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飛之死:宋朝的結構性問題 | Friedrich Wang

大陸一部黑色喜劇《滿江紅》在春節火爆。這部電影講的是岳飛死了之後四年的故事,但裡面高潮迭起,角色各懷鬼胎,非常精彩,可惜台灣沒有上映。

宋朝在創建的時候,趙匡胤有過家訓「不殺大臣及言事官」。所以在兩宋三百多年的時間,就算是大奸臣如蔡京、賈似道之流,也並沒有遭到殺害。幾乎可以說300多年來只殺了一個重要的大臣,就是岳將軍。所以就值得我們探究到底為什麼?

說到底,還是政治權力的問題。北宋的建立,基本上就是一群北方的武人集團所發動的軍事政變的結果。而建國之時,南方還是割據的狀態,南唐、吳越、南漢、後蜀等國家都還在,也都還有一定的實力,全中國的統一雖然已經有了曙光,但仍然需要努力。等到趙家兄弟多年奮戰,終於使這些小國逐漸消滅或者收服,將混亂了至少150年的中國重新奠定秩序。但是這些北方的武將,包括老趙在內,都對南方人士抱有一些距離,所以相傳趙匡胤就說過「不相南人」。也就是說宋朝的家訓,不會用南方人當宰相。一直到宋真宗,宋朝已經建國超過半個世紀,才出現了第一個南方宰相王欽若。

但是,這種狀況不會長久下去,因為科舉考試。南方環境好,社會經濟發達,再加上比較少經過戰亂,藏書量也豐富,在國家安定之後的科舉考試當中,南方士人往往輕易脫穎而出。這迫使了宋朝幾次為了是否「分道取士」進行過激烈的辯論,其實這就是為了讓北方有一些保障名額,否則怎麼跟江南那些超級會考試的學霸相互競爭?到了北宋中葉之後,南北之間的隔閡與在開封朝廷中的競爭,就越來越白熱化。

實際上王安石改革所引起的新舊黨爭,一定程度上就是一場南北之爭。王安石江西人,他的新黨核心呂惠卿、章惇、後來的蔡京,多是浙江、福建、廣東人。而以司馬光為中心的守舊派,則多是黃河流域的正統。王安石變法的許多主張,相對而言也都對南方比較有利,而造成北方許多額外的負擔。王安石提拔呂惠卿,呂提拔蔡京,蔡提拔秦檜。把這個脈絡搞清楚,答案其實就呼之欲出了。

南方人在朝廷遭受了打壓,再加上很長一段時間都必須要用金錢與物資來與北方的契丹、西夏換取和平。南方地區的負擔因此很沉重,又還要養開封朝廷龐大的官員、王室、以及超過200多萬的軍隊。而且,在政治舞台上也沒有受到公平的待遇。南北之間的隔閡與猜忌,完全沒有因為北宋已經建立170年而有所緩和。

終於發生靖康之難。開封朝廷中央被女真人一網打盡,只有一個康王趙構僥倖逃走。以秦檜(南京人)為首的南方士紳擁護了這個王子在杭州建立新的朝廷。諷刺的是這裡就是170多年前被他們祖先所滅亡的南方各國的土地。一開始,當然還需要在戰鬥中逐漸崛起的北方民間武力如岳飛軍團,以及過去在陝西有長久對西夏作戰經驗的軍人如韓世忠、吳玠等人的奮戰,這個時候南北因為大敵當前還算和諧。岳、韓、劉、吳等人作戰,都需要南方這些官紳出錢出力。終於,幾場重要的戰役取得勝利,扭轉了戰局,將曾經不可一世的女真金國給擋在秦嶺、淮河一線,江南宣告穩定。

對這些北方軍人來說,他們當然要的不是防守勝利而已,更重要的是能夠「收復兩京,迎回二聖」簡單說就是必須趁勝追擊收復北方淪陷的國土。這,就使得一度同舟共濟的南宋朝廷,终于還是走向了對立分裂。對南方的這些地主官紳來說,女真多年爭戰已經疲憊,故不想打了,而他們同樣也不想打,因為收復中原對他們來講一點好處都沒有,好不容易中央政府到了南方,受到他們控制,難道還要再回到過去那種花錢又受氣的狀態?

