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改國旗、國歌、國徽? | 杜敏君

楊韻璇:
看到立委參選人提案修改國旗、國歌、國徽,我快昏倒了。

杜敏君:

不必昏倒,中華民國是由中國國民黨的革命先烈以鮮血創造的,國歌、國旗、國徽都有它的歷史意義與典故,經過制憲國民大會代表通過才一致遵行的。
中華民國的憲法是硬式憲法,中華民國是黨國體制,要修改憲法不是台灣一個地區的公民有權利更動的,必須由全國公民(當然是全體中國公民)的代表參與公投通過才能更改。

李登輝主政時的六次憲改,將中華民國的攻擊性大戰略更改為防禦性戰略,並將領域縮限在台澎金馬,已是違憲亡國之擧,中華民國已成違憲政權,自毀前程,自我矮化成中國的地方政權,原來的叛國政權,反而扶正為中國合法政權。

這是歷史的弔詭,只要中華民國的國號、國旗、國歌、國徽、國花不改,就具有它的象徵意義,國民黨仍是「中國」國民黨,日殖政權仍是在中華民國體制下的詐騙集團,只要修改國號,便是叛亂政權,所以無論蔡總統如何執行台獨政策,總統背後的國父遺像暨國旗不敢撤除。
國會及地方縣市公家機構及議會的國旗暨國父遺像仍然高懸於主管背後,無法更改。

只要中華民國存在一天,大陸政權便會尊重中華民國體制,而不以地方政府視之,而是以對等相待,這是與港澳地區完全不能相提並論的。
如果我們不珍惜這歷史的關聯,而要自毀長城與矮化,大陸憑什麼要對我們實施「一國兩制」,台灣的人口與土地如果沒有國家的屬性,中共政權憑什麼讓台灣獨立存在?就算習近平個人願意看在血緣份上和平共處,大陸各省人民也會堅決反對台灣人民享有兩國制特權。

最後要提醒的是,中華民國的建國體制是黨國體制,是以黨領政,以黨領軍,與美國大異其趣的是:
美國是因新教徒移民新大陸,驅趕印地安人,墾荒成為美利堅合眾國,是先有國家才有政黨。
中華民國是先有國民黨以革命手段推翻滿清帝制,建立了中華民國,是革命政黨,所以國歌是由黨歌移植過來,國徽有黨徽的影子(略有差別),國軍是國民革命軍,演進而來,國父遺囑就是總理遺囑,國民黨的黨綱以三民主義為宗旨,就是中華民國的中心思想,國民黨的理想,貫徹五權憲法體制,就是中華民國的憲法奮鬥目標,中國國民黨與中華民國密不可分。

如今中國國民黨到了日本遺民李登輝手裡,成了本土政黨,移花接木成了日本黨,再由扁、英偷天換日成了日殖政權,阿扁竟然喊出「民進黨永續執政的時日來到了」,這不是篡國,什麼才是篡國?
一個完全不認同中華民國的亂黨,完全以侵華為目的的日本走狗來手搖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唱三民主義,吾黨所宗的國歌,確有所難,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流血革命,推翻中華民國政府,建立台灣共和國,但是這些怕死的倭寇寄生蟲有種嗎?

照理說體制內改變,必須全國有2/3以上的縣市實施了地方自治,過渡了訓政時期,才能還政於民,中華民國政府播遷到台澎金馬合乎這個條件嗎?
憑什麼決定全中國人的重大事務,修改國旗、國歌、國徽?根本是痴人說夢,意想天開。

上背先人、下欺後人,蓋棺論定話史明 | 徐百川

史明是「台灣民族主義」、「台獨史觀」思想理論的開山祖師爺,至今他的理論仍是台獨思想的主軸。他本名施朝暉,1937年自台灣赴日本早稻田大學留學,受到馬列社會主義影響不小。
抗戰勝利後為了共產主義理想,他奔赴大陸參加共產黨投入解放戰爭,結果不滿共產黨清算鬥爭的殘忍作為,以及把他調在最前線衝鋒陷陣的待遇,逃離大陸返回台灣。

史明並不明顯地親日崇日,但是他的反華表現,充分顯示了唾棄鄙視中國的皇民教育對他所產生的作用。
參與台灣二二八事件起義失敗後,他離台赴日矢志建立「台灣國」,一面自創軍事訓練所,要以武力推翻國民黨,一面處心積慮地寫出一部《台灣人四百年史》,以思想武裝台灣人民。

剛剛經歷過日本軍國主義鼓動人民侵略的洗腦宣傳,又學習到共產黨煽動人民革命的洗腦宣傳的史明,深得洗腦宣傳這一套手法的箇中三昧。為了武裝台灣人民思想,煽激鼓動台灣人民反中國,運用洗腦宣傳正是史明極力仿效,師法學習的現成榜樣。
於是史明苦心孤詣,嘔心瀝血,在其煌煌巨著的《台灣人四百年史》一書中,極盡所能地把中國形容得是如何貪腐自私,殘忍狠毒,簡直集罪惡之大成。
並且極盡誇張渲染,描述中國人在二二八對台灣人殺得痛快淋漓,殘暴無情地血洗台灣,他說中國在二二八殺了至少「十萬」台灣人。

