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斑魚被大陸禁止進口的真相 | 劉得福

唉!石斑魚出問題只會政治操弄,台灣農漁民會被民進黨害死!阿兵哥有福了!這下三餐不必只吃鳳梨香蕉,有石斑魚可以加菜了!我們來看看民進黨這波石斑魚被大陸禁止進口的政治瞎操作和來龍去脈!

今年6/10,中國大陸新華社發自北京的一則報導:「去年以來,大陸海關多次從臺灣地區輸大陸的石斑魚中檢出孔雀石綠、結晶紫禁用藥物和土黴素超標。海關總署10日發佈通知:依據大陸相關法律法規和標準,決定自2022年6月13日起暫停臺灣地區石斑魚輸入大陸。」

此報導一出,台灣在養殖的石斑魚估計有3600多噸將無法銷往大陸,農委會表示政府要砸8億救石斑,正在尋找美、日、歐、澳等其他國家的輸出管道,但到今年底恐怕僅能銷掉300噸,真是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台灣石斑魚養殖業哀鴻遍野。

只見民進黨政府手足無措,平時不燒香,不做好管控,不嚴禁養殖業不得使用禁藥,只會臨時抱佛腳,出事時只會拿人民納稅錢來砸,卻害慘農漁民。民進黨一如往常,出了問題不是去解決問題,而是四處甩鍋,推卸責任。

一面高舉反中大旗,說是中國打壓,一面推給12年前馬英九簽署的ECFA,說是[馬英九與中國合作設下的ECFA陷阱],被馬英九回嗆[蔡英文執政6年為何不廢掉?]民進黨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當年把ECFA妖魔化到無以復加,說什麼簽ECFA會讓台灣[查甫找嘸工,查某找嘸尪,囝仔要去黑龍江],結果ECFA 10年到期,民進黨還不敢廢掉,一邊占盡中國大陸便宜,一邊還在罵大陸,真是[端起碗來吃飯,放下碗罵娘!]這次石斑魚之亂,民進黨完全規避真正出的問題:[為什麼台灣出口到中國大陸的石斑魚多次被驗出禁藥而不改善?]

蘇貞昌說[我們把查驗的相關結果給他(指中國大陸),他也都是己讀不回,這是政治手段影響貿易非常不應該,我們同樣的鳳梨釋迦,或者是水產,出口其他很嚴謹的國家,包括美國、日本等都沒有問題,都只有一家中國在那裡叫,很不應該]。事實是,蘇貞昌根本就是在說謊!哪有[都沒問題]?[外銷新加坡的台灣鳳梨驚爆「黑心」,1500箱全遭退貨]!事實是[石斑魚已經被中國大陸多次檢驗出含病蟲、含禁藥,屢次通知卻不改善,所以被禁!蘇貞昌還在那裡叫什麼?

大陸國台辦馬曉光表示,去年以來,大陸方面多次向台灣有關方面通報了多批石斑魚藥物不合格情況,要求其完善水生動物安全管理體系。台灣方面從未提供所謂進行整改的證據,近期又接連出現輸大陸石斑魚中檢出禁用藥物情況。為保護消費者健康安全,大陸方面不得不暫停台灣石斑魚輸入,哪是蘇貞昌謊稱的[已讀不回]?蘇貞昌被啪啪打臉!

蘇貞昌應該做的是,叫陳吉仲去嚴加查核並督促台灣漁民,禁用孔雀石綠,徹底做好改善,再把改善結果通知大陸,台灣的石斑就可以解禁。而不是被大陸屢次通報不改善,卻每次都用政治操作,用謊言欺騙台灣人民,說大陸[已讀不回]。說要到WTO去告人家!是誰在用政治手段影響貿易?不正是你蘇貞昌嗎?人家已讀有回啊!人家回的就是[已經好幾次通知你改進,你卻不改進,繼續用禁藥,為了安全,忍無可忍,只好把你禁了!]不只石斑魚是這樣,以前的鳳梨、釋迦被檢出介殼蟲,不也都如出一轍嗎?

蘇貞昌!陳吉仲!屢犯不改,屢勸不聽,被禁,這不是剛好而已嗎?害死的是台灣的農漁民!你們不用為你們的監督不周、管理不當,導致農漁產品屢屢被禁、損失慘重,向台灣的農漁民道歉嗎?每次出事就甩鍋,就花人民的錢去補貼,可以這樣胡搞瞎幹嗎?

