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府和對岸都癡心換絕情 | 謝芷生

為了爭取臺胞的向心力,大陸政府可謂煞費苦心,用盡心機。但台獨分子卻將大陸的善意視為「統戰伎倆」,不屑一顧,反加劇了在臺胞中挑撥離間,分化兩岸的同胞之情,令大陸飽嘗「癡心換絕情」的滋味。此令筆者不禁想起了在台大念研究所的往事。

當時筆者經法律系(所)主任劉甲一先生推介,找了恩師施啟揚做為論文指導教授。他是臺灣鹿港人,當時剛從德國留學歸來,除了在台大兼職教書外,主要還在國民黨中央黨部任職。幾乎每次上完課,我都會陪他從台大法學院走到中央黨部。一路上我們師生兩無所不談。他很關心國家前途,常談及對德國的印象,認為有許多值得臺灣借鑒之處。我們偶然也會觸及兩岸問題,但因是禁區,莫能深談。

據先父告知,筆者上了臺灣當局黑名單後,恩師曾多次在會議中替筆者開脫。他曾是當年在臺灣司法官高考的狀元。雖然他曾官至行政院副院長、司法院院長,卻不改書生本色。據曾擔任過臺灣救國團主任,他的夫人李鍾桂教授說,他們去電影院時,他在熄燈前五分鐘還會拿書出來看。她玩笑地戲稱,他是個典型的「書呆子」。

為什麽要提起這段往事呢?因為恩師施啟揚先生讓我想起,國民黨自上世紀六十年代中期後,即有計劃地提拔本省才俊,進入中央高層任職,以沖淡外省人統治本省人的錯覺。這是先父曾對筆者談起過的內情,印象深刻。恩師即是當年國民黨高層要提拔的主要對象之一。當時台獨勢力在島內雖尚不成氣候,但在海外,尤其是美國和日本卻已越來越猖獗了。經國先生1970年4月18日訪美時,曾在紐約險遭台獨分子刺殺,即反映了當時的情況。

為了平息台獨分子散播用人不公的謠言,造成本、外省人間的矛盾,當時任公職的機會,除與國民黨有特殊關係者外,一般都會優先考慮本省人。當時臺灣有句廣為傳播的笑話,即「崔台青」。崔台青是當年臺灣著名節目主持人兼歌星。崔者吹也,即會吹牛拍馬之意。台者台籍也。青者青年才俊也。外省青年因不具備「本省籍」這個條件,除與國民黨有特殊關係著外,一般就被拒之門外了。可惜「崔台青」沒能阻擋台獨的擴張。

大陸現在也在拉攏臺灣人,感覺上仍然偏重台籍人士,因此台籍者非但未被打壓,反成了天之驕子。台灣國府和現在對岸都拉攏台籍人士不遺餘力,但是似乎都癡心換絕情、效果不彰啊!

在海外統派中,自保釣開始就沒分過本、外省人。主張兩岸統一者中,本省人所占比例不小,且多為積極分子。台獨分子最怕面對本省人主張統一了,因這會使他們的分化手段失效,暴露其依靠外力賣台的本質。台獨是美國人拿來壓制中國崛起的一枚棋子,是背叛國家民族的行為。台獨分子中許多都畢業於台大法律系或研究所,從畢業先後秩序來說,筆者應是學長了。看他們誤入歧途,在台獨這條路上越走越遠,越走越黑,我心中有說不出的遺憾和悲傷。

大陸近年一再推出惠台措施,從臺胞的就業、創業、學習,生活的方方面面都照顧到了。毋庸諱言,大陸這些措施的目的在拉近兩岸同胞心靈距離,希望能通過自然融合促成兩岸統一。但即使這是「統戰」,又有什麼不好呢?

