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統已成夢幻! | 杜敏君

這两年跟大陸朋友筆談,我有兩種不同的感想。

起初的朋友年齡稍長,學識程度高,甚至是教授與公職人員,口氣相當親切,內容客觀深入,就如同老友重逢的感覺,心情非常愉快。

另一種是年輕的毛孩,妄自尊大,一面倒的捧毛貶蔣,卻一再將我歸類為死不悔改的反動份子,痛恨台灣人,不心平氣和的討論議題,氣勢凌人,純粹是來幹架的。讓我聽了乾脆分割算了。如果兩岸都是這樣的極端份子,勢必一戰,哪來和平統一?

中共說:台灣當局要放棄台獨,兩岸才有談判的可能。
台灣說:大陸要放棄武力,才有對等談判的可能。
這不是就像火車的軌道,永遠沒有交集的可能,如果交集了,火車便會出軌。

常有人拿台灣比喻香港,大錯特錯了,香港是英國租借的殖民地,期限到了,回歸祖國,理所當然。台灣是中華民國收復的中國國土,是自由中國的寶島,是復興中國的堡壘,有總統、有主權、有軍隊、有人民,具備了國家三要素,疆域是與大陸重疊的,所以真正完整的中國是兩岸相加。中國大陸地區與中國台灣地區無所謂大小,地位是對等的。

再說台灣中央政府是大陸播遷來台的,老蔣時刻不忘解救大陸同胞的苦難,在大陸面臨天災時,派軍機夜航載了物資空投災區,解決同胞的苦難。國共的鬥爭,是毛、蔣建國路線的不同,但是都是為了建設新中國,所以有談判的空間。

然而那是兩蔣時代,物換星移,自從日本人李登輝出賣台灣,成為日本的島國,放棄大陸錦繡河山,自外於中國人,稱中華民國政府為外來政權,主張台灣的祖國是日本,洗腦台灣人仇中親日,中國漢奸蔡氏政權變本加厲的台獨化,修改課綱,悖離中國,是割據的叛國政權,要如何對等談判?

蔡氏興風作浪,挑釁戰爭,大量擴充軍備,延長兵役,視大陸為敵人,這樣瘋狂的舉動,還想和統嗎?

US Taiwan Watch:追求親美至極的台美關係 | 郭譽申

最近讀了一本講述台美關係的書 [1],讓筆者注意到其作者US Taiwan Watch(美國台灣觀測站)。這個組織自稱「為美國註冊的501c(3)非營利組織,致力於透過公民力量強化台美關係,並促進民眾有品質地參與台美外交。」其成員為關心台美關係的台灣裔美國人和台灣在美留學生。

筆者原來期盼 [1] 會探討中美台之間的戰略關係,然而除了詳述自台美斷交後台美關係的演變,書中是無條件而全面的親美反中,完全成為美國的啦啦隊,為美國的任何對台作為說好話及隱瞞其對台灣的不利結果,並且自願遵照美國的期待行事。這樣無極限的親美真是噁心。譬如:

1. 美國保持戰略模糊,不承諾保衛台灣,因為承諾保衛台灣「可能會激怒中國,造成難以預料的衝突」。(美國不承擔保衛台灣的責任,竟然是為了台灣好!)

2. 「雖然放寬開放美豬美牛進口並非台美FTA或BTA的保證門票,但確實是向最終的目標跨出了一大步。」(開放美豬美牛進口已滿兩年,卻沒聽到什麼台美FTA或BTA的好消息。)

3. 台積電的美國亞利桑那晶圓廠使用5奈米製程,年產量24萬片晶圓,無法和台灣的1200萬片相比。(實情是亞利桑那晶圓廠使用4奈米的先進製程,年產量60萬片晶圓。而台灣台積電生產的所有晶圓中,大部份都非先進製程,因此亞利桑那晶圓廠在先進製程中已占比頗高,並將興建第二座晶圓廠使用更先進的3奈米製程。)

4. 「對於美國來說,軍售是透過強化盟友的防衛能力,以提升其整體國家利益的一種方式,而非從值得信賴的盟友身上牟利。」(美國的軍工業都不牟利,如何維持其員工的高薪?)