我們要問問蘇貞昌,
為什麼台灣農漁產銷往美、日,產品都不敢出問題?
鳳梨、釋迦不敢有介殼蟲,石斑魚不敢有孔雀石綠。
為什麼銷中國產品就出問題?
鳳梨、釋迦就敢有介殼蟲,石斑魚就敢有孔雀石綠。
是把美、日當祖公,把中國大陸當成笨蛋、當塑膠嗎?
到底是要檢討中國大陸不該檢查出問題來,
還是要檢討台灣為什麼出口大陸時,不檢查出問題來?

問題是台灣的石斑魚怎麼會被不只一次驗出孔雀石綠?
民進黨政府是不是早就該做好管控,並找出是哪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
而不是甩鍋大陸不應該檢查出台灣的石斑魚有孔雀石綠。
不論怎麼甩鍋,最要負責的就是民進黨政府,不要平時不做事,出事了就趕快甩鍋給大陸。

媒體報導:[根據農委會漁業署統計,石斑魚養殖戶約有2000戶,但合法納管、合格的外銷養殖場僅458場。根據農委會漁業署最新查核進度,這回出問題的二艘活魚運搬漁船出的魚貨,檯面上系統登載來自的3養殖場根本沒出貨,運搬船業者隨後供出,來源其實是沒在系統上的其他11家養殖場。]

意思就是,這二艘活魚運搬漁船出的魚貨登記為從3家合法合格的養殖場出貨,但其實根本不是,只是向這3家[借牌],魚貨是從其他11家沒有合法納管、不合格的石斑魚養殖場出貨給大陸,然後就被大陸查出來,這批石斑魚含有孔雀石綠等禁藥,大陸已經查獲多次並通知台灣政府,但台灣依然故我不改進,因此被禁。

這是長期以來,民進黨政府放任業者的[借單]或[借牌],不嚴加管理而出了問題,對1000餘未合法、不合格外銷的養殖場,未予以嚴檢嚴禁使用禁藥而出了問題,未對[借牌]歪風做管理出了問題。試問,別國出口給台灣含有孔雀石綠禁藥的石斑魚,台灣人會要吃嗎?哈!我忘了,民進黨連[萊豬][核食]都叫台灣老百姓吃了,難怪石斑魚含有孔雀石綠,不當一回事,以為別人也會跟台灣人一樣叫你吃你就吃。

民進黨政府不好好檢討養殖業出了這麼多問題,一出事,蘇貞昌就說謊欺騙國人,是大陸[已讀不回],[都只有一家中國在那裡叫,很不應該]。不做死就不會死,民進黨一路以來的反華反中,又不做好嚴管嚴控,農漁產品輸往大陸屢屢出包,根本在殺雞取卵做死自己,把台灣農漁業最大市場中國大陸做死,民進黨政府根本是在斬農漁民生計。

台灣農漁民遇到這樣不負責任、推諉卸責、屢犯不改的民進黨真是五告衰!
台灣人千萬要覺醒,要學到教訓,就是:
信民進黨誤一生 (誤自己),
投民進黨誤三生 (誤己、誤子、誤孫),
選對人執政,人民吃香喝辣,公僕做牛做馬為人民服務,人民幸福安康過好日子!
選錯人執政,政客吃香喝辣,做官做威做福騎人民頭上,人民哀鴻遍野過苦日子!
年底選舉又到了,還要笨笨的去投票給民進黨嗎?

