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周玉蔻與蔡英文看到民主的真相 | 黃國樑

周玉蔻與蔡英文還沒有讓你認識,民主就是這樣的德性嗎?或者說,壓根兒就沒有民主啊!為什麼眾人還不能藉著這兩人戳破民主的泡沫或幻象?

周玉蔻代表的是所謂民主的粗暴本質,以及它總是在眾人還未識穿前,藉由這些粗暴,去改變、塑造群眾的認知,以達到讓選民在無意識中,按照統治者的意旨投票的效果。

蔡英文則是更直接的暴力,是認知機制失利後,封鎖、壓制或消滅反抗者聲音的終極權力,將反對者趕入陰暗的溝渠裡後,換上一套更利誘惑性或催眠性的宣傳工具。

在真正具有主權的所謂「民主國家」裡,統治者也不是在台前鎮日說著話的總統、總理以及政黨,它的背後都是一整個資本利益集團,就像川普說的那個deep state,他們才是真正的統治者。

但沒有主權的所謂民主國家,譬如,日本、韓國或澳洲,以及台灣,統治者則是它們背後的那個世界帝國。台上的政治明星或政客,都是世界帝國的走狗。

此所以安倍的國葬,並沒有任何一位G7國家的政府首腦參加,因為不過死了一條狗,主人還要來哭棺嗎?

正因民主從來就是一個忽悠奴才的欺騙機制,是一整套的複雜的分裂世界的系統,民主才要變得亂哄哄地,讓人根本無須討論真正的問題,不但選民不必看到問題,那些實亦奴隸的假統治者也省得去解決什麼問題,他們其實也沒有能力解決。

當這樣的民主國家的悲哀是,當主人要它去打仗時,它就得打;要它的土地變成焦土,人民顛沛流離時,它的土地就會變成焦土,人民也就失去家園。烏克蘭如此,台灣也是如此。

《台灣政策法》不就是一部戰爭法案嗎?它準備將台灣綁赴戰場,並且規定你用巷戰、游擊戰去消耗它的敵人。

在這樣的民主裡,你被一種情緒捆綁,然後投下一張不知其所以然的選票,但無論怎麼投,它都是無意義的。投甲黨與乙黨,並無區別,或只有肉眼難以辨識的區別。原因是,他們的本質就是世界帝國的奴隸,自己都身不由己,都只是一尊尊過江的菩薩,誰也保不了。

這些人都是為了利益來的,沒哪一個真有什麼遠大的志向與目標,談為國為民都是表演而已。

所以周玉蔻讓你看看一場接一場的鬧劇,其實是造福了你!因為真相太殘酷,有鬧劇看,真的是一種幸福 !

媚日舔日有助於反中抗中嗎? | 郭譽申

綠營一向親日到媚日舔日的程度,包括對釣魚台的主權低調又低調,外交部長稱日台交流協會代表為「最敬愛的大哥哥」,把日本核食稱為「福食」要騙國人接納,歪曲/美化日本在台灣的殖民史,為八田與一和安倍晉三建銅像和紀念公園,把一些日本神社和儀式複製到台灣等等。

日本殖民台灣,一開始就殺了很多人,此後從不曾視台灣人為平等的國民而只有壓榨。台灣人可以不念日本的舊惡,然而綠營無以復加的諂媚討好前殖民母國,卻是世上絕無僅有的,真是丟人現眼及令人不齒。

綠營媚日舔日的原因很明顯。早年是為了反對國民黨,歪曲/美化日本的殖民統治,以比下國民黨的統治台灣。後來則是為了反中抗中,不僅要比下國民黨的統治台灣,還要貶低清朝的統治台灣,更企圖拉攏日本一起對抗崛起的中國大陸。國民黨來自大陸,於是反國民黨也可歸於反中抗中的大旗之下,可說是吾道一以貫之!

