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不怕COVID-19的國家:柬埔寨、印尼、印度 | 盛嘉麟

「威士特丹號」郵輪有1,455名遊客和802名船員,已經被五個國家地區拒絕靠岸,在海上遊蕩了14天。上周五終於在柬埔寨的西哈努港登陸,柬埔寨首相洪森無口罩親到碼頭以鮮花歡迎船上遊客上岸。

柬埔寨官員登船收集有生病或流感症狀乘客的樣本,聲稱沒有病人,除了歡迎登岸遊樂,柬埔寨政府將運送所有乘客集中到金邊,轉搭各國航空公司班機返國。因為許多航空公司航班停飛,一些無法回國的乘客就只能悠哉優哉的在金邊晃盪。總比扣在船上好。柬埔寨是小國,如今見不到疫情報導。

COVID-19疫情延燒,目前新加坡確診病例數多達77例,馬來西亞也有22例。不過鄰近的印尼明明是2.7億人口大國,至今卻無人確診,各界質疑,印尼或許已有民眾感染,只是沒有受到醫學檢驗,讓人相當好奇其中原因。

美國哈佛大學公共衛生研究學院指出印尼有不少中國大陸遊客,且印尼人口眾多,照理說印尼會出現感染病例,推測印尼因為缺乏醫療或檢驗器材,造成「有感染者卻零確診」的狀況,擔憂繼續下去會變成各國疫情的隱憂。

印尼衛生部官員說明,因為檢測這麼多隔離者,所費不貲,至少要花10億印尼盾(約220萬台幣)以上,而且每人要檢驗2次以上才準確,針對2日從武漢撤僑243人的班機,由於這些僑民沒有任何不適症狀,因此沒有檢驗。

印度目前只有3個確診COVID-19的病患,都是從武漢回國的留學生,而且都已經痊癒回家,目前還有3420個可疑的居家隔離,34個在醫院觀察隔離,最近從武漢撤回的650人據說完全沒有問題。可以說現在沒有一個確診病患,舉國輕鬆。

COVID-19感染性雖強,死亡率只有1%-2%,目前無藥可用,無疫苗可用,無論住院住家都是靠病人自己的免疫力康復,無需舉國緊張,猶如亡國滅種。我們看到世界上的國家分為三類:

緊張要死的地區:

1)中國大陸,面臨美國及台灣的惡意宣揚醜化,中國必須小題大作,給世界看到中國有在努力。中國也藉機動員演練國家動員的機制和力量,為強國準備打底。習大大要修改憲法取消任期限制,必須統領國家藉機立功,鞏固領導聲望。

2)台灣,必須小題大作,給台灣人看中國這個惡鄰毒害台灣,仇大苦深,炒作撤僑(只飛了一班飛機就停止了),目前疫情死亡1人,確診22人,但是通報的1872人,居家管控的超過18000人,官員媒體共同炒作,啟動國防機制,禁止大陸來人,拒絕郵輪靠岸,搶購口罩(實名購買口罩創世界記錄),搶購酒精消毒棉紗,人民有多痛苦,仇中就有多深,選票就有多少滾滾而來。

正常反應國家:

歐美國家限制中國航班、遊客入境、學生留學….指責中國的聲音很大,可是自己做不了什麼抗疫動作。
譬如美國自己3500萬人流感,20萬人住院,12000死亡都不怕,不戴口罩、不搶酒精。

一點不怕國家:

柬埔寨首相洪森無口罩親到碼頭,以鮮花歡迎船上遊客上岸,希望難得發一點觀光財,任由遊客到金邊遊樂。
印尼2.7億人口,每年正常的生老病死人口270萬,每年各種疾病天災、火山地震、淹水海嘯奪命無數,1%-2%死亡率的COVID-19病毒,根本無需緊張。
印度13億人口,四個種姓壓榨歧視,強暴婦女、人不當人,每年從火車頂上滾下來摔死15000人,視為常態,你要印度怎麼去關切34個在醫院觀察隔離的可疑病患?或者幾千個根本不知道的病患?

