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權不簡單 | Friedrich Wang

比起一生奮鬥,艱辛創業的曹操,以及到處奔波,幾度瀕臨絕望的劉備,孫權,可說是一個標準的富二代,他老爸在中原奮戰的時候他才在孩提中,他哥哥江東打天下時,他陪著母親、舅舅和幾個弟弟到外公家避難讀書。

所以,孫權似乎是一個坐享其成,沒有甚麼特點的人。其實不對,他不簡單,光是看他用人之道就很清楚。他父兄留下的人,他都能疑人不用,始終委以重任,例如好像老師般的魯肅,有如兄長一樣的周瑜,其他像是程普、韓當、蔣欽、丁奉、凌操、賀齊、周泰、全琮、陳武….等等老將他都能信任。這需要很大的勇氣與自信,而且還把這些人放到對的位置上,故屢屢化解危機,讓東吳的基業能夠屹立不搖,甚至有所擴展。

孫權,是歷史上守成之主的代表性人物。守成不易,除了方針要正確外,內部的團結更重要。孫權時期,江東完成了一次重要的結構轉變,就是從淮泗老臣向江東世族的過度。這裡面充滿了潛在危險。政權過度,若是引發兩個集團的猜忌,或者無法展現領導力讓兩造能夠各安其位,那結果往往就是內鬨,甚至走向內戰。但是孫權處理得很好,他讓江東世族能夠有所表現,但也不會讓北方下來的人物感覺受到冷落,還提拔了一些新人。就權力均衡的藝術來講,非常成功。

比如孫權之對張昭。事實上,當年曹操大軍南下,張昭、張紘兩人是力主投降的。當然在口頭上說不忍見到江東生靈塗炭,其實真正的意圖恐怕是自私而已。反正孫家是外來的,曹操也是,而且後者現在還是東漢的宰相,為什麼不選擇跟隨他呢?結果,周瑜、魯肅這兩個老臣力主抗戰,並且與劉備聯合。這是淮泗功臣與江東世族的第一次對抗。

孫權猶豫,但是魯肅警告他這些人可以投降,因為他們的利益無損,你不能投降,因為可能從此一無所有,甚至沒命。想想劉表的小兒劉琮,這是很有可能的。所以,孫權最後咬牙決心抗戰。但是他在主戰方針確定後,親自去拜訪稱病不出的張昭,仍舊委以重任,擔任長史的工作,就是他的秘書長。這做得真的很漂亮,而且姿態又很低,當時是用一個小孩求長輩的態度與口吻。孫權明白表示,江東的稅收、糧食、戶口….都在張昭的胸中,所以我沒有你不行!

張昭晚年體弱多病想退休,孫權還上演了一齣到他家水攻、火攻,一副好像你不來上班,我就活不下去的戲碼。很噁心,但是卻很有效,作給江東人看。後來張家的張溫、張休、張悌…..等多人都陸續擔任要職,甚至這個家族在江東還繼續興旺了幾百年。而後韓當、程普、蔣欽…..等等老將們老邁或去世了,他補上的是朱桓、朱然、朱據、陸遜…..等等,這些人都是道地的江東世族,年輕有為,而且有地方基礎。張昭死後,長期擔任宰相的是顧雍,同樣是江東四大家族之一。這些人的利益與孫家政權逐漸綁得更緊,東吳政權也就更穩固,變成了一個真正本土化的帝國。

但是孫權只用江東世族嗎?非也。北方南下的俊傑,他照樣重用。如諸葛謹就是一個例子。後來,諸葛謹的兒子諸葛恪也官至宰相,甚至還身為孫權託孤大臣之一。而來自四川,盜賊出身,甚至曾經在仇人黃祖帳下效命,射殺了大將凌操的甘寧,也同樣受倚重。這些人沒有背景,純粹是外人,他都能用。

東吳還有一根支柱,就是孫權所培養後起青年將領的代表人物呂蒙。這個吳下阿蒙出身寒微,沒讀過書,但是聰明勇敢,逐漸在戰場上展露頭角。孫權告訴推脫自己沒時間讀書的呂蒙:你會比我還忙嗎?讓這時僅27歲的呂蒙決心發憤讀書,不到兩年連魯肅都稱讚他完全蛻變,可以當方面統帥!

後來呂蒙接替去世的魯肅經營盧江,安定地方,展現出自己的政治能力。呂蒙奇襲荊州,大破關羽,可說威震天下。沒想到的是,拿下荊州不到兩個月,這時剛滿32的呂蒙竟然病危。孫權立即廣邀名醫,重金懸賞配方,希望能救活他,但是還是回天乏術,讓孫權不禁連續幾天痛哭失聲!呂蒙臨死前推薦了朱然、陸遜來代替他。只能說這個人真的太聰明,也能夠體察大勢,推薦兩個江東新崛起的將領,而且都是大族出身,並且才幹過人。

只是,孫權若是知道呂蒙會這麼早就死了,大概不會輕率地襲殺關羽,引來劉備大軍的復仇,差點誤了大事。當然,這已經是後話了。不過還好,另一個27歲的陸遜抵住了局面,創造又一個奇蹟,東吳這個政權因此可以繼續存在達70多年。

