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戰史看美國要怎樣的歐洲 | Friedrich Wang

沒事,翻翻資料,看了一下中南半島史。1954年3月到5月初的奠邊府戰役,最後的結局基本上終結了歐洲人在亞洲的殖民歷史。最值得注意的是當戰況緊急之時,巴黎第四共和政府不斷向美方求援,美國方面組織了幾次的空投,以補充法軍的彈藥與補給。

根據近年開放的檔案,艾森豪政府很關注這場戰役,內閣成員對於到底要不要救援法軍有不同的看法。國務卿杜勒斯主張對法軍給予救援,派遣東京灣的四艘美軍航艦的戰機對包圍的越共進行轟炸,法軍同時施行突圍作戰。美國海軍也認為,若及時行動,以其空中火力應該可以將法軍由包圍圈中救出。但是防長威爾遜則相反,他認為維持歐洲人的殖民勢力對於美國的長遠利益而言沒有實質幫助,法國在印支的戰爭已經進行良久而沒有決定性的勝利,其統治落伍且不得民心,況且更重要的是,若美國海軍出動戰機幫助法軍,則可能冒著直接與中共作戰的風險,因為美方情報指出共軍提供大量的軍火、顧問在越軍中,所以在沒有與中共交手的準備下不能忘記韓戰的教訓。

最關鍵的是艾森豪的態度。最後這位二戰英雄拍板定案,不救法軍,美國靜觀最後的結果。儘管第四共和還出動了總理親訪美國,希望美方能伸出援手,但是美軍除了又進行幾次空投補給,以及答應未來提供飛機與軍火給法方外,沒有實質動作。

最後,法軍三名准將無法面對戰敗的事實,在指揮所裡拉手榴彈自盡,16000多精銳之中的6000多在猛烈的炮火打擊下陣亡或失蹤,超過10000人投降。越共大獲全勝,指揮官武元甲一戰封神。法蘭西帝國史上最大的海外慘敗,殖民事業也宣告結束。

北越這次有中共提供的大量火砲、高射砲、火箭等等重武器的援助,使越共的火力、防空短期內都有躍升,而法軍的空中優勢大減,空降、空投都損失慘重。加上不斷由廣西、雲南等地運送充足的補給,韋國清、茹夫一等中共將領事前對於情報精準的判斷與卓越的作戰規劃,所以打了一場經典的「砲兵遮斷作戰」,將輕敵且鬥志低落的法軍(其中除了法國人之外,還包括北非、越南等外籍殖民地部隊)全部殲滅,由此使得歐洲人在亞洲的殖民事業就此成為落日餘暉。

但是美國的心態與政策變化更有趣。法國第四共和是美國人於二戰期間與英方一手扶植的親美政權,馬歇爾計畫中也給予大量的援助。但是這次關鍵的戰役,美國認為其殖民事業已經沒有維持的價值,歐洲人的勢力必須退出亞洲。

簡單說,美國要的秩序必須由美國來主導,歐洲人就回家吧。美國對歐洲的一貫態度在此役中表露無遺,也就是歐洲可以當個跟隨者,無條件接受美國的指導與安排,除此之外不必有非份之想,美國不會支持其海外事業。不久之後的蘇伊士運河危機,美國等於也終結了英國對於殖民帝國的最後掙扎,讓倫敦也就此徹底死心。

其實,今天烏克蘭事變下的歐洲不也是如此?美國人不准買俄國天然氣,不准買俄國的糧食,甚至不准歐洲與俄、中等國單獨發展關係,一切都必須在美國的指導下跟隨。最好的歐洲,就是一群溫馴、聽話、光鮮亮麗,但是實質上卻是弱不禁風的紳士淑女,就是美國心中最理想的歐洲。

歐洲人應該早就懂了。但是要不要掙脫?有無能力掙脫?

