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坎坷的天才:王洛賓、蘇東坡、王勃 | 盛嘉麟

中國最知名的音樂家作曲家王洛賓先生,他作的民謠歌曲,幾乎沒有中國人不會唱,在有華人的地方就會聽到「在那遙遠的地方」、「康定情歌」、「達坂城的姑娘」…..

可是王洛賓先生的一生貧困潦倒,妻離子散,三次入獄長達20年,共產黨說他是軍閥餘孽,國民黨說他是共產黨,共產黨再說他是國民黨。一個只想著音樂的高人,竟然在自己中華民族的土地上不得安生立命。王洛賓先生的歷史,我毎看一次淚盈眶一次。

除了王洛賓先生,我們民族最偉大的文學家蘇東坡先生,一個只想著文學的高人,竟然在自己中華民族的土地上一次又一次的被朝廷充軍流放,一生貧困潦倒,最後一次流放到海南島。宋朝時代的海南島就是一個蠻荒瘟疫的天涯海角,朝廷就是要蘇東坡先生去死的意思,只差沒有處決他。有一次在海南島參觀蘇東坡先生的紀念館,導遊說宋朝的朝廷如此對待自己民族的瑰寶,如果沒有蘇東坡先生,中國的文學不可能如此燦爛,說得遊客有人落淚。

寫《滕王閣序》一舉成名的罕見奇才王勃,他的父親王福疇遠謫到南荒之地,被貶為交趾縣令(現在的越南)。王勃自己兩次被貶,貧困潦倒,在赴交趾探望被流放的父親時,路經南昌,意外的機會寫了《滕王閣序》,意外的遇到愛才的都督閻伯嶼,欣賞王勃的才華,選為滕王閣的序文,我們才有機會讀到「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只應天上有的美麗文字。寫完《滕王閣序》,王勃赴交趾探望父親後,回程翻船去世,得年27歲。

幸而我們今天的中國人能夠享受「在那遙遠的地方」、「莫聽穿林打葉聲,一簑煙雨任平生」、「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如果少了三人中任一人,中國的文化就會大幅失色。



老兵的話-招兵、抓壯丁與賣壯丁 | 姚雲龍

1:招兵

我們鎮上廣運橋頭有一個地標叫“救火會“,在今天來說是“消防隊“。那是本鎮唯一的三層樓建築,樓下一架手壓式救火機因多年不用已成一具廢鐵,屋內一片狼籍,樓梯都腐朽了。

那所在常常出現一塊三角形白布的旗幟,上面寫著“招募新兵“或只寫“招兵“二字。門口通常有一張桌子,桌子後面坐著一位軍人,你只要走向前對他說:「我願當兵」,他把你上下打量一下,覺得你可以扛得起槍,把你的姓名登記在簿子上,一切就OK了。他把你的名字登記以後,你就算入營當兵了,不用體格檢查,也不要身家調查,一切從簡,從此你就失去行動自由了。

如果你沒有名字(當年大陸上很多不識字鄉下青年,沒有名字、只有乳名),他會替你起個名字。譬如你姓張,他說:「你叫張得功好了」,以後“張得功“就成了你的名字,所以當年部隊中有很多叫“張得功“、“李得標“的。

2:抓壯丁

什麼叫“壯丁“,顧名思義就是“青壯的男子。可是在抗戰時期“壯丁“就是準新兵的代名詞。在抗戰時,你只要提到“壯丁“二字。人們的印象是一群被槍兵押解到戰場去的囚犯。

為什麼這些“壯丁“要被槍兵押解呢?因為他們是被抓來的。國父說:「中國只有大貧和小貧,而大貧的人特別多。」很奇怪,越是貧苦人家孩子越是多。有人說:「飲食越精緻,生育力越低弱,所以越富有人家孩子越少。」真邪?假邪?當年中國工商不發達,土地又多被地主所兼併。窮人的孩子沒有出路,只好當兵,所以抗戰前用募兵制也不缺兵源。

