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教不利抗疫-中國有優勢 | 郭譽申

這個標題大概會讓很多有宗教信仰的人不高興,我先道歉。我沒有明確的宗教信仰,但也不反對宗教信仰。標題不針對個人的宗教信仰,而是泛指有較深宗教信仰的地區,如信仰基督宗教和伊斯蘭教的許多國家,對比於較少宗教信仰的中國大陸和台灣。信教當然不是影響抗疫的唯一因素,甚至可能不是主要因素,但是一些實例顯示,宗教信仰對於抗疫的確有些不利的影響。

根據媒體報導,歐美很多人拒絕注射疫苗是基於宗教信仰。他們相信生命取決於上帝的旨意,是否染疫也取決於上帝的旨意,因此不願注射疫苗。他們甚至認為疫苗是不自然的,是違背上帝旨意的,由此甚至衍生出疫苗有毒有害的很多傳言。這些造成歐美雖有充足的疫苗,但是疫苗的注射率不能達標。

抗疫的一個重要措施是避免群聚,然而宗教信仰卻常要求信徒群聚,例如信徒群聚參加佈道大會。由於宗教信仰的堅定以及宗教自由是基本人權,政府和政黨對於宗教信徒的群聚很難加以制止,甚至為了選票還要加以支持。於是宗教群聚活動時常成為傳播病毒的溫床,例如新冠疫情期間,美國、南韓都曾出現多起宗教群聚活動的爭議 (群聚造成染疫,不准群聚則抗爭),而印度的四、五月疫情大爆發也與印度教大壺節的群聚活動頗有關聯。

現代化的世界可說起源於十七八世紀歐洲的啟蒙運動,「該運動相信理性發展知識可以解決人類實存的基本問題。… 啟蒙時代不同於過往以天主教神學權威為主作為知識權威與傳統教條,而是相信理性並敢於求知,認為科學和藝術的知識的理性發展可以改進人類生活。」啟蒙運動讓宗教的關切僅限於人類的心靈,而把人類的實存問題交給理性、科學。這次疫情,很多國家都呈現出宗教信仰不利於抗疫,顯示其啟蒙仍不完足;即使歐美屬於啟蒙的先進國家,其抗疫仍頗受宗教信仰所干擾,而無法充分發揮理性、科學的優勢。

歐美經由啟蒙運動,花了約兩百年才擺脫宗教對於其生活、知識的大幅度掌控,進而產生了工業化和現代化,然而其啟蒙仍不完足,因此不利於抗疫。伊斯蘭教和印度教世界仍相對落後,因為他們仍未充分擺脫宗教對於其生活、知識的掌控,而強烈的宗教信仰很阻礙他們的抗疫。中國幸運,也或許文化優異,其儒釋道糅合的信仰不像多數宗教信仰那樣強烈,因此能從後進國家迅速啟蒙,發掘理性、科學的優點,而快速的工業化和現代化,又有優異的抗疫能力。

美國想要從中東脫身,談何容易 | 郭譽申

美軍倉促撤出阿富汗,是美國想要從中東脫身的一項行動。然而部份美國人及相關阿富汗人還來不及撤出而滯留首都喀布爾的機場。8月26日,伊斯蘭國(ISIS)的阿富汗分支團體ISIS-K趁機在首都機場發起恐怖攻擊,造成13名美軍被炸死,18人重傷,以及其他約300人的重大傷亡。美國總統拜登立刻誓言要對恐怖組織加以報復,並已出動無人機攻擊ISIS-K據點。冤冤相報何時了,看來美國想要從中東脫身,將很難實現。

20年的阿富汗戰爭和18年斷斷續續的伊拉克戰爭讓美國花費了兩、三兆美元的軍費和援助,再加上在中東的其他支出,美國實在撐不住了,因此很想要從中東脫身,而首要是撤出阿富汗。換言之,這是一種戰略收縮,能減少美國的耗費,是符合美國國家利益的明智之舉,也可以保留資源來對付崛起的中國。然而做得到嗎?美國能從中東輕鬆脫身嗎?看來不太可能。

美國會從中東撤軍,但是穆斯林恐怖組織很可能仍會伺機攻擊美國在中東的使館、資產、商人等等,就像ISIS-K在喀布爾機場發起的恐怖攻擊行動,甚至也可能對美國本土進行恐怖攻擊。根據維基百科資料,阿富汗戰爭已造成超過10萬平民傷亡,而直接死於伊拉克戰火的平民超過6萬人;兩場戰爭還產生數百萬的難民流落其他國家。這些罹難者的親人和難民中,只要有1%成為仇恨美國的恐怖份子,就足以讓美國寢食難安了;更別提美國為了支持以色列,長期與穆斯林結下怨仇,也可能製造出反美恐怖份子。

