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發生首都動亂:觀察和感想 | 郭譽申

巴西新任總統魯拉1月1日才上任,然而前任總統波索納洛的支持者卻質疑去年10月的選舉有弊,頻頻舉行抗議活動,並在8日突破警方路障,闖入首都巴西利亞的國會大廈、總統府和最高法院,警方在3小時後才奪回控制權,驅散鬧事群眾。巴西是人口2億多的南美第一大國,其首都動亂對世界的影響不可謂不大,台灣媒體卻報導的很少,讓我們檢視此事件的各方面意涵。

巴西的首都動亂顯然很像2021年的美國國會山莊暴動事件,甚至可能是鬧事群眾的刻意模仿,不過前者恐怕更嚴重一些。後者的發生多少是受到前任總統川普隱約的鼓動,但是前者發生時前任總統波索納洛已不在國內,群眾不須波索納洛的鼓動就能製造動亂,顯示他們似乎更激進。巴西利亞的政府首長羅查已被暫停職務接受調查,是否玩忽職守或是與鬧事群眾沆瀣一氣,這表示可能有支持波索納洛的高官涉入動亂事件。支持波索納洛的群眾一再呼籲首都附近的軍隊起事推翻魯拉新政府,幸而軍隊不為所動,但仍顯示有軍事政變的風險。

巴西首都動亂的原因幾乎是顯而易見的,台灣人絕不陌生。魯拉領導的左派和波索納洛領導的右派激烈競爭,互相妖魔化,而選舉結果差距不到2%,輸的一方自然不服氣不認輸,因此選後鬧了幾個月不停止。這是選舉民主制度的重大弊病之一,若双方的勢力很接近,選輸的一方難免不服氣,不願接受選舉的結果;若双方的勢力差距大,則很可能形成一黨獨大的假民主、真獨裁。很多所謂的民主國家都逃不出這兩種狀況。

巴西是中南美的第一大國,也是中南美政經狀況較好的國家,它的政治不穩定很可能影響及擴散到其他的中南美國家。現在新冠疫情尚未完全消退,而高通膨幾乎橫掃全球,使中南美國家普遍都不好過。這些國家多半像巴西一樣也有選舉民主下黨派對立的難題,因此局面多不容樂觀。上個月祕魯總統面對國會的彈劾,試圖解散國會、實施宵禁、並建立緊急政府,結果被國會罷黜。祕魯的政治動盪大約與巴西的首都動亂沒有直接關聯,但是兩者的發生讓人感覺一葉知秋啊!

巴西和中南美國家的狀況凸顯了中國大陸的政經優點,尤其中、巴都是發展中的金磚大國,很有可比性。巴西早在1889年就已成為共和國,卻長期經歷軍人獨裁統治,1930年代開始工業化,直到1985年成為正常的選舉民主國家,與中國的改革開放開始時間相近。經過將近40年的發展,根據維基百科,巴西現在的人均GDP是8,857美元,而中國的人均GDP是12,970美元,比巴西多出46%。看來巴西已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多年,而中國即將超越中等收入陷阱,升級為已開發國家。

比較巴西和中國,我們幾乎可以結論:對於發展中的大國,中國的政經制度明顯優於選舉民主制度。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與中國文化的關聯 | 殷正淯

我最近剛好在研究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並且我跟一位大陸的學者型官員討論過這個問題。

現在中國大陸要推動的,就是從中國傳統文化中,找出可以重新詮釋屬於中國自己的社會主義觀。所謂的馬克思主義,已經退到參考性問題上。老黨工一直以為大陸信奉的是馬克思與列寧主義,但毛澤東只是拿這兩塊招牌完成打倒國民黨的目的,實際上目的達成之後,這兩塊招牌什麼時候要卸下來,就是個說法的問題。

所以鄧小平思想中就提到「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的概念。什麼叫作「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可以類比為佛教中國化。現在中國的佛教信仰,跟原始印度的佛教已經有很大的差別,精神是一致的,本質上也沒有矛盾,但要說中國的佛教就是那個原始的印度佛教,我想兩邊都不太同意。

