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菅峰會,日本的國格何在? | 謝芷生、郭譽申

兩個大國發生衝突時,小國最理智的做法就是不偏不倚,保持中立。國際上一般也是這麼做的。美國總統拜登與日本首相菅義偉剛在白宮舉行峰會,菅義偉卻選邊美國,在聯合聲明裡完全附合美國對中國的聲討和不實指控,損害中日關係和日本的國家利益。

美國自拜登上臺後,心中所思所念,無不圍繞著如何收拾川普執政時期留下的爛攤子,以及維持住美國的霸權地位,莫為中國所超越,可謂已愁腸寸斷,焦頭爛額矣。其所採取的主要辦法,即拉攏找回昔日的盟友、夥伴,共同應對中國的崛起。無奈已有些時不我與了,一則中國突飛猛進的勢頭來勢洶洶,已難招架;二則昔日盟友在川普時期已受夠氣、吃足虧,早已心灰意冷,對美國的召喚大多駐足觀望,裹足不前。

此時日本跳出來,願充當美國反華的馬前卒、急先鋒,雖然頗能逢迎美國的歡心,卻顯示日本仍活在二戰末期吃了美國兩顆原子彈,幾造成亡國滅種的陰影之中,也表示日本始終是美國的附庸奴才,毫無國格可言。

美國於二戰結束後,完全取代了英國成為世界新霸主。為了維持其霸權地位、既得利益,前後已發動了十三場海外戰爭,其中大部分都圍繞著中東地區,與爭奪中東石油有關,包括1991年的海灣戰爭、2001年的阿富汗戰爭、2003年與2011年的伊拉克戰爭,以及2011年的利比亞戰爭。日本選邊靠攏這樣的戰爭機器、強盜國家,實在令人不齒。

日本始終有個大國夢,一直垂涎著中國地大物博,幻想著有朝一日能取代中國在東亞的地位。日本發動侵華戰爭時期的口號即「日中提攜,建立東亞共榮圈」。但除漢奸賣國賊外,幾無人響應,因此所謂「東亞共榮圈」就成了當年親日派與漢奸們投靠日本的遮羞布了。可嘆日本今日還幻夢不醒!

美國極力拉攏盟國,除歐盟國家外,在亞洲的主要盟邦就數日本與韓國。韓國受中國歷史文化影響比日本更為深厚,內心向來對中國存有好感,因此面對拜登的召喚反應冷淡;更鑒於與中國有著密切的經貿關係,以及對鄰里守望相助理念的認識,未予拜登積極回應,此與日本的態度是大不相同的。日本人真該學習韓國人的眼光與智慧,趕快回頭是岸吧。     

日本是第三大經濟體的高所得國家,卻毫無國格,願意擔任美國的附庸奴才,完全是自甘墮落。雖然美國在日本有駐軍,也不可能隨意占領日本、推翻政權,日本在怕什麼?1980年代後期,美國逼迫日本接受「廣場協議」及限縮半導體業,使日本失落三十年(參見《日本失落三十年-美日同盟如何互相對待》)。看來日本至今未吸取教訓,仍對美國俯首貼耳,這樣就只能繼續沈淪了。

烏克蘭風雲緊急對台灣的啟示 | 郭譽申

三月以來,分裂的烏克蘭的軍事衝突有升高之勢,中央政府和分裂出來的烏東兩共和國政府互相指控對方違反《明斯克停火協議》,隨後俄羅斯增派大量部隊到俄烏邊界支持烏東兩共和國,被懷疑可能要攻擊烏克蘭本土。面對烏克蘭的新危機,美國總統拜登致電烏克蘭總統表示堅定支持,而烏克蘭總統則再次呼籲美、歐讓烏克蘭加入北約(NATO)。

簡略回顧烏克蘭分裂的歷史。烏克蘭是東歐大國,原是蘇聯加盟國之一,蘇聯解體後成為獨立的民主國家。烏克蘭分裂的主要原因在於種族(雖然都屬於斯拉夫族),烏克蘭族約占80%,俄羅斯族約占20%,而後者多半居住在烏東地區和克里米亞半島。考慮種族和歷史,烏克蘭應該是親俄羅斯的;然而自實行民主後,歐盟的民主而富裕對烏克蘭很有吸引力,於是而有親歐派;親俄派與親歐派激烈競爭、輪流執政,使烏克蘭的政局時常不穩。