史明認為二二八是正義的、抗暴的、革命的,完全無視於二二八暴民打殺無辜的無理性行為,他說起義的青年「在行動上及心理上完全捲入反【阿山】(唐山來的人,即中國人)的漩渦裡,士氣高昂」,讚賞之意,溢於言表。
最令史明痛切惋惜的是「沒有抓緊時機,廣泛動員大眾(農民、勞動者、原住民系台灣人)來盡早消滅敵人的武裝力量」,致使二二八流血犧牲,一敗塗地。

二二八悲慘失敗後,經過史明的深刻檢討,他「發現」台灣人在民族意識上,存在著連台灣人自已都不知道的兩個觀念,一是「空想漢族主義」,一是「傳統台灣民族主義」。

史明說在二二八革命起義的只是青年學生(他沒提台籍日軍)和知識份子,一般群眾之所以沒有響應,史明認為最主要的原因是舊時代的過來人───也就是當時台灣的中老年人,對中國有著「模糊性、懦弱性、自卑心理、依賴心理等」的心理缺陷。
以至於不能「向心結合」提高自己台灣人意識,「向外振作」以反對中國統治,而能夠共同參與打【阿山】的行動。

於是史明抨擊舊時代過來的中上代人「死硬地拘泥著已成歷史木乃伊的血統關係,曲意畫成中國為祖國的幻想,並認為自已是中國人」,史明對此創造了一個新名詞,叫做「空想漢族主義」。
並痛責這個自認為中國人的「空想漢族主義」,是「觀念的、幻想的、不切實際的、虛偽的、甚至是罪惡的」。

為了清除「幻想的、罪惡的空想漢族主義」,史明向台灣人宣告說「台灣、台灣人經過了四百年的歷史發展,在歷史、社會、意識上,都已成為與中國、中國人不同範疇的另外一個世界(社會)」。
為了證明這個說法的正確性,史明對台灣歷史取其表象、棄其實質,否認台灣先民所抱持的唐山意識,倒過來說抗清抗日是「反唐山」的本地人起義。隱匿日本皇民化的成功,聲稱二二八與抗清抗日同出一轍,都是統治者與被統治者的敵對武裝鬥爭。
接著史明從而得出一個結論,振振有詞地說:這當中有一個「台灣四百年反殖民抗暴歷史所發展出來」的「傳統台灣民族主義」,在台灣人心中不自覺地存在著。

在史明的「發明」和「創造」下,皇民化的功效隱入了歷史黑洞,那些醉心於皇民煉成,只知為日本的「大魂國命」盡忠,一心願為天皇效命。滿腦子只知依附日本、崇拜日本,沒有半絲半毫反殖民抗暴精神,還視過去抗日先人為【土匪】,只會令九泉之下的抗日先人痛心悲憤,捶胸難過的二二八皇民青年,就搖身一變,金裝加身成了台灣民族主義的傳人,是台獨建國的先驅,是後代台灣人所應追隨效法的「烈士和精英」。

史明更是大聲疾呼,要台灣人記住他們在二二八的英勇犧牲,認清「二二八是在台灣民族發展史上以流血換來的一大指標」。
要從這個悲慘的血淚教訓,台灣人都能深切體認自身的台灣民族意識,以「肅清空想漢族主義的毒素」「刈掉了台灣人對於中國人在血統上的尾巴」,而成為「完整的台灣民族理念」,奔向獨立建國。

史明應該好好謝謝國共內戰:
國共內戰使蔣介石在二二八作了急率處理,使台灣人覺得受了中國不公不義的對待和傷害,一直對之無法釋懷。
國共內戰使兩蔣在台灣實施了白色戒嚴統治,使台灣仍然籠罩著受外力統治的烏雲,生出的悲情受難意識一直使台灣人鬱鬱憤懣。
國共內戰使兩蔣為了全國反共一條心,而諱言忌談二二八,也就像是默認了民間對二二八的傳聞,使二二八的傷口輕易地被台獨加深擴大,而且無法癒合,一直在台灣人的心中淌血隱隱作痛。

這一切種種,都使台灣人對中國、對國民黨生的怨恨和惡感,在心中濃聚不散隱而待發。
於是在這個思想背景下,史明這麼一部極盡誇張渲染的洗腦宣傳大作,就在台灣人心中找到了生根茁壯的肥腴土壤。
這本巨著也就暗中在台灣,尤其是在有大量台灣留學生的海外公開傳閱下,影響和支配著閱讀過的人的思維和認知。

例如原本是中國主義,後來成為台獨理論家的文人陳芳明,讀了史明這本驚天地泣鬼神的大作之後,他說:「我的動搖,始於三十歲那年讀完一冊關於1947年事變(他是這年才出生)的紀錄之後,我的整個世界崩潰了,那種瓦解之勢,較諸初春的雪融更加不可抵擋。」
這本書對那些年青稚嫩的留學生的衝擊,必然更加震驚萬分悲憤無比,能不為之午夜夢迴哀悽腸斷,如何不響應史明的號召,矢志為獨立建國而奮鬥?

