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與台獨都是顏色革命 | 徐百川

現代的政治動亂有政治意識的主義之爭,馬克思的「宣傳鼓動」與美國的「顏色革命」都是透過意識型態的洗腦,以煽動人民推翻政權的典型例子。因此人民造反的政治動亂,是不能以物腐而後蟲生之類的陳腔濫調,依照古代民不聊生的「官逼民反」作為唯一模式來解釋。

光復時台灣的青少年從幼童一直到青年,都是日本對台灣的治理上了軌道之後所成長的人,對中國歷史文化與日本先前統治的兇狠殘暴都一無所知。思想都是在鄙視中國、崇拜日本,認同日本為「新母國」的皇民教育下洗腦長大。他們的心理格局就鑄造定型,根深蒂固了。

中共現在明白了香港的暴亂是青少年在反中親英的教材所誘導出來的,新疆暴亂也是毒教材所滋生,近來又爆出了小學教材被慕洋犬竄控,植入病態觀念毒害幼童心靈的嚴重後果。

從這些透過教育操控思想的實例,這下子中共應該可以由此聯想到二二八發生後,國民政府聲稱原因是:「台胞青年在日本奴化教育之遺毒的影響下,受人煽惑而妄動盲從的叛亂」,此言非虛吧?

台灣光復時並非「全民歡慶」,二二八事件也並非「全民皆反」,當時的青少年學生和台籍日軍大都對日本戰敗如喪考妣,光復對他們有何「歡慶」可言?二二八之時起而暴亂的台灣人也就僅是這些學生和軍人。

二二八如果是「官逼民反」,那應該是全民起義,怎麼會只是那些學生和軍人在作亂?其他的人不但連一點精神鼓勵和物質支援都沒有,對他們還避之唯恐不及,這與當時在大陸各地發生的「民變」相同嗎?

二二八發生時,就有人在南部電台廣播:「自人類的歷史,割去X那,於人類毫無損失」,二二八之時反的就是整個中國。到現在台獨歌頌日本殖民,凡是中國元素都反,厲行「去中國化」,這些反中思想從何而來?根源都是出自日本的奴化教育和皇民化的思想改造。

因此從教育對思想和心理的影響來分析,再證諸自幼受日本殖民教育長大的台灣人(即李登輝那一代)的言行表現,足證國民政府指稱二二八是受日本奴化的青年的暴亂,並非出於推諉掩飾政府錯誤的官方立場,而是認真追究責任,經過嚴肅的調查所得的事實。

雖然顏色革命的出現晚於二二八與台獨思想的開始,它們都是透過意識型態的洗腦,以煽動人民推翻當時的政權,本質上並無不同。

為政者應以蒼生為念 | 謝芷生

生活在臺灣的人,目前普遍擔心,大陸是否會對台實施武統。從政者,尤其作為領導人,切忌好勇鬥狠,意氣用事,逞個人一時之快,還親美挑釁大陸。

臺灣被日本殖民長達五十年。當時的中國積弱不振,多方面都落後於日本。臺灣人受日本殖民者,醜化中國、宣揚日本優點的洗腦。久而久之,少數認識不清者即失去了民族自信心,產生了以做日本人為榮,做中國人為恥的錯誤心理。此一現象,在甘願歸化為日本皇民者中,尤為明顯。不幸今日臺灣上層人物中,不少人即出身於皇民後代。他們受皇民化父兄言行的潛移默化,也產生了仇中親日的情緒。今日臺灣同胞中,越來越多人寧擁抱美日,而疏離中國,就是長期受到台獨人物顛倒黑白,指鹿為馬宣傳的結果。

大陸正專心致力於發展經濟,提高人民生活水準。尤其鑒於美國霸權主義者,拉幫結派,欲圍堵遏制大陸的崛起,他們把大陸的自求發展,視為對其霸權的挑戰,對大陸極盡圍堵打壓之能事。大陸為確保中華民族生存發展的長遠利益,只能埋頭苦幹,急起直追。

歷史的教訓告訴我們,落後就要挨打。過去由於落後於日本,不但臺灣被日本強佔殖民了五十年,還令整個大陸成為日本侵略的目標,被迫陷入了長達十四年的艱苦抗戰。不料,好不容易戰勝了日本,光復了臺灣,美國霸權主義者,又利用國共內戰,兩岸對峙的局面,乘虛而入,將臺灣長期據為禁臠。臺灣何其不幸,一再落入外族的侵佔與統治。我們如不能改變此一局面,將何顏面對列祖列宗呢?

