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在即,蔡英文該說什麼才對? | 譚台明

從來沒有像現在,台灣領導人的講話,有可能改變世局的走向。

在一般的思考裡,只要台不踩紅線,中共就不會啟動武統。因為,這對中共的「百年大局」並不有利。中共可以等,也等得起。時間有利中國,只要台灣不踩紅線。

但是,大家忘了,這個大家習以為常的觀點,其實是有一個前提,就是建立在現有的世界秩序之上。但問題是,這個「現有世界秩序」,正在以超快的速度瓦解之中,因此,事情也可能出現超快速度的變化。

想想看,中共不願意武統,最大的原因,不是打不下來,而是打下來之後,可能面臨以美國為首的全西方乃至全世界的制裁,經濟上近乎全面制裁的壓制,使得這事(武統)很可能是得不償失。

然而,如果中共並沒有出兵攻台,但全世界的經濟制裁就已經來到了呢?現在,這苗頭不就已經出現了嗎?眾所周知,美國乃至西方都嚷著要向中國求償索賠,美國全力制裁華為,威脅要與中國全面脫勾,要企業撤出中國,揚言要與中國一刀兩斷,中國持有的美國國債可能作廢,……這些就算不會全部都實現,但毫無疑問,這都顯示美國對中國是在往脫勾、經濟制裁的路上走。

雖然,對中國來說,拖住美國,盡量維持現有的世界格局,是對中國最有利的。但做不做得到,能做到多少,顯然不是中國本身說了算。

在形勢所迫,情非得已的狀況下,中國當然要另闢戰場,不能按照美國設下的路徑走,疲於應付,戰略上陷於被動。

於是,在這個時候,如果找個理由,走個險棋,在台海掀起戰火,會怎麼樣呢?

首先,多數分析家都認為,美國不會真的軍事介入(小打打不贏,大打不划算)。西方會做的就是輿論攻擊、經濟制裁。但這已是你不武統也會發生的,所以就不必再考慮。而一場現代化高科技的攻擊戰,可以產生強大的威攝力,使所有想在中美之間坐收漁利的國家,尤其是東南亞諸國,會重新好好地再想想。

其次,中美之間會高度緊張,劍拔弩張,西太平洋空前緊繃,此時,必定造成美國愛國心空前高漲,對現任總統有利。試想,如果中美之間仍是以「合作」為基本盤,中國需要一個可以周旋的美國總統。但如果形勢所迫,中美之間已經是以「對抗」為基本盤了,則還有誰比川普當總統更有利於中國?如果中國決心與美國走「對抗」之路,則一定樂見川普連任,願意助一臂之力。

我們不知道中共是否已做出了重大的戰略「換軌」抉擇,但此時,台灣蔡英文的就職演說,卻可能產生關鍵的影響力。因為,在美國的操縱下,台灣「率先通報世衛」以及「防疫成功」等形象已被全世界所熟知。如果蔡英文在這舉世矚目的就職演講中,說出中國大陸早在1月9號就將「不明肺炎」的疫情通知了台灣,並且也邀請台灣的專家去武漢了解情況。蔡英文只要如實說出這段事實(其實都是媒體早就公佈過的事實,但現在在西方的強力操作下,已被淡忘),那麼,就等於是在全世界眾目睽睽之下,為正被西方全力抹黑栽贓的中國大陸平反昭雪。(如果能再表明台灣的防疫成功得力於及早地重視了大陸傳來的訊息,那就更好了。)此舉或令西方不快,但卻是為自己拆除了一個戰爭的引信。更何況,所說的只是一個「事實」,與統獨的表態並無關係。

說真的,一般人寫文,都希望讀者認同他的看法。但這一次,我還真希望讀者諸君指出我的錯誤,讓我知道我只是在杞人憂天。然而,疫情後的世界格局,絕對不同於疫情前,這幾乎是大家的共識了。只不過,似乎很少人指出,這個「不同」,對台灣很可能是災難的開始。我希望我的看法是錯的。但不論如何,蔡英文在演說中去說一個真實發生過的「事實」,是一件絕對不會錯的事。

