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又不是只有美國! | 黃國樑

這一句話應該做為一個永恆的標題,並用最新潮的科技,讓它永遠浮在這島上的天空,讓人一出門就看到這句話,然後在一天中默默地記著,直到上床就寢。

世界真的不是只有美國,我們不單應該謹記這句偶然閃現的真話,甚至於我們應該刻意地去忘卻美國,因為美國已經充斥於我們的腦海、靈魂以至於基因裡頭,讓我們變成了一種自囚的俘虜,一支被封印的族類。

譬如我們以為音樂就只有Micheal Jackson、Madonna或John Lennon、David Bowei、Bob Dylan;電影就只有好萊塢與金像獎,只有美國隊長、龐德、不可能的任務、以及阿凡達。

美國已經扮演那一早已設定為超凡入聖的神族,將近一個世紀了。華盛頓是英勇而謙遜的,傑佛遜猶如十八世紀的普羅米修斯、麥迪遜是憲政主義的智者,林肯則是黑奴的解放者,高大但慈悲!

我們幾乎忘了身上的黃皮膚,以及眼眶裡的黑眼珠。我們早已不是我們,我們知道羅蜜歐不知梁山伯,聽過海明威或沙林傑,但不知道魯迅與巴金。我們是被攝了魄的一隊僵屍,聽了西方的、特別是美國的咒語,就會蹦著蹦著,倉皇地趕起路來。

「世界又不是只有美國」

這位部長要不是犯了錯,不會輕易地吐露真言。我們應該將它收藏起來,在行刑隊查獲以前,夜夜起來朗誦,還要將它鎸刻在暗室的牆上,永遠不被抹去!

澳洲棄法國潛艦合約是戰略轉向 | Friedrich Wang

很多人將澳洲棄法國潛艦大單視作純粹的商業與國防考量。這話完全外行,因為澳洲原本要購買的梭魚級潛艦本身也有核動力型,澳洲若要換單完全沒有困難,何以到徹底毀約的地步?這絕不是單純的商業或者國防考量,這是政治以及戰略的轉向。

澳洲為何需要核動力潛艦?簡單說,澳洲原本的潛艦主力是2000年前後與瑞典合造的柯林斯級小型柴電潛艦。但是本世紀之後,澳洲海軍開始負擔更多美國在南太平洋的責任,必須要有大型的潛艦。所以大概2016年開始招標,當時日、德、法都參與投標,最後法國的梭魚級柴電潛艦脫穎而出。12艘,3000噸級,將近500億歐元,是非常可觀的大單。

但是,柴電潛艦或許靜音良好,但是有一個缺點:航程有限,而且噸位小所以無法裝載重型或比較多的導彈。簡單說,若澳洲要擔任美國在南太平洋的副警長,那麼這些柴電潛艦就不足以負擔這個任務。

事實上,法國的梭魚級潛艦同樣也有核動力型,除了法國海軍在使用外,巴西也下了訂單正在建造中,所以若澳洲要修改訂單其實難度不大,結果它這樣一聲不吭就棄單,對原廠商甚至法國造船業都是重大打擊。這,就是法國人吞不下這口氣的關鍵。不過,即使法國召回駐美、英、澳三國大使,放出許多強硬的話語,但實際上都將歸於無效。

所以,澳洲的棄單不只是買了新船而已,更可說是整個國策與國家戰略定位轉變的象徵。澳洲一直以來就是英、美的堅強盟友,兩次大戰都與兩強並肩作戰,而犧牲慘重,關係上更是血濃於水。這次澳洲冒著與法國,甚至許多歐陸國家反目的後果,可說充分將這種意識形態表現到了極致。