哲人參政-柏拉圖的理想國 | Huang Jun-Xiang

原始時代,人類的步調慢,採集完夠吃的食物,剩下的時間都是閒暇時間。之後進入了農業時代,出現了農奴這個概念,為什麼進入了農業時代反而出現了農奴呢?

可以說整個農業時代都是農奴時代,就算是古希臘哲人們的時代也是農奴時代,有些古希臘的哲人還以為,技術的進步可以讓農奴脫離生產回歸閒暇。不過到了工業時代,我們依舊沒有回歸閒暇,反而比農奴時代更加忙碌了,工業時代變成工奴時代,我們必須回歸閒暇,那才是身為人的本質。

所謂的公民就是有閒暇時間的人。這是很多人搞不懂的,以為公民就是有什麼權什麼權才叫做公民。那叫什麼狗屁公民?要成為公民的第一件事就是讓自己從勞動中解放,讓自己有更多的閒暇時間去思考公共事務,這才叫公民。

在我跟柏拉圖的眼中只有哲人才能參政,而不是素人,素人是沒資格參政的。柏拉圖的烏托邦是閒暇的,少勞動的,整天只知道勞動的人是奴隸。烏托邦的統治者是一群哲人階級,哲人階級必須經過科舉考試才能得到,任何人都可以去考去爭取,考上了就會有很多特權與社會福利。不只如此,我更認為,素人必須先經過初階哲人教育,再通過初階哲人考試才能擁有選舉權,社會福利比一般人多一倍。然後,初階哲人要參政必須要再經過高階哲人教育以及高階哲人考試,才能擁有參政權,社會福利還是跟初階哲人一樣。

這樣才能更接近柏拉圖的理想國目標,理想國才不會變成像印度那樣的種姓制度,甚至製造出可怕的獨裁者,哲人王是整個柏拉圖的烏托邦的統治者,是哲人們的共主。蘇格拉底認為選舉參政是種技能,而且是哲學思辨的技能。

在古中國,懂得哲學思辨的哲人就是士人,社會階級是:頭等士人、次等武人、末等庶人。所以我個人認為,要擁有選舉權與參政權的武人與庶人都應該通過士人科舉,成為士人階級才能夠擁有。古代的科舉制度相當複雜,現在我個人的變更是這樣的,科舉層級分為鄉試跟會試,鄉試指的是地方的科舉,也是考取生員的科舉,會試指的是中央的科舉,也是考取貢士的科舉。

古代的生員再窮,見到官老爺不用下跪,而再怎麼財大氣粗的大老爺只要沒有士人的身分,見到官老爺就是得下跪。科舉是在考一個階級、一個身分、一個社會地位。現在的學歷就算你哈佛畢業,面對那些連大學都沒讀的矽谷老闆,你依舊是個來打工的。古代的科舉只要上榜了,就算你面對再怎麼財大氣粗的大老爺,你都是高人一等。

總之,現代社會的階級是看生產資料的有無,而封建社會的階級是看科舉的功名。有時候看看封建社會的階級制度還比現代社會進步許多。

今天的俄羅斯與1930年的日本何其相似 | Friedrich Wang

歷史,有的時候格外諷刺。上一次因為始終無法獲得強國俱樂部的認同,所以憤而退出集體安全體系,最後引發全世界動盪的國家是誰?答案是日本。

日本在明治維新之後成為脫胎換骨的軍國主義國家,「求知識於世界,大振皇基」。19世紀的日本人一心一意脫亞入歐,甚至連體質都強調像白種人看齊,鼓勵所有人把牛奶當水喝,甚至幾乎恨不得一覺醒來連眼睛都變成藍色,頂著一頭的金髮。1895年打敗中國,1905年力挫俄羅斯,兩場戰爭讓自己以為從此進入強國俱樂部,得到歐美的待見,第一次世界大戰勝利之後成為國際聯盟五強。當時的日本人雀躍不已,以為從此之後可以跟白種人平起平坐。