對宋高宗來講,當然現在皇帝就是他,也不願意自己的父親與哥哥回來,這是可想而知的。一般人不知道的是高宗的老媽韋太后本身就是浙江人,過去在後宮的地位不高,所以康王的政治地位本来也不高。故對這對母子來說,回浙江建都等於是回到姥姥家,又有什麼不好?所以當議和逐漸成為金、高宗、南方官僚群體三方面的共識之後,這些北方軍人也就沒有利用價值了。韓世忠、吳玠、劉錡、楊存忠等人都可以滿足於財寶、官位,故能加以妥協。而堅持北伐立場的岳飛,其麾下又還有一大批英勇善戰、而且對其個人效忠堅定不移的軍人,那就必須要趕快剷除。因為,他已經成為各方共識下的惟一障礙。

悲劇,到此已經難以避免了。岳飛之死,實際上是一個長久的結構性問題,也是宋代政治無能與無解的死結。

逃離帝國導致現代經濟大分流 | 郭譽申

出生於奧地利的史丹佛大學教授Walter Scheidel出版 [1],講述西羅馬帝國滅亡後,被稱為大逃離(逃離帝國)和第一次大分流(歐洲與其他世界分流),歐洲不曾再出現統一的大帝國,而長期保持多中心的列國體系,最後因此產生工業革命,並開啟第二次大分流,即現代經濟的大分流。

書中也比較列國體系與統一帝國(多以中國為例)的差異,並主張統一帝國不太可能產生工業革命的大突破,因此回答了「李約瑟難題」:「為什麼科學和工業革命沒有在近代的中國發生?」。

作者首先以一些歷史數據呈現歐洲的獨特性,歐洲不像其他地區,在歷史上少有大帝國而是長期的列國林立。他然後講述,羅馬從興起到據有大半個歐洲,再到滅亡的歷史,以及自西羅馬帝國滅亡後直到近代,歐洲的歷史。結論是,羅馬帝國的興起有不少特殊的優勢和機緣,因此在歐洲再也無法複製而出現統一的帝國。

書中比較了歐洲和中國的差異,前者是國王、貴族、教會的分權體系,而後者是以官僚治國的中央集權體系。關於地理,歐洲有破碎曲折的海岸線、高聳阻隔的山脈,把歐洲分隔為多個發展區域,有助於形成列國體系;而中國有黃河流域和長江流域兩個核心地區,後又以大運河聯通,成為一整個核心地區,而在核心地區内少有高山阻隔,因此適合統一帝國。

此外,歐洲僅有東歐鄰近歐亞大草原,而其他部份都被山脈阻隔遠離大草原,不像中國很鄰近歐亞大草原。早有研究論證,鄰近大草原的農業民族傾向於形成統一帝國,以對抗來自草原精於騎射的遊牧民族。


作者很偏愛多中心的列國體系,書中結語的最後一句話是「願大逃離長存。」多中心的歐洲列國體系最後產生了現代經濟的大分流,是歷史事實。然而列國體系卻未必優於統一帝國:

大逃離後,歐洲社會稍落後於中國近千年,到現代經濟的大分流才反轉。

如書中所述,「從1500年到1800年一共發生443場戰爭,平均每年發生1.5場。相較之下,從1350年到1800年,中國平均每年只發生0.2場戰爭。」戰爭是有助為科技的進步,然而是人類之福嗎?

現在的歐洲列國體系競爭不過美國帝國(參見《否認帝國的虛偽帝國》),因此組成歐盟。不是嗎?

