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以釣魚島離間中日 | 郭譽申

最近大陸開通了中國釣魚島數字博物館網站,讓有關釣魚台的歷史和各種資訊都隨手可得。我瀏覽網站之餘,不禁感嘆微小的釣魚台竟成為中、日之間難解的死結。何至於此呢?

釣魚島(亦稱釣魚台、釣魚嶼、釣魚山)列嶼位於台灣與日本沖繩縣(即琉球)之間。二次大戰後,占領日本的美國擅自將釣魚島列嶼納入其「託管」範圍,並在1970年代,將釣魚島的「施政權」「歸還」日本。中國大陸不接受,近年於是經常派遣軍艦、軍機到釣魚島列嶼附近巡弋,以宣示主權,造成當地的長期緊張及中、日關係不睦。

早在十四、十五世紀,中國就已經發現並命名了釣魚島,這可見於成書在1403年(明永樂元年)的《順風相送》。明朝為了防禦東南沿海的倭寇,將釣魚島列入防區。1561年(明嘉靖四十年),駐防東南沿海的最高將領胡宗憲主持編纂了《籌海圖編》,明確將釣魚島等島嶼編入「沿海山沙圖」,納入明朝的海防範圍內。1605年(明萬曆三十三年)徐必達等人繪製的《乾坤一統海防全圖》及1621年(明天啟元年)茅元儀繪製的中國海防圖《武備志·海防二·福建沿海山沙圖》,也將釣魚島等島嶼劃入中國海疆之內。到了清朝,1767年(清乾隆三十二年)繪製的《坤輿全圖》、1863年(清同治二年)刊行的《皇朝中外一統輿圖》等,都將釣魚島列入中國版圖。這些都是釣魚島主權屬於中國的歷史依據。

日本在明治維新以後加快對外侵略擴張。1879年,日本吞併琉球並改稱沖繩縣。此後不久,日本便密謀佔據釣魚島。日本政府聲稱,1884年左右發現釣魚島,並認定該島為「無人島」,隨即對釣魚島開展秘密調查,並在島上樹立國標。甲午戰爭爆發後,日本趁戰爭之機將釣魚島「編入」沖繩縣。

上述的歷史證據明確顯示,釣魚島列嶼在明、清時都是中國領土,日本趁清末衰弱時秘密竊取了釣魚島。二次大戰後,美國為何先將釣魚島列嶼納入其「託管」範圍,後將釣魚島的「施政權」「歸還」日本?

美國刻意迴避主權問題,而只提「施政權」,顯示美國瞭解,釣魚島的主權應屬於中國而非日本。當時中國是戰勝國盟友,而日本是侵略者及戰敗國,美國若將釣魚島列嶼歸還中國,「無條件投降」的日本不可能有異議;無條件投降表示,日本願意接受勝方對敗方日本的事務進行任何處理。美國為何背棄戰勝國盟友的中國,反而完全袒護侵略者日本?

唯一合理的解釋是美國以釣魚島列嶼離間中、日。美國將釣魚島「歸還」日本,使日本人認為釣魚島是日本領土,但釣魚島實是中國固有領土,因此造成中、日間的領土爭議,使中、日無法和睦相處,甚至可能衝突、戰爭。中、日鷸蚌相爭,美國自能漁翁得利。美國真是毒辣啊!

民國建立有迫害滿州人嗎? | Friedrich Wang

本來以為這已經是常識不需要再講,可是就是很多人不知道或者是根本在胡扯,結果讓一大堆有腦洞的人相信,跟著一起亢奮。辛亥革命發生之後,在幾個大城市都發生了所謂的對滿州人的殺害與搶劫。這個事件是有計劃的種族屠殺,甚至於可以拿出來與納粹屠殺猶太人相提並論嗎?

納粹屠殺猶太人是有一套種族優越的理論在後面支持,並且是有計劃、有步驟、分多年、多階段逐步推行。最終目標是要把血液中有猶太基因的歐洲人全部消滅。這種才能算得上所謂的「種族清洗」。因為是有精密的計劃與步驟,是為了建造一個所謂的新世界而進行的屠殺!

而辛亥年所發生的對滿人侵害活動,基本上只能說是改朝換代的時候所發生的動盪,與中國歷史上其他時期相同狀況比較起來,可說大同小異。最明顯的一個例子就是,納粹政府將猶太人做人的最基本權力都加以剝奪,也就是給予了一個合法殺害的理由。而辛亥革命結束之後,孫中山首先就在南京臨時政府就任時,公開呼籲千萬不要對滿州人進行報復,因為未來的共和國根據《臨時約法》將是「五族共和」,人人平等,不分種族、階級、黨派、膚色、人種。

但很不幸地,還是在幾座滿人所聚集的大城市,如南京、杭州、武漢、甚至於北京,發生了類似的狀況,使不少滿州人的生命財產受到了很大的侵害。但等到袁世凱就任之後,北京北洋政府正式成立,各地開始初步恢復秩序,軍警就一律給予保護。袁世凱自認為是從滿清政府手上合法接下政權而且與滿清王室又簽訂了「優待條款」,所以對於這種侵害會給予絕對的制裁,不可能放任繼續下去。後來在北洋政府當中擔任職務的滿州人其實也不少,這也證明了中華民國的確是五族共和,難道有跟納粹一樣把滿人的基本公民權利都剝奪了嗎?