為了令台獨分子頭腦清醒,看清台獨是條絕路,大陸最近態度轉趨強硬,禁止了臺灣鳳梨的進口。這主要是針對台獨分子的措施,但波及鳳梨業者,尤其是農民的生計,卻令人不忍與遺憾。但願台獨分子能知所警覺,改弦易轍,以天下蒼生為念,莫令大陸被迫,將「和統」 改為「武統」。

禁止鳳梨進口,應只是「牛刀小試」,看看臺獨分子能有多大能耐,能走多遠。若不見效,猜想還會祭出其他制裁措施,大家應有心理準備。但願這種劍拔弩張的氛圍早些過去,兩岸能重現和煦的陽光。                                              

統一不能拖,是非可以談,差異慢慢化 | 天人合一

國民黨老軍頭(尊稱語)、抗日親歷者郝伯村曾在參加「中華民族抗戰歷史教育與抗戰精神傳承研討會」時說:「兩岸統一不是大統小,也不是強統弱,而是是統非。」即俗話所說「有理走遍天下、無理寸步難行」,也即在下所主張兩岸統一的實質是「講理統」。

然而,老人家還有下半句:「直到兩岸人民在是非問題上達成一致意見,也就是兩岸和平統一的時候。」這句話,總體不錯,只是這裡面「達成一致」的程度、時長、如何理解?誰來確認?該不會又如馬英九們,把民主、自由、制度、意識形態的差異任意擴大化,把求同化異的日子長久拖延化,把大陸要像臺灣民主自由當做統一前提,從而將「不統」固化、甚至實質「獨台」吧?

其實,是非可以談、宜擱置。是是非非、公婆各有理;昨非今是,歷史愛玩笑。國共恩怨情仇早已隨著國共密使、汪辜會談、習馬會、習連會而煙消雲散,歷史是非,讓給歷史學家去尋章摘句吧。

今日是、今日非,今人知。坐下談、擺明講、和顏悅色辯,是統非,輕而易舉事。辯不明、說不清、理還亂,放一放,喝口茶、幹幾杯、睡一覺、酒醒了、明天接著扯。一團亂麻還是難扯清,扔到角落裡,先把易的做。一國了、無獨了,統獨的大是大非消失了,都是一家人。一國之內的是非皆為小是小非,共和精神相處、法治原則調節而已也。

其實,差異並不大、差異慢慢化。國共、兩岸,中華復興長河中一個片斷、一節洪流、一朵浪花。其奔騰、衝撞、擠兌,發出雷鳴濤聲,激起千堆雪浪,都是朝著一個方向。誠如郝老將軍所言「國共兩黨都是中華民族現代化的主要力量」、「中華民族的復興,國共兩黨是夥伴關係」,今天所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正是中國老祖宗的「世界大同」。有了這些認識、如此相同、共同,兩岸究竟還有多大差異?還要資社對立?還要永久隔離?即使存在些許差異,一國兩制呢?兩個尊重呢?不是為兩岸的「異」而指出了存異的光明大道,提出了尊異的溫暖措施嗎?差異,相互尊重過程中慢慢化吧!豈能一致後再統一!

統一,不能拖、需快來。

不統,為台獨留下空間,台獨正是在「不統」下日益壯大猖獗。
不統,讓兩岸久生嫌疑,些微小事如周子瑜、吳寶春會激起波瀾。
不統,給外祟留下間隙,列強正把兩岸當成棋子、肉票、羔羊。
不統,中華民族一盤散沙、落後挨打、任人宰割,屈辱不能最終滌淨。
不統,幾百萬內戰英靈冤魂無法完整享用早該享用的偉大犧牲。
不統,49年翻江倒海上千萬離散人兒的痛恨情愁無以根本慰藉。
不統,中華民族復興崛起榮耀的航船猶如帶著漏氣的鍋爐遠航。
不統,中國數千年惡爭、爛鬥、死磕的舊式政治便沒有快意落幕。
不統,事物往往向相反方向發展,地動山搖、必有一戰或成現實。

統一,很簡單,需快進。
統一,
緣自黃河,長江;
緣自皮膚、血液;
緣自孔子、孟子;
緣自唐宗、宋祖;
緣自釋伽牟尼、基督耶穌、天地鬼神;
緣自一切渴望平安、幸福的眾生。

統一,也許,
只不過就是中國人到中國的地方不再需要審批和簽證。
只不過就是大陸的孩子到臺灣求學不會被入另冊。
只不過就是兩岸間有緣的少男少女不會因「陸配」歧視而擔憂與後顧。

 統一,不需要理由、莫要求「所有是非完全一致」,就絕大多數國人來看,富足、安定最具迫切性,統一、強盛最具全民性。民主,在兩岸有不同的機緣、軌跡、條件、認識、關注程度,以及評判標準。是與非,達到一致,也只是、只能是「相對一致」。

