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面前,貧富是否平等?兼評曹興誠反共 | 郭譽申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這是法治的理想,然而在法律面前,貧富能平等嗎?在司法實務上,富人好像比一般人有很大的優勢?兩岸的司法在這方面看來有很大的差異。

台灣的司法對富人是相當有利的。譬如:2013年電子封裝大廠日月光被發現排出廢水,嚴重污染環境,其董事長張虔生和一些相關的員工都受到調查,最後張虔生卻獲得不起訴,而其他涉案的員工都獲輕判和緩刑。2014年爆發眾所囑目的黑心油事件,不少食品廠商都捲入,包括大財團頂新企業。結果一些小廠商的負責人被判刑8年、12年、20年不等,但頂新企業董事長魏應充僅被判2年徒刑(參見《2014年台灣劣質油品事件》)。

法官要把張虔生、魏應充這樣的富人定罪很不容易。司法案件是檢察官和律師的對抗,檢察官要對涉嫌人蒐集犯罪證據,而律師則蒐集對涉嫌人有利的證據,最後法官根據双方提供的證據判決。檢察官是公務員,一般要處理的案件相當多,每一案件能分配到的人力、時間、資源都是有限的;而律師則是受雇為涉嫌的富人辯護,富人可以投入大量資源,雇用多位律師全時為其蒐集有利的證據。在此情況下,檢察官和律師的對抗本質上就不公平對等,資源有限的檢察官多半鬥不過資源充裕的律師,法官如何能重判涉嫌的富人?

除了雇用律師為其辯護,富人還可以捐助政治獻金以經營政商關係,進而影響司法,甚至視需要而賄賂檢察官或法官。無論如何,富人面對司法時,擁有不少合法或非法的手段,確比一般人有很大的優勢。

台灣這樣的司法制度,幾乎完全複製自歐美資本主義國家,本來就是偏袒富人的,可稱為資本主義法治。

筆者長居台灣,不大清楚對岸的司法制度,但是從一些新聞可以感受到,兩岸的司法對待富人有很大的差異。譬如:大陸女星范冰冰曾被突然拘留多日,追繳她高達數億人民幣的逃漏稅。富可敵國的馬雲被主管機關多次傳訊,被要求說明及改善其企業的不合規行為,最後其企業被裁罰鉅款。這些案例顯示,富人面對大陸的司法,不像在台灣那樣比一般人有很大的優勢。(台灣媒體卻批評:「連范冰冰、馬雲都沒有人權。」言下之意,范冰冰、馬雲這樣的富人是高人一等的、碰不得的!)

對岸實行社會主義,其司法制度可稱為社會主義法治,比資本主義法治更重視平等,即在法律面前,貧富是比較平等的。

富人在經濟和自由度方面當然比一般人有優勢。在資本主義社會,富人面對司法時,又比一般人有很大的優勢,因此富人在資本主義社會可說是高人一等的。富人在社會主義社會,必須跟一般人一樣受法律的規範,不能像在資本主義社會那麼任性、風光,因此多數的富人喜歡資本主義,而反對社會主義。

曹興誠不僅是富人,更是鉅富。他喜歡資本主義的台灣,而反對社會主義的大陸和中共,因此是意料中事。

裴老太危機後的兩岸和世局 | Friedrich Wang

這一次大陸的軍事行動等於正式宣告所謂雙方海峽中線的默契到此結束,甚至於連台灣東部的海域也將在其軍事力量籠罩範圍之內。

從此之後,第一個重大的影響就是台灣在防衛上的縱深將基本消失,以後反應打擊時間將會被壓制到極低。其次,在本來就有限的領空範圍之內,我空軍的訓練將會受到很大的限制,海軍的巡弋會充滿危險,因為將隨時與對岸的軍艦在周邊海域狹路相逢。簡單說,這一次裴老太的來到已經成功將台灣最後的一點點國防與生存空間壓縮到跡近於零。未來沒有模糊,沒有緩衝,島嶼上的每一個人都將面對最直接的軍事衝擊。

