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概股不在美國退市了? | 盛嘉麟

中美達成重要協議,中概股退市風險暫時解除 / 深圳衛視 

廢話說了那麼多,我看就是以下的簡單事實:

1)中國在紐約上市的公司共有200多家。

2)中國公司在紐約上市的意義就是:
1. 中國公司在美國募集資本。
2. 美國的資本有了投資的出路。
3. 華爾街的金融機構有服務的傭金收入。

3)無知的美國政客只看到中國公司在美國募集資本,見獵心喜,就要藉審核基本帳務資料找中國公司的麻煩,強迫中國公司退出紐約交易所。

4)有不少家規模較小的中國公司被迫退出了紐約交易所(如中國電信、中國移動和中國聯通),無知的美國政客歡天喜地,以為計謀得逞。

5)中國忽然決定讓在紐約上市的最大的五家中國國營公司(中國石油、中國石化、中國人壽、中國鋁業以及上海石化),主動申請退出紐約交易所。

6)這一舉動嚇到美國,因為美國的資本少了投資的出路,華爾街的金融機構少了傭金收入。

7)中國決定破釜沉舟,將來200多家公司會全部退出美國的資本市場,解除兩國的資本掛勾。

8)受驚的美國的資本及華爾街的金融機構不甘損失,壓迫美國政府,重啟審核基本帳務資料的談判。

9)談判結果,依據香港的審核基本帳務資料的標準,在香港進行審核,不接受美國的故意刁難中國公司。

10)現在達成了協議,中國公司不再退出紐約交易所,維持以前的正常狀態,讓無知的美國政客學會尊重自由市場的經濟運作。

結論

對盎薩美國的鬥爭就是不能軟弱的呼叫「合則雙贏,鬥則兩輸」,而是拿出鬥爭到底,不要雙贏,不怕兩輸,破釜沉舟的決心。

中國經濟成長到頂了? | Friedrich Wang

《德國之音》以及《法蘭克福時報》前兩天有一篇報導說,中國的經濟成長是不是已經到達了一個高峰?言下之意就是指中國的經濟成長,未來不可能再像過去一樣如此高速前進。但是同一時間這兩家媒體也承認,德國對中國的投資在最近這三年屢創新高,並沒有受到疫情的影響。

如果以最近這30年的曲線來看中國大陸的經濟成長,在最近這5年之內的確是明顯趨緩。當然,一部分原因是因為疫情,但是更重要的原因還是與整個全球的景氣,以及中國大陸本身的產業結構必須進行調整有關。簡單說,中國的經濟是與整個世界的經濟與市場趨勢加以連動,不可能有完全例外的表現。

中國大陸以龐大而且廉價的勞動力,在80年代之後的30年之間創下了可觀的成長。隨著中國大陸城鎮化在2010年代之後逐漸完成,居民的儲蓄率日漸增加,1980年代中期之後出生的大陸人基本上都在比較寬裕的生活中成長。這使得過去那一種完全靠著低廉的工資來維持的製造業必須要轉型。

最近這20年中國大陸的高科技產業,包括手機、通訊設備、精密機械、汽車、航空等等都有很好的進展,在世界各領域中都佔有一席之地。大陸的產業升級與轉型或許目前還不能說完全成功,但是總的來說仍然取得很好的成績。但是因為中美貿易戰,美國對中國大陸進行的各種封鎖與制裁,的確對中國大陸的產業升級發生了一定的負面效應。

這篇報導最後很清醒地指出:世界各國應該要注意,如果中國的產業升級最後並沒有達到目標,那麼經濟發展陷入瓶頸,導致國內社會動盪的結果,就是北京有可能對外使用武力來轉移內部壓力。

事實上,中國的30多年來快速成長給東亞各國都帶來很好的外溢效應,一定程度上也帶動了東亞地區的成長。對於中國大陸的經濟繁榮,東亞各國家與地區應該用持平的眼光觀之。相反的,歐美國家在東亞地區掀起了軍備競賽,製造彼此之間的矛盾,才真的是我們必須要注意的。