從1990年的野百合學運開始,史明這本墳頭鬼唱歌、滿紙荒唐言的《台灣人四百年史》,就成為大學社團必讀的經典。
遠在現今的年輕人都成為【天然獨】之前,1993年台北大學生的二二八46周年遊行就已經舉著這樣的橫幅標語:「四六載血仇締造新台灣根基」「二二八大屠殺斬斷舊中國情結臍帶」「血債血還」。

解嚴後史明這一部《台灣人四百年史》就成了台獨的思想賴以發展的理論基礎,台獨理論家大抵都是依著史明「傳統台灣民族主義」的主軸,予以引申發揮。
都是把台灣四百年史哀稱之為「台灣人世代受害的血淚滄桑史」,而且比史明尤有過之,加入了頌揚日本醜詆中國的皇民史觀,對日本眾美歸之,對中國諸惡加之。

有了史明這本上背先人、下欺後人,竄改偽造的台灣史為依據,台獨隱沒掉皇民化所造成的影響和作用,高高舉起「台灣民族主義」的聖旗。於是光復以後皇民遺孽的興風作浪史,也就是從二二八到台獨建國這裏面貫穿全局的皇民運動,就被移花接木,魚目混珠說成是台灣民族主義的「覺醒和發展」。
台獨也就堂而皇之地以數典忘祖為傲,以認賊作父為榮了。

這就叫做「依台灣人的立場、觀點與角度來解讀和論述的台灣史」,稱為「以台灣主體的思維解釋台灣歷史的演變」。

兩岸關係更惡化的新局面 | 郭譽申

8月起大陸全面停止陸客來台的自由行,至於赴台的團體旅遊,對岸雖然沒有明文停止,最近也是明顯減少,都損害台灣的觀光收益。幾天前,南太平洋我邦交國,索羅門群島和吉里巴斯,一個接一個,宣佈與我國斷交而與大陸建交。不知道後續是否還有友邦要斷交?距離總統大選只有3個多月,過去對岸在大選前都會特別克制,避免激起反中情緒而有利綠營選情,這次卻反其道而行,顯示兩岸關係更加惡化而進入新的局面。

兩岸關係更惡化的根本原因當然是蔡政府不接受「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並且全面倒向美、日,然而兩岸關係無疑也頗受中、美關係影響。若中、美關係融洽,台灣的倒向美國不會令大陸太刺眼;現在中、美正在貿易戰並且幾乎全面互相對抗,台灣的倒向美國自然令大陸痛恨,而美國還順勢打「台灣牌」,例如賣台灣F16V戰機,大陸打擊台灣於是毫不手軟。此外,台灣或明或暗地支持香港「反送中」對抗大陸,也使大陸非教訓台灣不可。

大陸治理香港的經驗,如「反送中」事件,勢必影響其兩岸政策。為了避免類似香港「一國兩制」的困難,大陸有可能寧願選擇武力統一台灣(參見《看香港 憂武統》)。即使大陸仍追求和平統一台灣,其香港經驗顯示,大陸的示惠討好和給予經濟利益,例如香港不向中央繳稅、大陸全力支持香港觀光、双方合作大手筆投資興建港珠澳大橋等,都比不上英美意識形態的灌輸。示惠討好和經濟利益既然無效,大陸何必示惠討好台灣?台灣的意識形態不可能大幅改變,因此兩岸的統一不可能因心靈契合,而只會是台灣不得不接受。大陸認清這點,於是限縮赴台旅遊及大力奪取台灣的邦交國,並且很可能繼續窮台、困台。

大陸很可能繼續奪取台灣的邦交國,直到台灣的邦交國數目接近零。有些人認為這不會對台灣有實質影響,筆者不這樣樂觀。假使台灣每年都被大陸奪取幾個邦交國,美國想阻止卻無能為力,這些都會上國際新聞,外國資本家看到大陸勢大而兩岸關係如此惡劣,還敢投資台灣嗎?當台灣的邦交國數目接近零時(可能5年、8年之後),外國會如何看待台灣?外國是否會擔心大陸隨時要武統台灣?若有這樣的擔心,就會影響台灣的貿易訂單。當台灣的邦交國數目接近零時,台灣的人心是否會受影響?部份有錢人恐怕會移民國外或把資產滙出國,都是不利台灣的啊!

