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當前危機,台灣人別再以為「不會武統」 | 郭譽申

裴洛西離台後,大陸展開為期3天的圍島封島軍事演習,不僅越過海峽中線、迫近台灣,範圍甚至納入台灣的部份領海,使得進出台灣的飛機、船舶都大受影響,而國軍卻毫無反制作為。這樣的封島演習可說,距離武力統一只差一步,美、日、歐卻毫無行動,僅發表一些空泛的克制或反對聲明。筆者則好奇,這危機能否改變很多台灣人長久的「不會武統」心態?

很多台灣人長期認為「不會武統」,理由如:
大陸多年沒有實行武統,因此以後也不會實行武統;
中共沒有武統的能力,會被台灣國軍擊敗;
大陸若實行武統,美國會出兵保衛台灣,擊敗大陸;
對岸若要實行武統,自己內部先亂了。
認為「不會武統」的人總能找出一些五花八門、令人難以置信的理由!

很多台灣人從小受到反共、反中的洗腦,視對岸為妖魔,因此反對兩岸統一,更反對武統;因為不希望武統,就自己騙自己「不會武統」,然後找出一些令人難以置信的理由。有些人不是自己騙自己,而是被台獨和民進黨的宣傳所騙,如「中國很爛,自顧不暇,沒有能力武統」。

台灣人有「不會武統」的心態,讓自己活得比較舒服,但卻是逃避現實和逃避問題,就像鴕鳥把頭埋在沙子裡。人不可能永遠逃避現實、逃避問題,而遲早必須面對。現在中共的圍島封島軍事演習,距離武統只差一步,台灣人還要騙自己「不會武統」嗎?

中國大陸當然希望收復它的固有領土-台灣。雖然已有能力實行武統,大陸卻盡量不動用武力,因為它在乎台灣同胞的生命和財產安全,並且希望持續改善大陸人民的物質和精神生活。獅子不發威,被當成病貓。裴洛西訪台才逼迫獅子展示其武統能力。

對於大陸的圍島封島軍事演習,美、日、歐都僅發表一些空泛的克制或反對聲明,而沒有行動。這跟美國、歐洲都不派兵進入烏克蘭對抗俄羅斯是一樣的。台灣比烏克蘭更不利,美、歐能經由烏克蘭的鄰國支援烏克蘭,但台灣很容易被圍島封島,就無法獲得外界的支援。這將是對岸實行武統時台灣的惡劣局面。

現在的情勢很明顯,大陸有收復台灣的願望和決心,也有實行武統的能力,未來(甚至是不久之後)當然有可能實行武統。台灣人別再逃避現實、逃避問題,騙自己「不會武統」吧。因此台灣只有接受和平統一以及面對武統、決一死戰的兩種選擇。

面對和統與武統的選擇,台灣人應該研究:兩岸決戰,台灣有多少勝算?會犧牲和損失多大?更應該仔細研究:有必要決一死戰嗎?對岸真是妖魔嗎?大陸迅速崛起,獲得人民的支持,令世界矚目,中共做對了什麼?

尹錫悅拒見裴老太,台、韓高下立判 | Friedrich Wang

南韓總統尹錫悅以自己有其他行程以及渡假為理由拒見裴老太。尹的政治立場是親美反中,為何對這位美國眾議院議長如此?

因為裴洛西沒有任何行政權力,又即將退休,不會給受訪國家任何實質利益,甚至於空頭的政治承諾都講不出來。所以她這樣橫柴入灶,跑到人家國家幹什麼?要大家看她那一張老臉?除了滿足自己的畢業旅行,以及轉移自己老公在國內即將接受審判的注意力,沒有任何其他實質上的意義。

南韓是美國的盟國,在政治經濟上受到美國的巨大影響,境內有美國的駐軍,也還有北韓的強大軍事威脅。但是,人家畢竟還是一個主權國家。

台灣與美國沒有正式的官方關係,現在美國人除了叫台灣準備打仗,花大錢買他們的武器,已經沒有其他的話可以說,那這位裴老太非得來台的意義在哪裡?其實可以隱隱約約地看得出貓女王政府也沒有多希望她來,只是已經向美國一面倒,沒有任何可以討價還價的空間,故也只能任她這樣來去。與南韓比起來,很多台灣人還說自己是主權獨立,實在是很悲哀。

