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崩盤在即? | 姜保真

台灣民意基金會近日公佈《2022年1月全國性民意調查摘要報告》,民調詢問:『台灣目前在所有政黨中,您個人最支持的是哪一個政黨?』結果是民進黨獨占鰲頭,國民黨較上個月重挫4%最多,台灣民眾黨略升:

民主進步黨(30.5%)
中國國民黨(15.6%)
台灣民眾黨(12.5%)
時代力量(2.1%)
台灣基進(2.3%)
其他政黨(1.9%)
沒特別支持哪一個政黨(33.8%)
不知道或拒答(0.3%)

先前郝龍斌期盼年底台北市長選舉時黃珊珊不要代表民眾黨參選,意即謀求藍白合,但在兩黨此消彼長的趨勢下,幾乎是緣木求魚了!

《美麗島電子報》今年一月份最新國政民調,民眾對國民黨的好感度也是大幅滑落至22.7%,比去年12月劇降5.3%,在反感度方面則升高至63%。年齡交叉分析:20到29歲世代只有15.9%對國民黨保持好感,持反感的高達68.4%,為16年來次高!地區交叉分析:由侯友宜執政的新北市,對國民黨的好感度只剩10.1%,反感度高達72.7%,成了全台對國民黨評價最低落的地區!吳子嘉董事長曾含蓄提醒這是崩潰的跡象:『國民黨現在很廢,呈現崩盤的情況』。

歸根究底,主因還是去年選出朱立倫出任國民黨主席是不妥的人選。可能黨員認為朱的為人表現相對平和穩健,卻忽略了朱可能想要2024再次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大位,這使得他在近期「四大公投」、「中二補選」、「罷昶」的幾次投票中都是瞻前顧後、邀功諉過,也因此無法統一全黨意志。最荒謬的是:

去年10月台中的中二選區將陳柏惟罷免之時,朱立即出面舉行記者會,除了感謝選區民眾外,還說『這是一場在地鄉親的勝利、台灣民主的勝利』。奇怪?怎不說「罷惟」也是他就任黨主席之前的「框架」,反而頗有急忙邀功的意象?而後來國民黨徵召顏寬恒參加今年一月補選,輸了,朱卻神隱,置自己徵召推派的候選人於何地?難道林靜儀勝選就不是「鄉親的勝利、民主的勝利」?前後對照即知朱立倫的矛盾心態。此絕非身處變局急需的將才領導者。

我曾預言:2024若有郭、柯配的組合參選總統,他倆不論誰正誰副,傳統泛藍及中間選民甚至淺綠都可能向其移動,國民黨的候選人可能一蹶不振,得票落到第三!這是因為在朱主席領導下的國民黨,無法營造黨內團結一心的戰鬥力,黨外也難以擴大選民歸心的吸引力。他看似「中庸」(曾自稱「正常倫」),展現的反而是「平庸」,國民黨危也、敗也。

郭、柯配有否可能成形?兩人是否會爭正位?我認為2024對郭和柯都可能是最後一戰,兩人的智慧應不會讓他們為了爭執大位而破局。(作者為台灣的作家)

經國七海文化園區開幕,小蔣的政治遺產誰繼承 | 黃國樑

蔣經國故居七海寓所改建成「經國七海文化園區」開幕,蔡英文、馬英九、連戰同框,共同揭牌。

但蔣經國的政治遺產是什麼?蔡英文紀念蔣的盤算是用「反共、革新、保台」,挖空國民黨的基盤。但更深的欲望是,復活兩蔣的威權,嫁接於民進黨的偽民主體制。

以反共、保台言,民進黨表面上頗似蔣,但民進黨並不反共,而是反中,故只是形似而實非。但無所謂,已經夠迷惑人了!蔡2020年的817萬票,有許多票就是這樣的票,以為她才是蔣的繼承者。

某一種角度上,蔣與民進黨確是一個精神脈絡上的。蔣若真被民進黨拿走,成了它供奉的政治神祗,大可不必驚訝!蔣當年拒對岸談,如果他的眼光夠深邃,是可以預知這一決定就等於是讓台灣與祖國割離的;那麼,蔣與民進黨其實不是敵人!

