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在即,蔡英文該說什麼才對? | 譚台明

從來沒有像現在,台灣領導人的講話,有可能改變世局的走向。

在一般的思考裡,只要台不踩紅線,中共就不會啟動武統。因為,這對中共的「百年大局」並不有利。中共可以等,也等得起。時間有利中國,只要台灣不踩紅線。

但是,大家忘了,這個大家習以為常的觀點,其實是有一個前提,就是建立在現有的世界秩序之上。但問題是,這個「現有世界秩序」,正在以超快的速度瓦解之中,因此,事情也可能出現超快速度的變化。

想想看,中共不願意武統,最大的原因,不是打不下來,而是打下來之後,可能面臨以美國為首的全西方乃至全世界的制裁,經濟上近乎全面制裁的壓制,使得這事(武統)很可能是得不償失。

然而,如果中共並沒有出兵攻台,但全世界的經濟制裁就已經來到了呢?現在,這苗頭不就已經出現了嗎?眾所周知,美國乃至西方都嚷著要向中國求償索賠,美國全力制裁華為,威脅要與中國全面脫勾,要企業撤出中國,揚言要與中國一刀兩斷,中國持有的美國國債可能作廢,……這些就算不會全部都實現,但毫無疑問,這都顯示美國對中國是在往脫勾、經濟制裁的路上走。

雖然,對中國來說,拖住美國,盡量維持現有的世界格局,是對中國最有利的。但做不做得到,能做到多少,顯然不是中國本身說了算。

在形勢所迫,情非得已的狀況下,中國當然要另闢戰場,不能按照美國設下的路徑走,疲於應付,戰略上陷於被動。

於是,在這個時候,如果找個理由,走個險棋,在台海掀起戰火,會怎麼樣呢?

首先,多數分析家都認為,美國不會真的軍事介入(小打打不贏,大打不划算)。西方會做的就是輿論攻擊、經濟制裁。但這已是你不武統也會發生的,所以就不必再考慮。而一場現代化高科技的攻擊戰,可以產生強大的威攝力,使所有想在中美之間坐收漁利的國家,尤其是東南亞諸國,會重新好好地再想想。

其次,中美之間會高度緊張,劍拔弩張,西太平洋空前緊繃,此時,必定造成美國愛國心空前高漲,對現任總統有利。試想,如果中美之間仍是以「合作」為基本盤,中國需要一個可以周旋的美國總統。但如果形勢所迫,中美之間已經是以「對抗」為基本盤了,則還有誰比川普當總統更有利於中國?如果中國決心與美國走「對抗」之路,則一定樂見川普連任,願意助一臂之力。

我們不知道中共是否已做出了重大的戰略「換軌」抉擇,但此時,台灣蔡英文的就職演說,卻可能產生關鍵的影響力。因為,在美國的操縱下,台灣「率先通報世衛」以及「防疫成功」等形象已被全世界所熟知。如果蔡英文在這舉世矚目的就職演講中,說出中國大陸早在1月9號就將「不明肺炎」的疫情通知了台灣,並且也邀請台灣的專家去武漢了解情況。蔡英文只要如實說出這段事實(其實都是媒體早就公佈過的事實,但現在在西方的強力操作下,已被淡忘),那麼,就等於是在全世界眾目睽睽之下,為正被西方全力抹黑栽贓的中國大陸平反昭雪。(如果能再表明台灣的防疫成功得力於及早地重視了大陸傳來的訊息,那就更好了。)此舉或令西方不快,但卻是為自己拆除了一個戰爭的引信。更何況,所說的只是一個「事實」,與統獨的表態並無關係。

說真的,一般人寫文,都希望讀者認同他的看法。但這一次,我還真希望讀者諸君指出我的錯誤,讓我知道我只是在杞人憂天。然而,疫情後的世界格局,絕對不同於疫情前,這幾乎是大家的共識了。只不過,似乎很少人指出,這個「不同」,對台灣很可能是災難的開始。我希望我的看法是錯的。但不論如何,蔡英文在演說中去說一個真實發生過的「事實」,是一件絕對不會錯的事。

很多跡象,已表明目前台灣形勢不容樂觀。首先,喬良的講話,要反過來聽。因為當中共不想動武時,他一定是嚴辭恫嚇,以防你踩紅線。但當他反常的「示弱」,則傳遞的很可能是相反的訊息。一切關於兩岸關係緩和的報導,皆可作如是觀。

其次,蔡易餘的撤案,表示民進黨很可能接到大陸有關「動員」的情報。對岸要有軍事動作,動員必不可免;台灣不可能得不到情報。只是,台灣若以為自己不踩紅線就可以免去戰火,會不會想得簡單了一些?中共打不打你,永遠是以自己的利益為根本判斷的。

第三、如果美國藉疫情制裁中國大陸果然成真,借箸代籌,你覺得大陸有什麼更好的反制措施?歷來,台灣都是美國壓制中國的一張牌,但現在基本盤既然翻轉,那就可能倒過來,變成大陸打台灣牌,逼美國上談判桌,明碼實價地討論畫分勢力範圍的問題。

死不認錯 | 劉廣華

東亞獨裁者神隱多日後再度現身;平地一聲雷,橫空出世!

