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大選使兩岸局勢明朗 | 盛嘉麟

蘇起用模糊的辦法發明「九二共識」來解決「一個中國」、「一邊一國」、「一中各表」的問題,沾沾自喜了廿年。他以前是幫李登輝首先吶喊「兩個中國」的傢伙,我看到蘇起,就為這樣的投機政客難過。

蔡英文算是有出息的,她想台灣獨立,就明白的拒絕「九二共識」,根本沒有「一個中國」,模糊的也沒有。洪秀柱喊出「一中同表」算是誠實的態度,她要打破國民黨的模糊稀泥「一中各表」,希望兩岸把「一中」講清楚共同表達。

只有國民黨人還在「九二共識」裡藏著自己發明的「一中各表」,其實就是躲在美國勢力下,在稀泥裡打混過日子。這和馬英九的「不獨不統不武」真是異曲同工,是國民黨最善長的招術。

明末清初,明朝的抗清英雄如史可法、鄭成功都想不出「不明不清不武」的口號,因為他們勇敢誠實。

兩岸演變到今天,從反共抗俄、消滅共匪,到蔣經國的「三不」,到蘇起的「九二共識」,到馬英九的「三不」,這種不明不白的口號,這次大選國民黨大敗,告一終結,因為人民都不耐煩了。

台灣多年獨化綠化的結果,90%的人口不認自己是中國人,顯然兩岸已經沒有模糊空間,沒有一中空間。蔡英文勇敢的拒絕模糊,沒有「一個中國」,我覺得明確總比模糊好,兩岸光明正大的過日子。

中國大陸也不需要喊出「血濃於水」、「中國人不打中國人」這種沒出息的幻想,也不需要「施惠放利」這種傻瓜灑錢手段。我希望中國重整多年無效的衙門「跪台辦」(國台辦),重新換上「施琅」這一級的領導,和蔡英文一樣,擺明姿態。

因為美國的因素,暫時蔡英文不敢宣佈獨立的「台灣共和國」,中國也不便施琅武統,那麼雙方就各等機會,等待下一步動作。蔡英文賭美國日益強大,中國內部瓦解,待機獨立。中國在賭美國江河日下,台灣沒有出路,待機統一。

在等待過程中,蔡英文加強竄改歷史,反中反華,鞏固未來人口團結一致仇恨中國。

中國大陸不再灑錢施惠,實施「國民待遇」,從台胞證進展到居住證,再一步身份證,召喚台灣的中國人投奔回歸,把台獨的反中反華的惡質族群留在台灣,造成敵我清晰的人口劃分。一方面繼續加強兩岸往來,只鼓勵單向的通學通商旅遊觀光,讓愈來愈多的台灣人目睹中國的進步強大富裕。不再鼓勵中國的觀光客留學生去台灣,不再灑錢台灣,也保護中國人的安全,免於台灣反中法律的迫害。另一方面加強施琅的部隊,使施琅的海空軍足以嚇阻美軍介入,終至足以潰敗美軍。時機一到,施琅的陸海空軍瞬間統一台灣,希望快到兵不血刃,也就是邱毅說的「武統開始,和統結束」。

我喜歡事態明確正大光明的對壘,雙方各作各的努力,公平解決。

美國愈來愈強,或者中國內部自己不爭氣(慕洋犬太多呼應外力,顏色革命瓦解中國),統一做不到,我們也甘願。

台灣民進黨政府貪污腐敗回復綠色恐怖,將會失去民心;大陸不放利,台灣經濟衰敗,年輕人只要小確幸,不敢對抗施琅,統一成功水到渠成,台灣人也甘願。

如果因此中國厲精,台灣圖治,美國江河日下不再稱霸,那無論兩岸怎麼解決,都是兩岸的福份。

無恥媒體的双重標準 | 盛嘉麟

看看最近媒體的兩個例子。

台灣媒體大肆炒作報導這件發生在大陸武漢,59病例,無人死亡的肺炎流感,轟轟烈烈,製造中國是疫情的發源地,是疾病災難的國家。(編者按:收到此文後,武漢疫情更新,出現1死亡病例。)