蔣經國當年說,「我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中國確是他的國家,但台灣是不是?也是的。這一句話無論他有心無心,其實已經偷渡了一個概念:台灣人是有別於中國人的另外一種人,台灣是中國不能管轄的另一個國家。中國是他夢迴的故土,但台灣卻是他耕耘的新鄉。這話裡,沒有一種向故國揮別的意涵嗎?

民進黨可能突然想通了,蔣從來不是他們的寇讎,而是他們的精神盟友與導師!即使,蔣逮捕了美麗島的那些叛黨,彷彿是個獨裁者,但他早就準備放手了,沒有人真的被判重刑,這些人既然不死,勢將成為民主的聖雄,蔣難道不知道嗎?

到了民進黨組黨,蔣早就不想逮捕任何人了!這個黨不就在蔣的眼皮底下登場的嗎?或許,不是想通了,而是可以浮上水面了。那裡頭,誰是蔣的暗樁?這個黨的名字,有無可能就是蔣要的?

更真切地看,國、民兩黨是否其實是蔣的一對孿生子?蔣想讓這兩黨在島上,天長地久下去?

蔣說要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其實是一句被動的政治標語,他豈不知國民黨統一不了中國?這麼喊只是聊堪自慰而已!但他無法想像的是,完成這一個標語的,可能正是他不想有所瓜葛的對岸那個黨!

那個時候,眾人或許才明白,這才是蔣經國的政治遺產!反共、革新、保台都不是!

台灣人仍是中國人 | 郭譽申

自李登輝、陳水扁時代開始,台獨就處心積慮地逐漸「去中國化」,包括修改中學的歷史、國文等課程內容,目標是灌輸台灣人不是中國人的觀念。台獨確實獲得部份的成功,使很多台灣人愈來愈敵視中國大陸。不過近年的一些事件顯示,台灣人仍然很像對岸的中國人,跟中國人有類似的行為和意識形態。

面對新冠疫情,台灣和大陸都以「清零」為目標,是世界上少有的。這是因為兩岸的民眾一樣非常重視生命和健康,於是促使兩岸的政府同様追求「清零」。同様地,兩岸的民眾,不像歐美的民眾,都很願意切實地執行各種抗疫措施,包括戴口罩、減少群聚、保持社交距離等等。同様地,兩岸的民眾,不像歐美的民眾,極少有抗拒注射疫苗,以及抗議抗疫措施妨礙了個人自由的舉動。這些共有的抗疫優點使兩岸的抗疫成效都遠比歐美好。(大陸的抗疫措施比台灣嚴格,因為它不像台島具有抗疫的地理優勢。)

自稱擁有博士學位的蔡英文總統一再被指控不曾獲得博士學位。大陸的女網名將彭帥疑似指控與前副總理張高麗曾有不倫關係。這兩案所指涉的事件雖然不同,卻有相似的性質,而兩岸民眾的反應也相當類似。兩案都屬於多年前的舊事,涉及最高階政治人物的私德,影響民眾對蔡、張的觀感,卻不直接影響政府的施政行事。兩岸政府對兩案的做法很類似,都是盡量遮掩消音,尤其台灣雖號稱自由,蔡的假博士新聞只能在網路的小眾傳播,主流媒體是不敢或極少報導的。難說原因為何,兩岸的大部份民眾對於兩案同様地不大關心,尤其蔡總統的民調支持度似乎絲毫未受假博士案影響。

蔡政府執政六年,幾乎全面掌控行政、立法、司法、監察、媒體、網路等所有權力,並且蠶食台灣的民主制度,尤其關掉中天新聞台後,主要媒體都不敢再隨意批評政府,而只能歌功頌德了,加上以政府經費豢養的大量綠營網軍到處出征、打擊在野黨,使在野黨簡直毫無招架之力。