霎時間,從政府機關部門到智庫情報組織,官員到學者,名嘴到靈媒,人人目瞪口呆;合不攏嘴的,流口水的,落下頦的,通通眼鏡掉一地,拄杖落地心茫然!

不是動手術臥床嗎?不是縱慾過度精盡人亡嗎?再不然也要腦中風血栓心肌梗塞,就算沒有99%死透,至不濟也要腦死植物人啊!

好端端地出來剪綵算個甚麼事?這不就是砸人飯碗嗎?

平心而論,國際情勢瞬息萬變,無論是多麼專業的大師學者,在做評論判斷,甚至預測時,沒有誰能夠百發百中;畢竟不是神仙,哪能鐵口直斷?

更何況,對於資訊不透明的國家或政治情勢,能據以判斷的資訊不但相當有限,往往又不正確,做出錯誤判斷在所難免,沒甚麼了不起的,吃燒餅難免會掉芝麻。

猜錯就猜錯,sorry,臉紅一下,揮揮衣袖,站起來又是一條好漢!

問題是,猜錯不認錯,還要找理由狡辯。

這兩天就看到許多所謂的專家學者名嘴,不但不認錯,之前說的都不認帳,還去比對人家臉型、痣、牙齒、胎記,甚而背板、日期格式、身邊其他人的外觀;費這麼大的勁瞎折騰只為了證明自己是對的,人家是假的。

還有辯說,說人生病沒錯啊,人家那麼胖,就是生病啊!

狡辯可以到這個地步,死都不認錯,也算極品。

說死不認錯,其實還真不是形容詞;到死都還不認錯的,史有明證。

楚漢相爭時,西楚霸王項羽即便力拔山兮氣蓋世,卻耐不住一路犯錯,原來的十萬大軍打到只剩28騎,四面楚歌兵敗烏江;都到這時候了還不認錯,跟部下說:

「吾起兵至今,八歲矣;身七十餘戰,未嘗敗北,遂霸有天下。然今卒困於此,此天之亡我,非戰之罪也!」

這意思是說,我打仗打了八年,七十幾仗都贏了,這次輸是老天爺害的,不是我的問題。

明朝末代皇帝崇禎在李自成攻破北京之後逃到媒山,在上吊自盡之前也說:

「諸臣誤朕也,國君死社稷,二百七十七年之天下,一旦棄之,皆為奸臣所誤,以至於此。」

到死都還要罵別人說別人是亡國之臣,他不是亡國之君;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

事實上,崇禎剛愎自用,治國無方,中反間計殺了袁崇煥,又不斷換人,總督巡撫尚書閣臣一直換,最後上吊總算是把自己換掉了。

不認錯其實是一種逃避責任的機制。

我怎麼可能犯錯,如果我犯錯,那一定是別人害的;歸咎於別人可以在心理上減輕自己的責任,在表面上維護自己的自尊。

可是,老說我的眼睛有業障,都是假的,並不代表事情就不見了,烏龜把頭縮進殼裡只是看不見而已,頭總要伸出來,事情總還在啊。

判斷錯誤就認錯,就是如此簡單,有什麼好狡辯的呢!

中國要不要為疫情而道歉? | 王振華

有一位大陸的網路大v,據說是央視的主持人,提出了中國該向世界道歉的說法。因為,給世界添亂了。畢竟疫情出自中國,而且可能出自某些中國人的愛吃野味,何況中國最早的反應有點慢,有隱瞞的嫌疑。(該大v並未如此說,但這亦是在情理之中。)

這個說法一出,立刻遭到了圍剿。最主要的批評是,一、依最新的調查,疫病的源頭未必出自中國。二、就算出自中國,這也是自然災害。一個新的傳染病,出自何處只是個偶然,不代表該處就有過失。三、與其說中國早期瞞報,無寧說早期判斷失準,以為不會人傳人。判斷失準,非人為刻意或制度缺失。且看日本,在中國疫情出現一個多月後,仍然出現了判斷失準的問題。可見此事有或然性,並非疏失。四、中國的抗疫做得好,嚴防死守,防止病毒出輸出,為世界爭取了一個月的防疫時間。這是世衛組織也承認的。五、2009年,造成全世界數十萬人死亡的H1N1病毒,出自美國,未聞美國道歉。

鄙意以為,以上雙方,都能言之成理,只不過各自根據的理據不同。而對於理據的採認,或受限於資訊,(病毒起源問題,人言言殊)或有不同之觀點(所謂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主張道歉者,突出的是勇於承當的仁者襟懷,反對道歉者,則多在國家尊嚴處著眼,此二者,本就不相妨礙,故不必相互否定。斥責主張道歉者為軟骨,不免太過;視反對道歉者為五毛,則是不明國際政治的凶險。

