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台長老(張忠謀)的閒話一句 | 魏人偉

愚見謹供參考:

1. 文王一怒而安天下,閒話一句而定全局~

2. 金句:「台積電遷美成本多一半」。

3. 此句一出,使美國芯片戰略即刻破局。

4. 高明之處在於他沒說不配合遷美哦,這就是中華智慧~

5. 因為手機價格會暴漲,將引發全球眾怒~

6. 韓國的芯片有一大半業績依靠大陸,台積電答應遷美之後,韓國就得自己戴著頭盔往前衝,無論怎麼做都會斷掉一手一腳,還作球給大陸,又有由頭修理高麗棒子了~

7. 在台灣島內影響更深。首先確定停掉了高雄的7奈米廠,那麼房地產投資客不就斷頭了?那台南的廠咧?這些可都是深綠地區哦,再也沒有「史上最好的美台関係」囉,奪產之恨不共戴天呀~

8. 大陸正好借此良機"倒逼"芯片界能夠國產替代,好比吃下天山雪蓮,可使內力提升一甲子~

9. 這些外溢效應看在對岸同是讀中華古書的學霸領導眼中,自然是心領神會+愉快會晤了~

10. 見面寒暄更是搧了美國一個大耳括子,美國不是一直在恐嚇台灣武統武統的嗎?根本玩不過中國~

正是:
風波見慣操舟穩,
九天驚雷鎮鬼神,
靜如處子動脫兎,
大國博弈初破局。

科技高速發展,讓中國人找回民族自信 | 盛嘉麟

大多數人在討論中國科技進展能力的時候,往往眼光局限於一個關鍵瓶頸,無限誇大,營造中國人克服不了的印象。

譬如以前中國發展航空產業的時期,我大多數的朋友都聚焦於航空發動機的精密與困難,尤其是葉扇合金成份及單體結晶的困難度,都不相信中國人能克服。廿年後中國的渦扇,渦噴及渦槳發動機大放異彩,現在幾乎所有的國產軍機都用了國產的發動機。接著民航機C919使用美法合資的CFM公司的發動機又成了關切重點,再度營造中國人克服不了民航大飛機發動機的印象,殊不知中國早已開發建造了“長江一號”CJ-1000A的發動機,目前正在準備進行首飛測試,作為未來的備用。為了營造民航機C919國際合作,分享利潤,容易取得歐美適航證的目的,這幾年不會改用“長江一號”發動機,獨佔利潤。

中國開發北斗定位系統時,也同樣經過營造中國人做不到的印象。

如今遇到芯片產業的困難,同樣這些人又拿 EUV device 來說事,認為EUV是世界上最精密最高級的機器,是集物理化學之大成的機器,再來營造中國人恐怕無法製造的印象。

如果我們擴大視野,不要集中在EUV device 上鑽牛角尖,看看過去卅年的歷史,中國人沒有破不了的關卡。世界上最先進的G7國家,人口總和不到10億,中國人的集中智慧無人能擋。

https://l.facebook.com/l.php?u=https%3A%2F%2Fmp.weixin.qq.com%2Fs%2FkK9PO27I68306KIpIxiuaQ%3Ffbclid%3DIwAR3ILAd_Wlm-1kiP-8ibWJFlRqhf6EQOpCfot1TCVd5HfymYDDiD9UEy_Z0&h=AT3xSB-qQ1Pc0OAcxbgaKK4WgIUBD6cXzG1bEH1XhFtMRpNEdcrqKfp0MpsSDx8mSfc_lxTqUnRXAOQ8UocQumo3ZJ1OnM0bIBBJUpm4nGEBRoBgOSEGQxoY48WSUeicjM3x&

中國高速鐵路高速公路的創新施工辦法 | 盛嘉麟

傳統的鐵路公路施工辦法就是貼著地面施工:

遇水架橋,逢山開洞,上上下下,彎彎曲曲;
遇水架的橋從水溝、小河、大河,大大小小的橋數以千計。
貼著地面施工,要收購千筆百筆的私有田地及建築物,勞民傷財,糾紛不斷,外加有人投機炒地皮,發了大財;
貼著地面施工,路基貼著地面,遇到大小積水,水淹路基,需要查道查軌,排除障礙。

新的中國高速鐵路高速公路的施工辦法,不在地面施工:

逢山開洞,出洞就是高架路基,一直進到下一個山洞,整條道路坡度比較平緩;
高架路基直接跨過田地、荒野、村落、城鎮、水溝、小河、大河,幾乎不接觸地面;
大多直線進行,較少上上下下,彎彎曲曲,更沒有大大小小的橋樑;
整體施工的土方處理大為減少,成本降低;
不需要收購私有土地,勞民傷財,也斷了投機炒地皮;
遇到澇雨地面積水,通常淹不到高架路基,只需要檢查高架路基的安全。

外國能不能學?
非常困難,除非你有中國的基建產業群落。

長距離的高架路基,如同長距離的橋樑,工程費用一般遠超過貼地施工;
唯獨中國有大量生產超長度的工字鋼樑或超長度的鋼筋混凝土樑,價格非常低廉;
這些超長度的巨大的鋼樑或混凝土樑,必須從工廠運送到施工現場,沒有各種車輛也辦不到;
我看到現場施工,把巨大的鋼樑或混凝土樑緩緩架設到兩座橋墩上,沒有大型軌道起重機也辦不到;
這些施工車輛、軌道起重機,都要能通過已建成的道路或軌道(尤其指通過涵洞橋樑),都不容易。

美國晶片法案損害台灣半導體產業和國家安全 | 郭譽申

美國剛通過了《晶片法案》,是拜登總統在上任之初就積極規畫的。《晶片法案》的目標是重振美國的半導體產業,及壓制中國的半導體產業。然而筆者認為,能否壓制中國的半導體產業,未可知;但《晶片法案》勢必損害台灣的半導體產業和國家安全。

簡單回顧一點半導體產業的歷史。1980年代日本是世界半導體產業的一哥。自1986年開始,美國逼迫日本三度簽訂不平等的半導體協定,使日本的半導體產業逐漸萎縮至大幅衰落,而美國成為半導體產業的世界龍頭 (參見《日本失落三十年-美日同盟如何互相對待》)。經過三十年的市場自由競爭,台灣和南韓的半導體產業逐漸興起,取得了市場的最大份額。這表示台灣和南韓在半導體產業的競爭力強過美國,正是張忠謀不看好美國在地製造晶片的原因。

美國半導體產業的競爭力比不上台、韓,為何還非要自己搞?因為美國現在視半導體產業為影響國家安全的國防工業,賠錢也要搞,因此以《晶片法案》大幅補貼在地的半導體產業。具體說,美國擔心其半導體的國外供應鏈台積電、三星等等的安全。中國大陸有可能武統台灣而奪取台積電;南北韓有可能爆發戰爭而毀掉三星電子。美國不願承擔這樣的風險,因此要重振其國內半導體產業,以逐漸取代國外的供應鏈台積電、三星等等。

美國的競爭力比不上台、韓,要如何重振其國內半導體產業?除了《晶片法案》的補貼,美國自然會運用其強大的政治勢力,就像上述1980年代後期美國的逼迫日本一樣,雖然手法會不同。譬如:美國已經逼迫台積電和三星赴美投資興建半導體廠,美國已經限制台積電不得為大陸代工某些高階晶片,去年美國商務部曾逼迫包括台積電、三星在內的主要半導體公司繳交被視為商業機密的庫存量、訂單、銷售紀錄等數據。未來美國可能規定,其國防有關的單位/企業必須優先採購國內生產的晶片。

美國加強投資其國內半導體產業,必定以高階製程生產高階晶片為主,因為美國的公司,如英特爾,本來就擁有較高階的製程技術(但不大做晶圓代工),而且美國的人員和營運成本都高於台、韓,在低階晶片市場更缺乏競爭力。

美國以其政府補貼和政治勢力角逐高階晶片市場,會受最大影響的將是原來雄踞高階晶片代工市場的台積電,及相關的台灣半導體產業。台灣半導體產業受損害的程度將取決於美國施展多少不公平的競爭手段,想到上述美國當年對付日本半導體產業的厲害,台灣的半導體產業恐怕是凶多吉少啊!

