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白人絕望死-美國資本主義的警鐘 | 郭譽申

兩位經濟學家Anne Case和Angus Deaton (諾貝爾經濟學奬得主) 研究美國的絕望死現象,並探索造成絕望死的原因,歸結到美國資本主義的缺失。[1]是其研究成果報告,書中包含很多數據、圖表和論證,呈現經濟學家的精細和嚴謹,因此很有說服力。

作者把「自殺死亡」、「酒精性肝病死亡」和「使用成癮藥物過量死亡」合稱為絕望的死亡,因為陷入自殺、酗酒和藥癮的人都很痛苦而感覺絕望,也因為這三者時常同時發生。

自1990年代初開始,美國絕望死的人數逐年攀升,尤其是沒有學士學位的白人。如圖一,起初沒有和擁有學士學位的中年(45-54歲)白人絕望死的死亡率 (每10萬人口中的死亡人數) 差距不大,但是到2017年,前者達到後者的3倍之多。

圖一

並且,如圖二,由於沒有學士學位的中年白人絕望死的死亡率逐年攀升,美國中年白人的總體死亡率居高不下(圖中粗黑線),不像其他高所得國家中年人的死亡率逐年下降。

圖二

美國中年黑人的死亡率一向高於中年白人。由於沒有學士學位的中年白人絕望死的死亡率大幅攀升,近年中年黑人與白人的死亡率已經拉近不少。

不僅絕望死的死亡率,教育程度的差距也影響薪資、就業率、工作性質、婚姻、生育(如非婚生子女)、宗教信仰、自我的生活評價等各方面。沒有和擁有學士學位的白人的生活有差距,應屬正常,但是1990年代後,這些差距越拉越大,低學歷白人的生活愈來愈差,成為社會問題。

導致低學歷中年白人絕望死大增的主要原因是美國審核寬鬆的醫療制度。藥廠不計後果生產成癮藥物(對抗疼痛),藥審單位輕易審核通過成癮藥物,而醫生大量開出成癮藥物處方,造成成癮藥物泛濫美國。此外,醫療機構開發不少療效不彰的藥物和治療方法,卻能通過醫療審核,成為醫療機構謀利的工具。

美國的醫療體系遠比其他高所得國家效率低落,如圖三,美國的人均醫療支出高於其他高所得國家,但是其人民的預期壽命卻最低。2017年美國的醫療支出占其GDP高達17.9%。由於一般人相對於醫療提供者非常弱勢,基於自由市場的醫療體系肥了醫療提供者,卻成為一般人的沈重負擔。

圖三

絕望死和醫療體系的低效、戕害生命,都反映美國資本主義的缺失。包括寡頭壟斷、不公平的市場勢力、買方壟斷的勞動力市場、導致不公平的政治游說、公司只關注股東的利益、工會的衰落、業務外包損害勞方等等。這些都是需要改革之處。

[1] Anne Case和Angus Deaton,《美國怎麼了:絕望的死亡與資本主義的未來》(Deaths of Despair and the Future of Capitalism, 2020)

國民黨不是親中政黨,是精神分裂 | 黃國樑

「國民黨從不是親中政黨」,朱立倫這個表述中的自我定位,就是:「我不是中國政黨」。否則,一個中國政黨自始就沒有親中的問題,它自己就是“中”的一部分。我可以跟娘親、跟爹親,但跟自己卻無從親起!

“親”是趨近、黏合,是一個主體與一個客體的距離以及運動的方向,“親”意味距離甚短,幾近於零,就算是零,亦仍是兩個物件。但中國不可能親中,它是同一個物件、同一個主體,親,無從說起!

所以,說國民黨自始就是親美政黨,邏輯可以成立,但國民黨從不親中,卻無法成立,因為它就在中國的內部,沒有"親"這一距離與可資運動的力矩可言。

「從不“親”中」的表述唯一成立的條件,是它不是“中”,它已是一個外於中國的東西,即:國民黨不是中國政黨。

但這一定位脫離了中華民國憲法,附了主張台獨的民進黨的驥尾,認定它自己是在一個非中國的國家裡頭的在野政黨;但中華民國憲法規定,兩岸是一個國家,這個國家就是中國。朱立倫帶著國民黨一起違反了它在77年之前號召並戮力制定的憲法。

