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記者哀 | 藍清水

記者上山下海、上窮碧落地挖掘新聞,滿足了閱聽受眾知的權利以及為大眾引進新的知識,並用輿論監督政府,故人稱「無冕王」。9月1日是記者節,記者先生、小姐們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節日,表示,社會與政府對記者這一行的尊敬。

因為,我是世新畢業的,受過新聞教育,故而對記者的方方面面都有興趣且關心。在民進黨崛起之前,臺灣的新聞記者嚴守記者守則且極為自律,故而人們常常可以接收到記者們提供的各式各樣的真消息。因為,當時的記者幾乎都會對消息來源再三查證之後才會發布。現在的記者,可以憑空杜撰新聞,或者對消息來源不做查證,以致常為提供消息者所利用,當然也有專為假消息効勞的無格記者,因為大多數的記者已經用意識形態做為撰寫、報導新聞的最高指導原則。

就如記者節當天,有位變色龍召開記者會,竟然對提問的記者惡言相向甚至辱罵。全場記者只敢在底下竊竊私語,看不到一個記者挺身聲援,事後且有三立的記者認為中天記者是自找的。這種記者公開批評記者,同業攻擊同業的情形,在以前可未曾聽聞的。以前只聽聞記者們為了跑獨家新聞而互相競爭,可是,外界若有作賤記者的情事發生,記者必群起而聲援之,哪容變色龍曹某如此猖狂?事後記者公會並會公開譴責,以維護記者尊嚴。9月1日記者公會在嗎?

假如,記者被意識形態所綁架,為特定人物、政黨服務,如此無格調者,不該再被稱為記者,而應該稱之為走狗或者鷹犬比較適當。

老報人、世新大學創辦人成舍我先生,生前每年為畢業生題辭都是:「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若瞭解成舍我先生年輕時如何力抗軍閥,一生如何扮演監督政府的角色,便知道這幾個字,是老報人一生所服膺的記者信條,即當一個大丈夫是也。現在的記者能做到者幾希?

習近平出訪中亞和建造中吉烏鐵路 | Friedrich Wang

習近平即將出席在烏茲別克撒馬爾罕舉行的上海經濟合作組織成員國領導人峰會,並分別對哈薩克和烏茲別克進行國事訪問。顯示中國對中亞的重視。

中吉烏鐵路(吉是吉爾吉斯,烏是烏茲別克),基本上等於是將中國西北的鐵路系統與過去前蘇聯時代所興建的中亞與里海鐵路系統加以連結,將使得整個歐亞大陸的鐵路運輸任督二脈打通,影響大中亞各國的經濟發展以及地緣戰略關係。

美國的印太體系試圖圍堵中國的發展,卻很難將手伸到中亞這一塊。若一切順利,未來中國勢必將從這裡出西印度洋,並且對中東以及波斯灣北部地區產生影響。但是要注意兩點:

其一,這件事情能夠成功的關鍵是因為俄羅斯被美國愚蠢的政策給推向中國。但是中、俄兩國真的能夠肝膽相照、長久合作下去嗎?歷史上俄國人從來沒有對中國人放心過,世界上唯一一個沒有唐人街的大國就是俄羅斯,而俄國恐怕不會甘心長久居於中國之下?

其二,中亞地區自古以來就是宗教與民族的破碎地帶,情勢不算穩定,而且經濟發展相對落後,又沒有建立起自己的核心產業。所以,中國在這個地區的施力固然可以讓自己突破美國的圍堵,但也等於將自己置身在這個混雜的地區之內。會不會在未來造成許多的負擔?甚至深陷泥沼?那也只有繼續觀察下去了。

千萬不要忘記麥金德的「心臟地帶」理論,誰控制中亞到東歐的心臟地帶,誰就能控制世界島,也就能成為世界的主宰。這一點,俄羅斯比誰都清楚。

自古以來,中國只要能夠把內部的問題搞定,外部世界大都很難影響中國的發展。對中國來說建立穩定的政治體制,並且促進社會良性互動,以及財富與資源的合理分配,恐怕才是未來真正最大的挑戰!

