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兩蔣對比今日民進黨 | 徐百川

世界上根本沒有一步到位的民主,在缺乏實行自由民主的條件和基礎的情況下,要蔣介石如何奉行自由民主?

蔣介石雖然獨裁,卻在施政上採取建設民主的道路,他的獨裁正發揮了渡過民主亂流的橋樑作用,完全避過了在自由民主轉化上的紛爭動盪。
正就是在兩蔣勵精圖治的強人統治下,使得台灣經濟繁榮、教育提高、社會穩定,建立出民主政治的基礎和條件。若無老蔣,台灣怎麼可能會有平穩轉化,寧靜革命的民主奇蹟?

維護人權的人士多年奮鬥僅是加快了點自由民主化的步伐,李登輝只不過順水推舟做了民主轉變的決定而已。
說台灣的民主化是兩蔣耕耘而台獨收割也不為過,李登輝臭美「民主先生」、民進黨誇耀「民主貢獻」,都是欺世盜名。

蔣介石實質上就是台灣自由民主化的真正功臣!

昔日:軍政➡訓政➡憲政,兩蔣從縣市選舉以獨裁建設民主。
今日:民主➡民粹➡專政,台獨從中央選舉以民主建設獨裁。
台獨運動若真是民主運動,那何以當初為自由民主理念而投身反對運動,創建民進黨,為民進黨打拼的諸多元老,哪一個不退黨?

民進黨煽動盲目的民意奪取權力,再以民意的支持作為後盾為所欲為,就是他們所謂的民主價值。民主只是台獨的代名詞,反台獨就是反民主,他們掛羊頭賣狗肉,舉著民主大旗反民主,完全就是納粹黨和共產黨的翻版。

電動汽車中國居於世界領先地位 | 盛嘉麟

電動汽車是未來全球汽車工業的必然趨勢,中國都市如今的公車、摩托車幾乎已經全面被電動車取代,對淨化都市空氣大有幇助。

介紹一下全世界電動汽車的產銷狀況,中國大陸都居於龍頭領先的地位,未來發展更是百尺竿頭。

2018年世界電動車銷售量(全球銷售總量171萬):
中國 110萬 (佔全球 64%)
美國 36萬
挪威 7萬

2018年世界十大電動車製造商:
比亞迪(中國)
特斯拉(美國)
北京汽車(中國)
BMW(德國)
VW(德國)
上汽集團(中國)
奇瑞汽車(中國)
日產(日本)
吉利汽車(中國)
現代汽車(韓國)

中國政策要求凡外資品牌之電動車從2018年起均要在中國本地生產,不得進口,計劃在2020年中國將生產250萬輛電動汽車。

2018年世界四大電動車電池製造商(電池占整車成本的30%-40%):
松下(日本)
LG化學(韓國)
寧德時代(中國)
三星SDI(韓國)

大陸的鋰電池巨頭寧德時代目前的主力產品是「鎳鈷錳三元鋰電池」,在大陸電池行業競爭中脫穎而出,一家獨大,並且供貨VW、BMW等德系廠商,未來有可能和特斯拉合作,發展空間最大。

2018年十大電動車充電站設備(充電站是電動車的基礎建設,充電站投資代表國家對電動汽車發展的決心):
中國(大於全球其他國家的總和)
美國
德國
荷蘭
日本
法國
英國
澳洲
挪威
瑞士

通過「反滲透法」對選情有何影響? | 郭譽申

在立院本會期的最後一天及距離總統大選只剩十一天,蔡總統動員民進黨立委強力迅速通過「反滲透法」。很多人質疑反滲透法可能侵害人權和言論自由,也批評這樣重大的法案以逕付二讀方式通過,是過分草率而不符程序正義。這類質疑和批評已經非常多,筆者都贊同而不想再說,在此提出另一問題:大選當前,蔡總統為何要急於通過反滲透法?通過反滲透法對選情有何影響?

通過反滲透法對大選選情的影響顯然有兩方面:其一,較傾向「反中」的民眾支持反滲透法,因此很可能支持蔡總統;其二,中間選民擔心反滲透法侵害人權和言論自由,也質疑立法的程序正義,因此反對反滲透法而很可能不支持蔡總統。前者對蔡總統有利,而後者對蔡總統不利。蔡總統顯然認為前者的人數多於後者的人數,因此她強力迅速通過反滲透法。實際上前者的人數是否真多於後者的人數,恐怕誰也說不準吧!

