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以及中國模式與西方民主的競賽 | 郭譽申

中國與美國的全方位競爭已經很明顯,這也是「中國模式」與西方民主的制度競賽。西方民主在歐美先進國家的強力推廣之下,絕大部份的國家都難以抗拒,非得接受不可,使西方民主一度被視為「歷史的終結」,將成為所有國家政府的唯一而且是最後的形式。

然而政治總有例外,中國大陸以其廣土眾民及悠久的文化傳統,而能建立自己獨特的政治體制,被稱為中國模式,並在「歷史終結論」提出後的三十年內,經濟高速增長,壓倒所有西方民主國家,成為西方民主制的最具威脅的競爭者。

人均國內生產總值(人均GDP)大致能代表人民生活的富裕程度。中國大陸因為人口衆多,早年其人均GDP幾乎在世界殿底,現在其人均GDP將近1萬美元,居於所有國家的前35%,即已趕超65%的國家。因為絕大部份的國家都已實行西方民主,這表示65%的民主國家的人均GDP已比不上中國。在人均GDP仍領先中國的國家中,很多是歐美的早發達國家,若去除這些早發達國家,中國已趕超85%的民主國家。換言之,西方民主在經濟上大多表現不佳,遠比不上中國模式。

中國大陸的國內生產總值(GDP)現在還不到美國的70%,為何美國對中國如此忌憚,非要發起貿易戰、科技戰的全面對抗?GDP的計算很受價格影響,例如美國的一般物價遠高於中國,若美國和中國生產同樣的東西,計入美國的GDP會遠高於計入中國的GDP。經濟學家因此以物價水準對GDP進行調整,被稱為購買力平價的國內生產總值(GDP/PPP),它更能表示一個國家的真正總生產能量。考慮購買力平價,中國現在的GDP/PPP是25.3兆國際元,已經高於美國的GDP/PPP是20.5兆。而中國的人均GDP/PPP與美國的差距也遠少於人均GDP的差距。

中國大陸讓美國備感威脅,也因為中國擁有華為、阿里巴巴、騰訊等世界級企業,並擁有強大的基礎建設能力和持續進步的國防工業。對於人均GDP約1萬美元的國家,這些都是絕無僅有的。中國的人均GDP還比不上先進國家,因為它發展的時間尚短,還有不少內陸地區有待開發。中國既然能夠迅速地發展起來其沿海地區,在高速鐵路網逐漸完成之下,它的內陸地區沒理由發展不起來,繁榮的沿海地區自然會拉動內陸地區的經濟,只是需要一些時間而已。

雖然經濟是最重要的國家發展指標,也有最客觀的數據,中國大陸的發展不僅在於經濟。例如,大陸近年打擊貪腐成功,是很多民主國家都做不到的;大陸的人類發展指數持續有很大進步;近年大量大陸觀光客遊遍全世界,顯示大陸人自由度的提升;大陸以前是黨比法大,現在則是法比黨大,黨被要求要依法治國,使大陸的法治大有進步;為了發展經濟,大陸的自然環境曾遭受嚴重破壞,但是近年已大有改善等等。這些都顯示大陸的發展潛力。

廿一世紀是中國模式與西方民主的競賽,也是中國與美國的全方位競賽。雖然現在要斷言誰勝誰負,無疑還言之過早,中國所具有的潛力和韌性似乎優於美國,這已經呈現在美國對中國發起貿易戰一年半而幾乎一無所獲(請參閱《中美貿易戰 川普「梭哈」了》)。根據現有不充分的資訊,筆者合理地看好中國,中國將在中、美競賽中勝出,而中國模式也能勝過西方民主制度。大家等著瞧吧。