她老人家已經開開心心地走了,現在留下的就是要面對走向戰爭邊緣的兩岸關係。台灣到此已經沒有什麼模糊的空間,更不可能有基礎來改善兩岸關係。我們毫不誇張的說,下一代人面對的恐怕就只有戰爭這個選項。面對有史以來最大規模對岸針對台灣的軍事演習,貓女王政府現在除了呼籲和平之外真的也沒有什麼別的可以做了。只是不知道台灣人準備好了沒有?必須繼續加強戰備,真的如美國人所說的要全民皆兵了。

現在六年級大多已經坐四望五,人生的下半場早已開始,五年級甚至有些準備退休。所以台灣的好壞,就是在七、八、九年級的手上,就請您們加油吧!

佩洛西來台嚐甜頭,台灣人無端嚐苦果 | 劉得福

佩洛西這個婆娘執意來台,是為了成就自己的歷史定位,不顧拜登及美國軍方再三阻止,不顧中國大陸再三嚴厲警告,不惜以犠牲台灣的和平安全、撕毀中國大陸與美國的三個公報、踐踏「一個中國」政策、搞爛中國大陸與美國的信賴關係及製造台海兩岸戰火為代價。

她領到了蔡英文奉上的中華民國「特種大綬卿雲勳章」,說了幾句冠冕堂皇的話,興高采烈、志得意滿、拍拍屁股走了,激怒了中國大陸對台加強軍演、實施各種設限。今後一長段時間,台灣得面對佩洛西留下來的一堆爛攤子,單獨品嚐兩岸對立,甚至戰爭的苦果,正如柱柱姐文章寫的「佩洛西來台灣放把野火,拍拍屁股走人!」「佩洛西議長真應該在台灣多留兩天,吃吃萊豬、嚐嚐核食,陪著「民主盟友」一起體驗被實彈射擊軍演包圍的感受。」

佩洛西來台嚐甜頭,留下一地雞毛,拍拍屁股走人,
台灣人民要嚐苦果,等著兵凶戰危,等著遍地哀嚎!

至今不敢承認花大把人民納稅錢策動遊說並邀請佩洛西這個掃把星來台的始作俑者笨圾民進黨政客們,也別高興太早,得逞一時,卻把台灣綁上台獨戰車,衝向台海戰場,必將衝進台獨墳墓!被出賣的台灣人民總會覺醒,終將讓笨圾民進黨政客們付出慘痛代價。

最後,提醒還沒有覺醒,還很健忘,還沒有認清笨圾民進黨禍國殃民本質,還想投票給倒行逆施的詐騙集團笨圾民進黨的台灣人民,你還記得馬英九政府執政時期,兩岸和平熱絡交流,每年近數百萬陸客來台旅遊,讓台灣觀光業締造前所未有的榮景,遊覽車一車難求,旅館一房難求的盛況,讓台灣百業跟著興盛,觀光業更是賺得盆滿鉢滿的盛況嗎?

是笨圾民進黨執政,讓這一切榮景歸零,榮華不再的,還搞成兩岸兵凶戰危,人民惶惶不安,這些都還記得嗎?還要把票投給這個不誠實、沒良心、草菅人命、無能、無德的笨圾民進黨嗎?

裴洛西危機不會船過水無痕,台灣人還醉生夢死! | 郭譽申

裴洛西訪台一夜一日,造成中、美各自出動不少軍艦軍機演習、護衛。幸好沒有擦槍走火,但是這無疑是一場風險頗高的危機。現在裴洛西離台了,不過這危機不會船過水無痕,中、美和兩岸關係都進入更危險的階段。

首先,中共為何對裴洛西訪台異常憤怒、激烈回應?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中國早已對美國一連串企圖「以台制中」及虛化、淘空「一個中國原則」的行動表示抗議。美國的這些行動包括:將台灣關係法、對台六項保證塞入一個中國政策表述,違背僅與台灣保持非官方關係的承諾,違背逐步減少對台軍售的承諾,拜登總統三度公開表示,如台海發生戰爭,美國將協防台灣等等。裴洛西訪台是引爆中共憤怒和激烈回應的最後導火線。

有些人說,25年前與裴洛西同樣擔任美國眾議院議長的金瑞契也曾訪台,當時中國並無激烈回應,這次何必激烈回應?此一時,彼一時,國際政治就是如此。當年中、美關係比現在好得多,而中國比美國弱得多,中國有求於美國的多,只好忍氣吞聲,現在中國已能與美國平起平坐,難道還要忍氣吞聲?