可是對日抗戰一開始,大會戰一個接一個。一場會戰就會死亡三、五十萬人,一場小戰役陣亡三、五萬人,稀鬆平常。再募兵就募不到了。於是下令徵兵,沒有戶籍怎麼徵?只好用抓。晚上,保長帶著槍兵,隨便向某戶人家一指,槍兵就破門而入,找一個年輕人抓了就走,所以有花燭夜的新郎或是正在棺前守制的孝子被抓走了。

前方需要兵,後方只好抓,這是日本人逼的。共產黨常拿“抓壯丁“來消遣蔣介石,其實共產黨用動員發動當兵,其手段更不堪聞。

3:賣壯丁

抓壯丁不久,覺得這個辦法很不人道、更不公平,就開始用“雇“。譬如這個保分配出兩名壯丁,就由全保集資雇兩個願意當兵的年輕人去應徵,這個受雇的年輕人就叫“賣壯丁“。民國三十八年大陸撤守前都是如此。

順便談一談,民國三十八年,國軍在大陸撤退時,有些部隊就把當地青年強行抓上船。所以在金門古寧頭戰役中,那些剛下船就投入戰場的國軍中有些還未來得及換軍裝的年輕人都一起投入戰場了。亂世呀!就是如此,能怪誰!

老兵的話-開小差 | 姚雲龍

對“出差“二字,大家一聽就懂。奉上級差遣到外地執行公務就叫“出差“。那麼“開小差“是什麼意思?恐怕知道的人不多。所謂“開小差“者,就是未經許可擅自離營,說明白點就是“逃兵“的代名詞。

“逃兵“自古就有,不僅中國有,外國也有。我今天要說的是抗戰時國軍的“逃兵“故事。抗戰時軍人生活很苦,死亡率又高,那些士兵都是抓來的壯丁,士兵逃亡並不希奇,甚至軍官也有逃亡。我的排長陝西人,黃埔軍校第七分校(西安王曲、分校主任胡宗南)十五期,他因和營長鬧意見就逃亡了。可見那時代“開小差“是常見的事。我在抗戰時就開過兩次小差。

“開小差“雖然是常見的事,但每個部隊對“開小差“被抓回來的逃兵處分方式大有不同。西北軍對抓回的逃兵,只要他出逃時沒有攜帶任何軍械,最多是打完屁股、關禁閉一週或兩週就沒事啦,繼續留營當兵。

可是中央軍的湯恩伯的部隊對抓回的逃兵就不一樣:

1)剛入伍的新兵,如果逃亡被抓回來,一定當眾槍斃。

2)入伍兩年以上,或入伍後參加過任何戰役的老兵,逃亡被抓回,最多被打屁股或被關禁閉就了事。

3)在部隊中與長官鬧意見而逃亡抓回的,當眾割下一支耳朵後放行。

我在湯恩伯部隊當兵一年半,親見兩個被抓回的逃兵被槍斃,兩個被割耳。其中一個被割耳的是我的班長,姓胡,河南人。他在連裡是很出風頭的班長,因和連長鬧意見,逃亡而被抓回,就被割了一支耳朵。以上槍斃、割耳的主持人,都是營長周斌,我也差點被他槍斃。那時代人命如草芥,小小營長就可隨便殺人。

割耳朵是要有技巧的,要用鋒利的剃頭刀,從耳朵下端耳垂處從下往上割,不可從上往下割,那會把腮肉一起割下的。不過我所見的兩次割耳,都只是割下耳垂,弄得滿臉是血,看護兵儘快的用紗布把半邊臉貼起來,如此蒙混過關而己。

評毛澤東 | Friedrich Wang

今天是毛澤東128歲冥誕。在中國歷史上,其實不缺乏像他這樣的怪傑,或者說梟雄。他能夠推翻一個舊時代,創建新的國家,並且在不斷的鬥爭當中,用自己的聰明智慧、毅力,當然還免不了許多的殘酷,不斷地勝出,說明這個人在政治鬥爭上已經爐火純青,展現出非凡的天分,甚至是所向無敵。