美國的教育天堂? | 盛嘉麟

美國加州城市Stockton一所中學暑假開學第一天,100多黑人學生發生鬥毆,校方無法控制,報警處理,一輛警車仍然無法制止鬥毆,必須引來多輛警車支援。

美國的中學教育一敗塗地,鬥毆、槍擊、毒品、性侵、懷孕,無日無之,一所中學一天幾次警車出入,視為家常。

可憐還有華人家長視美國教育為天堂圭臬,送大量的小留學生來美國入學。不久前台灣影星孫鵬、狄鶯送獨子孫安佐來美國求學,因為涉入槍械彈藥,被法院扣押好幾個月,因為美國司法種族歧視嚴重,故意小題大作,把孫安佐列入聯邦級的國家恐怖事件(不是地方法院可以管轄),一不小心可能判刑一二十年。孫鵬、狄鶯散盡家財幾千萬元,餵飽了美國的律師、檢察官、法官及警方,歷時數月,才把孫安佐營救回來。這是血淋淋的教訓。

華人觀念,總是天堂在美國、英國,地獄在中國大陸、台灣。這次香港賤民還舉著星條旗、米字旗,反中反華,真是可恥又無知的賤民。

中美貿易戰 川普「梭哈」了 | 郭譽申

中美貿易戰從去年3月開始,已經打了快一年半,双方打打談談,好像梭哈賭局,大部份是美國下注而中國跟注,下注、跟注的過程複雜多變,讓人眼花瞭亂。筆者整理双方的主要下注、跟注如下:

2018年7月和8月,美國分兩次對價值約5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加徵25%的關稅。同時間,中國對價值約500億美元的美國進口商品加徵25%的關稅。

2018年9月,美國對另外2000億美元中國進口產品增加10%的關稅。同時間,中國對原產於美國另外約600億美元進口商品,加徵5%或10%的關稅。

今年5月,美國對上述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產品提高徵收關稅到25%。今年6月,中國對上述價值600億美元的部分美國進口商品提高加徵關稅稅率到10%、20%或25%。

今年8月,美國總統川普宣示,在貿易談判的同時,將對尚未加徵額外關稅的3000億美元中國進口到美國的商品加徵10%的額外關稅,部份從9月1日開始,部份從12月15日開始。中國隨後發布公告,決定對約750億美元的美國進口商品加徵5%或10%的關稅,部份從9月1日開始,部份從12月15日開始。

中國的報復讓川普憤怒。8月23日,川普表示自10月1日起,美國將對先前25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的現有加徵關稅從25%提高至30%;而定於9月1日生效的另外30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的關稅將從原計劃的10%升至15% (似乎不再把部份延後到12月15日)。

川普決定對所有從中國進口的商品全面徵收高關稅,等於是「梭哈」了。梭哈的結果會如何?

美國對2500億美元中國進口產品徵收高關稅,中國對1100億美元美國進口產品徵收高關稅,已經大約1年。看看中、美最近5季經濟成長率的變化:中國是6.7、6.5、6.4、6.4、6.2;美國是3.2、3.1、2.5、2.7、2.3。媒體喜歡危言聳聽地說,中國的經濟成長率創多年來的最低,但是其實美國的經濟下行遠比中國嚴重。

貿易戰一定是兩敗俱傷,但是卻能讓中國的經濟總量早點趕上美國。中國目前的經濟總量將近是美國的70%,以貿易戰之前的數據6.7和3.2看,中、美經濟增量的差是6.7*0.7-3.2 = 1.49;以貿易戰之後,最近的數據6.2和2.3看,中、美經濟增量的差是6.2*0.7-2.3 = 2.04。中國經濟的增量一向大於美國經濟的增量,而貿易戰之後,這個增量的差距更擴大,因此中國的經濟總量能夠更快趕上美國。

美國將對另外3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產品徵收高關稅,這些產品多半是終端消費品,高關稅立刻會推升物價,其對美國經濟的影響必定高於對先前2500億美元中國進口產品的課徵關稅(這些產品多半是中間產品,增加的成本較易被吸收分攤)。從過去看未來,美國的經濟勢必會繼續走弱,甚至面臨衰退,因此中國的經濟總量能夠更快趕上美國,而川普總統要想連任恐怕很難了。

美國的監禁率世界第一 | 郭譽申

媒體常報導美國發生槍擊事件,造成不少死傷。媒體卻幾乎從不報導,美國的監禁率是世界上最高的。槍擊事件很驚悚,但只是犯罪的一小部份。監禁率是每10萬人中被監禁的人數,能大致表示人民中犯罪的比率,是比槍擊事件更有意義的數據。最富強的美國,其監禁率竟長期保持世界第一!