在中、美幾乎全面對抗之下,台灣完全倒向美國,又支持香港「反送中」對抗大陸,使兩岸關係更加惡化,大陸因此限縮赴台旅遊及大力奪取台灣的邦交國,並且可能繼續窮台、困台,使台灣逐漸失去所有的邦交國。蔡政府的兩岸政策已經把台灣越來越陷入反共反中的困境裡,無辜的台灣人日子越來越不好過,似乎只能怪自己自作自受,選錯了總統。

駁斥台獨的內亞史觀 | 郭譽申

內亞(參見《維基百科》)在廣義上指東起亞洲東北部海岸線,西抵裏海的廣闊地域,而在狹義上則指中國西方和北方的邊疆地帶。內亞大多是不適合農耕的乾燥草原,在歷史上一向是遊牧民族活動的地區。近代的歷史、地理研究相當重視內亞遊牧民族對中國、東亞和西亞的影響,主張台獨者於是趁機歪曲內亞與中國的關係,而建立其內亞史觀,藉以支持其台獨主張。

台獨的內亞史觀主要強調兩方面。其一,漢族和內亞遊牧民族長期生存競爭,漢族大多是失敗的一方,內亞遊牧民族因此常年統治部份或整個漢族,包括建立五胡十六國、南北朝的北朝、隋唐、五代十國時的後唐、後晉和後漢、宋朝時的遼、金和西夏、以及元朝、清朝等,甚至上溯到更早的周朝和黃帝。漢族或中國人常被內亞遊牧民族殖民,因此是孱弱可鄙的。其二,中華大地曾有這麼多不同民族建立的政權,因此不能視為一個延續的國家,即不存在「中國」這個國家。這樣滿清割讓台灣,中華民國收復台灣,都與中國無關,台灣就有理由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

漢族是農耕民族,農耕民族和遊牧民族的生存競爭,在世界上都類似。由於容易儲存糧食,農耕民族比遊牧民族容易生存及抵抗天災(後者放牧的牛羊遇天災可能大量死亡),因此農耕民族遠比遊牧民族人口眾多而資源豐富。然而遊牧民族普遍比農耕民族武力強大而有能力侵略農耕民族,因為遊牧民族善於騎馬而騎兵的戰鬥力和機動力都遠勝農耕民族的主要武力-步兵。

農耕民族人口雖多,但古代並無民族主義,統治者能動員起來的兵員因此很有限。農耕民族戰鬥力不如遊牧民族,人口眾多卻動員不起來,因此多半打不過遊牧民族而不時受到遊牧民族的侵略和統治,是歷史上的普遍現象。不僅漢族如此,匈奴人、突厥人、蒙古人侵襲歐洲時,歐洲人也呻吟於鐵蹄之下,才有「黃禍」之名啊。

像漢族這樣的農耕民族武力不強盛但生活較容易、富足,於是孕育出較進步的古代文明,是草原遊牧民族比不上的。草原遊牧民族的文字一般較簡單,常不足以記錄其生活事蹟,因此遊牧民族少有自己的歷史記錄(研究內亞遊牧民族的歷史多須取材於東亞的中國史、西亞的波斯史等),可見其較落後的文化。因為文化較落後,遊牧民族入主中華大地後難免逐漸被農耕的漢族所同化(即漢化)。(遊牧民族雖少產生進步的文明,卻因其移動性,頗能傳播各地不同的文明,也有其貢獻。) 古代的農耕民族多半打不過遊牧民族,但有較高的生活水準和文化,是普遍現象,也是各有所長(農耕民族更利於現代工業化),沒理由因此貶低漢族或中國人。

國家的主體是人民,而不是少數的統治者,因此人民主體決定其國家。中華大地上的人民幾千年來代代相傳,雖有少數異族(主要是內亞遊牧民族)陸續移入,不久就被同化,因此其人民主體幾乎不曾改變,而人民的生活習慣、宗教信仰和文化形態也都是一脈相承,雖然統治者難免更迭,中國當然是一個延續的國家。這樣滿清割讓台灣,中華民國收復台灣,就是中國收復台灣,台灣自然是屬於中國的領土,而沒有理由成為獨立的國家。

回應范光棣〈寫給臺灣鄉親,尤其是「深綠」看的「論急統」〉 | 陳真 / 一位「老黨外」‧人道主義者

發表日期:2019.6.25
來 源: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責任編輯:海天曙光 Thomas Lee
關鍵詞:兩岸關係 統獨 臺灣島中立運動  大同世界和平島


茶壺裏的風暴為何重要?