【中國武漢發現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診斷患者59例,其中重症患者7例,中國衛生部門正試圖查明病原,同時這已引發香港和新加坡發布健康警報。

根據武漢市衛生健康委員會網站週日晚發布的通報,目前所有患者均在武漢市醫療機構接受隔離治療,無死亡病例。這些患者有發熱、呼吸困難等症狀。武漢是一個人口為1,900萬的城市。

因為中國政府通常隱匿病情,上述肺炎病例的大幅增加在中國引發了擔憂。近幾十年來,中國曾爆發過嚴重非典型肺炎(SARS)疫情和兩種禽流感疫情,這些疫情都起始在中國。】

台灣媒體卻對發生在美國30個州,640萬病例,死亡 2,900人的肺炎流感,黯然無聲,幾乎沒有報導,粉飾美國爸爸是健康進步的國家。

【在聖誕、元旦到來之際,流感在美國爆發,聯邦疾病防治中心(CDC)公佈的報告指出,疫情已蔓延30個州,包括加州、紐約州和華盛頓州等,甚至蔓延到美國屬地波多黎各。迄今全美至少有640萬人感染,5萬多人住院,已造成近2,900人死亡,各州的感染病例仍在持續增加中。】

【Influenza activity is high nationally with outpatient visits that have been seen at the peak of recent seasons. CDC estimates that so far this season there have been at least 6.4 million flu illnesses, 55,000 hospitalizations and 2,900 deaths from flu. Flu vaccination is always the best way to prevent flu, and  antiviral medications are susceptible to the four FDA-approved influenza antiviral medications recommended for use in the U.S. this season.】

若美伊開戰 大陸趁機「武統」? | 郭譽申

美國以無人機在伊拉克首都巴格達突襲狙殺伊朗重要將領蘇雷曼尼。伊朗人群情激憤,已發射飛彈報復,並重啟核武器開發計畫,而美國則向伊朗附近增派海空軍,美伊之戰頗有一觸即發的態勢。

伊朗的軍事實力雖然遠比不上美國,但是是八千萬人口的什葉派穆斯林大國。自從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消滅了遜尼派的海珊政權,伊拉克占多數的什葉派逐漸掌權,自然與伊朗交好,讓伊朗的勢力更強大(可見美國消滅海珊的愚蠢)。前兩天,伊拉克國會迅速通過決議,要求美國為主的外國軍隊從該國撤離。美國遙遠,若美、伊開戰,美國要戰勝伊朗也是成本高昂。

伊朗與俄羅斯、中國大陸交好,若美、伊開戰,俄羅斯和中國會如何反應?俄羅斯一向在中東有其地緣政治利益,它很可能像支持敘利亞一樣對伊朗提供大量軍經支援,以阻擋美國勢力入侵。中國不像俄羅斯有地緣政治利益(伊朗距離中國的核心地區遙遠),伊朗不過是中國的石油來源之一,中國犯不著為了伊朗小利而開罪美國。另一方面,中國大陸是否可能趁美、伊開戰,而以武力奪取、統一台灣?當然有可能。大陸在國際上堅決主張「一個中國」政策,等於強調統一台灣是其國家核心利益,中國不會為了伊朗小利而開罪美國,卻可能趁美、伊開戰,而爭取其核心利益。

若美、伊開戰,而大陸趁機武統台灣,美國有可能兩線作戰,既以海空軍攻擊伊朗(就算不出動地面部隊),又出兵防衛台灣嗎?不太可能。這兩天美國多個城市已有反戰示威,反對川普總統突襲攻擊伊朗,美國人怎會贊成還要同時與實力更強大的中國作戰?若不兩線作戰,美國要如何取捨?亦即伊朗與台灣,誰對美國比較重要?

