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積電和台灣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 Friedrich Wang

老張先生已經當著美國人的面表示,台積電的晶圓廠遷到美國之後生產成本很可能會增加50%以上。也就是說在商言商,如果去了美國沒有台灣政府所給予的用水用電各種方便與優惠,那麼競爭力就很可能下降。所以,他並不贊成今天這樣做。

也可以說老先生很聰明,故意留下這一些談話來給未來的自己找下台階,他知道自己也擋不住,這是一筆政治交易。但事實就是如此,台積電的發達,實際上是全台灣老百姓犧牲用水用電所供養出來的,所以四十多年來台灣人民共同的財產,用自己的資源以及忍受各種環境的負載才有的成果。

當初孫運璿、李國鼎、趙耀東等人,不辭辛勞,苦口婆心,苦心造詣,再加上蔣經國的支持以及國民黨黨產的挹注,終於創造了新竹科學園區以及台積電的奇蹟。看過石滋宜的口述訪問就知道,當初他們是如何用各種方法拉攏人才,希望能把最頂尖的人請回台灣,共同為台灣未來幾十年的幸福而努力。趙耀東的一段話「我30歲才來台灣,到現在60多了還在為台灣拼命;你30歲才離開台灣到日本,為什麼不回去為台灣做點事?」看完除了感動,如果你還有一點良心跟血性,有可能會紅了眼框。

所以今天教科書還在說國民黨賣台,外省人來台灣之後殺人,軍公教吃掉了台灣的經濟,就知道這有多可笑。今天可好了,當年的篳路藍縷,現在拱手讓人,打開大門讓強盜搬走。執政的貓女王集團笑臉相迎,開開心心讓强盜搬走,在野的朱立倫集團也一樣一句不說,深恐讓強盜生氣,失去了他們的歡心。

其實台灣的未來已經非常清楚了,被掏空、拋棄,然後聽天由命。但可悲的是這個島上像螻蟻一般的人,還開開心心認為這一切都是為自己好。

解讀選舉結果-對比2018 | 郭譽申

這次選舉國民黨大勝,而民進黨大敗。可能因為國民黨輸多了、輸怕了,尤其2018大勝後,卻遭遇2020的慘敗,如今的國民黨和一些評論者都很保守,不敢太樂觀。國民黨是應該兢兢業業,但是也應該了解這次大勝與2018是很不同的,是較有底氣的。

簡單說,2018與這次國民黨的大勝,都因為民進黨的失政,差別在於2018年國民黨主要是靠韓國瑜一人捲起強大的韓流,對全島各地都有加分作用,因此造成大勝;而這次選舉,國民黨的許多中生代,如蔣萬安、張善政(以從政時間來說屬於中生代)、謝龍介、王鴻薇、徐巧芯等等,各自都有很突出的表現,而全黨也相當團結(黨主席功不可沒),不怕在艱困選區奮戰。這次許多中生代都抓住機會成長、表現及建立群眾基礎,比較2018只靠一人的群眾魅力,當然是強多了。

選舉是由群眾投票,因此政治人物的群眾魅力很重要,然而群眾魅力卻相當程度是天生的,有些可遇而不可求。另一方面,政治人物較能夠培養的是其資歷,即通過擔任議員、立委、政務官、縣市長等,逐漸培養出問政的能力和施政的能力。韓國瑜天生具有群眾魅力,可惜少了傲人的資歷(曾離開政壇多年),使他難以爭取總統大位。現在活躍的國民黨政治人物或許都不如韓有天生的群眾魅力,然而2018與這次的大勝,讓他們有機會累積其資歷、問政能力和施政能力,也多少能培養出群眾魅力。這很有益於他們與民進黨的競爭。

總統大選雖然只是選出總統和副總統两人,其實卻是政黨的所有政治人物的全面競爭。這次選舉,國民黨的許多政治人物都有突出的表現,自然有益於其角逐2024。民進黨雖然有中央執政的優勢,國民黨的地方執政優勢或許更接近人民。國民黨這次的大勝,勢必很有益於其募集2024的競選經費,並且可能使部份媒體和名嘴見風轉舵。