絕不可以「臺灣像大陸、大陸像臺灣」才能夠統一。
絕不可以把一個國家內部部分政治派別、人物的觀點、一時半會扯不清、搞不明且不斷發展變化的東西替代、或優先于全民和平、統一的意願。
絕不可以把一方的「生活方式」強要求另一方、且淩駕於國家統一、民族復興的神聖大目標之上。

將所謂「是非一致」定下絕對高的門檻,給統一設置「民主」前提,給這前提定下遙遠時間表,戰術上或系以攻為守、回避統一壓力的虛晃一槍,效果上想引發爭論,目的在混淆是非,實質是滯統、拒統,是在重蹈六十年、八十年前的極端鬥爭的覆轍,是在延誤中華民族復興的進程。

兩岸的差異通過「共和」化解或共存。大自然沒有一片相同的綠葉,人世間怎能只存在同一種思想、制度、與生活方式?差別產生競爭,比較顯示優劣,多樣性是世界的本質。多樣性的東西共生、共和才是人類的方向和出路。

統一,
不是27年的「一個主義、一個政黨、一個領袖」;
不是49年的「解放、收復、回歸」;
更不是現在台獨誣稱的「納降,征服、併吞」;
也不是一些人希望、一些人又擔心的「一方獨大、一岸為主、一制獨存、整碗全端」。

統一,
是臺灣、大陸,中國這兩個政治面極端對立的結束、相容、共生、共和。
是兩岸四地加海外華人五方共襄盛舉、共建完全統一的新中國、共享民族復興大榮耀。

在統一的進程中,相互變、是必然的,相互讓、是必需的。「永不改變」是僵化,「什麼都對」是笑話,自己不變,只要人家萬變是蠢話。兩岸的對立、差異在共和中消除、化解、互補。兩岸在和平比較中互變,在良性競爭中共進。

大陸的民主,當然也在這互變、共進之行列。只不過,它是統一進程自然之結果,而非統一行為之前提、分離狀態之藉口。簡言之,「只要大陸先民主,就談統」的論調,其實是:隱獨者進攻之矛、滯統者遮掩之盾、良善者迷魂之湯、懦弱統者開脫之詞。

在下高度認同統一便是「是統非」,期待兩岸迅即坐下來,來個是非論、朝向是處行,即入實質統。但願郝老先生後面的「是非一致說」屬於在下多慮了,則兩岸幸甚、中華幸甚。

两岸的和戰取決於美國的態度 | 謝芷生

美國是個典型的現代帝國主義,對中國處處打壓。其最可惡之處,莫過於至今仍拽著臺灣不放,將其據為禁臠。美國在1979年中美建交公報中,雖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唯一合法政府,但就臺灣是中國一部分,在英文版中卻用了認知, 而非承認。

最近拜登又重申了此一立場,並強調,此一個中國的首都在北京,且稱臺灣當局為「民選代表」,而非政府。但仍不肯清楚說出,「兩岸同屬中國,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其實這並無關係,只表明了,中國的實力還沒強到,令美國不得不承認一個中國的現實。尚有待兩岸同胞共同努力!

目前中國的人均GDP達1萬美元,已超過中等水準。雖然比美國的6.5萬美元少了許多。但人口基數大,GDP已達美國的70%。因此中國既是一個富國,又是一個相對貧窮的國家。

西方有人說,中國已不再是發展中國家了,應列入發達國家。表面上是抬舉,實則想「捧殺」我們,不懷好意。雖然中國的經濟總量僅次於美國,位居世界第二,但人均GDP只有美國的1/6,按標準仍屬發展中國家。作為發展中國家,在收取進口關稅,和保護國內商品上有些好處。但這不是中國強調自己是發展中國家的著眼之處,主要還是希望能與發展中國家站在同一陣線上,共同奮鬥。但究竟中國是否發展中國家,還是應按國際標準來處理,該是什麽,就是什麽。美國為著與中國博弈,連國際規範都不願遵守了,不怕被人笑話嗎?