那麼,究竟該不該道歉呢?個人以為,有錯,則應該道歉。無錯道歉,代人受過,本為高尚之情操,但在複雜之國際關係中,則並非良策。至於「錯誤」,至少可分為二類。一類為病毒來源是否人為?(若為吃野味而來者,則算是半人為)是否為中國人為?若是,則應道歉,若不是,則不必。其二,關於疫情的處理。若有過失而至疫情擴大,則應道歉;若無過失,純粹判斷失準,則可道歉可不道歉,關鍵就在判斷失準之人本身的態度。

以上,最值得提出來討論的,就是關於疫情的處理,有無過失?筆者以為,從結果來看(強調是從結果看),十二月底至一月20號之處理明顯失當,為此,應該道歉。而最主要道歉的對象,是中國人民,尤其是湖北人民,尤其尤其是武漢人民。他們為這次的災難,付出的代價實在太大了。

至於是不是應向世界其他國家道歉?吾人不能說,此一時期的處理失當,對於疫情散布至全球沒有影響,故似乎應該道歉。但是,在一月20日之後,中國也盡了全力防堵此一病毒,病毒傳向世界其實十分星散,若在某國造成群聚,實在不能歸咎中國。但在道義上,中國若願意主動承擔責任,當然更是勇者的表現。倘若中國為疫情的擴散而向世界各國道歉,而世界各國則感激中國對疫情防控的努力,幫各國爭取了更多的時間。雙方互有善意,相互感激,彼此慰問,則世界是何等的美好?然而如此理想的場景會不會出現呢?在美國主導的全球反華聲勢逐漸擴大下,道歉的善意是否能得到善意的回應?或遭人扭曲利用而招來更多的敵意與仇恨?此則不可不三思。

總之,在主觀的心態上,吾人應該勇於擔當,不可文過飾非。但在客觀效應的衡量上,則不能迷信道德萬能;有時出自良知的善心美意,可能得到相反的結果。今天若說中國有責任,是唯結果論的,則中國該不該道歉,就不能唯動機論,一樣也必須考慮結果。好仁不好學,其蔽也愚,可不慎哉!

在曙光初露之前 | 海天曙光 Thomas Lee

發表日期:2016.9.30 初稿 丁念慈臉書 ; 2019.8.3 修訂 奮起網

關鍵詞:新華夏文明共同體系列


  這段期間,天災、人禍接連亂台、亂政。

  新政府上台之後,果然不出所料,「鬥爭有術、治國無方」,爛泥,就是扶不上牆;而前執政黨呢?還是一如既往,「內鬥內行,外鬥外行」。整個黨都被敵手仇家打趴在地、抄了家,那些「毀黨亡國」罪上有份兒的大老和重臣們,仍不忘朝同志軟肋打拐子、捅刀子。更有甚者,竟然組團遠渡重洋,隔著太平洋,提高音量向黨主席洪秀柱嗆聲,儼然有了「老大哥」背書。只見他們急著諉過、卸責,哪管黨、國運勢是否就此不起?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丟人丟到國外去!

  對於新政府,我們應該持續關注其施政作為對兩岸關係的終極影響,以預為因應。但面對快速探底的台灣政、經、社會發展趨勢,則要有「節衣縮食,咬牙苦撐,並砥礪心志」的心理和實際準備。因為接下來的經濟急凍、百業蕭條、關廠倒閉與失業潮、社會失序等危亂情勢,將日益嚴苛。在綠營原本的支持者尚未飽嚐荷包與資產大幅縮水、生活居處不安寧等切身之痛,憤而以「受害者」身分走上街頭抗爭之前,代表最壞的情況尚未到來,趨勢難以反轉向上。


  以國民黨當前主、客觀的資源條件而言,下列問題不僅是洪秀柱主席、黨中央和黨員,也是認同中華民族文化的藍營支持者都該好好思考的——

  1. 一個失去反省、修正與自救能力的政黨,縱然活過「今天」,還有幾個「明天」可苟延殘喘呢?

  2. 一個本該揭櫫從政理想,結合有志之士,整合資源,以救國救民、福國利民的政黨領導班子,迄今不見對症下藥的積極作為,只頻頻呼籲黨員和社會大眾要「團結」支持他勝選,藉此延續自己的政治生命。豈不荒謬?這樣的政黨和領導班子,還有何存在意義可言?

  3. 如果國民黨遭其他政黨取代,消失於歷史舞台時,是否就意味著亡國了?如果不是,而是一種有如換肝、換腎、摘除惡性腫瘤般的活命手術,那對國家發展而言,何損失之有呢?!

  4. 當國民黨保衛不了國家時,凡認同中華民族文化的國人,要優先保護的是國民黨抑或國家?

  5. 做為一個創建民國的政黨,國民黨該如何實踐其與生俱來的存在價值,承擔反制台獨異族借殼上市以及台灣國民黨鳩佔鵲巢的歷史使命,讓國府治下的人民免於「國族認同」錯亂之苦呢?