上述國民黨2024的優勢是基於它能夠公平、無爭議的挑選出其最強的總統參選人。2024將比2020容易。當年的韓國瑜不屬於國民黨的核心,又有背棄高雄的顧慮,因此黨中央找來郭台銘,而韓、郭之爭重傷了國民黨的團結。2024的大選,國民黨的可能參與者都是真正的自己人,應該比較容易處理。

這次選舉的一個現象是,民進黨的「抗中保台」訴求的功效大減。部份原因在於,這次是地方選舉,與兩岸關係少有關聯。更重要的是兩岸和國際局勢已改變,因而改變了台灣人的認知。過去台灣人多認為兩岸不會開戰,而萬一兩岸開戰,美國會出兵護台;俄烏戰爭以及裴洛西訪台後大陸的圍島封島軍演,讓台灣人認清,兩岸真可能開戰,而且美國多半不會出兵護台,因此「抗中」不是兒戲而有高昂的代價。換言之,「抗中」其實不能「保台」,而改善兩岸關係才有益於台灣。

筆者對國民黨或許太樂觀?過分樂觀當然不好,不過國民黨也不要妄自菲薄,應該在兢兢業業中樂觀進取。

選舉大勢底定 | Friedrich Wang

再說說選舉,我們單純看兩大黨。

以國民黨來說,在北部跟中部都可能獲得大勝。

如果沒有意外,基隆、台北、桃園這三個城市都將收回,也應該可以保住宜蘭,以及新竹縣,新北市也將獲得勝利。而台中盧秀燕的得票,筆者認為甚至有可能超過6成,將會是壓倒性勝利,另外在彰化、南投、雲林也都將獲得勝利。反而是長久執政的苗栗縣很可能會丟掉,將由脫黨的無黨籍者有驚無險獲勝。整個東海岸也都將由國民黨繼續執政,基本上沒有懸念。

南台灣的嘉義市可以保住,但現在的重點應該是加強猛攻南台灣的屏東。據筆者前幾天夢見的民調,屏東的差距現在最多4%,已經接近誤差範圍。屏東已經由民進黨執政將近30年,果然成效良好,成為全國最貧窮的農業縣!看見故鄉如此,讓人感覺無言以對,屏東人不醒嗎?

民進黨,現在看起來大概只有高雄、台南、嘉義、屏東、澎湖,這五個地方比較有把握。台北,大概已經不用指望。

貓女王集團不可能束手就擒,肯定還是會全力保住新竹,另外也不會放棄桃園。新竹雖然地方不大,但是在台灣的地位重要,最近這20年人口結構大量更新,在這裡執政已經8年的民進黨當然捨不得丟掉這個地方,況且這是柯建銘的地盤。另外苗栗也不是沒有機會,但總的來說,這一次選舉,敗局基本上已注定,北部的桃園、基隆丟掉的機會很大,被保住的高雄、台南這兩個城市注定將在未來持續沒落,前景大概只剩下老人與海。

這一次選舉的關鍵因素就只有一個:疫苗以及防疫問題。貓女王政府在這兩年多的疫情當中,表現荒腔走板已經不待多言,傲慢、自私、低能,滿嘴謊話,置民眾生命於不顧,甚至涉嫌中飽私囊。前天陳時中還在說「民眾的誤解,讓我感覺很痛苦」,而筆者卻想問他:這兩年失去自己親人的民眾難道不痛苦嗎?因為你們擋住疫苗造成的生命損失又有誰來負責?你可以牽著人妻去喝酒吃飯,台灣卻有1萬多個家庭在這兩年辦喪事,這是何等的悲哀的事情?

未來還剩不到兩個星期,當然還有可能有變數,但總的來說,這個結構應該已經難以撼動。至於最後結果怎麼樣?我們就靜靜觀察吧。

國共的成王敗寇,我的追憶 | 杜敏君

有些話憋在心裏,實在不舒服。成王敗寇,國民黨在大陸的失敗,理由千頭萬緒,不是一言两語能說清楚的。敗了就是敗了,多說無益。

但是大陸與台灣的年輕朋友,必須有個共識,大家都是炎黃子孫,國共的鬥爭,是一山不容二虎,毛、蔣之爭是建國路線之爭,不是個人權位、利益之爭,都是為了完成革命,建立新中國,為了中國的富強,為了免於飽受列強的欺壓,為了揚眉吐氣!