毛極度聰明而且邏輯清晰,總是能在不同的時間做出許多正確的決斷,而且能夠做到徹底的無情,這是他能夠勝利的主要原因。他熟讀中國歷史,對歷代中國政治的得失,以及各種宮廷鬥爭的狀況都有深刻的體會。更重要的是他對中國基層農民的性格非常清楚,早在1926年的《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中,就已經有非常露骨的刻畫。這些認知,都造就了他未來能夠革命成功的基礎。

他在1950年代與蘇聯的合作當中,成功地為中國建立了完整的重工業體系,讓中國的國際地位有明顯的提升,並且使得中國在一百多年的分崩離析後達成了真正的統一,這些都是他在整個數千年的歷史當中突出的成就。

在1949年之前,毛澤東關於革命、戰爭,以及對國民黨的鬥爭的判斷絕大部分都是正確的,所以他能夠在不利的情況下最後獲得勝利。1949到1956年之間,他決定參加日後讓他後悔的抗美援朝戰爭,以及發動反右運動,讓許多無辜的人以及知識份子受到極大的傷害。1956年之後所進行的農村集體化更是造成一場又一場的大饑荒,最支持他的農民因此死了幾千萬。他最後10年所掀起的文化大革命,到今天官方依然定調為一場浩劫,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傷害,以及對中國社會人心所造成的負面影響,直到今天仍然隱隱作痛。

毛生前說過,不在乎別人怎麼評斷他,他也給自己定過七三開的評價。但無論如何,我們客觀的說,他是在一個激進大革命的年代中的產物,是中國這一百多年激進革命下最終的一個結果。他留下的遺產很多,但是造成的傷害也很大,這在未來非常長一段時間都會受到許多人的討論,就跟後世到今天還在討論秦始皇、漢武帝一樣,永無止息的一天。

中國歷史發展到20世紀中葉,必然會出現一個這樣的人物。但是我們希望就這一個就好,永遠不要再出現第二個,或許也很難再出現第二個。

霸陵確認,漢文帝令人景仰 | Friedrich Wang

2006至2009年間,西安市文物保護考古研究院發現了一座「亞」字形大墓及其周圍的外藏坑、鋪石遺蹟、門闕遺址等,因其位於陝西省西安市灞橋區江村東,故稱「江村大墓」。最近中國國家文物局公布,經考古確認,此前發現的江村大墓為真正的漢文帝墓葬,即霸陵 (有時寫作灞陵,因靠近灞水而得名)。

漢文帝劉恒是歷史上少有的真正的仁君。他的即位是一場意外,在漢朝歷經諸呂之亂之後一個妥協性的產物。當時周勃、陳平這一些老臣集團選擇了這位只有二十三歲的親王,歷史證明不但是明智的,對中國的老百姓來說也是非常幸運的。一場又一場血腥的屠殺、動亂、鬥爭,在他的手上塵埃落定了。

文帝真心愛護百姓,採用黃老治術,清靜無為,讓整個帝國得到充分的休息,中國的國力也日漸恢復。面對當時跋扈的同姓諸王,以及日益強大的匈奴威脅,他都採取忍讓與和平策略,有的時候甚至用幽默與機智來化解一次又一次的危機。

他個人的作風也非常簡樸,常常一年又一年免除全國的田賦。他寵愛的姬妾大多身穿黑衣,而且衣服不拖地,與一般平民百姓相差不大。根據記載,整個宮廷內幾乎沒有值錢的裝飾,而他也從來不喜歡別人給他這些東西。甚至有一次,他所居住的宮廷有所損壞要修補,根據計算需要十戶人家一年的收入,他立刻決定就放著不修了。

這麼仁慈的皇帝在歷史上真的是太少見了。而這,也造就了被傳統史學家所津津樂道的文景之治,被認為是讓國家休養生息的典範治理。他與兒子漢景帝四十多年的努力,中國的國力再度強大,開啟了往後100多年的大漢盛世。而漢,也成為中國人的代名詞,一直到今天。

文帝的兒子漢景帝的陽陵,早在多年前已經被發現,2017年筆者去參觀過。裡面的擺設就非常簡樸,大部分都是陶器、瓦器、木器。跟千古一帝秦始皇的陵墓相比,真的是非常的寒酸。

