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棄民世代 | 郭譽申

最近讀了社會學者藤田孝典所著的《棄民世代》([1])。幾年前,藤田出版了很受關注的《下流老人》([2]),指出日本近年來出現了大量過著中下階層生活的可憐老人。「棄民世代」,還不是老人,照理應是現在社會的中堅,但是他們自就業之初就一直過得很不好,看來是比「下流老人」更嚴重的社會問題。

日本在1986年簽下廣場協議,日元迅速的大幅升值,形成巨大的經濟泡沫,1990年代初,經濟泡沫爆破,日本經濟陷入長期的不振,被稱為「日本經濟失落的10年或20年」。1993-2005年間泡沫經濟破滅後,是就業最困難的時期。這時期初進入社會就業的年輕人一般被稱為「就職冰河期世代」,日本政府把他們稱為「人生再造第一世代」,作者則稱他們為「棄民世代」。

「從1993年至2003年左右約十年的時間,失業率持續急速攀升,尤其在1998年以後,年輕男性的失業率大幅地提高。2003年…達到…最高值11.6%。」不僅失業率升高,即使能就業,擔任非正職員工的比例愈來愈高。「日本1985年制定的《勞動派遣法》,一開始只許可13項專門業種的勞動者能夠派遣,但是1996年卻將許可業務放寬至26項業種。甚至到了2004年,因應產業界要求將人事雇用的成本極低化,更急速放寬範圍,也對製造業的派遣予以解禁。」

棄民世代剛進入職場就遇到高失業率和正職職位減少的双重不利環境,很多人因此長期輾轉於失業和擔任非正職員工,直到30多歲的後半才終於成為正職員工,等於起步就晚了10幾、20年。很多棄民世代於是收入低、儲蓄少、難以成家、也無法期望老後的收入(無年金或低年金)。

棄民世代的問題長期被忽視,直到2019年日本政府才設立了「就職冰河期世代支援推進室」,其核心工作包括:其一為「從諮詢、教育訓練到就職,無縫接軌的支援」,其二為「配合個人狀況,給予更貼心的陪伴支援」。譬如政府提供「試用僱用補助金」,若企業把非正職員工轉為正職員工。不過這專案被作者批判為效果不彰,因為「邊緣型正職員工」的狀況比非正職員工好不了多少。

解決棄民世代問題,作者的建議包括:普遍提高各地方的最低薪資、以共享降低支出、形成勞動合作社等等。


棄民世代中最年輕的人已將近40歲,要改善他們的工作和生活困境確實很不容易。這本書因此呈現相當悲觀的調子,有一章的標題是「棄民世代將使日本走向滅亡」,並提問:「棄民世代的犯罪量增加?」雖無具體的統計數據予以證實,然而在本書出版之後,發生了一件驚人的個案,首相安倍晉三被兇手山上徹也所槍殺,兇手就屬於棄民世代。

日本有「棄民世代」和「下流老人」,難怪其經濟長期不振。現在日本的人均GDP(PPP)已低於台灣,而日本的GDP(PPP)只有中國大陸的20%。

[1] 藤田孝典,《棄民世代:當國家拋棄我們,我們該如何面對未來?》,如果出版,2021。

[2] 藤田孝典,《下流老人:即使月薪5萬,我們仍將又老又窮又孤獨》,如果出版,2016。

印度GDP超過英國的世局 | 郭譽申

英國女王逝世,連日成為國際新聞的焦點,幾乎遮蔽了關於英國的另一更重要新聞。印度的國內生產毛額(GDP)超過英國,成為全球第五大經濟體,而英國淪為第六大經濟體。現在GDP排在印度前面的只有德、日、中、美四國,這如何影響世界局勢?