大陸會對台實施武統嗎?鑒於大陸發展神速,綜合國力即將趕超美國,許多人憂心忡忡,不禁提出了有關兩岸未來和戰的問題。筆者不止一次明確地指出,大陸絕不會對台實施武統,因為兩岸同屬中國,手心手背都是肉,落在臺灣的炮彈,與落在大陸並無兩樣。這也是中共長期致力於兩岸和平統一的緣故。臺灣目前受制於美國霸權主義者與台獨,許多臺胞無法瞭解大陸真相,甚至有嚴重的誤會。因此才有了要求獨立的傾向。但這是他們的錯誤嗎?

由於過去中國的積弱不振,臺灣屢遭西班牙、葡萄牙、日本、美國的殖民或控制。但臺胞卻仍守住了中國文化,沒有忘記自己的根源在大陸。許多方面,臺灣保持的中國傳統與色彩甚至比大陸還濃厚。只要去過臺灣的人,都不會懷疑,臺灣就是中國的一部分。這是日本人、美國人和台獨分子都無法改變的。世上最可憐的人莫過於孤兒,生下來不知道誰是自己的父母。與孤兒同樣可憐的人,是生下來不知自己的祖國在哪兒。其實臺灣人不但有父母,也有祖國,他們並非“亞細亞孤兒”。祖國就在身邊,她的心從沒有離開過我們。

今天維也納白天的氣溫已降到了個位數。不禁令人想起那些無法獲得天然氣供應,地理位置更偏北地區的人們將如何過冬。美國霸權主義者,為了一己之私,一手挑起俄烏戰爭,實乃此一苦難的始作俑者。

最近德國終於識破了美國離間歐盟與中國的險惡用心,為了德國與德國人民的幸福、安全,其總理舒爾茨(Schulz)不顧美國與部分內閣成員的威脅與打壓,毅然決然地率領了12家大企業到北京去訪問,獲得大陸豐厚的回報。

德國是筆者的留學國,尤其留學期間還獲得社民黨(SPD)長期提供獎學金。今日看到其黨魁率團訪華,筆者由衷感到欣慰。但願臺灣的領導人也能見賢思齊,看清形勢,隨德國之後,率團去祖國大陸訪問,解除兩岸長期的心結,為臺灣與臺胞謀求幸福、安全。

台灣光復不能忘!抗日血戰不能忘!民族精神不能忘! | 劉得福

台灣光復紀念日,這是一個身為台灣人,身為中國人,不能忘記的重要日子。然而,在台獨民進黨的政治清洗下,還有多少人記得這個讓台灣人脫離日本殘酷殖民的日子呢?

一.莫忘台灣光復!

中華民國軍民在蔣中正總統的領導下,經過八年奮勇抗日,犧牲慘烈,打敗日寇,光復台灣,台灣才能脫離日據時期被日本的殘酷血腥奴役統治,重回祖國懷抱,也才有台灣人民重獲自由。

如今卻有不思飲水思源,不知感恩,還恩將仇報的台獨日奴及萬惡民進黨,在抹滅台灣光復的印記,清洗日寇殘殺數十萬台灣人的罪行,完全是在出賣台灣,甘當日本走狗,台灣人民要看清楚這群禍國殃民、跪舔日寇的台獨日奴真面目,將這群數典忘祖的敗類,掃進歷史垃圾堆。

歷史會說話!只有飲水不思源、吃菓子不拜樹頭、忘恩負義、畜生不如的台獨日本走狗,才會否定抹滅蔣總統對台灣的頁獻,才會取消「臺灣光復節」這個紀念日,才會否定「臺灣光復」這個讓台灣人重獲新生重獲自由的日子!

二.台灣光復節的由來

台灣光復節,訂於1946年10月25日,系中華民國國民政府光復台灣的紀念節日。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清廷戰敗後,台灣、澎湖列島割讓給日本。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戰敗投降後,於1945年10月25日在太平洋戰區台灣的台北市舉行日本的受降典禮,中華民國國民政府代表盟軍接收台灣。翌年8月,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頒布命令,明訂10月25日為「臺灣光復節」以為紀念。依據中華民國《紀念日及節日實施辦法》,台灣光復節屬於不放假的節日,而由相關機關、團體、學校舉行慶祝活動。

紀念日:台灣光復節
公曆日期:10月25日
起源時間:1945年10月25日
起源事件:日本戰敗歸還台灣給中國
地區:中國台灣
節日類型:紀念日
節日意義:紀念台灣光復
設定時間:1946年8月
設定地點:台北市
設立機構: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

三.台灣光復節的消失

2016年民進黨第二次執政,蔡英文5月20日甫上台,6月30日行政院就藉著拍板週休二日採「一例一休」、取消7天國定假日,一口氣把所有含有中華民國元素相關的重要國定假日全數取消 (如下),卻獨留歷史傷疤的228為國定假日,台獨禍心召然若揭。

1月2日開國紀念日翌日
3月29日革命先烈紀念日
9月28日孔子誕辰紀念日
10月25日台灣光復節
10月31日先總統蔣公誕辰紀念日
11月12日國父誕辰紀念日
12月25日行憲紀念日

四.好久好久沒聽到《台灣光復紀念歌》了!