「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就是看看馬克思主義中有什麼思想是中國人可以認同的,例如社會共同體的思想,在中國有沒有?有啊,天人合一概念。天不是宗教的天,在這裡「天」是指超越的、至高無上的,對應到現實世界就是萬事萬物中,中國人本來就有超越的物我兩忘的思想,那麼社會共同體的概念,就可以從道家的聖人不仁以萬物為芻狗的理論切入,也可以從大學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去討論社會共同體。

又譬如平等,這部分中國哲學中有莊子的《齊物論》,物與物之間,若從存在本質來看,都是一樣的,各自有各自的存在本質意義,但從社會的角度來看,有價值觀的差異,有職能上的不同,可是我們可以從本質性看待人與人,甚至人與物間的平等,打破階級的差異而保存存在的差異。

這些都是立足中國,建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切入點。馬克思主義又如何?馬克思客觀的來說是一個偉大的哲學家,以他的哲學思想作為一種價值體系,全是這個世界的存在現象,有什麼不可以呢?唐朝之所以偉大,不正是因為包容各種價值觀嗎?宋明之所以衰弱,不就是因為狹隘的本位主義嗎?中國文化的特色,不就是取他人之長,補己之短嗎?

中西的「順天」「逆天」之道 | 譚台明

西方敵視中國,找各種機會抹黑中國,為的是造成所有人對中國「同仇敵愾」的憤怒,好配合西方對中國的打壓。但中國卻不敵視西方,只守不攻(至少官方與官方媒體如此)。為什麼?

因為中國要和平崛起。既決定不依靠用武力,則自不能搞「威逼」這一套,而必須與全世界搞好關係,所以對全世界(包括西方)都要展現友好的姿態。而西方則深恐中國崛起,為了維護自己已有的霸權,只有努力把中國排除在他們帶領(控制)的“世界”之外。

那中國的和平崛起可能嗎?這個國策正確嗎?假設世界上有一個公平的上帝,把全世界的資源做平均分配,則中國人最多,所以中國自然成為世界第一大國。因此,中國只要按照公平正義的原則去做,走正道,就自然可以成為第一大國。但西方正相反,他們如果不走壓制別人的道路,就不能維持自己「第一」的地位;所以,他們只能用心於打壓別人,尤其要打壓力量逐漸增大的中國。

由此看來,中國的和平崛起是有底氣的,是「順天」的自然之道;而西方則是「逆天」的人為控制之道。既是逆勢操作,則不可久。寄望西方諸賢者能即時有所悟,與世人共享資源,和平攜手共進,則其慷慨公正必得各國景仰,領袖之地位尚可長保。若仍榨取他國以自肥,違天逆勢,視他國如草芥,則豈有長保富貴之理?其衰敗,恐不遠矣!

寫給台灣的年輕人 | 林羽成

曾有綠營的政治人物很自豪的說,現在台灣的年輕人經過了「去中國化」的中小學教科書的洗禮,台灣主權意識已經是他們的天然成份,「天然獨」的論述因此由然而生。到了2014年太陽花學運的發生,更使得「天然獨」成為現代天輕人的光榮印記。

但是自2016年蔡政府上台以來,两岸關係在民進黨反中仇中的操作下,已經走到了兵凶戰危的境地。而隨著中國大陸國力日益強大,大陸民間武統台灣的聲浪高漲之際,「天然獨」這個印記反已成為台灣年輕人必須上戰場的追命符。

我有一個正在讀大學的女兒,基於一種愛屋及烏的心理,我要很誠懇地跟你們年輕人說「良禽擇木而棲」,認清「現勢」勇敢的棄暗投明,重新找回你們最自然原始的身份認同「我是中國人」。先别急著駡我「腦殘五毛支那賤畜」,多聽些不同見解不會有什麼損失。那什麼是「現勢」?現勢就是两岸邁向統一已經是不可逆轉的大趨勢,且必然會在四年內完成。