  范光棣說,台灣總統選舉是茶壺裏的風暴,不管選誰,對於台灣的將來都影響不大。 

  這話,我其實也常說。台灣只是中美棋盤上的一顆棋子,棋子本身無法決定自身的走向與歸屬。 

  可是,既然是茶壺裏的風暴,為何它依然重要?因為: 

一,我們就住在茶壺裏

  對於茶壺外的人來說,別說茶壺裏起風暴,就算整個茶壺都砸了,依然無足輕重。但是,對於住在茶壺裏的人來說,茶壺風暴卻是一整個 “世界" 的風浪,就比方說一個家,家裏大小事,對於外人來說無關痛癢,但對家中成員卻無比重要。
 

二,風暴因何而起,事關重大

  茶壺風暴也是風暴,就規模與影響力而言,也許不足掛齒,但就其成因,卻具有一定的價值。這就好像殺死一個世界偉人跟殺死一個名不見經傳者,也許影響大不同,但在某個意義上卻具有同等價值。 

  莎士比亞說 " 一隻甲蟲的痛苦,不亞於一個巨人 。" 一隻甲蟲能具有什麼重要性呢?能改變世界大局嗎?當然不能,牠幾乎什麼也改變不了,甚至沒有任何同伴會為牠的痛苦垂淚。但是,就生命與憐憫來說,即便是一隻甲蟲的痛苦,依然動人,依然觸動人心。為什麼呢?因為生命具有一種親近性(kinship),茶壺裏,茶壺外,都是一樣的世界,一樣的價值,同等的悲歡。價值與痛苦本身並無壺裏、壺外之分。美國很強大,美國人打個噴嚏,全世界都重感冒,但美國人的生活與哀樂,並不會因此而巨大。 

三,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茶壺風暴不過星火點點,不足為用。但是,星星之火卻足以燎原。一根小火柴的一點小火苗,稍有不慎,卻可能引起熊熊烈火。 

  比方說,香港那麼小的一個茶壺,而且都早已回歸祖國,但美國依舊長期動用無數力量,滲透其中,努力挑起動亂,製造火苗,就算不能因此燒掉一整個中國,至少也能讓你傷點元氣。 

  台灣就更不用說了。台灣的利用價值與殺傷力,恐怕是一百個香港,美國豈有可能不予以極大化來利用之,以做為打擊中國的武器。哪天如果能成功挑起兩岸血腥大戰,或解放軍血洗台灣,美國人肯定會開心死。也就是說,茶壺風暴雖小,殺傷力卻可能巨大,不可不慎。 

四,統獨不是一切

  島內所謂總統選舉 “本身",無法具體影響台灣的統獨命運,卻足以影響島內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即便極其有限的財富與資源分配。 

  再說,一個貪婪無度的人渣黨及其一大票走狗,嘴巴講的總是人情義理,幹的全是傷天害理,每天打著所謂民主自由與人權的旗號,幹的全是與之相反的狗皮倒灶之事;而且唯美、日之命是從,整天炒作仇中反華,荼毒下一代,行事不擇手段,喪盡天良。誰來當家?當然還是有差。哪天即便統一之後,人渣恐怕還是照樣橫行無阻。統獨本身並非一切是非的最終章。 

五,小差異足以構成大不同

  因為時間,我相信細微之舉;我相信在時間的力量下,小差異足以構成大不同。比方說兩條平行線永無交集,但如果你稍稍微調,調整一下角度,哪怕十分細微,假以時日,有一天這兩條平行線就必然會交會在某個點上。所謂涓滴之水足以穿石,並非在於水滴力量強大,而是在於其柔弱不斷,綿綿久長。 

六,困獸之鬥還是要鬥

  即便是一頭待宰的牛羊,在走進屠宰場前的一刻,還是應該盡量想辦法掌握自己的命運,而不是任人宰割。台灣長久以來是美國的殖民地,任其予取予求,就連日本鬼子都把台灣人當成被殖民者看待,動輒頤指氣使,嘴臉難看。台灣人總不能什麼都不做,光等著祖國來解救。

延伸閱讀
—————————————


●  大同世界和平島(下)—— 寫給臺灣鄉親,尤其是「深綠」看的「論急統」 范光棣  2019.6.24 初稿 ;2019.7.7 修訂

談「武統」 | 范光棣 / 一位左派哲學家

發表日期:2019.7.21
責任編輯:海天曙光 Thomas Lee
關鍵詞:兩岸關係 統獨 和平統一 武力統一

▲   特朗普主政,訴求「美國優先」「美國要再次偉大」,美智庫不斷渲染大陸「武統」概率,實為私利:一是賣武器給臺灣,掙臺灣人民銀子,增加美國資本家的軍火收入;二是拉臺灣配合美國,遏制中國大陸的「印太戰略」;三是增強臺灣軍力,延阻兩岸統一。

  最近在網路上常看到主張「武統」的言論,有的來自大陸,有的來自臺灣,我覺得這些言論對兩岸統一都沒有什麼幫助。兩岸關係是人民內部的矛盾,是感情問題,不能用武力解決,不會用武力解決,也不需要用武力解決。