對於美國,台灣的最大價值幾乎就是其半導體產業,提供美國所需的很多價廉物美的晶片。當美國成功的重振其半導體產業,並取代台灣的半導體產業,台灣還有多少價值?美國還有必要保衛台灣嗎?換言之,《晶片法案》既損害台灣的半導體產業,也損害台灣的國家安全。

《晶片法案》能否壓制中國大陸的半導體產業,未可知也。根據媒體報導,過去一年中國的中芯國際已經運用7奈米製程技術,量產出貨比特幣挖礦晶片。7奈米製程技術一般需要使用先進的EUV光學設備,在美國的阻撓之下,中芯國際買不到EUV光學設備,而只能使用DUV光學設備,竟也能生產7奈米製程技術的晶片,令人驚異。中國的半導體產業可說是個怪胎,美國雖然對它實行嚴格的技術封鎖,它似乎仍能有所突破。

大陸面板產業登上巔峰 | Arthur Kao

當年許文龍是對的,看清產業未來發展趨勢。2009年11月,鴻海集團的群創光電宣布與奇美電合併,群創為存續公司,更名為奇美電,奇美許家與鴻海集團為大股東。2019年7月,奇美集團認賠賣出19.6萬張群創股票,處分金額僅14.35億元,實際認列損失高達32.35億元。

中國大陸從輕工業、重化工業到高科技產業的幾乎所有民生產業,掌握托拉斯經營思維,先以國家資本集中補貼重點初創產業的研發生產環節,並提供國內市場保護措施形成良性孵化循環,再藉由舉國之力助推一帶一路大戰略,佈局海外市場准入破口,逐步以「價格破壞」提供高性價商品的方式,蠶食鯨吞國際市場橫掃全球,用白菜價搶進原有高端科技產品市場份額,不斷擠壓先進和中端國家同業的生存空間。臺灣、日、韓的面板產業存亡史,只是其中一個例子。

2021年全球經濟不景氣,但是中國大陸的面板產業卻一路扶搖高歌,收入規模創下了歷史高位。尤其在上半年,顯示面板的市場供不應求,價格也持續上漲,以至於全年整個行業的收入規模高達1366億美元,增長了18.2%。

2021年也為大陸面板產業的持續突破奠定了根基。根據統計顯示2021年,大陸本土企業的面板出貨量佔據了全球60%的市場,台灣、韓國和日本的出貨量分別是21.4%、11.5%和6.3%。

更重要的是,面板行業的收入規模排名也發生了重大變化。大陸本土的京東方以2193億元的收入位居全球第一,TCL華星光電的營業收入達到881億元,位居全球第四,排在三星顯示和LGD之後。台灣的友達和群創分別排名第五和第六,收入分別是835億元和789億元,這也是TCL華星光電首度超越友達和群創。

這意味著,大陸的面板雙雄,已經全面超過了台灣的面板雙雄,對台灣的面板產業完全形成了規模壓制。

中國汽車異軍突起 | 盛嘉麟

【歷史沿革】

2010年中國已經是世界汽車最大生產國,產量超過日本、德國、美國的總和,但主要是內銷。2021年中國的汽車出口已經超過德國,是世界第二大出口國,外銷打進歐洲、亞洲、南美洲、非洲。

中國電動汽車製造商已開始增強對出口市場的關注;中國的比亞迪(BYD)公司將取代馬斯克(Elon Musk)的特斯拉(Tesla),成為全球銷量最大的電動汽車製造商,表明中國在這一產業的主導地位在不斷上升。比亞迪今年上半年銷量為64.1萬輛,同比增長逾300%,中國本土汽車業的崛起是全球汽車市場格局改變的預兆。