其實印度GDP超過英國是大家早已預期的,只是現在被確認而已。假使考慮另一個重要的經濟指標GDP/PPP,印度的GDP/PPP不僅超過英國,也超過德、日,僅低於美、中,是世界第三。

GDP/PPP是經購買力平價(PPP)調整的GDP。GDP計算一個國家的產出,但同一產品在不同的國家的價格可能不同,計入GDP時於是有不同的數值,物價高的國家因此有較高的GDP,而物價低的國家GDP就較低。這不大合理,經濟學家於是設計出GDP/PPP,是經物價水準調整的GDP。GDP/PPP似乎比GDP更能呈現一個國家的真正產出。

印度的GDP低於德、日,但其物價水準遠低於德、日,使其GDP/PPP反而高於德、日。類似的,中國的GDP低於美國,但其物價水準遠低於美國,使其GDP/PPP反而高於美國。印度的GDP只有中國的16.6%,但其物價水準遠低於中國,使其GDP/PPP達到中國的39%。我們不能小覷印度,雖然它跟中國還有相當大差距。

印度經濟近年持續增長,原因很明顯。印度的人力成本遠低於中國,而美國為了壓制中國,很樂於支助印度,印度因此獲得很多外資的進駐。此外,印度裔在美國有不小的影響力,也是印度的助力。這些優勢仍將持續一陣子,因此印度經濟仍被看好。

美國極力拉攏印度對抗中國,印度會倒向美國對抗中國嗎?印度當然會藉此從美國得到一些好處,但應該不會真倒向美國。中、印雖然有邊界爭議,以及印度支持西藏流亡政權造成的心結,双方都知道對抗無益而頗自制。事實上,印度一向不結盟,在冷戰時在美、蘇間保持中立立場,而現在則在美、俄間保持中立立場。印度過去向蘇聯和俄羅斯購買很多武器,由此可見,印度與俄羅斯的關係可能超過與美國的關係。現在中、俄的關係升級,多少有益於中、印的關係。

印度跟隨中國逐漸崛起,預示了歐洲列強將逐漸走下世界的主要舞台。英國,以及德、法,能成為強權,都因為科學和工業革命,也因為當年交通不便利、世界交流少、很多國家不重視科技,使歐洲的先進科技不會很快被學走。歐洲因此領先世界兩三百年,造就了英、德、法等列強。現在交通便利、世界交流多、各國都重視科技,因此拉近各國的科技能力。在此狀況,英、德、法等國當年科學和工業革命時的科技優勢不可能再現,世界自然逐漸回到傳統上由廣土眾民的大國,如中、印、美、俄,主導的時代。

中概股不在美國退市了? | 盛嘉麟

中美達成重要協議,中概股退市風險暫時解除 / 深圳衛視 

廢話說了那麼多,我看就是以下的簡單事實:

1)中國在紐約上市的公司共有200多家。

2)中國公司在紐約上市的意義就是:
1. 中國公司在美國募集資本。
2. 美國的資本有了投資的出路。
3. 華爾街的金融機構有服務的傭金收入。

3)無知的美國政客只看到中國公司在美國募集資本,見獵心喜,就要藉審核基本帳務資料找中國公司的麻煩,強迫中國公司退出紐約交易所。

4)有不少家規模較小的中國公司被迫退出了紐約交易所(如中國電信、中國移動和中國聯通),無知的美國政客歡天喜地,以為計謀得逞。

5)中國忽然決定讓在紐約上市的最大的五家中國國營公司(中國石油、中國石化、中國人壽、中國鋁業以及上海石化),主動申請退出紐約交易所。

6)這一舉動嚇到美國,因為美國的資本少了投資的出路,華爾街的金融機構少了傭金收入。

7)中國決定破釜沉舟,將來200多家公司會全部退出美國的資本市場,解除兩國的資本掛勾。

8)受驚的美國的資本及華爾街的金融機構不甘損失,壓迫美國政府,重啟審核基本帳務資料的談判。

9)談判結果,依據香港的審核基本帳務資料的標準,在香港進行審核,不接受美國的故意刁難中國公司。

10)現在達成了協議,中國公司不再退出紐約交易所,維持以前的正常狀態,讓無知的美國政客學會尊重自由市場的經濟運作。

結論

對盎薩美國的鬥爭就是不能軟弱的呼叫「合則雙贏,鬥則兩輸」,而是拿出鬥爭到底,不要雙贏,不怕兩輸,破釜沉舟的決心。

比較當前的中美經濟 | 郭譽申

最近媒體時常報導中國大陸的經濟狀況不佳,包括抗疫的清零政策損害經濟、房地產商資金斷鏈留下很多爛尾樓、長江流域出現罕見的高溫旱災造成缺水缺電等等。當下的中國經濟是不好,然而今年全球都籠罩在高通膨和經濟不振的陰影下,中國的經濟算差嗎?讓我們比較當前的中美經濟。

