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必須思考接受一國兩制 | 黃國樑

The time is nigh to determine your fate!(決定你命運之時接近了!)

台灣民眾何以必須思索接受一國兩制?並不是一國兩制有多麼完美。而是對台灣而言,它已堪稱是兩岸難題的最優解!

如今台人反對一國兩制的心態猶停留於三十年前,彷彿中國大陸還剛從一窮二白翻身不久,從而證明其制度的劣勢;然而三十年走過,中國反而證明了它的制度的優越性,已經超越了西方自我吹噓的所謂黨爭民主。

在此情況下,一國兩制不再是所謂優與劣的強制捆綁,不是一個低劣品跟一個高級品的摻和,它甚而可能是一個極優品與次優品的聯合。就算不是如此,它也是兩個相去不遠的制度的併立,而不是過去以為的強烈反差的兩個制度的勉強湊合。

其次,台人必須拋棄所謂的「專制與民主」、「極權與自由」的二元對立思維,習近平不是毛澤東,亦不是斯大林,中國早已沒有集體農場、更無人民公社,它實施的是一種國家資本主義,公私混合的經濟,不是台人腦裡揮之不去的那個共產主義。

中共的政治體制裡,並非毫無民主成份,它的法律在推出前,都會有公告期,並跟與之相關的個人、部門與團體代表進行協商,這已行之多年,是另類的審議式民主。當然,這一類法令偏重於公共政策類。

第三,西方的民主已經在嚴重退潮。黨爭民主早已讓人民被摒棄於一旁,只剩政客藉著鼓動的民潮,與其政敵進行殊死鬥爭;所制定的政策也只是譁眾取寵,甚至是在所謂的價值觀的名義下,直接犧牲民眾福祉。

這從俄烏戰爭可以看到其真相,歐洲各所謂民主國家的領導人,竟以同情烏克蘭的民主意志為由,團在一起對抗俄羅斯,寧讓國家資金外流、能源短缺、產業外逃、人民陷入饑寒,卻無法清醒地認識真正的國家利益,並制定符合現實的政策。

但這並不是民主的表現,這是少數的政客為了其政治利益,為了虛飾的假象,將人民置於水火之中。歐洲並未告訴人民真相,這場戰爭是美國部署與拱火的一場代理人戰爭,烏克蘭與整個歐洲都是犧牲品。

這顯示了一個道理,西方的黨爭民主,不只是徒勞的,而且是脫離現實的。它在人民陷入交迫時,還在如夢遊者似地喃喃自語。

而美國又如何呢?當人看見所謂的偉大的國父們創建的山巔之國,竟有一天讓暴民衝入國會山莊時,不應只想到那是川普個人的民粹煽動下的荒謬個案,而應反省那是黨爭民主無法克服的基因缺陷。

眼下的台灣不亦如此?一個黨在獨大時,還是可以每天囁嚅著一些夢境似的囈語,喊著不切實際的獨立追求,從而將國家迅速推往戰爭邊緣。

在這種以民粹為基底的民主底下,才真的沒有說出真話的自由;因為一切清醒的語言都會被戴上叛國的帽子。而當一個社會失去思考力,真話無法浮上檯面,它就準備走向死亡。

反共只是一個教條。教我們反共的人早已或在地底或在天國,但反共卻像DNA遺傳給每一個台灣人,從而讓絕大多數人失去思考的本能。在宣傳的教條與口號中,你不可能思考。

美國正在台灣的周遭拱火。它準備將台灣送上戰場,以延緩它的霸權衰落的命運,但就算台灣燒成了泥炭,美國的衰落也是注定的,因為它的體制讓它只會吸血,卻不知如何重生。然而,台灣卻可能在這場戰爭底下,永劫不復。

思索接受一國兩制的可能,是台灣可以找到的最優解;否則你就得準備戰爭,以及戰死。但我分明知道,你不想戰爭。可是,你為什麼不思考呢?