如果你忘記教訓,那就想想:
民進黨叫你吃[萊豬]吃[核食],
民進黨叫台灣老百姓餐風露宿排隊[買快篩][打疫苗],
民進黨防疫一蹋糊塗,造成台灣300多萬人確診,5000多人死亡!
也別忘了這次的[石斑魚之亂]。

政治人物應為人民的長遠利益著想-游錫堃 vs 魏鳳和 | 謝芷生

臺灣的政治人物,除了爭權奪利外,也應拿出稍許時間,關心一下人民的長遠利益。

臺灣在檯面上從事政治活動者,幾乎無人稱得上是政治家。政治人物是泛指一般從事政治活動的人,既無褒義,亦無貶義,可說是個中性的稱呼。一個從事政治活動的人,如果能以人民幸福,國家前途為奮鬥目標者,始可稱為政治家。若僅為一己之私,爭權奪利者,只配稱為政客。

孫中山先生一生為救國救民奔走奮鬥,至臨終前,仍不斷呼籲,要和平奮鬥救中國,堪為政治家的楷模與表率。經國先生晚年,把全部心力投注在臺灣的建設發展上,使臺灣得以躋身亞洲四小龍之冠。而他晚年還堅持反對台獨,開放兩岸交流,獲得臺灣人民普遍擁戴。即使他不能像孫中山先生那樣,成為全民族的偉人,但至少也稱得上是臺灣地區的偉人了。即使是台獨分子也不敢公然否定他。

孫中山先生和經國先生都為我們立下了愛國愛民的榜樣。然而為什麼臺灣地區竟找不到具有政治家風範的政治人物呢?

臺灣地小人稠,生存競爭激烈,因此許多政治人物,把從政也作為了生存競爭的工具,往往發表競選政見時,聽起來就像做商業廣告。由於一般選民都知道,他們當選後並不會兌現政見,因此選民投票時,即不以候選人的品格能力為取向,而是誰的意識形態更接近自己。在此情況下,選舉就成了“統獨對決”的競技場。臺灣並非沒有較優良的政治人物和政黨,但在意識形態的拼比下,往往會敗下陣來。他們在心灰意冷下,或放棄政治活動,或同流合污,也淪為政客,甚至不惜賣身投靠,選擇加入較有出路的政黨,完全背叛了從政的初衷。

大陸快速的崛起,已令中美力量的對比,從量變進入了質變。稍有觀察力與敏感度的人,都會警覺到,臺灣海峽就要“起風了”,臺灣政治人物躺在美國人懷裡做白日夢的日子,眼看即將結束了。而人民所期盼的,兩岸從分裂走向統一的日子已經近了。我們應當高興呢?還是害怕呢?相信由於兩岸長期隔絕,許多人是會感到不踏實的。

生活在臺灣地區的人,因長期受執政者的歪曲宣傳,許多人對大陸的認識,是被嚴重扭曲的。兩岸人民間相互瞭解的程度,會影響兩岸走向統一的速度,以及所需付出的代價。促使臺灣人民瞭解大陸真相,以減少統一需支付的代價,本是臺灣藍綠政治人物,責無旁貸的職責。但在國際反華勢力影響下,他們並沒有做出任何的努力,反而擴大和加深了臺灣人民對大陸的誤解。

然而不管你喜歡與否,影響兩岸統一的中美實力對比,已趨向了臨界點。尤其受俄烏戰爭的影響,無形中拉近了中俄戰略協作的關係。這意味著,加速了中美為臺灣問題攤牌的時間。近日大陸公然做了”臺灣海峽並非國際水域“的宣告,加之早先即已否定被美國人劃定的所謂“海峽中線”,這是大陸即將就臺灣問題向美國攤牌的強烈信號。

6月10日開始在新加坡舉行的第19屆香格里拉對話會議,大陸防長魏鳳和除了表明大陸不承認臺灣海峽為國際水域外,還強調,若有人企圖將臺灣從中國分裂出去,將不惜一戰,並不計代價,決戰到底。這是何等霸氣十足的發言。大陸向來是務實,腳踏實地處理國家大事的。若非條件已成熟,或已忍無可忍,否則是不會有此反應的。試想1996年因李登輝不當言論引起的“台海危機”吧,當時大陸因條件不成熟,而自動退卻了。但現在一旦台海再出現危機,大陸還會退卻嗎?

慌亂中,臺灣領導層的游錫堃竟說,臺灣的雲峰飛彈即可打到北京了,要大陸小心。這樣挑釁的話,連美國人都不敢講。臺灣領導層真是不知今夕是何夕!希望他們能多為臺灣人民的長遠利益著想,對不懂、不該碰的事還是少說為妙

問題要多談,主義也可多談 | 譚台明

胡適、李大釗:問題與主義論戰

孫中山說,馬克斯是病理學家,不是生理學家。就是說,他看「病」看得很準確、很透徹,但解決方法不好。那誰的解決方法好?