首先看看今年的經濟數據。中國第一、二季的國內生產總值(GDP)成長率分別是 4.8% 和 0.4%,上半年總體經濟增長2.5%。美國第一、二季的GDP成長率分別是 -0.9% 和 -1.6%,上半年的總體經濟增長尚未公佈,但連兩季經濟負增長,上半年必定也是負增長。中國的經濟數據雖然比過去差,但是比美國仍然好蠻多的。

大陸在年初設定的全年經濟增長目標是5.5%左右,而上半年實際實現的經濟增長僅2.5%,確有很大落差。這大約是媒體關注報導的主要原因。大陸第二季的GDP成長率只有 0.4%,主要是因為包括上海在內的一些城市抗疫封城所導致。大陸過去的抗疫表現太優異、環境仍很乾淨,不像歐美老弱病之人多已染疫犧牲,而活著的人很多曾染疫、有抗體,因此大陸仍須堅持封城清零政策,以免瘟疫蔓延全國,很可能造成幾十萬、上百萬人染疫死亡。無論如何,以幾個百分點的經濟損失換取挽救幾十萬、上百萬人的生命,還是非常值得的。

大陸經濟走弱的另一主因是房地產產業的大幅降溫。大陸的一些房地產商,如著名的恆大集團,的債務相對於其資產是太高了,形成有危害的經濟泡沫,因此自去年開始,大陸政府對這些房地產商收緊銀根,不再放貸,以避免它們繼續擴大債務。這些房地產商急需現金償債,於是挪用了其預售屋建案的購屋民眾的繳款,但是卻不繼續其建案,而形成爛尾樓。爛尾樓損害購屋民眾的權益,當然需要合理的解決,然而大陸主動戳破其房地產的經濟泡沫,卻是好事,經濟泡沫消除了,其經濟發展才能更健康、更上層樓。

今年上半年美國經濟負增長的原因顯然是高通膨,以及為了對抗高通膨的加速升息。為何有高通膨?首先,過去兩年世界各國都大量印鈔發錢,以拯救被疫情重創的經濟,尤其美國竟增加印發了約4萬億美元作為紓困之用,自然造成貨幣貶值和高通膨(參見《自說自話,加印鈔票,荒腔走板的國家》)。其次,美國主導北約東擴,壓縮俄羅斯的安全空間,導致俄羅斯發起俄烏戰爭,造成國際能源和糧食價格的高漲,推高通貨膨脹。

俄烏戰爭對於國際能源和糧食價格的影響,對中、美應該是差不多的。然而中國的通膨遠比美國低,由此可知,美國高通膨的主因是它前兩年的印鈔紓困,而俄烏戰爭只是次要的原因。美國的抗疫政策不僅造成百萬人民染疫死亡,還導致高通膨和經濟負增長,真是一無是處!

今年全球經濟普遍不振,中、美也不例外。中國上半年經濟增長2.5%,仍優於美國的負增長。中國經濟的走弱是為了降低疫情的蔓延,減少人民染疫死亡,以及戳破房地產的經濟泡沫,都有其追求的目標和合理性。長江流域的高溫旱災,是無法預料的黑天鵝,其影響有多大,目前還難以評估。

大陸面板產業登上巔峰 | Arthur Kao

當年許文龍是對的,看清產業未來發展趨勢。2009年11月,鴻海集團的群創光電宣布與奇美電合併,群創為存續公司,更名為奇美電,奇美許家與鴻海集團為大股東。2019年7月,奇美集團認賠賣出19.6萬張群創股票,處分金額僅14.35億元,實際認列損失高達32.35億元。

中國大陸從輕工業、重化工業到高科技產業的幾乎所有民生產業,掌握托拉斯經營思維,先以國家資本集中補貼重點初創產業的研發生產環節,並提供國內市場保護措施形成良性孵化循環,再藉由舉國之力助推一帶一路大戰略,佈局海外市場准入破口,逐步以「價格破壞」提供高性價商品的方式,蠶食鯨吞國際市場橫掃全球,用白菜價搶進原有高端科技產品市場份額,不斷擠壓先進和中端國家同業的生存空間。臺灣、日、韓的面板產業存亡史,只是其中一個例子。