但是實際上,這些白人國家從來沒有把日本這一隻「黃猴子」當作自己人。日圓從來沒有真正成為國際交易的貨幣,儘管一次大戰之後日本的經濟成長飛速,在中國的勢力也擴大,但是一個華盛頓太平洋會議就讓日本人徹底破滅自己受到認同的幻想。不但主力艦分配的噸位完全無法跟英國、美國相比,想要持續擴大在中國的權利也同樣受到這些國家的阻礙。國際金融受猶太財團控制,日本人連交易黃金白銀都被揑著脖子,幾乎是動彈不得。到了這一刻,也就是1930年代左右,日本人才終於由這場夢中覺醒。原來,在西方藍色、綠色的眼珠中,自己永遠都只是一隻「黃猴子」而已。

過去「脫亞入歐」,開始轉換成「大東新秩序」,開始了一場新的幻夢。1931年的九一八事變基本上就是這一場新的幻夢泡影的起點,向國際秩序的主導者歐美強國挑戰,打破他們所制定的遊戲規則,建立自己的共榮圈。直到,這個幻夢連同自己本身最後被毁滅為止。戰後的日本跟這之前的日本基本上是兩回事,現在這個是完全服膺於美國主導的世界秩序的國家,一個被徹底馴服的日本。

今天的俄羅斯與1930年的日本何其相似。1991年蘇聯崩潰,俄羅斯聯邦繼承了紅色帝國的主體,但實際上卻是非常虛弱。葉爾辛一切向西方看齊,希望能夠加入歐美主導的國際秩序中,受到這些資本主義國家的青睞,讓俄羅斯也能夠脫胎換骨。但是經過了30年,多次申請加入北約、歐盟,全部都受到了無情的拒絕。俄羅斯的夢想也破滅,知道不管自己再怎麼打扮也不可能受到這些西方國家的待見。他們甚至還步步進逼,不斷地將自己的安全縱深像削蘋果一樣層層剝去,直到自己赤裸裸地坦露在他們面前為止,連一點點的緩衝都不給。

所以,普丁不再做以前的夢,開始了屬於他自己的夢,開了第一槍。烏克蘭的戰爭,實際上從2014年克里米亞被佔領就已經開始。這裡面多年來的仇恨、算計、陰謀、民粹,終於激盪成今天這個局面,以一場戰爭完全爆發出來,冒著自己也可能一起被毁滅的危險。烏克蘭,其實就是1931年的中國東北。1931年的九一八事變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前奏,世界經濟安全體系崩壞的開始。

2022年的烏克蘭戰爭,會不會是下一個毁滅的開始?今天是觀世音菩薩生日,希望菩薩慈悲保佑全人類有這個智慧來解決問題,而不是進行戰爭。

法、德同源簡史 | 蘇樂明

法國和德國是歐陸最重要的兩個國家,是歐盟的兩大支柱。現在的法、德相當友好,過去卻是長期敵對的世仇,但是法、德又有相同的起源。真是世事多變難料啊!

現在法國的領土在西元前200至300年間由賽爾提克族(Celtic)統治,名稱為"高盧"。西元前52年,羅馬的將領凱薩征服高盧,高盧被納入羅馬帝國統治。當時的現在德國領土並未被併入羅馬帝國,被羅馬視為化外之地。

西元476年西羅馬帝國瓦解,日耳曼族的分支哥德人進佔義大利半島,約90年後義大利以北的倫巴底人(Lombardi)入侵,佔領半島的北部建立倫巴底帝國,直到西元774年高盧境內的法蘭克國王查理曼大帝終結倫巴底帝國。法蘭克人原定居於羅馬帝國境內的高盧東北一隅,西羅馬帝國滅亡後趁機擴充地盤,趕走哥德人、倫巴底人,至查理曼大帝時期幾乎囊括現今中歐地區(德、法、義、荷、比、盧)全部的疆土。