美國在1949年背棄國民黨政府,1975年背棄南越政府,2021年背棄阿富汗政府。書中都不提美國的這些卑劣歷史,而只是無條件而全面的親美,這樣就能贏得美國的不背棄嗎?南越政府和阿富汗政府可都是美國扶植起來,比台灣更親美的政權啊!

[1] 出版時尚未發生俄烏戰爭。現在美國期待台灣像烏克蘭一樣成為其馬前卒和砲灰,去對戰和消耗中國大陸(參見《美國實行「誘打」,中共何時會出手?》),US Taiwan Watch也樂意遵行嗎?US Taiwan Watch若不是幼稚,就是有意的賣台!

[1] US Taiwan Watch(美國台灣觀測站)《為什麼我們要在意美國?從外交、制度、重大議題全面解析台美關係》聯經出版,2021。

兩岸都有文化大革命 | Friedrich Wang

歷史常常驚人的相似。

毛澤東在1966年發動文化大革命,讓青年學生開始所謂的造反,不讀書、不學習、整天把老師拉到豬圈牛棚裡面批鬥,直接闖入政府機關,讓行政完全癱瘓,全國各地開始破壞文物,歇斯底里地武鬥,終於搞成了一場十年浩劫。

等到1971年毛澤東覺得自己的權力已經鞏固,不想再玩下去了。那這些已經搞了好幾年的上百萬學生要怎麼辦?那就來一個「上山下鄉」吧!向無產階級工農前輩學習。最後的結果,這些人的青春什麼也沒學到,年紀稍長之後就被丟到荒郊野外自生自滅,這種慘狀在許多後來所謂的傷痕文學裡面都有各種描述。等到改革開放,他們大夢初醒,但是已年華老去,除了很少數的例外,幾乎這一輩子已宣告毁滅。中國大陸蒙受了巨大的損失,到今天都還隱隱作痛。

台灣又何嘗不是如此?民進黨在2000年執政之後,等於發動一場文化大革命。七、八年級就跟著他們搞各種運動,並且在2008年之後隨著網路普及而逐步加溫。「公民不服從」、「大腸花」,「佔領國會」、「萬人送仲秋」等等,終於幫助貓女王獲得無上的權力。

坦白說,七、八年級是台灣最糟糕的一個世代,專業素養最差,辦事能力最不行,學術研究能力低落,許多即使受了高等教育,也沒有太多的思考能力,中國文化的認同已經逐漸消滅,但是也沒有新的世界觀或者文化觀可以取代,變成虛無飄渺的一群。他們把自己的青春以及選票都給了民進黨,換來的是一個暗黑的未來。

現在七年級已經逐漸進入中年,八年級也早就不是鮮嫩的少男少女。你們這些人還有什麼利用價值?那就為台灣犧牲,自生自滅吧,或者去東南亞賣淫、賣器官。就如貓女王所說的,2024之後,就完全不干她的事。

看起來九年級有覺醒的跡象?但是對於這一點,筆者並不樂觀,因為為時已晚,就算他們集體覺醒,面對的也是一個破敗的島嶼,核心產業出走,兩岸關係惡劣,隨時準備上戰場。而這一切都要他們去承擔,正如貓女王曾說的「只要台灣足夠強大,就不必擔心戰爭」,所以九年級如果未來搞不好,那完全就是你們自己沒有自立自強,跟現在這些掌握權力的人沒有關係。

筆者這種六年級的大叔阿姨,現在也只能冷眼旁觀,幫九年級加油,為七、八年級感覺活該。

統一後的中國宜徑稱“中華共和國” | 天人合一

我的意見是,統一後的中國宜徑稱“中華共和國”,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也不是中華民國,兩岸不必爭國家的名號。理由如下:

1. 統一是共和

兩岸代表了中國政治差異的兩個方面,和平統一,是共建、共生、共和,不是解放、收復、納降(當然對“臺灣國”自然要另當別論,只有以武力去解放去收復)。統一後的中國應是兩岸四地加海外華人五方共襄盛舉。兩端共和,不是大吃小,不是歷史的複印,不是簡單的地理拼合,兩端變是必然的、讓是必需的、含糊是合理的,與其爭持不休,不如另闢蹊徑。  

