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郭倆必須聯手壓制台獨勢力 為兩岸和解與政治協商爭取時間和空間 | 丁念慈

發表日期:2019.5.30 / 丁念慈臉書

關鍵詞:韓國瑜市長參選2020總統大選歷程與轉折全紀錄

  2020總統大選藍綠的勝負,非僅關乎國民黨能否「重返執政」,也不應該只在乎國民黨能否「重返執政」。真正的壓力與關鍵在於藍營能否藉此一役迅速整合、壯大反獨陣營,有效壓制囂張的台獨勢力,為兩岸和解與政治協商進程爭取時間和空間。這是我認為韓、郭倆必須以大格局俯瞰全局,盡快在聯手布局2020總統暨立委選戰上達成共識的原因。如此才能一則迅速壯大反獨陣營,二則兩人優勢互補,日後一高雄、一中央,相互支援呼應,伺機全面反守為攻。

▲ 韓郭相爭,對國民黨造成的傷害將難以復原。(資料照,新新聞柯承惠攝/風傳媒合成)

  韓國瑜選高雄市長時的支持群眾當中,有不少親綠的經濟受災戶和一些政治邊緣人,這種聚合最大的公約數是「討厭民進黨」。但自岩里領黨主政啟動「戒急用忍」「本土化」「去中國化」政策以來,經30年多方勢力的協同操作,綠民在國族認同上已經與中華民國(族)分裂,難以扭轉。

  日後,即便韓市長選上總統,因受選民結構左右,對兩岸和統與其他敏感議題,必然傾向採取迴避策略,以類似「政治0分,經濟100分」的訴求模糊以對;或是迎合台獨與獨臺者的立場,將本身定位在政治光譜中的「台灣國民黨」和「台獨」板塊之間。如此一來,則較當前的國民黨更左傾。

  看看6月1日韓家軍動員二、三十萬支持者,在凱達格蘭大道舉辦誓師大會時的訴求就知道了。從過去「為中華民國粉身碎骨」,到現在避言中華民國,直接訴求「庶民總統 贏回台灣」,其間的變化很耐人尋味!

  其次,綠民已經分裂的「國族認同」,實非短時間能夠逆轉。他們當初之所以支持韓,純粹因為民進黨四年執政失敗,眼睜睜看著當權派吃香喝辣,「相對剝削感」油然而生,藉著支持韓警告、修理當權派,但骨子裡的「仇中」和「討厭國民黨」情結,絲毫未變。等到民進黨新領導中心產生,原本令其疏離的原因緩解之後,在一聲聲「愛台灣」的召喚和催促中,很可能就一一棄韓歸隊了。

  這樣的局面,韓即使選上了,反獨、和統的力量依然難以凝聚。台灣只好續做美、日附庸,直到敗亡。中華民國或被美國出賣,終遭對岸收拾,歷史定位免不了以「成王敗寇」論,先賢先烈和民國遺民同遭羞辱。不可不慎!

  2020總統大選不是選出「救世主」,讓眾人因此得到救贖。天助自助,自助人助,不自助的話,什麼救贖都不會出現。將一切希望寄託他人,最終都會落空,何況即便自己,都沒人敢保證不會背離初心。

  兩岸和統之路,要步步為營,且人人有責。

延伸閱讀
—————————————

● 大的在後面 論郭台銘選總統 雁默 自由撰稿者 風傳媒 2019.4.7

● 夏珍專欄:韓國瑜困境VS.郭台銘效應 資深媒體人 夏 珍 風傳媒 2019.8.30

● 陳國祥觀點:韓國瑜敗選日,國民黨窮途末路時 資深媒體人 陳國祥 風傳媒 2019.9.3

比較台灣、大陸與芬蘭、俄羅斯 | 郭譽申

遠在北歐的芬蘭似乎跟台灣沒什麼關係,但是其鄰近俄羅斯的生存環境卻跟台灣鄰近中國大陸頗有些類似的地方。芬蘭自19世紀初,成為俄羅斯內的自治大公國,並由俄羅斯沙皇兼任大公。百多年後的1917年,俄國發生布爾什維克革命(十月革命),芬蘭趁機獨立建國。芬蘭恐懼強大的蘇聯/俄羅斯想要收復芬蘭,就像台灣恐懼強大的大陸想要收復台灣一樣。

二次大戰期間芬蘭與蘇聯兩度交手:1939-1940年芬蘭獨力抗蘇的「冬季戰爭」以及1941-1944年芬蘭加入德國侵蘇的「繼續戰爭」。兩場戰爭非常慘烈,芬蘭死亡的軍人接近10萬,以當時芬蘭人口僅有370萬,死亡軍人占總人口約2.5%,是非常可怕的死亡比率。若考慮現在的台灣人口2300萬,同樣的死亡比率,是57萬,超過目前國軍的全部人數。而這只是軍人的死亡,並未計入平民的死亡。