查里曼死於西元814年,按日耳曼傳統傳位於子。自829年起皇子們為爭疆土衝突不斷,843年查里曼的3個孫子簽訂凡爾登條約,將法蘭克王國一分為三:中法蘭克(疆土包括今日荷、比、盧等國)、西法蘭克(後來被稱為法蘭西王國)和東法蘭克(德國、奧地利)。其後,東、西法蘭克瓜分了中法蘭克,東法蘭克則演變為神聖羅馬帝國,維持著羅馬皇帝的傳統。17、18世紀,神聖羅馬帝國逐漸解體,1871年普魯士統一東法蘭克故地除去奧地利的各邦,成為今日的德國。

19世紀以來,法國(西法蘭克)與德國(東法蘭克)互相將對方看作是法蘭克王國的"遺產對手",法、德兩國成為世仇。兩國間的大規模戰爭包括"拿破崙征伐普魯士、奧地利"、"普、法戰爭"、"一次世界大戰"、"二次世界大戰"等。歐盟成立後雙方關係改善,但仍較勁爭取領導地位。

法、德都起源於法蘭克王國,因此「法國史」與「德國史」從4世紀初開始至西元800年為止,兩者完全相同。

中國重建歷史上的羌族-一窺其少數民族政策 | 郭譽申

中國大陸現在有55個少數民族,包括特別受外界矚目的維吾爾族和藏族。少數民族一般比較弱勢,國家如何對待少數民族,因此時常是敏感的人權議題。歐美一再指控中國對維吾爾族種族滅絕、強迫勞動,使我更關心大陸如何對待其少數民族,於是一口氣讀完中研院院士王明珂關於大陸少數民族之一羌族的著作[1]。本文是筆者對[1]的讀後感,著重於大陸如何對待羌族。

羌人很早就出現在中國歷史,譬如南朝劉宋時的《後漢書》裡就有《西羌傳》,相當詳細地記述羌人自古到東漢的歷史。簡單說,羌人自古就是居於華夏核心地帶西方的游牧民族,曾經相當強大,而與華夏民族進行長期的鬥爭和融合。隨著華夏民族的壯大和擴張,羌族曾出現多個分支,並經歷多次的遷徙,最後主要遷居於華夏領域的西南邊緣地帶。隋唐之後,吐蕃在青藏高原崛起,羌族夾在強大的吐蕃和華夏民族之間,其領域和人口於是愈益萎縮。到明清時期,羌人多已不自覺為羌族,並難以被辨認了。

清末民初,在國族主義影響下,中國知識分子重新建構了羌族史;大約同時間,一些中國和西方學者根據史料、地方志和田野調查等尋訪仍存的羌族,他們的研究辨認出,羌族主要分佈在四川省岷江上游和其支流的流域,以及一山之隔的北川地區,這些區域現在都屬於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羌族人口約30萬,他們多居住在青藏高原邊緣的高山間的深谷裡(被稱為「溝」),形成許多村寨。

羌族經歷了「民族化」。在民族化以前,他們大多不自覺為羌族。他們雖然有一些相似的風俗習慣,但是由於溝與溝的交通不方便,他們之間也有不少差異,例如有不同程度的「漢化」或「藏化」,因此沒有多少一體感。他們甚至彼此看不順眼,有所謂的「一截罵一截」。

民國時期倡導「五族共和」與民族融合,但因為戰亂,沒有執行多少少數民族政策。中共建政之後,積極進行民族識別工作,陸續識別出55個少數民族,羌族就這樣獲得「民族化」。不僅有民族認定,政府也大力推廣羌族史,先教育羌族知識分子,再由他們把羌族史介紹到羌族民間,使得羌族現在普遍以他們是炎帝和大禹的後裔(古代史家如此記述)為榮,近年還舉行一些紀念大禹的活動。政府和民間也合作進行羌族文化的恢復或再造,例如慶祝羌族的節日、鼓勵羌族舞蹈和羌族婦女服飾等,這些都有助於羌族民眾的一體感,也促進羌族地區的觀光產業。

很多國家裡的少數民族都受到多數民族的不公平對待,甚至壓迫、迫害。有些人不管有無證據,就認定中國大陸以「強迫漢化」企圖消滅其少數民族。[1]告訴我們恰恰相反,大陸不遺餘力地推進羌族的「民族化」,同時也強調羌族與華夏民族的歷史上淵源。王明珂院士是台灣的頂尖學者,他不可能刻意討好中共。大陸這樣善待羌族,怎可能對維吾爾族種族滅絕、強迫勞動?