你們也許會認為我是在危言聳聽,並質問「統一喊了70年了,台灣也沒被阿共吃掉啊!」沒錯!這70年來老美一直在管控兩岸政治發展,既不讓大陸統一也不讓台灣獨立,以此來獲取自己最大的利益。但是自從2008金融海嘯以來,美國國力日漸衰敗而中國國力卻如旭日初升,此消彼長時至今日,美國已無力遏制中國崛起,遑論阻止大陸統一台灣了。為何是四年內必定統一?至少有四件已發生的事可供論證:

1. 北斗衛星組網完成搭配東風導彈,可精準打擊任何進入2500公里內馳援台灣的軍事目標。

2. RCEP和一些中歐合作協議的簽訂使美國無法聯合盟友制裁中國,而川普四年中美博弈已證實傾美國單一力量對中國傷害有限。

3. 新冠疫情驗證中國制度治理能力的優越性,自由民主在疫病面前被打得灰頭土臉潰不成軍,而疫後全球經濟復甦中國必然仍是火車頭,世界各國利益為先不會站隊美國挺台灣。

4. 蔡政府這四年的親美仇中操作,使大陸民情一面倒支持武統台灣,中共中央已感到民間壓力必須回應。

以上四點經過三到四年的發酵會更加牢不可破,另外也保留了2024島內大選結果的最後和統機會。這四點也可論證出統一的方式必然是「圍點阻援,困台逼降」,用比較白話的說法就是大陸出動海空軍把台澎包圍起來,禁止任何飛機船隻進出台灣,用東風導彈阻止任何馳援台灣的軍事力量進入距離台灣2500公里以內,一個月後台灣就會出現沒水洗澡沖馬桶,沒電看電視、充手機上網,連拉屎都沒衛生紙擦屁股的慘況,最後政府在民意壓力下被逼上求和的談判桌,跪求一國兩制。

你們可能會說:「聽你五毛在放屁!台灣的雄三、F16是玩具嗎?不會出擊轟炸上海、轟垮三峽大壩嗎?」。這裡先不談轟不轟得垮和反人類戰爭罪!如果真這麼做,那就是向全世界宣告中共取得立即武統的許可證,獲准全覆蓋打擊台灣的軍事設施、機場、電塔、道路甚至精準斬首,首戰即終戰三天統一台灣。你們真的希望扛掃把打到最後一兵一卒?

有時我真的想不明白,你們年輕人根本就没有和中共接觸過,怎麼就仇恨起中共來了?我就以香港「反送中」事件為例,相信你們年輕人不分藍綠90%以上都認為是中共極權統治的魔爪伸進了港府;要箝制香港的言論自由,要毀掉香港的民主法治,要剝奪香港人的基本人權,總之一國兩制已死,中共的暴政將駕臨香港,外資出逃金融中心不保香港大難臨頭,進而推論出一國兩制「今日香港,明日台灣」。

簡單來說你們對中共的認知是:
A. 中共是極權專制的邪惡政權,施行暴政迫害人民。
B. 大陸人民不能享受民主自由,連上YouTube都要翻牆。
C. 中共想要併吞台湾稱霸世界。

可是我想請你們反思二個問題:
1. 如果「專制+暴政=敗亡」是一個定律,那為何在中國「專制+暴政=躍升成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共真的是用暴政在統治它的人民嗎?
2. 你們所知道的中共的邪惡手段,是親身的經歴嗎?還是那些都只是别人的傳播?