簡單說,台灣雖然有選舉,政黨的競爭不公平,執政的民進黨是穩贏的,因此選舉成為虛應故事,使蔡政府的執政愈來愈像對岸的一黨專政。此外,台灣人看來與大陸人類似,並不重視歐美所主張的自由民主;若真重視自由民主,政府關掉中天(以及有其他侵害自由民主的行為)時,就該有跨政黨的激烈大型抗爭。

很多台灣人被台獨洗腦,自認為不是中國人。不過,台灣人仍然很像對岸的中國人,跟中國人有類似的行為和意識形態。兩岸有相同的文化,是絕難改變的,因此台灣人本質上仍是中國人。在中華民族復興的進程中,台灣人要做光榮的中國人,還是做寄居美、日籬下的台獨人、獨台人?這選擇應該很明顯。

大陸、台灣的經濟新局面 | Friedrich Wang

中國大陸的經濟規模在去年底達到17.7兆美元,已經接近美國的80%。地球上有第二個國家達到這樣的程度,對美國來講是將近100年來沒有過的狀況。以前筆者就多次說過,中國在人類文明發展中長期領先,所以未來經濟規模超越美國只是拿回了本來在歷史上就有的地位。

不過,我們仍要注意規模並不代表一切,鴉片戰爭時期中國的經濟規模也比英國要大。所以要注意的是產業的內容以及技術發展水平。當年乾隆送給英王喬治三世的禮物是絲綢、瓷器、茶葉,而喬治三世給乾隆皇帝的是手槍、鐘錶、船隻模型。這充分反映了兩個國家在產業內容上的差異,中國雖然經濟規模很大,但是只是一個農業以及手工業國家,而英國此時歷經工業革命已經蛻變成一個工業強國。

今天中國大陸的製造業規模非常龐大。但是我們要注意在關鍵技術以及零組件上仍然非常依賴歐、美、日,甚至於韓國、台灣。中美貿易戰對中國大陸在許多關鍵性技術以及零件上面的封鎖,已經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傷害。雖然,美國也沒討到什麼便宜。

大陸的政府從去年開始對房地產以及網路等產業進行強力的整頓,也不再允許虛擬貨幣的交易。這個龐大的國家已經不再將重點放在向上成長了多少,而是希望資源能夠產生水平滾動效應,藉此一定程度上來消除社會的矛盾以及資源分配不均的問題。這是一場重大的人類文明史上的實驗:有沒有可能透過一個強勢的政府的手段,來對市場經濟進行調控。因為,過去的市場經濟信仰者總是強調不要跟市場對著幹。

總之,今年對中國大陸來說是一個非常關鍵的年份。這並不是空話,而是這一次調控是否有效將會在今年逐漸顯現出來。現在的領導班子將在今年底邁入第三任,如果調控的效果不好,勢必將影響到政治穩定。最近習不斷強調社會穩定的重要,絕不只是因為疫情的關係。

中美貿易戰一定程度上讓台灣得利。台灣最近三年經濟數字坦白說表現不錯,但是對中國大陸的依賴卻也更深,這代表了中國大陸面對歐、美、日的各種抵制,對台灣在整個供應鏈上的角色難以割捨。台灣就在這種既參加美國對中國大陸的圍堵,又受利於中國大陸市場需求的弔詭中生存。只能說民進黨政府很幸運,加上宣傳策略得宜,在野黨是一群廢物,所以即使有各種貪污腐敗的行為,應該仍很有機會持續執政下去。

疫情終究會過去,但是全球化的腳步不會停止。RCEP已經是既成事實,而台灣卻在這之外,未來只能是對中國大陸的市場依賴更深。但是台灣內部卻對中國大陸的疏離甚至於仇恨更深。兩相激盪,未來的發展就有更多的不確定因素。

別太責備朱立倫和國民黨 | 郭譽申

國民黨在朱立倫擔任主席後連續遭遇四大公投和立委補選、罷免兩案的挫敗。一時指責朱,要他下台負責的聲音不絕於耳,而對國民黨從惡言責備到心灰意冷的都不乏其人。筆者不認識朱,又是四十多年的失聯國民黨員,早已毫無瓜葛,願以第三者身份講點公道話。

