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老太危機後的兩岸和世局 | Friedrich Wang

這一次大陸的軍事行動等於正式宣告所謂雙方海峽中線的默契到此結束,甚至於連台灣東部的海域也將在其軍事力量籠罩範圍之內。

從此之後,第一個重大的影響就是台灣在防衛上的縱深將基本消失,以後反應打擊時間將會被壓制到極低。其次,在本來就有限的領空範圍之內,我空軍的訓練將會受到很大的限制,海軍的巡弋會充滿危險,因為將隨時與對岸的軍艦在周邊海域狹路相逢。簡單說,這一次裴老太的來到已經成功將台灣最後的一點點國防與生存空間壓縮到跡近於零。未來沒有模糊,沒有緩衝,島嶼上的每一個人都將面對最直接的軍事衝擊。

台灣海峽,也將不再是台灣可恃的天險。很多島內的半吊子們總是喜歡拿接近半個世紀以前的冷戰時期與今天台灣面對的狀況相比較,實際上除了地理位置沒有什麼改變之外,其他都已經完全不同。宏觀來看,中國大陸的國力早就是當時的數十倍,有屬於自己完整的技術研發以及工業生產鏈。而微觀來看,現在武器的投射範圍以及打擊精準度都已經不是當年所可以比的,平均只有一百多公里的海峽根本微不足道。

所以,總是認為美國所開啟的新冷戰會讓台美之間的關係更拉近,或希望華盛頓與台北重新建立軍事同盟關係,都只是一廂情願的想像罷了。美國其實更關心的是自己的安全,而不再關心所謂的盟友,況且台灣跟它也不是盟友。

今天的美國,也早就不是當年的美國,其實現狀從來沒有一刻不在改變。美國所代表的西方世界現在面對的是一個古老文明的重新崛起,所以充滿了危機感,必須兵行險著,不惜一切把台灣以及中國周邊的國家推到最前線。而台灣的綠色人所想要的就是一場豪賭,不惜任何代價來梭一把,無論如何都要實現台灣獨立。而這就是今天台灣困境的關鍵。雖然中國大陸不是完全沒有任何內部的問題必須解決,但是總的來看仍然是一個不斷向上提升的國家,民間的活力持續升溫,雖然速度有快有慢,難免曲曲折折。

筆者認為,那就梭一把吧!不讓他們上桌狠狠地梭一次,將永遠不會甘心,哪怕把家底輸得乾乾淨淨,反正他們知道有美國或者日本可以去繼續作夢。至於其他的2300萬人民,也已經在最近這20年做出了選擇,那未來就要自己為這個選擇來負責。

面對當前危機,台灣人別再以為「不會武統」 | 郭譽申

裴洛西離台後,大陸展開為期3天的圍島封島軍事演習,不僅越過海峽中線、迫近台灣,範圍甚至納入台灣的部份領海,使得進出台灣的飛機、船舶都大受影響,而國軍卻毫無反制作為。這樣的封島演習可說,距離武力統一只差一步,美、日、歐卻毫無行動,僅發表一些空泛的克制或反對聲明。筆者則好奇,這危機能否改變很多台灣人長久的「不會武統」心態?

很多台灣人長期認為「不會武統」,理由如:
大陸多年沒有實行武統,因此以後也不會實行武統;
中共沒有武統的能力,會被台灣國軍擊敗;
大陸若實行武統,美國會出兵保衛台灣,擊敗大陸;
對岸若要實行武統,自己內部先亂了。
認為「不會武統」的人總能找出一些五花八門、令人難以置信的理由!

很多台灣人從小受到反共、反中的洗腦,視對岸為妖魔,因此反對兩岸統一,更反對武統;因為不希望武統,就自己騙自己「不會武統」,然後找出一些令人難以置信的理由。有些人不是自己騙自己,而是被台獨和民進黨的宣傳所騙,如「中國很爛,自顧不暇,沒有能力武統」。

台灣人有「不會武統」的心態,讓自己活得比較舒服,但卻是逃避現實和逃避問題,就像鴕鳥把頭埋在沙子裡。人不可能永遠逃避現實、逃避問題,而遲早必須面對。現在中共的圍島封島軍事演習,距離武統只差一步,台灣人還要騙自己「不會武統」嗎?

