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日舔日有助於反中抗中嗎? | 郭譽申

綠營一向親日到媚日舔日的程度,包括對釣魚台的主權低調又低調,外交部長稱日台交流協會代表為「最敬愛的大哥哥」,把日本核食稱為「福食」要騙國人接納,歪曲/美化日本在台灣的殖民史,為八田與一和安倍晉三建銅像和紀念公園,把一些日本神社和儀式複製到台灣等等。

日本殖民台灣,一開始就殺了很多人,此後從不曾視台灣人為平等的國民而只有壓榨。台灣人可以不念日本的舊惡,然而綠營無以復加的諂媚討好前殖民母國,卻是世上絕無僅有的,真是丟人現眼及令人不齒。

綠營媚日舔日的原因很明顯。早年是為了反對國民黨,歪曲/美化日本的殖民統治,以比下國民黨的統治台灣。後來則是為了反中抗中,不僅要比下國民黨的統治台灣,還要貶低清朝的統治台灣,更企圖拉攏日本一起對抗崛起的中國大陸。國民黨來自大陸,於是反國民黨也可歸於反中抗中的大旗之下,可說是吾道一以貫之!

綠營大力宣揚,包括修訂中學史地課本,推崇日本的殖民台灣和二戰後的政經現代化,以貶低國民黨統治,是收效頗豐。現在的年輕人多以為,是日本殖民統治帶來台灣的現代化,而國民黨統治只有威權和不民主(只有老人依稀記得國民黨時代的經濟騰飛和創建半導體產業、全民健保)。這使民進黨得以兩度當選總統,並成為台灣第一大黨。並且,台灣人親日超過親中,使綠營可以持續以反中、台獨騙取選票。

綠營媚日舔日獲得很多政治利益,卻忽略了一嚴重後遺症:媚日舔日的台灣人喪失了自立自強的骨氣和勇氣。對於過去欺凌壓榨台灣人的日本人,這些人可以感恩戴德、諂媚討好,哪還會有自立自強的骨氣和勇氣?這些人總肖想,台灣像(沒有國格的)日本一樣自己不必有軍隊(自衛隊不是正常軍隊),但受到美國駐軍的保護。這明顯呈現於,很多反中網民勇於在網路上與對岸網民打嘴炮,但是台灣募兵卻始終不足。蔡英文明瞭這些人(包括她自己)的沒有骨氣和勇氣,即使主張反中、台獨,至今不敢延長義務兵役期到一年,更不敢宣布台獨,雖然已全面執政。

綠營媚日舔日,能使日本支持台灣抗中嗎?口頭上當然能,但是實質上是無望的。在《和平憲法》和美軍駐日下,日本人也早已喪失了自立自強的骨氣和勇氣。這充分顯示在1980年代末,當時經濟如日中天的日本乖乖的、不反抗的被美國輕易整垮而沈淪至今(參見《日本失落三十年-美日同盟如何互相對待》)。沒有骨氣和勇氣的日本人是不會為台灣人两肋插刀的,尤其現在日本的經濟和軍事實力已比不上中國大陸。

大陸領導人對綠營的媚日舔日,必定很不齒和痛恨,但是對許多台灣人的沒有骨氣和勇氣,必定很如釋重負。沒有骨氣和勇氣的台灣人,即使反中抗中,不太可能抵擋對岸的武力統一,也不太可能造成統一後的治理困難。這樣兩岸統一就比較容易了。

總之,綠營媚日舔日,看似有助於反中抗中,然而卻導致很多台灣人沒有骨氣和勇氣,其實反而不利於綠營的反中抗中!

國府遷台不容易-閻錫山有功勞 | Friedrich Wang

1949年夏,到隔年的1月初,中華民國的行政院長是誰?答案是陸軍一級上將,山西軍人閻錫山。這位在辛亥革命之後就擔任山西督軍,長期割據一省,也曾經短時間雄霸華北的老牌軍人政客,在這個最關鍵的時刻擔任中華民國的行政院長。時間雖然不長,但是他卻在廣州組織國民政府,將大量的人員以及物資從廣東運出,最後抵達臺灣。

他在廣州收容各地退下來的國軍,組織各個政府機關進行撤退工作,達到非常成功的效果,成功迷惑了中國共產黨軍事部署的路線。當時老蔣大部分的時間還在四川成都,共產黨相信老蔣在哪裡,國民黨的部署重點就在哪裡,所以在1949年的5月之後將主力完全往四川、雲南一帶追擊,反而放鬆了對東南沿海地區的攻勢。