2. 統一應體現時代發展

民國和人民共和國肇建之際,均繫社會矛盾異常尖銳、階級衝突異常激烈、鬥爭形式異常火爆的時期,各個社會陣營無不以“民”為旗幟號召追隨、以“非民”為指稱鬥爭異類。故在兩個國號中的“民(人民)”都有著濃烈的時代烙印。

斗換星移,在新、舊民主革命的對象已經消失,和平、建設、改革、開放、發展、替代了鬥爭、對立、革命、抵抗、戰爭,成為時代主題的當代,“民”或“人民”當然應該和現代意義的公民趨同。

“民”或“人民”的地位、作用、國體性質,如主權在民、人民最大、以民為本、為民服務等政治原則可以通過憲法表述和確定,但不一定、不必要、或許不應該在國號中成為共和、或國的定語,因為共和需要寬泛、包容和開放的意境,如區域、族群、階級、官民、黨間、國際、貧富、不同意識形態以及各種對立面的共和。最不應該的是在統一中,兩岸為民或人民兩個同義各表的用語扯皮內耗。  

3. 統一要為萬世開太平

我主張徑稱中華共和國,不只是要為兩岸現實僵局解套,更在於尋求中國歷史政治倫理、政治文明的超越。

中國有太多鬥爭

幾千年裡,意志的施行、利益的取守、政權的更迭、聲名的毀譽,無不遵循實力(主要是槍桿子)原則,採取鬥爭形式。而鬥爭的絕對性、排他性、暴烈性、非理性,往往使人、哪怕是善良的人直至聖賢,也變成了利器,喪失良知和理性,表現得“春秋無義戰”:
   黨同伐異、不問是非;
   成王敗寇、不擇手段;
   睚眥必報、不講寬容;
   斬草除根、不留餘地;
   唯我正確、不知反省;
   黨利至上、不顧百姓;
   你死我活、不死不休。

就算當年同以反對封建專制為根本任務的國共黨人,也是不自覺踐行舊的潛規則,將分歧擴大化、鬥爭絕對化、自我神聖化、對手妖魔化,都以“東風壓倒西風”為能勢,以致兄弟成仇、戰友反目,走上極端對立的道路。

就算幾十年來,歷史已經證明,臺灣能出經驗,港澳能出奇跡,大陸也能現輝煌,兩岸四地的黑貓白貓花貓們,在各自旗幟的集合下可以生存在同一片藍天;當年主義、路線、制度的爭論本應當稍息,國裂、家破、人離的傷痛本應以彌合,但兩岸的政治家仍難跳出是非對錯、多錯少錯、名分、傳承、老大、老二的糾纏,不能坐下來什麼都談。

遺憾的是,部份臺灣政客,以民主為旗幟,卻不尊重大陸同胞和海外華人的情感,非要閉關、鎖島鬧獨立;以愛臺灣為口號,卻肆意挑釁大陸、製造麻煩、把玩戰爭引信、置兩岸人民生命財產安全於不顧。

中國獨缺少共和

千年專制,缺共和;
近代戰爭,缺共和;
49年以後,台海對峙、文革十年、藍綠惡鬥,缺共和;
至今,你低我高、你錯我對、不統、不獨、不武、不談,一觸一中便撒嬌、發潑、缺的還是共和。

在一些政治人物的思維裡,自己總是正確的,別人總是錯誤的,自己的利益、意志、自由、生命才是寶貴的,別人的是不重要的;捍衛己見、己利是神聖的,鬥爭、討伐、消滅異己是天經地義的。他們往往以己利、己見判別是非、區分敵友,然後以“人有亡斧者”的眼光把世界一分兩半、看敵友一成不變。

於是乎,“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實事求是的態度不見了;
於是乎,“費厄潑賴(fair play)應當緩行”,第三條道路、第二種選擇、另一類雜音沒有了;
於是乎,“寧可錯殺三千,不可錯放一個”,“民”的自由、權利、生命不重要了;
於是乎,貪腐可因台獨而脫羞,不認罪的老子可以共犯兒子的認罪而公然自豪,人最基本的是非、廉恥丟盡了;
於是乎,至今還有人在高論“以民主對抗共產主義”,時空象已停滯,幾百萬亡靈的遺恨、近千萬離散人兒的情愁、十五、六億華人復興的熱望,還不足以填補意識形態的差異,而“優質的民主”神聖得可以置民族國家的分裂於不顧了。

