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建仁的謬述與說謊 | 丁紹傑

2020年7月11日,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舉辦講座,前副總統陳建仁受邀出席,以「威權時代出生的孩子-談政治的啟蒙、實踐與展望」為題演講。

上報快訊李婉伶報導,標題是:「父親曾與軍方陷對峙 陳建仁談228:有真相才有寬恕與和解。」

其中陳建仁表示:「父親在我小時候會提起,228發生時,我家剛好在高雄」,「當年因台北查緝私菸引發此事件,國民政府接收台灣後,外省人壟斷所有權位,許多官員也開始貪汙,軍隊紀律更是敗壞,而民生用品也都遭掃空,加上語言、文化的衝突、通貨膨脹等種種因素,才導致228事件的發生。」

以上這段是陳建仁的謬述。陳建仁的父親陳新安是本省藉,在二戰結束之後,獲得謝東閔重用派任高雄縣政府戶政課課長。1948年官派旗山鎮鎮長。1951年轉任台灣省政府農林廳專員,同年生下陳建仁。1954年獲國民黨提名,當選第二任民選高雄縣長。從以上陳新安的官運亨通,發現陳建仁與228受難家族無關,完全看不到「外省人壟斷所有權位」的謬述。

另外,陳建仁提到:「1945年起,父親陳新安擔任官派的旗山鎮長,有一天鎮長辦公室突然遭許多軍人闖入,配槍軍人還將刺刀對準陳新安,要求「搬出去!」但陳新安只會說台語,不會說普通話,因此以台語反問「什麼叫『出去』?」不料對方回嗆「我槍斃你!」一度引發緊張對峙,所幸後來找上軍方長官溝通,才順利化解僵局。」

以上這段是陳建仁的說謊。陳建仁的父親陳新安,童年在私塾學過中文,臺北高等學校畢業後,赴日本唸書,畢業於京都大學法學部法律系。二次大戰期間,由於通曉中日文,得以參加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的情報組織,戰後獲得陸海空軍甲種獎章,曾擔任軍友社理事,長期為軍人之友。

首先陳建仁的父親陳新安,是會講中文的知識份子,曾參加國民政府情報組織,另外,一位軍官出身的旗山鎭鎭長,會受辱於士兵「將刺刀對準陳新安」,這是什麼笑話?

各位看倌別笑,這不是笑話,而是自欺欺人的謊話,來自台灣院士陳建仁,這種自欺欺人的謊話,在台灣成千上萬,受騙的民眾何止百萬千萬。

從陳建仁內閣看民主制度 | 黃國樑

蔡英文費了好大的勁兒,拼湊出一個陳建仁內閣。就像是一場大風吹的遊戲,不過是同一群人的內在攪動,看似眼花撩亂,實則紋風不動。

陳建仁只當過衛生署長、國科會主委,以及虛位的副總統,如今就要當閣揆了,怎不教人怵目驚心?

然這豈真只是民進黨的問題?我以為不然,這應是台灣共同的問題,甚至是所謂選票民主的內在缺陷;如果國民黨那天重返執政,恐一樣找不著真正適任的內閣閣員。

所有這一類的體制,都是只能用選票這一單一的標準與工具作為甄別依據,去為某一個職位尋覓人選,但選票選出的,往往只有如簧之舌卻無真實才幹。這在台灣這種體制情況還不算嚴重,在內閣制國家,一個人當上總理或部長前,很可能從未有過任何治理的經驗。

以德國外長貝爾伯克為例,她2005到08年都在當國會助理,然後參選聯邦議員失利,四年後即2013年捲土重來終於選上,第一次選上後即任綠黨的氣候政策發言人,然後在2018年與哈貝克一起當上綠黨的共同黨魁。

前年底,她的黨與蕭茲的社會民主黨以及另一個自由民主黨共組聯合政府,她就當上了外交部長,然後在上任不久後爆發的俄烏戰爭中,不顧油氣大漲後的人民死活,死磕俄羅斯。

亦即,這個人從未幹過任何別的工作,一開始就是幹政客,從助理到議員到部長,有什麼比這更平步青雲的履歷?但這樣的政客沒有足夠歷練也罷,卻很容易陷國家於險境。

台灣的好處是,政客選上立委後,可能下一步是去選地方首長,在地方有些治理的經驗後,再被納入內閣成為閣員,這比貝爾伯克好歹多個地方首長的經歷;但台灣仍有可能將一個意識形態狂徒直接延攬入閣,或者將一個不接地氣、不知人間疾苦的人選成總統,譬如現在的蔡英文。

