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北約和金磚峰會呈現富國和窮國的對立 | 郭譽申

上週舉行了金磚國家峰會的視訊會議,接著是在德國南部埃爾茂的G7峰會,這兩天又有西班牙首都馬德里的北約峰會。金磚峰會大致支持中、俄,及反對美歐對俄羅斯的制裁。而G7、北約則對中、俄擺出積極對抗的姿態,雖然對中、俄有些差別對待。

G7和北約是美歐已開發富國的組織,而金磚五國,中、俄、印度、巴西和南非,都是開發中大國,可說是窮國,包括開發中國家和未開發國家,的代表。金磚峰會顯示金磚國家對中、俄的支持,甚至可說是眾多窮國對中、俄的支持。這早已呈現於極少有窮國響應美歐對俄羅斯的制裁,也呈現於近日伊朗和阿根廷表達意願要加入金磚峰會。富國要圍堵中、俄,窮國支持中、俄對抗富國,這簡直是國家間的階級衝突!

馬克思主義認為,在階級社會裡就有階級衝突,例如在資本主義社會裡,工人階級(一般是窮人)與資產階級(一般是富人)有階級衝突。看來這理論也能推廣到國際上的窮國與富國。窮國一般都為富國打工,就像工人階級為資產階級打工一樣。窮國就像工人階級一樣想要多賺一點,而富國就像資產階級一樣想要增加或至少維持其利潤,這樣就難免有衝突了。富國之間,就像資產階級之間,雖然有競爭,但有更多共同利益,因此有G7、北約等組織。窮國眾多,雖然心態相近,難有世界性組織,金磚國家可算是窮國的代表和領頭大國。

富國和窮國的對立有些像冷戰時資本主義國家和社會主義國家的對立,但是有明顯的差異:其一,資本主義國家和社會主義國家幾乎是涇渭分明的,而富國和窮國的分化僅是概略的,較有轉換陣營的可能。其次,資本主義國家和社會主義國家彼此少有經貿往來,但是富國和窮國間有些有頗多的經貿往來。其三,當年資本主義國家的經濟增長普遍優於社會主義國家,然而近年窮國的經濟增長一般優於富國。

美國領導的富國的經濟和科技實力大約還稍領先中、俄領導的窮國,然而窮國人口眾多,近年的經濟增長又優於富國,已經威脅富國的利益。這是中國與俄烏戰爭無關,卻仍然成為G7和北約的箭靶的原因。

富國和窮國的對立,凸顯了中國一帶一路計劃的遠見,它頗能團結眾多的窮國。G7因此宣布5年內籌集6000億美元的建設資金,要為發展中國家提供基礎設施,其目的顯然是對抗一帶一路計劃,並企圖分化窮國對中國的支持。

冷戰時資本主義國家和社會主義國家的競爭決勝於經濟,現在富國和窮國的競爭應該也將決勝於經濟。窮國眾多,難免良莠不齊,但是一些領頭大國,如金磚五國,都是被看好的,尤其中國的經濟仍很有活力和韌性,美國領導的富國想要壓制中國和領頭窮國的崛起幾乎是不可能的。

G7的基建計劃即使成真只是贖罪 | 黃國樑

拜登宣布一項G7基建計劃,要在5年內籌集6000億美元,為發展中國家提供基礎設施的建設資金。這個計畫如真的做了,我可以稱之為贖罪券!

西方在數世紀的殖民歷史中,主要是對被殖民國家進行深度掠奪;非洲就是它的資源掠奪地之一!血鑽石、血黃金、銅錫鈾礦、橡膠無一不是血與淚。十九世紀末葉,非洲像蛋糕一般,被歐洲國家分而食之,切割殆盡;整個大陸都是殖民地,連比利時這麼小的,連烏克蘭裡的頓涅莰克都比它大的小國,竟可以切下剛果這麼一大塊的土地,剛果面積可是比新疆+甘肅+陝西省都還要大。

但瓜分了這塊大陸不要緊,至少幫人家建設,讓他們可以過上好生活,也算是少造了一點孽,但這些所謂的文明的帝國與列強,卻從不做這件事情。

美國在這塊土地上沒有殖民地,因為當時它還沒強大到可以輻輳力量到非洲,它還奉行著所謂的孤立主義;它當時的興趣是向加拿大與墨西哥侵略,並將拉丁美洲視為它的禁臠;但它卻從非洲進口黑奴,前面說到的剛果就是它的最大來源之一,其餘像奈及利亞、甘比亞、塞內加爾都是!

殖民非洲的大國主要是英、法、德國與義大利,比利時雖擁有剛果,但因其深處非洲的最黑暗的內陸,所獲有限,其餘西班牙、葡萄牙也分到一些殘羹餘飯。

這些豪強不能說完全沒有建設,鐵路就是它們的建設,但建鐵路的動機與日本殖民台灣建鐵路是同一個目的:運輸所掠奪的資源。法國是第一個建鐵路的,它從衣索匹亞的阿的斯阿貝巴建到吉布地,一次世界大戰快結束才開通。

為打一次大戰而大量耗損資源,必須加快資源的掠奪,於是列強開始在這裡瘋狂建鐵路,到了二戰前,已建成了6萬多公里。

現在,這些當年惡貫滿盈的前殖民者說要幫人家做基礎建設,彷彿是聽到了人類歷史上的一個最難堪而反諷的笑話!

但如果他們真的幡然憬悟願意彌補過去造成的傷痕也是一樁好事,或者就算是被中國大陸的一帶一路所逼出來的不得不爾的作為,也仍然應正面看待,但仍懷著帝國心態的G7,包括二戰在東南亞、婆羅洲、爪哇榨取勞力與資源的日本,真有心幫助人家嗎?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這些所謂的基建計畫,就姑妄聽之吧!不管你信不信,我反正是不信的!何況,做了也只是遲了多年的贖罪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