根據維基百科的各國監禁率列表,美國的監禁率是760,俄羅斯626,英國152,中國大陸119,加拿大116,法國96,德國88。同樣屬於高人均所得、強調人權的國家,美國的監禁率竟是英國、加拿大、法國、德國的5-8倍。中國大陸的人均所得遠遜美國,其監禁率卻不到美國的1/6。美國的人口將近3億3千萬,監禁率760代表在任一時間,約有250萬人(760*3300)在監牢裡。

美國的監禁率超高,使美國需要維持大量的監獄,造成沈重的經濟負擔。美國的解決辦法是逐漸把監獄外包給私人企業經營,因此現在美國的大部份監獄都由私人企業經營。

私人企業經營監獄以營利為目的,於是呈現明顯的貧富差異。監獄只提供極少的個人用品,所有其他的需求受刑人都需購買,若受刑人有錢,幾乎可以買到所有的東西(價錢當然比正常市場貴一些),若受刑人沒錢,日子就苦多了,過得跟未開發國家的監獄差不多。連監獄裡都有這樣巨大的貧富差異,受刑人出獄後恐怕一定會不擇手段追求財富,再犯罪的機會勢必很高!

為了便於管理及減少管理成本,美國監獄一般會把受刑人按三大種族盡量區隔開,例如在餐廳和電視廳裡把白人、黑人和拉美裔的坐位明顯分開,於是受刑人形成三股勢力,彼此分庭抗禮(三大種族之外的如華人只能依附三者之一,特別不好過),相當程度加深種族間的隔閡和對立,使種族融合成為空話。

監禁率表示一時的被監禁人數,而犯罪人數是會隨時間累積的,超高的監禁率使美國的曾受刑成年男子達1千5百萬(男人的監禁率比女人高),即大約每8個成年男子就有1個曾坐牢,這些曾被監禁的男人很多已失去工作能力,而即使未失去工作能力,也很難有好的工作機會(雇主不敢或不願雇用),這既傷害美國的總體生產力,也擴大美國的貧富不均。

造成美國超高監禁率的原因當然很多,一方面顯示美國的司法效率高,其他國家抓不到的犯罪,美國可能抓得到(當然也可能有些是冤獄)。另一方面,美國人的犯罪比率看來確實遠高於同樣高所得的歐洲人,其原因首先是貧富不均,美國的貧富差距一向高於歐洲國家,窮人看到富人吃香喝辣,於是飢寒起盜心;另一原因在於自由競爭,美國比歐洲更強調自由競爭,自由競爭幾乎達到弱肉強食的程度,使弱者和強者都容易放縱自己,勢必推升犯罪比率。

美國身為最富強的國家,卻有超高的監禁率,其嚴刑峻法的社會實在不令人嚮往。對比之下,中國大陸雖仍算不上富裕,卻有相當低的監禁率,這大約可歸因於它的文化優勢(文化相近的日本和南韓的監禁率還低於中國),恐怕成為中、美長期競爭最後的決勝因素。

美國基地帝國的真相 | 郭譽申

筆者早就知道美國是一軍事帝國,長期維持強大的軍事力量,以掌控全世界。最近讀了華府美利堅大學David Vine教授所著《基地帝國的真相-走訪60多個美國海外軍事基地,對其歷史、國際政治和社會問題的再思考》(Base Nation:How U.S. Military Bases Abroad Harm America and the World) 才更了解美國軍事帝國的具體樣貌。作者描述了美國遍佈全球的軍事基地及它們對美國和世界所造成的傷害,並質疑美國維持大量海外軍事基地的必要性。

美國有多少海外軍事基地?「根據最近公佈的數字,官方統計,美軍目前在全美五十州及華府特區之外仍有686個「基地位置」(base sites)。」「基地太多了,連五角大廈本身都搞不清楚真正的總數。依我的估算,八百個上下跑不掉。」「如果我們把住在這些基地的所有部隊及其眷屬,以及基地文職職員及其眷屬統統算起來,超過五十萬名美國人以海外基地為家。」