國民黨看似比較循序漸進,遴任閣員時稍微看重學經歷與真實的能力,但從馬英九時代起,就已不免亦有沐猴而冠、朽木為官的現象。這一是因為選舉過於頻繁,敗選後造成重新組閣的情況頻仍,人才不敷使用,二是網路時代容易錯殺真正有治理實力的人選,一個小錯就被網攻或發動街頭包圍,只能辭官歸里。

國民黨過去被稱人才濟濟,其實是受惠於威權體制的結果。兩蔣時期一個人必須從基層的文官開始歷練起,真的堪當大任者才可能被拔擢上來,整個官場生涯必須有多個職位的磨礪、焠煉,然後才可能一朝被拱上高位。

但現在國民黨與民進黨有啥不同?不是一樣選議員、選立委,然後選縣長、選六都市長,然後幹部長,如地方選上的是雙北市長,或就直攻九五。贏了天下歸我,何其順暢、但又何其便宜?

所以我們會選出個讀稿機總統,也會選出個道歉總統,更會選出個貪汙總統。而他們的共同特點是,口號至上、國家停擺、黎民哀苦,他們卸任時,一事無成,只留下一些煙花與荒唐,供人或憑弔、或罡責。

但人民竟也大都對這種庸懦與無能熟視無睹,當成司空見慣的必然。並仍驕傲地高歌:我們擁有民主,多麼幸福!

US Taiwan Watch:追求親美至極的台美關係 | 郭譽申

最近讀了一本講述台美關係的書 [1],讓筆者注意到其作者US Taiwan Watch(美國台灣觀測站)。這個組織自稱「為美國註冊的501c(3)非營利組織,致力於透過公民力量強化台美關係,並促進民眾有品質地參與台美外交。」其成員為關心台美關係的台灣裔美國人和台灣在美留學生。

筆者原來期盼 [1] 會探討中美台之間的戰略關係,然而除了詳述自台美斷交後台美關係的演變,書中是無條件而全面的親美反中,完全成為美國的啦啦隊,為美國的任何對台作為說好話及隱瞞其對台灣的不利結果,並且自願遵照美國的期待行事。這樣無極限的親美真是噁心。譬如:

1. 美國保持戰略模糊,不承諾保衛台灣,因為承諾保衛台灣「可能會激怒中國,造成難以預料的衝突」。(美國不承擔保衛台灣的責任,竟然是為了台灣好!)

2. 「雖然放寬開放美豬美牛進口並非台美FTA或BTA的保證門票,但確實是向最終的目標跨出了一大步。」(開放美豬美牛進口已滿兩年,卻沒聽到什麼台美FTA或BTA的好消息。)

3. 台積電的美國亞利桑那晶圓廠使用5奈米製程,年產量24萬片晶圓,無法和台灣的1200萬片相比。(實情是亞利桑那晶圓廠使用4奈米的先進製程,年產量60萬片晶圓。而台灣台積電生產的所有晶圓中,大部份都非先進製程,因此亞利桑那晶圓廠在先進製程中已占比頗高,並將興建第二座晶圓廠使用更先進的3奈米製程。)

4. 「對於美國來說,軍售是透過強化盟友的防衛能力,以提升其整體國家利益的一種方式,而非從值得信賴的盟友身上牟利。」(美國的軍工業都不牟利,如何維持其員工的高薪?)

美國在1949年背棄國民黨政府,1975年背棄南越政府,2021年背棄阿富汗政府。書中都不提美國的這些卑劣歷史,而只是無條件而全面的親美,這樣就能贏得美國的不背棄嗎?南越政府和阿富汗政府可都是美國扶植起來,比台灣更親美的政權啊!

[1] 出版時尚未發生俄烏戰爭。現在美國期待台灣像烏克蘭一樣成為其馬前卒和砲灰,去對戰和消耗中國大陸(參見《美國實行「誘打」,中共何時會出手?》),US Taiwan Watch也樂意遵行嗎?US Taiwan Watch若不是幼稚,就是有意的賣台!

