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懂習近平-兼談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的難題 | 譚台明

「再毛化」在某些人心中是劣義,但在另一些人心中則是勝義。

習近平是個真正的社會主義者,這沒有什麼不對,蔣經國也是。習一生從政都很乾淨,「打鐵還要自身硬」,他是有資格說這話的,尤其在一個「無官不貪」的年代,這尤其難得。習不夠民主,你不喜歡,可以罵,但看不到他的優點,甚至把優點說成缺點,那就是意識形態的偏見。

資本主義已到窮途末路,凡有點知識與思想能力的人,應不會否認這一點(我持此一觀點是從勞思光《歷史之懲罰》的思路來的,讀者可參考)。但什麼才是社會主義的實現方式?毛以階級鬥爭來保證無產階級的純潔性,以此來搞社會主義,但最終失敗。他自己也承認。(毛說︰「 一生幹了兩件事…後一件反對的人多。」)

習搞社會主義,你說這是「毛化」,可以。但習不搞階級鬥爭,所以從這點看,他不但並未毛化,而且是反毛的。(凡看不到這一點的,都是偽學者。)

那麼,習是怎麼搞社會主義的呢?一是鐵腕反貪腐,斬斷資本與權力的關係。(習曾說,「要當官就不能要發財,只能選一樣。」)這事很難,但他真搞成了。(難在那裡?請參見《習近平反腐與自由民主的取捨》。總之,比一般人想像的難得多,不是你有權力有決心就搞得了的。)第二就是扶貧。第三反托拉斯、反壟斷。第四「房子不炒」。(這事還沒搞成。要是搞成了,就是不得了的大事。)以上四件事,都是社會主義,資本主義國家不搞的。但我覺得他做的對。

要做成這四件事,習依托中國人的自尊心與傳統的理想性。此所以要提中國夢與民族復興。至於手段,你想,搞西式民主能做成這四件事嗎?資本家不結合政客反撲嗎?習反西式民主,是勢所必然,也是對的。

那麼,習能不能搞出一個「中式民主」或「社會主義民主」呢?在「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且越來越明顯)」的情況下,目前只能是謹慎地摸著石頭過河,因為民主自由,太有利於反對派了,而且無異於開大門引入西方反華勢力。緊縮有其不得已之處。當然,在執行上,很多地方做得太粗糙,可以批評,但大體上,不得不如此。

習的難點,在於未來。如何不「人亡政息」?(他總不可能永遠做下去)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最大的一個不同在於,資本主義放任人的貪婪,但以公開化與制度的制衡來抵消其壞的作用。在技術不斷進步的情況下,這招曾經很有效;但當新技術低迷,藍海消失,一片紅海時,貪婪則會使人殺紅了眼。目前的美國就是這一種情況。而社會主義呢,以權力抑制貪婪,但權力本身又可能成為獨大,恣意妄為,成了新的亂源。(不貪財而貪權)

習在二十大的報告中,特別提了歷史周期率與自我革命的問題,顯然他對此是十分有感的。(評論的人看不到這一點,則是昧於問題意識,可見根本不懂習,居然還能夸夸其談。)但習能不能做成功?他需要、也呼喚制度創新,未來如何目前尚不可知。

習的路,完全是正確的。他代表中國文化對西方衝擊一百多年後的最後一步回應,也是翻身一擊的回應。這一回應,也同時應該是超越西方,而代表人類文明走過工業革命與資本主義之後的下一步。(反觀美國與西方,工業革命的紅利吃的太順了,時代已前進,但還賴著不想動。)

社會主義,不再利用人的貪婪,則人的素質就是第一位的。人心的覺醒,相互親善,以愛與平等為主,再道德化(而非去道德化的現代化思路),強調自我節制,此或即歷史辯證發展的下一步。

反對統一,憑藉民主還是對岸善意讓利? | 郭譽申

多數台灣人反對兩岸統一。為何?台灣與大陸有幾乎相同的語言、文字、文化等等,而近年的經濟狀況也拉近,双方僅有的主要差異在政治制度,因此幾乎可以確定,台灣人反對統一的主因是,支持台灣的選舉民主制度及反對大陸的政治制度。