這場棄單風波,對於整個亞太局勢的影響將非常深遠。會不會引發新一波的亞太地區的軍備競賽?美國對中國的圍堵網是不是對東協國家也有牽動?都值得觀察。

美國現在組成美、英、澳加日、韓、印,甚至還加上一個隱藏的台灣,這樣一個廣泛的圍堵集團針對中國,或許是要增加對中國的壓力,做為未來談判迫使其讓步的籌碼。相信,中美熱戰的機會不大,但是這種博弈與鬥爭短期內將持續上升。

中、美有債務危機?恆大如何?「現代貨幣理論」解惑 | 郭譽申

2008全球金融風暴,隨後又有歐債危機,使世界經濟陷入衰退或不振多年,到2016年才大致恢復。然而去年新冠病毒疫情蔓延全球,再度重挫世界經濟。長期的經濟不振使大部份國家,包括美、中,都累積了龐大的債務或赤字。最近中國的恆大集團出現倒閉危機,一些好事者於是危言聳聽:中、美都有債務危機,可能會破產。

S. Kelton教授恰在此時出版《赤字迷思》(The Deficit Myth, 2020),以淺白的話語介紹「現代貨幣理論」(modern monetary theory),適用於擁有貨幣主權的國家,這樣的國家能自行發行本國的貨幣、票券等,不受其他國家的干擾或一些規定的限制 (如保證可兌換黃金)。中、美都有貨幣主權;但是很多歐洲國家使用歐元,本身卻不能發行歐元,就沒有貨幣主權。

書中強調現代貨幣理論與傳統貨幣觀念的差異,後者早已深入人心,形成許多迷思,而前者則要破除這些迷思:

迷思一:政府應該像家庭一樣收支平衡。
真實是:政府和家庭不同,因為它發行自己所使用的貨幣。

迷思二:赤字是過度支出的證據。
真實是:是否過度支出,端看是否引起通貨膨脹。

迷思三:政府赤字使我們都被債務追著跑。
真實是:國債不構成任何財務負擔。

迷思四:政府赤字排擠了私人投資,讓我們變得更窮。
真實是:財政赤字增加了國民集體的財富和儲蓄。

迷思五:貿易逆差代表國家輸給順差的國家了。
真實是:貿易逆差其實是「東西」的順差。

迷思六:社會安全保險和醫療保險等福利制度,財政上沒有辦法一直支持。我們負擔不起。
真實是:只要聯邦政府願意付錢,總是有能力可以支持這些制度。關鍵是我們的經濟能長期生產人們所需的實質商品和服務。

簡單說,擁有貨幣主權的國家可以隨時印鈔票償還債務,因此財政赤字本身不是問題,也沒有國家破產的問題(即無力償付其債務);若財政赤字引起通貨膨脹(即貨幣貶值),才是問題,因為劇烈的通貨膨脹會導致經濟崩潰。換言之,若經濟疲弱,財政赤字能夠提振經濟,是好事;反之,若經濟已經溫熱,財政赤字很可能引起通貨膨脹,就需要小心了。

不過,經濟是疲弱或溫熱,有時並不容易判定,這是經濟決策的難處。美國現在已有一些通貨膨脹,而且似乎全球都有通貨膨脹,但是聯準會的經濟學家認為這是暫時性的,不足為慮。他們的判定是否正確只能等時間來驗證了。

反中者常喜歡說,中國大陸赤字龐大,不久就會破產或經濟崩潰;而反美者也會說,美國赤字龐大,可能會破產或經濟崩潰。根據現代貨幣理論,這些都是無稽之談。赤字根本不會造成破產,只可能造成通貨膨脹;現在中、美是有點通貨膨脹(美國通膨高於中國),但是離經濟崩潰還遠得很。政治狂熱者這樣造謠生事,只顯示自己的無知,可以休矣。

最近恆大集團有倒閉危機,根據8月底披露的2021年上半年財報,集團負債總額達人民幣1.97兆元(約合3050億美元)。就企業而言,這是非常龐大的金額,但是與美國今年1.9兆美元的疫情救助計劃比,仍是小巫見大巫 (不到1/6而且恆大還有很多資產),因此即使恆大倒閉,大陸政府完全吃得下它的債務,不可能造成金融或經濟崩潰。恆大事件顯示,私有企業有積極進取的優點,也有過分貪婪擴張的風險。「國進民退」有時是私有企業咎由自取啊!