中國高速鐵路高速公路的創新施工辦法 | 盛嘉麟

傳統的鐵路公路施工辦法就是貼著地面施工:

遇水架橋,逢山開洞,上上下下,彎彎曲曲;
遇水架的橋從水溝、小河、大河,大大小小的橋數以千計。
貼著地面施工,要收購千筆百筆的私有田地及建築物,勞民傷財,糾紛不斷,外加有人投機炒地皮,發了大財;
貼著地面施工,路基貼著地面,遇到大小積水,水淹路基,需要查道查軌,排除障礙。

新的中國高速鐵路高速公路的施工辦法,不在地面施工:

逢山開洞,出洞就是高架路基,一直進到下一個山洞,整條道路坡度比較平緩;
高架路基直接跨過田地、荒野、村落、城鎮、水溝、小河、大河,幾乎不接觸地面;
大多直線進行,較少上上下下,彎彎曲曲,更沒有大大小小的橋樑;
整體施工的土方處理大為減少,成本降低;
不需要收購私有土地,勞民傷財,也斷了投機炒地皮;
遇到澇雨地面積水,通常淹不到高架路基,只需要檢查高架路基的安全。

外國能不能學?
非常困難,除非你有中國的基建產業群落。

長距離的高架路基,如同長距離的橋樑,工程費用一般遠超過貼地施工;
唯獨中國有大量生產超長度的工字鋼樑或超長度的鋼筋混凝土樑,價格非常低廉;
這些超長度的巨大的鋼樑或混凝土樑,必須從工廠運送到施工現場,沒有各種車輛也辦不到;
我看到現場施工,把巨大的鋼樑或混凝土樑緩緩架設到兩座橋墩上,沒有大型軌道起重機也辦不到;
這些施工車輛、軌道起重機,都要能通過已建成的道路或軌道(尤其指通過涵洞橋樑),都不容易。

比較當前的中美經濟 | 郭譽申

最近媒體時常報導中國大陸的經濟狀況不佳,包括抗疫的清零政策損害經濟、房地產商資金斷鏈留下很多爛尾樓、長江流域出現罕見的高溫旱災造成缺水缺電等等。當下的中國經濟是不好,然而今年全球都籠罩在高通膨和經濟不振的陰影下,中國的經濟算差嗎?讓我們比較當前的中美經濟。

首先看看今年的經濟數據。中國第一、二季的國內生產總值(GDP)成長率分別是 4.8% 和 0.4%,上半年總體經濟增長2.5%。美國第一、二季的GDP成長率分別是 -0.9% 和 -1.6%,上半年的總體經濟增長尚未公佈,但連兩季經濟負增長,上半年必定也是負增長。中國的經濟數據雖然比過去差,但是比美國仍然好蠻多的。

大陸在年初設定的全年經濟增長目標是5.5%左右,而上半年實際實現的經濟增長僅2.5%,確有很大落差。這大約是媒體關注報導的主要原因。大陸第二季的GDP成長率只有 0.4%,主要是因為包括上海在內的一些城市抗疫封城所導致。大陸過去的抗疫表現太優異、環境仍很乾淨,不像歐美老弱病之人多已染疫犧牲,而活著的人很多曾染疫、有抗體,因此大陸仍須堅持封城清零政策,以免瘟疫蔓延全國,很可能造成幾十萬、上百萬人染疫死亡。無論如何,以幾個百分點的經濟損失換取挽救幾十萬、上百萬人的生命,還是非常值得的。

大陸經濟走弱的另一主因是房地產產業的大幅降溫。大陸的一些房地產商,如著名的恆大集團,的債務相對於其資產是太高了,形成有危害的經濟泡沫,因此自去年開始,大陸政府對這些房地產商收緊銀根,不再放貸,以避免它們繼續擴大債務。這些房地產商急需現金償債,於是挪用了其預售屋建案的購屋民眾的繳款,但是卻不繼續其建案,而形成爛尾樓。爛尾樓損害購屋民眾的權益,當然需要合理的解決,然而大陸主動戳破其房地產的經濟泡沫,卻是好事,經濟泡沫消除了,其經濟發展才能更健康、更上層樓。