首先,不要夢想有一個好的解決方法。這是浪漫的理想主義。你怎麼證明有一個「好的解決方法」存在?你不能證明,任何人不能證明。所有的「好方法」都發生在過去,而未來有無限的可能。把壞的方法倒過來,也不等於好的方法。

路是人走出來的,好的方法靠不斷的「走」(創造)。一切都要靠我們一點一滴的去試,一切都從自己做起。不要幻想有一個「天堂路」,順著它走就會通往天堂。沒有這回事。

而「一切都從自己一點一滴做起」,也不代表正確,因為這仍然可能錯。「正確」是那麼的艱難,而且,更好笑(氣人)的是,今天正確,明天可能就不正確了。(第一次,覺得這方法好,第二次,就有人學會作假)。但你也不能不要方法,天天變樣子,那不成,也做不到。

不管怎麼說,「一切從自己做起」,自己管好自己,自己對自己負責(誠實),這叫做道德。幾千年來,人類只能肯定一件事,就是必須有道德。有道德不一定更好,但總能避免更壞。

人類的未來,取決於有道德的人多,還是少。不是取決於主義、制度什麼的。(資本主義、共產主義?自由民主、集權獨裁?那個好?真的很難說。隨時在變的。)

只有人是活的。活的人,不能(也不可能)受限於死的思想。真正萬能的,是人。但人偏偏向外尋找萬靈丹(以為主義、制度可以解決問題)。向外沒有不對,眼睛耳朵總是向外的。但向外是吸收,吸收進來再創發,還要靠內在。內在就是良知,不是思想。思想已是創發的初步成果。

「只要主義真」和「多談問題,少談主義」,都不對。問題要多談,主義也可多談。主義的真假與時俱變,所以不能靠它。最終,怎麼看問題,怎麼用主義,一切的保證在人自己,在自己的良知(也是所有人共有的良知)。

中華民國就是中國!我就是中國人! | 劉得福

中華民國誕生在1912年,一個五千年來中國最苦難的時代,這110年來,中華民國歷盡苦難,堅苦卓絶,屹立不搖,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一直飄揚在世界上。

在台灣,民進黨及台獨日奴,甘做美日走狗,否定中華民國的存在,否定自己是中國人,說中華民國是流亡政權,說中華民國在1949年就亡國了,蔡英文和民進黨政客們,卻搶著做流亡政府的總統和大官,簡直笑死人,真是荒謬、無恥、不要臉至極,只能以一堆垃圾形容。無論他們怎麼否認中華民國,根本否定不了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

自從禍國殃民的日奴李登輝及民進黨當政後,為了搞台獨,這卅年來,一堆離經叛道、荒誕謬論,長久混淆國人的民族認同和國家認同,他們奸巧的玩文字遊戯,利用中國分裂、兩岸分治的巧門,把「中國」這個桂冠雙手奉上給中共。原本,
「中華民國」就是「中國」,
「中華民國」國民就是「中國人」,
被偷換成
「中國大陸」就等於「中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就等於「中國」,
「中國大陸同胞」就等於「中國人」。

因此,
「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就不是「中國」,
「台灣」就不屬於「中國」,
「台灣人」就不是「中國人」,
「他們」是「中國人」,「我們」是「台灣人」,就不是「中國人」。
也因此,
「中華民國」的合法性被消失了,「台灣」在意識型態上已經脫離「中國」了,已經不屬於「中國」了。

他們再操弄「恐共心理」和「民粹」,把自認我們是「中國」、「中國人」和主張「中國統一」的人,全部打成「親中」、「賣台」、「台奸」…
呵呵!真正「賣台」和「台奸」的畜生,反倒指控我們是「賣台」、「台奸」。不是做賊喊捉賊?打人喊救人?乞丐趕廟公嗎?