美國難以從中東脫身的另一因素是伊朗。美國前總統川普撕毀了與伊朗的核協議,逼使伊朗積極發展核子武器。在双方已無互信下,拜登要重新與伊朗議定一核協議,很不容易。美國能忍受伊朗擁有核武嗎?即使美國能忍受,伊朗的死敵以色列能忍受伊朗擁有核武嗎?以色列很可能為了阻止伊朗擁有核武,而對伊朗發起攻擊。若如此,美國能置身事外嗎?美國在伊朗的鄰國伊拉克建立了親美政權,但是這個政權看來更親近伊朗(因為同屬什葉派穆斯林),反而增加伊朗的影響力,不利於美國處理伊朗問題。

美國想要從中東脫身,但是反恐和伊朗問題讓美國很難真正做到。美國可以從中東撤出地面大部隊,但是仍需要留駐很多小部隊、特種部隊、無人機,以保障其使館、資產、商人等的安全,並伺機攻擊恐怖組織;沒了地面大部隊,美國更需要航母艦隊、戰機長期固定巡弋東地中海,以支援地面的活動;沒了地面大部隊,美國需要花更多錢於其中東情報網。所有這些都所費不貲,美國等於沒有從中東脫身,而有利於中國的繼續崛起。

阿富汗的真相-類似中國抗日戰爭 | 郭譽申

美軍撤出阿富汗,塔利班民兵發起全面進攻,十天內就攻陷大部份領土,於是總統偷偷出逃,首都喀布爾不戰而降,而阿富汗政府迅速瓦解。面對阿富汗快速變天,台灣人兎死狐悲,最近常彼此爭論「台灣像不像阿富汗」。綜觀全局,目前的台灣還不大像阿富汗,不過現在的阿富汗倒很像抗日戰爭勝利後的中國大陸。

美國攻打、占領阿富汗二十年,就像日本自九一八開始侵略中國十四年;塔利班長期抵抗美國的侵略,就像當年的國民政府堅持抵抗日本的侵略;而美國扶植起來的阿富汗政府就像當年日本扶植起來的汪精衛傀儡政權。汪精衛傀儡政權大致占有十個省的廣大地域,並擁有偽軍約四十萬,但是當日本一投降,汪精衛傀儡政權就迅速不戰而降,跟現在的阿富汗傀儡政府幾乎是一模一樣。

阿富汗戰爭很像當年的中國抗日戰爭,由此即能看出阿富汗的真相。武器、裝備、工業化遠比不上日本的國民政府能撐到最後勝利是因為民族主義;同樣地,武器、裝備、工業化遠比不上美國的塔利班能撐到美國撤軍也是因為民族主義,再加上伊斯蘭的宗教信仰。

在抗日戰爭期間,民族主義瀰漫中國,汪精衛的傀儡政府是完全背離民心的。當時會加入汪精衛傀儡政府和其偽軍的人大多沒有國家觀念而又軟骨頭,他們只圖一時好過,但是內心是慚愧無依的。當局勢逐漸不利時,很多人就已暗通國民政府,以求未來能夠自保。因此日本一投降,汪精衛傀儡政權和其偽軍就迅速瓦解了。阿富汗的傀儡政府和其部隊顯然也類似,政府不得民心,部隊軍心渙散,因此美軍一撤,政府和其部隊也就迅速瓦解了。

美國在2001年攻打阿富汗,是因為當時執政的塔利班窩藏並拒絕交出製造「九一一事件」的蓋達組織和其首腦賓拉登。美國當時的軍事行動算是有正當性,然而美國迅速占領阿富汗,並使蓋達組織受到重創,其殘餘份子(包括賓拉登)大多逃離阿富汗後,美軍卻繼續占領阿富汗長達二十年,這就毫無正當性了,美國成為不折不扣的侵略者。

塔利班雖然同情蓋達組織,本身並不是恐怖組織。它是追求在阿富汗執政的政教組織,目標在於保衛自己的家園及反抗美國的侵略。美國掌握的西方(及台灣)媒體卻大量醜化塔利班。塔利班進入喀布爾剛好一週,西方媒體大幅報導有上萬民眾搶進首都機場,都推擠著想要逃離阿富汗;並且報導了一些塔利班部隊對民眾開槍的事件。喀布爾有六百萬居民,就算有幾萬人想要逃離阿富汗,只是很小的比例,何足道哉?哪個政權沒有反對者?何況是在一個戰亂的國家。而塔利班部隊對民眾開槍的事件其實非常零星。

塔利班未來是否是個好政權,現在還無法判斷。不過在一個被占領而作戰了二十年的國家,塔利班,至今很少有報復行動,例如允許滯留的美國人安全離開,幾乎可說是以德報怨的典範!