台灣海峽,也將不再是台灣可恃的天險。很多島內的半吊子們總是喜歡拿接近半個世紀以前的冷戰時期與今天台灣面對的狀況相比較,實際上除了地理位置沒有什麼改變之外,其他都已經完全不同。宏觀來看,中國大陸的國力早就是當時的數十倍,有屬於自己完整的技術研發以及工業生產鏈。而微觀來看,現在武器的投射範圍以及打擊精準度都已經不是當年所可以比的,平均只有一百多公里的海峽根本微不足道。

所以,總是認為美國所開啟的新冷戰會讓台美之間的關係更拉近,或希望華盛頓與台北重新建立軍事同盟關係,都只是一廂情願的想像罷了。美國其實更關心的是自己的安全,而不再關心所謂的盟友,況且台灣跟它也不是盟友。

今天的美國,也早就不是當年的美國,其實現狀從來沒有一刻不在改變。美國所代表的西方世界現在面對的是一個古老文明的重新崛起,所以充滿了危機感,必須兵行險著,不惜一切把台灣以及中國周邊的國家推到最前線。而台灣的綠色人所想要的就是一場豪賭,不惜任何代價來梭一把,無論如何都要實現台灣獨立。而這就是今天台灣困境的關鍵。雖然中國大陸不是完全沒有任何內部的問題必須解決,但是總的來看仍然是一個不斷向上提升的國家,民間的活力持續升溫,雖然速度有快有慢,難免曲曲折折。

筆者認為,那就梭一把吧!不讓他們上桌狠狠地梭一次,將永遠不會甘心,哪怕把家底輸得乾乾淨淨,反正他們知道有美國或者日本可以去繼續作夢。至於其他的2300萬人民,也已經在最近這20年做出了選擇,那未來就要自己為這個選擇來負責。

尹錫悅拒見裴老太,台、韓高下立判 | Friedrich Wang

南韓總統尹錫悅以自己有其他行程以及渡假為理由拒見裴老太。尹的政治立場是親美反中,為何對這位美國眾議院議長如此?

因為裴洛西沒有任何行政權力,又即將退休,不會給受訪國家任何實質利益,甚至於空頭的政治承諾都講不出來。所以她這樣橫柴入灶,跑到人家國家幹什麼?要大家看她那一張老臉?除了滿足自己的畢業旅行,以及轉移自己老公在國內即將接受審判的注意力,沒有任何其他實質上的意義。

南韓是美國的盟國,在政治經濟上受到美國的巨大影響,境內有美國的駐軍,也還有北韓的強大軍事威脅。但是,人家畢竟還是一個主權國家。

台灣與美國沒有正式的官方關係,現在美國人除了叫台灣準備打仗,花大錢買他們的武器,已經沒有其他的話可以說,那這位裴老太非得來台的意義在哪裡?其實可以隱隱約約地看得出貓女王政府也沒有多希望她來,只是已經向美國一面倒,沒有任何可以討價還價的空間,故也只能任她這樣來去。與南韓比起來,很多台灣人還說自己是主權獨立,實在是很悲哀。

她老人家已經開開心心地走了,現在留下的就是要面對走向戰爭邊緣的兩岸關係。台灣到此已經沒有什麼模糊的空間,更不可能有基礎來改善兩岸關係。我們毫不誇張的說,下一代人面對的恐怕就只有戰爭這個選項。面對有史以來最大規模對岸針對台灣的軍事演習,貓女王政府現在除了呼籲和平之外真的也沒有什麼別的可以做了。只是不知道台灣人準備好了沒有?必須繼續加強戰備,真的如美國人所說的要全民皆兵了。

現在六年級大多已經坐四望五,人生的下半場早已開始,五年級甚至有些準備退休。所以台灣的好壞,就是在七、八、九年級的手上,就請您們加油吧!