抗蘇的慘痛經驗使芬蘭在二戰後的美蘇冷戰期間執行中立國的外交路線,芬蘭雖然實行議會民主制,但是不加入北約,並且在國際事務上,時常站在蘇聯的一邊。芬蘭的大眾媒體也進行了自我審查,幾乎從不發表有「反蘇」聯想的言論。蘇聯解體之後,芬蘭雖加入歐盟,仍繼續奉行獨立的外交政策,維持不加入北約,並與美國保持距離。像芬蘭這樣的弱小國家遵循於強大鄰國的政策決定,以保持主權及領土完整,就被稱為芬蘭化。

台灣、中國大陸與芬蘭、俄羅斯的先天差異主要在兩方面:芬蘭與俄羅斯有陸地接壤,而台灣與大陸隔了台灣海峽;芬蘭與俄羅斯的種族、語言、文字、文化等都不同,而台灣與大陸的種族、語言、文字、文化等幾乎都相同(雖然有些台灣人不承認自己是漢族)。此外,俄羅斯人口是芬蘭的26倍,而大陸人口是台灣的60倍。

比較台灣對抗中國大陸的實力差距與芬蘭對抗俄羅斯的實力差距。台灣海峽曾是台灣的天然屏障,然而隨著科技不斷進步及對岸的海空軍科技化,台灣海峽的屏障功能愈來愈減弱,使台灣相對於芬蘭的地理優點幾乎不再存在。大陸對比台灣的人口差距超過俄羅斯對比芬蘭。大陸的軍事科技似乎稍遜俄羅斯,但是大陸有數量優勢,因此大陸與俄羅斯的軍事實力是差不多的。芬蘭與俄羅斯的種族、語言、文字、文化等都不同,使芬蘭的對抗俄羅斯可以達到內部完全同心協力;然而,台灣與大陸的種族、語言、文字、文化等幾乎都相同,使部份台灣人認同中國,而且隨著中國的崛起,這部份人可能還會增加,因此台灣人根本不可能完全同心協力對抗大陸。最後,台灣人是否願意像芬蘭一樣犧牲57萬軍人(即2.5%的人口),外加不少平民的生命?答案幾乎是不問自明的。

考慮各方面,台灣對比中國大陸的實力差距不下於芬蘭對比俄羅斯的實力差距。芬蘭很知道要韜光養晦,絕不橫挑強鄰,隨意發表反俄、反蘇言論,也不倚靠遙遠的美國,因此發展成為最富裕幸福的國家之一(人均GDP超過5萬美元)。蔡政府是反芬蘭之道而行,完全倚靠遙遠的美國,而且時常橫挑強鄰,表現得好像世界第一勇,導致兩岸關係倒退、台灣的發展受限、老百姓過苦日子。大陸正追求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大目標,現在暫時不跟蔡政府計較,台灣能一直這樣下去嗎?

武統的可能性提升 | 郭譽申

筆者一向認為時間對大陸有利,大陸不會急於武統,而是以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戰略,慢慢讓美國知難而退、放棄台灣。大約的時間進程是:十年後,大陸的國內生產總值(GDP)會追上及超越美國,並開始逼迫台灣接受統一,從逼迫統一到完成統一,再需要十年,屆時美國的GDP已落後大陸20-30%,於是不得不放棄台灣及其全球霸權,因此距今約二十年後,大陸可以完成兩岸統一。

上述是正常及高機率的狀況,然而近年美、中對抗加劇,卻提升了武統的可能性,以下兩類事件都可能造成突然的武統。

筆者在前文《台獨的最好和最後機會》中指出:「蔡總統520第2任就職,聲望正高,而國際上頗有反中、挺台的氛圍,正值總統大選的美國於是很有可能出兵替台獨保駕護航,因此現在是台灣宣佈獨立的最好時機;而且中國大陸未來會更富強,更有能力反台獨,因此現在也是台獨的最後機會。」台獨大老辜寬敏大約也有同樣的認知,因此力推「新憲法意向公投案」,要求制定一部符合台灣現狀的新憲法。若蔡總統宣佈獨立或支持制定新憲法,大陸勢必實行武統。

譚台明先生在其大作《520在即,蔡英文該說什麼才對?》中指出另一可能導致武統的狀況:「中共不願意武統,最大的原因,不是打不下來,而是打下來之後,可能面臨以美國為首的全西方乃至全世界的制裁,經濟上近乎全面制裁的壓制,使得這事(武統)很可能是得不償失。然而,如果中共並沒有出兵攻台,但全世界的經濟制裁就已經來到了呢?現在,這苗頭不就已經出現了嗎?眾所周知,美國乃至西方都嚷著要向中國求償索賠,美國全力制裁華為,威脅要與中國全面脫勾,要企業撤出中國,揚言要與中國一刀兩斷,中國持有的美國國債可能作廢,…在形勢所迫,情非得已的狀況下,中國當然要另闢戰場」,因而實行武統。