美帝的耗材國 | 黃國樑

今年國慶槁木死灰的色調,預示了中華民國的衰亡。這其實也由不得那些台獨份子,因為台灣就只是美帝的耗材國,是拿來跟中國決戰時的一捆有力的耗材。台獨想要建國,國還沒建成,就已成了耗材。

這跟烏克蘭並無二致,唯一的不同是,美帝希望台灣像烏克蘭那樣撐個幾個月、甚或數年。但台灣並無那種意志力,一下子就被吞噬了。美帝勢必大失所望,此後島內可能有人間或打點游擊,但不久也會消聲匿跡。

還有一個不同,烏克蘭一直是一個國家,是聯合國的會員國。但台灣最終只會是一個自覺與眾不同的省或區,區的意思就是特別行政區。

馬斯克站在他的上海超級工廠的生意角度,主張台灣設置特別行政區,實亦即接受對岸的一國兩制框架,固然是其利己主義的思考,但難道不會是美國跟中國做生意的整體企業界的想法嗎?

而台灣民眾該如何思考?就是不要再天真地以為,台灣與美國是什麼價值同盟,並為此唯恐落於人後地去當耗材。反而要從夢裡驚醒,誓不做美帝的耗材。而不做耗材的路徑其實也就是一條,就是思索接受一國兩制的可能。

在台灣,不接受一國兩制是政治正確,但往往,政治正確意味著自毀。烏克蘭的政治正確是屠殺、虐打烏東俄裔反賊,並為西方服務,但結果是面臨著挨核毀滅的風險。

烏克蘭值得鼓掌的是,他們畢竟打出了一個名堂,當納粹也當得像個樣子,能伸能屈,敢毫無人性地種族滅絕,也敢像條漢子地戰死於烈火。

但台灣沒有這個品種,只有鍵盤上殺敵的勇氣,卻連服正常兵役的膽子都缺。

既沒那個種,就不要再說些大話,不要末日降臨時,只懂嚇尿褲子!不想那個時候反悔,一國兩制就湊合著吧!至少那時候,還能繼續在鍵盤上無悔地打嘴砲!

馬斯克「台灣成為中國特別行政區」之我見 | 殷正淯

根據英國《金融時報》網站7日報導,馬斯克受訪說,台海衝突不可避免,他提議為防止衝突要把台灣變成中國一個「特別行政區」。馬斯克補充說:「事實上,我認為,也很可能,他們可能會有一個比香港更寬鬆的安排。」他強調,可能不是所有人都喜歡這種想法。馬斯克並認為,台海衝突將讓世界付出沈重的代價,據他估計,在這種情況下世界經濟的損失可能為GDP的30%。

馬斯克的星鏈可不是單純的民間衛星,這次俄烏戰爭星鏈給予烏軍很實際的支援,保證了烏軍通訊的穩定和情報傳輸。所以馬斯克他的發言,多多少少是美國軍方的態度。

美國政府現在分成兩塊,實際參與戰爭的軍事將領都不希望中、美有軍事衝突,因為他們非常清楚真的打起來,美國到底有多少勝算。可是美國的決策高層,特別是白宮的文官體系卻不這麼認為,他們非常有信心可以一舉解決俄羅斯和中國,所以在俄烏戰爭上他們不斷地加碼,對中國的貿易與軍事上也不斷地施壓。

拜登和裴洛西等在美國擁有決策權的人物,大概只有季辛吉(基辛格)非常理智,在俄烏衝突上希望讓美、俄想出一個辦法,讓烏克蘭有台階的認輸。在全球大戰略上,他也盡全力阻止中、俄、伊三國不要達成結盟,這個見解與布熱辛斯基的判斷一樣,美國是不可能裂解這樣的聯盟。

馬斯克是一個商人,而且是很瞭解美國這個國家怎麼操作,世界資本怎麼運作的商業鉅子,他所說的這些話,是最實際、最現實的諫言。

歐洲有俄、烏問題,造成能源與糧食危機,美國大量印鈔造成全世界通貨膨脹,最近瑞信和英國的退休基金都面臨破產危機,可見美國缺很多錢。俄、烏讓歐洲、日、韓等國家的資本回流美國,但沒有全部回去,還有一部分被中國吸收了。美國如果不把中國吸收過去的那部分也搶過來,美國這一次真的可能挺不過去。所以他們一定會操作台海戰爭,讓這一部分的資本也回流到美國,甚至希望薅更多中國的羊毛。

