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反共 把讀者當傻子 | 譚台明

《聯合報》的郭崇倫大談美國售出軍火的政策有多麼壞,硬塞給台灣不想要的,台灣想要的卻不賣。但那美國為什麼那麼壞?你不分析一下嗎?

上禮拜,郭崇倫分析了習近平要清零的原因,他得出的結論是︰「政治掛帥」,要為二十大保駕護航。這分析當然是可笑的,任何不瘋的人都知道,清零影響經濟,若說二十大要護航,就只要病例數好看來護航,不要經濟數字好看來護航?這種毫無水平的分析,只能說,瘋子在騙傻子。(參見《「清零」、「共存」各有優劣,否定「清零」成為政治正確》)

這週,郭崇倫罵美國,但就不肯分析一下美國為何非要賣我們「不對稱武器」的原因。因為分析出來,文章的目的就破功了。美國的目的,無非是要台灣像烏克蘭一樣「不對稱」地以小搏大,寧死不屈,讓台灣成為戰場的慘況被全世界廣泛報導,激起全世界對中共的憤恨,即如同現在美國在俄烏戰事上的操作手法一樣。郭崇倫看不懂嗎?他不說。因為說了,台灣人就不願意當砲灰,怕洩了台灣人「反共抗中」的所謂「士氣」。

另一篇《聯合報》記者林則宏的報導,講中共「動態清零」引起了多少的民怨,以至於民眾唱《國際歌》洩憤,所以連《國際歌》也不讓唱了,最後還要引海耶克的話,來個「自由無價」的無可挑剔的政治正確之結尾。

這篇報導裝瘋賣傻的地方就在於,你為何不「平衡報導」?沒有支持清零的人?我認識的大陸人之中,有支持的,有不支持的。而不支持的,也多半是怪執行力不足,很少責怪清零政策本身。這些「平衡報導」的基本新聞常識,BBC都還要裝一下呢,聯合報是裝都不裝了。

最後引用海耶克的話,更是莫名其妙。莫非台灣去年沒有上三級防疫?沒有限制人民自由?今年共存是對的,那去年清零不就是錯的?笨蛋也知道不能這樣說嘛!因為病毒傳染力不同,「兩害相權取其輕」的考慮點有所變化。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全世界所有的執政者都是這麼做。考慮自身條件與得失之間的拿捏,最後只能在「兩害相權」之下做一決定。

今天,中共依其主客觀環境而做了「清零」的選擇,一如台灣在去年也做了清零的選擇,妨害自由,都是一時的,為了是更長遠的自由生活。現在,故意淡化這些措施的暫時性,故意把他描繪成「與人民的自由意願作對」,以符合西方塑造的「共產專制」「殘暴無人性」的想像。請問老共神經病嗎?他沒事去激怒人民幹什麼?如果不是為了防疫,這麼做對老共有什麼好處?而防疫的好處,是老共一黨獨享,還是全民共享?這些基本的敘事邏輯,故意不講、不分析,而把全民都當傻子,任由他的瘋話去哄騙,塑造中共「欺壓人民」的形象。

小時候看美國拍的二戰電影,德軍全是傻子,盟軍全是英雄。但就是不知道這傻到不行的德軍為何打得英、法潰不成軍?大約就是英、法太善良了,被壞壞的德國給騙了,德國殘暴無比,全憑高壓加上謊言來統治,人民不敢反抗,最後還是美國英雄不畏強暴,智勇雙全,一下就戳穿了德國的謊言,所有人民都醒悟過來,打敗了又笨又壞的德軍,世界又重歸幸福正義美好。

嗯,幾十年了,多麼完美的敘事,還是那個味兒!林則宏,加油,向好萊塢的編劇進軍,稿費高多了。

俄烏戰爭,人類難道不能和平共處嗎? | 謝芷生

隨著亞速鋼鐵廠烏軍繳械投降,馬里烏波爾落入俄軍掌控後,持續兩月餘的戰鬥應已告一段落了。俄、烏雙方軍人的頑強戰鬥力,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人人都說,俄羅斯是個戰鬥民族,而烏克蘭難道不也是嗎?其實俄、烏同根同源,民族性差異不大。二戰期間,他們為了保家衛國,共同擊潰了入侵的納粹部隊,為二戰同盟國的勝利,立下了關鍵性的功勞。

若論各國部隊的戰鬥力,德意志民族也不容低估。1940年二戰爆發後,他們約一個月即攻陷佔領了整個法國。但諷刺的是,二戰結束後,法國與中國、美國、英國、蘇聯同列戰勝國,而德國成了戰敗國,以致國土遭長期分裂。直到1989年柏林牆倒塌後,東德併入西德,才完成了兩德的統一。德國人不畏美、蘇威脅,毅然決然地完成了國家的和平統一。而反觀中國,忝為戰勝國,又名列五常之一,卻至今仍處於分裂狀態。面對德國,甚至原來分裂的越南,能不感汗顏乎?

