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爾沁沙地的歷史和舊貌換新顏 | 鄭可漢

科爾沁沙地,位於內蒙古東部、西遼河中下游,貫穿內蒙古、吉林和遼寧省,面積大約5萬平方公里,赤峰市和通遼市是區域內的主要城市。

科爾沁沙地古代曾經是水草豐茂的科爾沁大草原,是一個傳統的畜牧區,河川眾多、牛羊肥壯。但到了19世紀後期,因濫墾沙質草地,砍伐森林,超載放牧,逐漸變成茫茫沙地。

距今五六千年,科爾沁大草原就孕育了新石器時代的紅山文化(遺址最先發現於赤峰東北部的紅山而得名),是比黃河、長江流域等古文化更領先一步的文明曙光。後來,東胡、烏桓、鮮卑、柔然、敕勒、突厥、契丹、女真等都曾活躍在科爾沁草原上,並由此內遷或入主中原,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燦爛的文明和歷史。

為保護華北、西北和東北這些易受沙塵暴影響的地區,中國大陸1978年啟動「三北防護林工程」,目標是到2050年在北方種植3500萬公頃的新樹—相當於德國的面積。此後40年,植樹成為最受中國民間和公共部門青睞的氣候變化解決方案之一。「我們很小時就被告知植樹的重要性」,阿拉善SEE生態協會和基金會的項目負責人如是說。

澳大利亞媒體:40年,中國竟然種了10億棵樹。中國的40年10億棵樹項目是給全世界上的一堂課。在中國,鮮有環保工程像「綠色長城」這樣火熱開展。3月12日是中國植樹節。每年春季,政府官員、教師、學生和企業員工都參加集體植樹活動。官媒讚頌林業工人,明星紛紛擔任「植樹大使」。

從黃沙漫漫到綠浪滔滔,從沙海裡的堅守到家門口的致富,科爾沁沙地發生了什麼樣翻天覆地的變化?這裡的人們迎來怎樣的生活變遷?以下的圖片光影記錄了科爾沁沙地的舊貌換新顏:

2013年7月,科爾沁沙地的大片土地沙化嚴重,目之所至唯有漫漫風沙,一樹難求,當地人說,「連喜鵲也找不到地方做窩」。

2016年4月,養護人員在為栽下的樹苗澆水,良好的後期管護是提高存活率的重要保障。

2017年5月,肆虐的沙塵暴來襲,暫態風力達到8級,黃沙漫天,擋不住治沙人前行的腳步。

2018年10月,正值國慶節假日,風沙平息、綠樹成行的寬闊路面吸引了當地的騎行愛好者們,成為他們感悟自然之美、感受家鄉變遷的勝地。

2020年8月,通過無人機航拍,呈現道路暢通、綠樹成蔭的治理區。

從篡位看中西歷史和政治大不同 | 郭譽申

東羅馬帝國,又稱為拜占庭帝國,立國約千年,長壽得令人懷疑。細看東羅馬的年表,我才恍然大悟。帝國被區分為十幾個王朝,各個王朝屬於不同家族,但都保留東羅馬的國號,東羅馬因此長壽。其實每個王朝平均僅有幾十年,然後被下個王朝篡奪了皇位。

古代歐洲多數時候是小國林立,偶而形成大國,像東羅馬,就常發生將領篡奪皇位,不過將領篡位多半不更改國號。對比之下,中國的朝代都是同一家族,篡位在中國歷史上比較少,一般都要改國號,即所謂的改朝換代,並且篡位多出現在中國分裂的亂世。

篡位指原來沒資格當皇帝的權臣把皇帝趕下皇位,而自己當上皇帝。篡位在中國歷史上遠比歐洲少,一個主要原因是中國自古有極嚴明的君臣倫理關係;歐洲當然也有君臣倫理關係,但是不如中國嚴明。中國自周朝就有宗法制度,明訂了家族內的倫理關係,儒家又把君臣關係視為五倫之首,這些觀念深入人心,就形成了極嚴明的君臣倫理關係和皇位繼承制度。老百姓因此把篡奪皇位的權臣視為亂臣賊子,權臣自然不敢輕舉妄動,而就算妄動了,也容易失敗。若權臣篡位終於成功,就必須改朝換代,重立宗廟,以表示自己是重新得到天命的天子。

中國古代比歐洲少權臣篡位的另一主要原因在於,中國早在戰國和秦漢時代就削減封建貴族制度,而實施文官治理郡縣的制度 (後來加上科舉選拔文官),並且把軍權和財政權盡量分離。中國的大臣所掌握的權力有限,因此不容易發生權臣篡奪皇位或脫離中央而割據地方。對比之下,歐洲長期實行封建貴族制度,軍事將領時常既有軍權又是貴族,於是有封地的財政權,又能夠家族繼承,將領掌握太大權力,自然容易造成他們篡奪皇位或割據地方。