今年上半年美國經濟負增長的原因顯然是高通膨,以及為了對抗高通膨的加速升息。為何有高通膨?首先,過去兩年世界各國都大量印鈔發錢,以拯救被疫情重創的經濟,尤其美國竟增加印發了約4萬億美元作為紓困之用,自然造成貨幣貶值和高通膨(參見《自說自話,加印鈔票,荒腔走板的國家》)。其次,美國主導北約東擴,壓縮俄羅斯的安全空間,導致俄羅斯發起俄烏戰爭,造成國際能源和糧食價格的高漲,推高通貨膨脹。

俄烏戰爭對於國際能源和糧食價格的影響,對中、美應該是差不多的。然而中國的通膨遠比美國低,由此可知,美國高通膨的主因是它前兩年的印鈔紓困,而俄烏戰爭只是次要的原因。美國的抗疫政策不僅造成百萬人民染疫死亡,還導致高通膨和經濟負增長,真是一無是處!

今年全球經濟普遍不振,中、美也不例外。中國上半年經濟增長2.5%,仍優於美國的負增長。中國經濟的走弱是為了降低疫情的蔓延,減少人民染疫死亡,以及戳破房地產的經濟泡沫,都有其追求的目標和合理性。長江流域的高溫旱災,是無法預料的黑天鵝,其影響有多大,目前還難以評估。

美國足以擊敗中、俄,就像二戰時擊敗德、日? | Friedrich Wang

每次看見三明治(三、民、自)上面那些綠色的學者不斷的說,美國今天還是可以同時在歐洲跟亞洲擊敗中國、俄國,就跟第二次世界大戰可以同時擊敗德國、日本一樣,並且遊刃有餘。這些學者會說這樣的話不外乎兩個原因,要不然是無知,要不然就是故意說謊。

第二次世界大戰,美國能夠獲勝的原因是他一家包打天下嗎?實際上是同盟國的勝利,並不完全是美國的功勞。在歐洲與北非、東南亞等地,大英國協的軍隊始終不放棄作戰,更不用說在東歐平原上犧牲了1,500萬軍人以及超過3,000萬百姓的蘇聯。亞洲更不用講,中華民國的軍人前仆後繼,百姓蒙受重大痛苦,國土精華付之一炬。美國的貢獻很大,但絕對不是美軍單獨擊敗了德國、日本,這樣說完全違反了歷史事實,光是參戰的時間就已經一目了然。

今天的中國大陸與俄羅斯是當年的德國、日本的翻版嗎?光是土地與資源的差距就非常大,更不要說這兩個國家所擁有的龐大人口。現在中國大陸的海軍力量已經在數字上超越了美國,俄羅斯雖然傳統軍力走向沒落,但是依然擁有全世界數量最多的核子武力,完全可以與美國保證相互毀滅。美國要靠自己一個國家的力量,同時擊敗這兩個大國,那就是天方夜譚,否則美國現在為什麼要搞印太戰略來聯合那麼多的歐洲、亞洲國家來對付中、俄?美國人都知道要有所懼,可是上述這些人還繼續胡說八道?

一個知識份子應該有誠實的態度,以及面對問題,用精準的學術角度來加以解釋的能力。拿美國天下無敵這樣的假資訊來糊弄臺灣社會,不但麻痺了該有的憂患意識,實際上等於是刻意說謊欺騙人民。像上述那些人如此不學無術,還大放厥詞,我們就不意外為什麼今天學術界會這麼被社會所看不起。

蔡政府無腦,台灣人準備接受統一的歸宿! | 黃國樑

蔡英文決策能力的平庸本色已經在林智堅的論文事件中展露無遺;但這款決策品質卻還在操持著台灣的國安與外交的日常,其中即包括美國政客前仆後繼參訪台灣的無聊遊戲,任他們如走灶腳般的任意進出!

