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封城抗疫 對不對? | 郭譽申

武漢肺炎疫情蔓延中國大陸各省市,很多城市都以「封城」對抗嚴峻的疫情。有些人批評封城對民生和經濟損害太大,做得過火了;另有些人(多半主張自由民主者)則批評封城侵犯人民自由,造成人權倒退,不可取。封城抗疫到底對不對?封城是否抗疫的好辦法?

封城大致可分為「軟封城」和「硬封城」兩類。「軟封城」包括「封閉式管理」和「社區防控」,主要是「防止疫情對內擴散」,例如非涉及居民生活必需的公共場所一律關閉,市內大眾運輸暫停營運,實施小區(社區)封閉式管理,規定所有進出小區人員一律戴口罩、測體溫,並須出具證件才能通行等等。可能還會規定每戶每幾天可指派一人外出採購,其餘人員非必要不要外出。

「硬封城」除了實施「軟封城」的各項措施,還會嚴格限制居民不得離城出行,其目標不僅是「防止疫情對內擴散」,還要「防止疫情對外擴散」。大陸至少有30多個城市實施「封城」,多數城市實施「軟封城」,只有湖北省的少數疫情特別嚴重的城市,如武漢、黃岡、鄂州,實施「硬封城」。

不論「軟封城」還是「硬封城」,封城就是要人們盡量待在家裡、不出門。這樣既不會被傳染疫病,也不會傳播疫病(若已染疫)。封城的經濟成本是相當高,人待在家裡,多半無法工作也無法消費(少數人可以透過網路工作和消費)。另一方面,封城所耗費的醫療資源卻是最少的,人待在自己家裡,不需要戴口罩、測體溫、做檢疫,除非已有明顯不適的症狀,不耗費任何醫療資源。

現代醫療很進步,為何一些疫病仍會廣泛傳播而造成重大的人命損失?因為突然的疫情會造成醫療資源的不足夠,而大量染疫病患可能超過醫療系統的負荷能力。這次疫情武漢和湖北特別嚴重,其他的城市則相對輕微得多,正因為武漢和湖北的大量染疫病患造成醫療資源的不足夠及超過當地醫療系統的負荷能力。例如疑似染疫者無法檢疫確認,確認染疫者沒有病床等等。

當疫病流行,疫情的嚴重程度主要取決於醫療資源是否充足,中國大陸人口眾多,其醫療資源是相對不充足的(例如不久前新聞才報導,大陸的某些地方政府竟攔截奪取其他地方政府採購的口罩),而封城抗疫所耗費的醫療資源是最少的,因此大陸實施封城抗疫是正確的;封城才能以不充足的醫療資源對抗嚴峻的疫情。封城對民生和經濟的損害是大,但僅是短期的,經濟成長不久後應該就能V-型反彈。至於批評封城侵犯人民自由,只是故意找碴,嚴峻的疫情讓人民的生命遭受威脅,生命權當然優先於自由權。

武漢病毒的造神運動 | 盛嘉麟

其實李文亮是眼科醫生,無意中看到網上的病毒流言,就轉發到他的小群組去告示朋友要小心病毒,受到警方告誡不要傳佈謠言,警方並不知道這次病毒如此嚴重,李文亮自己也不知道病毒如此嚴重,所以把自己感染了,他並不缺乏醫療照顧,醫生當然有醫院照顧他,不幸他又死了。

他的病毒轉發、警方告誡、自己感染、竟然去世,這一切造就了他悲劇英雄的高大形像。武漢政府順手被打成隱瞞疫情、打壓醫生、害死醫生、十惡不赦的政府,中外媒體一體呼應製造悲情,希望一舉推翻中國政府。

文青紛紛跳進來代李醫生寫出台式文青感人的訣別書,媲美林覺民的「意映卿卿如晤」。這真是中國的不幸,國人的不幸,李醫生的不幸。

現在大家在比賽文青,請看一個文青的作品:

《我走了》 — 李文亮

在我成為一粒塵埃之前,我又靜靜地懷想了一遍故鄉的黑土白雲。多想回到小時候啊,風是盡情飛舞的,雪是潔白無瑕的。
活著真好,可我死了。我再也無法撫摸親人的臉龐,再也無法帶孩子去看東湖春曉,再也無法陪父母去看武大櫻花,再也無法把風箏放到白雲深處。

我曾依稀夢見我尚未出世的孩子,他(她)一出生就眼含熱淚,在人潮人海中把我尋找。對不起,孩子!我知道你只想要一個平凡父親,而我卻做了一個平民英雄。

謝謝世間所有懂我憐我愛我的人,我知道你們都在黎明等候,等我越過山丘!可是,我太累了。
此生,我不想重於泰山,也不怕輕於鴻毛。我唯一的心願,就是希望冰雪消融之後,眾生依然熱愛大地,依然相信祖國。

等到春雷滾滾,如果有人還想紀念我,請給我立一個小小的墓碑吧!不必偉岸,只須證明我曾來過這個世界,有名有姓,無知無畏。
那麼,我的墓誌銘只需一句:
他為蒼生說過話。

現在大家在比賽文青,再請看另一個文青的作品:

《我走了》 – 李文亮

天還沒亮,我走了!

我走的時候,渡口很黑,無人相送,只有幾朵雪花落在我的眼底。我一思念,它們便從眼眶滑落。
黑夜真黑,黑得讓我想不起萬家燈火。我一生追求光,我自詡很明亮,但我拼盡全力,卻什麼也沒點亮。
謝謝你們,昨夜冒著風雪來看我的人!謝謝你們整夜不眠,像守望親人一樣把我守望!可是脆弱人間,沒有奇跡。

我原本平凡而渺小,有一天我被上帝選中,託我將他的旨意轉告蒼生。
我小心翼翼地說了,於是,有人勸我不要驚擾太平,他們說:你沒看見滿城繁華開得正艷嗎!
為了讓全世界繼續相信現世安穩,我只好守口如瓶,還用鮮紅的指印保證——我說的話都是童話,戴花冠的致命皇后從來不曾下凡作亂。
就這樣,天下繼續熙熙攘攘,誰也不知道,巨大的悲傷即將把城門深鎖。

後來,上帝大怒山河失色,我也病了。再後來,我的家人都病了。我們像千萬片雪花一樣,你一片,我一片,各自飄零。
我曾以為,只待春江水暖,我和家人便能再度重相逢。到那時,我們就坐在鵝黃的油菜花田,把花兒一朵一朵地數,把日子一分一秒地過。
等啊等啊,我只等來了昨夜小雪,上帝摸摸我的頭,愛憐地說:乖,跟我走吧,人間不值得!
我一聽就淚落如雨,雖然人間苦寒,上帝溫暖。但我怕過了奈何橋,偶爾回望吾鄉,再也望不見一家老小。

其實,我的風骨早就被拍死在一紙保證書上。我繼續陽光朗照地活著,歌頌生命,讚美松柏,那是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沈。而今,我的肉身也死了。
在我成為一粒塵埃之前,我又靜靜地懷想了一遍故鄉的黑土白雲。多想回到小時候啊,風是盡情飛舞的,雪是潔白無瑕的。
活著真好,可我死了。我再也無法撫摸親人的臉龐,再也無法帶孩子去看東湖春曉,再也無法陪父母去看武大櫻花,再也無法把風箏放到白雲深處。
我曾依稀夢見我尚未出世的孩子,他(她)一出生就眼含熱淚,在人潮人海中把我尋找。對不起,孩子!我知道你只想要一個平凡父親,而我卻做了一個平民英雄。
天快亮了,我要走了。