2021年全球經濟不景氣,但是中國大陸的面板產業卻一路扶搖高歌,收入規模創下了歷史高位。尤其在上半年,顯示面板的市場供不應求,價格也持續上漲,以至於全年整個行業的收入規模高達1366億美元,增長了18.2%。

2021年也為大陸面板產業的持續突破奠定了根基。根據統計顯示2021年,大陸本土企業的面板出貨量佔據了全球60%的市場,台灣、韓國和日本的出貨量分別是21.4%、11.5%和6.3%。

更重要的是,面板行業的收入規模排名也發生了重大變化。大陸本土的京東方以2193億元的收入位居全球第一,TCL華星光電的營業收入達到881億元,位居全球第四,排在三星顯示和LGD之後。台灣的友達和群創分別排名第五和第六,收入分別是835億元和789億元,這也是TCL華星光電首度超越友達和群創。

這意味著,大陸的面板雙雄,已經全面超過了台灣的面板雙雄,對台灣的面板產業完全形成了規模壓制。

貿易倡議,美國會給台灣什麼? | 黃國樑

當二十一世紀都過了二十多個年頭了,台北跟華盛頓突然搞出個用二十一世紀當號召的「台美二十一世紀貿易倡議」,難道還奢想讓人覺得耳目一新?

美國唯一可以貿易的東西就只剩下軍火了!還指望它能給出什麼貿易的甜頭嗎?它不是連晶圓廠都要台積電去設廠了嗎?台灣還要圖這個只會搞金融的帝國什麼呢?

IPEF也就是個空殼而已!讓台灣人心碎的是,美國連這個空殼都不讓它進去。看著舔狗的赤忱可掬,拜登政府就弄個小空殼讓台灣興奮一下。

究竟台灣幹嘛這麼一副非美莫嫁的德性?已甚難考證了!可能是即便已是破落的大戶,當人貼近它時,仍然可以油然生出飄飄然的虛浮感吧!

但台灣不懂自己只是耗材嗎?跟烏克蘭是同一個概念,兩者是難兄難弟!也就是去磨耗華盛頓不敢親自下場對付的敵人的一個戰地兼墳場。

拜登不支援烏克蘭的武器,以後也未必支援台灣,因為帝國也害怕核彈射向自己。台、烏能貢獻給白宮主人的,就是一條一條喊著為自由而死的人命。最好能打到最後一個人,或一人都不剩。

這一叫啥都不帶勁的「貿易倡議」,算是一枚生前就表彰給台灣的勳章,或是一座忠貞的牌坊吧。但太平洋那頭的皇爺們,此後都不會過來燒柱香的!

褪色的諾貝爾經濟學獎 | 盛嘉麟

諾貝爾經濟學獎,理論上應該頒發给他的經濟學理論與實踐,對世界經濟活動及狀況有偉大貢獻的人。但是實際上都是頒给了在圖書館、書房、辦公室研究經濟學的枝節理論的蛋頭學者,只是在學理上作出了特出細微的填補,對世界經濟活動幾乎並不相關,完全脫節;比起物理、化學、醫學的得獎人,嚴重遜色。