中國自古少篡位、少軍人割據,又實施文官治國,中國因此較能維持統一的龐大國家,而歐洲多篡位、多封建貴族,因此形成多國林立。古代的國家自我防衛非常重要,小國幾乎必須全民皆兵,兵農合一;而大國則只需要部份人民服兵役即可。換言之,小國的防衛成本一般比大國高得多。龐大的中國能節省防衛成本,因此多數時候比多國林立的歐洲發展得較好,人民的生活相對較富足。(後來的工業革命讓歐洲大躍進是例外狀況) 中國曾多次被異族侵略和統治,但中國文明不曾中斷,因為中國龐大、人口眾多,異族反而被消融於中國之中。

現代政治學很推崇古希臘城邦的政治制度及柏拉圖、亞理士多德對政治學的貢獻。部份希臘城邦曾實施民主制度(雖跟現代民主有頗大差異),及希臘哲人研究包括民主在內的各種政治制度,是很先進。然而希臘人,包括希臘哲人,太滿意於小國寡民的城邦,而完全忽略了大國的治理問題及諸希臘城邦如何能融合成一大國。希臘城邦因此終於全部滅亡,而希臘文明幾乎長期中斷。

對比之下,中國對大國治理發明了郡縣制、文官治理、軍權和財政權分離、科舉選拔文官等制度,使中國大一統,中國文明長期持續,因此中國古代的大國政治學絕不遜於歐洲的城邦政治學。現在中國大陸的國家治理優於大部份國家,看來也得益於中國古代先進的大國政治學傳統。

談談楊渡的《八二三炮戰》| 盛嘉麟

楊渡的原文過長,我作了簡略版在末尾。楊渡回顧八二三炮戰提出三項觀點值得討論:

1)楊渡說:蔣介石拒絕從金馬撤軍,因為一旦放棄金門、馬祖,台灣、澎湖的安全防衛就全部聽命於美國,整個台灣真的成為美國的一個軍事基地,他連置喙的餘地都沒有。

為什麽從金馬撤軍後,台灣澎湖的安全防衛全部聽命於美國?缺乏合理的邏輯,即使金馬不撤軍,台灣澎湖的安全防衛仍然全部聽命於美國。和金馬撤不撤軍沒有關聯。

蔣介石1950年撤軍海南島、撤退舟山群島,都是在無法抵擋解放軍的攻擊壓力下無可奈何的撤退。1955年撤軍大陳島時,解放軍已經取得了大陳島區域的制空權,不時的轟炸大陳島,解放軍攻佔大陳島只是時間的問題,蔣介石在無可奈何下接受了在美軍的海空掩護下,全面撤退大陳島。

如果還有一絲能力,蔣介石不會對毛澤東放棄任何一片土地,譬如1955年蔣介石不願放棄一江山小島,被解放軍海空兩棲作戰,全殲守軍王生明的部隊,直接攻佔全島。但是金門、馬祖距離台灣較近,蔣介石認為國軍有能力堅守,就絕對不會放棄。蔣介石的攻防撤守只是情緒反應和敵軍輾壓的結果,並無高級戰略的考量。

2)楊渡說:杜勒斯曾詢問蔣介石要不要對大陸使用原子彈,蔣介石認為對同胞的殺傷力太大,加以拒絕。

以當時八二三炮戰膠著,兩岸中國人廝殺的態勢,對美國有利,1958年美軍號稱將台灣的鬥牛士飛彈裝上核子彈頭,只為了美國的核子嚇阻,美國人沒有使用原子彈終止兩岸中國人廝殺的動機。何況動不動用原子彈只是美國的戰略考量,以及徵求蘇聯的意見,沒有徵求蔣介石同意的必要。

1964年中國的原子彈在新疆試爆成功,蔣氏父子得到消息,在日月潭涵碧樓相對飲泣,只有大陸我們回不去了的嘆息,沒有一絲民族崛起的驕傲。1967年中國的第一顆氫彈成功的空中引爆,蔣氏父子遂於1970年代在台灣開始暗中聯合以色列及南非,發展原子彈,1971年台灣宣佈退出國際原子能委員會,以便發展原子彈不受國際機構的束縛。中國的研發核子武器有正大的國防目的,不是對付台灣。而蔣氏父子的積極的發展原子彈,唯一的目的當然是對付中國大陸。所以我不相信蔣介石認為對同胞的殺傷力太大,拒絕美國對大陸使用核子武器。而且據說宋美齡也曾經鼓動美國對大陸實施核武攻擊,摧毀中國的核武研發基地。

3)楊渡說:毛澤東沒有攻下金門,留下日後的一條活路,成為打開歷史新頁的伏筆。

根據我的資料,毛澤東攻下金門已經是既定的計劃,以當時國共內戰的心態,當然是拿下一城算一城,對蔣介石步步進逼,談不上什麽留下日後的活路伏筆。後來情報得知美國逼蔣介石放棄金門、馬祖,毛澤東召集參謀將領研究其中原因,無法理解,沒有結果,最後毛澤東決定,敵人不要的東西我們也不要,取消了既定的計劃。

