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媒體選擇新聞的尊嚴何在? | 盛嘉麟

我們中華民國的媒體應該有自己尊嚴的新聞選擇,不需要跟在英美屁股後面追逐無聊的花邊緋聞,來充塞新聞版面,我們看看哈利和梅根這對夫妻的來由。

英國女王伊利沙白的兒子查理王子,查理王子原有多年的女友卡蜜拉,但是貪圖黛安娜的美色,娶為王妃。婚後的三角關係使得婚姻不穩,黛安娜另外發展婚外情,對像包括她的馬術指導師休伊特上校、埃及富豪的少東多迪,多迪花費13億英鎊送给戴安娜定製的戒指。後來查理王子與黛安娜離婚,與原來女友卡蜜拉結婚。後來黛安娜的馬術指導師休伊特上校靠無恥的販賣兩人的戀愛細節賺錢為生,而埃及富豪的少東多迪與黛安娜甜密旅遊世界,最後两人的汽車在巴黎的隧道裡撞上了水泥橋墩,雙雙去世。

現在輪到查理王子與黛安娜生的兩個小王子,威廉王子和哈利王子長大登場了,威廉王子娶了凱特為王妃,哈利王子娶了梅根為王妃。現在哈利王子及妻子梅根厭倦了皇家王室的生活,厭倦了王室的禮儀,規範及責任,決定脫離王室,拿著8000萬英鎊的資產財富,來到美國加州洛杉磯買了豪宅,要過自由自在的平民生活,並且不斷的抖出英國王室的不堪內幕賺錢,引起和伊利沙白女王的衝突,藉此炒熱知名度賺更多錢。

英國王室這些不光彩的花邊緋聞,在美國、英國社會引起熱議是他們Anglo-Saxon 民族的事,請問我們中華民國的社會及媒體為什麼要跟屁Anglo-Saxon的社會及媒體,這樣的花邊緋聞能夠砥勵我們的社會風氣嗎?我們的社會沒有比這個花邊緋聞更重要的事嗎?

世界許多國家都有王室,其中日本的王妃雅子哈佛大學畢業、日本外交官,比哈利梅根優秀100倍。馬來西亞、泰國、歐洲各國、非洲,都有王室,我們台灣媒體有同樣關注報導嗎,當然沒有,因為我們只尊敬美國爸爸,只認Anglo-Saxon民族是爸爸,所以哈利王子娶梅根是大事,生第一個嬰兒是大事,脫離王室是大事,跟女王吵架是大事,有第二胎又是大事,塔麻徳,沒完沒了的大事。

再看看其他國家,大陸媒體、俄國媒體、韓國媒體、德國媒體、西班牙媒體、印尼媒體,…. 那一國媒體有像台灣媒體一樣的尊敬哈利和他的老婆梅根,尊敬他們的第二胎,大肆報導的?

我們有沒有想過,哈利梅根帶著8000萬英鎊的民脂民膏資產財富脫離王室,為什麼不敢白手起家,從零開始的脫離王室?他們這也能叫脫離王室嗎?哈利梅根真的生在百姓家可能比我們還不如。

我們有沒有想過,我們叫英國是大英帝國、日不落帝國、大不列顛王國、聯合王國、英國列強,都是尊稱。英國玩民粹脫歐以後,明年蘇格蘭要第二次公民投票脫離英國,接著北愛爾蘭也要尋求脫離英國,三五年後,不再UK聯合王國,英國就變成蕞爾小國,英格蘭共和國。

而這個蕞爾小國英格蘭共和國有個女王,女王的大兒子查理,查理的二兒子哈利,哈利和他的老婆梅根,他們有了第二胎,塔麻徳,這樣的新聞被我們中華民國的媒體捧為重大新聞,不可笑嗎。

啊疫苗咧? | 劉廣華

赴北部知名醫院陪診,一進大樓就看到長長的人龍沿著牆邊迤邐延伸,蜿蜒而去不見盡頭;問了一下,原來是等著施打新冠疫苗的人,劉杯杯好奇地盯著排隊人龍,看來以醫事人員居多,應該就是自己醫院的醫護跟工作人員吧?