很多跡象,已表明目前台灣形勢不容樂觀。首先,喬良的講話,要反過來聽。因為當中共不想動武時,他一定是嚴辭恫嚇,以防你踩紅線。但當他反常的「示弱」,則傳遞的很可能是相反的訊息。一切關於兩岸關係緩和的報導,皆可作如是觀。

其次,蔡易餘的撤案,表示民進黨很可能接到大陸有關「動員」的情報。對岸要有軍事動作,動員必不可免;台灣不可能得不到情報。只是,台灣若以為自己不踩紅線就可以免去戰火,會不會想得簡單了一些?中共打不打你,永遠是以自己的利益為根本判斷的。

第三、如果美國藉疫情制裁中國大陸果然成真,借箸代籌,你覺得大陸有什麼更好的反制措施?歷來,台灣都是美國壓制中國的一張牌,但現在基本盤既然翻轉,那就可能倒過來,變成大陸打台灣牌,逼美國上談判桌,明碼實價地討論畫分勢力範圍的問題。

台獨的最好和最後機會 | 郭譽申

快到520蔡英文總統第2任的就職日了,媒體和網路上開始預測和討論蔡總統會在就職典禮上說什麼,以及未來的兩岸關係將如何。筆者不是蔡總統的親信,不知道她要講什麼,不過考量蔡總統的台獨信仰和國內外情勢,我負責任地研判,現在正是台灣獨立的最好和最後機會,若不把握此時,未來將不會有更好的機會。

首先看國內情勢,蔡總統在4個月前才獲得817萬選票的高比例支持當選總統,而總統大選後至今,蔡政府面對蔓延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表現得可圈可點 (雖然有口罩之亂和萬元紓困之亂),被世界各國普遍推崇,因此蔡總統此時的高聲望是無庸置疑的。她此時宣佈台獨,誰曰不宜?台獨涉及改制,許多政務都須重整,蔡總統剛就職,至少有4年任期,恰足以施行改制新政。此外,蔡總統在年輕人中支持度特別高,「天然獨」的年輕人有衝勁、不怕難 (不怕死?),可以是台獨的急先鋒。

在國際上,現在是台灣獨立的最好時機。新冠肺炎疫情造成很多國家的生命和經濟損失慘重,政治人物於是把防疫抗疫失敗的責任「甩鍋」給最先爆發疫情的中國大陸,加以台灣在抗疫的優異表現,就形成了現在國際上廣泛反中、挺台的氛圍。美國正值總統大選,共和、民主兩黨的候選人川普和拜登自然都極力以反中、挺台來號召群眾、爭取選票。蔡總統若在此時宣佈台獨,美國將很有可能出兵替台獨保駕護航。美國出兵的邏輯一向有三項:打得贏、有利可圖和民意支持,而民意支持尤其關鍵。川普總統若不出兵,恐怕無望連任!

除了國內和國際情勢,還要考量台獨的敵手中國大陸。在習近平上台以前,大陸的經濟雖然經歷多年的高速增長,但是政、軍、國企内部貪腐嚴重,幾乎達到亡黨亡國的地步。然而自2012年底習近平上台,他徹底整治貪腐,讓共產黨重新得到民心,穩定了中共政權,也使大陸變得團結堅韌。近三年發生了中美貿易戰和新冠肺炎疫情,都是不曾有過的艱鉅挑戰,大陸雖然稍微受損,看來已通過了挑戰的考驗,其總體表現明顯優於美國。大陸能通過這樣艱鉅的挑戰,幾乎可以肯定未來會更好,沒有什麼難關能阻擋它的繼續進步成長。因此台灣若要獨立,必須把握現在,等未來大陸更富強,台獨就更不可能了。

蔡總統520第2任就職,聲望正高,而國際上頗有反中、挺台的氛圍,正值總統大選的美國於是很有可能出兵替台獨保駕護航,因此現在是台灣宣佈獨立的最好時機;而且中國大陸未來會更富強,更有能力反台獨,因此現在也是台獨的最後機會。不過我的分析都是相對的比較,而不是絕對的估算;換言之,現在台獨比未來台獨更有機會成功,但是成功的機率則並未探討。無論成功的機率如何,蔡英文若不把握現在的相對良機宣佈獨立,而只想當太平總統,未來不會有更好的台獨機會,台灣只能等著被越來越富強的大陸統一了。