有些人說,中共這次是雷聲大雨點小,弄到自己丟臉下不了台;又說,美國裴洛西挑釁你,你應該對付美國,而不是對付台灣。筆者倒認為,中共的回應還頗適當,讓美國知道中國的憤怒,但是不引起軍事衝突。難道中、美要打核武大戰?裴洛西危機的根源是蔡政府的「聯美抗中」,大陸以軍事演習警告蔡政府,並收回過去單方面給予台灣的一些好處,如台灣農產品、食品的銷陸,應屬合理。蔡政府獲得裴洛西的空言支持,可憐的老百姓卻要承受不少的實質損失!

這次裴洛西危機是美國「以台制中」及蔡政府「聯美抗中」一連串政策的一次總結,其最大影響是使大陸逐漸認清和平統一的幾乎無望,而會積極準備武力統一。對岸可能仍會公開主張和呼籲和平統一,但那只是聊備一格的統戰口號,積極準備武力統一才是對岸的真正政策,除非美、台未來有大幅的改變。

中國大陸的大目標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兩岸統一是此大目標下的小目標,因此大陸本來不急於統一台灣,而更重視其經濟發展,希望早日成為已開發國家,並使其國內生產毛額(GDP)超越美國。(參見《兩岸統一與中華民族復興》)。

過去兩岸關係和緩,筆者的研判是:約8年後,大陸會成為已開發國家,屆時其政策會從目前的「反獨」轉為「促統」、「以武迫統」;再約10年,完成和平統一或武力統一。現在美國「以台制中」,擾亂大陸的發展大計,大陸很可能被逼得要調整提前以上的統一時間表(參見《兩岸對抗加速統一》),甚至可能已經下決心準備武統!武統需要兩三個月集結三軍,及準備軍需物資。

有些台灣人竟然譏笑大陸對裴洛西訪台無可奈何,真是愚昧無知,加上醉生夢死啊!

雪國、雪夜,太陽暢想曲-一個雪國哨兵四十年前的日記 | 天人合一

引言:
每逢八一心激蕩,直憶青蔥嫩綠時!
華髮將盡不自老,猶思東南四海巡!
回首過往因衰老,重溫舊夢為年輕。日記,自己的。
當日、當時,清冷、孤寂,然又充滿希望、熱情,是現代人甚至現在的我已經體味不出來的了。
前些天翻出此日記後,我自己都有點感動。
我們都曾有過多麼值得回味、光榮的過去!
曬出來,抛磚引玉、引發共鳴,為八一、為戰友、為自己、為同齡人、為年輕人、為過去、為現在、亦為將來!


我沒有到黃山頂上看過日出前的雲奔霧馳,也無福去天涯海角看太陽從大海躍出的一刹那奮力掙扎。
我倒是見過太陽,在這塊不大的平坦的操場上,下午操課時,常看到西邊地平線上,那一顆碩大的、血一般的殘陽。
不,那還是一個完整的太陽,正慢慢地、依依不捨地下落,終為烏雲所隱沒、被大地所遮蔽。
熱力逐漸消退,霞光逐漸消失,黑夜於是來臨,
當然,由於明天它又會從東邊的地平線升起還會從這兒下落,所以我也就不會有詩人的悲哀。

我不是自然科學的專門家,缺乏對太陽的瞭解。
正像大多數人一說到空氣,只知道風吹動著樹葉、燃旺了爐火,空氣在人呼吸時振動鼻翼、人心胸快活一樣,我對太陽,只能說它從那邊升起、從這邊降落,陰天它被雲遮掩,黑夜是它轉在地球的那邊,最多能從它的名字字義上知道它是極端明亮,而不像人們對空氣、明明感覺其存在、且須臾離不得,而偏偏要強加以“空”字。自然我對太陽也就沒有多少感念,也正像人們成天享用空氣和水而由於其充溢天空與大地,也就不會對其有絲毫感情一樣,我也對那極端明亮的太陽的賜予只心安理得地接受而無須感恩圖報,甚至,也絲毫不會去思考它對我們的重要性,更不會思考它有一天的墜滅。