這一表述也違背了國民黨自己的精神與內在,甚至連黨的名字都被顛覆了,因為它的黨的名字上,分明就掛著「中國」二字,卻大聲地、驕矜地說:我不親中。

也就是說,朱立倫帶領的國民黨已經患了精神分裂症,它既建立了一個現代的中國、制定了一部中國憲法,屢屢光榮地說起辛亥革命、紀念著黃花崗烈士,為自己戴上北伐統一中國與打贏日寇保衛了中國的冠冕,卻又夢遊似地囈語著:「我從不是親中政黨」。

選民要不要投票給一個精神分裂症患者?我並不清楚亦難以預測。但我很確定,歷史會給國民黨一個極其難堪的評價!

朱立倫國民黨還反共親美! | 黃國樑

朱立倫說國民黨反共又親美,北京表態了!

朱立倫親美反共 國台辦:盼致力台海和平政黨頭腦清醒

馬曉光先說共產黨的歷史成就,意在反譏現在還談「反共論調」的荒謬;然後再說九二共識當初是「黑紙白字」、清清楚楚,而共產黨與國民黨兩黨就是以它為基礎,開啟了兩岸協商談判,兩黨也開展交流合作,並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與維護台海和平穩定。

接著他的口氣就帶著一些警告意涵了,說「九二共識」不容任意扭曲。而在目前台海形勢嚴峻,兩岸緊張情況下,「任何致力於發展兩岸關係、維護台海和平穩定的政黨、團體和人士」,即指著國民黨與朱立倫等,要在涉及民族大義、大是大非的問題上,保持頭腦清醒,要「站在歷史正確一邊,而不是相反」。

最後這句話是反著說的,暗指朱立倫你已站在歷史錯誤的一邊!在大是大非問題上,頭腦發昏、胡言亂語。

不過,共產黨實在已沒有太多心情跟國民黨攪和了;這些話說說便是,反正要套美國狗繩的國家、政黨、團體多了去了,國民黨光排就排在很後頭,已經是吊尾巴了。

現在還去表態親美的,其實智力堪慮!美洲國家峰會那些拉美國家都群起指責老美,就知道這個自以為仍是老大的流氓,已經年老體衰了,連以前只敢怯生生聽令的小老弟都敢拍桌嗆他。

003航母都要下水了,還跑去美國唱親美的小調,究竟什麼操作?國民黨式微,不是沒有原因,連歷史都沒讀通,還百年來都在反對共產主義,國民黨當年不是共產國際 (指1923年至1927年第一次國共合作),根本沒錢武裝更無力北伐,早就消失於歷史的煙塵中。

就不能有點格調嗎?為了幾張選票連祖宗都賣了,難怪胡錫進要感嘆,罵它是百年爛黨也沒用!

朱立倫訪美成效如何? | 郭譽申

朱立倫的訪美行程即將結束。朱主席此行的主要目的是,揭牌啟用國民黨的駐美代表處,宣示國民黨的重返華府、重返美國,以增強國民黨與美國政府和民間的交往。同樣重要的,朱在智庫發表演說,聲明「我們被說是親中國的政黨,這完全錯誤。我們是親美國的政黨,永遠都是。」即重申其親美不親中路線,以拉攏美國人。

國民黨的目標是重返執政,朱的訪美對重返執政有幫助嗎?更具體的看,美國對台灣誰執政無疑有很大影響力,朱的訪美真能拉攏美國,使美國更親國民黨,而不親民進黨嗎?

朱立倫說的沒錯,國民黨不是親中的政黨。國民黨人只有在對岸時會說些親中好話,在島內仍然是一貫的不統反共,並不時以九二共識之類的模糊言論,騙對岸給些好處(如ECFA),實在算不上真正的親善中國。

不過親中、不親中是相對的,國民黨當然遠比民進黨較親中、較不反中。國民黨的全名是中國國民黨,並曾在中國大陸執政幾十年,因此與中國的關係是斷不了的;國民黨裡有很多人仍頗有中國情,與民進黨的堅定「去中國化」,不可同日而語;國民黨尊崇兩蔣,民進黨痛恨兩蔣,至少部份原因在於兩蔣是中國的象徵;國民黨護衛台灣的方針是積極備戰,全力避戰,即盡量不與大陸衝突,而民進黨的方針卻是不惜一戰,戰到最後一兵一卒,即反中到底啊!