中國大陸當然希望收復它的固有領土-台灣。雖然已有能力實行武統,大陸卻盡量不動用武力,因為它在乎台灣同胞的生命和財產安全,並且希望持續改善大陸人民的物質和精神生活。獅子不發威,被當成病貓。裴洛西訪台才逼迫獅子展示其武統能力。

對於大陸的圍島封島軍事演習,美、日、歐都僅發表一些空泛的克制或反對聲明,而沒有行動。這跟美國、歐洲都不派兵進入烏克蘭對抗俄羅斯是一樣的。台灣比烏克蘭更不利,美、歐能經由烏克蘭的鄰國支援烏克蘭,但台灣很容易被圍島封島,就無法獲得外界的支援。這將是對岸實行武統時台灣的惡劣局面。

現在的情勢很明顯,大陸有收復台灣的願望和決心,也有實行武統的能力,未來(甚至是不久之後)當然有可能實行武統。台灣人別再逃避現實、逃避問題,騙自己「不會武統」吧。因此台灣只有接受和平統一以及面對武統、決一死戰的兩種選擇。

面對和統與武統的選擇,台灣人應該研究:兩岸決戰,台灣有多少勝算?會犧牲和損失多大?更應該仔細研究:有必要決一死戰嗎?對岸真是妖魔嗎?大陸迅速崛起,獲得人民的支持,令世界矚目,中共做對了什麼?

裴洛西危機不會船過水無痕,台灣人還醉生夢死! | 郭譽申

裴洛西訪台一夜一日,造成中、美各自出動不少軍艦軍機演習、護衛。幸好沒有擦槍走火,但是這無疑是一場風險頗高的危機。現在裴洛西離台了,不過這危機不會船過水無痕,中、美和兩岸關係都進入更危險的階段。

首先,中共為何對裴洛西訪台異常憤怒、激烈回應?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中國早已對美國一連串企圖「以台制中」及虛化、淘空「一個中國原則」的行動表示抗議。美國的這些行動包括:將台灣關係法、對台六項保證塞入一個中國政策表述,違背僅與台灣保持非官方關係的承諾,違背逐步減少對台軍售的承諾,拜登總統三度公開表示,如台海發生戰爭,美國將協防台灣等等。裴洛西訪台是引爆中共憤怒和激烈回應的最後導火線。

有些人說,25年前與裴洛西同樣擔任美國眾議院議長的金瑞契也曾訪台,當時中國並無激烈回應,這次何必激烈回應?此一時,彼一時,國際政治就是如此。當年中、美關係比現在好得多,而中國比美國弱得多,中國有求於美國的多,只好忍氣吞聲,現在中國已能與美國平起平坐,難道還要忍氣吞聲?

有些人說,中共這次是雷聲大雨點小,弄到自己丟臉下不了台;又說,美國裴洛西挑釁你,你應該對付美國,而不是對付台灣。筆者倒認為,中共的回應還頗適當,讓美國知道中國的憤怒,但是不引起軍事衝突。難道中、美要打核武大戰?裴洛西危機的根源是蔡政府的「聯美抗中」,大陸以軍事演習警告蔡政府,並收回過去單方面給予台灣的一些好處,如台灣農產品、食品的銷陸,應屬合理。蔡政府獲得裴洛西的空言支持,可憐的老百姓卻要承受不少的實質損失!

這次裴洛西危機是美國「以台制中」及蔡政府「聯美抗中」一連串政策的一次總結,其最大影響是使大陸逐漸認清和平統一的幾乎無望,而會積極準備武力統一。對岸可能仍會公開主張和呼籲和平統一,但那只是聊備一格的統戰口號,積極準備武力統一才是對岸的真正政策,除非美、台未來有大幅的改變。

中國大陸的大目標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兩岸統一是此大目標下的小目標,因此大陸本來不急於統一台灣,而更重視其經濟發展,希望早日成為已開發國家,並使其國內生產毛額(GDP)超越美國。(參見《兩岸統一與中華民族復興》)。

過去兩岸關係和緩,筆者的研判是:約8年後,大陸會成為已開發國家,屆時其政策會從目前的「反獨」轉為「促統」、「以武迫統」;再約10年,完成和平統一或武力統一。現在美國「以台制中」,擾亂大陸的發展大計,大陸很可能被逼得要調整提前以上的統一時間表(參見《兩岸對抗加速統一》),甚至可能已經下決心準備武統!武統需要兩三個月集結三軍,及準備軍需物資。

有些台灣人竟然譏笑大陸對裴洛西訪台無可奈何,真是愚昧無知,加上醉生夢死啊!

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之幻夢話術 | 姜保真

這堵豎立在金門大膽島的牆「三民主義統一中國」,雖然是向著大陸方面,其實作用是對背後的台灣,給台灣人民做大內宣,意指我們在台灣才是法統中國,而且反共必勝,且有可能反攻大陸。

兩蔣父子來了台灣,憑藉美、日列強撐腰,拿著大陸人民血汗錢換來的黃金、美鈔,在這島上是做了不少硬體軟體的建設,確實有功於台灣人民,但也搞了類似金門這堵心戰牆、太武山的「毋忘在莒」巨石這一類的大東西。

蔣經國直到自己臨終,還要在遺囑中叮嚀台灣人民「務須團結一致,奮鬥到底,加速光復大陸,完成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之大業,是所切囑」。就這一點看,小蔣比他爸爸老蔣更差。他沒有老爸的經歷、能力、聲望,還要硬撐、硬掰,「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即為一例。

1982年廖承志致蔣經國的招降勸和函裡說:「至於“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云云,識者皆以為太不現實,未免自欺欺人。三民主義之真諦,吾輩深知,毋須爭辯。所謂臺灣“經濟繁榮,社會民主,民生樂利”等等,在臺諸公,心中有數,亦毋庸贅言」。其實,明眼人皆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是自欺欺人之語,何止廖承志一語戳破國王的新衣!撫今追昔,豈不令人三嘆!