事實證明,1958年八二三炮戰毛澤東取消了攻佔金門馬祖的計劃,台灣保有了金門、馬祖迄今62年,對台灣是重大的戰略錯誤及負擔,一點沒有好處。金門、馬祖的防務成本嚴重拖累了台灣的國力,這兩個島群既沒有鉗制大陸的功能(大陸海岸線的發展港口和金門、馬祖無關),也沒有成為反攻大陸的前哨跳板(台灣根本無力反攻大陸),但是兩個島群過去駐軍十萬,防禦工事,補給維持,耗損了台灣大量的軍事預算及國家力量。當年美國的勸告建議是經過戰略計算的。即使今天,金門、馬祖和大陸的經貿交流政治的關係遠超過與台灣的關係,金門縣長曾經警告台灣,一旦兩岸衝突,金門不但保守中立,而且依附大陸。金門、馬祖是台灣的雞肋。

《八二三炮戰》| 楊渡 (簡略版)

毛澤東決定發動八二三炮戰,竟然是起因於中東黎巴嫩的一場革命。1958年黎巴嫩左翼發動武裝起義,反對親美的執政當局。這本是內戰,不料美國隨即從各地派大批兵力去支援政府軍,英國也出動鎮壓。毛澤東於是決定發動台海的戰事,用遠東戰爭來牽制美軍。

台灣與澎湖與美軍簽有協防條約,但金門、馬祖不在協防範圍內。8月23日下午,毛澤東召集將領,進行最後會議,決定依計劃發動炮擊金門。下午5時30分,金門炮擊開始了,幾萬發炮彈像雨一樣,落向金門。

總計在四小時不到的時間裡,共軍對金門炮擊了五萬七千餘發炮彈。國軍則因通訊炸斷,無法指揮攻擊,只能由部份官兵自行發炮還擊,擊發了三千六百多發,雙方不成比例。金門官兵的傷亡,達到四百多人,金防部空軍副司令官章傑、海軍副司令官趙家驤和另一陸軍副司令官吉星文,三位中將皆中彈身亡,美軍顧問死亡兩人。

國防部長俞大維立即到美軍協防司令部與美國史慕德中將司令商談。金門炮戰已經開打了,是共軍先動手破壞和平,請美國必須援助台灣,否則亞洲和平不保。史慕德在回憶錄中寫到:「此後的六個星期中炮擊極為猛烈,正是蔣介石要使美國捲入直接對抗共黨的軍事行動中。因為是外島遭到攻擊,所以美國只作後勤支援,無直接軍事支援,避免引起另一場國際戰爭」。但蔣介石是希望藉這次事件,引美國參戰。如果美國參戰,戰爭就會演變成美國與中共的戰爭,他便能藉由美軍的強大戰力「反攻大陸」。因此他請俞大維向美國表達,由於金門炮擊嚴重,本島隨時有被攻擊的危險,因此請美國轟炸大陸,才能有效消滅對岸的攻擊火力。

9月7 日,美國軍艦護航的運輸艦隊終於抵達金門海域,美軍艦隊在兩側,台灣運輸艦隊在中間。運輸船艦一到料羅灣,解放軍就開火了。沒想到,此時美國護航的艦隊竟不顧國軍艦隊,調頭就往台灣的方向逃跑了。國軍正在港口下補給,來不及跑,損失了三艘軍艦,損傷數艘。這一場交鋒,讓蔣介石明白了美國至多護航補給,而且只護航到金門外海,國軍自己進入料羅灣,風險自負。

9月30日,美國國務卿杜勒斯表示:「台灣的國軍繼續駐紮在金門、馬祖就是不明智的。」,美國希望蔣介石從金馬撤軍。蔣介石次日就毫不猶豫的回敬道:「我們無法接受從金馬撤軍」,因為一旦放棄金門、馬祖,台灣澎湖的安全防衛就全部聽命於美國,整個台灣真的成為美國的一個軍事基地,他連置喙的餘地都沒有。

在金門炮轟最猛烈之時,蔣介石派人傳話給周恩來說,如果解放軍再不停止炮擊,台灣將不得不聽美國,撤出金門、馬祖,屆時時間一旦拖久了,中國就有分裂之虞。當時蔣介石和毛澤東都已經警覺到金門是兩岸連結的關鍵樞紐。

10月5日,毛澤東宣佈自10月6日起,停止炮擊七天,讓金門軍民補給。一星期後共軍有幾天零星炮擊,10月13日,毛澤東再:「金門砲擊,從本日起,再停兩星期,藉以觀察敵方動態,並使金門軍民同胞得到充分補給,這是民族大義。」

10月21日,杜勒斯訪台,曾詢問蔣介石要不要使用核子彈,去摧毀福建的共軍。此時美國在台灣不僅佈署鬥牛士飛彈,也暗藏了核子彈,而杜勒斯從韓戰以來,一直是支持美國使用核子武器對付大陸的人。蔣介石認為對同胞的殺傷力太大,加以拒絕了。蔣介石在國共激戰中,仍拒絕對中國人民使用核子彈,這一點還是值得肯定的。

10月25日,毛澤東又宣佈了金門的最新政策「單打雙不打」,這確實是一場非常「詭異」的戰爭,誰都看不懂。其實是為了延續內戰關係,聯手起來對付美國,以阻止美國將台灣分裂出去,與中國永久分離的企圖。