引用 [1] 裡的一些民調資料。如圖一,按年齡分成三組,20-39、40-59、60+,台灣較年輕者對民主的推崇程度較高,而較年長者對民主的推崇程度較低。

圖一

如圖二,年輕人支持統一的比例比40歲以上的年長者要低,支持維持現狀的比例則是顯著較高,而支持獨立的比例也是顯著較高;年長者則相反,支持統一的比例較高,而支持維持現狀和獨立的比例較低。

圖二

綜合圖一和圖二,年輕人較推崇民主,較不支持統一;而年長者則相反。這表示,支持民主與反對統一是大致一致的。也可說,台灣人確是憑藉民主反對統一。

如圖一,台灣人整體是比較推崇民主的,大致呈現逐年緩升的態勢。這與民主退潮的世界趨勢不合(參見《全球民主在退潮》)。為何如此?這些年台灣的經濟增長雖然不亮眼,卻優於美國、歐盟、日本等先進國家,更幾乎沒有受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和2010年歐洲債務危機的損害。經濟狀況不錯,自然使台灣人比較推崇當下的民主制度。

進一步思考,台灣還算不錯的經濟增長主要源於鄰近大陸這世界經濟增長引擎,加上大陸對台灣的善意讓利,如ECFA,使台灣獲得大量的對陸貿易順差。換言之,大陸的崛起和善意讓利相當程度支撐了台灣經濟,使台灣人滿意於自己的民主制度,因此反對兩岸統一。這大概是大陸始料未及的。

台灣憑藉民主反對兩岸統一,然而台灣人滿意於自己的民主制度,卻部份歸因於崛起的大陸對台灣的善意讓利,相當程度支撐了台灣經濟。因此台灣人滿意民主,是有不少誤會的成分。民主在全球退潮,實在不是那麼美好。台灣的民主制度可說是遇到貴人,碰巧走運啊!

大陸為了拉攏台灣而對台灣善意讓利,助長了台灣經濟,使台灣人滿意於其民主制度,因此反對兩岸統一。對岸應已明瞭這因果關係,恐怕會逐漸收回其善意讓利,譬如已拒絕一些我農漁產品登陸。台灣今後的日子大概不會像以前那麼好過。

若對岸改弦易轍,對台灣經濟制裁,使台灣經濟衰退,台灣人會因此不滿其民主制度,轉而支持兩岸統一嗎?有可能但難以確定。台灣人是喜愛民主本身,還是對岸的善意讓利,頗難分辨。

[1] 陳方隅《七成台灣人願意為台灣而戰、支持民主、反對統一:台灣年輕世代的政治態度》,2018年4月8日。

美元是美國的優勢也是弱點 | 郭譽申

美國大幅升息,把其高通膨分攤到全世界。美元作為世界貨幣,是美國很大的優勢。這幾乎是人盡皆知的共識。另一方面,[1] 指出美元也是美國的弱點,卻很少有人提及。這主張不算是該書的主要重點,但筆者卻認為這大約是書中最值得的部份。

美元是唯一的世界貨幣,使美國幾乎能掌控全球的金融業,長臂管轄所有的金融機構,並且對敵對的國家實行金融制裁。任何兩個國家的國際貿易,即使與美國無關也要換滙美元才能交易,等於被美國課徵了交易稅。美國擁有美元的發行權,因此金融操作的空間非常大,幾乎不用操心償還不了債務,也不用操心沒有美元無法購買外國的商品。美元的價值在世人心中已相當根深蒂固,有助於世人接受美國霸權。因此美元是美國的巨大優勢。

美元也是美國的弱點,因為世界各國,包括政府和個人,都買入大量的美國金融商品,如債劵、股票、共同基金、衍生性金融商品等等。這聽來有些奇怪。大部份的國家都很歡迎外資,最歡迎外資投資於實體經濟,如生產事業,也歡迎外資投資於金融商品。為何外國大買美國的金融商品,反而成為美國的弱點?簡單說,一般的國家都是資金不足,因此外資的投資是助益。然而湧入美國購買金融商品的外資卻是太多太多了,讓美國難以承受。

各國政府大買美國的金融商品,主要是為了保留外滙存底,有美元才能進口外國的商品及償還外債。各國的個人大買美國的金融商品則是因為,如上述,美元的價值在世人心中已根深蒂固。這兩者構成強大的美元需求。

美國對世界,尤其中國,長期有貿易逆差,照理美元會自然貶值以增加出口、減少進口,而逐漸達成外貿的平衡,然而由於上述強大的美元需求,美元並不貶值,因此使貿易逆差長期持續。這導致進口商品的價格相對低廉,而大部份的美國製造業無利可圖而外移;加上外資對美國金融商品的強大需求,使美國的金融業一枝獨秀,排擠其他產業,美國的實體經濟於是幾乎被淘空了。