以攻勢現實主義評判美國企圖壓制中俄 | 郭譽申

美國對中國發起貿易戰、科技戰、輿論戰等,企圖壓制中國的崛起。另一方面,美國主導北約東擴逼迫俄羅斯,逼出俄烏戰爭,然後聯合歐洲國家經濟制裁俄國。現在受到逼迫的中、俄互相取暖以對抗美國的態勢已經形成。對美國是有利還是不利?攻勢現實主義([1])是頗受重視的國際關係理論。讓我們參考此理論,以評判美國對中、俄政策的利弊得失。

攻勢現實主義是基於五個假設:
一、國際體系處於無政府狀態。
二、大國具備軍事力量,能夠彼此傷害甚至摧毀。
三、國家永遠無法把握其他國家的意圖。
四、生存是大國的首要目標。
五、大國是理性的行為體。

基於這些假設,大國彼此是難以信任的,甚至互有敵意。經濟力量與軍事力量一樣重要,因為前者很容易轉換成為後者。換言之,大國間的競爭不僅在軍事力量,也在經濟力量。在軍事力量中,地面力量居於首要地位,因為只有陸軍能夠完全控制一個地區。霸權是指一個非常強大的國家,統治體系中的所有其他國家。海洋阻擋了地面力量的大規模移動,因此不會有全球霸權,而只會有區域性的霸權。

為了增加自己生存的機會,大國會努力增進自己的力量,並追求成為區域霸權。在同一區域內,每個大國都傾向於阻擋其他大國成為區域霸權。一個區域霸權會努力阻擋其他區域出現區域霸權,即努力削弱有潛力成為區域霸權的大國,其手段包括聯合該區域内的其他大國。反之,若該區域並無大國有潛力成為區域霸權,則不需投入大量資源於該區域以節省國力。

現在美國是西半球(美洲)的霸權。中國有潛力成為東亞的霸權,因此美國聯合日本、南韓、印度等國,企圖壓制中國崛起成為東亞的霸權。這完全符合攻勢現實主義。有些人認為,美國企圖壓制中國是因為中國不再韜光養晦。這完全是無稽之談。美國要壓制中國,只因為双雄不並立。

在歐洲,俄羅斯的軍事力量強過所有其他國家,但它的經濟力量弱於德、英、法,因此俄國並無潛力成為歐洲霸權。根據攻勢現實主義,美國沒必要花費資源去削弱俄國。換言之,美國逼出俄烏戰爭,並不符合攻勢現實主義。

更重要的,俄羅斯也是亞洲國家,根據攻勢現實主義,俄國並不樂見中國成為東亞霸權,因此美國應該拉攏俄國對抗中國,以阻擋中國成為東亞霸權。現在美國反而逼迫中、俄結盟,完全違反了攻勢現實主義。中國因為人口眾多,是資源不足的大國,俄羅斯卻是資源豐富的大國,中、俄結盟,剛好資源互補,使中國如虎添翼,對美國無疑是不利的。

[1] John Mearsheimer《大國政治的悲劇》,上海人民出版社,2014。(The Tragedy of Great Power Politics, 2014;初版:2001)

政戰幹部放下反共旗幟,堅決中華民族統一路線 | 杜敏君

老蔣播遷到自由復興堡壘後,痛定思痛,反省檢討,認為敗在沒有讓國軍幹部認識馬克思的唯物辨證法,沒有貫徹國軍的政治工作。因此交待經國先生在北投跑馬場成立復興崗政工幹部學校,在三軍成立政治作戰制度,學習中共的政工制度,連、營並編制有連、營指導員。

可惜唯物辨證法是批判性的,是否定和辨證的哲學。政戰制度非但未能鼓舞官兵士氣,反而在破壞部隊團結,控制官兵思想。政戰官與部隊主官爭名奪利,成為部隊的抓耙仔(打小報告),沒有主官不視為眼中釘的。

詭譎的是,經過革命烘爐復興崗千錘百鍊出來的革命子弟,熟諳馬克思的唯物辨證理論,應該是國民黨軍的忠貞幹部,然而事實相反,退休之後,至死不渝的蔣家反共子弟兵反而是黃埔嫡系陸軍官校軍官,而經過思想改造的復興崗子弟,反而放下了反共旗幟,堅決中華民族統一路線,連我們的老校長許老爹,都成為統一的急先鋒、領頭羊,為何?