金門的炮戰就這樣打打停停,一直到1979年1 月1 日,由當時國防部長徐向前宣佈「由於中華人民共和國與美利堅合眾國建交,自即日起停止對金門炮擊…」,才終於劃下句點。毛澤東沒有攻下金門,留下日後的一條活路,成為打開歷史新頁的伏筆。

為袁世凱翻案 | Friedrich Wang

袁世凱是一個反動的封建官僚,這個觀點是海峽兩岸長期以來所共同的認知,但真的是如此嗎?我們今天不需要像有些人為翻案而翻案,因為那樣做沒有意義,而應該要實事求是,以史料為基礎。

我們今天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從甲午戰爭結束的1895年到辛亥革命的1911年之間大約17年左右,袁世凱是朝野內外以及在華列強眼中,中國最開明進步的官僚。他創下了中國近代史上許多的第一,為中國的進步有了卓越的貢獻。舉凡第一支現代化陸軍,第一所真正意義上的陸軍軍官學校,第一支警察機構,第一間市議會,甚至是中國第一所由國人所自辦的高等理工科大學,以及女子高等學校,都是在他的手上所完成,而且都辦得有聲有色,得到國外的肯定,也被其他各省所模仿與效法。

所以,若說袁世凱是中國現代化的一個重要標誌與里程碑式的人物,可以說是沒有一點點誇張。以上這些成績,在當時稱作北洋新政,尤其在滿清政府的最後10年,他的這些努力受到中外的矚目,得到大多數有新思想的知識分子完全的肯定,奠定了往後中華民國的重要基礎。中國在他手上才真正有了一個現代化政府的雛形,並且開始正常運作,這真可說是劃時代的成就。

有人說他三妻四妾,根本就是舊時代官僚的作風。這一點或許沒錯,可是一般人不知道的是他將自己九個妾中的八個全部送到新式學堂裡面讀書,其中三個還出國留學。他也在推動新政時候下令,家中的女人不論年齡大小從此之後不許纏足,已經纏足的也予以放足。他要求他的政府之中的中等以上的官員不許吸食鴉片,部隊裡面無論階級高低,只要染上毒癮,一律開除。

袁世凱辦理外交很有一套,而且資歷完整。早年在朝鮮以及後來在山東,累積了大量經驗。擔任直隸總督的九年,也大多時間在與各國周旋。民國初年,英、俄、日三國不斷對中國的領土及各項權利有野心,可是當時袁世凱的政府所面對的許多難題仍然需要這些國家的支持,尤其要他們在外交上承認。他用的方法是與這些國家直接談判,而最後對三國都簽訂了外交協議,得到了三者的承認,可是沒有丟掉一寸土地。中、俄針對外蒙古,中、英針對西藏,中、日針對山東、東北、與內蒙古的權益,都進行一系列的談判,中國其實沒有任何實力跟他們討價還價,北洋的外交官卻成功地讓英、俄同意將問題擱置並且承認了中華民國,這可說是一個重大勝利!

對日本有所謂的21條,其實這個是一個長期以來的迷思。這個民國四年簽訂的中日新約,只是草約的性質,所謂的1到4號都只有空泛的內容,並沒有具體說明或者規定中國要讓渡哪些權利給日本。而日本最關心的第5號,袁世凱一點點都沒有退讓。所以日本對他可說恨之入骨,並且認為他是阻礙日本在中國擴大權利的最大敵人。

善後大借款使得他被後世所譴責。可是大家知道一件事嗎:從辛亥革命結束到1914年初為止整整兩年多中國各省上交給北京中央政府的稅收是多少呢?答案是零。…..是的,整整兩年多沒有一毛錢上交給中央,請問他如果不用借款的方法又該怎麼樣把政府給運作下去?他能夠不動手把那些抗命的地方督軍給鎮壓下去嗎?他的考量點在促進國家的統一,讓國家不會分裂戰亂,否則也不必想去推動什麼現代化。這一點,與後來蔣介石的國民政府所思考的幾乎完全一樣。

嚴格來說,北洋的外交忍辱負重,能夠在非常不利的情況取得這樣的成績,已經很不容易。因為日本對他恨之入骨,所以也轉而支持流亡到日本的孫中山並對中華革命黨提供武器與財務。而這,也是袁世凱最後倒台的重要原因。

袁世凱稱帝到他死掉,總共83天。這變成他這一生最大的污點,甚至連竊國大盜這樣的罪名都加到了他的頭上。他稱帝失敗可說咎由自取,連他自己都說是「自作自受,於人何尤」,並沒有多為自己辯解,反而很勇敢地將罪名承受下來,這種勇氣比起今天的政客實在是高明太多了。

袁世凱本人以及他的政府都是時代的產物。有太多的困難他們必須要去克服,可是又必須要得到內外力量的強大支持,否則這個國家的分離力量依舊繼續,而且越發強大,最後很可能就會有亡國滅種的危機。

他沒有辦法去解決這種格局,以及結構性的問題。所以他認為如果能將中國古代皇帝制度與現代化政府相互結合,這也不失一個重新讓人民願意服從中央政府領導的方法。這個操作無疑充滿著危險,而且多少也有他自己家天下的野心在其中。他這一次高估了自己,低估了各省的反抗力量,也錯估了日本以及其他列強對他的態度,最後只有一敗塗地!