全西方乃至全世界對中國大陸實行全面的經濟制裁,是不可能的;若實行,很多國家的受損程度會大於中國。然而有可能的是,美國要求它及其盟國的所有半導體公司停止銷售半導體晶片給華為,甚至所有的中國企業。幾年之內,中國的半導體產業仍落後於美國及其盟國,需要仰賴它們的半導體晶片供應,買不到半導體晶片將會重創中國的電子、電腦、網路、人工智慧等重要產業(美國的半導體產業也會受損,但中國各產業的損失更大)。若發生這樣的狀況,中國可能不得不實行武統,以奪取台積電,並獲得所需的半導體晶片和技術。

大陸不急於武統,但是美、中對抗加劇,可能產生兩類狀況,迫使大陸實行武統:台灣宣佈獨立/制定新憲或美國嚴厲經濟制裁中國,例如美國禁止企業銷售半導體晶片給所有的中國企業。前者取決於蔡總統,看來她是不敢做的;後者則取決於美國,美國只想壓制中國,恐怕不會管台灣可能被武統的風險,例如大陸實行武統,以奪取台積電。蔡政府全面倒向美國,全民只好一起承擔這樣的武統風險!

台獨的最好和最後機會 | 郭譽申

快到520蔡英文總統第2任的就職日了,媒體和網路上開始預測和討論蔡總統會在就職典禮上說什麼,以及未來的兩岸關係將如何。筆者不是蔡總統的親信,不知道她要講什麼,不過考量蔡總統的台獨信仰和國內外情勢,我負責任地研判,現在正是台灣獨立的最好和最後機會,若不把握此時,未來將不會有更好的機會。

首先看國內情勢,蔡總統在4個月前才獲得817萬選票的高比例支持當選總統,而總統大選後至今,蔡政府面對蔓延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表現得可圈可點 (雖然有口罩之亂和萬元紓困之亂),被世界各國普遍推崇,因此蔡總統此時的高聲望是無庸置疑的。她此時宣佈台獨,誰曰不宜?台獨涉及改制,許多政務都須重整,蔡總統剛就職,至少有4年任期,恰足以施行改制新政。此外,蔡總統在年輕人中支持度特別高,「天然獨」的年輕人有衝勁、不怕難 (不怕死?),可以是台獨的急先鋒。

在國際上,現在是台灣獨立的最好時機。新冠肺炎疫情造成很多國家的生命和經濟損失慘重,政治人物於是把防疫抗疫失敗的責任「甩鍋」給最先爆發疫情的中國大陸,加以台灣在抗疫的優異表現,就形成了現在國際上廣泛反中、挺台的氛圍。美國正值總統大選,共和、民主兩黨的候選人川普和拜登自然都極力以反中、挺台來號召群眾、爭取選票。蔡總統若在此時宣佈台獨,美國將很有可能出兵替台獨保駕護航。美國出兵的邏輯一向有三項:打得贏、有利可圖和民意支持,而民意支持尤其關鍵。川普總統若不出兵,恐怕無望連任!

除了國內和國際情勢,還要考量台獨的敵手中國大陸。在習近平上台以前,大陸的經濟雖然經歷多年的高速增長,但是政、軍、國企内部貪腐嚴重,幾乎達到亡黨亡國的地步。然而自2012年底習近平上台,他徹底整治貪腐,讓共產黨重新得到民心,穩定了中共政權,也使大陸變得團結堅韌。近三年發生了中美貿易戰和新冠肺炎疫情,都是不曾有過的艱鉅挑戰,大陸雖然稍微受損,看來已通過了挑戰的考驗,其總體表現明顯優於美國。大陸能通過這樣艱鉅的挑戰,幾乎可以肯定未來會更好,沒有什麼難關能阻擋它的繼續進步成長。因此台灣若要獨立,必須把握現在,等未來大陸更富強,台獨就更不可能了。

蔡總統520第2任就職,聲望正高,而國際上頗有反中、挺台的氛圍,正值總統大選的美國於是很有可能出兵替台獨保駕護航,因此現在是台灣宣佈獨立的最好時機;而且中國大陸未來會更富強,更有能力反台獨,因此現在也是台獨的最後機會。不過我的分析都是相對的比較,而不是絕對的估算;換言之,現在台獨比未來台獨更有機會成功,但是成功的機率則並未探討。無論成功的機率如何,蔡英文若不把握現在的相對良機宣佈獨立,而只想當太平總統,未來不會有更好的台獨機會,台灣只能等著被越來越富強的大陸統一了。

台海會發生戰爭嗎? | Friedrich Wang

最近台海的局勢似乎持續升高。昨天又有大陸跟台灣的朋友問我戰爭發生的可能性有多大?