時間攤開來看就很清楚,中共在4月底就渡過長江各線,國軍的一部分主力撤退到上海周圍組織防禦。如果這個時候中共的部隊能夠對上海先採取包圍態勢,而將主力從江西、兩湖,向著浙江、福建、廣東的方向大舉挺進,那麼整個南中國應該將會在兩個月之內完全拿下。而實際上中共的部隊到8月中旬才拿下福州,10月初才打到廈門,整個進展可以說非常緩慢,然後10月底在金門古寧頭吃了一場敗仗。

但是共產黨卻將大軍向四川開進。這使得蔣經國在上海、閻錫山在廣東,可以有幾個月的時間來完成大撤退的工作。這,真可說是中華民國的運氣。而這一點毛澤東事後也說過,是整個戰略上的一次失誤。

很多人到今天仍辱駡老蔣跟老閻這種人是所謂的軍閥。他們在大陸上的所作所為可能真的很像所謂的軍閥,但是他們在1949年的最後時刻,憑著自己的膽識以及決策,再加上中國共產黨被勝利沖昏了頭,部署上有所失誤,終於讓中華民國可以在臺灣立下腳跟,一直延續到了今天。

今天這些歷史已經沒有幾個人知道了。筆者這種民國遺老只能重點式的稍微提醒大家,這些都不是偶然的。

以理服獨 | 張輝

1. 台灣跟中國沒有關係,中國沒有一天統治過台灣。

您說錯了!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一天統治過台灣。
中國的明朝1661年至1683年間,鄭氏三代統治台灣21年。
中國的清朝統治台灣1683至1895共212年。
中國的「中華民國」自1945年統治台澎金馬至今。

2. 清朝是文字/文化皆不同於漢人的外來的滿人統治中國,日本人稱當時中國人為「清國奴」,所以清朝不算是中國。

滿人自1644定都北京至1912被廣東孫中山推翻,共統治中國268年。(見下圖)
這樣的政權/政體,不論他是何種族,他對外或在國際上都代表中國,也是人類歷史上屬於中國的一個朝代,中國的一段歷史。
更何況,滿人以少數長期統治中國,早已如同台灣的平埔族,已被漢化了。
如果中國漢人是「清國奴」,那台灣的漢人或平埔族,或漢/原住民混血,被清統治212年,難道不也是「清國奴」?

3. 是「日治」時期,不是「日據」,清政府跟日本有正式割讓條約,日本合理/合法統治台灣,世界公認,所以是「日治」。

既是世界公認,合理/合法統治,為何二戰後戰敗的日本政府和軍民,捨棄了經營/統治了五十年的台灣,而撤回母國,台灣回到「原母國」的中國懷抱?(見下圖)
以戰爭為手段,從旁人那取得的土地統治之,稱「佔據」。
西班牙短暫統治台灣北部,荷蘭人短暫統治台灣南部皆是軍事「佔領」,因為當時台灣島民非西裔或荷裔,而是當地原住民及大陸福、廣兩地遷台人士為主。
因戰爭勝利取得的土地/資產,之後因戰爭失敗再返還給勝方的原主,是理所當然的。

中國政府1945年自日本取回台澎,稱日本殖民統治的五十年為「日據」是理所當然的。
民進黨執政後,「日據」改稱「日治」,甚囂塵上。
日本政府或民間或可以如此為自己粉飾,無可厚非。
但被統治之民卻美化日本統治,稱之為「日治」,則令人匪夷所思。
私以為,此改名風波應來自於日本政府,雖說不上施壓,但台灣政府沒有像樣的邦交國,為討好日本,官方將「日據」改成「日治」而教化自己子民,是無可厚非的可悲之舉。

附註:台澎的收復是二戰抗日戰爭,在中國大地上付出生命鮮血的中國千千萬萬軍民,堅持到最後獲得的勝利果實。它是屬於全體中國人或代表中國的政府的,不是僅屬於當時領導抗日戰爭的中國國民黨/國民政府,其理甚明。

駁斥施明德的「畏戰、乞和都是在養戰」 | 黃國樑

施明德說,中國政府及其人民聲稱「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領土」,完全背離史實和一切法理基礎。就像任何狂人、瘋子都可以對著台北一零一大樓,天天舉牌大吼「台北101大樓是我的!」一樣荒謬、可笑。

這是他的一篇充滿謬論的文章的一段,文章標題是「畏戰、乞和都是在養戰」,亦即,施明德主張只要台灣全民皆不畏戰,中共即不敢來犯!他說,台灣問題,從軍事、政治、經濟、文化及國際關係的研究,都不是中國能用武力征服的。中國不是不願打、不忍打,而是不敢打!