【廿年的紀錄】

諾貝爾經濟學獎多半是三兩個人合得,為了簡化,以下是首位得獎人的名單及他們的研究主題。

2000 James Heckman 詹姆斯·赫克曼 美國 芝加哥學派 微觀計量經濟學用于個體和家庭行為的理論和方法。

2001 George Akerlof 喬治·阿克洛夫 美國 凱恩斯學派 資訊不對稱的市場理論。

2002 Daniel Kahnemam 丹尼爾·卡尼曼 美國 新興古典學派 結合心理學與經濟學的研究分析。

2003 Robert Engle 羅伯特·恩格爾 美國 新興古典學派 時間變化和共同趨勢的分析。

2004 Finn Kydland 芬恩·基德兰德 挪威 新興古典學派 總體經濟政策的時間一致性。

2005 Robert Aumann 罗伯特·奥曼 美國 耶路撒冷大學 賽局理論對衝突與合作的理解。

2006 Edmund Phelps 埃德蒙·费爾普斯 美國 哥倫比亞學派 總體經濟跨期决策權衡。

2007 Leonid Hurwicz 里奥尼德·赫维克兹 美國 明尼蘇達大學 機制設計理論的基礎。

2008 Paul Krugman 保羅·克魯格曼 美國 凱恩斯學派 經濟活動貿易模式和區域的分析。

2009 Elinor Ostrom 埃莉諾·奥斯特羅姆 美國 新制度學派 經濟治理對普通民眾的貢獻。

2010 Peter Diamond 彼得·戴蒙德 美國 MIT學派 市場搜尋理論。

2011 Thomas Sargent 托馬斯·薩金特 美國 哈佛 新古典學派 總體經濟學的成因及效果。

2012 Alvin Roth 阿爾文·羅思 美國 史丹佛學派 穩定分配與市場設計。

2013 Eugene Fama 尤金·法馬 美國 芝加哥學派 資產價格的經驗分析。

2014 Jean Tirole 讓·梯若爾 法國 MIT學派 市場力量和監管的分析。

2015 Angus Deaton 安格斯·迪頓 英國 劍橋學派 消費、貧困和福利的分析。

2016 Oliver Hart 奥利弗·哈特 英國 普林斯頓學派 契約理論。

2017 Richard Thaler 理查德·塞勒 美國 芝加哥學派 行為經濟學。

2018 William Nordhaus 威廉·諾德豪斯 美國 MIT學派 氣候變化與總體經濟。

2019 Abhijit Banerjee 阿巴希·巴納吉 美國 哈佛學派 全球解決貧困的實驗。

2020 Paul Milgrom 保羅·米爾格羅姆 美國 斯坦福 學派 拍賣理論的新方法。

2021 David Card 戴維·卡德 美國 普林斯頓學派 勞動經濟學。

【近親繁殖地域限制95%盎猶】

這22屆經濟學得獎人,集中在美國,多半出身美國哈佛大學、麻省理工、斯坦福大學、芝加哥大學、普林斯頓大學、哥倫比亞大學、英國劍橋大學,集中隸屬於資本主義主體的芝加哥學派、斯坦福學派、普林斯頓學派、新興古典學派、MIT學派、凱恩斯學派,95% 是盎猶白人,對於廣大的世界各國學者,不屑一顧。

【中國卅年來的經濟奇蹟視而不見】

中國自1970年以來的經濟奇蹟,從微不足道的經濟小國,GDP連續以19.30%、7.83%、13.43%、14.72%、 14.23%、7.04%、4.4%,從GDP世界排名第7,世界佔額3.09%,直升到2021年GDP世界排名第2,世界佔額18%,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達到25%左右。

這樣一件人類社會歷史的經濟奇蹟,可見中國國內的優秀的群體經濟學家,主導中國的經濟發展道路,隨便舉例便有劉元春、溫鐵軍、林毅夫、彭文生、黃奇帆、沈建光、周小川、易綱、龍永圖、戴融、余永定、海聞、劉世錦、張維迎、鄒恆甫、吳敬璉、李稻葵,多到不勝枚舉。主導中國經濟的優秀人才,至少也有三、五位夠格得獎,竟然廿年來沒有一個人獲頒諾貝爾經濟學獎,挪威、瑞典那幫目光如豆的蛋頭經濟學獎委員,哪有高格的境界來頒經濟學獎?

【俄羅斯央行行長經濟學家納比烏利娜】

俄羅斯“鷹派女行長”埃爾維拉·納比烏利娜(Elvira Nabiullina),自克里米亞事件後,她便力推盧布在貨幣市場實現自由流動,成功應對盧布匯率腰斬的困局。事後在她的帶領下,俄央行積累出了位列全球第四、高達6300億美元的外匯儲備。把美元外匯降至16.4%,提高黃金儲備達到2271.2噸,佔比22%,清空美國國債,提高人民幣儲備到13%。耗時8年精心準備,打造出俄羅斯金融堡壘。

雖然俄羅斯減少了美元儲備,但是美元、歐元和英鎊仍佔其總儲備量的50%以上。2月26日,美國、歐盟、英國和加拿大等西方大國突然發表聯合聲明,宣布禁止俄羅斯的幾家主要銀行使用SWIFT國際結算系統,凍結俄羅斯存放西方國家銀行外匯儲備的美元、歐元、日幣和英鎊,約值3000億美元。當天俄羅斯的盧布對美元匯率從73:1落到136:1,拜登羞辱普京要把盧布貶成廢紙。