中華民族是個偉大的民族,也是個英勇善戰的民族。與俄羅斯、烏克蘭、德意志民族相較,絕無遜色。從1931年九一八事變開始,直到1941年珍珠港事變後,中國加入同盟國,正式對日宣戰。中國人民單獨頑強地與當時已躋身於世界強國之列的日本周旋了十年之久。多少可歌可泣的英勇事蹟,呈現在文字與電影中,看後不禁令人潸然淚下。前人立下的英雄形象、英勇事蹟,後人豈能不見賢思齊呢?

俄烏戰爭是否已可結束,既取決於俄羅斯,也取決於美國。而可憐的烏克蘭,對此卻沒有多少可置喙的餘地,因為他們從頭到尾,只是美國霸權主義者手中的一枚棋子而已。如果說俄烏戰爭為我們提供了什麽啟示,那末烏克蘭被美國霸權主義者“始亂終棄”的命運,即足可引以為鑒矣。

俄羅斯自始就無佔領烏克蘭土地的企圖。2014 年拿回的克裡米亞半島,本就是俄羅斯的領土,上面居住的都是清一色的俄羅斯人,他們心甘情願地重回俄羅斯懷抱。而頓巴斯地區的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兩地居民,情況也一樣,都希望與俄羅斯合為一體。由於居住在該地區的俄裔居民,長期受烏克蘭人的歧視、劣待,普京總統出於同胞之情,要解救他們,是不難理解的。

頓巴斯地區一天沒有獲得全面解放,在普京總統看來,大概俄烏戰爭就很難完全停止下來。而對美國霸權主義者而言,俄羅斯若仍能從戰爭中全身而退,即使已遍體鱗傷,若非已奄奄一息、不堪一擊,不再構成美國的威脅,則美國北約東擴的計畫,就等於半途而廢,是絕難就此甘休的。因此俄烏戰爭是否已可告終結,使該地區再度恢復和平,尚言之過早。

最近芬蘭與瑞典的地緣位置,似乎又被美國霸權主義者看中了。它們是否會被驅使,用來代替原烏克蘭扮演的角色,值得關注。據說,芬蘭與匈牙利一樣,都是原中國北方匈奴的後裔。這是否屬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希望芬蘭人能與匈牙利人有著同樣清醒的頭腦,莫為美國霸權主義者所利用,否則人類將難有重見和平曙光的日子。

俄烏戰爭將決勝於美俄政治而非軍事 | 郭譽申

始於2月24日的俄烏戰爭已經打了快三個月,現在局勢逐漸明朗。俄軍面對以美國為首的三四十個國家對烏克蘭的大量軍事和物資援助,的確頗為不利,而難有決定性的戰果。不過,普丁當然不願認輸撤軍,而烏克蘭想收復失土,美國想消耗俄羅斯的國力,都不願停火,因此這場戰爭看來還會拖上好一陣子。

平心而論,俄羅斯的軍事和經濟力量比不上美國,更別提烏克蘭還有很多歐洲國家的支持。然而別忘了,俄羅斯擁有大量核子武器,恐怕不遜於美國。俄羅斯若被逼急了,它有可能動用戰術性核武,以扭轉戰局。假使俄羅斯動用戰術性核武,美國若以戰術性核武直接回擊,則可能導致双方的核武大戰,違反美國不直接參戰的原則。另一可能性是,美國把戰術性核武交付烏克蘭,而由烏克蘭予以回擊。然而把自己的核武器交給其他國家掌控,是美國的大忌,幾乎是不可能的。因此無論如何,美國對俄羅斯的動用戰術性核武都難有應對之策。俄羅斯擁有此核武優勢,能相當程度平衡它軍事力量上的不利。

短期的戰爭決勝於軍事力量。長期的戰爭,軍事力量不再那麼關鍵,而常決勝於「政治」。在此政治包含人民的支持、領導人的決策和更替、經濟對政治的影響等等各種因素。譬如:越戰和阿富汗戰爭,美國的軍事力量遠勝對手,最後卻都鎩羽而歸;而1979-1989的蘇阿戰爭,蘇聯的軍事力量遠勝阿富汗,最後卻也鎩羽而歸,甚至導致蘇聯的解體。

俄烏戰爭看來將長期化,決勝於美、俄的政治。歐洲的政治也有影響力,但是較次要,在此不論。目前俄羅斯人民對普丁和戰爭的支持度超過美國人民對拜登和戰爭的支持度 (有些美歐媒體宣傳很多俄羅斯人反戰,是假新聞),是俄羅斯的政治優勢。這不難理解:俄羅斯人能感受到美國和北約的勢力進入俄羅斯的門戶烏克蘭,直接威脅俄羅斯的國家安全,因此支持普丁開戰;而美國人正經受高通膨的痛苦,對於拜登把大量資源投入遙遠的烏克蘭,而不用來解決國內的高通膨,自然是不滿的。

俄烏戰爭大半將決勝於美、俄的政治,而政治會隨時間而變動。有情報機構和媒體猜測,普丁已罹患重病。這多半是假新聞,但是萬一屬實,當然對俄羅斯很不利。美、歐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目前還少有影響,但是半年一年後是否會重傷俄羅斯人民的生計,因此減損人民對普丁和戰爭的支持,是普丁需要擔心的。