等到南京國民政府之後情況依舊如此。1948年中華民國制憲國民大會,滿人也選出了自己的代表參與了這部憲法的制定,對他們也沒有任何的歧視。儘管,這個時候的滿人跟漢人已經沒有什麼分別了,滿人在國民黨裡面當上黨政大員的也大有其人。

這當然是一場歷史的不幸。但是請翻翻史料,蒙古人滅了西夏,西夏人幾乎被殺光,滅了金國情況也差不多。當年同盟會使用「驅逐韃虜」這樣的口號也產生了這樣的副作用,這是很壞的,但是跟上述的情況相比,持續的時間與程度還是不可相提並論。

另外請比較一個事實:1932年偽滿洲國成立,除了溥儀以及少數的滿州貴族之外,包括他的父親載灃,幾個親叔叔,以及絕大多數愛新覺羅家族的成員都留在北京,很少有人到東北去加入所謂的滿州人的國家,請問這是為什麼?這固然是因為他們不信任日本人,但是真正的原因是他們在北京沒有受到什麼樣的迫害,做一個民國的國民沒有什麼不好,日子都過得下去,實在沒有什麼讓他們待不下去的理由。如果在關內活不下去,這些人還不趕快跑嗎?

所以,用這個改朝換代的動盪所造成的瑕疵,來污損辛亥革命建立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的偉業,這是顯得非常沒有知識而已,就麻煩這些反中媒體不要再繼續漏出自己的下限了。

武昌起義

遊訪民族英雄文天祥、徐錫麟 | 鄭可漢

瀟然一劍天涯路,鵬飛萬里,走遍中國。有幸遊訪民族英雄文天祥、徐錫麟和岳飛的岳王廟:

辛苦遭逢起一經,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裡嘆零丁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過零丁洋》是南宋詩人和民族英雄文天祥所作的一首七言律詩。南宋末年,文天祥在抵抗元朝軍隊失敗後被俘,在廣東零丁洋(今「伶仃洋」)元朝軍艦上作了這首詩,用以表明忠於宋朝、不願投降的心志。詩中「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一句,乃千古絕唱。

《過零丁洋》裡有「辛苦遭逢起一經」,徐錫麟的「一經堂」即取自此。徐錫麟(1873—1907),字伯蓀,别號光漢子,紹興山陰東浦人。父鳳鳴,字梅生。徐錫麟自幼好學,勇於探索,喜研數學、天文。光緒十九年(1893)考取山陰縣學附生(秀才)。二十七年受聘紹興府學堂,任經學兼算學教習。兩年後升任副監督,在府學堂執教4年,先後任經學兼算學、測繪、體操等課。熱心革命,結交革命黨人,曾加入光復會,1907年發動起義,壯烈犧牲。

1907年,徐錫麟和秋瑾等籌劃安徽、浙江兩省同時起義。1907年7月 6日上午,徐錫麟與陳伯平、馬宗漢等借安徽巡警學堂舉行畢業典禮之機,發動起義。開鎗擊倒安徽巡撫恩銘,率領學生占領軍械所,與前來包圍的清軍激戰4小時,終因寡不敵眾而被俘,當晚在安慶巡撫院門前就義。

俺在參訪安慶時和鄉親聊天,他們說蔣經國的家人也來過!

青山有幸埋忠骨 白鐵無辜鑄佞臣!

中國從來不缺漢奸!下面一幅跪地像,大家都知道是誰吧?杭州岳王廟裡跪的秦檜是也。

國共的恩怨情仇 | 姚雲龍

我多年來閱讀許多與國共恩怨情仇有關的資料,有公的、也有野史。

1924年國父實施「聯俄容共」政策,因為他需要俄國幫忙辦理軍校。他先派蔣介石去俄國考察,蔣回來後,向國父報告,蘇俄要利用中共赤化中國。國父要蔣在俄國協助下把黃埔軍校辦好;軍校一至五期辦得很成功,為國民革命軍培養不少幹部,也為中共紅軍培養不少軍事幹部,所以黃埔一家、國共同源。