中國汽車工業的最大軟肋是內燃機引擎、水冷系統、傳動組合、變速箱和自動換檔,受制於西方累積的專利,所以廿年來的奮鬥,汽車品質仍然受到置疑。打不開歐美、亞洲的外銷市場,只限於在中東、非洲等落後地區銷售,成不了汽車出口大國。

想不到近年來由於環保概念,電動汽車在世界興起,把空氣污染問題,從千萬輛汽車排氣管分散的污染,集中到發電廠來集中處理。於是中國有機會擺脫內燃機引擎、水冷系統、傳動組合、變速箱和自動換檔的困境,彎道超車,研發製造結構簡單的電動汽車及電油混合車。

2014年,中國就把電動汽車,作為國家未來汽車工業的主軸,經過八年的努力,中國電動汽車及電油混合車搶佔市場火爆,去年銷量已佔全球40%。

由於清潔能源汽車的興起,汽車工業最重要的競爭標的在電池續航力、電池穩定安全及充電速度,中國在這三個領域都已經彎道超車,處於世界領先的地位。

中國的寧德時代、比亞迪等龍頭電池企業,品質領先及產量巨大,目前佔有世界50%的市場;寧德時代甚至決定去美國設廠,搶佔更多的電池市場。

美國 Tesla 電動汽車因為善於廣告宣傳,及美國政府刻意保護,僅僅馳名美國國內,它的電池及許多零件是購自中國,甚至主要工廠都在中國,嚴重依賴中國的產業鏈,只能說是一個軟性的品牌。

2021年,大陸新能源汽車銷量達到352.1萬輛,年比增長1.6倍;其中出口31萬輛,年比更增長近3倍。中國自主品牌車企正同國外車企同台競爭,新能源汽車的車型、數量、質量將進一步提升,未來 5 至 10 年是新能源汽車產業變遷和新的龍頭崛起的黃金十年。

【產業優勢】

中國發展的新能源汽車,主要分為電動汽車及電油混合車兩大類,電動汽車就是純粹的以電池及馬達構成的汽車,主要缺點是必須依賴中途充電,延長汽車的續航距離。優點是結構簡單,不需要內燃機引擎、水冷系統、傳動組合、變速箱和自動換檔等等昂貴的複雜裝置,價格理應大幅降低。

但是由於西方資本想要維持暴利,便以新奇不實的廣告,洗腦消費者,把簡單的電動汽車的售價,訂得比傳統的內燃機引擎汽車更高,吸引了一些不瞭解汽車,追趕時髦的消費者。終於中國的雷丁汽車暴出了真實的成本,以一萬美元上下的售價,推出不同品牌的汽車,首先發難。

請看中國的雷丁汽車(Levdeo)的網頁(人民幣定價)
https://newcar.xcar.com.cn/price/pb186/

中國生產的電油混合車與目前市場上的電油混合車大不相同。市場上的電油混合車裝有兩套動力系統,內燃機引擎動力與電力馬達動力,結構更加複雜,成本更加昂貴,維修更加困難,它的電池不能外部充電,只能靠內燃機引擎的動力內部充電;它的優點是內燃機引擎,用剩餘的動力替電池充電,電池充滿之後,立即動用電力馬達動力,停用內燃機引擎,節省汽油。

中國生產的電油混合車只有一套電力馬達動力,外加一個特高效率的定速運轉的小小簡單的內燃機引擎,引擎只有一個目的,就是為電池充電,完全沒有水冷系統、傳動組合、變速箱、自動換檔等等昂貴的複雜裝置;而且它的電池也可以外部充電,不僅僅靠內燃機引擎的動力充電,又稱雙插電動車。他的優點是你可以在任何有加油站的地區行駛,無需擔心找不到充電站,但是遇到充電站也可以直接充電,節省汽油。由於他的內燃機引擎又小又簡單又省油,成本增加不多,這真是聰明巧妙的設計。

