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還有人要反共嗎?先反民進黨吧! | 劉得福

台灣現在還有人要反共嗎?
是要反毛澤東的共產黨?
還是要反鄧小平的共產黨?
還是要反習近平的共產黨?

今之習近平共產黨,非昔之毛澤東共產黨;
昔之中國大陸,黑暗鐵幕,民窮財盡;
今之中國大陸,大國崛起,傲視世界。

當年
大陸努力搞文革!
台灣努力搞經濟!
現在
大陸努力搞經濟!
台灣努力搞文革!

自1992鄧小平南巡改革開放至今,才不過30年,中國已從鐵幕走出來,早已擺脫毛共時的國力衰弱,一窮二白,轉而變成國強民富,整個國家蒸蒸日上。
中國現在是世界第一大工廠,也是世界第一大市場,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不久將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
擁有世界第一的外匯存底32,501億美元,
是第二名的日本12,980億美元的2.5倍,
是台灣5,488億美元的5.9倍。(參見《外匯儲備的國家和地區列表》)

大陸30年間,高速鐵路網蓋了超過40000公里,世界第一。
三條貫穿歐亞的萬里鐵路,早就通車到中亞、歐洲、俄羅斯,其中一條從浙江義烏,直接就開到英國倫敦
中國國家高速公路網遍及全大陸,密度世界第一,採用放射線與縱橫網格相結合布局方案,由7條首都放射線、11條南北縱線和18條東西橫線組成,簡稱為「71118」網,總規模約11.8萬公里,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高速公路系統。
中國大陸嫦娥五號都登上月球了。

而反觀台灣,一條短短53.2公里的桃園機場捷運,蓋了20年才通車,還狀況不斷,通了車還問題一大堆,還沒什麼人去搭,僅僅通車3個月,就虧損17億,鉅額營運虧損,才開通就面臨經營不下去的窘境。

習近平的「一帶一路」有130多國、70多個國際組織加入,連世界孤兒北韓也加入,只有台灣孤立在「一帶一路」的門外。我非常佩服習近平宏觀的「一帶一路」策略。中國儒家文化所到之處,帶給各國的是進步,是和平共榮,是兼善天下,是處處建設、處處發展、處處經濟、欣欣向榮。

相較於中國,美國邪惡帝國主義所到之處,帶給各國的是政變,是內戰,是政局動蕩,是遍地烽火、戰爭不斷,是國家一片焦土、難民無數。阿富汗、利比亞、敍利亞、伊拉克,哪一個不是一片焦土,難民無數?

中國無疑是中華文化、儒家思想發揮得淋漓盡致的泱泱大國,習近平儼然世界領袖,中國大陸儼然取代美國而成為世界領導,一雪百年來中國被列強侵略瓜分之恥,光耀炎黃子孫,揚我中華民族。

反觀台灣,這25年來,陷於政治惡鬥,民進黨在野時,為了奪權,採取焦土杯葛,為反而反,無所不反,一陣亂反,連對全民好的政策也不顧一切的反,讓國家停止進步,例如反服貿、反核四。

民進黨兩次執政,陳水扁執政8年,率領文武百官,成為中華民國有史以來最貪汙的政府,陳水扁是有史以來最貪汙的總統,最貪汙的第一家庭,最貪汙的第一夫人,最貪汙的第一親家,最貪汙的第一駙馬,滿門貪汙,滿朝貪汙。而蔡英文執政6年,就因倒行逆施,反民意而行,陷人民於水深火熱、民不聊生。

民進黨成為台灣禍國殃民的政黨,
民進黨是全台灣最大的詐騙集團,
民進黨是全台灣最大的賣台集團。

兩相比較,習近平的共產黨,帶給大陸人民經濟發展、世界強國,帶給人民富足康樂和榮耀;蔡英文的民進黨,帶給台灣人民經濟困局、國力衰敗,帶給人民痛苦不安和無望。

大陸在習近平的領導下,國強民富,蒸蒸日上,人民充滿希望,充滿自信!
台灣在蔡英文的領導下,國力衰敗,江河日下,人民哀鴻遍野,民怨沖天!
大陸現在與美國平起平坐,是世界二大強國。
台灣現在與北韓難兄難弟,是東亞唯二孤兒!

論法治,
一個李明哲案,大陸公開審理,全程直播。
一個周泓旭案,台灣黑箱審判,偷偷摸摸。
台灣各方面都已無法與大陸相比,唯一可與大陸比較的民主,台灣卻是沒有法治的民粹式民主,成為全世界民主國家最壞的示範。

現在還要反共嗎?
當年要消滅萬惡共匪,現在還要殺朱拔毛嗎?
台灣人不要頭殼壞去,
不管黑貓白貓,會抓老鼠的就是好貓。
不管什麼政府,能帶給國家強盛、人民幸福的政府就是好政府。

奉勸台灣人,民進黨在台灣,已經搞得民不聊生,人民活不下去!人民月月上街頭抗爭,國家動蕩不安,社稷永無寧日,人民民怨沖天。
現在危害台灣和台灣人民最大的敵人,不是中共,而是民進黨!
要反共?不如反民進黨!
我們把反共的力氣省下來,先拿來推翻蔡英文和民進黨,還比較有價值一些,也才是拯救台灣人免於水深火熱之道。

《聯合報》反共 把讀者當傻子 | 譚台明

《聯合報》的郭崇倫大談美國售出軍火的政策有多麼壞,硬塞給台灣不想要的,台灣想要的卻不賣。但那美國為什麼那麼壞?你不分析一下嗎?