因此,替小蔣制定並執行這些「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大內宣政策的人,包括興工建造這堵巨牆的執行官等輩,後人應怎麼評價他們呢?後來小蔣走了,他們頓失靠山,各個開始轉向,儼然如夢初醒般幡然悔悟,可怎不懺悔自己往年跟著主子欺哄恐嚇台灣人民的罪過呢?

《論語》為政篇說:「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拱之。」台灣的政治人物缺少的就是這個「德」字。「德」包含了主政者須向人民坦誠相待,講真話、做實事。不是嗎?

再問今天國民黨檯面上袞袞諸公:你們可有真誠向兩岸人民告白今天臺灣的處境與方向嗎?  (作者為台灣的作家)

只要民進黨存在一天,就沒有和統可能,只會武統! | 劉得福

我的基本觀點:
兩岸和平統一,符合兩岸中國人最大利益,符合全中華民族最大利益,符合全台灣人民最大利益。
兩岸永久分裂,符合台獨分子最大利益,符合萬惡民進黨最大利益,符合美、日最大利益。
所以,不論是站在台灣立場,站在大陸立場,或站在中華民族立場看,兩岸中國人最大的敵人,是台獨分子,是萬惡民進黨,是美國,是日本。
中共的敵人是台獨分子,不是台灣人,台灣的敵人是台獨分子,而不是中共,更不是中國,因為我們就是中國,對岸也是中國,兩岸同屬一個中國,這個中國是全中華民族共同構建的中國。

和平統一,根本不用指望

我很好奇,中共至今對台灣如此如火如荼搞「去中」「去蔣」,披著中華民國外衣,肆無忌憚搞台獨,還沒出手?對台獨民進黨政權還存和平談判幻想?這讓我太好奇了!

我認為不論民進黨是在朝或在野,台灣只要有民進黨存在一天,就不可能有和平統一,只會走武統的路。因為民進黨政客們本質就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而且敵視中國,敵視中國人,所以,執政時,仗著美日暗助,甘作美日走狗,搞台獨都來不及,根本不可能和大陸進行和平統一的談判,而民進黨在野時,更不惜代價,焦土對抗,阻止任何政黨與大陸進行兩岸和平談判。

兩岸想要和平談判,唯一的一條路,就是兩岸聯手先消滅台獨和民進黨,然後兩岸才可能坐下來和平談判,否則,台獨和民進黨是不可能讓台灣的任何人和中國大陸談和平統一的,我奉勸北京當局死了這條和民進黨談統一的心吧,即便哪一天民進黨喊出「兩岸一家親」,也是情勢所逼喊出來虛與委蛇的,民進黨徹底不可信。

只是,在國民黨如此軟弱,早被民進黨打趴在地,幾乎被消滅,哪來能力消滅台獨?兩岸聯手消滅台獨,等於靠中共來消滅台獨,那既然如此,中共消滅台獨後,就直接統一就好了,何必還跟國民黨談什麼?

我之所以感到兩岸和平統一無望的原因就在這裡,當馬英九在「馬習會」時錯失這個和平統一的最佳契機時,兩岸和平統一的最後機會就已經沒有了。

在我看來,「只要台灣不明著或公然搞台獨,大陸就不會打」,而蔡英文非常清楚這一點,早看穿中共的態度和紅線,所以採取「穿著中華民國的外衣搞台獨」,自從蔡上台以來,都稱「維持現狀」,但,實際上一上台就「改變現狀」,如火如荼,明目張膽,方方面面,大肆搞台獨。蔡搞台獨的不擇手段和急切,遠超過陳水扁和李登輝。我非常好奇,蔡英文的手法如此司馬昭之心,人盡皆知,為什麼北京當局看不出來?中共如此好騙嗎?我真想知道答案。

我以前一直認為兩岸統一沒有急迫感,兩岸經濟實力和國力的消長,加上大陸如此龐大的市場,兩岸終將因三通及經貿廣泛交流,及民間密切往來,再加上台灣從兩岸經貿上賺取的高額外匯順差,兩岸終將走上和平統一的談判桌,這不必急,假以時日,給予時間,若這一代因緣未足,就下一代再談。

但,我發現我錯了!這樣的理想根本不存在。因為這個前提是,台灣需要有一個想走向統一的領導人,而且還要夠有魄力,夠宏觀才行,但是顯然沒有。馬英九不夠宏觀且沒有魄力,而現在的蔡英文,根本是一路把台灣猛往台獨火坑裡送。兩岸統一是非常有急迫感的。