對它突然發生興趣,是來到這北部彊土之後。
在千里冰封、萬里雪飄的東北,不論你是在深山密林雪白的樹掛下潛伏,還是在曠野平川、脹裂的凍層上操練,當你在那紛紛雪花的穹頂上發現那矇矓、慘白、玉盤般的亮團時,你就會感到一絲溫暖在揉搓你麻木的肢體,就會在你的五臟內染起火一般的熱情,一到雪霽天朗,它露出全部的笑臉,用熱和光將你擁抱,使你渾身癢舒舒、暖洋洋的,這時,你就知道它是你與零下二、三十度嚴寒做鬥爭的最好伴侶、同志,是你生活的依靠。
於是,在你心中不由產生依戀之情。記得孩提時代,在故鄉、大概是九月的早晨,每當濃霧將上學的小徑掩藏,而霧氣將母親新做的布鞋濡濕的時候,太陽一出來,我也曾產生這樣的情愫,不過在這呵氣成冰的世界,其情更加濃烈了。

特別是在那靜靜的子夜,在那十五的子夜,一切都睡死了的時候,
大地睡死了、冷梆梆的,沒有一絲熱氣;
房屋睡死了、黑漆漆的,泛著冷冷的青光;
樹木睡死了,孤零零的,只偶爾掙一下凍乾的軀體……;
四周靜悄悄,沒有人聲、沒有蛙鳴,甚至沒有細微的風聲,只偶爾發出一聲大地迸裂的脆響顯示著酷冷的程度……。
這時,我,他、或者你,一個孤零零的哨兵,踏著冰雪,在這靜靜的冰凍的曠野裡,從東走向西,從西走向東,聽著自己的腳步、自己的呼吸、自己的心跳,看著自己的影子、看著從屋頂、大地、樹木、枯草上的重雪、寒冰反射的清冷的光,你該是多麼的孤獨!

但是,月亮伴著你、與你“對影成三人”,它給你光亮,給你冰冷的光芒,使你絕不獨寂,使你甚至驅走些微寒冷,你怎不感激月亮。
然而,這月亮清冷的光正是太陽那巨大的能的反射。正是太陽把嫦娥仙子那皎潔如冰、美好似玉的面容呈現在你這孤獨的人的眼簾。
於是,每當我在寒夜站崗望見月亮也就想起了太陽。我甚至謝起了太陽無私的品格來了。
如果其是具有情感的人類的一員,我一定引以為榜樣、同志和朋友,然而我只有對空嗟歎而已。

正是由於它的熱、它的光、它給人們無私的賜予使得地球上萬物生長,也使得萬物的靈長—人類對其頂禮膜拜,把它視為宇宙的中心、視為永恆,而用各種美好的贊詞將其稱頌。不論中國還是世界其它民族,都有著太陽神的傳說,一些民族還以太陽為“圖騰”崇拜,為其後代自居、自豪。並且,隨著人類文明的演進,關於太陽的古老神話、人們對太陽的自然情感,逐漸步入了政治舞臺。

看吧:或是普通群眾對心目中英雄真誠的感激與讚頌,或是少數奴顏媚骨者向主子阿諛奉承,它都是最簡單最絕妙的比喻物。
在文革期間,“太陽”牽涉到政治鬥爭更是空前絕後。有誠實的群眾真誠地懷著感激虔敬把領袖喩為太陽,也有人挾持相反的動機把領袖捧為太陽神,於是也就有了異議者,好意或惡意地指出太陽存在著黑子。紛紜複雜、你衝我撞,構成了二十世紀六十年代一幅極有趣的壯觀畫面。
打倒“四人幫”、解放思想、反對個人崇拜,一切關於太陽的字眼影滅,一切關於太陽的歌曲音消。
這對太陽,是可喜抑或可悲?

其實,太陽仍然是太陽,仍在發熱發光、東升西落,不以人世間的涼熱而些微變化,它始終笑眯眯地、冷看著人類的幼稚與荒唐。
我欣賞它那笑眯眯的面容。
看著它,往往想起那個古老的神話:不知多少年前,天上有十個太陽,巨大的熱能將地上的禾苗燒焦。於是人們派出后羿這個勇士彎弓張弦射殺了其中九隻,只留下其中一隻東升西落,難怪對人們常常獻媚地微笑呢!
還有,和后羿一樣堪稱英雄的逐日夸父的豪放不覊,古詩“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對太陽隱約的埋怨,這些不都在是說明著太陽並不總是那樣神秘嗎?