共和,是出路、是旗幟

人類正進入地球村的時代,人口、資源、環境、氣候、疾病、災害、對未知世界的無盡探索、對可持續增長的無量追求,正在將人類結成不可分割的生命、利益共同體;
保持人群個性、競爭和活力,同時又防範自我耗損、戕害和毀滅,是人類面臨的共同課題;
人類的共同價值需要維護,其主要途徑是民主,民主有多樣實現形式;
人類的共同價值是全體人價值的有機融合,不是一部分人對另一部分人的“專制”,不是一個地域的人們對另一地域的人們的拒隔;
在採納主流意見的同時,要尊重、保護少數人的意見甚至反對意見;
人類共同價值在歷史中形成、完善,接受歷史的核對和揚棄,是與非不應由一家說了算,不宜匆忙下結論,不必要一次就弄明白;
不同的路線、主義、模式、觀點、應該允許共存、試驗、比較、競爭甚至碰撞;
解決社會矛盾,鬥爭不是唯一形式,戰爭只是無奈的手段,協商、容忍、寬恕、尊重、和解、等待甚或退讓才是基本選擇;
人們的政治活動,不應該以任何理由、那怕是崇高的理由顛倒是非、欺騙民眾、撕裂族群、煽動民粹、挑動戰爭、分裂國土;
仇恨不能化解仇恨,對立不能縮小對立,無論小家庭還是大社會,矛盾、衝突往往是鬥出來、鬥大了的;
“和”方能養生、齊家、諧眾、利國民。

當年孫中山提五族共和,毛澤東稱人民共和,共和曾經是革命的旗幟。在皇權被打倒、外侮已消除,民(人民)的國度建立,民(人民)的觀念普及,民(人民)的憲政基本搭建的今天,革命、鬥爭已成為過去式,改革、發展、和諧是為主旋律,共和自然是建設的旗幟、是立國之根本

就兩岸而言,“三民主義統一中國”、臺灣人或已嫌老,“共產主義統一中國”,大陸人或許要笑,“共和統一”或許正好。

“共和”的思想、主義應是兩岸統一的政治基礎

就世界而言,兩岸共和統一,不僅僅解決中國統一、消彌台海戰禍,更重要的是提供了一種不同思想、主義、觀點、制度、族群的人們和平共處、和解共生、共求發展的示範,為全世界化解地區、文化、宗教衝突、貧富矛盾、經濟生態危機、歷史種族仇恨,尋求到出路,給人類大同帶來曙光。“共和”成為統一後中國國號的主旨、精髓,是中華民族復興、發展、升華的必然,是人類社會進化、世間滄桑的的正道。

願新春的祥瑞、共和的光輝、統一的民意、復興的熱望,驅散海峽的愁雲,湧動統一的風帆,高揚崛起騰飛的翅膀!

邁入大開大闔局面的東方大國 | 盛嘉麟

庚子辛丑年是中國的噩運,庚子賠款辛丑條約使中國的國運跌落谷底。兩個甲子120年後,如今復興崛起的中國,跨過庚子辛丑年的疫情危機及美國威脅,開展了壬寅年的全球元首外交,2022年以來,已經有26國的元首接連訪華。帶著大國的風範,燦然走進癸卯年,成就非凡,鼓舞著全球華人。

廿大會議上,習近平獲得第三次連任,在世局動盪下,穏定了黨國的領導中心。在廿大會議的報告,習近平公開和自信的說明了中國的道路、團結穩定、發展經濟、大國外交、科技發展、枕戈待旦、建立社會主義的中國式現代化。將統一台灣明定為中國的國內問題,由中國人自己解決。將拒止美日的外力介入定為解放軍的首要作戰目標。報告中不提中美貿易戰科技戰的枝節,使政治經濟及兩岸政策有了新的高度與信心。

【氣勢恢宏的元首出訪】
撒馬爾罕峰會:習近平出席2022年9月在烏茲別克斯坦古城撒馬爾罕舉行的上海合作組織峰會,強化中亞地區安全合作和政治穩定,推動“一帶一路”建設,鞏固了中國在上合組織的主導地位。

