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共的恩怨情仇 | 姚雲龍

我多年來閱讀許多與國共恩怨情仇有關的資料,有公的、也有野史。

1924年國父實施「聯俄容共」政策,因為他需要俄國幫忙辦理軍校。他先派蔣介石去俄國考察,蔣回來後,向國父報告,蘇俄要利用中共赤化中國。國父要蔣在俄國協助下把黃埔軍校辦好;軍校一至五期辦得很成功,為國民革命軍培養不少幹部,也為中共紅軍培養不少軍事幹部,所以黃埔一家、國共同源。

1926北伐開始,進展神速,中共利用北伐沿途建立不少農會、工會,搞打土豪、分田地的玩意,搞得很激烈,許多國軍的家屬都被鬥爭,本來蔣介石對中共就心存芥蒂,所以到了武漢,汪精衞主張「容共」,在南京的蔣介石卻主張「清共」,所謂「寧漢分裂」就是如此。

蔣介石在上海聯合大流氓黃金榮、杜月笙搗工會、抓共黨,蔣清共很不手軟。武漢的汪精衞也從往來文件中發現鮑羅廷的陰謀奪權,也開始和平清共,國共第一次合作從此罷休。中共在國軍強大壓力下逃進湘贛邊區井崗山,建立中國第一個蘇維埃政權,經國軍五次圍剿,又逃到陝北延安。毛澤東知道要想存活,只有鼓吹抗日,他與張學良、楊虎城合演西安事變,迫使蔣介石停止剿共,一致抗日。

在八年抗戰中,蔣介石還是不放心中共,他把八路軍、新四軍的戰區限制在長江以北地區,又派他的忠實大將胡宗南率大軍常駐西安,監視延安的一舉一動。據說,毛澤東很喜歡看西遊記,他最欣賞孫猴兒變成細小的微生物,進入敵人的肚皮去飛舞金箍棒,毛澤東稱讚這個戰術叫「到敵人肚子裡去鬧革命」,所以他在國府地區和國軍中佈置了許多共諜,尤其在蔣介石身邊,佈下了長期埋伏,在國共第二期衝突中,發揮了極大作用,國軍終於失去了大陸。

中國共產黨很重宣傳,尤其主張抗拒權威,很合年輕人的口味。國學大師牟宗三說:「三十歲以前不相信社會主義,是沒出息;四十歲後,你還相信就是沒見識。」羅素也說同樣的話:「一個人30歲前不相信社會主義,是沒良心;30歲後還相信,就是沒頭腦。」齊邦媛的爸爸齊世英也說過同樣的話:「人在30歲前不相信共產黨,是沒熱情;30歲後仍相信,是缺乏理性。」你看,共產黨就是這麼有魔力,尤其對年輕人。

除此之外,共產黨的組織力、動員力更是世界一流;淮海戰役,參戰的人民解放軍有五十萬,但動員民眾支援作戰的就有六十萬,國民黨就沒這分能力。

中共自1949年建國以來,一直與蘇共保持兄弟般關係,視蘇聯為「老大哥」,但好景不常,到1963年中蘇關係開始惡化,然後到1969年珍寶島事件,兩國就兵戎相見全面爆裂了。

蔣介石過去一直認為中共是俄共侵略中國的爪牙,這時在台灣的蔣開始驚醒,原來中共不是漢奸,於是不敢再叫「消滅朱毛漢奸」了,改口叫「消滅萬惡共匪」。而且自蔣經國執政開始,已經不太叫「反攻大陸」了,全力建設台灣,希望以台灣的建設成果,喚起大陸人民的向心力。我相信,蔣氏父子如果還在世,看到今日大陸的進步,他父子一定會同意兩岸要坐下來談統一了。

孔子曰:「成事不說,遂事不諫,既往不究。」顯然孔子的話有問題,如果對任何事都「既往不究」,怎麼會進步呢?恩格斯說:「無論從那一方面學習,都不如從自己所犯的錯誤的後果中學習來得快。」我希望共產黨員應該先讀一讀胡顯中所著《文革,中國現代史上的一大怪胎》。

我對中國共產黨的過去雖有許多不滿,但我不能用過去來否定他今日的成就。兩岸尚未統一,中國共產黨加油!