中國曾與美國在韓戰正面作戰,在越戰時支持北越,但這些都是四十多年前及更早的往事,越戰後不久,中、美關係即大幅改善,而有共同對抗蘇聯的合作經歷,因此中、美雖有競爭並無深仇大恨。另一方面,美國早年支持不得人心的伊朗王室,造成王室被推翻後歷時444天的「伊朗人質危機」,此後美、伊關係就一直不曾改善。例如,美國在兩伊戰爭中,支持伊拉克對抗伊朗;伊朗客機曾被美國軍艦擊落,造成290名乘客和機組人員全部罹難;伊朗一向與以色列、沙烏地阿拉伯對抗,而美國總是支持以色列、沙烏地阿拉伯。美、伊即使不直接對戰,双方間的代理人戰爭從未停止,因此美、伊之間可說有多年的宿仇。換言之,美國若要在伊朗與中國之間取捨,顯然會選擇對抗伊朗而非中國(更別提中國的實力遠勝伊朗,絕不容易對付)。

美、伊開戰是大陸趁機武統的好機會。大陸是否會採取行動?取決於兩個因素:和平統一若仍有希望,就不實行武統;武統若改變世界形勢,不利於仍在發展中的大陸持續發展,則不實行武統。

美、伊開戰是大陸趁機武統的好機會,雖然大陸未必會採取行動,蔡總統絕對應該召集國安團隊研究其可能性及對策,她卻無任何行動。她,及其國安團隊,對台灣的國家安全懵懂無知,沒有危機意識,卻會以亡國感騙取選票,夫復何言?

從香港選舉看政治的難處 | 郭譽申

經歷了近半年的反送中動盪之後,香港剛完成了區議會選舉(共452個民選議席),如預期地傾向反中的泛民主派獲得大勝,而親中的建制派輸掉了大部份的議員席位。區議會議員大致類似台灣的縣市議員,是地方的民意代表,一般管不到香港的中央政治事務。然而選舉香港特首的選舉委員會(共1200人)包含區議會選出的議員代表(共117人),因此區議會也有相當的中央影響力。

香港動盪的根源,其實不是反送中條例,而是大陸與西方政治制度的衝突。香港的特區選舉制度採取了許多大陸的選舉制度,而多數香港人要求實行完整的西方選舉制度。我們台灣人很了解西方的選舉制度,在此簡單說明大陸選舉制度的差異。

大陸的選舉制度強調功能別的選舉,即各行各業都有代表,而沒有面對一般大眾的普選。以各級人大代表(類似台灣的立委和縣市議員)為例,各行各業事先分配了代表的人數,然後勞工界選出勞工代表,教育界選出教育界代表等等。因為沒有普選,各級領導人由各級人大代表選舉產生,是間接選舉。

功能別的選舉與普選,何者較佳?理論上,功能別的選舉較佳,其優點包括弱勢群眾,如低階勞工,也能有代表;各行各業的選民比較了解各自領域的候選人,較能選出優秀的當選人;選民比較了解候選人,候選人因此不需要花大錢做宣傳,而選舉比較不會被金錢左右。然而實務上,功能別的選舉未必較佳,因為一個選舉被切割成幾十個不同行業類別的選舉,會增加執行的困難度,較難做到全都公平公正公開。

或許關鍵不在制度優劣?多數人是膚淺的,根本不管制度優劣,就喜歡直接選舉各級領導人,超過間接選舉。

西方列強和多數國家都實行選舉民主制度,多數香港人於是堅決要求實行西方的選舉民主。另一方面,中國大陸實行獨特的「中國模式」政治制度,四十年來,其各方面的進步優於所有的民主國家,大陸因此堅持其中國模式。陸、港的不同政治制度偏好,是它們之間難解的結。

香港目前的選舉制度結合了功能別的選舉和不區別功能的選舉,例如區議會選舉不區別行業功能,而立法會選舉包含一些功能別的議席。香港人期望完全捨棄功能別的選舉,而實行全面普選,大陸以其中國模式的成功經驗,大概是不可能接受的。香港人是否要繼續暴力抗爭,是自己的選擇,自己要承擔大部份的後果(大陸承擔小部份的後果)。