上禮拜,郭崇倫分析了習近平要清零的原因,他得出的結論是︰「政治掛帥」,要為二十大保駕護航。這分析當然是可笑的,任何不瘋的人都知道,清零影響經濟,若說二十大要護航,就只要病例數好看來護航,不要經濟數字好看來護航?這種毫無水平的分析,只能說,瘋子在騙傻子。(參見《「清零」、「共存」各有優劣,否定「清零」成為政治正確》)

這週,郭崇倫罵美國,但就不肯分析一下美國為何非要賣我們「不對稱武器」的原因。因為分析出來,文章的目的就破功了。美國的目的,無非是要台灣像烏克蘭一樣「不對稱」地以小搏大,寧死不屈,讓台灣成為戰場的慘況被全世界廣泛報導,激起全世界對中共的憤恨,即如同現在美國在俄烏戰事上的操作手法一樣。郭崇倫看不懂嗎?他不說。因為說了,台灣人就不願意當砲灰,怕洩了台灣人「反共抗中」的所謂「士氣」。

另一篇《聯合報》記者林則宏的報導,講中共「動態清零」引起了多少的民怨,以至於民眾唱《國際歌》洩憤,所以連《國際歌》也不讓唱了,最後還要引海耶克的話,來個「自由無價」的無可挑剔的政治正確之結尾。

這篇報導裝瘋賣傻的地方就在於,你為何不「平衡報導」?沒有支持清零的人?我認識的大陸人之中,有支持的,有不支持的。而不支持的,也多半是怪執行力不足,很少責怪清零政策本身。這些「平衡報導」的基本新聞常識,BBC都還要裝一下呢,聯合報是裝都不裝了。

最後引用海耶克的話,更是莫名其妙。莫非台灣去年沒有上三級防疫?沒有限制人民自由?今年共存是對的,那去年清零不就是錯的?笨蛋也知道不能這樣說嘛!因為病毒傳染力不同,「兩害相權取其輕」的考慮點有所變化。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全世界所有的執政者都是這麼做。考慮自身條件與得失之間的拿捏,最後只能在「兩害相權」之下做一決定。

今天,中共依其主客觀環境而做了「清零」的選擇,一如台灣在去年也做了清零的選擇,妨害自由,都是一時的,為了是更長遠的自由生活。現在,故意淡化這些措施的暫時性,故意把他描繪成「與人民的自由意願作對」,以符合西方塑造的「共產專制」「殘暴無人性」的想像。請問老共神經病嗎?他沒事去激怒人民幹什麼?如果不是為了防疫,這麼做對老共有什麼好處?而防疫的好處,是老共一黨獨享,還是全民共享?這些基本的敘事邏輯,故意不講、不分析,而把全民都當傻子,任由他的瘋話去哄騙,塑造中共「欺壓人民」的形象。

小時候看美國拍的二戰電影,德軍全是傻子,盟軍全是英雄。但就是不知道這傻到不行的德軍為何打得英、法潰不成軍?大約就是英、法太善良了,被壞壞的德國給騙了,德國殘暴無比,全憑高壓加上謊言來統治,人民不敢反抗,最後還是美國英雄不畏強暴,智勇雙全,一下就戳穿了德國的謊言,所有人民都醒悟過來,打敗了又笨又壞的德軍,世界又重歸幸福正義美好。

嗯,幾十年了,多麼完美的敘事,還是那個味兒!林則宏,加油,向好萊塢的編劇進軍,稿費高多了。

「清零」、「共存」各有優劣,否定「清零」成為政治正確 | 譚台明

今天(2022/5/14)聯合報有一篇郭崇倫的長文,此文算是徹底清算了中國大陸的防疫政策。其基本觀點,就是說中共政治掛帥,置民生經濟與自由人權於不顧。

此類的論點,有一個最大的誤區,就是以為「共存」就可以保經濟。這在西方,也許是,也許不是。是,那是因為前面已經流行過好幾波了,Omicron相對算是輕的,人民已不在乎,所以可以共存。不是,則是因為若共存的結果仍然造成大流行與很多死亡,則經濟一樣難保。西方如此,但在東方(尤其中國大陸與台灣),想其「存保經濟」,則肯定不是。

「不是」的原因,第一、因為之前沒有大流行,民眾沒有「更爛的情況都經歷過了」來打底,所以對Omicron還是比較恐懼的。比如台灣,防疫雖堅持不升級,可是餐廳人數不就自然減少了嗎?學校不就自動停課了嗎?很多公司不都盡可能的選擇了線上開會上班嗎?中國人的習性(台灣在此時,其「中國人的習性」也是無法掩蓋的)自然選擇「保命保家保健康」,與西方堅持開趴開會要交際的生活習性大異其趣。所以,假設清零會造成經濟下滑到剩下三、四成,那麼,共存,大約也只能保住五、六成,比清零好不了太多,但人命的風險與人心的動盪則嚴重許多。

上海的疫情,歷經一個半月的封城,解封在即。而台灣,疫情也延燒一個多月了,參照日、韓、星、港的例子,共存之下,整個疫情大約要持續三、四個月。所以,算總帳,就算不考慮人命,純看經濟,誰優誰劣,還真不好說。

若說封城造成民眾的反感,則共存而造成大流行,民眾難道就不反感了?莫非台灣人現在正在感謝政府讓我們共存?