[1] 王明珂,《羌在漢藏之間:一個華夏邊緣的歷史人類學研究》,聯經,2003。

以連橫《台灣通史》破除台獨穢史 | 潘朝陽

連橫修《台灣通史》,是孔子修《春秋》和司馬遷修《史記》的史觀史識史德的一以貫之。在台灣人民淪亡為日本殖民帝國主義奴隸之際,發憤立志為台灣創著一部「華夏的台灣」的「台灣史記」,表彰先賢先烈的仁義之心,開啓後世台人的忠信之德。

若無《台灣通史》,台灣人多必喪失人文和心靈的光華,而活在幽暗漆黑之無史的心靈荒野狀態。

但今之台獨史卻是反「春秋」和「華夏」之大義的穢史,彼恨死連雅堂先生,厭懼《台灣通史》,台獨史是媚諛諂頌「帝國殖民主義」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之浸泡之下的「被日本殖民的被殖民快樂狂」的骯髒史。

台灣學子在台獨穢史污染之下,多已不知連雅堂先生,亦不知《台灣通史》,更不知華夏台灣的本來面目和精魂。

日據時代台灣人卓絕抗日,台灣人之心是華夏春秋之心,堂正而光輝。今之台灣人卻在台獨穢史洗腦下,其心已黑其志已死,早已淪落為帝國主義和買辦主義之刀俎下的肉塊膏血!

悲乎!台灣人!

台灣人快醒醒!快快回頭讀讀雅堂先生《台灣通史》!

古代農業中國的軍事戰略 | Friedrich Wang

「穩紮穩打,步步為營」,這句是典出於誰?答案是曾國藩。

曾國藩率領麾下湘軍與太平軍作戰,在早期的失敗之後逐漸摸索出一套作戰模式。當時來中國擔任客卿或者觀察戰局的洋人記載,曾國藩的部隊往往看起來不像是一群軍人,而是很像一群工人。因為,所到之處就是挖戰壕、築堡壘、屯糧食、修道路,除了軍事訓練外就是在做這些工程。湘軍所到之處,就是這樣把一個地點防守到固若金湯。「紮硬寨,打死仗!」,務必做到糧食充足,道路暢通,工事完整堅強,只要是湘軍收復並且駐紮一些時間的地區,太平軍就休想再拿回去。

比起雖然兇悍善戰,但是卻飄忽不定,今天攻下三城,明日丟掉兩城的太平軍,湘軍就用這種方式來寸寸推進,點點累積,厚植實力,終於將曾經不可一世的太平軍慢慢圍困在幾個點上,最後再配合添購來的洋槍大砲,一舉拿下金陵,戡定大亂,立下了不世之功。曾國藩稱這套戰術為『實實在在的笨方法』。他一生做事皆如此,樸實無華,不投機,不取巧,雖然看似有些迂緩笨重,但卻是能成大事的不二法門。

很多人認為曾國藩的湘軍的成功,立下了書生帶兵的典範。這個說法不算錯,但我們深究歷史的話就會發現他不是第一個。

早在北宋,面對強弓硬馬,以剽悍善戰著稱的黨項羌人建立的西夏政權,宋均連連戰敗,損兵折將。後來范仲淹擔任陝西經略,一開始也是連連戰敗,甚至幾次自己都差點無法脫身。但是他很快就發現,若與這些強大的敵人戰場硬碰,那將很難討到便宜,不如開始穩健防守,築堡、屯田、集兵、理民,逐漸將防線鞏固起來,讓敵人每次的進攻都蒙受損失,因此卻步並且願意談和。果然,西北戰線在他的努力下漸漸穩定,西夏騎兵開始面對難以突破的防衛,自己損失日漸增加,皇帝李元昊終於願意坐下來與北宋談和,雙方保持了100年的和平。