依規模大小,美國的海外軍事基地可以分為大型、中型、小型和其他等四類。它們也根據功能分成三大類:「主要作戰基地」、「前進作戰據點」和「安全合作據點」。大型的軍事基地可以容納幾萬美軍、文職職員及其眷屬,裡面有速食店、運動設施、購物中心、醫院、學校等,就像一個「小美國」。小型的安全合作據點,俗稱蓮葉(Lily Pad),「性質十分隱密,往往只有少許軍人,有時候還靠民間特約包商派人運作。它們通常停放無人機、偵察機,或預先存放武器,以備由別處調來的部隊使用。」

美國最主要的海外大型軍事基地在德國、日本、南韓、義大利、關島和波多黎各。德國、日本、義大利和南韓的軍事基地分別是二次大戰和韓戰後遺留下來的。關島和波多黎各早就是美國殖民地,現在被歸為美國的「屬地」,美國始終不接受關島和波多黎各成為正常美國的一部份,這樣它們不適用美國憲法的保障,有利於美國在當地專權駐軍。不僅關島和波多黎各,很多美軍的海外基地都存在於過去美、英的殖民地,美、英當初接受殖民地獨立的條件就是劃出部份區域成為美軍基地。

從本書各章的標題就可以看出美國的海外軍事基地對美國和世界所造成的傷害:「原住民流離失所」、「與獨裁者的利益交換」、「與黑道聯手,解決基地的各種棘手問題」、「用毒害環境交換軍事戰力」、「不可告人的賣春事實」、「性暴力問題層出不窮」。這些傷害造成「基地帝國在沖繩的困境」、「歐洲對基地帝國的怒吼」、「利用蓮葉基地迴避種種難題」。

美國維持海外軍事基地的花費是天文數字,而且很難精確估算。五角大廈每年會向國會報告「海外費用摘要」,例如2012年的總額是226.7億美元,然而作者在書中列舉許多漏列的項目,根據作者的保守估算,海外軍事基地的實際花費至少約1687.7億。(美國常宣稱中國大陸隱藏其軍事預算,美國的軍事支出同樣不透明不精確!)

David Vine教授建議美國大幅裁減其海外軍事基地,因為現代的交通和通訊技術大有進步,從美國本土派出部隊與從海外基地派出部隊,其效率相差無幾,但維持海外基地的成本極高,其效益遠比不上成本。作者的建議肯定是正確的,然而美國的軍工複合體既貪婪,又有極大政治影響力,要它們自我閹割似乎極不可能,例如川普總統只會逼迫盟國負擔更多軍費,卻不曾大幅裁減美國的海外軍事基地。美國恐怕終將被其大量的海外軍事基地耗盡其國力啊。

香港將(應)如何?| 郭譽申

香港從「反送中」開始的動盪已經持續兩個月,最近甚至鬧到國際機場被迫全面關閉,而原來反對的「逃犯送中條例」既已撤消,現在的示威抗議看來轉為針對特區政府和「一國兩制」的政治體制。香港這樣的長期抗爭會有何得失?未來將(應)如何?中國大陸是否會出動武警或解放軍鎮壓?

香港是彈丸之地,人口約7百萬,其經濟非常仰賴觀光和金融。兩個月的動盪無疑已經損害香港的觀光和零售業,使近期的經濟負成長,若動盪持續下去,可能使香港「亞洲金融中心」的地位不保,就更嚴重了。

「反送中」起初可能是香港自主發生的,但是很多證據顯示,事件發生後美國積極介入支持。以美、中近年的競爭態勢,這很正常,美國當然希望藉香港的動盪削弱中國,最好能把香港的動盪擴散到中國大陸,不過美國的意圖不可能得逞。大陸高速發展40年,近年習近平又反腐成功,有崇高的聲望,面臨中美貿易大戰,大陸內部自然空前團結,支持政府抗美,因此此時的中國是美國和香港反共份子完全無法顛覆的。