孫策與周瑜的兄弟情誼 | Friedrich Wang

我們講三國時代君臣相得的典範,一般都說是劉備與孔明。這兩人的確相知頗深,也共同為大業奮戰。但是,實際上有另一對更讓人動容,就是孫策與周瑜。

孫策本不過一落魄的武將的後人,沒有家世背景。父親孫堅陣亡之後,剛滿弱冠的他只能先將母親與幾個年幼的弟弟送回舅家避難,自己委身跟隨袁術。

周瑜父祖四代都是淮南世族,曾叔公甚至位至三公,其實家族地位不在袁紹之下,比孫堅更加顯赫得多,但是他卻不願意屈就在袁術之下。周的叔叔是丹陽太守,故他就舉家過江,居於丹陽,等待天時。大概就是這個時候,他認識了孫策。周瑜知道孫策大破盧江的陸康,一戰成名,就主動與孫策交往,帶他回家登堂拜母,其實兩人就已經是結拜金蘭了。

孫策後來帶著老爸的舊部到江南打天下,周瑜立即借出家兵3000,糧草數萬,並且親自入夥。這對剛剛創業,年僅24的孫策來說,真是太珍貴了。這是奠定了後來一系列江東閃電進擊的基礎!周在此時不過23,也就是今日大學剛剛畢業的年紀而已。而他比起矯揉作態,還要人家三顧茅廬的諸葛亮來說,的確更加光明磊落,並且一開始就是毫無保留,全心全意一起打拼。這種視人之明,在古書上也是很罕見的。

果然不到2年,江東幾個大勢力,劉繇、嚴白虎、王朗…..都被驍勇的孫策與手下幾個勇將所擊破,6郡81個州縣全收入版圖,江東小霸王此時橫空出世,威震天下。周瑜,還有不久後也入夥而且財力雄厚,穩重又有謀略的魯肅,成了孫策最得力的左右手。孫策並不是打算偏安,史書稱他坐觀虎鬥,準備趁著曹操與袁紹決戰之時「伺機襲奪許昌,擁立獻帝」,也就是說這位小霸王要的是奪天下,而非只想偏安江東!這可能是決定後來歷史發展的一個關鍵事件。孫策不滿足於現狀,也並沒忘記自己父親當年的遺憾,無法一掃群雄,底定中原!

但是,只能說是天命吧。這位小霸王剛剛才崛起,竟然27歲就死在一場暗殺行動中,讓人看了真是扼腕不已,天妒英才。他死前將政權交給了自己的長弟孫權,不過一個19歲的小子,等於今天大一新生而已。周瑜若是這個時候取而代之,不但輕鬆愉快,而且名正言順,因為基業是他與孫策一起打下的,為什麼不能自己坐上去?張昭、顧雍、朱然等等江東世族應該也不會反對。但是,讓人感動的是周瑜從此之後繼續為孫權效命,並且真正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赤壁戰後,周瑜立即告訴孫權兩分天下之策。與魯肅的船中策不同,魯肅要孫權保住江東,護國安民,厚植實力,但是周瑜卻認為必須積極進擊,取南郡、江陵,甚至北上奪下襄陽,壓迫劉備到荊州南部,然後主力進入益州,奪佔西川。這樣,天下二分之計告成,江東一統中原的夢想又有可能了。

但是,還是只能說是天命吧。37歲的周瑜竟然此時舊傷復發,不久之後撒手人寰了,將兵權交給了沉穩的魯肅。他的死,等於宣告江東以後再也沒有這樣具備雄心壯志的統帥,偏安的格局也就告成了。以後的陸遜、呂蒙,甚至朱桓….等人也是良將,但沒有這種大戰略的眼光與勇氣,孫權更別說了,他清楚知道不如兄長,守住基業,並且將來拿下荊州,鞏固政權就已經心滿意足。況且,後來天下大勢漸定,孫權就算這樣想,也沒有機會了。

無論如何,孫策與周瑜這兩個20多歲,志同道合,而且都相貌俊美,胸懷大志,文武雙全的異姓兄弟的情誼以及奮戰歷程,到1800多年後的今天都還是讓人動容!

大秦賦及中華和文明 | 天人合一

其一:
秦不攻六國,
六國不攻秦?
分爭到和合,
獸化人路徑。
中國大一統,
前人多犧牲。
返祖堪可笑,
歷史向前進!

注:
網上有言,秦不攻六國,或許就像西歐一樣自由繁榮。
天人笑曰:其既不知叢林獸向社會人進化之昔,更不明社會人不應向叢林獸返祖之今。

其二:
勸君莫罵秦始皇,
贏政功過細商量。
不是秦時大一統,
至今族群分爭忙。
小散弱孤人欺凌,
北非中東現排場。
淚血近代猶需記,
一統共和永安康。

其三:
莫要盡言焚書過,
舊約焚城比比慘,
不容異端滅異說,
中外舊政皆同然。
吾華幸有和文明,
民為邦本性本善,
天下為公大一統,
克己奉公萬世安!