這個決策是這幾個人做的:蔡英文、吳釗燮、顧立雄與陳明通!看上去就全然是傀儡似的存在!這幾人的腦迴路可曾在最近一些事端上通過幾次思維的電流?(如果真有思維細胞的話)

老共剛演習完,就忙著再狐假虎威地找來與他們一般無腦的美國參眾議員訪台;他們已將表演當成政治的全部,除了表演,他們再沒有任何別的還懂得的事務了;至於什麼國家安危與存亡,那完全是深空裡的外星人的命題,他們連最基礎的知識都不具備!

所以他們的反應就是:導彈來了就施展龜息大法,大氣不敢喘出一聲(你聽到掃帚院長嗆什麼了嗎?);但導彈撤了就出來跳陣頭,牛氣衝天!

我們就是被這樣的蠢貨統治!就算烏克蘭已活生生地將扮演鬥弄公雞的草蜢的命運,在視覺上以強迫逼視的方式演繹給他們看,都沒有辦法改變一點軌跡!

台灣的選民自然也對導彈十分的冷感了!因為被北京統治顯然會比被這一群貨色統治要好得不知凡幾!必須懂得這一點:島民這次所以如此平靜,不是因為他們準備在統一戰爭中視死如歸,而是在調整心態準備接受統一的歸宿!

台灣人如今真的恐懼被中國大陸統治嗎?我認為早就不恐懼了,中國大陸的生活條件日新月異不斷創高,台灣再如何洗腦也無法屏蔽這些事實。

他們或許還是會疼惜「所謂的」民主,但他們的內心真實地確知,這民主也只是他們自欺的幻象罷了;台灣哪有什麼民主?蔡英文早就被加冕為女皇了。

現如今就是某種最後狂歡的心態,因為他們知道,狂歡後會有懂得治國的大人來管教他們,雖不能再狂歡了,但日子會過得更好!這聲音在他們的意識的深層,輕輕地召喚!

觀蔡英文2022.08.10民進黨中執會發言有感  | 王永

蔡英文為了「保堅」,又再度故技重施,她深知台人的傾向:恐共、反中、鄙視中國人,因此發言的前半部刻意以抗中為名,動員保黨。後半部才掛勾林智堅論文抄襲事件,順勢裹脅全黨。

蔡英文中執會858字全文曝光 先打國民黨訪中!再提「台大未採納智堅證據」

民進黨治理無能,卻深諳選舉制度的整套系統操作,這就是台式民主制度的內在宿命陷阱,選民的投票行為,是以虛構的國族認同、族群認同以及抗拒假想敵為優先,壓倒一切,而公共政策、社會倫理價值等等,隨時可以拋棄。今日台灣政經社會的主要弊端和難以自拔的困境,其根源就在於此。

民主不是一群會投票的驢,在投票之前必須要有充分的平等協商,而西方民主是以資本角力,恰恰缺少了這個過程。當西方的資本掠奪積累無以持續,導致民主轉向民粹墮落的今天,做為美式民主餘緒的台式民主,快速的向下沉淪自不令人意外。或許1980年代末,歐陸思想家哈伯瑪斯提出的Deliberative Democracy ,會是解決問題的良方。

這一概念台灣學界譯為「審議式民主」,與中國大陸探索實踐多年的「協商民主」,精神內涵相通。陳水扁執政時代在學界的建議下,曾打算局部實驗推廣而未果,2005年以後卻在浙江溫嶺試點運行成功,並獲得其他省份的幾個城市區鎮仿效。(請參考《理想國的磚塊—-當盲目民粹遇到審議民主》,朱雲鵬等5位教授合著,五南出版)

一部中國近現代史,經歷了漫長的民族救亡圖存以及艱苦完成的工業化,如今來到追求民族復興的階段。有位資深的媒體高管友人認為,待完成的大事有三:健全「全過程民主」、理順權力資本關係、統一台灣,而這三者奇蹟似的互相關聯。