在美國一方,拜登五個多月後就有期中選舉,以及兩年多後有總統大選。民調低迷的拜登很可能使其民主黨在期中選舉遭受挫敗,若如此,拜登恐怕必須順應民意,減少美國對烏克蘭的軍經援助。若更進一步,拜登無法連任,則美國對俄烏戰爭的政策可能會完全改弦易轍。這大約最符合俄羅斯的利益。

美、俄政治的變動頗難預料,我們旁觀者就等著瞧吧。

俄羅斯真不容易 | 盛嘉麟

2021年世界GDP前15名的大國
美國 $230,396億
中國 $177,280億
日本 $53,741億
德國 $43,293億
印度 $35,565億
法國 $30,677億
英國 $28,797億
巴西 $25,132億
意大利 $22,033億
加拿大 $19,790億
韓國 $18,082億
俄羅斯 $17,249億
澳大利亞 $17,083億
西班牙 $15,803億
墨西哥 $14,707億 (單位:美元)

從經濟力量來看,只有中美兩大強權,日本雖然排名第三,卻不到中國的1/3,歷史上的歐洲列強英、法、德、意,只是中國一個省的GDP,而俄羅斯還不如韓國,只剩中國的1/10,排名第12,幾乎微不足道。

但是今天談到政治,世界四極就是中、美、歐、俄,歐盟組織鬆散成不了帝國,只是美國的跟班,真正的三極只有中、美、俄。如果談到軍事,竟然是美國、俄羅斯、中國這樣的順序,俄羅斯是世界第二的強權。

【領土擴張太快不及開發】
17世紀沙俄東越烏拉爾山,征服西伯利亞後,彼得大帝開始,沙俄向蒙古、黑龍江流域、烏蘇里江以東,和中國西北地區擴張。 1741年沙俄宣布擁有阿拉斯加,一直到中華民國時期,蘇聯併吞了我國的唐努烏梁海,二次大戰後奪取了庫頁島、千島群島。

在歐洲方面也不遑多讓,從1922年開始到1940年,俄國兼併了14個周邊國家,加入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USSR,簡稱蘇聯。二次大戰以後蘇聯從波蘭、芬蘭、羅馬尼亞、波羅的海三小國,奪得約6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400年歷史,領土擴張400倍,當時蘇聯面積22,403,000平方公里,是世界上領土最大的國家。如今俄羅斯面積縮為17,070,000平方公里,仍然是世界上領土最大的國家。雖然俄羅斯對吞噬土地有特殊的嗜好,但限於人口不足,氣候酷寒,來不及有效的管理開發,仍然是個經濟小國。

【這點家當撐起世界霸權】
GDP是一個國家的經濟規模,財政力量,俄羅斯還不如韓國的18,082億,廣東省的19,300億,就憑這一點家當要維持一個相當於中國或美國的1.7倍,1,700萬平方公里,從北冰洋到黑海,從波羅的海到鄂霍次克海廣袤疆土的國防安全,已經非常不容易。

疆域廣大之外,還要維持強大的陸海空軍及先進的軍事工業,尤其要維持蘇聯留下來的4500枚核彈頭,以及可即刻啟動的發射裝置,包括彈道導彈或火箭,可以進行遠距離攻擊,威懾敵人,成為霸權,更是讓人驚嘆。

【這點人口撐起先進國家】
俄羅斯2021年總人口 1.43 億人,人口出生率1.2%低於人口死亡率1.3%,雖然每年有50萬外來移民進入俄羅斯(多半來自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總人口仍然以 0.5%的速度遞減。

就憑這 1.43 億人的力量,其中約9000萬俄羅斯族,5300萬其他種族,能夠撐起農業、油氣、礦產、資源、科技、軍工、太空、文化、藝術、體育….. 各個領域的超高水準,我們可以想像俄羅斯的教育水準、人口素質,必定高於世界上絕大多數的國家,讓人佩服。

【廣袤寒冷交通建設落後】
疆域廣袤寒冷、人口稀少,寒冷地帶道路被冰雪毀損,必須年年修護,非常昂貴,加上人口稀疏,行駛的車輛不夠多,根本支撐不起現代化的交通建設。

世界知名超過7000公里的西伯利亞大鐵路,基本上是二次大戰時代的設備,十分老舊。目前全國只有一條高速鐵路,即莫斯科到聖彼得堡,650公里;另一條莫斯科到喀山的高速鐵路770公里,預計2026年才能完工;莫斯科到聖彼得堡的高速鐵路連結俄羅斯的第一第二大城,650公里區間只停靠一站,可見沿途人煙稀疏。

原則上俄國幾乎沒有現代化的高速公路,因為維護成本太高,行駛的車輛不夠多。俄羅斯東西橫跨11個時區,幾乎橫跨半個地球,沒有高速公路連接,都是二次大戰時代的公路,而且冰雪泥濘,年年修補,許多不能全年通車。橫跨歐亞大陸的東西運輸多靠空運。