我們深入思考,這其實是結合當時中國經濟型態與社會組織下最穩靠的一套戰略構想。古代中國有深厚的農業傳統以及優秀的農民,這些的背後是充沛的勞動力。所以,將這樣的特徵結合軍事上的運用,就是必須把這些資源統合起來,將穩定的農業社會與軍事結合,糧食生產、人力、軍事訓練三位一體,這才可以發揮出可長可久的戰力。

北宋之後的南宋軍屯田襄陽,經營當地百餘年,成為一座固若金湯的城市,讓蒙古軍猛攻7年不下。同一時間,蒙古軍只花不到6年就橫掃了歐亞大陸,卻拿不下襄陽。重慶釣魚城也是,這座小城有山、有河、有田、有堅固的城防,結果讓所向無敵的蒙哥大汗斃命城下。這,都是這套充分結合農業生產與社會基礎的戰略下發揮出的威力。

明末支撐危局30年的5位重要統帥:孫承宗、洪承疇、盧象昇、袁崇煥、孫傳庭,這5個人全都是進士及第,都是全國一流的知識份子。(孫承宗是第一甲第二名,也就是俗稱的榜眼,洪承疇是第一甲第5名。) 他們5人的詩詞文章都很華美,但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每每談到如何抵禦滿州、消滅流寇,都是滿腹經綸,胸中有數萬甲兵:屯田、保甲、練兵、撫民,頭頭是道。他們在戰場上就用上述的方法,不但一段時間內讓滿州人屢屢吃虧,也幾次差點消滅了李自成。若不是明廷腐敗,崇禎昏聵,歷史當不至於會變成後來的面貌。

曾國藩,就是這套理路下的產物,他熟讀歷史,又出身鄉土社會,所以很清楚當時若要辦大事就需如此。不過,後來工業革命發生後,機器與鋼鐵的戰爭,配合動力交通,當然將戰爭帶入了一個新的面貌與領域,中國古代的這套戰略思考就無法繼續應付新世界的挑戰。托佛勒在《新戰爭論》中提出,人類的戰爭分為三個階段:農業時代、工業時代、資訊時代。若以此理論,上述這套古代中國的戰略思考,可以說是人類農業文明軍事思想的極致了。

被對岸批評的胡宗南真實如何 | Friedrich Wang

老蔣是一個同鄉觀念極重的人,手下幾個真正受到他信任的方面統帥都以浙江人居多。其中,陳誠、湯恩伯、胡宗南,這三者在很長一段時間中最為重要。他們能被委以重任,並且有半獨立的行政、教育、訓練、軍事、財務等權力。而其中,最被對岸所批評,保存實力只反共不抗戰的就屬胡宗南。

過去筆者花了不少時間研究這位長期坐鎮西北,有西北王之稱的胡宗南。我們今日客觀來看,胡宗南在1935年進入陝西,經營關中盆地,之後擔任第八戰區副司令以及第一戰區司令,到1945年日本投降為止整整10年。他麾下的第一軍為黃埔發家的老部隊,軍官清一色都是標準的軍校畢業或者專業分科學校結業,所以素質基本整齊,比起其他各系統的國軍是好很多的。

我們把整個抗戰歷程攤開來看,從抗戰初期的淞滬會戰、武漢會戰,之後在山西的長期鏖戰,又派軍空運增援1944年春夏間局勢岌岌可危的貴州戰事,胡部都有重要地位。1945年3月日軍又發動攻勢,北戰場直指豫陝之交的西峽口。胡宗南親赴前線指揮作戰,一直打到該年8月初戰況才告一段落,這是真正的抗日最後一戰。所以,他從頭打到尾,真是沒有一天懈怠。