恐怖份子是懦夫? | 郭譽申

前兩天是「九一一恐攻事件」滿二十年,在電視的回顧影片上,又看到美國官員(好像是前紐約市長)把劫持飛機的恐怖份子斥為「懦夫」。會說「又」,因為我已多次看到美國人的這說法。例如,2019年10月美軍在深夜襲擊伊斯蘭國的哈里發(最高領導人)巴格達迪在敘利亞西北的藏身處,巴格達迪在隧道內引爆炸彈,炸死自己和他的三個孩子。總統川普就說:「他像條狗一樣地死去,他像個懦夫一樣地死去。

「懦夫」的意義很明確,是軟弱無能的人。穆斯林恐怖份子發動不要命的自殺攻擊,視死如歸,怎會是軟弱無能的人?美國人痛恨恐怖份子,可以斥其為殘忍、沒人性;斥為「懦夫」,卻是毫無道理。是因為恐怖份子隱藏自己身份,對平民發動攻擊嗎?恐怖份子連命都不要了,當然不擇手段,卻絕不是軟弱無能。

美國人崇尚勇敢,尊敬軍人;相對地就看不起軟弱的人。於是「懦夫」似乎成為罵人的話,而不管是否真正符合軟弱無能。例如上述川普對巴格達迪的咒罵,就把懦夫與狗並列。

懦夫未必一無是處,美國人看不起懦夫,顯示美國文化的淺薄,美國一定出不了受胯下之辱的韓信,也出不了為吳王嘗糞的勾踐。

美國人不僅痛恨恐怖份子,也以「懦夫」貶低他們的人格。中國文化不是這樣,雖然不贊同恐怖攻擊活動,不會貶低恐怖份子的人格,譬如《史記》裡就有《刺客列傳》,而一直到民國時代仍有不少刺客,如大軍閥孫傳芳就是被刺客槍殺,而刺客因為是報父仇後來被特赦。中國的刺客與現代的恐怖份子同樣是為了報仇,差別在於報仇的目標,前者的目標通常是有權勢的個人,而後者的目標則是國家,於是可能包括國家的所有軍民。

穆斯林恐怖份子報仇的目標可能包括敵對國家的很多軍民,是很殘酷、沒人性,然而他們不顧一切、視死如歸的殉教殉國,自然被多數穆斯林視為了不起的烈士。然而美國人卻視穆斯林恐怖份子為懦夫,貶低他們的人格。這樣極端對立的評價勢必加深美國與多數穆斯林的對立和仇視,使美國與極端的穆斯林無法和解,於是美國與恐怖份子就只能一再地寃寃相報了。

美國人視恐怖份子為懦夫,貶低他們的人格,是美國總自以為是的一種表現。美國與穆斯林恐怖份子的寃寃相報是文明的衝突,要化解文明的衝突,首先要去除自以為是,即使不認同也要尊重對方的意識形態和烈士 (双方對抗,難免殺人,但應尊重死者)。

解讀拜登致電習近平 | 郭譽申

前天(9月10日)早上習近平應拜登之約,双方電話交談了約90分鐘,立刻成為兩岸及全球的媒體焦點。中、美是世界兩大強國,近年競爭和對抗加劇。拜登就職後,兩國領導人既不會面,也少有直接接觸,回顧上次的接觸已是7個月前的電話交談。兩位領導人終於再次電話交談,如何解讀?