反正 COVID-19病毒是一場炒作,無論緊張要死、正常反應、一點不怕,結果都是大同小異,將來日子一樣的過。一點不怕的柬埔寨、印尼、印度,反而人民少受恐嚇干擾少受罪。

東協不簡單 | 郭譽申

蔡政府推動「新南向政策」,其主要目標國家是東協十國,這些國家鄰近台灣,但發達程度遜於台灣(除了新加坡),因此較少受到關注。其實東協國家近年進步很多,而東協是頗有貢獻的國際組織。本文因此簡單介紹東協的狀況,內容主要取材自馬凱碩(Kishore Mahbubani)和孫合紀(Jeffery Sng)合著的《解讀東協:前進東協,你不可不知道的經濟、政治歷史背景,以及現況與未來》(The ASEAN Miracle:a Catalyst for Peace)。

東協的全名是東南亞國家協會(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簡稱ASEAN),成立於1967年,創始國僅有五個:泰國、菲律賓、印尼、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當時的目標是共同抵抗共產黨對各國的赤化;美蘇冷戰結束之後,東協卻明智地接納共產國家越南(1995)、寮國(1997)成為會員國,其目標則轉為促進地區的和平及加快各成員國的經濟增長、社會進步和文化發展。另外,汶萊1984年加入,緬甸1997年加入,柬埔寨1999年加入。東協現有人口達六億五千萬,比歐盟人口多了一億多,其中人口最多的印尼有將近二億七千萬人,而小國汶萊僅有四十多萬人。

東協的最大特色是其多樣性,東南亞自古至今曾先後吸收大量的印度文化、中國文化、穆斯林文化和西方文化,使東協成員國各有不同的語言(而且一國內部就有多種語言)、文化、宗教、政治制度、經濟狀況等。除了聯合國,沒有一個國際組織擁有東協這樣的多樣性(大部份國際組織的組成都因為成員國擁有較多的共同性而非多樣性,如歐盟、南美洲國家聯盟、非洲聯盟等)。例如東南亞主要的宗教包括伊斯蘭教、小乘佛教、天主教、大乘佛教和印度教等等。

除了泰國,東協國家都曾是西方國家的殖民地。英國殖民緬甸、馬來西亞、新加坡和汶萊,法國殖民越南、寮國和柬埔寨,荷蘭殖民印尼,而菲律賓先後被西班牙和美國殖民。東協國家的國界多半不是天然傳統國界,而是殖民母國所遺留,因此曾有不少爭議,而海上國界更是模糊、互有重疊。

東協成立以來至少有三大成就:其一,東協成員國之間保持了長期的和平,以東協的多樣性,各國有不同的文化和宗教信仰,又有一些陸上、海上的國界爭議,大家都能以協商而非戰爭解決爭議,是了不起的成就。其二,東協改善了東南亞六億多人口的生活水準,其經濟規模從極低的水準成長達到現在約二兆五千億美元。其三,東協與世界大國,如美國、中國、歐盟、印度、日本、俄羅斯等,都維持良好而大致等距的關係,這些大國多年來都頗樂意拉攏、投資東協國家。

東協的多樣性使它幾乎成為世界的縮影,不同文化和宗教信仰的東協國家能夠彼此和平相處,是世界的典範和希望,期盼所有衝突地區都能從東協的長期和平獲得啓示。

隨著東協國家經濟的增長,中國大陸與東協的双邊貿易也快速成長,2018年達到5878億美元,大幅追近中美間的貿易額6335億美元。東協國家仍有較大成長空間,未來中國與東協的双邊貿易將足以彌補中美貿易戰對中國出口美國的壓抑作用。