政治的難處在於嘗試的成本很高,而且選擇了這一條路,就只能接受其後果,而無法知道選擇另一條路的後果會如何,因此永遠可以爭辯。我們台灣人只是旁觀者,請香港人自求多福吧。

修改國旗、國歌、國徽? | 杜敏君

楊韻璇:
看到立委參選人提案修改國旗、國歌、國徽,我快昏倒了。

杜敏君:

不必昏倒,中華民國是由中國國民黨的革命先烈以鮮血創造的,國歌、國旗、國徽都有它的歷史意義與典故,經過制憲國民大會代表通過才一致遵行的。
中華民國的憲法是硬式憲法,中華民國是黨國體制,要修改憲法不是台灣一個地區的公民有權利更動的,必須由全國公民(當然是全體中國公民)的代表參與公投通過才能更改。

李登輝主政時的六次憲改,將中華民國的攻擊性大戰略更改為防禦性戰略,並將領域縮限在台澎金馬,已是違憲亡國之擧,中華民國已成違憲政權,自毀前程,自我矮化成中國的地方政權,原來的叛國政權,反而扶正為中國合法政權。

這是歷史的弔詭,只要中華民國的國號、國旗、國歌、國徽、國花不改,就具有它的象徵意義,國民黨仍是「中國」國民黨,日殖政權仍是在中華民國體制下的詐騙集團,只要修改國號,便是叛亂政權,所以無論蔡總統如何執行台獨政策,總統背後的國父遺像暨國旗不敢撤除。
國會及地方縣市公家機構及議會的國旗暨國父遺像仍然高懸於主管背後,無法更改。

只要中華民國存在一天,大陸政權便會尊重中華民國體制,而不以地方政府視之,而是以對等相待,這是與港澳地區完全不能相提並論的。
如果我們不珍惜這歷史的關聯,而要自毀長城與矮化,大陸憑什麼要對我們實施「一國兩制」,台灣的人口與土地如果沒有國家的屬性,中共政權憑什麼讓台灣獨立存在?就算習近平個人願意看在血緣份上和平共處,大陸各省人民也會堅決反對台灣人民享有兩國制特權。

最後要提醒的是,中華民國的建國體制是黨國體制,是以黨領政,以黨領軍,與美國大異其趣的是:
美國是因新教徒移民新大陸,驅趕印地安人,墾荒成為美利堅合眾國,是先有國家才有政黨。
中華民國是先有國民黨以革命手段推翻滿清帝制,建立了中華民國,是革命政黨,所以國歌是由黨歌移植過來,國徽有黨徽的影子(略有差別),國軍是國民革命軍,演進而來,國父遺囑就是總理遺囑,國民黨的黨綱以三民主義為宗旨,就是中華民國的中心思想,國民黨的理想,貫徹五權憲法體制,就是中華民國的憲法奮鬥目標,中國國民黨與中華民國密不可分。

如今中國國民黨到了日本遺民李登輝手裡,成了本土政黨,移花接木成了日本黨,再由扁、英偷天換日成了日殖政權,阿扁竟然喊出「民進黨永續執政的時日來到了」,這不是篡國,什麼才是篡國?
一個完全不認同中華民國的亂黨,完全以侵華為目的的日本走狗來手搖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唱三民主義,吾黨所宗的國歌,確有所難,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流血革命,推翻中華民國政府,建立台灣共和國,但是這些怕死的倭寇寄生蟲有種嗎?