注:
讀讀《舊約》,不容異端、懲處異端、消滅異端,中、西舊政治共有之惡。
民本、和合、共和,才是人類正方向!

其四:
秦統一,完成了中國人由分爭到合和的第一個里程。
此後,大一統成幾千年政治發展的總趨勢。
現今,中國人民站起來、強起來,
還有最後一塊臺階、拼圖,就是兩岸統一。
如是,走向完全復興。

其五:
周分封制:私天下、家天下、分天下、爭天下、亂天下、危天下。
秦郡縣制:公天下、國天下、法天下、合天下、治天下、安天下。
當今中國:人民主體十核心政黨十法制國家=三位一體、大一統、治世盛世、和天下!

有一種「式」,叫中華和文明

烈火真金,臨得新冠大檢驗,中國式,便勝卻人間無數!
中美歐諸國,疫情中的表現、成效、後續預測,不由得讓人思考「式」的優劣、「式」的靈魂;  
疫災之中,美國及其歐洲,政黨對立依然,社會兩極對立膨脹性擴大,不顧人命顧權力,反映出「西式」的不足、弊端、甚至沒落。

新冠疫災,「特沒普」人禍,蔡英文無良,突顯西式頹廢、臺式笑話。            
特沒普,將「流蜜之地」搞成了人間煉獄。
蔡英文,讓「民主燈塔」曝光成普世笑話!
英國封城、西歐慌亂,「民主」國們全都自私自利各顧各亂糟糟。
這種「式」完全露底現惡形了。

而中國,雖然防疫有成、經濟強勁,卻仍然被列強輕視、潑汙、抹黑、打壓、攻擊、群毆。
而國內,享受防疫安寧與經濟發展紅利的無良公知,還是要跟著自輕自賤、甚至恨黨恨國。

這就需要就「式」論是、好好說道,將中國式擦亮、推出,以正視聽、以張信心。​​​​



 

歷史中國的興衰關鍵 | 郭譽申

最近讀了两本書,張宏杰的《世界史座標下的中國》與陳方正的《繼承與叛逆:現代科學為何出現於西方》。主題雖然不同,两書都做了中、西歷史的對比,因此頗能突顯中國的獨特性和歷史上中國的興衰關鍵。

根據考古證據,中國文明始於約4000年前,晚於5500年前出現的中東兩河文明、5000年前的埃及文明和4500年前的印度文明,但是中國文明是古文明中唯一不曾中斷而延續至今的。中國文明起始時受到兩河文明的相當影響,例如最初的青銅和馴化的小麥、牛、羊等都來自中東,但是此後則幾乎自成體系,因為中國大陸距離其他文明遙遠而交通不便。

夏朝的歷史比較不清楚,中國至少從商朝就開始了封建制度,而到周朝,分封制度已經很完備,剛好和宗族制度相配合。從秦始皇開始,中國就實行中央集權的郡縣制。對比之下,歐洲的封建制度始於羅馬帝國的滅亡(5世紀),到中世紀後期(14、15世紀)才逐漸形成國王的中央集權制(各國先後不同),兩者都比中國晚了1000多年。因此中國的政治發展可說是非常早熟的。

中國自秦、漢到明、清,一直重複類似的治亂循環。在王朝前期,國家社會蒸蒸日上,然後逐漸走下坡,最後農民起義、天下大亂,經歷慘烈的改朝換代戰爭後,新王朝取代舊王朝,開始下一輪的治亂循環。如下圖,治亂循環造成中國人口相對於西方的大起大落,社會、經濟等自然也有類似的起落。

治亂循環的最主要原因是王朝前期都輕徭薄賦,然後賦稅會逐漸加重,最後超過人民所能負荷,因此是官逼民反。賦稅逐漸加重的主要原因在於財政供養的人員逐漸膨脹、越來越多,加上逐漸加劇的貪瀆腐敗。

現代以前,中國文明的頂峰在宋朝,隨後的元、明、清比宋朝有大幅的倒退。例如,宋代在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取消了奴隸制,販賣人口被處以重罪;但是到元、明期間,奴隸制再度盛行。宋朝皇帝很能接受大臣的制衡、約束,幾乎從不殺戮士大夫;元、明的皇帝卻視大臣如奴僕,不時加之以刑戮;清朝則承襲明朝制度而稍寬大,但文字獄嚴厲壓制言論和思想自由。

《繼承與叛逆:現代科學為何出現於西方》是一部西方科學發展史,結論是西方從畢達哥拉斯(公元前5、6世紀)、柏拉圖(公元前4、5世紀)開始,就對宇宙奧祕懷有興趣和熱情,並與宗教熱情結合,因此終於發展出現代科學;而中國自古就對自然科學較少關注,因此發展不出現代科學。


中國的大一統中央集權在古代是很難治理的,理論上中央對地方可以如身之使臂、臂之使指,實際上當時交通、通訊都不發達,中央對地方的指揮、監督必然缺乏效率。此外,當時的印刷技術還很初步,更沒有現代的複印技術和各種票證,因此財務的管理和監督必定頗難執行。這些都容易導致人員膨脹和貪瀆腐敗,最後造成王朝的覆滅。