美國丟下阿富汗自顧逃命 | 謝芷生

雖然美國在2001年10月進入阿富汗初期,在反恐上進展順利,但越到後面就越發現,阿富汗是塊難啃的骨頭。當時美國派兵進入阿富汗,主要動機並非覬覦其擁有豐富資源。阿富汗蘊藏有天然氣及少量稀有金屬,卻並無大量石油產出,因此美國入侵阿富汗,其主要動機是政治的而非經濟的。

2001年9月11日,美國紐約雙子大樓遭恐怖分子襲擊倒塌,大大挫傷了美國人的顏面。美國大約自1894年起,即逐漸超越了英國,成為世界第一強國。而自1991年12月蘇聯解體後,更是顧盼自雄,無人能敵。兩次世界大戰,炮火均未波及美國。雖然1941年珍珠港遭日本偷襲,但夏威夷直到1959年始正式劃歸美國第50州。因此有人認為,911事件遇襲,是美國本土第一次遭外力攻擊。難怪當年小布希會如此憤怒,立刻要找賓拉登算帳。一方面出於激動,一方面出於自信,美國未經深思熟慮,即派兵侵入阿富汗,而完全忽略了,蘇聯1979年至1989年派兵進入阿富汗的慘痛教訓。

美國在阿富汗前後折騰了約二十年,終於支撐不下去,準備全面撤離了。此時不禁令人想起兩個問題。第一,美國作為政治經濟上的世界第一強國,為何面對比自己弱小得多的國家,卻一而再地吃敗仗,甚至弄到最後全面潰敗,不得不倉皇逃命。在朝鮮戰場上如此,在越南戰場上也如此,現在面對阿富汗戰局仍將難逃相同命運。

中共自毛澤東時期開始即主張,決定戰爭勝負的關鍵因素是人,而非武器。抗戰時期日本雖擁有先進武器,卻打不過小米加步槍的八路軍。大陸解放戰爭時期,在美國支持下,國軍無論在人數和武器上都遠優於解放軍,卻不到三年就敗退臺灣了。這說明了,決定戰爭勝負的,民心士氣才是占第一位的。美國先後發動朝鮮戰爭、越南戰爭和阿富汗戰爭,激起了當地人民的同仇敵愾,誓死抵抗到底。哪有不敗的道理?資源再豐富,武器再精良,也會在當地人民不屈不饒的拼搏中,消耗完畢。

第二,那些在美國佔領期間,曾配合、幫助過美國人的阿富汗官員及平民,會遭到即將班師回朝的塔利班報復嗎?現在阿富汗總統加尼已出逃。留在阿富汗的美軍還打算撤走使館人員及一些翻譯人員。而要協助所有政府人員及親美人士撤離,可能性不大。 而美國人眼看棋局已定,大勢已去,也無心照顧已無利用價值的人員了。塔利班雖宣稱,希望和平移轉政權,但其組成分子複雜,到時能否控制住局勢,令人懷疑。

其實美國早可在2011年5月擊斃賓拉登,其報復行動目的已達後,即撤離阿富汗。但鑒於阿富汗許多地方仍在塔利班控制下,心有不甘,希望能通過意識形態的灌輸、傳播,在阿富汗建立起親美勢力。在此種既不瞭解當地狀況,又過高估計自己影響力的情況下,賴著不走,一拖就是二十年,結果卻遭遇比當年蘇聯更慘的命運。

看到阿富汗急轉直下的形勢,許多在臺灣的人感到憂心忡忡。其實阿富汗地處中亞內陸,離臺灣十萬八千里,中有沙漠、高山、海洋阻隔。顯然他們擔心的並非阿富汗難民的湧入,更非塔利班的入侵,而是觸景生情,擔心自己也會遭遇被美國人利用後拋棄的命運。

這種擔心是可理解的,但卻沒有必要。因為中共並非塔利班,對臺灣與臺灣人民充滿感情,至今仍在期盼著臺灣人能重返「九二共識」,即使是台獨分子。若非逼不得已,大陸絕不忍對臺灣動用武力。這不是害怕美國會干涉,而是基於「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的信念。與其擔心被美國人拋棄,臺灣人不如力勸執政者重回「九二共識」。

阿富汗給台灣的啓示 | 郭譽申

美軍撤出阿富汗,塔利班民兵發起全面進攻,十天內就攻陷大部份領土,包括首都喀布爾不戰而降。阿富汗快速變天,減少很多傷亡,是好事。大概只有支持阿富汗傀儡政府的美國不認為是好事。

美國選擇撤出阿富汗,就其國家利益來說是正確的。若繼續投入將使得國力難以支撐,因此這是一種明智的戰略收縮。然而美國的撤軍撤得太難看了,倉皇失措,混亂不堪,而阿富汗政府軍的迅速瓦解顯示,美國二十年來兩、三兆的軍費和援助都成泡影,完全不像一個強國的樣子 (肯定有很多浪費和貪汚)。

美國總統拜登上任半年多,主要的外交行動是游說拉攏其他國家共同對抗中國。這些外交行動看來都白費了,抵不過美國的倉皇撤出阿富汗。俗語說:「事實勝於雄辯」,美國呈現失能失敗的事實,即使有如簧之舌又有何用?誰會真心聽從一個失能失敗的國家?美國企圖壓制中國的崛起,是徒勞無功了。