由於近年經濟的增長,東協國家越來越重要。台灣是該擴大與東協國家的經貿合作,然而東協國家與大陸的經貿利益遠大於與台灣,在兩岸關係不佳之下,東協國家一定是捨台灣而就大陸,新南向政策因此註定沒有多大成效,這是台灣很難克服的困境。

新冠病毒(NOVID-19)兩個一毛不拔落井下石的政府 | 盛嘉麟

真正的吹哨人張繼先醫生

2003年,在SARS防治期間,張繼先是武漢市江漢區專家組成員,這段經歷讓她對傳染病疫情始終保持高度敏感。

2019年12月26日,張繼先在醫院接診了三名患者,是附近小區的一對老夫妻及兒子。三人當時的症狀很像流感,發燒、咳嗽。張繼先讓他們拍了肺部CT片。一家人來看病,很少三人同時得一樣的病,除非是傳染病。隨後醫院又來了四個華南海鮮市場的商戶,一樣的發燒、咳嗽,一樣的肺部表現。

張繼先覺得問題嚴重。當天,她就把這個情況向醫院匯報,醫院又上報給江漢區疾病控制中心。張繼先在醫院召開多部門會診的會議,醫院及疾病控制中心聯合行動,流行病學調查隨之啟動,張繼先的醫院所有醫護人員都戴口罩,穿上特殊的白色工作服,加倍防護起來。隨後湖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決定給予在疫情防控中表現突出的張繼先記大功獎勵。

李文亮醫生從網路看到病毒消息通知朋友圈

李文亮是眼科醫生,2019年12月30日下午無意中看到網上類似SARS冠狀病毒的流言,就轉發到他的小群體去告示朋友要小心病毒,同時他還在文中囑咐不要將消息外傳。幾天後他受到警方告誡不要傳佈謠言,警方並不知道這次病毒如此嚴重,李文亮自己也不知道病毒如此嚴重,在為眼科病人治療時把自己感染了,他不缺醫療照顧,醫生當然有醫院照顧他,不幸他竟然死了。

誰是這次NOVID-19流感事件的吹哨人?應該是張繼先醫生

但是張繼先醫生
她按照發現病疫申報程序,報告醫院,再上報上級疾病控制中心,沒有受到公安的申誡。(沒有受到迫害的藉口)
她受到湖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頒發的記大功獎勵。(是中國社會的楷模)
她沒有感染生病,沒有死亡。(沒有製造悲情的效果)
她是53歲的普通中年人。(中年人悲情的效果不夠強烈)

而李文亮醫生
他隨便在網路上散發類似SARS冠狀病毒的流言,觸犯法令,受到公安的告誡。(再輕微的告誡都是中國打壓迫害)
他沒有受到湖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頒發的記大功獎勵。(他不是中國社會的楷模,受到忽視)
他非但感染生病,而且死亡。(這是製造悲情最有力的條件)
他是33歲的年輕人,家庭幸福。(愈年輕幸福,悲情的效果愈強烈)

美國、台灣的媒體當然不顧事實的選擇了李文亮醫生

李文亮醫生的轉發病毒、警方告誡、感染病毒、家庭幸福、遽然去世,這一切造就了他的悲劇英雄的高大形像。隱然反映出中國政府是隱瞞疫情、迫害醫生、弄死醫生、破壞家庭、十惡不赦的政府,美國、台灣的媒體一體呼應製造悲情、打擊中國。而且兩個政府莫名其妙的進入製造悲劇英雄的國家程序。

美國參院外委會民主黨籍首席議員梅南德茲(Bob Menendez)、參院外委會亞太小組主席賈德納(Cory Gardner)、參院外委會亞太小組民主黨籍首席議員馬基(Ed Markey)以及參院軍委會議員柯頓(Tom Cotton)共同推出決議文,紀念新冠肺炎「吹哨者」大陸醫生李文亮,並呼籲北京疫情資訊應公開透明,並停止將台灣排除在國際組織之外。