胡在這10年中建立第七分校、游擊幹部班、中央工作團等等各種學校與訓練機構。整整10年間,他所創辦的以上各機構總共將超過6萬人的幹部送入各戰場、各系統的國軍中,這些幹部真正撐起抗戰後期的半邊天,包括抗戰末期在滇緬地區的反攻。若無這些幹部新血,這些反攻作戰都不可能進行。就這一點而言,他在貢獻度上真是超過第一線指揮作戰。

所以,說胡不抗戰實在沒有根據。大陸長期以來將他說得不堪,主要原因還是內戰的恩怨。他絕對服從委員長的命令,黨性堅強,故殺共產黨從來不手軟,其麾下部隊對中共作戰也最賣力,長期圍堵陝北的中共中央,幾次企圖奇襲延安,對中共造成莫大的威脅。1947年3月19日他所部攻佔延安,雖然共軍實際上損失不大,但是依然對其是一個重大打擊。所以,說他雙手沾滿共產黨人的鮮血,是可以成立的。

簡言之,超脫國共恩怨,能客觀看這些歷史人物對國家民族的奮鬥與貢獻,是史學家該有的品德。

帝國曾有三種形態-比較美、蘇、中 | 郭譽申

帝國是empire的翻譯,泛指領土遼闊、人口眾多、有擴張性而強盛一時的國家,往往統治或支配多個民族或邦國 (參見維基百科/帝國)。根據這定義,自古至今出現過很多帝國。帝國的形態從古至今有不少的改變,筆者認為可以概略分為三類:傳統帝國、殖民帝國和現代帝國。

古代交通以陸路為主,水路難以遠航,因此傳統帝國的特色是其領土一般都銜接在一起,而很少分隔兩地的;即使領土被海洋分隔兩地,兩地相距也不遠。

15到17世紀的地理大發現之後,歐洲人的航海能力愈來愈強大,使他們能夠逐漸殖民全世界,形成許多殖民帝國。殖民帝國與其海外殖民地可以相距幾千公里,是殖民帝國與傳統帝國的差別。到18、19世紀的工業革命之後,各歐美殖民帝國幾乎瓜分了全世界。

傳統帝國和殖民帝國都有領土的大幅擴張,現代帝國卻沒有這特徵。20世紀,原來僅盛行於歐美的民族主義傳播到全世界,使殖民地大多要求脫離殖民帝國,而追求獨立建國,迫使殖民帝國必須轉變為現代帝國。現代帝國以國際貿易和投資從世界獲得各種資源,以取代擴張領土,並以海外的軍事基地增進國家安全及對世界的掌控。

美國的歷史不到250年,卻完整地經歷了三階段的帝國形態。美國自1776年建國到19世紀末是傳統帝國,這期間美國從臨大西洋的13州一直向西擴張,直達於太平洋,並且向南打敗墨西哥,奪取大片土地。19世紀後半,美國已占據一些海外的小島殖民地。到1898年爆發美西戰爭,美國獲勝,從西班牙手中得到菲律賓、關島和波多黎各等殖民地,美國於是成為殖民帝國。二次大戰後,美國明智地放棄了其主要的殖民地菲律賓,讓它獨立建國,而自己則轉變為現代帝國。美國的富強很得力於它能順應帝國形態的演變潮流。

美、蘇冷戰時,美國是現代帝國,蘇聯卻仍是傳統帝國或殖民帝國。這是美國終於獲勝的重要因素。蘇聯集團僅以意識形態和軍事力量維繫其聯盟,美國集團則再加上國際貿易和投資的經濟整合。經濟整合不僅使美國集團的聯盟更鞏固,國際貿易和投資也促進美國集團內的良性商業競爭和經濟發展。缺少這些的蘇聯集團最後敗於其經濟的無競爭力。現在的俄羅斯仍承襲蘇聯的大部份帝國特徵,不擅長國際貿易和投資,是其弱點。