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機是美國金融業過分興旺的結果。美國金融業為了滿足内外資對美國金融商品的強大需求,降低了金融商品的安全標準,終導致金融危機的爆發,而購買了很多美國金融商品的歐洲隨後爆發歐債危機。現在美國的金融商品是安全多了,但美元的需求仍然強勁,因此美國的貿易逆差仍將持續,而製造業是難以回流的。

作為唯一的世界貨幣,美元是美國很大的優勢。然而世事有一好、沒兩好,美元也是美國的弱點。美國政客因為牽就華爾街的巨大勢力,對其美元和金融業的弱點幾乎始終因循苟且、無能為力。看來這弱點還會長期糾纒美國,成為美國的沈重負擔。

[1] Matthew C. Klein,  Michael Pettis《貿易戰就是階級戰:日益惡化的階級不平等,如何導致全球經濟失衡、引發國際衝突》(Trade Wars Are Class Wars: How Rising Inequality Distorts the Global Economy and Threatens International Peace, 2021)

不可靠的GDP及其衍生的問題 | 盛嘉麟

世界各國互相競爭GDP的排名,2022年印度的GDP首度超過舊殖民主英國,居世界第五位,民族主義張揚,要索回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皇冠上的印度鑽石。最近日幣對美元匯率狂跌,中國的GDP接近日本的4.5倍。美國2022年通貨膨脹8%以上,美國的GDP也隨之快速上升,可能今年GDP增加的%要超過中國。可見GDP是相當不穩定的數據,因此衍生出不少議題。

【GDP的基本定義】
GDP = 國內總生產 = 國內總消費
國內總生產 = 天然產業(農業漁業牧業..)+工業+服務業
國內總消費 = 國民消費+政府開支+投資總額+進出口淨值
理論上講,國內總生產應該等於國內總消費。

可是要精確計算出一個國家國內的總生產,或者國內的總消費,根本是不可能的統計工程,實際上都是政府機構收集的相關統計數字,加上許多推測估算而成。

【美元匯率的不可信賴】
各國以本幣計算的GDP x 對美元匯率 = 各國的GDP
除了美國的GDP,其它每個國家的GDP都是先用本國貨幣計算,再乘以對美元的匯率,以美元價值上報聯合國、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IMF)等國際組織,以便各國互相參考比較。

但是對美元的匯率多半不是由貨幣市場憑供需來決定,許多是各國的中央銀行為了自己國家的各方利益,進行操控升降的結果。譬如中央銀行拋售美元提升本幣對美元的匯率,或是收購美元,壓低本幣對美元的匯率。除此之外還有多種工具來影響對美元的匯率,譬如最近的印度政府頒佈的國際貿易盧比結算令,以及俄國政府頒佈的天然氣石油盧布結算令,立即影響盧比盧布對美元的匯率。

更可怕的是美國利用其美元是世界貨幣的有利地位,為了壓制本國的通貨膨脹,不斷的大幅度提升利息,導致全世界美元回流,使各國貨幣貶值,美元的匯率大幅提升。美國的GDP因此與各國差距拉大。對美元匯率的不可信賴,造成了不可信賴的GDP。

因此由於今年日幣、英鎊、歐元及人民幣都對美元貶值,將造成日本、英國、歐元區國家及中國 2022年的GDP 都和美國差距拉大。

【通貨膨脹與GDP】
美國2022年通貨膨脹8%以上,只有美國的GDP隨著通貨膨脹而直接上升8%以上,而其它國家的GDP都用本國貨幣計算,即使也因為各國的通貨膨脹而上升,然而最後要經過美元匯率的調整。

【GDP per capita】
人均國民所得 = GDP/全國總人口
由於許多國家承認雙重國籍、多重護照,造成全國總人口計算困難,戶口普查可以清點國內人口,查不清居住國外的僑民、多重護照及多重國籍,使得人均國民所得難以精確計算。
譬如,加拿大10%的人口長居國外,加拿大總人口因而難以計算。
歐盟窮國如希臘、馬爾他、賽普勒斯販賣護照賺錢,有了他們的護照就可以自由進出所有歐盟國家,如同廉價販賣歐盟護照,中國人、俄國人趨之若鶩。
中南美洲窮國也販賣護照賺錢,廿多年前寡民小國貝里斯(Belize)護照賣$2000美元一本,台灣持照人口一度達到該國人口的30%。
中國雖然承認單一國籍,但是無法偵測有外國護照的人。