通過反滲透法對大選選情的影響頗難判斷,但可以確定這是一大變數;若沒有反滲透法,大選的選情會少一變化的可能。選舉的基本原則是,領先者應該減少變數以保持領先;而落後者應該製造變數才有機會反敗為勝。蔡總統在緊要關頭製造變數,只有兩種情況:其一,她並未領先韓國瑜,因此寧願製造變數,以反滲透法與韓決戰;其二,她實際領先韓國瑜,但是被「韓粉」的龐大聲勢嚇倒而自亂陣腳,愚蠢的通過反滲透法成為大選的變數,讓韓有機會反敗為勝。無論哪種情況,蔡、韓之戰都呈現勝敗難料,且看這最後十天吧。

大選當前,蔡總統急忙通過反滲透法,若說她通過反滲透法與大選的選情無關,大概沒人會相信。雖然韓國瑜已把民調「翻桌」,多數媒體仍評估蔡總統的選情領先韓(民調不可信,不知根據什麼)。若媒體的評估正確,則蔡總統通過反滲透法,製造選舉一大變數,就是自亂陣腳,非常不智。若最後韓勝選,蔡總統通過反滲透法,絕對是主要的敗筆之一。

「台灣的川普」及未來 | 盛嘉麟

今天看到韓國瑜在總統參選人辯論會的片斷記錄片,對韓國瑜的辯才無比佩服,驚為天人。 他不回答媒體預設陰謀又冗長的問題,直搗媒體的無恥,然後逕自講出自己要講的話,這種招術如同川普2016年在總統大選期間的姿態,讓我們這種對於墮落媒體長期不滿的人大快人心。

當時美國的主要媒體抹黑造謠,編造民意調查結果,打擊川普,和今天台灣的媒體抹黑造謠,編造民意調查結果,打擊韓國瑜如出一轍,只是美國的媒體段數更高,不易穿幇,台灣媒體下流粗糙,破綻百出。而川普能不計選票,對無恥的媒體迎頭痛擊,終於贏得民心,獲得勝選。如今韓國瑜亦步亦趨,這是當前打勝選戰釜底抽薪的辦法。

不管我們對川普有正負的評價,在目前的世界選舉環境及潮流下,唯有川普這樣口才便捷,直搗黃龍的政客才能取勝。俄國普京能夠執政廿年,靠的就是口才便捷,深獲人心,使得每年一度規模宏大的普京記者招待會享譽全球。法國的馬克洪、英國的約翰生、烏克蘭總統Zelensky….都因此勝選。而德國的梅克爾,無論理念如何偉大,態度如何溫文儒雅,終被淘汰。台灣的選戰環境也唯有韓國瑜這型人物才有機會勝選。

我覺得韓國瑜不是國民黨,國民黨不可能培育出韓國瑜這型人物,國民黨也不會喜歡韓國瑜這型人物,韓國瑜是暴出政壇的黑色千里馬,和國民黨只是一個無可奈何的巧合,雙方都別無他選。有如美國的川普和共和黨無可奈何的關係。

我預測未來廿、卅年的台灣政壇,國民黨這種口拙心黑,外表裝成溫文儒雅的政治人物(王金平、朱立倫、郝龍斌、吳敦義、連戰、丁守中、吳伯雄、馬英九….)終被全部淘汰,國民黨這種又反共又反日又反獨,又不獨又不統又不武,根本勾劃不出目標明確的政治理念,終將被全部淘汰。泛藍集團同樣是又反共又反日又反獨,又不獨又不統又不武,死抱植物人中華民國,講不出一個明確目標的政治理念,整個陣營終將被全部淘汰。

未來的台灣,真正的外省人隨著歲月漸漸零落凋敝,所有台灣的人口都是台灣人。其中只有不到5%認為自己是中國人,與中華民族榮辱與共,主張聯合兩岸,共建統一強大的中國,這批優秀的中國人(如新黨、統促黨、統一聯盟、洪秀柱….)終將被忽視,無可奈何的消失於台灣政壇,而年輕一代漸漸移民大陸不再回台灣。其他95%的台灣人對於中國大陸的強大崛起富裕,多數是無關痛癢,只想維持自己的小確幸,少數還盼望中國崩潰災難,甘為美日鷹犬,對抗中國削弱中國,當然在強大的中國前面這都是小魚小蝦。