照理說體制內改變,必須全國有2/3以上的縣市實施了地方自治,過渡了訓政時期,才能還政於民,中華民國政府播遷到台澎金馬合乎這個條件嗎?
憑什麼決定全中國人的重大事務,修改國旗、國歌、國徽?根本是痴人說夢,意想天開。

上背先人、下欺後人,蓋棺論定話史明 | 徐百川

史明是「台灣民族主義」、「台獨史觀」思想理論的開山祖師爺,至今他的理論仍是台獨思想的主軸。他本名施朝暉,1937年自台灣赴日本早稻田大學留學,受到馬列社會主義影響不小。
抗戰勝利後為了共產主義理想,他奔赴大陸參加共產黨投入解放戰爭,結果不滿共產黨清算鬥爭的殘忍作為,以及把他調在最前線衝鋒陷陣的待遇,逃離大陸返回台灣。

史明並不明顯地親日崇日,但是他的反華表現,充分顯示了唾棄鄙視中國的皇民教育對他所產生的作用。
參與台灣二二八事件起義失敗後,他離台赴日矢志建立「台灣國」,一面自創軍事訓練所,要以武力推翻國民黨,一面處心積慮地寫出一部《台灣人四百年史》,以思想武裝台灣人民。

剛剛經歷過日本軍國主義鼓動人民侵略的洗腦宣傳,又學習到共產黨煽動人民革命的洗腦宣傳的史明,深得洗腦宣傳這一套手法的箇中三昧。為了武裝台灣人民思想,煽激鼓動台灣人民反中國,運用洗腦宣傳正是史明極力仿效,師法學習的現成榜樣。
於是史明苦心孤詣,嘔心瀝血,在其煌煌巨著的《台灣人四百年史》一書中,極盡所能地把中國形容得是如何貪腐自私,殘忍狠毒,簡直集罪惡之大成。
並且極盡誇張渲染,描述中國人在二二八對台灣人殺得痛快淋漓,殘暴無情地血洗台灣,他說中國在二二八殺了至少「十萬」台灣人。

史明認為二二八是正義的、抗暴的、革命的,完全無視於二二八暴民打殺無辜的無理性行為,他說起義的青年「在行動上及心理上完全捲入反【阿山】(唐山來的人,即中國人)的漩渦裡,士氣高昂」,讚賞之意,溢於言表。
最令史明痛切惋惜的是「沒有抓緊時機,廣泛動員大眾(農民、勞動者、原住民系台灣人)來盡早消滅敵人的武裝力量」,致使二二八流血犧牲,一敗塗地。

二二八悲慘失敗後,經過史明的深刻檢討,他「發現」台灣人在民族意識上,存在著連台灣人自已都不知道的兩個觀念,一是「空想漢族主義」,一是「傳統台灣民族主義」。

史明說在二二八革命起義的只是青年學生(他沒提台籍日軍)和知識份子,一般群眾之所以沒有響應,史明認為最主要的原因是舊時代的過來人───也就是當時台灣的中老年人,對中國有著「模糊性、懦弱性、自卑心理、依賴心理等」的心理缺陷。
以至於不能「向心結合」提高自己台灣人意識,「向外振作」以反對中國統治,而能夠共同參與打【阿山】的行動。

於是史明抨擊舊時代過來的中上代人「死硬地拘泥著已成歷史木乃伊的血統關係,曲意畫成中國為祖國的幻想,並認為自已是中國人」,史明對此創造了一個新名詞,叫做「空想漢族主義」。
並痛責這個自認為中國人的「空想漢族主義」,是「觀念的、幻想的、不切實際的、虛偽的、甚至是罪惡的」。

為了清除「幻想的、罪惡的空想漢族主義」,史明向台灣人宣告說「台灣、台灣人經過了四百年的歷史發展,在歷史、社會、意識上,都已成為與中國、中國人不同範疇的另外一個世界(社會)」。
為了證明這個說法的正確性,史明對台灣歷史取其表象、棄其實質,否認台灣先民所抱持的唐山意識,倒過來說抗清抗日是「反唐山」的本地人起義。隱匿日本皇民化的成功,聲稱二二八與抗清抗日同出一轍,都是統治者與被統治者的敵對武裝鬥爭。
接著史明從而得出一個結論,振振有詞地說:這當中有一個「台灣四百年反殖民抗暴歷史所發展出來」的「傳統台灣民族主義」,在台灣人心中不自覺地存在著。