只有一個理由,懂得唯物辨證法的哲學研究方法,世界上萬事萬物都是變動不居的,人自生下來那一刻起,就開始死亡,所以是即生即死,同樣是你,生老病死是正常現象,幼年否定了嬰兒,少年否定了幼年,青少年否定了少年,以此類推,各年齡層變化的過程構成你的整個人生,唯一不變的是你自我意識的存在。

我們過去所反的共,是當年共產黨自我矛盾鬥爭的過程。經過不斷自我否定的提升,共產黨已回歸到復興中華文化的道路,所謂的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共產主義,也就是孫中山的人類互助合作,天下為公的大同社會主義。那些停滯在原地的反共死硬派,反而成為歷史進化的絆腳石。

裴若西讓我憶起義大利裔和萌生的殺意 | 張輝

訪台惹禍的義大利裔美眾院議長裴若西,讓我陷入沉思和回憶。

我對美國電影描述義大利黑手黨的印象深刻,尤其是《教父》影片三集都看了。

自己在美國曾因支票被老美生意夥伴冒簽,幾乎領光戶頭存款。
對方就自稱是Mafia (義大利黑手黨)。
銀行報警後我才知道。
當地探長還跟我說,我來之前這個小鎮很平靜,
言下之意,還有怪我的意思。

幾年後我搬往洛杉磯,
在West Covina,一個比較窮的社區租房。
有天我經過某人家後院,幾個小孩在院中玩耍,
我跟他們以西班牙話打招呼。
其中一個較大的女孩,十歲左右,
以英語回話說:「你以為我們是墨西哥人嗎?不是的!我們是義大利人。」

也是洛杉磯,在Yorba Linda市較高級點的社區,
我問一頭紅髮的熟女鄰居,
「同樣是名歌星,
比較喜歡法蘭克辛納屈還是安迪威廉?」
她回:「喜歡法蘭克的嗓子,不喜歡他的人。」
法蘭克就是義大利西西里的第二代。
電影「教父」中曾有一段情節是在談他。

法蘭克·辛納屈

我由West Covina搬離時,一切照規定一個月前提早通知管理室,並清理完畢。
但索討房租押金時,那位管理員就是不退,我問她理由也不回。
也許她知道我已買好機票回台灣,要硬吞我的押金。
當時我是有槍的,在這種情況下,
萌生殺意,應是血汗男子的人性。
類似李敖說的,掐她脖子,前後搖晃的問:「為何不退我押金?」
不然,我難道還要報警或請律師告她?
畢竟自己在台灣及美國都受過幾年教育,也算是識詩書之輩,
忍了下來返台。
但至今仍耿耿於懷。

兩位我喜歡的影星艾爾·帕西諾和勞勃·狄尼諾都是義大利裔

女王駕鶴西歸的影響 | Friedrich Wang

邱吉爾在他的名著《英語民族史》中認為,英語作為世界最強勢的通用語言,經過300多年文化的沉澱,已經成為一種身份以及意識形態的認同。而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勝利,在他的觀念中是英語民族的勝利,也將標示著未來世界的格局將由英語國家所繼續掌控。

邱吉爾的說法大致無誤,實際上他還是太客氣了,因為這個勝利不是英語的勝利,更精準的說應該是盎格魯薩克遜民族的勝利。這個世界說英語的國家何其多,包括人口最多的印度,但是我們能說印度也是這個俱樂部中的一員嗎?

在邱吉爾的概念中,雖然美國是英語民族當中無可爭論的龍頭老大,但是英國還是將在未來繼續扮演文化以及意識形態上的領袖。簡單說,美國,在政治軍事力量上的強大以及英國在文化與制度上的輸出,將聯手繼續主導這個世界。

這一次英國女王駕鶴西歸,實際上對於邱吉爾所設想的這個格局又形成了一次挑戰。英國持續沒落,不單單只是在政治軍事方面,連英倫三島的統治權目前都已經無法掌握,分崩離析的狀態已經難以避免。這一位伊莉莎白二世等於是整個不列顛帝國,在文化上的大家長,在也等於是英語民族的精神領袖。而女王的去世,等於挑戰了這個君主制度能否繼續維持下去,關係到整個英語民族未來的團結與認同。

英國的沒落已經是難以避免。但是不可否認,這個國家在北大西洋的戰略格局上依然非常重要。未來面對整個地緣政治的需求以及美國的佈局,英國依然有其無可取代的角色。只是如果英國一旦走向分崩離析,那麼短期內的震動將難以避免,新誕生的國家如何與歐洲和美國調整關係,也考驗著這三方之間的政治智慧。

政客洗學歷的文化和制度因素 | 郭譽申

林智堅的論文被判定抄襲,其碩士學位被撤銷,他因此退選。原以為事件到此結束,不料相似的洗學歷、抄襲事件愈爆愈多。當然有些是選舉抹黑,企圖搞成天下烏鴉一般黑,但足見政客洗學歷之普遍。政客洗學歷當然可歸咎於其個人品德,但也有社會因素,包括傳統文化和政治制度的影響。政客的品德低劣沒啥好說,本文僅探究文化和政治因素。