【GDP & GNP】
GNP = GDP – 外國人在國內的總生產 + 本國人在外國的總生產
GNP/GDP 的比率
Japan 102.54
US 101.30
China 100.44
Russia 96.21
Canada 98.26
India 98.97
Australia 96.72

嚴格的說,GNP才是一個國家擁有的真正生產總值。日本102.54表示日本人的實質國家總生產大過日本的GDP。美國、中國都是GNP大於GDP的國家。而俄羅斯、印度、加拿大、澳大利亞的GDP有許多是外國人的生產,帶點虛胖的。

但是由於前述多重護照及多重國籍的混亂狀況,使得「外國人在國內的總生產」或「本國人在外國的總生產」都不容易精確計算。

【大陸小農制度不計入GDP】
有商業交易才有統計資料,計入GDP。中國有許多小農戶,食物自给自足,無買賣紀錄,鄉民自己蓋的房屋也無買賣紀錄,都不計入GDP。相對於歐美國家商業化農業,農民生產的主糧、肉類及蛋奶,都是為了商業交易,農舍、機械、工具都列入資產,全部計入GDP。這不利於開發中國家的農業生產值的計算。

【地下經濟的調整及納入GDP】
每個國家都有地下經濟,無照的攤販、非法的盜林及盜挖沙石、私下的服務交易、美國非法移民的廉價勞工,都屬於沒有商業紀錄的地下經濟。

台灣國民所得統計,主要參照各機關調查或公務登記已有的資料,估算規避稅負及違法之地下經濟活動;譬如有照攤販的經營概況,2018年調查結果全省有31萬家有照攤販,從業人數48萬人,全年營業收入5,395億元,估計無照攤販是有照攤販的三倍,便可估算全省攤販業的總產值;譬如政府握有全省水泥的銷售耗用數量,可反推所需要的砂石供應數量,進而估算非法盜採之砂石規模。

【非法犯罪的經濟活動如何計算】
非法犯罪的經濟活動,如毒品與色情,屬於規模相當大的地下經濟,也算是服務業的產值。歐盟為了公平分攤各國上繳的歐盟經費,把所有毒品與色情等經濟活動的產值,都計入歐盟的GDP。而中國、美國、澳洲、韓國等出於道德原因,多不計入。

【工業產值與環境保護重複計算】
真正的工業產值應該減去環境污染的代價,這是工業生產的外溢傷害,但是大多數國家環境保護的意識、立法及執行都不夠完善,使工業產值包容了環境污染的代價。而許多國家政府的環境保護機構在做事後的環保投資及去污染工程,這樣的經濟活動又算是政府的費用支出,列入GDP,形成了工業生產及去污染的重複計算,GDP誇大不實的統計。

【GDP不能代表國民的生活水準】
GDP產值的配置嚴重影響國民生活水準的代表性,美國的強大陸海空軍預算,號稱是國防福利的產值;美國龐大的警察監獄司法預算,號稱是司法福利的產值;美國的華爾街巨大的金融產值,造就了極少數的金融富豪及高所得華爾街金融業者,這些產值都到不了普通百姓的身上。所以美國的GDP,服務業產值高達80%,但是國防軍事、警察監獄及金融服務與國民的生活水準無大關係。

【PPP購買力平價更能代表國民的生活水準】
因為各國的物價不同,同一美元的購買力不同,各國的 GDP 因為購買力不同,未能同等反應實際的國民生活水準,才有購買力平價(Purchasing power parity)PPP的出現。例如英國《經濟學人》雜誌所創的漢堡(Big Mac)指數,將同樣麥當勞的漢堡在各國的售價進行比較。也有以$100美元在各國能買到多少同樣的一組生活用品的數量來比較。再用以上的比較指數來調整GDP,得到PPP,目的在抵消因為貨幣貶值及不合理匯率造成的影響。雖然PPP愈來愈流行,也只是比GDP更貼近國民生活水準,而不能真正的代表國民生活水準。