裴洛西危機不會船過水無痕,台灣人還醉生夢死! | 郭譽申

裴洛西訪台一夜一日,造成中、美各自出動不少軍艦軍機演習、護衛。幸好沒有擦槍走火,但是這無疑是一場風險頗高的危機。現在裴洛西離台了,不過這危機不會船過水無痕,中、美和兩岸關係都進入更危險的階段。

首先,中共為何對裴洛西訪台異常憤怒、激烈回應?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中國早已對美國一連串企圖「以台制中」及虛化、淘空「一個中國原則」的行動表示抗議。美國的這些行動包括:將台灣關係法、對台六項保證塞入一個中國政策表述,違背僅與台灣保持非官方關係的承諾,違背逐步減少對台軍售的承諾,拜登總統三度公開表示,如台海發生戰爭,美國將協防台灣等等。裴洛西訪台是引爆中共憤怒和激烈回應的最後導火線。

有些人說,25年前與裴洛西同樣擔任美國眾議院議長的金瑞契也曾訪台,當時中國並無激烈回應,這次何必激烈回應?此一時,彼一時,國際政治就是如此。當年中、美關係比現在好得多,而中國比美國弱得多,中國有求於美國的多,只好忍氣吞聲,現在中國已能與美國平起平坐,難道還要忍氣吞聲?

有些人說,中共這次是雷聲大雨點小,弄到自己丟臉下不了台;又說,美國裴洛西挑釁你,你應該對付美國,而不是對付台灣。筆者倒認為,中共的回應還頗適當,讓美國知道中國的憤怒,但是不引起軍事衝突。難道中、美要打核武大戰?裴洛西危機的根源是蔡政府的「聯美抗中」,大陸以軍事演習警告蔡政府,並收回過去單方面給予台灣的一些好處,如台灣農產品、食品的銷陸,應屬合理。蔡政府獲得裴洛西的空言支持,可憐的老百姓卻要承受不少的實質損失!

這次裴洛西危機是美國「以台制中」及蔡政府「聯美抗中」一連串政策的一次總結,其最大影響是使大陸逐漸認清和平統一的幾乎無望,而會積極準備武力統一。對岸可能仍會公開主張和呼籲和平統一,但那只是聊備一格的統戰口號,積極準備武力統一才是對岸的真正政策,除非美、台未來有大幅的改變。

中國大陸的大目標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兩岸統一是此大目標下的小目標,因此大陸本來不急於統一台灣,而更重視其經濟發展,希望早日成為已開發國家,並使其國內生產毛額(GDP)超越美國。(參見《兩岸統一與中華民族復興》)。

過去兩岸關係和緩,筆者的研判是:約8年後,大陸會成為已開發國家,屆時其政策會從目前的「反獨」轉為「促統」、「以武迫統」;再約10年,完成和平統一或武力統一。現在美國「以台制中」,擾亂大陸的發展大計,大陸很可能被逼得要調整提前以上的統一時間表(參見《兩岸對抗加速統一》),甚至可能已經下決心準備武統!武統需要兩三個月集結三軍,及準備軍需物資。

有些台灣人竟然譏笑大陸對裴洛西訪台無可奈何,真是愚昧無知,加上醉生夢死啊!

雪國、雪夜,太陽暢想曲-一個雪國哨兵四十年前的日記 | 天人合一

引言:
每逢八一心激蕩,直憶青蔥嫩綠時!
華髮將盡不自老,猶思東南四海巡!
回首過往因衰老,重溫舊夢為年輕。日記,自己的。
當日、當時,清冷、孤寂,然又充滿希望、熱情,是現代人甚至現在的我已經體味不出來的了。
前些天翻出此日記後,我自己都有點感動。
我們都曾有過多麼值得回味、光榮的過去!
曬出來,抛磚引玉、引發共鳴,為八一、為戰友、為自己、為同齡人、為年輕人、為過去、為現在、亦為將來!


