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當兵,台獨覺青不當兵 | Friedrich Wang

筆者只是一個文弱書生,再加上年輕的時候因為幾次的意外導致雙手都有傷勢,所以博士班快畢業的時候,學校的教官都奉勸我去選擇替代役吧,而且那個時候以這樣的條件,只要想申請就一定會有。但我還是拒絕了,也沒有為什麼,就是覺得父、祖、伯、叔都能夠保家衛國,為什麼自己不行?而且研究軍事歷史,竟然沒有真的穿過幾天軍服,那就太奇怪了。

雖然在服兵役時候表現並不算多好,但是總算也都達成了上面交代的任務,也沒有出任何的問題,然後順利平安退伍。甚至到了今天,都還與當年帶過的兵仍然保持聯絡,跟幾個預官班的同學也是一樣。當兵,也變成自己一種很重要的人生體會跟經驗。所以說真的,當兵沒有什麼了不起。連我這樣一個手一用力就會痛的文弱書生,在32歲的年紀都能夠當兵,還要去帶部隊,那還有什麼人做不到?

如果台灣真的要繼續走這種兩岸對抗的路線,那恢復徵兵制恐怕就是非常必要的。當年馬英九因為希望兩岸走向和解,所以才力推募兵制,而今天的政府以及優秀的覺醒青年們卻覺得要跟北京對抗到底,甚至不惜決一死戰,那就應該全民皆兵,真正做到台灣打到最後一兵一卒。…..這難道還需要什麼疑問嗎?

以前有一位台獨的學弟,一聽到我這樣的說法就立刻變了臉色,大聲抗議說:我們是用愛與和平的方式!這種說法就跟你們告訴我,想上妓院但是卻不主張脫褲子的道理是一樣的。請問不全民皆兵,把台灣變成尚武之地,像今天的以色列一樣,那要怎麼去跟軍事力量日益強大的中國大陸進行武力對抗?這本身非常矛盾,而且幼稚可笑,只要一談到當兵就想躲,你要怎麼獨立建國?

這些不斷覺醒的人的大腦大都是錯亂的。因為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更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準備,就像是趴在玻璃窗上的蒼蠅一樣,只能靠著自己的本能不斷碰撞,直到把自己困死了為止。

若中共攻台,台灣能撑多久? | 郭譽申

中、美對抗加劇,蔡政府全面倒向美國,美國利用台灣挑釁中國大陸,於是中、美的軍艦、軍機都在台海往來巡梭,製造了多年來從未有的緊張氣氛。此時馬英九在演講中聲稱,中共若攻台,其戰略就是「首戰即終戰」,在短時間內打敗台灣,讓美軍來不及馳援。馬並舉辦「國家不安全」研討會,批評蔡政府把國家推向戰爭邊緣。一時大家都在討論:若中共攻台,台灣能撑多久?

馬英九說的沒錯,中共若攻台,絕不是小打小鬧,一定是全力進攻,希望速戰速決,占領台灣。大陸對其他國家可能只是炫耀武力,以達到某些政治目的;大陸對台灣則是要完成國家統一,必須全面占領,是沒有一點折扣的。大陸攻台,双方的軍事力量對比如何?由於美國不願賣給台灣先進的武器,台灣軍隊的武器在質和量上都比不上大陸,尤其海、空軍和導彈部隊更是懸殊;台灣的唯一優勢在於有十幾萬陸軍,大陸雖然有兩百萬陸軍,不可能短時間內非常大量的登陸台灣,因此登陸的大陸陸軍在數量上會居於劣勢(至少短時間內是如此)。

中共會如何全力進攻?大陸在海、空軍和導彈部隊有大幅優勢,首波攻勢一定是軍艦封鎖台灣港口,同時以導彈加空襲,打擊台灣的重要設施及海、空軍和導彈基地,也可能以石墨炸彈破壞台灣的電力系統 (參見《石墨炸彈及石墨纖維》)。首波攻勢後,台灣的大部份海、空軍和導彈基地都被摧毀,海、空軍和導彈部隊幾乎沒了回擊能力,共軍於是掌握了制空權和制海權,在海、空軍和導彈部隊的強力掩護下,共軍將不難登陸台灣(當年古寧頭登陸戰,中共若有海、空軍強力支援,國軍是多半贏不了的),台灣的存亡於是取決於十幾萬台軍與登陸共軍的決戰。台軍有數量優勢,但是共軍有海、空軍和導彈部隊的支援,並且能逐步增加登陸部隊。