美中對峙可比冷戰時美蘇對峙嗎? | Friedrich Wang

許多學者喜歡拿今天東亞美、中之間的矛盾以及武力對峙來與冷戰時期美、蘇對峙的局勢相提並論。這個對比是錯誤的,至少是很不準確的。

因為現在中國大陸與當年的蘇聯相比雖然經濟力量更強,但是實際上就地緣政治而言仍遠不如當年的蘇聯。最明顯的例子,當年蘇聯在亞洲以及歐洲都還有許多附庸國,而今天中國大陸不論是在東亞或者南亞都呈現受到半包圍的狀態,中國幾乎沒有可靠的或者稱得上是非常親密的朋友。

或許你會說巴基斯坦呢?最多只是對中國不敵對而已。巴基斯坦基本上與美中是等距外交,兩邊都得到好處,在911反恐戰爭開打之後,巴基斯坦跟美國的關係就非常緊密。巴國基本國策是與印度對抗,以取得生存空間,所以非印度之外的所有國家都是他的朋友,他也都會爭取。當然現在瓜答爾港的開通對中國來講是一個重要的收穫,但是我們也別忘了美國在巴基斯坦也有駐軍以及基地。

幾個在中國周邊的大國,或者軍事力量比較強的國家,幾乎都是中國的敵人或者潛在敵人。日本、南韓、越南、印度,沒有一個不是如此,更不要說一向以美國馬首是瞻的台灣。東盟中的菲律賓、新加坡、汶來也都是美國的準盟友。緬甸與北韓雖與中國大陸的關係稱不上敵對,但是比起前面的巴基斯坦其實還要不如,他們也常常製造出不穩定的局面讓北京感到困擾。

地緣政治對中國是如此險惡,這也就不難解釋為什麼這幾年中、俄之間越發靠近。對中國大陸來說現在只有俄羅斯可以幫他分擔一些戰略上的壓力,讓美國不至於全部都針對自己。中、俄之間實際上也存在著許多潛在的矛盾,但這一些於現在都必須暫時拋下,而這也是符合現實利益的考量。

所以現在的中國不到萬不得已,絕對會避免與美國直接碰撞 (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中美對抗,中國從未主動)。這種碰撞一旦發生,無論如何都很難想像中國可以佔到什麼便宜。我們思考兩岸的未來,有的時候也不能不由這個方向來出發。

這次新冠疫情中國政府及媒體的檢討 | 盛嘉麟

為什麼這次新冠病毒疫情中國大陸發佈的資料,西方國家可以不經查核,任意污蔑中國的疫情報告及統計資料?有兩個原因:
1)西方國家習慣的傲慢(這我們沒辦法)
2)中國過去的不良記錄(這我們要檢討)

中國過去兩岸主要媒體,人民日報、中央日報,幾乎天天造謠說謊。人民日報報導大躍進期間的一畝三萬斤稻米,土高爐煉鋼超英趕美。中央日報報導大陸是人間地獄殺人放火(如果屬實今天大陸人口剩不到一億),拒絕承認暗殺江南事件(最後判刑丟臉賠錢)等無數的不良記錄,造成今天兩岸中國人的媒體在世界上毫無地位,任人踐踏,甚至兩岸自己中國人也不相信自己的媒體。

一個國家的媒體一旦有了長期的謊報污蔑的不良記錄,以後禍延久遠,在國際上你說的話別的國家皆不信任。即使你開始說實話,公佈實情,也需要非常長久的努力才能重建信任。在經濟學社會學上叫時間遞延效應(timelag)。反過來說,一個國家的媒體建立過長期的優良記錄,贏得全世界的信任,如美國的紐約時報(NewYork Times)、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華盛頓郵報 (Washington Post),在水門事件、反貪腐案件,建立了不畏國家機器打壓,揭露真相,伸張正義的聲譽。