美軍撤出阿富汗,讓台灣人擔心:若大陸實行「武統」,美國會出兵護台嗎?可能性非常低。大陸的軍事力量是塔利班的十倍以上,美國花了二十年都打不垮塔利班而放棄,它吸取教訓,不太可能再陷入一場贏不了的台海戰爭,何況還有導致核戰的風險。此外,拜登及其閣員都曾表示要其盟國加強國防,多向美國採購武器,以自我防衛。這清楚表示美國極不願意為其盟國用兵打仗。

若大陸實行武統,美國會怎麼做?參考美國攻打阿富汗和伊拉克時,同情阿、伊的中、俄是怎麼做的;也參考俄羅斯出兵東烏克蘭和克里米亞時,同情烏克蘭的美國是怎麼做的。由這些實例可知,當敵對的強國動用武力時,上策不是出兵與它直接對幹,而是或明或暗地支援與它作戰的對手,藉以大量消耗它的資源和國力,於是自己就能以逸待勞、占上風了。換言之,若大陸實行武統,美國的上策是盡量支援台灣但不出兵,使台灣與大陸纏戰愈久愈好,以消耗大陸的資源和國力。當然兩岸纏戰愈久,台灣會愈淒慘。這,美國是不會在乎的。

面對阿富汗變天,藍營,如趙少康,示警台灣不能都靠美國。綠營則翻起1949年的老帳,聲稱若國民黨執政會像阿富汗,而民進黨執政則不會。其實恰恰相反,民進黨執政會讓台灣較快變成阿富汗。

根據大陸的《反分裂國家法》,當「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大陸得實行武統。若藍營執政,兩岸關係較好,較不會被大陸視為「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反之,若綠營執政,兩岸關係惡劣,台灣又全面倒向美國,自然會較提前被視為「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大陸因此很可能提前實行武統。

若最終大陸不得不實行武統,美國會支援台灣,但不會出兵護台。在此情況,筆者期待台灣人會像阿富汗人一樣明智,不當美國的砲灰。台灣人都是中國人,沒理由互相殘殺,兩岸就像阿富汗一樣迅速統一吧。

阿富汗變天,台灣兔死狐悲 | 黃國樑

塔利班奪下喀布爾,美軍倉皇辭廟,落荒而逃。這是另一幀美帝衰頹的歷史鏡頭。由於它像極了台灣命運的某種預兆或歸趨,終於讓曾經十分猖狂而囂張的台獨氣燄,有了短暫的低微、沈靜的時分。

其實阿富汗與台灣的情境十分不同,阿富汗是被美國入侵、占領,整個所謂民選政府只是一個傀儡,它與阿富汗人民的利益是對立矛盾的,最重要的是,這其實是一種被殖民狀態,是一個積弱國家陷入被一個超大帝國宰制的悲慘處境。

台灣則是一個分離主義與意識勃興,急於脫離其祖國獨立,因而被一個帝國利用,借其分離意識去打擊其祖國的大國對抗議題。

但它也有殖民問題,台灣的獨立追求,其實是對西方戀殖的產物,它的問題出於這一島嶼欲藉自我再殖民,除淨身上的民族符號,卻被已然復興的祖國所不容。最奇異的卻是,在這一心態下,台灣的執政者從一個享有足夠自主權力的政府,自動地向傀儡政府轉型,從而庶幾已與阿富汗的甘尼政府無異。

阿富汗的被殖民是被迫的,台灣的被殖民卻是自甘如此。但台灣卻對阿富汗被塔利班收復,表現出一種物傷其類的哀戚,真是令人嘖嘖稱奇。

其實阿富汗人民恐怕多數是歡迎塔利班的,因為它結束了阿富汗的被殖民狀態,並回復為一個統一的阿富汗。縱然它實行根據古蘭經的過於殘酷的沙里亞律法,但這是所有穆斯林國家都十分熟悉的古代律例,只是在現今往往沒有被完整實踐罷了,塔利班做得過於徹底,於是引起一些人的恐懼。

但此刻的塔利班與20年前已有所不同,我認為一定程度的世俗化將是未來塔利班新政的明確特色,因為古代的律例不足以支撐人民生存所需要的經濟生活,為了穩固政權,並獲取外部支持,塔利班勢必會做出某些妥協。

台灣人根本並不在乎阿富汗人民,他們只是將自我的憂慮投射於那裡的人民,在潛意識裡,他們以為北京的治理班子跟塔利班一樣的瘋狂與殘忍,若有朝被北京統治了,就像今天阿富汗人被塔利班統治了一般。

因此有人發出奇怪的哀號,譬如我們要像以色列人,擊退一切來犯者;或我們就得像塔利班一樣,以堅忍的決心擊退蹂躪自己20年的外來者。但以色列的敵人只是烏合之眾的阿拉伯人,而塔利班擊敗的是殖民者,而不是像北方聯盟(反對塔利班的一些地方軍閥)這樣的同國人;這二者都是錯誤類比。

無論如何,真正讓台灣悲傷的,是美國背棄盟友時那麼毫無芥蒂、毫不違和的姿態,因為在深層的意識裡,他們知道終有一天會被如此拋棄;當然,有一種人會自我催眠,認為這一天永遠不會來臨!