在史明的「發明」和「創造」下,皇民化的功效隱入了歷史黑洞,那些醉心於皇民煉成,只知為日本的「大魂國命」盡忠,一心願為天皇效命。滿腦子只知依附日本、崇拜日本,沒有半絲半毫反殖民抗暴精神,還視過去抗日先人為【土匪】,只會令九泉之下的抗日先人痛心悲憤,捶胸難過的二二八皇民青年,就搖身一變,金裝加身成了台灣民族主義的傳人,是台獨建國的先驅,是後代台灣人所應追隨效法的「烈士和精英」。

史明更是大聲疾呼,要台灣人記住他們在二二八的英勇犧牲,認清「二二八是在台灣民族發展史上以流血換來的一大指標」。
要從這個悲慘的血淚教訓,台灣人都能深切體認自身的台灣民族意識,以「肅清空想漢族主義的毒素」「刈掉了台灣人對於中國人在血統上的尾巴」,而成為「完整的台灣民族理念」,奔向獨立建國。

史明應該好好謝謝國共內戰:
國共內戰使蔣介石在二二八作了急率處理,使台灣人覺得受了中國不公不義的對待和傷害,一直對之無法釋懷。
國共內戰使兩蔣在台灣實施了白色戒嚴統治,使台灣仍然籠罩著受外力統治的烏雲,生出的悲情受難意識一直使台灣人鬱鬱憤懣。
國共內戰使兩蔣為了全國反共一條心,而諱言忌談二二八,也就像是默認了民間對二二八的傳聞,使二二八的傷口輕易地被台獨加深擴大,而且無法癒合,一直在台灣人的心中淌血隱隱作痛。

這一切種種,都使台灣人對中國、對國民黨生的怨恨和惡感,在心中濃聚不散隱而待發。
於是在這個思想背景下,史明這麼一部極盡誇張渲染的洗腦宣傳大作,就在台灣人心中找到了生根茁壯的肥腴土壤。
這本巨著也就暗中在台灣,尤其是在有大量台灣留學生的海外公開傳閱下,影響和支配著閱讀過的人的思維和認知。

例如原本是中國主義,後來成為台獨理論家的文人陳芳明,讀了史明這本驚天地泣鬼神的大作之後,他說:「我的動搖,始於三十歲那年讀完一冊關於1947年事變(他是這年才出生)的紀錄之後,我的整個世界崩潰了,那種瓦解之勢,較諸初春的雪融更加不可抵擋。」
這本書對那些年青稚嫩的留學生的衝擊,必然更加震驚萬分悲憤無比,能不為之午夜夢迴哀悽腸斷,如何不響應史明的號召,矢志為獨立建國而奮鬥?

從1990年的野百合學運開始,史明這本墳頭鬼唱歌、滿紙荒唐言的《台灣人四百年史》,就成為大學社團必讀的經典。
遠在現今的年輕人都成為【天然獨】之前,1993年台北大學生的二二八46周年遊行就已經舉著這樣的橫幅標語:「四六載血仇締造新台灣根基」「二二八大屠殺斬斷舊中國情結臍帶」「血債血還」。

解嚴後史明這一部《台灣人四百年史》就成了台獨的思想賴以發展的理論基礎,台獨理論家大抵都是依著史明「傳統台灣民族主義」的主軸,予以引申發揮。
都是把台灣四百年史哀稱之為「台灣人世代受害的血淚滄桑史」,而且比史明尤有過之,加入了頌揚日本醜詆中國的皇民史觀,對日本眾美歸之,對中國諸惡加之。

有了史明這本上背先人、下欺後人,竄改偽造的台灣史為依據,台獨隱沒掉皇民化所造成的影響和作用,高高舉起「台灣民族主義」的聖旗。於是光復以後皇民遺孽的興風作浪史,也就是從二二八到台獨建國這裏面貫穿全局的皇民運動,就被移花接木,魚目混珠說成是台灣民族主義的「覺醒和發展」。
台獨也就堂而皇之地以數典忘祖為傲,以認賊作父為榮了。

這就叫做「依台灣人的立場、觀點與角度來解讀和論述的台灣史」,稱為「以台灣主體的思維解釋台灣歷史的演變」。

大陸有沒有人權? | 郭譽申

網友在我有關大陸的文章留言:「大陸沒人權」。可能不少台灣人都有這樣的想法,本文因此探討,大陸到底有沒有人權?大陸的人權狀況如何?