但是近年來華爾街日報被 Dow Jones 集團收購,華盛頓郵報被亞馬遜老闆貝佐斯(Jeff Bezos)收購,紐約時報也是醜聞不斷,發行量下滑。這三家美國知名的報紙,從2000年以後,報導不實,污蔑中國,為資本家老闆服務,污蔑川普,被川普打臉大罵假新聞….面對最近的新冠病毒疫情更是變本加厲,漫無憑據的叫罵中國,羞辱中國。這使得原本受到中國知識份子信任的媒體,聲望大幅下滑,也降低了中國慕洋犬公知的聲勢。

由於這三家美國知名的報紙過去建立的聲望,即使現在謊話連篇,污蔑造假,也需要相當長久的時間,才能耗光祖產,信任崩盤。所以目前污蔑中國的謊言還能在世界掀起他國跟隨的風潮,在經濟學社會學上也叫時間遞延效應 (timelag)。

我們縱觀世界的媒體,美國及歐洲原本知名受到信任的媒體,謊言偏頗的報導愈來愈多,不再受到大陸港台真正知識份子的信任及依據,美國國內也失去百姓的完全信賴,每次白宮記者會上被川普叫罵為假新聞、人民公敵。不但美國媒體,美國政府在川普領導下更是謊話連篇,不受尊敬。

反而以前蘇聯時代倍受恥笑的塔斯社、RT(Russian TV),報導愈來確實,尤其是RT,全球受歡迎程度愈來愈高,也是我正確消息的重要來源。中國大陸的媒體CCTV、CGTN(China Global Television Network)及香港的鳳凰電視,這些年來對全球廣播,報導正確、內容翔實,廣受全球華人的信賴。美國川普政府正在打壓限制CCTV、CGTN在美國境內的營業,顯然是擔心他們的廣播效應。媒體軟實力是長期的努力,中國的媒體從過去的謊言宣傳,變成今天的翔實報導,受到信任,是得來不易的成績,務必繼續努力,才能扭轉媒體的聲譽。

唯有台灣的媒體自甘墮落,成為民進黨台獨的反華仇中的傳聲筒,變成井底媒體,觀眾有限,內容短淺可笑,利潤困乏就更做不出優質的節目,比二蔣的中央日報時代更加不堪。

台海會發生戰爭嗎? | Friedrich Wang

最近台海的局勢似乎持續升高。昨天又有大陸跟台灣的朋友問我戰爭發生的可能性有多大?

我們可以從多個方面來看。首先,海峽兩岸從來沒有簽訂過停戰協定,或者是和平協議,這一點連南北韓都不如,因為他們好歹還有板門店停戰協定。所以嚴格講起來戰爭狀態並沒有結束,而這是中國內戰的延續,不是台灣這邊說不算就不算了。所以如果問什麼時候會戰爭,就要先知道戰爭隨時會發生。

其二,中國大陸有沒有把握獲得戰爭的勝利?這個勝利的定義,是必須入島佔領,就像俄羅斯佔領克里米亞一樣。就這一點來講還是有難度,首先大規模的兩棲登陸需要大量的載具,而且台灣海峽的海象以及台灣島整個西海岸,適合進行兩棲登陸的地點不多,所以在技術上的確有困難。

其三,但是中國大陸現在掌握台灣海峽以及周邊的空優,如果究其戰機的數量與性能來看,理論上已經可以做到。至於巡航導彈、短程的彈道導彈、無人機等技術以及數量,更可以說有壓倒性的優勢,要給台灣重創其實不難。

其四,有沒有可能外國進行干涉?坦白說是可能的,只是干涉的程度會有多深。如果不長篇大論,美國提供武器、情報、或者在外圍進行大規模的軍事調動,來牽制以及干擾共軍的軍事行動,這幾乎肯定會做。所以,北京不可能不有所顧忌,但是美軍是否會直接參戰?這就要看美國政府當時的考量,我認為應該不會主動加入戰局。