施明德專文:畏戰、乞和都是在養戰

然而,它的前文又說,「自救是國家存亡的第一個守則!然後才能呼救國際援救。」
既然中國「不敢打」,它連打都不敢了,台灣就整天跳舞唱歌即可,又何必自救呢?因為不會有任何一個兵丁上岸的,不是嗎?
其次,不是說存亡的第一守則就是要自救嗎?怎還有然後呢?為什麼還要「然後」呼叫國際援救?既要呼救,即表示不能自救:若能自救,又怎需別人援救?

所以施文通篇都是在矛盾不通的邏輯下,推出的荒謬結論。特別是「中國只是台灣歷史的一部分」更是以井窺天的史觀;偌大的、流遠的中國歷史,怎是台灣區區一隅可以想像,但他卻以為它只是台灣歷史之一部分。
他稱,「稍微屈指翻閱史實並計算台灣過往歷史,就會得出最早占領台灣,取得主權的國家是荷蘭、西班牙,絕對不是中國」。亦即,中國只是那些不同的統治者的其中之一而已。

這就是台獨史觀的典型謬誤,將自身的意識嫁接於台灣的史前,然後以史前以迄於今的眼光,看著不斷到此統治的主宰者,而不去探究如今在這裡生養的群體究竟溯自何方?
施明德的先祖難道是自遠古即在此演化,以至於最終生出了施明德?而島上之民亦率皆如此?

若論明鄭、清朝皆是台灣的殖民政權,那如今在台上統治的民進黨政權亦仍是殖民政權,因為今之島民除少數晚近移民的新住民,哪一位不是明鄭清領群體的後嗣子孫?
這些自中國而來的福建、廣東移民既都是殖民者,那麼其後代何以突然變種為絕非中國人的台灣人?難道他們的臍帶是逕自接自地上的土脈,而非先人的血脈?
按客觀之事實,如果要稱中國是殖民者,則如今依舊在統治台灣的,就是一群不折不扣的中國殖民者,而如今日復一日於島上上演的歷史,依舊是中國的歷史。

施明德無法讀懂他仍是中華民國治下的人民,而中華民國無論如何拆解仍舊是中國嗎?他亦無法領悟他依舊以中文寫作,吃著中國地方飲食,放肆著中國式的臭脾氣,流露著舊中國的自私排外的毛病嗎?
在他的內心深處,他必然都知曉這一切。但他不想要復歸於已新建的另一個中國的統治,於是不得不炮製出這一番矛盾叢出的謬論,只能讓人捧腹而已!

我已足可斷然地告訴施明德,養戰的不但不是他眼中的求和者,養戰的正是如今這般持守著光怪陸離的台獨主張,一天到晚尋釁而不願謀求政治解決方案的他自己,以及被他這種謬論洗腦而以為神功附體即刀槍不入的義和團,或稱保鄉神射們!

施明德毫不羞怯地自稱反抗者,但一個連帝國主義都不敢反,甘當美帝驅犬的所謂台獨份子,有何反抗可言?連當一個犬儒主義者,都不夠格!

「唯有窮台可救台」論 | 魏人偉

只是愚見,謹供參考:

1. M國在審議《台灣政策法》,但內容乏善可陳,主要是噁心兼敲詐,您要信它便信,否則也只是「朝廷清議未定,而金已渡河」的現代版而已。

2. 其重點在於「吸血台灣」,規定每年買武器的預算必須大於前一年度,且必須年年增高,先借款給台灣都行,總之,必須給我買+買+買…,我叫你怎麼買就得怎麼買!反正就一句話:「錢掏出來,買!」

3. 那台灣哪兒來的錢呢?這就是本局棋的破局關鍵囉:別以為台灣這身子板有多硬,其實比M爹那風燭殘年差不多啦,去年如果扣除從大陸賺的1700億美元順差,那台灣在全世界的貿易總帳是穩妥的虧損1000億美元哦,流血輸出吔,目前5000多億的外匯存底夠虧幾年?