十幾萬台軍與登陸共軍的決戰將如何?共軍的質量無疑優於台軍,台灣很少人願意從軍,因此軍方幾乎是不論良莠、來者不拒的;在大陸,從軍卻是很光榮的,都是經過精挑細選的,因此共軍的質量勢必優於台軍。此外,台軍雖有數量優勢,但是分散在台灣各地,未必能大量集結,以發揮數量優勢;而且大量集結容易成為大陸海、空軍和導彈部隊的攻擊目標,並不有利。綜合這些考慮,在大陸海、空軍和導彈部隊的支援之下,台軍雖有數量優勢,將打不過共軍的登陸部隊。

十幾萬台軍打不過共軍的登陸部隊,能撑多久?這非常難說。回顧歷史,若十幾萬部隊都有必死的決心,堅守加上游擊戰,支撐幾個月的例子不在少數;然而也有不少例子是十幾萬大軍,幾天之內就崩潰投降的。台灣會是哪一類?恐怕較接近後者。台灣窄小,少有迴旋空間,若總統逃離台灣或主要指揮中心被攻破,軍心士氣很可能立刻崩潰。

馬英九的「首戰即終戰」發言,大致上是正確的,台灣沒有實力與大陸決戰,尤其大陸有先發制人的優勢。台灣能撑多久?很不樂觀。重要的是台灣根本不該走向兩岸決戰生靈塗炭的這一步。

疫情加速美國衰落和兩岸統一 | 郭譽申

在新冠疫情肆虐之下,美國第2季的國內生產總值(GDP)比去年同季暴跌32.9%。美國已經對企業和個人提供大量金援 (參見《美元天文數字的量化寬鬆》),還得到這樣驚人的經濟數字,疫情真是重創了美國經濟。

美國第1季的GDP即已萎縮4.8%,因此其上半年的GDP大約是負成長18.8%(32.9和4.8的平均)。美國因為過早解封,疫情在7月又出現一波高潮,因此下半年的經濟狀況不太可能大幅反彈,預期美國今年全年的經濟成長率必然是重挫的,能達到-14%就算不錯了。GDP是國家實力的最重要指標,疫情重挫美國的GDP,勢必加速美國的衰落。

中國大陸今年前兩季的GDP成長率是-6.8%和+3.2%,因為疫情已基本上控制住,中國今年全年的經濟成長率預估是+1.2%左右。中國去年的GDP大約是美國的70%,過去幾年,中國每年GDP的成長率大約比美國多3%,以此估算,中國的GDP要趕上美國約需要10年。然而疫情造成美國的GDP今年重挫約14%,中、美的GDP差距一下就縮減了15%(1.2%+14%),同樣以上述估算,中國的GDP約只需要5年就能趕上美國了。

經濟重挫之後較易有大幅反彈,美國今年的GDP重挫14%,明、後年可能有較大的反彈,加入這樣的考慮,中國的GDP在5年內還趕不上美國,7年後趕上美國,應是較合理的估算,比原估的10年仍是顯著的加速。

美國GDP的重挫和中、美GDP差距的縮減當然影響美國的全球霸權。首先,美國將更難在中、美的貿易戰和科技戰獲得優勢,貿易戰、科技戰本就是兩敗俱傷的對抗,經濟規模愈大者所受的損傷就愈小而愈有優勢,現在中、美的經濟規模大幅拉近,美國相對於中國更沒有優勢了。其次,美國的全球霸權立基於美國在全球駐軍,並金援很多國際組織和一些盟國,這些都非常花錢。川普總統拼命要盟國分攤駐軍的軍費,已顯示美國捉襟見肘的財務狀況,現在美國GDP的重挫將使美國在國際上更花不起錢,勢必削減它的全球影響力。