看到歌詞,聽到歌曲,真是感動,真是熱烈盈眶~
《台灣光復紀念歌》陳波作詞,陳泗治作曲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7vcEEoGXNI

歌詞:
張燈結彩喜洋洋,勝利歌兒大家唱,唱遍城市和村莊,台灣光復不能忘。
不能忘,常思量,不能忘,常思量。國家恩惠情分深長,不能忘。
有錢難買真情意,有錢難買真爹娘,今朝重見天和地,八年血戰不能忘。
不能忘,常思量,不能忘,常思量。加緊建設衛國增光,不能忘。
張燈結彩喜洋洋,光復歌兒大家唱,唱遍城市和村莊,民族精神不能忘。
不能忘,常思量,不能忘,常思量。中華民國天長地久,不能忘。

《台灣光復紀念歌》寫於台灣光復後的1946年,由陳波先生在台北士林作詞,陳泗治作曲,展現出濃厚愛國民族風及愛鄉情懷,被編入國民小學音樂教本及國語課本第七冊,優美的歌調至今仍長存在60年代前出生的國人心中。但少有人知道,這首歌的背後有著陳波、陳泗治這兩位值得尊敬的愛國愛台灣的音樂家。

由歌詞可知在當年六百萬的台灣同胞,各行各業的民眾對於回到祖國的懷抱是多麼的欣喜,許多老一輩台灣民眾耳熟能詳。但在台獨民進黨的清洗下,絕大多數年輕人根本沒聽過這首歌,甚至不知道「台灣光復紀念日」這個日子的由來,真是令人痛心。

五.結論:

身為台灣人,身為中國人,
台灣光復不能忘!抗日血戰不能忘!民族精神不能忘!

國、共成了助長台獨意識的幫兇 | 徐百川

台灣藍營的人大都是不分年齡的把所有台灣人歸為一體,把熱烈歡慶光復的情境都看成是愛國同胞,是以認為必然是先有民怨的累積,才有二二八的爆發。鼎鼎大名的二二八研究學者王曉波就認為二二八純粹是官逼民反,更別提對二二八毫無研究的一大票國民黨頭面人物了,馬英九就是突出的典型代表。

在是非與正義的思想力量上落了下風,國民黨就跟著台獨的節奏宣稱要「永遠與二二八受難者家屬站在一起」,追悼、反省、道歉、紀念…,失去民心也失去自己的黨魂。面對有目標、有動力、齊心協力的民進黨,就像國共內戰之時士氣渙散的國民黨,重蹈了在大陸離心離德、土崩瓦解的覆轍。

中共則一直封閉僵化在國共相爭時期反蔣的二二八宣傳八股,把事變中極少數的反蔣愛國的左翼人士視為代表整個二二八的屬性。事實上左翼份子為數不多,勢單力孤,除了起了搧風點火的作用之外,在二二八是完全被邊緣化,毫無作為可言。

加上蔣介石是殘暴腐敗的政權,已經是大陸人根深蒂固的成見,而且對不了解日本殖民台灣史的大陸人看來,崇日反華的皇民心理太過逾越常情常理,超乎一般人的經驗之外,難以想像。官逼民反就成了發生二二八與台獨的唯一合理解釋。

時至今日,台獨的皇民嘴臉暴露無遺,中共竟然還是完全看不出或是不提二二八的皇民漢奸本質。最有代表性的是2017年新華社發表的文章,對二二八的定義是:「反對專制統治、要求民主自治」,「台灣同胞光榮的愛國愛鄉傳統」,「就是官逼民反」,「是台灣同胞的愛國正義行動」,最可笑的是這句「所蘊含的,是台灣同胞熾熱的愛國主義情懷」。

今年2022年台盟主席蘇輝在二二八座談會上,依然宣稱二二八是:「台灣人民反抗當年國民黨專制統治的愛國民主運動」。

台獨利用「官逼民反」「中國人迫害台灣人」的二二八悲情,並且惡魔化中國,建立台獨意識的正義性、合理性,來凝聚台灣人民支持台獨的向心力。中共美化二二八是「全國同胞反抗專制腐敗政權的愛國民主運動中不可磨滅的一頁」,根本是表錯情的丑表功。

二二八就是皇民復辟的叛國運動,中共、國民黨以「官逼民反的起義抗暴」紀念二二八,就是讚美台奸、歌頌漢奸!等於承認台獨意識的正義性、合理性。國、共絲毫不自覺這是在一面反台獨,一面卻為台獨加油打氣,成了助長台獨意識的幫兇。