中國大陸是個有14億人口的地方,如果上海不封,則疫情漫延全國。上海不封封外地,則備多力分,更封不住。且獨厚上海,外地必然不服。只好一視同仁,何處爆疫情則封何處,從源頭阻止,沒有例外,大家沒話說。若採取全面共存,則港、星、日、韓的疫情可以在三個月左右平穩下來,但中國那麼大的地方,漫延到全國,沒有一年半載不能消停(請看去年的美國),不算人命只算經濟帳,對國家的影響也可能更大。

所以說,清零與共存,是在兩害相權下的選擇,各地選擇可能不同,但不能說那個一定對而另一個一定錯。很多人都一廂情願的認為,大陸搞封城是習近平的獨裁。我不這麼認為。我非習粉,但只憑理性的分析,就可判斷這仍是專家會商後的理性決策。

有些人認為,習要連任、要專權,所以就一定要採取高壓極權暴力統治的方式。這見解未免是政治幼稚病。所有的高壓極權統治,其來源只有二個,一是憑槍桿子打出來的,蔣、毛是也。一是憑民眾的支持而將他推上去的,希特勒是也。就算習氏想專權,但他的專權還未實現啊(畢竟尚未進入第三個任期)!他在這個時候去做違背民心的事,豈不是自找麻煩,小不忍而亂大謀?所以,就算從習氏想專權的角度出發,習在此時,也不可能不理性決策。

還有一種論調,認為大陸就是專制,不講人權,為了領導人的面子,說封就封,完全無視於人民的自由。這一樣是政治幼稚病。(別以為職業政客和所謂的專家學者就不幼稚。他們也許在政治算計上極聰明,但在政治大勢與戰略上,則可能見識短淺。此二者並不矛盾,比如慈禧太后在政治手腕上就極高明,但在國家大政的戰略眼光上,則顯然是不足的。)第一、封城如果不是說封就封,不鐵腕,則還封得住嗎?來個預告,人豈不是全跑光了?第二、如果說,鐵腕封城剝奪人民自由是為了統治者的臉面,請問這臉面是什麼?不就是少死人嗎?但少死人,不也是人民的願望嗎?而封城造成經濟下滑,則統治者的臉面又在何處?

台灣人及西方媒體,總是把集權統治者描繪成兇惡殘暴而又愚蠢惡劣。請問,獨裁者如果那麼愚昧,他是怎麼上位的?他的政敵都是吃素的?沒錯,歷史上很多的獨裁者都是私心自用,不恤人言,自以為是。但是,這都是他們在權力穩固之後的事,也就是發生在其執政的晚年(世襲的皇帝不算)。若上位之前就如此昏庸自是,則就等於說,全國人民以及他的政敵都是傻子。一個全國是傻子的國家,短短三四十年從一窮二白到世界第二,且直接威脅了美國,可能嗎?

公平的說,防疫政策,沒有萬全。清零還是共存,因時因地,不可一概而論。今台灣輿論,唯西方馬首是瞻,而不知西方因恐懼中國的強大而危及歐美獨霸世界的地位,已失其過去之客觀理性,而開始全面否定中國。凡中國所為,必要挑錯,再以偏概全,把局部的疏失說成全面的錯誤,然後全面抹黑否定,再加以譏諷嘲笑。這其實是心理戰、輿論戰的一環,而非理性的看待、分析問題了。如今台灣唯西方馬首是瞻,頌揚共存,蔑視清零,已失去理性思考,昧於「清零、共存各有優劣」的事實,先下了結論,判定「清零」為邪惡,接下來當然就是攻擊做此「邪惡」決定的那顆「邪惡」之心了。

最後,再說一點︰如果能做得到清零,那一個國家不願意?今天西方的問題是,就算犧牲短期的經濟,他們也做不到清零啊!既然做不到,就只好為「不做清零」找各種理由,尤其不能允許那「做得到」的例外存在,否則不只是打臉西方政治,簡直就是打臉西方文化了。這自然是整個西方社會絕對不能忍受的。

台灣中立化、中性化可取嗎? | 郭譽申

面對惡劣的兩岸關係,前副總統呂秀蓮近年一再呼籲台灣要和平中立,而發表不少政論文章和書籍的作家范疇則主張台灣要中性化。中立化與中性化涵義雖不同卻相近,可說是統一與獨立之外的第三條路。有可取之處嗎?