目前看起來漢文帝霸陵出土的文物大概跟他兒子的陽陵都差不多。這也證明了司馬遷史記的偉大,中國史學家考而後信,絕不亂說。

改革開放的啟動歷史和基本作法 | 張自立

1976年9月9日毛澤東去世,當時毛澤東在中國,是黨,是政府,是真理。他去世時留下來的是,一個全面落後的中國,等著奪權的四人幫,繼承人華國鋒,和一個三次被鬥而沒死的鄧小平。

不到一個月,10月6號,在毛澤東評語中「忠厚少文,不蠢不笨,大公無私」的華國鋒一舉拿下四人幫,而且為暫時穩定局勢,在治國方面,華國鋒提出「兩個凡是」:「凡是毛主席做出的決策,我們都堅決維護,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們都始終不渝地遵循」,安定政局。

華國鋒拿下四人幫,然後再用兩個凡是,穩定政局,對中國的國運,至關重要,所以最近在華國鋒100週年誕辰時,中國官方對華國鋒的評論是「做出重要貢獻,將永載史冊,永垂不朽」。

此時中國已經明顯知道毛的那一套不行了,要改,但是怎麼改,不知道。1977年7月,鄧小平復出,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報》發表《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5月12日,《人民日報》和《解放軍報》轉載這篇文章,表現出中國現實主義的特點,走出準備改革的第一步。1978年12月25日,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批「兩個凡是」,華國鋒隨後作了自我批評,並結束了他的最高領導生涯,這一刻,標誌著華國鋒過渡時期的結束,鄧小平改革開放時代的開始。

鄧小平,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他領導的改革開放的態度和方法很簡單,就是:

1. 不管黑貓白貓,會抓老鼠的貓,就是好貓。
這個其實就是不要講什麼大道理,要的是能解決問題的辦法,管用最重要。

2. 摸著石頭過河
第一,河必須過,改革必須進行。
第二,沒有橋,沒有現成的經驗和辦法,世界上任何方法,可搬的搬,可用的用。
第三,但是水可能很深,要摸索著過,有風險。
第四,慢點走,站穩了,再走下一步,多實驗,成功了再推廣。

總之,改革開放強調探索,也強調穩妥。下列為三個重要的實例:

1. 傻子瓜子

年廣九(人名),賣的瓜子又便宜、又大、又好吃,所以一下就打出名號,他自己乾脆取名「傻子瓜子」,因為生意越做越大,一個人忙不過來,雇了100多個人。一時間輿論譁然,這不是解放前的資本家又回來了嗎?當時就吵成一團,鄧小平不爭論,說:「不要動,先放一放,看一看」,三年之後,確認個體戶及行業不會對國有企業構成危害,所以這個問題就自然而然解決了,這是一個標準的摸著石頭過河的例子,解決了大陸個體戶的問題。

2. 包產到戶

1976年,大陸還是人民公社,吃大鍋飯,可是收成低下,大家都吃不飽。1978年11月24日,安徽鳳陽縣小溪河鎮小崗村生產隊的18位農民簽下生死狀,將村子的土地公開承包。結果第二年成效大好,18戶農民裡有12戶,生產的糧食超過了萬斤,油料產量超過自開展合作化以來20年的總和,社民收入增長6倍。

隨後一些別的村也效法,事情變大,就引起激烈的爭論,認為「包產到戶」不是社會主義的方向,犯的是機會主義和修正主義的錯誤。最後數字一再表現出,包產到戶的生產都大大增加,而堅持「大鍋飯」的村,只是平產或者減產。1980年,鄧小平以數字說話,一錘定音,1981年,《中央一號文件》正式開放雙包到戶,確定為社會主義性質的生產責任制,從此中國農業走出人民公社。

3. 經濟特區

冷戰時代亞洲四小龍利用這樣的經濟策略,成就了亞洲四小龍的經濟奇蹟。改革開放之初,中國在缺乏對外經濟交往經驗與法律系統不健全的形勢下,建立經濟特區,為中國大陸進一步的改革和開放,及擴大對外經濟交流起了極為關鍵的作用。