媚日舔日有助於反中抗中嗎? | 郭譽申

綠營一向親日到媚日舔日的程度,包括對釣魚台的主權低調又低調,外交部長稱日台交流協會代表為「最敬愛的大哥哥」,把日本核食稱為「福食」要騙國人接納,歪曲/美化日本在台灣的殖民史,為八田與一和安倍晉三建銅像和紀念公園,把一些日本神社和儀式複製到台灣等等。

日本殖民台灣,一開始就殺了很多人,此後從不曾視台灣人為平等的國民而只有壓榨。台灣人可以不念日本的舊惡,然而綠營無以復加的諂媚討好前殖民母國,卻是世上絕無僅有的,真是丟人現眼及令人不齒。

綠營媚日舔日的原因很明顯。早年是為了反對國民黨,歪曲/美化日本的殖民統治,以比下國民黨的統治台灣。後來則是為了反中抗中,不僅要比下國民黨的統治台灣,還要貶低清朝的統治台灣,更企圖拉攏日本一起對抗崛起的中國大陸。國民黨來自大陸,於是反國民黨也可歸於反中抗中的大旗之下,可說是吾道一以貫之!

綠營大力宣揚,包括修訂中學史地課本,推崇日本的殖民台灣和二戰後的政經現代化,以貶低國民黨統治,是收效頗豐。現在的年輕人多以為,是日本殖民統治帶來台灣的現代化,而國民黨統治只有威權和不民主(只有老人依稀記得國民黨時代的經濟騰飛和創建半導體產業、全民健保)。這使民進黨得以兩度當選總統,並成為台灣第一大黨。並且,台灣人親日超過親中,使綠營可以持續以反中、台獨騙取選票。

綠營媚日舔日獲得很多政治利益,卻忽略了一嚴重後遺症:媚日舔日的台灣人喪失了自立自強的骨氣和勇氣。對於過去欺凌壓榨台灣人的日本人,這些人可以感恩戴德、諂媚討好,哪還會有自立自強的骨氣和勇氣?這些人總肖想,台灣像(沒有國格的)日本一樣自己不必有軍隊(自衛隊不是正常軍隊),但受到美國駐軍的保護。這明顯呈現於,很多反中網民勇於在網路上與對岸網民打嘴炮,但是台灣募兵卻始終不足。蔡英文明瞭這些人(包括她自己)的沒有骨氣和勇氣,即使主張反中、台獨,至今不敢延長義務兵役期到一年,更不敢宣布台獨,雖然已全面執政。

綠營媚日舔日,能使日本支持台灣抗中嗎?口頭上當然能,但是實質上是無望的。在《和平憲法》和美軍駐日下,日本人也早已喪失了自立自強的骨氣和勇氣。這充分顯示在1980年代末,當時經濟如日中天的日本乖乖的、不反抗的被美國輕易整垮而沈淪至今(參見《日本失落三十年-美日同盟如何互相對待》)。沒有骨氣和勇氣的日本人是不會為台灣人两肋插刀的,尤其現在日本的經濟和軍事實力已比不上中國大陸。

大陸領導人對綠營的媚日舔日,必定很不齒和痛恨,但是對許多台灣人的沒有骨氣和勇氣,必定很如釋重負。沒有骨氣和勇氣的台灣人,即使反中抗中,不太可能抵擋對岸的武力統一,也不太可能造成統一後的治理困難。這樣兩岸統一就比較容易了。

總之,綠營媚日舔日,看似有助於反中抗中,然而卻導致很多台灣人沒有骨氣和勇氣,其實反而不利於綠營的反中抗中!

以理服獨 | 張輝

1. 台灣跟中國沒有關係,中國沒有一天統治過台灣。

您說錯了!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一天統治過台灣。
中國的明朝1661年至1683年間,鄭氏三代統治台灣21年。
中國的清朝統治台灣1683至1895共212年。
中國的「中華民國」自1945年統治台澎金馬至今。

2. 清朝是文字/文化皆不同於漢人的外來的滿人統治中國,日本人稱當時中國人為「清國奴」,所以清朝不算是中國。

滿人自1644定都北京至1912被廣東孫中山推翻,共統治中國268年。(見下圖)
這樣的政權/政體,不論他是何種族,他對外或在國際上都代表中國,也是人類歷史上屬於中國的一個朝代,中國的一段歷史。
更何況,滿人以少數長期統治中國,早已如同台灣的平埔族,已被漢化了。
如果中國漢人是「清國奴」,那台灣的漢人或平埔族,或漢/原住民混血,被清統治212年,難道不也是「清國奴」?