中國人可以有大國心態 | 盛嘉麟

丹麥一家報紙把中國五星國旗的五顆星畫成五隻冠狀病毒,引起軒然大波,中國駐丹麥大使馮鐵嚴正抗議,要求道歉,丹麥政府以言論自由原則拒絕道歉。

我看到五隻冠狀病毒替代了五顆星星,感覺畫的人真是天才,帶點可愛有趣,也可以代表中國是生技大國。其實中國方面也要學習輕鬆一些,我們已經是世界大國、世界強國了,一個弱小的小國丹麥的畫家開個玩笑,其實無需如此盛怒,作為強大的國家,國旗或領袖被人漫罵、焚燒、抗議、幽默、惡作劇,是經常發生的事,看看美帝的國旗或領袖天天被多少國家糟蹋,美帝根本視若無睹,何況冠狀病毒的圗樣本身並不算醜惡的圗騰,小孩也常常畫。

有時候大國有大國的榮耀,如果是尼泊爾、不丹這樣的小國發生病毒流感,有什麼報紙會去漫畫他們?記得幾年前看到照片,一堆日本倭寇聚集在東京中國駐日本大使館門前高舉「打倒中華帝國」的旗幟,高呼打倒中華帝國主義。我年輕時高呼打倒日本帝國主義的記憶頓時回到眼前,當我們弱小的時候,只能在自己國家裡呼叫打倒這個帝國主義,打倒那個帝國主義,現在換成日本倭寇在東京呼叫打倒中華帝國主義,一股驕傲的快樂湧上心頭,這就是大國心態。

我對丹麥事件的建議:

  • 以前挪威也發生辱華事件拒絕道歉,中國馬上禁止挪威的沙丁魚進口,三個月以後挪威道歉。現在大國既然已經提出抗議要求道歉,開弓没有回頭箭,丹麥報紙若不道歉,下一步就該下架丹麥在華的商品,逼迫道歉。
  • 以後中國對於一些國際上的言語、文字、圗像、電影….的辱華現像,應該放寬標準,心理強壯的不以為意。看看美國的根本不理;再看看俄國2014年在索契举行的冬季奧運,在開幕式上的電子操控發生錯誤,奧林匹克的五環突然失去一環,引為國際笑柄,各國媒體譏諷不斷,後來在閉幕式上,電子操控已經更正,在出現五環以後,突然其中一環漸漸帶著微笑縮小消失,引來國際觀眾的拍手讚嘆,這就是大國心態。對於打趣的辱華現像,無論善意惡意,大國有大國的心胸。
  • 如果真要報復惡意小國,三年不遲,等到那天丹麥發生什麼災難事件,中國的漫畫家也可以出來畫些讓丹麥不舒服的漫畫,在強大的CCTV上全球廣播。前年瑞典電視台辱華節目,一副漫畫畫一個正在用筷子吃飯的中國農民,同時蹲著大便,下面寫著「在瑞典大便時不吃東西」,中國也是抗議連連無效,瑞典電視台不肯道歉。其實瑞典觀光客來到東南亞多半是嫖客(澳洲也是),各國皆知,我曾經建議中國在北京上海的國際機場樹立巨大瑞典文的標語,上書「在中國旅行禁止嫖妓」,羞辱瑞典,同時今後公安逮捕到瑞典嫖客時,決不寬待,羞辱瑞典。

想想100年前白人國家無需辱華,而是直接船堅炮利的揍華,現在白人國家淪落到只能躲在自己國内用媒體羞辱中國,我們中國人已經很厲害了,無需斤斤計較,今後我們對於不友善的國家要主動出擊,羞辱回去。

中國不能老是玩,白人國家辱華,然後提出抗議要求道歉,沒完沒了的老套。對於經常辱華的國家,找機會反擊,畫出更難堪的漫畫,貼出更難堪的標語,對於違法的不友善白人國家的觀光客,要故意小題大作,極盡羞辱,白人國家怎麼辱華,我們就怎麼辱回去,不要老是一副受害者、受氣包的面孔。

從武漢肺炎疫情看大陸 | 郭譽申

從武漢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仍在擴大中,雖然大陸很多地方已實行封城、停業、停課、交通管制等措施,疫情正逐漸擴散到許多其他國家,難免影響全球經濟,而更傷害大陸的民生和經濟發展,也損害大陸的國際形象。