國民黨要負起抗日的全部責任,共產黨只需在淪陷區打遊擊戰,不能說沒有功勞,到底是局部戰鬥,且利用喘息的空檔發展勢力,犠牲慘烈的大會戰,卻是國軍全面擔負。

其次就是日本投跭,國軍接收的地區廣大,已兵疲民困,無力再戰,而陳誠的富將窮兵政策,引起士官兵之不滿,尤其是下令各部隊就地集中繳械解散歸鄉,讓這些抗日遠離家鄉的軍士,頓失倚靠,且在逃難的人潮中,到處都是從戰場退下來的傷兵,成了社會的亂源。

八路軍與新四軍,卻是紀律嚴明,深受人民的歡迎,共軍又善於收買人心,相形之下,國軍士氣渙散,焉有不敗之理?

最重要的一點,大家都在議論,老蔣搜括大陸人民的財寶,變成黃金,帶到台灣來。謊話說一百遍,即成真。疑惑的是,怎麼沒有政府財經單位出來還原真相?

事實上完全不是那麼回事,黃金是中央銀行國庫的,抗戰期間,人民能吃两餐稀粥就不錯了,哪來的黃金給你搜括?

我母親在軍統局工作,根本領不到多少薪水,常常燒開水涮包心菜(高麗菜),蘸醬油辣椒就吃得津津有味,但是滿頭大汗,我才四歲不到啊。

在共軍快打到南京時,爸爸帶我們兄弟俩去舘子吃餃子,要用大包包裝滿滿一袋的金圓券,通膨每刻都在漲,伙計不停的在嚒吆喝水餃一個漲200啦!爸爸一大包的錢不夠付,幸好老闆很熟,先賒帳。

那時我已小一,記得很清楚,後來鈔票已經失去信用,民眾直接用銀元(袁大頭)交換,用口吹一下,會嗡嗡響,以資辨識。

爸爸與父執輩同事聊到這一段,都搖頭歎息,說老毛比老蔣高明多了,大量印鈔票,擾亂金融,老蔣又下野,國民黨大勢已去。而且還談到,是要留在大陸,還是跟著老蔣到台灣?

兩岸的年輕人可知道這一段黃金的故事嗎?

選情逐漸明朗,將如何? | Friedrich Wang

以目前的態勢來看,未來這三個多星期如果沒有重大的事件發生,民進黨將在這一次的地方選舉之中大敗。

目前看起來只剩下嘉義、台南、高雄、屏東還算是有些把握,其他地區可能是一敗塗地。而事實上,上述四個地區這些人也不見得有絕對勝算,高雄、屏東目前的差距,據筆者這幾天做夢得到的結果,也在日漸縮小當中,尤其是屏東。

很多人認為民進黨這一次大敗之後,貓女王會丟掉黨主席,但是我認為可能性反而不大。目前,這個黨是創建30多年來最虛弱的時候。這裡所謂的虛弱指的是黨機器蒼白無力,已經被少數人把控。簡單說,這個黨進行改革的機會已經很低,早就失去過去的活力,所以就算大敗現在的領導核心應該也不會換,因為無人可換。

但是這並不代表國民黨會在2024穩操勝券。國民黨的虛弱,時間更漫長,而且到今天還是深不見底。前幾天老韓提出來的所謂在野勢力統合的想法,基本上是2024唯一獲勝的關鍵,相信這一些藍色人心裡面也有數。但是以他們過去的性格,看來是做不到。

簡單講,選舉已經不能夠為台灣社會帶來什麼新的可能性。台灣內部自我提升與調節的能力早就消失殆盡,只能是一潭死水。

今昔新聞自由比較 | 藍清水

民進黨從黨外時期便為爭取民主、自由而與國民黨鬥爭,而最能體現民主自由的便是言論自由。其中又以新聞自由最被看重。因此,民進黨強力要求黨、政、軍退出媒體。國民黨雖然不捨,卻也從善如流地將媒體民營化。