1979年7月,在深圳、珠海、汕頭和廈門市試辦為出口特區,1980年5月,出口特區改稱為經濟特區,經濟特區允許特殊的經濟政策和經濟管理體制,建設上以吸收利用外資為主,為改革開放之初,改革開放思想的重要內容,這就是「試點」。由於經濟特區的成功,而後衍生而出的上海浦東新區和天津濱海新區,現在更有海南島全境,及新疆等多地經濟特區的成功,對改革開放做出了巨大的貢獻。經濟特區,從開始的採用,到以後的推廣,充份表現出黑白貓理論和摸著石頭過河的過程。

但是中國也不是每一件事情都要摸著石頭過河,有一些有關國運的重大事件,能早一天完成就早一天,一天都不願意等,下面列擧兩例:

1. 恢復高考(等同台灣的大學聯招)。鄧小平1977年7月復出,他的第一個工作就是主管科技教育,當時1977年的高考已經來不及了,但是他不願意等到1978年暑假,所以決定就在1978年初的寒假恢復高考,而且不限制考生的出身,任何人都可以參加。隨後恢復知識份子的榮譽,全國開始重視教育。大家都可以了解,這個決定對整個國家前途發展的重要性和急迫性。

2. 盡快確定全國幹部的退休制度 (參見《大陸的官員任免制度:選賢任能、問責究責、限齡退休》)。

草鞋兵 | 姚雲龍

抗戰前,只有川軍、滇軍、桂軍穿草鞋,中央軍、西北軍、東北軍、晉綏軍都是穿布鞋的,蔣介石的嫡系部隊還穿皮鞋呢。到了抗戰以後,物資貧乏,連布鞋也穿不到了,於是穿草鞋就在部隊中流行了。

我在湯恩伯的85軍當兵時,在每月的薪餉冊中還有“草鞋費“這一欄。可見“草鞋“已是中央軍的法定服裝了。我記得團朝會時,規定官兵一定要“赤足草鞋“,即使有布鞋和襪子也不准穿。

所謂“草鞋“者,應該是用“草“打(編)的鞋。在我的故鄉,只有挑水的、在碼頭扛包的勞苦工人,他們因為要在水邊工作,穿草鞋不易滑倒,他們才穿草鞋。那種草鞋是用純稻草打(編)的,很不耐穿,三、五天就破碎了。一般人的腳穿那種草鞋,很容易被磨破。

我們在軍中所流行的“草鞋“是用“麻“攙和著破布條編製的,比較柔和耐穿,一雙精緻的草鞋可以穿一年。四川兵最精於打(編)草鞋,他們用麻和碎布條編製鞋底,用棉綫做鞋幇,在鞋鼻上綴上一朵絨花球,穿在腳上舒適又浪漫。

穿草鞋行軍是比較輕快的,但穿草鞋上戰場就吃虧了。戰場上遍地都是尖銳的彈片和刺絲,還有瓦礫、碎石,在那種場合下,還要衡鋒陷陣廝殺,傷亡的機率就比較大了。

冬天穿草鞋行軍,凍裂的腳踩在結冰的雪地,腳趾頭會常常麻木僵硬。到達宿營地後,要用雪團搓揉或用溫水浸泡,使之慢慢復甦。千萬不可烤火,僵硬的腳趾一經烤火就會枯萎,最後只好截趾了,這是老兵的經驗。

我從網上摘下一些草鞋兵的相片,供讀者欣賞。大家看了有什麼感想?