2013年底,親俄派的烏克蘭總統實行親俄遠歐的政策,導致親歐派展開大規模的反政府示威,到2014年初,總統被議會罷免其職務。烏東地區和克里米亞民眾多半支持親俄派,認為議會的罷免總統不合法,於是宣稱脫離烏克蘭而獨立。當烏克蘭中央政府出兵討伐時,俄羅斯也出兵支持親俄的烏東地區和克里米亞,双方於是短暫交戰後停火,至今一直是武力對峙。隨後克里米亞公投通過併入俄羅斯(自18世紀起克里米亞就是俄羅斯領土,1954年克里米亞被蘇聯劃入烏克蘭,以紀念俄、烏的長期交好),而烏東地區則成立兩共和國。

烏克蘭最近風雲緊急,媒體多強調俄羅斯的增兵俄烏邊界造成緊張。筆者卻相信是烏克蘭啟動此危機。烏克蘭這樣的分裂國家幾乎必定是平時有小衝突,偶而有大衝突,因為中央政府總想收復固有領土。川普總統在任時對俄羅斯較友善,對烏克蘭則顯然支援不力,竟以軍援要脅烏克蘭調查拜登之子,造成電話門醜聞。拜登上任以來,對俄羅斯較川普時代強硬得多,烏克蘭於是趁機加強收復故土的行動,烏東地區抵擋不住,只好找俄羅斯軍隊支援。既然只是被動回應,俄羅斯應該不會進軍烏克蘭,而烏克蘭不久就會知難而退的。

烏克蘭與台灣的現況很相似,同樣都依靠美國,烏克蘭需要對抗俄羅斯,而台灣則在對抗中國大陸。烏克蘭一再要求加入北約而不可得(若加入,則烏克蘭受到武力攻擊時,美國有義務協同防衛),就像美國從不承諾出兵保衛台灣一樣。烏克蘭與台灣是美國的馬前卒,美國驅使其馬前卒對抗強大的俄、中,卻是口頭支持但不承擔責任,情況不利時可能隨時走人,就像最近宣佈要撤出駐阿富汗的全部美軍。

烏克蘭自然資源豐富,曾是工農業相當發達的國家(尤其重工業),然而民主化後,國家分裂,又與強鄰俄羅斯武力對峙,現在變成歐洲最貧窮的國家(人均所得不到4千美元),台灣真要引以為戒啊。

美日狼狽為奸 | 黃國樑

美、日這兩個帝國主義者,儘管後者已稱不上帝國,而是被支配的臣僕國家,行事風格愈來愈像了。如何像呢?就是賴皮、潑猴、撒手不管。一個處理十年前的事情,一個處理二十年前的事情,方法一模一樣。

日本將2011年福島事故的核廢水一直裝、一直裝,最後說我裝不下了,必須得倒進太平洋,而且還佯裝很科學,說我們將它處理過後,人喝進肚子都沒事兒,若真是這樣,各國每家核電廠都這樣仿效,將核廢水調一調,像調雞尾酒一樣,再分給大家喝不得了?這個比車諾比、三浬島都要嚴重得多的核災變,日本搞得像是一齣家家酒,不爽了就耍賴,一切推倒重來!

美國則是2001年的911事件後,說這個國家窩藏賓拉登及其主導的蓋達組織,然後不由分說地入侵阿富汗,將這個國家蹂躪地滿目瘡痍,數以千計的美軍在與塔利班交戰時戰死,數以千計的平民遭到殺害,現在拍拍屁股說要走人了。拜登的道理也跟日本如出一轍:說他已經是第四位處理阿富汗問題的美國總統了,他絕不容許再丟到下一任去解決。而他現在忙著對付中國,這裡他就不管了;但塔利班依舊在,二十年前所為何來?

安克拉治之前,美、日2+2會談發表聯合聲明後,北京的外交部罵道:「狼狽為奸」,現在看來,還真像。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刻意,這兩項宣布都在拜菅會前夕發生,看來不像是巧合!