所以馬斯克不是在亂講,我相信他不是不希望薅中國的羊毛,而是他知道如果造成全球經濟大衰退,是玉石俱焚的大浩劫。如果能避免這個災難,即便美國半死不活,總比全世界一起死來得好。我想這可能是他背後的資本以及美國軍方都不樂見的結局,才會讓他出來說這種話。

評馬斯克提議台灣成為中國的特別行政區 | 郭譽申

全球首富馬斯克接受《金融時報》訪問時,提議把台灣變成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以防止兩岸衝突。雖然沒有詳述特別行政區是什麼,但是他提到「比香港更寬容的協議」,顯然意指類似香港的「一國兩制」。台灣大部份人反對兩岸統一,又正值選舉,政治人物於是全都立刻高聲表態反對。筆者不是政治人物,不必考慮選票,可以平心靜氣地評論馬斯克的提議。

馬斯克的特斯拉公司在中國大陸有設廠和大量投資,有些人因此批評,他的提議是討好大陸,只管自己的利益。這樣的批評至少部份正確。作為資本家,馬斯克當然首先照顧自己的利益,但是不表示他不照顧其他人,如世界和台灣,的利益,尤其他的個人利益可能跟其他人的利益一致。

馬斯克提到,若兩岸衝突,全球都會捲入,世界的GDP(國內生產總值)恐怕會萎縮30%。這當然是未經深思的隨口評估,不能完全當真,但卻清楚表示其影響之大。

看看現在的俄烏戰爭,就能大致預見台海戰爭對全球的影響會有多大。俄烏戰爭造成全球的能源和糧食短缺,導致各國的超高通貨膨脹,使部份發展中國家幾乎面臨經濟崩潰,而部份歐洲地區增加燃煤發電,並甚至以木材取暖。大家都知道,溫室氣體排放和全球暖化是世界面臨的重大危機,但是在俄烏戰爭的當下,誰還管未來的氣候和天災問題?這樣下去人類非毀滅不可!俄烏戰爭主要是美國與俄羅斯的衝突,而台海戰爭將是美國與塊頭大得多的中國的衝突,其對全球的影響當然更大。

中國是國際貿易第一的國家。台海若發生戰爭,世界經濟必定走弱,對中國的國際貿易當然有負面的影響。加上美歐很可能施加經濟制裁,中國雖然龐大,難免也會很不好過,更別提戰爭本身會有多少消耗猶未可知。

烏克蘭在俄烏戰爭中的慘狀已經是有目共睹。有些人堅稱,台灣不是烏克蘭。沒錯。台灣是一孤單的小島,不像烏克蘭國土廣大(面積是台灣的16倍多)又有很多鄰國。烏克蘭人面對戰爭,可以出逃鄰國或躲到戰火不及的偏僻地區;而台灣人面對戰爭,必定被封鎖而無處可逃可躲,其慘狀必定更勝烏克蘭人啊!

馬斯克提議台灣成為中國的特別行政區,在美國當下的反中氛圍中無疑是政治不正確的,不過以他的財富和地位,他倒是毫無顧忌,不需要像美、台的政治人物總把自己的政治前途擺第一位,因此他說了真話實語。台海若發生戰爭,對台灣、大陸和世界都會造成巨大的損害。台灣成為中國的特別行政區,其實是避免台海戰爭的最好選擇。馬斯克的提議目前不會有多少響應,但過幾年或許狀況會不同,他可能成為先知呢!

七成台灣人願意為台灣而戰,如何解讀? | 郭譽申

蔡英文執政之後,兩岸關係愈來愈壞,令人有兩岸可能開戰的擔憂。因此這幾年不同的機構不約而同地進行了多次相似的民調,詢問台灣人願意為保衛台灣而戰嗎(如 [1] [2])?多次民調得到相近的結果,約七成的台灣人願意為台灣而戰。這樣的民調結果,代表什麼意義?

