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同屬一中,無待美國承認 | 謝芷生

最近由於美國國務院更新美台關係網頁,未再提“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以及“美方不支援台獨”,而令部分台獨分子欣喜若狂。足見他們“倚美謀獨”的心理缺失,已到了病入膏肓,無可救藥的地步了。站在同為中國人,以及兄弟骨肉之情的立場,真令人既遺憾又悲哀。

筆者雖為臺灣外省人,但自小在臺灣長大,早已視臺灣為家鄉,不覺自己與臺灣本省人有何區別。認識我的大陸同胞,明知我祖籍在大陸,仍視我為臺灣人,筆者也認為理所當然,無需糾正。即使外國人問起來,我也會不假思索地回答,來自臺灣。德文中,來自何地,即意味著是那個地方的人。有時為了避免誤會,以為臺灣是另一個國家,才會說,來自中國臺灣。這是台獨分子,絕不願做的表述方式。

1970年筆者來到德國,慕尼克,住在一所天主教辦的學生宿舍裡。某晚宿舍負責人想瞭解,住宿學生的背景,逐一詢問學生來自何地。同樣來自臺灣的同學,對此卻有兩種不同的回答。一般祖籍地在大陸或偏藍的臺灣同學,會回答,來自中國。而有台獨傾向的臺灣同學,則會回答,來自Formosa,甚至連臺灣兩字都不屑提及。這給筆者留下了終身難忘的印象。那時台獨分子已開始在臺灣留學生中,散播台獨思想,進行洗腦了。從那時起,臺灣留學生中就逐漸開始分為“統派”與“獨派“或“藍營”與“綠營”了。

許多人都會問,“台獨思想是怎麼產生的?” 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因牽扯到多層因素。但據筆者淺見,認為最明顯的有三個方面。其一,日本的殖民統治。1895年中日甲午戰爭,中國戰敗,被迫簽訂馬關條約,將臺灣割讓日本。當時許多臺胞都捶胸頓足,哭天喊地,不願接受做“亡國奴”及“次等國民”的命運。

日本統治臺灣,前期施行了高壓政策。據說前後殺害了數十萬臺胞,有說二十萬的,也有說六十萬的,至今沒有個統一說法。但日本人嗜殺,嗜用高壓手段是毋庸置疑的,譬如在抗日戰爭期間,大陸同胞也經歷過日本人的屠殺與高壓政策。但後期日本人對臺胞改採溫和的同化政策,並推行所謂“皇民化運動”。時間一久,有些意志薄弱的人就發生了動搖,真把自己當成了日本人。1947年發生的所謂“二二八事變”,就是在此背景下釀成的。國民黨到臺灣後,並非沒有試圖抹去此事的創痛記憶,但台獨分子卻一再在傷口上撒鹽,甚至還進行歪曲宣傳。背後究竟有誰指使,值得關注。

 其二,國共內戰。國民黨1949年在大陸內戰失敗,敗退臺灣後,在臺胞中極力進行反共洗腦宣傳,造成臺胞普遍仇共、懼共的心理,並用“反攻大陸”麻醉、哄騙來自大陸的臺胞,使他們相信,國民黨終將帶領他們重回大陸故鄉。這也是當局為了防止外省人與本省人過度融合,造成威脅的手段。1960年發生的雷震案,即在此背景下產生的。

 其三,美國的介入。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美國派遣第七艦隊進入臺灣海峽,將臺灣視為禁臠,實行間接佔領。直至1979年中美建交後,才表面撤出了臺灣,但其實際影響力卻從未中斷過。為實行均衡外交,減輕來自蘇聯的壓力,1972年美國尼克森總統訪華。此純屬美方的策略性運作,中美間的大國對抗,意識形態的對立,並未絲毫減輕。既屬一時間的策略性運作,則一旦時過境遷,形勢改變後,就會回到原來的敵對關係。這根本不至令人感到意外吃驚。

台獨分子倚美成性,才會把美國對臺灣的態度看得如此重要。 其實中、美雙方既然改變不了敵對關係,與其相互虛與委蛇,不如把真實關係挑明瞭好,可避免有人心存幻想,放鬆警惕,一旦對方全面攤牌,會造成措手不及的無謂損失。兩岸同屬一個中國,是個事實,美國否認也改變不了什麼,而最後是和統還是武統,跟美國是否承認一中沒有關係,也是美國阻擋不了的。