媒體的解讀大約是,兩位領導人希望減緩中、美的對抗關係,確保兩國的「競爭」不會演變為「衝突」;而部份媒體則強調,拜登向習表明無意改變「一中政策」。後者應該不是重點,因為美國從未表示要改變一中政策,最多偶而口誤,讓台獨找到故意曲解的空間;前者的說法雖然沒錯,但是並不充分,因為沒考慮拜登上任以來中、美關係的發展脈絡。

根據媒體的報導,比較7個月前與這次的電話交談,習近平的說法少有改變,都在強調中、美關係的重要,並期望兩國保持友好關係,既有益於中、美,也有益於世界;但若美國選擇對抗,中國也不怕、不會退讓。

然而拜登在兩次電話交談裡的說法卻頗為不同。上次拜登明確地批評北京鎮壓香港、侵犯新疆人權、以及其經貿做法不公平且有強制性,並且對其升高區域內(如台灣、南海)緊張的行為表達高度關切。但是這次拜登幾乎完全沒提這些令中國不快的責難。簡單說,拜登改變了,他上次明顯想壓制中國,這次似乎想要改善中、美關係了。

拜登原來想要壓制中國,因為中國是美國的競爭對手,也因為川普前政府已把中國妖魔化,導致美國民意傾向要對抗中國。然而8個月來的對抗,中國幾乎毫髮無傷,既控制疫情於非常零星的偶發,又創下上半年12.7%的高經濟增長,以及27.1%的外貿進出口增長。

相對地,美國的疫情持續延燒,導致美國的經濟復甦不如預期,而阿富汗撤軍的荒腔走板更重挫拜登政府的國內外聲望。此外,喀布爾機場的恐攻事件顯示,失去阿富汗的美國未來恐怕更難對抗各種恐怖主義和組織。簡單說,美國現在的狀況遠遜中國,讓拜登是內外交困。拜登此時致電習近平,至少能稍微轉移媒體和美國民眾對阿富汗撤軍和喀布爾機場恐攻的關注,也能讓人們產生中、美關係改善,未來前景可期的聯想。

內外交困的拜登明年就要面對期中選舉,而三年後還需要競選連任。他是否因此改變抗中政策,而想要改善中、美關係,猶未可知,須視其後續政策而定。川普抗中,無法連任,是前車之鑑,拜登自行選擇吧。

即使拜登確實有意改善中、美關係,由於目前美國的民意傾向要對抗中國,拜登不太可能大刀闊斧的做,未來大約只能小步小步地逐漸改變。無論如何,中、美若能改善關係,是有益於中國、美國以及全世界的。大概只有蔡政府和民進黨不樂見中、美改善關係,不過其美國主子要怎麼做,奴才是管不了的。

回顧「九一一」的影響 | Friedrich Wang

20年前的這一天晚上大概將近七點鐘,我正在陽明山上跟當時的女友一起吃土雞,電視螢幕上竟然傳來紐約發生客機撞上大樓的事件。當時只是覺得有點不可思議,怎麼會突然間發生這樣的事情?到了晚上11點鐘就確定這是一起恐怖攻擊而且重創了美國的金融中心,也是聯合國總部所在地,紐約。

一時之間,世界震撼,美國與其盟邦隨即開始了長達20年的反恐戰爭。西方文明從此陷入經濟危機與難民潮交替不斷的困境,但是讓人想知道的是已經500多年的殖民主義是否清醒了?而這驚天的三次撞擊,不但敲響的文明衝突的鐘聲,也幾乎改變了冷戰結束10年後整個世界的面貌與格局,一直到今天。

對中國大陸來講這是迎來了20年的黃金發展機遇。我們甚至可以說,如果沒有發生「九一一」,美國勢必很早就將矛頭對準了中國大陸,今天是否還有中國崛起就說不準了。只能講中國倒楣了兩百年,這算是好運嗎?中國大陸如今的經濟總量已經達到17兆,距離美國23兆已經不遠,重新坐上世界第一把交椅似乎指日可待。