這卅年來,從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到蔡英文,除了馬英九之外,其餘都是要搞台獨,燒成灰都是台獨。而馬英九缺乏魄力不夠宏觀,只講過一次「終極統一」,被民進黨和國民黨本土派圍剿之後,就再也不敢提統一兩個字,連自己是中國人都不敢說了,即便是馬英九執政時代創造了兩岸有史以來最和平的關係,馬習會創造了兩岸最高領導人會面的記錄,但,馬英九沒有魄力,也不敢抓住這可以寫下歷史的契機,簽署兩岸和平協議。即便不能立刻簽署和平協議,連達成以兩岸最高領導人身份,共同聲明「兩岸同屬一中」,超越1992年「九二共識」都沒有,實在令人扼腕。

再加上現在的國民黨高層,更是只想偏安,根本不想統一,不僅絶口不說「我是中國人」,甚至還說「想要統一的人可以搬到福州、上海去住,不要連累2300萬人」,擺明了就是不想兩岸統一的獨台,加上現在國民黨被蔡英文抄家滅族、趕盡殺絶,幾乎已被打趴在地,根本自顧不暇,哪還有餘力想統一這件事。

綜上,民進黨猛搞台獨,國民黨無可寄望,兩岸想和平統一,根本不用指望。

兩岸統一有非常急切的急迫感

蔡英文無所不用其極的去中去蔣,篡改國父建國史,篡改抗戰史,否定八二三砲戰史,否定中國神明,處處對中華傳統文化進行刨根,對蔣公無所不用其極踐踏,下手之兇狠,前所未見,而國民黨卻不知不覺,毫不在乎,也沒有能力對抗,真是嗚呼哀哉。

而最讓我有統一急迫感的是,經過卅幾年的台獨教科書洗腦教育,台灣40歳以下近900萬受台獨教育的年輕世代,許多人都已
不知唐宋元明清是我歷史,
不知長江黃河五嶽三江是我河山,
不知自己是中華兒女炎黃子孫,
不知自己祖先來自中國大陸,
不知自己是中國人。
甚至仇恨中國人。

現在在台灣還有大中華國族意識的,都是1940-60年代出生的人,現在都已經是50歲以上的老翁了,都逐漸退休或凋零。再過幾年,主掌台灣社會的中堅,就再也沒有大中華意識了。這是兩岸和平統一的最大危機,也是我認為兩岸統一有非常急切的急迫感,已經不允許再等待再磋跎的最大原因。

在和統無望的情況下,現在武統,雖然「有大中華意識」的台灣同胞並不樂見,但眼見中華民國將被民進黨消滅,現已名存實亡,我們也沒有選擇餘地,與其讓台獨日寇倭奴把台灣從中國分離出去,拱手送給日本,不如中共趕快打過來消滅台獨和民進黨,統一台灣。只要武統打擊的對象是台獨和民進黨,不傷及無辜的善良台灣百姓,那也會得到我們的支持。

所以,在和平統一無可指望下,我一直非常贊成以「精準手術刀方式的武統」,亦即對蔡政權主要領導班子,以精準的方式,不傷及無辜,或對台灣人民最小傷害下,一夕之間肅清,完成統一。

如果等到這群有大中華意識和大中國情懷的台灣同胞都退休或凋零了,大陸才要想武統,面對的會是沒有大中華意識、沒有大中國情懷,甚至是仇視中國人的世代,大陸的武統,將被台灣人民認為是侵略,而不是統一。

對有大中華意識和大中國情懷的我們而言,武統是個很無奈但可以預見的結果,只怪國民黨如此不爭氣不成才,飼老鼠咬布袋,把大位交給叛徒李登輝,而之後不爭氣又無能的國民黨不肖領導人,對台獨的擴散不知不覺,無所作為,甚至還附和屈從,跟隨台獨民進黨起舞,錯失兩岸和平統一契機,導致今日局面,令人不勝唏噓!

祈 天佑中華!天佑台灣!

戲說台灣選舉 | 魏人偉

敝人對台灣選舉有些愚見:

1. 台灣的命運已被台灣的選舉搞定矣!

2. 因為選贏的人下次還想贏,選輸的人下次不想輸,互相分派攻詰,則分化之勢即成。

3. 選贏的人今年貪1000萬,明年就想貪2000萬,而且藉口累積下次選舉資本,貪得心安理得/理直氣壯,沒人管啥道德或啥制度,則脆化之病已入膏肓。

4. 每天盯著民調看,空耗心力,隨著魔音起舞,則尾巴搖狗之謬難止矣。

5. 加之,政黨惡鬥為境外勢力之"顏色革命"拱火加薪,造成自己國小而裂,力分逼蹙,寧有救贖乎?

6. 有此數病,台灣就會困在自己的弱智之中,被人家"弱智統"就成最好歸宿了,因為所有的堡壘都是從內部自爆的呀!