中華民國外交部今天表示,李文亮是第一個提出新冠病毒可能擴散的吹哨者,他憑藉醫師的專業判斷成為最早的警示者,但最後卻不幸被公安逮捕迫害。很遺憾的在2月7日病逝,本外交部向因救人而犧牲的李文亮獻上敬意。外交部再次呼籲WHO及聯合國相關機構,要抗拒來自中國的無理施壓,接受台灣加入WHO。

兩個政府,一毛不拔、落井下石

我們看到中國政府和全國人民在團結一致對抗新冠病毒NOVID-19 的當頭,全世界120個國家多多少少的贈送救災物資的時候,唯有兩個政府,美國和台灣,一毛不拔、落井下石。反而利用中國的災難,枉顧事實、顛倒是非,製造隱約的反中反華的悲劇英雄,即使中國政府天天公佈疫情,仍然呼籲北京疫情資訊公開透明,不斷的污衊中國。最後兩個政府的真面目是以疫謀獨,圖謀把台灣以國家名義擠進WHO。

這次新冠病毒NOVID-19有太多值得懷疑的議題,許多人相信是帝國主義以人工病毒發動對華的生物戰爭。不論大陸是否遭受生物戰爭攻擊,帝國主義夥同華人走狗政府,幸災樂禍、落井下石、以疫謀獨。所幸中國政府明快正確的策略,使得 SARS 及 NOVID-19 的兩次災難有效控制,沒有造成類似2009年源自美國的H1N1豬流感,美國政府束手無策,任其蔓延世界,造成全球廿多萬人的死亡。也沒有造成當今美國的流感,政府束手無策,已經造成美國12000人的死亡。不負責任的帝國主義政府卻只會指罵中國,真是奇觀。  

中南美多混血,美國少混血,為何? | 郭譽申

筆者過去一直有個疑問:從膚色就能看出來,美國有很多純白人(雖然近年白人占比減少),而中南美洲卻很少純白人,白人多與黑人、印地安原住民混血了。美國與中南美洲的殖民歷史其實非常相似,都是歐洲白人入侵印地安人的地盤,又從非洲買來黑奴作為勞動力。多年來,為何美國白人少與黑人、印地安人混血?而殖民中南美洲的白人多與黑人、印地安人混血?

宇山貞榮所著的《從民族解讀世界史》解答了我的疑問。美國白人少與黑人、印地安人混血,有兩個主要原因:清教徒的嚴格戒律和白人優越主義。

殖民中南美洲的西班牙和葡萄牙人冒險遠渡重洋的主要目的是要追求豐厚的經濟利益。與西班牙和葡萄牙人不同,十七、八世紀大量移民北美的英國白人大多是因貧困和宗教衝突,而在英國待不下去的新教清教徒,他們「來到美洲新天地,想與神一同開創全新生活,對他們來說,宗教上的戒律是相當大的心靈支柱。清教徒們甚至把戒律視為首要價值,因而產生出極端的理想主義,經常排除異端分子與異類。」霍桑的著名小說《紅字》就「寫實地闡述了清教徒對於戒律的激進態度與矛盾。」由於宗教的狂熱和戒律,清教徒們自然非常排斥與異類的黑人、印地安人通婚。

美國的白人優越主義大約在十九世紀末逐漸興起,主要原因是當時的美國越來越富強,而優生學正流行。「優生學的發祥地是在英國,而在美國發揚光大。」那時的優生學的很多論述雖然已被後世證明缺乏科學根據,當時卻是影響深遠。例如達文波特(Charles Davenport)在1911年出版《與優生學相關的遺傳》,成為各大學的教科書。書中「以白種人在智慧與文化上擁有最優秀的基因為前提,進而闡述道,為了要保持白種人優良的基因,不應該與其他人種混血。」不僅達文波特,當時「美國大多數的生物學者也都主張從優生學的立場來看,為了要排除劣等人種,必須要避免基因受到『污染』才行。」因此美國白人很少與有色人種通婚。