阿富汗變天,台灣別異想天開 | Friedrich Wang

今日阿富汗的結局,標誌著自2001年小布希發動所謂反恐戰爭的失敗,也是自越戰以來美國接近半世紀又一次的重大挫敗。兩兆五千億的軍費,以及一兆以上的援助都付諸東流,國際聲望也將再度下降。我們等著看,其影響將漸漸展現。

不過,這兩天筆者的觀察,台灣各種奇形怪狀的反應中,最有趣的就是認為中國大陸將步上美、蘇的後塵,也將陷入阿富汗的泥沼。

這種看法基本上就是延續今年初天才學者章家敦的著作內容。綠人與這些所謂的中國崩潰論的西方學者最大的問題,就是常常以想像來取代現實,用主觀的盼望來取代客觀的局勢。簡單說,就是邏輯有很大的問題。1979年之後,北京並未深入過阿富汗事務,前與塔利班代表的接觸,主要也是在反恐與邊界安全的議題上。這個動亂的國家,短期內依舊動亂,這是可以想定的。北京沒有任何的理由或者利益誘因去深入其中,最少短期內還是如此。

長期來看,北京將是否會介入阿富汗?筆者認為除非有威脅到中國生存與安全的因素,否則機會也不大,或者只會有限度的參與。

但是,美國選擇撤出,就其國家利益來說是很正確的。若繼續投入將使得國力難以支撐,這是一種明智的戰略收縮。美國面對疫情嚴峻,已經是焦頭爛額,拜登政府色厲內荏,把這個痼疾一次清除將給其留下比較大的迴旋空間。

台灣該學到甚麼?很多人認為,台灣與阿富汗淪亡的政權不同,台灣有政府、軍隊、相對文明開放的社會,富裕的百姓以及經濟基礎。的確如此,但仍有一點完全相同:依靠美國的安全承諾與軍事支持。

美國的考量都是以自身的利益為本,當美國認為維持這個地區的安全超過他的負擔,或者它的戰略思考調整之後,變數就將產生。川普在去年與塔利班談判後,前阿富汗政府就成為美國談判桌上的籌碼,最終遭到拋棄。

台灣該思考的是自己是否籌碼化,成為美國在與北京博弈時可以拿出來討價還價的條件之一。

由疫情思考中西的歷史文化 | 郭譽申

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台灣和大陸的疫情相對輕微,而歐美則嚴重得多,其染疫死亡者已經超過百萬。不過,西方人好像不怕死,很多人不僅不願戴口罩、打疫苗,還上街示威抗議政府所規定的一些限制自由的抗疫措施。

歐美抗疫的失敗與相對貧窮的國家不同,後者醫療資源不足,疫苗不足,而且貧窮的人民不得不冒染疫風險在惡劣的環境工作;對比之下,歐美醫療資源充足,疫苗充足,工作環境相對優良,照理其抗疫應能至少做到跟台灣和大陸差不多,但實際卻不然,因此這樣的抗疫差異應該是文化因素和政治體制造成的,而文化因素尤其關鍵,因為政治體制也多取決於文化因素。

既然文化因素很影響抗疫能力,則其影響不僅是現在,也很可能包括長遠的過去,因為文化是長久形成的,不會短期突然改變。換言之,歐美現在的抗疫能力比不上中國,很可能表示,歐洲過去的抗疫能力一向比不上中國 (美國歷史短,無法談其過去)。

筆者研讀世界史時一直有個疑問:歐洲面積跟中國差不多 (歐洲面積1018萬平方公里,中國面積960萬 平方公里),為何自古至今的大部份時間,歐洲人口都比中國少?北歐嚴寒不大適合人居,同樣地廣大的青藏高原也不適合人居,因此中國與歐洲的自然環境其實差異不大。而近代以前都不講究節育,東西方的人口自然增長為何頗有差距?這次疫情似乎提供了答案。歐洲的抗疫能力一向比不上中國,因此人口一向比中國少。古代的醫療水準比不上現代,因此瘟疫在古代對人類的衝擊和人口的減損超過現代。歐洲的抗疫能力不佳,造成其長期的人口增長低於中國。

瘟疫可能造成人口的大量減損和經濟的崩潰,曾經對人類形成重大的衝擊 (參見[1] [2])。歐洲歷史上有些種族和文化消失得無影無蹤,就是因為可怕的瘟疫。而中國文明能夠長期存續和歷久不衰,其優異的抗疫能力應是原因之一。現代醫療大幅進步,瘟疫或許不再像古代那樣可怕,但是這次疫情仍顯示,中國文化導致的抗疫優勢有其重要性。

歷史的發展是吊詭的,大約物極必反吧。中國文化導致優異的抗疫能力,使其人口一向多於歐洲。中國人口多,人力價格便宜,因此沒有動機以機械取代人力。這是工業革命未發生在中國的原因之一 (當然還有其他原因),也間接造成中國近代的積弱。不過,這是中國文化的優點所導致的極罕見的不幸吧!