我沒有到黃山頂上看過日出前的雲奔霧馳,也無福去天涯海角看太陽從大海躍出的一刹那奮力掙扎。
我倒是見過太陽,在這塊不大的平坦的操場上,下午操課時,常看到西邊地平線上,那一顆碩大的、血一般的殘陽。
不,那還是一個完整的太陽,正慢慢地、依依不捨地下落,終為烏雲所隱沒、被大地所遮蔽。
熱力逐漸消退,霞光逐漸消失,黑夜於是來臨,
當然,由於明天它又會從東邊的地平線升起還會從這兒下落,所以我也就不會有詩人的悲哀。

我不是自然科學的專門家,缺乏對太陽的瞭解。
正像大多數人一說到空氣,只知道風吹動著樹葉、燃旺了爐火,空氣在人呼吸時振動鼻翼、人心胸快活一樣,我對太陽,只能說它從那邊升起、從這邊降落,陰天它被雲遮掩,黑夜是它轉在地球的那邊,最多能從它的名字字義上知道它是極端明亮,而不像人們對空氣、明明感覺其存在、且須臾離不得,而偏偏要強加以“空”字。自然我對太陽也就沒有多少感念,也正像人們成天享用空氣和水而由於其充溢天空與大地,也就不會對其有絲毫感情一樣,我也對那極端明亮的太陽的賜予只心安理得地接受而無須感恩圖報,甚至,也絲毫不會去思考它對我們的重要性,更不會思考它有一天的墜滅。

對它突然發生興趣,是來到這北部彊土之後。
在千里冰封、萬里雪飄的東北,不論你是在深山密林雪白的樹掛下潛伏,還是在曠野平川、脹裂的凍層上操練,當你在那紛紛雪花的穹頂上發現那矇矓、慘白、玉盤般的亮團時,你就會感到一絲溫暖在揉搓你麻木的肢體,就會在你的五臟內染起火一般的熱情,一到雪霽天朗,它露出全部的笑臉,用熱和光將你擁抱,使你渾身癢舒舒、暖洋洋的,這時,你就知道它是你與零下二、三十度嚴寒做鬥爭的最好伴侶、同志,是你生活的依靠。
於是,在你心中不由產生依戀之情。記得孩提時代,在故鄉、大概是九月的早晨,每當濃霧將上學的小徑掩藏,而霧氣將母親新做的布鞋濡濕的時候,太陽一出來,我也曾產生這樣的情愫,不過在這呵氣成冰的世界,其情更加濃烈了。

特別是在那靜靜的子夜,在那十五的子夜,一切都睡死了的時候,
大地睡死了、冷梆梆的,沒有一絲熱氣;
房屋睡死了、黑漆漆的,泛著冷冷的青光;
樹木睡死了,孤零零的,只偶爾掙一下凍乾的軀體……;
四周靜悄悄,沒有人聲、沒有蛙鳴,甚至沒有細微的風聲,只偶爾發出一聲大地迸裂的脆響顯示著酷冷的程度……。
這時,我,他、或者你,一個孤零零的哨兵,踏著冰雪,在這靜靜的冰凍的曠野裡,從東走向西,從西走向東,聽著自己的腳步、自己的呼吸、自己的心跳,看著自己的影子、看著從屋頂、大地、樹木、枯草上的重雪、寒冰反射的清冷的光,你該是多麼的孤獨!

但是,月亮伴著你、與你“對影成三人”,它給你光亮,給你冰冷的光芒,使你絕不獨寂,使你甚至驅走些微寒冷,你怎不感激月亮。
然而,這月亮清冷的光正是太陽那巨大的能的反射。正是太陽把嫦娥仙子那皎潔如冰、美好似玉的面容呈現在你這孤獨的人的眼簾。
於是,每當我在寒夜站崗望見月亮也就想起了太陽。我甚至謝起了太陽無私的品格來了。
如果其是具有情感的人類的一員,我一定引以為榜樣、同志和朋友,然而我只有對空嗟歎而已。