納比烏利娜馬上宣佈採取以下對策,挽救了盧布:
1)不友好國家必須用盧布購買俄羅斯的天然氣及石油。
2)盧布和黃金掛勾,5000盧布無限制兌換1公克黃金直到6月30日。
3)因為海外外幣儲備被歐美凍結,俄羅斯將以盧布支付對外的到期債務。
不到38天盧布對美元匯率從136:1漲回72:1,略高於戰前。

對這樣高智慧、高魄力、高膽識、雄才大略的經濟學家,如果納比烏利娜沒有得到2022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那麼瑞典斯德哥爾摩的經濟學獎委員,真沒有資格來頒經濟學獎了。

面對疫情,資本主義體制改革,此其時矣 | 譚台明

美國未能選擇正確的防疫政策,一般人認為是國情的問題。但是,我認為「制度是為了人的幸福而存在,不是人為了制度的運作而存在。」應該是顛撲不破的。所謂「生活的意義在增進人類全體之生活」,而非只增進部分人類之生活,卻要犧牲或剝削另一部分人類。

新冠疫情初起,大家都以為這是個暫時現象,「等疫苗出來就好了」。但事實並非如此。那麼,我們就應當有一個覺悟︰假裝病毒不存在,強行恢復舊秩序(目前的所謂「共存」)是不合理也是不人道的,何況有越來越多的證據懷疑「共存」對經濟發展的長期助益。因此,我們的思路,應從「回到流行病前的世界秩序」改成「建立更能適應流行病長期存在的世界秩序」。

這個新秩序,顯然最重要的就是要加強醫療體系軟硬體的建設。這意味著要投入更多的資金;比如說,是否能有大量的資金投入世衛組織與紅十字會等已有的全球性機構,而更為有力地協助各國做好疫情防治管控。這是一件明顯可以做的事。但問題是,資金需求極為龐大,而投入的資金有沒有回報呢?沒有回報誰來投入?這就不能不碰觸到更為根本的「社會體制」問題。

其實現代社會早就進入一個資金過剩的時代,但仍然有許多該做的事情因缺錢而不做。教育、醫療以及許多窮困社區、窮困國家的基礎建設等等。資金為什麼不進入這些缺錢的地方呢?因為沒有回報。所以大量的資金寧願變成熱錢去炒作金融,也不願意去做實際有益於全人類幸福的事情。這似乎印證了「資本是逐利的」這句話。

如果強行改變資本逐利的本性,這勢必是天翻地覆的變革;但想方設法改變種種產業之間的連結,把不能獲利的投資改為某種形式的獲利(儘管可能是長期且微利),則未必是不可能的;這很考驗人類的創造性。

這種涉及「體制改革」的事當然很難,且非一蹴可幾;但並非絕無可能,更非不能有所嘗試。所以應該成為一個值得探討、實驗的重大課題。何況新冠疫情的長期化,更是給出了一個迫切而鮮明的需求,因而這更應該成為各方關切的熱門顯學。

如果領導世界的大國,能認真面對這樣的問題,而體認到「體制改革」是有必要的,那麼,人類文明是可能以新冠為契機,而開啟一個新的全球治理且和諧互助的新時代。但目前趨勢顯然並不是這樣;西方大國仍然一味地宣揚「歷史終結」,以為現在西方的體制就是最好的體制,凡與此不同就是邪惡的,將其妖魔化,製造對立,再裹脅全球共同圍剿,甚至不惜訴諸戰爭,務求去之而後快。這種褊狹的心態,是徹底的不思進取,故步自封;是先將體制封聖,然後再以人服務於體制;而非理性地看待體制,靈活改造利用以求服務於全體人類。這不是在「增進全體人類之生活」,而是懷有只想「增進部分人類之生活」的私心;其不可取、不足以開啟一個新時代,是很明顯的,也因此令人覺得可悲!

而且,非常不幸的,由於我們已進入一個全球分工、聯動緊密的全球化時代,所以所有變革的嘗試,若不得領袖國家的倡導或至少是默許,是無法展開的。因為在現有體制之下,你不遵從領袖國家的意志,將會失去應得之資源分配,從而削弱國力,而更不可能從事改革。

新冠疫情未來會如何?不得而知。但可相信,即便此波既平,恐不久它波又起。歷史發展弔詭的很,總在你以為萬事大吉之時,適時地給你新的難題;無非上帝在倒逼人類扣問良知︰你是要順慣性、吃老本、規避問題、貪圖享受呢?還是要恢復人之所以為人之道德性(關愛他人而非自私自利)與主體性(四傍無依,壁立萬仞;敢於創造而非依賴既有)去直面自我,應對挑戰,以維護人性尊嚴,創造適應環境的新時代?