簡單說,統一是台灣完全倒向中國大陸;獨立是台灣完全倒向美國,對抗中國大陸;而中立化與中性化都是台灣既不倒向中國,也不倒向美國,既不對抗中國,也不對抗美國,即台灣在中、美之間保持不偏不倚的姿態。理論上,台灣的中立化或中性化與中、美都能保持和睦的關係,因此維持台海的和平。

中性化與中立化的涵義相近,差異在於後者適用於主權國家,而前者不涉及主權國家的地位,如范疇先生的說明([1]):『「中性化」(Neutralization)不等於「中立化」(Neutrality);後者可能隱含了中國承認台灣的獨立國家地位,但前者完全沒有這層政治含義,而僅僅表達了中國同意使台灣從一個目前處於「衝突公式」中的元素,改變成為一個「和平公式」中的元素,並以中性的地位參與國際事務。』

台灣中立化、中性化的論述與國民黨(或許只是部份人)的「親美和中」路線其實頗為相近。「親美和中」是對中、美兩邊都討好,而中立化、中性化是在中、美之間不偏不倚,也是想兩邊都討好。中立化、中性化可說比「親美和中」更具體明確,「親美和中」讓人懷疑可能偏向美,也可能偏向中,因此容易被抹紅;中立化、中性化則擺明了在中、美之間不偏不倚,明確地不偏向中國,因此不容易被抹紅。

民進黨蔡政府的台灣定位顯然是完全倒向美國,對抗中國大陸。俄烏戰爭告訴我們,台灣這樣的定位很像烏克蘭,很可能像烏克蘭一樣成為美國的馬前卒和戰場,用以阻擋中國的持續崛起。大部份台灣人應該都能感知到台灣這樣定位的危險性,而期盼一個比較安全的台灣定位。台灣中立化、中性化正符合這樣的安全需要,既不偏向中國,也不偏向美國,而與中、美都保持和睦的關係。

蔡政府完全倒向美國,對抗中國大陸,陷台灣於險境。國民黨應該考慮以台灣中立化、中性化為主要政策,以化解台灣的險境,也比較能避免民進黨的抹紅。台灣的中立化、中性化需要國際社會的接受,尤其中、美双方的同意。這當然不是短期就能達成的,不過只要國民黨和台灣願意朝這個目標努力,對國民黨和台灣都是有益的。何樂而不為呢?

筆者雖然支持范先生的台灣中性化主張,卻不贊成他濃厚的反共意識形態([1])。台灣中性化與反共是顯然矛盾的,中性化必須以中性的心態看待中國/中共(以及美國),言行反共就不中性了,高喊反共,中共怎可能接受台灣中性化?

[1] 范疇,《被迫一戰,台灣準備好了嗎?:台海戰爭的政治分析》,八旗文化,2021。

兩岸同屬一中,無待美國承認 | 謝芷生

最近由於美國國務院更新美台關係網頁,未再提“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以及“美方不支援台獨”,而令部分台獨分子欣喜若狂。足見他們“倚美謀獨”的心理缺失,已到了病入膏肓,無可救藥的地步了。站在同為中國人,以及兄弟骨肉之情的立場,真令人既遺憾又悲哀。

筆者雖為臺灣外省人,但自小在臺灣長大,早已視臺灣為家鄉,不覺自己與臺灣本省人有何區別。認識我的大陸同胞,明知我祖籍在大陸,仍視我為臺灣人,筆者也認為理所當然,無需糾正。即使外國人問起來,我也會不假思索地回答,來自臺灣。德文中,來自何地,即意味著是那個地方的人。有時為了避免誤會,以為臺灣是另一個國家,才會說,來自中國臺灣。這是台獨分子,絕不願做的表述方式。

1970年筆者來到德國,慕尼克,住在一所天主教辦的學生宿舍裡。某晚宿舍負責人想瞭解,住宿學生的背景,逐一詢問學生來自何地。同樣來自臺灣的同學,對此卻有兩種不同的回答。一般祖籍地在大陸或偏藍的臺灣同學,會回答,來自中國。而有台獨傾向的臺灣同學,則會回答,來自Formosa,甚至連臺灣兩字都不屑提及。這給筆者留下了終身難忘的印象。那時台獨分子已開始在臺灣留學生中,散播台獨思想,進行洗腦了。從那時起,臺灣留學生中就逐漸開始分為“統派”與“獨派“或“藍營”與“綠營”了。

許多人都會問,“台獨思想是怎麼產生的?” 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因牽扯到多層因素。但據筆者淺見,認為最明顯的有三個方面。其一,日本的殖民統治。1895年中日甲午戰爭,中國戰敗,被迫簽訂馬關條約,將臺灣割讓日本。當時許多臺胞都捶胸頓足,哭天喊地,不願接受做“亡國奴”及“次等國民”的命運。