綠營大力宣揚,包括修訂中學史地課本,推崇日本的殖民台灣和二戰後的政經現代化,以貶低國民黨統治,是收效頗豐。現在的年輕人多以為,是日本殖民統治帶來台灣的現代化,而國民黨統治只有威權和不民主(只有老人依稀記得國民黨時代的經濟騰飛和創建半導體產業、全民健保)。這使民進黨得以兩度當選總統,並成為台灣第一大黨。並且,台灣人親日超過親中,使綠營可以持續以反中、台獨騙取選票。

綠營媚日舔日獲得很多政治利益,卻忽略了一嚴重後遺症:媚日舔日的台灣人喪失了自立自強的骨氣和勇氣。對於過去欺凌壓榨台灣人的日本人,這些人可以感恩戴德、諂媚討好,哪還會有自立自強的骨氣和勇氣?這些人總肖想,台灣像(沒有國格的)日本一樣自己不必有軍隊(自衛隊不是正常軍隊),但受到美國駐軍的保護。這明顯呈現於,很多反中網民勇於在網路上與對岸網民打嘴炮,但是台灣募兵卻始終不足。蔡英文明瞭這些人(包括她自己)的沒有骨氣和勇氣,即使主張反中、台獨,至今不敢延長義務兵役期到一年,更不敢宣布台獨,雖然已全面執政。

綠營媚日舔日,能使日本支持台灣抗中嗎?口頭上當然能,但是實質上是無望的。在《和平憲法》和美軍駐日下,日本人也早已喪失了自立自強的骨氣和勇氣。這充分顯示在1980年代末,當時經濟如日中天的日本乖乖的、不反抗的被美國輕易整垮而沈淪至今(參見《日本失落三十年-美日同盟如何互相對待》)。沒有骨氣和勇氣的日本人是不會為台灣人两肋插刀的,尤其現在日本的經濟和軍事實力已比不上中國大陸。

大陸領導人對綠營的媚日舔日,必定很不齒和痛恨,但是對許多台灣人的沒有骨氣和勇氣,必定很如釋重負。沒有骨氣和勇氣的台灣人,即使反中抗中,不太可能抵擋對岸的武力統一,也不太可能造成統一後的治理困難。這樣兩岸統一就比較容易了。

總之,綠營媚日舔日,看似有助於反中抗中,然而卻導致很多台灣人沒有骨氣和勇氣,其實反而不利於綠營的反中抗中!

選舉時事有感 | 藍清水

選舉時期似乎必定比平時更混亂,甚至是恐怖。

一、有人說紅色政權統治之下的社會是:「有花皆紅色,無鳥不鸚鵡」。

二、我覺得民進黨統治下的臺灣媒體是:「有媒皆綠色,無媒不鸚鵡」。

三、華盛頓說:「政府為甚麼禁止言論自由?1.它過去做了壞事,怕人們提起;2.它正在幹壞事,怕人們批評;3.它準備幹壞事,怕人們揭露。總之,禁止言論自由一定與壞事相關,絕對不是好事。」

四、新聞系畢業的某女主持人,四十歲以前表現迭有佳作;不知為何,年近七十,卻如失心瘋般亂吠,是被綠營放蠱了嗎?

五、民進黨竟然要把TVBS搞到頻道末段班,看都看不到,NCC還是獨立機關嗎?別以為只有藍的在看TVBS,別忘了還有30%的青壯中間選民。民進黨聞聞空氣中的味道吧!

六、民進黨立院黨團竟然直接發函資策會,要求三天內提供高虹安所有檔案。(甲社團可以發函要乙社團限時交出資料嗎?)果然回到黨國時代了。不過國民黨黨部當年要調資料,可是會先發函給有黨員身分的行政首長,請行政首長協助取得所需資料,民進黨卻連這道手續都省了。簡直是無法無天了!