雖然人們對人權的認知不盡相同,但是對其基本內容還是有大致的共識。根據《維基百科》,人權的基本內容包括生命權、自由權、財產權、尊嚴權、公正權,而自由權包括人身自由、通信自由、言論自由、結社自由、宗教信仰自由。除了基本內容,人權還有進階內容,包括發展權和民族自決權。上述各項權利除了民族自決權,望文生義就能大致了解;民族自決權是集體人權,強調民族國家有權自主選擇自己的發展道路和生活模式,而不受外部的干涉(美國常批評中國大陸的政治制度,明顯侵犯中國的民族自決權)。

很多人似乎會把人權扯上民主或政治,然而仔細檢視上述的各項人權,它們其實與民主或政治幾乎沒有關聯,與人權密切相關的是法治。憲法和各種法律的制定都是為了保障各項人權,即上述的人權基本內容。任何人,包括執法者,都不能逾越法律的規定,否則就是違法犯罪,人權因此獲得保障。換言之,一個國家的人權狀況取決於其法治水準,跟民主或政治少有關聯。香港和新加坡都是典型的例子,香港從未實行西方民主,但是在最近發生「反送中」事件之前,其法治和人權一向受到推崇;新加坡實行西方民主,其民主制度明顯偏袒執政黨而常受到批評,然而其法治和人權都被公認達到很高水準。

人權狀況既取決於法治水準,大陸的法治狀況如何?大陸在改革開放之前,「文化大革命」完全是無法無天的,在改革開放之後,社會劇烈改變,才逐漸重新建立其司法制度,此後的法治建設卻進展非常迅速。今年6月底,《世界經濟論壇》發佈2017至2018年關於「司法獨立」的調查報告,大陸與台灣同樣獲得4.5分。(詳見《從最近新聞比較兩岸的司法》) 根據這項國際性的調查報告,大陸與台灣的法治水準差不多,則它們的人權狀況也是差不多的。

另一項指標「監禁率」也顯示大陸的人權狀況不遜於台灣。監禁率是每10萬人中被監禁的人數,根據倫敦國王學院法學院國際監獄研究中心的《世界監獄簡報》,大陸的監禁率是119,而台灣的監禁率是277。若大陸經常侵犯人權,會把無辜的人逮捕收監,則其監禁率會很高;然而大陸的監禁率卻不到台灣的一半,顯示大陸的人權狀況應該不遜於台灣。另外,美國的監禁率達760,世界最高,其人權狀況令人質疑,而歐洲國家的監禁率多半與大陸接近 (詳見《美國的監禁率世界第一》)。

幾十年前的大陸確實沒有人權和法治,但是改革開放之後已經迅速改善,以前大陸是以黨領政、黨比法大,現在則要依憲治國、依法治國、從嚴治黨。其實大陸經濟的高速增長與人權、法治脫不了關係,若沒有人權和法治,社會必定紊亂,大陸的市場經濟怎可能長期高速發展?這些都顯示大陸的人權和法治已達相當不錯的水準。

儘管已經相當不錯,大陸的人權和法治當然仍不完美。大陸龐大,難免仍有些地方偶而會發生侵犯人權、破壞法治的事件,就像台灣偶而仍會發生冤獄和冤案。大陸與台灣的人權和法治水準接近,然而很多台灣人在長期的反共洗腦之下,至今還以為「大陸沒人權」,是該醒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