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不要有英雄-飛虎隊的代價 | Friedrich Wang

任何英雄的故事都帶著血淚,不是電影中那麼浪漫。

美國陸軍駐華航空隊,包括前身飛虎隊,他們作戰英勇,給予日軍在空中與地面沉重的打擊,對中國戰場有卓越貢獻,每個都是英雄。但是代價對中國來說非常大。

飛虎隊

首先中國分到的美援物資很有限,靠著駝峰那一點可憐的空運。這一點東西除了供給駐印軍、遠征軍訓練以及作戰外,其餘幾乎都給了這些駐華的空中武力。結果,大陸廣大戰場上300多萬的國軍卻只能捉襟見肘,幾乎分不到任何的補給,只能靠著面黃肌瘦的人拿命去拚。

當時中國已經獨立作戰6、7年,國內經濟已經消耗到了極限,接近虛脫狀態。以第九戰區為例,連美國海軍情報處都評估在1944年初,薛岳手上的戰力大概只有1942年的3、4成,因為空額很多,官兵素質下降,體格孱弱。其實,這就是1944年第四次長沙會戰國軍敗北的主因,實在打不下去了。湯恩伯、胡宗南等戰區狀況大致類似,胡宗南在日記中痛心地記載,潼關前線的國軍士兵狀如乞丐,衣服、食物都嚴重不足。這些都是第一線扛下與日軍作戰任務的主力部隊,慘況如此,但是這還不是最慘的。

根據當時中美間的協議,美軍官兵在華的伙食由中方供應,按照美軍的標準。所以,當時美軍官兵一天必須要有一磅牛肉,3顆雞蛋。可是,中國人基本上不常食牛,因為牛隻是用來耕種的,是重要的生產資源,怎可隨意宰殺?但是為了滿足這些需求,也只有勉力為之。怎麼辦,只有強拉耕牛。到了1944年春末,雲南省的農業生產大降,因為大批牛隻都被拉去宰殺。雲南省主席龍雲幾乎用哀求的口氣告訴老蔣,繼續這樣下去雲南將要發生飢荒,老百姓有可能被迫造反,可否高抬貴手,給一條生路,停止強拉耕牛。這些資料,今天看了讓人鼻酸。

但是老蔣又能怎麼辦?只能拜託美方,能否允許用豬、禽類等肉類取代,否則已經快要沒牛可殺。但是美國方面也不高興,認為中國這是不守承諾,我們的飛行員拼命作戰,難道不值中國多犧牲一些?後來激化到最高點,龍雲一氣之下劫奪了美軍的運補車輛,幾乎搞成一場外交風暴。最後在美方願意讓步,少吃牛肉才告緩和。

筆者年歲漸長,慢慢不是很愛看歌頌英雄的作品。因為,這個世界並不浪漫,期待英雄,其實與期待聖誕老人的小孩沒兩樣。如果您想當英雄,那請謙卑,因為您的背後將會有很多人犧牲。

戲說中國 | 魏人偉

敝人對中國的愚見:

1. 中國國土面積世界排第三,但都不是去侵佔別人得來的。

2. 因為中國自己物產豐富可自給自足,與別人打仗都是為了反抗別人的侵略;否則,戰事一起也許會死到自己,划不來囉。

3. 五胡亂華時,中國人就是外族的「兩腳羊」,被屠光/吃光了,只好向南逃,才有了今日江淮以南的開發。

4. 所以,中國人一向有沙丁魚的性格,以數大為美,因為保種為要啊。

5. 外族後來不殺了,歸化了,是因為"文化的吸引力"。真的,因為我們真正尊重人,講究「四海之內皆兄弟也」,讓各族人都能在中國安心/安生,不怕被歧視、被暗算、被追殺。

6. 還有,中國人物產豐富,又特別會吃會玩,剛過了年就有元宵,還變著花樣一大堆節日來吃呀喝呀樂呀,您不這麼消耗不行呀,因為生產太多了咩。

7. 連逛妓院都能夠「賣藝不賣身」,吊足了您奶奶滴胃口,這就叫"智慧"。

8. 塞外蠻族哪見過這世面?因此,家也不回了,跟了你姓啦,那他們的土地不就自動變成中國的囉。

9. 明朝是漢人政權中武力算強的,但始終被瓦喇欺負。清朝入主中原後,馬上就漢化了,中國領土增加3倍(東北+蒙古+新疆+西藏)!這簡直是…嫁女兒還賠上丫鬟+老媽媽嘛。

10. 別再吹了吧!就靠你中國人能"打"下這麻多?還是靠人家送過來,"融合融合"比較省事喔。

以上愚見,莫見笑蛤!
以上亦可恭請俄羅斯參考喔!