國民黨、外省人、泛藍集團的瓦解凋零消失,並不表示現在貪污腐敗無法無天的民進黨可以百年執政,台灣人和其他族群一樣,有貪污腐敗劣質人口的集團,也有光明正直的,胸有理想的優良集團。無論2020年選舉的結果,將來的國民黨必然會演化成有理想、有戰爭力、有便捷口才,有勇敢善戰(選戰)的政黨,黨的主導權必然落入韓國瑜、謝龍介….這些新人手中,全面淘汰老朽,浴火重生,成為強大有力的新政黨。

將來的台灣社會,中國的意識必然消失殆盡。浴火重生、重組成為強大有力的國民黨為了徹底撇清與中國的關係,甚至會把「中國國民黨」改名為全新的政黨,我們姑且稱現在的民進黨為「民進A黨」,中國國民黨浴火重生的新政黨為「民進B黨」。台灣社會不再有藍營、外省人、藍綠惡鬥的名稱,只有「民進A黨」、「民進B黨」,兩個全是台灣人組成的民進黨互相競爭。台灣政壇會有一個沒有政治意識,沒有228原罪,沒有賣台抹紅,沒有族群撕裂,沒有叫罵中國人……的政治環境,如果大家努力,這可能是比較優良、清廉、公正、良性競爭的政治環境。

未來唯一的議題是,「民進A黨」、「民進B黨」兩個政黨如何處理兩岸問題,但是台灣是被竊占的中國領土的事實對岸不可能改變,台灣人都不是中國人了,兩岸問題就比較簡單明瞭了。如果兩個政黨仍然像今天一樣撿到槍就掃射中國,抱到美國大腿就咆哮羞辱中國,繼續歧視在台的中國觀光客、移民、留學生,不肯和平談判兩岸問題。所有台灣人的共同性格是粗口怯戰、不敢打仗。中國很容易發動收復失土的戰爭,「武統」灣。

觀察蹣跚走來的民主 | 郭譽申

國內書市有關政治或民主的書籍大半都是歐美原著的譯作,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的蔡東杰特聘教授(現職法政學院院長)是少數的例外,他出版了多本這方面深入淺出的專書,令人欽佩。《蹣跚走來的民主:歐洲歷史中的非主流制度與現代普世價值》是蔡教授2017年的力作,講述民主制度起於十字軍東征之後的歐洲,而終於擴張到大半個世界的歷史。

筆者欣賞作者的坦率態度。「如今民主早就超越政治主張或制度建議層次,更非所謂意識形態可以包納,差不多就是種『宗教』了。因此想客觀談論民主的『是非』,猶如跟宗教虔信者討論『神之有無』問題般,不只自找麻煩,更可能自討苦吃」,因此「『反民主』絕非本書主要目的」,但本書「至少是學孔老夫子『入太廟,每事問』的『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精神,個人還是想發揮一點刨根究柢的傻勁,試著從事實入手,從頭梳理一下跟民主相關的所有蛛絲馬跡。」「我們真正的敵人,其實是習於隨波逐流,無論認同與否都緊隨當下主流思潮起舞的應聲蟲。」

一般講民主的歷史都會聲稱,民主源於古希臘的城邦時代,作者卻不認同,認為「這種『古典』形式與現代民主在內涵與基本意義上其實差距甚多。」筆者認同作者的觀點,把民主追溯到不大相干的古希臘城邦時代,是一種「托古改制」,不過為了增加民主的正當性和說服力而已。

現代民主的發展是緩慢而蹣跚的,以發展最早的英國為例,大憲章的簽署和光榮革命的發生分別在1215和1688年,但英國的投票人口,「1832年來到4%,1867年升至8%,甚至到1911年也不過區區30%。」

現代民主一般被認為起於英國和美國,蔡教授在書中另外指出早於美國獨立的荷蘭的重要地位。1568-1648年間,荷蘭為了掙脫西班牙王室的統治,與西班牙發生「八十年戰爭」,並建立「七省聯合共和國」或叫做「聯合省」(類似「聯邦」或「邦聯」)。聯合省的實質最高權力機關在於七個省議會,而在其上則有僅具象徵意義的聯省議會,及虛位的奧倫治王室。地小人少的荷蘭能夠異軍突起,最主要原因在於它面臨北海和大西洋,當時最得海外殖民之利,富裕程度幾乎領先整個歐洲。