我們可以從多個方面來看。首先,海峽兩岸從來沒有簽訂過停戰協定,或者是和平協議,這一點連南北韓都不如,因為他們好歹還有板門店停戰協定。所以嚴格講起來戰爭狀態並沒有結束,而這是中國內戰的延續,不是台灣這邊說不算就不算了。所以如果問什麼時候會戰爭,就要先知道戰爭隨時會發生。

其二,中國大陸有沒有把握獲得戰爭的勝利?這個勝利的定義,是必須入島佔領,就像俄羅斯佔領克里米亞一樣。就這一點來講還是有難度,首先大規模的兩棲登陸需要大量的載具,而且台灣海峽的海象以及台灣島整個西海岸,適合進行兩棲登陸的地點不多,所以在技術上的確有困難。

其三,但是中國大陸現在掌握台灣海峽以及周邊的空優,如果究其戰機的數量與性能來看,理論上已經可以做到。至於巡航導彈、短程的彈道導彈、無人機等技術以及數量,更可以說有壓倒性的優勢,要給台灣重創其實不難。

其四,有沒有可能外國進行干涉?坦白說是可能的,只是干涉的程度會有多深。如果不長篇大論,美國提供武器、情報、或者在外圍進行大規模的軍事調動,來牽制以及干擾共軍的軍事行動,這幾乎肯定會做。所以,北京不可能不有所顧忌,但是美軍是否會直接參戰?這就要看美國政府當時的考量,我認為應該不會主動加入戰局。

其五,如果共軍取得海上與空中的優勢之後,用純粹的經濟封鎖以及交通圍困戰略來迫降臺灣,可能性有多大?這對北京來講是一個可以思考的戰略,我們反而該回頭看看台灣人的戰鬥意志有多深?因為如果是長期圍困,考驗的就是國民的意志。大家認為其實已經嬌生慣養的台灣人能撐多久?而夜長夢多,如果變成長期的圍困,那國際的輿論,以及剛剛談到美國可能干涉,甚至大陸自己內部的變數都會變得很大,故這對北京來講也是一個賭注。

其六,大家也應該反過來想一下,如果武統台灣失敗,北京要面對什麼樣的後果?失敗的定義就是沒有拿下本島。中國共產黨以穩定國內局勢為最高目標,發動戰爭等於就是製造不穩定因素。我們要記住,歷史上共產黨從來不打沒有把握的仗。如果這場戰爭損兵折將,甚至大陸沿海地區也受到打擊,結果還沒拿下台灣,那麼北京要面對的問題恐怕就會很大。

所以說到底,一方面是北京還覺得自己沒有絕對的把握可以速戰速決,二方面是台灣必須要靠自己。對北京來說,把台灣打爛那拿下了也一點意義都沒有,很多人說只要一個島就好了,不需要上面的人,這種話是很幼稚的。對台灣來說,避免戰爭應該是最高目標,所以有穩定的兩岸關係才是明智的,但是很不幸,似乎現在這個政府以衝撞以及突破過去兩岸關係的框架為目標,這一點對台灣來講其實是有相當大的風險。況且,除了台灣關係法有軍售條款之外,美國對台灣沒有任何安全上的承諾,戰爭一旦發生,台灣其實沒有什麼盟友可以求救,只有靠自己的軍事力量來進行作戰。

避免戰爭應該是台灣最明智的方案。如果真打,即使台灣最後不被中共佔領,肯定也將是重創,對台獨來講這是完成使命必須要付出的代價。但不妨問問你自己,這是不是你願意付出的代價?

台灣年輕人要不要做中國人? | 郭譽申

蔡總統說,現在的台灣年輕人是「天然獨」的世代。雖然我不相信「天然」的說法,天然不天然不必辯駁,結果的「獨」才重要,表示台灣年輕人多半不認同中國,不願做中國人。我們生長在台灣,認同台灣,自認是台灣人,非常正常。不過認同台灣與認同中國沒有本質上的衝突,年輕人自認是台灣人,也可以認同中國,做一個中國人。

年輕人生長在台灣,台灣除了少數原住民,大部份台灣人的祖先都來自中國大陸,都是中國人,台灣人是中國人的子孫(可能包含少數原住民、西班牙、荷蘭血統),自然也是中國人。台灣這個島嶼,自從1661年鄭成功擊敗荷蘭統治者,1683年併入清朝,1895年被割讓給日本,1945年回歸中華民國,至今共360年,其中只有50年受日本統治,其他的所有時間都由中國人治理,而且日本已放棄台灣的主權,因此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台灣人自然也是中國人。

中國人的最大特色是其中國文化。中國文化已有幾千年,是世界上唯一不曾間斷的古文明。一百多年前,中國衰弱不堪,很多人因此懷疑中國文化不能適應現代文明,然而現在東亞中國文化圈內的各個國家都普遍興起,充分顯示中國文化的歷久彌新,能適應現代化。不僅如此,中國綜合儒、釋、道的文化強調中庸之道和社會和諧,比基於一神教的文化更有包容性,因此較能避免宗教和文明衝突;也比基於個人自由的西方文化更傾向平等互助,使東亞國家看來比西方國家更和諧穩定。中國文化如此優異,台灣人承襲了很多中國文化(即使台獨和反中者極力「去中國化」),有何理由不做中國人?