  6. 人民受夠了,今後不願再信任本身不夠好、不夠強,只想靠對手的失敗,撿到翻身機會的政黨。國民黨曾經居高位、享厚祿、罪上有份兒的黨政大員們,千萬不要見獵心喜,以為自己的機會又從天而降;至於藍營的支持者們,也千萬別再迎回那些黨政大員。與其指望理想與意志俱衰、思維了無新意的老面孔,來帶領自己政黨中興再造,不如讓中生代和新生代做為一新氣象的主力。台灣需要一次徹底的翻轉和變革,只有果敢去腐生新,還有一線浴火重生的機會。

  
  今(2016)年年初,第十四任總統、副總統大選投票前夕,我們夫妻倆懷著凝重、但十分平靜的心情,交換對時局的看法。之後,在部落格寫下〈時局有感〉一文。如今,大半年過去了,回首來時路,當時對大局的宏觀爬梳與趨勢判斷,正一一應驗,依然發人深省。特錄於下,供細細琢磨。

時 局 有 感  2016.1.10

天色漸漸暗了,
黑夜,那遲早要來的,終究鋪天蓋地而來……

先不管這一夜會有多長、多黑?
且把煩憂擱下,好好睡它一覺。

之後,我們還要學會——
對周遭的擾嚷喧囂淡然處之,
只凝神遙望地平線那一端,
堅信另一道曙光終將出現。

   對政黨,我不念舊;做不好,就該收回任命,請你讓出位子。理想再好、當初再好,到如今只驗證了長久以來的集體墮落和失能;說「是某些奸惡權貴當道」也好、「是哪個爛黨掣肘」也罷……這些都不能成為卸責的理由和藉口,因為「沒做好」是鐵一般的事實。人民把治國的權柄託付給你,難道還要附贈一副順手牌嗎?!要怪,只能怪自己「不行」、「不夠好」,必須概括承擔所有的錯誤和歷史責任。

  2014年3月那場「太陽花學運」準革命,就是趨勢反轉的強烈訊號,由此直到總統、立委大選前夕,變天的大勢底定。人民這次不只是要「教訓」國民黨,而是打算「棄屍」了。

  選民「拋棄」了國民黨,也等於從民進黨手中搶下所攻擊的稻草人或「出氣娃娃」。民進黨頓失長久以來照亮它存在意義、滋養它成長茁壯的培養皿,其更壞、更不文明的本質終將一一現形,執政只是自曝其短罷了。當群眾不願再受民進黨意識型態的操弄,其快步過場、退出歷史舞台,也是必然的結果。等到下一次,大家同樣選擇「拋棄」民進黨時,我們民主政治浴火重生之日才會來到。

▲   2018年3月13日,太陽花學運案二審宣判,黃國昌、林飛帆、陳為廷等22名被告全脫罪。
立委黃國昌等22人被以煽惑他人犯罪等罪嫌起訴,但一審採認「公民不服從」概念,全判無罪,檢方不服上訴。高等法院審理時,黃和學運領袖林飛帆、陳為廷等人均做無罪答辯,高院認為此案源於立委張慶忠欲強行通過服貿等立法粗糙,黃國昌等人無犯意,今仍判黃國昌等22人均無罪。


  〈在曙光初露之前(下)篇〉,將談兩岸統合階段台灣社會的重建與「新華夏文明共同體」的建構。

延伸閱讀
—————————————

● 林全有望破唐飛院長最短命內閣的紀錄嗎? 丁念慈臉書 2016.8.31

● 敗選那天 藍選民沉默的抗議 高凌雲 聯合晚報 2016.1.24

回 《新華夏文明共同體》綱要索引

回應范光棣〈寫給臺灣鄉親,尤其是「深綠」看的「論急統」〉 | 陳真 / 一位「老黨外」‧人道主義者

發表日期:2019.6.25
來 源: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責任編輯:海天曙光 Thomas Lee
關鍵詞:兩岸關係 統獨 臺灣島中立運動  大同世界和平島


茶壺裏的風暴為何重要?


  范光棣說,台灣總統選舉是茶壺裏的風暴,不管選誰,對於台灣的將來都影響不大。 

  這話,我其實也常說。台灣只是中美棋盤上的一顆棋子,棋子本身無法決定自身的走向與歸屬。 

  可是,既然是茶壺裏的風暴,為何它依然重要?因為: 

一,我們就住在茶壺裏

  對於茶壺外的人來說,別說茶壺裏起風暴,就算整個茶壺都砸了,依然無足輕重。但是,對於住在茶壺裏的人來說,茶壺風暴卻是一整個 “世界" 的風浪,就比方說一個家,家裏大小事,對於外人來說無關痛癢,但對家中成員卻無比重要。
 

二,風暴因何而起,事關重大

  茶壺風暴也是風暴,就規模與影響力而言,也許不足掛齒,但就其成因,卻具有一定的價值。這就好像殺死一個世界偉人跟殺死一個名不見經傳者,也許影響大不同,但在某個意義上卻具有同等價值。 