瘟疫長期對人類形成衝擊,中國文化比西方文化較能平衡個人與群體的重要性,因此有較強的抗疫能力,是中國的優勢。文化不易改變,因此即使抗疫失敗,歐美仍堅持其個人主義、自由主義意識形態,而美國甚至把其抗疫失敗甩鍋給中國。歐美不會改變,但是對於歐美和中國之外的第三者,中國文化的吸引力將會增大,而西方文化的吸引力將會減小,應該是肯定的。

[1] Jared Diamond,《槍炮、病菌與鋼鐵:人類社會的命運》,時報出版,2019。

[2] William H. McNeill,《瘟疫與人:傳染病對人類歷史的衝擊》,天下文化,2020。

快哉八.一五,侵略者投降日! | 天人合一

七十六年前八月十五日,侵略中國、侵略南亞、罪惡滔天的日本鬼子無條件投降。

今天,又臨八.一五,在阿富汗,侵略者夾著尾巴逃跑,侵略者的帶路軍成群集隊投降,侵略者的傀儡開始交權了。

兩個八.一五,時空自然有異,意義當然不同,與我們的關連度完全不一樣。然而,有一種相同處,至少就是侵略者及帶路幫兇的失敗,反侵略反壓迫人民的勝利!

不能忘當年,亦開心今天。

警告:美日及西方無良政客吸取歷史慘敗教訓,緊急收手!
警告:蔡英文們看漢奸、越奸、阿奸可恥下場,趕快回頭!

蛻變中,阿富汗的中國機遇 | 盛嘉麟

美國決定8月31日之前完全撤離阿富汗,北約國家也將跟著撤離,美國扶植的阿富汗政府,貪汙腐敗,鬆散無能,無力掌控局面,阿富汗頓成真空,是塔利班組織恢復政權的大好機會。對週邊國家帶來了混亂、不安,也帶來了機會,包括俄國、中國、印度、巴基斯坦、伊朗、土耳其,以及中亞和阿富汗接壤的烏茲別克和塔吉克,可能都有各自的盤算,情況非常複雜。中國也不願意看到自己週邊有一個動盪的國家,成為恐怖主義活動的溫床。中國目前與阿富汗政府及塔利班組織都有接觸,保持良好關係,靜待情勢發展。

根據資料,在這個3,800萬人口的阿富汗,二十年間的損失:
阿富汗的士兵有68,000人死亡
阿富汗的平民有47,245人死亡
流亡國外的難民有270萬人
國内流離失所的有400萬人
軍民共計有115,245人死亡

帝國入侵的損失:
美國士兵有2,442人死亡
美軍的雇傭兵員有3,800人死亡
北約士兵有1,414人死亡
共計有7,656人死亡
共計有20,666人受傷

西方的帝國主義可謂血跡斑斑,罪孽深重。

【美國大中東戰略的敗退】

美國從小布希時代以來,就隱然的執行大中東戰略,利用顏色革命推翻阿拉伯世界中對美國不友善的國家,進軍阿富汗、攻佔伊拉克、制裁伊朗、培植ISIS恐怖组織打擊敘利亞,目的在打垮所有大中東反美的國家,控制整個大中東的阿拉伯世界,進而藉由阿富汗把勢力伸入中亞地區,一度在烏兹别克和塔吉克建立了小規模的空軍基地,打擊上海合作組織國家,並把勢力也伸入到高加索地區的格魯吉亞,亞塞拜疆及亞美利亞,打擊俄國的南疆。

俄國普京總統立即出兵嚴懲格魯吉亞,加上最近援助亞美利亞,穩固了高加索地區。也應敘利亞要求前去駐軍,打垮了ISIS恐怖组织,穩住了敘利亞。進而建立起隱然的敘利亞、伊拉克、伊朗什葉派反美聯盟。這時中國的外交經貿勢力更伸入了伊朗、沙烏地阿拉伯、阿聯酋、伊拉克,弱化了美國的大中東戰略。

就在拜登宣佈撤出阿富汗之後,布林肯就跟中亞的5個斯坦國的外長舉行了視頻會議,目的當然是試探,這些國家是否願意讓美國設立某種形式的軍事基地或情報中心。巴基斯坦、烏茲別克和塔吉克都曾經是美國向阿富汗運送軍隊和軍事物資的中轉站,並且建有美國的空軍基地,或許它們願意續約,但是上述三國在中國外長王毅和俄國外長拉夫羅夫的外交努力下,都拒絕了布林肯的要求。美國將大規模撤離駐阿富汗大使館人員,只留核心人員。至此美國的大中東戰略已經無法挽回。

2017年開始,美國的川普總統已經意識到大中東戰略在拖累美國,美國在伊拉克花掉了4萬億美元,在阿富汗花掉了2.6萬億美元,衰退的國力已經無力維持大中東戰略,先從阿富汗撤軍,再從伊拉克撤軍,結束大中東戰略計畫。不得不説,是美國繼越戰之後又一次失敗的戰爭。