最後我衷心地建議你們暫時先拋開既有立場,以一個局外人的視角去重檢視你們所認知的中國大陸以及兩岸未來走向,你們就會發現兩岸統一所帶來的巨大利益,才是你們開創人生幸福和未來前途之所繫。

從中美疫情得到的覺悟 | 郭譽孚

今天與某友人談疫情發展
談著談著自然談到對岸與美國的疫情
大家都沒有專業,只是交換資訊而已

最後談到對岸的白紙抗議,真是有趣
他強調由於白紙抗議才被迫開放
我笑說,沒有哪個政府想永遠封城吧
如何知道,不是官方早有計畫,理解實況,尋找適切的時間解封;其解封計畫原本就接近此時此刻,於是被說是「完全」被迫的

另外,他還說到民眾如何由世界足賽的球場上的民眾沒有口罩,如何受到影響。。。真是有趣,我說對岸真的那麼不知道國外的情況嗎,大老美已經死了一百萬人,對岸都不知道?對岸也傻傻的,不知道宣傳嗎。。。真是哪一位是對岸的宣傳部長,應該下台。。。並追究其責任?

最後,他還找出對岸作家王朔的一篇短文;
真是名家,大約四五百字的小文章,竟然所描述的近十個疫情小故事,每個故事都讓人有刺心的感受;真是的,除非是我們無心無肺,讀者怎能不感動呢。。。我簡直無力回話。。。

不過,後來我想起當年聽來的一個普陀山大廟中的老故事;那是一位香客來到後殿參觀;知客老僧為之殷勤地介紹長廊上,歷代以來由於神佛靈驗而獲贈的許多寶物,都是信徒還願而來;
那位香客耳聞目見,感動不已;
不過他福至心靈,忽然合十一問,竟將那滔滔不絕的老僧定在當下。。。原來他想到的問題是──
『阿彌陀佛,請問法師,不靈驗者所贈的物件,不知放在何處?』

我因此而想到,美國那一百萬人的犧牲,真的很不值,竟然都沒有讓我們留下任何讓人類深刻感動的故事。。。是美國的大作家們都強烈的缺乏同情心,或是他們的大作家剛好都死光了?還是,還是真的美國那一百萬人的死亡過程中,真的簡直沒有發生任何悲悽、動人的故事。。。?而且,剛巧的,所有美國的大作家們全都是偉大的『寫實主義者』,沒有真實的故事,就完全沒有寫作的能力了。。。?
或者,這只是美國佬流氓長期以來掌握了世界媒體的發聲權,有以致之。。。?

這就是我今天與友人討論中美疫情時,一個有趣的覺悟。。。
您的朋友,公民教師譽孚敬白

中國印象是真是假? | 殷正淯

一名網友在PTT上詢問鄉民「去過印象最差的國家?」… 貼文曝光後,不少網友點名中國大陸,「中國,喇叭吵死人」、「中國,車子根本沒在讓的,喇叭有夠吵」、「中國,瘋狂被插隊」、「中國印象最差,但是從來沒有幻想過」、「中國比印象中差,泰國比印象中好!」、「中國,北京廁所沒有門,不會再去第二次」、「中國,食物油連餐廳吃的都容易拉肚子」、「完全不知道怎麼過馬路,空氣水都很糟糕」。

以上節錄自 去過印象最差的國家?「這國」點名最多:不會再去第二次

我基本上跑過中國大陸至少有二十個城市,有沒有一直按喇叭的狀況?當然有,但集中在三、四線城市,而且還要看省分。我待過的城市中,按喇叭最嚴重的是江西宜春,可是2021年我離開宜春的時候,這種情況已經大幅度改善了,那時候只要不是早晚高峰時期,都不太會聽到喇叭聲。

有沒有廁所沒有門的?而且還在北京?有廁所沒有門的,但不是在北京,是在湖北。最讓我比較不能理解的是,南京的公共廁所都有門,但很多都是壞的。北京我去過五次,沒有一次碰到沒有門的廁所,所以網友說北京廁所沒有門,請告訴我在哪兒?我還沒有碰過。除此之外,我去過這麼多城市,還沒有看過哪座城市的公共廁所沒有門。特別是在2018年習近平要求全國廁所都要文明化以後,就算是在江西宜春,那座我住過所有城市裡,最糟糕的一座城市,公共場所的廁所基本上都不會比台灣任何一間公共廁所糟糕。