日本統治臺灣,前期施行了高壓政策。據說前後殺害了數十萬臺胞,有說二十萬的,也有說六十萬的,至今沒有個統一說法。但日本人嗜殺,嗜用高壓手段是毋庸置疑的,譬如在抗日戰爭期間,大陸同胞也經歷過日本人的屠殺與高壓政策。但後期日本人對臺胞改採溫和的同化政策,並推行所謂“皇民化運動”。時間一久,有些意志薄弱的人就發生了動搖,真把自己當成了日本人。1947年發生的所謂“二二八事變”,就是在此背景下釀成的。國民黨到臺灣後,並非沒有試圖抹去此事的創痛記憶,但台獨分子卻一再在傷口上撒鹽,甚至還進行歪曲宣傳。背後究竟有誰指使,值得關注。

 其二,國共內戰。國民黨1949年在大陸內戰失敗,敗退臺灣後,在臺胞中極力進行反共洗腦宣傳,造成臺胞普遍仇共、懼共的心理,並用“反攻大陸”麻醉、哄騙來自大陸的臺胞,使他們相信,國民黨終將帶領他們重回大陸故鄉。這也是當局為了防止外省人與本省人過度融合,造成威脅的手段。1960年發生的雷震案,即在此背景下產生的。

 其三,美國的介入。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美國派遣第七艦隊進入臺灣海峽,將臺灣視為禁臠,實行間接佔領。直至1979年中美建交後,才表面撤出了臺灣,但其實際影響力卻從未中斷過。為實行均衡外交,減輕來自蘇聯的壓力,1972年美國尼克森總統訪華。此純屬美方的策略性運作,中美間的大國對抗,意識形態的對立,並未絲毫減輕。既屬一時間的策略性運作,則一旦時過境遷,形勢改變後,就會回到原來的敵對關係。這根本不至令人感到意外吃驚。

台獨分子倚美成性,才會把美國對臺灣的態度看得如此重要。 其實中、美雙方既然改變不了敵對關係,與其相互虛與委蛇,不如把真實關係挑明瞭好,可避免有人心存幻想,放鬆警惕,一旦對方全面攤牌,會造成措手不及的無謂損失。兩岸同屬一個中國,是個事實,美國否認也改變不了什麼,而最後是和統還是武統,跟美國是否承認一中沒有關係,也是美國阻擋不了的。

「中國崩潰論」死灰復燃? | 郭譽申

2001年,在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前夕,美籍華裔作家章家敦出版《中國即將崩潰》,開啟了「中國崩潰論」的濫觴。在書中,章家敦斷言:「中國現行的政治和經濟制度,最多只能維持5年…中國的經濟正在衰退、並開始崩潰,時間會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之前、而不是之後!」章所斷言的時間早已過去,然而中國不僅沒有崩潰,還持續高速經濟增長,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使得「中國崩潰論」消聲匿跡了好一陣子。

不過,近幾年「中國崩潰論」似乎死灰復燃了。近年的「中國崩潰論」與二十年前有些不同,二十年前有章家敦作為領頭羊,受到國際媒體和全球的關注;而近年則沒有明顯的領頭羊,主要僅在台灣和華人世界傳播。雖然沒有領頭羊,也就沒有一致的論述主軸,近年的「中國崩潰論」透過媒體、網路、書籍等各種管道廣泛傳播,不僅聲勢不小,更有無孔不入的綿密。

近年的「中國崩潰論」內容龐雜,對中國大陸的任何微小弱點或缺點,都能大作文章唱衰中國,甚至也能無中生有,憑空想像出中國未來的危機!譬如:美中貿易戰會戳破中國的經濟泡沫,使經濟崩盤;大陸對網路大企業的反壟斷督查和罰款,是侵吞私有企業的資產;習近平的反腐打貪只是清除政治競爭者,並不合法;習近平的權力不穩,中共高層內鬥激烈,危及政權;中共在香港實行《國安法》,在新疆對維吾爾族實行種族滅絕,造成香港和新疆動盪;大陸的人民嚮往自由民主,在經濟走弱之下,將起來反對中共政權等等。

「中國崩潰論」為何死灰復燃?其導火線幾乎可以確定是,2018年美國對中國開啓貿易戰,中美的關係急轉直下,並進入全面的競爭甚至對抗。中美對抗使反共、反中、台獨者樂不可支,他們極力推出「中國崩潰論」,因為迷信美國能在中美對抗中獲勝,甚至導致中國崩潰,也企圖以「中國崩潰論」抵擋中國持續崛起對台灣人的吸引力。

事實勝於雄辯。近年的一些經貿數據顯然不支持「中國崩潰論」。例如,中國2019年的國內生產毛額(GDP)大約是美國GDP的67%,兩年後的2021年,中國的GDP已經達到美國GDP的77%;而中國的全球進出口總值自2017年起已經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其2021年的進出口總值更超過美國達29% (參見《美中貿易戰如何?會經貿脫鉤嗎?影響中美如何?》)。

其實這兩年中國的抗疫成效遠勝美歐,使人民對政府和共黨的支持度空前高漲。中國怎可能崩潰?另一方面,美國雖然時常指責中國,它卻把中國視為最主要的競爭者,對中國的忌憚之情溢於言表。若中國即將崩潰,美國何必對中國如此忌憚?因此近年的「中國崩潰論」完全是無稽之談,看來它流行不了多久,過幾年又要消聲匿跡了。