這樣愚蠢可笑、狡詐詭辯、不堪一擊的台獨謬論,這卅年來,由於國民黨的愚蠢、不重視和無作為,不即時「消獨」以正視聽,讓這樣的台獨謬論和毒素,已根植在許多國人的腦子裡,包括國民黨的高層和政治人物也不例外,他們毫無知覺的跟著民進黨起舞,言必稱對岸是「中國」,更不敢稱自己是「中國人」!他們連一點點自信心都沒有,聽到「中國統一」就嚇破膽,趕快說「你假如想被統,你今天就可以實現啦,你就到福州去住,就到上海去住,你就被統啦,你何必拖累2300多萬的同胞?」說這話的,竟然是國民黨的前主席吳敦義,真是匪夷所思,令人瞠目結舌。

於是,台獨得逞了!在台灣,講我們的國家是「中國」,講我就是「中國人」,從天經地義、理所當然,變成顧忌恐懼、畏首畏尾;講「統一」成為禁忌?成為「政治不正確」?成為「非主流」?講「不統」、講「台獨」、講「對岸是中國」、講「我不是中國人」,成為「政治正確」?成為「主流」?真是太沒志氣、太孬了!

我常常對那些不敢說或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人問道:
「請問你不是中國人?那你是哪一國人?」
我得到的答案,千篇一律,就是「我是台灣人」,
我再追問:「台灣只是個地名,不是國家。我不是問你哪裡人?請問你哪一國人?」
至今還沒有人敢回答,就落跑了!
因為他們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也不屑講「中華民國」,但,世界根本不存在「台灣國」,所以不知怎麼回答,只好落跑了。台獨謬論根本禁不起論辯!

我在網路上與台獨日奴論辯統獨,也會問:
「請問貴姓大名?好讓我知道在和誰對話?」
至今沒有人敢回答。因為絶大部分搞台獨或支持台獨的,都像躱在暗處的蟑螂一樣,躱在網路暗處放冷箭,只敢用個英文帳號,不敢用真名真姓真照片,從來不敢見光,不敢對自己言論負責。我一這麼問,他們見不得人,就腳底抹油,溜了!所以,我從來就瞧不起這群台獨俗辣。有在網路遇到台獨俗辣的朋友,不妨試試,問他們上述兩個問題看看,屢試不爽!

我不屑的嘲笑這些台獨日奴,連自己的姓名都不敢見人,連自己是哪一個國家的人都說不出來,還搞什麼台獨?給他們完全執政了,一樣不敢宣布台獨!真是孬種!全都是不折不扣、拿台獨來騙吃騙喝的騙徒!

令我感到遺憾的是,國民黨的政治人物,尤其是大部分高層,為何都不敢與台獨論辯?為何不無畏無懼、挺身而出、撥亂反正?為何只會跟著民進黨和台獨的價值觀起舞?為何不敢說我就是中國人?為何不敢勇敢的說「我們的主張才是正確的主流民意」?為什麼?台灣會淪落至此,不就是國民黨高層的懦弱造成的嗎?

綠營製造平庸的邪惡 | Friedrich Wang

平庸的邪惡(Banality of Evil)最大的心理因素,是認為自己站在多數的一邊,所以自己如何做惡也只是多數中的一員,到時候依然可以說自己是無辜的,或者表示自己只是被發動而已。1450就是這種心態,無論自己怎麼霸凌別人都可以得到一種快感:我怎麼做都沒有關係,因為我只是很多人之中的一員,到時候算帳怎麼也算不到我。

當年參與猶太人大屠殺的納粹黨員,大部分的說法都是自己奉命行事,上面還有頂頭上司,或者還有很多其他罪行一樣嚴重或者比自己還要嚴重的人。所以怎麼做都不會有罪惡感,還是可以說自己無辜。

參加文化大革命的紅衛兵也差不多如此,反正那個時候去把老師拉去牛棚或者批鬥到死的學生一大堆,怎麼算也不應該算到我頭上,而且我響應的是偉大的領袖的號召,怎麼能算是有罪呢?