其五,如果共軍取得海上與空中的優勢之後,用純粹的經濟封鎖以及交通圍困戰略來迫降臺灣,可能性有多大?這對北京來講是一個可以思考的戰略,我們反而該回頭看看台灣人的戰鬥意志有多深?因為如果是長期圍困,考驗的就是國民的意志。大家認為其實已經嬌生慣養的台灣人能撐多久?而夜長夢多,如果變成長期的圍困,那國際的輿論,以及剛剛談到美國可能干涉,甚至大陸自己內部的變數都會變得很大,故這對北京來講也是一個賭注。

其六,大家也應該反過來想一下,如果武統台灣失敗,北京要面對什麼樣的後果?失敗的定義就是沒有拿下本島。中國共產黨以穩定國內局勢為最高目標,發動戰爭等於就是製造不穩定因素。我們要記住,歷史上共產黨從來不打沒有把握的仗。如果這場戰爭損兵折將,甚至大陸沿海地區也受到打擊,結果還沒拿下台灣,那麼北京要面對的問題恐怕就會很大。

所以說到底,一方面是北京還覺得自己沒有絕對的把握可以速戰速決,二方面是台灣必須要靠自己。對北京來說,把台灣打爛那拿下了也一點意義都沒有,很多人說只要一個島就好了,不需要上面的人,這種話是很幼稚的。對台灣來說,避免戰爭應該是最高目標,所以有穩定的兩岸關係才是明智的,但是很不幸,似乎現在這個政府以衝撞以及突破過去兩岸關係的框架為目標,這一點對台灣來講其實是有相當大的風險。況且,除了台灣關係法有軍售條款之外,美國對台灣沒有任何安全上的承諾,戰爭一旦發生,台灣其實沒有什麼盟友可以求救,只有靠自己的軍事力量來進行作戰。

避免戰爭應該是台灣最明智的方案。如果真打,即使台灣最後不被中共佔領,肯定也將是重創,對台獨來講這是完成使命必須要付出的代價。但不妨問問你自己,這是不是你願意付出的代價?

參加 WHA 世衛大會? | 張輝

藉著這次冠狀病毒疫情,讓我們進一步了解世界以及台灣所處的尷尬立場:

  • 首先,世界衛生組織 WHO 譚德賽的前任總幹事,是中國香港籍的陳馮富珍女士(2007至2017)。所以 WHO 的「親中」,已有多年的歷史。在馬政府時期,接受「九二共識」,台灣可以「非主權國家」的「觀察員」身份參加 WHA 世衛大會。到了蔡英文任總統,台灣民進黨政府拒絕接受「九二共識」,台灣就無法參加 WHA大會了。
  • 再看看備受我們和世人爭議的譚德賽先生是何許人?譚德塞,生於一億人口的非洲大國衣索比亞 ( Ethiopia )。先後取得生物學學士、英國倫敦衛生與熱帶醫學院傳染病免疫學碩士學位、英國諾丁漢大學社區衛生哲學博士學位。曾任衣索比亞衛生部長7年、外交部長4年。2016年1月,非洲聯盟大會推薦他為世界衛生組織 (WHO ) 幹事長候選人。2017年5月23日,世界衛生大會 (WHA ) 選舉他為候任幹事長,7月1日,譚德塞成為世界衛生組織第八任幹事長,是世衛成立以來首名來自非洲的幹事長。基本上,譚德賽曾是西方、非洲及中國共同支持的聯合國15個附隨組織之一WHO的重要負責人。
  • 每年世衛大會(WHA)觀察員都是世衛秘書長親自邀請的,僅是列席,不需經過大會。台灣是否以非主權國家的「觀察員」身份列席大會,基本上,沒有列入議題在大會討論的機會。扁政府時,美國代表曾在大會現場公開呼籲各國支持,但也沒有列入議題,遑論討論與表決,而我方代表,曾任國防部長的蔡明憲先生甚至被安全人員推擠出會場。
  • 所以,我對每年5月舉行的世衛大會 (WHA ),台灣方面掌控疫情的卓越表現、政府種種為參加所做的外交努力和民間付出的力量,感到只是贏得各國的「口惠」, 而實際幫忙的效果~是悲觀的。