這意味著美國已經從海權陸權的世界雙重霸主,退縮到海權的霸主,只能在中國沿岸海域耀武揚威海軍的力量,仍然不願鬆手美國的西太平洋戰略。即使西太平洋戰略現在需要號召日本、澳洲、印度、英國來撐腰,才能維持局面。這在中國看來,美國的海洋霸權也正在衰退。

【土耳其企圖攪亂】

在美國指使下,土耳其有1000人的駐軍在北約名下,繼續留在阿富汗不退,保護喀布爾機場,掩護美國及北約撤軍,成為阿富汗境內唯一的外國武裝力量。塔利班聲稱,阿富汗人民不歡迎任何外國軍隊,在美國及北約撤軍完成之後,繼續留在阿富汗;所以土耳其這個決策很明顯是與塔利班對衝,塔利班也毫不留情地給出了嚴厲的警告。

土耳其駐軍是在美國授意和支持下進行的;美國全力支持土耳其軍隊留在阿富汗,並且為土耳其軍隊提供資金和情報支持,土耳其軍隊實際上相當於美國留在阿富汗境內的代理人。這樣等於美國沒從阿富汗撤軍,《多哈協議》簽了等於白簽,塔利班很憤怒。

但是塔利班不想與土耳其兵戎相見。阿富汗與土耳其在歷史、宗教和文化方面有著密切聯繫,塔利班如果不得已與土耳其駐軍開戰,這種密切聯繫將遭到破壞,後續不利於塔利班。所以塔利班現在是透過交涉勸退土耳其;如果土耳其執意要站在美國一邊,不肯退讓,塔利班可以搞搞暗殺、汽車炸彈和心理戰,嚇退土耳其駐軍應該沒有問題,除非土耳其增加駐軍,真正進軍帝國墳場。

【印度企圖攪亂】

印度的高等教育水平不低,對阿富汗學生吸引力很高,印度是阿富汗留學生首選之地,每年有幾千名阿富汗留學生前往印度大學學習。這十幾年印度又給阿富汗援建了不少醫院、學校、水壩、公路,這些設施統統以“甘地醫院”、“印度水壩”、“新德里友誼學校”命名,進一步提升了印度人在阿富汗的高大形象。印度是阿富汗第一大投資國,投資達30億美元,出兵可以保障印度在阿富汗的利益。印度企圖從軍事上控制阿富汗,兩面夾擊巴基斯坦,取得地緣戰略優勢。

阿富汗政府駐印度大使馬蒙澤稱:如果阿富汗政府與塔利班和談失敗,阿富汗政府會向印度尋求軍事援助,需要印度提供空中力量援助,包括訓練飛行員、維修飛機乃至提供空中打擊支持。但是據印度軍方透露,印度可能出兵20萬協助阿富汗政府對抗塔利班。塔利班正在和伊朗談判,要求伊朗協助,阻擋印度出兵阿富汗。

【中國的阿富汗政策】

平等對待塔利班組織、嚴防東突厥斯坦恐怖組織、擴大上海合作組織,
加速鋪墊一帶一路的建設、中國審慎等待不急於介入。

2021年7月16日,國家主席習近平曾經同阿富汗總統加尼 Ghani 通了電話。習近平在電話中強調,中方堅定支持阿富汗政府維護國家主權、獨立、領土完整,這符合阿富汗人民和本地區國家的利益。

中國日前在天津與美國副國務卿雪曼談判,兩天後在同一地點,高規格接待塔利班的代表團,刻意提升塔利班的國際地位。美國、俄羅斯、伊朗、印度等國都和塔利班進行了談判,和中國談判更是順理成章的事。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印度訪問時,也與印度政府談論阿富汗與中國的局勢。隨著美國和北約的兵力逐步完成撤軍,塔利班勢力不斷增強,圍繞阿富汗地區局勢發展,成了國際地緣政治角力的另一個核心。

中國並不急於進入阿富汗,中國的阿富汗政策是戒慎觀察,嚴防東土耳其斯坦恐怖組織,創造有利條件,緩慢的鋪墊基礎,基於不干預他國內政的原則,配合一帶一路宏偉的、人類共同發展的全球戰略計畫。

【平等對待塔利班組織】

中國不干預阿富汗內政,和目前美國扶持的搖搖欲墜的阿富汗政府,以及勢力蒸蒸日上的塔利班組織都保持友好接觸關係。阿富汗政府期待中國可以在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之間,扮演積極的促和角色。

中國從不認為塔利班是恐怖組織,也從不認為塔利班組織沒有治理阿富汗的能力,事實上2001年以前,塔利班組織的政府一直統治著阿富汗。王毅鼓勵阿富汗說,美國和北約從阿富汗倉促撤軍,標誌著美國對阿富汗政策的失敗,這給了阿富汗人民穩定和發展自己國家的重要機遇。

