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卡錫陰影下的百日維新 | 盛嘉麟

1950年代籠罩美國的麥卡錫反共的黑暗時代,2018年在川普總統的鼓動下捲土重來,形成美國新的麥卡錫反華的黑暗時代,而且愈演愈烈。2021年一月拜登總統上台,原先世人期望他一改川普的惡形惡狀,给世界一個好的開始。想不到拜登力不配位,既無艾森豪總統的魄力推翻麥卡錫陰影,竟然順應新的麥卡錫陰影繼續惡搞下去。

【全球外交戰略混淆】

拜登的口號是美國重新領導世界,上任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回歸巴黎氣候協定,承諾美國在2030年碳排要下降為2005年的50%,2050年碳中和。一個廿年前退出京都協議,4年前再度退出巴黎協定的國家,忽然臨時召集四十國領袖會議,儼然要當起主導氣候變遷的領袖,十分可笑,而且宣稱減碳的過度承諾,在國內遇到的反對勢力尚在未定,各國領袖並不相信。習近平必須和梅克爾,馬克宏商定之後才願意參加臨時會議。

美國攪混烏克蘭政局已久,新選的電影小生總統澤倫斯基堅持加入北約尋求保護,同時進軍烏東的頓巴斯俄裔的半自治區,要統一烏克蘭,立即引發俄國的軍事部署,戰情緊張。美國不敢讓烏克蘭加入北約,實質保護,只想裝腔作勢的派出兩艘驅逐艦進入黑海聲援烏克蘭。但在俄國封鎖亞速海,宣佈不惜一戰之後,美國撤回驅逐艦的派令,改派一艘海岸防衛隊的小海巡船進入黑海。後來普京撤軍,消弭一觸即發的戰事。但接著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忽然訪問烏克蘭,重申對烏克蘭領土完整的承諾,有了美國支持,澤倫斯基對俄羅斯又強硬起來。

伊朗盼望拜登無條件撤除制裁,恢復伊朗協議,但是拜登遲遲不理。直到中國和伊朗簽訂了中伊25年全方位4000億美元的合作協議,撕裂了美國的制裁。美國憂慮,馬上要參加維也納的六國談判,卻又不願先撤除制裁,伊朗有了中國的合作也不示弱,雙方仍在拉鋸。

印太聯盟四方會談,原已決議讓印度製造疫苗,美國授專利,日本出資金,澳洲管分配,對抗中國強勢的疫苗外交。如今印度陷入病毒重災,美國對印度拒絕援助疫苗,是中國最先運送製氧機,美國才連忙補送醫療物資,但是授權印度製造疫苗對抗中國的事就此瓦解。

美國海空軍繼續在南海耀武揚威,同時召喚英國、法國、德國都派軍艦來助陣,這些國家早已不堪海軍的軍費浩繁,派艦助陣有的礙於情面,有的趁機重訪帝國的亞洲舊殖民地。剛巧同時中國新建的三艘巨艦,長征號戰略核潛艇、075型兩棲攻擊艦、055大型驅逐艦,授旗服役南海艦隊。兩相對照,看在中國眼裡,英國、法國、德國不過是帝國日落的最後餘暉。

美國玩憑空捏造的新疆種族滅絕遊戲還嫌不足,近來由於美國的亞美利亞裔移民團體再次鼓躁以及選票考量,拜登宣告107年前鄂圖曼帝國對亞美利亞人的事件為種族滅絕,以此譴責土耳其,美土兩國幾乎斷交。

拜登宣佈的911撤軍阿富汗,在蹂躪阿富汗廿年後,不堪負荷,戰略退縮,撤出帝國墳場,現在忽然呼籲世界各國,尊重阿富汗的領土主權。

眼見中國一帶一路戰略函蓋130多國,進行兩三百項基建工程,雖不免偶有挫折,但是總體戰略日益壯大。因此美國號召英國澳洲,歐盟號召印度,也要仿效,成立民主聯盟的一帶一路版本,唱的比做的更精彩。

拜登的巴黎氣候、施壓俄國、制裁伊朗、印太聯盟、南海揚威、種族滅絕、墳場撤軍、一帶一路,看起來都是戰略混淆的拙劣外交手段。

【百日維新野心勃勃】

印鈔1.9萬億美元,強行通過紓困方案。
再花4.1萬億美元,百日維新,項目天羅地網,無所不包,例如:
加速疫苗施打,目前已達40%,願打的都打了,面臨民衆拒絕施打的狀況益發嚴重,施打進度緩慢下來,有些州發$100美元誘招年輕人施打。

