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的軟實力之戰 | 郭譽申

孫子兵法:「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現代的國際強權都清楚認知,實體戰爭的代價太高昂,最好是以實體戰爭以外的方式,達成國家的目標,因此強調「軟實力」。

實體戰爭依靠國家的經濟及軍事實力,可以稱為硬實力,軟實力則指經濟及軍事以外的實力,主要是文化、價值觀、意識形態及民意等方面的影響力。要發揮軟實力,需要靠各種媒體的傳播,現代人隨時都在接收各種媒體的資訊,等於是軟實力的戰爭時時刻刻都在進行之中,比偶而發生的實體戰爭的影響更廣泛深遠。

軟實力這個詞是1990年由哈佛大學教授約瑟夫·奈爾(Joseph S. Nye, Jr.)首先提出來的,正值美蘇冷戰末期蘇聯集團解體的時候,可以解釋蘇聯集團未經實體戰爭即崩潰的原因。蘇聯集團的硬實力雖與美國集團接近,其僵化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造成生產力和經濟的停滯,而喪失監督機制的一黨專政制度造成嚴重貪腐,於是在西方媒體的宣傳之下,從蘇聯民眾到官員多嚮往西方的資本主義民主制度,迫使蘇聯朝向西方制度改革,當急劇的政經改革啟動時,集團的統治力突然失控,於是瞬間瓦解。

另一個軟實力造成重大影響的例子是「阿拉伯之春」,從2010年底到2012年,北非和西亞的許多國家受到西方媒體的影響,發生一系列以民主和經濟等為主題的社會運動,這些運動多採取示威遊行和網路串連的方式,甚至進而推翻不符民意的政權,雖然這些國家至今動盪,沒能成功建立穩定的民主政治,西方國家的軟實力不容小覷。

軟實力的核心是文化,世界上三大主要文明,西方基督教文明、伊斯蘭教文明和中國文明,各有龐大的信眾或支持者,因為是思想、精神,不易(恐怕也沒必要)分辨孰優孰劣,然而目前西方基督教文明的軟實力卻是遙遙領先。首先,主要的國際媒體都掌握在歐美國家手中,自然大力鼓吹基督教文明的民主、自由等價值觀。其次,英語是目前最主要國際語言,有利於西方文明的傳播。最後,卻是最重要的,美國和西歐目前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地區,雖然其富裕的原因主要是資本主義、工業革命和技術創新,與民主、自由關係不大,但是一般人容易因為認同美歐的優渥生活,而接受其民主、自由的價值觀。

西方基督教文明的領袖美國運用其軟實力確實大有所獲,除了造成上述的蘇聯集團解體,在東亞,當日本、南韓、台灣等接受了它的價值觀和意識形態,自然接受它的領導,幾乎成了美國的附庸,而香港回歸中國之後的多次反中運動無疑也是美國軟實力的展現。

中國大陸的硬實力已經追近美國,甚至有可能在不太久之後超越美國,然而中國的軟實力仍遠遠落後美國,因為中國的人均所得還落後美國很多,使得它的軟實力缺乏號召力。在這樣的狀況之下,中美目前的軟實力之戰中國自然處於下風,中國因此只能採取堅壁清野、避戰的方式,管制或限制一些國際媒體和網站進入大陸,雖然造成一些民怨和形象受損,但是能大幅減低西方價值觀和意識形態的擾亂,避免「阿拉伯之春」式的「和平演變」。

美國和西方的軟實力目前雖然是遙遙領先,並不是沒有弱點,多年來選舉式民主已經呈現很多弊病(參閱如《全球民主在退潮》、《政黨政治的起源和陰影》、《民主離不開民粹》等);基督教文明和伊斯蘭教文明的長期激烈衝突顯示,基督教文明的缺乏包容性;美國長期偏袒以色列,令人質疑其公正性;而歐洲對中東難民的排斥,讓人質疑西方普世價值的虛偽。以中國大陸的持續改革、儒家文明的歷久彌新、具包容性,未來等中國的人均所得再提高,中國文明的號召力將大幅提升,屆時中國的軟實力是很有可能追上甚至超越美國的。