很多人批評,武漢肺炎疫情的失控是由於地方官員的官僚作風及隱匿疫情所致。筆者有些不同意見。官僚作風及隱匿疫情可能是事實,應該查明究責,但是更關鍵的因素在於人民的素質。

野生動物缺乏檢疫管理,食用野生動物的風險非常高(因此人類才豢養家畜家禽)。很多大陸人竟然毫無風險意識,很喜歡食用野生動物,因此形成相當龐大的野生動物交易和消費市場。這顯示大陸人民的素質真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當疫情剛開始而尚未被證實時,染疫的民眾會如何就醫?基於一般合理的推斷,多數染疫民眾會到附近診所或小醫院就醫,而只有少數染疫民眾,可能症狀特別嚴重,才會到大醫院就醫。診所或小醫院根本沒有能力檢測及發現新病毒,多半會把染疫民眾當一般流感醫治,而症狀輕微者很可能仍到處趴趴走、散布病毒。認清這樣的狀況,當大醫院發現這是新病毒而有少數確診病例時,實際的染疫病例很可能是十倍以上,這些染疫病例曾到診所或小醫院就醫,但是不曾被確認是否染疫,他們分散各地,既不易被追蹤,還可能繼續散布病毒。根據以上的推斷,起初根本沒有人能夠確實知道實際染疫民眾有多少,地方官員當然也不知道,因此不能怪罪於官員的官僚作風及隱匿疫情。

當疫情的訊息廣傳,染疫民眾都會到大醫院確認是否染疫,這時官員終能知道疫情的真正狀況,此後他們是否隱匿疫情,是該查明究責。不過這時的疫情已經散布開來,而頗難壓制了。

大陸人口眾多,其人民的素質顯然很參差不齊,素質高的能夠開發領先世界的產品,素質低的卻會亂吃風險很高的野生動物,造成大陸甚至全球嚴重的疫情。(這不令人意外,因為大陸經濟改善的時間尚短,民眾的教育程度很參差不齊,而低教育程度的民眾仍占很高的比例。) 提升人民素質無疑是大陸的當務之急,雖然很難短期內大幅進步。提升人民素質要靠宣傳、法治和教育。趁現在民眾關切疫情,大力宣傳疫情是吃野生動物造成的,並詳述吃野生動物的各種風險;提高非法販售野生動物的刑責,並廣泛介紹民眾有關野生動物的法律;在中小學加強生活教育,包括不可以吃野生動物以及介紹上述有關野生動物的風險和法律等等。

武漢肺炎疫情曝露大陸人民的素質弱點,一些反中者隔岸觀火,於是幸災樂禍、嘻笑譏諷。是的,大陸人民的素質有提升空間;然而從另一角度看,大陸以相對不高的人民素質(包括教育程度),就能達到如今的成就,如人均GDP達1萬美元,更是難能可貴;隨著經濟成長和年輕人教育程度的提升,大陸人民的素質勢必會越來越提高,大陸的持續發展因此仍是充滿光明的。

造成武漢肺炎疫情最主要的原因是很多大陸民眾喜歡吃野生動物,形成相當龐大的野生動物交易和消費市場,這顯示大陸人民的素質有很大的提升空間。大陸應該趁現在民眾普遍關切疫情,加強禁食野生動物的宣傳、法治和教育,以提升人民的素質,這樣疫情的短期損失將可以獲得未來長期的回報,至少不再發生相似的疫情。

港人抗議鳥盡弓藏的奇觀 | 盛嘉麟

一月十一日有一堆香港民眾拿著「米字旗」到香港的英國領事館示威哭鬧。
領事館稍早前承認當日報警,要求警方保護,防止可能的犯罪暴力行為。
警方在英國駐港領事館外拘捕多名示威者。
這是怎麼回事?