【廣寒人少民生工業落後】
發展民生工業需要氣候溫暖、人煙稠密、距離不遠,才能價格低廉、大量產銷、利潤豐厚。俄羅斯沒有這樣的條件,所以只能維持適應大量遠程運輸的石油、天然氣、礦產、木材、軍工業、農業,基本上維持一個資源大國、原料大國。所以GDP相對落後,經濟不夠發達。

【資源豐富不屈服的國家】
雖然經濟不夠發達,但是國家基本賴以生存的糧食、能源、礦產、森林、軍工,樣樣俱備。所以俄羅斯是不可征服的國家,無論封鎖、禁運,都撼動不了俄羅斯的基本生存。所以不是可以用西方的經濟標準,GDP、對外貿易、金融活動,來衡量俄羅斯的國力,更不能以此判斷俄羅斯的經濟。

【人民堅毅戰不勝的國家】
西方的歷史喜歡把法蘭西帝國拿破崙征戰俄羅斯的失敗,以及納粹第三帝國希特勒巴巴羅薩行動的失敗,歸咎於俄羅斯酷寒的氣候。其實酷寒不是失敗的主要原因,俄羅斯人保家衞國的堅毅奮戰、不惜犧牲,才是拿破崙和希特勒失敗的主要原因。

以二次大戰蘇聯戰場為例,當時蘇聯全國16-40歲男性人口約2100萬,徵兵2000萬人,幾乎全民出戰。
列寧格勒保衞戰,1941– 1944年 ,蘇聯投入5,000,000軍民,3,436,066人傷亡。
莫斯科保衞戰,1941年10月1日 – 1942年4月,蘇聯投入2,991,700 軍民,傷亡1,702,234人。
史達林格勒保衞戰,1942年7月17日 – 1943年2月2日,蘇聯投入2,500,000軍民,傷亡1,129,619人。

三場戰役,蘇聯以6,267,919人的生命為代價,殲滅納粹軍隊1,737,947人,東線的納粹軍隊在蘇聯戰場的總數3,050,000,幾乎傷亡殆盡,實為二次大戰殲滅納粹德軍的主力。二戰時期蘇聯人口1.96億人,死亡軍民2000萬人,佔總人口的10%,慘烈程度居世界之冠;但是西方主導講述的二戰歷史,故意輕描淡寫,不给功勞。

【俄烏戰爭不要輕估俄國】
如果以西方的經濟學的數據概念,GDP、國際貿易、股票市場、貨幣金融來衡量俄羅斯,俄羅斯只是一個依賴販賣天然資源的普通落後國家,以國家財力來看,俄烏戰爭俄羅斯很快就被拖垮了。

但是俄羅斯不缺糧食能源,自製軍工武器,軍隊強悍勇猛,不要說戰爭拖個一年半載,即使三年五年,俄羅斯也奉陪得起。以目前歐洲國家通貨膨脹、能源短缺、歐盟離心的狀況,最拖不起的是歐洲。以目前美國國內通貨膨脹、貧富差距、債台高築、選舉連連、政黨撕裂的狀況,拜登政府竟然罔顧國內的嚴重問題,仍然不斷的加碼增援烏克蘭、養活烏克蘭,同時在亞洲瘋狂的進行空口喊話、毫無效益的圍堵中國政策,看來虛耗的美國也拖不了多久。

為何獨裁者之子在菲律賓大勝?台灣仍在迷夢裡! | 黃國樑

菲律賓大選的結果是,前獨裁者馬可仕的兒子邦邦.馬可仕當選總統。而且恐是以史上最高票之姿,碾壓所謂的自由改革派對手萊妮.羅布雷多,橫掃菲律賓。

問題不在於為什麼菲律賓人竟然去選擇前獨裁者之子,彷彿重新擁抱獨裁,而在於一九八六年以「人民的力量」之名推翻馬可仕迄今,一共歷經了三十餘年六任總統,所謂的自由改革派,特別是以艾奎諾(亦翻阿基諾)家族為首的勢力,包括另一個當上總統的阿羅約(艾若育)家族,為菲律賓帶來了什麼?

不過是一次接著另一次更深的腐敗而已,不過是更形隱匿、高竿與貪婪的分贓政治而已!馬可仕的統治是腐敗沒錯,但馬可仕時代的菲律賓卻曾經是東亞經濟大國,如今菲律賓人只剩下離鄉背井、到異國謀職的黯淡前景。

這裡沒有真正的工業,只有一些造船與汽車零件製造業,經濟主要是靠內需,由國民自身的消費支撐,內需就占了GDP至少七成以上。金融、保險、以及觀光等服務業是它的最重要的產業,但這些產業無法吸納大量就業。

杜特蒂以強人之姿主政,菲律賓多了許多外資直接投資,汽車零組件就屬其中之一。而能帶來改變的強人,因此成了菲律賓人的嚮往。邦邦就是與杜特蒂的家族合作,除在家族所在的呂宋島囊括選票外,也在南部民答那峨收獲甚豐。他自己並不是強人,但靠著「強人幽靈」的遮蓋,獲得大勝。

菲律賓的政治歷程印證,民主不是腐敗的防腐劑,反而可能是貪弊的遮羞布,讓人看不清真實!而菲律賓從上一次大選選擇了杜特蒂後,可謂即已不再迷信自由派所謂人民力量可以帶來改變,可以伸張正義、帶來政治廉潔與經濟繁榮的陳腔濫調。

但台灣仍然在迷夢裡,相信自己有了一張選票就可以改變;但蔡英文的執政,不僅是貪腐的、更是傲慢的,人民在藥房外排隊買快篩劑,證明民主政治的低效、顢頇與黑箱,比起兩蔣時期完全可稱之為最黑暗的時代!