1926北伐開始,進展神速,中共利用北伐沿途建立不少農會、工會,搞打土豪、分田地的玩意,搞得很激烈,許多國軍的家屬都被鬥爭,本來蔣介石對中共就心存芥蒂,所以到了武漢,汪精衞主張「容共」,在南京的蔣介石卻主張「清共」,所謂「寧漢分裂」就是如此。

蔣介石在上海聯合大流氓黃金榮、杜月笙搗工會、抓共黨,蔣清共很不手軟。武漢的汪精衞也從往來文件中發現鮑羅廷的陰謀奪權,也開始和平清共,國共第一次合作從此罷休。中共在國軍強大壓力下逃進湘贛邊區井崗山,建立中國第一個蘇維埃政權,經國軍五次圍剿,又逃到陝北延安。毛澤東知道要想存活,只有鼓吹抗日,他與張學良、楊虎城合演西安事變,迫使蔣介石停止剿共,一致抗日。

在八年抗戰中,蔣介石還是不放心中共,他把八路軍、新四軍的戰區限制在長江以北地區,又派他的忠實大將胡宗南率大軍常駐西安,監視延安的一舉一動。據說,毛澤東很喜歡看西遊記,他最欣賞孫猴兒變成細小的微生物,進入敵人的肚皮去飛舞金箍棒,毛澤東稱讚這個戰術叫「到敵人肚子裡去鬧革命」,所以他在國府地區和國軍中佈置了許多共諜,尤其在蔣介石身邊,佈下了長期埋伏,在國共第二期衝突中,發揮了極大作用,國軍終於失去了大陸。

中國共產黨很重宣傳,尤其主張抗拒權威,很合年輕人的口味。國學大師牟宗三說:「三十歲以前不相信社會主義,是沒出息;四十歲後,你還相信就是沒見識。」羅素也說同樣的話:「一個人30歲前不相信社會主義,是沒良心;30歲後還相信,就是沒頭腦。」齊邦媛的爸爸齊世英也說過同樣的話:「人在30歲前不相信共產黨,是沒熱情;30歲後仍相信,是缺乏理性。」你看,共產黨就是這麼有魔力,尤其對年輕人。

除此之外,共產黨的組織力、動員力更是世界一流;淮海戰役,參戰的人民解放軍有五十萬,但動員民眾支援作戰的就有六十萬,國民黨就沒這分能力。

中共自1949年建國以來,一直與蘇共保持兄弟般關係,視蘇聯為「老大哥」,但好景不常,到1963年中蘇關係開始惡化,然後到1969年珍寶島事件,兩國就兵戎相見全面爆裂了。

蔣介石過去一直認為中共是俄共侵略中國的爪牙,這時在台灣的蔣開始驚醒,原來中共不是漢奸,於是不敢再叫「消滅朱毛漢奸」了,改口叫「消滅萬惡共匪」。而且自蔣經國執政開始,已經不太叫「反攻大陸」了,全力建設台灣,希望以台灣的建設成果,喚起大陸人民的向心力。我相信,蔣氏父子如果還在世,看到今日大陸的進步,他父子一定會同意兩岸要坐下來談統一了。

孔子曰:「成事不說,遂事不諫,既往不究。」顯然孔子的話有問題,如果對任何事都「既往不究」,怎麼會進步呢?恩格斯說:「無論從那一方面學習,都不如從自己所犯的錯誤的後果中學習來得快。」我希望共產黨員應該先讀一讀胡顯中所著《文革,中國現代史上的一大怪胎》。

我對中國共產黨的過去雖有許多不滿,但我不能用過去來否定他今日的成就。兩岸尚未統一,中國共產黨加油!

滿清攻取台灣簡史 | Friedrich Wang

當年滿清政府想要消滅台灣的明鄭政權,實際上是一個漫長的準備過程,而且中間也曾經希望用和平統一的方式來達到目的。

原因無他,因為渡海作戰沒有把握,而且區區一個台灣島在大清朝的眼中,也不過就是彈丸之地罷了。所以當時有許多朝廷裡的滿漢大臣都不主張對台灣進行武力冒險,甚至還有不少人認為乾脆提供荷蘭人糧食以及武器,就讓荷蘭紅毛去對付鄭家,還可以收到以夷制夷的效果。

康熙的確一度考慮真的讓台灣依照所謂的朝鮮、越南之例,不剃頭、不登岸、不駐軍,這樣的方式來進行所謂的妥協,其實也就是承認鄭家在台灣的永久統治,讓其成為大清的屬國。…..但是中間有幾個人非常重要,包括後來擔任閩浙總督,負責統籌全局的姚啟聖。這些人反覆在朝廷中,與主張放棄台灣的主和派不斷唇槍舌戰。