或者可以說,今天神聖的“太陽”不過是人類的傑作,不是它賜給了人類生存的條件,而是人類選擇了它為人類服務,
如若它過於冷淡,也許人類會重新創造一個太陽;
如若它過於炎熱,也許人類可以給它蒙上一層降溫的輕紗;
如若它違反運行的軌道,也許會有夸父抖長纓將其束縛;
還不用說人們對它埋怨、批評……當然,這些皆是神話。
但是,我們遠古祖先對太陽不卑不亢的主人精神,不正是我們應當學習的嗎?
什麼時候,我們捆住了精神的手足呢?
為什麼我們還不拋棄一切土偶木梗,不和祈佛拜神的陳規陋習告別呢?
為什麼我們要對那些自然而然的東西賦予那麼多神秘的光輝呢?

我有時這樣想,
太陽是太陽系的中心,它具有吸引其它行星諸如我們地球的巨大能量。但是在宇宙還在一片混沌的時候,它和地球不都是由那些微小的微粒組合而成的嗎?
正是由於那無數的微粒、無數的些微能量,而使它成為相對於微粒是“無限大”的體與能的。而那些微粒,即使那沒有物資的所謂真空、太空,也都是和那密集的物資與能量的太陽同為一個整體。
設想這些微粒消失,那麼太陽的熱力也就失去了泉源,就將一天天縮小、枯萎、直到消亡。
於是,釋然了、欣然了、一切對太陽的神秘感消失了。

我們與太陽沒有質的區別,神秘的太陽也與我們這些微粒相輔相成,它能的巨大理所當然,我們大可不必對它頂禮膜拜,戰戰兢兢。
當然,我們也知道它凝聚了熱、凝聚了光、凝聚了能,儘管它曾經有過黑子、或者還會出現黑子,但是它畢竟發出的是我們所需的熱和光,我們仍將心安理得地享受它的賜予。
我們不應因為它有黑子而否認其光輝,也不會因其光熱而將其當神來對待,
小小的我與大大的他都不過是宇宙中的過客,都不過是那實在的運動中的表現形式。
我們,不也是在發光發熱嗎?

我讚美太陽和煦的熱、巨大的能,
但是我要說,太陽是自然,是和我們一樣的普通與平凡。
不要自卑、切莫自賤,亦不要自尋煩惱。
自然生存、發出熱、放出能,像太陽那樣存在、生長、乃至消亡,盡我們的本能。

美國晶片法案損害台灣半導體產業和國家安全 | 郭譽申

美國剛通過了《晶片法案》,是拜登總統在上任之初就積極規畫的。《晶片法案》的目標是重振美國的半導體產業,及壓制中國的半導體產業。然而筆者認為,能否壓制中國的半導體產業,未可知;但《晶片法案》勢必損害台灣的半導體產業和國家安全。

簡單回顧一點半導體產業的歷史。1980年代日本是世界半導體產業的一哥。自1986年開始,美國逼迫日本三度簽訂不平等的半導體協定,使日本的半導體產業逐漸萎縮至大幅衰落,而美國成為半導體產業的世界龍頭 (參見《日本失落三十年-美日同盟如何互相對待》)。經過三十年的市場自由競爭,台灣和南韓的半導體產業逐漸興起,取得了市場的最大份額。這表示台灣和南韓在半導體產業的競爭力強過美國,正是張忠謀不看好美國在地製造晶片的原因。

美國半導體產業的競爭力比不上台、韓,為何還非要自己搞?因為美國現在視半導體產業為影響國家安全的國防工業,賠錢也要搞,因此以《晶片法案》大幅補貼在地的半導體產業。具體說,美國擔心其半導體的國外供應鏈台積電、三星等等的安全。中國大陸有可能武統台灣而奪取台積電;南北韓有可能爆發戰爭而毀掉三星電子。美國不願承擔這樣的風險,因此要重振其國內半導體產業,以逐漸取代國外的供應鏈台積電、三星等等。

美國的競爭力比不上台、韓,要如何重振其國內半導體產業?除了《晶片法案》的補貼,美國自然會運用其強大的政治勢力,就像上述1980年代後期美國的逼迫日本一樣,雖然手法會不同。譬如:美國已經逼迫台積電和三星赴美投資興建半導體廠,美國已經限制台積電不得為大陸代工某些高階晶片,去年美國商務部曾逼迫包括台積電、三星在內的主要半導體公司繳交被視為商業機密的庫存量、訂單、銷售紀錄等數據。未來美國可能規定,其國防有關的單位/企業必須優先採購國內生產的晶片。