3. 是「日治」時期,不是「日據」,清政府跟日本有正式割讓條約,日本合理/合法統治台灣,世界公認,所以是「日治」。

既是世界公認,合理/合法統治,為何二戰後戰敗的日本政府和軍民,捨棄了經營/統治了五十年的台灣,而撤回母國,台灣回到「原母國」的中國懷抱?(見下圖)
以戰爭為手段,從旁人那取得的土地統治之,稱「佔據」。
西班牙短暫統治台灣北部,荷蘭人短暫統治台灣南部皆是軍事「佔領」,因為當時台灣島民非西裔或荷裔,而是當地原住民及大陸福、廣兩地遷台人士為主。
因戰爭勝利取得的土地/資產,之後因戰爭失敗再返還給勝方的原主,是理所當然的。

中國政府1945年自日本取回台澎,稱日本殖民統治的五十年為「日據」是理所當然的。
民進黨執政後,「日據」改稱「日治」,甚囂塵上。
日本政府或民間或可以如此為自己粉飾,無可厚非。
但被統治之民卻美化日本統治,稱之為「日治」,則令人匪夷所思。
私以為,此改名風波應來自於日本政府,雖說不上施壓,但台灣政府沒有像樣的邦交國,為討好日本,官方將「日據」改成「日治」而教化自己子民,是無可厚非的可悲之舉。

附註:台澎的收復是二戰抗日戰爭,在中國大地上付出生命鮮血的中國千千萬萬軍民,堅持到最後獲得的勝利果實。它是屬於全體中國人或代表中國的政府的,不是僅屬於當時領導抗日戰爭的中國國民黨/國民政府,其理甚明。

臺灣民眾攻打美國大使館事件 | 張魯臺

臺灣民眾攻打「美國大使館」事件,一般稱作五二四事件或劉自然事件,是美國駐外機構第一次遭受攻擊的事件。

1957年5月24日臺灣省臺北市北門附近的美國大使館(位址相當於現在的中華路國稅局)發生群眾抗議搗毀使館事件,因為前一日一件美軍殺人案被美方臨時組建的軍事法庭宣判無罪,被害人劉自然的妻子奥特華上午10時許,出現在使館外,舉牌抗議審判不公,引發憤慨民眾聚集抗議。

1957年3月20日深夜十一時許,國民黨革命實踐研究院的打字員劉自然在陽明山美軍宿舍區遭美軍陸軍士官羅伯特·雷諾(Robert G. Reynolds)在其住屋旁,近距離從背後連開二槍,第一彈命中右臀,劉倒地後,雷諾再開第二槍,射中左肺上側,致劉當場斃命。雷諾令家中傭人報案。

美方稱雷諾是美軍顧問團團員,具有外交豁免權(其實是美軍的治外法權),案由美方組織軍事法庭審理,雷諾辯稱,當晚深夜在其住宅窗外發現有人窺視他的太太洗澡,他即步出室外查看,因為劉自然欲以木棍襲擊他,才開槍。

自衛殺人的說法很難成立,因為警方在現場並未找到木棍,浴室也沒有潮濕現象,背後開槍很難說是自衛,且第一槍已經擊中劉自然臀部,劉倒地後不可能有攻擊能力,並不需要再對劉開第二槍,雷諾致人於死之意圖極為明確。

然而1957年5月23日美方法庭宣判,雷諾「殺人罪證據不足」,判決無罪,雷諾當庭獲得釋放,在場美軍歡聲雷動淹沒了哭泣與哀嘆聲,雷諾一家三口次日取道菲律賓飛返加州。

坊間普遍認為劉自然是因為美軍物資黑市交易利益分配糾紛,被雷諾所殺。解密資料證實當時國民黨掩飾劉自然陸軍少校軍官身分。

劉自然的妻子奧特華在判決後,以《我向社會哭訴》一文投書聯合報,該文於抗議當日早上刊出,部分內容如下:「我憤慨,我痛哭,我抗議,我控訴,可是我是一個孤苦伶仃的弱女子,我只有向社會呼籲,向政府請求,請你們伸出援助的手,為先夫伸冤!為國人爭人權!」

5月24日上午10時,奧特華穿黑色上衣,由表兄陪同到美國大使館外面舉牌抗議,牌上寫著:
“The Killer Reynolds Is Innocent?Protest against U.S Court Martial for Unfair Unjust Decision"
以及中文「殺人者無罪?我控訴,我抗議!」。

現場逐漸聚攏人群,中午中國廣播公司記者至現場採訪,奧特華通過廣播哭訴:「各位同胞,自從事件發生以來,我只是難過,政府當局和美國軍方都對我表示,保證有一個公正的審判。可是等到昨天宣判了,殺人者無罪,他們軍事法庭抺殺了我們調查所得的一切證據,凡是到庭旁聽的人,都看得出來,這是美國人的一個圈套,做給中國人看的。方才得到消息,雷諾已經離開了臺灣,我今天在這兒不光是為了我無辜死去的丈夫作無言的抗議,我是為中國人抗議!我一向都認為美國是一個講自由民主的國家,沒有想到…(說到此處她忍不住又痛哭失聲,接著才又說下去),除非美國人給我們中國人一個滿意的答覆,我是不會離開這兒的。」這段哭訴廣播出去,帶動群眾的情緒。