國民黨和朱立倫的挫敗是情有可原的。關掉中天新聞台後,民進黨已掌控八、九成的電視新聞,並且以中央政府經費豢養大量綠營網軍,這些媒體和網軍能把黑的都說成白的,國民黨要怎麼抵擋?譬如,反萊豬公投關係民眾健康和養豬戶生計,理應是少有爭議的,竟然也不通過,可見親綠媒體和綠營網軍顛倒黑白的厲害。

不僅媒體和網路,蔡英文也大致掌控了司法,包括提名了大部份的大法官,以及檢調隸屬於法務部,自然受執政者指揮。譬如,在競選期間,台中地檢署大動作偵辦顏寬恒涉嫌在餐會提供炒米粉賄選,傳訊了數十名里長、里民,難免影響中間選民的投票。四大公投和立委補選、罷免是藍綠對決,但不是公平的對決,國民黨的挫敗實在不能都怪朱立倫。

蔡政府執政六年,蠶食台灣的民主制度,使政黨的競爭愈來愈不公平。這可說是台灣所實行的總統制的常態。在總統制下,總統的權力極大,若有野心,不難全面掌控行政、立法、司法、媒體、網路等所有權力,並削弱在野黨,因此很容易形成個人或一黨的長期執政。實行總統制的政權,除了美國,多集中在拉丁美洲、非洲及中亞 (參見維基百科/總統制),個人或一黨長期執政的實例太多了,不必在此列舉。(陳水扁是少數執政,受到國民黨多數的制衡。馬英九全面執政,是難得的沒有野心。美國龐大,總統只擁有中央權力,各州各有不同政黨執政,因此能避免一黨獨大,但是現在卻陷於兩黨惡鬥。)

認清藍綠競爭的不公平,就不會苛責國民黨和朱立倫。朱主席和現在的黨中央有何權力和資源足以指揮藍營的政治人物?幾乎完全沒有,而且任何人當主席都一樣 (擁有大量資源的郭台銘大約是唯一例外)。這樣藍營就是一盤散沙。

一些人建議黨中央應該擴大決策圈,加入侯友宜、盧秀燕、韓國瑜、趙少康等藍營菁英。這是明智之舉,既能提升決策品質,也能增加黨中央的權威,才足以指揮藍營的政治人物。不過,中常會才是國民黨的正式中央決策機構,因此更好的辦法是大幅修改黨章,讓中常會能夠納入上述藍營菁英,以取代過去少有民意基礎的中常委,才是長遠而健全的解決之道。

國民黨面對民進黨的不公平競爭,更需要團結。然而少有資源和中央權力,如何團結?除了黨中央擴大決策圈,國民黨需要提出全黨共有的崇高目標和願景,大家有同様崇高的追求,自然能同心協力團結一致,也才能吸引、感動其他的一般民眾;否則,如一些人所說,國民黨恐怕有消亡的危機。

台執政當局應顧全台灣人民利益 | 謝芷生

凡稍關心時事者,都會留意到,世局變得越來越詭譎莫測了。新冠疫情在多地失控擴散,衝擊到當地的民生經濟,執政者能否顧全人民的利益,顯得極為重要。

地位越高,權力越大者,帶來的危害可能越大。中外歷史上都出現過危害很大的執政者,他們的智商或並不低於一般人,甚至不乏天才型人物;問題主要出在心理上的缺陷,若溯本追源,一般都能找出其心理病根之所在。但當他們身居高位時,又有誰敢指出其缺陷呢?作為位高權重的政治人物,心態平衡十分重要。然而這只有長期接觸、觀察,才能做出判斷。這對一般選舉領導人的選民而言,是根本辦不到的。

臺灣綠營曾先後產生過兩位領導人,一個出身三級貧戶,一個出身豪門之家,可謂形成強烈對比。一般狀況,出身特殊的人,心理或往往會有失衡傾向,但並非一概如此,大家應可自行觀察判斷。出身是無法選擇的,後天的表現,才是唯一的評價標準,絕不可因人出身特殊,而存有成見。