明代以來的一些改革有共通性 | Friedrich Wang

早上抓住時間看看明清史上的一些改革,對比中共的改革開放。

明代張居正主持下的「一條鞭法」是具備跨時代意義的大事。這代表明後期中國社會經濟的繁榮,人口資源的解放,以及政府稅收結構開始大幅度轉變。過去左派史學家稱之為中國資本主義社會的萌芽期。一條鞭,簡單說就是承認過去戶口與田土登記的虛化,不把人綁在土地上,可以自由進入市鎮從事工商經營或者進入工坊。政府開始加強對商業與手工業經營者課稅,而慢慢降低對田賦的依賴。

一條鞭改革的一個重要原因,在於過去的戶籍與土地登記已經失靈,地方政府沒有賴以徵稅的依據,或者甚至根本抽不到稅。朝廷也一樣,國庫因此而走向空虛,這對已經危機四伏的明朝來說可謂生死交關。

一條鞭改革是從張居正主持朝堂後才開始的嗎?完全不是。事實上,在嘉靖、隆慶時期的嘉興、松江、寧波等地方政府已經默默實行,甚至是冒著被朝廷降罪的風險開始試辦。各種不一樣的名稱,如鞭法、一串鈴法等等,而且慢慢收到效果,農村、城鎮、地方政府、朝廷可說四贏。江南地區的水稻農作需要大量的人力與勞力成本投入,所以佃戶特多,這種稅法也代表了朝廷的力量持續由地方基層撤退,讓農村秩序重整,真正形成地主主導經濟的局面。

張居正深知晚明的政治與經濟危機,所以開始大刀闊斧改革,希望有所挽救。他用朝廷的名義正式承認既成事實,將這套稅法頒布天下,全國一致通行。這使得明朝政府的財政一度好轉,帝國開始了數十年的迴光返照。這樣民間冒險先行,朝廷後來跟上的方式,在歷史上比比皆是。這固然反映了官僚集團部分的僵化,但是也側面證明了民間活力的充沛以及部分地方官僚願意有所變通。

當年滿清統治台灣的模式,其實與上述也很類似。滿清政府收台灣入版圖後,一開始的確將這裡視若邊陲省分,類似像雲南、新疆的狀態,所以比較消極。但是因為朝廷沒有積極管轄,反而讓閩粵地區的移民在這個島上迸發出甚大的活力。台灣就在這些充滿著粗俗、野性、但是積極進取又時常強搶豪奪的羅漢腳手上逐漸開發完成,到了清代中葉以後竟然成為中國的東南穀倉,一個新移民開墾下的成功案例。

台灣成功的關鍵,反而是朝廷的消極以對。若積極管轄,給予各種限制,那是否有這樣的成果實在是未知數。今天台灣的主流觀點竟然以清朝對台灣長期消極以對為理由,來側面證明大陸無愛於台灣。那可以反問,若朝廷給予種種管轄與限制,今日是不是又要說,朝廷的專制荼毒所以影響了台灣開發?

到了近代,類似的故事還在上演。當年人民公社吃大鍋飯的模式,讓中國大陸民不聊生,民間活力徹底窒息。1978年,本來年年吃不飽的安徽小崗村18個農民與村幹部,冒著被鬥死的風險,按下18個血手印,將整村的田地按照各戶的生產力平分,所謂的「包產到戶」、自負盈虧的改革就此到來。這與毛時代的共產主義對著幹,實在需要極大的勇氣。但是一年後,該村的農產量激增5倍,全村吃飽外還可以幫忙旁邊的幾個村。消息傳出,其他各村紛紛仿效,並且震撼了全中國大陸。農村在短時間內真正獲得了溫飽,這是改革開放的真正的第一聲胎音。

還好鄧小平已經完全地當權,所以拍板定案,全國實行包產到戶。整個社會奄奄一息的狀況立刻扭轉,中國的命運就此發生改變。其實這就是把人民由公社鬆綁,開始可以追求自己的財富與前途。而小平先生,與當年的張居正的角色其實沒有兩樣。這讓中國開啟了幾十年的榮景,中國人的智慧與勞動力得到解放,取得驚人的成果,否則當然就沒有今日的中國。