中國大陸面對美國和台灣,顯然採取「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政策和戰略。中國的經濟增長高於美國,其經濟規模遲早超越美國,而有了發達的經濟自然有能力發展軍事,因此拉近中、美軍事力量的差距。當中國的經濟規模超越美國,並拉近了中、美軍事力量的差距,美國將愈來愈沒有意願介入兩岸,因為遙遠的美國介入的成本很高,而且即使介入也贏不了。當美國沒有意願介入兩岸,台灣還會抗拒兩岸統一嗎?應該不會吧!何必螳臂擋車?(參見《和平統一有可能嗎?》)

兩岸的統一深受中、美綜合實力差距的影響。新冠疫情重挫美國的經濟,加速美國的衰落,也拉近中、美經濟規模的差距,使中國的GDP較快就能趕上美國,也使中國的軍事力量能較快拉近與美國的差距,這些終將導致兩岸的統一比較提前到來。

李登輝留給台灣什麼? | 郭譽申

李登輝前總統深刻影響台灣的政治40年,他留給台灣什麼?主要有兩項:台灣的民主制度及台獨意識的推進,讓他博得「民主先生」和「台獨教父」的稱號。

台灣的民主制度大部份在李登輝主政時代修訂完成,他因此被西方媒體讚許為「民主先生」,也是很多台灣人所津津樂道的。李對台灣的民主化是有貢獻,這樣就可稱為「民主先生」嗎?不管他修訂完成的民主制度的好壞?

中華民國的憲制原來是双首長制,總統是國家元首和三軍統帥,並有權提名司法院、監察院、考試院等中立機構的高階人事,因此總統應該是政治立場中立的全民共主;另一方面,行政院是行政執行機關,擁有執行政務的實權,須向代表民意的立法院負責,立法院因此對行政院長有同意權,導致行政院長應該由立法院的多數黨出任。民主制度自然有政黨競爭,行政院和立法院取決於政黨競爭,而總統和中立機構應該是政黨競爭的裁判。

李登輝主導的修憲,刪除了立法院對行政院長的同意權,使總統可以全權任命行政院長,於是行政院長成了總統的部屬,而立法院幾乎成了無法說「不」的行政院立法局。換言之,所有的權力都歸於總統一人,完全喪失了西方民主分權制衡的精神。台灣總統的權力比實行總統制的美國總統還大,可說是「超級總統制」。李登輝如此修憲,就是因為他擔任總統,自然要為自己擴權。這樣能算「民主先生」?美國主導的西方媒體只要台灣乖乖遵從美國的領導,是不會吝惜稱讚台灣領導人的。

台灣的超級總統制施行至今,陳水扁因為朝小野大,沒有成為超級大總統;馬英九或是自我設限或是不懂使用權力,沒有成為超級大總統;現在的蔡總統可不一樣,她行政、立法、司法、監察、考試的所有權力全部一把抓,是名符其實的超級大總統(參見《台灣損害民主卻推崇民主》、《從民主走向獨裁-以國安之名》、《大法官濫釋憲 台灣走向獨裁?》)。而以後的總統應該也會有樣學樣,照蔡總統的前例而行,台灣恐怕勢必走上假民主、真獨裁之路!

李登輝大力推進台獨意識,當年並刻意扶植初起的民進黨,現在台灣的台獨意識濃厚,李功不可沒,因此當得起「台獨教父」的稱號。然而近年中國大陸迅速崛起,已威脅到美國的霸權,使台獨的希望幾乎成為泡影。台獨無望,但台獨意識卻導致兩岸關係倒退,台灣的發展受限,台灣是未蒙其利,反受其害啊!李前總統可以輕鬆揮別台灣,台灣人卻要長年承受他台獨意識的苦果。

成語說:「蓋棺論定」。不過,李登輝雖蓋棺,其一生的是非功過仍不會有定論。李登輝最終的一生評價將取決於台灣的統獨未來,若未來兩岸統一,他將是企圖分裂國家的漢奸;若台灣成功獨立,則他是偉大的「台獨教父」。不過,後者的可能性看來非常渺茫。