世界動盪的根源 | 郭譽申

台灣人很關注香港「反送中」以來的動盪,其實最近世界上動盪的絕不僅是香港而已(以下所列是新發生的動盪,不包含早已動盪甚至內戰的一些國家):

西班牙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的一些領導人被判處重刑,導致加泰隆尼亞十幾天、幾十萬人次的遊行示威抗議及部份火車、地鐵、公車的大罷工;

南美洲的智利爆發30年來最嚴重的動盪,總統皮涅拉一度宣布進入緊急狀態,在部份地區部署陸軍部隊,以維護秩序,原本11月在智利舉辦的亞太經合會和12月的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都因社會動盪而取消;

中東的黎巴嫩政府決定針對人民使用網路通訊軟體WHATSAPP,必須要向政府繳稅,導致憤怒的民眾走上街頭,要求撤通訊法,並抗議政府帶領國家走向經濟崩潰,經過十多天的全國性大示威,黎巴嫩總理哈里里被迫辭職;

兩年前擊退「伊斯蘭國」、美國扶植起來的伊拉克政府最近遭遇最嚴峻的挑戰,伊拉克多地爆發激烈示威抗議已經超過一周,造成百餘人死亡;

加勒比海的島國海地連續5週出現示威抗議活動,要求涉嫌貪汚的總統摩伊士下台。

世界上很多地方都不平靜的原因首先是貧富不均或極度貧窮。上列動盪地區中,只有加泰隆尼亞不屬於貧富不均或極度貧窮,是因為統獨爭議導致動盪。海地的動盪是因為極度貧窮,而智利、黎巴嫩、伊拉克的動盪都是因為貧富不均。貧富不均造成窮人長期積怨在心,一個看來無關緊要的政府措施就可能突然引爆民眾的怒火,造成大規模的遊行示威抗議,甚至暴力衝突。

世界不平靜的另一原因是很多國家只管自己的利益,而不惜搧風點火。最明顯的例子是香港之對比加泰隆尼亞,香港與加泰隆尼亞性質類似,都是關於自治或獨立的議題,加泰隆尼亞的獨立對歐美不利,歐美政府因此大多持反對態度;香港的反「一國兩制」削弱中國大陸而有利於歐美,歐美政治人物因此多發言支持香港的反對運動。此外,黎巴嫩、伊拉克的動盪頗受美、俄及周邊國家的影響,強國爭霸和地緣政治總造成世界的不平靜。

世界的不平靜也因為西方的選舉民主制度沒有成效。上述各國(除了香港地區)都實行西方的選舉民主制度,選舉民主既難以改善極度貧窮或貧富不均,也無法防禦外國勢力的介入搧風點火,當人民的生活痛苦不堪時,他們才不管民選政府是否有合法性或任期保障,他們遊行示威抗議,甚至暴力破壞,多半就是想逼迫失敗的民選政府提早下台啊。

普及的社群網路讓群眾容易集結,容易產生大型的示威抗議活動,使世界各地更加動盪。不過世界不平靜的根源在於貧富不均、國家為了利益搧風點火以及選舉民主制度的沒有成效,要改善世界的動盪需要從問題的根源著手。

美國早就實施《禁蒙面法》| 盛嘉麟

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10月4日宣布,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緊急法)訂定《禁蒙面法》,任何人在集會遊行,不論合法或非法集結,均不得使用可能阻止辨識身份的蒙面物品。於5日零時起開始實施,違者最高可監禁1年及罰款港幣2萬5千元。

許多對歐美崇敬的無知慕洋犬公知正在叫罵香港最近實施的《禁蒙面法》,請看看下圖的事實,很多國家都已實施《禁蒙面法》。尤其不要臉的是全世界最早1845年就開始實施《禁蒙面法》的美國,它的國會議員像小丑一樣的大放毫無屁用的厥辭。