若袁世凱在通過《新約法》之後能夠安於當一個權力龐大的總統並且用其軍事力量以及政府安定國家的局面,將中國成功過渡到一個正常的憲政秩序,或許中國歷史就將改寫,人民的痛苦也將縮短,今天的中國人就會是另外一番樣貌。但是,這些也只能在我們的腦海中加以想像了….。

他的失敗是一個悲劇。這個悲劇源自於他的私心自用蒙蔽了自己的理智,也在於地方分離的勢力過於龐大,使得其在追求國家統一的目標上受到重大挫敗。這個悲劇也使得中國往後繼續陷入軍閥割據與內戰的狀態,一直到1949年之前都沒有真正的徹底解決。

痛惜袁世凱的才幹,也更痛惜那個時代的中國人民所受的苦難。

琉球/沖繩簡史 | 鄭可漢

據琉球國史及各種史料記載,自洪武十六年(1383)起,歷代琉球王都向中國皇帝請求冊封,正式確定藩屬關係,這種關係延續了整整五個世紀。即使是1609年(日本慶長十四年)發生日本薩摩藩(今鹿兒島縣)島津氏入侵琉球,琉球國在受到薩摩藩制約的情況下,也並未改變。

洪武二十五年(1392),朱元璋賞賜「閩人三十六姓」入琉。這批中國移民主要是向琉球傳授中國先進的生產技術和文化。琉球王國也曾主動請求賜人,如1606年,尚寧王受冊封時,便請賜明人歸化。如從中國去的蔡氏為蔡襄的後人,林氏為林和靖家族的後人。與此同時,琉球王還經常選派子弟到中國留學。

《使琉球錄》是現存最早記載中國與琉球關係的正式文獻。《使琉球錄》的作者陳侃是明嘉靖13年(也就是公元1534年)出使冊封琉球王的正使,副使為高澄。陳侃回國後著書《使琉球錄》,記錄在旅途上的見聞,是現存最早記載中國與琉球海上疆界的中國官方文獻。

1872年,日本侵略琉球,至1879年併吞改名沖繩縣。其間於1874年藉口琉球民眾漂流到台灣被原住民殺死,而第一次侵略中國台灣島。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期,美國進攻沖繩本島。在沖繩島戰役後期,日軍指揮官牛島滿執行日本政府下達的所謂「玉碎令」,要當地駐軍殺光琉球人,據不完全統計,在美軍登上琉球前,被日軍屠殺或被迫自殺的琉球民眾達26萬人,犧牲規模之大,僅次於南京大屠殺。

二次大戰後,沖繩歸屬於日本,但美國在沖繩長期駐軍,造成居民的不安甚至痛苦。1995年,爲了抗議女童遭到美國駐軍士兵輪姦,沖繩人曾舉行一次有約8.5萬人參加的大規模反美遊行示威集會,要求美軍撤出沖繩。要求美軍撤出沖繩是沖繩人至今堅持的訴求。

中、日當年如何對待朝鮮 | Friedrich Wang

中國跟日本都在19世紀後期開始學習西方的科學工藝,但是最後的結果卻差別很大,原因是什麼?過去有各式各樣的解釋,但是筆者認為有一件事情上面可以得到很好的答案,那就是看看19世紀末中國與日本如何對待朝鮮半島。

1885年是一個重要的年份。因為,這一年中國與日本簽訂了《中日天津條約》,內容主要就是為了解決朝鮮半島的問題。因為前一年的甲申事變滿清政府略佔上風,讓日本知難而退。但是,在條約中卻有極為不利的條款存在,就是日後中、日兩國如果要對朝鮮出兵必須互為通知,這實際上違反了中國一向的原則,就是將朝鮮作為自己的藩屬國。這是李鴻章一個外交上的重大失誤!

1886年1月袁世凱被正式任命為中國駐朝鮮全權大臣,實際上控制了整個朝鮮王國。而就在這一年袁世凱向李鴻章上了多個密折。簡單說,他認為日本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當時李鴻章所用的政策是去媒介朝鮮與西方各國簽訂商約,在內容中明訂自己為中國的藩屬,這實際上於事無補。而且過去中國的這種朝貢體系根本不受到西方各國的承認,也就是這一套老辦法已經落伍了,不能再用。

所以袁世凱認為未來處理朝鮮有三個方法。第一就是將與日本眉來眼去的李朝高宗與他那個厲害的老婆閔妃給做掉,然後另外立一個李氏朝鮮國王,把這個王國的內政做一次改革,清除日本的勢力。第二種就是把整個李氏王朝全部給換掉,這個王朝已經五百年,而且早就腐敗不堪,近年來對大清不忠,中國可以用這個理由把它給弄掉,然後換一個新的朝鮮王朝,立一個新的人來當朝鮮國王。袁世凱所說的新朝鮮國王,其實指的就是他自己。而第三種,就是一不做二不休,趁著日本暫時受挫乾脆將朝鮮一舉併吞「化為郡縣」,簡單說就是變成中國的領土,徹底斷了日本人的念頭。