求和之說何悽悽 | 張魯台

王金平海峽論壇之行,央視主播李紅一句「求和說」,讓國民黨主席江啟臣炸開鍋,王金平本人反倒是嘴角未見蠕動,這事還真是有些蹊蹺。

首先是中共的待客之道,可以說是一貫地、絕對地,不讓客人感覺委曲,央視主播李紅絕對知道這個規矩,而李紅還會這麼講,正是在表達大陸方面對王金平並不歡迎的態度?或者是在表達兩岸並不需要密使?

江啟臣做為國民黨主席如此反應更是怪極了,以國民黨在野之身,求戰討打都不夠資格,只有觀戲的份,「求和」還真輪不到江啟臣、王金平之流去出風頭。江啟臣如此激動是為那般?從整個中國國民黨的歷史上看,1949年的「求和」,絕對是國民黨的椎心之痛,但是做為臺灣國民黨的江主席,執意否認「九二共識」的江主席,亟於切割歷史的江主席,顯然不是為了1949年的歷史創痛在哀鳴,那麼,到底是什麼因素讓江主席如此激動演出?

筆者大膽假設「臺灣命運共同體」這個虛無的、唯心的僞命題,已經被江主席深深地認同了。這種唯心認同,讓江主席能夠忍受來自於執政當局的實質凌虐,如:剝奪黨產、不公平競爭等;而來自於對岸一位主播的言語奚落,卻讓江主席絕對不能夠忍受。向大陸求和與否,是蔡與民進黨的事情,江的表現簡直就是「為人臣者,君憂臣勞,(而恨不得)君辱臣死。」全部劇本演下來,反倒是王金平一貫的八風吹不動,正顯示江主席的稚嫩與沉不住氣。

江啟臣真該嚴正聲明,向大陸求和與否,是蔡英文與執政黨的事情,根本輪不到在野的國民黨置喙。言下之意,若真有「求和說」,則王金平是代表蔡英文的密使吧!所以王在去前和去後都要向蔡報告。

建言韓國瑜 | 杜敏君

張兄,您看了韓國瑜這段捨我其誰的這種忠肝義膽的話,讓您感動,却讓我詫異您的感動!更讓我對韓國瑜當初要選總統,認為他沒有自知之明。其中有兩句話,我認為愚不可及,更堅定了我認為他不適合當國家領導人。

韓國瑜感激吳敦義:「是吳主席讓我去選」。明知那是綠色板塊,不可能勝選,要韓去犧牲打,不知道嗎?只是利用韓當做一顆棋子罷了。誰知歪打正著,開出一片天,形成洶湧澎湃的韓流,吳又改變心意,想再版重演「防磚拔柱」。韓感激吳,沒有道理,是愚忠啊!

第二句話是「國民黨培養我的,國家弄成這個樣子…」匹夫之勇,俗人之見,黃復興黨部的軍校黨員,有哪個不是國民黨培養的?連栽培我們復興崗的老校長許老爹都揮袖而去,韓還看不清情勢,今天的國民黨還是辛亥革命的國民黨嗎?今天的台灣國民黨已不是以天下國家為己任的革命黨,而是為一己利益為主的選舉政黨。這句話震醒我了,一直希望韓能脫離國民黨的包袱,另組庶民黨,因為支持者不盡是國民黨員,甚至有綠色陣營的死忠派。如果這個心結不打開,會被國民黨拖垮。

性情中人只適合做幕僚與謀士,不適合做統帥,當個市長可以,想當總統,必好心得惡報。韓滿腔熱血,為國家犧牲生命在所不惜,肝腦塗地而後已。想想當個市長,蔡氏都追殺成這樣了,若是韓勝選,蔡氏淪為在野黨,會善甘罷休嗎?

再說好內鬥的國民黨,連選前都紛爭不已,扯韓的後退,使韓陷入內外交困的窘境,誰也不服誰,一旦韓選上總統,其阻礙必百倍於高雄市長,能全心治理好國政嗎?這不是事後諸葛,我選前的拙文數度提醒過。所以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建請韓國瑜退出政壇,也請韓粉與支持者放過他吧。就算罷韓失敗,韓好好把高雄市政經營完美,為高雄市民留下美好的回憶,然後退出險惡的政壇吧!專心於教育事業,心有餘力再興辦慈善事業,拯救弱勢家庭的子女,培養他們成為社會棟樑。

經國先生為我平反 | 杜敏君

許劍虹
您敢在經國先生時代這樣說嗎?