全面更新並擴張基礎建設,包括機場海港公路鐵路橋樑涵洞通訊等等。
全面加強軍事預算,保持美國軍事領先地位。
全面加強太空計劃,太空總署增加預算,進軍太空。
全面清理南方邊界移民問題,停止修建圍牆,派副總統與各國協商。

加強提升大中小學的教育素質。
加強提升社會住房政策,協助無家可歸流浪漢的住屋問題。
加強提升社會家庭政策,延長孕婦假期,嬰兒照顧,家庭計劃。
加強提升槍支管控。
加強消除種族歧视。
加強消除軍隊内部的性侵問題。
加強芯片研製,半導體產業鏈國內化,強迫台積電、三星來美國設廠。
加強人工智慧(AI),深度學習(DL)與醫療應用。
加強生物科研實力,克服癌症、糖尿病、艾罕默症等等疾病。
加強醫療體系,提升養老,疾病防治,延長壽命,惠及弱勢族群。
加強氣候變遷應變實力,提升國家科學委員會、海洋與氣象局的預算。
加強環境保護,撤銷了加拿大輸送石油的 Keystone 油管的許可。
加強發展綠色能源,減少碳排放。
加強發展電動汽車、汽車電池,建造汽車充電站。
加強發展稀土礦物和醫療用品在國內生產,維護國家安全。

拜登親自召開半導體大會,希望與會的19家國際大企業都支持美國的半導體政策,強化美國半導體產業及保護美國供應鏈,美國將與中國以外的半導體業者結盟,建立更高的技術,投資及產能門檻,籌組全球聯盟圍堵中國半導體崛起。
國會通過283頁竭盡所有手段的反華戰略法案。

【財政困難加稅不易】

4.1萬億美元百日維新的財政開支要依賴增加公司稅率,從21%提升為28%,同時向1%的富人開徵額外所得稅,這要求國會通過是緣木求魚難上加難的事,如果遇到挫折又回到寬鬆貨幣加印4.1萬億美元鈔票的老路,對世界對美國都是一場貨幣經濟的危機,加速美元喪失國際貨幣的霸權地位,動搖國本。

【好高騖遠無力執行】

新官上任三把火,但是拜登上任是點燃了300把火,遠超過孫中山先生的建國方略,實業計劃。拜登百日維新的項目幾乎囊括了國家的疫情、國力、社會、科技、環保、國安,無所不包,如同重建美國。不要說4.1萬億美元根本不夠,美國的人力物力更支撐不住,加上拜登的庸碌無能,缺乏領導號召的魅力,只剩一張嘴。除非2021年就獲得國會的支持,否則共和黨右翼保守派的勢力還在蠢蠢欲動,伺機破壞,明年2022的國會中期選舉如果共和黨控制國會,或者2024總統大選,奪回政權,拜登的百日維新將變成譚嗣同說的「有心殺賊,無力回天」。

【美國國運十字路口】

中國不是美國的敵人,無礙美國的百日維新,如果美國不惜進入第二次的麥卡錫反華的黑暗時代,全國全力的打壓中國,有如緣木求魚。美國的問題在於美國引以為豪的西方的民主選舉制度,那點三權分立,牽制修正的能力,已經無力承載現今世界的問題,貧富不均、氣候變遷、政黨惡鬥、選舉舞弊、槍枝泛濫、司法敗壞、領袖惡質….民主選舉制度進入壞空階段。即使拜登的百日維新的政策幾乎走向社會主義,向北京看齊,但是拜登搖搖欲墜的政權隨時不保,百日維新的政策也將隨之告終。

未來的世界會出現更新的領導結構,更穩的世界貨幣,更合理的經貿系統,產業合作,財富分配。美國如果繼續傲慢,不知學習,以現有的民主選舉制度自豪,他的霸權帝國必將沒落。