孟子說:「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幾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舜明於庶物,察於人倫,由仁義行,非行仁義也。」時代豈不是正在呼喚我們要「明於庶物」(科學地、理智地看待問題)「察於人倫」(明白人性尊嚴與人我相安之道),秉於內在之仁義本心去改革、創新(由仁義行),而非以為外在的制度就是仁義,因而死抱不放(非行仁義也)。

深盼有權有勢者(民主社會,人人皆是有權有勢者)能明白此理,應對上天的考題,交出正確的答卷,將人類的文明順勢再上推一個台階;否則,不進則退,不僅原地打轉,找不到出路,且混亂的局面與錯亂的價值觀將層出不窮,勢將危機四起,舉世不安。果如此,豈不悲哉!

中、美有債務危機?恆大如何?「現代貨幣理論」解惑 | 郭譽申

2008全球金融風暴,隨後又有歐債危機,使世界經濟陷入衰退或不振多年,到2016年才大致恢復。然而去年新冠病毒疫情蔓延全球,再度重挫世界經濟。長期的經濟不振使大部份國家,包括美、中,都累積了龐大的債務或赤字。最近中國的恆大集團出現倒閉危機,一些好事者於是危言聳聽:中、美都有債務危機,可能會破產。

S. Kelton教授恰在此時出版《赤字迷思》(The Deficit Myth, 2020),以淺白的話語介紹「現代貨幣理論」(modern monetary theory),適用於擁有貨幣主權的國家,這樣的國家能自行發行本國的貨幣、票券等,不受其他國家的干擾或一些規定的限制 (如保證可兌換黃金)。中、美都有貨幣主權;但是很多歐洲國家使用歐元,本身卻不能發行歐元,就沒有貨幣主權。

書中強調現代貨幣理論與傳統貨幣觀念的差異,後者早已深入人心,形成許多迷思,而前者則要破除這些迷思:

迷思一:政府應該像家庭一樣收支平衡。
真實是:政府和家庭不同,因為它發行自己所使用的貨幣。

迷思二:赤字是過度支出的證據。
真實是:是否過度支出,端看是否引起通貨膨脹。

迷思三:政府赤字使我們都被債務追著跑。
真實是:國債不構成任何財務負擔。

迷思四:政府赤字排擠了私人投資,讓我們變得更窮。
真實是:財政赤字增加了國民集體的財富和儲蓄。

迷思五:貿易逆差代表國家輸給順差的國家了。
真實是:貿易逆差其實是「東西」的順差。

迷思六:社會安全保險和醫療保險等福利制度,財政上沒有辦法一直支持。我們負擔不起。
真實是:只要聯邦政府願意付錢,總是有能力可以支持這些制度。關鍵是我們的經濟能長期生產人們所需的實質商品和服務。

簡單說,擁有貨幣主權的國家可以隨時印鈔票償還債務,因此財政赤字本身不是問題,也沒有國家破產的問題(即無力償付其債務);若財政赤字引起通貨膨脹(即貨幣貶值),才是問題,因為劇烈的通貨膨脹會導致經濟崩潰。換言之,若經濟疲弱,財政赤字能夠提振經濟,是好事;反之,若經濟已經溫熱,財政赤字很可能引起通貨膨脹,就需要小心了。

不過,經濟是疲弱或溫熱,有時並不容易判定,這是經濟決策的難處。美國現在已有一些通貨膨脹,而且似乎全球都有通貨膨脹,但是聯準會的經濟學家認為這是暫時性的,不足為慮。他們的判定是否正確只能等時間來驗證了。

反中者常喜歡說,中國大陸赤字龐大,不久就會破產或經濟崩潰;而反美者也會說,美國赤字龐大,可能會破產或經濟崩潰。根據現代貨幣理論,這些都是無稽之談。赤字根本不會造成破產,只可能造成通貨膨脹;現在中、美是有點通貨膨脹(美國通膨高於中國),但是離經濟崩潰還遠得很。政治狂熱者這樣造謠生事,只顯示自己的無知,可以休矣。