前有清教徒的嚴格戒律,後有白人優越主義,導致美國白人少與黑人、印地安人混血。這似乎不是好事。白人與黑人、有色種族的隔閡長期難以打破,即使法律上各種族一律平等,白人優越主義所導致的種族歧視問題始終揮之不去,而三不五時就發生白人警察「誤殺」無罪黑人的事件,使種族問題更加難解。至於川普擔任總統,不僅不能緩解種族問題,似乎還更激化種族問題。種族問題看來是美國的阿基里斯之踵啊。

中國人可以有大國心態 | 盛嘉麟

丹麥一家報紙把中國五星國旗的五顆星畫成五隻冠狀病毒,引起軒然大波,中國駐丹麥大使馮鐵嚴正抗議,要求道歉,丹麥政府以言論自由原則拒絕道歉。

我看到五隻冠狀病毒替代了五顆星星,感覺畫的人真是天才,帶點可愛有趣,也可以代表中國是生技大國。其實中國方面也要學習輕鬆一些,我們已經是世界大國、世界強國了,一個弱小的小國丹麥的畫家開個玩笑,其實無需如此盛怒,作為強大的國家,國旗或領袖被人漫罵、焚燒、抗議、幽默、惡作劇,是經常發生的事,看看美帝的國旗或領袖天天被多少國家糟蹋,美帝根本視若無睹,何況冠狀病毒的圗樣本身並不算醜惡的圗騰,小孩也常常畫。

有時候大國有大國的榮耀,如果是尼泊爾、不丹這樣的小國發生病毒流感,有什麼報紙會去漫畫他們?記得幾年前看到照片,一堆日本倭寇聚集在東京中國駐日本大使館門前高舉「打倒中華帝國」的旗幟,高呼打倒中華帝國主義。我年輕時高呼打倒日本帝國主義的記憶頓時回到眼前,當我們弱小的時候,只能在自己國家裡呼叫打倒這個帝國主義,打倒那個帝國主義,現在換成日本倭寇在東京呼叫打倒中華帝國主義,一股驕傲的快樂湧上心頭,這就是大國心態。

我對丹麥事件的建議:

  • 以前挪威也發生辱華事件拒絕道歉,中國馬上禁止挪威的沙丁魚進口,三個月以後挪威道歉。現在大國既然已經提出抗議要求道歉,開弓没有回頭箭,丹麥報紙若不道歉,下一步就該下架丹麥在華的商品,逼迫道歉。
  • 以後中國對於一些國際上的言語、文字、圗像、電影….的辱華現像,應該放寬標準,心理強壯的不以為意。看看美國的根本不理;再看看俄國2014年在索契举行的冬季奧運,在開幕式上的電子操控發生錯誤,奧林匹克的五環突然失去一環,引為國際笑柄,各國媒體譏諷不斷,後來在閉幕式上,電子操控已經更正,在出現五環以後,突然其中一環漸漸帶著微笑縮小消失,引來國際觀眾的拍手讚嘆,這就是大國心態。對於打趣的辱華現像,無論善意惡意,大國有大國的心胸。
  • 如果真要報復惡意小國,三年不遲,等到那天丹麥發生什麼災難事件,中國的漫畫家也可以出來畫些讓丹麥不舒服的漫畫,在強大的CCTV上全球廣播。前年瑞典電視台辱華節目,一副漫畫畫一個正在用筷子吃飯的中國農民,同時蹲著大便,下面寫著「在瑞典大便時不吃東西」,中國也是抗議連連無效,瑞典電視台不肯道歉。其實瑞典觀光客來到東南亞多半是嫖客(澳洲也是),各國皆知,我曾經建議中國在北京上海的國際機場樹立巨大瑞典文的標語,上書「在中國旅行禁止嫖妓」,羞辱瑞典,同時今後公安逮捕到瑞典嫖客時,決不寬待,羞辱瑞典。