G20及APEC峰會: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G20三天時間裡與11個國家領導人舉行雙邊會談,外加聯合國秘書長。習近平除了出席G20大會,其餘的時間都被雙邊會談填滿。11國包括美國、法國、荷蘭、南非、西班牙、阿根廷、塞內加爾、韓國、澳大利亞、印尼和意大利。 次日習近平飛抵泰國參加APEC峰會,會見了日本、新加坡、菲律賓三國領導人。

中海峰會:2022年12月10日,這是阿拉伯海灣國家首次集體與外國元首的峰會,在沙特首都利雅得舉行,沙特!卡塔爾!巴林、科威特、阿曼、阿聯酋領袖以及海合會秘書長出席峰會;在會中推動中海自貿區,以及人民幣的交易。

中沙峰會:12月11日,這是中國與沙特的元首峰會,在利雅得舉行,雙方簽下了約500億美元的投資協議,涵蓋綠色能源、雲端服務、運輸通訊、醫療保健、住屋建造等多個領域;這幾年沙特的政經軍事微妙的從美國漸漸向中國傾斜。

中阿峰會:12月12日,是阿拉伯聯盟國家首次集體與外國元首的峰會,在利雅得舉行,21國領袖參加;體現了阿拉伯國家將經濟轉型,擺脫單一依賴石油的使命,託付給唯一值得信賴的中國。

【聲勢奪人的經貿活動】

世界進口博覽會:2022年博覽會共有145個國家地區和國際組織參展,包括2800多家企業,展出了438項新的產業、產品、技術和服務;習近平強調中國決心對全球開放中國的巨大市場以及合作的商機。

珠海航空展:始於1996年,以軍機及武器為主,是國際第五大航展,這次包括許多空軍的機種、航天太空產品、各種導彈飛彈,甚至陸軍旅級作戰單位的完整裝備。參展軍機陣容,包括了殲16D、殲20、運20、油20、空警500、轟6K及無偵機;首次亮相的是彩虹6無人機、翼龍3、飛鸿97A無人機以及偵7高空遠程無人偵察機。中國軍工科技確是世界的前列,被稱為是中國的肌肉展。

【蒸蒸日上的產經發展】

全力促進經濟發展:清零抗疫三年,雖已保護了以百萬計的高風險族群,但重挫了中國經濟。現在不但抗疫解封,同時放寬了網路平台、企業融資、網上教補、房地產業等等的管制。今年癸卯年將是一個經濟回神的好年,IMF預測GDP增加率可能恢復到 4.4%,一般估計是5~6%。

芯片產業自力更生:中國總計投資了約 1.5 萬億美元,發展半導體, 2021年中國獲得資本融資的半導體公司有686家。最近華為海思,中芯傳出7奈米的電子芯片生產線,中科鑫通正在建立第一條光子芯片生產線,以及合肥本源量子計算科技公司的量子芯片生產線正在緊鑼密鼓建造。對於成熟的傳統芯片、低奈米高階芯片,以及創新材料芯片彎道超車,中國的努力齊頭並進。

電動汽車世界龍頭:2021年中國鋰電池生產約佔全球市場的59.4%,其中寧德時代份額為34.8%,比亞迪為11.8%,穩居世界龍頭。 2022年中國生產的電動汽車佔全球電動車的40%,美國與歐洲分別佔30%與20%,其中比亞迪佔20%,是世界龍頭。

綠色能源領先全球:2021年,中國擁有全球79%的太陽能原料多晶矽的產能,並生產了全球85%的太陽能電池。中國風力發電機組生產佔全球市場 60%。中國水力發電量佔全球水力發電量30.8%。目前中國的可再生的新能源的發電量,以及相關機械設備的產能,都領先全球市場,全面控制供應鏈。

【堅實的軍事力量與國際地位】

軍力壯盛積極備戰:隱然成型的中國遠洋海軍已衝破第一島鏈,最近遼寧號航母戰鬥群還拜訪了第二島鏈的關島附近,如今銀川號導彈驅逐艦甚至率隊前進第三島鏈的玻里尼西亞,到了美國的加州外海。目前中國的陸海空軍及火箭軍的實力緊逼美國,軍工產業突飛猛進,習近平指示要建立世界一流的軍隊,積極備戰,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必勝。