你無法喚醒只想昏睡之人!外國的政治並不會被引為戒鑒,就像烏克蘭的慘況不會讓台灣的台獨步伐遲疑一分。

「清零」、「共存」各有優劣,否定「清零」成為政治正確 | 譚台明

今天(2022/5/14)聯合報有一篇郭崇倫的長文,此文算是徹底清算了中國大陸的防疫政策。其基本觀點,就是說中共政治掛帥,置民生經濟與自由人權於不顧。

此類的論點,有一個最大的誤區,就是以為「共存」就可以保經濟。這在西方,也許是,也許不是。是,那是因為前面已經流行過好幾波了,Omicron相對算是輕的,人民已不在乎,所以可以共存。不是,則是因為若共存的結果仍然造成大流行與很多死亡,則經濟一樣難保。西方如此,但在東方(尤其中國大陸與台灣),想其「存保經濟」,則肯定不是。

「不是」的原因,第一、因為之前沒有大流行,民眾沒有「更爛的情況都經歷過了」來打底,所以對Omicron還是比較恐懼的。比如台灣,防疫雖堅持不升級,可是餐廳人數不就自然減少了嗎?學校不就自動停課了嗎?很多公司不都盡可能的選擇了線上開會上班嗎?中國人的習性(台灣在此時,其「中國人的習性」也是無法掩蓋的)自然選擇「保命保家保健康」,與西方堅持開趴開會要交際的生活習性大異其趣。所以,假設清零會造成經濟下滑到剩下三、四成,那麼,共存,大約也只能保住五、六成,比清零好不了太多,但人命的風險與人心的動盪則嚴重許多。

上海的疫情,歷經一個半月的封城,解封在即。而台灣,疫情也延燒一個多月了,參照日、韓、星、港的例子,共存之下,整個疫情大約要持續三、四個月。所以,算總帳,就算不考慮人命,純看經濟,誰優誰劣,還真不好說。

若說封城造成民眾的反感,則共存而造成大流行,民眾難道就不反感了?莫非台灣人現在正在感謝政府讓我們共存?

中國大陸是個有14億人口的地方,如果上海不封,則疫情漫延全國。上海不封封外地,則備多力分,更封不住。且獨厚上海,外地必然不服。只好一視同仁,何處爆疫情則封何處,從源頭阻止,沒有例外,大家沒話說。若採取全面共存,則港、星、日、韓的疫情可以在三個月左右平穩下來,但中國那麼大的地方,漫延到全國,沒有一年半載不能消停(請看去年的美國),不算人命只算經濟帳,對國家的影響也可能更大。

所以說,清零與共存,是在兩害相權下的選擇,各地選擇可能不同,但不能說那個一定對而另一個一定錯。很多人都一廂情願的認為,大陸搞封城是習近平的獨裁。我不這麼認為。我非習粉,但只憑理性的分析,就可判斷這仍是專家會商後的理性決策。

有些人認為,習要連任、要專權,所以就一定要採取高壓極權暴力統治的方式。這見解未免是政治幼稚病。所有的高壓極權統治,其來源只有二個,一是憑槍桿子打出來的,蔣、毛是也。一是憑民眾的支持而將他推上去的,希特勒是也。就算習氏想專權,但他的專權還未實現啊(畢竟尚未進入第三個任期)!他在這個時候去做違背民心的事,豈不是自找麻煩,小不忍而亂大謀?所以,就算從習氏想專權的角度出發,習在此時,也不可能不理性決策。

還有一種論調,認為大陸就是專制,不講人權,為了領導人的面子,說封就封,完全無視於人民的自由。這一樣是政治幼稚病。(別以為職業政客和所謂的專家學者就不幼稚。他們也許在政治算計上極聰明,但在政治大勢與戰略上,則可能見識短淺。此二者並不矛盾,比如慈禧太后在政治手腕上就極高明,但在國家大政的戰略眼光上,則顯然是不足的。)第一、封城如果不是說封就封,不鐵腕,則還封得住嗎?來個預告,人豈不是全跑光了?第二、如果說,鐵腕封城剝奪人民自由是為了統治者的臉面,請問這臉面是什麼?不就是少死人嗎?但少死人,不也是人民的願望嗎?而封城造成經濟下滑,則統治者的臉面又在何處?

台灣人及西方媒體,總是把集權統治者描繪成兇惡殘暴而又愚蠢惡劣。請問,獨裁者如果那麼愚昧,他是怎麼上位的?他的政敵都是吃素的?沒錯,歷史上很多的獨裁者都是私心自用,不恤人言,自以為是。但是,這都是他們在權力穩固之後的事,也就是發生在其執政的晚年(世襲的皇帝不算)。若上位之前就如此昏庸自是,則就等於說,全國人民以及他的政敵都是傻子。一個全國是傻子的國家,短短三四十年從一窮二白到世界第二,且直接威脅了美國,可能嗎?