一百年前,中國人既困苦又被西方人看不起。當時的台灣人不願做中國人,或許是情有可原。現在中國大陸崛起,經濟總量已是世界第二,而人均所得達一萬美元,雖然仍算不上富裕,14億人已經達到脫貧、小康的地步;近年大陸又完成四縱四橫的高速鐵路網,幾乎保證沿海發達地區能夠持續拉動內陸不發達地區的發展;此外,大陸在某些重要科技領域,如無線通訊,已經達到世界前列,威脅到美國的霸權,中國在世界的地位因此是舉足輕重。最近中國大致挺過了中美貿易戰和新冠肺炎疫情的考驗,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看來很有機會實現,台灣人何不也做中國人,掌握這個機會?

從血緣和地理看,台灣人都是中國人。中國有了不起的文化或精神文明,現在其物質生活也達到不錯水準,而還頗有發展機會,身為中國人因此是光榮而有前途的。台灣年輕人真該想清楚,要不要做一個光榮而有前途的中國人。兩岸的差異主要在政治制度,然而人的精神和物質生活遠比政治重要,年輕人不要被政治迷惑了。

總統大選使兩岸局勢明朗 | 盛嘉麟

蘇起用模糊的辦法發明「九二共識」來解決「一個中國」、「一邊一國」、「一中各表」的問題,沾沾自喜了廿年。他以前是幫李登輝首先吶喊「兩個中國」的傢伙,我看到蘇起,就為這樣的投機政客難過。

蔡英文算是有出息的,她想台灣獨立,就明白的拒絕「九二共識」,根本沒有「一個中國」,模糊的也沒有。洪秀柱喊出「一中同表」算是誠實的態度,她要打破國民黨的模糊稀泥「一中各表」,希望兩岸把「一中」講清楚共同表達。

只有國民黨人還在「九二共識」裡藏著自己發明的「一中各表」,其實就是躲在美國勢力下,在稀泥裡打混過日子。這和馬英九的「不獨不統不武」真是異曲同工,是國民黨最善長的招術。

明末清初,明朝的抗清英雄如史可法、鄭成功都想不出「不明不清不武」的口號,因為他們勇敢誠實。

兩岸演變到今天,從反共抗俄、消滅共匪,到蔣經國的「三不」,到蘇起的「九二共識」,到馬英九的「三不」,這種不明不白的口號,這次大選國民黨大敗,告一終結,因為人民都不耐煩了。

台灣多年獨化綠化的結果,90%的人口不認自己是中國人,顯然兩岸已經沒有模糊空間,沒有一中空間。蔡英文勇敢的拒絕模糊,沒有「一個中國」,我覺得明確總比模糊好,兩岸光明正大的過日子。

中國大陸也不需要喊出「血濃於水」、「中國人不打中國人」這種沒出息的幻想,也不需要「施惠放利」這種傻瓜灑錢手段。我希望中國重整多年無效的衙門「跪台辦」(國台辦),重新換上「施琅」這一級的領導,和蔡英文一樣,擺明姿態。

因為美國的因素,暫時蔡英文不敢宣佈獨立的「台灣共和國」,中國也不便施琅武統,那麼雙方就各等機會,等待下一步動作。蔡英文賭美國日益強大,中國內部瓦解,待機獨立。中國在賭美國江河日下,台灣沒有出路,待機統一。

在等待過程中,蔡英文加強竄改歷史,反中反華,鞏固未來人口團結一致仇恨中國。

中國大陸不再灑錢施惠,實施「國民待遇」,從台胞證進展到居住證,再一步身份證,召喚台灣的中國人投奔回歸,把台獨的反中反華的惡質族群留在台灣,造成敵我清晰的人口劃分。一方面繼續加強兩岸往來,只鼓勵單向的通學通商旅遊觀光,讓愈來愈多的台灣人目睹中國的進步強大富裕。不再鼓勵中國的觀光客留學生去台灣,不再灑錢台灣,也保護中國人的安全,免於台灣反中法律的迫害。另一方面加強施琅的部隊,使施琅的海空軍足以嚇阻美軍介入,終至足以潰敗美軍。時機一到,施琅的陸海空軍瞬間統一台灣,希望快到兵不血刃,也就是邱毅說的「武統開始,和統結束」。

我喜歡事態明確正大光明的對壘,雙方各作各的努力,公平解決。

美國愈來愈強,或者中國內部自己不爭氣(慕洋犬太多呼應外力,顏色革命瓦解中國),統一做不到,我們也甘願。

台灣民進黨政府貪污腐敗回復綠色恐怖,將會失去民心;大陸不放利,台灣經濟衰敗,年輕人只要小確幸,不敢對抗施琅,統一成功水到渠成,台灣人也甘願。

如果因此中國厲精,台灣圖治,美國江河日下不再稱霸,那無論兩岸怎麼解決,都是兩岸的福份。

修改國旗、國歌、國徽? | 杜敏君

楊韻璇:
看到立委參選人提案修改國旗、國歌、國徽,我快昏倒了。

杜敏君:

不必昏倒,中華民國是由中國國民黨的革命先烈以鮮血創造的,國歌、國旗、國徽都有它的歷史意義與典故,經過制憲國民大會代表通過才一致遵行的。
中華民國的憲法是硬式憲法,中華民國是黨國體制,要修改憲法不是台灣一個地區的公民有權利更動的,必須由全國公民(當然是全體中國公民)的代表參與公投通過才能更改。

李登輝主政時的六次憲改,將中華民國的攻擊性大戰略更改為防禦性戰略,並將領域縮限在台澎金馬,已是違憲亡國之擧,中華民國已成違憲政權,自毀前程,自我矮化成中國的地方政權,原來的叛國政權,反而扶正為中國合法政權。

這是歷史的弔詭,只要中華民國的國號、國旗、國歌、國徽、國花不改,就具有它的象徵意義,國民黨仍是「中國」國民黨,日殖政權仍是在中華民國體制下的詐騙集團,只要修改國號,便是叛亂政權,所以無論蔡總統如何執行台獨政策,總統背後的國父遺像暨國旗不敢撤除。
國會及地方縣市公家機構及議會的國旗暨國父遺像仍然高懸於主管背後,無法更改。

只要中華民國存在一天,大陸政權便會尊重中華民國體制,而不以地方政府視之,而是以對等相待,這是與港澳地區完全不能相提並論的。
如果我們不珍惜這歷史的關聯,而要自毀長城與矮化,大陸憑什麼要對我們實施「一國兩制」,台灣的人口與土地如果沒有國家的屬性,中共政權憑什麼讓台灣獨立存在?就算習近平個人願意看在血緣份上和平共處,大陸各省人民也會堅決反對台灣人民享有兩國制特權。

最後要提醒的是,中華民國的建國體制是黨國體制,是以黨領政,以黨領軍,與美國大異其趣的是:
美國是因新教徒移民新大陸,驅趕印地安人,墾荒成為美利堅合眾國,是先有國家才有政黨。
中華民國是先有國民黨以革命手段推翻滿清帝制,建立了中華民國,是革命政黨,所以國歌是由黨歌移植過來,國徽有黨徽的影子(略有差別),國軍是國民革命軍,演進而來,國父遺囑就是總理遺囑,國民黨的黨綱以三民主義為宗旨,就是中華民國的中心思想,國民黨的理想,貫徹五權憲法體制,就是中華民國的憲法奮鬥目標,中國國民黨與中華民國密不可分。

如今中國國民黨到了日本遺民李登輝手裡,成了本土政黨,移花接木成了日本黨,再由扁、英偷天換日成了日殖政權,阿扁竟然喊出「民進黨永續執政的時日來到了」,這不是篡國,什麼才是篡國?
一個完全不認同中華民國的亂黨,完全以侵華為目的的日本走狗來手搖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唱三民主義,吾黨所宗的國歌,確有所難,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流血革命,推翻中華民國政府,建立台灣共和國,但是這些怕死的倭寇寄生蟲有種嗎?

照理說體制內改變,必須全國有2/3以上的縣市實施了地方自治,過渡了訓政時期,才能還政於民,中華民國政府播遷到台澎金馬合乎這個條件嗎?
憑什麼決定全中國人的重大事務,修改國旗、國歌、國徽?根本是痴人說夢,意想天開。

上背先人、下欺後人,蓋棺論定話史明 | 徐百川

史明是「台灣民族主義」、「台獨史觀」思想理論的開山祖師爺,至今他的理論仍是台獨思想的主軸。他本名施朝暉,1937年自台灣赴日本早稻田大學留學,受到馬列社會主義影響不小。
抗戰勝利後為了共產主義理想,他奔赴大陸參加共產黨投入解放戰爭,結果不滿共產黨清算鬥爭的殘忍作為,以及把他調在最前線衝鋒陷陣的待遇,逃離大陸返回台灣。

史明並不明顯地親日崇日,但是他的反華表現,充分顯示了唾棄鄙視中國的皇民教育對他所產生的作用。
參與台灣二二八事件起義失敗後,他離台赴日矢志建立「台灣國」,一面自創軍事訓練所,要以武力推翻國民黨,一面處心積慮地寫出一部《台灣人四百年史》,以思想武裝台灣人民。

剛剛經歷過日本軍國主義鼓動人民侵略的洗腦宣傳,又學習到共產黨煽動人民革命的洗腦宣傳的史明,深得洗腦宣傳這一套手法的箇中三昧。為了武裝台灣人民思想,煽激鼓動台灣人民反中國,運用洗腦宣傳正是史明極力仿效,師法學習的現成榜樣。
於是史明苦心孤詣,嘔心瀝血,在其煌煌巨著的《台灣人四百年史》一書中,極盡所能地把中國形容得是如何貪腐自私,殘忍狠毒,簡直集罪惡之大成。
並且極盡誇張渲染,描述中國人在二二八對台灣人殺得痛快淋漓,殘暴無情地血洗台灣,他說中國在二二八殺了至少「十萬」台灣人。