刀剛火辣的湖南人,盡是革命家和將軍 | 鄭可漢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劍四顧心茫然。
欲渡黃河冰塞川,將登太行雪滿山。 李白

可嘆啊!俺雖然秉持湘志,已無同道!此地有機緣成大事的湘人已變為醬缸種!

湖南人對政治和軍事等風雲變幻的潮流有著強烈的興趣,民性剛強。楊度在《湖南少年歌》中說:「中國如今是希臘,湖南當做斯巴達;中國將為德意志,湖南當做普魯士。諸君諸君慎如此,莫言事急空流涕。若道中華國果亡,除非湖南人盡死。」《湖南通志》說是「勁悍決烈」,《長沙府志》說是「勁直任氣」,《寧鄉縣誌》說是「人性勁悍」。

湖南人刀剛火辣的性格特徵十分鮮明,湖南人能說會道,語言豐富,向來有「湖南地出金,十里不同音」的說法。中國五嶽之一的南嶽衡山,位於湖南省中部偏東的衡陽市南嶽區。宋代中國四大書院,湖南就獨占其二(長沙岳麓書院、衡陽石鼓書院)。

「中興將相,十九湖湘」、「半部中國近代史由湘人寫就」、「湖南人才半國中」、「無湘不成軍」等的盛況。湖南騾子精神:吃得苦,霸得蠻,捨得死,不服降。

湖南人崇尚武力,好鬥逞勇,拳術興盛。清朝乾隆帝時期,湘黔苗民起義,使得清政府舉七省的兵力才鎮壓住。道光帝時期,瑤族趙金龍起義、藍正樽起義都掀動了整個時局的變化。清朝晚年到新中國,湖南出現一批軍事人才,曾國藩、左宗棠、彭玉麟、胡林翼、黃興、毛澤東、彭德懷、賀龍、羅榮桓、粟裕、黃克誠、陳賡、譚政、肖勁光、許光達、王震等。

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 譚嗣同

八指將軍黃興

遠上寒山石徑斜,
白雲深處有人家。
停車坐愛楓林晚,
霜葉紅於二月花。 杜牧

來嶽麓書院的人都會來此小憩

石鼓書院位於衡陽市石鼓區石鼓山,湖湘文化的重要發祥地。石鼓書院曾鼎盛千年,名噪朝野,在中國書院史、教育史、文化史上享有極高的地位,正所謂「石出蒸湘攻錯玉,鼓響衡岳震南天」。石鼓書院是中國四大書院中創建最早的,並具有確切史志記載的書院。

石鼓書院,與睢陽、白鹿洞、嶽麓三書院並稱為「天下四大書院」。石鼓書院首任山長李寬、後任山長李士真與韓愈、周敦頤、朱熹、張栻、黃榦同祀石鼓七賢祠,並稱石鼓七賢。

湘人左宗棠墨寶

烏克蘭澤倫斯基可比英國邱吉爾? | Friedrich Wang

1940年6月英法軍在西歐大敗,僥倖由敦克爾克撤出部分部隊,但是裝備丟光。

邱吉爾隨即在下議院發表動人的演說,英國將抵抗到底,在空中、在海洋、在陸地、在城鎮、在鄉村,在一切的角落,每個地方抵抗下去,即使英國本土淪陷,那就搬到加拿大建立政府,繼續抵抗。這場演說很動人,激勵了英國人的抵抗意志,被列為經典演說。

所以烏克蘭的這位老司機也模仿這場演說,視訊到全世界,也真的感動了不少在台灣的二百五,確實是一段精彩的演出。雖然老司機的演出很精彩,但是拿他與邱吉爾相比卻是非常荒謬,筆者在電視前看到他的表演都感到可笑。

邱吉爾敢這樣說,是英國即使只靠自己的力量,都還能與納粹德國繼續周旋下去。英國當時有絕對優勢的海軍,與德國勢均力敵的空軍,德國要渡海基本不可能,本土也還能繼續徵兵,海外有廣大的殖民地,加、澳、紐、印,甚至非洲都還能徵調部隊繼續作戰,至少立於不敗之地。況且,美國是隨時有可能參戰的,這一點老邱在回憶錄中早說過心中很有把握。所以,老邱的動人演說,英國嚴峻拒絕德國的多次勸降,是因為國家有實力。英國有實力與德國抗衡,甚至根本看不起暴發戶般的德國。