香港爭自由民主,影響不了大陸也因為陸、港一向頗有隔閡。很多香港人自視頗高,不太看得起「內地人」(更看不起大陸政權,因此反送中),內地人自然心中不滿,加以部份香港人叫出「港獨」,更讓內地人唾棄。香港的動盪,很多大陸人不僅不同情,還幸災樂禍,是香港的悲哀,也是香港人必定失敗的根本原因。

香港的動盪不可能擴散到大陸,而香港的經濟總量(GDP)不過是大陸的3%,又因為一國兩制,香港不向中央交稅,因此香港的動盪對於大陸幾乎沒有影響,完全不足為患,換言之,大陸沒有必要出動武警或解放軍鎮壓香港的動亂。另一方面,大陸正與美國貿易戰,目前歐洲作壁上觀,若大陸出動武警或解放軍鎮壓香港,歐洲就可能以大陸侵犯人權為理由,站在美國一方,貿易制裁大陸,這將對大陸很不利。無論如何,香港動盪對大陸既然少有影響,大陸不必心急,就讓香港的動亂自生自滅是上策。大陸當然可以讓武警和解放軍在廣東演習,嚇嚇香港人,但是絕不要真正出手。

香港的動盪讓我想到周星馳電影《唐伯虎點秋香》裡的一段,一個人傷害甚至打死自己,以博取他人的同情!香港人正在傷害自己,他們應該不會像電影裡那麼愚蠢,痛到相當程度就會自行收手的。就像大陸不需要出動武警或解放軍,香港政府也不必強力驅散違法的示威群眾(這違反法治,香港的法治是沒救了),強力驅散會導致更多示威,就放任示威抗議大幅損害經濟,民眾才會感覺到痛,才會自行收手。

香港爭取自由民主,若要有效,需要到北京去示威抗議。不過香港的反共份子大概不敢也不能去,他們在去北京的路上,恐怕就被痛恨港獨的大陸群眾揍扁了。香港人要爭自由民主,先要接受自己是中國人,也不能跟内地人有隔閡,這是必要的前提。

香港反送中暴徒裡通美國 意圖顛覆香港特區政府 | 盛嘉麟

香港反送中暴亂始於香港政府希望完善「逃犯引渡」法,由於香港集中了最大多數來自中國大陸的貪官污吏、非法奸商,以及歷來反中反華的知識份子(黎智英就是一個)。他們極少部份流亡歐美,大部份沒辦法移民歐美的都聚集在香港,修改「 逃犯引渡」法給這些奸人帶來了長期可能被遣返大陸的隱患。

「逃犯引渡」法和普通香港人,尤其是年輕人毫無關係,為什麼這麼多年輕人出來鬧事?當然是有組織有準備有錢拿的結果。是這些奸人集團首先出錢出力,鼓動年輕人掀起「反送中」運動,目的只在阻止修改「逃犯條例」法,使得(台灣、澳門、大陸)剔除在逃犯引渡地區之外。

美國只是看到香港有反中反華的運動,那管什麼原因,當然見縫插針,讓中國動亂難堪,製造麻煩,趁機指責羞辱。台獨民進黨一向樂見一切反中反華的運動,他們支援藏獨達賴喇嘛,支援疆獨熱比婭,支持香港佔中運動,當然也不會放過支持「反送中」運動。所以樂於見到香港「反送中」動亂的是「來自大陸的貪官污吏非法奸商、英國、美國和台灣」,四組人馬。

想不到掀起「反送中」動亂以後,香港人,尤其是年輕人,把這廿年來香港的貧富不均、就業困難、房價高漲、香港經濟衰敗、大陸富裕崛起、上次佔中運動失敗……所有的怨憤不平、心靈創傷、心理障礙通通發洩出來。即使香港政府已經撤消了修改「逃犯引渡」法,暴徒仍然天天鬧、週週鬧,不肯罷休,並且破壞捷運站、飛機場、大罷工、毆打普通市民、大陸觀光客…..愈演愈烈,不惜自殘香港、自殤香港。