而鄭經參加了三藩之亂,在大陸各地轉戰了八年,直接威脅大清的安全,也讓康熙皇帝理解到台灣終究必須要徹底解決,否則未來後患無窮。在鄭經死後,因為西征失敗而使得能戰的精兵良將大量損傷,台灣內部也隨之陷入了血腥的鬥爭以及內亂,軍事實力大不如前,人心渙散。對清朝來講,時機已經成熟了,必須要抓住。

沒錯,其實關鍵就是康熙皇帝。他的意志以及對問題的整體認識,並且在最後下了決心放手讓主戰派可以好好做事,並且給予充分的支援。最後終於由台灣的降將施琅率領大清水師在澎湖海戰取得決定性勝利,一舉就終結了鄭家三代在台灣20多年的經營,而滿清212年的統治台灣也宣告開始。

我們縱觀歷史,這一場漫長的大陸與台灣的軍事政治鬥爭,滿清政府能夠獲得最後的勝利除了本身的實力之外,用對人是另外一個關鍵。統治階層有了正確的認識與決心,再加上用對了將才,抓住了台灣內部發生連連的動盪不安的機會,才能夠一舉得勝。

決心、人才、準備、時機。這四個要素包含了天時、地利、人和於其中。不知道這些歷史教訓對現在的人有多少啟發?

蘇聯、美國對中華民國的翻臉簡史 | Friedrich Wang

國民政府跟蘇聯從1927年以來就是不共戴天的仇敵(參見四一二事件中國國民黨「清黨」),1929年為了中國東北還曾激烈交戰(參見中東路事件)。結果在1937年的七、八月突然間變成準盟友關係,往後兩年多的時間,蘇聯提供了中國20個步兵師的裝備,數百門的火炮、八十多輛的坦克,以及300多架的各型飛機與大量的備用零件、彈藥,又派遣軍事顧問團到各個戰場指導中國軍隊作戰。

為什麼會這樣?很簡單,因為有了共同的敵人,也就是不斷擴張的日本帝國。所以過去的恩怨可以先放下,先要面對生存危機。國民黨政府能拖住日本越久對蘇聯就越有利。再說白一點,國民政府提前對日抗戰,一定程度上可説是打了一場替代戰爭。

過去台灣要跟美國買好一點的武器非常困難,美國總是會用各種理由塘塞。說白了就是美國顧忌與中共之間的關係,台灣那個時候沒有利用價值,或者說價值很低。但是現在會主動把這麼多東西塞到你手上,甚至還可能主動幫你推入國際組織,就跟當年蘇聯會突然間大力支持國民政府的道理是一樣的。

日本當年吞併了整個中國東北以及部分的內蒙古,還伸手到華北,這些都讓蘇聯感到很大的威脅。同樣中國大陸今天發展一帶一路,組織上海合作組織,在印度洋以及非洲不斷擴展勢力爭取資源,同樣讓美國感受到芒刺在背。當年蘇聯不能允許日本繼續擴張,就像今天美國也沒有辦法繼續對中國的壯大假裝看不見。

但是我們不要忘記了蘇聯支持國民黨政府去跟日本打仗完全是為了自己,並不是對中國的抗戰多麼友善,同一時間他也繼續支持中國共產黨,並且與延安保持著密切聯繫。等到戰爭一結束,他佔領了滿州,立刻就把大批的武器裝備以及廣大的中國東北腹地完全交給了中國共產黨,並且阻止國民政府在東北接收,這也對後來的局勢產生了重大影響。

該翻臉的時候,列強從來不會有一刻的遲疑。

當年冷戰時期在台灣的國民政府同樣是美國的東亞盟友,越戰時期重要的補給基地。去看看季辛吉的回憶錄就知道,美國很清楚國民政府對自己的忠誠,可是這個時候整個戰略考量改變,所以台灣已經沒有太大的利用價值了,美國只會考慮自己的地緣戰略上的利益,故毫不猶豫地就背棄了當時的中華民國,與中共發展關係,不久之後建交。

現在台灣對於圍堵中國大陸好像又有了戰略價值,所以美國人又把台灣向前推擠,變成其對付中國大陸的前進基地。這個思維跟上面兩個例子是完全一樣的,沒有一點點差別。或者說有那麼一點差別,那就是台灣比起任何時候都要脆弱,在經濟上更依賴中國大陸,如果兩岸一旦發生巨變,那台灣的受傷會比過去冷戰時期更嚴重。

所以,台灣這一次賭上的是23,000,000人的生命財產與未來的幸福。歷史的經驗與教訓寫得清清楚楚,可是人類從來不學,或者假裝看不見。而我們,也只能看著這些戲碼不斷地重複。