國民黨為何一蹶不振 | 謝芷生

自經國先生於1988年初,未留下隻言片語即溘然長逝後,臺灣社會,尤其是國民黨內部,頓失領導中心。

筆者早年曾寫過一篇拙文《人的權威,與法的權威》,認為一個社會要和諧穩定,人人能安居樂業,必須要有一個眾人信服,共守的權威。在無法建立起法的權威前,則必需以人的權威代之。也就是必須或實行法治,或實行人治。一個社會沒有權威,必然陷入弱肉強食,混亂不堪的局面,是不可思議的。

經國先生在蔣老先生精心呵護培育下,在臺灣社會中樹立了威信,成為人民樂意擁護愛戴的對象。在經國先生執掌大權期間,臺灣長期實行的,是一種介於人治與法治之間的制度,在二者交互運用下,使臺灣獲得了安定進步。臺灣過去的這套制度,不是純由人的主觀意識設定的,而是在客觀的環境與條件下自然形成的。

蔣老先生於1975年去世後,即由經國先生接任國民黨黨魁,而由嚴家淦暫任臺灣最高領導人,以為緩衝。嚴家淦於1978年5月20日辭職後,再由時任行政院院長,兼國民黨黨主席的經國先生接掌大位。從此經國先生遂從形式到實質,都取得了臺灣黨政軍最高領導人的位子。其實以經國先生的魄力與才幹,當時在臺灣確也難找到更適合的人選,一則中國人傳統「父死子繼」的觀念,在一般人心中難以根除;一則經國先生本人的才幹與魄力亦足可當此重任。經國先生周圍的人曾調侃地說,經國先生什麼都好,就是不該生為蔣老先生的兒子。這當然只是為了平息外界對封建式「父死子繼」的不滿情緒。

受孫中山先生「以俄為師」的教導,早年國民黨在國家機器運作上、形式上亦仿效中共,奉行以黨領政、領軍的制度。若以國情及當時的實際處境而言,此一設計與實踐對臺灣的穩定與發展都是有利的。臺灣在兩蔣時代,尤其經國先生主政期間,社會得以安定,經濟得以發展,甚至一度位居「亞洲四小龍」之冠,都發揮了積極作用。 

然而由於國民黨退守臺灣後,在兩岸對峙的嚴峻形勢下,在防衛上急需美國的支持,不得不處處聽命美國,依附美國,以致墮入了長期受美國轄制、操縱的不利處境。為了討好美國,在施政上不得不謹小慎微,儘量遷就美國人的口味與尺度,而不能完全依照臺灣的實際狀況,做大刀闊斧地改造與開創,否則必受美國的干擾與掣肘。尤其在涉及兩岸的問題上,美國更是看管嚴厲,不得越雷池一步。美國的兩岸政策,是希望兩岸永遠保持「不統、不獨、不武」的狀態,因為這最有利於美國遏制中國,維護其世界霸權的地位。

大約在1966或67年夏,筆者在台大念研究所時,曾利用暑假參加過國際資助的經合會暑期實習工作。首次見識到了,臺灣特工與美國CIA派駐臺灣經合會人員激烈的鬥爭。真是驚心動魄,歎為觀止。從此認識到了,原來臺灣受美國操控監控得如此之深、之嚴。國民黨為了討好美國,適應美國人的口味與尺度,不得不一方面堅持與大陸對峙,一方面又向黨外反對勢力妥協、讓步。

目前國民黨處處以選舉勝利為目標的戰略,表現得「不統不獨,亦統亦獨」的做法,使臺灣選民如墮五里霧中,無所適從。因此寧可把選票投給了立場清晰的民進黨,即使他們對民進黨的台獨立場未必同意,甚至充滿疑慮。一個連自己是中國人都不承認的政黨,已非正常民主政治定義下的反對黨了,還有妥協合作的空間嗎? 若經國先生在世,會容忍這種情況出現嗎?

國民黨欲重獲人民信賴,首先必須在一中立場上,與民進黨區隔,表現出自己的理想與主張,以供選民選擇。其次對遏制大陸崛起的美國,不能再言聽計從,應當要有中國人的骨氣與立場。        

台灣是地球上最危險的地方? | 郭譽申

著名的《經濟學人》週報最新一期的封面故事主題是The most dangerous place on Earth,指出台灣是地球上最危險的地方。不僅《經濟學人》,一些學者專家、政治人物,多數是五眼聯盟國家的政治人物,近來都曾發出類似的警告。台灣真那麼危險嗎?還是大家都在危言聳聽,嘩眾取寵?