〈讖曰〉:

弱智台灣真好統,硬飯軟吃懂不懂?
年年選舉殺紅眼,人人分化洞難補。
選上發財想更發,落選不甘亂找碴,
政治正確勝一切,道德制度只剩渣。

選前用來騙你票,選後懟到樓想跳,
選前選後兩張嘴,兩邊拿錢吃毒藥。
打著X旗反X旗,民代搞笑不稀奇,
死豬不怕開水燙,文恬武嬉明年祭。

用愛心與智慧化解兩岸心結 | 謝芷生

兩岸矛盾舉世皆知,毋庸諱言,已被公認為世界上最易發生衝突的地區。以中國人的智慧,不可能化解不了兩岸的心結。生活在當下的兩岸中國人,可說昔日無冤,近日無仇,因此長期相互敵對仇視,實令人不解。

1949年敗退臺灣的國民黨,由於不甘失去大陸江山,難免對中共抱有新仇舊恨的心理,但也只應限於一小撮上層的統治階級。這些人到臺灣後,還會懷念過去在大陸時期紙醉金迷的夢幻生活,但七十多年過去了,他們幾乎都已帶著難圓的殘夢長眠於地下。即使他們的第二代,也不會緬懷過去的風光歲月,因為他們離開大陸時,或年齡太小,對過去已不復記憶,或因只有間接關係,並無切身之痛。

根據以上分析,可以很肯定地說,今日生活在臺灣的人,不論省籍或出身,對中共或大陸都不應再存有成見或心結了。然而事實卻並非如此。臺灣明明還有相當一部分人,對中共和大陸存有成見與心結。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依筆者觀察,臺灣有兩類人對中共和大陸帶有較大的心結與成見。第一類是國民黨執政時期,曾享有特權與利益者。這其中有外省人,也有本省人。這些人被統稱為臺灣的深藍分子。他們既反共,也反獨,甚至對中華民族還存有相當的歷史情懷。他們往往會認為,自己才是真正的民族主義者或愛國者,以及中華民族道統的捍衛者。

譬如,1971年筆者在德國海德堡學習德文期間,曾被一位年齡較長的臺灣留學生偷襲頭部。據說事後他還曾要求臺灣駐外官員當眾表揚他的“愛國行為”。筆者原可將事情告發到法院去,但不忍心這麼做,怕他會因此失去居留權,誤了學業,誤了前程。但更主要的還是,我理解他之所以會當眾施暴,完全是因長期受不實宣傳洗腦所致,把自己的暴行當成是正義和光榮的行為。筆者已多年沒他的音訊,心裡常想著,他總有一天會明白,誰才是真正站在真理和正義的一邊。

第二類對中共和大陸抱有較大心結和成見的,無待筆者說明,大家心中已有答案了。不錯,他們就是台獨分子,其中也有本省人和外省人。但外省人只起到點綴作用,因所占比例大概還不到百分之一。台獨的成因,眾所周知,主要是由日本殖民统治造成的。外省人因受父輩抗日影響,普遍都有較深的國家民族觀念,即使反共,也不至走上反華賣國的道路。因此,筆者認為,外省人而主張台獨者,大概都是出於個人利益的考慮。

「鐘鼎山林各有其性,不可強也」,「朽木不可雕,糞土之牆不可杇也」。筆者無意在此對台獨分子提出過多的批評,只希望他們能早日迷途知返,不要玷污了先人的名聲。浪子回頭金不換,誰又沒有走錯過路呢?

筆者認為,臺灣人不應對大陸抱有心結和成見,除了上述理由外,還因做人不可忘恩負義。現在生活在臺灣的人,非但與中共和大陸,昔日無冤,近日無仇,還從大陸獲取了巨大利益。自大陸改革開放後,臺灣每年自大陸賺取大量外匯,僅2020年即高達9692億元人民幣。而目前在大陸工作和生活的臺灣人,據統計已超過200萬人,遠遠高於歷年生活在臺灣的外省人,而且這個數字還在不斷攀升中。因此臺灣怎能脫離大陸呢?脫離會比在一起好嗎?

領導人往往會把一己之私,誇大為全民利益。臺灣由於歷史原因,長期處於被洗腦的蒙昧狀態,但內部仍不乏有眼光,有辨識力者。希望兩岸先進人士能以愛心與智慧,早日化解兩岸心結。

政治人物應為人民的長遠利益著想-游錫堃 vs 魏鳳和 | 謝芷生

臺灣的政治人物,除了爭權奪利外,也應拿出稍許時間,關心一下人民的長遠利益。

臺灣在檯面上從事政治活動者,幾乎無人稱得上是政治家。政治人物是泛指一般從事政治活動的人,既無褒義,亦無貶義,可說是個中性的稱呼。一個從事政治活動的人,如果能以人民幸福,國家前途為奮鬥目標者,始可稱為政治家。若僅為一己之私,爭權奪利者,只配稱為政客。

孫中山先生一生為救國救民奔走奮鬥,至臨終前,仍不斷呼籲,要和平奮鬥救中國,堪為政治家的楷模與表率。經國先生晚年,把全部心力投注在臺灣的建設發展上,使臺灣得以躋身亞洲四小龍之冠。而他晚年還堅持反對台獨,開放兩岸交流,獲得臺灣人民普遍擁戴。即使他不能像孫中山先生那樣,成為全民族的偉人,但至少也稱得上是臺灣地區的偉人了。即使是台獨分子也不敢公然否定他。

孫中山先生和經國先生都為我們立下了愛國愛民的榜樣。然而為什麼臺灣地區竟找不到具有政治家風範的政治人物呢?