想想100年前白人國家無需辱華,而是直接船堅炮利的揍華,現在白人國家淪落到只能躲在自己國内用媒體羞辱中國,我們中國人已經很厲害了,無需斤斤計較,今後我們對於不友善的國家要主動出擊,羞辱回去。

中國不能老是玩,白人國家辱華,然後提出抗議要求道歉,沒完沒了的老套。對於經常辱華的國家,找機會反擊,畫出更難堪的漫畫,貼出更難堪的標語,對於違法的不友善白人國家的觀光客,要故意小題大作,極盡羞辱,白人國家怎麼辱華,我們就怎麼辱回去,不要老是一副受害者、受氣包的面孔。

力不配位的澳洲 | 盛嘉麟

澳洲人Australian,綽號Aussie 或 Ozzie,有點親暱也有點輕視,澳洲最初的移民是1787年開始,在英國本土犯下重罪被判終生流放的囚犯,後來澳洲漸漸開發變得富裕,又發現了黃金,吸引了更多的普通移民,超過了流放的囚犯。今天的澳洲人如果追溯他們的祖先,有20%是囚犯。

澳洲殖民給予世人和平的印象,沒有美洲大陸殖民的屠殺與血腥,事實卻不然。澳洲殖民初期對原住民的血腥屠殺,包括大量的獵殺、射殺、毒殺(如水井下毒)及將原住民孩童推下懸崖,一幕幕震撼人心的殘酷歷史,因為澳洲人集體選擇沉默,又地處偏遠的南太平洋,大部分不為世人所知。如今原住民只佔澳洲總人口不到0.5%,可為証明。

由於自然資源超級豐富,人口稀少,澳洲變成十分富裕的國家、民主安定的社會,吸引更多外來的移民,但是由於嚴重的種族歧視,1901年開始執行「白澳政策」,只歡迎歐洲的白人移民,限制阻止亞洲的移民,一直到1973年,澳洲工黨政府正式取消了白澳政策。亞洲的移民以中國人為主,開始大量增加。

但是法律、政策的改變卻改變不了澳洲社會深沉傳統的種族歧視,澳洲鄰邦馬來西亞首相馬哈地,早期和澳洲領袖經常爆發粗魯不友善的對抗言論。早期貧窮的中國移民被譏為搶奪工作的廉價勞工,近期富裕的中國移民又被譏為圈地買房、干預內政。澳洲領袖經常毫無顧忌的羞辱國內的非白人移民,忘掉了澳洲本身就是移民的國家。

澳洲土地廣袤幾乎和中國大陸一般大小,人口只有2500萬,約略等同台灣,2500萬人口中白種人不到2000萬人,使這個國家的心態嚴重失衡。
因為土地廣袤讓澳洲人覺得自己是強大的國家,忘記了按照它的人口力量,它只是一個弱小國家。

因為是英語系統的AngloSaxon國家,屬於依賴美國保護的五眼聯盟(美、英、加、澳、紐五國),讓澳洲人覺得自己是強大的國家,忘記了如果沒有美國可以仰仗,它只是一個弱小國家。

由於自然資源超級豐富,分配到稀少的人口,生活富裕,讓澳洲人覺得自己是強大的國家,忘記了它是靠輸出初級天然資源換取國民生活的國家,沒有工業力量,它只是一個弱小國家。

因為澳洲人覺得自己是強大的國家,所以在國際事務上澳洲往往表現出力不配位的言論和動作。
澳洲是除了美國之外對中國指手畫腳惡意指責最頻繁的國家,從政治體制、自由民主、專制獨裁、經濟貿易…….幾乎都成了叫罵中國隨心所欲的順口溜,忘記了它只是一個弱小國家。

踴躍參加美國的第二島鏈,在達爾文港及Alice Spring建立美軍基地圍堵中國,踴躍參加美國在中國南海的海軍巡弋行動製造麻煩,踴躍參加美國籌組的由美、日、澳、印組成的印太聯盟圍堵中國,忘記了它只是一個弱小國家。