但是請問,烏克蘭有這樣的實力嗎?這個國家能跟當年的英國相比嗎?表演過後,終究還要面對殘酷的事實。烏克蘭民窮財盡,政府長期貪汙腐敗,因此避免戰爭,爭取一個長期和平,並且讓自己成為東西方之間的緩衝區才是生存之道。結果,烏克蘭長期在烏東違反《明斯克協定》,縱容種族屠殺,不斷用加入北約來刺激如狼似虎的俄羅斯。橫挑強鄰,終於把國家帶到今天這樣毀滅性的境地。

現在美歐都是一副要撒手不管的樣子,歐盟甚至直接要烏克蘭割地求和,拜登多次將戰局的責任推到烏克蘭的身上,現在老司機還能指望這些國家嗎?

拿老司機的烏克蘭來與老邱的英國相比,不但不倫不類,甚至顯出很無知。

駁北大張維迎迷信自由和西方文化的講話 | 譚台明

張維迎:中國人基因有問題嗎?我們沒有任何理由狂妄自大!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大陸的進步是一日千里,不過有些人仍不滿意,還是覺得西方的月亮比較圓、比較亮,北大的著名經濟學家張維迎教授可說是代表人物之一。筆者完全贊同「我們沒有任何理由狂妄自大」,但是對張教授迷信「自由」和西方文化實在無法苟同。

一、(政治社會的)自由,不是「有與無」的問題。是「多與少」的問題。這是最基本的認識,而這位老兄忽略了。

二、在科學方面,過去500年,中國人不是一點貢獻也沒有。但多與少,不是用國家來比,是用文化體系來分。歐美都是一個文化體系,在近代為世界貢獻了科學;但中國這個文化體系,則為世界貢獻了偉大的哲學與不依賴「神」的理性宗教精神。這一點,因近代西方人的自傲與中國人的自卑,被多數人忽略了。

三、中國用40年的時間,走過西方400年的路(略有誇張),與我們用3個月,搞懂牛頓30年的發現,不是一個概念。後者,是純個人思維活動,前者,是社會變化,所以不能類比。社會變化,有一定的適應期,一定的反應規律,不是想縮短就能縮短的。中國能縮短,雖然是有「前例」可循,可以少走彎路的關係,但還是很了不起。其他非西方民族,沒有一個可以縮短的。唯一可以的,就是日本。但日本規模小,且在文化與民族精神上向西方投降了。

四、中國在近二、三百年,科學確實落後。但這因素很多,並非單一的「自由」問題。否則,民國時期,在某些人眼中,不是比現在自由嗎?(報紙、出版,都沒有管制)科學又好在那裡?

五、如果中國現在就如歐美一般自由,知識分子與文化人是開心了,但學痞與文痞更開心。你想到嗎,不夠自由(再強調,自由是「多與少」的問題,不是「有與無」的問題,不要偷換概念)雖然壓制了好人,但也限制了壞人。等你所希望的自由降臨,是好人得利,還是壞人更得利?請看台灣便知。

六、回到現實,中國如果現在就像歐美一樣自由,則必定社會動蕩。所有對中共毛時代的新仇舊恨,全部總爆發。請看一個死了二千人(姑從眾)的228,就可以把台灣撕的四分五裂,則反右、文革死了多少人?爭論起來,中國至少三、五十年不得平靜;再回到左右對立的動蕩時代,不是不可能。

七、更多的自由不是一定不好,而是要看到,在不同的環境下,更多的自由可能更壞。沒有這個「大局」的認識,只知一味要求更多的自由,則是執一廢百,為一時之快而壞國家民族(也就是所有中國人)的百年大計。

八、當外國「先進」力量再不能夠干擾中國社會的發展時,即中國的國力強於歐美時,中國人必定可以享有比現在更多的自由。不必急。

九、如果現在就實行與歐美一樣的社會政治制度,則中國文化就死絕了,頂多就是博物館的標本,如古埃及一般,不可能再在精神價值方面走出一條新路。則世界文化不再多元,走向單極。這對全人類來說,也不是好事。雖然在某些人眼裡,「中國文化」是死不足惜的。但凡有良知血性與對中國文化有真知實感者,是不可能同意的。