臺灣地小人稠,生存競爭激烈,因此許多政治人物,把從政也作為了生存競爭的工具,往往發表競選政見時,聽起來就像做商業廣告。由於一般選民都知道,他們當選後並不會兌現政見,因此選民投票時,即不以候選人的品格能力為取向,而是誰的意識形態更接近自己。在此情況下,選舉就成了“統獨對決”的競技場。臺灣並非沒有較優良的政治人物和政黨,但在意識形態的拼比下,往往會敗下陣來。他們在心灰意冷下,或放棄政治活動,或同流合污,也淪為政客,甚至不惜賣身投靠,選擇加入較有出路的政黨,完全背叛了從政的初衷。

大陸快速的崛起,已令中美力量的對比,從量變進入了質變。稍有觀察力與敏感度的人,都會警覺到,臺灣海峽就要“起風了”,臺灣政治人物躺在美國人懷裡做白日夢的日子,眼看即將結束了。而人民所期盼的,兩岸從分裂走向統一的日子已經近了。我們應當高興呢?還是害怕呢?相信由於兩岸長期隔絕,許多人是會感到不踏實的。

生活在臺灣地區的人,因長期受執政者的歪曲宣傳,許多人對大陸的認識,是被嚴重扭曲的。兩岸人民間相互瞭解的程度,會影響兩岸走向統一的速度,以及所需付出的代價。促使臺灣人民瞭解大陸真相,以減少統一需支付的代價,本是臺灣藍綠政治人物,責無旁貸的職責。但在國際反華勢力影響下,他們並沒有做出任何的努力,反而擴大和加深了臺灣人民對大陸的誤解。

然而不管你喜歡與否,影響兩岸統一的中美實力對比,已趨向了臨界點。尤其受俄烏戰爭的影響,無形中拉近了中俄戰略協作的關係。這意味著,加速了中美為臺灣問題攤牌的時間。近日大陸公然做了”臺灣海峽並非國際水域“的宣告,加之早先即已否定被美國人劃定的所謂“海峽中線”,這是大陸即將就臺灣問題向美國攤牌的強烈信號。

6月10日開始在新加坡舉行的第19屆香格里拉對話會議,大陸防長魏鳳和除了表明大陸不承認臺灣海峽為國際水域外,還強調,若有人企圖將臺灣從中國分裂出去,將不惜一戰,並不計代價,決戰到底。這是何等霸氣十足的發言。大陸向來是務實,腳踏實地處理國家大事的。若非條件已成熟,或已忍無可忍,否則是不會有此反應的。試想1996年因李登輝不當言論引起的“台海危機”吧,當時大陸因條件不成熟,而自動退卻了。但現在一旦台海再出現危機,大陸還會退卻嗎?

慌亂中,臺灣領導層的游錫堃竟說,臺灣的雲峰飛彈即可打到北京了,要大陸小心。這樣挑釁的話,連美國人都不敢講。臺灣領導層真是不知今夕是何夕!希望他們能多為臺灣人民的長遠利益著想,對不懂、不該碰的事還是少說為妙

中華民國就是中國!我就是中國人! | 劉得福

中華民國誕生在1912年,一個五千年來中國最苦難的時代,這110年來,中華民國歷盡苦難,堅苦卓絶,屹立不搖,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一直飄揚在世界上。

在台灣,民進黨及台獨日奴,甘做美日走狗,否定中華民國的存在,否定自己是中國人,說中華民國是流亡政權,說中華民國在1949年就亡國了,蔡英文和民進黨政客們,卻搶著做流亡政府的總統和大官,簡直笑死人,真是荒謬、無恥、不要臉至極,只能以一堆垃圾形容。無論他們怎麼否認中華民國,根本否定不了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

自從禍國殃民的日奴李登輝及民進黨當政後,為了搞台獨,這卅年來,一堆離經叛道、荒誕謬論,長久混淆國人的民族認同和國家認同,他們奸巧的玩文字遊戯,利用中國分裂、兩岸分治的巧門,把「中國」這個桂冠雙手奉上給中共。原本,
「中華民國」就是「中國」,
「中華民國」國民就是「中國人」,
被偷換成
「中國大陸」就等於「中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就等於「中國」,
「中國大陸同胞」就等於「中國人」。