在奧林匹克運動場上,因為游泳比賽輸给中國,心有未甘,竟然以粗暴語言辱罵中國選手,忘記了它只是一個弱小國家。

中國是澳洲最大的煤碳及鐵礦石的買主,澳洲卻從不尊重中國的大買主地位,任意抬高價格,獨斷獨行。於是中國對澳洲進行了公司併購行動,例如
中國廣東核電集團收購了澳洲鈾礦公司Energy Metals。
中國寶鋼投資2.4億美元,投資澳洲鐵礦石廠商Aquila Resources 15%的股權。
中國鐵路物資總公司以1,260萬澳元投資澳洲鐵礦石公司FerrAus 12%的股權。
中國兗州煤業以29億美元收購澳洲煤礦公司Felix Resources。
中鋼集團收購澳洲鐵礦石公司Midwest Corp。
中鋼集團投資澳洲鐵礦石公司Murchison Metals 49.9%的股權。
……
這一系列的併購行動顯示澳洲經濟的脆弱,諸多公司經營不善,出售求生。卻造成澳洲政府的恐慌,喊出中國干涉澳洲內政的口號,積極阻礙中國公司的併購行動,忘記了它只是一個弱小國家。

當中國和南太平洋島國索羅門群島及吉里巴斯建立外交關係時,澳洲抗議中國涉入了澳洲在南太平洋的勢力範圍,影響區域安定,忘記了它只是一個弱小國家。

最近澳洲與台灣合作演出的中共間諜王立強案,故意製造中國間諜無處不在的假像,並且指控中國在澳洲進行間諜活動,後來証明王立強只是中國逃亡國外的詐欺犯,忘記了它只是一個弱小國家。

最近2019年發生的澳洲森林大火,延燒超過4個月,吞噬數百萬英畝土地(超過10000平方公里),奪走超過5億隻動物性命,數十人死亡,數十萬家庭流離失所。南半球的澳洲夏天才剛開始,接下來氣溫可能再往上升,高溫和濃煙,森林將繼續大火直到今年四月,是澳洲的生態浩劫。
這一場空前的森林大火燒出了澳洲是弱小國家的真面目。森林大火之初還有學者倡言是森林生態的自然周期,有益於森林的再生發展,是健康現象。
等到災情範圍迅速擴大,危及國民生命財產以後,更突顯出整個澳洲的消防救火力量脆弱不堪,無論消防車輛、飛機器具、人力警力…….都無力應付,是一個弱小國家。

微弱的人力警力、消防車輛疲敝耗竭,加拿大趕來支援空中滅火的飛機失事墜毀,澳洲共分七個省區,森林大火在其中六個省區(Queensland, New South Wales, Victoria, South Australia, Tasmania,Western Australia)同步焚燒,澳洲只能採取放任不管的消極態度,是一個弱小國家。

數十萬家庭放棄家園,流離失所,澳洲政府缺乏救災的帳篷、食物、飲水、被毯、警力…..無力援救,只得呼籲災民自行逃離災區,自行安頓,是一個弱小國家。

澳洲政府非但無力救援被大火圍困的野生動物如無尾熊、袋鼠,反而藉口野生駱駝和居民搶爭水源,警方出動直升機獵殺了幾萬頭野生駱駝,引起國際動物保護組織的嚴重抗議,是一個弱小國家。

在全國陷入巨大災難之際,澳洲總理莫里森(Morrison)全家卻按計劃前往夏威夷渡假,引起民憤,渡假回國來到災區慰問災民,受到災民辱罵驅趕,是一個弱小國家。

澳洲大城雪梨、墨爾本憤怒的人民抗議政府救災無力無能,幾十萬人街頭抗議,和警察衝突,市民忘了澳洲是一個弱小國家。

澳洲就是這樣一個力不配位的弱小國家,澳洲位於亞洲社區,對亞洲國家並不友善,實際上亞洲的中國、日本、韓國、印尼、馬來西亞、緬甸、泰國、越南……任何一個國家都比澳洲強大,擺平澳洲綽綽有餘,希望這一場森林大火能夠燒醒澳洲狐假虎威的大國夢想、強國幻覺,認清澳洲只是一個弱小國家。