如上述,中國的治亂循環總有大起大落,起和落都較西方的發展急劇。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的快速崛起、趕超西方,頗符合這樣的「大起」。現代中國能避免治亂循環的「大落」嗎?應該可以。現代的交通、通訊、印刷、複印等各種技術都極為高效,使中央對地方的指揮、(財政)監督沒有障礙,對大一統中央集權是大利多。中國反腐打貪的成功印證了這觀點,但後續當然仍需努力。

中國自古對自然科學較少關注,因此發展不出現代科學。這算不上什麼缺失,國家社會沒道理必要投資在2000年後才有用的研發上(古代的科研成果大多錯誤及無法驗證)。中國犯的錯是明、清時代的閉關自守和封閉心態;若明、清時能開放地大量吸收西方科學,中國必能很快地追上西方的現代化。

現代以前,中國文明的頂峰在宋朝。文明落後的蒙古人、女真人先後征服及統治中國,使多數中國人從唐、宋的開放、自由心態,轉為元、明、清的封閉、被奴役心態,是中國近代積弱落後的重要原因,就像五胡亂華/南北朝和日耳曼蠻族傾覆西羅馬帝國,都需要幾百年才能夠文明復興。

戰國小國給台灣的啟示 | Friedrich Wang

戰國時期,東方大國齊的旁邊有一群小國,包括已經奄奄一息很久的魯、衛,淮河北岸到泗水的鄒、邢等等十幾個國家,為什麼齊國不動手滅了他們,擴展領土?齊國若是想動手,應該幾年內就可以搞定。筆者後來翻了翻戰國策,大概知道三大因素。

其一,這些小國的存在對齊國沒有威脅。戰國策中,他們基本上與齊國在三家分晉後沒有甚麼交戰的紀錄,各造可說相安無事。

其二,他們可以做為齊國與魏、楚、趙三大國的一個緩衝地帶,若打破了,對齊國沒太大的好處,反而可能製造緊張,為了那一點土地並不值得。

其三是齊國除了惽王的短時間之外,即使是威王、宣王時期的富強,都沒有太多的擴張戰爭,在兩度擊敗魏國之後,就滿足於西方邊界的穩定,而不多主動出擊。宣王北上打了燕國,其實已經可以佔領,但只是搶奪了一番就回去了。而威王早就告訴過魏惠王,淮水的十多國都向齊國朝貢,也就是說,齊國還是滿足於春秋時期的狀態,做一方霸主即可,並不像商鞅變法後的秦國,有那種強烈統一天下的野心與慾望。

這些小國一直生存到戰國後期,而且大部分是亡於楚國之手,而不是齊,甚至其中的衛國還活到秦二世登基才被撤銷。但是還有一個在淮河中游的國家,宋,是比較特別的,卻比較早就亡了。

小國的生存,靠的是智慧與忍耐,並且至少讓大國不覺得你的存在造成他的不便或者不快。小國若橫挑強鄰,四面出擊,像是同一時期另一個並不算強的國家,宋國,其下場就是被齊、楚、魏、秦四國給瓜分得乾乾淨淨,從此消失在地圖上。

戰國這些小國給台灣的啟示:台灣夾在中國大陸、美國和日本之間,台灣要學宋國,還是魯、衛、鄒、邢等國,是台灣自己的選擇。

滿清的歷史定位 | Friedrich Wang

最近看了不少網頁,很多人為了滿清的歷史定位做了各式各樣的爭辯,甚至還腦補出各式各樣奇怪的東西。關於清朝的歷史定位,的確長期以來有爭論。甚至於這幾年受到日本以及歐美學者的影響,許多人不把清朝認為是中國歷史,就是所謂的「滿洲、蒙古非中國領土論」,以及歐美大行其道的所謂「內亞論」。其實這些理論大部分都是為了政治服務,我們今天實在沒有必要為了這些理論而影響了傳統中國對這些外族王朝的一貫解釋。

「諸侯進夷禮則夷之,進中國則中國之」,幾千年來中國人對身分認同的標準從來不是根據血緣而是文化的認同與實踐。滿人的確是以關外的少數民族入主中國,但是就文化的實踐上卻是不折不扣繼承了自宋、明以來的中國文明。在文明的繼承這一點上,滿州人比蒙古人要高明許多。

光是上述這一點其實就足夠了。滿清的皇帝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外國人,對漢人當然有所猜忌,但是也不能不分享權力給他們。就政治的藝術而言,滿清皇帝做得很漂亮,成功地讓這個龐大的帝國裡面的各民族都找到了自己的定位,並且維護了帝國政治、社會秩序的安定。這一點可以解釋,為什麼到了滿清末年即使朝廷非常衰弱無能,還是有很多漢人的知識分子仍然效忠清朝,對革命黨恢復漢人江山的主張並不認同。