針對香港政府引用《緊急法》禁止蒙面,民主黨籍的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今天表示,港府這麼做無法回應人民不滿,「只會加深外界對(香港)言論自由(情況)的疑慮」。

共和黨籍參議員盧比歐(Marco Rubio)也警告港府說,林鄭月娥不將重點放在為香港目前狀況找出政治解決方案,反而使用《緊急法》來禁止人民蒙面。他警告:「若香港想要繼續成為國際樞紐,港府應重新思考它的優先事項是什麼。」

盧比歐是美國參院版《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主要發起人。參院外交委員會上個月通過法案,法案要求美國務卿每年檢視香港自治狀況、評估香港是否仍該享有美國賦予的特殊待遇,並向國會提出認證。

請問裴洛西、盧比歐議員,有人甩你們嗎?

世界觀導致美國大分裂 | 郭譽申

近年美國的共和及民主兩黨越來越相持不下,難以妥協,而人民大眾也追隨兩黨嚴重對立,造成美國的大分裂。兩位政治學教授Marc Hetherington和Jonathan Weiler深入研究美國大分裂的原因,綜合其研究結果於《極端政治的誕生-政客如何透過選舉操縱左右派世界觀的嚴重對立》(Prius or Pickup? How the Answers to Four Simple Questions Explain America's Great Divide)一書。簡單說,美國人的不同世界觀導致美國的大分裂。

世界觀是一個人對世界本質的深刻信念,例如有些人可能認為這個世界比較危險,而另外一些人覺得世界沒那麼危險,就是不同的世界觀。兩位教授以4個簡單問題來區別一個人的世界觀:

你認為哪些特質對孩子更重要?(以下每個問題二選一)

  1. 獨立自主 vs 敬老尊賢
  2. 聽命服從 vs 自立自強
  3. 好奇探索 vs 禮貌尊重
  4. 體貼周到 vs 行為穩重

敬老尊賢、聽命服從、禮貌尊重、行為穩重 被視為「固定」世界觀的答案,而獨立自主、自立自強、好奇探索、體貼周到 被視為「流動」世界觀的答案。4個問題都選擇「固定」世界觀答案的人,被歸為「固定」;4個問題都選擇「流動」世界觀答案的人,被歸為「流動」;介於「固定」和「流動」兩端之間的人被歸為「混合」。

通過大量問卷和資料統計,兩位教授發現美國白人的世界觀與其政治態度有因果關係,「固定」世界觀者大多傾向共和黨,而「流動」世界觀者大多傾向民主黨;而不同的世界觀也決定了女權、多元性向、槍枝管制、種族、醫療健保等政治議題的不同態度。不僅政治態度,世界觀幾乎能影響居住、生育率、就學、飼養寵物、買車、喝咖啡、喝啤酒、餐食、閱讀、看電視、聽音樂等等生活的各方面,使不同世界觀者越來越少有交往而造成隔閡。

兩位教授也發現「混合」世界觀者的行為較接近「固定」世界觀者,於是共和黨聚集了「固定」和「混合」世界觀的白人。他們對黑人等少數族群頗不友善,少數族群因此不以世界觀決定其政治態度,而傾向民主黨,民主黨於是聚集了「流動」世界觀的白人和少數族群。過去的兩黨不是這樣涇渭分明,近年政治人物發現利用民眾的不同世界觀能從中獲利,於是順勢操作,而逐漸造成美國的大分裂。不僅美國,書中也略提及歐洲有類似現象。

兩位教授能指出美國政治的大分裂困境及其原因,顯示美國的學術研究仍然非常優異,然而書中並未提出解決辦法,是其缺憾。世界觀是人們的本質信念,不易改變;而政治人物利用民眾的不同世界觀從中獲利,則是選舉民主的必然手段,世界觀導致民主國家的分裂於是很難避免,這恐怕是西方民主的不治之疾!台灣不以世界觀而以中國觀區別藍、綠兩黨,也導致台灣的分裂,台灣與美國都面臨內部分裂,其成因雖然不同,其惡果是相似的!