過去中美關係友善時,美國不在乎國民黨、民進黨的親中、反中,甚至厭惡民進黨的反中,譬如視陳水扁為麻煩製造者。2018年後,中美的關係破裂,美國視中國為最主要的競爭者和戰略敵手。現在美國期望台灣成為像烏克蘭一樣的馬前卒和砲灰,藉以阻擋大陸的繼續崛起,因此美國當然喜歡反中到底、不惜一戰的民進黨,遠超過相對親中的國民黨,不管朱立倫怎麼拉攏美國。

朱的訪美行已注定少有功效,美國雖然不會明顯表態,仍將繼續大力支持反中的民進黨而非國民黨。以美國對台灣的影響力,國民黨想要重返執政,是機會渺茫啊!而且中美的對抗看來還會持續很久,因此美國勢必繼續偏愛民進黨,而國民黨大概只能長期在野了。

國民黨想要重返執政,最有可能的機會是成為真正的親中政黨,及引進中國的影響力,以抵抗美國的影響力。國民黨本就與大陸有淵源,國共的仇恨已是兩三代前的往事,而大陸愈來愈富強、法治,此時(或在年底選舉後)國民黨轉為真正的親中、不反共,正是因勢利導、順理成章之事。不過,朱立倫和國民黨大概沒有這樣大幅改變的智慧和魄力。

美霸多行不義必自斃 | 謝芷生

許多人都困惑,美國的民主、共和兩黨,每隔數年就政黨輪替,即經選舉更換執政和在野的角色,為什麼美國對內和對外的基本方針卻沒有多少改變?尤其是在國防和外交政策上。

民主黨和共和黨各有各的黨綱和主張,組成分子也各不相同,但卻好像始終都是由同一批人在執政似的。若從階級屬性的觀點視之,則會認為,執政者雖非同一批人,但因階級屬性相同,因此國家的基本方針即不會出現實質的改變。就拿美國的對華政策而言吧,始終沒有脫去帝國主義或霸權主義的色彩。為什麼會出現此一現象呢?

若能抽絲剝繭,再往深一層探視,就會發現,原來無論是民主黨或共和黨,他們都是受美國軍工複合體操縱和控制的。軍工複合體通過長期的軍火銷售,尤其是在二戰期間和戰爭取勝後,將銷售軍火累積的龐大資金,用來賄賂和收買兩黨的國會議員和行政人員,甚至高至國家領導人。

據說美國前總統艾森豪,曾於1961年告老還鄉時,提出過警告。他認為軍工組織通過戰爭和軍備競賽,會將原該應用於社會福利和建設的資金,轉換為龐大的個人利益。此終將令其蛻變為一頭難以控制的吃錢怪獸。今日的美國就是受此怪獸所控制的機器,因此無論何人何黨執政,均得聽命於軍工複合體的指揮控制,否則即將權錢兩空,失去執政的機會。

俄烏戰爭似乎即將分出勝負。本來這場戰爭自始就不應該發生。美國人為這場戰爭的發生,做了長期的準備工作。為什麼要如此熱心地去製造這場戰爭呢? 當然要有個冠冕堂皇的理由, 否則耗費如此龐大的人力物力,犧牲了如此多無辜的生命,又將如何交代呢?

俄烏戰爭的表面原因是由北約東擴造成的。北約為何要東擴呢?顯然是為了抑制俄羅斯的勢力與威脅。但隨著蘇聯1991年12月解體後,各加盟共和國已分崩離析。俄羅斯作為原加盟共和國之一,早已元氣大衰,自保猶恐不及,哪裡還能構成北約的威脅呢?

那麼美國霸權主義者的目的又何在呢?顯然有人希望通過戰爭獲取利益。真實的背景是,美國霸權主義者利用加入歐盟或北約為誘餌,使貪婪的烏克蘭領導人墮入陷阱,挑起了這場無謂的戰爭。如前所述,美國霸權主義者是受軍工複合體指揮操控的,必須為軍工複合體的利益服務。作為軍火商,軍工複合體需要靠出售軍火獲利,而挑起俄烏戰爭就能使軍火大賣啊!