譬如2020年美國的 GDP 20.98萬億美元,調整後的 PPP 只有 19.8萬億美元。
2020年中國的 GDP 14.72萬億美元,調整後的 PPP 高達 23.8萬億美元,遠超過美國。
這就代表中國的 GDP 比較貼近實際的國民生活水準,而不像美國的 GDP 包含了許多無意義的國防軍事、警察監獄及金融服務的產值,遠離美國實際的國民生活水準。

2020年日本人均GDP $40,193美元,人均 PPP $44,585美元
2020年台灣人均GDP $28,383美元,人均 PPP $59,398美元
這明顯表示了日本的人均GDP 高出台灣1.4倍,但由於物價昂貴,日本的人均PPP只是台灣的75%,日本的國民生活水準反不若台灣舒適富裕。

【中國GDP特殊的經驗調整】
中國的GDP是由各省市地方政府上呈的GDP資料匯總而成,但國家統計局會抽查並核實地方政府上呈的GDP資料,糾正誤差及錯誤。年代久了會發現某些省市慣於略略灌水,某些省市慣於保守謹慎,於是國家統計局就根據經驗秘密列表,譬如上海市 -2%、吉林省 +1%…等等,以後匯總省市政府GDP資料時,就逕自調整。國家需要確實的GDP,才能據此決定未來國家經濟發展的策略,因此中國的國家統計局公佈的 GDP 非常仔細認真,力求精準。

【聯合國試圖建立國際標準】
聯合國屬下的國民帳戶體系(System National Accounts)(SNA) 希望建立一套國際公認的概念、定義、分類和會計規則,並能滿足處於不同經濟發展階段國家的需求,提供所有國家參考使用,並協助各國編製建立與國際標準一致的國家GDP。

【結論】
雖然GDP有不穩定的因素,並且衍生出不少議題。但是GDP仍然是世界上被參考、比較及採用最多的單一數據,這個數據是集國家的統計能力及資訊力量,努力匯總而來,值得尊重。同時我們也要瞭解,GDP不能準確反映國民的生活水準,更不能準確反映國家的經濟國力,所以當各國經濟學家都在估測中國的GDP即將超越美國的時候,我們要瞭解GDP年有波動,保持勿喜勿怖的基本原則。

日本的棄民世代 | 郭譽申

最近讀了社會學者藤田孝典所著的《棄民世代》([1])。幾年前,藤田出版了很受關注的《下流老人》([2]),指出日本近年來出現了大量過著中下階層生活的可憐老人。「棄民世代」,還不是老人,照理應是現在社會的中堅,但是他們自就業之初就一直過得很不好,看來是比「下流老人」更嚴重的社會問題。

日本在1986年簽下廣場協議,日元迅速的大幅升值,形成巨大的經濟泡沫,1990年代初,經濟泡沫爆破,日本經濟陷入長期的不振,被稱為「日本經濟失落的10年或20年」。1993-2005年間泡沫經濟破滅後,是就業最困難的時期。這時期初進入社會就業的年輕人一般被稱為「就職冰河期世代」,日本政府把他們稱為「人生再造第一世代」,作者則稱他們為「棄民世代」。

「從1993年至2003年左右約十年的時間,失業率持續急速攀升,尤其在1998年以後,年輕男性的失業率大幅地提高。2003年…達到…最高值11.6%。」不僅失業率升高,即使能就業,擔任非正職員工的比例愈來愈高。「日本1985年制定的《勞動派遣法》,一開始只許可13項專門業種的勞動者能夠派遣,但是1996年卻將許可業務放寬至26項業種。甚至到了2004年,因應產業界要求將人事雇用的成本極低化,更急速放寬範圍,也對製造業的派遣予以解禁。」

棄民世代剛進入職場就遇到高失業率和正職職位減少的双重不利環境,很多人因此長期輾轉於失業和擔任非正職員工,直到30多歲的後半才終於成為正職員工,等於起步就晚了10幾、20年。很多棄民世代於是收入低、儲蓄少、難以成家、也無法期望老後的收入(無年金或低年金)。

棄民世代的問題長期被忽視,直到2019年日本政府才設立了「就職冰河期世代支援推進室」,其核心工作包括:其一為「從諮詢、教育訓練到就職,無縫接軌的支援」,其二為「配合個人狀況,給予更貼心的陪伴支援」。譬如政府提供「試用僱用補助金」,若企業把非正職員工轉為正職員工。不過這專案被作者批判為效果不彰,因為「邊緣型正職員工」的狀況比非正職員工好不了多少。