4. 滯銷的香蕉+鳳梨+蓮霧+水產+…,那會產生多少經濟難民?全得當局負責呀,不能只要選票不顧肉票吧,不是嗎?

5. 以此之故,只要斷掉錢袋子,便可破此「美台迷魂陣」了。若是寄望美爹像烏克蘭那樣每月樂捐50億,那您得保證海盜民族的算盤撥得響呀,何況台灣四面環海,支援進得來嗎?

6. 甚者,大陸的實力積累已到了「進口替代」的階段了,正好趁此良機建立自己的內循環,才可大可久呀。

7. 只是斷了大陸的錢袋子,會苦了台灣老百姓,我也是其中一員,也不忍心的,但「窮死總比被炸死強」吧?家中沒寶,自然就會斷了海賊們的念想,咱不就安全啦。

8. 而且,缺錢之後,壞心思一定會動到四大退休基金上,那就會影響到一千萬台灣人,那可是一半台灣人吔。會不會像明末三餉(遼餉、剿餉、練餉)那樣激起民變?這是很有想像空間的,至少,不會是大陸人殺台灣人的慘況,不會留下後世仇恨,而且,在5年內即可坐等實現,也可讓台灣同胞在民族復興大業上好好露露臉!

9. 最好的消息是,美國絕對不會出兵參戰,因為該法的罰則最高竟然只是制裁「個人+金融機構」而已,而且只是美國國內法不通用於國際世界,更強調沒有違背「一中政策」,可見只是裝腔作勢保護少數權貴而已,而這些少數權貴要做的就是「畫押口供/賣掉台灣」即可矣!

咦,有《權貴被白嫖歌》如下:

權貴小心被白嫖,過手財神不是寶,
A了滿坑又滿谷,只是借你熬一熬。
權貴小心被白嫖,歷史故事瞧一瞧,
傷害道德令壽夭,保護百姓乃天藥。
權貴小心被白嫖,堂上神主卜卦爻,
勾結外賊愧暗室,你當祖宗不知曉?
權貴小心被白嫖,地球雖大無處跑,
倚美依日不靠譜,加澳亦不敢多留。
權貴小心被白嫖,囂敗不久莫招搖,
保護台灣勿引戰,長保富貴金鎖鑰。
權貴小心被白嫖,莫拿百姓作肉票,
無盡內戰血爭權,蒼天有眼饒過誰?

解讀《臺灣政策法》 | Friedrich Wang

很多兩岸的朋友來問筆者關於《臺灣政策法》的問題。簡單說,《臺灣政策法》有相當不同層次的內容,基本上就是三個地方值得我們注意。

首先是關於聯合國中國代表權的決議案不包括臺灣在內。基本上中華民國在國際上的法統就是在這個1971年的決議案中,被人民共和國所取代,而人民共和國開始成為國際間所認可的中國代表。美國對這個決議案的內容加以重新定義,等於是宣告臺灣的主權不在現在的人民共和國之內。其實,這就是獨派多年來所夢寐以求的臺灣定位未定論的論述,到此差不多美夢成真。

其次是關於代表處的更名。這一點在法案當中遭到了修正,變成只有建議,而沒有強制,也就是美國國務院可以選擇性辦理。這件事情當然讓獨派感到失望,因為失去了在島內政治操作的空間,尤其即將到來的各項選舉。不過這並不讓人太意外,因為這是美國一貫在外交上採取模糊政策的一種慣用手段。但是,美國駐台單位的位階仍然有所提升,而臺灣的駐美單位也開始具備準大使館的地位與功能。故,仍然呼應了前述美國對臺灣現在政治新定位的一種表現。

其三是軍事接管條款。增加對臺灣的軍事援助以及雙方的軍事交流,並且將臺灣列為非北約盟友,這些都不讓人感到什麼意外,因為過去早就甚囂塵上,甚至已經實際成立。最讓人注意的是認為臺灣的平日軍事儲備必須讓美國完全掌握,一旦戰爭發生,則美國方面可以立刻接管臺灣的軍事狀況以及由外部派遣軍隊進駐。簡單說,不但臺灣的主權蕩然無存,也等於讓美國可以合法對臺灣進行軍事管制。