科爾沁沙地的歷史和舊貌換新顏 | 鄭可漢

科爾沁沙地,位於內蒙古東部、西遼河中下游,貫穿內蒙古、吉林和遼寧省,面積大約5萬平方公里,赤峰市和通遼市是區域內的主要城市。

科爾沁沙地古代曾經是水草豐茂的科爾沁大草原,是一個傳統的畜牧區,河川眾多、牛羊肥壯。但到了19世紀後期,因濫墾沙質草地,砍伐森林,超載放牧,逐漸變成茫茫沙地。

距今五六千年,科爾沁大草原就孕育了新石器時代的紅山文化(遺址最先發現於赤峰東北部的紅山而得名),是比黃河、長江流域等古文化更領先一步的文明曙光。後來,東胡、烏桓、鮮卑、柔然、敕勒、突厥、契丹、女真等都曾活躍在科爾沁草原上,並由此內遷或入主中原,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燦爛的文明和歷史。

為保護華北、西北和東北這些易受沙塵暴影響的地區,中國大陸1978年啟動「三北防護林工程」,目標是到2050年在北方種植3500萬公頃的新樹—相當於德國的面積。此後40年,植樹成為最受中國民間和公共部門青睞的氣候變化解決方案之一。「我們很小時就被告知植樹的重要性」,阿拉善SEE生態協會和基金會的項目負責人如是說。

澳大利亞媒體:40年,中國竟然種了10億棵樹。中國的40年10億棵樹項目是給全世界上的一堂課。在中國,鮮有環保工程像「綠色長城」這樣火熱開展。3月12日是中國植樹節。每年春季,政府官員、教師、學生和企業員工都參加集體植樹活動。官媒讚頌林業工人,明星紛紛擔任「植樹大使」。

從黃沙漫漫到綠浪滔滔,從沙海裡的堅守到家門口的致富,科爾沁沙地發生了什麼樣翻天覆地的變化?這裡的人們迎來怎樣的生活變遷?以下的圖片光影記錄了科爾沁沙地的舊貌換新顏:

2013年7月,科爾沁沙地的大片土地沙化嚴重,目之所至唯有漫漫風沙,一樹難求,當地人說,「連喜鵲也找不到地方做窩」。

2016年4月,養護人員在為栽下的樹苗澆水,良好的後期管護是提高存活率的重要保障。

2017年5月,肆虐的沙塵暴來襲,暫態風力達到8級,黃沙漫天,擋不住治沙人前行的腳步。

2018年10月,正值國慶節假日,風沙平息、綠樹成行的寬闊路面吸引了當地的騎行愛好者們,成為他們感悟自然之美、感受家鄉變遷的勝地。

2020年8月,通過無人機航拍,呈現道路暢通、綠樹成蔭的治理區。

日本的暗室明燈幾乎全來自中國 | 鄭可漢

徐福開啟日本歷史

秦始皇派徐福率領童男童女數千人入海求仙,日本人認為徐福在日本的紀州熊野的新宮(今和歌山縣新宮市)登陸,目前當地還有徐福墓和徐福神社,每年11月28日是祭祀徐福的日子。在日本徐福的傳說中,日本人認為徐福帶來了童男童女、百工、榖種、農具、藥物及捕鯨技術和醫術,對日本發展起了重要作用,因此尊徐福為「司農耕神」和「司藥神」。和歌山有一熊野速玉大社與徐福有關。佐賀也有一座金立神社以他為主神。日本徐福公園內的徐福像。日本皇室稱徐福為其第一代天皇。

漢倭奴國王印

漢倭奴國王金印。等級:國寶。價值:日本朝貢史上的最珍貴實物。年代:東漢建武中元二年(西元57年)。質地:黃金。流入日本時間:古代(東漢)。收藏地:福岡市博物館。

鑒真東渡

天寶十二年(公元753年),日本第十次遣唐使籐原清河歸國前,特來揚州拜訪鑑真,鑑真決意乘遣唐使船渡日。為了避開官府及僧人的阻攔,鑑真及其弟子於十月十七日夜秘密乘船離開揚州,普照從鄭山阿育王寺趕來,大家會合後,一行二十四人搭上了遣唐使船,於十一月十五日夜啟錨。這樣,鑑真一行又踏上了第六次東渡的征途,次年(公元754年)二月到達當時日本的首都奈良,那時鑑真已經是六十六歲失明的老人。

鑑真抵日後,講律授戒,許多日本僧人得以完成正規的受戒儀式。從此佛教的佛法在日本才算具備了完整的傳承。鑒真和尚真像,日本最早的肖像雕刻,位於奈良唐招提寺(日本國寶)。

山東赤山法華院與京都赤山禪院

赤山法華院位於山東省榮成市石島鎮北部的赤山南麓,始建於唐代,是唐代膠東規模最大的佛教寺院之一,後毀於唐會昌年間。據史書記載,赤山法華院為唐代新羅人(今韓國)張保皋所建。