中美以及中國模式與西方民主的競賽 | 郭譽申

中國與美國的全方位競爭已經很明顯,這也是「中國模式」與西方民主的制度競賽。西方民主在歐美先進國家的強力推廣之下,絕大部份的國家都難以抗拒,非得接受不可,使西方民主一度被視為「歷史的終結」,將成為所有國家政府的唯一而且是最後的形式。

然而政治總有例外,中國大陸以其廣土眾民及悠久的文化傳統,而能建立自己獨特的政治體制,被稱為中國模式,並在「歷史終結論」提出後的三十年內,經濟高速增長,壓倒所有西方民主國家,成為西方民主制的最具威脅的競爭者。

人均國內生產總值(人均GDP)大致能代表人民生活的富裕程度。中國大陸因為人口衆多,早年其人均GDP幾乎在世界殿底,現在其人均GDP將近1萬美元,居於所有國家的前35%,即已趕超65%的國家。因為絕大部份的國家都已實行西方民主,這表示65%的民主國家的人均GDP已比不上中國。在人均GDP仍領先中國的國家中,很多是歐美的早發達國家,若去除這些早發達國家,中國已趕超85%的民主國家。換言之,西方民主在經濟上大多表現不佳,遠比不上中國模式。

中國大陸的國內生產總值(GDP)現在還不到美國的70%,為何美國對中國如此忌憚,非要發起貿易戰、科技戰的全面對抗?GDP的計算很受價格影響,例如美國的一般物價遠高於中國,若美國和中國生產同樣的東西,計入美國的GDP會遠高於計入中國的GDP。經濟學家因此以物價水準對GDP進行調整,被稱為購買力平價的國內生產總值(GDP/PPP),它更能表示一個國家的真正總生產能量。考慮購買力平價,中國現在的GDP/PPP是25.3兆國際元,已經高於美國的GDP/PPP是20.5兆。而中國的人均GDP/PPP與美國的差距也遠少於人均GDP的差距。

中國大陸讓美國備感威脅,也因為中國擁有華為、阿里巴巴、騰訊等世界級企業,並擁有強大的基礎建設能力和持續進步的國防工業。對於人均GDP約1萬美元的國家,這些都是絕無僅有的。中國的人均GDP還比不上先進國家,因為它發展的時間尚短,還有不少內陸地區有待開發。中國既然能夠迅速地發展起來其沿海地區,在高速鐵路網逐漸完成之下,它的內陸地區沒理由發展不起來,繁榮的沿海地區自然會拉動內陸地區的經濟,只是需要一些時間而已。

雖然經濟是最重要的國家發展指標,也有最客觀的數據,中國大陸的發展不僅在於經濟。例如,大陸近年打擊貪腐成功,是很多民主國家都做不到的;大陸的人類發展指數持續有很大進步;近年大量大陸觀光客遊遍全世界,顯示大陸人自由度的提升;大陸以前是黨比法大,現在則是法比黨大,黨被要求要依法治國,使大陸的法治大有進步;為了發展經濟,大陸的自然環境曾遭受嚴重破壞,但是近年已大有改善等等。這些都顯示大陸的發展潛力。

廿一世紀是中國模式與西方民主的競賽,也是中國與美國的全方位競賽。雖然現在要斷言誰勝誰負,無疑還言之過早,中國所具有的潛力和韌性似乎優於美國,這已經呈現在美國對中國發起貿易戰一年半而幾乎一無所獲(請參閱《中美貿易戰 川普「梭哈」了》)。根據現有不充分的資訊,筆者合理地看好中國,中國將在中、美競賽中勝出,而中國模式也能勝過西方民主制度。大家等著瞧吧。