美國加強投資其國內半導體產業,必定以高階製程生產高階晶片為主,因為美國的公司,如英特爾,本來就擁有較高階的製程技術(但不大做晶圓代工),而且美國的人員和營運成本都高於台、韓,在低階晶片市場更缺乏競爭力。

美國以其政府補貼和政治勢力角逐高階晶片市場,會受最大影響的將是原來雄踞高階晶片代工市場的台積電,及相關的台灣半導體產業。台灣半導體產業受損害的程度將取決於美國施展多少不公平的競爭手段,想到上述美國當年對付日本半導體產業的厲害,台灣的半導體產業恐怕是凶多吉少啊!

對於美國,台灣的最大價值幾乎就是其半導體產業,提供美國所需的很多價廉物美的晶片。當美國成功的重振其半導體產業,並取代台灣的半導體產業,台灣還有多少價值?美國還有必要保衛台灣嗎?換言之,《晶片法案》既損害台灣的半導體產業,也損害台灣的國家安全。

《晶片法案》能否壓制中國大陸的半導體產業,未可知也。根據媒體報導,過去一年中國的中芯國際已經運用7奈米製程技術,量產出貨比特幣挖礦晶片。7奈米製程技術一般需要使用先進的EUV光學設備,在美國的阻撓之下,中芯國際買不到EUV光學設備,而只能使用DUV光學設備,竟也能生產7奈米製程技術的晶片,令人驚異。中國的半導體產業可說是個怪胎,美國雖然對它實行嚴格的技術封鎖,它似乎仍能有所突破。

君子慎獨,不欺暗室 | 卓飛

曾經,快意恩仇,豪氣干雲,衝冠一怒為紅顏,氣吞萬里如虎,豪邁而瀟灑,大丈夫生於世,當如是也!

然而,隨著歲月的增長,世事的淬鍊,豪情不再,氣勢如流,這大概就是人生的無奈吧!

我們都年輕過,回首來時路,曾幾何時,青春的熱血已不再沸騰,看透了紅塵炎涼的世態,只剩下了傷感!

世味年來薄似紗,
誰令騎馬客京華?
小樓一夜聽春雨,
深巷明朝賣杏花。(宋 陸游)

暑氣蒸騰,晴空如蓋,生活還是淡泊簡約點好,杏花春雨,想著也清涼!

心有所感,不吐不快,但能克制著自己,不任意的宣洩個人的情緒,殊屬不易啊!

就像「人之患在好為人師」,人總是愛表現自己,愛教別人如何如何,正所謂「滿瓶不動,半瓶子搖」,只有顯示自己的無知,不可不慎。

節制守己,含蓄內斂,是修身的大功夫,君子重慎獨,深以為然!

要像孤獨的蒼鷹,翱翔在空曠的天際,優雅而華麗,赤陽下亦如是,寒雪中亦如是,君子慎獨,不欺暗室,是這樣嗎?

外禦強盜佩洛西,內懲國賊蔡英文,和合島內中國人 | 天人合一

大千世界、芸芸眾生、悠悠史河、人猿揖別,人性纏獸性,善惡相伴生,惡總裝成善,魔常化作神。
然而,人、人類,既然走出山洞了,人性漸長獸性衰,人性終能克獸性,豈可重回叢林去?

人、人類社會,由散、小、私、分、爭,到聚、眾、公、和、合;由窩、洞、家、族、部落、城邦、到國家、國家聯盟、聯合國、全球化、人類命運共同體。一切有益於群體、社會、人類和諧發展的,叫人性、善性。反之,叫惡、叫獸、叫返回叢林,書面話叫退步、叫反動。

縱觀美歐政壇,這幾年,真叫做 無良政客退步反動大展示:
自私自利毫無掩飾、占盡他國便宜、以鄰為壑的特朗普,
無信無品毫無誠信、總在拉幫結夥、分裂世界的癡拜登,
野蠻粗魯毫無節制,只為塑形私利、不惜玩火的瘋洛西。

他們是基督徒麼? 神愛世人、神主和平的話,他們一句都沒聽進。他們似乎只將獨一神、神不容異端、神滅殺異己的瑕疵話當成圭臬,甚至擴大成順我者昌逆我者亡、老大怕老二整老二、戰爭販子打遍全球的神聖理由無恥藉口。

他們是現代政治人麼?弱肉強食,是其信條;修昔底德陷阱,為其夢魘;雙重標準,是其準則;毫無誠信,是其習性;選票、勝選、個人權力利益、是其唯一目的。這種自私、惡爭、亂鬥、瘋狂、毫無規矩,視人民為無物、將他國做戰場、稱動亂為最美風景線的,是人麼? 舊時叢林山洞中亂群害群的,甚至失去野獸中那些合群野獸的一般獸性的幾隻獨角惡獸魔獸也!