  莎士比亞說 " 一隻甲蟲的痛苦,不亞於一個巨人 。" 一隻甲蟲能具有什麼重要性呢?能改變世界大局嗎?當然不能,牠幾乎什麼也改變不了,甚至沒有任何同伴會為牠的痛苦垂淚。但是,就生命與憐憫來說,即便是一隻甲蟲的痛苦,依然動人,依然觸動人心。為什麼呢?因為生命具有一種親近性(kinship),茶壺裏,茶壺外,都是一樣的世界,一樣的價值,同等的悲歡。價值與痛苦本身並無壺裏、壺外之分。美國很強大,美國人打個噴嚏,全世界都重感冒,但美國人的生活與哀樂,並不會因此而巨大。 

三,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茶壺風暴不過星火點點,不足為用。但是,星星之火卻足以燎原。一根小火柴的一點小火苗,稍有不慎,卻可能引起熊熊烈火。 

  比方說,香港那麼小的一個茶壺,而且都早已回歸祖國,但美國依舊長期動用無數力量,滲透其中,努力挑起動亂,製造火苗,就算不能因此燒掉一整個中國,至少也能讓你傷點元氣。 

  台灣就更不用說了。台灣的利用價值與殺傷力,恐怕是一百個香港,美國豈有可能不予以極大化來利用之,以做為打擊中國的武器。哪天如果能成功挑起兩岸血腥大戰,或解放軍血洗台灣,美國人肯定會開心死。也就是說,茶壺風暴雖小,殺傷力卻可能巨大,不可不慎。 

四,統獨不是一切

  島內所謂總統選舉 “本身",無法具體影響台灣的統獨命運,卻足以影響島內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即便極其有限的財富與資源分配。 

  再說,一個貪婪無度的人渣黨及其一大票走狗,嘴巴講的總是人情義理,幹的全是傷天害理,每天打著所謂民主自由與人權的旗號,幹的全是與之相反的狗皮倒灶之事;而且唯美、日之命是從,整天炒作仇中反華,荼毒下一代,行事不擇手段,喪盡天良。誰來當家?當然還是有差。哪天即便統一之後,人渣恐怕還是照樣橫行無阻。統獨本身並非一切是非的最終章。 

五,小差異足以構成大不同

  因為時間,我相信細微之舉;我相信在時間的力量下,小差異足以構成大不同。比方說兩條平行線永無交集,但如果你稍稍微調,調整一下角度,哪怕十分細微,假以時日,有一天這兩條平行線就必然會交會在某個點上。所謂涓滴之水足以穿石,並非在於水滴力量強大,而是在於其柔弱不斷,綿綿久長。 

六,困獸之鬥還是要鬥

  即便是一頭待宰的牛羊,在走進屠宰場前的一刻,還是應該盡量想辦法掌握自己的命運,而不是任人宰割。台灣長久以來是美國的殖民地,任其予取予求,就連日本鬼子都把台灣人當成被殖民者看待,動輒頤指氣使,嘴臉難看。台灣人總不能什麼都不做,光等著祖國來解救。

延伸閱讀
—————————————


●  大同世界和平島(下)—— 寫給臺灣鄉親,尤其是「深綠」看的「論急統」 范光棣  2019.6.24 初稿 ;2019.7.7 修訂

我對中美貿易戰的看法 | 范光棣 / 一位左派哲學家

發表日期:2019.7.21
責任編輯:海天曙光 Thomas Lee
關鍵詞:中美貿易戰

▲   美國對中國大陸提出的霸王條款要求,主要有十三條,總歸一句話,就是「美國想什麼時候整治中國都可以,而中國都得接受,不能反抗。」簡直是欺人太甚,太霸道了!


  不知各位看了美國在中、美貿易協商中提出的十三條要求沒有?若沒,應該看看,所有國小教育的中國人都看得出來,這些喪權辱國的條件,中國大陸是不可能接受的!美國人居然不知道,還以為大陸會簽。

  真佩服中國大陸,把美國耍了那麼久,開了十一次會,拖了那麼久。大陸為什麼拖,我不知道,可能是為華為爭取時間,也可能是等開完「第二屆一帶一路高峰會」。美國被耍了,是肯定的,我看川普真不是習大的對手。


  現在世界上主要的矛盾,源自美、中兩個大國在争霸。

  這個局面的形成,肇因於中國大陸掌握了歷史機遇,擬定好國家發展策略和藍圖,埋頭專注於調整自己體質。最終以30年時間趕上西方300年的現代化,成就了當前和平崛起的態勢。至於美國呢,則因一向熱衷全球逞威、擴張勢力、製造他國內亂和區域衝突、掠奪資源,以致國際形象與綜合國力江河日下。中、美兩大國分居東、西半球,國力一升一降,勢必牽動國際關係和全球秩序作相應的調整。中、美貿易戰正象徵新世紀霸主之爭,結局應是美國不得不把獅王寶座讓出來,由中國大陸繼位。

  美、中兩大之間的矛盾,主要在經濟方面的競爭,其中最重要的是工業產值。中國大陸的工業總產值,超過美、日、德三者加在一起,唯有武器數量上遠遠落後。但這不重要,因為沒用,只能嚇嚇沒核武的小國,北韓一有了核武,就把美國擺平了。