七、再下去可能會是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的《1984》社會的再現,書中塑造了一位隱身的「老大哥」,這位老大哥透過各種機構、手段,恐怖地掌控了整個政府、人民的思想、心智。現在,我們的政府逐漸向「老大哥」路上轉型中,我們難道要像溫水中的青蛙般,等著被煮熟嗎?等著過那種被監控的日子嗎?自由是像呼吸空氣一般,假如連呼吸空氣都被管控,那會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啊!

八、恐怖啊!

桃園錢花到哪裡去了? | 藍清水

從2014年開始,桃園市每年的預算在1,300億左右,8年共有1兆以上的年度預算,另外據吳嘉和議員等指出桃園市實質舉債達1,500億,而變賣價值不斐的市府公有地還不算在內。換句話說,過去8年鄭文燦花了1兆2,000億左右,但是,他兩次市長所提的政見,有幾項兌現了?

別的不說,光是鐵路地下化一項,除了原先已完成近8成的鐵路高架化工程費近700億化為烏有。鐵路地下化要1,200多億,市府要負擔300多億,鄭文燦競選時拍胸脯保證在任內完工,但是這項工程完工遙遙無期。在當議員時批評航空城徵收範圍過大,有圖利土地開發商之嫌,鄭文燦當市長以後,航空城的徵收範圍是變大還是變小,大家不妨去查查看!

不過,桃園市民幾乎都稱讚鄭文燦,認為他有做事。到底他做了甚麼事呢?無非是透過各局處、區公所辦活動,而活動幾乎無日無之,或者透過補助社團辦活動,每年花十幾、二十億辦地景節、農業博覽會、花彩節,除了熱鬧一陣,到底是為地方創造了經濟利益抑或肥了廠商?這些錢若用在協助弱勢族群,其實質意義絕對大於煙花式的活動。

無黨籍的中壢區市議員參選人毛嘉慶就指出,明年要舉辦的世界客家博覽會,客委會舉債12億,桃園市政府再配合3億,共15億元,辦一個與改善桃園市民生活無關的活動。

若是,將15億拿其中9.5億,可以讓全市19.1萬中小學生免費吃一年的營養午餐,其餘的6億元,若拿來補助到外地工作的通勤族當交通津貼,相信會得到大部分是年輕人的通勤族的歡迎,這便是實質的改善市民生活。何況每年1,300億預算,若能撥出其中100億來處理民生所需,桃園市絕對可以成為全台最幸福的城市。

桃園市過去8年1兆多的預算,花到哪裡去了?

學者陳吉仲而今安在? | 藍清水

我曾在電視上看過有關陳吉仲的紀錄片,片中除了有陳吉仲的訪談,也有同事、好友對陳吉仲不為人知的一面的公開。坦白說,我看過以後,對陳吉仲苦學出身,任中興大學教授多年,還需要向教授同事借錢周轉這一段,印象極為深刻。因為,表示陳吉仲清廉、樸實,這在當代的政治人物當中稀有到令人想要膜拜。

陳吉仲從副主委升任主委後,我對他寄以厚望,因為他是一位對農業政策有傑出研究成果的學者,且常為臺灣農民發聲爭取權益;主委的身分,恰好可以將所學化為實務,提出好的農政,造福農民及消費者。沒想到,如此一位學術性格高於一切的學者,一旦當了官,便走樣了。他不但對農產品的滯銷或生產過剩,提不出一個治本的解決方法,卻推出一連串花錢卻荒腔走板,解決不了問題的辦法,還推責給中共。真是找罵!