先談「不能用武力解決」

  自從原子彈的發明以後,有核國家之間的戰爭,基本上已經不可能。小國擁有核子彈,也可以擺平大國,最好的例子就是北韓,台灣很可能有六顆原子彈(詳請參閱拙作〈大同世界和平島(下)—— 寫給臺灣鄉親,尤其是「深綠」看的「論急統」〉, 如註三連結)。若真的有,則兩岸問題當然不能用武力解決;既使沒有,也不能用武力解決,因為武統的代價太高,後遺症太嚴重,不是解決感情問題的方法。

▲  無論台灣島內各方是否願意承認,從蔡英文上台之後,兩岸關係跌到了1990年代以來的冰點。而且,相比過去,雖然大陸官方依然堅持為「和平統一」做最大努力,但「武統」聲浪飆升,正在各界形成新的共識。

  台灣方面有些主張統一的人士,看民進黨「去中、台獨」的工作,深深影響了年青一代的想法,有些急了,開始主張解放軍以武力統一台灣,我覺得這是很不明智的。這使我想起1972年,我們一群北美左派台灣學者去北京訪問,跟周恩來總理談話時,有一位台灣學者問周總理 “ 為什麼北京不用武力去解放台灣?” 周恩來說 “ 你們年輕人沒有經過戰爭,不知道戰爭的可怕,用武力去解放台灣,雙方要死多少人呀?!打完了以後,臺灣的經濟完全被破壞,拿回來又有什麼用啊?戰爭是萬萬不得已才能考慮的。” 偉大人物的想法,還是比較全面、長久、周全的。

▲   今( 2019)年1月2日,習近平在全國人大《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週年紀念會上,發表了他上台六年來最重要的台灣政策講話。習的講話體現了其一貫對兩岸關係「軟的更軟,硬的更硬」的態度。
「巧合」的是,蔡英文在新年致辭中,針對兩岸問題提出了暗含台獨的「四個必須」和「三道防護網」;她強調,台灣人民希望保持自治,並斷然拒絕以「一國兩制」為談判基礎。對習的講話,蔡在回應時則給予直接拒絕。
習對台灣的強硬講話和蔡對中國充滿對抗性的表態,將台灣拖進一個危險境地,讓人對台灣的未來不能不感到憂慮。


  大陸方面很多人更急。共和國已經成立70年了,以前力量還不夠,就忍了。現在中國實力,已經跟美國平起平坐,和平統一好像遙遙無期,乾脆用武力一擧解決。在網路上,也常看到大陸人跟台灣人對嗆,最後理說不通時,陸方人士就會說 “ 你等著瞧吧,解放軍很快就會收拾你們! ” 這種威脅實在很糟糕,你要這樣做,寧可不要跟台灣人有互動,幫了倒忙。問題在於很多台灣人經過國民黨長期的反共教育,又經過美國的自由、民主、人權觀念洗腦,完全相信共產黨是很邪惡的。在這種情況之下,若你只說「我的拳頭大,我的武器多,我可以用武力打敗你」,這只證明你的確像他們所想像的不講理、野蠻。假如我相信共產黨是真的那麼邪惡的話,那我也會奮起反抗,粉身碎骨也不惜,不怕你的拳頭有多大。要說服這些長期被國民黨和美國洗腦的人,看清楚中國的實際狀況,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現在身在台灣的人最清楚,我自己家裡就有一大半這種人,但沒有選擇,因為他們是自家人。大陸人假如真把台灣人當作「自家人」,就要有一點耐心,也要記得 —— 台灣之所以現在這樣,是因為很久以前,台灣在中國沒有能力保護他的時候,被異族搶去了,臺灣人覺得是被祖國拋棄的人。

▲ 關於老子的傳說很多,倒騎青牛西行而去,是一個流傳較廣的典故。這個典故很有意思,老子是不是真喜歡倒騎青牛,並不重要,關鍵在於這個傳說想要表達的深意!
原文網址:https://itw01.com/YFYX8EM.html

  我正在寫一本有關「老子」的書。老子《道德經》第六十一章講到大國與小國的關係,我覺得現在對兩岸關係很有啟發性。他說,「大國者下流,天下之交也,天下之牝也,牝常以靜勝牡,以靜為下。故大國以下小國,則娶小國,小國以下大國,則娶大國,故或下以娶,或下而娶,大國不過欲兼畜人,小國不過欲入事人,夫兩者各得其所欲,大者宜為下。」(注一)

  我們正在實現偉大中華文化復興之際,應該好好聽我們老祖宗的話,老子的總結論是,要解決大國跟小國間的矛盾,「大者宜為下」!所以「武統」這條路,我覺得談都不要談,現在兩岸人民都活得好好的,為了「統一」這美好的事,死了一個人就是污點!