作為來自臺灣的人,我們本可在一中立場上,如同馬英九時代一樣保持中立。但既然台獨政權拒不承認「九二共識」,就逼著我們不得不選邊站了,否則我們將如何面對列祖列宗呢?他們一會兒是日本人,一會兒是南島人,一會兒是美國人,我們可辦不到。既使有人手裡拿著僑居地護照,但心中還是認為自己是中國人。請別逼我們背叛祖宗吧!

我們相信,美國並不希望和中國為臺灣問題發生衝突。我們也相信,美國人對臺灣並無領土野心。雖然1854年美國東印度公司艦隊司令貝理,曾鑒於臺灣位置適合作為貿易中心,一度建議美國政府佔領它,但並未實施。

在尚無現代國際公法與國家學說前,即主張,臺灣自古就是中國的一部分,或難令人信服。但中國人最早發現,並開發臺灣,則是事實。1662年鄭成功驅除荷蘭人,收回並治理了臺灣。1683年施琅攻佔臺灣,使它歸入大清版圖。清政府於1885年改臺灣府為臺灣省。自此臺灣遂成為中國一個普通的行省。1945年臺灣光復後仍一仍舊制,因此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不容置疑。誰想染指或割裂它,就等於向中國宣戰。

近日受拜登政府欲改善對華關係影響,台獨分子突然放軟了身段,並更換了主管兩岸關係的官員。但這些形式上的改變恐無濟於事。筆者月前曾寫過一篇拙文,題為《只有重回「九二共識」,才能擺脫台海危機》。但筆者僅為一介書生,從未涉足公職,人微言輕。雖文中所言句句發自肺腑,但恐難為身負臺灣安危者聽進去。2020年臺灣自大陸獲得貿易順差達866.7億美元(此數據根據台灣資料,若根據大陸資料,則為1405億),對大陸出口額則占總出口額43%。離開大陸,臺灣經濟繁榮將難維持。既然臺灣的繁榮離不開大陸,台獨分子仇中反中又有何立場呢?

其實即使台獨分子看清了,大陸關係的重要性,也無濟於事。因臺灣幾全受制於美國,是美國反華的一枚棋子。因此兩岸的安危,其關鍵不在台獨而在美國。美國應當意識到中美關係的重要性,一旦中美因台獨發生衝突,不但是中美的災難,也會波及全世界。希望美國切莫鼓勵或放縱台獨分子一意孤行,以免導致中美衝突,釀成世界大禍。         

十面天陣,營造「不得不統」大勢「逼」 | 天人合一

形勢比人強。
不待台人服統,而待台人不得不統。
統一操之在陸,關鍵在大陸如何營陣造勢。

君不見,負責兩岸關係的邱太三,正開始尋找能夠替代「九二共識」的「說法」,欲解兩岸及島內之爭嗎?

鬥爭政治環境裡,凡是敵人擁護的就要反對。
或許,蔡英文們只是不能、不願使用國民黨發明、使用過的「九二共識」這個口號而已,其內心也許急著想解套。
尤其是橫衝直撞的川普已經下台,而老成持重的拜登一上台就敦促两岸對話。蔡改組國安和兩岸團隊,或許只是做做樣子,但明顯想向中間道路靠攏。
或許哪天,蔡來個「中華民國大陸」,與「中華民國臺灣」相對稱,驚掉一地下巴,也不足為怪。

武統,太傷,不得不為時才為之。
「以後統」,太久,現在不應閑著,不能坐等。

我主張:
軍事鬥爭警,
國際空間壓,
制裁綠經困,
打擊首獨驚,
國民待遇拉,
經濟交流融,
政治接觸引,
容讓台異化,
喚起台民圍,
華人友人促。
十面天陣,營造「不得不統」大勢逼。

注:「台異」:認可一中、反對台獨,只是與陸、與共,政治、治理見解有異的中國臺灣人。

台獨分子挑戰大陸的底氣何來? | 謝芷生

不論依大陸或臺灣的憲法,兩岸都屬同一個國家。分裂的只是治權的部分,而主權並沒有分裂,也無從分裂。此一觀點,筆者過去已陳述多次,就不再贅述了。

1949年國共內戰,造成兩岸隔海對峙,本屬過度現象。不料美國為了與蘇聯搶奪勢力範圍,竟悍然派遣第七艦隊進入臺灣海峽,阻斷兩岸統一的實現。內戰後的中國國力衰弱,命運仍掌控在美、蘇手裡。雖然朝鮮戰場上志願軍與美國打成平手,逼和了對方,但審時度勢,當時新中國建國初成,百廢待舉,無意與美國繼續糾纏,而未乘勢解放臺灣,致令兩岸間的統一拖延至今。不明就理者,尤其是年輕人,或將誤以為,此乃事物的本來面目或常態,實則大謬不然矣。