這種行為最後的結果就是把一個社會的文明徹底拉低,到了一種接近集體暴力下的野蠻狀態。

筆者在讀大學的時候就已經發現這個問題。為什麼有人可以在公開場合侮辱別人的父母、祖籍,甚至於直接說別人是豬,把別人的人格徹底踐踏?而且還強調這是言論自由,不需要負任何責任。就是因為這種平庸的邪惡,因為以為自己愛台灣、自己是多數,所以怎麼搞也不需要擔心,而被欺負的人根本沒有還手之力。綠色政黨就是用這種方式逐漸崛起。它讓許多人相信只要站在它這一邊就不需要畏懼法律,可以為所欲為,所以可以佔領立法院、攻佔行政院、可以羞辱國軍、可以行使所謂的抵抗權來踐踏法律,就連國家機器也拿我們沒有辦法。

網路時代之後資訊流通的速度更快。這種平庸的邪惡就可以利用網路平台快速串聯,迅速打擊或者誣蔑他所想要針對的對象。所謂的網軍,就是在這種情況之下崛起,在綠色人當權之後直接用國家資源來挹注,更是如虎添翼,所向無敵。

所以死了幾個小孩算什麼?有慢性病的老人通通該死。誰敢說很多孩子死了,那我就讓你人格破產,讓你在這個社會很難繼續生存。誰敢說我們這是做惡?我們完全是為了台灣!只要這個心態繼續下去,上面的人繼續鼓勵這一套,那台灣社會就談不上什麼文明,也只有持續墮落。

Hannah Arendt《平凡的邪惡:艾希曼耶路撒冷大審紀實》(Eichmann in Jerusalem: A Report on the Banality of Evil, 2006)

國民黨不是親中政黨,是精神分裂 | 黃國樑

「國民黨從不是親中政黨」,朱立倫這個表述中的自我定位,就是:「我不是中國政黨」。否則,一個中國政黨自始就沒有親中的問題,它自己就是“中”的一部分。我可以跟娘親、跟爹親,但跟自己卻無從親起!

“親”是趨近、黏合,是一個主體與一個客體的距離以及運動的方向,“親”意味距離甚短,幾近於零,就算是零,亦仍是兩個物件。但中國不可能親中,它是同一個物件、同一個主體,親,無從說起!

所以,說國民黨自始就是親美政黨,邏輯可以成立,但國民黨從不親中,卻無法成立,因為它就在中國的內部,沒有"親"這一距離與可資運動的力矩可言。

「從不“親”中」的表述唯一成立的條件,是它不是“中”,它已是一個外於中國的東西,即:國民黨不是中國政黨。

但這一定位脫離了中華民國憲法,附了主張台獨的民進黨的驥尾,認定它自己是在一個非中國的國家裡頭的在野政黨;但中華民國憲法規定,兩岸是一個國家,這個國家就是中國。朱立倫帶著國民黨一起違反了它在77年之前號召並戮力制定的憲法。

這一表述也違背了國民黨自己的精神與內在,甚至連黨的名字都被顛覆了,因為它的黨的名字上,分明就掛著「中國」二字,卻大聲地、驕矜地說:我不親中。

也就是說,朱立倫帶領的國民黨已經患了精神分裂症,它既建立了一個現代的中國、制定了一部中國憲法,屢屢光榮地說起辛亥革命、紀念著黃花崗烈士,為自己戴上北伐統一中國與打贏日寇保衛了中國的冠冕,卻又夢遊似地囈語著:「我從不是親中政黨」。

選民要不要投票給一個精神分裂症患者?我並不清楚亦難以預測。但我很確定,歷史會給國民黨一個極其難堪的評價!

朱立倫國民黨還反共親美! | 黃國樑

朱立倫說國民黨反共又親美,北京表態了!

朱立倫親美反共 國台辦:盼致力台海和平政黨頭腦清醒

馬曉光先說共產黨的歷史成就,意在反譏現在還談「反共論調」的荒謬;然後再說九二共識當初是「黑紙白字」、清清楚楚,而共產黨與國民黨兩黨就是以它為基礎,開啟了兩岸協商談判,兩黨也開展交流合作,並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與維護台海和平穩定。

接著他的口氣就帶著一些警告意涵了,說「九二共識」不容任意扭曲。而在目前台海形勢嚴峻,兩岸緊張情況下,「任何致力於發展兩岸關係、維護台海和平穩定的政黨、團體和人士」,即指著國民黨與朱立倫等,要在涉及民族大義、大是大非的問題上,保持頭腦清醒,要「站在歷史正確一邊,而不是相反」。