九二共識可作為台獨分子的護身符 | 謝芷生

1992年2月28日至30日,兩岸代表在香港協商中,為解決兩岸民間往來衍生的事務性問題,例如文書認證等,而口頭達成,如何表述兩岸同屬一中的方式。

2000年蘇起特創造了“九二共識“一詞,以求化繁為簡,以免每當提及此一原則時,均需重複陳述兩岸代表於1992年在香港達成此一共識的背景過程。尤其當涉及“一中“時,也無需表明其內涵實質究何所指。這是蘇起為兩岸民間交流能順利進行,不致中斷,而苦心設計的。

台獨分子為破壞”九二共識“,阻擾兩岸民間往來,竟混淆視聽、張冠李戴, 把“九二共識”說成是由蘇起創造的。實則蘇起只是創造了“九二共識“的名稱,而非”九二共識“的本身内容。”九二共識“如前所述,是兩岸代表於1992年在香港共同達成的口頭共識。雖為口頭,但經兩岸代表事後書信往來予以確認,足資證明。

台獨分子拒絕“九二共識“,只因反對兩岸同屬一中的事實。他們明知,兩岸民間往來,對臺灣,尤其是台商和赴大陸求學的學子們,有”百利而無一害“,而不敢明目張膽地反對,擔心會因此流失選票,而長期將“九二共識”作為稻草人。筆者相信,台獨分子終將發現,臺灣最需要“九二共識”的,不是別人,而正是台獨分子。

俄烏戰爭的殘酷鏡頭,令台獨分子心驚膽跳。他們最大的擔心,並非烏克蘭在俄羅斯攻擊下,毫無招架之力,而是美國和北約除了動動口,提供武器和金錢外,至今沒有實際出兵的行動。給人的整個感覺是,美國人出錢,烏克蘭出命。反正老子有錢,要你為我賣命,你就得為我賣命。看來,烏克蘭人不死光,美國霸權主義者是不會鬆手的。這個悲劇是由誰造成的呢?

烏克蘭人民,選出了個喜劇演員來做他們的總統。此人演戲固演得不錯,但既不懂政治,更不懂軍事,而且品格似乎也令人懷疑。他說話顛三倒四,出爾反爾,讓人難以捉摸。孫子兵法曰:“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洋人懂孫子兵法者固聊聊無幾,但作為國家領導人,戰爭的兇險,凡事應三思而後行,且言而有信的道理,總應當懂吧。俄羅斯因烏克蘭領導人說話不算數,出爾反爾,而不再相信他,決心把戰鬥進行到底,徹底打垮烏克蘭,因而這兩天戰爭趨向猛烈了。

其實烏克蘭領導人自知不是俄羅斯對手。戰爭一開始,就有意按照俄羅斯提出的基本條件與其談和。然而一心欲通過代理人戰爭,拖垮俄羅斯的美國霸權主義者,卻一再出來阻擋。他們通過出錢、出武器,甜言蜜語,哄騙烏克蘭領導人。由於烏克蘭領導人一心夢想加入北約或歐盟,至今未能從對方的謊言中清醒過來。看來烏克蘭真要戰至一兵一卒了。然而無辜的烏克蘭人民何其不幸,只因他們選錯了領導人。

受俄烏戰爭震撼,近日臺灣藍綠政治人物都在重新思考,如何定位以緩和兩岸關係。 這並不可笑,而是值得讚賞和欽佩的行為。兩岸的敵對關係,是國民黨上代人從大陸帶到臺灣來的。這本與台獨無關,而與其他人更無關,早該將其放下了。要與大陸和解並不困難,只要放棄台獨,重新回到“九二共識”的框架就行了。諒美國霸權主義者絕不敢造次。

俄烏戰爭對兩岸統一時程的影響 | 謝芷生

俄烏戰爭的結局已越來越清晰。若非美國在背後力撐,這場戰爭早該結束了,甚至根本就不會有這場戰爭的爆發。筆者已多次提及,俄烏間的衝突完全是美國一手策劃挑起的。但美國卻遠遠躲在後面,把可憐的烏克蘭作為代理人推到前面。