阿富汗,畸形的國家、戰爭、經濟 | 盛嘉麟

大家都覺得廿年來的阿富汗戰火綿延,滿目瘡痍,民不聊生。這當然是一種畫面,但是國家同時存在多種畫面,戰爭竟也帶來經濟畸形的繁榮,人口畸形的增加,戰略畸形的思維。阿富汗政府不希望趕走帝國主義的駐軍,塔利班神學士武裝對抗組織也不希望趕走帝國主義的駐軍,阿富汗人民也擔心趕走了帝國主義的駐軍會無以為生。 

美國前總統川普是生意人,覺得9萬美軍駐在阿富汗開支浩繁,無利可圖,立即決定2021年5月乾淨撤軍。想不到拜登總統上台後,戰略生變,又有新的花招。 

川普下台時阿富汗已經撤剩美軍2500人。 

美軍穿制服的留在阿富汗有2500人。 

美軍穿便服的留在阿富汗有7500人(擔任軍事相關且任務更危險的承包商)。 

所以實際美軍駐在阿富汗有10000人。 

這三、四年來其實美軍、北約、塔利班處於一種平和的狀況,只偶而發生微不足道的零星事件,維持戰爭狀態,其實十分安全。 

這些美軍有的利用安全和平的戰地,填補戰爭履歷,有助於自己軍事生涯的發展。 

這些美軍有的利用高額的戰地薪資及戰地加給,發點小財。 

這些美軍承包商利用戰地監管鬆弛的特殊狀況,胡亂報價,大發戰爭財。 

所以駐在阿富汗的10000人美軍各打各的小算盤,並不想回國。 

北約各國軍隊及承包商駐在阿富汗估計也有10000多人,以英國、德國、法國為主。有撤軍計劃但不急於撤回的情況如同美軍。 

美軍目前負擔阿富汗的總共軍費支出每年500億美元(主要是援助阿富汗政府軍),佔軍事支出很小,撤不撤軍都不在乎,北約國家軍費支出更小,也是如此。 

可是這每年500億美元加上北約國家的支出,卻成為阿富汗GDP的主力,帶來阿富汗的經濟繁榮,現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的市容空前繁榮,中國、韓國、日本、印度都有小商人來此開店做生意。 

阿富汗戰前(2000年)的GDP是 48 億美元,目前的GDP是 200 億美元,廿年的戰爭促成GDP翻了四倍,真是畸形的經濟發展。一旦美軍、北約國家完全撤軍,阿富汗的GDP可能立即跌回戰前的 48 億美元,因為廿年的戰爭沒有增加阿富汗的任何產業。 

所以阿富汗政府及人民都希望帝國主義的軍隊及承包商都不要撤離。 

塔利班也因為500億美元及數以億計的歐元帶來的外溢效應而富裕起來,除了幹點小事突顯戰場情況,拖住帝國主義的駐軍,保持富裕,並不想驅逐帝國主義的駐軍。 

塔利班因為富裕了,已經失去戰狼的勇猛,淪為分散各地各據山頭的軍閥,過各自的暖炕頭好日子,漸漸失去統一指揮行動的能力。 

和美國談判要求撤軍只是表面姿態。 

拜登比川普更陰險算計,駐軍阿富汗表面上維持著帝國戰略版圖的虛榮心,不惜落入每年500億美元的泥淖。 

帝國主義象徵性的兩萬名駐軍對阿富汗及中亞局勢影響有限,中國也不在乎,中國只想著在阿富汗的一帶一路及在阿富汗的經濟計劃,中國人在阿富汗開店做生意的人愈來愈多。 

阿富汗這幾年來因為戰爭帶來的經濟繁榮,人口從戰前(2000年)的2000萬暴增到目前4000萬,如果美軍北約突然撤軍,阿富汗GDP從200億暴跌回48億,經濟崩潰,無法養活目前新增的4000萬人口,情況不堪設想。 

經濟崩潰後無以為生的人民將會投奔塔利班為生,軍閥內亂再起,又回到戰前阿富汗民不聊生的狀態,這次揹著4000萬暴增的人口壓力,難民四竄,情況更不堪設想。 

不幸受到歐美的欺凌壓迫的阿富汗,變成了畸形的國家、戰爭、經濟。 

數字人民幣能否取代美元成為世界通用貨幣? | Friedrich Wang

數字人民幣已經在全國多點大量試行,最近於是有很多人又在討論人民幣虛擬化之後能否進一步取代美元成為世界最強勢的通用貨幣,而媒體也報導美國拜登政府私下憂心,數字人民幣可能推翻美元的儲備貨幣地位。