到目前為止,北京官方對這個法案還大致上保持克制,沒有太多的評論,這大約因為法案還在參眾院審議中,而內容仍會有修改。這應該也是在等10月的20大,如果該有什麼回應,就等到那時候再說。

不過大家可以想一想:北京會不會有所反應?如果有激烈的反應,那麼針對的對象是臺灣還是美國?如果北京對臺灣有激烈的反應,那是不是正中美國以及台獨的下懷?現在俄羅斯在歐洲的戰場局勢不利,中國大陸內部的經濟狀況也疲軟不振,又到了領導班子要進行換屆的時候。所以對北京來說,這口氣該不該吞下去?如果吞下去,那麼以後還能說自己對臺灣擁有主權嗎?

作為一個歷史與地緣戰略研究者,這一切看得很過癮。悲哀的是,在兩強之間被當做籌碼的臺灣卻還得意揚揚,不知道危險的卻是自己的家鄉。讓人,無言以對。

大陸鑑往知來,兩岸仍可期待 | 丁紹傑

太經典的鑑往知來,
兩岸和諧指日可待。

一早,看到二年前楊望遠老師,上傳的短文如下:
大陸改革開放,每階段成全了一批人,也淘汰了一批人:
第一階段是膽大的淘汰膽小的,80年代膽大敢闖成功了。
第二階段是機靈的淘汰遲緩的,90年代抓住機會成功了。
第三階段是專業淘汰沒專業的,90後得有專業才能存活。
現階段是品行好淘汰品行差的,抱團品行好的迎向未來。

89年我隨父母返鄉探親,隨後在大陸做點生意,2000年在東莞設廠至今,非常認同楊老師上傳的這篇短文,未來大陸品行好的,各自抱團佔領自己的領域,兩岸間的許多問題就沒問題了。

以下我撰寫的《暮年相處》,大陸老幹部(大學畢業)將「暮年」改為「兩岸」,非常合適:
暮年(兩岸)相處,
多看優點,少看缺點;
不談虧欠,不算老帳;
要求自己(註),尊重別人。

註:要求自己,就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共勉之~

政戰幹部放下反共旗幟,堅決中華民族統一路線 | 杜敏君

老蔣播遷到自由復興堡壘後,痛定思痛,反省檢討,認為敗在沒有讓國軍幹部認識馬克思的唯物辨證法,沒有貫徹國軍的政治工作。因此交待經國先生在北投跑馬場成立復興崗政工幹部學校,在三軍成立政治作戰制度,學習中共的政工制度,連、營並編制有連、營指導員。

可惜唯物辨證法是批判性的,是否定和辨證的哲學。政戰制度非但未能鼓舞官兵士氣,反而在破壞部隊團結,控制官兵思想。政戰官與部隊主官爭名奪利,成為部隊的抓耙仔(打小報告),沒有主官不視為眼中釘的。

詭譎的是,經過革命烘爐復興崗千錘百鍊出來的革命子弟,熟諳馬克思的唯物辨證理論,應該是國民黨軍的忠貞幹部,然而事實相反,退休之後,至死不渝的蔣家反共子弟兵反而是黃埔嫡系陸軍官校軍官,而經過思想改造的復興崗子弟,反而放下了反共旗幟,堅決中華民族統一路線,連我們的老校長許老爹,都成為統一的急先鋒、領頭羊,為何?

只有一個理由,懂得唯物辨證法的哲學研究方法,世界上萬事萬物都是變動不居的,人自生下來那一刻起,就開始死亡,所以是即生即死,同樣是你,生老病死是正常現象,幼年否定了嬰兒,少年否定了幼年,青少年否定了少年,以此類推,各年齡層變化的過程構成你的整個人生,唯一不變的是你自我意識的存在。

我們過去所反的共,是當年共產黨自我矛盾鬥爭的過程。經過不斷自我否定的提升,共產黨已回歸到復興中華文化的道路,所謂的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共產主義,也就是孫中山的人類互助合作,天下為公的大同社會主義。那些停滯在原地的反共死硬派,反而成為歷史進化的絆腳石。

楊丞琳的『海鮮事件』。。。我也來說說 | 郭譽孚

首先,拜託,大家家庭中不要為此傷了和氣;一起藉機會磨練我們的思考能力

說來好笑,我本沒資格說話,因我確實不知道何謂『海鮮』,

我常吃秋刀或鯖魚,因為他們很便宜;不過,通常吃『海鮮』似乎是指較貴的海產?