杜敏君
您是媒體人,而且是有風骨的媒體人,受我尊敬的媒體人,所以新帳號才加您進來。
但是您這話差矣!您的想法,經國先生是不講是非的殺人劊子手嗎?或是面善心惡的假道仙嗎?
都不是。在我心中,經國先生是正義懍然的親切、自然、大方、毫不做作的鄰居伯伯。

我被文大總教官公報私仇。竟因我拒絕上部頒軍訓課本的反共八股內容,自編馬克思理論講義授課,這才能讓學生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老總竟然在我的安全資料記我黑資料,說我思想有問題。
是主任看不慣而告訴我真相,在那個戒嚴時期,是什麼後果?您應該知道。
老總竟然未經本人同意,建議軍訓處將我下調事少、錢多、離家近的專科學校。
系主任、副校長均出面慰留,仍堅持調我。

當初考教官的目的是為了教育的志向,婉謝各級長官的提拔,我堅持退役從教,長官強烈慰留,我不得不以教官為跳板,從未看重自己的名利。
因此於春節期間親至教育部申訴,未料官官相護,仍將我下調專科。
基於軍人的服從武德,我先行報到,然後每月一信,向軍訓處、教育部、國防部總政戰部申訴,這些單位均互踢皮球。軍訓處承辦主管非常困擾,不斷安撫。我不為所動,相信中華民國是個民主自由的國家。

我絕對不會越級報告,而是層層上報,最後只好向總統府申訴。當時是三月份,經國先生正忙著總統選舉事務,不到一個月便傳來好消息。我平反回輔大,第二學年度的軍訓課程整個重新修訂,匪黨理論批判改為認識敵人,並由輔大擔任教材編輯。編輯小組修訂內容為馬克思理論之簡介,本人並擔任課程示範。
並奉新處長之命至政戰學校大專教官班擔任課程示範講座,並至專科學校演講。

我並未被經國先生拉到馬場町吃花生米呀!
如果是蔡氏倭奴集團,就很難說了!

PS:
由個人的經歷讓大家知道一個領導者的風格。除了有他個人的人格特質,影響最深的還是教育環境。
共產黨出身的領導人物都有共同的特質:
親民、深入基層、清廉、沒有官僚、外柔內剛、具領導魅力。
國民黨教育下的領導人物的共同特質:
官僚、虛偽、勢利、貪腐、搞派系、好鬥、變形蟲、牆頭草、欺善怕惡。

先父於抗戰期間,潛伏於淪陷區。久了亦受到共黨領導特質很大的影響,從他的行誼中感受到父親受部屬敬重的原因,最重要的就是沒有官僚氣息,視部屬如己出,公私分明,絕不容許貪瀆。執行公事毫不苟且,私下相處和藹可親,談吐風趣幽默,獅面佛心。
我們子女都很敬愛爸爸,在學業上他從來不給壓力,反而在他身教重於言教之下,讓我們個個都成為品學兼優的模範生,連傳三代。

江啓臣主張降低投票年齡 贊成嗎? | 郭譽申

江啟臣才剛當選國民黨黨主席,就公開聲稱:「我還沒當主席前已經提案,把公民參政權年齡下修,選舉權下修到18歲,被選舉下修到20歲,這是國際潮流。」國民黨過去對降低投票年齡頗有保留,新主席立刻要改弦易轍,贊成嗎?藍營裡支持和反對的聲音似乎都不少。

支持降低投票年齡的檯面上理由是:「這是國際潮流…網路世代很多年輕朋友有意見想表達,不希望他們在體制外,如果讓他們派代表到體制內反映,對台灣民主是深化、優化,新世代聲音進國會,這是好事。」

反對降低投票年齡的理由很傳統,大約就是:不到20歲的年輕人多半還沒獨立生活,還不夠成熟,對政治、社會等各種議題還不夠了解,他/她們的投票多半無助於政府形成正確的決策及選出適當的各級領導人。