唐憲宗二年(807年),張保皋應徵入唐,因武藝超群,作戰勇敢,被提升為武寧(今徐州)軍中小將,深受大唐將士的愛戴。當時石島灣一些村莊裡有很多新羅人居住著,他們幾乎人人信仰佛教。為了讓家鄉的人能有精神依託,也為了「光宗耀祖」行善事,張保皋於唐穆宗三年(823年)徵得唐政府的同意,在赤山浦(今石島灣)建立禪院。因為此山周圍山石皆為紅色,相傳有赤山神保佑當地眾生,又因建院時請來誦經的首批僧人屬天台宗派,讀誦《法華經》,故此院取名為「赤山法華院」。

唐開成四年(839年)六月,日本的國僧圓仁法師一行入唐求法,於危難中曾先後三次客居赤山法華院達二年零九個月。在當地官吏及僧侶的關懷支持下,他得以瞭解當時唐朝的政治、文化、經濟、宗教等方面的許多知識,入唐求法得以成功。歸國後,圓仁法師念念不忘此次來中國的巨大收穫,編著了《入唐求法巡禮行記》一書,書中對赤山法華院作了詳細的描寫(該書被譽為東方三大旅記之一),使赤山法華院名揚海內外。同時,為了感謝赤山人民的深情厚意,圓仁法師責其弟子在日本京都小野山以赤山為名修建了至今猶存的「赤山禪院」。

從篡位看中西歷史和政治大不同 | 郭譽申

東羅馬帝國,又稱為拜占庭帝國,立國約千年,長壽得令人懷疑。細看東羅馬的年表,我才恍然大悟。帝國被區分為十幾個王朝,各個王朝屬於不同家族,但都保留東羅馬的國號,東羅馬因此長壽。其實每個王朝平均僅有幾十年,然後被下個王朝篡奪了皇位。

古代歐洲多數時候是小國林立,偶而形成大國,像東羅馬,就常發生將領篡奪皇位,不過將領篡位多半不更改國號。對比之下,中國的朝代都是同一家族,篡位在中國歷史上比較少,一般都要改國號,即所謂的改朝換代,並且篡位多出現在中國分裂的亂世。

篡位指原來沒資格當皇帝的權臣把皇帝趕下皇位,而自己當上皇帝。篡位在中國歷史上遠比歐洲少,一個主要原因是中國自古有極嚴明的君臣倫理關係;歐洲當然也有君臣倫理關係,但是不如中國嚴明。中國自周朝就有宗法制度,明訂了家族內的倫理關係,儒家又把君臣關係視為五倫之首,這些觀念深入人心,就形成了極嚴明的君臣倫理關係和皇位繼承制度。老百姓因此把篡奪皇位的權臣視為亂臣賊子,權臣自然不敢輕舉妄動,而就算妄動了,也容易失敗。若權臣篡位終於成功,就必須改朝換代,重立宗廟,以表示自己是重新得到天命的天子。

中國古代比歐洲少權臣篡位的另一主要原因在於,中國早在戰國和秦漢時代就削減封建貴族制度,而實施文官治理郡縣的制度 (後來加上科舉選拔文官),並且把軍權和財政權盡量分離。中國的大臣所掌握的權力有限,因此不容易發生權臣篡奪皇位或脫離中央而割據地方。對比之下,歐洲長期實行封建貴族制度,軍事將領時常既有軍權又是貴族,於是有封地的財政權,又能夠家族繼承,將領掌握太大權力,自然容易造成他們篡奪皇位或割據地方。

中國自古少篡位、少軍人割據,又實施文官治國,中國因此較能維持統一的龐大國家,而歐洲多篡位、多封建貴族,因此形成多國林立。古代的國家自我防衛非常重要,小國幾乎必須全民皆兵,兵農合一;而大國則只需要部份人民服兵役即可。換言之,小國的防衛成本一般比大國高得多。龐大的中國能節省防衛成本,因此多數時候比多國林立的歐洲發展得較好,人民的生活相對較富足。(後來的工業革命讓歐洲大躍進是例外狀況) 中國曾多次被異族侵略和統治,但中國文明不曾中斷,因為中國龐大、人口眾多,異族反而被消融於中國之中。

現代政治學很推崇古希臘城邦的政治制度及柏拉圖、亞理士多德對政治學的貢獻。部份希臘城邦曾實施民主制度(雖跟現代民主有頗大差異),及希臘哲人研究包括民主在內的各種政治制度,是很先進。然而希臘人,包括希臘哲人,太滿意於小國寡民的城邦,而完全忽略了大國的治理問題及諸希臘城邦如何能融合成一大國。希臘城邦因此終於全部滅亡,而希臘文明幾乎長期中斷。