中國在宋朝時達到文明發展的高峰,不幸南宋亡於野蠻的蒙古人,使中國文明受到重挫。假使南宋不亡於蒙古人,中國也有可能發生工業革命,及早進入現代經濟的轉型。(參見《為何工業革命沒始於中國?》)

[1] Walter Scheidel《大逃離:羅馬帝國滅亡如何開啟現代經濟大分流》衛城出版,2022。(Escape from Rome: The Failure of Empire and the Road to Prosperity, 2019)

袁崇煥死的冤不冤枉? | Friedrich Wang

蘇貞昌自比袁崇煥,「袁崇煥不死,清兵怎麼入關?」雖然有些不倫不類,卻也說出如今的蔡政府與明朝末年的相似之處。袁到底死的冤不冤枉?我們要把握一個基本事實。

袁鎮守錦寧防線將近五年,在這段期間三次取得重大勝利,包括兩次寧遠大捷,以及赴援解危北京,這些都讓後金蒙受很大的損失,也讓明朝在這方面的戰局一度趨於穩定。另外,幾十次小戰雖然是互有勝負,但基本上也沒有吃什麼虧。也就是說,他作為這個重要防線的守將,並沒有任何明顯失職的地方。如果認真檢討他有什麼可議之處,主要是以下兩件事。

首先是在崇禎皇帝面前誇口,說自己「五年復遼」,就是可以在五年之內就光復已經淪陷的遼東半島。事實上,這個誰也做不到,當時明朝的軍力最多只能採取防守態式,想要進攻就政治、軍事、經濟等各方面來說都不可能。

其次,他擅自殺掉皮島守將毛文龍。毛文龍經營皮島多年,軍力不算強大,大概實際上就4-5千人的規模,不過卻有充沛的兩棲登陸作戰經驗,故可以從金軍的後方進行游擊騷擾,頗能發揮出牽制作用,再加上他的部隊擁有大量的火砲,就科技含量而言可說是當時中國東北前線部隊當中最高的。他被殺,使得後來他的幾個部下孔有德、尚可喜、耿仲明等人相繼投奔滿清,帶去大量的佛朗機砲,這對明朝來說是非常大的損失。

但是,我們要注意毛被殺也不是完全沒有理由,按照編制袁崇煥是他的長官,可是他看不起這個廣東書生,所以根本不聽他的節制,雙方的矛盾也越來越深。而且,有史料可以證明毛長期從事走私貿易獲利很多,甚至還包括與後金方面,故毛集團也涉嫌資敵。終於,讓袁崇煥決定痛下殺手,但是這一殺造成上述很深的後遺症。

袁崇煥後來被崇禎殺掉,根本原因只有一個:明朝的黨爭。這個說來話長,但簡單說袁崇煥以及提拔他的孫𠄘宗等人,都是在天啟時期接受魏忠賢的青睞而上來的,他們就是明朝歷史上所謂的閹黨。請注意閹黨不是宦官,而是與內廷太監充分合作的官僚集團,這些人一般而言大多比較能做事,大部分也都有一些成績。他們的對手就是在朝中喜歡議論、出身中國長江三角洲地區的東林黨人。這個鬥爭已經存在了幾十年,到了這個時候已經是白熱化。孫、袁等人年年被彈劾,內容五花八門。而17歲就登上寶座的崇禎非常討厭魏忠賢跟他的黨羽,所以很快先殺掉魏,然後清算他的人馬,讓東林黨人重新當政。朝廷裡的靠山垮台,在中國歷史上這種地方大員就很難施展得開,甚至於一不小心就會人頭落地。袁崇煥,就是這種悲劇下的一個典型。

至於說,皇帝殺掉他的理由當中有金兵至少三次突破長城,一路劫掠河北、山東。實際上,後金的突破並不是從袁崇煥的防線正面。整條防線從遼西開始一直延續到山西北部,長達1000多公里,對於明軍來說本來就很被動,而他只負責遼西方面大概不到200公里左右。若從戰略上來看,後金軍雖然突破並且長驅直入,但是每次搶劫完之後就立刻走了,根本就不敢久留,因為背後還有10幾萬的明軍,這對於中國而言算不上致命傷。就算真的要算這筆帳,也不應該算在袁崇煥頭上,因為不是從他的防區。