中國與美國正在全面競爭。中國過去曾是傳統帝國,現代的中國既沒有領土的擴張,也少有海外的軍事基地,因此算不上是帝國。不過,中國的國際貿易總值(出口+進口)自從2017年已經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而其2020年的國際貿易總值超過美國達21% (參見世界各主要國家貿易值排名 – WTO公布(90-109年))。以國際貿易對現代帝國的重要,中國確有潛力超越美國這個現代帝國,難怪美國視中國為最大的威脅,而必欲除之而後快。

立憲派鬥不過革命黨,國民黨鬥不過民進黨,如出一轍 | Friedrich Wang

為什麼20世紀初,中國的立憲派最終鬥不過孫中山所領導的革命黨?

我們要知道立憲派是當年中國社會真正的精英。他們的成分包括地方士紳、新興口岸的商人階級、各種新式的知識分子。他們不但是地方的意見領袖,也在將近20年的時間裡帶領中國社會逐步走向現代化。在聲望上當然無以倫比,在知識面上也比較全面,跟統治階層的滿清皇族也比較有互信基礎。近年來興起的官僚實力派,例如袁世凱、張之洞等人,也與他們有比較良好的關係。

簡單說,未來如果中國發生政權轉移,這些立憲派將最有可能穩定國家社會,組成一個新政府。他們有鑒於歐洲歷史發展的經驗以及當時中國社會的實際狀況,認為權力必須要妥協,必須與當時的掌權階層分享權力,而不是魚死網破。所以君主立憲變成他們認為最佳的選擇,既可以保存既有的權力階層,又可以維護中國社會的穩定,更可以保住他們的各種既得利益。這可謂三贏!

1901-1911的整整10年間,在立憲派與滿清政府相互協調之下,中國完成了許多的改革,這個改革在許多人眼中都是非常有希望的。可是為什麼最後這個改革還是以失敗告終,革命黨獲得了最後勝利?

原因很簡單,因為立憲派雖然有遠大的理想,要建立一個和平的憲政秩序來管理中國,但是在手段上沒有辦法與革命黨相互競爭。

具體而言,因為革命黨沒有下限,什麼樣的手段都可以用:造謠、抹黑、暗殺、恐怖攻擊、收買軍隊、勾結外國,幾乎是無所不用其極。革命黨不必珍惜既有的秩序,可以盡情破壞,以後再寄望於未來那一個遙遠的新建的共和國,所以革命黨可以不擇手段,可以訴諸各種民粹激情,當然可以滿足當時已經對於國家處境感到非常不耐的中國社會。而立憲派必須穩住大局,不可能像他們這樣只求眼前的利益,所以處處被動,甚至於不斷被抹黑而沒有辦法說服社會。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後來導致辛亥革命的導火線,四川保路運動。革命黨不斷造謠滿清政府要將四川的鐵路權利賤價賣給列強,但是實際上並沒有這回事,滿清政府還不斷用各種方法試圖將列強佔領的鐵路權利收回,當時的郵傳部尚書盛宣懷是一個開明的官僚,立場接近立憲派。但是這麼一個沒有被查證的謠言竟然就掀起全國的動盪,最後顛覆了滿清王朝,而往後中國幾十年的動盪就此肇因。

今天歷史又在台灣重演。為什麼國民黨鬥不過民進黨?因為國民黨所面對的對手是一個沒有下限的團體,造謠、抹黑、打壓言論自由、動用公款收買、豢養各種打手、使用街頭暴力⋯⋯。除了沒有發動軍隊之外,幾乎與當年的革命黨沒有兩樣。而國民黨就跟當年的立憲派類似,要的只是和平的憲政秩序,當然只有節節敗退,甚至一敗塗地。

可悲的是到今天國民黨都還沒有想通這一點,總是用正常的政黨競爭的眼光來看與民進黨的關係。民進黨要的就是革命,革國民黨和中華民國的命,國民黨卻幻想跟他們用討論、表決、投票等等方式,那不是天方夜譚,又怎能不敗到今天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