臺灣曾先後受西班牙、荷蘭、日本殖民,前後長達約104年。西班牙,荷蘭殖民時期,臺灣的漢人尚為數不多,影響不大。但甲午戰爭後,中國戰敗被迫割台,則影響巨大。一則,初割台時,日本為了震懾、壓服臺胞,採取高壓政策,姦淫擄掠無惡不作。據統計被殺害的臺胞高達約40萬人。二則,後期自中日戰爭爆發,尤其是1940年後,日本在臺灣推行皇民化運動,鼓勵臺胞放棄漢姓,改從日姓。但效果不彰,迄至1943年僅有12萬人更改了姓氏。這些接受日化的臺胞及其後裔,對中國的認同難免受到削弱或動搖。

若問台獨的底氣何來?筆者認為,最大的底氣即在於台獨分子沒有看清,中、美實力的對比正在發生變化中。他們既然把對抗大陸的希望,寄託在美國的馳援上,則在瞭解到美國屆時未必願意或能夠馳援時,即應有所收斂,甚至改弦易轍了。台獨分子並無殉道者的精神與勇氣,不會,也不必為追求台獨一路走到黑,甚至以身殉「獨」。國民黨由於內戰失敗,丟失了大陸的政權與江山,他們中或有人憤憤不平,不願與中共「一笑泯恩仇」。但台獨分子與大陸既昔日無怨,近日無仇,擺出一副不共戴天之仇的面孔,有必要嗎?

不理解台獨為何反共是一回事,但面對民調的數據又是另一回事。呈現在眼前的資料,對從保釣運動起就積極投入「反獨促統」者而言,既難以置信,更無法接受。我們不禁要問,這是怎麼造成的呢?造成此一現象的主要因素無非有三,即美國、國民黨與台獨。其採取的手段即不斷造謠、抹黑、中傷,而美國是一切反共力量的總後台。沒有美國長期支持國民黨與台獨的反共行動,莫說兩岸不會走到今日對立的局面,甚至應早已實現統一了。因此,要想減輕或平息臺灣的反共氛圍,首先就要克服美國的因素。這是繞不過去的檻,必須面對。

雖然我們的國力尚無法匹敵美國,但兩國的力量正在發生彼消我長的變化。據估計約8到10年,我們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即可望趕超美國。但兩岸統一的實現,並不完全取決於實力大小的對比,決心與意志也會發揮相當大作用。

鑒於臺灣年輕人受台獨教科書毒害,既不知自己從何處來,也不知該往何處去。他們既不願承認自己是中國人,又無勇氣接受台獨即內戰的現實。我們不能讓年輕人再繼續受騙下去了,他們有權利瞭解真相。

既然台獨底氣的唯一支撐就是美國,只要戳穿美國並不足恃的真相,台獨追隨者的信心即將崩潰,而台獨建立的基礎亦將土崩瓦解。我們為兩岸的統一已奮鬥了半個世紀,不能讓它前功盡棄,讓國際反華勢力拍手稱快。      

統派一盤散沙,影響如何? | 郭譽申

台灣支持兩岸統一的民眾,即所謂的統派,目前是少數。隨著大陸迅速崛起,變得愈來愈富強,並且顯示其制度優勢,統派的支持者近年有逐漸增加的趨勢。然而統派的人數雖然增加,卻如一盤散沙,少有政治影響力。這顯然是因為統派民眾分屬於眾多的政黨,分散了力量,使得任一統派政黨都拿不到多少選票;而政黨沒有選票,就沒有政治影響力。