執政者掌控媒體,則可肆意的洗腦百姓,就如早期的國民黨透過中央日報、中華日報、青年戰士報、中廣、中央電台和中視、華視等媒體,灌輸黨國思想,黨儼然是國的複合體。

民進黨在阿扁第一次執政時,便發現掌握媒體或者箝制媒體,對於執政者有諸多方便,因此曾有關閉TVBS的念頭,可是最終還是抵不過輿論的壓力而罷手。蔡英文政府是阿扁政府的進化版,凡是當年阿扁總統想做而含恨放手的,蔡政府挾其國會多數的優勢,一個個實現了。其中最徹底的應該是對司法與媒體的掌控。

國民黨專權時代,雖然有公論報、民眾日報、自立晚報扮演烏鴉,但發行量有限,影響亦受侷限,只能說聊備一格。現在,臺灣媒體的倒向民進黨與解嚴前的國民黨時代的媒體只聽國民黨的話,幾乎如出一轍。不過國民黨對媒體的反對言論僅止於停刊數日以示警告,尚不敢大膽到像民進黨關閉中天電視台或者藉系統台以不符商業利益之說,想把TVBS電視台排擠到後段頻道的作法。兩相比較,國民黨對民意、對輿論尚有顧忌,民進黨呢?

兩黨對輿論的態度,可以從以民國六十八年八月十七日的中央日報社論《孫院長談輿論》中看出端倪。當日的社論說:「…孫院長說,近來輿論對政府,似乎批評比讚揚的多。他認為這是一個好現象,因為讚揚的話說多了也沒意思,而批評卻對政府施政有幫助。因此,孫院長特別提示各部會首長,應當重視輿論,聽一聽輿論的批評。由此可見,孫院長對輿論界期望之殷切。…」。

解嚴前的國民黨對輿論是如此態度,自稱民主進步的民進黨呢?

淺談國民黨的反共心態 | 蔣思中

台灣藍綠營骨子裡雖然都反共,但有本質上的不同。綠營台獨史觀是歷史虛無塑造的空泛台獨。但藍營,或曰獨台/華獨,卻有刻在骨子裡的階級意識優越感。如果中國人將國共內戰只看作是政爭奪權,而不是根據中國政治文化特質,探索一條不一樣的社會制度,中國共產黨將永遠無法正視自己在抗日與國共內戰中的角色定位,也永遠無法佔領包括對抗盎撒霸權的輿論話語道德高地。

藍營的問題其實是延續自民國時期以來,國府地主資產階級與帝國主義買辦角色的外溢。許多隨蔣軍來臺的“外省人”,除了被抓伕,吃不上飯依附軍隊的人外,許多是家底殷實,最起碼也是小資產階級或小地主階級的家庭。不少人對共產黨是又怕又恨,存在不少負面情緒。如果沒法認清自己階級意識的誤區,又無法區分家族成員在土改與文革等政治運動中被清算的真實對象與背景,當然就歸咎於毛主席與共產黨。

事實上,這些有條件的子女隨蔣軍來台,許多父母的觀點是“分散風險”。在未能察覺國、共最後勝出者來說,分散一部分子嗣留下,另一部份依蔣軍是許多家庭的共同特徵,才會有兩岸相隔的時代悲劇。然而,來台者,包括我父母,大多經歷困苦階段。早期蔣軍部隊待遇不好,尤其是中下階級軍公教,配給的房舍也相對簡陋,不比當時本土家庭優渥。當然,一些黨政軍高層與江浙財閥之後除外。

許多久居眷村的老一輩人,明明只是家眷與退休人員,仍習慣稱本省人為“老百姓”。自己又何嘗不是老百姓?這種階級意識,也是延續國府蔣軍的一貫軍閥心態。不思自己如何不得民心,節節敗退,反而以輕佻污衊的態度,仇視中共與親共的無產階級人民是“泥腿子,土八路”,靠坑蒙拐騙奪權的道理是一樣的。

最近發生的李立群事件,就是一個典型。但大陸同胞有資格評斷他嗎?要評斷他,是否也用相同標準對付內地那些懷著民國黃金十年美好記憶,認同右傾路線,甚至資產階級與西方霸權買辦心態,以及改革開放後過得無比滋潤,自視高人一等的前朝遺老遺少呢?