原來是香港「反中」民眾感覺,怎麼英國不理會也不支持他們了?
香港反中民眾週末還在奉命鬧事,你英國怎麼就不理會也不支持我們了?
香港反中民眾真是無知無識啊!
他們不懂鳥盡弓藏,兔盡狗烹的道理。
他們不懂蘇格蘭、北愛爾蘭、威爾斯都在鬧獨立分家,你們爺爺自身難保,只剩下倫敦彈丸之地了。
他們不懂歐盟也不要你們爺爺了,「米字旗」不值一毛錢了,扛著頂啥用啊。

無恥媒體的双重標準 | 盛嘉麟

看看最近媒體的兩個例子。

台灣媒體大肆炒作報導這件發生在大陸武漢,59病例,無人死亡的肺炎流感,轟轟烈烈,製造中國是疫情的發源地,是疾病災難的國家。(編者按:收到此文後,武漢疫情更新,出現1死亡病例。)

【中國武漢發現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診斷患者59例,其中重症患者7例,中國衛生部門正試圖查明病原,同時這已引發香港和新加坡發布健康警報。

根據武漢市衛生健康委員會網站週日晚發布的通報,目前所有患者均在武漢市醫療機構接受隔離治療,無死亡病例。這些患者有發熱、呼吸困難等症狀。武漢是一個人口為1,900萬的城市。

因為中國政府通常隱匿病情,上述肺炎病例的大幅增加在中國引發了擔憂。近幾十年來,中國曾爆發過嚴重非典型肺炎(SARS)疫情和兩種禽流感疫情,這些疫情都起始在中國。】

台灣媒體卻對發生在美國30個州,640萬病例,死亡 2,900人的肺炎流感,黯然無聲,幾乎沒有報導,粉飾美國爸爸是健康進步的國家。

【在聖誕、元旦到來之際,流感在美國爆發,聯邦疾病防治中心(CDC)公佈的報告指出,疫情已蔓延30個州,包括加州、紐約州和華盛頓州等,甚至蔓延到美國屬地波多黎各。迄今全美至少有640萬人感染,5萬多人住院,已造成近2,900人死亡,各州的感染病例仍在持續增加中。】

【Influenza activity is high nationally with outpatient visits that have been seen at the peak of recent seasons. CDC estimates that so far this season there have been at least 6.4 million flu illnesses, 55,000 hospitalizations and 2,900 deaths from flu. Flu vaccination is always the best way to prevent flu, and  antiviral medications are susceptible to the four FDA-approved influenza antiviral medications recommended for use in the U.S. this season.】

驚人的政策 長江禁捕10年 | 盛嘉麟

長江流域曾是世界上水生生物最為豐富的河流之一,但長江流域長期受攔河築壩、水域污染、過度捕撈等活動影響,令水生生態環境日益惡化,使水生生物資源衰退嚴重,長江特有的水生物種白鱀豚甚至已滅絕。

長江的天然漁獲量,從1954年的42.7萬噸,下降到如今不足10萬噸,僅占全中國淡水水產的0.15%,生物完整性指數更到了最差的「無魚」等級。逼使長江的漁民漁網的網眼隨之越來越小、越來越密,陷入「資源越捕越少,生態越捕越糟,漁民越捕越窮」的惡性循環。

為解決問題,自2020年1月1日起,長江流域列入國家生態保護區,包括珍稀特有魚類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等332個自然保護區,和水產種質資源保護區,幾乎含蓋整個長江及主要支流,全面禁止水生魚類捕撈10年。

長江流域禁止捕撈,共涉及10個省市漁民的合法船隻有11.3萬多艘、漁民人數近28萬人。對此,大陸方面安排了補助資金對各地的禁捕工作給予適當的支持,引導漁民上岸和轉職,開始以國家的力量拯救長江的魚類生態。

今年中國的人均國民所得進入一萬美元,沿海發達地區已經超過兩萬美元,中國富裕的經濟力量應該足以放棄捕撈奄奄一息的長江漁類,也足以輔助28萬長江流域的漁民另謀職業。中國大陸對全國的環境保護、長江流域的生態保護,值得尊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