軍火買賣雖利潤可觀,但靠戰爭獲取不義之財,是會有報應的。美國霸權主義者必將自食惡果。

日本人的邊陲心態 | 郭譽申

一個民族是否有所謂的民族性,是爭議的話題。不過,日本的思想家似乎普遍認為,日本人有共通的民族性,一種邊陲心態。日本人的邊陲心態源於日本的地理位置處於東亞的邊陲,與東亞的中心中國能夠交往卻也頗有阻隔。因此日本雖然吸收很多中國文化,卻也能自行取捨,而保留日本的特色。譬如,日本接受了很多漢字和中文書籍,卻沒有接受宦官和科舉制度。(本文主要取材自 [1]。)

『日本人有民族自尊心,同時又受到某種文化自卑感的糾纏。它與現有文化水準的客觀評價無關,一直控制著全體國民的心靈;類似一種陰翳。我們認為真正的文化是由某個他方建構的。無論如何,自己就是矮人一截。我想,恐怕這就是兩種民族的差別所在:一個始終以自己為世界的中心來發展文明,另一個則是位於該偉大文明周邊的諸民族之一。』日本文化缺乏原型,因此日本人永遠在問,何謂日本文化?

『日本社會的基本原理與基本精神,並非「從理性出發,相互獨立的平等個人」,而是「存在整體的和諧之中…保持一體的大和 (為了全體,犧牲個人的獨立、自由)」。那就是「渾然一體的和諧」。換言之,個人在「和的精神」乃至原理所形成的社會團體下,彼此並沒有很明顯的區別,而是漠然地融為一體。』

自認邊陲,日本人有很強的學習能力。其他人可能要考慮值不值得學,教師的能耐如何之類,譬如歐美大學都會列出課程的課綱,供學生決定是否要修課。日本人不會事先確認要學習的事物是否適當,也不會追問學習後能獲得什麼好處,而更重視學習的心態,因此日本人把張良幫黃石公撿鞋的故事視為學習的典範,而掃廁所也可以是一種學習。『弟子有能力學到老師無意教的事,才是學習最玄妙的地方』。

日本在古代對中國及二戰後對美國,都曾陽奉陰違、佯裝無知,以獲取政治利益。『我們…自我設定在邊陲,以確保宇宙秩序上的安全感。同時卻又翻轉此一劣勢,配合自身處境行事。…這種陽奉陰違的做法正是邊陲民顯著的精神特徵。』


日本的明治維新遠比同時間中國清末的洋務運動、變法維新成功,因為日本人有邊陲民急切學習的心態,不像中國人很以中國文化為榮,花很大功夫爭論是否該學習西學以及該學習哪些西學。

日本學習西學,領先中國。中國人初引入西學時,頗受益於日本,採用了很多日本人對西學名詞的漢文翻譯。

陽奉陰違是日本這邊陲國家的特徵,中國人須時時警惕日本人的陽奉陰違。另一方面,若中國愈來愈富強,日本也可能對美國陽奉陰違,轉而逐漸倒向中國。

[1] 內田樹,《日本邊陲論》,立緒文化,2018。

貿易倡議,美國會給台灣什麼? | 黃國樑

當二十一世紀都過了二十多個年頭了,台北跟華盛頓突然搞出個用二十一世紀當號召的「台美二十一世紀貿易倡議」,難道還奢想讓人覺得耳目一新?

美國唯一可以貿易的東西就只剩下軍火了!還指望它能給出什麼貿易的甜頭嗎?它不是連晶圓廠都要台積電去設廠了嗎?台灣還要圖這個只會搞金融的帝國什麼呢?

IPEF也就是個空殼而已!讓台灣人心碎的是,美國連這個空殼都不讓它進去。看著舔狗的赤忱可掬,拜登政府就弄個小空殼讓台灣興奮一下。

究竟台灣幹嘛這麼一副非美莫嫁的德性?已甚難考證了!可能是即便已是破落的大戶,當人貼近它時,仍然可以油然生出飄飄然的虛浮感吧!

但台灣不懂自己只是耗材嗎?跟烏克蘭是同一個概念,兩者是難兄難弟!也就是去磨耗華盛頓不敢親自下場對付的敵人的一個戰地兼墳場。

拜登不支援烏克蘭的武器,以後也未必支援台灣,因為帝國也害怕核彈射向自己。台、烏能貢獻給白宮主人的,就是一條一條喊著為自由而死的人命。最好能打到最後一個人,或一人都不剩。

這一叫啥都不帶勁的「貿易倡議」,算是一枚生前就表彰給台灣的勳章,或是一座忠貞的牌坊吧。但太平洋那頭的皇爺們,此後都不會過來燒柱香的!