史明認為二二八是正義的、抗暴的、革命的,完全無視於二二八暴民打殺無辜的無理性行為,他說起義的青年「在行動上及心理上完全捲入反【阿山】(唐山來的人,即中國人)的漩渦裡,士氣高昂」,讚賞之意,溢於言表。
最令史明痛切惋惜的是「沒有抓緊時機,廣泛動員大眾(農民、勞動者、原住民系台灣人)來盡早消滅敵人的武裝力量」,致使二二八流血犧牲,一敗塗地。

二二八悲慘失敗後,經過史明的深刻檢討,他「發現」台灣人在民族意識上,存在著連台灣人自已都不知道的兩個觀念,一是「空想漢族主義」,一是「傳統台灣民族主義」。

史明說在二二八革命起義的只是青年學生(他沒提台籍日軍)和知識份子,一般群眾之所以沒有響應,史明認為最主要的原因是舊時代的過來人───也就是當時台灣的中老年人,對中國有著「模糊性、懦弱性、自卑心理、依賴心理等」的心理缺陷。
以至於不能「向心結合」提高自己台灣人意識,「向外振作」以反對中國統治,而能夠共同參與打【阿山】的行動。

於是史明抨擊舊時代過來的中上代人「死硬地拘泥著已成歷史木乃伊的血統關係,曲意畫成中國為祖國的幻想,並認為自已是中國人」,史明對此創造了一個新名詞,叫做「空想漢族主義」。
並痛責這個自認為中國人的「空想漢族主義」,是「觀念的、幻想的、不切實際的、虛偽的、甚至是罪惡的」。

為了清除「幻想的、罪惡的空想漢族主義」,史明向台灣人宣告說「台灣、台灣人經過了四百年的歷史發展,在歷史、社會、意識上,都已成為與中國、中國人不同範疇的另外一個世界(社會)」。
為了證明這個說法的正確性,史明對台灣歷史取其表象、棄其實質,否認台灣先民所抱持的唐山意識,倒過來說抗清抗日是「反唐山」的本地人起義。隱匿日本皇民化的成功,聲稱二二八與抗清抗日同出一轍,都是統治者與被統治者的敵對武裝鬥爭。
接著史明從而得出一個結論,振振有詞地說:這當中有一個「台灣四百年反殖民抗暴歷史所發展出來」的「傳統台灣民族主義」,在台灣人心中不自覺地存在著。

在史明的「發明」和「創造」下,皇民化的功效隱入了歷史黑洞,那些醉心於皇民煉成,只知為日本的「大魂國命」盡忠,一心願為天皇效命。滿腦子只知依附日本、崇拜日本,沒有半絲半毫反殖民抗暴精神,還視過去抗日先人為【土匪】,只會令九泉之下的抗日先人痛心悲憤,捶胸難過的二二八皇民青年,就搖身一變,金裝加身成了台灣民族主義的傳人,是台獨建國的先驅,是後代台灣人所應追隨效法的「烈士和精英」。

史明更是大聲疾呼,要台灣人記住他們在二二八的英勇犧牲,認清「二二八是在台灣民族發展史上以流血換來的一大指標」。
要從這個悲慘的血淚教訓,台灣人都能深切體認自身的台灣民族意識,以「肅清空想漢族主義的毒素」「刈掉了台灣人對於中國人在血統上的尾巴」,而成為「完整的台灣民族理念」,奔向獨立建國。

史明應該好好謝謝國共內戰:
國共內戰使蔣介石在二二八作了急率處理,使台灣人覺得受了中國不公不義的對待和傷害,一直對之無法釋懷。
國共內戰使兩蔣在台灣實施了白色戒嚴統治,使台灣仍然籠罩著受外力統治的烏雲,生出的悲情受難意識一直使台灣人鬱鬱憤懣。
國共內戰使兩蔣為了全國反共一條心,而諱言忌談二二八,也就像是默認了民間對二二八的傳聞,使二二八的傷口輕易地被台獨加深擴大,而且無法癒合,一直在台灣人的心中淌血隱隱作痛。

這一切種種,都使台灣人對中國、對國民黨生的怨恨和惡感,在心中濃聚不散隱而待發。
於是在這個思想背景下,史明這麼一部極盡誇張渲染的洗腦宣傳大作,就在台灣人心中找到了生根茁壯的肥腴土壤。
這本巨著也就暗中在台灣,尤其是在有大量台灣留學生的海外公開傳閱下,影響和支配著閱讀過的人的思維和認知。

例如原本是中國主義,後來成為台獨理論家的文人陳芳明,讀了史明這本驚天地泣鬼神的大作之後,他說:「我的動搖,始於三十歲那年讀完一冊關於1947年事變(他是這年才出生)的紀錄之後,我的整個世界崩潰了,那種瓦解之勢,較諸初春的雪融更加不可抵擋。」
這本書對那些年青稚嫩的留學生的衝擊,必然更加震驚萬分悲憤無比,能不為之午夜夢迴哀悽腸斷,如何不響應史明的號召,矢志為獨立建國而奮鬥?