“國強必霸”並非放諸四海而皆準的規律 | 謝芷生

中國春秋時代即有諸侯相繼稱霸的記錄。原因是周天子統治權力式微後,無法有效號令諸侯。於是諸侯中發展得較好,較有實力者,就出來稱霸,號召諸侯,對內安定統治秩序,對外抵禦外族侵擾。因此當時的所謂稱霸並非貶義,反而是周天子賴以維護天下秩序,使萬民得以安居樂業的依託。但自晉國遭韓、趙、魏三家分割封地,自立為王後,乃造成天下秩序大亂,周天子的權威,從名義到實質都被破壞了,天下再無諸侯與萬民可尊崇的對象了。

人類社會需要有穩定秩序的權威,使其得以和諧安定、繁榮發展。不論是古代的人治或現代的法治,其欲達到的目標皆然。從此一標準出發,衡量社會制度的優劣,即應以其所賴以生存發展的社會,能否因此獲得和諧安定、欣欣向榮為最高衡量準則。

中國春秋時代的霸主,雖稱之為霸,但其遵行的卻非“霸道”,而為“王道”。這與今日美國霸權主義者所奉行的“以強凌弱”、“以大欺小”的做法,相距何止十萬八千里。中華民族基本上是個崇尚儒家文化,尊王道而反霸道的民族。儒家文化的核心理念,即我們在校期間所學習的“禮義廉恥”和“四維八德”等固有的倫理道德。文革後的大陸也越來越重視中國傳統文化教育了。可見一個好的,正確的制度是不會被長期淹沒的。

較之中國,甚至歐洲,美國是個歷史文化較短淺的國家。美國原為英國殖民地,經獨立戰爭後脫離英國,於1776年7月4日建立美利堅合眾國。國家獲得迅速發展強大,而成為今日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由於美國一開始就是建立在掠奪和擴張基礎上的國家,因此至今仍保留著崇尚霸道與實力的原始天性。

筆者青少年時很喜歡看好萊塢的西部武打片。據說蘇聯的史達林生前也愛看,目的是要看看美國白人當年是如何一步步消滅印第安人的。據說印第安人原系發源於我國北方的少數民族,經白令海峽移入美洲,最多時曾達到4000萬人左右,而居住在今日美國境內的印第安人也有1000萬人以上。白人初到美洲時,當地印第安人對他們既慷慨又友好。但當白人站穩腳跟後,卻恩將仇報,將他們趕到西部的荒漠中,並限居於狹小的保留地內。美國霸權主義者動輒污蔑別人搞“種族滅絕政策”。其實最早,最徹底實行種族滅絕政策的,就是美國霸權主義者。以至過去一度超過1000萬人的印第安人,到1970年只剩下約80 萬人了(參見《美國滅絕印第安人慘劇》)。

美國“國強必霸”的邏輯,是從他們自身的經驗得出的。他們過去到處侵略、掠奪,因此認為中國強大後,也必然會步上他們的後塵。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筆者不久前曾在拙文中提過,美國建國240年中,曾發動了200多次戰爭,無戰爭的時間不超過16年。他們是真正名副其實的“好戰分子”、“恐怖分子”。美洲對歐亞大陸而言,只是在太平洋和大西洋外的一座孤島。正因為它遠離歐亞大陸,兩次世界大戰均未被觸及。二戰後遂成了唯一真正的戰勝國。一些歐亞大陸上的古老文明國家,反被他們踩在了腳下。

美國霸權主義者信奉“國強必霸”的規律,因此認為,憑藉其今日的實力,稱王稱霸是理所當然的。2021年當中美外交代表在阿拉斯加會面時,美方代表竟粗暴無禮地說,他們是從實力地位出發,對中國說話的。遭中方代表嚴厲反駁訓斥。鑒於美方代表既無教養,又目中無人,令中方代表恍如“秀才遇到兵”,無奈之下被迫說出了:“中國不吃這一套”的大白話來。

跟美國霸權主義者打交道,講”溫良恭儉讓“是根本行不通的。然而即使如此,筆者仍認為,美國霸權主義者雖是壞蛋,但絕大部分的美國人還是好的,我們必須與他們維持良好的關係。只有當中國更強大富足了,才能折服美國霸權主義者,使兩岸和平統一的目標得以實現。

烏克蘭軍費超高透露什麼 | 黃國樑

2014年政變後,基輔統治集團將國家財政從改善人民福利轉向強化軍備。烏克蘭的軍事預算從2014年的17億美元增長到2019年的89億美元,佔其GDP的5.9%。

我在觀察者網上看到羅思義的一篇文章,才首度知道烏克蘭早就在為一場大規模戰爭做準備,這些數據讓我驚駭地眼珠都要掉出來,5.9%什麼概念?比以色列的軍費占比還高;羅思義並說,美國跟某些北約國家還有幾百名教官參與烏軍的訓練,烏克蘭根本就是在美國的監督下準備戰爭的。

他要凸出論述的,就是這不是一場忽然爆開的戰爭,而是美國預謀甚久的,並在烏克蘭也積極響應配合,按預定的期程,在相關條件都滿足的狀態下,被人為引發的戰爭!