上述的民調有些會區別兩種前提情況,台灣宣佈獨立或對岸實行武力統一,造成兩岸開戰。執政的民進黨看來顯然不會/不敢宣佈台灣獨立,近年的民調已不大考慮這一前提,即僅考慮不設開戰的前提,或者假設是對岸實行武統,造成兩岸開戰。這兩者其實沒有區別,因為即使不提開戰的前提,被詢問者自然會假設是對岸實行武統。

是否願意為保衛台灣而戰?這個問題很含糊。沒提要做什麼,譬如上戰場,以保衛台灣,就是空口說白話,而只表示心中的意願。因此這問題幾乎等於,你是否贊成對岸實行武統?不贊成對岸實行武統者自然願意為保衛台灣而戰,反正為保衛台灣而戰只是意願,沒說要做什麼;反之,贊成對岸實行武統者自然不願意為保衛台灣而戰。

是否願意為保衛台灣而戰?幾乎等於,你是否贊成對岸實行武統?也幾乎等於,你是否贊成两岸統一?因為贊成两岸統一的人很少會在乎是和平統一,還是武力統一。

統獨民調已經做了很多,可以簡單分為四選項:两岸統一、台灣獨立、維持現狀和沒意見(無所謂)。如上述,是否願意為保衛台灣而戰?幾乎等於,是否贊成两岸統一?因此,願意為台灣而戰者大致對應到主張台灣獨立或維持現狀者,而不願意為台灣而戰者大致對應到主張两岸統一或沒意見者。

長期的統獨民調雖然有起伏,主張台灣獨立或維持現狀者一向占70%左右,而願意為保衛台灣而戰者也是約七成,這顯示上述的推理基本上是合理無誤的。

是否願意為保衛台灣而戰的民調,提供的資訊與統獨民調差不多,因此本身的意義並不大,並且不能代表台灣人真正的自我防衛決心。然而有些人卻強調,七成台灣人願意為保衛台灣而戰,表示台灣人的自我防衛決心相當高。這像是走夜路吹口哨,給自己壯膽吧!

[1] 陳方隅《七成台灣人願意為台灣而戰、支持民主、反對統一:台灣年輕世代的政治態度》,2018年4月8日。

[2] 民調:7成人願為保衛台灣而戰!6成9支持「義務役期延長」,2022年3月15日。

國、共成了助長台獨意識的幫兇 | 徐百川

台灣藍營的人大都是不分年齡的把所有台灣人歸為一體,把熱烈歡慶光復的情境都看成是愛國同胞,是以認為必然是先有民怨的累積,才有二二八的爆發。鼎鼎大名的二二八研究學者王曉波就認為二二八純粹是官逼民反,更別提對二二八毫無研究的一大票國民黨頭面人物了,馬英九就是突出的典型代表。

在是非與正義的思想力量上落了下風,國民黨就跟著台獨的節奏宣稱要「永遠與二二八受難者家屬站在一起」,追悼、反省、道歉、紀念…,失去民心也失去自己的黨魂。面對有目標、有動力、齊心協力的民進黨,就像國共內戰之時士氣渙散的國民黨,重蹈了在大陸離心離德、土崩瓦解的覆轍。

中共則一直封閉僵化在國共相爭時期反蔣的二二八宣傳八股,把事變中極少數的反蔣愛國的左翼人士視為代表整個二二八的屬性。事實上左翼份子為數不多,勢單力孤,除了起了搧風點火的作用之外,在二二八是完全被邊緣化,毫無作為可言。

加上蔣介石是殘暴腐敗的政權,已經是大陸人根深蒂固的成見,而且對不了解日本殖民台灣史的大陸人看來,崇日反華的皇民心理太過逾越常情常理,超乎一般人的經驗之外,難以想像。官逼民反就成了發生二二八與台獨的唯一合理解釋。

時至今日,台獨的皇民嘴臉暴露無遺,中共竟然還是完全看不出或是不提二二八的皇民漢奸本質。最有代表性的是2017年新華社發表的文章,對二二八的定義是:「反對專制統治、要求民主自治」,「台灣同胞光榮的愛國愛鄉傳統」,「就是官逼民反」,「是台灣同胞的愛國正義行動」,最可笑的是這句「所蘊含的,是台灣同胞熾熱的愛國主義情懷」。