烏克蘭與許多原東歐國家一樣,由於在前蘇聯控制時期,自主權受限制,在僵硬的計劃經濟影響下,民生經濟凋敝,明顯落後於西歐。九零年初,既然作為龍頭老大的蘇聯都向西方屈服了,自然對原來那套政治經濟制度失去了信心,甚至將其視為敝屣。

據筆者瞭解,東歐集團解體前,靠近德語區的東歐國家,許多人都會操持簡單的德語。例如捷克首都布拉格,戰前還曾是重要的德語中心之一。但1991年後,美國的影響力很快滲入了進來。一個明顯的現象是,街上做觀光客生意的小販們,突然普遍說起“洋涇浜英語”來了。你用德語交談,他也一律用英語回答。不能不感歎,美國滲透力之快之大。

美蘇長期鬥爭中,蘇聯明顯敗在經濟上,畢竟民生與經濟才是各種因素中最重要,並具有主導地位者。在這方面,大陸就要比蘇聯清楚靈活得多了。早在1978年中共三中全會後,即實行改革開放,毅然決然地導入了市場經濟,將計劃經濟與市場經濟溶為一爐,各自發揮著其特長與優點。鄧小平“黑貓白貓會抓老鼠的就是好貓”的理論,被證明是正確有效的,至少對現階段的中國是有效的。

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既然改變了中國政治、經濟的面貌,美國與西方用來對付原東歐國家的那套“顏色革命”,用來對付大陸就不起作用了。中國至今實行的,仍是實質上符合社會主義原則的制度,並沒有淪為西方資本主義的附庸。事實上具有五千年歷史文明的中國,自然擁有許多前人累積的智慧結晶,又哪裡需要跟在西方後面,亦步亦趨呢?

以中國人的聰明才智,要實現兩岸統一,自然會有中國人自己的辦法,不必受外部因素過多的影響。俄烏戰爭雖然給我們提供了一些,重新思考檢討問題的因素,卻不會影響兩岸統一的時程,更不會改變兩岸必須統一的既定方針。

這次俄烏戰爭,在臺灣引起了空前的震動與反思。戰爭給臺胞帶來的第一個信息是,美國是個不講信義,不可信賴的國家。過去不少人相信“兩岸衝突,美國一定會來救”的謊言,已不攻自破了。台獨強調,臺灣在美國人心中的價值地位,遠非烏克蘭可比,因此雖不救烏克蘭,卻會救臺灣。這樣的鬼話只能騙騙自己,一般臺胞還能聽得進去嗎?

認為俄烏戰爭中,美國的態度與表現,將會影響大陸武統的決心與時程。是完全不瞭解中共處事的態度與原則,而得出的錯誤印象與結論。這是非常不利和危險的。臺灣與大陸都是中國的固有疆域,是其核心利益之所在。而生活在其上的人,都是骨肉同胞,並無親疏厚薄之別。由於手心手背都是肉,落在臺灣的炮彈,與落在大陸並無兩樣。大陸何忍輕易對臺灣動武呢?這與俄烏間的關係是不同的。

筆者認為,影響兩岸統一進程的關鍵因素,是中美實力的對比。只要大陸的綜合國力,包括國防力量,超越了美國,兩岸統一的時機就成熟了。與美國霸權主義者的較量是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不得不慎重其事。

台灣比烏克蘭如何? | 郭譽申

自俄烏戰爭開打以來,很多人都發現,俄烏關係與兩岸關係有相似之處,甚至說「今日烏克蘭,明日台灣」。筆者研判,短期內大陸不會實行武統,但是若台灣一直拒絕和統,大陸終將動用武力 (參見《台灣比烏克蘭更危險?》),屆時台灣就跟今日烏克蘭相似了。念及此,比較台灣與烏克蘭,有其意義。