再談「不會用武力解決」

  二次世界大戰以後,世界大戰已經變得不可能了,但小的戰爭還一直在發生,主要都是因為美國挑起的,但漸漸也會變得不可能了。因為美國的力量今非昔比。你看,美國現在的總統特朗普是有史以來最霸權的總統,但在北韓,你看他本來擺出一副非打不可的樣子,現在看起來,還是乖乖地接受北韓是有核武器的國家。在委內瑞拉及伊朗,他也是一副非打不可的樣子,但到現在為止,還是不敢動手,其中當然一大原因是,因為這些國家現在有中國跟俄國在後面支持。另外一點是敘利亞的戰爭給西方一大教訓,不但沒那麼容易拿下,還造成了他們想像不到的難民問題。美國現在不敢打委內瑞拉,我看,主要是因為怕造成大批難民向美國跑,所以,美國發動戰爭的可能率,從今以後應該越來越小。

▲   根據聯合國難民書2017年年度報告,敘利亞境外的難民已經超過550萬,回到敘利亞的只有一人。境內流離失所的人口達到630多萬,其中已經回家的只有60萬。總難民數量超過1200萬,超過敘利亞人口的一半。

  其實 我覺得世界會漸漸往和平方向走,主要是因為中國和平崛起的典範效應。中國不像西方霸主靠奴隸、掠奪、戰爭崛起,完全靠自己的努力,在30 年內趕上西方300年的工業化。中國一直忙著自己的經濟建設,把別的問題擱置一邊。

  我記得80年代初,朱鎔基還是清華大學管理學院院長兼國務院經委會副委員長那時,帶團來北美考察,我負責在多倫多招待他們三天。當時,我們談到「臺灣問題」,他很清楚地告訴我 “ 我們現在重點工作放在經濟建設上,我們需要跟美國搞好關係,只要臺灣不獨立,我們把「臺灣問題」擱置一邊。” 我看,到現在為止,這還是中央的政策。

  我從跟周恩來及朱鎔基的接觸當中,學會如何解讀政府官方發言。那時《人民日報》天天說要解放臺灣,跟私下告訴我的完全不一樣。你要知道,《人民日報》是給大陸人民看的。人民對「臺灣問題」的看法很簡單,臺灣是我國弱的時候,被日本鬼子搶去的,臺灣一日沒拿回來,就是「國恥未雪」。因此,政策必須一再強調。

  假如任何政府把臺灣丟了的話,我可以肯定地告訴你,這個政府一周內就會被推翻。所以每個政府都一定會一再向人民保證——他沒有忘記臺灣,即使他們的重點工作是在更重要的事上。

最後談到「不需要用武力解決」

  現在習近平的重點工作是什麼呢?很簡單,就是打贏「中美博弈」。

  美國30年來忙著到處打仗,忘了中國。某天睜眼往四周一看,突然發現中國跟他平起平坐了。於是狗急跳牆,發動貿易戰,禁止華為,但都太晚了。「自由市場」及「經濟全球化」,本來是美國發明用來統治世界的妙方,中國根據美國制定的遊戲規則,打贏了經濟戰,美國不玩了,又太晚了!(注二)中國反而變成「自由市場」及「經濟全球化」化的維護者,同時又在世界熱點扮演維護和平角色,還推行「一帶一路」倡議,建構人類命運共同體,已經開始站在世界道德的制高點。正好在這個時候,美國選出一位「脫了羊毛衣,顯出狼本色」的總統,相比之下,使得習近平的所作所為更孚眾望,具「世界盟主」的形象。

  在這百年來最大的變局之中,臺灣的重要性可說微乎其微,臺灣自己能做的事不多,最終命運完全取決於美、中爭霸的結果。而這個結果的大勢已定,臺灣是佛祖掌中物。所以習近平對台政策一直強調「和平統一」,「尊重臺灣政治制度及生活方式」,「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等等,實際上又做了很多惠台方案,基本上用的就是老子的方法。雖然有時他還說不放棄武力解決,但這是說給大陸鷹派聽的,事實上他所採取的路線,是不需要用武力解決的,把美國壓下去之後,會「自然統」!所以我勸兩岸急統派都不要急,不會拖太久,以我判斷,不出五到十年,中國就會很明顯的勝出。到那時候,「自然統」會水到渠成;最最不得已兵臨城下時,也可用「北平模式」(注三)和平落幕。

▲  1949年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後,中國人民解放軍於2月3日舉行入城式,北平市民擠在正陽門大街上,夾道歡迎參加入城式的人民解放軍(資料照片)。

  最近我寫了一篇〈論急統〉(注四),那是給台獨鄉親的信,勸他們在兵臨城下之前,主動跟大陸談統一的條件,這樣才可以得到最好的條件。我建議臺灣主動釋放善意,一是停止做大陸最不喜歡的事,就是不要買美國軍火,二是做大陸最喜歡的事,就是把臺灣故宮博物院的寶貝歸還北京故宮。 可以想像這種論調是沒什麼市場的,但人老了,又手腳不方便,不能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也再無顧忌,直言不諱罷了!