「全過程民主」是習近平2019年在上海古北市民中心提出的目標;
理順權力資本關係,是習近平上任以來的努力方向;
這兩件大事,是西方近現代資本主義文明難以克服的死結,卻是中國人在民族復興過程中應該自覺達成的文明進程。也唯有在追求超越資本主義文明的進程中,才能吸引台灣的進步中堅群體,參與到民族復興的大潮中來。

法律面前,貧富是否平等?兼評曹興誠反共 | 郭譽申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這是法治的理想,然而在法律面前,貧富能平等嗎?在司法實務上,富人好像比一般人有很大的優勢?兩岸的司法在這方面看來有很大的差異。

台灣的司法對富人是相當有利的。譬如:2013年電子封裝大廠日月光被發現排出廢水,嚴重污染環境,其董事長張虔生和一些相關的員工都受到調查,最後張虔生卻獲得不起訴,而其他涉案的員工都獲輕判和緩刑。2014年爆發眾所囑目的黑心油事件,不少食品廠商都捲入,包括大財團頂新企業。結果一些小廠商的負責人被判刑8年、12年、20年不等,但頂新企業董事長魏應充僅被判2年徒刑(參見《2014年台灣劣質油品事件》)。

法官要把張虔生、魏應充這樣的富人定罪很不容易。司法案件是檢察官和律師的對抗,檢察官要對涉嫌人蒐集犯罪證據,而律師則蒐集對涉嫌人有利的證據,最後法官根據双方提供的證據判決。檢察官是公務員,一般要處理的案件相當多,每一案件能分配到的人力、時間、資源都是有限的;而律師則是受雇為涉嫌的富人辯護,富人可以投入大量資源,雇用多位律師全時為其蒐集有利的證據。在此情況下,檢察官和律師的對抗本質上就不公平對等,資源有限的檢察官多半鬥不過資源充裕的律師,法官如何能重判涉嫌的富人?

除了雇用律師為其辯護,富人還可以捐助政治獻金以經營政商關係,進而影響司法,甚至視需要而賄賂檢察官或法官。無論如何,富人面對司法時,擁有不少合法或非法的手段,確比一般人有很大的優勢。

台灣這樣的司法制度,幾乎完全複製自歐美資本主義國家,本來就是偏袒富人的,可稱為資本主義法治。

筆者長居台灣,不大清楚對岸的司法制度,但是從一些新聞可以感受到,兩岸的司法對待富人有很大的差異。譬如:大陸女星范冰冰曾被突然拘留多日,追繳她高達數億人民幣的逃漏稅。富可敵國的馬雲被主管機關多次傳訊,被要求說明及改善其企業的不合規行為,最後其企業被裁罰鉅款。這些案例顯示,富人面對大陸的司法,不像在台灣那樣比一般人有很大的優勢。(台灣媒體卻批評:「連范冰冰、馬雲都沒有人權。」言下之意,范冰冰、馬雲這樣的富人是高人一等的、碰不得的!)

對岸實行社會主義,其司法制度可稱為社會主義法治,比資本主義法治更重視平等,即在法律面前,貧富是比較平等的。

富人在經濟和自由度方面當然比一般人有優勢。在資本主義社會,富人面對司法時,又比一般人有很大的優勢,因此富人在資本主義社會可說是高人一等的。富人在社會主義社會,必須跟一般人一樣受法律的規範,不能像在資本主義社會那麼任性、風光,因此多數的富人喜歡資本主義,而反對社會主義。

曹興誠不僅是富人,更是鉅富。他喜歡資本主義的台灣,而反對社會主義的大陸和中共,因此是意料中事。

裴老太危機後的兩岸和世局 | Friedrich Wang

這一次大陸的軍事行動等於正式宣告所謂雙方海峽中線的默契到此結束,甚至於連台灣東部的海域也將在其軍事力量籠罩範圍之內。

從此之後,第一個重大的影響就是台灣在防衛上的縱深將基本消失,以後反應打擊時間將會被壓制到極低。其次,在本來就有限的領空範圍之內,我空軍的訓練將會受到很大的限制,海軍的巡弋會充滿危險,因為將隨時與對岸的軍艦在周邊海域狹路相逢。簡單說,這一次裴老太的來到已經成功將台灣最後的一點點國防與生存空間壓縮到跡近於零。未來沒有模糊,沒有緩衝,島嶼上的每一個人都將面對最直接的軍事衝擊。