台灣這20年呢?在這之前喊了公民投票決定台灣獨立的政黨早就執政,後來又執政多次結果依然如此,只能持續沉淪。台灣人民在這20年中有過許多的憧憬,但最後都只能發現,這個島的地位終究只是兩個強國的玩物。大把大把的金錢進了美國軍火商的口袋,而生活環境與教育品質只能每況愈下,人民對文化卻變成幾乎一無所知。

20年後的今天,人類文明受到了意想不到的打擊:百年難得一見的瘟疫。長篇大論就不用了,其實這是告訴這個地球上的高等生物,未來人類不同文明之間必須攜手合作才能持續生存下去,如果不能夠想通文明衝突沒有意義和價值,人類的前途終究只能是暗淡的。

阿富汗尚有未撤離的飛機 | 盛嘉麟

8月31日喀布爾機場被交還給塔利班,直到9月9日才有首班民航機獲准飛離阿富汗。日前衛星照片顯示,在喀布爾機場有6架民航包機準備搭載美國人、持美國綠卡的人、以及曾經協助美軍的阿富汗人撤離,但多日停滯機場走不了。

民航機滯留機場,我們有許多疑問:

1. 有報導說,這是美國商人高價賣出機票,據說一張機票售價3~8萬美元,給有錢的阿富汗人逃出阿富汗,如同趁火打劫的黑市交易。

2. 這不是美國軍方的撤退飛機,而是民間包租的民航客機,請問為什麼民間會有人要包租民航客機,替美國軍方完成搭載美國人、持美國綠卡的人,以及曾經協助美軍的阿富汗人離開阿富汗?這是慈善機構嗎?

3. 太多人證件不足,混水摸魚,造成登機作業無法執行,以致滯留機場。

4. 有消息說,塔利班要扣住飛機及乘客作為人質,用以換到美國承認塔利班政府。

5. 也有消息說,不是塔利班不准6架民航機起飛,而是美國白宮不准起飛,也就是說美國白宮不准其它國家准許這些民航機降落,這就無法起飛了。

總之,這件事疑點太多,黑幕重重。

如何評價馬克思? | 郭譽申

由於反共,台灣很少提馬克思。維基百科/馬克思裡主要在介紹馬克思的經歷和學術貢獻,尤其後者。他有很多重要的學術貢獻,但跟一般大眾關係不大,而與一般大眾相關的評語如:「馬克思也被人們認為是人類歷史上最有影響力的人物之一」,卻少有解說。維基百科似乎不想多說馬克思對人類的貢獻。

馬克思創立的馬克思社會主義,長期以來受到了許多人的讚美和批評。從其反對者的評語,我們或許更能看出馬克思對人類的影響。Sir Karl Popper是英國皇家科學院院士,獲譽為20世紀最偉大的哲學家之一,他擁護民主和自由主義,並對馬克思理論有很多批判。以下引自Popper的名著 [1]:

在這個時代中,為所欲為的資本主義…帶來的絕望和悲慘,是生活在今天的我們難以想像的。其中又以對婦女和兒童的剝削,特別導致令人難以相信的痛苦。底下是馬克思《資本論》中的兩個例子:「九歲的威廉.伍德,開始工作時是七歲十個月…。他每星期從早上六點工作到晚上九點…一個七歲的小孩每天要工作十五小時!」…六歲的小孩被迫每天勞苦十五小時,並不是不尋常的事…「瑪麗安與其他六十位女孩,沒有停止地工作了二十六個小時,三十個人擠在一間屋子裡…。一位來遲的醫生凱伊斯先生,對一角的陪審團報告說:『瑪麗安是在過度擁擠的房中工作過久而致死…』…」即使到了1863年馬克思寫《資本論》時,工人階級依然處於這種狀況;這種當時的專業經濟學家、教會人士都容忍甚至為其辯護的罪行,激起了馬克思強烈的義憤,他對這罪惡所做的激烈攻擊,將使他在人類的解放者中永遠佔有一席地位。