羅思義論述中的一個重點是:這次美國不再對付伊拉克、敘利亞這種小國,而是單挑俄羅斯這樣的核大國,雖然它並不直接下場,但直接在背後操控。

烏軍不是美籍的美國大兵,但發揮著美國大兵的作用;這顯然是美國的一次戰略思想上的躍進與質變。但美國何以如此?一個可能原因,是它已清晰地感到自己的衰落,而衰落的恐懼讓它鋌而走險,意圖削弱對它生存與安全最具威脅的俄羅斯。

這個盤算還算是在理性的範疇之內,另一個可能卻相當令人驚恐,即美國意欲引爆一場世界大戰,或主要軍事強國都捲入、近於世界大戰的亂鬥,好讓它在亂局中重獲生機,再次為它的霸權續命。因為,美國的霸權就是從兩次世界大戰中誕生的。頭一次大戰它最終參戰扭轉了戰局,擊退了德軍;第二次大戰美軍更兩面作戰,不僅在太平洋上讓日本吃癟,也在歐陸上讓德軍敗退!同時,因為戰爭讓其軍工體系成為全球軍火的最大生產基地。

如果這的確是美國為挽救它的衰落的命運,從而昏了頭地在全球挑起戰端,那台海的戰爭亦不遠矣!美國所說的刺蝟或豪豬戰略,並不是要台灣因為不斷購入武器,最終阻嚇了共軍的進犯;而是一步步在將台灣武裝到牙齒後,挑起台海戰役,不單讓解放軍啃不下台灣,更唆使英、澳、日本一起圍殲共軍,它自己則在最後階段下場收拾殘局!

烏克蘭軍費占GDP比重已是台灣的3倍多,台灣2019年的軍費才占GDP的1.7%而已,烏克蘭同年度的占比竟是台灣的3.5倍。

在美國一再逼迫下,台灣今年國防支出已是史上最高,但不計入F16的購機特別預算,3726億也只占今年全年GDP的1.9%左右而已,若再加上購機預算的年度支出,變成4127億元,約為140億美元,也只占到GDP的2.1%而已。

蔡英文四年前就已承諾要將軍費支出提升到GDP占比3%,亦即,如果真的達成,台灣一年的軍事預算將達到驚人的200億美元以上,可與加拿大、以色列、巴西的軍費媲美。

當一個小島竟與幅員遼闊的加拿大、巴西相提並論,或與以色列這種安全恐懼達到極致的國家相仿,它的目的就絕不是嚇止而已,而是像烏克蘭一樣,準備決戰!

但烏克蘭的最終命運就是被肢解而已,國不復國;如果台灣也走上被美帝一次性拋棄的境遇,那就不是被肢解了,而是被徹底吞滅!就算大陸負傷頗重,但其結果並不會改變!

至於美帝是否真能如其所願地霸權延續下去?恐怕只能是一廂情願。帝國的衰落就像是一種歷史宿命論,它有內在客觀的決定性力量促成它的衰落,不是靠主觀的作為就能挽回。

台灣人若發現軍費突然一夕暴漲,就知道此處不宜久留,最好速速離去,因為戰火馬上就要燒到門口了!

現在的東西兩火藥庫與上世紀初何其相似 | Friedrich Wang

二十世紀初,東西兩大火藥庫,一個是歐洲的巴爾幹半島。因為民族成分複雜,宗教紛呈,俄、奧、英、法、德、義、土等帝國利益糾葛難分,導致區域戰爭、衝突不斷。終於,1914年爆發了第一次世界大戰,整個歐洲都捲入其中。

大約同時中國東北,也就是所謂的滿洲一樣紛亂,俄、日在其中角力,牽涉到背後列強的利益。1904-05年的日俄戰爭,甚至被西方史家認為改變了歷史發展進程,英、美背後支持日本獲得勝利,一舉動搖沙俄的統治,並且影響到中國的革命。

滿洲的問題沒有因為戰爭的結束而解決,俄國在北滿的勢力依然很大,加上中國近代民族主義的興起,滿清被推翻後遺老的復辟行動,軍閥力量的壯大,這些都讓滿洲持續複雜、緊張,陰謀與動盪不斷。發生在1931年的918事變,就是這種複雜情況的一次總清算,日本不能坐視中國民族主義的興起,讓其在滿洲的30年布局付之一炬。這結果是瓦解了一戰後的國際秩序,發生骨牌效應,終於引發了第二次世界大戰。

所以,兩次的世界大戰其實就是這東西兩枚定時炸彈的輪流爆炸而已。如今,西方的炸彈,種族情勢緊張又面臨兩強角力的烏克蘭終於在北約步步進逼,俄國孤注一擲下引爆。是否繼續擴大,坦白說前途未卜,但很難樂觀。