今年2022年台盟主席蘇輝在二二八座談會上,依然宣稱二二八是:「台灣人民反抗當年國民黨專制統治的愛國民主運動」。

台獨利用「官逼民反」「中國人迫害台灣人」的二二八悲情,並且惡魔化中國,建立台獨意識的正義性、合理性,來凝聚台灣人民支持台獨的向心力。中共美化二二八是「全國同胞反抗專制腐敗政權的愛國民主運動中不可磨滅的一頁」,根本是表錯情的丑表功。

二二八就是皇民復辟的叛國運動,中共、國民黨以「官逼民反的起義抗暴」紀念二二八,就是讚美台奸、歌頌漢奸!等於承認台獨意識的正義性、合理性。國、共絲毫不自覺這是在一面反台獨,一面卻為台獨加油打氣,成了助長台獨意識的幫兇。

媚日舔日有助於反中抗中嗎? | 郭譽申

綠營一向親日到媚日舔日的程度,包括對釣魚台的主權低調又低調,外交部長稱日台交流協會代表為「最敬愛的大哥哥」,把日本核食稱為「福食」要騙國人接納,歪曲/美化日本在台灣的殖民史,為八田與一和安倍晉三建銅像和紀念公園,把一些日本神社和儀式複製到台灣等等。

日本殖民台灣,一開始就殺了很多人,此後從不曾視台灣人為平等的國民而只有壓榨。台灣人可以不念日本的舊惡,然而綠營無以復加的諂媚討好前殖民母國,卻是世上絕無僅有的,真是丟人現眼及令人不齒。

綠營媚日舔日的原因很明顯。早年是為了反對國民黨,歪曲/美化日本的殖民統治,以比下國民黨的統治台灣。後來則是為了反中抗中,不僅要比下國民黨的統治台灣,還要貶低清朝的統治台灣,更企圖拉攏日本一起對抗崛起的中國大陸。國民黨來自大陸,於是反國民黨也可歸於反中抗中的大旗之下,可說是吾道一以貫之!

綠營大力宣揚,包括修訂中學史地課本,推崇日本的殖民台灣和二戰後的政經現代化,以貶低國民黨統治,是收效頗豐。現在的年輕人多以為,是日本殖民統治帶來台灣的現代化,而國民黨統治只有威權和不民主(只有老人依稀記得國民黨時代的經濟騰飛和創建半導體產業、全民健保)。這使民進黨得以兩度當選總統,並成為台灣第一大黨。並且,台灣人親日超過親中,使綠營可以持續以反中、台獨騙取選票。

綠營媚日舔日獲得很多政治利益,卻忽略了一嚴重後遺症:媚日舔日的台灣人喪失了自立自強的骨氣和勇氣。對於過去欺凌壓榨台灣人的日本人,這些人可以感恩戴德、諂媚討好,哪還會有自立自強的骨氣和勇氣?這些人總肖想,台灣像(沒有國格的)日本一樣自己不必有軍隊(自衛隊不是正常軍隊),但受到美國駐軍的保護。這明顯呈現於,很多反中網民勇於在網路上與對岸網民打嘴炮,但是台灣募兵卻始終不足。蔡英文明瞭這些人(包括她自己)的沒有骨氣和勇氣,即使主張反中、台獨,至今不敢延長義務兵役期到一年,更不敢宣布台獨,雖然已全面執政。

綠營媚日舔日,能使日本支持台灣抗中嗎?口頭上當然能,但是實質上是無望的。在《和平憲法》和美軍駐日下,日本人也早已喪失了自立自強的骨氣和勇氣。這充分顯示在1980年代末,當時經濟如日中天的日本乖乖的、不反抗的被美國輕易整垮而沈淪至今(參見《日本失落三十年-美日同盟如何互相對待》)。沒有骨氣和勇氣的日本人是不會為台灣人两肋插刀的,尤其現在日本的經濟和軍事實力已比不上中國大陸。

大陸領導人對綠營的媚日舔日,必定很不齒和痛恨,但是對許多台灣人的沒有骨氣和勇氣,必定很如釋重負。沒有骨氣和勇氣的台灣人,即使反中抗中,不太可能抵擋對岸的武力統一,也不太可能造成統一後的治理困難。這樣兩岸統一就比較容易了。

總之,綠營媚日舔日,看似有助於反中抗中,然而卻導致很多台灣人沒有骨氣和勇氣,其實反而不利於綠營的反中抗中!