當日是星期六下午放假,群眾越聚越多,兩點半左右,現場人數超過六千人,狹窄空間呈爆滿狀,有人高喊「殺人償命」、「打倒帝國主義」,喊打之聲不絕於耳,石塊飛入使館內,抗議群眾情緒高漲,突破警方圍堵,衝入美國大使館,搗毀十餘輛汽車,並縱火燒車,有人爬上旗桿退下美國國旗並撕毀,未及時撤出的美國使館職員有人受傷但無大礙,群眾仍然保持著理性。

因為警力有效增援與反制,不能發洩不滿情緒的部分群眾轉移目標到幾百公尺外的美國新聞處與台北市警察局(兩處相鄰)繼續抗議,天色也漸漸黑了,可怕的事來了,台北衛戍司令部重申實施戒嚴與宵禁,下令台北市警察局及台北憲兵隊驅散群眾,並對群眾開槍。

清場後統計有1人死亡(一說是3人死亡),38人受傷,111人遭到逮捕,其中71人最後無罪釋放,40人被判處6個月到1年有期徒刑,這判決在當時算是輕判。但是未參加抗議活動的許多記者卻被另案重判,基隆《民眾日報》編輯林振霆被以叛亂罪逮捕入獄,先判死刑後改判無期徒刑,坐監27年獲釋。《聯合報》記者戴獨行被判5年徒刑,還有許多記者與編輯也遭波及,嫌疑都是「陰謀擴大事端」,罪名都是"通匪",被判刑的記者算是碰上職業風險了,寒蟬效應之下從此讀者很難看到真實新聞了。戴獨行於1998年出版《白色角落》一書喊冤,奧特華因為是劉自然遺孀的關係,雖未受審,卻受到情治單位的長期監控。

美國人的面子

美國大使館被砸毀,這肯定是世界性新聞事件,更何況這是美國使館首次被砸,蔣介石也親自道歉了,相關賠償也免不了,但是美國老大哥的怒氣並未消散,因為"元凶"被蔣介石包庇。

當時的臺灣,若非有強大的幕後力量操控,是不可能爆發如此規模的抗議事件,種種跡象顯示,抗議事件與蔣經國有關,跡象太明顯了,如:成功高級中學的學生由該校教官帶領參加抗議活動,救國團人員深度介入,欠缺討論的是蔣經國為何要冒著得罪美國人的不利後果也要介入?

蔣經國在5月24日日記中記載:「為美軍法庭判殺人犯無罪一事,余憤慨到了極點,甚至想到拒絕美方之邀,取消訪美之計劃,此情感之衝動也。」顯示蔣經國對群眾抗議行為的認同,但是蔣經國是否認同打砸使館,或者說是打砸到某一程度為量?則完全不可考了,至少蔣經國不會認同打砸警察局這一部分,可知當日最少有易放難收的失控問題。

筆者認為蔣經國之介入,是要解決駐台美軍「治外法權」的國格問題,並且有利於蔣經國接班後的統治,雖然駐台美軍「治外法權」的問題,在其後的談判中並未完全解決,但是也收回涉及命案、強姦案的審判權,從駐台美軍與駐日美軍的犯罪率與犯罪類型相比,證明駐台美軍比駐日美軍要乖得多,蔣經國並未白下功夫,但是美國人可沒那麼好得罪,蔣經國仍然在之後付出了代價,也死得不明不白。

製造記憶-快到選舉,重現二二八、白色恐怖 | Friedrich Wang

大概因為選舉快到了,最近又有很多人出來回憶或者是聽說自己的親戚朋友當年遭受二二八或白色恐怖。

很奇妙的,這些人大多非常年輕甚至有些是八年級以後,不但他們的父母並沒有經歷過,甚至連他們的祖父母當時都只是小屁孩,結果今天他們自己卻能夠活靈活現,說的好像是身歷其境一樣。

記憶的確是可以製造的,而且在大腦中的強度甚至會跟自己親自經歷的差不多。這就是為什麼,柯文哲一說到比自己出生還早9年就去世的阿公,當年被國民黨抓去警察局審問的事情就會痛哭流涕;我們的天主教聖騎士陳建仁更棒,親自見證了在他出生前4年就已經發生過的二二八事件,而且還說得眉飛色舞、栩栩如生,表情非常自然,讓人無法懷疑其真實性。