先說結論: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的年齡限制定在憲法裡,因此降低投票年齡必須修憲,而修憲案除了要在立院通過,最後還要全民複決投票。若全民複決「是否降低投票年齡」,我傾向投反對票;另一方面,我完全支持江啓臣在立院提案降低投票年齡。(顯然矛盾嘛!請聽我解釋)

歐美國家的投票年齡幾乎都是18歲,這確是國際潮流。然而好的潮流該順應,不好的潮流不必順應。歐美的民主制度近年遭遇很多挫折,包括民粹主義盛行、政治效率低落、英國意外脫離歐盟、川普總統破壞美國的三權分立等等,很多政治學者因此著書立說,指出當前民主制度的許多弊病,並尋求解救之道。歐美民主制度遭遇的挫折與降低投票年齡是否有關無法斷言,但是歐美民主制度遭遇挫折是事實,台灣沒理由順應遭遇挫折的潮流。

筆者反對降低投票年齡,因為台灣年輕人普遍比歐美年輕人晚成熟、晚獨立。台灣人一般覺得上大學是必須的(現在也總有大學可上),父母有義務儘量供子女念大學,而歐美人多半覺得念完高中是必須的,父母沒有義務非要供子女念大學。因此在歐美18歲高中畢業就被視為成人,而在台灣幾歲算是成人很難說,父母習慣照顧子女到比較大,讓子女在念大學以前,幾乎只管讀書、考試而不問世務,因此台灣年輕人普遍比歐美年輕人晚成熟、晚獨立,而且晚開始接觸學校之外的社會。台灣年輕人與歐美年輕人有這樣的差異,台灣的投票年齡限制比歐美稍高很合理。

我反對降低投票年齡,但是江啓臣與我不同,也跟一般人不同,他是國民黨黨主席,他最要考慮的是替國民黨爭取選票。國民黨現在很不受年輕人青睞,當務之急在於爭取年輕人的支持。年輕人普遍贊成降低投票年齡,國民黨要爭取年輕人,非要順應年輕人的願望不可,因此江主席主張及提案降低投票年齡,與年輕人站在一起,是完全正確的,而且要廣為宣傳,讓年輕人知道國民黨的改變。

其實降低投票年齡必須修憲,而修憲的門檻非常高,即使國民黨在立院全力支持降低投票年齡的修憲案,修憲案多半仍無法通過最後的全民複決。因此國民黨儘管去爭取年輕人,不必操心投票年齡降低的後果,選舉民主就是比賽誰比較會不負責任地騙選票。

國民黨需要中國論述 | Friedrich Wang

這裡,趁著今天精神比較好,靠北一下深藍。

深藍的朋友,真的很想請問一下,你們認為大陸十四億的人口,四面楚歌的國際局勢,南腔北調的複雜國情,要搞得好真的簡單嘛?人家有今天這樣的局面,基本溫飽,部分致富,高鐵全國有,教育基本普及,國防實力大增,精密工業日盛….,真的那麼容易嗎?一個70年的政權,歷經冷戰以及與蘇聯翻臉,能走到這個成績真是不簡單的。歷史上,沒幾個朝代能這樣的。

很多人一講到共產黨就大罵。共產黨當然有些問題,Friedrich也從來不幫他們說話,但是請知道一件事,有多少人每天無時無刻,都在為這個廣大的國家奮鬥,甚至犧牲?不講別的,光是Friedrich的學生就有好多到邊疆支教,到各地當自願者,也就是義工,幫貧苦困難的地區服務。他們努力不懈,就是希望這個國家可以更好。人家的奮鬥與奉獻,你們看到了嗎?大陸有今天,真不是偶然的。

共產黨貪汙腐敗的大有其人,習近平上台以來,光是縣長以上的幹部就辦了700多人,加上他們的部屬家人,那肯定更可觀。共產黨的確有這些人,也都該抓,國家缺乏監督機制也是一個問題。但是我們不能說共產黨就等於貪汙,這是一個重要的邏輯。貪汙,一定程度上與社會風氣,整體的官僚結構都有關係,不是全部怪到一個黨身上就可以了事。