筆者的看法是短期內還很難。雖然人民幣長遠來看必然是一種強勢的貨幣,但是美元作為一種長期存在於世界各國人民心中的信用,卻不是其他的貨幣短期內就可以取代的,如歐元就是一個例子。當年歐元發行的時候也是聲勢鋭不可擋,但是直到今天只是不冷不熱,完全沒有辦法取代美元作為世界主要物資,例如石油、礦產、糧食、黃金…..等等,計價單位的優勢。中國大陸的經濟規模雖然很大,但是比起歐盟實際上還是遠遠不如,所以短期之內怎麼可能取代美元?更何況美國目前在政治領域上依然是最強勢的國家,維持自己貨幣的優勢是它的國家基本政策,萬不可失。

另外還有一個問題,就是人民幣尚未完全自由化。目前中國大陸的人行對於人民幣的各種管制還是很多,當然這裡面考量的因素有各個層面,但基本上仍然是為了國家安全與經濟穩定著想。但是,這多少也限制了人民幣在世界上的流通。光以發行量來看,人民幣比起美元就保守很多,目前除了香港等少數的口岸之外,大部分人行都還是給予各種的限制。

雖然人民幣尚不可能取代美元,但是大陸在與許多其他國家的貿易當中已經逐漸盡量使用自己的貨幣來作為交易單位,數字人民幣當然有助於人民幣的國際化。所以人民幣未來在新的區域統合與經貿發展中將會扮演更重要的地位,尤其是等RCEP以及中歐投資協定在各國都通過之後。這個是可以肯定的,而這一點最值得台灣給予關注。

穩扎穩打,步步為營,對中國來說不必與美國爭霸,這才是聰明的作法。

新疆棉花爭議與人權問題 | 謝芷生

最近以美國為首的國際反華勢力,挑起的新疆棉花事件,本質上原是一個經貿利益衝突的問題,卻被渲染擴大為人權問題。其實類似這樣的指控,自新中國成立以來就從未停止過,起初或僅基於意識形態的矛盾,而今鑒於中國國力快速發展,卻已轉為直接對中國崛起的打壓。而意識形態的矛盾,反退居第二位了,僅為打壓中國的藉口。

時至今日,國與國之間因意識形態的差異,而水火不容,尖銳對立者,已屬罕見。經濟利益與國力的消長,才是導致衝突的主要因素。但由於過去西方國家,針對中國經年累月的反共宣傳,已在部分人心中形成了機械式的反應。只要提及中國,腦中就會自然浮現出人民水深火熱、被奴役、被迫害的幻象。這真是既幼稚,又可悲。

筆者因喜歡旅遊,此生的確跑過不少地方,尤其是大陸。大江南北幾乎都跑遍了。有時為求方便,並取信於人,常會不自覺地將一些個人經歷寫入拙文中,作為敘事的佐證,但並無藉此炫耀之意,望讀者幸勿誤會。筆者因熱愛中國、關心中國,一有機會就往大陸跑。約於八、九年前參加過一個臺灣旅遊團,去了新疆。我們是沿絲綢之路,經玉門關進入新疆的。

新疆面積遼闊,是我國最大的省,約為臺灣的46倍,古稱西域。至光緒年間,即1884年始改建為新疆省,只比臺灣建省早了3年。新疆建省的動機應與臺灣類似,即為鞏固邊疆,便於防守。既然新疆面積遼闊,即使去過的人,也不敢誇口,自己對新疆有多麼瞭解。但無論如何總比那些從未去過新疆,卻言之鑿鑿,一口咬定大陸在新疆執行強迫勞動,甚至種族滅絕政策的人,有較大的發言權。由於只是去旅遊,除了發現新疆遼闊、風景優美,維族人民熱情好客,姑娘美麗動人,哈密瓜、葡萄香甜可口外,並未覺察政治氛圍有何獨特之處,雖然當時離疆獨鬧事的2009年「七五事件」相去並不太久。

內地漢人對新疆並不陌生,自小就知道,新疆位於祖國的西北面。從歷史課本中,我們知道漢朝的張騫和班超都先後出使過西域。當時的西域有許多部落,但並未形成統一的王朝。公元前六十年,漢宣帝設置西域都護府,正式設官駐軍,行使主權,因此新疆與內地早已密不可分。但因宗教信仰,文化習俗的差異,西方勢力遂欲從中挑撥分化,此一意圖從未消失過。雖然西方反華勢力對新疆或並無領土野心,但卻欲利用其特殊性,進行分化,製造中國動亂,其性質一如在臺灣利用台獨騷擾,都是為了遏制中國的崛起。