解決棄民世代問題,作者的建議包括:普遍提高各地方的最低薪資、以共享降低支出、形成勞動合作社等等。


棄民世代中最年輕的人已將近40歲,要改善他們的工作和生活困境確實很不容易。這本書因此呈現相當悲觀的調子,有一章的標題是「棄民世代將使日本走向滅亡」,並提問:「棄民世代的犯罪量增加?」雖無具體的統計數據予以證實,然而在本書出版之後,發生了一件驚人的個案,首相安倍晉三被兇手山上徹也所槍殺,兇手就屬於棄民世代。

日本有「棄民世代」和「下流老人」,難怪其經濟長期不振。現在日本的人均GDP(PPP)已低於台灣,而日本的GDP(PPP)只有中國大陸的20%。

[1] 藤田孝典,《棄民世代:當國家拋棄我們,我們該如何面對未來?》,如果出版,2021。

[2] 藤田孝典,《下流老人:即使月薪5萬,我們仍將又老又窮又孤獨》,如果出版,2016。

印度GDP超過英國的世局 | 郭譽申

英國女王逝世,連日成為國際新聞的焦點,幾乎遮蔽了關於英國的另一更重要新聞。印度的國內生產毛額(GDP)超過英國,成為全球第五大經濟體,而英國淪為第六大經濟體。現在GDP排在印度前面的只有德、日、中、美四國,這如何影響世界局勢?

其實印度GDP超過英國是大家早已預期的,只是現在被確認而已。假使考慮另一個重要的經濟指標GDP/PPP,印度的GDP/PPP不僅超過英國,也超過德、日,僅低於美、中,是世界第三。

GDP/PPP是經購買力平價(PPP)調整的GDP。GDP計算一個國家的產出,但同一產品在不同的國家的價格可能不同,計入GDP時於是有不同的數值,物價高的國家因此有較高的GDP,而物價低的國家GDP就較低。這不大合理,經濟學家於是設計出GDP/PPP,是經物價水準調整的GDP。GDP/PPP似乎比GDP更能呈現一個國家的真正產出。

印度的GDP低於德、日,但其物價水準遠低於德、日,使其GDP/PPP反而高於德、日。類似的,中國的GDP低於美國,但其物價水準遠低於美國,使其GDP/PPP反而高於美國。印度的GDP只有中國的16.6%,但其物價水準遠低於中國,使其GDP/PPP達到中國的39%。我們不能小覷印度,雖然它跟中國還有相當大差距。

印度經濟近年持續增長,原因很明顯。印度的人力成本遠低於中國,而美國為了壓制中國,很樂於支助印度,印度因此獲得很多外資的進駐。此外,印度裔在美國有不小的影響力,也是印度的助力。這些優勢仍將持續一陣子,因此印度經濟仍被看好。

美國極力拉攏印度對抗中國,印度會倒向美國對抗中國嗎?印度當然會藉此從美國得到一些好處,但應該不會真倒向美國。中、印雖然有邊界爭議,以及印度支持西藏流亡政權造成的心結,双方都知道對抗無益而頗自制。事實上,印度一向不結盟,在冷戰時在美、蘇間保持中立立場,而現在則在美、俄間保持中立立場。印度過去向蘇聯和俄羅斯購買很多武器,由此可見,印度與俄羅斯的關係可能超過與美國的關係。現在中、俄的關係升級,多少有益於中、印的關係。

印度跟隨中國逐漸崛起,預示了歐洲列強將逐漸走下世界的主要舞台。英國,以及德、法,能成為強權,都因為科學和工業革命,也因為當年交通不便利、世界交流少、很多國家不重視科技,使歐洲的先進科技不會很快被學走。歐洲因此領先世界兩三百年,造就了英、德、法等列強。現在交通便利、世界交流多、各國都重視科技,因此拉近各國的科技能力。在此狀況,英、德、法等國當年科學和工業革命時的科技優勢不可能再現,世界自然逐漸回到傳統上由廣土眾民的大國,如中、印、美、俄,主導的時代。

中概股不在美國退市了? | 盛嘉麟

中美達成重要協議,中概股退市風險暫時解除 / 深圳衛視 

廢話說了那麼多,我看就是以下的簡單事實:

1)中國在紐約上市的公司共有200多家。

2)中國公司在紐約上市的意義就是:
1. 中國公司在美國募集資本。
2. 美國的資本有了投資的出路。
3. 華爾街的金融機構有服務的傭金收入。

3)無知的美國政客只看到中國公司在美國募集資本,見獵心喜,就要藉審核基本帳務資料找中國公司的麻煩,強迫中國公司退出紐約交易所。

4)有不少家規模較小的中國公司被迫退出了紐約交易所(如中國電信、中國移動和中國聯通),無知的美國政客歡天喜地,以為計謀得逞。

5)中國忽然決定讓在紐約上市的最大的五家中國國營公司(中國石油、中國石化、中國人壽、中國鋁業以及上海石化),主動申請退出紐約交易所。

6)這一舉動嚇到美國,因為美國的資本少了投資的出路,華爾街的金融機構少了傭金收入。

7)中國決定破釜沉舟,將來200多家公司會全部退出美國的資本市場,解除兩國的資本掛勾。

8)受驚的美國的資本及華爾街的金融機構不甘損失,壓迫美國政府,重啟審核基本帳務資料的談判。

9)談判結果,依據香港的審核基本帳務資料的標準,在香港進行審核,不接受美國的故意刁難中國公司。

10)現在達成了協議,中國公司不再退出紐約交易所,維持以前的正常狀態,讓無知的美國政客學會尊重自由市場的經濟運作。

結論

對盎薩美國的鬥爭就是不能軟弱的呼叫「合則雙贏,鬥則兩輸」,而是拿出鬥爭到底,不要雙贏,不怕兩輸,破釜沉舟的決心。

比較當前的中美經濟 | 郭譽申

最近媒體時常報導中國大陸的經濟狀況不佳,包括抗疫的清零政策損害經濟、房地產商資金斷鏈留下很多爛尾樓、長江流域出現罕見的高溫旱災造成缺水缺電等等。當下的中國經濟是不好,然而今年全球都籠罩在高通膨和經濟不振的陰影下,中國的經濟算差嗎?讓我們比較當前的中美經濟。

首先看看今年的經濟數據。中國第一、二季的國內生產總值(GDP)成長率分別是 4.8% 和 0.4%,上半年總體經濟增長2.5%。美國第一、二季的GDP成長率分別是 -0.9% 和 -1.6%,上半年的總體經濟增長尚未公佈,但連兩季經濟負增長,上半年必定也是負增長。中國的經濟數據雖然比過去差,但是比美國仍然好蠻多的。

大陸在年初設定的全年經濟增長目標是5.5%左右,而上半年實際實現的經濟增長僅2.5%,確有很大落差。這大約是媒體關注報導的主要原因。大陸第二季的GDP成長率只有 0.4%,主要是因為包括上海在內的一些城市抗疫封城所導致。大陸過去的抗疫表現太優異、環境仍很乾淨,不像歐美老弱病之人多已染疫犧牲,而活著的人很多曾染疫、有抗體,因此大陸仍須堅持封城清零政策,以免瘟疫蔓延全國,很可能造成幾十萬、上百萬人染疫死亡。無論如何,以幾個百分點的經濟損失換取挽救幾十萬、上百萬人的生命,還是非常值得的。

大陸經濟走弱的另一主因是房地產產業的大幅降溫。大陸的一些房地產商,如著名的恆大集團,的債務相對於其資產是太高了,形成有危害的經濟泡沫,因此自去年開始,大陸政府對這些房地產商收緊銀根,不再放貸,以避免它們繼續擴大債務。這些房地產商急需現金償債,於是挪用了其預售屋建案的購屋民眾的繳款,但是卻不繼續其建案,而形成爛尾樓。爛尾樓損害購屋民眾的權益,當然需要合理的解決,然而大陸主動戳破其房地產的經濟泡沫,卻是好事,經濟泡沫消除了,其經濟發展才能更健康、更上層樓。

今年上半年美國經濟負增長的原因顯然是高通膨,以及為了對抗高通膨的加速升息。為何有高通膨?首先,過去兩年世界各國都大量印鈔發錢,以拯救被疫情重創的經濟,尤其美國竟增加印發了約4萬億美元作為紓困之用,自然造成貨幣貶值和高通膨(參見《自說自話,加印鈔票,荒腔走板的國家》)。其次,美國主導北約東擴,壓縮俄羅斯的安全空間,導致俄羅斯發起俄烏戰爭,造成國際能源和糧食價格的高漲,推高通貨膨脹。

俄烏戰爭對於國際能源和糧食價格的影響,對中、美應該是差不多的。然而中國的通膨遠比美國低,由此可知,美國高通膨的主因是它前兩年的印鈔紓困,而俄烏戰爭只是次要的原因。美國的抗疫政策不僅造成百萬人民染疫死亡,還導致高通膨和經濟負增長,真是一無是處!