全球的大部份人都活在資本主義的世界,現在的資本主義世界比《資本論》的時代是好太多了(雖然仍不令人滿意),千千萬萬的勞動階級能夠活得像人,這主要都拜馬克思及其追隨者對資本主義的批判和激烈衝撞所賜,因此筆者贊同哲學家Peter Singer的評價,馬克思的影響可以與耶穌和穆罕默德相比 [2] (筆者認為還應該加上孔子和釋迦牟尼)。

有些人反對馬克思,因為馬克思主義與資本主義的對抗曾造成千萬人的死傷。然而回顧基督宗教與伊斯蘭教的對抗,以及兩教的内部教派衝突,都曾造成千萬人的死傷,這些不影響耶穌和穆罕默德的不朽地位,同樣地馬克思主義與資本主義對抗所造成的損害應該也不影響馬克思的不朽地位。

馬克思理論有不少對未來的預言,如資本主義將自我毀滅,而最終的世界將是沒有國家的共產主義社會等。這類的預言被很多學者論證否定(如[1])。其實這類的預言是否可能實現,就像基督宗教與伊斯蘭教所許諾的天堂是否存在,是永遠無法證實的,因此並不重要。讓耶穌、穆罕默德和馬克思不朽的是他們那堅強的正義感和人道主義,以及對人類的影響。

由於反共,馬克思的不朽貢獻尚未被世人普遍認可。然而世界仍深陷於嚴重的貧富不均中,世人仍將反覆召喚馬克思的偉大精神和思想。

[1] Karl Popper:《開放社會及其敵人》,商周出版,2020,807-8頁。

[2] Peter Singer, Marx: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1st edn) , 2000,第1頁。

美國敗退阿富汗是中國的契機 | 盛嘉麟

2001年美國以殲滅恐怖主義者、建立民主體制為名,派兵入侵阿富汗,悠悠已二十年,其間造成阿富汗軍民115,245人死亡,670萬人流離失所,入侵的帝國軍人7,669人死亡,20,684人受傷。如今美國倉促撤軍,阿富汗所謂的民主政府垮台,民主價值從未體現,社會正義從未伸張,僅餘生靈塗炭、民生凋敝之慘局而已。

想不到8月17日塔利班迅速攻佔喀布爾,佔據了阿富汗政府大樓以後,發表了「告阿富汗同胞書」,改國名為「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The Islamic Emirate of Afghanistan),儼然擺出取得了政權的架勢。這完全打亂了美國撤軍撤僑撤館的秩序,局勢一片混亂。唯有中國俄國的駐阿富汗大使館正常作業,未曾撤離,現在中國與塔利班保持著良好關係,靜待情勢發展。

美國已經在8月30日完成從阿富汗撤軍,北約國家除了法國、土耳其尚有少數留守外,其餘國家也將隨之完全撤離,屆時阿富汗頓成勢力真空,國內的蓋達組織,北方聯盟,ISIS-K 都將群雄並起,爭奪政權。對週邊國家帶來了騷動不安,但新的機會也應運而生。為此,俄國、印度、巴基斯坦、伊朗、土耳其,以及中亞的的烏茲別克、土庫曼、塔吉克,都有各自的盤算,中國做為緊鄰的大國,更是不敢掉以輕心。

【美國敗出亞洲大陸】

美國從小布希時代以來,就隱然執行大中東戰略,利用顏色革命推翻阿拉伯世界對美國不友善的國家,進軍阿富汗、攻佔伊拉克、制裁伊朗、培植ISIS恐怖组織打擊敘利亞,目的在打垮所有大中東反美的國家,控制整個阿拉伯世界,進而藉由阿富汗把勢力伸入中亞地區,一度在烏兹别克和塔吉克建立了空軍基地,打擊上海合作組織國家,並把勢力也伸入到高加索地區的格魯吉亞、亞塞拜疆及亞美利亞,打擊俄國的南疆。