美中全球博弈 | 謝芷生

自1840至1842 鴉片戰爭以來,中國歷經第二次鴉片戰爭(1856- 1860)、中法戰爭(1883-1885)、甲午戰爭(1894- 18995 )以及八國聯軍(1900-1901)等重要帝國主義侵華戰爭,加之一些零星的小戰役。中國這頭東方睡獅,還能不被驚醒嗎?否則即將瀕臨亡國滅種的厄運了。

中國弱的時候固遭來外敵的欺凌壓迫,而如今較強大了,又引起外部勢力的警惕、疑懼,招來圍堵與封鎖。真是既弱不得,也強不得,中國還有出路嗎?中國就如同一塊肥肉,周圍環繞著虎視眈眈,垂涎欲滴的豺狼虎豹。他們眼看中國身量愈來愈大,無人能一口吞下,即企圖拉幫結派,蜂擁而上,吞噬中國。但卻不敢貿然出手,擔心一擊不中,反傷了自身。

於是在躊躇中,先有2011年歐巴馬的「重返亞太」計畫,2012年再由其國務卿希拉蕊進一步提出「亞太再平衡」政策,作為補充。2018年川普發起了對中國的貿易戰。但十年過去了,他們欲達到的戰略目標,即壓制中國的崛起,保持美國的全球領導地位,並未能得心應手。拜登繼任總統後,改變了川普任內的一些對華措施,主張中、美間應是競爭而非對抗關係。然而兩國間的關係,至今沒有實質的改善。

美國與中國的接觸交往,一開始即出於「聯中抗蘇」的形勢所需,完全建立在自身利益的計算上,根本沒有任何真心誠意可言。要改善中美關係,建立牢固可持久的兩國關係,美國必須遵照中國對外關係的五項基本原則,即互相尊重主權和領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內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存。中國是社會主義國家,與美國的立國背景,總體目標上是完全不同的。中國奮鬥的目標既為了中華民族的解放、復興,也要顧及弱小國家民族的繁榮發展。美國能理解中國和平共存的五項原則嗎?

尤其只要美國霸權主義者仍將臺灣據為禁臠,實行間接佔領,用以牽制威脅中國大陸,則奢談改善中美關係,即無異癡人說夢、緣木求魚。這只能凸顯美國霸權主義者的頑固無知。

中美關係無法改善,只好双方各顯神通了。中國愈來愈強大,已導致美國為首的聯合陣線開始鬆動。首先東盟國家普遍有遠美親中的傾向。而美國後院的拉美國家,如委內瑞拉、智利、阿根廷、巴西和墨西哥都與大陸建立了密切的經貿關係。其中委內瑞拉、智利、玻利維亞和古巴,還通過軍事互訪、軍備出售、軍艦停泊等措施,與大陸建立起了初步的安全關係。

大陸除了與拉美國家加強關係外,4月20日所羅門總理蘇加瓦瑞透露,已與大陸簽署了安全協定。而之前大陸已與吉里巴斯、湯加、斐濟、巴布新幾內亞等八個南太平洋國家建立了外交關係。此引起了美國霸權主義者莫大的憂慮,擔心大陸會在這些地區設立軍事基地,尤其是地處要衝的所羅門群島。

美中全球博弈,看來美國已落居下風了。

中俄聯合空中戰略巡航 | 黃國樑

中、俄聯合空中戰略巡航自2019年開始迄今,已組織了四次。這次大陸國防部說,這是「例行性」的操演,目的是檢驗提升兩國空軍協作水平,推進兩軍戰略互信和務實合作;行動「不針對第三方」,與當前國際和地區局勢無關。

2019年中、俄首次聯合巡航是該年7月23日,中國派出2架轟-6K飛機,俄羅斯派出2架圖-95飛機混合編隊,在日本海、東海有關空域巡航。第二次是2020年12月22日,中國派出4架轟-6K飛機,俄派2架圖-95飛機聯合編隊,仍在日本海、東海空域巡航。