  從參與二戰迄今,老美一直忙著全球征戰。如今突然醒來,驚覺身後緊隨著一位巨人。發動貿易戰及打壓華為,是狗急跳墻的動作,是把中國壓下去的最後機會。一個先進的產品,用政治手段壓得下去嗎?還要動用國家緊急命令處理,這不是狗急跳墻是什麼?太晚了!太晚了!太晚了!美國鎖定中國大陸發動貿易戰,中國說「不想打,不怕打,非打不可時就奉陪到底。」句句是有底氣的真話。

  川普很得意他立刻可以拿到多少錢,但關稅是誰出的?不是中國而是美國進口商。這個差價很快就會反映在市場上,所以美國消費者現在搶著去商場買未漲價的中國貨。

  貿易戰破壞了原有經濟秩序,雙方都會受傷,就看誰的忍耐力、承受力強。

  我在兩邊都住過40年,我覺得沒得比。中國人經歷過百年戰亂,吃過苦,吃得了苦,習慣上家家都會儲蓄,也有些積蓄。美國人沒吃過苦,習慣過著世界上最舒服的生活。我在北美40年,每月薪水剛剛夠用,從來沒有積蓄,最近讀到一個統計資料,指出百分之75的美國人,其積蓄少於一千美元!而且大部分美國人,住的房子是分期付款,開的車也是。現在生活還過得去,是靠便宜的中國製生活必需品,但是這些很快就會漲25%。你看,他們的日子要怎麼過下去?!

  關心大陸的朋友,大家安啦,中國大陸已經勝出了!不要太高估美國,我去年去過大陸,現在人在北美,親身體會,感覺中國大陸東部沿海已經超過北美。這幾天去商店裡買東西,發現90%的商品都是「made in China」。日常生活上,現在是美國需要中國大陸,中國大陸不需要美國。美國很快會步上破產之途,他衰退的速度和幅度,會比任何人的想像要來得快和慘。大家等著瞧吧!

延伸閱讀
—————————————

● 中美貿易戰2.0版熱烈上演 美國公佈霸王條款壓制中國的主權 red square 123 2019.5.24

● 中美貿易戰:「北京發表經貿白皮書,指責美國三次「出爾反爾」 BBC NEWS 中文網 2019.6.2

● 三談中美貿易戰 王孟源 哈佛大學物理碩士及博士&經濟,軍事和歷史研究名家 2019.5.15

談「武統」 | 范光棣 / 一位左派哲學家

發表日期:2019.7.21
責任編輯:海天曙光 Thomas Lee
關鍵詞:兩岸關係 統獨 和平統一 武力統一

▲   特朗普主政,訴求「美國優先」「美國要再次偉大」,美智庫不斷渲染大陸「武統」概率,實為私利:一是賣武器給臺灣,掙臺灣人民銀子,增加美國資本家的軍火收入;二是拉臺灣配合美國,遏制中國大陸的「印太戰略」;三是增強臺灣軍力,延阻兩岸統一。

  最近在網路上常看到主張「武統」的言論,有的來自大陸,有的來自臺灣,我覺得這些言論對兩岸統一都沒有什麼幫助。兩岸關係是人民內部的矛盾,是感情問題,不能用武力解決,不會用武力解決,也不需要用武力解決。

先談「不能用武力解決」

  自從原子彈的發明以後,有核國家之間的戰爭,基本上已經不可能。小國擁有核子彈,也可以擺平大國,最好的例子就是北韓,台灣很可能有六顆原子彈(詳請參閱拙作〈大同世界和平島(下)—— 寫給臺灣鄉親,尤其是「深綠」看的「論急統」〉, 如註三連結)。若真的有,則兩岸問題當然不能用武力解決;既使沒有,也不能用武力解決,因為武統的代價太高,後遺症太嚴重,不是解決感情問題的方法。

▲  無論台灣島內各方是否願意承認,從蔡英文上台之後,兩岸關係跌到了1990年代以來的冰點。而且,相比過去,雖然大陸官方依然堅持為「和平統一」做最大努力,但「武統」聲浪飆升,正在各界形成新的共識。

  台灣方面有些主張統一的人士,看民進黨「去中、台獨」的工作,深深影響了年青一代的想法,有些急了,開始主張解放軍以武力統一台灣,我覺得這是很不明智的。這使我想起1972年,我們一群北美左派台灣學者去北京訪問,跟周恩來總理談話時,有一位台灣學者問周總理 “ 為什麼北京不用武力去解放台灣?” 周恩來說 “ 你們年輕人沒有經過戰爭,不知道戰爭的可怕,用武力去解放台灣,雙方要死多少人呀?!打完了以後,臺灣的經濟完全被破壞,拿回來又有什麼用啊?戰爭是萬萬不得已才能考慮的。” 偉大人物的想法,還是比較全面、長久、周全的。

▲   今( 2019)年1月2日,習近平在全國人大《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週年紀念會上,發表了他上台六年來最重要的台灣政策講話。習的講話體現了其一貫對兩岸關係「軟的更軟,硬的更硬」的態度。
「巧合」的是,蔡英文在新年致辭中,針對兩岸問題提出了暗含台獨的「四個必須」和「三道防護網」;她強調,台灣人民希望保持自治,並斷然拒絕以「一國兩制」為談判基礎。對習的講話,蔡在回應時則給予直接拒絕。
習對台灣的強硬講話和蔡對中國充滿對抗性的表態,將台灣拖進一個危險境地,讓人對台灣的未來不能不感到憂慮。