最後這句話是反著說的,暗指朱立倫你已站在歷史錯誤的一邊!在大是大非問題上,頭腦發昏、胡言亂語。

不過,共產黨實在已沒有太多心情跟國民黨攪和了;這些話說說便是,反正要套美國狗繩的國家、政黨、團體多了去了,國民黨光排就排在很後頭,已經是吊尾巴了。

現在還去表態親美的,其實智力堪慮!美洲國家峰會那些拉美國家都群起指責老美,就知道這個自以為仍是老大的流氓,已經年老體衰了,連以前只敢怯生生聽令的小老弟都敢拍桌嗆他。

003航母都要下水了,還跑去美國唱親美的小調,究竟什麼操作?國民黨式微,不是沒有原因,連歷史都沒讀通,還百年來都在反對共產主義,國民黨當年不是共產國際 (指1923年至1927年第一次國共合作),根本沒錢武裝更無力北伐,早就消失於歷史的煙塵中。

就不能有點格調嗎?為了幾張選票連祖宗都賣了,難怪胡錫進要感嘆,罵它是百年爛黨也沒用!

朱立倫訪美成效如何? | 郭譽申

朱立倫的訪美行程即將結束。朱主席此行的主要目的是,揭牌啟用國民黨的駐美代表處,宣示國民黨的重返華府、重返美國,以增強國民黨與美國政府和民間的交往。同樣重要的,朱在智庫發表演說,聲明「我們被說是親中國的政黨,這完全錯誤。我們是親美國的政黨,永遠都是。」即重申其親美不親中路線,以拉攏美國人。

國民黨的目標是重返執政,朱的訪美對重返執政有幫助嗎?更具體的看,美國對台灣誰執政無疑有很大影響力,朱的訪美真能拉攏美國,使美國更親國民黨,而不親民進黨嗎?

朱立倫說的沒錯,國民黨不是親中的政黨。國民黨人只有在對岸時會說些親中好話,在島內仍然是一貫的不統反共,並不時以九二共識之類的模糊言論,騙對岸給些好處(如ECFA),實在算不上真正的親善中國。

不過親中、不親中是相對的,國民黨當然遠比民進黨較親中、較不反中。國民黨的全名是中國國民黨,並曾在中國大陸執政幾十年,因此與中國的關係是斷不了的;國民黨裡有很多人仍頗有中國情,與民進黨的堅定「去中國化」,不可同日而語;國民黨尊崇兩蔣,民進黨痛恨兩蔣,至少部份原因在於兩蔣是中國的象徵;國民黨護衛台灣的方針是積極備戰,全力避戰,即盡量不與大陸衝突,而民進黨的方針卻是不惜一戰,戰到最後一兵一卒,即反中到底啊!

過去中美關係友善時,美國不在乎國民黨、民進黨的親中、反中,甚至厭惡民進黨的反中,譬如視陳水扁為麻煩製造者。2018年後,中美的關係破裂,美國視中國為最主要的競爭者和戰略敵手。現在美國期望台灣成為像烏克蘭一樣的馬前卒和砲灰,藉以阻擋大陸的繼續崛起,因此美國當然喜歡反中到底、不惜一戰的民進黨,遠超過相對親中的國民黨,不管朱立倫怎麼拉攏美國。

朱的訪美行已注定少有功效,美國雖然不會明顯表態,仍將繼續大力支持反中的民進黨而非國民黨。以美國對台灣的影響力,國民黨想要重返執政,是機會渺茫啊!而且中美的對抗看來還會持續很久,因此美國勢必繼續偏愛民進黨,而國民黨大概只能長期在野了。

國民黨想要重返執政,最有可能的機會是成為真正的親中政黨,及引進中國的影響力,以抵抗美國的影響力。國民黨本就與大陸有淵源,國共的仇恨已是兩三代前的往事,而大陸愈來愈富強、法治,此時(或在年底選舉後)國民黨轉為真正的親中、不反共,正是因勢利導、順理成章之事。不過,朱立倫和國民黨大概沒有這樣大幅改變的智慧和魄力。

貿易倡議,美國會給台灣什麼? | 黃國樑

當二十一世紀都過了二十多個年頭了,台北跟華盛頓突然搞出個用二十一世紀當號召的「台美二十一世紀貿易倡議」,難道還奢想讓人覺得耳目一新?