今天,我們若是理性,若是還有中華認同,就該期盼大陸越來越好。蔣經國說過兩岸之間是制度之爭,那就比比誰把國家搞好,這是很務實的…..。民進黨希望中國崩潰,你們希望共產黨倒台,在Friedrich看來是大同小異的。共產黨若今天倒台,那中國誰來治理,國民黨嗎?拜託大爺大嬸,您就別鬧了。

兩岸的未來,誰也不敢預測。但是,中國要富強康樂,這應該是國民黨也要的主張。藍軍在台灣日漸邊緣化,一個重要原因就是被民進黨帶了紅帽子。但是請問,國民黨放棄了自己的中國論述,結果被民進黨把紅帽子扣上,這也不是活該嗎?三民主義、孫中山、抗戰、民國、辛亥革命….這麼多武器國民黨都丟了,自己把自己掏空,太笨了。

深藍不要生氣Friedrich直說。國民黨若找不回自己的中國論述,與民進黨比賽愛台灣,那就是死路一條。

蔡總統好運 國民黨霉運 台灣人不幸 | 郭譽申

蔡政府執政3年多,只會酬庸安插自己人,追殺國民黨,推動的政策都不得人心,去年底地方選舉因此大敗。去年選舉後,蔡政府不曾有多大改變,也沒推出什麼了不起的政策,而又發生總統專機走私菸、陳明文高鐵遺失300萬等弊案,只因為香港「反送中」事件持續延燒,挑起台灣的反共反中情緒,蔡總統的民調就大幅回升,她真有擋不住的好運氣。

去年底地方選舉,韓國瑜以響亮的庶民語言,吸引到很多過去多半支持民進黨的弱勢群眾,他不僅搶下綠營長期執政的高雄市,「韓流」並且漫延全台使國民黨獲得大勝。在國民黨的大勢看好之下,其總統初選卻搞砸了一盤好棋。郭台銘被破格回復黨籍參加初選,而韓國瑜被徵召參加初選。初選時,韓、郭都算得上節制,並未惡言相向,但是他們的粉絲們卻彼此殺紅了眼,把韓、郭都罵成無信無義的小人。初選結果韓國瑜勝出,而郭董負氣脫離國民黨。郭董的出走無疑會拉走一些國民黨的支持者和可能投藍的中間選民,國民黨的大選選情於是急轉直下。

總統大選至今,國民黨有犯什麼大錯嗎?似乎沒有。郭董挾龐大財力及成功企業家的形象,對國民黨頗能加分又曾資助國民黨,國民黨破格回復他的黨籍以參加總統初選,相當合情合理。另一方面,選舉如作戰,戰時不講究輩份資歷,能打勝仗的最大。去年地方選舉已經證明,韓國瑜是最驍勇善戰的藍營戰將,國民黨徵召韓參加總統初選,也是合情合理。國民黨中央辦理初選,算得上中立公平(黨中央並無動機偏袒任一方),絕不像民進黨初選顯然偏袒蔡總統。韓、郭双方的粉絲彼此殺得見肉見骨,讓國民黨分裂,實在罪不在黨中央,國民黨就是霉運當頭,時運不濟吧。

台灣藍、綠惡鬥多年,藍批評綠或綠批評藍,多半會被視為黨同伐異、家常便飯,而沒多少人相信,也幾乎傷不了兩黨。然而像韓、郭粉絲的互相內鬥揭短,幾乎達人格毀滅地步,無論是否屬實,多少會讓社會大眾相信,韓、郭和國民黨因此都受傷深重。反觀綠營的蔡、賴初選之爭,一個是總統,一個是行政院長,行事施政根本綁在一起,初選的主要衝突於是僅在程序公平性,對蔡、賴的損傷都很輕微。就是蔡總統好運,國民黨霉運啊!

蔡政府真是好運氣,什麼好事都做不出,卻天上掉下來香港「反送中」事件,加上國民黨內鬥分裂,蔡總統躺著選大概都贏定了。台灣人何其不幸,很可能還要再忍受4年沒指望的惡政。蔡政府施政這樣爛都能順利連任,又何須改善?就繼續同志分贜吧!不僅4年,國民黨分裂,多個小黨爭取出頭,民進黨於是可能成為唯一大黨(現在的立院已經是),包括國民黨在內的多個小黨恐怕更難制衡民進黨,民進黨要千秋萬世執政囉!