先看國際情勢。中國大陸一直主張台灣是其神聖不可分割的領土,比俄羅斯反對北約東擴和烏克蘭迫害境內的俄羅斯族,更有正當性。更重要的,中國的國內生產毛額(GDP)大約是俄羅斯的十倍,歐美能如何經濟制裁中國?經濟制裁是双面刃,總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歐美經濟制裁俄羅斯,自己的損失很有限,就已經各有意見、步調不一,面對經濟規模龐大的中國,他們會願意承擔大得多的經濟制裁損失嗎?此外,歐美顯然偏愛烏克蘭,多於中東國家和東南亞國家(如緬甸),歐美會偏愛台灣如烏克蘭嗎?令人存疑。

台灣有海峽隔離兩岸的天然屏障,比烏克蘭與俄羅斯直接接壤,似乎有優勢,其實不然。烏克蘭西部與波蘭、匈牙利、羅馬尼亞、斯洛伐克和摩爾多瓦諸國相連,而且東西的縱深很深,使西部成為烏國的大後方(僅偶而受導彈攻擊),歐美支援的武器、彈藥、資源等因此可以從波蘭、匈牙利諸國源源不斷地流入,支撑烏克蘭作戰。

對比之下,台灣是一孤島,僅有少數機場和港口面對外界世界。若大陸實行武統,必定封鎖台灣的所有機場和港口 (大陸的海空軍當然有這能力)。這樣,其他國家除非願意與大陸交戰 (可能性極低),台灣將完全無法獲得外國的武器、彈藥、資源等的支援,而是孤軍作戰。台灣擁有的武器、裝備因此將遠比不上受到歐美大力支援的烏克蘭。

台灣的總體戰力如何?能比烏克蘭嗎?恐怕是遠遠不如。著名的軍事家蔣百里在其《國防論》裡說:「生活條件與戰鬥條件之一致則強,相離則弱,相反則亡。」烏克蘭自1991年獨立,經濟長期不振,2014年國家分裂,民生更加困苦,而中央政府與烏東獨立政權常有軍事衝突。八年來烏克蘭軍民已習於戰事和困苦,因此其生活條件與戰鬥條件是比較一致的,使其有不錯的戰力。對比之下,台灣承平日久而相對富裕,大家早已習於歌舞昇平,以致縮減徵兵、募兵不足,而軍人平時不適用軍法,因此生活條件與戰鬥條件非常背離,而難以期待其戰力!

從國際情勢、地理條件和總體戰力三方面看,台灣都比不上烏克蘭。而台灣面對的大陸,其GDP卻是烏克蘭所面對的俄羅斯的十倍,因此台灣對比烏克蘭是太不利了。大陸愈來愈富強,台灣要抵抗對岸的武統,實在是以卵擊石、毫無機會。台灣人本就是中國人,何不兩岸化解對立,共議和平統一,對大家都好?

我們從俄烏戰爭中學到了什麼? | 謝芷生

俄烏戰爭從2月24日正式開打,至今已超過20多天了,但何時能結束仍難預估。戰爭古今中外都有,雖令人恐懼、厭惡,卻找不到徹底防範的良藥。

二戰結束後,世界曾相對太平了很長一段日子,但局部戰爭從未中斷過。其中涉及中國大陸的戰爭,較大的有抗美援朝戰爭、中印邊境戰爭、對蘇珍寶島戰爭、對越自衛戰爭等。而臺灣則除1958年與大陸間發生的八二三炮戰外,沒有過重大戰役。因此臺灣島上的人,可說一直過著相對太平的日子。但由於兩岸對峙的形勢始終未消除,人們內心仍難免有戰爭終將來臨的陰影。

這次在俄羅斯與烏克蘭之間爆發的戰爭,通過平面媒體的報導與電視畫面的呈現,令許多人都感到震驚。人們突然警覺到,原來戰爭這麼可怕, 而且離開我們似乎並不遙遠。這對臺灣領導層及一般平民,都是一場震撼教育。許多人甚至本能地欲臨時抱佛腳,他們考慮要將募兵制改為徵兵制,加強教育召集政策,延長兵役年限等。可說鬧得人心惶惶,好像發生在烏克蘭的戰爭,明天就會在臺灣上演一樣,其實這都是反應過度的表現。