  大陸方面很多人更急。共和國已經成立70年了,以前力量還不夠,就忍了。現在中國實力,已經跟美國平起平坐,和平統一好像遙遙無期,乾脆用武力一擧解決。在網路上,也常看到大陸人跟台灣人對嗆,最後理說不通時,陸方人士就會說 “ 你等著瞧吧,解放軍很快就會收拾你們! ” 這種威脅實在很糟糕,你要這樣做,寧可不要跟台灣人有互動,幫了倒忙。問題在於很多台灣人經過國民黨長期的反共教育,又經過美國的自由、民主、人權觀念洗腦,完全相信共產黨是很邪惡的。在這種情況之下,若你只說「我的拳頭大,我的武器多,我可以用武力打敗你」,這只證明你的確像他們所想像的不講理、野蠻。假如我相信共產黨是真的那麼邪惡的話,那我也會奮起反抗,粉身碎骨也不惜,不怕你的拳頭有多大。要說服這些長期被國民黨和美國洗腦的人,看清楚中國的實際狀況,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現在身在台灣的人最清楚,我自己家裡就有一大半這種人,但沒有選擇,因為他們是自家人。大陸人假如真把台灣人當作「自家人」,就要有一點耐心,也要記得 —— 台灣之所以現在這樣,是因為很久以前,台灣在中國沒有能力保護他的時候,被異族搶去了,臺灣人覺得是被祖國拋棄的人。

▲ 關於老子的傳說很多,倒騎青牛西行而去,是一個流傳較廣的典故。這個典故很有意思,老子是不是真喜歡倒騎青牛,並不重要,關鍵在於這個傳說想要表達的深意!
原文網址:https://itw01.com/YFYX8EM.html

  我正在寫一本有關「老子」的書。老子《道德經》第六十一章講到大國與小國的關係,我覺得現在對兩岸關係很有啟發性。他說,「大國者下流,天下之交也,天下之牝也,牝常以靜勝牡,以靜為下。故大國以下小國,則娶小國,小國以下大國,則娶大國,故或下以娶,或下而娶,大國不過欲兼畜人,小國不過欲入事人,夫兩者各得其所欲,大者宜為下。」(注一)

  我們正在實現偉大中華文化復興之際,應該好好聽我們老祖宗的話,老子的總結論是,要解決大國跟小國間的矛盾,「大者宜為下」!所以「武統」這條路,我覺得談都不要談,現在兩岸人民都活得好好的,為了「統一」這美好的事,死了一個人就是污點!

再談「不會用武力解決」

  二次世界大戰以後,世界大戰已經變得不可能了,但小的戰爭還一直在發生,主要都是因為美國挑起的,但漸漸也會變得不可能了。因為美國的力量今非昔比。你看,美國現在的總統特朗普是有史以來最霸權的總統,但在北韓,你看他本來擺出一副非打不可的樣子,現在看起來,還是乖乖地接受北韓是有核武器的國家。在委內瑞拉及伊朗,他也是一副非打不可的樣子,但到現在為止,還是不敢動手,其中當然一大原因是,因為這些國家現在有中國跟俄國在後面支持。另外一點是敘利亞的戰爭給西方一大教訓,不但沒那麼容易拿下,還造成了他們想像不到的難民問題。美國現在不敢打委內瑞拉,我看,主要是因為怕造成大批難民向美國跑,所以,美國發動戰爭的可能率,從今以後應該越來越小。

▲   根據聯合國難民書2017年年度報告,敘利亞境外的難民已經超過550萬,回到敘利亞的只有一人。境內流離失所的人口達到630多萬,其中已經回家的只有60萬。總難民數量超過1200萬,超過敘利亞人口的一半。

  其實 我覺得世界會漸漸往和平方向走,主要是因為中國和平崛起的典範效應。中國不像西方霸主靠奴隸、掠奪、戰爭崛起,完全靠自己的努力,在30 年內趕上西方300年的工業化。中國一直忙著自己的經濟建設,把別的問題擱置一邊。

  我記得80年代初,朱鎔基還是清華大學管理學院院長兼國務院經委會副委員長那時,帶團來北美考察,我負責在多倫多招待他們三天。當時,我們談到「臺灣問題」,他很清楚地告訴我 “ 我們現在重點工作放在經濟建設上,我們需要跟美國搞好關係,只要臺灣不獨立,我們把「臺灣問題」擱置一邊。” 我看,到現在為止,這還是中央的政策。

  我從跟周恩來及朱鎔基的接觸當中,學會如何解讀政府官方發言。那時《人民日報》天天說要解放臺灣,跟私下告訴我的完全不一樣。你要知道,《人民日報》是給大陸人民看的。人民對「臺灣問題」的看法很簡單,臺灣是我國弱的時候,被日本鬼子搶去的,臺灣一日沒拿回來,就是「國恥未雪」。因此,政策必須一再強調。