最近恆大集團有倒閉危機,根據8月底披露的2021年上半年財報,集團負債總額達人民幣1.97兆元(約合3050億美元)。就企業而言,這是非常龐大的金額,但是與美國今年1.9兆美元的疫情救助計劃比,仍是小巫見大巫 (不到1/6而且恆大還有很多資產),因此即使恆大倒閉,大陸政府完全吃得下它的債務,不可能造成金融或經濟崩潰。恆大事件顯示,私有企業有積極進取的優點,也有過分貪婪擴張的風險。「國進民退」有時是私有企業咎由自取啊!

如何評價馬克思? | 郭譽申

由於反共,台灣很少提馬克思。維基百科/馬克思裡主要在介紹馬克思的經歷和學術貢獻,尤其後者。他有很多重要的學術貢獻,但跟一般大眾關係不大,而與一般大眾相關的評語如:「馬克思也被人們認為是人類歷史上最有影響力的人物之一」,卻少有解說。維基百科似乎不想多說馬克思對人類的貢獻。

馬克思創立的馬克思社會主義,長期以來受到了許多人的讚美和批評。從其反對者的評語,我們或許更能看出馬克思對人類的影響。Sir Karl Popper是英國皇家科學院院士,獲譽為20世紀最偉大的哲學家之一,他擁護民主和自由主義,並對馬克思理論有很多批判。以下引自Popper的名著 [1]:

在這個時代中,為所欲為的資本主義…帶來的絕望和悲慘,是生活在今天的我們難以想像的。其中又以對婦女和兒童的剝削,特別導致令人難以相信的痛苦。底下是馬克思《資本論》中的兩個例子:「九歲的威廉.伍德,開始工作時是七歲十個月…。他每星期從早上六點工作到晚上九點…一個七歲的小孩每天要工作十五小時!」…六歲的小孩被迫每天勞苦十五小時,並不是不尋常的事…「瑪麗安與其他六十位女孩,沒有停止地工作了二十六個小時,三十個人擠在一間屋子裡…。一位來遲的醫生凱伊斯先生,對一角的陪審團報告說:『瑪麗安是在過度擁擠的房中工作過久而致死…』…」即使到了1863年馬克思寫《資本論》時,工人階級依然處於這種狀況;這種當時的專業經濟學家、教會人士都容忍甚至為其辯護的罪行,激起了馬克思強烈的義憤,他對這罪惡所做的激烈攻擊,將使他在人類的解放者中永遠佔有一席地位。

全球的大部份人都活在資本主義的世界,現在的資本主義世界比《資本論》的時代是好太多了(雖然仍不令人滿意),千千萬萬的勞動階級能夠活得像人,這主要都拜馬克思及其追隨者對資本主義的批判和激烈衝撞所賜,因此筆者贊同哲學家Peter Singer的評價,馬克思的影響可以與耶穌和穆罕默德相比 [2] (筆者認為還應該加上孔子和釋迦牟尼)。

有些人反對馬克思,因為馬克思主義與資本主義的對抗曾造成千萬人的死傷。然而回顧基督宗教與伊斯蘭教的對抗,以及兩教的内部教派衝突,都曾造成千萬人的死傷,這些不影響耶穌和穆罕默德的不朽地位,同樣地馬克思主義與資本主義對抗所造成的損害應該也不影響馬克思的不朽地位。

馬克思理論有不少對未來的預言,如資本主義將自我毀滅,而最終的世界將是沒有階級和國家的共產共享社會等。這類的預言被很多學者論證否定(如[1])。其實這類的預言是否可能實現,就像基督宗教與伊斯蘭教所許諾的天堂是否存在,是永遠無法證實的,因此並不重要。讓耶穌、穆罕默德和馬克思不朽的是他們那堅強的正義感和人道主義,以及對人類的影響。

由於反共,馬克思的不朽貢獻尚未被世人普遍認可。然而世界仍深陷於嚴重的貧富不均中,世人仍將反覆召喚馬克思的偉大精神和思想。

[1] Karl Popper:《開放社會及其敵人》,商周出版,2020,807-8頁。

[2] Peter Singer, Marx: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1st edn) , 2000,第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