空氣狀況,我2017年去的時候,在山東看過一次霧霾,2018到2020在江蘇泰州看過,但都很短暫,不是常態。我在江西宜春住了五年半,沒有看過一次霧霾,我在江蘇的時候,每週都會去南京,南京也沒有霧霾。我每次往返兩岸都是從上海進出,大概都會在上海待個一、兩天,五年多來至少20次以上,一次都沒看過。去過北京五次,只看過一次霧霾,是11月份的時候。去年春天在瀋陽待了半個多月,每天晴空萬里。可能是我運氣太好,所以都沒有什麼機會碰到霧霾?

關於中國大陸插隊的問題。我只能說,我這五年沒被大陸民眾插過隊。不僅在火車站沒有,在機場沒有,連坐公車、地鐵都沒有。而且有一次,我記得是2017年的12月29號,我準備要去山東跟曲阜師範大學談合約的事情。因為接近2018年1月1號,所以當天宜春高鐵站人非常多,還下著雪。有一位先生要插隊,我看了蠻生氣的,但我還沒有開口,後面的幾十個人同時對著那個先生說:「插隊啊!有沒有素質啊!」然後那位先生就灰溜溜走到最後面排隊。

另外還有一次,是平日的時間,也是一位先生,他要搶著買票,插了一位解放軍的隊。在這邊要說明一下,在大陸高鐵站都有一個標示,解放軍可以優先購票,甚至有一個窗口是解放軍優先窗口。這位先生正準備要插一個解放軍士兵的隊,就被我旁邊的一位大學生怒斥,「你要不要臉啊!居然敢插解放軍的隊!…」然後這位先生又灰溜溜地走出大廳,所有人都看著他。

我最後一次碰到插隊的狀況,是在揚泰機場,當時我準備回台,依照慣例,我都很遵守規定地排隊劃位。結果兩位先生,操著在江蘇一下子就能辨識出來的閩南語口音,大搖大擺地插到我前面,正當我要用閩南語懟他們的時候,後面的江蘇老鄉馬上群起攻之,「哪裡來的啊?這麼沒有素質,沒看到大家都在排隊,居然敢插隊!台灣人是吧?丟臉死了」。超丟臉的!好在我沒有開口,不然我也被罵進去。

我很幸運,我在大陸的這五、六年的時間,很少看到不文明的行為,可能剛好這五年時間是習近平第二任期,正好在推動全國的文明化運動,為此之故我看到的都是不斷在進步的大陸,不光是硬體,人文素養這部分也一樣。

大陸的食品安全,我很負責任的說,台灣現在的食品安全問題應該比大陸嚴重。大陸是不斷提高要求,台灣則是不斷地降低標準。不過就是五、六年前,台灣每天都有食安新聞,這邊的添加劑有問題,那邊又有黑心醬油、黑心花生油、黑心豬油等等,然後台灣的政府非常有魄力的把所有標準降低,結果就沒有黑心食品的新聞了,難道大家都忘了嗎?我只想問,魏應充安好否?

我不曉得這篇報導說的情況是什麼時候的大陸,至少不是我經歷的這段時間的大陸樣貌。每天這麼黑大陸,除了台灣人越來越白痴,到底還有多少實質意義?

習近平的繼任者才危險 | 郭譽申

美國愈來愈介入台灣的各種事務以對抗中國大陸,包括派官員進駐台灣、要求台灣延長兵疫、要求台灣舉債軍購等等,這些挑釁的動作都可被歸為所謂的「誘打」,即引誘對岸攻打台灣以消耗大陸的國力。美國實行「誘打」政策,當然升高兩岸衝突的風險,有可能促使中共及早出手武統,就像俄羅斯被美國引誘而出兵烏克蘭一樣。(參見《美國實行「誘打」,中共何時會出手?》)