美國等西方反華勢力,假借棉花問題,渲染成強迫勞動,甚至種族滅絕的人權問題。他們的短期目標鎖定為壓制中國棉花及其製品的產銷力,這本為經貿矛盾,卻欲將其上升為政治衝突、人權問題。美國霸權主義者為動員、聯合國際反華勢力,共同打壓中國,可謂不遺餘力,無所不用其極矣。

瞭解大陸人口政策者都知道,大陸在少數民族地區,並未實施限制人口的政策,反而鼓勵多生多育。筆者印象,鑒於西方生育率過低,造成嚴重的社會問題,過去的一胎政策,即使在內地,似乎也不像過去那樣雷厲風行了。究竟中國有無限制出生率的必要,應以辯證思維方式來處理。但中國未在少數民族地區限制出生率,卻是眾所周知的政策。維族人口是增加了,還是減少了?

若談及人種滅絕,美國倒是有此記錄的。15世紀末至二十世紀初,白人殖民者在美國,通過屠殺、酷刑、軍事佔領、強制遷徙等手段,對印第安人實施種族滅絕。並同時逼迫來自非洲的黑人為奴,從事繁重的農業生產,包括種植和收成棉花。今日美國為首的國際反華勢力,誣衊中國強迫勞動,及執行種族滅絕政策,是典型的「賊喊捉賊」的無恥行徑。 

中美新局 | 盛嘉麟

拜登總統上台快三個月了,我有如下的感想:

1)拜登是一個無能無智的領袖,難怪在政界混了40多年才混到參選總統。

2)他能夠僥倖勝選不是他的魅力,而是來自反川普的選票都投給了路人甲,拜登剛好是路人甲。

3)歐巴馬的重返亞太足夠壓制中國,就不需要印太聯盟,印太聯盟足夠壓制中國,拜登就不需要聯合所有盟邦圍毆中國。

4)今天真正的態勢是中國愈來愈強大富裕,美國愈來愈落敗,淪落到靠印鈔票過日子紓困,美國所有盟邦都看得清清楚楚。

5)所以現在拜登的外交政策連「聯合所有盟邦」都有困難,遑論圍毆中國。拜登的外交困難重重。

6)德國默克爾(Merkel)公開表示,儘管歐盟和美國有很多共同點,但在對華政策上並不一致。她執政德國15年,為什麼早不敢說,到快要離職才敢說真話,她不是什麼正義之聲,不過是見美國牆要倒了出來推一把。

7)法國、西班牙、瑞士的言論更不是什麼正義之聲,不過是見美國牆要倒了,默克爾出來帶頭推了,才敢紛紛出來推一把。

8)東歐那些前華沙公約國家被蘇聯共產主義嚇破了膽,視美國為救命稻草,美國這面快倒的牆總比稻草大,死命死抱不放。

9)中國本應跟前華沙公約國家沒有瓜葛,但是東歐看到又來一個戴共產主義帽子的中國,也嚇破了膽,這些是沒見過世面的東歐小國,比西歐更不如。

分析了以上的態勢,我們為中國感到興奮驕傲,中國已經強大到居於不敗之地。

1)繼續苦幹實幹厚植國力,目無旁顧,心裡明白一切靠自己,其他國家尤其是對歐美國家更加戒備。

2)該有的外交,該結的盟國,該有的策略,該完成的統一,繼續執行。

3)楊潔箎已經正告美國,香港、西藏、新疆的事務是中國內政,不容外國干預,要說到做到,今後不接受以香港、西藏、新疆的事務為籌碼的政治商務貿易談判。最近中國不承認英國發行的海外殖民地護照(BNO),就是正確的開始。

4)對於歐美國家不斷的、習慣性的指責香港、西藏、新疆的中國事務,嘴長在人家臉上,中國無法阻止,但是不得作為籌碼,只能當成口沫。

5)將來中國的輿論媒體不需天天談「美國對華政策」如何如何,應該開始談論「中國對美政策」如何如何,對於歐美談論香港、西藏、新疆的事務,將來中國的輿論媒體應該主動談論美國的攻擊國會事件、美國警察殺害黑人的議題、美國白人組織危害少數民族的議題、美國霸凌古巴、委內瑞拉、伊朗的議題、美國加州無業遊民帳篷區的議題、歐洲國家迫害中東難民的議題,並且提交聯合國討論,擴大事端。