綠營竭力要去中國化,但是臺灣仍堅定保有「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中國傳統文化。古人「唯有讀書高」,是重視學問,今人則變成重視學歷。漂亮的學歷不僅自己舒服,還能唬住旁人;若會利用,甚至能夠招財進寶!因此假使洗個漂亮學歷的成本不高、工夫不大,自然是很划算的。古代科場舞弊是要殺頭的,至少也要充軍,現代洗學歷、論文抄襲被揭發,只是撤銷學位,而有些大學還搞出「專班」,迎合政治人物,政客們自然趨之若鶩了。

政治人物回到大學進修,拓展知識和視野,原本是好事。然而多數政客卻不是想進修,而是因為原來的學歷不好看,刻意想把學歷洗得好看點;由於本就無心向學而又政務黨務繁忙,於是進修成為虛應故事,而論文抄襲、找人代寫都成了經常之惡。「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傳統文化完全被歪曲了。

政客要洗學歷,大多是為了選舉,即使最近不選舉,也要準備未來的選舉。雖然高學歷未必有益於施政,漂亮的學歷多少有助於選舉,因此政客都喜歡洗學歷,只要洗學歷的成本不高、工夫不大。

選舉制度的目標是,由人民投票選出最有能力施政的候選人。此目標的前提是選民要能認識了解候選人。然而人民真能認識了解候選人嗎?很難。一個最小的選區都有幾萬選民,因此選民根本不可能直接認識了解候選人,而只能透過媒體和網路間接認識候選人。眾所周知,臺灣的媒體和網路資訊並不中立可靠。在此情況,選民只能偏重參考有關候選人的中立可靠資訊,如學歷。(當然選民一般都認定,大學不會放水而候選人就學時不作弊抄襲。)雖然漂亮的學歷未必有益於施政,選民只能如此投票啊!

政客洗學歷的社會因素是政治制度加上傳統文化。選舉制度要求選民要能認識了解候選人,然而媒體和網路的資訊都不中立可靠,於是選民只能偏重參考候選人的學歷資訊。學歷資訊受選民重視則是因為「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傳統文化。選民會看學歷資訊,政客自然就要洗學歷了。

這裡曝露一個選舉制度的重大弱點:選民很難真正認識了解候選人,不認識了解候選人,選民的投票有何意義?

遺憾 | 卓飛

整理衣櫥,卻整理出一袋滿滿的記憶,從小到大的過程,都被仔細的封存在一袋厚厚的資料夾中,小心翼翼的檢視著,像輕輕的捧起一團溫柔的夢,不忍弄碎了。

看到張幼稚園的畢業照,在稚嫩的臉龐上,猶未染上塵世的滄桑,凝視著相片中的我,不知小小的心靈,可曾想過未來即將面臨的風雨人生?我默然。

翻到一張大學聯考的成績單,不覺有些的傷感,那是人生一段最簡單而輕鬆的歲月,生活的節奏是單純而緊湊,只要把書讀好就好了,我知道,人生無法重來,沒珍惜好我的青春,可惜了。

而一張成功嶺的受訓通知單,更掀起心中千尺浪,這是我第一次的團體生活,也是初次體驗到不合情理的管理,才知道,生活中不是只有風華雪月,如此的單純美好,還有更多的限制和約束在你的未來,這是個成長的開始。

成功嶺雖然只有短短的兩個月,卻帶給我莫大的震撼,對我熱愛的土地,才有了真正的歸屬感,覺得自己是這個國家的一份子了。

想到現今社會的紛紛擾擾,不覺有今夕何夕之嘆,人,真的是失去了才會後悔,可是卻永遠犯著同樣的錯誤,我泫然。

春草暮兮秋風驚,秋風罷兮春草生。
綺羅畢兮池館盡,琴瑟滅兮丘壟平。

古之《恨賦》,今讀之猶感傷懷,這個年紀了,許多遺憾在心中,也只有託付於文字,寄情於呢喃,這個世界已不屬於我了。
「人生天地間,忽如遠行客」
就這樣也就是一生了!一嘆!