對比之下,中國對大國治理發明了郡縣制、文官治理、軍權和財政權分離、科舉選拔文官等制度,使中國大一統,中國文明長期持續,因此中國古代的大國政治學絕不遜於歐洲的城邦政治學。現在中國大陸的國家治理優於大部份國家,看來也得益於中國古代先進的大國政治學傳統。

談談楊渡的《八二三炮戰》| 盛嘉麟

楊渡的原文過長,我作了簡略版在末尾。楊渡回顧八二三炮戰提出三項觀點值得討論:

1)楊渡說:蔣介石拒絕從金馬撤軍,因為一旦放棄金門、馬祖,台灣、澎湖的安全防衛就全部聽命於美國,整個台灣真的成為美國的一個軍事基地,他連置喙的餘地都沒有。

為什麽從金馬撤軍後,台灣澎湖的安全防衛全部聽命於美國?缺乏合理的邏輯,即使金馬不撤軍,台灣澎湖的安全防衛仍然全部聽命於美國。和金馬撤不撤軍沒有關聯。

蔣介石1950年撤軍海南島、撤退舟山群島,都是在無法抵擋解放軍的攻擊壓力下無可奈何的撤退。1955年撤軍大陳島時,解放軍已經取得了大陳島區域的制空權,不時的轟炸大陳島,解放軍攻佔大陳島只是時間的問題,蔣介石在無可奈何下接受了在美軍的海空掩護下,全面撤退大陳島。

如果還有一絲能力,蔣介石不會對毛澤東放棄任何一片土地,譬如1955年蔣介石不願放棄一江山小島,被解放軍海空兩棲作戰,全殲守軍王生明的部隊,直接攻佔全島。但是金門、馬祖距離台灣較近,蔣介石認為國軍有能力堅守,就絕對不會放棄。蔣介石的攻防撤守只是情緒反應和敵軍輾壓的結果,並無高級戰略的考量。

2)楊渡說:杜勒斯曾詢問蔣介石要不要對大陸使用原子彈,蔣介石認為對同胞的殺傷力太大,加以拒絕。

以當時八二三炮戰膠著,兩岸中國人廝殺的態勢,對美國有利,1958年美軍號稱將台灣的鬥牛士飛彈裝上核子彈頭,只為了美國的核子嚇阻,美國人沒有使用原子彈終止兩岸中國人廝殺的動機。何況動不動用原子彈只是美國的戰略考量,以及徵求蘇聯的意見,沒有徵求蔣介石同意的必要。

1964年中國的原子彈在新疆試爆成功,蔣氏父子得到消息,在日月潭涵碧樓相對飲泣,只有大陸我們回不去了的嘆息,沒有一絲民族崛起的驕傲。1967年中國的第一顆氫彈成功的空中引爆,蔣氏父子遂於1970年代在台灣開始暗中聯合以色列及南非,發展原子彈,1971年台灣宣佈退出國際原子能委員會,以便發展原子彈不受國際機構的束縛。中國的研發核子武器有正大的國防目的,不是對付台灣。而蔣氏父子的積極的發展原子彈,唯一的目的當然是對付中國大陸。所以我不相信蔣介石認為對同胞的殺傷力太大,拒絕美國對大陸使用核子武器。而且據說宋美齡也曾經鼓動美國對大陸實施核武攻擊,摧毀中國的核武研發基地。

3)楊渡說:毛澤東沒有攻下金門,留下日後的一條活路,成為打開歷史新頁的伏筆。

根據我的資料,毛澤東攻下金門已經是既定的計劃,以當時國共內戰的心態,當然是拿下一城算一城,對蔣介石步步進逼,談不上什麽留下日後的活路伏筆。後來情報得知美國逼蔣介石放棄金門、馬祖,毛澤東召集參謀將領研究其中原因,無法理解,沒有結果,最後毛澤東決定,敵人不要的東西我們也不要,取消了既定的計劃。

事實證明,1958年八二三炮戰毛澤東取消了攻佔金門馬祖的計劃,台灣保有了金門、馬祖迄今62年,對台灣是重大的戰略錯誤及負擔,一點沒有好處。金門、馬祖的防務成本嚴重拖累了台灣的國力,這兩個島群既沒有鉗制大陸的功能(大陸海岸線的發展港口和金門、馬祖無關),也沒有成為反攻大陸的前哨跳板(台灣根本無力反攻大陸),但是兩個島群過去駐軍十萬,防禦工事,補給維持,耗損了台灣大量的軍事預算及國家力量。當年美國的勸告建議是經過戰略計算的。即使今天,金門、馬祖和大陸的經貿交流政治的關係遠超過與台灣的關係,金門縣長曾經警告台灣,一旦兩岸衝突,金門不但保守中立,而且依附大陸。金門、馬祖是台灣的雞肋。

《八二三炮戰》| 楊渡 (簡略版)