[1] US Taiwan Watch(美國台灣觀測站)《為什麼我們要在意美國?從外交、制度、重大議題全面解析台美關係》聯經出版,2021。

駁曹興誠的大放厥詞 | 楊改之

因為老曹沒有捐30億,林律師自訴他詐欺被法官駁回事件,以及結草銜環事件,所以大叔浪費了生命裏寶貴的時間,拜讀了老曹最近幾篇文章還有BBC的專訪!感覺老曹說的貌似有道理,但其實狗屁不通!

論述一:中國假文物氾濫,是因為共產黨的唯物主義造成!

這是什麼鳥?
世界各國造假大師不服氣了!老子可不是唯物主義的追隨者!
再則,躺在墳墓裏的文物造假專家也不服氣了,老子造假的時候,共產黨還沒出生好不好!
明顯的竹竿裝菜刀!

論述二:中國文化精髓在先秦,秦始皇大一統之後中華文化就走下坡!所以統一是不可取!扼殺了文化的創造力和生命力!

這個是做夢來的吧?
誰給你這麽大勇氣批判漢、唐、宋、元、明、清的文化?一切都是屁嗎?
春秋戰國百家齊放,精彩斑斕沒有錯,後面兩千年就不精彩了?
有沒有搞錯?
這論點恐怕李白、杜甫、王羲之、陶淵明、蘇東坡、王陽明…(人太多了不列舉)都要詐屍找你算賬了!

論述三:BBC採訪裏說中華民國100多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只有70多年,所以是小老弟!

後面又說台灣從總統民選以後才是真正的民國!
所以你到底要算幾歲?
又說古代是家國,後來黨國,現在民國,所以現在人民大於國!
看他的文章,中文應該不錯,怎麼到這裏錯亂了?放在後面的比較大好嗎?
人民大於國家?找一個例子我看看!
大學: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這一套可以翻轉?翻一個我看看!
這不亂套了嗎?

論述四:烏克蘭是獨立國家,所以在戰爭中可以獲得國際支持,所以台灣必須獨立未來在戰爭中才能獲得國際支持!

很好,原來你承認了,你就是打算把台灣變成下一個烏克蘭!

結論:美狗無疑!
所有文章以及採訪內容,都充滿了傲慢與偏見!
在民主正確的名義之下,所有控訴都顯得合情合理,但請不要亂套瞎編!
數典忘祖,說的就是你!
還敢提結草銜環?就你也配?

兩岸都有文化大革命 | Friedrich Wang

歷史常常驚人的相似。

毛澤東在1966年發動文化大革命,讓青年學生開始所謂的造反,不讀書、不學習、整天把老師拉到豬圈牛棚裡面批鬥,直接闖入政府機關,讓行政完全癱瘓,全國各地開始破壞文物,歇斯底里地武鬥,終於搞成了一場十年浩劫。

等到1971年毛澤東覺得自己的權力已經鞏固,不想再玩下去了。那這些已經搞了好幾年的上百萬學生要怎麼辦?那就來一個「上山下鄉」吧!向無產階級工農前輩學習。最後的結果,這些人的青春什麼也沒學到,年紀稍長之後就被丟到荒郊野外自生自滅,這種慘狀在許多後來所謂的傷痕文學裡面都有各種描述。等到改革開放,他們大夢初醒,但是已年華老去,除了很少數的例外,幾乎這一輩子已宣告毁滅。中國大陸蒙受了巨大的損失,到今天都還隱隱作痛。

台灣又何嘗不是如此?民進黨在2000年執政之後,等於發動一場文化大革命。七、八年級就跟著他們搞各種運動,並且在2008年之後隨著網路普及而逐步加溫。「公民不服從」、「大腸花」,「佔領國會」、「萬人送仲秋」等等,終於幫助貓女王獲得無上的權力。

坦白說,七、八年級是台灣最糟糕的一個世代,專業素養最差,辦事能力最不行,學術研究能力低落,許多即使受了高等教育,也沒有太多的思考能力,中國文化的認同已經逐漸消滅,但是也沒有新的世界觀或者文化觀可以取代,變成虛無飄渺的一群。他們把自己的青春以及選票都給了民進黨,換來的是一個暗黑的未來。