中國公司管理經營世界各國港口 | 盛嘉麟

我估計中國大陸的公司接受世界各國港口管理、經營、開建的契約有幾十處。譬如巴拿馬運河的經營、管理、維修….工作是一家中國香港的公司;澳大利亞有兩三處,希臘、錫蘭、巴基斯坦、伊朗….. 各有一處港口,處於中國公司的手中管理;中國也曾經得標管理美國的港口,911以後美國改變了港口外包的政策。

大多數的原因是本國的港務局已經無法承擔賠錢虧損的狀態,只好交給中國的公司接手,唯有中國的公司有辦法經營、招商,使得港口繁榮起來,有了盈利。譬如希臘最大的港口比雷埃夫斯港,本來虧損不堪,後來交由中遠海運集團營建投資,不久開始賺錢。不久後希臘選出極右翼的金色黎明黨執政,撕毀合約趕走了中遠海運集團,收回國有,又開始虧損不堪。金色黎明黨最後又交給中遠海運集團管理,簽了35年特許經營權協議,現在據說船隻如雲,港務興隆。

因為中國有龐大的全球貿易量及巨大的海運公司,可以指使或影響中國的商船及載運中國貨櫃的商船儘量停靠某個港口,這個港口生意就興隆起來,換成別的國家或公司,可能沒這個本領。

美國當然可以壓迫以色列,趕走中國在海法港的經營契約,但是以色列要考慮趕走中國以後,海法港賺不到錢怎麼辦,美國賠嗎?

譬如巴拿馬運河,巴拿馬收回運河以後仍由原來的美國公司管理,一年繳巴拿馬政府100億美元的運河盈利。巴拿馬運河區(canal zone)原是美國領土,管理巴拿馬運河的美國公司管了百十年成了老爺,高層管理人員住的高級洋房,綠草如茵,游泳池、網球場,旅行出差,享盡帝國主義的奢華,運河歸還巴拿馬之後帝國主義的奢華不改,一年只能繳巴拿馬政府100億美元的運河盈利。

後來巴拿馬開始公開招標,公開招標的意思就是能上繳運河盈利最多的公司得標,李嘉誠的和記黃埔得標,並在1997年起開始營運,李嘉誠的和記黃埔上繳運河盈利,我記得一開始就是美國公司的兩倍,200億美元。美國當時以國家安全的理由幾乎與巴拿馬開戰,巴拿馬年青人警告美國,不交出管理權就要在運河區打游擊戰,中斷運河交通。巴拿馬政府不可能放棄李嘉誠和記黃埔上繳的巨額利差,美國才終於交出運河管理權。

以上只是憑記憶粗略的概念,若要詳盡精確的分析,需要收集大量資料,整理出邏輯,現在沒時間做。

巴拿馬運河

中國從「不自由民主」變成「種族滅絕」? | 郭譽申

最近美國的一些高官、議員、媒體,以及國務院發表的《2020年度人權報告》,一再指控中國在新疆對維吾爾族實行種族滅絕(genocide),並觸犯危害人類罪(crimes against humanity)。中國雖然提出反駁、據理力爭,但是國際媒體多掌握在美歐之手,美國的指控不論真偽,仍然聲勢浩大,多少會對中國的國際形象造成損害,並且可能有助於美國的拉攏盟友。這些當然正是美國的目的。

美國一向喜歡指責,甚至介入,其他國家的內政。美國過去總批評中國「不自由民主」,包括人民不自由、執政者沒有民意基礎、迫害異議者(如民運人士、維權律師)等等,因此是專制政權。現在怎麼改弦易轍了?美國對中國的指責重點從「不自由民主」大幅轉變成對維吾爾族的「種族滅絕」、「危害人類罪」,為何如此?

美國指責中國「不自由民主」,企圖顛覆中共政權,使中國「和平演變」,多年來已經完全失敗,只好揠旗收兵了。中國人在國内為了工作、探親、旅遊等等每年有幾十億人次的流動,在國際上中國已成為旅遊人口最多,最受歡迎的遊客來源國,中國人那裡不自由?三、四十年來,中國大陸的發展優於所有的民主國家,而去年的抗疫表現更遠勝歐美民主國家,指責中國「不民主」還有何意義?政治制度的目標是讓人民過好日子,而不是選舉投票的形式。

指責中國「不自由民主」已經站不住腳,美國自然要另換一招。自2001年的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後,「反恐」成為美國的最優先政策。由於中國也在反恐,即防止疆獨的恐怖暴力活動,美國樂於聯合中國一起反恐,並認定一些疆獨組織為恐怖組織。2018年恐怖主義的最大勢力伊斯蘭國(ISIS)覆滅,反恐不再是美國的優先政策,而中國已成為美國的主要競爭對手,於是中國變成了美國口中的種族滅絕者。中國的新疆政策已經實行多年,過去沒有而最近卻被美國指控為種族滅絕,真是彼一時,此一時啊!