故筆者可以下一個簡單的結論:袁崇煥雖然不是完全沒有問題,但是仍然是一個稱職的邊防守將,對國家功遠大於過。崇禎殺掉他,實際上非常不智,而且從哪個方面來看也都沒有必要。袁崇煥的死,是一個重大悲劇,也是明朝無法彌補的損失。惡劣的君臣關係、失衡的政治結構、不擇手段的黨爭,終於毁掉了本來還可以延續一段時間的明朝。

陰陽家思想盛行於漢朝的原因-與荀子無關 | 殷正淯

兩漢,特別是西漢,的思想家受到陰陽家思想影響,這問題怪不到荀子。只要認真詳讀《荀子》就不會有這樣的誤解。

那麼西漢思想家的陰陽家思想部分是怎麼來的呢?這與漢朝皇室與建國統治集團的出身有關。西漢皇室與統治集團本就是楚國人,深受楚國文化影響,而且還不是楚國的貴族文化,是民間文化。建國之初的統治集團,是以粗通文墨的人為主,類似張良、叔孫通的人並不是主流。從漢景帝與劉賢下棋起了衝突就能輕易殺人便能看出,這時候的皇室教育還不完善,不論諸侯王或者皇子、儲君等,行為都很沒規矩,因為,他們所接受的多為庶民的文化。

無論古今中外,庶民文化中鬼神思想都具備強大的穿透力,這並不是說貴族或世族文化圈就不信鬼神,一樣信,只是上層貴族比較做作,沒這麼直接。除此之外,楚文化多玄幻、神異,宗教色彩更濃厚,這也是漢朝皇室偏向鬼神文化的原因之一,且是兩個主因之一。綜合此二者,要說服漢朝皇室、皇帝與統治集團,採用某些政治決策時,難免要用他們聽得懂的語言勸說他們,這時候陰陽家的思想就很容易帶入到儒家思想,這是社會變遷的過程的必然。

雖說漢初的儒學大家與荀學關係密切,不是荀子的學生,就是荀子的徒孫,但我都不能保證我兒子的思想跟我有高度同一性,更不要說我的學生或徒孫,畢竟誰知道他們成長過程中,會不會接觸或遭遇到什麼,改變了他的立場。將漢儒受環境影響援用陰陽家思想的帽子扣在荀子頭上。要不是有這想法的人不讀歷史,再不然就是他沒念過《荀子》。

滿清統治台灣,算是殖民統治嗎? | Friedrich Wang

滿清王朝,在台灣的統治算是殖民統治嗎?很多人對這問題的認識都是似是而非的。

筆者只說兩點。清朝統治台灣211年,台灣總共出了26個進士,大多數都有在北京為官的經驗,有一些品佚還不低,其他到福建考取舉人的更是不勝枚舉,也就是說台灣人跟內地所有省份的人是一樣的,有資格參加帝國的公職考試及擔任官職,沒有任何差別。

其二,台灣的行政制度,基本上與內地完全相同,台灣府下轄各縣,除了後山地區有所謂的特別州作為一種臨時過度的單位之外,其餘基本上都一樣。後來,行政區隨著人口的增加不斷重新劃分,也與內地的制度基本一致。待1885建省之後,台灣的行政區內地化已經全部完成。

日本統治台灣,在台灣執行的是軍事統治體制,與日本內地完全不同。日本人擁有考試以及選舉的權利,台灣人基本沒有,學校教育體制與內容更是完全不同。台灣人在日本帝國下的地位,甚至於不如朝鮮人,更遠遠不如中國東北人。這,才是真正的殖民統治。

這麼簡單的道理,居然很多台灣人故意視而不見,在那裡胡扯什麼,滿清統治時期是殖民統治。

從俄羅斯戰敗的歷史看俄烏戰爭 | Friedrich Wang

歷史上,俄羅斯每一次出現軍事挫敗,就有可能引發內部的政治改革,甚至於革命。而俄羅斯內部的政治震動,往往對中國也會造成許多影響。

1856年第二次克里米亞戰爭結束,俄羅斯與英、法以及奧圖曼帝國簽訂巴黎條約,在東地中海地區的擴張受到嚴重挫折,隨即1861年面對國內改革的呼聲,俄羅斯帝國政府就宣布廢除農奴制。戰爭結束之後,英、法兩國隨即將軍事能量轉而用在東亞,對中國發動兩次英法聯軍,攻陷北京。而俄羅斯後來也趁機逼迫滿清政府讓渡東西伯利亞地區的土地,以彌補自己在歐洲戰爭中失敗的損失。這一次所簽訂的北京條約,使中國門戶徹底打開,滿清政府也開始進行洋務運動。