現在七年級已經逐漸進入中年,八年級也早就不是鮮嫩的少男少女。你們這些人還有什麼利用價值?那就為台灣犧牲,自生自滅吧,或者去東南亞賣淫、賣器官。就如貓女王所說的,2024之後,就完全不干她的事。

看起來九年級有覺醒的跡象?但是對於這一點,筆者並不樂觀,因為為時已晚,就算他們集體覺醒,面對的也是一個破敗的島嶼,核心產業出走,兩岸關係惡劣,隨時準備上戰場。而這一切都要他們去承擔,正如貓女王曾說的「只要台灣足夠強大,就不必擔心戰爭」,所以九年級如果未來搞不好,那完全就是你們自己沒有自立自強,跟現在這些掌握權力的人沒有關係。

筆者這種六年級的大叔阿姨,現在也只能冷眼旁觀,幫九年級加油,為七、八年級感覺活該。

閣揆底定,尚有何憂? | 藍清水

這兩個月來,最難看的一齣拖棚戲,非閣揆之去留莫屬。如今雖已底定,但,正如聯合報社論所說的,閣揆不管是誰,都是執行蔡英文之旨意,所以換了誰來當,其結果都一樣。

幾年來,用心觀察執政黨的所做所為,最驚訝是這個帶著817萬人期望的政黨,竟然可以墮落到如今這般地步。至於在野的國民黨、民眾黨、新黨、社民黨、時代力量、基進黨、無黨籍者,雖不如執政黨的腐敗、顢頇,但也好不到哪裡去。

中華民國在李登輝透過民選擔任總統之後,所走的政治路線率都以美、日為範,而美、日的所謂民主政治,其實是資本主義民主政治,這套制度其實是為資本家和智識分子服務,真正照顧到老百姓的很少。這可以由從政者不是資本家便是智識份子,而他們所關注的是透過制度性的法律,保障其權益和掠奪屬於大眾的資源,得到證明。其中知識分子甘心當資本家的犬馬,尤其令人失望。

從歷次的選舉中,我們可以完全明白,當今的政治人物和政黨所關注的不是如何福國利民,而是如何贏得選舉,以保住權、利和如何壯大政黨及掌握下次的勝選資源。當臺澎金馬陷入兵凶戰危的險境時,我們的政府,不但沒能凝聚民心、激勵士氣,卻依然勤於選舉輸贏的政治算計。不禁令人想起《戰國策,齊策六》裡的田單。

田單曾以「五里之城,七里之郭,破亡餘卒,破萬乘之燕,復齊墟」。因為在攻燕國時,「將軍有死之心,而士卒無生之氣」故能贏。攻打狄城時,「有生之樂,無死之心」,所以攻不下來。

如今,島內似乎無視中共的軍事威脅,依然紛擾不斷,街頭民調,年輕人十之八九,不願也不敢一戰。在這種狀況下,執政當局卻仍一味配合美國,撩弄中共,不知一旦兵臨城下,將何去何從?

美國如何反彈回升? | 郭譽申

哈佛大學政治學教授Putnam出版 [1],指出現在的美國與充滿貪婪和政治腐敗的鍍金時代(約從1870到1900年)頗為相似,並講述在鍍金時代之後的進步時代(約從1890到1920年),美國人如何團結在一起,推出很多改革,扭轉了鍍金時代的許多弊端,使國家反彈回升。結論是美國人現在需要重新進行類似進步時代的改革,再一次使國家反彈回升。

作者蒐集整理了美國從20世紀初至今的很多資料,包括經濟、政治、社會、文化等4方面,發現這4方面的數據曲線都呈現相當一致的倒U趨勢,如下圖,分別表示經濟的平等程度、政治的禮讓程度、社會的團結程度、以及文化上社群主義相對於個人主義的程度(每一曲線是多項數據的綜合)。這4條曲線呈現美國從20世紀初的高度「自我」,演進到1960年左右的高度「集體」,又演進到現在的高度「自我」。1960年左右是美國的頂峰,而20世紀初和現在的美國則是過分的自我和不團結。

書中也考慮美國從20世紀初至今的黑白種族狀況和性別平等的狀況。雖然種族平權的法律大多在1960年代制定,但是在那之前,黑人的健康、教育等已有大幅的改善,拉近與白人的差距;然而隨著黑人狀況的改善,出現白人的反彈,導致1970年代之後種族的實質平等進展有限。性別平等的長期趨勢看來比種族平等的趨勢樂觀一些。