在過去中美和兩岸關係比較緩和的時候,筆者一向認為,大陸並不急於統一台灣,會等中國的GDP超過美國,才開始大力促統,然後再花八年、十年完成統一(不接受和統就武統)。台灣過去是美國的附庸,美國實行「誘打」,多方介入台灣事務,簡直是把台灣轉變為準殖民地。是可忍,孰不可忍!大陸民眾自然有及早實現統一的強大呼聲。

習近平2012年上台以來捨棄了過去的韜光養晦外交政策,被西方國家視為實行強硬的「戰狼外交」。強硬的習會被美國的「誘打」政策引誘而提早實行武統嗎?應該不會。習很清楚,中國的經濟增長率一向高於美國,因此時間對中國有利,而且中國有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大目標,比兩岸統一更重要,而提早實行武統有可能損害民族偉大復興的大目標,因此他不會急於統一台灣。此外,習有崇高的威望,足以抗拒上述的民眾及早實現統一的呼聲。

中國大陸實行黨政合一的政治制度,其政策一般頗有延續性,然而習近平的繼任者卻很可能更改習的對台政策,對台灣實行武統。理由有三:其一,屆時中國的經濟和軍事實力與美國的差距已經大幅拉近,實行武統將比較不損害民族偉大復興的大目標。其二,習的繼任者的威望比不上習,不足以抗拒民眾及早實現統一的呼聲,而必須適度的接受民眾的呼聲。其三,習的繼任者必定想要建功立業,追上毛、鄧、習的歷史地位(參見《六中全會,習近平憑什麼比肩毛、鄧》),而實現兩岸統一是最明顯的豐功偉業。

美國實行「誘打」政策,升高兩岸衝突的風險,有可能促使中共及早出手武統。一般認為習近平是強硬而危險的,筆者卻研判,習不會急於統一台灣,而習的繼任者才危險,更可能對台灣實行武統。習還有五年或十年任期,他幹得愈久,就愈能阻擋繼任者上台,而對台灣多半愈安全。台灣人應該愈來愈喜歡習近平才對!

中國的傳統政治文化如何 | 徐百川

在UDN的部落格看到兩位網友對中國政治文化的見解,深不以為然,但是他們的看法很有代表性,普遍地流行在一般人的觀念中。對此,我將我的不同看法,發表於下,敬供大家參考,共同切磋。

1:儒家「民為邦本」的思想從來不為君主所喜所用?《商君書》的幽靈從未離開過華夏大地?此網友的觀點是:中國的歷朝歷代所奉行的都是「外儒內法」,商鞅、李斯他們「君王至上」的法家思想,才是皇帝統治中國的實質。

答覆:事實上,綜觀中國歷史,實際上歷代皇朝大都是太平安樂,長治久安的。除了五胡亂華之時亂七八糟的二十幾個短命王朝,中國的王朝治世是常態,亂世僅是短暫現象。中國皇朝的覆亡大都由於武力衰弱,遭受外族侵襲所造成。這不是「民為貴,君為輕」的民本政治理想,使得皇朝顧及民生,使得中華文化綿延不絕?

2:應該是中國人的思想問題,西方人的思想最終產生民主自由的果實,中國人的思想產生獨裁專制,或者不是產生,而是本身就是。

答覆:當耶穌尚未出來宣揚博愛之前,中國有位皇帝王莽嚴厲斥責自己的兒子殺死一個奴僕,並逼其自殺謝罪。當時中國幫富人種田養豬的窮人家兒子都可以當上宰相,老百姓過著天高皇帝遠,「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帝力於我何有哉?」的日子。

而一千年後,英國的采邑領主對農奴的新婚妻子有初夜權,領主寒冬狩獵,有權砍開農奴的腿腳,放血溫暖自已的雙足;法國大革命之前的法國農奴,有義務在夜裡拍打城牆壕溝的草地,以制止春蛙的鳴叫,使堡內的貴族得以安眠。