上合組織繼續擴大:上合組織 9個成員國,中國、俄羅斯、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烏茲別克、印度、巴基斯坦和伊朗;地區面積覆蓋全球的25%,人口總數占到全世界的33%。另外有11個國家希望加入上合組織,包括白俄羅斯、阿聯酋、敘利亞、卡達、沙特、緬甸、柬埔寨、尼泊爾、埃及、巴林和馬爾代夫。在防恐救災,維持穩定等領域的影響力日益擴大。

金磚組織繼續擴大:金磚組織有中國、印度、俄羅斯、巴西和南非五個成員國,目前伊朗、阿根廷、印度尼西亞、土耳其、埃及、尼日利亞、敘利亞、孟加拉、墨西哥等國希望加入金磚組織,影響力日益擴大。金磚組織正在進行去美元化,包括本幣貿易結算、數位貨幣,甚至考慮創造一種金磚貨幣,也正在建立新的環球銀行貨幣支付交換平台,避開被美國濫控的 SWIFT。

中國終於擺脫疫情的桎梏,堅毅沉著的應戰美國盎薩白人國家的圍堵,走上民族復興的康莊大道。

閣揆底定,尚有何憂? | 藍清水

這兩個月來,最難看的一齣拖棚戲,非閣揆之去留莫屬。如今雖已底定,但,正如聯合報社論所說的,閣揆不管是誰,都是執行蔡英文之旨意,所以換了誰來當,其結果都一樣。

幾年來,用心觀察執政黨的所做所為,最驚訝是這個帶著817萬人期望的政黨,竟然可以墮落到如今這般地步。至於在野的國民黨、民眾黨、新黨、社民黨、時代力量、基進黨、無黨籍者,雖不如執政黨的腐敗、顢頇,但也好不到哪裡去。

中華民國在李登輝透過民選擔任總統之後,所走的政治路線率都以美、日為範,而美、日的所謂民主政治,其實是資本主義民主政治,這套制度其實是為資本家和智識分子服務,真正照顧到老百姓的很少。這可以由從政者不是資本家便是智識份子,而他們所關注的是透過制度性的法律,保障其權益和掠奪屬於大眾的資源,得到證明。其中知識分子甘心當資本家的犬馬,尤其令人失望。

從歷次的選舉中,我們可以完全明白,當今的政治人物和政黨所關注的不是如何福國利民,而是如何贏得選舉,以保住權、利和如何壯大政黨及掌握下次的勝選資源。當臺澎金馬陷入兵凶戰危的險境時,我們的政府,不但沒能凝聚民心、激勵士氣,卻依然勤於選舉輸贏的政治算計。不禁令人想起《戰國策,齊策六》裡的田單。

田單曾以「五里之城,七里之郭,破亡餘卒,破萬乘之燕,復齊墟」。因為在攻燕國時,「將軍有死之心,而士卒無生之氣」故能贏。攻打狄城時,「有生之樂,無死之心」,所以攻不下來。

如今,島內似乎無視中共的軍事威脅,依然紛擾不斷,街頭民調,年輕人十之八九,不願也不敢一戰。在這種狀況下,執政當局卻仍一味配合美國,撩弄中共,不知一旦兵臨城下,將何去何從?

台獨和反台獨、中國人和敵視中國人的思想鬥爭 | 劉得福

這是一場台獨和反台獨、中國人和敵視中國人的嚴肅思想鬥爭。

台灣自從台獨日奴李登輝當政,開始叫李遠哲動手搞「去中教改」,將5000年中國史觀的教科書篡改為400年台獨史觀的教科書,至今30年,每年約15~20萬新生兒,6歲開始上小學,意謂自教改至今已受台獨毒害的36歲以下的青壯年,大約已有450~600萬,而且逐漸成為社會中堅。而蔡英文更將中國史併入東亞史,等同消滅了中國史。

現在的年輕人知道自己的祖先來自中國大陸的己經不多,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更少,這無法責怪這些受台獨毒害的年輕人,要責怪的是篡改教科書的台獨日奴,和無法撥亂反正的國民黨高層,而國民黨高層甚至連自稱自己是中國人,追求中國統一都不敢講。