烽煙四起-霸凌楊丞琳和公器私用 | 藍清水

這兩天被討論最多的是楊丞琳的「吃不起海鮮」說。看完整段視頻,就知道楊丞琳說的是小時經濟不好,並不常吃海鮮,而不是臺灣人吃不起海鮮。不知道甚麼人刻意去扭曲楊丞琳的意思,讓臺灣網民及媒體又是一陣仇中言論。依我看,這是有人想將討論風向從免治馬桶、廁所偷窺轉移到反中。

臺灣現在只要有反中議題出現,民進黨全黨上下無不熱烈響應。內政部長徐國勇面對媒體,竟然說出:「我們國民所得3萬美金,台灣人不會吃不起海鮮,再怎麼窮,台灣人從小吃海鮮是很正常的」。此言差矣。

臺灣國民所得3萬美金是平均值,不是每個人都有3萬美金。身為內政部長,難道不知道有許多生活在貧窮線以下的人嗎?不知道每個晚上台北火車站躺滿了無家可歸的人嗎?臺灣人從小吃海鮮很正常嗎?現在這些遊民吃得起海鮮嗎?

目前臺灣最需要的是各級政府官員率領屬下,做好份內的事。只要做好份內的事,臺灣就是美麗島了。然而,執政者卻一切以黨意為上而脫離民意與民生,整天想的是,如何用公部門資源去打倒對手來贏得選舉。內政部長連這種芝麻綠豆大的小事,都費神來回嘴,難不成沒有其它更重要的事可做了嗎?

說公部門資源被用來助選,我是有證據的。昨天我接到中壢區公所某一個課的人打電話給我說:想邀請校長 (我因為當過中壢社區大學校長,且與他們有許多互動,所以稱我為校長) 某日某時到某展演廳,參加「市政說明會」。我馬上回應她,鄭文燦當市長快8年了,都沒做過分區的市政說明會,剩下3個月就卸任了,這時候還要做市政說明會,騙誰啊?不就是動員一些人去為鄭運鵬造勢助選嗎?她很不好意思地說:是長官要我們這麼做的,對不起校長。這就是公器私用的實例。

民怨如烽煙般四起中!

日本部署核武以及中程導彈? | Friedrich Wang

最近不斷傳出日本在境內部署中程彈道導彈的構想,幾天前日本《讀賣新聞》獨家披露,而且其防衛省也沒有加以否認。

我們首先要思考戰後日本的國防政策。日本在1967年公佈所謂的非核三原則,不擁有、不製造、不引進核子武器。另外,日本在戰後就已經在憲法中明確規定不擁有攻擊性武器。例如航空母艦、巡洋艦、戰鬥艦、戰略轟炸機、彈道導彈、巡航導彈等等。對日本來說,在防禦上很大的部分確實是依靠美國,以《美日安保條約》作為核心。但是日本在與美國的合作上也是有限度的,這種拒絕核武以及彈道導彈部署在國內的政策,使得冷戰期間美國並沒有在北海道部署導彈。

就法律面與政策面來看,日本突破上述的限制機會應該是不大。但是目前對日本來說,面對中國大陸的壓力,以及美國組建國際反華聯盟對於日本的各種要求,周邊地區尤其是台灣海峽以及朝鮮半島緊張局勢的不斷上升,其目前的國防壓力應該是1991年冷戰之後最嚴重的時刻。日本目前擁有的導彈,射程最遠的就是200公里左右的反艦導彈,而且數量也有限,這個就中國大陸的海岸線來說基本沒有危險。

如果日本真要部署中程彈道導彈,那勢必會受到中國大陸與俄羅斯的嚴重反對。因為這將完全改變整個東亞的戰略平衡,對於中國與俄羅斯來說都是不能接受的。其震撼力大概與臺灣宣佈獨立的狀況差不多,引發戰爭的可能性非常大。以日本的能力來說,發展彈道導彈當然沒有問題,甚至於早在90年代日本就已經透露自己可以利用鈽元素來製造核彈,而且時間不會太久,就能夠擁有數百枚的核彈頭。

筆者認為以日本官僚長期以來保守小心的性格,會冒這種險的機會很小。不過有一種情況,倒不是完全不可能。那就是日本方面打擦邊球,研發或者由美國技術轉移生產射程500公里,甚至於1000公里以上的反艦導彈。這個基本上可以規避過去在法律中所規定不能擁有攻擊性武器的條款,如果保密到家的話,甚至於可以讓中、俄兩國暫時察覺不到他的反艦導彈已經射程大幅增加。

日本人會不會冒這個險?對日本來講,和平是最大的有利環境,與中國的經貿關係至今仍然非常密切。所以,打破和平環境,可以說是非常不智的。目前看起來新內閣還是以中間穩健力量為主,所以挑戰這個極限的機會仍然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