從1990年的野百合學運開始,史明這本墳頭鬼唱歌、滿紙荒唐言的《台灣人四百年史》,就成為大學社團必讀的經典。
遠在現今的年輕人都成為【天然獨】之前,1993年台北大學生的二二八46周年遊行就已經舉著這樣的橫幅標語:「四六載血仇締造新台灣根基」「二二八大屠殺斬斷舊中國情結臍帶」「血債血還」。

解嚴後史明這一部《台灣人四百年史》就成了台獨的思想賴以發展的理論基礎,台獨理論家大抵都是依著史明「傳統台灣民族主義」的主軸,予以引申發揮。
都是把台灣四百年史哀稱之為「台灣人世代受害的血淚滄桑史」,而且比史明尤有過之,加入了頌揚日本醜詆中國的皇民史觀,對日本眾美歸之,對中國諸惡加之。

有了史明這本上背先人、下欺後人,竄改偽造的台灣史為依據,台獨隱沒掉皇民化所造成的影響和作用,高高舉起「台灣民族主義」的聖旗。於是光復以後皇民遺孽的興風作浪史,也就是從二二八到台獨建國這裏面貫穿全局的皇民運動,就被移花接木,魚目混珠說成是台灣民族主義的「覺醒和發展」。
台獨也就堂而皇之地以數典忘祖為傲,以認賊作父為榮了。

這就叫做「依台灣人的立場、觀點與角度來解讀和論述的台灣史」,稱為「以台灣主體的思維解釋台灣歷史的演變」。

兩岸關係更惡化的新局面 | 郭譽申

8月起大陸全面停止陸客來台的自由行,至於赴台的團體旅遊,對岸雖然沒有明文停止,最近也是明顯減少,都損害台灣的觀光收益。幾天前,南太平洋我邦交國,索羅門群島和吉里巴斯,一個接一個,宣佈與我國斷交而與大陸建交。不知道後續是否還有友邦要斷交?距離總統大選只有3個多月,過去對岸在大選前都會特別克制,避免激起反中情緒而有利綠營選情,這次卻反其道而行,顯示兩岸關係更加惡化而進入新的局面。

兩岸關係更惡化的根本原因當然是蔡政府不接受「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並且全面倒向美、日,然而兩岸關係無疑也頗受中、美關係影響。若中、美關係融洽,台灣的倒向美國不會令大陸太刺眼;現在中、美正在貿易戰並且幾乎全面互相對抗,台灣的倒向美國自然令大陸痛恨,而美國還順勢打「台灣牌」,例如賣台灣F16V戰機,大陸打擊台灣於是毫不手軟。此外,台灣或明或暗地支持香港「反送中」對抗大陸,也使大陸非教訓台灣不可。

大陸治理香港的經驗,如「反送中」事件,勢必影響其兩岸政策。為了避免類似香港「一國兩制」的困難,大陸有可能寧願選擇武力統一台灣(參見《看香港 憂武統》)。即使大陸仍追求和平統一台灣,其香港經驗顯示,大陸的示惠討好和給予經濟利益,例如香港不向中央繳稅、大陸全力支持香港觀光、双方合作大手筆投資興建港珠澳大橋等,都比不上英美意識形態的灌輸。示惠討好和經濟利益既然無效,大陸何必示惠討好台灣?台灣的意識形態不可能大幅改變,因此兩岸的統一不可能因心靈契合,而只會是台灣不得不接受。大陸認清這點,於是限縮赴台旅遊及大力奪取台灣的邦交國,並且很可能繼續窮台、困台。

大陸很可能繼續奪取台灣的邦交國,直到台灣的邦交國數目接近零。有些人認為這不會對台灣有實質影響,筆者不這樣樂觀。假使台灣每年都被大陸奪取幾個邦交國,美國想阻止卻無能為力,這些都會上國際新聞,外國資本家看到大陸勢大而兩岸關係如此惡劣,還敢投資台灣嗎?當台灣的邦交國數目接近零時(可能5年、8年之後),外國會如何看待台灣?外國是否會擔心大陸隨時要武統台灣?若有這樣的擔心,就會影響台灣的貿易訂單。當台灣的邦交國數目接近零時,台灣的人心是否會受影響?部份有錢人恐怕會移民國外或把資產滙出國,都是不利台灣的啊!

在中、美幾乎全面對抗之下,台灣完全倒向美國,又支持香港「反送中」對抗大陸,使兩岸關係更加惡化,大陸因此限縮赴台旅遊及大力奪取台灣的邦交國,並且可能繼續窮台、困台,使台灣逐漸失去所有的邦交國。蔡政府的兩岸政策已經把台灣越來越陷入反共反中的困境裡,無辜的台灣人日子越來越不好過,似乎只能怪自己自作自受,選錯了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