在台灣仍在堅決反台獨、捍衛中華民國、捍衛中華文化、懷有大中國情懷的中國人,大約都是出生在民國30~60年,現在都已成為老翁,此長彼消,再過十年廿年,台灣將無懷有大中國情懷的中國人。這無疑是反台獨思想鬥爭的重大挫敗。

台灣被台獨笨圾民進黨一路緊抱美國大腿搞台獨,自降國格,被美國予取予求,一路把台灣推向台海戰場,於是搞到對岸射飛彈、圍台軍演,兩岸兵凶戰危,於是兵役被延長一年,年輕人準備要上戰場當砲灰,這就是瞎挺笨圾民進黨必然的結果。

挺綠的台灣人被貪汙舞弊無能治國的笨圾民進黨一騙再騙又騙,被騙千遍也不厭倦,事到如今,這群挺綠的盲從愚民,和所謂「天然獨」世代的年輕人,難道還不覺醒嗎?還不把禍國殃民的笨圾民進黨拉下馬,那神仙也救不了台灣。

出門(國際)一個中國,進屋(國內)含糊各表 | 天人合一

兩岸,一國之內的兩岸。
各表其“制”,自然;

各表其國號後加上對岸屬國解釋且促統,可;
各表其國,不言統、只說臺灣二千三百萬,則是台獨、獨台、借殼獨。

兩岸啥關係?
因堅決反對台獨而脫離民進黨的民進黨前創黨大老朱高正先生說:兩岸是一個中國內尚未簽署和平協定的內戰狀態下的“兩個交戰團體”。
我將臺灣定位為:地理上,臺灣是中國的一個島嶼;政治上,臺灣是一個中國內與大陸有點差異甚或有可能對立的“另一方面”。國際上,臺灣沒有也絕不能代表兩岸同屬的中國。                  

研究台事方案,名號,應是反復切磋、山重水復、柳暗花明、皆大歡喜後的結果,不應是尚未坐下、不想坐下而故意擺出的拒馬、刻意挖掘的鴻溝、阻隔靠近的峭壁。

不說統的自表民國
如果不是“懦統”們為了掩飾選票算計下不敢言統一的怯懦無為而無可奈何的“找藉口”、“扯爛筋”,
那便是“獨台”們在國際毫無獨的空間、在國內兩岸強大的反獨高壓下,想獨又不敢明獨,而借民國畫皮包藏獨、對付統的“拖時間”、“玩花槍”。

充分理解、包容、考慮臺灣民眾的稱謂習慣、歷史情結、尊嚴面子,與高度警惕、識破、防範、擊敗台獨、隱獨政客利用“民國”名號欺哄臺灣民眾騙取選舉利益、實施“借殼獨”,是當前及今後較長時期內對台事務中最急要、很複雜的課題。

我還是老話:
出門(國際)一個中國,堅定杜絕各表,不給獨台縫隙;
進屋(國內)含糊各表,民間想啥表啥,官方不言各表。
近期不扯名號,水到自然渠成。
各表一萬年,也是一個中國,也有兩岸和平,最後歸結統一。 

「疑美論」如何? | 郭譽申

副總統賴清德日前表示,千萬不要讓有心人故意發起懷疑美國的言論,變成社會共識,這對台灣非常不利。不僅賴,很多民進黨的政治人物和親綠名嘴都公開發言要阻止「疑美論」。「疑美論」是什麼?真那麼可怕嗎?

美國表面上對台灣非常友好,很支持台灣,但是實質上美國可能為了自己的利益,而犧牲台灣的利益,甚至讓台灣成為美國的馬前卒和砲灰。懷疑美國有這樣的居心和企圖,就是「疑美論」。疑美論當然不是空穴來風,美國的很多作為確實讓人起疑:

1. 美國在1949年背棄國民黨政府,1975年背棄南越政府,2021年背棄阿富汗政府。類似地,美國遲早也會背棄台灣。

2. 美國保持戰略模糊,不承諾會出兵保衛台灣,是逃避盟友的責任,當兩岸爆發戰爭時,美國可能會隨機應變、見風使舵,最後選擇背棄台灣。

3. 俄烏戰爭爆發,美國雖然支持烏克蘭,卻堅持不出兵對戰俄羅斯,因為擁有核武器的國家不可直接交戰,以免導致核戰爭。類似地,若兩岸爆發戰爭,美國雖然支持台灣,也不會出兵對戰中國大陸。