口罩文化 | 盛嘉麟

太陽眼鏡為眼睛遮醜,帽子為頭髮遮醜,戴上口罩鼻子、牙齒、嘴巴全部遮醜,這時人人平等。恐龍可以大膽上街而不危害社會,帥哥美女上街佔不到便宜。

但是口罩有很大的醫療衛生目的,和帽子眼鏡有所不同。戴口罩應該是有需要的情況才戴,如果不需要也戴,口罩上污物長期聚集本身不潔,阻礙呼吸長期氧氣不足,反作用可能更大。

按理說日本空氣污染不算嚴重,也沒什麼病毒傳染的恐懼,日本人不知道什麼原因是口罩族,喜歡戴口罩,可能是防禦花粉,街頭上口罩族比例顯著的高,而且一年四季都戴。只能說亞洲人裡面日本的男人女人最愛乾淨,喜歡戴口罩防污。

半年來的「反送中」暴亂,香港的百萬暴民多數戴上口罩躲避警方的照像認證,也為了減輕受到警方催淚彈的傷害。現在接著被武漢肺炎病毒的恐怖籠罩,在香港不帶口罩上街,簡直是十惡不赦,人人被逼带上口罩,使得香港除了炒買口罩,還炒賣口罩,口罩成了香港人外出服的佩戴。

韓國街頭冬天戴口罩的人明顯的多,為了遮醜、防污、避寒、保濕….,口罩90%為黑色,據說容易搭配衣服,而且戴上黑色口罩蒙住耳鼻嘴巴,獨露眼睛,尤能突顯明媚水靈的大眼睛。韓國人極少極少選用白色口罩,因為只有生病或剛做過整容手術的人,醫生發给白色口罩。不過一到夏天韓國人戴口罩的明顯減少,幾乎看不到。

台灣人戴口罩已經成為習慣,365天都有泰半的人戴口罩。有人說是汽車、摩托車沒有電動化,引擎亂冒黑煙,中台發電廠世界最大,每天污染空氣,需要戴口罩,但是郊外風景區,觀光勝地日月潭,台東、花蓮也滿是口罩族。有人說是人多的地方,公共交通、百貨公司需要戴口罩,但是人少的地方,淡水河畔也滿是口罩族。有人說是冬天保暖保濕需要戴口罩,台灣的夏天35度也滿是口罩族。而且台灣人戴的口罩五顏六色,搭配不上衣服。台灣人戴的口罩種類五花八門,許多既不防污,也防不了霧霾,更防不了PM2.5,只是7/11買的台幣八塊的廉價口罩。有人說是病人老人為保護自己,不想危害他人,需要戴口罩,台灣人卻是不分老少男女、強壯弱小、美女恐龍一概戴口罩。我們只能說台灣人是集體媚日,唯日本是尚,在全世界裡,日本、台灣自成一種風格。

戴口罩是地區性的社會現象。南歐許多城市空氣情況與台灣差不多,見不到戴口罩。非洲、拉美、南亞、東南亞,不只是排氣污染嚴重,甚至就是空氣骯髒,也不見口罩。亞洲似乎除了儒家文化圈之外,許多地方污染情況更糟,也是不戴口罩。東亞戴口罩,當然空氣污染是個直接原因,但日本相對乾淨,卻起了戴口罩的領頭羊作用。

世界的泱泱大國,中國除非流感疫區、霧霾災區、PM2.5災區,政府規勸要戴口罩,一般人不戴口罩。美國、俄國、歐盟,街上看不到戴口罩的人。我擔心長期的、全民的、四季的戴口罩,長期的呼吸氧氣不足,會戴出新的東亞病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