首先,大陸對解決兩岸分裂狀態,有自己的時程安排,不會受俄烏戰爭的影響而有所改變。解決兩岸分裂的或早或晚,固主要操之在彼,但臺灣也有影響,即表現在臺灣當局與一般平民,對兩岸問題的態度上。若我們在情感上,仍視兩岸為一整體,主張兩岸一家親,則大陸就無必要急著實施統一。反之,若臺灣大部分人都不認同兩岸是一家,並朝著脫離大陸的方向滑行,則大陸為了維護領土主權完整,將被迫祭出《反分裂國家法》的相關規定,盡速完成兩岸統一的目標。

我們若害怕戰爭,最有效的辦法,不是備戰,而是避戰。臺灣與大陸實力相差懸殊,即使全島人人皆兵,買進美國最先進的武器,把臺灣變成刺蝟、豪豬、堅果、毒蠍或毒蛙,如同孫悟空擁有七十二變的本事,也無濟於事。因完成兩岸統一是大陸的既定國策,早在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中,即已提出,是不可能有所動搖或改變的。而其進度則完全視兩岸情勢的發展而定,而不會受外部事件,例如俄烏戰爭等因素的影響。

大家都說,臺灣有可能步上烏克蘭的後塵,因臺灣與烏克蘭一樣,其和平或戰爭,都掌控在美國人手裡。筆者日前在《對烏克蘭悲劇的看法》一文中曾提到,俄烏戰爭是美國霸權主義者一手策劃的結果。他們用自由民主人權等口號對烏進行洗腦,並以加入北約或歐盟為誘餌,使無知貪婪的烏克蘭領導者墮入陷阱。然而當魚兒一旦上鉤後,美國人即一改原來的甜言蜜語、山盟海誓,眼睜睜地看著烏克蘭平民在烈火中掙扎,而不肯伸出援手。甚至連將戰機送入烏克蘭境內都不敢,反要波蘭冒險去執行這項任務。美國人紙老虎的本質在此已暴露無遺,希望美國在兩岸衝突時會派兵馳援,純屬癡人說夢。

美國霸權主義者是替美國軍工複合體的利益服務的。美國自1776年建國以來,在249年中已發動了200多場戰爭,沒戰爭的時間不到20年。二戰後他們發動了13場戰爭,都是打著執行聯合國決議,實施人道主義援助,維護世界和平,保護美國公民生命財產的安全等冠冕堂皇的藉口,其實擴張領土,掠奪資源才是他們真正的目的。他們是不會為了台灣犧牲美國大兵生命的。

台獨政權若不希望翻版烏克蘭的慘劇,就必須從其所犯錯誤中吸取教訓, 莫重蹈覆轍。筆者願再次重複提醒:「欲避免兩岸發生流血衝突,與其備戰,莫如避戰。」應當怎麼做法,相信聰明的台獨執政當局,應當已從烏克蘭身上看得很清楚了。願天佑臺灣!                 

民主宗教催眠台灣、烏克蘭 | 黃國樑

台灣是一個被民主教條徹底催眠的地方,跟烏克蘭一個模子。其類同處更在於,它們都因為西方價值,從而反對自身所源起的民族或祖國。

亦即,他們將自己想像為一個民主神聖同盟的一員,在精神上完全異化為一個文化異端。他們相信,藉由這樣其實十分膚淺的溯游與驅近,就可以將自己像是換了血似地,變成了金髮碧眼的民主貴族。

他們不曾察覺,他們不過就是藉由一條美其名為民主的控制指令集的神經,所牽制與任意唆使的傀儡,這樣的傀儡不但可以被送上戰場轟炸,也可以用一紙文件就變賣。

西方所傳遞出來的一絲虛假的溫暖,讓他們曾感到的某種歡愉的平等,只是為了讓他們在關鍵的時刻,能慷慨而無悔、甚而沒有一點猶豫地獻身,好去炸毀、裂解或重傷西方所憎惡、恐懼的敵人。

反正,他們就只是邊陲上的僕從、哨兵與砲灰,只具有某種人肉長城的價值,在戰爭爆發時,他們必須用血肉之軀去填滿西方罪惡所挖開的溝壑;當他們都義無反顧地獻上他們的肉身後,就只有歷史書上的一句話,作個無足輕重的註記後即被匆匆翻過,從此只留在記憶底簾子後頭,再找不到任何痕跡!