這一點也不奇怪。當年納粹德國時期,一堆德國人都出來回憶自己遭受過猶太人的壓榨,要不然是破產,要不然是男人的老婆被猶太人給搶走,要不然是女人年輕的時候被逼到走投無路只好獻身給猶太人老闆。反正突然之間,所有的德國人都被猶太人給壓榨過,只要是猶太人就跟魔鬼一樣可恨,每個德國人似乎都有一段非常可怕的回憶,講起來也都是痛哭流涕。

但實際上,想要給猶太人壓榨,還不是每個人都有資格。你沒有相當的財富以及社會程度,還真是沒資格給猶太人壓榨!最後,就是歇斯底里地把猶太人送入毒氣室,只剩下一堆又一堆的白骨。

就好像1950到60年代的中國大陸也是類似如此。突然間憶苦思甜,好像所有人都當過佃農,每個人都被地主階級給壓榨過?沒有被壓榨過似乎就沒有資格說自己是新共和國的國民?結果,就是一團又一團血腥,連結十年浩劫的破壞。

上述當年德國與中國大陸的狀況,就跟戒嚴之後,尤其是最近這20年的台灣完全相同。好像只要親朋好友之中沒有經歷二二八事件就沒有資格當台灣人?前述的聖騎士更妙,自己的老爸明明是國民黨的走狗,幫忙國民黨在地方上喬事情,最後一路爬到縣長,全家都受到國民黨的照顧提拔,結果竟然可以在腦海中建構出一段感人肺腑的受迫害家族故事。您說,是不是很讓人感動?

這種荒謬的故事今天在台灣又上演,實在是讓人覺得非常難受。或許,這就是人類吧?啟蒙運動時期的理性主義認為,每個人類都該有一種理性與節制的靈魂,但事實證明這是錯誤的?

不說了,越說越悲哀。

日本殖民者如何殘殺台灣人 | 徐百川

每個獨派對八田與一的功績耳熟能詳,對228、白色恐怖咬牙切齒,但問他們什麼是「雲林大屠殺」與「三鶯走廊大屠殺」?這些覺得國民黨比日本可惡數倍的台獨,保證沒幾個說得出來!尤其是1450對日本殖民史根本完全無知,對付1450,可用以下這些史實來教育他們。

當初台人抗日,日本人是如何處置台灣人的:
日本兵活埋抗日的台灣人,用活人練習刺殺,用長螺絲釘從頭頂慢慢旋入,不是屠村就是抄家滅門。

看看雲林起義的黃貓選所散發的檄文中的一段:
「罔料去年日賊來侵疆土,民俱思清官已去,唯望平治,盡皆歸降。不意此賊大非人類,任意肆處,無大小之罪,無善惡之分,無黑白之辨,唯嗜殺戮,拏之即決,燒莊毀社,辱及婦女,種種匪法,難以盡擬,…。」

再看看親身參與雲林大屠殺的日本人今村平藏,其所留下的「雲煙瘴雨日誌」見(雲林縣志稿),其中記述:
「雲林東南一帶之地,則斗六堡東南面一半、鯉魚堡及打貓東堡各地五六百里間,凡兵煙之下,無不盡成肉山血河,既未分良窳,復薰蕕不辨,幾千房屋付諸一炬,無數生靈頃刻間斬首台上之冤魂。」
「倏忽間九百林庄成為焦土,村民血肉飛散,變成慘絕人寰地獄,旋行石榴班海豐崙之漫燒焰,隨風捲煙,陽光淒然。時全部討伐隊,橫掃雲林平原,殘砲死灰未滅,滿眸極其酸鼻,令人悵然自失。」

台灣先人簡大獅因為抗日被日軍警蒐捕,曾述及「…,日人無禮,屢次查家尋釁,且被姦淫妻女,我妻死之,我妹死之,我嫂與母死之,一家十餘口僅存子姪數人,又被殺死。」

後藤新平騙誘柯鐵虎餘部放下武器,而於林杞埔、斗六、嵌頭厝、西螺、他里霧、內林頭厝六處舉行「歸順式」,於歸順式操場悉以機槍屠殺之。

以噍吧哖(台南縣玉井鄉)事件為例,總督府採安撫誘騙之計,待外逃鄉民返鄉,即令鄉民排隊挖壕,然後開槍掃射,踢屍於壕,死者約六千人,其他阿公店大屠殺、雲林大屠殺、霧社大屠殺等等,死亡人數皆數千人至三萬餘人。

據過去日本的「台灣總督府警察沿革誌」的紀錄,在日本統治台灣最初八年間,共殺戮了三萬數千的「土匪」。

前台大法學院院長新竹人許介鱗教授根據日本官方文獻統計,日治50年共殺害台灣人40餘萬,比228多數百倍!今日台獨人士幾乎都絕口不提日本人對台灣人的殘暴。

其實只要略加審視,就可看出日本的文明除了學自西方現代化的優點之外,其實並無高尚的內涵。美其名的大東亞共榮圈,只是日本要取代西方作為東亞的新主子,其中絲毫沒有鋤強扶弱,仁愛天下的王道思想。