從中國統一分裂的歷史看兩岸 | Friedrich Wang

以前年輕的時候不學無術,沒事就很喜歡看看《資治通鑒》以及杜佑的《通典》。把裡面的史料拿出來對比一下,很多問題就會豁然開朗,也發人省思。

東漢中葉當時中國的人口大約在6千萬上下,可以說是兩漢400多年來的一個高峰,已經超越了西漢末年。就在當時已知的世界也是非常可觀的數字,稍後羅馬帝國的全盛時期人口最多4千萬,遠遠不如中國。…..而經過黃巾之亂到三國之間長期的爭戰大約剛剛好100年,到了3世紀後期,司馬家統一全國,中國卻已經殘破到不忍卒睹的地步。蜀漢滅亡時整個四川只有94萬人,吳國投降之時江東號稱已經富庶安定多年,人口也只有220萬。司馬炎在位時期全中國的人口不超過9百萬,只有東漢高峰時的7分之1左右。中國當時的虛弱可見一斑。

我們今天可以看見的資料裡面,西晉首都洛陽竟然出現老虎咬死人的案件,而且是野生的老虎喔!老虎竟然會跑到首都市中心,實在是匪夷所思,也可見當時中國的人口實在是少得可憐,經濟殘破難以形容。…..而這就可以解釋為什麼「五胡亂華」短短10年就把中原地區整個盤踞了下來。固然因為八王之亂又再度傷了中國的元氣,當時中國的實力實在沒有辦法抵禦以及收拾一波又一波的外族湧入。

不過就50多年的時間(西晉),原本被消滅的東吳故地,又變成北方逃亡下來的王室以及世族的安身立命之所,在南方溫暖富裕的長江流域建立新的政治中心。這也使得中國又分裂了三百年。而雖然南方安定,北方戰亂,但是北方的漢人與不斷湧入的各族人民相互交融,最後變成了朝氣蓬勃的新王朝,把長久安定墮落的南方最終收拾掉了。天下復歸統一,也開啟了兩百年隋唐盛世的序幕。

這魏晉南北朝三百多年的分裂歷史就是一面最好的鏡子,台灣人長期以來都覺得大陸粗野、落後,與當年南方憑藉著長江天險而長期安定的局面,稱北方王朝為「索虜」,…..頗為相似。這些若有似無都讓人看了會心一笑,有的時候歷史像個幽默大師,很會開人類的玩笑。

我們要有站在高處俯瞰歷史的能力。這樣就會有一副雄偉的圖像在我們的腦海中浮現,文明的偉大是會讓人感動的。

韓郭倆必須聯手壓制台獨勢力 為兩岸和解與政治協商爭取時間和空間 | 丁念慈

發表日期:2019.5.30 / 丁念慈臉書

關鍵詞:韓國瑜市長參選2020總統大選歷程與轉折全紀錄

  2020總統大選藍綠的勝負,非僅關乎國民黨能否「重返執政」,也不應該只在乎國民黨能否「重返執政」。真正的壓力與關鍵在於藍營能否藉此一役迅速整合、壯大反獨陣營,有效壓制囂張的台獨勢力,為兩岸和解與政治協商進程爭取時間和空間。這是我認為韓、郭倆必須以大格局俯瞰全局,盡快在聯手布局2020總統暨立委選戰上達成共識的原因。如此才能一則迅速壯大反獨陣營,二則兩人優勢互補,日後一高雄、一中央,相互支援呼應,伺機全面反守為攻。

▲ 韓郭相爭,對國民黨造成的傷害將難以復原。(資料照,新新聞柯承惠攝/風傳媒合成)

  韓國瑜選高雄市長時的支持群眾當中,有不少親綠的經濟受災戶和一些政治邊緣人,這種聚合最大的公約數是「討厭民進黨」。但自岩里領黨主政啟動「戒急用忍」「本土化」「去中國化」政策以來,經30年多方勢力的協同操作,綠民在國族認同上已經與中華民國(族)分裂,難以扭轉。

  日後,即便韓市長選上總統,因受選民結構左右,對兩岸和統與其他敏感議題,必然傾向採取迴避策略,以類似「政治0分,經濟100分」的訴求模糊以對;或是迎合台獨與獨臺者的立場,將本身定位在政治光譜中的「台灣國民黨」和「台獨」板塊之間。如此一來,則較當前的國民黨更左傾。

  看看6月1日韓家軍動員二、三十萬支持者,在凱達格蘭大道舉辦誓師大會時的訴求就知道了。從過去「為中華民國粉身碎骨」,到現在避言中華民國,直接訴求「庶民總統 贏回台灣」,其間的變化很耐人尋味!