注  釋
—————————————

註 一:老子《道德經》第六十一章譯文
  大國好比江河的下游,愈是謙卑寬容,愈能納百川,調節天下。就像雌性生物,靠柔順居下包容總能征服雄性。因此,大國或強者態度謙卑的話,就容易招徠小國或弱者的歸附;小國或弱者態度謙卑的話,就容易獲得大國或強者接納。大國敦睦小國,不過是想兼容對方,擴大量體;小國與大國建立友好關係,不過是想從中得到更好的生存發展條件。要兩者能整合成功,各取所需,大而強的一方最好壓低身段,虛懷若谷。
  詳請參閱  http://www.goodz.tw/modules/newbb/viewtopic.php?viewmode=compact&topic_id=1392&forum=9

註 二:詳請參閱拙作〈我對中美貿易戰的看法〉2019.7.21

註 三:北平淪陷,中國大陸稱作「北平和平解放」,是第二次國共內戰平津戰役的尾聲。1949年1月15日,天津的中華民國國軍守軍被中國人民解放軍殲滅,北平的國軍守軍陷於絕境。16日,華北剿匪總司令部副總司令鄧寶珊代表總司令傅作義與林彪、羅榮桓、聶榮臻會面商談和平,雙方於21日達成《關於和平解決北平問題的協議》,22日傅作義在協議上簽字。22日,北平傅作義所部25萬守軍按協議陸續撤出市區,準備接受解放軍改編。31日,解放軍和平入城,平津戰役結束。

註 四:詳如 大同世界和平島(下)—— 寫給臺灣鄉親,尤其是「深綠」看的「論急統」 范光棣 奮起網 2019.7.7

延伸閱讀
—————————————

● 武統台灣:習近平未來的目標?  鄧聿文 (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時政評論家) 紐約時報中文網 2019.1.8

● 美智庫渲染“大陸2020武統臺灣”,兩岸離攤牌有多遠?  察網  地球村9號 2018.2.4

● 武統台灣正在成為最大可能的選擇!  超越新聞網 2018.4.2

● 當美、中貿易爭戰被上升為一場「文明與種族衝突」時 海天曙光 Thomas Lee編輯 2019.5.22

● 李毅︰北平方式 統一台灣 一國兩制 台灣方案 萬維讀者網  2019.2.23

台灣爭和平中立? | 郭譽申

今年以來,頗有些人討論台灣在國際上宣佈中立的議題,前副總統呂秀蓮提出「台灣和平中立公投」,而左派哲學家范光棣發表《大同世界和平島(上)— 臺灣島中立運動宣言》。傾向台獨的呂副和傾向統一的范老竟有共識,都主張台灣要和平中立,豈不怪哉?

雖然都主張台灣要和平中立,呂副和范老主張的內容很不同。在呂副的公投理由書裡言明,要「強化國防自主」,「與美日等愛好民主和平國家強化價值聯盟」。而范老則主張「對(中、美)雙方都友好。對同文化的鄰居大國應該特別友好。再來,台灣應該非軍事化」。兩位耆老的主張不同,誰才是真正的和平中立?筆者是第三者,不揣鄙陋來評評理。

呂副一方面主張「可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平共存,建立遠親近鄰關係」,另一方面卻言明「與美、日等愛好民主和平國家強化價值聯盟」。與中國大陸和平共存,是遠親近鄰關係,與美、日卻要強化價值聯盟,這怎麼是中立?明明是偏向美、日嘛。呂副領銜的公投主文是:「你是否同意台灣應向國際宣布和平中立?」理由書裡卻不主張中立而偏向美、日,公投案可以這樣主文與理由/內容互相矛盾嗎?呂副不過是以和平中立來包裝美化倚賴美、日的實質台獨而已。

范老主張對中、美雙方都友好,對同文化的大陸應該特別友好,看來稍傾向大陸,但不像呂副那樣要建立聯盟關係,因此比較像真正的和平中立。和平中立不必然要非軍事化,然而台灣長期向美國購買武器,自然不是中立而是傾向美國的(否則何不同時向美國和大陸購買武器)。范老主張不再向美國購買武器,對於和平中立可說有指標意義。對比之下,呂副僅聲稱要「強化國防自主」,不提是否向美國購買武器,看來將繼續向美國購買武器,這樣何來和平中立?

和平中立算是個好東西,因此傾向台獨的呂副和傾向統一的范老都主張台灣要和平中立。檢視兩人的主張內容,呂副的和平中立是假貨,公投主文上說要和平中立,理由書裡卻不主張中立而明顯偏向美、日。范老的和平中立雖稍傾向大陸,卻與中、美幾乎保持等距,因此是真貨。無論是否贊同,真貨值得討論;而假貨只是混淆視聽、欺世盜名,不值一駁啊。

呂副所提的公投案已被綠營掌控的中選會駁回,理由是逾期補正不符程序,然而呂副卻出示寄件郵戳,聲明並未逾期補正。内情到底如何?頗啟人疑竇。此公投案以和平中立包裝實質台獨,恐怕已踩到法理台獨的紅線,中選會因此不敢核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