你無從喚醒他們,因為民主是現代最強有力的新型宗教,它的力量幾乎連上帝都難以撼動。在無神論的時代,民主是現代人的巴力神。

但這個巴力神的後頭,其實是一個帝國的中樞,它每天都在炮製各式的民主寓言與神話,讓邊陲上的人們聽從指令,以迎合、實現帝國的利益。

真理與事實在這個世紀無法存活,它們反而被當成謊言。在民主美麗的幻影裡,他們寧死也不願醒來!

俄烏戰爭的馬基維利觀點 | Huang Jun-Xiang

我可以說中國國民黨之所以軟弱就是婆婆媽媽的心態太多了,面對戰爭必須是冷酷無情的,用婆婆媽媽的心態是不可能統一中國的。

今天要是俄羅斯輸了烏克蘭戰爭,我可以跟您說台獨會得到更多人支持。為何俄羅斯打輸,台獨會得到更多支持?

首先是戰場地形,俄羅斯跟烏克蘭是陸地連陸地,中國大陸與台灣是隔著一個海峽,要是俄羅斯連陸地連陸地都會打輸的話,那台獨份子就不會怕武統了,因為他們會相信與中國大陸熱戰一定會勝利。因此要統一中國就別談那些婆婆媽媽的道德問題,要馬基維利主義一點,惡名昭彰的《君主論》是馬基維利當年要統一義大利所寫的書,統一中國也必然是如此。

所謂的戰犯是戰敗者的問題。美國人曾經說,要是太平洋戰爭我們打輸,那我們就是對日本投射燒夷彈的戰犯,所以不管怎樣我們都必須打贏,即使是用毀滅性武器也要打贏。打贏是政治問題,如果軍事上沒打贏,那麼政治上的問題就沒有甚麼意義,所以要的就是打贏,打贏就是對的,不要說那麼多道理,特別是甚麼國際法。必須打贏,就算用毀滅性武器也必須打贏,打輸甚麼大道理都沒有用,戰犯就是戰犯,打贏就算使用毀滅性武器也是英雄。

不管怎樣,俄羅斯的戰爭勝利才有益於台海的和平統一,因為俄羅斯對烏克蘭的戰爭勝利,特別是用沙皇炸彈獲得戰爭勝利,這樣會讓許多人怯戰。我要的就是你們怯戰,如果要再戰,再投擲一次沙皇炸彈。

俄烏局勢會牽動兩岸關係嗎? | 謝芷生

表面看來,俄羅斯、烏克蘭遠在十萬八千里外,那兒發生的事情怎會影響到兩岸呢?實則不然。由於現代交通發達,甭說各種超音速武器了,即使普通航空器也越來越快,這些科技上的變化無形間縮小了人類的生存空間,因此即使發生在遙遠處的事情,也與近在身旁者沒有太大區別。

二戰後國際關係重新排列組合,較戰前並無緩和,反愈趨複雜。尤其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資本主義陣營,與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各以北約與華沙公約相互對峙,相互抗衡,直至1991年華沙組織解散。人們稱這段時間的世界格局為冷戰。華沙解體有種種因素,但歸根結底出在經濟問題上。一般認為,這是蘇聯計劃經濟僵硬缺少彈性,沒能反應市場的實際狀況,而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的抵制與誤導也是重要原因。

蘇聯的解體與華沙集團的解體,幾乎是相伴而行的。蘇聯解體後,過去的加盟共和國紛紛脫離而去。正是樹倒猢猻散,好不淒涼。烏克蘭與俄羅斯即同在1991年蘇聯解體後,脫離蘇聯。1999年普京在葉利欽辭去總統後,繼任為國家領導人,他已四次當選總統了,在其勵精圖治下,俄羅斯終得以恢復了昔日的國際地位。雖同為白人,西方一直視俄羅斯及過去的蘇聯為威脅。俄羅斯曾被蒙古統治了240年,許多歐洲人認為,他們已滲入了蒙古血緣,並非純正的白人,而他們信仰的東方正教也非純正的基督教,因而遭到歧視與排斥。