可以歸於統派的政黨達十幾個(參見維基百科/統派),較活躍的有新黨、中華統一促進黨、勞動黨、統一聯盟黨(原名中國統一聯盟)、夏潮聯合會、中華愛國同心黨(原名中華愛國同心會)等等,而國民黨傾向「不統」(也被稱為「獨台」),應該不算是統派政黨。統派政黨眾多,分散了選票,使得每個統派政黨都難以拿到足以當選的選票,統派民眾為了避免浪費選票,只好票投國民黨,於是統派政黨的得票就更少了。

統派如一盤散沙,統派民眾為了避免浪費選票,不得不票投國民黨,使國民黨不必照顧統派的統一期待就能坐得選票,而愈來愈「獨台」。國民黨樂於「獨台」,與民進黨的「台獨」於是愈來愈相似。

統派與民進黨的意識形態尖銳對立,統派如一盤散沙,就少有話語權,讓民進黨的「台獨」意識形態輕鬆地持續成為主流;國民黨的「獨台」與民進黨的「台獨」實質相近,因此不足以挑戰「台獨」意識形態。

統派如一盤散沙,讓台灣目前比較平靜安定、統獨衝突不劇烈。民進黨的執政團隊已經制定了國安五法、反滲透法等,準備嚴酷對付統派和親中勢力。因為統派如一盤散沙,對民進黨不構成威脅,蔡政府樂得不必對統派趕盡殺絕,因此至今只拿新黨青年軍來略施薄懲、以儆效尤,對台灣的安定影響不大。新黨共諜案已經糾纏超過三年,還沒有結果;若統派團結,對民進黨可能構成威脅,蔡政府對統派的迫害絕不僅如此。

大陸雖然崛起,其內陸地區相對於沿海地區仍屬落後,因此大陸的當務之急是和平發展,而不急於收復台灣。統派如一盤散沙,無力挑戰民進黨,如上述,使台灣的統獨衝突比較緩和。大陸目前看來歡迎這狀況,因為大陸不需介入台灣的內部衝突,有利於它的持續和平發展;反之,若台灣的統獨衝突劇烈,大陸勢必需要介入支援受到嚴重迫害的統派,甚至導致它提前實行「武統」,而打斷它的和平發展計畫。

隨著大陸崛起,台灣的統派群眾近年有逐漸增加的趨勢,但卻是政黨林立、一盤散沙。目前國民黨、民進黨和對岸的共產黨都大致歡迎統派的一盤散沙、沒政治影響力。然而若長此以往,等到大陸要實現兩岸統一時,島內將少有統一的呼應聲,大陸就只能使用武力了,那將是兩岸的不幸及台灣的悲劇。但願未來仍有轉變的機會。

警惕以反共之名,反和平、反統一、反中國、禍中華 | 天人合一

島內有說:「反共不反中」。
也許,好吧。

然而,
中共「反台獨」,反嗎?
中共說「兩岸一個中國」,善意含糊,不界定至少未否定,是否有「各表」空間,反嗎?
中共主張、主力、引領「中國和平統一」,反嗎?
中共主張,兩岸以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為突出標誌的不同的生活方式、社會制度可以並存,反嗎?
中共讓大陸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倡「一帶一路」引領大半個全世界,讓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成為現實,讓全球華人共與榮焉,反嗎?

回答這些,立顯是非對錯;
明確這些,便知真反假反。

除了這些,中共不是完人,大陸更非足赤 (成色十足黃金)。
存在發展失衡,出現貧富差距,更有腐敗黑惡。
中共自己也會防、也在反、也在改、也有果。
在下也不奉承、也不滿足、也有怨氣、也在反對。
爾等,愛反咋反。

然而,在兩岸間、在涉台事、在中國統一中華復興上,
我義無反顧、無條件「反對反共」,
尤其警惕、反對以反共之名,反和平、反統一、實質反中國、禍中華的假反共、真台獨。

新春感懷,統一放歌 | 天人合一

每逢佳節倍思親,遙望台海憂風雲。台獨蠢蠢引戰禍,外敵洶洶侵國門。
更有麻木自私客,茶壺風波浪不停。好在同心十四億,懲獨促統任我行!

新春佳節,撫今追昔。
中國近代,中華復興階段。
各種政治面、政治人,復興長河之一流、波濤、浪花,當然也有沉渣。
分離是遺憾,隔絕非人道,不統是錯誤, 獨台是罪惡,台獨是犯罪。
統一,則是復興長河之匯流、分離家庭之重聚,不和兄弟之再和,兩岸國人、中華族人、世界華友,共享中華文明復興之尊榮也!