4. 美國軍售台灣的武器都不是最先進的,並且常有賣貴之嫌。

5. 美國軍售台灣高效的布雷系統,及促使台灣延長義務役兵役期,是要讓台灣成為抗中的「刺蝟島」,像烏克蘭一樣成為美國的馬前卒和砲灰,為了美國而犧牲。

6. 美國國會通過不少友台法案,尤其衆議院議長裴若西造訪台灣,都是故意違背中國的一中原則,挑釁中國,企圖引誘中國在準備不足之下發起兩岸戰爭,以兩岸戰爭來消耗中國大陸,就像美國以俄烏戰爭來消耗俄羅斯。新任的衆議院議長麥卡錫似乎準備像裴若西一樣造訪台灣,繼續美國對中國的「誘打」政策。

7. 美國逼迫台積電赴美投資興建亞利桑那半導體廠,有利於美國,卻不利於台灣。美國獲得安全的半導體供應,而台積電則墊高了生產成本。美國不再倚賴台灣的半導體供應,因此沒有必要保衛台灣了。

每個國家都把自己的國家利益擺第一位,而視其他國家,包括盟國,的國家利益為次要的,甚至可犧牲的,因此一個國家懷疑其他國家,包括盟國,的居心和企圖是必然的,也是應該的。尤其美國有上述許多可議的作為,台灣人懷疑美國的居心和企圖更是必然的、應該的;反之,台灣人若不懷疑美國,恐怕會被美國賣了、犧牲了還不自知,還幫美國數錢呢!

統戰,是陰謀?還是開大門、走大路的合作? | 王永

台灣人一聽到統戰,馬上就會和"陰謀"兩字劃上等號。這是70年來,國民黨與民進黨接力聯手對統戰一詞污名化的結果。

於是,"中國新歌聲"來唱歌就被說是陰謀,"兩岸聯手合編中學教材",也被抹成陰謀。媒體不久前扣上一句:"中共統戰已經進入高中教材….",就把某大學副校長和高中校長們嚇得趕緊撇清,急忙說這不涉及政治,與統戰陰謀無關。試問"國、民兩黨"到底要欺騙、恐嚇台灣人民到什麼時候?

統戰,本意是不同集團的人通過溝通協商,找出共同的目的,結成共同陣營,也就是統一戰線,然後雙方攜手合作完成階段性目標。

瞭解了統戰的本義,台灣方面實在應該認真考慮中國共產黨各種的統戰合作方案。形象的說,統戰就是求同存異的合作,就是找到雙方的最大公約數,是開大門、走大路的共同合作,是坦蕩蕩攤在陽光之下的謀劃,怎麼一到台灣政客嘴裡,就成了“統戰陰謀”呢?如果是陰謀,人家中共怎麼會把統戰部堂堂皇皇的公開設立在那裡?不是需要偽裝一下嗎?

要知道統戰部是中共最重要的三大部門之一,人家公開的跟你提議、握手、商談、簽約,完全你情我願,這那是什麼陰謀啊?話說兩岸合作發展經濟你不需要嗎?共同維護老祖宗的文化不應該嗎?促進兩岸學子心靈融合不對嗎?一起唱歌創造新音樂、新商機不是互蒙其利嗎?… 這樣的"統一戰線"、聯手合作不好嗎?不正確嗎?反倒是台灣的特務經常以這個學院、那個研究所的學者身份出現在大陸的各個學術研討會,這才是十足的陰謀吧?

有了以上的瞭解,台灣各黨派實在不應該害怕統戰,反過來還應該歡迎統戰,甚至主動去跟共產黨統戰,促進兩岸相向而行才是正道,倘若一味的污衊統戰、拒絕合作,蠱惑台灣人民背向大陸越跑越遠,那麼終有一天,中國共產黨對台獨派、割據派都不會再抱持希望,一旦不跟你統戰了,那就意味著完全放棄合作,其結果會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