早在沙俄時代,俄羅斯就形成了橫跨歐亞兩洲的龐大帝國。其中許多土地原屬中國,因此不少國人都對俄羅斯懷有或多或少的敵意,尤其是來自臺灣的人,因受「反共抗俄」宣傳的影響,對俄羅斯有著相當的戒心。俄羅斯擁有如此龐大的國土,當初主要是為了尋找出海口,尤其是不凍港。原屬我國的海參崴就是在此背景下喪失的,俄國人已將其更名為Vladivostok,意為「統治東方」。這對中國人來說,當然不是滋味。然而當代中國人迫在眉睫的首要任務是儘早收復臺灣,其餘歷史遺留的問題,均需從長計議。目前我們必須搞好與俄羅斯的全面夥伴關係,以應對美國霸權主義者的威脅。

台獨分子欲借助國際反華勢力,尤其是美國霸權而脫離中國,此與烏克蘭的做法有不謀而合之處。若台獨分子誤判形勢,超越大陸所設紅線,甚至意圖與國際反華反俄勢力沆瀣一氣,則極有可能迫使大陸動念,不如趁與俄羅斯聯合對抗西方反華反俄勢力之便,一舉拿下臺灣,結束兩岸長期分裂的狀態。這叫「長痛不如短痛」,是合乎大陸絕大多數民意的。

俄羅斯已派兵多路進攻烏克蘭,而美國與北約聲明不派兵進入烏克蘭,僅提供武器彈葯的支援。中俄是否有同時解決俄烏與兩岸問題的默契,值得大家關注。

無統味的“中華民國派”即“暗獨” | 天人合一

民進黨,將台獨、臺灣國寫進黨綱,儘管後來有所謂《決議文》淡化、凍結之議論,其基本是一個台獨黨。

賴清德,公開場合自稱“務實台獨工作者”,儘管有“務實”限定詞,其大體上也是明著獨。蔡英文,儘管頭上戴著中華民國帽子,最近又手捧蔣經國牌子,蕩起青天白日旗幟,其不認兩岸同國的九二共識、自我簽名“臺灣總統”、帶著美國整中國,當然是台獨,是借殼獨,是戴著民國帽子、穿著臺灣國裙子,明著昭然若揭獨。

國民黨內,亦有明獨,兩國論的李登輝即是代表。

國民黨內,明獨之外更有有暗獨。
暗獨者,打著“中華民國派”旗號、呼著“支持中華民國”話語,而不行統一中國事情、實際妨礙破壞中華復興的、不說台獨言辭而實質獨、效果獨也。
其內涵特徵或許如下:
自謂中國,中國叫“中華民國” (此時此處還算正常、不是獨。洪秀柱,張亞中、賴岳謙、陳揮文、唐湘龍們如此說,亦可理解包容觀察期待等待之)。

然後,
“中華民國”=臺灣=2300萬=直選最高領導人=同性可婚、殺人不死燈塔式;
“中華民國派”,不再說14億、不再碰統一題、無所謂復興事;
“中華民國派”,反共、黑陸,拒統、抗統,反對一國兩制(究竟反對一國還是反對兩制,故意不清不楚稀裡糊塗哄台民);
“中華民國派”,在美、中之間玩平衡,與美是親,對陸(更有甚者用“中”字)是和。這與“抗中保台”實際上依靠、帶引外人整國人、搞分族裂國的民進黨綠獨只有程度差異、基本一個調性。
 “中華民國派”,在島內,打擊統派、反對統事,容讓台獨、討好綠民,藍褪綠增、變身綠二,甚至與綠大飆車賽綠。
諸如此類,或許還有其它屬性特徵,一言以蔽之:無統味的“中華民國派”即“暗獨”。

暗獨,與明獨異曲同工。因其打著中字招牌,不言一個獨字,對內對外,更有欺騙性,自然也就有特殊危害性。

反獨,既要反民進黨的明獨、檯面權勢獨,也要反國民黨內暗獨、在野隱性獨。
當然,對檯面上的明獨,打擊、威懾、最終清除剿滅,是必然動作;
對檯面下的暗獨,揭穿、批判、警戒,教育、轉化,亦當前急要務。
陳以信、林為洲,還有其他等,照照鏡子、反省反思吧!