成為民主濫觴的英國1215年的大憲章,當初也只不過是封建貴族為了確保與君王分食農奴膏血的權益,逼迫君王所立下的一份對自己的權利保障書。

西方要到十八世紀在伏爾泰對中國聖王政治的極力鼓吹下,才興起了開明的君主專制。一直到十八、九世紀,西方都還存在著固化的世襲階級制度,在改革主義的浪潮下,農奴制度才逐漸在各地廢止。

在西方現代化之前,西方人民一直在思想、人身、經濟、政治上受著層層的深重桎梏,嚴酷的程度不是我們所能想像的。他們現在極力頌揚自由、人權,其來有自,有他們飽受束縛壓榨的歷史背景,並非是他們對人類文明的特殊貢獻。中國與西方在政治制度的發展不同,並非源於固有思想,而是歷史背景不同,自由民主是西方歷史的「物極必反」逼出來的。

—————-

茲摘錄一段網路所見的他人精闢之論,佐證我的觀點:「儒家文化也許開不出完全平等的社會,但漢唐以來,平民有機會入仕和為相,貴族社會與平民社會的這一份公平,也算儒家文化的影響和力量。」

回顧2022的世局 | 郭譽申

進入2022時,新冠病毒在全世界已肆虐两年,這時大部份國家的疫苗覆蓋率已經比較高,而疫情在趨緩,人們因此樂觀的期待防疫措施的逐漸解除、疫情在今年終結、以及疫後的經濟復蘇。不料2月發生了俄烏戰爭,粉碎了所有的樂觀期待和經濟復蘇。

這一年最普遍的世界現象是高通膨,一些美歐的政治人物把高通膨的原因完全推給俄羅斯發動俄烏戰爭,然而事實是年初俄烏戰爭發生之前,美歐的通膨即已起漲不少,當時的高通膨顯然是因為過去兩年,美歐為了救援受到疫情重創的經濟而發行超量的貨幣所導致。俄烏戰爭使高通膨雪上加霜,美歐的政治人物卻把高通膨全推給俄烏戰爭,以卸除自己抗疫失敗的責任!

俄烏戰爭造成烏克蘭的殘破,已經是有目共睹。現在進入寒冬卻缺電缺水,還不知道要凍死多少人。筆者當然同情烏克蘭人,然而戰爭的双方攻擊對方的能源設施,以削弱對方的生產力和戰鬥意志,是戰爭的常態,不是早該預料到的嗎?這也是在戰時平民時常犧牲多於軍人的主要原因。戰爭根本不該讓它發生,美、俄、烏都有責任,但烏克蘭(澤倫斯基)的責任最大,美、俄不愛惜你,你不愛惜自己嗎?這是自願做美國的馬前卒的下場。

俄烏戰爭也對俄羅斯和歐盟造成不小損失。俄、歐鄰近,本來双方交易能源是最有效率的,現在歐盟要繞遠路去買能源,而俄羅斯要繞遠路去賣能源,都增加很多成本,再加上重新建立交易管道的高昂成本,俄、歐因此都很不好過。

美國看似是贏家。戰爭促使歐洲國家更向美國靠攏,並把部份能源採購轉向美國。然而美、歐並非沒有矛盾,美國逼出俄烏戰爭,損歐利己,歐洲人不會看不出來。北溪天然氣管道被破壞,最可能是美國聯手英國為之,以破壞俄、歐合作,歐洲人依賴、忌憚美國,不敢徹底追查,雖然吞下苦果,必定心有不甘,而德國總理蕭茲11月訪中就是明證。此外,美國獲利的只有能源、軍工產業,而其他的廣大人民卻受苦於高通膨,這勢必使其貧富差距更惡化。

中國幾乎未受俄烏戰爭影響,卻頗受害於新冠疫情。過去兩年,中國執行「動態清零」非常成功,使染疫死亡人數極低,而經濟的受損也有限。然而今年病毒已經變異得傳播力強很多,因此大幅增加清零抗疫的困難度,使很多城市都此起彼落的爆發疫情,而其對經濟的損害也大增。中國經濟走弱的另一原因是,政府整治其房地產產業,故意戮破房地產業的泡沫。

俄烏戰爭提醒世人,台海兩岸與俄、烏頗有相似之處,也可能發生戰爭。而對岸以圍島封島軍事演習回應裴洛西的訪台,更確證了台灣的危險地位。這讓台灣人思考避免成為烏克蘭,或許有益於未來改善兩岸關係?