正是由於它的熱、它的光、它給人們無私的賜予使得地球上萬物生長,也使得萬物的靈長—人類對其頂禮膜拜,把它視為宇宙的中心、視為永恆,而用各種美好的贊詞將其稱頌。不論中國還是世界其它民族,都有著太陽神的傳說,一些民族還以太陽為“圖騰”崇拜,為其後代自居、自豪。並且,隨著人類文明的演進,關於太陽的古老神話、人們對太陽的自然情感,逐漸步入了政治舞臺。

看吧:或是普通群眾對心目中英雄真誠的感激與讚頌,或是少數奴顏媚骨者向主子阿諛奉承,它都是最簡單最絕妙的比喻物。
在文革期間,“太陽”牽涉到政治鬥爭更是空前絕後。有誠實的群眾真誠地懷著感激虔敬把領袖喩為太陽,也有人挾持相反的動機把領袖捧為太陽神,於是也就有了異議者,好意或惡意地指出太陽存在著黑子。紛紜複雜、你衝我撞,構成了二十世紀六十年代一幅極有趣的壯觀畫面。
打倒“四人幫”、解放思想、反對個人崇拜,一切關於太陽的字眼影滅,一切關於太陽的歌曲音消。
這對太陽,是可喜抑或可悲?

其實,太陽仍然是太陽,仍在發熱發光、東升西落,不以人世間的涼熱而些微變化,它始終笑眯眯地、冷看著人類的幼稚與荒唐。
我欣賞它那笑眯眯的面容。
看著它,往往想起那個古老的神話:不知多少年前,天上有十個太陽,巨大的熱能將地上的禾苗燒焦。於是人們派出后羿這個勇士彎弓張弦射殺了其中九隻,只留下其中一隻東升西落,難怪對人們常常獻媚地微笑呢!
還有,和后羿一樣堪稱英雄的逐日夸父的豪放不覊,古詩“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對太陽隱約的埋怨,這些不都在是說明著太陽並不總是那樣神秘嗎?

或者可以說,今天神聖的“太陽”不過是人類的傑作,不是它賜給了人類生存的條件,而是人類選擇了它為人類服務,
如若它過於冷淡,也許人類會重新創造一個太陽;
如若它過於炎熱,也許人類可以給它蒙上一層降溫的輕紗;
如若它違反運行的軌道,也許會有夸父抖長纓將其束縛;
還不用說人們對它埋怨、批評……當然,這些皆是神話。
但是,我們遠古祖先對太陽不卑不亢的主人精神,不正是我們應當學習的嗎?
什麼時候,我們捆住了精神的手足呢?
為什麼我們還不拋棄一切土偶木梗,不和祈佛拜神的陳規陋習告別呢?
為什麼我們要對那些自然而然的東西賦予那麼多神秘的光輝呢?

我有時這樣想,
太陽是太陽系的中心,它具有吸引其它行星諸如我們地球的巨大能量。但是在宇宙還在一片混沌的時候,它和地球不都是由那些微小的微粒組合而成的嗎?
正是由於那無數的微粒、無數的些微能量,而使它成為相對於微粒是“無限大”的體與能的。而那些微粒,即使那沒有物資的所謂真空、太空,也都是和那密集的物資與能量的太陽同為一個整體。
設想這些微粒消失,那麼太陽的熱力也就失去了泉源,就將一天天縮小、枯萎、直到消亡。
於是,釋然了、欣然了、一切對太陽的神秘感消失了。

我們與太陽沒有質的區別,神秘的太陽也與我們這些微粒相輔相成,它能的巨大理所當然,我們大可不必對它頂禮膜拜,戰戰兢兢。
當然,我們也知道它凝聚了熱、凝聚了光、凝聚了能,儘管它曾經有過黑子、或者還會出現黑子,但是它畢竟發出的是我們所需的熱和光,我們仍將心安理得地享受它的賜予。
我們不應因為它有黑子而否認其光輝,也不會因其光熱而將其當神來對待,
小小的我與大大的他都不過是宇宙中的過客,都不過是那實在的運動中的表現形式。
我們,不也是在發光發熱嗎?