如今,選戰正熾,國民黨把林智堅的抄襲事實曝光後,導致蔡英文欽點的愛將黯然退選,為了在抄襲這件事上與國民黨戰成平手,民進黨四處出征,希望用同樣手法能還治國民黨。張善政首當其衝,國家機器是無孔不入的,他們竟然找到一份農委會十幾年前委託宏碁的研究案,說張善政是抄襲者,並涉嫌貪汙,不但應該負法律責任,還要追回5736萬的委託研究費。如此罔顧事實與法律的指控,明顯地是要誤導選民認知罷了。

寫過論文或者承攬過政府委託案的人,都知道論文與委託案兩者之間的差異。前者著重創見,後者係以既有材料做比對、分析。但是,一般人是不會了解這麼透徹的。抹黑是民進黨擅長且慣用的選舉招式,讓不了解的人有先入為主的觀念後,事後要洗白便難上加難。釐清真相,向來就不是民進黨想要的。

張善政基於合約保密條款無法公布事實,陳吉仲用模糊的應答方式說沒有保密條款,黃瑋翰公布當年合約,明明白白地揭示有保密條款,陳吉仲則說沒有保密的必要,農委會則配合選戰布局,說六部分有疑義。請問,農委會與宏碁是合約兩造,張善政只是被指派的計劃主持人,實際計劃執行另有他人,縱使有疑義,法律上也是宏碁要負責,卻針對張善政猛烈攻擊,不是為了選舉為哪樁?

陳吉仲的學者風骨被綠蛆啃食光了?還是自甘墮落了!以後回學校教書要如何面對台下的學生與隔壁研究室的教授同事呢?
學者陳吉仲而今安在?

「唯有窮台可救台」論 | 魏人偉

只是愚見,謹供參考:

1. M國在審議《台灣政策法》,但內容乏善可陳,主要是噁心兼敲詐,您要信它便信,否則也只是「朝廷清議未定,而金已渡河」的現代版而已。

2. 其重點在於「吸血台灣」,規定每年買武器的預算必須大於前一年度,且必須年年增高,先借款給台灣都行,總之,必須給我買+買+買…,我叫你怎麼買就得怎麼買!反正就一句話:「錢掏出來,買!」

3. 那台灣哪兒來的錢呢?這就是本局棋的破局關鍵囉:別以為台灣這身子板有多硬,其實比M爹那風燭殘年差不多啦,去年如果扣除從大陸賺的1700億美元順差,那台灣在全世界的貿易總帳是穩妥的虧損1000億美元哦,流血輸出吔,目前5000多億的外匯存底夠虧幾年?

4. 滯銷的香蕉+鳳梨+蓮霧+水產+…,那會產生多少經濟難民?全得當局負責呀,不能只要選票不顧肉票吧,不是嗎?

5. 以此之故,只要斷掉錢袋子,便可破此「美台迷魂陣」了。若是寄望美爹像烏克蘭那樣每月樂捐50億,那您得保證海盜民族的算盤撥得響呀,何況台灣四面環海,支援進得來嗎?

6. 甚者,大陸的實力積累已到了「進口替代」的階段了,正好趁此良機建立自己的內循環,才可大可久呀。

7. 只是斷了大陸的錢袋子,會苦了台灣老百姓,我也是其中一員,也不忍心的,但「窮死總比被炸死強」吧?家中沒寶,自然就會斷了海賊們的念想,咱不就安全啦。

8. 而且,缺錢之後,壞心思一定會動到四大退休基金上,那就會影響到一千萬台灣人,那可是一半台灣人吔。會不會像明末三餉(遼餉、剿餉、練餉)那樣激起民變?這是很有想像空間的,至少,不會是大陸人殺台灣人的慘況,不會留下後世仇恨,而且,在5年內即可坐等實現,也可讓台灣同胞在民族復興大業上好好露露臉!

9. 最好的消息是,美國絕對不會出兵參戰,因為該法的罰則最高竟然只是制裁「個人+金融機構」而已,而且只是美國國內法不通用於國際世界,更強調沒有違背「一中政策」,可見只是裝腔作勢保護少數權貴而已,而這些少數權貴要做的就是「畫押口供/賣掉台灣」即可矣!