中共在新疆為了防止疆獨的恐怖暴力活動,而有一些安全及管制措施,這些對人民的自由可能有點限制,但算不上是對維吾爾人的迫害,更不是什麼種族滅絕。(參見《了解新疆「再教育營」》、《美國抹黑中國種族滅絕》) 美國當然了解這些,但是它刻意抹黑中國,藉以破壞中國的國際形象,並間接支持疆獨以損害中國的內部穩定。美國真是惡毒啊!

美國過去常指責中國「不自由民主」,現在則轉變為抹黑中國「種族滅絕」。中國雖然提出反駁、據理力爭,然而美國擁有主要的世界話語權,使中國難免受傷。不過事實勝於雄辯,時間會證明一切。美國抹黑中國「種族滅絕」,就像過去指責中國「不自由民主」一様,終將完全失敗,也阻擋不了中國大陸的繼續和平崛起。

中美競爭有如戰國的合縱連橫 | Friedrich Wang

無事,又翻了一下戰國中期到晚期的歷史,感覺很有意思。蘇秦與張儀師兄弟的合縱連橫,震動國際的故事,雖早有史家考證其實是,戰國策巧妙地將兩個時代有落差的人給彌縫在了一起而成,但是當時的國際情勢對今天中、美對峙的情況仍有啟發。

美國現在採取的策略,與當年蘇秦的合縱同盟很類似。簡單說,就是透過了各國與美國或者各國彼此間的多角結盟,藉此而孤立中國,讓中國在地緣政治中找不到施力點,甚至因此而感受到極大的軍事壓力,備多而力分。美國的角色類似當時的楚國或者齊國,扮演東方大國的地位,拉攏韓、魏,以及北方的趙、燕,從不同方向來圍堵秦國,讓秦國的周邊始終處於緊張的狀態,無法集中兵力發動攻勢。所以,美國與日、韓固然會繼續加強彼此的軍事合作,也還持續與周邊其他的中等國家邁向或維持準同盟關係,如菲律賓、越南、台灣、新加坡等等,甚至其他東協國家。

未來最值得觀察的,是美國與另一個大國印度是否會進一步強化合作。去年,美國洛馬公司將F-16V的生產線賣給了印度。這是一個值得觀察的指標,對印度的航空工業發展將產生重大幫助。這,是否是美、印軍事同盟或準同盟的前奏?

而中國大陸呢?當年張儀破解南北合縱的方法,就是讓利益並不一致的各國與秦國親善,用各個擊破的方式一個接一個地讓其脫離合縱。張儀先離間韓、魏,然後再誘騙楚國與齊國反目,最後就使得合縱總是缺了幾角而作用大減,或者進而趨於瓦解。中國現在也類似,用各種經濟、文化、區域安全等模式,拉攏日本與東盟,甚至觸手伸至歐洲,讓這些國家不再敵視中國,甚至願意與中國合作,彼此互利。最終目的,就是讓美國的圍堵效用降低,甚至各國與美國關係因為彼此間的利益不協調而產生出一些矛盾。

中、俄關係值得進一步觀察。這幾年大陸親俄的聲音高漲,俄國外長也剛剛到中國訪問。目前俄國體質虛弱,短期內難以振作,但是其軍事、能源、科技等等依然基礎強勁。

最後中、美鹿死誰手?瑞士銀行不久前評估,到了2030年中國的經濟規模將達到30兆美元,也就是目前的將近一倍,將遠遠甩開美國。這或許稍微誇張,但是可以肯定這個上升趨勢不會變。時間,肯定不在美國這一邊。

中、美應該不至於戰爭,不會是戰國時期那樣的零和遊戲。但是建立一個雙方都可以接受的框架,讓兩強能良性互動,將是未來值得觀察的重點,雖然現在中、美有點劍拔弩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