歷史不會告訴我們如果滿清政府真的這樣做最後的結果會是什麼?但是可以確定,中國就是中國,中國的道德與倫理不會允許這樣做,李鴻章對此也沒有答應。所以中國是有能力併吞當時的朝鮮,即使中國當時已經很衰弱,可是仍然不會做這種事情。

可是日本呢?日本是徹底學到了西方的帝國主義精神並且青出於藍。1895年甲午戰爭勝利,同年就讓朝鮮獨立為所謂的大韓帝國,名義上徹底脫離滿清而依靠日本,這使很多韓國傻逼當時可說興高采烈。但是很快真面目就露出,緊接著就殺掉了閔妃,然後控制朝鮮的軍事財政外交。1905年日本戰勝俄羅斯,讓最後的障礙除去,一切準備完畢,1910年就宣布日、韓合邦,500多年的朝鮮李氏王朝到此壽終正寢,而朝鮮也徹底成為日本帝國的殖民地,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

朝鮮向中國明朝、清朝朝貢了五百多年,中國只有對朝鮮給予幫助,沒有侵佔過他一分領土。而日本控制朝鮮不過短短10幾年,就把它滅了。

為什麼中國在近代搞現代化不如日本?其實就是四個字,王道文化。中國不會做背信棄義的事,而日本則是學習了西方帝國主義的窮凶惡極,殺人不眨眼。這樣的中國怎麼搞的過當時的日本?….. 王道文化實際上是中國很大的一項長處。但不可諱言,在近代殘酷的鬥爭中也讓中國吃了不少虧。今天中國對待周圍國家與地區基本上還是這個調子,這其中的得失值得我們去探討。

從國共東北大戰看今日兩岸 | Friedrich Wang

回顧歷史,就會看到一幕幕諷刺的圖像。

1946年春季,國軍集結30萬主力與空軍三個大隊,在白崇禧策畫,杜聿明的指揮下渡過遼河向東北的共軍發動了浩大的攻勢。其中擔任攻擊箭頭的,是孫立人麾下新一軍。這次的向北攻擊勢如破竹,先後在四平、長春兩次大敗林彪所部的東北民主聯軍,今日大陸的官方的論述也承認,林彪部損失慘重,傷亡不下6萬人,拋棄了大量裝備北潰。國軍到此已經直指共軍的首腦所在地,北滿的第一大城,哈爾濱。

戰後接收日軍武器、人員最多的,就是在東北的林彪。基本上60萬關東軍、20多萬偽滿軍的裝備,以及部分專業人員都在蘇聯的幫助下給了林彪。此役若將林彪一舉擊潰,就是將共軍最強悍的一部給予致命打擊,國共內戰幾乎可以宣告底定,至少中共將被迫完全接受國府的條件進行談判。

根據大陸方面公開的史料,林彪多次請示延安的毛澤東,已經無力再與國軍作戰,必須放棄哈爾濱,向北滿與西滿撤退,並且表示佳木斯也難以守住,必要時必須退入蘇聯境內。哈爾濱的共軍單位開始焚燒大量文件,搬運器材裝備上車,隨時就要動身。根據李敦白的回憶錄中也說,毛澤東就在這段時間脾氣暴躁,情緒不穩,失眠嚴重,惶惶不可終日,甚至蘇聯代表建議他要去莫斯科就醫,否則健康堪虞。延安中共中央也都已經在討論,如果國軍又在山西與陝西發動攻勢,那就必須計畫退入外蒙。

國軍攻下長春,前鋒已經渡過松花江。新一軍一個連進入雙城,建立橋頭陣地,確保幾個渡口與橋梁暢通。這裡距離哈爾濱只有80公里,大概等於台北市到新竹竹東鎮附近,眼前已經全是一片平原,無險可守,通往哈爾濱的大門已然打開,只剩最後的命令。但是,多年後孫立人、白崇禧等人都談到這時讓他們難以接受的是,南京方面給的命令卻是全線停止北上,與共軍停火2周。…..何以如此?

負責調解國共軍事衝突的馬歇爾以斷絕所有美援為要脅,逼迫蔣介石主席必須停火。這對國府而言是整個國共內戰最關鍵的時刻,裡面的原因很複雜,但主因就是美國要國府與中共和談,不能消滅中共。美國此時要的是削弱國府,逼迫其讓出部份政治權力給其他黨派,建立所謂的民主聯合政府作為行憲前的過渡,而其他黨派主要指的當然就是中共。美國的理由是中國要民主,所以必須不能消滅共產黨,國府必須與中共妥協。杜魯門、馬歇爾,都相信中共是民主的、進步的,而國府是獨裁的,甚至是反動的。

這一停,國軍士氣頓挫,以後補給更加困難,整個戰局陡然走向了逆轉。最後,就是一敗塗地,中華民國就斷送了大陸,一切枉然了。該打,美國人不讓打,結果是中華民國因此差一點點完蛋。…..而今天呢?