尤其這個『鮮』字,對我而言,好像強調活魚、活蝦,價錢比攤位上的死魚蝦,都高兩三個等級。。。

哈,大官與網軍預算的錢多,等級的情況,確實應該不在他們眼中考慮。。。

更不要說,對於今天的不景氣中

除了大官與網軍之外,

還有人買菜專門選在市場收攤前,去買能吃而『不太新鮮』的魚蝦了。。。那些等級的水產,更不在他們考慮之列吧。。。

對於在官方一個號令之下,傾巢而出造勢帶風向的網軍們

當然不會在乎這種真實的問題──

知否,活蹦亂跳的『海鮮』,至少比攤上的死魚蝦,貴兩三個等級?還有等而下之的。。。

我不知,楊丞琳是否知道?但是大官與帶風向的網軍們一定裝作不知道。。。

帶風向的數位菁英們,自然都裝作不知道有這種差別

新官上任的朋友們,旌旗招展處

旗開得勝,紅盤頻傳,

上上下下,嘉獎倍至

似乎數位經費一人所表現的成績,果然能大勝警政二十人的成績

這才是他們關心的。。。

您的朋友,公民教師譽孚敬白

淺談國民黨的反共心態 | 蔣思中

台灣藍綠營骨子裡雖然都反共,但有本質上的不同。綠營台獨史觀是歷史虛無塑造的空泛台獨。但藍營,或曰獨台/華獨,卻有刻在骨子裡的階級意識優越感。如果中國人將國共內戰只看作是政爭奪權,而不是根據中國政治文化特質,探索一條不一樣的社會制度,中國共產黨將永遠無法正視自己在抗日與國共內戰中的角色定位,也永遠無法佔領包括對抗盎撒霸權的輿論話語道德高地。

藍營的問題其實是延續自民國時期以來,國府地主資產階級與帝國主義買辦角色的外溢。許多隨蔣軍來臺的“外省人”,除了被抓伕,吃不上飯依附軍隊的人外,許多是家底殷實,最起碼也是小資產階級或小地主階級的家庭。不少人對共產黨是又怕又恨,存在不少負面情緒。如果沒法認清自己階級意識的誤區,又無法區分家族成員在土改與文革等政治運動中被清算的真實對象與背景,當然就歸咎於毛主席與共產黨。

事實上,這些有條件的子女隨蔣軍來台,許多父母的觀點是“分散風險”。在未能察覺國、共最後勝出者來說,分散一部分子嗣留下,另一部份依蔣軍是許多家庭的共同特徵,才會有兩岸相隔的時代悲劇。然而,來台者,包括我父母,大多經歷困苦階段。早期蔣軍部隊待遇不好,尤其是中下階級軍公教,配給的房舍也相對簡陋,不比當時本土家庭優渥。當然,一些黨政軍高層與江浙財閥之後除外。

許多久居眷村的老一輩人,明明只是家眷與退休人員,仍習慣稱本省人為“老百姓”。自己又何嘗不是老百姓?這種階級意識,也是延續國府蔣軍的一貫軍閥心態。不思自己如何不得民心,節節敗退,反而以輕佻污衊的態度,仇視中共與親共的無產階級人民是“泥腿子,土八路”,靠坑蒙拐騙奪權的道理是一樣的。

最近發生的李立群事件,就是一個典型。但大陸同胞有資格評斷他嗎?要評斷他,是否也用相同標準對付內地那些懷著民國黃金十年美好記憶,認同右傾路線,甚至資產階級與西方霸權買辦心態,以及改革開放後過得無比滋潤,自視高人一等的前朝遺老遺少呢?

國民黨真這麼壞嗎?壞,非常壞!國民黨某種程度上代表人性的墮落陰暗面,是人性慾望的具體外顯。如果大家爭相和稀泥,對階級鬥爭沒有絲毫敏感度,屆時或現在進行式,中國共產黨會嚴重國民黨化,中國將奢言民族復興,也愧對先烈先賢。

這種反省可不是前朝夢縈、城南舊事,因為會左右對內治理與對外關係是否路線正確,是否把握歷史機遇,是否全心為人民服務、為中華民族服務,會左右國家經營、人民共享國家資產服務的重要決策方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