我們讀歷史要懂得辯證地去看問題。官僚與人民並不一定絕對對立,在一定的條件與狀態下,官僚與人民可以互相照應,歷史進程的推動就是這樣逐漸完成。

美中從崛起至爭鋒 | 謝芷生

相較歐洲老牌帝國主義,美國是個「後起之秀」。美國原為英國殖民地,經1775至1783年獨立戰爭後,才建立起「美利堅合眾國」。

建國時,世界早已被英、法等老牌帝國分割殆盡,美國欲擴張領土,只能向鄰國出手,於是離她最近的墨西哥,就成了 最主要的下手目標。墨西哥原為西班牙殖民地,1810年脫離西班牙而獨立。美國的許多地方,如加州、內華達州、亞利桑那州、新墨西哥州等,原均屬墨西哥領土,1846-1848年美墨戰爭後,被併入美國版圖。筆者過去常去加州探親,許多地名仍保持西班牙用語,而居民中墨西哥人也佔有相當比例。

美國除了奪取原屬西班牙的屬地外, 也通過1898年美西戰爭,奪取了在亞洲的菲律賓。菲律賓人83%信奉天主教,即受西班牙殖民影響所致。

美國追隨老牌帝國的腳跟,亦成為帝國主義國家。但她提出利益均沾的主張,避免了與當時最強大的英國發生直接衝突,從而沒受「修昔底德效應」的影響。而兩次世界大戰,又均未波及其本土,美國終於發展成為當今世界最強大的國家。

美國雖視我國為競爭對手、潛在敵人,但他們身上的許多寶貴經驗與優點,卻值得我們認真學習。現代文明,尤其是許多科技文明,是西方人創造的,給人類帶來了許多方便與好處,就此我們應肯定西方人做出的貢獻。

各民族、各國家既然同生活在一個地球上,本應休戚與共,通力合作。尤其目前面臨新冠肺炎襲擊,至今尚無最終解決之道,更顯示其重要性。中國傳統文化講究「天人合一」,與大自然和諧共存,不主張征服改變自然。這或許是導致我國過去自然科技較落後的原因。直至1840年鴉片戰爭失敗,列強轟開我們的大門,被迫割地賠款後,始知西方船堅炮利之不容小覷。

14至17世紀的文藝復興,令歐洲脫離了黑暗時代。而我國自古擁有高度文明,文藝復興的有無對我們或影響不大。但接著14世紀初大航海時代的來臨,先有新航路的發現,後有新大陸的發現(此均有賴中國人發明羅盤之運用)。新航路與新大陸的發現,加速了西方累積財富與實力的速度,也促成了18世紀中葉工業革命的來臨。新航路、新大陸的發現,和工業革命的爆發,拉開了中國與西方實力的差距。尤其我國錯過了工業革命的浪潮,影響巨大,造成我國自鴉片戰爭以來,長期落後挨打的不利局面。

清末中國連續遭西方帝國主義侵略。他們如入無人之境,使我們割地賠款。尤其甲午戰爭,中國敗於一向落後於我們的日本,更引起了國人的恐慌與警惕。此時始知,除船堅炮利外,一些現代的社會制度,也得虛心地向西方學習、借鑒。因此致力現代化,就成了中國人長期的國策,從清末到民國,一直持續到新中國成立,雖中間出現過干擾,但基本上都沒有放鬆過努力。

自然科學較單純,可現學現用。而社會科學則有先天的屬地性,離不開其生成發展的環境,必須有一個改造、適應的過程。尤其對像中國這樣一個歷史悠久,文化深厚的國家,更要複雜得多。在現代化過程中,我們先是借鑒了西方的德國、日本和英、美,後來又參考了蘇聯的制度。他們都有部分值得參考、借鑒的地方,我們也吸收了其中有價值的部分,但終究需找出一條適合中國發展的道路來,否則在西方,尤其是美國,的虎視眈眈、執意挑釁中,恐將屈居下風。

改革開放後,大陸取得的迅猛發展,顯示其已逐漸摸索出一條適合中國國情的發展道路來,此即「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它不但促進了科技的發展,也開創了各種制度的建立,使我們能在中、美博弈中立於不敗之地。

中國的歷史文化有益國家治理 | 張自立

中國的歷史文化不僅影響整個民族的民族性 (參見《中華民族的歷史文化是中國崛起的根本》),也深刻影響歷朝歷代的國家治理。

1. 兩千年治理大國的豐富經驗

秦始皇在西元前221年滅六國,一統天下,"書同文,車同軌”,統一度量衡,建馳道(形同今日之高速公路),為治理中國這樣一個大國奠定下基礎,秦始皇的琅琊刻石,"今皇帝並一海內,以為郡縣,天下和平",所以中國是有二千多年大國治理的經驗。