2019年、2020年聯合巡航

去年11月19日是第三次聯合巡航,中國派出2架轟-6K,俄派2架圖-95MC,空域仍是日本海、東海附近。

今年5月24日據日本的觀測,中方仍是4架轟-6K,俄仍是2架圖-95,不過似多了一架前蘇製伊爾20偵察機。但這次是首度進入了西太平洋,亦即實質地穿出了第一島鏈。這是對於美、日、印、澳QUAD四方會談在日本舉行的一次反制性的宣示,即使北京宣稱不針對第三方。

2021年、2022年聯合巡航

從時間上看即可測度其用意,今年是首次在上半年實施巡航,前兩年甚至已到了年底才舉行,這次距離去年那次不過是半年時間,這麼急著再聯合巡航,就是凸顯對QUAD四方對話的對抗性質,亦即中、俄絲毫不畏懼這四方的虛弱同盟!

穿出第一島鏈的意義重大,它不只針對了QUAD,還有針對台灣的意涵,新聞報導的這張圖,看不出它究竟多麼伸入太平洋,但已進入了台灣東部海域則無庸置疑,而俄羅斯的圖-95也在其中。

這與過去不同的政治意涵,我認為是,中、俄共同表明了,中國若對台動武,完成統一之戰,美、日若要介入,俄可能成為中國的側翼,甚至可以協同一起對抗美、日!

這是對拜登那句答記者問的一個尖銳回應:你要介入沒問題,那我的哥兒們也會介入。所以,要不要介入,你看著辦!

南加州長老教會槍擊案的教訓 | 郭譽申

5月15日美國加州洛杉磯地區橘郡的基督教爾灣台灣長老教會的教堂發生了一起無差別槍擊案,一名兇手在教堂內開槍掃射,造成1人死亡、5人輕重傷的慘劇。經調查,兇手和該教會的教友信眾大多是台灣裔美國人,兇手的政治信仰是兩岸統一,而眾所周知臺灣長老教會一向主張台灣獨立,因此幾乎可以確定,這是一起政治仇根引起的槍擊事件。

不論政治信仰是藍綠統獨,除了極少數的極端者,人人都對這槍擊案難過悲傷、深惡痛絕,並譴責兇手。大家都問:為什麼會發生?未來能夠避免嗎?

藍綠對抗、統獨對抗,都是從台灣延燒到美國的華人圈,因此台灣的藍綠對抗、統獨對抗應該超過美國華人圈的藍綠對抗、統獨對抗。而台灣人口又多於美國的台灣裔人口,因此台灣的政治極端者應該多於台灣裔美國人中的政治極端者。為何美國的華人圈發生政治仇根槍擊案,而台灣沒有?顯然因為台灣槍械管制嚴格,使政治極端者不容易接觸到槍械,而美國槍械管制鬆散,幾乎達到人人擁槍,槍擊案成為日常新聞,政治極端者於是有樣學樣了。

槍擊案的兇手屬於極端、不理性的統派,他顯然仇視獨派組織,但美國的獨派組織不少,他為何特別選定攻擊台灣長老教會?很可能因為台灣長老教會是少數有明確台獨主張的宗教組織。一般人的政治信仰多少是理性的、不那麼極端,會考慮執政者的施政好不好,是否廉潔等等實際問題。然而當宗教組織有政治主張時,政治信仰跟宗教信仰一樣,成為神的旨意,自然是不理性的、極端的。(「極端」僅表示追求不妥協的終極目標,未必使用暴力。) 極端、不理性的統派與極端、不理性的獨派,如台灣長老教會,很可能是最互相敵視的,這大約是兇手選定攻擊台灣長老教會的主要原因。

不論藍綠統獨,筆者希望,關心政治要理性,宗教歸宗教,政治歸政治,宗教組織不介入政治,也不要有政治主張。不過這當然是狗吠火車,很多宗教組織勢力龐大,是誰也管不了的。幸好,宗教組織積極介入政治的,還算是少數吧。

只要有選舉的激化,台灣的藍綠對抗、統獨對抗幾乎無解,於是難免在台、美產生政治極端者。台灣幸運,槍械管制嚴格,不容易因政治仇根引起槍擊慘劇。美國的華人圈沒那麼幸運,槍擊案和種族衝突在美國如家常便飯,警方和安全單位多半無力特別關注藍綠統獨的互相敵視,台灣裔美國人只好自己小心、自求多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