獨派出身的領導人究竟如何,雖不能驟下論斷,但眼下臺灣面臨的局勢,卻正需領導人施展拳腳,展現其智慧與能力。台灣當局如何處理釣魚島及其周邊的漁權和資源問題,以及是否開放日本核電事故地區食品的進口,是其是否顧全臺灣人民利益的試金石。台獨分子長期依附美、日對抗大陸,很難期待其能對日採強硬態度,維護臺灣人民利益。

台灣當局近日呼籲大陸,莫誤判形勢,做軍事冒險。國強必霸,是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發展規律。歐洲列強在19世紀末經工業革命,經濟高度發展後,對外實行殖民侵略的帝國主義。到了二戰後,美、蘇憑藉其超強的政治經濟軍事力量,欲主宰其他國家命運,遂成為霸權主義。

中國是社會主義國家,又長期受帝國主義及霸權主義欺凌壓迫,不但不會走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老路,反會給其他國家立下強國的風範。中國富強後,應會帶動周邊國家共同致富,不會像美國周邊多是些弱國和窮國(中南美洲)。臺灣本就屬於中國,解放臺灣,實現中國統一,並非什麼軍事冒險,反而是有益於臺灣人民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一環。

2022年元旦起,RCEP已開始生效,共有15個成員國參與其中,成為世界最大的互惠經貿組織。台獨因不願接受“九二共識”,寧可放棄加入。此將使臺灣經貿陷入不確定性,這不是為全台人民利益著想應有的態度。希望當局能重新思考,改弦易轍,莫令人民生計陷入困境。

由高市議員李眉蓁碩士論文涉抄襲被訴及龐教授「不公不義」遺言談起 | 張輝

台灣不僅蔡總統的博士論文和學位證書不清不楚,
蔡總統以下,第二號有權勢的女人,
陳菊,她的學歷文憑也引我好奇不解。

綜觀陳的一生,
從黨外時期到民意代表及首長,
她的資歷顯赫,不在話下。
但我對她的學歷仍感到迷惑不解。

陳菊是「世界新聞專科」畢業生,應該沒錯。(現在的「世新」)
但是五專部,還是三專部?
如果是三專,應該是高中畢業後,像李濤、王偉忠,參加大專聯考考上的。
那陳菊的高中呢?
她十九歲從「世新」畢業,合理推論,應該是五專部。
但當時世新五專部有夜間部嗎?
以陳當時在黨外跑腿當小妹的忙碌,讀夜間部也是合理的。

陳菊的國立中山大學公共事務碩士是在職專修班。
是她擔任公職或高雄市長期間完成的,那時她應該已屬阿嬤級了!
她有時間和精力寫論文嗎?她會寫嗎?
國立大學的碩士論文是這麼好交差的嗎?
我合理懷疑,也百思不解。

選舉時看到一堆政治人物,人人都有碩士學位,但不見高中和大學學歷的碩士學位,易啟人疑竇。因為傳統上,大學學業優異的學生才會考研究所,也才有能力讀研究所。

民進黨高市議員高閔琳質疑:「說實在的,李眉蓁論文從大綱到內容抄整本,到現在延燒這麼多天,都沒老實對外說明是如何『一時不察抄整本』」。

但陳菊女士的論文呢?她有時間「抄一頁」嗎?她知道內容嗎?
我深度懷疑。
李眉蓁可以將國立中山大學碩士前的學歷大剌剌貼出,正修技術學院(現為正修科技大學)附設專科部五年制化學工程科畢業。
陳菊,妳的呢?

甚麼是不公不義?這就是了!
也是竊鉤者誅,竊國者侯吧?

立委補選和罷免的教訓 | 郭譽申

台中市二選區的立委補選和台北市中正、萬華區立委林昶佐的罷免案,民進黨再度獲勝而士氣大振。這次的立委補選和罷免,國民黨都參與不多,算不上藍綠的對決,但是國民黨及其支持者仍然覺得吃了敗仗而心中不好過。國民黨應該從此得到什麼教訓?