清朝入關之後文治武功都有可取,甚至到了民國時期,有學者認為清朝是中國的文藝復興。當然這個說法是太誇張了,因為文藝復興中所展現的個人主義精神在清朝的朝廷與民間文人的著作當中並不常出現。滿清王朝仍然用壓制個人主義的方式來控制知識分子的思想,政治制度極度專制,基本上權力都集中在皇帝一人手上,這在歷史上可說是空前絕後的。也因為缺乏政治制度的彈性與對權力的節制,所以導致滿清王朝到了充滿危機的時候卻無力進行真正的改革。

今天中國大陸稱自己的領土有960萬平方公里。滿清王朝全盛時期則至少有1,300萬平方公里。我們可以說今天中國的領土的基礎就是在滿清王朝手上所打出來的。而且,清朝不是用唐朝、明朝的方法只是給予名義上的管理,而是真正的設立官府來治理,從此就成為中國名副其實的國土。這其中包括了新疆、內外蒙古、西藏、青海等地區,還有雲南的改土歸流,以及台灣的建省,以上這些地區的面積就已經比整個明朝的江山還要大了將近一倍。故光是在這一點上,就展現出滿清卓越的政治與軍事能力。

當然清朝的統治也留下了很大的後遺症。對思想與言論的嚴重壓制,使得對學術文化產生了極大的窒息作用。這造成後來中國社會在面對西方力量的衝擊之時很晚才出現反應,比起日本可說後知後覺,甚至有一段時間不知不覺。而從明朝中葉之後,中國民間活潑甚至可說是走向個人自由的力量與風氣被扼殺了。所以明朝後期可以出現王陽明、李時珍、徐霞客、張居正、戚繼光、李贄…..等充滿創造力的學者、思想家、探險家,政治家,在清朝的兩百多年當中卻很難出現,必須一直到19世紀末才有了曙光。所以,對中國近代的落後,這個王朝要負起相當的責任。

總之,滿清王朝已經是過去。這個中國的末代王朝對中國所造成的影響當然非常深遠,但是知識分子該做的應該是心平氣和地去研究以及給予結論,而不是淪為情緒性的發洩或者去腦補一些莫名其妙的東西。如果如後者,那恐怕就很Low了。

三國演義沒說的東吳 | Friedrich Wang

三國的主角是北方的曹魏與蜀漢,東吳好像只是打醬油的存在一般。事實上,吳國在江東若由孫策算起,到最後孫皓歸降,前後超過80年,卻是三國中立國最久,對後世影響最大的一方。沒有吳國的安定與經營,那肯定就沒有東晉與其後南朝的300多年偏安,而中原漢文化可能就在五胡的鐵蹄下灰飛煙滅,歷史將徹底改寫。

吳國的偏安國策,其實是非常正確的國策。除了國力不足之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孫家與江東世族之間的微妙關係。孫策當年在袁術帳下效命,向盧江郡發動攻擊,其太守陸康,就是後來江東陸家的家長,南方人才中在東漢朝廷的代表人物。早期陸康作為一個江東世族,聲望十分崇高,並且當年還幫助過來自淮泗的孫堅,所以對孫家有恩,算起來又是孫策的父執輩。可是這一仗戰況慘烈,盧江被圍了超過兩個月,最後兵敗投降,陸康在破城前夕服毒自盡,家族中也多人被殺。

這一仗,讓孫策揚威南方,取得袁術的刮目相看,但是也從此與江南大族結下心結。後來,孫策由袁術那裡借兵,開始在江東一帶攻城掠地,幾乎戰無不勝,被人看作當年的項羽重生,稱做江東小霸王。但是這一連串的征戰背後,卻是凸顯了一個事實:他只能靠打硬仗,雖然軍紀良好,但是畢竟是外軍,江東地區的民心不見得服他,尤其是地方上的大族,如朱、張、顧、陸等四大家。

孫策這麼做或許有不得已的理由。他當然非無能之輩,更非莽夫,在打下一定的基業後,就尋求與這些世族和解。最重要的兩個動作,就是將自己的10歲的長女嫁給陸康的孫子,當時也不過15歲的陸遜。然後,又恭請德高望重的張昭來帳下效命,並且給予崇高的地位。這兩者,對後來江東政局產生重大影響。簡言之,這個政權開始本土化了。但是屢屢獲勝的孫策,不久之後竟然遭到江東仇家的刺殺,就這樣突然間黯然殞落了。他臨死前,還交代自己的老弟孫權,內事不決問張昭。

但是,江東世族強大的經濟與文化力量,始終對這個朝廷形成一定的威脅,這也是難以避免的。隨著淮泗集團的老臣舊將相繼凋零,如周瑜、魯肅等人,江東世族的人物越來越位居要津,除了陸遜,還有顧雍、朱桓等等文武重臣。這種矛盾再度走向尖銳,流血難免。孫權晚年終於對於捲入太子之爭的陸遜下手,硬是逼死了這一位戰功顯赫,又出身尊貴的大臣,陸家的勢力也宣告重挫。