公平的說,防疫政策,沒有萬全。清零還是共存,因時因地,不可一概而論。今台灣輿論,唯西方馬首是瞻,而不知西方因恐懼中國的強大而危及歐美獨霸世界的地位,已失其過去之客觀理性,而開始全面否定中國。凡中國所為,必要挑錯,再以偏概全,把局部的疏失說成全面的錯誤,然後全面抹黑否定,再加以譏諷嘲笑。這其實是心理戰、輿論戰的一環,而非理性的看待、分析問題了。如今台灣唯西方馬首是瞻,頌揚共存,蔑視清零,已失去理性思考,昧於「清零、共存各有優劣」的事實,先下了結論,判定「清零」為邪惡,接下來當然就是攻擊做此「邪惡」決定的那顆「邪惡」之心了。

最後,再說一點︰如果能做得到清零,那一個國家不願意?今天西方的問題是,就算犧牲短期的經濟,他們也做不到清零啊!既然做不到,就只好為「不做清零」找各種理由,尤其不能允許那「做得到」的例外存在,否則不只是打臉西方政治,簡直就是打臉西方文化了。這自然是整個西方社會絕對不能忍受的。

兩岸同屬一中,無待美國承認 | 謝芷生

最近由於美國國務院更新美台關係網頁,未再提“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以及“美方不支援台獨”,而令部分台獨分子欣喜若狂。足見他們“倚美謀獨”的心理缺失,已到了病入膏肓,無可救藥的地步了。站在同為中國人,以及兄弟骨肉之情的立場,真令人既遺憾又悲哀。

筆者雖為臺灣外省人,但自小在臺灣長大,早已視臺灣為家鄉,不覺自己與臺灣本省人有何區別。認識我的大陸同胞,明知我祖籍在大陸,仍視我為臺灣人,筆者也認為理所當然,無需糾正。即使外國人問起來,我也會不假思索地回答,來自臺灣。德文中,來自何地,即意味著是那個地方的人。有時為了避免誤會,以為臺灣是另一個國家,才會說,來自中國臺灣。這是台獨分子,絕不願做的表述方式。

1970年筆者來到德國,慕尼克,住在一所天主教辦的學生宿舍裡。某晚宿舍負責人想瞭解,住宿學生的背景,逐一詢問學生來自何地。同樣來自臺灣的同學,對此卻有兩種不同的回答。一般祖籍地在大陸或偏藍的臺灣同學,會回答,來自中國。而有台獨傾向的臺灣同學,則會回答,來自Formosa,甚至連臺灣兩字都不屑提及。這給筆者留下了終身難忘的印象。那時台獨分子已開始在臺灣留學生中,散播台獨思想,進行洗腦了。從那時起,臺灣留學生中就逐漸開始分為“統派”與“獨派“或“藍營”與“綠營”了。

許多人都會問,“台獨思想是怎麼產生的?” 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因牽扯到多層因素。但據筆者淺見,認為最明顯的有三個方面。其一,日本的殖民統治。1895年中日甲午戰爭,中國戰敗,被迫簽訂馬關條約,將臺灣割讓日本。當時許多臺胞都捶胸頓足,哭天喊地,不願接受做“亡國奴”及“次等國民”的命運。

日本統治臺灣,前期施行了高壓政策。據說前後殺害了數十萬臺胞,有說二十萬的,也有說六十萬的,至今沒有個統一說法。但日本人嗜殺,嗜用高壓手段是毋庸置疑的,譬如在抗日戰爭期間,大陸同胞也經歷過日本人的屠殺與高壓政策。但後期日本人對臺胞改採溫和的同化政策,並推行所謂“皇民化運動”。時間一久,有些意志薄弱的人就發生了動搖,真把自己當成了日本人。1947年發生的所謂“二二八事變”,就是在此背景下釀成的。國民黨到臺灣後,並非沒有試圖抹去此事的創痛記憶,但台獨分子卻一再在傷口上撒鹽,甚至還進行歪曲宣傳。背後究竟有誰指使,值得關注。

 其二,國共內戰。國民黨1949年在大陸內戰失敗,敗退臺灣後,在臺胞中極力進行反共洗腦宣傳,造成臺胞普遍仇共、懼共的心理,並用“反攻大陸”麻醉、哄騙來自大陸的臺胞,使他們相信,國民黨終將帶領他們重回大陸故鄉。這也是當局為了防止外省人與本省人過度融合,造成威脅的手段。1960年發生的雷震案,即在此背景下產生的。

 其三,美國的介入。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美國派遣第七艦隊進入臺灣海峽,將臺灣視為禁臠,實行間接佔領。直至1979年中美建交後,才表面撤出了臺灣,但其實際影響力卻從未中斷過。為實行均衡外交,減輕來自蘇聯的壓力,1972年美國尼克森總統訪華。此純屬美方的策略性運作,中美間的大國對抗,意識形態的對立,並未絲毫減輕。既屬一時間的策略性運作,則一旦時過境遷,形勢改變後,就會回到原來的敵對關係。這根本不至令人感到意外吃驚。