2. 治國求穩

改革開放時有一句話"穩定壓倒一切”,這是從中國幾千年歷史教訓中學來的,中國是一個大國,治理不易,所以能夠"百姓安居樂業,天下太平”,就是每一個中國主政者的理想,只有天下太平以後,人民才有機會富足,就是穩定中求發展。

3. 中國特有的任賢選能的官僚制度

自隋唐開始,開創了科舉制度,是全國選拔人才,歷朝歷代都非常重視考場公正無私,舞弊被抓的,都是嚴厲處理,比較出名的,就是清朝咸豐年間,戊午大案,大學士柏葰(等比宰相)及其他諸多涉案的官員,皆斬於西市(菜市口),科舉能考上的,都是聰明人,以後官職的大小,就看個人的能力和政績,伏爾泰說,中國人發明的這種官僚制度,是唯一一種不靠愚昧和迷信,來統治國家的制度。

4. 沒有向外侵略的文化

中國自古以農墾立國,老百姓守著一畝三分地,只希望風調雨順,天下太平,能過上豐衣足食的生活,就心滿意足。做皇帝的,治理一個龐大的帝國,累都累死了,四周都是蠻夷之邦,對中國沒什麼吸引力,在北方修一個萬里長城,只要別人不來打我就成,所以中國從上到下,自古到今,就沒有要侵略別人的想法。譬如,以鄭和下西洋所帶的軍力,打平任何一個南海國家都沒問題,但是只是去看看就回來了。這種文化一直延續到今天,中國政府一再重複宣佈不稱霸、不結盟、不干涉他國內政,在骨子裡,中國就不是一個要去侵略他國的國家。

反觀以前的列強,豐臣秀吉剛剛一統日本,立馬向鄰國朝鮮和大明動手;英國從英倫三島變為日不落國;俄國侵佔中國海參崴、庫頁島一大片土地;美國從開國的東部13州,只用了不到200年,就拓展到今天的50州 (做美國的鄰居很倒楣,看看可憐的墨西哥)。

5. 從大局考慮處理問題

中國4000年來,總是在強敵環伺之下,習慣從大局考慮處理問題。在這裡,我們把中、美作一個比較。美國先打了多年的越戰(1961年美軍介入,1973年全撤),花錢無數,死了5萬8千多人,一無所獲。同樣的故事,911後的2003年,在阿富汗重演,出兵20年,同樣一無所獲。其原因很簡單,每一執政者,只有4到8年的政治壽命,根本沒有辦法深謀遠慮,因為考慮到選票,國家大政只是根據當時的民意,而民意只是快意恩仇,哪有什麼深謀遠慮。

對比一下,中國上一次的戰爭,是1979年對越自衛反擊戰。當時中、蘇已交惡多年,蘇聯正陳兵百萬在中國的北邊;1975年,北越在美國全面退出越南以後,揮師南下,一舉滅了南越;隨後進軍寮國、柬埔寨,一心要成為東南亞之虎,而且忘恩負義的和中國翻臉,向蘇聯靠攏,對中國形成南北夾擊之勢。

為了破解越南和蘇聯的南北夾擊之勢,中國發動懲越戰爭(詳見《從中越戰爭看中國的戰力戰略》)。此戰從1979年2月17日開始,到3月16日結束,總共28天,不但解除了中國在南疆國防安全的憂慮,而且穩定了整個中南半島的局勢。這次對越戰爭,戰爭的必要性、戰爭的時機、戰爭的準備、戰爭的執行和戰爭的結束,無不條理分明,絲絲入扣,尤其是忍住可以攻取河內的誘惑,果斷撤軍。不像美國,打了20多年的越戰、20年的阿富汗戰爭,結果均一無所獲、狼狽撤軍。

6. 中國的大一統文化和台灣 (參見《中國的大一統文化和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