進入20世紀之後,這個趨勢更加激烈。1905年日俄戰爭結束,俄羅斯帝國再次遭受重大挫敗,故引發國內的動亂。當年10月尼古拉二世就被迫頒布「10月詔書」,宣布開始推動君主立憲,成立國家杜馬,以爭取中產階級的擁護來緩和國內的矛盾。而這一場立憲也影響到當時滿清政府正在推動的庚子新政,進而產生一連串激烈的變化,直到辛亥革命爆發,結束了滿清王朝的統治。

1917年俄羅斯再度因為第一次世界大戰戰場上的嚴重挫敗,引起國內布爾什維克革命,羅曼諾夫王朝垮台。但結果卻在1919年的巴黎和會當中顯現,引發中國的五四運動。而隨即不久,共產主義以及中國共產黨也在中國正式誕生。

1979年所進行的阿富汗戰爭,最後的結果是苦戰多年,死傷枕藉,經濟衰敗,只好逐步撤退。1985年戈巴契夫上台,只好高唱與西方和解,進而推動政治改革。但是卻引發一連串的效應,不但使得東歐1989年開始逐漸擺脫蘇聯的控制,東西德走向統一,也在同一年影響中國大陸發生了天安門事件,造成北京領導班子全面換血,影響整個中國的政治走向到今天。

這一次烏克蘭戰爭,俄羅斯在東線以及南線接連受挫,完成合併公投沒有多久,就丟掉了赫爾松。國內反對普京的聲音越來越大,甚至包括他過去所信賴的思想導師杜金。這會不會引發俄羅斯未來進一步國內的震動?很值得我們觀察。我們必須要知道,無論如何俄羅斯還是由民選產生國家元首,所以普京的權力基礎仍然在於人民的選票。目前戰爭的狀態,勢必影響到國內的民心,對於下一次的選舉可能會有決定性的影響。

我們最該關心的是,如果俄羅斯發生了上述的變化,那麼對中國大陸會不會也進而產生一些影響?

釐清科學和工業革命-為何沒始於中國? | 郭譽申

現代的工業運用很多科學知識(文中科學都指自然科學),也可說科學是現代工業的基礎。科學和工業如此相關,因此常被一起談論。著名的「李約瑟難題」:「中國古代對人類科技發展做出了很多重要貢獻,但為什麼科學和工業革命沒有在近代的中國發生?」就同時探討科學和工業革命。這其實有些誤導,科學革命和工業革命未必很相關。

科學和工業革命被稱為革命,因為在近代以前,科學和工業的進步非常緩慢,只是零零星星的偶而出現在世界各地,甚至沒有科學和工業之名,直到16世紀才開始了科學發現的大爆發,被稱為科學革命,到18世紀才開始了工業的大發展,被稱為(第一次)工業革命。

科學革命,可說比工業革命單純,是科學研究者基於其好奇心和求知欲,探索、發掘自然世界的知識,當時幾乎並不追求科學的應用和回報。工業革命是完全經濟導向的,以工廠和機械生產取代人力的生產方式,以追求低成本、高利潤,因此工業革命跟資本主義、商業和金融體系的演進都很相關。

科學革命和工業革命的起始時間相隔約200年,後者不可能影響前者,而前者對後者的影響也不大,因為科學的新發現被用在工業要等到19世紀的第二次工業革命。(這很正常,現代的科學發現也常要花幾十年時間才能被應用在工業上。)因此科學革命和(第一次)工業革命是兩個不大相關的活動。