【 恨之入骨】

中國發展的產業往往是的西方資本暴利的粉碎機,如果將來推出合理價格的電動汽車, 粉碎了日本、德國、美國電動汽車工業的暴利,歐美的西方資本暴利產業將會所剩無幾,目前只剩航空發動機、半導體,以及一些相關的軟體工產。失去了產業暴利後,人民的生活水準也逐漸滑落,難怪盎撒、西歐、猶太、日韓的資本,都對中國的工業能力恨之入骨。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evdeo

http://www.levdeo.com/zh/mengo-pro.html

當年的高學歷外省空軍人才 | 丁紹傑

成大校友不可以忘了,這批來自「空軍機校高級班」的高學歷外省軍人,他們曾是你們的教授。

「空軍機械學校高級班」是國中畢業考的,還是高中畢業考的?答案都不是,抗戰時期是大學畢業才有資格報考。

抗戰時期政府向國內及海外招募大學理工畢業生投效空軍,有的委任軍銜後馬上工作,有的先進入航空委員會主辦的「高級機械班」,接受短期專業訓練後,才委任軍銜開始工作。以上「空軍機械學校高級班」,每期都有淸華大學的畢業生報考,尤其是1944屆航空工程系的畢業生,幾乎全班投效空軍。

民國52年考上成大工管系的黃三本校友:
「我母系工管系早年在工業管理及工業工程剛起步階段,台灣根本沒有真正瞭解這領域及夠水準的教授,幸好賴有當時美軍利用二次大戰的戰爭與後勤管理,訓練台灣的空軍供應司令部用在後勤供應,當年成大工管系會嚇嚇叫,就是有大陸時代清華機械系畢業,時任空軍供給副司令的李登梅將軍教品質管制及高等品質管制,清華機械系畢業的空軍少將田長模系主任教生產管制、賽局及產業競爭相關課程,清華電機系畢業的空軍少將張璐教授教工時學,加上電機系支援教電工學,化工系支援工業化學,化學系支援化學,物理系支援物理,數學系支援微積分,機械系支援工程畫、應用力學、材料力學、製造程序、工業安全及工廠實習的教學,也才打造出當年成大工管系的深厚基礎,當年在台灣美商的電子工廠,幾乎90%的Chief Industrial Engineer都是我們工管系所包辦…。」

上文摘自《成大80,再訪青春》,文中李登梅是「空軍機械學校高級班」一期的,田長模是三期的,張璐是四期。

【台南訊】民國101年7月9日,出身空軍幼校第一期、空軍官校第二十六期畢業、曾數度駕駛U-2戰機深入中國大陸執行高空偵察任務,並深度參與台灣軍用航空自製發展歷程,被譽稱為「IDF之父」的前總統府戰略顧問華錫鈞將軍,雖已從熱愛的職場退下來旅居美國,仍心繫國內航空工業的發展,6日透過前漢翔公司董事長邢有光的幫忙,把他畢生大部分積蓄新臺幣壹仟伍佰萬元捐贈給成大作為航空工業發展基金,義行可風。

華錫鈞將軍簡介:
華錫鈞將軍,1925年生。空軍幼校第一期、空軍官校第二十六期畢業,美國普渡大學航空工程碩士、博士,哈佛大學高級管理班畢業。曾獲頒國軍寶鼎及雲麾等勛獎章二十三座、美國空軍飛行優異十字章、中國工程師學會工程獎章、普渡大學傑出校友、名列科技名人錄及世界名人錄。1948年至1964年任空軍飛行軍官,肩負台海兩岸第一線空防重任;後為黑貓中隊隊員,曾數度駕駛U-2戰機深入中國大陸,執行高空偵察任務。

華錫鈞將軍與成大的淵源,最早開始於民國59年,那時成大仍為「臺灣省立成功大學」,羅雲平博士為校長。在當時機械系系主任李克讓教授的邀請下,華將軍於59學年度在機械系研究所二年級碩士班開始授課,上學期開授「高速流動理論」之課程,下學期開授「磁性流體」之課程,教學認真,讓師生印象深刻。

朱繼岱先生來訊:
民國40-50年台灣各大學缺電機、電子教職人才,所以空軍應國家需要適時釋出人才,一時之間形成「四大皆空」,即台大、成大、交大、清大,都成了「空軍高級班」的天下!所以空軍不但保衛了國家的領空,也為國家培育了眾多的優秀人才!