美國唯一可以貿易的東西就只剩下軍火了!還指望它能給出什麼貿易的甜頭嗎?它不是連晶圓廠都要台積電去設廠了嗎?台灣還要圖這個只會搞金融的帝國什麼呢?

IPEF也就是個空殼而已!讓台灣人心碎的是,美國連這個空殼都不讓它進去。看著舔狗的赤忱可掬,拜登政府就弄個小空殼讓台灣興奮一下。

究竟台灣幹嘛這麼一副非美莫嫁的德性?已甚難考證了!可能是即便已是破落的大戶,當人貼近它時,仍然可以油然生出飄飄然的虛浮感吧!

但台灣不懂自己只是耗材嗎?跟烏克蘭是同一個概念,兩者是難兄難弟!也就是去磨耗華盛頓不敢親自下場對付的敵人的一個戰地兼墳場。

拜登不支援烏克蘭的武器,以後也未必支援台灣,因為帝國也害怕核彈射向自己。台、烏能貢獻給白宮主人的,就是一條一條喊著為自由而死的人命。最好能打到最後一個人,或一人都不剩。

這一叫啥都不帶勁的「貿易倡議」,算是一枚生前就表彰給台灣的勳章,或是一座忠貞的牌坊吧。但太平洋那頭的皇爺們,此後都不會過來燒柱香的!

又摔戰機,誰導致? | 郭譽申

昨天早晨,高雄空軍官校少尉飛行官徐大鈞駕駛AT-3教練機進行單飛訓練,飛機在起飛5分鐘後墜毀,徐少尉不幸殉職,年僅23歲。今年還未過半,這已經是第三起戰機墜機事件,真是令人難過!怎麼會這樣?

戰機(本文所稱戰機,不包括直升機)要執行作戰任務,當然不如民航機安全。不過,台灣近年的戰機墜毀意外顯然太多了,根據上報【F16失聯】20年國軍戰機失事整理:18起意外,共計33死17傷3失蹤,蔡總統上台前的14年,共發生7起戰機墜毀意外 (上報文中列入5起直升機意外,本文不計入)。對比她上台剛滿6年,共發生8起墜機意外,最近6年戰機墜毀意外的頻率增加了超過一倍(8/6比7/14)。

為何近年戰機墜毀意外的頻率倍增?合理的解釋是,蔡總統上台後全面倒向美國,對抗大陸,對岸戰機於是經常飛近本島,雖然未進入領空,已造成我方空軍需要頻繁升空監視的巨大負擔,因此導致戰機墜毀意外的增加。另一原因是我方的飛行員人數很不充足,造成飛行員的出勤和訓練負擔異常沈重 (參見【F16V批准售台】揭仲/飛行員不足?新戰機的影響與挑戰)。

台灣的飛行員不足,當然因為年輕人不喜歡從軍,而飛行員的身心素質又有極高的要求。近年戰機墜毀意外頻繁,都成為媒體上的大新聞,是否會導致年輕人更不願意進入空軍?若如此,則本已不足的飛行員恐怕會更減少,那我們花重金買來許多美國的戰機又有何用?此外,是否因為飛行員不足,軍方就降低飛行員的身心素質要求,以增加飛行員數量,因此導致較多的戰機墜毀意外?但願不是如此草菅人命。

國軍戰機失事增多的主要原因是蔡政府的倒向美國、對抗大陸,年輕飛行員因此犧牲寶貴的生命。值得嗎?即使有些台灣人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至少兩岸使用同樣的語言、文字,有類似的習俗、文化、經濟生活等等。兩岸最大的差別不過是台灣有民主選舉,而對岸沒有。為了能夠選舉投票,值得犧牲生命嗎?過去二、三十年,台灣的民主制度並沒表現比「中國模式」好,而且大陸的「一國兩制」願意保留台灣的民主制度。筆者真不知道台灣人是為何而戰。統獨與一般老百姓何干?

不論綠營的台獨或藍營的獨台,政治人物普遍喜歡維持兩岸分裂的現狀,而不喜歡兩岸統一。台灣若維持現狀,現在的政治人物都是老大;若兩岸統一,台灣的政局難免改變,多半不利於現在的政治人物。政治人物只管自己維持現狀的利益,哪管追求獨立、對抗大陸會死人?飛行員之死可說是政治人物,尤其綠營政治人物,害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