我讚美太陽和煦的熱、巨大的能,
但是我要說,太陽是自然,是和我們一樣的普通與平凡。
不要自卑、切莫自賤,亦不要自尋煩惱。
自然生存、發出熱、放出能,像太陽那樣存在、生長、乃至消亡,盡我們的本能。

美國晶片法案損害台灣半導體產業和國家安全 | 郭譽申

美國剛通過了《晶片法案》,是拜登總統在上任之初就積極規畫的。《晶片法案》的目標是重振美國的半導體產業,及壓制中國的半導體產業。然而筆者認為,能否壓制中國的半導體產業,未可知;但《晶片法案》勢必損害台灣的半導體產業和國家安全。

簡單回顧一點半導體產業的歷史。1980年代日本是世界半導體產業的一哥。自1986年開始,美國逼迫日本三度簽訂不平等的半導體協定,使日本的半導體產業逐漸萎縮至大幅衰落,而美國成為半導體產業的世界龍頭 (參見《日本失落三十年-美日同盟如何互相對待》)。經過三十年的市場自由競爭,台灣和南韓的半導體產業逐漸興起,取得了市場的最大份額。這表示台灣和南韓在半導體產業的競爭力強過美國,正是張忠謀不看好美國在地製造晶片的原因。

美國半導體產業的競爭力比不上台、韓,為何還非要自己搞?因為美國現在視半導體產業為影響國家安全的國防工業,賠錢也要搞,因此以《晶片法案》大幅補貼在地的半導體產業。具體說,美國擔心其半導體的國外供應鏈台積電、三星等等的安全。中國大陸有可能武統台灣而奪取台積電;南北韓有可能爆發戰爭而毀掉三星電子。美國不願承擔這樣的風險,因此要重振其國內半導體產業,以逐漸取代國外的供應鏈台積電、三星等等。

美國的競爭力比不上台、韓,要如何重振其國內半導體產業?除了《晶片法案》的補貼,美國自然會運用其強大的政治勢力,就像上述1980年代後期美國的逼迫日本一樣,雖然手法會不同。譬如:美國已經逼迫台積電和三星赴美投資興建半導體廠,美國已經限制台積電不得為大陸代工某些高階晶片,去年美國商務部曾逼迫包括台積電、三星在內的主要半導體公司繳交被視為商業機密的庫存量、訂單、銷售紀錄等數據。未來美國可能規定,其國防有關的單位/企業必須優先採購國內生產的晶片。

美國加強投資其國內半導體產業,必定以高階製程生產高階晶片為主,因為美國的公司,如英特爾,本來就擁有較高階的製程技術(但不大做晶圓代工),而且美國的人員和營運成本都高於台、韓,在低階晶片市場更缺乏競爭力。

美國以其政府補貼和政治勢力角逐高階晶片市場,會受最大影響的將是原來雄踞高階晶片代工市場的台積電,及相關的台灣半導體產業。台灣半導體產業受損害的程度將取決於美國施展多少不公平的競爭手段,想到上述美國當年對付日本半導體產業的厲害,台灣的半導體產業恐怕是凶多吉少啊!

對於美國,台灣的最大價值幾乎就是其半導體產業,提供美國所需的很多價廉物美的晶片。當美國成功的重振其半導體產業,並取代台灣的半導體產業,台灣還有多少價值?美國還有必要保衛台灣嗎?換言之,《晶片法案》既損害台灣的半導體產業,也損害台灣的國家安全。

《晶片法案》能否壓制中國大陸的半導體產業,未可知也。根據媒體報導,過去一年中國的中芯國際已經運用7奈米製程技術,量產出貨比特幣挖礦晶片。7奈米製程技術一般需要使用先進的EUV光學設備,在美國的阻撓之下,中芯國際買不到EUV光學設備,而只能使用DUV光學設備,竟也能生產7奈米製程技術的晶片,令人驚異。中國的半導體產業可說是個怪胎,美國雖然對它實行嚴格的技術封鎖,它似乎仍能有所突破。