這時英國、美國開始擔心一旦香港失控,英國的匯豐銀行、美國的各大銀行、亞洲的金融中心的機構無法運作,金融利益損失巨大。所以英國、美國開始沉默不語,除了國會擠出一點同情關切的鱷魚眼淚,不再支持香港的「反送中」暴亂份子。

目前香港的「反送中」暴亂份子已經失去目標,不知所措,陷入末日瘋狂狀態,一國兩制香港一邊的制度已經失敗,港人治港的承諾也已經失敗,逼使中國重新檢討今後對於香港、台灣的政策。我覺得中國需要檢討1997年以來的對港政策,負起失敗的責任。

1)過於輕忽香港人的殖民地情結、反中反華反共的情結、藐視中國人的優越感情結,這些根深蒂固的情結會一直延續下去,對抗反對任何來自中國的影響力。中國不能以國家意識、民族感情、血濃於水,一廂情願的想法,以為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懷柔讓步,就能解決問題。許多香港人已經喪心病狂,舉著米字旗、星條旗、帝國主義的旗幟,意圖顛覆香港特區政府,對這些人說血濃於水是自取其辱。中國對於香港人、台灣人應該嚴肅對待,敵我分明。

2)過於輕忽一國的責任,1997年收復香港之後,只重兩制,港人治港,對於軍事外交、基本教育、基本司法全面放棄,譬如駐港解放軍如同擺飾,竟然平時不准外出,應該保持正常巡邏讓香港人明白祖國的力量。譬如放任美國駐港領事館有1000超額外交官,英國領事館有數百超額外交官,NGO也有大量特工,應該限制正常人數,嚴禁從事煽動暴亂的工作。譬如放任香港基本教育延續殖民地教育,繼續教育反中反華藐華的下一代,應該貫徹中國的基本教育、中國的愛國教材。譬如放任香港法律,迄今大陸與香港沒有罪犯引渡協議,聽任貪官污吏、非法奸商隱匿香港逍遙法外,應該立即開放罪犯引渡,對兩地罪犯繩之以法。譬如除了大陸主要駐港機構掛著國旗,整個香港見不到國旗(據說只有五面),應該立即命令香港各級政府學校普遍升起國旗,讓香港人知道這是中國。

3)過於輕忽對香港的愛國宣傳、政治宣傳、網路宣傳,激勵香港普遍的愛國性緒、國家意識,對抗英國、美國在香港的影響力。本來愛國宣傳、政治宣傳在國共内戰期間是共產黨的最強項,因而擊敗了蔣介石領導的強大軍隊,帶領中國崛起、民族復興,怎麼1997年收回香港以後,中國共產黨變成只會討好恩寵香港的軟腳蝦,軟腳蝦更被香港人、台灣人看不起。(供電、供水、供食物、供觀光客,1998年以國家之力保護香港對抗美國金融大鱷索羅斯,香港不繳中央一分錢的稅…….只會討好恩寵香港)

4)由於香港司法仍然保持英國殖民地的體系,習慣性的反中反華藐華,對於歷次香港反中事件的暴亂份子,輕放下不起訴,卻對執法的警察動輒起訴判刑。次次打擊警察執法的士氣,放縱反中的暴亂份子。這次香港警方已經逮捕了上百的暴亂份子,大陸深圳也逮捕了十多名赴港參與暴亂後回鄉的暴亂份子,希望大陸負起國家的責任,嚴厲懲罰暴亂份子,尤其是背後的陰謀領袖。

現在「反送中」暴亂已經延續9週,這次暴亂的規模龐大,領導去中心化,武器服裝配件工具完備,聯絡分配秩序井然,暴亂的地點選擇分散,週日潛伏週末出動,口號標語組織化,使香港政府無談判對象,地點分散難以制壓,今天有2000航管人員及機場人員集體請假,正在癱瘓赤臘角國際機場,處處顯示出是有組織有訓練有裝備有效率的暴亂,意在顛覆香港政府以及中國政府的統治。中國不能掉以輕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