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天文數字的量化寬鬆 | 盛嘉麟

美國這次受到新冠病毒疫情的驚嚇,川普政府罕見的聯合了FED 美聯儲搶救疫後經濟,撒出了天文數字的美元來救市。一般人對這樣的天文數字都沒有概念,讓我簡單地算算帳。

美國聯邦政府大致上每年總預算是3兆(萬億)多美元,其中1兆多美元來自發行國債。這次美國三波的救災方案,包括發現金每人$1200、金援中小企業、進行基礎建設、貼補或入股受災企業(如波音、旅遊),總共金額高達7兆多美元,超過國家總預算的2.5倍,完全沒有編列預算,完全不計財政後果,罔顧財經倫理。

FED美聯儲宣佈了以下策略,只顧無底線搶救,不計後果:

  1. 降息到零利率(中央銀行的利率調節工具全部用光),貨幣借款幾無成本。
  2. 承購美國財政部的全部國債(國債在國內外市場賣不賣得出去都沒關係,等於直接無限的印鈔票)。
  3. 承購美國大小工司的全部公司債(不管是優質、普通、劣質、垃圾等級的公司債,儘管發債,FED 全買)。
  4. 目前美國聯邦政府估計需要7兆多美元,若有需要可以提高到9兆美元,FED 印鈔全買。

這是人類財經史上史無前例的做法,因此沒有專家能夠預測結果。

美元是世界貨幣,泛濫全球,目前有80%的美鈔都在海外流通,有趣的是$100面值的美鈔發行數量超過了$1面值的美鈔的數量,以便富人藏富。
全世界60%的各國中央銀行外匯儲備,40%的國際支付都是美金,但是美國的總生產值只佔全世界的GDP的25%,明顯暴露力有未逮的危險跡象。

川普政府這樣做當然是利用這種美元泛濫全球的態勢,只顧搶救美國,再加印9 兆美元,以全球為壑,加水熬粥。沒有人知道世界貨幣一次一次的QE貨幣寬鬆,美元泛濫全球的極終後果,我們只知道加水熬粥的後果,粥會愈來愈稀薄,美元會愈來愈稀釋。

【犇報社評】《美元量化寬鬆,救得了金融市場恐慌救不了美國經濟》一文,可供參考。

台灣經濟的不成功轉型 | 郭譽申

吾友瞿宛文是中研院退休的經濟學者,她最近出版新書《台灣的不成功轉型:民主化與經濟發展》,概述台灣從東亞四小龍的成功,轉變到近年經濟持續不振的過程,探討其經濟轉型不成功的原因,並比較台灣與南韓經濟轉型的差異。內舉不避友,筆者樂於在此簡介並推薦此書。

書中以C. Johnson的「發展型國家」理論來評估經濟發展的成敗。發展型國家理論最初被用來解釋二戰後日本的成功發展經驗,也適用於東亞四小龍中的台灣、南韓和新加坡。日本的發展型國家特色包括:採取具有發展取向、計畫式的市場經濟;以經濟民族主義為動力,獲得社會共識,立意以經濟發展來復興國家;由通產省擔任領航機構,施行產業政策來推動產業發展。

大約在1990年之前,台灣大致符合Johnson的發展型國家:採取具有發展取向、計畫式的市場經濟;以救亡圖存的「中華民族主義」為動力,獲得社會共識,立意以經濟發展來建設一個模範省以復興中華;领航機構起初不像日本通產省那麼穩定,但是經過逐步演變,形成負責執行的經濟部和擔任規畫的經建會,獲得國府高層的充分授權,有效地規畫及施行產業政策。產業政策從早期的「進口替代」後轉為「出口導向」,成功地推動了數波的產業發展,包括1950年代的紡織業、1960年代的石化業、鋼鐵業和1970年代之後的新興高科技產業。

1990年後的台灣越來越不符合Johnson的發展型國家:選舉民主的競爭使民進黨不願承認國民黨對台灣經濟的貢獻,把國府的發展型國家模式說成是僅為一黨之私的「黨國資本主義」;民進黨極力建構其「台灣民族主義」頗有進展,與中華民族主義對撞,使社會不易獲得共識,尤其在兩岸關係方面;台灣已經比較富裕,需要考慮經濟發展以外的目標,如環保、勞工、移民移工等議題,這些議題常跟政黨競爭糾纏在一起,使必須擴大的整體發展目標沒有共識;美國帶頭實行新自由主義,認為政府管得越少越好,基本上不應該干預市場,對於被保護國台灣自然有吸引力。

比較台灣與南韓,「南韓因為沒有國家認同分裂的問題,故能持續推動整體經濟發展,同時也讓社會左翼能發揮制衡力量而能促進改革。而台灣的民主轉型的道路則導致國家認同的分裂因而缺乏推動整體經濟發展的動力,同時社會缺乏制衡的力量故難以推動改革。這些因素應是民主轉型之後,台灣整體表現不如南韓的主因。」台灣的物價比南韓低廉,看似可以拉平台灣較低的人均所得,「然而對於整體經濟而言,物價持續低廉反而是顯示升級困難,絕非好的徵兆。至今,台灣經濟可說已陷入一個低投資–低成長–低物價–低薪資–低預期的惡性循環中。」下表呈現台灣近年的投資占GDP的比重遠比不上南韓。

有人開經濟學家的玩笑:「10個經濟學家有11種意見。」瞿博士這本書當然僅是一家之言,但卻是言之成理,以Johnson的發展型國家理論完整解釋台灣與南韓從過去到近年的經濟發展狀況,簡明易讀,並包含很多有價值的數據圖表。探討台灣經濟的書籍一向不多,更凸顯這本書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