克被視為英美保守主義的奠基者,用他的保守主義政治哲學來解釋是很合理的。但是您或許會問台灣會出現新的權威嗎?Friedrich認為機會不大,有人試圖如此但是並沒有成功,這個人就是那個已經好久沒有出面,不知道死了沒有的那個老人。根本原因是這個島的體量太小,沒有辦法抗拒外力的介入。當年法國在拿破崙當家之前曾經幾次擊敗反法同盟的進攻,否則大革命早就被撲滅了,後面的歷史也就全面改觀了。

如果沒有老美跟老共,那個老人的想法或許真的會成功。所以台灣如果沒有辦法建立穩定的政治秩序,那麼最後也只有外力進來收拾,或者由外力來安排前途…。

1月11號就見真章。我們何其有幸可以目睹這一幕…,但是又何其不幸要承擔這一切後果?

貪婪無度不知退休的政客 | 盛嘉麟

有些人沒有鎂光燈,沒有記者會,沒有掌聲,沒有演講,是活不下去的,他們不知道人生該有隱退的時候,不知道社會主流該有輪替的時候。不幸蘇貞昌、謝長廷、宋楚瑜、王金平、吳敦義都是這種可憐的人物。

蘇貞昌參選過中華民國總統,第一次當行政院長,雖然說不上雄才大略,也有苦幹快幹,得到「衝衝衝」的名聲,如今新北市敗選,第二次回鍋當行政院長,72歲的老人,只會天天「黑韓打韓」,面目醜陋,像個蔡英文的打手。

謝長廷當過立法委員、高雄市長、行政院長,參選過中華民國總統,73歲的老人,死硬賴在駐日代表的位置上不肯下來,他的媚日嘴臉,推卸責任,逼死蘇啟誠,面目醜陋,像個戀官噁心的小丑。

宋楚瑜曾經貴為行政院新聞局長、台灣省主席,參選過台北市長,現在五度參選中華民國總統,講不出目的,只是來分化藍營的團結,77歲的老人,贏得「年年有瑜」的綽號,晚年面目醜陋,像個奸人。

王金平曾經貴為立法院長,四任的不分區立委第一位,長期的阻礙國民黨占立委3/4席的席位優勢,又被揭發了司法關說的罪狀,既要總統參選到底,又不敢參加黨内初選,一面放話是媽祖託夢參選到底,一面和噁心的柯文哲眉來眼去,不時出來放話。78歲的老人,晚年面目醜陋,像個猥瑣的小人。

吳敦義幹過縣長、市長、立委、行政院長、黨主席、副總統,享盡了榮華,做盡了大官,71歲了,能不能2020年總統大選過後就隱退回家?為什麼硬要抱個不分區立委不放?從第八位,被罵到第十,再被罵到第十五,晚年面目醜陋,像個貪婪的小人。

這些老政客若早點知所進退,台灣政治應該會好很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