  其次,綠民已經分裂的「國族認同」,實非短時間能夠逆轉。他們當初之所以支持韓,純粹因為民進黨四年執政失敗,眼睜睜看著當權派吃香喝辣,「相對剝削感」油然而生,藉著支持韓警告、修理當權派,但骨子裡的「仇中」和「討厭國民黨」情結,絲毫未變。等到民進黨新領導中心產生,原本令其疏離的原因緩解之後,在一聲聲「愛台灣」的召喚和催促中,很可能就一一棄韓歸隊了。

  這樣的局面,韓即使選上了,反獨、和統的力量依然難以凝聚。台灣只好續做美、日附庸,直到敗亡。中華民國或被美國出賣,終遭對岸收拾,歷史定位免不了以「成王敗寇」論,先賢先烈和民國遺民同遭羞辱。不可不慎!

  2020總統大選不是選出「救世主」,讓眾人因此得到救贖。天助自助,自助人助,不自助的話,什麼救贖都不會出現。將一切希望寄託他人,最終都會落空,何況即便自己,都沒人敢保證不會背離初心。

  兩岸和統之路,要步步為營,且人人有責。

延伸閱讀
—————————————

● 大的在後面 論郭台銘選總統 雁默 自由撰稿者 風傳媒 2019.4.7

● 夏珍專欄:韓國瑜困境VS.郭台銘效應 資深媒體人 夏 珍 風傳媒 2019.8.30

● 陳國祥觀點:韓國瑜敗選日,國民黨窮途末路時 資深媒體人 陳國祥 風傳媒 2019.9.3

比較台灣、大陸與芬蘭、俄羅斯 | 郭譽申

遠在北歐的芬蘭似乎跟台灣沒什麼關係,但是其鄰近俄羅斯的生存環境卻跟台灣鄰近中國大陸頗有些類似的地方。芬蘭自19世紀初,成為俄羅斯內的自治大公國,並由俄羅斯沙皇兼任大公。百多年後的1917年,俄國發生布爾什維克革命(十月革命),芬蘭趁機獨立建國。芬蘭恐懼強大的蘇聯/俄羅斯想要收復芬蘭,就像台灣恐懼強大的大陸想要收復台灣一樣。

二次大戰期間芬蘭與蘇聯兩度交手:1939-1940年芬蘭獨力抗蘇的「冬季戰爭」以及1941-1944年芬蘭加入德國侵蘇的「繼續戰爭」。兩場戰爭非常慘烈,芬蘭死亡的軍人接近10萬,以當時芬蘭人口僅有370萬,死亡軍人占總人口約2.5%,是非常可怕的死亡比率。若考慮現在的台灣人口2300萬,同樣的死亡比率,是57萬,超過目前國軍的全部人數。而這只是軍人的死亡,並未計入平民的死亡。

抗蘇的慘痛經驗使芬蘭在二戰後的美蘇冷戰期間執行中立國的外交路線,芬蘭雖然實行議會民主制,但是不加入北約,並且在國際事務上,時常站在蘇聯的一邊。芬蘭的大眾媒體也進行了自我審查,幾乎從不發表有「反蘇」聯想的言論。蘇聯解體之後,芬蘭雖加入歐盟,仍繼續奉行獨立的外交政策,維持不加入北約,並與美國保持距離。像芬蘭這樣的弱小國家遵循於強大鄰國的政策決定,以保持主權及領土完整,就被稱為芬蘭化。