編者按:現在美國川普總統以不資助WHO,脅迫撤換譚德賽,是否得逞尚不可知。川普的行動無疑會讓大多數的非洲國家(多達50多個)很不滿,而WHA 世衛大會5月就要開會,就算川普撤換譚德賽成功,台灣受邀以「觀察員」身份列席 WHA大會,多半是趕不及的。另有一可能,川普與譚德賽達成以台灣作為交易而各退一步,即譚德賽邀請台灣參加 WHA 世衛大會,交換美國繼續資助WHO 及支持譚德賽。川普多半不會願意如此交易,他打擊WHO和譚德賽,是為了推卸他延誤防疫的嚴重失職責任,不可能為了台灣半途而廢。

一江山戰役的犧牲值得嗎? | 盛嘉麟

今天看到一則贊捧「一江山」戰役英雄王生明將軍的貼文《一江山戰役65週年紀念》,並且訪問他的兒子王應文,陳述父親的英勇事跡。(編者按:一江山戰役發生於1955年1月18日,此紀念應該製作於今年1月,而王應文在2月已辭世。)

一江山戰役的犧牲值得嗎?張靈甫將軍戰死孟良崮,當時國共內戰鹿死誰手尚在未知,張靈甫戰死尚能瞭解。1954冬天,中共已經天天轟炸大陳島,準備攻佔大陳島,國軍根本大勢已去。台、美之間商榷決定由第七艦隊掩護海空,協助國軍撤退,而共軍默許國軍在1955年2月撤出大陳島。為什麼1955年1月還要在大陳島的外圍小島一江山硬打一仗,憑白犧牲2000國共軍人?

這 2000國共軍人都是盡忠職守的勇敢官兵,如果用於保衛中國的邊界疆土,正當的衛國戰爭,必然發揮更大的力量。所以我看了十分火大,作了以下回應,請讀者評理。

這是典型的中國人之間愚蠢的殺戮,我希望這篇貼文《一江山戰役65週年紀念》的目的不在表揚王生明將軍如何英勇愛國,而是揭露當時雙方的國家領袖如何的自私愚蠢。

首先,台灣的力量已經無法保住大陳島時,大陳島就只能放棄,和放棄大陸一樣,為什麼明知大陳島不保,準備1955年2月撤退,而1月還要在大陳島前方的一江山硬打一仗?在這塊不毛之地的岩石小島上雙方互相廝殺死亡2000人,毫無意義。我尊敬王生明將軍只因為他盡忠職守,但他只是國民黨的英雄,不是中國人的英雄。

如果王生明將軍在共軍登陸時,陣前放下武器,把一江山讓給共軍,中國人在中國人前面放下武器,不算投降,不是孬種,我同樣尊敬他,他是中國人的英雄。和傅作義將軍棄守北平一樣,他是中國人的英雄,我尊敬傅作義將軍。傅作義將軍在對日作戰的時候非常英勇不怕死,是當時的抗戰英雄,他棄守北平絕不是怕死才投降。

與「中華民國派」對話 | 張輝

甘冒大不諱,藉此版將心裡話跟「中華民國派」抒發:

  1. 劉家昌的「中華民國頌」改成「中國頌」或「中華頌」不是更為適切嗎?
  2. 資深報人黃年的「杯子理論」,萬言論述「台灣是水,中華民國是杯;杯在水在,杯破水覆。」我本人越看越糊塗,有欲蓋彌彰、治絲益棼之疑。北京和台獨也許反駁,中國大陸是水還是杯?1949年中華民國玩完了,大陸又怎麼樣了?覆了嗎?
  3. 當年老蔣總統和國民政府及百萬軍民遷台,跟明末鄭成功率軍民來台延續南明政權香火,有何不同?明鄭沒有外國勢力相助,而中華民國有,僅此差別不是嗎?
  4. 位處邊陲,面積廣袤,文化、歷史、語言、文字自成一體系的西藏,他的長期政治、宗教領袖達賴率眾出走,寄居印度、尼泊爾各地成立政府,舉世同情、支助,達賴還得了諾貝爾和平獎,美國對藏民也有特殊待遇,通過移民法接納他們。但是,跟著達賴的藏民,這輩子活著要回到故鄉是何等的艱難與不可能,他們要求的只是自治,應該就是所謂的「一國兩制」,但是共產黨在西藏搞得好好的,這些當年出走的想回來,應該是聽聽北京提出的條件能不能接受,而不是自己提出要求而要北京接受吧。
  5. 港民動則幾十萬、百萬上街和平、暴力雙管齊下示威,港府讓步了嗎?港民聲嘶力竭提出的五大訴求還有美、英等外國勢力在旁敲邊鼓,港府只答應一條不是嗎?其實那一條也是另有考量才答應的,並不是屈服於港民的群眾示威行動。
  6. 「中華民國派」最啟人疑竇,最令中國同胞和政府困惑的是,你們愛「中國」嗎?
  7. 現在台獨的「中華民國」在台澎金馬施行「去中國化」,要稀釋、扭曲,甚至割斷「中華民國」跟中國的血脈關係,甚至憑藉外力處處與對岸「中國」過不去, 耍小動作。聯合國世衛組織早已公告,並要求不得以國名、地名甚至人名、動物名來給疫情、病毒取名,對岸十四億同胞跟他的政府也憤慨表示不能接受此歧視性名稱,但全世界只有台灣「中華民國」政府跟媒體,就偏偏以「武漢病毒」代替「冠狀病毒」來大肆傳播訊息。
  8. 「中華民國派」,您在哪裡?您愛中國較多,還是愛已扭曲變質,回不了頭的中華民國較多?我陷入沉思。

立委李慶華在國會殿堂,問擔任阿扁政府第一任行政院長的唐飛,「你是不是中國人?」我相信全國的觀眾都豎耳聆聽,預期這位江蘇出生的空軍一級上將可能的回答。唐幾秒鐘的猶豫後,囁囁嚅嚅的回:「我是中華民國人」。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這種跟國籍身份有關的新名詞。當時我瞪著眼、張著嘴,驚訝極了,好一陣才回過神來。

第二次是聽國民黨青壯派的洪孟楷,也在電視上坦然而自然地說出這個「中華民國人」的名詞。最近,新當選的國民黨江主席和洪前主席的兩人見面談話,江說了一句軟綿綿的「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後半句有點模糊,也有點猶豫,不是很乾脆,但還是能聽清楚。

在東吳大學曾擔任學生會會長的周士恒學長 (我是當年他任命的總幹事) 在我的版上提出「末代中國知識分子」。我不明就裡問他何意?他的說法令我陷入沉思,無言以對。「我們所認識的、抽象的、被教育的、也就是說被培養出情感的中國!在我們消失後,不就沒有了嗎!所以是『末代中國』的知識份子!」

貶中跪美的假資訊 | 盛嘉麟

最近在網路上廣傳一文《一場疫情,讓我們看到美國的實力》(網上此文都是轉帖,原始出處似乎見不得人),文中眨低中國大陸對抗疫情的成就,而把美國的抗疫行動說得迅捷無比、十全十美,完全不顧美國已有二十多萬人染疫,六千多人喪命,而疫情仍在大量擴散的可悲事實。

有些人崇拜美國、跪美成習,把美國荒腔走板的抗疫行動看成十全十美,旁人也無話可說,然而文中卻漫天撒謊,讓人不得不吐嘈。例如文中說美國有「180座戰地醫院,35艘醫療船,相當於215個火神山規模。」但真實情況是如何?

美國海軍總共只有兩艘大型醫療船,一艘是「安慰」號(USNS Comfort ),一艘是「慈悲」號(USNS Mercy)。其中「安慰」號目前部署在紐約市的紐約港,而「慈悲」號則部署在加州洛杉磯。這兩艘醫療船是美國海軍先後在1986與1987年採購的郵輪改裝而成。

紐約州遭新冠肺炎疫情重創,紐約市成為美國疫情大流行的震央時,「安慰」號抵達了當地,船上有超過1,100名醫療人員準備提供支援。由於醫療船是為作戰時治療傷兵設計,沒有隔離設施,不能用於傳染病治療,所以醫療船的目的是轉移紐約地區醫院的一般病患,紓解紐約地區的醫療壓力,讓紐約地區的醫院能專心治療新冠病患。