抗戰時期「空軍機校」是高中畢業報考的,當時考得上大學未必考得上「空軍機校」,我父親是第一期畢業的。

我的眷村在台南水交社,我家隔一棟的斜對面,就是李登梅伯伯的家;我家正對面曾是李永炤的家,李伯伯是空軍航發中心(漢翔公司前身)主任,浙大航空畢業,一直是華錫鈞將軍的上司;我家隔壁張志明伯伯,也是清華大學畢業,長年在「成大附工」教課,退伍後在「台南亞航」工作。

另外,我家斜對面曾是果芸的家,果芸當年是空軍後勤管制中心主任,曾任國防管理學院院長、資訊策進會執行長、神通電腦公司董事長;果伯伯是空軍機校第七期畢業,這在我們眷村是輩份較小,成就最大的一位。

今年我爸冥歲一百,撰此文留念,2018年6月。

中國將是世界未來第一能源大國 | 盛嘉麟

中國並不是鈾礦豐富的國家,蘊藏量居世界第10位,生產量也是第10位,嚴重影響了中國未來大力發展核能電廠及核子武器的濳力。最近根據華南早報的資訊,中國在3,000公尺的不尋常地下深度,發現了巨大的鈾礦蘊藏,數量超過200萬公噸,把中國的蘊藏量提升12倍,居世界第一位,成為最大鈾礦國。

中國的發現顛覆了科學界對鈾礦蘊藏的理論,一般都認為鈾礦應該蘊藏在淺層的穩定的地質區域,各國目前的鈾礦都在 1,500公尺的深度以內。如果以中國的方法在全球探勘,可能全球的鈾礦蘊藏會大量發現。

如果這項發現證明屬實,中國的煤礦蘊藏已經證實是世界第四(產量世界第一),中國的頁岩油蘊藏已經證實是世界第一(僅僅試探,尙未開採),加上鈾礦蘊藏是世界第一,中國未來的煤礦、石油、天然氣、核能都非常豐富,將是第一能源大國;國運當頭,中國崛起真是擋都擋不住。

Interesting Engineering: China reportedly found massive amounts of uranium at a depth of 10,000 feet

張忠謀,忠不忠謀? | 丁紹傑

之前答應的事,本想不寫,但大家「神話」聴多了,不寫不行,缺口德的事要寫短一點,現在簡述如下:

一,晶圓代工是曹興誠的原創,當時上司張忠謀不認同,後來張忠謀用了曹的原創,並想竊佔,這是行業中大家都知道的事,最終張忠謀默認了。

二,張忠謀是台積電的經營管理人,不是創辨人。創辨人是創業時最大出力者,也是最大出資者,張忠謀沒有出資,不該自稱是創辨人。請問麻省理工學院畢業長期擔任中鋼董事長總經理的趙耀東,有自稱自己是創辨人嗎?

三,台積電與聯電「雙雄之爭」的關鍵在「聯電西進」,不論聯電的決策是否急躁,但「雙雄之爭」的聯電是被阿扁及檢調打趴的,不是張忠謀打敗的。

四,2009年,時任董事長張忠謀拍板以每股82.7元、砸62億元取得茂迪2成股權,跨入太陽能布局,但才6年時間就宣布退出太陽能廠營運,並陸續出脫茂迪股票。2015年,台積固態照明公司連年虧損,台積電認賠砍掉LED事業,以8.25億便宜賣晶電。所以比張忠謀精明的人,在台灣不少。

五,張忠謀受聘工研院院長時,現任太太張淑芬是其工研院的部屬,也是工研院化工所所長吳丁凱的夫人。故張忠謀與張淑芬頻頻在媒體上曬恩愛照片,可能是心虛吧~

張忠謀,忠不忠謀?忠謀!