當時俄國普京總統立即出兵嚴懲格魯吉亞,也應敘利亞要求駐軍敘利亞,打垮了ISIS恐怖組織,穩住了敘利亞,進而建立隱然的敘利亞、伊拉克、伊朗什葉派反美聯盟。這時中國的外交經貿勢力更伸入了伊朗、沙烏地阿拉伯、阿聯酋和伊拉克,弱化了美國的大中東戰略。

2017年開始美國的川普總統已經意識到大中東戰略在拖累美國,美國在伊拉克花掉了4萬億美元,在阿富汗花掉了2.6萬億美元,衰退的國力已經無力維持大中東戰略,計畫先從阿富汗撤軍,再從伊拉克撤軍,結束大中東戰略計畫。

美國費時廿年,花費二萬餘億美元,扶植的阿富汗政府,在美軍與阿富汗政府,共同分贓、貪汙腐敗下,瞬間潰敗。阿富汗總統加尼 Ghani 、財政部長都帶著鈔票逃亡阿聯酋,加上美國決定年底從伊拉克撤軍,美國的勢力徹底敗出亞洲大陸。

【戰略轉移亞太是自我貼金】

2001年美國以殲滅發動911事件的蓋達組織為名,發動阿富汗戰爭,推翻塔利班政權,扶植了阿富汗傀儡政府。2011年蓋達組織首領賓拉登已經被美軍擊斃,抛屍大海,殲滅蓋達組織任務完成,即可凱旋收兵。

這時美國改變主意,進而執行大中東戰略,意圖在阿富汗及中亞五個斯坦國佈建軍事基地,同時扶植東突疆獨恐怖組織,滲入中國境內發動恐怖攻擊,並且將其自美國的世界恐怖組織名單中撤消,改稱爭取民族獨立的自由民主鬥士,在華盛頓設有維吾爾在美組織 Uyghur American Association (UAA) ,最終目的在從西邊擠壓威脅中國。

阿富汗撤軍是敗退亞洲大陸,拜登說是戰略轉移亞太,針對中國,實為政客自我貼金,中國西邊解除美國製造的憂患之後,只須集中軍力對付美國、日本和台灣,在東海、臺海和南海製造的麻煩,減輕了中國的戰略負擔。

【中俄鞏固中亞西亞】

美國力有未逮,阿富汗撤軍,接著年底伊拉克撤軍,排除了美國勢力,中俄阿巴伊伊及五個斯坦國,以上海合作組織為核心, 可能形成一個地塊,阻隔美國未來的滲透、顛覆、分裂等陰謀活動,唯有在安定的政治環境下,努力發展經濟,配合一帶一路建設國家,或許未來形成新的燦爛經濟圈,成為進步富裕的國家。

阿富汗的塔利班新政府,已經正式邀請週邊國家:中國、俄國、巴基斯坦、伊朗、土庫曼、烏茲別克和塔吉克,共同參加阿富塔利班新政府,協助治理未來的阿富汗,展示睦鄰的誠意。邀請的國家沒有一個是美國、北約或入侵阿富汗的國家;中國當然不會加入塔利班新政府,但是表示會傾力協助重建。

【中國的阿富汗政策】

2021年7月26日,中國在天津與美國副國務卿雪曼談判之後的兩天,於同一地點高規格接待塔利班的代表團,刻意提升塔利班的國際地位。中國一方面要嚴防其支持東突厥斯坦恐怖組織,一方面要冷靜地舖墊起雙方穩定的合作關係,以求能順利推展攸關人類共同發展的一帶一路全球戰略計畫。