此刻正值阿富汗國內暴力事件增加的敏感時期,塔利班組織在國際舞台上積極活動。塔利班在卡塔爾(Qatar)的政治辦事處,正和阿富汗政府在那裡進行和平談判,本月塔利班還派代表到伊朗與阿富汗政府代表團進行了會談;伊朗與阿富汗雙邊貿易活躍,伊朗是阿富汗第一大出口國,塔利班要求伊朗不給印度出兵阿富汗的藉口。塔利班組織一直在展現他們有組成政府治理國家的能力。

【嚴防東突厥斯坦恐怖組織】

911恐怖襲擊後,為了爭取中國對美國反恐戰爭的支持,美國將東突厥斯坦認定為恐怖組織,但是2016年川普政府撤銷了對該組織的恐怖認定,鼓勵其對中國進行恐怖活動。因此中國對維吾爾極端主義的威脅積極管控,嚴防東突厥斯坦恐怖組織進入中國。

7月28日,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天津會見了阿富汗塔利班代表團,包括塔利班聯合創始人、及塔利班政治委員會負責人巴拉達爾 Baradar 一行,王毅稱許塔利班是阿富汗舉足輕重的軍事和政治力量,有望在阿富汗和平和解和重建進程中發揮重要作用,敦促其必須與東突厥斯坦恐怖組織劃清界限,並採取行動在阿富汗建立和平的政局。此次會晤表明,在美國撤軍之際,中國正從外交上介入阿富汗局勢。

塔利班代表團並且與鄰國烏兹别克和塔吉克保證,決不牽扯東突厥斯坦恐怖份子及活動,這是上海合作組織國家的共同核心紅線。

【擴大上海合作組織】

上海合作組織在1996年由五個原創國:中國、俄國、哈薩克、吉爾吉斯及塔吉克組成,目的在地區安全和經濟合作。後來2001年烏茲別克加入,2017年巴基斯坦及印度加入。阿富汗、白俄羅斯、伊朗及蒙古目前為觀察員,未來會尋求成為會員國。

美國大中東戰略敗退之後,上海合作組織會逐漸擴大,加強穩固中央亞細亞廣大地區的經濟合作及防制恐怖活動。目前上海合作組織的對話夥伴國家包括了亞美尼亞、阿塞拜疆、柬埔寨、尼泊爾、斯里蘭卡及土耳其(沙特及埃及也即將加入),這些國家將來有興趣尋求成為會員國。土庫曼是永久中立國,不會加入國際組織,但與東盟及獨聯體同為上海合作組織的賓客國。擴大上海合作組織,讓中國在中亞的佈局更為周全,有利於推進從新疆喀什到伊朗再到土耳其的鐵路、公路或輸油管線,拓展經濟合作和安全合作。

【加速鋪墊一帶一路的建設】

阿富汗是中國一帶一路戰略的關鍵國家,一帶一路往西亞、南亞,直達高加索、土耳其、北非、地中海、南歐必經阿富汗國境。

飽受戰爭摧毀的阿富汗,雖然受到戰火嚴重破壞,民生凋蔽、社會動盪,但是阿富汗蘊藏豐富礦產資源,如果能建立相對安定的社會秩序,投資商機可以讓中國發揮影響力,重建阿富汗。

塔利班發言人沙欣Shaheen 說,塔利班歡迎中國投資阿富汗重建,並承諾保證中國人員的安全。在美軍完全撤離阿富汗之後,塔利班將盡快與中國就投資問題進行談判。塔利班和中國有良好的關係,中國是一個友好的國家,歡迎中國參與對阿富汗重建的投資。

同時在喀布爾 Kabul 的阿富汗政府官員,近來與中共領導階層也越走越近,積極洽商中方透過一帶一路的國際倡議,對阿富汗基礎建設進行投資。

在喀什米爾的巴基斯坦佔領區,興建塔什庫爾干軍民兩用機場,擴大中巴經濟走廊一帶一路的效益,也掌控著中亞地區的軍事情勢。

【中國審慎等待不急於介入】

塔利班鬥志高䀚的軍隊75,000人,面對意志潰散的阿富汗政府軍300,000人,目前擊潰政府軍,攻城略地快速進展,佔據了全國85%的區域,雖然其中有土耳其、印度的撐腰,美國的臨別轟炸在支持阿富汗政府軍,其實都無濟於事。而且塔利班近年同阿富汗政府和國際社會保持著對話接觸,擺脫恐怖組織的形像。

但是在塔利班佔據的地方上,仍有盤據的各方軍閥殘餘勢力,未必就是塔利班扎實的領地,塔利班必須經過更多時間的努力,肅清各方軍閥,才能實質統治阿富汗,而且我們也不能排除阿富汗政府與塔利班最終合作統治阿富汗的可能性。所以阿富汗局勢要經過長期沉澱才能明朗下來。

在兩三年間,阿富汗局勢穩定以後,中國是唯一有力量以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的一帶一路計畫,幫助阿富汗規劃經濟發展,進行實質開發建設 , 幫助阿富汗維持穩定的國家。美國離去之後,中國、俄國、巴基斯坦、伊朗和印度等鄰國,在上海合作組織的框架裡,都可能施以援手。前途應當看好,希望廿年後阿富汗可以成為安定富足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