國共的差異 | 杜敏君

我始終認為台灣是假民主。我於抗戰中期出生於重慶,從小生長在軍統局的環境中,父親被派往淪陷區工作,母親帶著我在通訊總台工作,同事中有叔叔、阿姨是共產黨,大家只有國仇家恨,沒有私怨,如同兄弟姊妹般的感情,共赴國難。

我現在還存有共黨身分的年輕時叔叔、阿姨們的發黃照片。抗戰勝利後,母親他們,隨著各自的機構,依依不捨的分別。到了台灣,有段時間,在午夜夢迴之際,常夢見昔日相處的叔叔、阿姨他們。因此對共產黨與國民黨充滿了好奇。

不顧老師、親友的反對,進了國民黨色彩濃厚的復興崗,目的是要瞭解共產黨與國民黨的區別究竟在哪裡?

30年對三民主義精髓及共黨理論的客觀研究,所得到的結論,簡單言之,共產黨與國民黨都是列寧主義的雙胞胎。

共產黨是黨內民主、黨外獨裁,黨內基層蒐集民意,向上反映,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心中有話,合盤托出,不戴帽子,不抓辮子,不打棍子,中央蒐集民意,形成決策後,再頒布下去,貫徹黨的主張,彰顯了效率。共產黨是人民民主專政,以專政手段推行民主。

國民黨是黨內獨裁、黨外民主,一人政黨,以黨魁的意旨為黨意,中央依據黨魁的意旨,做成決策,頒發至基層,加以宣導,以樣板式的小組討論,執行黨主席的政策,基層黨員意見無法上達,只有聽令行事,因此脫離了民意,對外只是象徵性的民主,經不起民意考驗的,因而軟弱無能,當然無法與共產黨競爭。

編者補充:此短文突出國、共兩黨的主要特徵,當然並不涵蓋兩黨的全面相。文中剖析的是過去的國民黨,台灣民主化之後,國民黨已有不少改變,但至今似乎仍可聽到見到一些殘留的遺緒。

選後對朝野的期盼 | 郭譽申

九合一選舉,執政的民進黨遭遇前所未有的大敗。為何是前所未有的?2008年面對陳水扁的貪瀆失政和馬英九的超高人氣,民進黨仍能保有它的高雄大本營,這次竟然喪失高雄的執政地位,動搖民進黨的根基,因此是前所未有的大敗。民進黨大敗,是國民黨大勝嗎?從國民黨當選的三都、縣市長和議員席次看,國民黨是獲得大勝,但是很多當選者競選時都極力淡化政黨的色彩,顯示這次大勝的是個別當選者,而不是國民黨。近年藍綠政黨板塊都縮減的趨勢看來並未改變,但朝野的勢力大幅改變,選後的朝野將如何?

西方民主強調統治者要有合法性,即獲得人民的同意授權。民進黨的大敗表示人民不同意民進黨的執政,因此民進黨已經喪失了它的大半執政合法性。民進黨雖然仍是執政黨,在下次選舉(總統大選)之前,民進黨已沒有多少合法性,去推行其政策。對比之下,國民黨則有強大民意支持它反對民進黨所推行的政策。尤其距離總統大選只有一年又一個月,最多半年後,總統大選的競選活動就會熱烈展開,民進黨的政府幾乎已形同看守內閣,請別再推陳出新、倒行逆施吧。

蔡英文總統請辭黨主席,賴清德請辭行政院長,陳菊請辭總統府祕書長,洪耀福請辭民進黨祕書長,無論請辭動作是否實現,民進黨勢必有一波權力鬥爭和重組。不過這些權力鬥爭和重組與國計民生關係不大,還是政府的政策比較重要。在台獨的神主牌之下,執政黨大約不可能改變其國家定位和兩岸關係的大方向,但至少有兩項政策是簡單可行的:核准管中閔擔任台大校長及撤換吳音寧擔任北農總經理,前者可以召回台大及學界的競爭力,後者則能撫平社會上的許多不平之鳴。執行這兩項政策對國家和執政黨都是有益無害的。