  假如任何政府把臺灣丟了的話,我可以肯定地告訴你,這個政府一周內就會被推翻。所以每個政府都一定會一再向人民保證——他沒有忘記臺灣,即使他們的重點工作是在更重要的事上。

最後談到「不需要用武力解決」

  現在習近平的重點工作是什麼呢?很簡單,就是打贏「中美博弈」。

  美國30年來忙著到處打仗,忘了中國。某天睜眼往四周一看,突然發現中國跟他平起平坐了。於是狗急跳牆,發動貿易戰,禁止華為,但都太晚了。「自由市場」及「經濟全球化」,本來是美國發明用來統治世界的妙方,中國根據美國制定的遊戲規則,打贏了經濟戰,美國不玩了,又太晚了!(注二)中國反而變成「自由市場」及「經濟全球化」化的維護者,同時又在世界熱點扮演維護和平角色,還推行「一帶一路」倡議,建構人類命運共同體,已經開始站在世界道德的制高點。正好在這個時候,美國選出一位「脫了羊毛衣,顯出狼本色」的總統,相比之下,使得習近平的所作所為更孚眾望,具「世界盟主」的形象。

  在這百年來最大的變局之中,臺灣的重要性可說微乎其微,臺灣自己能做的事不多,最終命運完全取決於美、中爭霸的結果。而這個結果的大勢已定,臺灣是佛祖掌中物。所以習近平對台政策一直強調「和平統一」,「尊重臺灣政治制度及生活方式」,「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等等,實際上又做了很多惠台方案,基本上用的就是老子的方法。雖然有時他還說不放棄武力解決,但這是說給大陸鷹派聽的,事實上他所採取的路線,是不需要用武力解決的,把美國壓下去之後,會「自然統」!所以我勸兩岸急統派都不要急,不會拖太久,以我判斷,不出五到十年,中國就會很明顯的勝出。到那時候,「自然統」會水到渠成;最最不得已兵臨城下時,也可用「北平模式」(注三)和平落幕。

▲  1949年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後,中國人民解放軍於2月3日舉行入城式,北平市民擠在正陽門大街上,夾道歡迎參加入城式的人民解放軍(資料照片)。

  最近我寫了一篇〈論急統〉(注四),那是給台獨鄉親的信,勸他們在兵臨城下之前,主動跟大陸談統一的條件,這樣才可以得到最好的條件。我建議臺灣主動釋放善意,一是停止做大陸最不喜歡的事,就是不要買美國軍火,二是做大陸最喜歡的事,就是把臺灣故宮博物院的寶貝歸還北京故宮。 可以想像這種論調是沒什麼市場的,但人老了,又手腳不方便,不能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也再無顧忌,直言不諱罷了!


注  釋
—————————————

註 一:老子《道德經》第六十一章譯文
  大國好比江河的下游,愈是謙卑寬容,愈能納百川,調節天下。就像雌性生物,靠柔順居下包容總能征服雄性。因此,大國或強者態度謙卑的話,就容易招徠小國或弱者的歸附;小國或弱者態度謙卑的話,就容易獲得大國或強者接納。大國敦睦小國,不過是想兼容對方,擴大量體;小國與大國建立友好關係,不過是想從中得到更好的生存發展條件。要兩者能整合成功,各取所需,大而強的一方最好壓低身段,虛懷若谷。
  詳請參閱  http://www.goodz.tw/modules/newbb/viewtopic.php?viewmode=compact&topic_id=1392&forum=9

註 二:詳請參閱拙作〈我對中美貿易戰的看法〉2019.7.21

註 三:北平淪陷,中國大陸稱作「北平和平解放」,是第二次國共內戰平津戰役的尾聲。1949年1月15日,天津的中華民國國軍守軍被中國人民解放軍殲滅,北平的國軍守軍陷於絕境。16日,華北剿匪總司令部副總司令鄧寶珊代表總司令傅作義與林彪、羅榮桓、聶榮臻會面商談和平,雙方於21日達成《關於和平解決北平問題的協議》,22日傅作義在協議上簽字。22日,北平傅作義所部25萬守軍按協議陸續撤出市區,準備接受解放軍改編。31日,解放軍和平入城,平津戰役結束。

註 四:詳如 大同世界和平島(下)—— 寫給臺灣鄉親,尤其是「深綠」看的「論急統」 范光棣 奮起網 2019.7.7

延伸閱讀
—————————————

● 武統台灣:習近平未來的目標?  鄧聿文 (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時政評論家) 紐約時報中文網 2019.1.8

● 美智庫渲染“大陸2020武統臺灣”,兩岸離攤牌有多遠?  察網  地球村9號 2018.2.4

● 武統台灣正在成為最大可能的選擇!  超越新聞網 2018.4.2

● 當美、中貿易爭戰被上升為一場「文明與種族衝突」時 海天曙光 Thomas Lee編輯 2019.5.22

● 李毅︰北平方式 統一台灣 一國兩制 台灣方案 萬維讀者網  2019.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