台灣、中國大陸與芬蘭、俄羅斯的先天差異主要在兩方面:芬蘭與俄羅斯有陸地接壤,而台灣與大陸隔了台灣海峽;芬蘭與俄羅斯的種族、語言、文字、文化等都不同,而台灣與大陸的種族、語言、文字、文化等幾乎都相同(雖然有些台灣人不承認自己是漢族)。此外,俄羅斯人口是芬蘭的26倍,而大陸人口是台灣的60倍。

比較台灣對抗中國大陸的實力差距與芬蘭對抗俄羅斯的實力差距。台灣海峽曾是台灣的天然屏障,然而隨著科技不斷進步及對岸的海空軍科技化,台灣海峽的屏障功能愈來愈減弱,使台灣相對於芬蘭的地理優點幾乎不再存在。大陸對比台灣的人口差距超過俄羅斯對比芬蘭。大陸的軍事科技似乎稍遜俄羅斯,但是大陸有數量優勢,因此大陸與俄羅斯的軍事實力是差不多的。芬蘭與俄羅斯的種族、語言、文字、文化等都不同,使芬蘭的對抗俄羅斯可以達到內部完全同心協力;然而,台灣與大陸的種族、語言、文字、文化等幾乎都相同,使部份台灣人認同中國,而且隨著中國的崛起,這部份人可能還會增加,因此台灣人根本不可能完全同心協力對抗大陸。最後,台灣人是否願意像芬蘭一樣犧牲57萬軍人(即2.5%的人口),外加不少平民的生命?答案幾乎是不問自明的。

考慮各方面,台灣對比中國大陸的實力差距不下於芬蘭對比俄羅斯的實力差距。芬蘭很知道要韜光養晦,絕不橫挑強鄰,隨意發表反俄、反蘇言論,也不倚靠遙遠的美國,因此發展成為最富裕幸福的國家之一(人均GDP超過5萬美元)。蔡政府是反芬蘭之道而行,完全倚靠遙遠的美國,而且時常橫挑強鄰,表現得好像世界第一勇,導致兩岸關係倒退、台灣的發展受限、老百姓過苦日子。大陸正追求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大目標,現在暫時不跟蔡政府計較,台灣能一直這樣下去嗎?

武統的可能性提升 | 郭譽申

筆者一向認為時間對大陸有利,大陸不會急於武統,而是以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戰略,慢慢讓美國知難而退、放棄台灣。大約的時間進程是:十年後,大陸的國內生產總值(GDP)會追上及超越美國,並開始逼迫台灣接受統一,從逼迫統一到完成統一,再需要十年,屆時美國的GDP已落後大陸20-30%,於是不得不放棄台灣及其全球霸權,因此距今約二十年後,大陸可以完成兩岸統一。

上述是正常及高機率的狀況,然而近年美、中對抗加劇,卻提升了武統的可能性,以下兩類事件都可能造成突然的武統。

筆者在前文《台獨的最好和最後機會》中指出:「蔡總統520第2任就職,聲望正高,而國際上頗有反中、挺台的氛圍,正值總統大選的美國於是很有可能出兵替台獨保駕護航,因此現在是台灣宣佈獨立的最好時機;而且中國大陸未來會更富強,更有能力反台獨,因此現在也是台獨的最後機會。」台獨大老辜寬敏大約也有同樣的認知,因此力推「新憲法意向公投案」,要求制定一部符合台灣現狀的新憲法。若蔡總統宣佈獨立或支持制定新憲法,大陸勢必實行武統。

譚台明先生在其大作《520在即,蔡英文該說什麼才對?》中指出另一可能導致武統的狀況:「中共不願意武統,最大的原因,不是打不下來,而是打下來之後,可能面臨以美國為首的全西方乃至全世界的制裁,經濟上近乎全面制裁的壓制,使得這事(武統)很可能是得不償失。然而,如果中共並沒有出兵攻台,但全世界的經濟制裁就已經來到了呢?現在,這苗頭不就已經出現了嗎?眾所周知,美國乃至西方都嚷著要向中國求償索賠,美國全力制裁華為,威脅要與中國全面脫勾,要企業撤出中國,揚言要與中國一刀兩斷,中國持有的美國國債可能作廢,…在形勢所迫,情非得已的狀況下,中國當然要另闢戰場」,因而實行武統。

