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之真諦 | 張魯台

國共鬥爭是中國在走向復興之路上,無可奈何地須從「聯俄」或「親美」兩條路線中作一選擇,為此,中國人已付出極大極大血的代價,如今中國已強盛起來,「聯俄」早已成為往事,只有台灣政客還在單戀美帝,意圖引外力走分裂對抗之路,役使無辜人民為其墊背。習近平提出「中國人不打中國人!」,正是給我們一個回顧慘痛歷史教訓,以及思索兩岸未來前景之提醒。

中國人不打中國人~83年前人民沉痛之哀告

「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之呼聲,最早出現在1936年12月9日,西北各界抗日救國會於《一二九宣言》周年當日,一萬五千餘名學生與市民遊行請願,要求停止內戰,一致抗日,群眾高呼「中國人不打中國人!」、「東北軍打回老家去,收復東北失地!」等口號,並在華清池前高唱《松花江上》,12月12日即爆發「西安事變」,12月24日宋子文、宋美齡兄妹與張學良、楊虎城等人談判,達成釋放蔣介石,和平解決「西安事變」之口頭協定,蔣介石於獲釋時也同意停止內戰,改組政府,改變一面倒之外交政策,及釋放政治犯等重大變革。當時之中國受日本軍國欺凌,日軍鯨吞東北後,繼續向關內推進,蠶食神州大地,蔣介石卻執意先「剿共」後抗日,此政策不為人民接受。

驚濤駭浪中之浮木~親美或聯俄

清朝中葉國勢已衰,清末更是喪權辱國,中國淪為半封建半殖民地狀態,因而有革命志士拋頭顱、灑熱血,歷十次起義行動,終於推翻滿清建立民國。民國肇建封建即廢,仍難脫帝國主義之欺凌,有識之士無不思忖如何讓中國解脫桎梏,但是僅憑國人之力欲圖復興,帝國主義者豈會給中國這個空間?這就是北洋政府僅憑一己之力,在內外交迫下,難以推動國家發展之主因;孫文則明瞭必須「喚起民眾」,及「聯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奮鬥 」,而有「聯俄聯共」之舉,對外「聯俄」接受俄援創立黃埔軍校,對內「聯共」攜手「已覺悟民眾」,共同奮鬥。在俄援及國共合作下才有黃埔子弟東征、北伐之勝利,與東北易幟、國家統一之結局,惜蔣介石並未遵從孫文遺命,以屠殺方式「清黨」,致第一次國共合作血腥收場。

蔣介石「清黨」為其個人政治路線選擇,以符合美國之意識形態,但是對於廣大人民而言,聯俄或親美並不是他們所關心了,人民只知道國人應該攜手共同抵抗日寇侵略,此為燃眉之急,而有「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之呼籲。

小島上之鬧劇~台式選舉

蔣介石之「革命」,已背離孫文革命之初衷,且始終未能達到「喚起民眾」之目的,卻由共產黨達成「喚起民眾」之事業,這一點從共軍能夠在敵後建立根據地,就是深受民眾信賴與擁護之證明,而國軍這一點就是不行,這是因為資產階級革命單向驅使群眾,人民民主革命則與群眾緊密結合,兩者有本質上之差別,遠離群眾正是蔣介石退居小島的真正原因。

國民黨退居台澎金馬,與對手爭奪政權,發展出台式選舉,選舉模式歷經:

國民黨之派系(利益取向)動員,

民進黨之悲情(台灣人要出頭天)動員,

各小黨之形象(總是曇花一現)動員,

仇中動員(悲情動員效益日減,轉炒作恐共情緒,製造仇共心理)。

務實面對選民動員

2018年九合一選舉,韓國瑜領軍勝選,突破了民進黨仇中動員模式,觀察韓國瑜選舉過程,擬歸類為「務實面對選民動員」,此模式建立在選民已有一定程度之覺醒,這可從公投結果看出,在公投議題上,選民不再惑於政客意識形態之「指導」,顯現出冷靜務實的投票取向,包括核電延命、反核食、反同志運動無限上綱、反體育運動政治化等等,有了自覺之選民,再有務實之候選人,於是韓國瑜勝選了,今後只要候選人皆能夠坦誠面對選民,以往病態動員模式,必然式微。更何況民進黨之仇恨動員,是在台灣人民與中共之間沒有任何血債基礎上憑空虛構出來了。

中國人不打中國人~共享復興榮耀

當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於《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之際,再次強調「中國人不打中國人」,會「以最大誠意、盡最大努力爭取和平統一」,這時的中國正是嫦娥四號登陸月球背面壯舉之時,中國領導人與大陸廣大民眾,在向台灣人民發出共享中國復興榮耀之邀請,相信台灣人民能夠認清「親美」只是一廂情願,「和中」更是自欺欺人,台灣人民應不至於忘記過去在聯俄與親美路線鬥爭中,所付出之沉重代價,兩岸人民必然可以攜手,在中國復興之路上,一同貢獻同享榮耀。

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之真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