0元手機帶來的聯想-華為讚 | 盧治楚

去年秋天,我的手機門號兩年合約到期,到電信商門市辦續約。商家好意,既然是原條件再續約兩年,就免費送了我一支新手機。拿到手裡一看,是華為品牌的Y9版。我搭乘過飛機,知道Y字代表經濟艙,那麼Y9就是華為的平價版陽春手機了。既然是0元贈品,當即欣然接受,帶回家隨意放置,沒多在意。

兩個月前,忽然想起此事,就把Y9找了出來,拍了幾張照片,發現效果竟然比我手中常用的OPPO Reno手機所拍的照片更好一點。

我是攝影外行,平素隨意拍照,也不講究。OPPO Reno是價位近兩萬的中高端手機,攝影成品的光度和細緻度怎麼反而不如華為的陽春手機呢?且不說孰優、孰更優,至少可以證明,華為的平價手機並不那麼陽春。或許我這外行握手機的力道不够均勻,造成不真實的攝影品評結果?

進一步說,美國和台灣都禁用華為手機及其通信設備,理由是華為有後門,造成國安風險。但誰又能保證:iPhone, Samsung, Sony等手機沒有後門、無風險!何況,德國前任總理梅克爾夫人遭受竊聽,她使用的可不是「華為」手機呀!

老美這個超級大國,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目空一切,養成自己凡事頤指氣使的性格,不能容忍別人在任何方面比它強一點點。華為的主要強項,原本是廣泛的通訊設備,手機只是附帶產品。華為公司重視人才和研發,領先搞定了5 G 的技術,而且掌握了國際標準和專利,老美忍不下這一腔怒火,竟然無所不用其極地封鎖和打擊華為。

天下事,物極必反。華為就是有骨氣不屈服,你有I.O.S.、Android,花錢也不讓我用,那咱就自己研發。現在華為的鴻蒙作業系統發展到了第三代Harmony Operation System 3.0,算是够成熟的了,不但可以用在手機上,還能够在汽車和多種家電產品上應用。

華為擁有中國大陸這個14億人口的大市場,其實是在企業競爭上「有恃無恐」的,老美早該認清現實,與其繼續作繭自縛下去,不如早點跟自己和解吧!

超渡南京大屠殺戰犯!兩岸都應面對 | Friedrich Wang

南京吳啊萍的日本軍國主義者牌位事件,最近在大陸引發了很多的討論。

一個1990年出生30出頭受過高等教育的護士,在29歲的時候看破紅塵在南京出家,可見這個女人本身就有一些超脫於一般人的想法。她說自己不斷被南京大屠殺的歷史所震撼,在心中有很深刻的觸動,加上從小在南京長大,所以始終在心中縈繞著而無法抹去。故她選擇為這些在南京大屠殺中雙手沾滿鮮血的屠夫立牌位,為他們超渡並且解冤釋劫。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那幾個甲級戰犯之外,她也幫當時親眼目睹大屠殺,並且深受刺激的金陵女子大學校長魏特琳女士立了牌位,魏特琳女士在1941年回美國後因為實在無法從陰影中走出來,無法相信人類變得如此的瘋狂野蠻,所以選擇自殺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筆者可以理解這一位出家人的心態。基本上,她還是慈悲為懷,應該不會有什麼太多的政治考量。她為所有在這場大屠殺當中犧牲的生命感到悲哀,希望他們能從此安息。而這裡面所反映的恐怕更多的是一種國民集體的心靈創傷之下所造成的結果。

多年以來日本的右翼團體不斷地否認南京大屠殺的存在,甚至於台灣在多年去中國化的台獨教育之下,也早就把這場大屠殺逐漸淡化,甚至採取一種嘲諷的口氣來面對。這是在中華民國的領土上所發生的大屠殺,也是一場抵抗侵略的悲壯史詩。然而在今天中華民國的領土上變成了政治不正確,這是多麼悲哀的事情?