蔡教授對於民主制度是非常務實的。「雖然民主政治確實是比過去曾經是主流的君主制顯得更有人性一些,而且可能更符合民眾的需要,至少我絕不接受『民主是種終極式普世價值』之類的說法。而所以如此堅持的原因,固然由於當前的民主制度(如果它真稱得上民主的話)確實問題叢生,還需繼續努力縫綴修補,同時也基於個人對人類理性與智慧發展的信心;人類既可以從持續幾千年的君主制窠臼裡,奮力走出一條嶄新的道路,當然沒必要將自己陷進另一個不完美的民主制泥沼當中,自以為別無生路。」

「從『現在這個民主制度』在歐洲發展起來的過程當中,我們應該可以很清楚地發現並瞭解到制度所擁有的『工具性角色』,亦即它不過是用來解決(權力)問題的一套辦法罷了。」「當這些以歐美目前經驗為主的制度模式,逐漸被擴散到第三世界新興國家之後,大家所看到的現象卻是,究竟制度民主不民主,經常成為政治改革中爭辯的關鍵,至於此種選擇到底能不能解決國家當下層出不窮的發展挑戰,反被本末倒置地擱到一邊去了。」這是蔡教授感嘆,新興國家的民主化時常失敗的主要原因。

多讀有關民主的著作,筆者幾乎得出結論:越是瞭解民主者,越對民主持保留態度,最多就是審慎的樂觀而已;而越是不瞭解民主者,越迷信民主,常把民主無端地捧上了天。可嘆後者的人數遠比前者多得多!

舊金山將對滿街的糞便宣戰 | 盛嘉麟

朋友轉來有關舊金山的新聞,有比這更可怕的M形化嗎?
2018年新任舊金山黑人女市長London Breed正式對外宣布,舊金山將對滿街的糞便宣戰。這些糞便不是來自貓狗,而是來自人類。這些糞便出現的地點不是在垃圾場,不是在荒郊野外,也不是廁所附近,而是就在舊金山鬧區大街的人行道上。

去過舊金山,下面這些地方你應該都很熟悉:精品店林立的聯合廣場、梅西百貨、市場大道、纜車起點站、舊金山市政大廳以及推特總部⋯⋯

但今天這些地方都在排泄物淪陷區內,街道骯髒的程度已經可以媲美巴西及印度的貧民窟。這使得舊金山除了是全美收入最高的城市、最美麗的城市、最開放的城市、房租最昂貴的城市之外,又榮冠了第五項頭銜─全美街頭糞便最普及的城市。

所以舊金山市政府特別成立了一支全世界最另類的清潔隊。他們唯一的責任就是在市區的大街小巷找尋人類的糞便,然後用高壓水柱清洗。因此他們必須深入小巷角落,主動找尋目標。

這個工作的官方頭銜叫做“Poop Patrol”─「巡糞員」。不要小看這個工作。他們年薪加上福利與退休金相當於18萬5千美元,600萬台幣吔。

問題的原因在於,舊金山近年遊民數量爆增,總數已達七、八千人之多,其中80%都集中在市中心的鬧區,與精品店和高科技巨人總部為鄰。這近萬人每天製造的排泄物成為沒有人敢面對的挑戰。那些世界級一線科技公司,如Twitter、Airbnb和Uber除了只能自掃門前雪之外,似乎也想不出更高明的對策。這是一項科技和創意都插不上手的挑戰。

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夜宿街頭的遊民?答案很簡單。舊金山這裡一個臥室的公寓月租要三千多美元。瘋狂的房價已經使得在舊金山年收入11萬7千美元以下就算是低收入戶。雖然這裡的法定最低工資是每小時15元,已經是全美國最高標準的最低工資。

有人做過計算,以這樣的收入在要舊金山生存,必須每天工作19個小時,且風雨無阻全年無休。這樣的薪資使得,即使有工作但是收入太低的人,也可能被迫夜宿街頭,街頭入夜之後,你會在轉角的大型商業垃圾箱附近看到帳蓬和紙箱搭成的另類住宅。他們可以沒有水,沒有電,不洗澡,可是不能過著不上廁所的日子。

但舊金山卻是一個幾乎沒有公廁的城市(其實美國其他城市也好不到哪裡)。一般遊客或市民可以進百貨公司找廁所,只是即使在百貨公司,廁所總是缺乏明顯標示,而且愛躲藏在一個深怕讓人看到的角落。有時候問了櫃台人員好幾次,都還在兜圈子找不到。