因為這兩艘醫療船太龐大,船齡已高,維持起來很花錢。美國海軍早想讓它們退役,2018、2019會計年度預算案中兩次提議,要讓兩艘醫療船都退役。這次沒想到美國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嚴峻的衝擊,美國政府出動這兩艘快退休的醫療船,廢物利用,來象徵性的展示政府的努力。

台灣無知的崇拜美國,在網路上造謠說美國國力強大,出動了35艘醫療船,讓人笑掉大牙。其實美國總共只有兩艘醫療船,等疫情過後都要退休淘汰,變成沒有醫療船的國家。全世界只有中國有一艘新建的大型現代化的「和平方舟號」醫療船,其他俄國的額爾齊斯河號醫療船規模不大,船齡老舊。

3月30日,「安慰」號醫療艦從紐約市的自由女神像前經過。

經國先生為我平反 | 杜敏君

許劍虹
您敢在經國先生時代這樣說嗎?

杜敏君
您是媒體人,而且是有風骨的媒體人,受我尊敬的媒體人,所以新帳號才加您進來。
但是您這話差矣!您的想法,經國先生是不講是非的殺人劊子手嗎?或是面善心惡的假道仙嗎?
都不是。在我心中,經國先生是正義懍然的親切、自然、大方、毫不做作的鄰居伯伯。

我被文大總教官公報私仇。竟因我拒絕上部頒軍訓課本的反共八股內容,自編馬克思理論講義授課,這才能讓學生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老總竟然在我的安全資料記我黑資料,說我思想有問題。
是主任看不慣而告訴我真相,在那個戒嚴時期,是什麼後果?您應該知道。
老總竟然未經本人同意,建議軍訓處將我下調事少、錢多、離家近的專科學校。
系主任、副校長均出面慰留,仍堅持調我。

當初考教官的目的是為了教育的志向,婉謝各級長官的提拔,我堅持退役從教,長官強烈慰留,我不得不以教官為跳板,從未看重自己的名利。
因此於春節期間親至教育部申訴,未料官官相護,仍將我下調專科。
基於軍人的服從武德,我先行報到,然後每月一信,向軍訓處、教育部、國防部總政戰部申訴,這些單位均互踢皮球。軍訓處承辦主管非常困擾,不斷安撫。我不為所動,相信中華民國是個民主自由的國家。

我絕對不會越級報告,而是層層上報,最後只好向總統府申訴。當時是三月份,經國先生正忙著總統選舉事務,不到一個月便傳來好消息。我平反回輔大,第二學年度的軍訓課程整個重新修訂,匪黨理論批判改為認識敵人,並由輔大擔任教材編輯。編輯小組修訂內容為馬克思理論之簡介,本人並擔任課程示範。
並奉新處長之命至政戰學校大專教官班擔任課程示範講座,並至專科學校演講。

我並未被經國先生拉到馬場町吃花生米呀!
如果是蔡氏倭奴集團,就很難說了!

PS:
由個人的經歷讓大家知道一個領導者的風格。除了有他個人的人格特質,影響最深的還是教育環境。
共產黨出身的領導人物都有共同的特質:
親民、深入基層、清廉、沒有官僚、外柔內剛、具領導魅力。
國民黨教育下的領導人物的共同特質:
官僚、虛偽、勢利、貪腐、搞派系、好鬥、變形蟲、牆頭草、欺善怕惡。

先父於抗戰期間,潛伏於淪陷區。久了亦受到共黨領導特質很大的影響,從他的行誼中感受到父親受部屬敬重的原因,最重要的就是沒有官僚氣息,視部屬如己出,公私分明,絕不容許貪瀆。執行公事毫不苟且,私下相處和藹可親,談吐風趣幽默,獅面佛心。
我們子女都很敬愛爸爸,在學業上他從來不給壓力,反而在他身教重於言教之下,讓我們個個都成為品學兼優的模範生,連傳三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