以理服獨 | 張輝

1. 台灣跟中國沒有關係,中國沒有一天統治過台灣。

您說錯了!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一天統治過台灣。
中國的明朝1661年至1683年間,鄭氏三代統治台灣21年。
中國的清朝統治台灣1683至1895共212年。
中國的「中華民國」自1945年統治台澎金馬至今。

2. 清朝是文字/文化皆不同於漢人的外來的滿人統治中國,日本人稱當時中國人為「清國奴」,所以清朝不算是中國。

滿人自1644定都北京至1912被廣東孫中山推翻,共統治中國268年。(見下圖)
這樣的政權/政體,不論他是何種族,他對外或在國際上都代表中國,也是人類歷史上屬於中國的一個朝代,中國的一段歷史。
更何況,滿人以少數長期統治中國,早已如同台灣的平埔族,已被漢化了。
如果中國漢人是「清國奴」,那台灣的漢人或平埔族,或漢/原住民混血,被清統治212年,難道不也是「清國奴」?

3. 是「日治」時期,不是「日據」,清政府跟日本有正式割讓條約,日本合理/合法統治台灣,世界公認,所以是「日治」。

既是世界公認,合理/合法統治,為何二戰後戰敗的日本政府和軍民,捨棄了經營/統治了五十年的台灣,而撤回母國,台灣回到「原母國」的中國懷抱?(見下圖)
以戰爭為手段,從旁人那取得的土地統治之,稱「佔據」。
西班牙短暫統治台灣北部,荷蘭人短暫統治台灣南部皆是軍事「佔領」,因為當時台灣島民非西裔或荷裔,而是當地原住民及大陸福、廣兩地遷台人士為主。
因戰爭勝利取得的土地/資產,之後因戰爭失敗再返還給勝方的原主,是理所當然的。

中國政府1945年自日本取回台澎,稱日本殖民統治的五十年為「日據」是理所當然的。
民進黨執政後,「日據」改稱「日治」,甚囂塵上。
日本政府或民間或可以如此為自己粉飾,無可厚非。
但被統治之民卻美化日本統治,稱之為「日治」,則令人匪夷所思。
私以為,此改名風波應來自於日本政府,雖說不上施壓,但台灣政府沒有像樣的邦交國,為討好日本,官方將「日據」改成「日治」而教化自己子民,是無可厚非的可悲之舉。

附註:台澎的收復是二戰抗日戰爭,在中國大地上付出生命鮮血的中國千千萬萬軍民,堅持到最後獲得的勝利果實。它是屬於全體中國人或代表中國的政府的,不是僅屬於當時領導抗日戰爭的中國國民黨/國民政府,其理甚明。

駁斥施明德的「畏戰、乞和都是在養戰」 | 黃國樑

施明德說,中國政府及其人民聲稱「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領土」,完全背離史實和一切法理基礎。就像任何狂人、瘋子都可以對著台北一零一大樓,天天舉牌大吼「台北101大樓是我的!」一樣荒謬、可笑。

這是他的一篇充滿謬論的文章的一段,文章標題是「畏戰、乞和都是在養戰」,亦即,施明德主張只要台灣全民皆不畏戰,中共即不敢來犯!他說,台灣問題,從軍事、政治、經濟、文化及國際關係的研究,都不是中國能用武力征服的。中國不是不願打、不忍打,而是不敢打!

施明德專文:畏戰、乞和都是在養戰

然而,它的前文又說,「自救是國家存亡的第一個守則!然後才能呼救國際援救。」
既然中國「不敢打」,它連打都不敢了,台灣就整天跳舞唱歌即可,又何必自救呢?因為不會有任何一個兵丁上岸的,不是嗎?
其次,不是說存亡的第一守則就是要自救嗎?怎還有然後呢?為什麼還要「然後」呼叫國際援救?既要呼救,即表示不能自救:若能自救,又怎需別人援救?