十、西方文化,因宗教精神的衰落及科技瓶頸等限制,正走向集體衰落。此時向西方靠攏,是自尋死路。

城隍爺為何轉業 | 丁紹傑

《說文解字》:「城,以盛民也;隍,城池也」,所以城隍就是城池的意思。中國在上古時代,山有山神,水有水神,樹有樹神,城隍就是守護城池的神,古代天子為感謝城隍神守護城池,於每年春秋二季親臨祭拜城隍,那時候城隍是「自然神」,沒有神像也沒有廟宇,只是在土壇上祭祀。

由漢代開始,城隍的祭祀活動不斷提升,更尊封已死功臣為城隍,其中以紀信將軍為代表,當時的紀公廟在鄭州市西北26公里的紀公廟村,從此「城隍」開始人格化,由「自然神」轉為「人格神」。

清朝孫承澤撰《春明夢餘錄》書中有:「蕪湖城隍廟,建於吳赤烏二年(西元二三九年)間」,「蕪湖」在安徽的江南,「赤烏」是三國時代吳王孫權的年號,這是有關「城隍廟」最早的記載,距今已有一千七百多年的歷史,由此可知,在三國時代城隍己成為民間的信仰。

唐代祭祀城隍為求晴祈雨、招福避禍禳災諸事,已出現《祭城隍文》,其中有韓愈、杜牧和李商隱等人的作品。宋代以後,城隍開始更加人格化,將去世後的英雄或名臣奉為城隍,其中忠臣文天祥最為著名,現在的杭州城隍就是文天祥。宋歐陽修所寫的祭城隍文:「雨惟神有靈,可與雨語,吏竭其力,神祐以靈,各供其職,無愧斯民」,顯示了當時官吏們對城隍的敬重和互賴關係。其後的元朝,除在京都建城隍廟外,更封城隍為「佑聖王」。

元朝文宗天歷年間,朝廷更體恤城隍一人主事,難免孤獨寂寞,乃配享夫人,城隍由此得享人間溫情,於是「城隍爺」就有了「城隍娘」,官位在「縣城隍爺」之下的「土地公」於是雨露均霑的有了「土地婆」。

明代崇拜城隍達到極盛,明太祖朱元璋年少遇上大瘟疫,父母雙亡,孤苦無依下只好入寺為僧,後寺中缺食,才在遊方乞食中投入軍隊,他經歷過顛沛流離的艱苦生活,所以即位後對百姓比較厚寬,由於他當過和尚,懂得「輪迴思想」及「神鬼之說」,為了統治這麼大的國家,他大幅改變了城隍廟的功能,藉著「輪迴思想」及「神鬼之說」,教化先民,以安定社會。

明太祖曾親詔劉三吾:「朕設京師城隍,俾統各府州縣之神,以鑒察民之善惡而福禍之,俾幽明舉,不能倖免。」更冊封京都、府、州、縣四級城隍,縣以下不設城隍,由土地公來管理。各級城隍神都有不同爵位和服飾,各地最高官員需定期主祭。

明太祖曾就「治國之道」對大學士宋濂說:「朕立城隍神,使人知畏,人有所畏,則不敢妄為!」,從此城隍爺從城池守護之神,變成掌管凡人一生善惡記錄,並做審判及懲處之神,於是所有的城隍廟都變成陰森肅穆,除了判官巡撫,還有牛頭馬面等勾魂拘魄等鬼神,一如陰間公堂,堂上高懸著「爾來了」匾額,使先民心中生畏,不敢造次。清朝時代,對城隍的崇信更是有增無減,清初,通令各省、府、廳、縣建造城隍廟,並列入國家祀典。

若說古代縣太爺是陽官,管理人間政務,那城隍爺就是陰官,管理陰間政務,為了達到明太祖所言:「朕立城隍神,使人知畏,人有所畏,則不敢妄為!」,所以城隍爺每年都要出巡轄區,美其名是替地方驅除兇神惡煞,其實是帶著一高一矮、一白一黑的七爺八爺,以及手持手銬腳鐐的牛頭馬面,「使人知畏,人有所畏,則不敢妄為!」,輔助縣太爺(陽官)轄區平安。

而今,政治人物每為證明自己的決心或清白,往往會到城隍廟斬雞頭立誓,請城隍爺做見證以取信大眾。由此可見,陰界的城隍廟遠比人間的司法單位更具公信力,民眾對城隍爺的信任度也勝過司法官員。