咦,有《權貴被白嫖歌》如下:

權貴小心被白嫖,過手財神不是寶,
A了滿坑又滿谷,只是借你熬一熬。
權貴小心被白嫖,歷史故事瞧一瞧,
傷害道德令壽夭,保護百姓乃天藥。
權貴小心被白嫖,堂上神主卜卦爻,
勾結外賊愧暗室,你當祖宗不知曉?
權貴小心被白嫖,地球雖大無處跑,
倚美依日不靠譜,加澳亦不敢多留。
權貴小心被白嫖,囂敗不久莫招搖,
保護台灣勿引戰,長保富貴金鎖鑰。
權貴小心被白嫖,莫拿百姓作肉票,
無盡內戰血爭權,蒼天有眼饒過誰?

為點頭之交張善政打抱不平 | 郭譽申

筆者曾為文反對朱立倫徵召張善政參選,因為不辦黨內初選違反民主精神(參見《朱立倫徵召張善政參選,得不償失》)。其實我對朱和張並無成見,而張善政還是我的舊識,不過只是點頭之交。現在民進黨以其掌控的很多媒體對張大肆抹黑,讓我看不下去,驅使我為張打抱不平。

我與張善政年齡相近,差不多時間從美國名校拿到博士學位回國服務,他任教於台大,我則先任職交大,一年後轉任中研院。由於我們都是資訊專業,而且當年資訊領域的教授很少,我們自然常在一些會議上碰面而認識(後來他轉職業界,碰面就少了),認識至今至少30多年了。雖然都屬資訊專業,我與張的研究領域頗有差距,我們只能算是點頭之交,見面會打個招呼、寒喧一兩句,而無其他交往。即使相交淺薄,我感覺他的談吐就是一個謙謙君子。

資訊專家多半是資訊、電機、數學等科系畢業,張善政是少數的例外。他是土本工程系畢業,並獲得土木與環境工程學博士學位。由於他的博士論文是利用電腦圖學於土木工程技術的分析,他兼具有土木工程和資訊科技兩項專業能力。這是極少有的,他因此受命規畫和建立國家高速電腦中心,並擔任第一任中心主任。該中心提供高速計算服務,對科學和工程的研究非常重要。

由於他的專業能力和經驗,張善政後來先後被宏碁集團和Google公司延攬擔任高階主管。他在Google擔任亞洲硬體營運總監,主管Google在亞洲的網路資料中心的營運。任職期間,他爭取在彰化濱海工業區,設立「Google台灣資料中心」,成為Google在亞洲地區最大的資料中心。這對於Google和台灣都是重大的貢獻。張善政不戀棧Google的高薪,不久就離職,受邀進入馬政府內閣,先後擔任政務委員、科技部部長、行政院副院長及行政院院長。

簡單比較張善政與他的主要競爭對手民進黨的立委鄭運鵬。除了曾短期自行創業但失敗,鄭運鵬一輩子都在政治圈打滾,擔任過三屆立委。張、鄭競爭的桃園市長職位需要有強大的規畫和執行力,不像立委只要能言善道會批評就好。鄭運鵬不像張善政有強大的科技能力,以及擔任高階主管領導團隊完成複雜工作的經歷,他的規畫和執行力看來遠比不上張。此外,鄭運鵬遵從黨意大力支持論文抄襲的林智堅,顯示他的心中只有政黨而沒有是非,他的形象因此墜入谷底。

比較能力、經歷和形象,鄭運鵬,比張善政差太多了,完全沒有勝選的理由。因此民進黨非施展抹黑大招不可了。民進黨指控並大肆宣傳,張善政在宏碁任職時擔任農委會委託的《農業電子化發展策略分析與規劃》研究計畫(2007至2009年)的計畫主持人,其計畫報告是剪剪貼貼的抄襲,這樣就輕鬆收下了5736萬的計畫經費。而民進黨掌控的農委會還發文要求宏碁和張善政解釋說明計畫報告的瑕疵。