[1] Robert D. Putnam、Shaylyn Romney Garrett《國家如何反彈回升》2021。(The Upswing: How America Came Together a Century Ago and How We Can Do It Again, 2020)


Putnam教授觀察到現在的美國與鍍金時代頗為相似,只是國內的表象,但是其實質和國際環境已大為不同。

鍍金時代的貪婪、政治腐敗和貧富高度不均主要肇因於經濟的高速增長(當時美國正逐漸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因此當時只是經濟果實如何分配的問題;然而現在的美國經濟不僅有分配的問題,也有增長的問題,美國已不再有高速的經濟增長,因此現在貧富不均的問題比鍍金時代難解得多。

鍍金時代及其後40年的國際環境非常有利於美國,當時歐洲列強互相打成一片,消耗自己的國力,讓美國可以隔岸觀火,不受干擾的進行進步時代及其後的改革,等歐洲列強在兩次世界大戰已消耗得差不多時,美國才挾其經濟優勢適時介入。現在的美國需要承擔不少國際責任,並須面對中國的迅速崛起和強力挑戰,美國幾乎是國內國外兩頭燒,要想國家反彈回升,是比鍍金時代和進步時代困難多了。

Putnam教授完全不提現在的美國與鍍金時代的巨大差異,而期待美國人可以重新進行類似進步時代的改革,再一次使國家反彈回升。這可說是一種無知的樂觀,無助於美國實現改革和國家反彈回升。

台獨和反台獨、中國人和敵視中國人的思想鬥爭 | 劉得福

這是一場台獨和反台獨、中國人和敵視中國人的嚴肅思想鬥爭。

台灣自從台獨日奴李登輝當政,開始叫李遠哲動手搞「去中教改」,將5000年中國史觀的教科書篡改為400年台獨史觀的教科書,至今30年,每年約15~20萬新生兒,6歲開始上小學,意謂自教改至今已受台獨毒害的36歲以下的青壯年,大約已有450~600萬,而且逐漸成為社會中堅。而蔡英文更將中國史併入東亞史,等同消滅了中國史。

現在的年輕人知道自己的祖先來自中國大陸的己經不多,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更少,這無法責怪這些受台獨毒害的年輕人,要責怪的是篡改教科書的台獨日奴,和無法撥亂反正的國民黨高層,而國民黨高層甚至連自稱自己是中國人,追求中國統一都不敢講。

在台灣仍在堅決反台獨、捍衛中華民國、捍衛中華文化、懷有大中國情懷的中國人,大約都是出生在民國30~60年,現在都已成為老翁,此長彼消,再過十年廿年,台灣將無懷有大中國情懷的中國人。這無疑是反台獨思想鬥爭的重大挫敗。

台灣被台獨笨圾民進黨一路緊抱美國大腿搞台獨,自降國格,被美國予取予求,一路把台灣推向台海戰場,於是搞到對岸射飛彈、圍台軍演,兩岸兵凶戰危,於是兵役被延長一年,年輕人準備要上戰場當砲灰,這就是瞎挺笨圾民進黨必然的結果。

挺綠的台灣人被貪汙舞弊無能治國的笨圾民進黨一騙再騙又騙,被騙千遍也不厭倦,事到如今,這群挺綠的盲從愚民,和所謂「天然獨」世代的年輕人,難道還不覺醒嗎?還不把禍國殃民的笨圾民進黨拉下馬,那神仙也救不了台灣。

「疑美論」如何? | 郭譽申

副總統賴清德日前表示,千萬不要讓有心人故意發起懷疑美國的言論,變成社會共識,這對台灣非常不利。不僅賴,很多民進黨的政治人物和親綠名嘴都公開發言要阻止「疑美論」。「疑美論」是什麼?真那麼可怕嗎?