今年以來,台海確實緊張,大陸的軍艦、戰機經常環繞台灣航行,而美國和其部份盟國的軍艦、戰機也屢屢巡弋台海、南海。所幸大家都只是武力示威,而從未互相開火。台灣會呈現今日的危險是其來有自,讓我們回顧一下幾年前至今的變化。

馬英九在任時幾乎被國內外公認是兩岸最和平友好的時期,馬習會的實現印證了這一點。五年前蔡英文上台,不承認「九二共識」,使兩岸不再有官方往來。然後川普總統上台,啟動對中國的貿易戰、科技戰,使中美關係逐漸惡化,而美國頻頻以在政治上支持台灣做為籌碼(即所謂的打「台灣牌」),企圖逼迫大陸在經貿上讓步。到這兩年,蔡政府完全倒向美國,宣稱所謂的民主國家同盟,共同對抗大陸。雖然美國口頭不支持台獨,蔡政府的作為難免被大陸視為「倚美謀獨」,大陸因此出動軍艦、戰機威嚇蔡政府不得越過台獨紅線,而美國則出動軍艦、戰機反制,台灣於是成為地球上最危險的地方。

回顧過去,大陸的出動軍艦、戰機環繞台灣是被動的,是回應美國的打「台灣牌」,及蔡政府的倒向美國,搞民主國家同盟,共同對抗大陸。大陸既非主動動用武力,就顯示大陸目前無意以武力收復台灣,只要蔡政府不越過台獨紅線。

蔡英文會越過台獨紅線嗎?不可能。眾所皆知,蔡英文是大小姐,在台灣還不富裕的年代,她就開自家車上大學。當黨外和民進黨在衝撞國民黨的威權體制時,她在舒服地留學及擔任大學教授。到陳水扁擔任總統時,2004年她才加入民進黨。一生富裕舒服的蔡英文怎可能為了台獨而打仗及冒生命風險?蔡既不實踐台獨,大陸就不至於動武,台灣目前安啦!

中共政權不急於收復台灣,符合其社會主義和民本思想,即以人民過好日子為其國家目標。大陸的人均國內生產毛額(人均GDP)剛達到一萬美元,其沿海地區已工業化、現代化,可說達成了人民過好日子,但是其內陸地區仍相對落後而需要提升。近年大陸雖然愈來愈有能力武統台灣,但是戰爭總有許多變數及可能有後遺症,因此不如國家的和平發展更確定可靠。以此觀之,大陸不急於以武力收復台灣,而繼續和平崛起,符合其人民過好日子的國家目標,是不會輕易改變的,也是明智的。過些年,大陸會更富強,收復台灣將會更水到渠成。

只看中、美双方的軍艦、戰機經常巡弋台海,台灣看來確是非常危險。不過瞭解緊張狀態背後的前因後果和來龍去脈,就不覺得那麼危險了。媒體和政治人物總要危言聳聽,才能嘩眾取寵,才能賺到閱聽收視或國家支助嘛。《經濟學人》把台灣說成這麼危險,恐怕再無外資敢投資台灣,我們是否該控告它誹謗?

美國要重振其半導體產業,對全球有何影響? | 郭譽申

車用晶片全球缺貨,短期不會緩解。美國白宮召開半導體執行長峰會,台積電、三星、英特爾等19家公司高層受邀,總統拜登在峰會上表示,中國計劃主導半導體供應鏈,美國不能坐視,也要加強投資國內半導體產業,金額達千億美元。英特爾的新任執行長宣佈要重返晶圓代工戰場。這些對全球的半導體產業有何影響?

台積電、三星分別座落在美國的附庸國家,台灣和南韓,美國還是不放心、不甘心,非要把半導體供應鏈放在美國本土不可,這是什麼心態?其一,美國害怕大陸會武統台灣,奪取台積電;也怕北韓會南侵南韓,毀掉三星。其二,半導體產業利潤豐厚,美國要自己賺。前者顯示美國的霸業動搖,後者顯示美國只管自己,不顧盟邦的利益,恐怕加速霸業的衰落。