中國的阿富汗政策是:
平等對待塔利班組織 ; 嚴防東突厥斯坦恐怖組織 ; 擴大強化上海合作組織
加速鋪墊一帶一路的建設 ; 審慎等待徐圖協助阿富汗

塔利班今後要與強大的北方聯盟妥協,安頓蓋達組織,安撫各方山谷的部落,切割東突厥斯坦恐怖組織,切割ISIS-K,尊重並保護婦女的權益,發展被美軍蹂躪廿年疲憊的經濟,建立世俗化進步的穆斯林社會,建立新的文明國家「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擺脫恐怖組織的形象,才能被週邊的國際社會接納,可謂任重道遠。中國是最有力量及意願幫助阿富汗維持穩定、發展經濟的國家。中國在三月間和伊朗簽訂25年的合作協議,打開了伊朗這扇窗戶。中國和伊拉克邦交素來良好,8月18日習近平同伊拉克總統巴爾哈姆 Barham 通了電話,很快在年底美國撤軍後,再打開伊拉克這扇窗戶。現在要審慎觀察阿富汗塔利班的實際作為,希望能打開阿富汗這扇窗戶。中國將成為對中東有影響力的大國。

疫苗解救不了新冠疫情 | 郭譽申

疫苗從年初問世開始施打,已經八個月,即使疫苗充足的歐美,其疫情也沒有多少減緩的跡象,而且變種病毒持續出現,又降低疫苗的效力,造成很多突破性感染 (即接種疫苗後仍感染)。現在幾乎已經可以確定,已開發出的疫苗是不足以解救新冠疫情的。

疫苗效力不足的現象並不令我意外,因為我自始就不大相信公佈的疫苗保護力數據,即使不考慮變種病毒 (BNT、Moderna、AZ公佈的疫苗保護力幾乎都超過90%)。比較一組注射疫苗的人與一組沒注射疫苗的人,經過一段時間後,計算兩受試組的染疫人數的差,占沒注射疫苗組的染疫人數的比例,就是疫苗保護力。譬如,每組各1000人,若沒注射疫苗組有200人染疫,而有注射疫苗組只有50人染疫,則有150人因疫苗的保護而未染疫,因此疫苗的保護力是150/200=75%。

疫苗保護力的計算看似合理,但是試驗的環境與真實環境頗有差距,損害其可信度。首先,「經過一段時間」,是多長時間?疫苗的效力至少應該要有半年以上吧,然而當初匆匆推出疫苗,根本不可能試驗半年,難怪後來發現,幾個月後疫苗的效力就大幅減低。此外,受試者所處的疫情環境如何?他們是否戴口罩?不同的疫情環境很可能產生不同的疫苗保護力數據。以幾萬受試者模擬幾億人所處的各種疫情環境,是不夠充分的,因此疫苗的保護力數據意義不是很大。(筆者不是醫療或公衛專業,但科學試驗需要模擬真實環境,是科學家的基本共識。)

現在歐美已基本上接受,完成疫苗接種者需要再加接種一加強劑。這等於承認疫苗的效力不佳,並且只有約半年的保護力。由於加強劑仍是原來的疫苗,其加強的效力令人存疑。它或許能使保護力延長半年,但是變種病毒仍持續出現,它的保護力多半是愈來愈低,阻擋不了疫情的繼續蔓延。

去年還沒有疫苗,中國大陸就能以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減少群聚、封城等傳統的抗疫措施達成疫情的幾乎「清零」;今年有了疫苗,歐美卻仍控制不住疫情。這顯示傳統抗疫措施的功效還勝過疫苗。部份原因是有些歐美人士堅持不注射疫苗,因此達不到群體免疫;此外,疫苗針對特定病毒,因此面對變種病毒,其功效會降低;而傳統的抗疫措施不針對特定病毒,因此面對變種病毒,其功效會較少降低。

中國能以傳統的抗疫措施成功抗疫,但是歐美則不能,這源於中西文化和宗教信仰的差異 (參見《疫情暴露歐美弱點但窮國更苦》、《信教不利抗疫-中國有優勢》)。歐美只能依靠疫苗,但現在的疫苗效力不佳,看來歐美仍會受疫情折磨相當長時間,恐怕只能期待下一代更高效的疫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