這真是瞞天大謊。我只聽過學術論文抄襲,卻從沒聽過計畫報告抄襲,更沒聽過已結案十多年的委託研究計畫被追究其計畫報告的瑕疵。委託研究計畫是委託單位與受委託單位之間的關係,與其他人都無關。即使計畫報告有些瑕疵,只要委託單位判定受委託單位執行的工作有達成計畫目標而同意結案,即表示計畫報告的瑕疵無傷大雅,焉能結案十多年後來追究這些小瑕疵?很顯然,計畫報告有瑕疵是假議題、無稽之談、無關緊要,選後絕對沒事。民進黨的指控完全是無的放矢,血口噴人,就是純粹的選舉抹黑、烏賊戰術!

非常優秀的張善政願意為台灣打拼,卻遭受民進黨的漫天抹黑,實在令人痛心。在選舉民主制度下,台灣還有公平正義嗎?

成立數位發展部,錯在哪? | 郭譽申

筆者的專業是資訊科技,雖然退休幾年,還是關切這方面的發展和新聞。上月底數位發展部已掛牌啟動,它約600人的員額,近半為約聘人員,以及高達200多億的年度預算,立刻受到在野黨立委的批評。

在野黨的批評主要在於預算過高,以及約聘人員多,恐怕成為綠營網軍。可能因為數位部最初沒提供資訊,在野黨的批評雖然沒錯,卻沒抓到重點。蔡政府成立數位部,到底錯在哪?

數位部明年所編列的預算總額約57億元,其中含各部會移撥業務與預算約32億元,加上第4期(112年到113年)前瞻基礎建設特別預算約160億餘元,加總約218億元。這些前瞻預算多是由各部會移撥到數位部繼續執行的計畫,包括智慧城鄉服務、基礎建設環境、產業數位轉型、數位人才淬煉、縮短偏鄉數位落差、推廣數位公益服務等內容,並非為數位部成立所新編的預算。

蔡政府成立數位部,是中央政府組織再造的一部份。組織再造的目標永遠是提高效率、精簡組織。數位部集合了各部會原有的一些資訊有關業務,這些業務的原來預算約32億元,移撥到數位部,新預算立刻膨脹到57億元,大幅成長了78%。這絕不符合組織再造的目標,多半是浪費公帑!

蔡政府必定辯稱,數位部不僅承接各部會原有的資訊有關業務,還有很多新增的業務。然而蔡政府已執政6年多,又執行了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其中包含很多有關資訊的計畫,如上述。該做的、想做的,應該早已在做,怎麼現在又有新增的資訊業務?分明是藉成立數位部,再膨脹員額和預算!

蔡政府沒有合理的理由,卻藉成立數位部,增加資訊業務的員額和預算。確實令人懷疑,他們是要安插綠營的網軍。數位部有近半的約聘人員,這麼多職位都不需要正式公務員的任用資格,主管想要聘用誰都可以,主管很可能盡量聘用傾向執政黨者。這很破壞文官系統的中立性,是後患無窮啊!

數位部還有一個大問題,它承接了很多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如上述160億預算的多項計畫。這些大多是延續性的資訊系統開發計畫,原來由其他部會提出和執行。系統開發計畫一般是外包給廠商,在此執行指開發案的發包、監督和驗收。這些原提案人和執行人有轉入數位部嗎?多半沒有。公務員轉職牽涉職缺的配合、個人的意願、主管是否放人等很多因素,並不容易實現。因此數位部需要重新聘人接手這些計畫。

資訊系統開發計畫的原提案人和執行人半途更改,對於計畫相當不利,蔡政府為何這麼做?多半是上述前瞻計畫的執行遭遇困難,因此移轉到數位部。目標崇高的數位部被當成了緊急救火隊,難免事倍而功半,絕不是好事。不過,唐鳳有部長可以幹,倒是樂於跳火坑!