台獨分子倚美成性,才會把美國對臺灣的態度看得如此重要。 其實中、美雙方既然改變不了敵對關係,與其相互虛與委蛇,不如把真實關係挑明瞭好,可避免有人心存幻想,放鬆警惕,一旦對方全面攤牌,會造成措手不及的無謂損失。兩岸同屬一個中國,是個事實,美國否認也改變不了什麼,而最後是和統還是武統,跟美國是否承認一中沒有關係,也是美國阻擋不了的。

從普京的勝利日演說看世局 | 黃國樑

普京:「我們是不一樣的國家,俄羅斯有著不一樣的性格。我們從不放棄對祖國的熱愛,從不捨棄信仰和傳統價值觀、祖輩傳下的習俗、對各民族和文化的尊重。」

普京在勝利日的發言,強調的是俄羅斯不會屈從於美國及西方的威脅與進逼。普京提出他出兵的理由:北約直接在俄羅斯的邊境上,有計劃地部署了俄羅斯所無法接受的威脅。而這一切都在表明,「與美國及其盟友所支持的新納粹分子的衝突將不可避免」。

這一句話存在著曖昧與模糊,他所指的戰爭對象似不止於「新納粹份子」,還隱含著未來在某種情勢下與「美國及其盟友」交戰的可能。

普京的說法意味,這已是俄羅斯存亡攸關的形勢,他是在形勢所迫之下,做出不得不戰的選擇。因此他說:「俄羅斯對侵略予以先發制人的反攻。這是一個被迫的、及時的、唯一正確的決定,一個擁有主權的強大獨立的國家做出的決定。」

他指控美國在蘇聯解體後開始大談「例外論」(exceptionalism),不只是羞辱了全世界,甚至羞辱了它的扈從國,但這些附屬國卻不得不假裝什麼也沒看見,並接受一切屈辱。

但就如最上頭引述的,普京最核心的論述即是:「俄羅斯不同於那些國家」,其不同處即在於「它從未放棄對祖國的愛」。因此它會奮起抵抗,不容美國所操控、唆使與籌畫的這一場侵略最終能夠得逞。

這裡對照的是誰?普京所謂的扈從國,就是歐洲、日本、英、澳那些眾多所謂美國的盟友,特別是歐洲,他在含蓄地譴責歐洲的領頭羊德、法兩大國的唯唯諾諾,以及波蘭、立陶宛那些小嘍囉,普京認為他們都忘了自己的祖國,忘了自己蒙受的恥辱,而去接受美國的驅使!

整場俄烏戰爭的起源,從這一篇演說可以一覽無遺。即它完全是美國為了確保其單一無匹的全球性霸權繼續長期維繫,意欲消滅任何潛在的危險,於是讓北約不斷東擴而引起的。

美國的霸權縱然是人類歷史上第一個實至名歸的全球性霸權,但仍有其先天的缺陷。亦即它並不位居歐亞大陸的這個世界島上,而是位在原應只具次要地位的美洲大陸。只要歐亞大陸整合為一個整體,美國就會大權旁落,立刻失去它的獨一無二的角色與力量。

而美國霸權從來都不曾得到支配地位的國度,就是俄羅斯、中國以及非洲大陸的大部分地區。而前二者無論是哪一個強盛起來,都可能足以瓦解或大幅削弱它的霸權。而這種情況早已發生過了,誰都不會真的忘記,二戰之後,蘇聯曾經在數十年時間裡,讓美國寢食難安。

蘇聯瓦解後,縱然美國已經是拔劍四顧心茫茫,卻依然擔憂某個巨獸會再度崛起將它擊倒,在這一憂懼的驅使下,它貪得無厭地讓北約不斷東擴,以此擠壓俄羅斯,希望讓俄羅斯能萎縮到不足為懼為止。

在布里辛斯基的《大棋局》書中,歐亞世界島被他拆分成中間地帶、西部、南部及東部。俄羅斯就是中間地帶,而符合美國利益的作法原來是讓俄國併入由美國主導擴大的西方勢力;但俄羅斯先天的自尊,不可能成為被美國宰制的附庸國,於是擠壓與蹂躪它就成了美國的選項。而俄烏戰爭就是美國的這一戰略選項下,經由時間不斷推進與演變後,最終必然爆裂的變局。

但這裡最奇怪的是歐洲,歐洲莫名的恐俄症,讓美國可以操弄歐洲與俄羅斯的矛盾,並讓自己繼續、無止境地去當美國的附庸國;而不曾去想,歐亞應聯合在一起整合出一個有秩序與互利的世界島,而將美國這個歷史上莫名其妙登上霸主地位的怪獸,趕出歷史的舞台。