今年全球經濟普遍不振,中、美也不例外。中國上半年經濟增長2.5%,仍優於美國的負增長。中國經濟的走弱是為了降低疫情的蔓延,減少人民染疫死亡,以及戳破房地產的經濟泡沫,都有其追求的目標和合理性。長江流域的高溫旱災,是無法預料的黑天鵝,其影響有多大,目前還難以評估。

大陸面板產業登上巔峰 | Arthur Kao

當年許文龍是對的,看清產業未來發展趨勢。2009年11月,鴻海集團的群創光電宣布與奇美電合併,群創為存續公司,更名為奇美電,奇美許家與鴻海集團為大股東。2019年7月,奇美集團認賠賣出19.6萬張群創股票,處分金額僅14.35億元,實際認列損失高達32.35億元。

中國大陸從輕工業、重化工業到高科技產業的幾乎所有民生產業,掌握托拉斯經營思維,先以國家資本集中補貼重點初創產業的研發生產環節,並提供國內市場保護措施形成良性孵化循環,再藉由舉國之力助推一帶一路大戰略,佈局海外市場准入破口,逐步以「價格破壞」提供高性價商品的方式,蠶食鯨吞國際市場橫掃全球,用白菜價搶進原有高端科技產品市場份額,不斷擠壓先進和中端國家同業的生存空間。臺灣、日、韓的面板產業存亡史,只是其中一個例子。

2021年全球經濟不景氣,但是中國大陸的面板產業卻一路扶搖高歌,收入規模創下了歷史高位。尤其在上半年,顯示面板的市場供不應求,價格也持續上漲,以至於全年整個行業的收入規模高達1366億美元,增長了18.2%。

2021年也為大陸面板產業的持續突破奠定了根基。根據統計顯示2021年,大陸本土企業的面板出貨量佔據了全球60%的市場,台灣、韓國和日本的出貨量分別是21.4%、11.5%和6.3%。

更重要的是,面板行業的收入規模排名也發生了重大變化。大陸本土的京東方以2193億元的收入位居全球第一,TCL華星光電的營業收入達到881億元,位居全球第四,排在三星顯示和LGD之後。台灣的友達和群創分別排名第五和第六,收入分別是835億元和789億元,這也是TCL華星光電首度超越友達和群創。

這意味著,大陸的面板雙雄,已經全面超過了台灣的面板雙雄,對台灣的面板產業完全形成了規模壓制。

貿易倡議,美國會給台灣什麼? | 黃國樑

當二十一世紀都過了二十多個年頭了,台北跟華盛頓突然搞出個用二十一世紀當號召的「台美二十一世紀貿易倡議」,難道還奢想讓人覺得耳目一新?

美國唯一可以貿易的東西就只剩下軍火了!還指望它能給出什麼貿易的甜頭嗎?它不是連晶圓廠都要台積電去設廠了嗎?台灣還要圖這個只會搞金融的帝國什麼呢?

IPEF也就是個空殼而已!讓台灣人心碎的是,美國連這個空殼都不讓它進去。看著舔狗的赤忱可掬,拜登政府就弄個小空殼讓台灣興奮一下。

究竟台灣幹嘛這麼一副非美莫嫁的德性?已甚難考證了!可能是即便已是破落的大戶,當人貼近它時,仍然可以油然生出飄飄然的虛浮感吧!

但台灣不懂自己只是耗材嗎?跟烏克蘭是同一個概念,兩者是難兄難弟!也就是去磨耗華盛頓不敢親自下場對付的敵人的一個戰地兼墳場。

拜登不支援烏克蘭的武器,以後也未必支援台灣,因為帝國也害怕核彈射向自己。台、烏能貢獻給白宮主人的,就是一條一條喊著為自由而死的人命。最好能打到最後一個人,或一人都不剩。

這一叫啥都不帶勁的「貿易倡議」,算是一枚生前就表彰給台灣的勳章,或是一座忠貞的牌坊吧。但太平洋那頭的皇爺們,此後都不會過來燒柱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