由上觀之,城隍的職能隨時代變遷,城隍爺從「自然神」變成「人格神」,城隍爺從「無廟」到「有廟」,再由「陽廟」變成「陰廟」。在廣大老百姓的心目中,城隍爺仍然是一位賞罰分明、正直、無私的正義使者,他不但是護國保邦、剪惡除凶,告誡世人不可為非作歹,否則死後也難逃陰間法律的制裁,因此,城隍深得民眾的信仰和敬畏。

無論如何,明太祖朱元璋即位後,在治國方面採「政教合一」,並把「城隍廟」從「陽廟」轉變為「陰廟」,這是歷史事實,也証明了宗教常是政府治理國家的工具。

後記:筆者撰寫的《台灣現代化之父劉銘傳 vs 八田與一》,許多人按讚。今早突然有個想法,想發起及籌建一個以劉銘傳為城隍爺的「台灣城隍廟」。

現在的東西兩火藥庫與上世紀初何其相似 | Friedrich Wang

二十世紀初,東西兩大火藥庫,一個是歐洲的巴爾幹半島。因為民族成分複雜,宗教紛呈,俄、奧、英、法、德、義、土等帝國利益糾葛難分,導致區域戰爭、衝突不斷。終於,1914年爆發了第一次世界大戰,整個歐洲都捲入其中。

大約同時中國東北,也就是所謂的滿洲一樣紛亂,俄、日在其中角力,牽涉到背後列強的利益。1904-05年的日俄戰爭,甚至被西方史家認為改變了歷史發展進程,英、美背後支持日本獲得勝利,一舉動搖沙俄的統治,並且影響到中國的革命。

滿洲的問題沒有因為戰爭的結束而解決,俄國在北滿的勢力依然很大,加上中國近代民族主義的興起,滿清被推翻後遺老的復辟行動,軍閥力量的壯大,這些都讓滿洲持續複雜、緊張,陰謀與動盪不斷。發生在1931年的918事變,就是這種複雜情況的一次總清算,日本不能坐視中國民族主義的興起,讓其在滿洲的30年布局付之一炬。這結果是瓦解了一戰後的國際秩序,發生骨牌效應,終於引發了第二次世界大戰。

所以,兩次的世界大戰其實就是這東西兩枚定時炸彈的輪流爆炸而已。如今,西方的炸彈,種族情勢緊張又面臨兩強角力的烏克蘭終於在北約步步進逼,俄國孤注一擲下引爆。是否繼續擴大,坦白說前途未卜,但很難樂觀。

我們還又該問,那麼東方的炸彈在哪裡?自2018年中美貿易戰以來,兩強關係緊張,美國明確將中國列為假想敵。中、美這4年來幾次對話,基本無用,矛盾還日益增加,美國拉攏盟國包括日、韓、澳甚至印度加入反中行列,圍堵密不透風。最近烏克蘭有事,美國不斷聲稱要中國出面調停,但是北京基本上在這個事情上低調以對,不願意介入太深,因為知道美國實際上不是真心為了實現和平,而是拖中國下水。

美國現在很清楚,要將台灣推向最前緣,與對岸不斷摩擦,成為一個與烏克蘭類似的角色,制衡中國大陸。所以,一方面鼓勵台灣發展攻擊性武器,二方面提升與台灣的軍事合作,並且不斷放話不排除提高與台灣的外交層級,進入國際組織。美國是否真的這樣做,筆者判斷不是沒有機會,但更可能的是類似聲稱支持烏克蘭加入北約一樣的做法,誘使台灣配合美國的政策,甚至做為製造顏色革命的基地,但實際上卻不給真正的名份,最後迫使對岸只有使用武力解決問題,美國本身可以給予武器與情報,讓台灣沐浴戰火之中,而自己只需坐觀虎鬥。

台灣,現在基本上與上個世紀日、俄爭霸的滿洲很類似。歐洲被美、俄從東西撕扯,台灣同樣面臨美、中的拉鋸。如今俄國上鉤,戰爭欲罷不能,下一個魚餌能安身多久?但願,筆者多慮了。