美國的教育天堂? | 盛嘉麟

美國加州城市Stockton一所中學暑假開學第一天,100多黑人學生發生鬥毆,校方無法控制,報警處理,一輛警車仍然無法制止鬥毆,必須引來多輛警車支援。

美國的中學教育一敗塗地,鬥毆、槍擊、毒品、性侵、懷孕,無日無之,一所中學一天幾次警車出入,視為家常。

可憐還有華人家長視美國教育為天堂圭臬,送大量的小留學生來美國入學。不久前台灣影星孫鵬、狄鶯送獨子孫安佐來美國求學,因為涉入槍械彈藥,被法院扣押好幾個月,因為美國司法種族歧視嚴重,故意小題大作,把孫安佐列入聯邦級的國家恐怖事件(不是地方法院可以管轄),一不小心可能判刑一二十年。孫鵬、狄鶯散盡家財幾千萬元,餵飽了美國的律師、檢察官、法官及警方,歷時數月,才把孫安佐營救回來。這是血淋淋的教訓。

華人觀念,總是天堂在美國、英國,地獄在中國大陸、台灣。這次香港賤民還舉著星條旗、米字旗,反中反華,真是可恥又無知的賤民。

中美貿易戰 川普「梭哈」了 | 郭譽申

中美貿易戰從去年3月開始,已經打了快一年半,双方打打談談,好像梭哈賭局,大部份是美國下注而中國跟注,下注、跟注的過程複雜多變,讓人眼花瞭亂。筆者整理双方的主要下注、跟注如下:

2018年7月和8月,美國分兩次對價值約5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加徵25%的關稅。同時間,中國對價值約500億美元的美國進口商品加徵25%的關稅。

2018年9月,美國對另外2000億美元中國進口產品增加10%的關稅。同時間,中國對原產於美國另外約600億美元進口商品,加徵5%或10%的關稅。

今年5月,美國對上述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產品提高徵收關稅到25%。今年6月,中國對上述價值600億美元的部分美國進口商品提高加徵關稅稅率到10%、20%或25%。

今年8月,美國總統川普宣示,在貿易談判的同時,將對尚未加徵額外關稅的3000億美元中國進口到美國的商品加徵10%的額外關稅,部份從9月1日開始,部份從12月15日開始。中國隨後發布公告,決定對約750億美元的美國進口商品加徵5%或10%的關稅,部份從9月1日開始,部份從12月15日開始。

中國的報復讓川普憤怒。8月23日,川普表示自10月1日起,美國將對先前25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的現有加徵關稅從25%提高至30%;而定於9月1日生效的另外30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的關稅將從原計劃的10%升至15% (似乎不再把部份延後到12月15日)。

川普決定對所有從中國進口的商品全面徵收高關稅,等於是「梭哈」了。梭哈的結果會如何?

美國對2500億美元中國進口產品徵收高關稅,中國對1100億美元美國進口產品徵收高關稅,已經大約1年。看看中、美最近5季經濟成長率的變化:中國是6.7、6.5、6.4、6.4、6.2;美國是3.2、3.1、2.5、2.7、2.3。媒體喜歡危言聳聽地說,中國的經濟成長率創多年來的最低,但是其實美國的經濟下行遠比中國嚴重。

貿易戰一定是兩敗俱傷,但是卻能讓中國的經濟總量早點趕上美國。中國目前的經濟總量將近是美國的70%,以貿易戰之前的數據6.7和3.2看,中、美經濟增量的差是6.7*0.7-3.2 = 1.49;以貿易戰之後,最近的數據6.2和2.3看,中、美經濟增量的差是6.2*0.7-2.3 = 2.04。中國經濟的增量一向大於美國經濟的增量,而貿易戰之後,這個增量的差距更擴大,因此中國的經濟總量能夠更快趕上美國。

美國將對另外3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產品徵收高關稅,這些產品多半是終端消費品,高關稅立刻會推升物價,其對美國經濟的影響必定高於對先前2500億美元中國進口產品的課徵關稅(這些產品多半是中間產品,增加的成本較易被吸收分攤)。從過去看未來,美國的經濟勢必會繼續走弱,甚至面臨衰退,因此中國的經濟總量能夠更快趕上美國,而川普總統要想連任恐怕很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