台中國民黨顏寬恒和民進黨林靜儀的競爭,顏拒絕國民黨的公開支持,以免形成藍綠的對決,結果成為顏家一家和民進黨全黨的對決。顏家擁有多年的宮廟和在地勢力,難免有不少可攻擊之處,在民進黨全面掌控媒體和網路之下,顏遭受的抹黑砲火可以比擬當年的韓國瑜。最後顏寬恒仍然拿到47.25%的選票 (林靜儀51.83%),顯示顏家過去沒有對不起中市二選區的鄉親。

顏已經是兩度選立委敗北,這次的得票率還稍低於2020年初的48.85%。中市二選區原屬於台中縣,在2010年台中縣市合併升格直轄市後改屬於台中市。國民黨和顏寬恒應該認清,隨著該地區的愈來愈都市化,年輕人變得更舉足輕重,顏家的地方影響力難免逐漸減弱,因此國民黨不能只倚靠顏家的地方勢力選舉。

平心而論,林靜儀是參與婦女和性別平等運動的婦產科醫師,並曾發表兩本短篇小說,其個人條件明顯優於顏寬恒。展望未來,國民黨必須發掘個人條件優異的新生代,加上顏家的大力支持,才有機會反敗為勝。

中正、萬華區立委林昶佐的罷免案,結果同意54813票,不同意43340票,同意票數明顯高於不同意票數,但是未達罷免門檻58756票(需達原選舉區選舉人總數四分之一以上),而功敗垂成。林昶佐的罷免案不是由國民黨提出,而是因為林的立委表現被地方人士不滿而提案,因此頗有正當性。然而國民黨的在地政治人物卻一直不積極,未盡力動員支持者而終於失敗。

國民黨的在地政治人物不積極,因為罷免案被脫離國民黨的鍾小平所主導 (據說若罷免案通過,鍾將參選立委的補選),而國民黨政治人物不願為他人作嫁。然而國民黨政治人物為何不及早參與罷免戰?若及早參與,鍾小平何能主導罷免案?國民黨已經積弱多年,政治人物必須更積極進取才行啊!

中正、萬華區過去是藍稍大於綠,林昶佐在上次立委選舉獲勝,因為民眾黨分食了國民黨的選票。林已擔任第二屆立委,未來國民黨應與民眾黨協調單一候選人,以便奪回立委席次,否則林擔任立委日久,恐怕會使藍天逐漸變成綠地。

禮義廉恥廢棄之後 | 林長東

自從民進黨成立之後,不斷挑戰社會固有的倫理機制,以民主自由的外衣,把社會固有的善良、敦厚民風毀棄殆盡!

棄中保台,把中國固有的倫理道德完全丟入垃圾桶,是以政治人物概皆無恥、詐騙,連國之元戎亦是今是昨非、毫無誠信,學歷也可封存不敢見人,破數千年中外歷史的記錄!

於是,去年一整年,子女因向父母要錢不順而痛下殺手者,屢見不鮮,或是殺了祖父母,亦時有所聞!而司法不彰,民進黨以人權為名,善盡了保護犯人的責任,卻任由一般受害民眾呼天搶地、怨不得伸。這是那門子司法?那門子人權?

台灣只有惡人、犯人、民進黨人、陳菊、阿扁之流有充分的人權,一般百姓連在網路發言都得小心,以免被查水表!

去年底發生32歲女生,協同男友向父親要錢不果,由女兒抱住父親,讓男友用鎯頭打死老父。這是何等驚人的野獸不如的惡行,聞之髮指,不忍聽之!

但我必須說,這些年被子女殺害的父母或祖父母,有一大半是死在民進黨惡劣的執政和宣傳之手,不是單純青少年的責任,而是長年民粹、司法不彰及不重固有文化的惡果!民進黨有難以推卸的責任!

親愛的朋友們,如果您看不下去這種種社會病態,請好好思考、有以為之;否則,不知那一天那片野火也會燒到您及您的親友及所愛!