今年全球都不好過。展望明年,美歐仍將與高通膨和經濟衰退奮戰,看來只有中國能夠迅速走出疫情(疫情快速升高也快速消退)和房地產市場不振的陰影,恢復過去較高的經濟增長趨勢。

政黨互鬥幾時了! | 楊改之

中國從來就不是我們的敵人,而是我們的母親!
我們血緣與文化的根!
共產黨才是敵人!而且精確的說,只是台灣特定政黨的敵人!

黨跟黨之間本來就是互排互鬥,有競爭,有爭奪!
國民黨、民進黨不就是互為敵人?成天廝殺不斷?
爭什麼?
爭的是路線,是政治利益,是資源分配,是勢力角逐,亦或其他!?
所以共產黨是他們的敵人,本來就天經地義!只是多了一個民主或共產的制度之爭!

國、共、民等政黨,他們互掐,互殺,互爭,互鬥幾十年了!
分出個輸贏了嗎?
此上彼下,彼上此下!彼彼此此,彼此彼此!
日月輪轉數十年!結果呢?
每個政黨都說自己是為了國家好,為了人民好!
所以必須繼續掐!
國家和人民何其無辜?被拿來當作鬥爭與資源搶奪的藉口!

本來是一個好好的國家,被這些愛國愛民的政黨政客們努力經營了幾十年,分裂成兩個不三不四,互不承認的畸形中國!
人民呢?
本來同宗同姓的親人,父母子女,因為內戰,無奈被動地成為貌似不同國家的人民!分隔兩地!
本來同種同文,血脈相連的兩岸,被教育成互相仇視的死敵!

島上本來應該同舟一命,相互融合的不同族群,現在互相對立叫囂,恨不得對方消失在這片土地!
天殺的這些政客!
甚而利用教育體制,媒體宣傳,修改歷史,抹除文化等手段,拼了命的洗腦後輩子孫:
那些是可怕的敵人,絕不可能當朋友!
千萬不要包容,不可軟弱,必須同仇敵愾,水火不容!
否則就是不愛家,不愛國!

互相仇恨的意識形態高於尊重與包容,互信互諒互助,團結合作,守法守紀,禮讓謙卑等人性之善的普世價值!
理性思考與客觀事實,都可以被政治正確與否凌駕,隨意扭曲解讀與篡改!
人民對於未來彷徨,對於國家認同迷惑,對於生活無奈,對於是非則失去判斷能力!

掌權者們口裏說的最重要的國家未來與人民幸福,正在肉眼可見地,凋零殘敗,分崩離析!
而他們,還在爭搶掠奪,還在算計機關,還在扭捏作態,
還躲在某個陰暗的角落,
或者富麗堂皇的宮廟裏,
偷偷地笑!

《莊子齊物論》裏一段話,每次讀都很有畫面感!很是政治圈的政客,名嘴們的寫照呀!
大知閑閑,小知閒閒;大言炎炎,小言詹詹。其寐也魂交,其覺也形開,與接為構,日以心鬭。縵者,窖者,密者。小恐惴惴,大恐縵縵。其發若機栝,其司是非之謂也;其留如詛盟,其守勝之謂也;其殺如秋冬,以言其日消也;其溺之所為之,不可使復之也;其厭也如緘,以言其老洫也;近死之心,莫使復陽也。喜怒哀樂,慮嘆變慹,姚佚啟態;樂出虛,蒸成菌。日夜相代乎前,而莫知其所萌。已乎已乎!旦暮得此,其所由以生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