所以施文通篇都是在矛盾不通的邏輯下,推出的荒謬結論。特別是「中國只是台灣歷史的一部分」更是以井窺天的史觀;偌大的、流遠的中國歷史,怎是台灣區區一隅可以想像,但他卻以為它只是台灣歷史之一部分。
他稱,「稍微屈指翻閱史實並計算台灣過往歷史,就會得出最早占領台灣,取得主權的國家是荷蘭、西班牙,絕對不是中國」。亦即,中國只是那些不同的統治者的其中之一而已。

這就是台獨史觀的典型謬誤,將自身的意識嫁接於台灣的史前,然後以史前以迄於今的眼光,看著不斷到此統治的主宰者,而不去探究如今在這裡生養的群體究竟溯自何方?
施明德的先祖難道是自遠古即在此演化,以至於最終生出了施明德?而島上之民亦率皆如此?

若論明鄭、清朝皆是台灣的殖民政權,那如今在台上統治的民進黨政權亦仍是殖民政權,因為今之島民除少數晚近移民的新住民,哪一位不是明鄭清領群體的後嗣子孫?
這些自中國而來的福建、廣東移民既都是殖民者,那麼其後代何以突然變種為絕非中國人的台灣人?難道他們的臍帶是逕自接自地上的土脈,而非先人的血脈?
按客觀之事實,如果要稱中國是殖民者,則如今依舊在統治台灣的,就是一群不折不扣的中國殖民者,而如今日復一日於島上上演的歷史,依舊是中國的歷史。

施明德無法讀懂他仍是中華民國治下的人民,而中華民國無論如何拆解仍舊是中國嗎?他亦無法領悟他依舊以中文寫作,吃著中國地方飲食,放肆著中國式的臭脾氣,流露著舊中國的自私排外的毛病嗎?
在他的內心深處,他必然都知曉這一切。但他不想要復歸於已新建的另一個中國的統治,於是不得不炮製出這一番矛盾叢出的謬論,只能讓人捧腹而已!

我已足可斷然地告訴施明德,養戰的不但不是他眼中的求和者,養戰的正是如今這般持守著光怪陸離的台獨主張,一天到晚尋釁而不願謀求政治解決方案的他自己,以及被他這種謬論洗腦而以為神功附體即刀槍不入的義和團,或稱保鄉神射們!

施明德毫不羞怯地自稱反抗者,但一個連帝國主義都不敢反,甘當美帝驅犬的所謂台獨份子,有何反抗可言?連當一個犬儒主義者,都不夠格!

政戰幹部放下反共旗幟,堅決中華民族統一路線 | 杜敏君

老蔣播遷到自由復興堡壘後,痛定思痛,反省檢討,認為敗在沒有讓國軍幹部認識馬克思的唯物辨證法,沒有貫徹國軍的政治工作。因此交待經國先生在北投跑馬場成立復興崗政工幹部學校,在三軍成立政治作戰制度,學習中共的政工制度,連、營並編制有連、營指導員。

可惜唯物辨證法是批判性的,是否定和辨證的哲學。政戰制度非但未能鼓舞官兵士氣,反而在破壞部隊團結,控制官兵思想。政戰官與部隊主官爭名奪利,成為部隊的抓耙仔(打小報告),沒有主官不視為眼中釘的。

詭譎的是,經過革命烘爐復興崗千錘百鍊出來的革命子弟,熟諳馬克思的唯物辨證理論,應該是國民黨軍的忠貞幹部,然而事實相反,退休之後,至死不渝的蔣家反共子弟兵反而是黃埔嫡系陸軍官校軍官,而經過思想改造的復興崗子弟,反而放下了反共旗幟,堅決中華民族統一路線,連我們的老校長許老爹,都成為統一的急先鋒、領頭羊,為何?

只有一個理由,懂得唯物辨證法的哲學研究方法,世界上萬事萬物都是變動不居的,人自生下來那一刻起,就開始死亡,所以是即生即死,同樣是你,生老病死是正常現象,幼年否定了嬰兒,少年否定了幼年,青少年否定了少年,以此類推,各年齡層變化的過程構成你的整個人生,唯一不變的是你自我意識的存在。

我們過去所反的共,是當年共產黨自我矛盾鬥爭的過程。經過不斷自我否定的提升,共產黨已回歸到復興中華文化的道路,所謂的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共產主義,也就是孫中山的人類互助合作,天下為公的大同社會主義。那些停滯在原地的反共死硬派,反而成為歷史進化的絆腳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