百貨公司之外的Starbucks或速食餐廳,隨便買杯飲料都可以堂而皇之用他們的洗手間。可是對無家可歸的遊民,進百貨公司和餐廳借廁所都是不太可行的選項。

至於捷運站的廁所問題更大。一來廁所一定是柵欄之內,二來站內廁所通常就只有男女共用的一間,有些甚至長年上鎖,原因是怕有人在廁所裡打毒品。就算沒有上鎖你也永遠等不到,因為進去的人就不會出來。美國的廁所文化就是這樣的令人百思不解。所以在街頭就地大小便就成了舊金山近萬名遊民的唯一選擇。

在舊金山鬧區的人行道上,幾乎在所有的轉角口,你都會看到角落永遠是潮濕的。另外除非你有嚴重的鼻塞,街頭到處都會聞到尿騷味。比較偏遠沒有管理員的地下停車場情況更嚴重,幾乎所有陰暗的柱子和牆角都會看到尿液。

如果你必須要下好幾層樓開車,就會面臨更進退兩難的挑戰。如果走樓梯,你可能被迫要憋好幾分鐘不敢呼吸。說不定還會在轉角口踩到在樓梯間睡覺的流浪漢。如果坐電梯後果更不堪設想。有些地方的電梯門一打開就是一股撲鼻的尿騷味,電梯間成了遊民最私密的公廁。

2017年開始,舊金山市政府在災情最慘重的地區安裝了22個流動廁所讓遊民使用。但一顆老鼠屎總會搞壞一鍋粥,大部分遊民都是真正懇切需要一個讓他們能夠有隠私有尊嚴如廁的場所,可是很快地這些流動廁所,就被人霸佔,在裡面施打毒品。晚上甚至有人睡在裡面,把流動廁所當作免費私人旅館。

睡在流動廁所裡聽起來很噁心。可是在遊民的世界裡每天晚上都進行著一場黑暗的地盤爭奪戰。那些適合過夜的黃金地段早就給霸佔了。後加入的人只能露天睡街頭。外加美國沒有騎樓,不容易找到可以掩身的地方。舊金山冬天夜晚的氣溫經常只有攝氏兩三度。找尋任何能夠遮身避雨又能保暖的地方,已經變成求生存的唯一目標。

巡糞員是矽谷最新的工作,也是全世界最獨特的工作,獨特的工作反映出獨特的問題。這個工作背負著矽谷的羞辱,而且是最沒有人願意面對的一頁。這樣的資本主義M型社會唯一能做的就是每天用高壓水槍把它們沖走,做到眼不見為淨。只不過大家都很清楚,第二天它們還是會再出現。

只是這個羞辱,這個不幸,不在糞便本身,不在那些製造糞便的人,而是在於那個用高壓水槍洗不掉的社會問題。這也是矽谷欣欣向榮之後,必須付出的代價。  

從法國大革命看台灣 | Friedrich Wang

法國大革命的時空距離當下台灣非常遙遠,但是對台灣仍有參考價值。

愛德蒙.柏克,在《法國大革命的反思》一書中提到英國的光榮革命和法國的革命完全不可相提並論。他認為英國的光榮革命是在維護傳統和秩序,而法國的革命卻是將過去的秩序完全砸毁,並且讓許多人性中的邪惡蹦發出來。那些帶頭革命的人並不是想要讓國家建立一個新的秩序,而且他們也沒有那個能力。最後的結果依然是讓一個新的威權重新復辟,並且將歐洲也帶入了長久流行的動亂中。他在1792年寫下這樣的預見,七年後拿破崙當上第一執政,完全應驗。

其實台灣也差不多如此。當年反對黨國權威的人大多並不是真的反對權威,只是這個權威必須由他自己來擔任。但是他們也沒有能力把整個國家扛下來,最後的結果就是弄成一片混亂,台灣也陷入長期的不穩定,甚至脫序中。

愛德蒙.柏克被視為英美保守主義的奠基者,用他的保守主義政治哲學來解釋是很合理的。但是您或許會問台灣會出現新的權威嗎?Friedrich認為機會不大,有人試圖如此但是並沒有成功,這個人就是那個已經好久沒有出面,不知道死了沒有的那個老人。根本原因是這個島的體量太小,沒有辦法抗拒外力的介入。當年法國在拿破崙當家之前曾經幾次擊敗反法同盟的進攻,否則大革命早就被撲滅了,後面的歷史也就全面改觀了。

如果沒有老美跟老共,那個老人的想法或許真的會成功。所以台灣如果沒有辦法建立穩定的政治秩序,那麼最後也只有外力進來收拾,或者由外力來安排前途…。

1月11號就見真章。我們何其有幸可以目睹這一幕…,但是又何其不幸要承擔這一切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