因此,
「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就不是「中國」,
「台灣」就不屬於「中國」,
「台灣人」就不是「中國人」,
「他們」是「中國人」,「我們」是「台灣人」,就不是「中國人」。
也因此,
「中華民國」的合法性被消失了,「台灣」在意識型態上已經脫離「中國」了,已經不屬於「中國」了。

他們再操弄「恐共心理」和「民粹」,把自認我們是「中國」、「中國人」和主張「中國統一」的人,全部打成「親中」、「賣台」、「台奸」…
呵呵!真正「賣台」和「台奸」的畜生,反倒指控我們是「賣台」、「台奸」。不是做賊喊捉賊?打人喊救人?乞丐趕廟公嗎?

這樣愚蠢可笑、狡詐詭辯、不堪一擊的台獨謬論,這卅年來,由於國民黨的愚蠢、不重視和無作為,不即時「消獨」以正視聽,讓這樣的台獨謬論和毒素,已根植在許多國人的腦子裡,包括國民黨的高層和政治人物也不例外,他們毫無知覺的跟著民進黨起舞,言必稱對岸是「中國」,更不敢稱自己是「中國人」!他們連一點點自信心都沒有,聽到「中國統一」就嚇破膽,趕快說「你假如想被統,你今天就可以實現啦,你就到福州去住,就到上海去住,你就被統啦,你何必拖累2300多萬的同胞?」說這話的,竟然是國民黨的前主席吳敦義,真是匪夷所思,令人瞠目結舌。

於是,台獨得逞了!在台灣,講我們的國家是「中國」,講我就是「中國人」,從天經地義、理所當然,變成顧忌恐懼、畏首畏尾;講「統一」成為禁忌?成為「政治不正確」?成為「非主流」?講「不統」、講「台獨」、講「對岸是中國」、講「我不是中國人」,成為「政治正確」?成為「主流」?真是太沒志氣、太孬了!

我常常對那些不敢說或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人問道:
「請問你不是中國人?那你是哪一國人?」
我得到的答案,千篇一律,就是「我是台灣人」,
我再追問:「台灣只是個地名,不是國家。我不是問你哪裡人?請問你哪一國人?」
至今還沒有人敢回答,就落跑了!
因為他們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也不屑講「中華民國」,但,世界根本不存在「台灣國」,所以不知怎麼回答,只好落跑了。台獨謬論根本禁不起論辯!

我在網路上與台獨日奴論辯統獨,也會問:
「請問貴姓大名?好讓我知道在和誰對話?」
至今沒有人敢回答。因為絶大部分搞台獨或支持台獨的,都像躱在暗處的蟑螂一樣,躱在網路暗處放冷箭,只敢用個英文帳號,不敢用真名真姓真照片,從來不敢見光,不敢對自己言論負責。我一這麼問,他們見不得人,就腳底抹油,溜了!所以,我從來就瞧不起這群台獨俗辣。有在網路遇到台獨俗辣的朋友,不妨試試,問他們上述兩個問題看看,屢試不爽!

我不屑的嘲笑這些台獨日奴,連自己的姓名都不敢見人,連自己是哪一個國家的人都說不出來,還搞什麼台獨?給他們完全執政了,一樣不敢宣布台獨!真是孬種!全都是不折不扣、拿台獨來騙吃騙喝的騙徒!

令我感到遺憾的是,國民黨的政治人物,尤其是大部分高層,為何都不敢與台獨論辯?為何不無畏無懼、挺身而出、撥亂反正?為何只會跟著民進黨和台獨的價值觀起舞?為何不敢說我就是中國人?為何不敢勇敢的說「我們的主張才是正確的主流民意」?為什麼?台灣會淪落至此,不就是國民黨高層的懦弱造成的嗎?

從皇民嘴臉思考二二八 | 徐百川

皇民精神就是崇日反華。台獨的主張出現後,台獨份子心中潛藏的皇民思想得到大解放,台獨刊物上崇日反華的言論觸目皆是。發表這些言論的,幾乎全是李登輝那一代的皇民餘孽,公然表露皇民思想的內心告白,極其肉麻露骨,赤裸裸的皇民情愫躍然紙上,昭昭至明。

藍營人士可說是根本不看台獨的刊物,因此也就阻隔了從皇民後遺症探究二二八的認知能力。據我所知只有僑居紐約的台灣人劉添財(自由撰稿人後改筆名阿修伯),雖對二二八著墨不多,他專注於批判台獨崇日媚日的賤人心態,以揭露皇民嘴臉為終生職志。然而在戒嚴時期對二二八的言論禁忌下,他當時許多批判皇民的文章未能在台灣發表。茲舉數條他所轉錄的,最令人驚嘆的台獨觀點:

台裔日本作家黃文雄(不是在紐約刺蔣那個)在其《締造台灣的日本人》一書,顛倒真相視日本人如救世主:「過去半個世紀裡,不知有幾千、幾萬、幾十萬的日本人,為台灣的近代化犧牲奉獻。」「日本國民成為被殖民地搾取的對象,肥了台灣,好了台灣。」「國民黨的教育…,把土匪當做民族英雄祭拜,遮住雙眼捏造歷史。」(日本的教科書說台灣的抗日先人是土匪)

早年的台獨大老黃昭堂(1932-2011)曾自訴心聲:「自己才接受六年日本教育,就成為日本軍國主義者,甚至還曾發願要去做少年航空兵,與英美決一死戰。」對於台人「懷念」日本殖民,過度吹捧日本殖民成就的說法,黃昭堂有著如此的觀察。他說:「與其說台人對日本殖民統治有著莫名的好感和懷念,不如說台人的那些好感,是來自於他們求學時期對日本老師和日本同學的懷念。」

1936年底日本推動皇民化,日本人開始拉感情麻醉台灣人。黃昭堂在皇民化兩三年後進小學,他若早生五、六年,絕不會對日本作如是想。

有一陣子台灣掀起了慰安婦的爭論,為了支持日本人聲稱慰安婦是自願的說法,台獨企業家蔡昆燦說:「台籍慰安婦並非被迫從軍,而是自願且享有尊嚴,是為了出人頭地。」曾任建國黨主席的畫家柯文杞也宣稱:「這是日本對台灣殖民教育成功的地方,台灣被教育效忠日本,為日本服務是一生最大光榮的事。在這種教育下台灣人為日本而戰而有榮譽感,女性獻出貞操亦無怨尤」。

看看一位台獨皇民是如何如泣如訴,吐露他對日本的依戀:「我們只知道日本政府守法清廉,看不到他們殖民台灣的真面貌。」「十年前我再度到日本去,沿路我一直流淚。」「走過當年的明治橋(現在的中山橋),…五、六十年前,多少台灣人從這裡走上「台灣神社」去參拜「大魂國命」。」(皇民化開始後,中、小學生規定每月1日、8日、15日都要按時參拜神社。)

「大約是兩年前,一位年輕的朋友找我到體育館欣賞日本的神鼓童。節目完畢後,藝員在台上手舞足蹈、敲鑼打鼓、來回穿梭的當時,全場數千觀眾幾乎一致,合著他們的旋律拍手附合…,越拍越起勁,如醉如痴。我看到一位老先生熱淚盈眶,終於霍地站起來,衝上台去擁抱他們。」「這是另一個我的母親,我想他擁抱的恐怕不只是藝員,還包括挫折、失去的童年!(日本戰敗,皇民化功敗垂成)」

在日本的灌輸下,皇民餘孽認為:「中國近代文化一無是處,而古代文化也只供學者研究,對當今的社會已無實用價值」。最荒唐可笑的莫過於擔任過新北市明志工專校長的留美博士程萬行,他嘲笑中國人誇耀的發明-紙、指南針、火藥都是自吹自擂。理由是:「因為紙和火藥的發明要有化學的知識;指南針的發明要有物理方面的磁鐵知識。中國…只有四書五經,沒有科學、數理的觀念和知識,那裡談得上科學方面的新發明呢?」

從台獨如此根深蒂固的皇民心態看來,就足以佐證光復之時年輕這代人的皇民熱夢是不可能戛然而醒的。後來大陸人的表現又讓他們瞧不起,心中的皇民熱自然是餘溫猶存,有的甚至是更加熾熱的。因此,從思想上來講,光復後到二二八短短不到一年半,政府又沒有進行「去殖民化」的教育,許多青少年銘刻腦際的皇民思想是不可能清空抹淨的。從行為上來講,若非皇民化,即使二二八是官逼民反,何至於演變成反華的種族仇殺?

再看看台獨主張出現後,皇民化的後遺症立時大爆發,美化日本、醜化中國的皇民論調,舉不勝舉。可見自日本投降後,皇民化的影響必然是一脈相連從未中斷過。可見,正是皇民化使得台灣青年失去對中國的民族認同,才導致了二二八的暴亂。

然而台獨全然否認自身的皇民化,再扭曲真相編造事實,說「狗去豬來」…等等中國落後的惡劣統治激發了二二八的抗暴。然後倒果為因,聲稱台灣人(其實只是皇民餘孽)復甦的日本精神,完全是國民黨殘暴腐敗的統治所壓逼回來的。台獨否認了二二八的皇民化因素,於是二二八被美化成台灣人追求獨立自主的奮鬥精神,而數典忘祖、認賊作父的皇民思想成了台獨理直氣壯的反彈心理。

自李登輝開始利用國家財力與政府力量,發動教師和文人致力歷史教育和文學創作,「將台灣人抵抗『異族』侵略的歷史滄桑串連成民族史詩,喚起深層的台灣意識的覺醒」。所走的台獨路線,不僅「去中國化」,還要「再皇民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