台灣與大陸的經濟、科技、軍事….各方面的實力相差甚遠,並且越拉越大,甚至必須依靠大陸的產業鏈才能挺到今天。中華民國的上策,就是追求和平,保持兩岸的長期穩定,取得生存與發展的空間。若兩岸發生全面戰爭,台灣沒有一點點的贏面,就是大陸最後沒有占領台灣,台灣也必將重創,幾十年的建設成果全毀,與今日的敘利亞半斤八兩。…..美國這個時候卻是把台灣擠壓到對抗中國大陸的最前線,並且不斷升高台海緊張局勢當作一張牌來打,這又何顧於台灣人民的生命與幸福?這是不該打的時候,美國卻是巴不得中華民國此時去打。

但是最精彩的還是我們英明的蔡總統在勝選時就說「我們隨時準備面對戰爭!」執政黨不去避免戰爭,修補和平框架,還要隨時可以開戰,這種智商真是讓人敬佩。

美國人認為兩岸到底該打或不該打,都是他自己的利益考量,何嘗為中華民國考慮過?歷史上的斑斑血跡未乾,而今天島上當權者不是不學無術,就是愚昧無知,甚至貪婪無恥,完全去附和美國,丟棄自己國家的利益,讓人嘆為觀止。只能說,非常可悲!

評史迪威將軍 | Friedrich Wang

史迪威(Joseph Warren Stilwell)上將,在二次大戰期間,任駐華美軍司令,東南亞戰區副司令,盟軍中國戰區參謀長,後因與蔣中正委員長關係破裂,而被調職回美國。

史迪威在日記中說,他被老蔣解職回美途中,竟然接到通知蔣決定將中印公路命名為史迪威公路,以肯定他的貢獻。這讓他非常驚訝,還讓他忍不住翻出行李中老蔣頒給他的青天白日勳章而感嘆不已。

其實,他是一個好軍人,蔣在日記中雖然痛罵他,但是去印度視察後也肯定他練兵很有績效。1942年中國於緬北作戰大敗,但是1943年底的反攻,他是身先士卒,深入險惡的叢林指揮作戰。他能與中國士兵同甘共苦,並且為官兵們爭取最好的待遇與補給,故得到官兵的擁戴,所謂的「美國大叔」,這個名詞就是由他身上開始的。最後戰況順利推進,到1944年11月他走的時候已經接近大功告成。

史迪威是被放錯位置了。他若到義大利或者南太平洋當一個步兵軍長,或者在美國本土當軍校校長、訓練中心主任等等,相信可以做得有聲有色,發揮得很好。但是高傲、執拗、甚至根本跋扈的性格,使其擔任中國戰區參謀長,必須負責調和鼎鼐,那肯定就是一場災難。…..他日記中,蔣介石是花生米,羅卓英是豬,陳誠是小丑,英國的蒙巴頓等人是一群猴子。反正在他眼中,中、英的將領不是白痴,就是畜生,幾乎沒有一個是正常的,尖酸刻薄到極點。這種人,怎麼能當此重任?

他是一個悲劇人物。他在中國居住工作總共將近20年,資歷完整,北洋政府時期就是駐華武官,後來還與地方軍閥閻錫山等人合作,可說是美國陸軍中的中國通。看過他的毛筆字,你會很驚訝這個有點大老粗氣味的軍人,寫得一手清秀好字。所以羅斯福與馬歇爾決定他來擔任中國戰區參謀長,似乎也沒錯?還有誰比他看起來更適合?

歷史的弔詭,往往如此。最熟悉的,往往不是最適合的。史迪威的許多成見甚至偏見,及不帶有敬畏之心,甚至根本上就輕視,結果就把事情全都給辦壞了。

從中國統一分裂的歷史看兩岸 | Friedrich Wang

以前年輕的時候不學無術,沒事就很喜歡看看《資治通鑒》以及杜佑的《通典》。把裡面的史料拿出來對比一下,很多問題就會豁然開朗,也發人省思。

東漢中葉當時中國的人口大約在6千萬上下,可以說是兩漢400多年來的一個高峰,已經超越了西漢末年。就在當時已知的世界也是非常可觀的數字,稍後羅馬帝國的全盛時期人口最多4千萬,遠遠不如中國。…..而經過黃巾之亂到三國之間長期的爭戰大約剛剛好100年,到了3世紀後期,司馬家統一全國,中國卻已經殘破到不忍卒睹的地步。蜀漢滅亡時整個四川只有94萬人,吳國投降之時江東號稱已經富庶安定多年,人口也只有220萬。司馬炎在位時期全中國的人口不超過9百萬,只有東漢高峰時的7分之1左右。中國當時的虛弱可見一斑。