俄烏戰爭的未來走向,其實與歐洲的決定有關;但作為歐洲的龍頭大國,蕭茲那個蠢蛋,在所謂的勝利日(在歐為5月8日,在俄為5月9日)對德國民眾發表的電視演講中,竟在闡述普京治下的俄羅斯,就一如1933到1945年的納粹德國的歪理,而將普京的反納粹戰爭,抹黑為一場猶如德軍當年入侵波蘭一般的納粹侵略。

美國離間俄、歐的理論或素材是什麼?其實就是萬變不離其宗的「民主VS獨裁」。這是一個全然的假議題,但要歐洲人甦醒,恐要等過三個世紀以後。

淺談日本的民族性 | 卓飛

日本這個民族,感覺上,表面應對有節,彼此客客氣氣,微笑著招呼,表現的含蓄而溫柔,而在內心深處,卻是呈現著傲慢和不屑,也許正嘲弄著打招呼的你,他們的禮貌只是個形式,做作又執著,久了就不會感動。

日本人,由於氣候的變化無常,地形的崎嶇貧瘠,生活的掙扎奮進,天生的傷感不安,對生命短暫的無奈,像櫻花的綻放,在最美時凋零,我們從他們的文學中,可以感受到對死亡與美的歌詠與追求。

然而日本人卻又好鬥而自大,桀驁又叛逆,我們從他們的歷史中,可以看出其窮兵黷武、桀驁不馴的另一面,這種矛盾的雙重性格和強烈的壓抑,對命運的無常和不安,註定了悲劇的旋律吧。

日本人多禮,這是公認的事實,然而過度就成了矯情。法國漫畫家皮爾畫的日本風情,就有這樣的情境,兩個日本人道別,互相90度的彎腰鞠躬,走了幾步,又回頭彎腰,再來個90度的鞠躬,如此走走停停,最後最誇張,竟然,互相用望遠鏡遙望,然後再90度彎腰鞠躬…這是外國人眼中的日本人,如此多禮,真讓人匪夷所思啊!

日本多禮的延伸,就形成他們的特殊的曖昧文化,過份的替對方想,不直接的表達或拒絕,不會說「不」,只說「沒有很好…」。聽他們說話不能單從字語中來了解意思,必須觀察他們的表情和眼神,才能判斷真正的意向,與日本人交朋友真的很累。

據說,在自殺率最高的日本,就是看透了生命,選擇結束人生,也要選搭星期五的最後一班夜車,為了怕影響白天的正常上班,如此替人設想的日本民族,可謂將「多禮」發揮到極致了。

中國人講中庸,師法於自然,寓禮於生活中,應對有節而不誇張。總覺得日本的茶道、花道過度的注重細節,過程太繁文縟節,而忽略了飲茶、賞花的本義了,還是中國的自在從容,雍容大度的好。

我這樣講會不會太大中國情結?感覺自己有點太民粹了吧!

俄羅斯接近目標,戰爭能否結束? | Friedrich Wang

克勞塞維茲在他的不朽鉅作《戰爭論》當中有一句話值得省思:「從戰爭開始的第一天就該思考怎麼結束戰爭」。所以,希特勒、東條英機、海珊等等這些獨夫就是完全沒有體會,戰爭的目的是為了爭取一個長時間的和平,並不是為了你死我活,最後打到亡國為止。

中國古代的孫子也早就說了:「兵凶戰危」「兵貴速,不貴久」。國家的領導人必須止戈為武,有的時候認輸或者求和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反而可以讓國家得到很大的利益。所以,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德國領導層就比後來二次大戰的希特勒為首的納粹黨要高明的多。他們知道,戰爭繼續這樣死拖下去德國必然崩潰,所以先把東線與南線戰場結束,然後西線可以打一個和局,至少最後不會滿盤皆輸。

不了解戰爭,那就很難去講求和平。以前筆者有一位研究所的同學,後來不幸在海裡淹死了。我們一起求學的時候,他就多次說過「你的東西有什麼好研究的?」「你這個人信仰軍國主義」。這些所謂的新左派或獨派最大的問題就在這裡,滿口的理想,可是卻不知道怎麼去做,因為每一步都有可能犧牲,害怕而且根本拿不出方法,悲哀。

烏克蘭戰爭進行到現在,俄羅斯當初所揭櫫的三大主要目標:癱瘓烏克蘭的武力、消滅新納粹主義、確保烏東、烏南地區,基本上已經逐漸達到,或者接近達到。所以對俄羅斯來說,現在是收縮兵力,並且消化與鞏固新佔領地區的時候,然後爭取一個體面的離場。這對俄羅斯非常重要。

這場戰爭會因為俄羅斯收縮或者單方面不再積極進攻而結束嗎?這很難說,甚至於我也不是很樂觀。前面有分析過這一場戰爭基本上是長期以來歐洲地緣政治、民族問題、甚至於宗教信仰等等碰撞的一個結果,更可以說是美國與俄羅斯三十多年來的一次總清算。所以想就此結束,不簡單。

回到之前筆者所說的,歐洲的態度會非常關鍵。歐洲願不願意積極追求和平,並且讓戰爭的企圖降到最低,勇敢地對大國說不,會是非常關鍵的一點。看看法國小馬有沒有這個聲望以及決心來挑起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