台灣海峽,也將不再是台灣可恃的天險。很多島內的半吊子們總是喜歡拿接近半個世紀以前的冷戰時期與今天台灣面對的狀況相比較,實際上除了地理位置沒有什麼改變之外,其他都已經完全不同。宏觀來看,中國大陸的國力早就是當時的數十倍,有屬於自己完整的技術研發以及工業生產鏈。而微觀來看,現在武器的投射範圍以及打擊精準度都已經不是當年所可以比的,平均只有一百多公里的海峽根本微不足道。

所以,總是認為美國所開啟的新冷戰會讓台美之間的關係更拉近,或希望華盛頓與台北重新建立軍事同盟關係,都只是一廂情願的想像罷了。美國其實更關心的是自己的安全,而不再關心所謂的盟友,況且台灣跟它也不是盟友。

今天的美國,也早就不是當年的美國,其實現狀從來沒有一刻不在改變。美國所代表的西方世界現在面對的是一個古老文明的重新崛起,所以充滿了危機感,必須兵行險著,不惜一切把台灣以及中國周邊的國家推到最前線。而台灣的綠色人所想要的就是一場豪賭,不惜任何代價來梭一把,無論如何都要實現台灣獨立。而這就是今天台灣困境的關鍵。雖然中國大陸不是完全沒有任何內部的問題必須解決,但是總的來看仍然是一個不斷向上提升的國家,民間的活力持續升溫,雖然速度有快有慢,難免曲曲折折。

筆者認為,那就梭一把吧!不讓他們上桌狠狠地梭一次,將永遠不會甘心,哪怕把家底輸得乾乾淨淨,反正他們知道有美國或者日本可以去繼續作夢。至於其他的2300萬人民,也已經在最近這20年做出了選擇,那未來就要自己為這個選擇來負責。

尹錫悅拒見裴老太,台、韓高下立判 | Friedrich Wang

南韓總統尹錫悅以自己有其他行程以及渡假為理由拒見裴老太。尹的政治立場是親美反中,為何對這位美國眾議院議長如此?

因為裴洛西沒有任何行政權力,又即將退休,不會給受訪國家任何實質利益,甚至於空頭的政治承諾都講不出來。所以她這樣橫柴入灶,跑到人家國家幹什麼?要大家看她那一張老臉?除了滿足自己的畢業旅行,以及轉移自己老公在國內即將接受審判的注意力,沒有任何其他實質上的意義。

南韓是美國的盟國,在政治經濟上受到美國的巨大影響,境內有美國的駐軍,也還有北韓的強大軍事威脅。但是,人家畢竟還是一個主權國家。

台灣與美國沒有正式的官方關係,現在美國人除了叫台灣準備打仗,花大錢買他們的武器,已經沒有其他的話可以說,那這位裴老太非得來台的意義在哪裡?其實可以隱隱約約地看得出貓女王政府也沒有多希望她來,只是已經向美國一面倒,沒有任何可以討價還價的空間,故也只能任她這樣來去。與南韓比起來,很多台灣人還說自己是主權獨立,實在是很悲哀。

她老人家已經開開心心地走了,現在留下的就是要面對走向戰爭邊緣的兩岸關係。台灣到此已經沒有什麼模糊的空間,更不可能有基礎來改善兩岸關係。我們毫不誇張的說,下一代人面對的恐怕就只有戰爭這個選項。面對有史以來最大規模對岸針對台灣的軍事演習,貓女王政府現在除了呼籲和平之外真的也沒有什麼別的可以做了。只是不知道台灣人準備好了沒有?必須繼續加強戰備,真的如美國人所說的要全民皆兵了。

現在六年級大多已經坐四望五,人生的下半場早已開始,五年級甚至有些準備退休。所以台灣的好壞,就是在七、八、九年級的手上,就請您們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