很多(或許多數)學者探討李約瑟難題時,都不區別中國沒產生科學革命和工業革命的原因,筆者則認為應該要區別兩者,因為如上述,科學革命和工業革命當時是兩個不大相關的活動。

科學革命發生在歐洲而非中國,因為中世紀後期開始(12-3世紀),歐洲逐漸出現許多大學,大學最主要的課程是天主教神學,但是部份大學也有科學課程;同時間的中國有很多書院,都只鑽研儒學,而普遍沒有科學課程。會如此的原因,歐洲是小國林立,自然比較多元化,因此有些大學有科學課程,而有些大學沒有;然而中國很早就大一統,獨尊儒術,因此所有的書院同樣都沒有科學課程,自然不可能發生科學革命。(參見《為何科學革命發生在歐洲而非中國?》)

工業革命沒始於中國,因為南宋亡於野蠻的蒙古人,使中國文明受到重挫。中國自秦漢以來,大致上是逐漸趨向開明自由,到宋朝時達到文明發展的高峰,不幸南宋亡於蒙古人,蒙古人建立元朝,不僅大量屠殺漢人,又制定許多落後的制度,使中國文明大幅度倒退。隨後的明朝承襲元朝的大部份制度,而清朝又承襲明朝的很多制度,元、明、清三朝的社會都比不上宋朝,而少有突破,自然無法開展工業革命。(參見《為何工業革命沒始於中國?》)

秦始皇善待功臣 | Friedrich Wang

歷史上說到不殺開國功臣的皇帝,大部分都是指宋太祖趙匡胤以及東漢光武帝劉秀。但是傳統的歷史學家卻有意無意忽略了一個人,秦始皇嬴政。

我們大概很難想像,秦始皇在他在位的第10年親政之後,一直到他死亡為止,總共25年的時間,只用了一個宰相:李斯,專用一人能這麼長的時間在中國歷史上非常少見。李斯幫助秦始皇擘劃了大秦帝國的宏規,並且得到絕對的信任。在這之後的北伐匈奴,南征百越,車同軌,書同文,全國統一郡縣制度,修長城、築馳道、開運河,都是他所一手完成。

秦始皇對李斯可說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給予絕對的信任。這個在歷史上非常少見,後代所稱頌的君臣關係,包括劉備與諸葛亮、孫權與周瑜、石勒與張賓、苻堅與王猛,朱元璋與劉伯溫等等都完全無法相比,兩人的關係形同家人。李斯的長子李由封侯,並且娶了公主,其他幾個兒子也是與王室通婚。

另外,秦始皇對於麾下為他賣命的將領,也都給予非常寬大的待遇,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李信。李信在對韓、魏作戰的時候立下戰功,所以在他的面前誇下海口,20萬兵力就足夠消滅南方大國楚。一度,秦始皇認為多年來攻無不克,所以面對戰鬥力並不算很強的楚軍應該做得到的。沒想到,項羽的爺爺,楚軍統帥項燕採取堅壁清野的戰術,成功讓李信深入楚國境內,然後切斷其背後的補給線,讓秦軍很快陷入困境。若不是副將蒙恬穩重,在後方壓陣接應,並且秦軍也一路拼命突圍,真有可能會全軍覆沒。這一場失敗,嬴政只是將李撤職,並沒有讓他入罪。

3年之後,秦軍對燕、齊發動最後的攻擊,嬴政還給了李信將功折罪的機會。李率領大軍攻入燕國,然後南下滅了齊,洗雪過去戰敗的恥辱。如果是換做別的君王,恐怕李早在上一次的失敗之後就已經遭到定罪,至少是永遠不再有機會起來。其他立下汗馬功勞的將軍,如王翦、蒙恬等人,不但生前享有殊榮,他們的子孫在往後也都繼續領兵,受嬴政的重用,絕對沒有如劉邦、或朱元璋那樣狡兔死走狗烹。