但是,孫家又不可能不用這些世族,否則無以統治江南。經過20年政局的動盪與混亂,最後還是靠著老將丁奉的出面,還有陸抗、陸凱、張悌等人,重建了朝廷的骨幹。孫權的第五子孫休,也就是吳景帝是一個清醒的人,他自己沒有班底,所以他再度重用這些人。吳國,暫時轉危為安。

人算不如天算,孫休不過4年多,就以36歲的英年早逝,領導危機再現。他三個兒子最大的才5歲,加上蜀漢的剛剛滅亡,讓江東人心惶惶,最後宰相濮陽興等人擁立了孫權的長孫,孫皓為帝。孫皓與世族的關係不好,他想獨攬大權,並且有所作為,但是這個結構不是他能突破的。在軍事壓力沉重下,朝廷除了依賴陸、張等家,也實在無人。

陸抗是陸遜的姪子,陸凱算是陸遜的堂弟。加上忠心耿耿的張悌,就是孫吳最後的班底。有人譴責孫皓即位不過10幾年就屢屢發動對魏與晉的戰爭,其實他是無計可施。孫皓暴躁好殺,但非無能,他試圖賭一把,先發制人擊潰司馬晉,但是這已經機會渺茫。天下統一的大勢已成,難以逆轉。宰相陸凱、荊州大都督陸抗相繼去世,朝中梁柱傾頹,吳國的滅亡已經注定。

但是,司馬家滅吳到後來晉朝南渡的40多年間,江東世人始終不忘復國。江東童謠「雞鳴不拊翼,吳復不用力。」,「局縮肉,數橫目,中國當敗吳當復。」,「宮門柱,且莫朽,吳當復,在三十年後」等等,都象徵著江南地區的離心力依然強大。故晉武帝也多次說「吳人難附」。

這些童謠竟然說對了,北方的晉人就這樣狼狽南奔,中國歷史又翻過一頁,江南從被征服的地區,竟然變成朝廷正統所在地。歷史,有的時候充滿諷刺,卻又發人深思。

隋朝滅陳比兩岸 | Friedrich Wang

結束南北朝的隋朝滅陳之戰發生於西元588年,在發動攻擊之前足足準備了4年,由隋文帝親自規畫整體戰略。

隋軍在江北連年四季都進行演習,部隊鑼鼓震天,呼聲連連,晚上點燃火把,把江面都照得通亮。這讓南岸的陳軍疲於奔命,主力不斷調動,被迫隨之起舞。隋軍兵力強大,可以分波次,讓部隊調動休整,而陳軍主力不到10萬,卻必須這樣四處調動,兵疲馬困。最後,隋軍45萬大軍兵分四路,分頭出擊。陳軍兵力分散,士氣低落,只能一觸即潰。隋軍出動總共不過60幾天,天下宣告統一。

對岸今日擁有可以調動到台海作戰的戰機,第一線就不低於800架,後面至少有三波次可以輪調。台灣就只能靠著那一點點家底不斷疲於奔命,最後不堪負荷,就只有意外連連,犧牲寶貴的飛官。

歷史其實不難懂,白紙黑字,中下才智的人都可以看得明白。是人類自己不想懂,最後讓慘劇不斷重演…..。該說甚麼呢?活該吧。

亡國之君總是背負了許多罵名。當然,多數自己也有責任,但是平心而論,他們是生錯了時代,無力回天。陳後主叔寶,就被認為典型的亡國之君。隋軍渡江,在建康宮城的水井中擒獲他與兩個愛妃,南北朝的300多年分裂宣告終結。

但是,陳叔寶真的如此昏庸嗎?其實兩件事可以觀察。其一,他的父親陳宣帝時期,趁著北周與北齊的戰爭而出兵從背後攻擊北齊,大將吳明澈率軍奪取了淮南地區。但是,北周快速滅了北齊,當然不可能就讓陳國占領這裡。所以隔年就回軍攻擊淮南,陳軍大敗,10餘萬部隊全軍覆沒,吳明澈被俘虜。這對陳國而言是一個重創,當年陳霸先手下的精兵到此損失大半。

陳叔寶登基後,立即派人到北周。一方面與北方改善關係,表示自己無意興起戰端,兩國和平相處。二方面,他向北周武帝表達希望讓被俘虜的3萬餘官兵返回家園,包括老將吳明澈在內。甚至告訴周國,願意花錢贖回。…..請問,這不是仁君,那甚麼是仁君?北周方面也深受感動,故答應放人,而且除了運費之外,不取分文,這些敗軍回國後,包括吳明澈在內都沒有被追究戰敗的責任,而是平安退休回家。這對陳國而言是一個大事,也是勝利。讓局面趨向緩和,江南可以休養生息。

第二件事,他其實沒有放棄武備。他本身是個書生,榮華富貴中長大,對殺伐之事完全陌生,但這不是他的錯,人無法選擇自己的出身。他與北周緩和關係之後,年年都視察水軍,在太湖建立訓練基地,而且多次前往閱兵。他每次去閱兵,也帶寵愛的兩大美女,張麗華與孔貴嬪。史書記載,他在戰船上校閱水軍,還一面飲酒作詩,大腿上坐著兩大美女。這真是太有情趣,太風流過人,簡直豪氣干雲,千年之後,還讓人羨慕不已。校閱完畢,將士高呼萬歲,他隨即賞賜,好好犒勞他們操練的辛苦。夠了,他也只能做到這些了。