從日本對所有被其征服的國家和地區(尤其是台灣),令人髮指的殘忍虐殺、歧視凌辱來看,日本的文明水準其實還停留在把人活生生餵獅子的羅馬帝國時代,至多僅是我們戰國時代的秦國而已。

對皇民化欲語還休,為何? | 徐百川

對二二八進行了客觀理性的深度研究的旅日學者戴國煇(1931-2001),在他與葉芸芸合著的《愛憎2·28》書中,雖然指出:「青少年們,由於接受戰時體制下的軍國主義教育,中國人意識已逐漸被磨滅,在無意識中被培養成日本的積極爪牙。…有人暗裡跟著日本人認其(自己)為敗戰而一起涕泣。」

可是戴先生認為二二八的原因與皇民化無關,而是:「國府接收人員的素質低落則是讓台灣人幻想破滅」,「純粹而質樸的愛國心被蹂躪」,「台民的忿怒敵視是因為“天真(INNOCENCE)的戀母情結”受到挫折後的反彈」,二二八是:「INNOCENCE的激情演出了鬧劇式的悲劇-民族病變」。

二二八之時戴國煇先生16歲,是個中學生,雖受皇民教育長大,但是自己的中華意識並未被磨滅。他因此將心比心,認為「在日本的皇民化、同化政策統治下,台籍人士已存有認同危機,在光復後亟思回歸認同中國。」

然而,光復後不少青少年既然對日本戰敗是極為憂傷難過,甚至涕泣,他們怎麼可能同時還會有「純粹而質樸的愛國心」、「亟思回歸認同中國」的「戀母情結」?而且,光復後台灣人都深恐被帶上漢奸的帽子,誰敢不表態愛國?即使在二二八時,皇民的主張就是叛國,誰敢公然提出來作為訴求號召群眾?因此光復之後以及二二八事件中沒有皇民主張的言論,這並不能斷言皇民化的影響力就自動消失了。

皇民化的意義就是認賊作父、沒有脊樑骨,這實在非常刺傷台灣人的情感和神經,或許戴國煇因此欲語還休,全書僅有一句「他們(某些人)從來受著皇民化的教育以致數典忘祖,…」,點到為止,語帶保留。而把重點放在批判台獨的皇民情結,呼籲台獨「應該建立自己民族的主體性思考,不該讓日本殖民統治時期的價值觀,乃至於皇民化的價值體系繼續存在。」

另有一位經歷過二二八,著名的二二八的研究者葉明勳先生(1913-2009),光復時為〈中央通訊社〉臺灣特派員的身份,隨同第一批接收人員到台灣,為人正直不阿,滿懷言論自由的理想,日後是台灣報界舉足輕重的人物。也是1992年公布,略有增刪後1994年出版的行政院《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的主筆之一。

葉明勳著有《不容青史盡成灰》一書,敘述他在二二八的見聞,1988年在聯合報發表了〈不容青史盡成灰 ─ 二二八事件親歷的感受〉,總結了二二八的前因後果。然而根據其子葉文心的記述,對二二八發生的原因一直是他終生縈繞腦際的問題,覺得難以確切斷定。

葉明勳先生的看法是:「二二八風暴,以實質來說,不同於對異族的反抗,只是對現實的不滿和失望的一種宣洩而已」「抑且,群衆行動,從來都是缺乏理性的,也是盲目的」。並且認為「本待將心託明月,誰知明月照溝渠,實為當時民心的寫照」。

顯然他在光復那天,身歷其境所體驗到的台灣同胞如癡如醉,熱血沸騰歡迎光復的狂熱情景,永生烙印在他的靈魂深處,主宰了他探究二二八的思維。「官與民之間溝通乏善,缺乏相互的同情與理解」,是他所能想到的結論,他終其一生都未提及皇民化與二二八有無關聯,僅是指出「一些甘爲日人作鷹犬之流,也夾雜在內,叫囂搗亂,自逞其能。…」

像戴國煇與葉明勳對皇民化抱持著體諒的心態,到現在即使是研究二二八的藍營學者也不乏其人。甚至有人認為皇民化的說法是出於狹隘的政治立場,或是偏激的仇恨情緒,極不可取。

這種對皇民化的體諒心態,令人聯想到老蔣諱言忌談二二八的可能原因:一則不忍挖許多台灣人的皇民化瘡疤,避免使台灣人在顏面上難堪。二則避免對二二八不知情的大量撤退來台外省人,對台灣人產生不信任甚至敵視,徒然增添二二八的創傷和仇恨。以免破壞全台團結一心,害了他反共抗俄、光復大陸的神聖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