天人生感,於是有歌:    

兩岸一個國,不是國關係,
統前扯國號,效果會那般?
國黨扯各表,我陸跟著玩?
兩國相對稱,與蔡哪有異?

兩岸相對立,原因在政治,
政治難統一,責任在政客,
政客扯各表,動機是啥子?
扯過各表後,後手又有啥?

不管哪岸表,只有一中國;
各表不言統,懦中助台獨;
各表抗拒統,偽中實台獨;
邊表邊說統,真中真同國。

歎息我中華,近代多磨劫。
分離是災難、隔絕非人道;
不統在釀禍,慢統亦大錯;
華獨是罪惡,台獨即罪犯。

兩岸無大事,唯只統與獨;
統者我國民,不管色若何;
不統即助獨,哪怕口念中;
台獨犯法規,我即執法人。

九二已進階,統獨對決式;
同國手拉手,異國放馬來;
億萬鐵血男,滅爾朝食之;
畢其功一役,妙滅掃帚獨。

排除台獨險,兩岸盡坦途;
本來一家親,你儂復我儂;
共商相處道,同定相遵法;
共和尊嚴統,萬世太平來。

我本和統者,先作武統歌,
只緣蔡團夥,相逼奈若何;
急告台弟兄,機會剩無多,
去獨相向統,選擇唯此個。

韓趙聯手掀波瀾,我陸豈能路人甲? | 天人合一

韓趙聯手掀波瀾,
藍營將啟路線爭,
和統最後一生機,
我陸豈能路人甲?

堅持一中之大同,
不扯誰表之小異, 
回到辛亥初心時,
結束不同政治爭。

一國兩制細詮釋,
統一不是大吃小,
不同治式可相容,
人民共和方本真。

一國之內自有異,
人民內部亦可爭,
求同存異共修法,
不同政治依法存。

人民之間無夜仇,
唯有台獨是禍殃,
排除台獨即為統,
茶壺風暴任爾浪!

昭示和統如何統,
明定台獨咋個刑,
國以罪犯懲台獨,
國以國民待台民。

軍事鬥爭強壓獨,
經濟惠民繼續行,
十面天陣困台獨,
圍三缺一大勢逼。

胸懷復興大目標,
緊盯美歐賽車手,
呼喚台民相向行,
共同復興共尊榮。

排除台獨後,管你啥子制、任你咋個玩! | 天人合一

——香港國安立法後思台事有感

統一,並非綠獨所汙名化用來嚇人的哪麼嚇人。
統一,可以很寬泛、可以很寬鬆、可以很和諧。
統一,最低標準、最簡單的描述、最起碼的要求:排除各種獨、確保國家安泰、海峽和平、人民幸福。

類似香港事,制定排除台獨、確保國家安全的法律並實施後,切除獨瘤即為統。
管你島上行啥制!
任你跑馬跳舞、議會打架、網軍亂政、詐騙不刑、殺人不死、同性可婚,茶壺風波任你浪!
中華復興長車後面掛個小拖斗,十四億眾也帶得動耗得起忍得住!

國安法出,港獨氣衰,「一國兩制」中長期弱化的「一國」得以補強,「兩制」關係進一步完善,「一國兩制」進入佳境,對島內民眾的示範、吸引、安心自然加強。和統自然而然順理成章。

中華復興的引領是我共,中華復興的主場在大陸。
咱家不圖你有多大貢獻,只是不想你掉隊拖累添大亂。
臺灣民眾,同心共力、搭復興車順風、坐享其成,請便吧!
島內政客,分族裂國,幫外國搞中國,阻礙復興,你找死!

統一,當然有「廢除」、甚至「消滅」這類選項,那是其中一方被一方統。
統一,還有另一種、也即更好的選項,便是兩岸相向、共同,也即「共和統」。
這就是大陸、我共幾十年期待的「一國兩制、和平統一」。
一國兩制,共和制之一具體形式。

天人發文,旨在討論傳統統一、戰爭統一、流血統一之外的最佳統一模式—「共和統」。期待島內仁心聰慧之士共同探討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