我們都有責任,匡正台灣社會。必須先匡正惡劣的政風、政客開始!時間不多,為您自己及子孫,該有些作為了!

…….阿彌陀佛

從于北辰看國民黨與大陸斷離的困境 | 黃國樑

于北辰我不能算認識,但在一個社團裡碰過頭。他宣布脫黨時,覺得一頭霧水,挺林靜儀時就覺得恐有玄機;等到突又宣布參選議員,就恍然大悟了。

不談這麼做智或不智,因為在一個往獨的路上一路走到黑的社會,這樣做其實有其「合理」的成分。想說的只是,國民黨人,從小蔣開始,就是這樣替自己掘了墳墓,並最終要躺進去。

這是國民黨的難題,回不去大陸,於是就想保住這一塊地,做一下山大王。可是只保這塊地,它的精神與使命就失去著落了,它談統一讓人覺得是虛情假意。但若不談,卻更無以為繼,連自己存在的價值都沒了。

美中建交同一天,鄧小平讓全國人大常委會發了一封「告台灣同胞書」,蔣經國不搭理,兩年後又讓人大委員長葉劍英發表葉九條,蔣經國只用「三不」去回應。這就關閉了國民黨回到大陸扮演角色的機會與路徑。

如果這時候談,國民黨可以要求在各省發展組織、招募黨員,在中央的人大與政協都要成為一個關鍵的、與當時各黨派位階不同的政治力量,甚至於國名都可以要求定出一個新的名字!鄧小平是否會同意?我以為不會全同意,但也不會全然否決。兩人曾是蘇聯留學時的同學,不是蔣毛那樣不共戴天,談條件謀妥協,比其父更有成功的可能。

而小蔣在未與中共展開商談之下就貿然開放了黨禁、報禁,其實是開啟了國民黨的消亡之路。因為這是在已閉鎖了國民黨的大陸源頭的條件下,在島內準備跟一個或數個土生政黨爭王。

當時國民黨一定自恃自己黨政軍特一把抓的優勢,不將反對者放在眼裡。但當政治角鬥場就只有這座島時,國民黨就一定會被設定成一個外來者,注定被撂倒。

故而,這個困境完全是蔣經國自己一手打造的,他沒看到美中建交後台灣已不是什麼與世局有關的要角,而只是一顆棋子,國民黨若自陷於這個島嶼,就必然走上自我消亡的宿命。

其後,接他班的李登輝說國民黨是外來政權,就是在蔣形塑的格局裡頭說的,因為視角若只框限在這個島嶼上頭,國民黨當然是外來者。這麼說,就根本是天公地道,一點不能菲薄。

而既然只能在這島上謀發展,那國民黨也就必須容忍「台獨」的言論與行動,於是那時候的黨秘書長宋楚瑜,只好跟民進黨人密商將刑法一百條分裂國土言論的罪刑予以廢除。

否則,一個正常的國家,豈能容忍分裂國土的主張與團體,在國境之內恣意而張揚地傳播、散布,甚至於歌頌?這乃是因為,深藏於國民黨內心的真實意念,也已經在分裂國土了,它只想劃海而治,與大陸永久地揮別。

國民黨從此失去了整個中國的視野,其所睱及的,就只能是一次一次的選舉,以及一次一次的敗北。然後,每一次失敗後也只能不知所云。

國民黨只要再說與統一相關的任何目標,就算是認真的,譬如馬英九,也會被像蔡詩萍之流的說成是「深藍」語境。但什麼是深藍?是整個中華民國國民,包括許多國民黨員與支持者,不自覺變得綠油油後,反過來覺得那抹藍看起來如此之深而已!但藍就是藍,它從來就不曾變過顏色,難道中華民國憲法是「深藍」憲法?

從國民黨自身的流變看,于北辰的退黨並不是變節,因為整個黨在四十年前就已經變節了。于北辰與國民黨的差別只在一個不再掩飾了,一個仍猶抱琵琶半遮面罷了。

當了自己掘墓人的國民黨,還要看到更多的于北辰,並且最終在歷史的灰燼上憔悴地謝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