講點半導體產業的特性。半導體產業牽涉很多科技,包括半導體物理、電路學、光學、化學、軟體等,不僅要懂學理,更是精緻的工藝。晶片常被區別為多少奈米(1奈米=10-9m),表示晶片裡電路的細緻程度,也表示晶片裡電路的龐大和複雜程度(晶片愈細緻,就能容納愈龐大、複雜的電路)。晶片裡的電路愈細緻、龐大,其製造的難度和成本自然愈高。

晶片應用在各種電子系統裡,手機和高速電腦的主機(CPU)一般需要最細緻、複雜的晶片(如7奈米),可稱為高階晶片;包括車用晶片在內的其他晶片不需要那樣細緻、複雜,可稱為低階晶片。兩類晶片各有市場,高階晶片的利潤一般比低階晶片高,但是低階晶片的需求量大得多。

由於半導體的製造有很多複雜的製程步驟,是精緻的工藝,因此很需要技術的累積和經驗,即必須28、14、10、7奈米的製程技術…循序漸進、逐步提升。大陸是半導體產業的後進入者,目前只能製造低階晶片。台積電、三星是領先者,能製造低階晶片,也能製造高階晶片。(高階晶片的供應商少,並多受控於美國,美國因此能禁止供應商銷售高階晶片給中國企業,如華為。)

美國要加強投資國內半導體產業,必定以高階製程生產高階晶片為主,因為美國的公司,如英特爾,本來就擁有較高階的製程(但不大做晶圓代工),而且美國的人員和建廠成本都高於中、台、南韓,在低階晶片市場是缺乏競爭力的。

美國要角逐高階晶片市場,會受較大影響的將是台積電、三星等領先企業,而不是還在生產低階晶片的大陸企業。英特爾、台積電、三星等共同角逐、分享高階晶片市場,恐怕會使大家的利潤都降低而沒有贏家;而利潤降低又可能導致缺少資源來投資開發更高階的製程技術。

車用晶片全球缺貨,顯示低階晶片市場仍有很大獲利空間,對於生產低階晶片的大陸企業是大利多,它們不僅能藉此站穩腳跟,還可能賺到資源來投資開發較高階的製程技術。雖然美國禁止一些高階製程的關鍵生產設備賣給大陸,以大陸擁有龐大市場和大量優秀工程師,大陸仍有可能自力更生,突破瓶頸。

以上是就短期的評估分析,長期而言,筆者不看好美國政府主導投資半導體產業。美國政府的補貼會有短期效果,但是政府不可能永遠補貼,等補貼過後,市場競爭終將恢復常態。美國的半導體產業曾經很興旺,後來逐漸萎縮,過去產業萎縮的因素,如人員和建廠成本高昂,看來並未改變,因此未來多半仍會重蹈覆轍。(若美國把半導體視為國防而願意長期補貼,則需另當別論。)

美國為何能一再亂印鈔票? | 盛嘉麟

這個亂印鈔票導致通貨膨脹,再導致物價上漲的道理,路人皆知。但是美國卻能一而再、再而三的亂印鈔票,相安無事的原因有三:

1)美元是世界貨幣,向全球放水,一時不容易見到淹漫自己家。

2)過去人類生活物資缺乏,亂印鈔票錢多了大家增購生活物資,馬上搞成物價上漲。現在人類物資充裕,雖然錢多了大家不去增購生活物資,而是用來儲蓄投資或高檔消費(如旅遊渡假、買皮包),對生活物資沒有購買壓力,一般物價並不上漲。

3)事實上生活物資如米麵肉菜已經在漲價,但是美國新的物價指數(CPI)計算不包括食物及能源(汽油、柴油、電力、天然氣),所以我們感覺物價在漲,CPI卻說通貨膨脹、物價上漲的百分比很低,忽悠百姓,同時減輕退休金、社會安全支出的調整百分比,減輕政府負擔。

將來的演變:

1)向全球放水,一時不容易見到淹漫自己家,但是全球性的通貨膨脹、物價上漲仍然會來,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

2)股票、房價繼續上漲,將來也未必引爆,因為股票、房價是浮在亂印鈔票大量美元的鈔票大海上。

3)愈來愈多的國家知道必須擺脫美元,美元世界貨幣的地位遲早鬆動,其他務實的貨幣漸漸興起,美元在IMF一籃子貨幣的百分比愈來愈低,或者數位貨幣漸漸興起。

4)我們有生之年或許看到美國繼續亂印鈔票,作威作福,但是我們住在美國,是受益者,是加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