國民黨是在野黨,選後不太可能推行什麼政策,重要的是實行政黨組織的再造。國民黨需要政黨再造,幾乎是關心台灣民主政治者的共識,例如最近趙少康就列出七項對國民黨改革的建議。近年藍綠政黨的板塊都縮減,國民黨的黨員結構與廣大民眾的結構有明顯的落差,造成黨意與民意常有落差,而迫切需要改革。

國民黨政黨組織的再造應該使黨意能夠反映民意,即讓有民意基礎的總統、副總統、立法院長、六都市長、縣市長、立委和議員成為權力核心(與現在的中常會完全不同),外加可能沒有民意基礎的行政院長。縣市長、立委和議員數目太多,則各選出代表,並保留一些代表名額給特別年輕的縣市長、立委、議員和曾擔任總統、副總統、行政院長、立法院長和六都市長者。國民黨的主席若仍由黨員投票選出,則應降低其權力,主席是協調者,而不是決策者。

以上是激烈選戰之後,筆者對朝野兩大黨的一點衷心期盼,對國家和兩黨應該都是好事,但願不要落空才好。

《人微言輕集》序-李登輝創造的奇蹟 | 杜敏君

(此序寫於2003年,副題為新加) 中華民國的復興基地-台灣,近年來頻頻受到外來台獨勢力和本土台獨份子之干擾,使政局淪於漂搖不定之危險處境,甚至連國家定位亦產生問題,此乃古今中外絕無僅有的大笑話,堪稱台灣的又一奇蹟。

一個國家的元首,依照國家的憲法,繼承了統帥的位置,卻稱自己的政府是外來政權,急切的欲透過修憲、廢省各種手段來推翻這個國家,並痛恨自己所屬的種族,而不承認自己是原來的民族,而對曾經侵略、奴役過他同胞的國家心存愛慕,更是古今中外絕無僅有的政治奇人。

一個政黨的黨魁,以他所屬政黨的經費,去支援反對黨的發展,而日思夜想的是如何將執政權讓給反對黨,竭盡所能的排擠黨內忠貞同志,卻頻頻對反對黨示好,並執行反對黨的政策,在民主政黨政治史上亦堪稱一絕。

一個身為國家領導者,竟說的是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即興發言,毫無誠信,應諾的事不認帳,卻臉不紅心不跳,竟對自己的背信強辭奪理,振振有詞,食言而肥,毫不害羞,就算是曹操再世亦難望其項背也。

新聞報導他參加某某之友會時,有人問他「當國民黨主席,為何還要欺騙國民黨?」他答覆「一直想把國民黨的外來政權轉移給正港的台灣人,看不出來的人『傻啦』!」說得很對,佔絕對多數的國民黨死忠黨員都被他騙了,對這樣一個不講誠信的人效忠,最後被賣了還不知道,當然是「傻啦!」

幸好國民黨內不全部是傻瓜,所以才有新黨的出走,一時蔚為風氣,可惜的是絕大部分的同志仍迷夢難醒,以至國民黨被他搞得烏煙瘴氣,淪為在野黨,但政黨輪替乃民主政治之常態,問題是國民黨內成員是否能省悟?而將列寧獨裁屬性改成民主政黨的屬性?澈底貫徹黨內民主,重視基層黨員同志的聲音?才不會重蹈覆轍,因個人崇拜而誤黨誤國。

許多政治學者早於民國七十九年,李主席將國民黨主張的委任直選總統改為公民直選,便看出了他的台獨傾向,但他一再否認,並一再向國人保證,如今以在野之身,沒有任何顧忌了,便赤裸裸的大放「台獨」厥詞,其台獨的意念較民進黨更強烈。

作者於民國八十四年七月至八十七年底,先後於小眾媒體「快樂桃園電台」、「正義心聲聯播網」主持政論性節目,以辯證法理論分析兩岸政情,立場超然客觀,廣獲聽眾支持及喜愛,最初時有不同政治理念的聽眾Call in 進來批判漫罵,個人均持理性的態度與之探討,到後來大家都成為空中好朋友,因而在我節目的聽眾群中,各個黨派的朋友都有,語氣亦相當平和。

可見選民的激情及無理性的現象是可以透過教育改善的,受到許多朋友、教授,尤其是政大李緒武老師的鼓勵,順利將廣播稿整理付梓,在此謹致衷心感謝,掛一漏萬之處,尚祈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