全西方乃至全世界對中國大陸實行全面的經濟制裁,是不可能的;若實行,很多國家的受損程度會大於中國。然而有可能的是,美國要求它及其盟國的所有半導體公司停止銷售半導體晶片給華為,甚至所有的中國企業。幾年之內,中國的半導體產業仍落後於美國及其盟國,需要仰賴它們的半導體晶片供應,買不到半導體晶片將會重創中國的電子、電腦、網路、人工智慧等重要產業(美國的半導體產業也會受損,但中國各產業的損失更大)。若發生這樣的狀況,中國可能不得不實行武統,以奪取台積電,並獲得所需的半導體晶片和技術。

大陸不急於武統,但是美、中對抗加劇,可能產生兩類狀況,迫使大陸實行武統:台灣宣佈獨立/制定新憲或美國嚴厲經濟制裁中國,例如美國禁止企業銷售半導體晶片給所有的中國企業。前者取決於蔡總統,看來她是不敢做的;後者則取決於美國,美國只想壓制中國,恐怕不會管台灣可能被武統的風險,例如大陸實行武統,以奪取台積電。蔡政府全面倒向美國,全民只好一起承擔這樣的武統風險!

台獨的最好和最後機會 | 郭譽申

快到520蔡英文總統第2任的就職日了,媒體和網路上開始預測和討論蔡總統會在就職典禮上說什麼,以及未來的兩岸關係將如何。筆者不是蔡總統的親信,不知道她要講什麼,不過考量蔡總統的台獨信仰和國內外情勢,我負責任地研判,現在正是台灣獨立的最好和最後機會,若不把握此時,未來將不會有更好的機會。

首先看國內情勢,蔡總統在4個月前才獲得817萬選票的高比例支持當選總統,而總統大選後至今,蔡政府面對蔓延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表現得可圈可點 (雖然有口罩之亂和萬元紓困之亂),被世界各國普遍推崇,因此蔡總統此時的高聲望是無庸置疑的。她此時宣佈台獨,誰曰不宜?台獨涉及改制,許多政務都須重整,蔡總統剛就職,至少有4年任期,恰足以施行改制新政。此外,蔡總統在年輕人中支持度特別高,「天然獨」的年輕人有衝勁、不怕難 (不怕死?),可以是台獨的急先鋒。

在國際上,現在是台灣獨立的最好時機。新冠肺炎疫情造成很多國家的生命和經濟損失慘重,政治人物於是把防疫抗疫失敗的責任「甩鍋」給最先爆發疫情的中國大陸,加以台灣在抗疫的優異表現,就形成了現在國際上廣泛反中、挺台的氛圍。美國正值總統大選,共和、民主兩黨的候選人川普和拜登自然都極力以反中、挺台來號召群眾、爭取選票。蔡總統若在此時宣佈台獨,美國將很有可能出兵替台獨保駕護航。美國出兵的邏輯一向有三項:打得贏、有利可圖和民意支持,而民意支持尤其關鍵。川普總統若不出兵,恐怕無望連任!

除了國內和國際情勢,還要考量台獨的敵手中國大陸。在習近平上台以前,大陸的經濟雖然經歷多年的高速增長,但是政、軍、國企内部貪腐嚴重,幾乎達到亡黨亡國的地步。然而自2012年底習近平上台,他徹底整治貪腐,讓共產黨重新得到民心,穩定了中共政權,也使大陸變得團結堅韌。近三年發生了中美貿易戰和新冠肺炎疫情,都是不曾有過的艱鉅挑戰,大陸雖然稍微受損,看來已通過了挑戰的考驗,其總體表現明顯優於美國。大陸能通過這樣艱鉅的挑戰,幾乎可以肯定未來會更好,沒有什麼難關能阻擋它的繼續進步成長。因此台灣若要獨立,必須把握現在,等未來大陸更富強,台獨就更不可能了。

蔡總統520第2任就職,聲望正高,而國際上頗有反中、挺台的氛圍,正值總統大選的美國於是很有可能出兵替台獨保駕護航,因此現在是台灣宣佈獨立的最好時機;而且中國大陸未來會更富強,更有能力反台獨,因此現在也是台獨的最後機會。不過我的分析都是相對的比較,而不是絕對的估算;換言之,現在台獨比未來台獨更有機會成功,但是成功的機率則並未探討。無論成功的機率如何,蔡英文若不把握現在的相對良機宣佈獨立,而只想當太平總統,未來不會有更好的台獨機會,台灣只能等著被越來越富強的大陸統一了。

台海會發生戰爭嗎? | Friedrich Wang

最近台海的局勢似乎持續升高。昨天又有大陸跟台灣的朋友問我戰爭發生的可能性有多大?