秦朝太快滅亡,所以連好好洗白的機會都沒有,讓我們對秦始皇的討論忽略了他寬大為懷,善待功臣以及他們後人的這一頁。

簡評江澤民 | Friedrich Wang

江澤民所代表的是六四天安門事件之後中國大陸試圖重新改換自己的形象,再度與主流世界接軌的一種努力。他在民國時期受過高等教育,所以本身英文基礎很好,心理上也不排斥西方文明。

他主政時期一直延續到胡錦濤在任,基本上是中國大陸言論與思想相對開放自由的時代。在他的努力之下,中國大陸的國際形象有了很大的改善,與美國的關係也基本良好。他對台灣問題其實著墨不多,如果不是1995-96年的飛彈危機,他甚至於很少提到台灣,至今已經證實他熱衷派遣密使與台灣方面接觸,希望能夠找到兩岸問題的解決之道。他延續了鄧小平的務實主義,並且將改革開放的政策持續在大陸推動,奠定了以下兩代人富裕的基礎。

2006年之前,Google在中國大陸還是暢通的,現在的我們大概已經很難想像了吧?他的三個代表思想、西部大開發,都深刻影響到中國大陸後來很長一段時間的發展。所謂的一帶一路,其實是西部大開發思想的一種擴大與延續。三個代表,擴大了中國共產黨的社會參與面,這樣這個世界上最大的政黨才能從無產階級專政走向包容改革開放後所產生的中產階級,讓後者有進入到領導階層的可能。

這一位公開祝福大家聖誕節、感恩節快樂,喜歡莫札特,三不五時就秀一段英文的中國領導人,就這樣走了。他任內收回了香港,穩定了中國大陸的發展局勢,度過了九八年亞洲金融風暴。總的來說表現尚可,如果說有什麼遺憾,就是後面的接班梯隊的安排顯得紊亂,以及沒有能夠推動政治上的改革(逐漸導致廣泛的貪腐)。這些都造成他所奠定的基礎在今天有點搖搖欲墜。但,這不完全是他的問題,這是現在中國政治文化下的必然結果。

我們不必對一個政治人物有太多的要求,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局限,以及難以突破的時代框架。

歷史是無法竄改的 | 藍清水

民進黨為了搞台獨,想方設法「去中國化」。從改課綱著手,把中國史放到東亞史;把清朝統治臺灣兩百多年的歷史縮減到與日本五十年殖民史同樣的篇幅;把劉銘傳在台灣施行的現代化成績抹掉,統通歸功於日本。

殊不知中國第一個有路燈的城市就是劉銘傳治理下的台北府,福州到台北的海底電纜是劉銘傳時代鋪的;自來水的鋪設,中國第一個女性學堂,都是劉銘傳在台北設的,基隆到新竹的鐵路是劉銘傳時代完成的,…。劉銘傳才是台灣現代化之父。

民進黨政府透過大量修復日據時期建築物,甚至把桃園忠烈祠搞得像日本神社,希望把清朝,把中國在國民的腦袋裡消滅掉;前幾年我的老師陳其南教授當故宮博物院院長時,又要把故宮博物院改成東亞博物館,最近故宮南院正在展出明朝嘉靖朝的瓷器展,竟然為了去中國化而叫做「一個道教皇帝對瓷器製作的影響」展。真不知還要變出甚麼花樣來?

國民黨專政時期,也曾大量掩飾真實歷史,譬如,「四六師大事件」、「山東流亡學生案」、「二二八事件」、「清鄉運動」等,對臺灣本省、外省菁英的迫害。問題是,真實的歷史能掩蓋得了嗎?一旦,歷史事實都被一一揭露後,民怨反而更大、仇恨更深。這大概是國民黨始料所未及的吧!難道民進黨不想引以為鑑嗎?

我甚為推崇中壢區的無黨籍市議員候選人毛嘉慶所說的:「政治脫離民生就是騙術」。真是一針見血。奉勸執政黨把精力放在民生問題上,讓老百姓過上安和樂利的生活,別那麼辛苦搞民粹、搞意識形態啦!

林肯說:「你可以欺騙多數人於暫時,你可以欺騙少數人於永久,但你不能欺騙多數人於永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