從戰史看俄軍以研判俄烏戰爭 | Friedrich Wang

俄羅斯一直被認為是歐洲的邊陲地區,在文化上不被西歐主流所認同。

近代以來俄羅斯的軍隊一直就是一支以龐大的數量取勝,以鈍重為其主要特徵。因為其有無限寬廣的領土可以作為戰略縱深,再加上有數量龐大的農民可以被徵召作為兵源,所以仍然是一個讓人敬畏的大國。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俄羅斯在近200多年來軍事上的兩次主要勝利,其模式都差不多。無論是1812-16年擊敗拿破崙,或者1941- 45年打敗納粹德國,都是利用上面所說的特性,將敵人的力量在廣大的土地與人海戰術之中逐漸消耗,最後再一舉吞沒。

但是如果面對短小精悍,具備專業軍事素養的敵人,並且在一個有限的戰場上進行高純度的軍事對抗,那麼俄軍的表現往往顯現不出一支專業現代化部隊該有的實力。1904-05年的日俄戰爭,1920-21的蘇波戰爭,1938-39年的芬蘭冬季戰爭,沙俄或者是蘇聯軍隊在面對專業善戰的日本帝國陸軍以及有卓越指揮的芬蘭軍隊,甚至只是士氣旺盛的波蘭第二共和國部隊,卻都在有絕對數量優勢之下損兵折將,最後不是戰敗就只是慘勝。1979-89年阿富汗戰爭也大同小異,最後只能狼狽撤退,甚至蘇聯走向崩潰。

蘇聯製造的武器裝備到底性能如何?一直以來都眾說紛紜,而且也有許多不同的使用經驗與評價。總的來說,一般都認為並不如西方的工藝水平,所以我們可以看到歷次的以阿戰爭,使用美、法等國裝備為主力的以色列國防軍都能夠大敗使用蘇聯武器的阿拉伯聯軍,當然這也與以色列軍隊的素質以及指揮能力有關。

但也不是說蘇聯的裝備就一無可取,如果能夠有適切的戰術、使用方法以及足夠的數量,在特定的戰場上仍然可以發揮出不錯的效果。越南農民出身的游擊隊就是用蘇聯設計製造的步槍、火箭砲、防空飛彈等等,也能讓使用美國武器的美軍以及南越軍在叢林中吃足苦頭。

這一次的烏克蘭戰爭又再度顯現出類似蘇聯軍隊的上述特性,或者說問題。很明顯,因為工藝技術比較落後,導致在進行城鎮戰之中受到西方精密武器的打擊。美國所設計生產的標槍以及刺針等等單兵反坦克、防空系統都能夠重創俄羅斯的坦克以及武裝直升機,另外美國方面所提供的精密制導,能遠距離重創其海軍的艦艇。而這些,都是目前戰局呈現膠著的主要原因。

但是也正如前面所分析的,俄羅斯只要能夠確保經濟以及後勤補給不出問題,並且將兵力做一些調整與調配,依然可以發揮出原先就有的數量優勢,逐漸壓垮烏克蘭,最後取得類似1939年對芬蘭冬季戰爭那樣的勝利。現在的戰局似乎往這個方向走,簡單說,就看俄國能夠撐多久,而西方對於烏克蘭的支持力道能夠持續多久。

短期之內,戰爭還看不到結束的曙光。俄國的經濟到底有多少本錢可以繼續打下去?烏克蘭的戰鬥意志以及得到支持的強度又能夠支撐多久?

二戰前就有貨幣戰爭對比今日 | Friedrich Wang

美歐把俄羅斯踢出SWIFT,俄羅斯要求買它的天然氣要用盧布,俄羅斯賣煤炭和石油給中國大陸使用人民幣。企圖取代美元的貨幣戰爭已經開打。

其實二戰前就有貨幣戰爭,或可為今日借鑑。1933年納粹上台,從1934年到1937年之間,德國跟世界上幾個資源大國簽訂了各種換貨協定,包括蘇聯、巴西、阿根廷、以及中華民國,另外西班牙、葡萄牙、瑞典、羅馬尼亞、匈牙利、南美的智利、巴拉圭、烏拉圭等國也在其中。內容雖然各有出入,但基本上就是用這些國家的農礦原料,包括糧食、石油、煤礦、各種金屬礦產等等來交換德國的工業產品,當然也包括軍火。

交換的方式,不是以物易物,就是用各自的貨幣,或者直接使用黃金白銀。簡單說希特勒就是要建構另外一套經濟體系,不用英鎊或者美元,不玩他認為猶太銀行的那一套遊戲,也就是在貨幣兌換的過程當中,不可能再被剝削一次。以1934年的《中德易貨協定》以及《合步樓合同》為例,兩國的貿易就是用馬克或者中華民國法幣,或者就是直接貨品交換,德國看上的是中國的鎢、錳等礦,也就是我們今天所說的稀土,而國民政府需要德國的武器以及各種機械設備。