我們今天可以看見的資料裡面,西晉首都洛陽竟然出現老虎咬死人的案件,而且是野生的老虎喔!老虎竟然會跑到首都市中心,實在是匪夷所思,也可見當時中國的人口實在是少得可憐,經濟殘破難以形容。…..而這就可以解釋為什麼「五胡亂華」短短10年就把中原地區整個盤踞了下來。固然因為八王之亂又再度傷了中國的元氣,當時中國的實力實在沒有辦法抵禦以及收拾一波又一波的外族湧入。

不過就50多年的時間(西晉),原本被消滅的東吳故地,又變成北方逃亡下來的王室以及世族的安身立命之所,在南方溫暖富裕的長江流域建立新的政治中心。這也使得中國又分裂了三百年。而雖然南方安定,北方戰亂,但是北方的漢人與不斷湧入的各族人民相互交融,最後變成了朝氣蓬勃的新王朝,把長久安定墮落的南方最終收拾掉了。天下復歸統一,也開啟了兩百年隋唐盛世的序幕。

這魏晉南北朝三百多年的分裂歷史就是一面最好的鏡子,台灣人長期以來都覺得大陸粗野、落後,與當年南方憑藉著長江天險而長期安定的局面,稱北方王朝為「索虜」,…..頗為相似。這些若有似無都讓人看了會心一笑,有的時候歷史像個幽默大師,很會開人類的玩笑。

我們要有站在高處俯瞰歷史的能力。這樣就會有一副雄偉的圖像在我們的腦海中浮現,文明的偉大是會讓人感動的。

絲路時代的先進中國 | 鄭可漢

絲路!您真了解嗎?一千多年前的夜晚,全世界的城市都是一片漆黑,只有中國的城市燈火輝煌、光明燦爛。一千多年前的夜晚,全世界的城市都是一片安靜,只有中國的城市人流湧動、歡歌笑語。

一千多年前全世界只有中國有超過百萬以上人口的城市。11世紀,歐洲最大的城市如英國的倫敦、法國的巴黎、意大利的威尼斯、佛羅倫薩等城市的規模都不過萬人。而中國的首都有一百五十萬人。一千年前中國的城市,規模超過二十萬人口的有六個,十萬人以上的城市有四十六個。

一千年前的中國城市就已經有施藥局、慈幼局、養濟院、漏澤園等福利設施,這是城市高級現代化的特徵。一千多年前歐洲很亂、很窮、很落後,美洲未開發、非洲很原始。一千年前世界與中國差距有多大?一千年前世界與中國差距不是一點半點,不是一倍兩倍而是十幾倍。一千年前中國遙遙領先於世界。

13世紀,世界除中國以外最大最繁華的城市是巴格達,城市規模在三十至五十萬人之間。西方最大最繁華的城市是威尼斯只有十萬人口。歐洲14世紀的倫敦也只有四萬人,巴黎有六萬人。而中國在13世紀,杭州、蘇州、成都均是人口百萬以上的大城市。一千年前世界與中國差距有多大?13世紀,歐洲最富裕地方的意大利威尼斯人有幸來到泉州,不禁感慨中國城市是光明之城;有幸見到杭州,不禁感慨中國城市是天上的城市,認為杭州是世界上最優美最高貴的城市。

一千多年前的中國正朝著成為海上強國的方向發展。一千多年前西方最富裕地方的意大利威尼斯人見著中國的商船不禁感慨:「中國的商船是人們能夠想像出的最大的船隻,有的有6層桅杆、4層甲板、12張大帆,可以裝載1000多人。」

中國11世紀開始使用紙幣,而歐洲17世紀後才開始使用紙幣。公元1661年,瑞典才發行紙幣,成為歐洲最早使用紙幣的國家。一千多年前中國的貨幣比今天的美元、歐元要堅挺吃香,中國的錢幣物超所值。一千年前中國人會自豪的說:「我幸福,因為我是人,而不是動物;是男人,是中國人,而不是蠻族人;我幸福,因為我生活在全世界最美好的城市洛陽。」一千年後的西方人說:「一千年前的中國經濟總量最高時候占當時世界經濟的百分之八十。」

歐美漢學家談漢字優勢:漢字實在太欺負人了。歐美學者比中國的敗類們瞭解漢字的優勢,學者的核心觀點是:漢字的難學、難寫、難理解恰恰是漢字的優勢。他說世界各地的華人普遍比其它人種富裕,離不開漢文化,漢字是其中的因素之一。他說:「中國人學英語比較容易,而英國人學漢語就非常吃力,造成了中國人瞭解世界,世界卻不瞭解中國的局面,使中國人在競爭中處於優勢。」

漢語好比是保護中國人的盔甲,外人很難探索刺透中國人。可以比較容易的瞭解英語區、法語區、阿拉伯語區……的人與文化,但這些語區的人瞭解中國文化與中國人就困難了。韓國拋棄漢字30年後又舔著臉要回漢字圈,韓國前幾年曾企圖改「光化門」為韓語,遭到民眾反對!漢字是象形文字,發源於甲骨文,歷史悠久博大精深。

跋:虎入牢籠,龍困淺灘,中國人喪失民族自信的中華魂久矣。惟有放棄崇外漢奸思想,團結奮發,趁時而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