美國表面上對台灣非常友好,很支持台灣,但是實質上美國可能為了自己的利益,而犧牲台灣的利益,甚至讓台灣成為美國的馬前卒和砲灰。懷疑美國有這樣的居心和企圖,就是「疑美論」。疑美論當然不是空穴來風,美國的很多作為確實讓人起疑:

1. 美國在1949年背棄國民黨政府,1975年背棄南越政府,2021年背棄阿富汗政府。類似地,美國遲早也會背棄台灣。

2. 美國保持戰略模糊,不承諾會出兵保衛台灣,是逃避盟友的責任,當兩岸爆發戰爭時,美國可能會隨機應變、見風使舵,最後選擇背棄台灣。

3. 俄烏戰爭爆發,美國雖然支持烏克蘭,卻堅持不出兵對戰俄羅斯,因為擁有核武器的國家不可直接交戰,以免導致核戰爭。類似地,若兩岸爆發戰爭,美國雖然支持台灣,也不會出兵對戰中國大陸。

4. 美國軍售台灣的武器都不是最先進的,並且常有賣貴之嫌。

5. 美國軍售台灣高效的布雷系統,及促使台灣延長義務役兵役期,是要讓台灣成為抗中的「刺蝟島」,像烏克蘭一樣成為美國的馬前卒和砲灰,為了美國而犧牲。

6. 美國國會通過不少友台法案,尤其衆議院議長裴若西造訪台灣,都是故意違背中國的一中原則,挑釁中國,企圖引誘中國在準備不足之下發起兩岸戰爭,以兩岸戰爭來消耗中國大陸,就像美國以俄烏戰爭來消耗俄羅斯。新任的衆議院議長麥卡錫似乎準備像裴若西一樣造訪台灣,繼續美國對中國的「誘打」政策。

7. 美國逼迫台積電赴美投資興建亞利桑那半導體廠,有利於美國,卻不利於台灣。美國獲得安全的半導體供應,而台積電則墊高了生產成本。美國不再倚賴台灣的半導體供應,因此沒有必要保衛台灣了。

每個國家都把自己的國家利益擺第一位,而視其他國家,包括盟國,的國家利益為次要的,甚至可犧牲的,因此一個國家懷疑其他國家,包括盟國,的居心和企圖是必然的,也是應該的。尤其美國有上述許多可議的作為,台灣人懷疑美國的居心和企圖更是必然的、應該的;反之,台灣人若不懷疑美國,恐怕會被美國賣了、犧牲了還不自知,還幫美國數錢呢!

韓國瑜的動向如何? | Friedrich Wang

老韓被罷免之後,基本上很長一段時間都很低調,但是操作的方向很漂亮,除了繼續親近鄉土之外,也致力於慈善工作,得到相當程度的肯定。

但是,筆者很早就認定他是一個政治動物,所以不可能會長久蟄伏,而必然找尋機會東山再起,更何況在民間還有一群基本支持者。至今他輔選的對象,絕大部分都能當選,證明了自己的政治能量仍然是不可以小覷。

可是我們要想一件事:如果老韓真的東山再起,那麼什麼樣的時機比較適合?或者說,什麼樣的位置比較適合他?其實,這個問題會比前者更重要。他畢竟是挑戰過總統大位的人,所以如果再叫他回頭選縣市長,雖然不是不行,但基本上已經顯得有些降格,更別說是立法委員。要先強調一點,我個人並不認為去選縣市長或者立委是降格,可是他那些支持者,也就是所謂的韓粉,恐怕不會輕易接受。所以挑選一個適當的舞台,對他來說是有難度的,而且也必須很謹慎。

筆者認為,想要他在2024重新出來挑戰大位的機會不大。他上次的失敗實際上是各種內外因素交加的結果,尤其是美國爸爸並不喜歡他,是最大的致命傷。這一點很現實,但確實不能不接受。我們從他參選總統的時候,國民黨那些老山頭,包括馬、朱、吳、趙等等的冷漠,甚至於冷嘲熱諷,冷眼旁觀的情形,就可以看出來,他跟國民黨的老派文化格格不入。簡單說,他給人的感覺不夠菁英。這很悲哀,但確實是國民黨的文化。

不過老韓的口才便給,在基層的親和力非常強,再加上上台之後展現出的群眾魅力,以及跨族群的吸引力,這些都是別人難以取代的。所以,未來如果在野陣營幾個大咖在統合過程當中需要找尋一個優良的副手,他應該是很適合的人選,當任何一個人的副手,應該都有加分的作用,相信想角逐大位的人心裡也都有數。

當然,這只是一個很初步的想法。筆者不算是韓粉,但是認為像他這樣的人才,如果就此在政界消失,那還真是台灣社會的一大損失。所以老韓未來的動向,還是很值得我們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