我們可以從多個方面來看。首先,海峽兩岸從來沒有簽訂過停戰協定,或者是和平協議,這一點連南北韓都不如,因為他們好歹還有板門店停戰協定。所以嚴格講起來戰爭狀態並沒有結束,而這是中國內戰的延續,不是台灣這邊說不算就不算了。所以如果問什麼時候會戰爭,就要先知道戰爭隨時會發生。

其二,中國大陸有沒有把握獲得戰爭的勝利?這個勝利的定義,是必須入島佔領,就像俄羅斯佔領克里米亞一樣。就這一點來講還是有難度,首先大規模的兩棲登陸需要大量的載具,而且台灣海峽的海象以及台灣島整個西海岸,適合進行兩棲登陸的地點不多,所以在技術上的確有困難。

其三,但是中國大陸現在掌握台灣海峽以及周邊的空優,如果究其戰機的數量與性能來看,理論上已經可以做到。至於巡航導彈、短程的彈道導彈、無人機等技術以及數量,更可以說有壓倒性的優勢,要給台灣重創其實不難。

其四,有沒有可能外國進行干涉?坦白說是可能的,只是干涉的程度會有多深。如果不長篇大論,美國提供武器、情報、或者在外圍進行大規模的軍事調動,來牽制以及干擾共軍的軍事行動,這幾乎肯定會做。所以,北京不可能不有所顧忌,但是美軍是否會直接參戰?這就要看美國政府當時的考量,我認為應該不會主動加入戰局。

其五,如果共軍取得海上與空中的優勢之後,用純粹的經濟封鎖以及交通圍困戰略來迫降臺灣,可能性有多大?這對北京來講是一個可以思考的戰略,我們反而該回頭看看台灣人的戰鬥意志有多深?因為如果是長期圍困,考驗的就是國民的意志。大家認為其實已經嬌生慣養的台灣人能撐多久?而夜長夢多,如果變成長期的圍困,那國際的輿論,以及剛剛談到美國可能干涉,甚至大陸自己內部的變數都會變得很大,故這對北京來講也是一個賭注。

其六,大家也應該反過來想一下,如果武統台灣失敗,北京要面對什麼樣的後果?失敗的定義就是沒有拿下本島。中國共產黨以穩定國內局勢為最高目標,發動戰爭等於就是製造不穩定因素。我們要記住,歷史上共產黨從來不打沒有把握的仗。如果這場戰爭損兵折將,甚至大陸沿海地區也受到打擊,結果還沒拿下台灣,那麼北京要面對的問題恐怕就會很大。

所以說到底,一方面是北京還覺得自己沒有絕對的把握可以速戰速決,二方面是台灣必須要靠自己。對北京來說,把台灣打爛那拿下了也一點意義都沒有,很多人說只要一個島就好了,不需要上面的人,這種話是很幼稚的。對台灣來說,避免戰爭應該是最高目標,所以有穩定的兩岸關係才是明智的,但是很不幸,似乎現在這個政府以衝撞以及突破過去兩岸關係的框架為目標,這一點對台灣來講其實是有相當大的風險。況且,除了台灣關係法有軍售條款之外,美國對台灣沒有任何安全上的承諾,戰爭一旦發生,台灣其實沒有什麼盟友可以求救,只有靠自己的軍事力量來進行作戰。

避免戰爭應該是台灣最明智的方案。如果真打,即使台灣最後不被中共佔領,肯定也將是重創,對台獨來講這是完成使命必須要付出的代價。但不妨問問你自己,這是不是你願意付出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