毛澤東決定發動八二三炮戰,竟然是起因於中東黎巴嫩的一場革命。1958年黎巴嫩左翼發動武裝起義,反對親美的執政當局。這本是內戰,不料美國隨即從各地派大批兵力去支援政府軍,英國也出動鎮壓。毛澤東於是決定發動台海的戰事,用遠東戰爭來牽制美軍。

台灣與澎湖與美軍簽有協防條約,但金門、馬祖不在協防範圍內。8月23日下午,毛澤東召集將領,進行最後會議,決定依計劃發動炮擊金門。下午5時30分,金門炮擊開始了,幾萬發炮彈像雨一樣,落向金門。

總計在四小時不到的時間裡,共軍對金門炮擊了五萬七千餘發炮彈。國軍則因通訊炸斷,無法指揮攻擊,只能由部份官兵自行發炮還擊,擊發了三千六百多發,雙方不成比例。金門官兵的傷亡,達到四百多人,金防部空軍副司令官章傑、海軍副司令官趙家驤和另一陸軍副司令官吉星文,三位中將皆中彈身亡,美軍顧問死亡兩人。

國防部長俞大維立即到美軍協防司令部與美國史慕德中將司令商談。金門炮戰已經開打了,是共軍先動手破壞和平,請美國必須援助台灣,否則亞洲和平不保。史慕德在回憶錄中寫到:「此後的六個星期中炮擊極為猛烈,正是蔣介石要使美國捲入直接對抗共黨的軍事行動中。因為是外島遭到攻擊,所以美國只作後勤支援,無直接軍事支援,避免引起另一場國際戰爭」。但蔣介石是希望藉這次事件,引美國參戰。如果美國參戰,戰爭就會演變成美國與中共的戰爭,他便能藉由美軍的強大戰力「反攻大陸」。因此他請俞大維向美國表達,由於金門炮擊嚴重,本島隨時有被攻擊的危險,因此請美國轟炸大陸,才能有效消滅對岸的攻擊火力。

9月7 日,美國軍艦護航的運輸艦隊終於抵達金門海域,美軍艦隊在兩側,台灣運輸艦隊在中間。運輸船艦一到料羅灣,解放軍就開火了。沒想到,此時美國護航的艦隊竟不顧國軍艦隊,調頭就往台灣的方向逃跑了。國軍正在港口下補給,來不及跑,損失了三艘軍艦,損傷數艘。這一場交鋒,讓蔣介石明白了美國至多護航補給,而且只護航到金門外海,國軍自己進入料羅灣,風險自負。

9月30日,美國國務卿杜勒斯表示:「台灣的國軍繼續駐紮在金門、馬祖就是不明智的。」,美國希望蔣介石從金馬撤軍。蔣介石次日就毫不猶豫的回敬道:「我們無法接受從金馬撤軍」,因為一旦放棄金門、馬祖,台灣澎湖的安全防衛就全部聽命於美國,整個台灣真的成為美國的一個軍事基地,他連置喙的餘地都沒有。

在金門炮轟最猛烈之時,蔣介石派人傳話給周恩來說,如果解放軍再不停止炮擊,台灣將不得不聽美國,撤出金門、馬祖,屆時時間一旦拖久了,中國就有分裂之虞。當時蔣介石和毛澤東都已經警覺到金門是兩岸連結的關鍵樞紐。

10月5日,毛澤東宣佈自10月6日起,停止炮擊七天,讓金門軍民補給。一星期後共軍有幾天零星炮擊,10月13日,毛澤東再:「金門砲擊,從本日起,再停兩星期,藉以觀察敵方動態,並使金門軍民同胞得到充分補給,這是民族大義。」

10月21日,杜勒斯訪台,曾詢問蔣介石要不要使用核子彈,去摧毀福建的共軍。此時美國在台灣不僅佈署鬥牛士飛彈,也暗藏了核子彈,而杜勒斯從韓戰以來,一直是支持美國使用核子武器對付大陸的人。蔣介石認為對同胞的殺傷力太大,加以拒絕了。蔣介石在國共激戰中,仍拒絕對中國人民使用核子彈,這一點還是值得肯定的。

10月25日,毛澤東又宣佈了金門的最新政策「單打雙不打」,這確實是一場非常「詭異」的戰爭,誰都看不懂。其實是為了延續內戰關係,聯手起來對付美國,以阻止美國將台灣分裂出去,與中國永久分離的企圖。

金門的炮戰就這樣打打停停,一直到1979年1 月1 日,由當時國防部長徐向前宣佈「由於中華人民共和國與美利堅合眾國建交,自即日起停止對金門炮擊…」,才終於劃下句點。毛澤東沒有攻下金門,留下日後的一條活路,成為打開歷史新頁的伏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