江南經過侯景之亂之後連年內戰,人口銳減,再加上上述的淮南大敗損兵折將,天下統一的態勢已經很清楚了,誰來都難以挽救。陳叔寶的確不會用人,任用親信,又貪圖美色,喜歡享樂。但是,他即使不享受,又能如何?事實上他接手的局面比後來的南唐李後主還糟糕,李後主面對的北宋兵力不算很強,但是隋朝一出動就是45萬水陸軍,而且巴蜀、荊襄這些戰略要地都早就沒了,想固守江南很困難,實在是無計可施。

陳朝的滅亡是歷史的必然,陳後主不是英明之主,但也非真正意義上的昏君。只能說,他命中註定要負責收攤,這是他個人的不幸。不知道台灣將來要由誰來收攤?

蔡鍔護國軍簡史 | Friedrich Wang

根據梁啟超的說法,當初蔡鍔能夠到日本讀軍校,雖然推薦信是他寫的,但是能夠順利成行還多虧了一個人,塞了1000大洋給蔡的袁世凱。請注意,那個時候一個新軍的基層軍官一個月的薪水才六塊錢大洋。袁世凱其實很有視人之明,看出來這個17歲的年輕人未來前途不可限量,所以就給予栽培。

後來蔡鍔以第五名成績畢業於日本陸士(日本陸軍士官學校),並且在雲南搞得有聲有色,受到了全國的矚目,故袁世凱就把他叫到北京來。很多人說是因為袁世凱猜忌他,擔心他造反。其實這個說法並沒有根據,因為這個時候兩人的關係還是很好的。當時都盛傳可能要任命他擔任陸軍部長,那個時候蔡不過33歲而已。

蔡鍔在二次革命的時候反對國民黨用武力解決問題,而擁護袁世凱。這個態度基本上與他的老師梁啟超是一致的,都希望能夠維持國家的安定,不要發生內戰。這個態度不能說不對,後來袁世凱不斷擴大總統權力,並且展露出稱帝的可能,雖然蔡鍔還是在擁戴書上簽了字,但是已經開始與他的老師梁啟超密謀,必須推翻這個想要竊取國家的獨裁者。

蔡鍔希望國家安定,但並非毫無底線。當蔡從日本繞道安南,千里迢迢回到了雲南,高舉護國軍的大旗,讓在北京的袁世凱大吃了一驚。他認為自己對待蔡鍔有很大的恩惠,這個青年將領不應該反對他,怎麼會走到這一步呢?最後終於在全國的響應之下,再加上北洋軍的將領見風轉舵,終於讓袁世凱的稱帝失敗,不久後病死。

袁世凱輸在自己沒有見識,竟然要把國家弄到大倒退。作為一個國家領導人,如果沒有眼光與見識,最後的結果不只是自己,也將使國家遭遇災難。而蔡鍔、梁啟超這些知識分子,在共和有難的時候挺身而出,這種勇氣與見識讓人動容。

在護國軍起義的後期,梁啟超與蔡鍔等人已經在商談如何規劃袁世凱死後的中國政局。袁若死,中國必將更加混亂,這是當時任何黨派的共識。梁、蔡也這樣認為,所以未來群雄割據,甚至長期的戰亂都將不可避免。梁啟超過去一直希望與當權派妥協以分享權力,進而可以推動改革。但是這個盼望在經過袁世凱多次的玩弄與欺騙後已經死心了。所以,當時梁、蔡就準備推動一個大西南計畫,做為未來建立新中國的起點。

簡單說,這次參與護國軍的核心主要是西南地區,包括滇、黔、桂、川等省的軍人,其中蔡鍔是日本陸士校友在中國的實質領袖,麾下的蔣百里、李根源、李烈鈞、戴勘等人也都是出身日本陸士。再加上主政雲南的唐繼堯、廣西的陸榮廷,這兩個地方實力派也都是相同的出身。這些人與梁啟超的關係深淺不一,但是對蔡鍔的威望還是心服口服的。

而蔡鍔在雲南的經營,講武學堂以及法政、師範學堂培養出一批素質整齊且具備理想性的青年軍人、文人,都是可用的幹部。所以,等到袁世凱一死,天下大亂,他們就先搶佔四川,然後聯合雲、桂、黔三省,建立一個軍政府,由蔡鍔、蔣百里主持軍務,梁啟超召集進步黨的名流、學者來建立一個政府。有四省的領土與資源,然後伺機圖佔廣東以打通出海口,則當可稱雄半壁中國。未來整軍經武,然後北上擊敗北洋系,統一中國,實現梁啟超的政治理念。

這個計畫在護國軍成功後第一步已經完成,袁世凱死後,繼任總統的黎元洪任命蔡鍔為四川督軍兼任省長,護國軍的前鋒也立即控制省城成都,而四川各地的軍人大多通電臣服。梁啟超也準備趕赴成都與蔡、蔣等人會合,準備共舉大事。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此時剛滿35歲的蔡鍔卻已經病入膏肓,喉癌、引發的鼻咽癌、食道癌,已經完全擴散。根據朱德的回憶錄,到了戰爭末期,蔡鍔全靠打止痛針來硬撐,整個人已經瘦削到皮包骨的地步,走路都已經要靠攙扶。英雄末路,來日無多!