對美歐這類無良政客、戰爭販子、返祖野獸、人類社會的退步、反動者們,我們需要將其與美歐人民、美歐正派、健康的政治人嚴格區分開來,對其進行堅決抵制、有力打擊,無情揭露。

佩洛西竄台,解放軍嚴陣以待、大動作實質行動,是必要的。
但事前事後口誅筆伐、揭露其民主亂鬥士的虛偽性,不守國際承諾的無良性,玩弄拱火臺灣作戰場的卑鄙性,引中美兩國對撞的惡罪性,其不是為了美國甚至也不是為了民主黨(拜登之言可證)而只是為了其個人從政畢業照形象塑造而不管天下安危的極度自私自利、極度自我膨脹、極度瘋癲狂燥、極度反社會反人類性,更為重要、急先。

期待對佩洛西們,現在就來一場打假揭偽控罪滅毒的狂風暴雨!
強盜公然和台獨勾結,禦侮自然與懲奸並舉。
佩洛西囂張,臺灣不是路人甲,蔡英文正是肇禍人。
佩洛西竄台,意味著蔡英文“借殼獨”邁出實質一大步;意味著蔡英文主動做美歐無良政客欺壓、打擊甚至亡我中華的帶路鷹犬已經到了毫無顧忌地步;意味著蔡英文嚴重阻礙破壞甚至傾覆中華民族復興進程的危害正在加劇;意味著蔡英文不僅是兩岸而且是中美兩國關係的麻煩製造者、是世界和平的破壞者。對蔡、蔡們,再也不能容忍、觀望、等待。

直接定性、明確畫像。不再稱“臺灣當局”,直接稱“蔡英文團夥”、“台獨犯罪團夥”。
將台獨與臺灣、與臺灣人民嚴格區分,對台獨、對蔡團夥,理直氣壯鬥爭、制裁、封鎖,經濟文化軍事多管齊下、能用的手段全方位使用,直至效仿以色列全球追捕納粹、美國“蘇萊曼尼”式定點清除的方式進行高效力、低成本、小打擊面、大慈悲、很仁道、最護台民的反台獨執法。

清除獨首就和平,排開台獨即為統。
兩岸中國人原本沒有根本的利害衝突,中華復興是所有國人的責任與全球華人的期盼,中華復興正處上階、過坎、飛越、登頂、榮耀的最佳時機,臺灣人不應缺席莫再遲疑了。

制度、生活方式,幾十年風風雨雨,島內各色政治人振振有詞慷慨激昂的堅持與固執,不過是中國幾千年和合歷史長河中的小片斷細浪花過眼雲煙。諸多不同、有異、對立,兩制、多制、良制,一國之內盡可包容、皆能共和。島內正派的政治人,行動吧!
台獨愈益倡狂,台事愈加緊張,和統愈當努力、愈當進取、愈當細膩、愈當大開大合。

大陸、北京,在全面打擊台獨、懲治獨首、高壓遏獨的同時,絕不放棄和平統一的努力。在加速推進台人中國國民待遇化、兩岸實質統進程的同時,建議直接以中共,這個領導中國統一事業的核心力量的名義,向島內民眾、島內非獨政治勢力,向全球華人、華友,直接發出和平統一“坐下來談”、“什麼都好商量”、和平統一協商會議的正式呼籲,讓統一議題上島、進戶、入人心。至少讓“台獨如何戰”、“和統如何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台人皆知道、早選擇、明站隊。

不信魔障蔽小島,大義赤忱付台民,仁至義盡讓到頭,天河直下渠自成。
一個和合文明幾千年的中國,自然和台島、合兩岸。
台獨、獨台、侮中強盜,歷史爛汙渣、灰飛煙滅去!!