核四終將公投了斷 | 郭譽申

核四的規畫始於上世紀80年代初,建造接近完工的2014年被封存,自始至今已糾纏40年,12月18日終將舉行「重啟核四公投」,做個了斷。

照理說,核能發電是專業的高科技,一般人了解有限,沒道理參與決定,應該由核電和能源專家來做決策。然而在選舉民主、政黨競爭之下,藍、綠兩營似乎各有專家,專家是憑專業還是政黨立場發言,令人置疑。專家的中立性既失去大眾的信任,核四的決斷就只好交給全民公投了。核四的決策影響全民的禍褔得失,由全民公投決定,看似合理,但是了解核電有限的大眾對核四投票,不是跟擲骰子差不多?只能求神明保佑,公投結果符合台灣的利益!

核四的整個建造過程一直頗受民意影響。回顧核四為何被封存?2011年日本東北地方大地震和海嘯,造成宮城縣內的福島核電廠核洩漏的嚴重事故,日本因此暫停所有核電廠的運作,間接導致了核四的封存。在福島核事故以前,台灣支持核電和反對核電者人數接近,支持者還稍多;在事故之後,反核者大幅超過了支持核電者。在此情況,當時的馬英九政府只好順應民意在2014年4月決定核四停工、封存。

核四封存的原因是,台灣民眾對福島核災的一時恐懼,加上台灣人總覺得比不上日本人的先進,日本都不能保證核電的安全,台灣何能保證核電的安全?台灣人當年的心態很不正確,根據一時的恐懼決策是不理性的,而且台灣人未必比不上日本人,近年鴻海買下日本夏普,日本拼命爭取台積電去投資設廠,都是例證。台灣人現在應該自己理性客觀的思考是否重啟核四。

民意如流水,常會隨著國內外狀況的變化而改變。現在的國內外狀況已經與核四封存時大不相同。國際上,為了抑制地球暖化,減少碳排放的呼聲響徹雲霄;很多國家於是又在建造核電廠,而日本則重新啟用因福島核災停用的核電廠。在國內,國人愈來愈了解空氣污染的可怕,癌症長期位居國人十大死因的榜首,而肺癌又是癌症中的榜首,肺癌的高發生率絕對與空氣品質惡化相關。燃煤、燃油、燃氣發電都會排放大量二氧化碳或甲烷,都不潔淨;核電於是成為不得已中較佳的選擇。(再生能源既不穩定又需要大量空間,地狹人稠的台灣只能有小比例的再生能源。)

反核是民進黨的神主牌,不論能源科技和國內外狀況如何變化,民進黨還是反對重啟核四到底。它在公投說明書上登錄的理由是:「核廢料沒處去,萬一核災,台灣『去一半』。核四當年的廠商已經解散、建照過期,生產機器的廠商已停產,核四廠燃料棒已送回美國,所以沒有可能重啟,何況它就蓋在地震帶上。」簡單說,就是核四無法完工,加上不安全。

世界上仍有很多核電廠在運作或在建造中,怎會沒有廠商能支持核四繼續建造完工?而安全根本不是問題。核四完工後、商業運轉前,當然必須通過標準的嚴格的核安查核(包括核廢料的封存或處理),不通過就不能運轉。核安查核是非常專業的工作,須由國內外專家執行,投公投票的一般民眾其實沒能力也沒道理參與。

本文全屬理性分析,而執政黨則完全訴之於民眾的直覺和恐懼:核四建建停停,既已延宕這麼久,必定不安全。雖然現在的國內外狀況有利於重啟核四,但是執政黨投入大量資源宣傳核四不安全。最後結果如何,就等投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