在占領成都後,蔡將軍務暫時交給蔣百里等人處理,然後盡快赴日本就醫。但是蔡鍔到達日本,不過2個多月就英年早逝。蔣百里無法壓住四川軍人的跋扈,雲南、廣西也見風轉舵,唐、陸兩人與梁啟超淵源不深,也不具備太多的理想性格,只想據地稱雄。曾經是聲勢浩大的護國軍,就在蔡病危的消息傳開後,轉瞬間土崩瓦解。

蔣百里回憶,川局不可為,他只有離開成都到日本見蔡最後一面。蔡的遺囑中還不忘交代這幾個陸士的校友,要盡快為中國建立現代化的國防體系,唯有如此才能讓中國脫離被侵略殖民的地位,內容沒有一個字交代私事。

蔡的逝世,另一個傷心人就是老師梁啟超。梁啟超在晚清就意識到必須培養青年軍人幹部,為亂世做準備,而蔡鍔就是他這個準備中的結晶。本來已經看到曙光,結果天不佑之,竟然得到這樣的結局,讓這位飽經憂患的老政治家痛哭流涕寫下祭文。這是要祭弔這個優秀的學生,也是祭弔自己已經死去的理想。往後,梁啟超仍不忘情於政治,但已經無法有為。

而中國西南在群龍無首之下,竟然成了20多年中央政府鞭長莫及之地。雲南、廣西都成為幾個軍人長期割據之地,直到1949年才真正結束。四川則進入長期戰亂,幾派軍人混戰不堪,把百姓弄到生不如死。這,真是梁、蔡兩人所料想不及的。天意呼?只能讓我們掩卷嘆息吧。

國民黨不說的孫中山《致蘇俄遺書》(紀念孫中山誕辰) | 鄭可漢

台灣幾乎人人都知道《國父遺囑》,也稱為《總理遺囑》,卻很少人知道中山先生還有另一份遺囑,《致蘇俄遺書》,因為國民黨從來不提這份遺囑,而民進黨當然更不會提。

中山先生病逝於1925年3月12日。2月24日,病重的孫中山授意共產國際代表鮑羅廷以英文起草《致蘇俄遺書》(另一說是孫中山以英語口述,由鮑羅廷、宋子文、孫科、陳友仁等人記錄完成),孫中山及在場者於3月11日簽字。這份遺囑當時在中國僅有少數人知悉,在蘇聯刊發時出現幾種不同的俄文譯本。其中文翻譯如下:


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大聯合中央執行委員會

親愛的同志:

我在此身患不治之症。我的心念,此時轉向於你們,轉向於我黨及我國的將來。

你們是自由的共和國大聯合之首領。此自由的共和國大聯合,是不朽的列寧遺產與被壓迫民族的世界之真遺產。帝國主義下的難民,將藉此以保衛其自由,從以古代奴役戰爭偏私為基礎之國際制度中謀解放。

我遺下的是國民黨,我希望國民黨在完成其由帝國主義制度解放中國及其他被侵略國之歷史的工作中,與你們合力共作。命運使我必須放下我未竟之業,移交於彼謹守國民黨主義與教訓而組織我真正同志之人。

故我已囑咐國民黨進行民族革命運動之工作,中國可免帝國主義加諸中國的半殖民地狀況之羈縛。為達到此項目的起見,我已命國民黨長此繼續與你們提攜。我深信你們政府亦必繼續前此予我國之援助。

親愛的同志!當此與你們訣別之際,我願表示我熱烈的希望,希望不久即將破曉,斯時蘇聯以良友及盟國而歡迎強盛獨立之中國,兩國在爭為世界被壓迫民族自由之大戰中,攜手並進以取得勝利。

謹以兄弟之誼祝你們平安!


中山先生把共產國際當作兄弟,難怪在三民主義/民生主義第一講裡,他說「民生主義就是社會主義,又名共產主義,即是大同主義。」他把民族主義視為國家安身立命的根本,有了民族主義之後,國際主義也是可貴的。

孫先生以有趣的彩票故事,說明民族主義與國際主義的關係:廣州有一個挑夫,平時愛買彩票,並習慣將彩票藏於自己扛活用的竹扁擔裡;某一開獎之日,他猛然發現自己所買彩票中了百萬大獎,頓時欣喜若狂,覺得自己再也不用幹力氣活謀生了,得意忘形之際居然將扁擔扔進了江裡—當然,那中了百萬大獎的彩票也隨著扁擔一道沉入江底了。孫先生說:那張彩票如同國際主義,那條扁擔則如同民族主義;前者固然寶貴,但後者恰恰是安身立命之所在,拋卻後者,前者亦不可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