欲收復臺灣並非僅著眼於戰略考量 | 謝芷生

人人都說,臺灣戰略地位重要。確實如此。它位居第一島鏈的中心位置,對國際反華勢力而言,是圍堵大陸向外發展的重要關卡。而對中國而言,它處於我國東南海岸線與太平洋交接之處,對內是防衛東南半壁江山的戰略要津,對外是通向太平洋的主要門戶。因此中國與西方反華勢力都同樣關注著臺灣。

然而大陸視臺灣為其核心利益,務必收復臺灣,其著眼點卻並非僅出於戰略考量,而是更基於維護領土主權完整,大是大非不可妥協的原則。因此即使有萬般艱難,也不會裹足不前,退卻讓步。國際反華勢力若看不到此一問題癥結,必將付出慘重代價,並最終必敗無疑。

只要回想一下,大陸於1969年3月因位於黑龍江流域珍寶島的歸屬問題,不惜與蘇聯流血衝突。儘管珍寶島面積僅0.74平方公里,要遠小於臺灣的36,000平方公里,而戰略地位也遠不如臺灣重要。但凡涉及領土主權問題,大陸必堅持不讓。幾次邊境衝突均與此一原則有關。一則因領土主權是從老祖宗手裡繼承來的,不容丟失。其次,自清末以來,中國屢遭國際強權侵略,動輒迫中國割地賠款,臺灣就是如此一度被日本強佔的。此造成中國人心靈上難以抹去的創傷,因此新中國成立後,對維護領土主權完整,不容外國勢力染指,視為最重要的原則,絕無向外妥協的餘地。

臺灣有學者認為,大陸之所以欲收復臺灣,乃出於擴張海權的動機。顯然有所誤會。大陸並無擴張領土,包括領海的野心。欲收復臺灣,主要是因臺灣向來屬於中國固有的疆域。對此大陸與臺灣的法律都有明文記載,不容歪曲否認。日本雖在甲午戰爭中奪取了臺灣, 但以戰爭手段強奪的他國領土,在法律上是不被承認的,這與強盜搶奪他人財物的法理是一樣的。

臺灣少數人不瞭解大陸對領土主權,有著絕難妥協的堅持,因為他們對中國自鴉片戰爭以來,所經歷的苦難未深入瞭解,至少未能以大陸同胞的同一感受,去理解大陸之所以會對領土主權如此堅持的歷史背景。然而,這並不能完全責怪他們。筆者已多次提及,臺灣是個只有反共教育,而無愛國教育的地方。然而可喜的是,即使如此,臺灣仍有越來越多的人,認識了大陸的立場,並支持大陸對兩岸問題的主張。這是兩岸可望,最終以和平方式實現統一的最大保障。

最近發生在烏克蘭的局勢,引起不少臺胞的關注,因他們認為,烏克蘭的處境與臺灣有相似之處。前者欲脫離俄國加入北約,而後者欲脫離中國而獨立,而背後都有美國的支持。但二者其實有著本質上的差異。烏克蘭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而臺灣則是中國尚未收復治權的一個省。它過去,現在或將來都不是,也不可能成為主權獨立的國家。台獨分子必須面對現實,放棄幻想。

少數台獨分子因受日本殖民影響,而模糊沖淡了中國人的意識,而在情感上傾向於日本,其根本的原因乃出在經濟問題上。台獨分子認為,中國比不上日本,甚至生活上還不如臺灣。此一印象,對戰後相當一段時間來說,確實如此,但卻忽略了,過去中國的貧窮落後是如何造成的。美國霸權主義者,利用國共內戰,兩岸對峙,而趁機霸佔了臺灣,並利用其盟國和臺灣對大陸實施封鎖,阻礙大陸經濟的正常發展。

然而美國畢竟無法長期阻擋大陸的發展崛起。中國是東方睡獅而非病貓,改革開放後,大陸發展神速,早已改頭換面了。台獨分子何不到大陸去走走看看,瞭解大陸的實際狀況。這必能減少他們對大陸的誤解與成見,不但能緩和兩岸的緊張情勢,也可破解美國霸權主義者,欲利用/挑起兩岸矛盾,延緩大陸崛起,阻礙兩岸實現統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