為記者哀 | 藍清水

記者上山下海、上窮碧落地挖掘新聞,滿足了閱聽受眾知的權利以及為大眾引進新的知識,並用輿論監督政府,故人稱「無冕王」。9月1日是記者節,記者先生、小姐們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節日,表示,社會與政府對記者這一行的尊敬。

因為,我是世新畢業的,受過新聞教育,故而對記者的方方面面都有興趣且關心。在民進黨崛起之前,臺灣的新聞記者嚴守記者守則且極為自律,故而人們常常可以接收到記者們提供的各式各樣的真消息。因為,當時的記者幾乎都會對消息來源再三查證之後才會發布。現在的記者,可以憑空杜撰新聞,或者對消息來源不做查證,以致常為提供消息者所利用,當然也有專為假消息効勞的無格記者,因為大多數的記者已經用意識形態做為撰寫、報導新聞的最高指導原則。

就如記者節當天,有位變色龍召開記者會,竟然對提問的記者惡言相向甚至辱罵。全場記者只敢在底下竊竊私語,看不到一個記者挺身聲援,事後且有三立的記者認為中天記者是自找的。這種記者公開批評記者,同業攻擊同業的情形,在以前可未曾聽聞的。以前只聽聞記者們為了跑獨家新聞而互相競爭,可是,外界若有作賤記者的情事發生,記者必群起而聲援之,哪容變色龍曹某如此猖狂?事後記者公會並會公開譴責,以維護記者尊嚴。9月1日記者公會在嗎?

假如,記者被意識形態所綁架,為特定人物、政黨服務,如此無格調者,不該再被稱為記者,而應該稱之為走狗或者鷹犬比較適當。

老報人、世新大學創辦人成舍我先生,生前每年為畢業生題辭都是:「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若瞭解成舍我先生年輕時如何力抗軍閥,一生如何扮演監督政府的角色,便知道這幾個字,是老報人一生所服膺的記者信條,即當一個大丈夫是也。現在的記者能做到者幾希?

政戰幹部放下反共旗幟,堅決中華民族統一路線 | 杜敏君

老蔣播遷到自由復興堡壘後,痛定思痛,反省檢討,認為敗在沒有讓國軍幹部認識馬克思的唯物辨證法,沒有貫徹國軍的政治工作。因此交待經國先生在北投跑馬場成立復興崗政工幹部學校,在三軍成立政治作戰制度,學習中共的政工制度,連、營並編制有連、營指導員。

可惜唯物辨證法是批判性的,是否定和辨證的哲學。政戰制度非但未能鼓舞官兵士氣,反而在破壞部隊團結,控制官兵思想。政戰官與部隊主官爭名奪利,成為部隊的抓耙仔(打小報告),沒有主官不視為眼中釘的。

詭譎的是,經過革命烘爐復興崗千錘百鍊出來的革命子弟,熟諳馬克思的唯物辨證理論,應該是國民黨軍的忠貞幹部,然而事實相反,退休之後,至死不渝的蔣家反共子弟兵反而是黃埔嫡系陸軍官校軍官,而經過思想改造的復興崗子弟,反而放下了反共旗幟,堅決中華民族統一路線,連我們的老校長許老爹,都成為統一的急先鋒、領頭羊,為何?

只有一個理由,懂得唯物辨證法的哲學研究方法,世界上萬事萬物都是變動不居的,人自生下來那一刻起,就開始死亡,所以是即生即死,同樣是你,生老病死是正常現象,幼年否定了嬰兒,少年否定了幼年,青少年否定了少年,以此類推,各年齡層變化的過程構成你的整個人生,唯一不變的是你自我意識的存在。

我們過去所反的共,是當年共產黨自我矛盾鬥爭的過程。經過不斷自我否定的提升,共產黨已回歸到復興中華文化的道路,所謂的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共產主義,也就是孫中山的人類互助合作,天下為公的大同社會主義。那些停滯在原地的反共死硬派,反而成為歷史進化的絆腳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