國民黨真這麼壞嗎?壞,非常壞!國民黨某種程度上代表人性的墮落陰暗面,是人性慾望的具體外顯。如果大家爭相和稀泥,對階級鬥爭沒有絲毫敏感度,屆時或現在進行式,中國共產黨會嚴重國民黨化,中國將奢言民族復興,也愧對先烈先賢。

這種反省可不是前朝夢縈、城南舊事,因為會左右對內治理與對外關係是否路線正確,是否把握歷史機遇,是否全心為人民服務、為中華民族服務,會左右國家經營、人民共享國家資產服務的重要決策方針。

只要民進黨存在一天,就沒有和統可能,只會武統! | 劉得福

我的基本觀點:
兩岸和平統一,符合兩岸中國人最大利益,符合全中華民族最大利益,符合全台灣人民最大利益。
兩岸永久分裂,符合台獨分子最大利益,符合萬惡民進黨最大利益,符合美、日最大利益。
所以,不論是站在台灣立場,站在大陸立場,或站在中華民族立場看,兩岸中國人最大的敵人,是台獨分子,是萬惡民進黨,是美國,是日本。
中共的敵人是台獨分子,不是台灣人,台灣的敵人是台獨分子,而不是中共,更不是中國,因為我們就是中國,對岸也是中國,兩岸同屬一個中國,這個中國是全中華民族共同構建的中國。

和平統一,根本不用指望

我很好奇,中共至今對台灣如此如火如荼搞「去中」「去蔣」,披著中華民國外衣,肆無忌憚搞台獨,還沒出手?對台獨民進黨政權還存和平談判幻想?這讓我太好奇了!

我認為不論民進黨是在朝或在野,台灣只要有民進黨存在一天,就不可能有和平統一,只會走武統的路。因為民進黨政客們本質就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而且敵視中國,敵視中國人,所以,執政時,仗著美日暗助,甘作美日走狗,搞台獨都來不及,根本不可能和大陸進行和平統一的談判,而民進黨在野時,更不惜代價,焦土對抗,阻止任何政黨與大陸進行兩岸和平談判。

兩岸想要和平談判,唯一的一條路,就是兩岸聯手先消滅台獨和民進黨,然後兩岸才可能坐下來和平談判,否則,台獨和民進黨是不可能讓台灣的任何人和中國大陸談和平統一的,我奉勸北京當局死了這條和民進黨談統一的心吧,即便哪一天民進黨喊出「兩岸一家親」,也是情勢所逼喊出來虛與委蛇的,民進黨徹底不可信。

只是,在國民黨如此軟弱,早被民進黨打趴在地,幾乎被消滅,哪來能力消滅台獨?兩岸聯手消滅台獨,等於靠中共來消滅台獨,那既然如此,中共消滅台獨後,就直接統一就好了,何必還跟國民黨談什麼?

我之所以感到兩岸和平統一無望的原因就在這裡,當馬英九在「馬習會」時錯失這個和平統一的最佳契機時,兩岸和平統一的最後機會就已經沒有了。

在我看來,「只要台灣不明著或公然搞台獨,大陸就不會打」,而蔡英文非常清楚這一點,早看穿中共的態度和紅線,所以採取「穿著中華民國的外衣搞台獨」,自從蔡上台以來,都稱「維持現狀」,但,實際上一上台就「改變現狀」,如火如荼,明目張膽,方方面面,大肆搞台獨。蔡搞台獨的不擇手段和急切,遠超過陳水扁和李登輝。我非常好奇,蔡英文的手法如此司馬昭之心,人盡皆知,為什麼北京當局看不出來?中共如此好騙嗎?我真想知道答案。

我以前一直認為兩岸統一沒有急迫感,兩岸經濟實力和國力的消長,加上大陸如此龐大的市場,兩岸終將因三通及經貿廣泛交流,及民間密切往來,再加上台灣從兩岸經貿上賺取的高額外匯順差,兩岸終將走上和平統一的談判桌,這不必急,假以時日,給予時間,若這一代因緣未足,就下一代再談。