今天歌頌日本的侵略,甚至於不斷幫當時為日本政府做事的偽政權洗白,卻說自己是在研究抗日戰爭。這種顛倒是非黑白的事情在台灣已經是見怪不怪,我們又怎能瞭解中國人內心這種深刻的創傷所造成的影響?

歷史當然不是在清算,但是我們絕對不能夠忘記這一些深刻的教訓而置身事外。否則,悲劇在某一天就會在我們自己身上發生。

大陸的黃土高原逐漸綠化 | 盛嘉麟

我研究過這個議題,我簡單列出重點:

1)大概400mm的降水量是維持森林的臨界線,低於400mm的地區的天然氣候無法維持森林,成為旱地。

2)黃土高原降水量在200mm~600mm之間,原來是有一半植被森林的,但是經過2000年的開墾砍伐,盡成黃土沙漠。

3)中國幾十年廣植樹木,退耕退牧的努力,頂多恢復黃土高原400mm以上的降水量地區的植被森林,也就是說恢復2000年前的狀態,有一半的植被森林面積。

4)當然茂密的植被森林也會略略改變氣候及降水量,或許中國幾十年的努力,足以把植被森林面積推進到原來350mm的地區。

5)也就是說,所有人為的努力可以推進黃土高原的綠色區域從 50%(400mm以上)到 60%(350mm以上)。

6)但是衞星圖片顯示目前黃土高原的綠色區域已達到80%,而且還在擴大中,這絕不是中國政府的努力所能達到。

7)根據年降水量及NASA、NOAA 的氣象記錄,黃土高原的年降水量正在逐年增加,也就是說黃土高原降水量變成400mm~800mm之間。

8)加上人為的努力,黃土高原的綠色區域將來很快可以100%覆蓋全境。

9)氣候變遷對各國的損益不均。俄羅斯、加拿大的農業帶北擴,是受益者。中國有損有益,青藏高原冰川乾涸是損,黃土高原全面綠化是益。

所以這段YouTube有點攬功,不過中國幾十年的努力也功不可沒。

黃土高原,顛覆了想像,如今已經長滿了大片森林

移民美國會被吸入黑洞嗎? | 魏人偉

美國仍是比較富裕的國家,難免有些人想移民美國。提供愚見供您參考:

1. 別忘了,1882-1943年間美國是有《排華法案》的。

2. 華人一般比較弱小,又優雅文明重禮貌,很容易被基層的社會邊緣人欺辱,甚而受害。

3. 華人因為文化與膚色因素,很難與美國的移民社會交溶,總是自成一格的小團體。

4. 華人是安土重遷又勤奮的民族,移民他鄉一定是母國有難或個人發展遭遇困難,另尋一個舞台來暫當避世桃花源。

5. 但,我要你的利息,你要我的本金哦,M國已欠下30萬億美元的國債了,一定得想辦法填補的,不是嗎?

6. 錢會從哪兒挖出來呢?當然是「不義之財」呀,貪腐詐騙內幕由情治系統掌控+目前的SWIFT金融系統,不就掌握的一清二楚嗎?想跑哪裡去呢,別儍啦。

7. 曾經的香港首富,現在不也在全世界玩「大富翁」之乾坤挪移,為自己的資金找避風港嗎?以免像俄烏開戰後,俄國人的資產到處被扣押。

8. 所以,別人的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更何況現在自家的發展機會多,正被全世界資本追著捧哩。

正所謂:

全球華資富敵國,
猶大豈會放過我,
霉鬼聞香肚子餓,
我產即將被共慘。
海盜本來自西洋,
現在只是換人搶,
眼下不搶何時搶?
東升西降形勢強。
海外華人必遭奸,
白奸豈容你待見,
吃你香蕉不留皮,
啃你精光八代煎。
全球華資快回國,
別再傻B往外挪,
血本無歸淨全身,
尋你罪名揹黑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