我們還又該問,那麼東方的炸彈在哪裡?自2018年中美貿易戰以來,兩強關係緊張,美國明確將中國列為假想敵。中、美這4年來幾次對話,基本無用,矛盾還日益增加,美國拉攏盟國包括日、韓、澳甚至印度加入反中行列,圍堵密不透風。最近烏克蘭有事,美國不斷聲稱要中國出面調停,但是北京基本上在這個事情上低調以對,不願意介入太深,因為知道美國實際上不是真心為了實現和平,而是拖中國下水。

美國現在很清楚,要將台灣推向最前緣,與對岸不斷摩擦,成為一個與烏克蘭類似的角色,制衡中國大陸。所以,一方面鼓勵台灣發展攻擊性武器,二方面提升與台灣的軍事合作,並且不斷放話不排除提高與台灣的外交層級,進入國際組織。美國是否真的這樣做,筆者判斷不是沒有機會,但更可能的是類似聲稱支持烏克蘭加入北約一樣的做法,誘使台灣配合美國的政策,甚至做為製造顏色革命的基地,但實際上卻不給真正的名份,最後迫使對岸只有使用武力解決問題,美國本身可以給予武器與情報,讓台灣沐浴戰火之中,而自己只需坐觀虎鬥。

台灣,現在基本上與上個世紀日、俄爭霸的滿洲很類似。歐洲被美、俄從東西撕扯,台灣同樣面臨美、中的拉鋸。如今俄國上鉤,戰爭欲罷不能,下一個魚餌能安身多久?但願,筆者多慮了。

九二共識可作為台獨分子的護身符 | 謝芷生

1992年2月28日至30日,兩岸代表在香港協商中,為解決兩岸民間往來衍生的事務性問題,例如文書認證等,而口頭達成,如何表述兩岸同屬一中的方式。

2000年蘇起特創造了“九二共識“一詞,以求化繁為簡,以免每當提及此一原則時,均需重複陳述兩岸代表於1992年在香港達成此一共識的背景過程。尤其當涉及“一中“時,也無需表明其內涵實質究何所指。這是蘇起為兩岸民間交流能順利進行,不致中斷,而苦心設計的。

台獨分子為破壞”九二共識“,阻擾兩岸民間往來,竟混淆視聽、張冠李戴, 把“九二共識”說成是由蘇起創造的。實則蘇起只是創造了“九二共識“的名稱,而非”九二共識“的本身内容。”九二共識“如前所述,是兩岸代表於1992年在香港共同達成的口頭共識。雖為口頭,但經兩岸代表事後書信往來予以確認,足資證明。

台獨分子拒絕“九二共識“,只因反對兩岸同屬一中的事實。他們明知,兩岸民間往來,對臺灣,尤其是台商和赴大陸求學的學子們,有”百利而無一害“,而不敢明目張膽地反對,擔心會因此流失選票,而長期將“九二共識”作為稻草人。筆者相信,台獨分子終將發現,臺灣最需要“九二共識”的,不是別人,而正是台獨分子。

俄烏戰爭的殘酷鏡頭,令台獨分子心驚膽跳。他們最大的擔心,並非烏克蘭在俄羅斯攻擊下,毫無招架之力,而是美國和北約除了動動口,提供武器和金錢外,至今沒有實際出兵的行動。給人的整個感覺是,美國人出錢,烏克蘭出命。反正老子有錢,要你為我賣命,你就得為我賣命。看來,烏克蘭人不死光,美國霸權主義者是不會鬆手的。這個悲劇是由誰造成的呢?

烏克蘭人民,選出了個喜劇演員來做他們的總統。此人演戲固演得不錯,但既不懂政治,更不懂軍事,而且品格似乎也令人懷疑。他說話顛三倒四,出爾反爾,讓人難以捉摸。孫子兵法曰:“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洋人懂孫子兵法者固聊聊無幾,但作為國家領導人,戰爭的兇險,凡事應三思而後行,且言而有信的道理,總應當懂吧。俄羅斯因烏克蘭領導人說話不算數,出爾反爾,而不再相信他,決心把戰鬥進行到底,徹底打垮烏克蘭,因而這兩天戰爭趨向猛烈了。

其實烏克蘭領導人自知不是俄羅斯對手。戰爭一開始,就有意按照俄羅斯提出的基本條件與其談和。然而一心欲通過代理人戰爭,拖垮俄羅斯的美國霸權主義者,卻一再出來阻擋。他們通過出錢、出武器,甜言蜜語,哄騙烏克蘭領導人。由於烏克蘭領導人一心夢想加入北約或歐盟,至今未能從對方的謊言中清醒過來。看來烏克蘭真要戰至一兵一卒了。然而無辜的烏克蘭人民何其不幸,只因他們選錯了領導人。

受俄烏戰爭震撼,近日臺灣藍綠政治人物都在重新思考,如何定位以緩和兩岸關係。 這並不可笑,而是值得讚賞和欽佩的行為。兩岸的敵對關係,是國民黨上代人從大陸帶到臺灣來的。這本與台獨無關,而與其他人更無關,早該將其放下了。要與大陸和解並不困難,只要放棄台獨,重新回到“九二共識”的框架就行了。諒美國霸權主義者絕不敢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