但,我發現我錯了!這樣的理想根本不存在。因為這個前提是,台灣需要有一個想走向統一的領導人,而且還要夠有魄力,夠宏觀才行,但是顯然沒有。馬英九不夠宏觀且沒有魄力,而現在的蔡英文,根本是一路把台灣猛往台獨火坑裡送。兩岸統一是非常有急迫感的。

這卅年來,從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到蔡英文,除了馬英九之外,其餘都是要搞台獨,燒成灰都是台獨。而馬英九缺乏魄力不夠宏觀,只講過一次「終極統一」,被民進黨和國民黨本土派圍剿之後,就再也不敢提統一兩個字,連自己是中國人都不敢說了,即便是馬英九執政時代創造了兩岸有史以來最和平的關係,馬習會創造了兩岸最高領導人會面的記錄,但,馬英九沒有魄力,也不敢抓住這可以寫下歷史的契機,簽署兩岸和平協議。即便不能立刻簽署和平協議,連達成以兩岸最高領導人身份,共同聲明「兩岸同屬一中」,超越1992年「九二共識」都沒有,實在令人扼腕。

再加上現在的國民黨高層,更是只想偏安,根本不想統一,不僅絶口不說「我是中國人」,甚至還說「想要統一的人可以搬到福州、上海去住,不要連累2300萬人」,擺明了就是不想兩岸統一的獨台,加上現在國民黨被蔡英文抄家滅族、趕盡殺絶,幾乎已被打趴在地,根本自顧不暇,哪還有餘力想統一這件事。

綜上,民進黨猛搞台獨,國民黨無可寄望,兩岸想和平統一,根本不用指望。

兩岸統一有非常急切的急迫感

蔡英文無所不用其極的去中去蔣,篡改國父建國史,篡改抗戰史,否定八二三砲戰史,否定中國神明,處處對中華傳統文化進行刨根,對蔣公無所不用其極踐踏,下手之兇狠,前所未見,而國民黨卻不知不覺,毫不在乎,也沒有能力對抗,真是嗚呼哀哉。

而最讓我有統一急迫感的是,經過卅幾年的台獨教科書洗腦教育,台灣40歳以下近900萬受台獨教育的年輕世代,許多人都已
不知唐宋元明清是我歷史,
不知長江黃河五嶽三江是我河山,
不知自己是中華兒女炎黃子孫,
不知自己祖先來自中國大陸,
不知自己是中國人。
甚至仇恨中國人。

現在在台灣還有大中華國族意識的,都是1940-60年代出生的人,現在都已經是50歲以上的老翁了,都逐漸退休或凋零。再過幾年,主掌台灣社會的中堅,就再也沒有大中華意識了。這是兩岸和平統一的最大危機,也是我認為兩岸統一有非常急切的急迫感,已經不允許再等待再磋跎的最大原因。

在和統無望的情況下,現在武統,雖然「有大中華意識」的台灣同胞並不樂見,但眼見中華民國將被民進黨消滅,現已名存實亡,我們也沒有選擇餘地,與其讓台獨日寇倭奴把台灣從中國分離出去,拱手送給日本,不如中共趕快打過來消滅台獨和民進黨,統一台灣。只要武統打擊的對象是台獨和民進黨,不傷及無辜的善良台灣百姓,那也會得到我們的支持。

所以,在和平統一無可指望下,我一直非常贊成以「精準手術刀方式的武統」,亦即對蔡政權主要領導班子,以精準的方式,不傷及無辜,或對台灣人民最小傷害下,一夕之間肅清,完成統一。

如果等到這群有大中華意識和大中國情懷的台灣同胞都退休或凋零了,大陸才要想武統,面對的會是沒有大中華意識、沒有大中國情懷,甚至是仇視中國人的世代,大陸的武統,將被台灣人民認為是侵略,而不是統一。

對有大中華意識和大中國情懷的我們而言,武統是個很無奈但可以預見的結果,只怪國民黨如此不爭氣不成才,飼老鼠咬布袋,把大位交給叛徒李登輝,而之後不爭氣又無能的國民黨不肖領導人,對台獨的擴散不知不覺,無所作為,甚至還附和屈從,跟隨台獨民進黨起舞,錯失兩岸和平統一契機,導致今日局面,令人不勝唏噓!