揭發論文抄襲,匹夫有責  | 藍清水

剛剛看了新聞,林智堅合體鄭文燦。鄭文燦向媒體說,林提供調查資料,余正煌該感恩;林智堅則說,好心被雷打!已經反守為攻了。

這是共產黨當年搞垮國民黨的老套路,先投出煙幕彈,然後散布不實訊息搞臭國民黨,因為接受到訊息的農民是無法判斷孰是孰非的,而共產黨在農村紮根很深,農民便選擇相信共產黨了!

因為絕大部分的人是沒讀過研究所,可能不瞭解學術界對抄襲的定義:「引用他人著作超過21個字相同以及引用他人的想法未註明出處,便是抄襲」。什麼叫做學術倫理,就是絕對尊重他人著作、創見並且不侵犯。一般人不知道學術倫理對做研究的人有多重要。學術倫理就如用皇后的貞節形容司法的神聖不可侵犯性。

提供資料,確實是值得感謝的,余正煌也在致謝詞裡表達了,絕沒有過河拆橋,反而是感恩在心。但是提供資料,並不是原創,因為資料是死的,如何把資料經過分析,套入學術理論之後,做出解釋,然後按照論文寫作的規範撰述,這才是創作。就如老師說了一個成語故事,然後出了作文題目,學生據此用自己的構思寫出一篇文章,老師卻說這是抄襲,這樣對嗎?林智堅的論文有幾十頁與先畢業的學長余正煌的論文完全相同。到底是誰抄誰的啊?

民進黨爭的是選舉的勝負,但是,我更關注道德、誠信、是非這些普世價值。明末大儒顧炎武在《日知錄》說:「保國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謀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賤,與有責焉耳矣!」國家是會興替的,就如現在的政黨,也會輪流執政,想要執政便要靠在公部門執行政策的公務員,要努力去做好以爭取民心。但是,天下是什麼呢?是文化、是道統。如何讓文化延續不絕,如何塑造富而好禮的社會風氣?則每一個人都有責任。

現在我們面臨的是傳統的美德,四維─禮、義、廉、恥─在政黨的對立下,民進黨為了贏得選舉,掌握政權,早已將禮、義、廉、恥置諸腦後,社會風氣奢靡,道德淪喪、價值觀崩壞。這是我們所不樂見的。我們期待用乾淨、正當的手法競爭,還給我們富而好禮的社會和國家。

0元手機帶來的聯想-華為讚 | 盧治楚

去年秋天,我的手機門號兩年合約到期,到電信商門市辦續約。商家好意,既然是原條件再續約兩年,就免費送了我一支新手機。拿到手裡一看,是華為品牌的Y9版。我搭乘過飛機,知道Y字代表經濟艙,那麼Y9就是華為的平價版陽春手機了。既然是0元贈品,當即欣然接受,帶回家隨意放置,沒多在意。

兩個月前,忽然想起此事,就把Y9找了出來,拍了幾張照片,發現效果竟然比我手中常用的OPPO Reno手機所拍的照片更好一點。

我是攝影外行,平素隨意拍照,也不講究。OPPO Reno是價位近兩萬的中高端手機,攝影成品的光度和細緻度怎麼反而不如華為的陽春手機呢?且不說孰優、孰更優,至少可以證明,華為的平價手機並不那麼陽春。或許我這外行握手機的力道不够均勻,造成不真實的攝影品評結果?

進一步說,美國和台灣都禁用華為手機及其通信設備,理由是華為有後門,造成國安風險。但誰又能保證:iPhone, Samsung, Sony等手機沒有後門、無風險!何況,德國前任總理梅克爾夫人遭受竊聽,她使用的可不是「華為」手機呀!

老美這個超級大國,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目空一切,養成自己凡事頤指氣使的性格,不能容忍別人在任何方面比它強一點點。華為的主要強項,原本是廣泛的通訊設備,手機只是附帶產品。華為公司重視人才和研發,領先搞定了5 G 的技術,而且掌握了國際標準和專利,老美忍不下這一腔怒火,竟然無所不用其極地封鎖和打擊華為。

天下事,物極必反。華為就是有骨氣不屈服,你有I.O.S.、Android,花錢也不讓我用,那咱就自己研發。現在華為的鴻蒙作業系統發展到了第三代Harmony Operation System 3.0,算是够成熟的了,不但可以用在手機上,還能够在汽車和多種家電產品上應用。

華為擁有中國大陸這個14億人口的大市場,其實是在企業競爭上「有恃無恐」的,老美早該認清現實,與其繼續作繭自縛下去,不如早點跟自己和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