所以也就是說,如果希特勒的這一套成功了,那就代表美元以及英鎊在世界的優勢去掉一大半,甚至於基本就結束了。這個世界將建立以德國為中心的另外一套經濟體系,結束盎格魯薩克遜人的優勢,整個文明的版圖也將會重寫。這,將震撼全世界。

怎麼樣?您覺得華爾街以及倫敦的那些銀行家,包括羅斯柴爾德等家族,可以允許這樣的事情嗎發生嗎?這與今天俄羅斯與中國大陸不用美元交易,而且還企圖在歐亞大陸建構一個新的經濟體系,大家覺得像不像?德國這樣弄,我們姑且不說對錯,而最後的結果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戰。

但願,歷史不要重演。

俄羅斯軍隊是否殺害烏克蘭平民? | Friedrich Wang

俄羅斯在烏克蘭有沒有打死平民百姓?當然有,這是戰爭,俄羅斯軍隊也不是天使。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一定反對戰爭,因為平民不可能倖免,死多死少的問題而已。美軍在伊拉克、阿富汗、敘利亞、塞爾維亞,還有以色列在約旦河西岸,都說自己從來不轟炸平民,可是高智商的您相信嗎?

我們翻開歷史,在拿破崙戰爭之前,基本上歐洲的戰爭大致還能夠在沒有平民居住的曠野或農田上進行。簡單說,打仗是軍人的事,而當時的軍人很多是貴族,平民百姓沒有資格參與。這個傳統到十九世紀初,也就是法國大革命之後,就不再被遵循,不管平民或貴族,只要阻礙到利益那就必須死。所以軍隊開始在城市裡面大肆殺人,把村莊放火焚燒,這些行為不再被認為是不道德的,最起碼已經脫離了道德的範圍,用所謂的國家利益當作一個幌子,就可以合法殺人。

人類的偽善就是如此,十九世紀的戰爭任意佔領他國的土地及殺害平民,已經是司空見慣了,但是歐洲各國根據基督教的原則還是有一些空泛的要求,只是大家做不做得到?心裡都有數。結果就變成互相指責對方在戰場上殺害平民,以此讓自己居於道德的高點,並使軍事行動具備正當性。

第一次世界大戰交戰雙方開始用重砲互相轟炸城市,飛機飛到敵人的住宅區上空投下炸彈。這個時候戰爭已經是所謂的總體戰,地不分東西南北,人不分男女老幼,大家都會被動員,所以理論上每一個敵國的國民都是潛在的敵軍。所以站在這個角度來看,能不殺嗎?等到更加殘酷的第二次世界大戰開始,歐、亞洲的戰場同樣存在「三光」,把敵人土地上的人民當作畜生一樣宰殺。在太平洋上作戰,雙方一樣任意動員或者殺害當地的土著。至於把戰俘隨意處決或者虐待致死,那都已經不在話下了。

人類的戰爭對待平民百姓的態度,就是反映道德標準的墮落。古代的中國、日本、以及歐洲都有武士或者騎士精神,到了這個時候已經蕩然無存,只剩下一些偽善的口號跟原則而已。

今天與其不斷強調俄羅斯在戰爭中殺了平民百姓,為什麼我們不去探究這場戰爭的根源以及背後的歷史、文化因素?如果這些根本的觀念不釐清,只去談誰殺了誰,真的沒有什麼意義。也該看另一面,請問之前在烏克蘭東部、南部被活活燒死的那些說俄羅斯語的人民,是不是就算活該呢?

到底哪一邊比較高尚?筆者的答案是沒有。俄羅斯發動戰爭可惡,烏克蘭的政客的操作同樣也可惡。這並不是各打五十大板,而是了解到整個東歐極端民族主義的起源以及這三十幾年來的各種操作所得到的初步結論。這樣當然曲高和寡,但筆者早已習慣了,這二十幾年一向很少站在多數的一方。

我們這個世界再度被各種負能量所包圍,未來將充滿危險。所以給我們的啟示應該是去思考:台灣未來是不是要想辦法避免戰爭?尊嚴以及和平之間,我們要找到一個平衡點,否則只剩下一張嘴、一些口號,歷史證明這樣並不能保障平民百姓的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