祈 天佑中華!天佑台灣!

國民黨不是親中政黨,是精神分裂 | 黃國樑

「國民黨從不是親中政黨」,朱立倫這個表述中的自我定位,就是:「我不是中國政黨」。否則,一個中國政黨自始就沒有親中的問題,它自己就是“中”的一部分。我可以跟娘親、跟爹親,但跟自己卻無從親起!

“親”是趨近、黏合,是一個主體與一個客體的距離以及運動的方向,“親”意味距離甚短,幾近於零,就算是零,亦仍是兩個物件。但中國不可能親中,它是同一個物件、同一個主體,親,無從說起!

所以,說國民黨自始就是親美政黨,邏輯可以成立,但國民黨從不親中,卻無法成立,因為它就在中國的內部,沒有"親"這一距離與可資運動的力矩可言。

「從不“親”中」的表述唯一成立的條件,是它不是“中”,它已是一個外於中國的東西,即:國民黨不是中國政黨。

但這一定位脫離了中華民國憲法,附了主張台獨的民進黨的驥尾,認定它自己是在一個非中國的國家裡頭的在野政黨;但中華民國憲法規定,兩岸是一個國家,這個國家就是中國。朱立倫帶著國民黨一起違反了它在77年之前號召並戮力制定的憲法。

這一表述也違背了國民黨自己的精神與內在,甚至連黨的名字都被顛覆了,因為它的黨的名字上,分明就掛著「中國」二字,卻大聲地、驕矜地說:我不親中。

也就是說,朱立倫帶領的國民黨已經患了精神分裂症,它既建立了一個現代的中國、制定了一部中國憲法,屢屢光榮地說起辛亥革命、紀念著黃花崗烈士,為自己戴上北伐統一中國與打贏日寇保衛了中國的冠冕,卻又夢遊似地囈語著:「我從不是親中政黨」。

選民要不要投票給一個精神分裂症患者?我並不清楚亦難以預測。但我很確定,歷史會給國民黨一個極其難堪的評價!

朱立倫國民黨還反共親美! | 黃國樑

朱立倫說國民黨反共又親美,北京表態了!

朱立倫親美反共 國台辦:盼致力台海和平政黨頭腦清醒

馬曉光先說共產黨的歷史成就,意在反譏現在還談「反共論調」的荒謬;然後再說九二共識當初是「黑紙白字」、清清楚楚,而共產黨與國民黨兩黨就是以它為基礎,開啟了兩岸協商談判,兩黨也開展交流合作,並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與維護台海和平穩定。

接著他的口氣就帶著一些警告意涵了,說「九二共識」不容任意扭曲。而在目前台海形勢嚴峻,兩岸緊張情況下,「任何致力於發展兩岸關係、維護台海和平穩定的政黨、團體和人士」,即指著國民黨與朱立倫等,要在涉及民族大義、大是大非的問題上,保持頭腦清醒,要「站在歷史正確一邊,而不是相反」。

最後這句話是反著說的,暗指朱立倫你已站在歷史錯誤的一邊!在大是大非問題上,頭腦發昏、胡言亂語。

不過,共產黨實在已沒有太多心情跟國民黨攪和了;這些話說說便是,反正要套美國狗繩的國家、政黨、團體多了去了,國民黨光排就排在很後頭,已經是吊尾巴了。

現在還去表態親美的,其實智力堪慮!美洲國家峰會那些拉美國家都群起指責老美,就知道這個自以為仍是老大的流氓,已經年老體衰了,連以前只敢怯生生聽令的小老弟都敢拍桌嗆他。

003航母都要下水了,還跑去美國唱親美的小調,究竟什麼操作?國民黨式微,不是沒有原因,連歷史都沒讀通,還百年來都在反對共產主義,國民黨當年不是共產國際 (指1923年至1927年第一次國共合作),根本沒錢武裝更無力北伐,早就消失於歷史的煙塵中。

就不能有點格調嗎?為了幾張選票連祖宗都賣了,難怪胡錫進要感嘆,罵它是百年爛黨也沒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