早上也看到報導;說是,疫苗開始施打之後,各接種點都是人滿為患;顯然疫情緊繃,大家都不敢掉以輕心,尤其是第一線的醫護人員,救人更要護己,當然要盡快完成施打。

同時間,也看到一些不當施打的新聞;有心肝很好的診所半夜為非醫事人員施打,有愛心滿滿的軍醫院為老百姓施打,還有屢仆屢起的親信近臣、藍綠都有的地方諸侯,都能先打;說白了,都是有力的特權人士,插隊偷打。

劉杯杯在大學工作,剛過60歲,有老花眼、亂視、濕疹、過敏、痛風、三高,最近瘦身又破功,有點胖;雖然自己覺得百病纏身,尤其痛風發作時都覺得已經病入膏肓了,可是看了一下施打順序分類,顯然連第9類的罕見、重大傷病那一類都排不上,充其量位居第10類。

而第10類唯一的條件是,「50-64歲以上成人」,劉杯杯很幸運地還有類可歸,在台灣2300萬的人口中,雖然前面大概排有1500萬人,但至少贏800萬人。

基於國家社會需要,理所當然要讓風險較高的類別先行施打;至於列為「老年成人」這種類別的,想來算是沒甚麼風險的,就耐心等候了。

不過,有些國家好像沒什麼排隊接種、特權施打、分類排序的問題,政府還要死告活央的求著、哄著、拜託著,祭出各種鼓勵措施,請民眾來施打。

美國俄亥俄州辦樂透活動提供百萬美元獎金鼓勵民眾施打疫苗,馬里蘭州給40萬,紐約州也提供美國職棒大聯盟免費門票,西維吉尼亞州則提供百元儲蓄國債券。

英國為了吸引年輕族群,與Tinder、Match、Hinge等網路交友平台合作,讓「已接種疫苗」者享有優先配對權利。

香港也有樂透,提供特斯拉Model 3、金條、還有價值約139萬美元的公寓作為獎賞。

連泰國清邁都每周提供一頭價值1萬泰銖的小牛讓施打民眾抽獎,還要連續實施24週。

這是「朱門酒肉臭,路有餓死殍了」。

疫苗充沛供應的國家,有疫苗過期的煩惱,有民眾拒打的擔憂;而疫苗不足的國家,就必須面對因為僧多粥少所產生的分配困境,或是因為爭奪有限資源所產生的道德困境。

台灣社會面臨人性大考驗;大家都不想得病,自然就人情、特權、欺瞞、詐騙,各種手段層出不窮,無所不用其極。

能怪台灣人居心不善嗎?這是生存競爭啊!

有疫苗,就不急,就能夠很優雅,就可以謙讓,就可以「你先來,我OK」,自然就沒有特權偷打,就有道德。

甚麼時候,政府也可以推出鼓勵台灣人施打疫苗的措施呢?

劉杯杯不要牛,一手啤酒就可以了。

及時雨 | 劉廣華

突然就下起潑瓢大雨!

過去一周為了躲疫情,就算分組上班也盡量待桃園校區,不亂動;這天午後有點悶,東眺雪山山脈方向,陰沉沉的天空,黑雲翻墨,壟罩在層層疊疊的起伏山巒上,分不太清楚是漆黑烏雲還是濃綠山頭。

突然一陣濕濕濃濃混有青草跟泥土氣味的雨腥味撲鼻而來;不多久,那雨也就下了。

豆大的雨點,一串串的從天而降;風狂雨驟,鋪天蓋地的氣勢,是那種不容置疑,傾盆而下的霸氣,白雨跳珠,一顆顆的落地之後,又潑濺而起,只見地面浮起一片濛濛,如煙似塵又像霧;雨助風勢,風仗雨威,也就是一會兒,到處濕淋淋水亮亮,不旋踵間,涓涓細流迅速的匯合為洶洶水流,高低落差處已見水瀑,低窪處也逐漸積水。

從室內往窗外看,粗粗厚厚雨柱,一條條鞭子似的,狠狠的往玻璃窗上抽打,震得玻璃劈里啪啦的作響,喧闐遠過穿林打葉聲;玻璃面上,一條條扭曲攢動的水柱任意遊動;透過密密厚厚的雨簾看去,外面早已是白茫茫的一片,天地失色。

看了即時新聞,也就是這麼一下子,雙北早已有多處淹水,連蛋黃商業區都沒躲過。

有趣的是,臉書上倒是一片欣慰慶幸之聲,紛紛表示下得好,被淹一下都願意;想來也不奇怪,最近全島缺水,久旱逢甘霖,水荒得解,這陣雨來得及時,大雨一沛天地涼,星斗明煥草木潤,當然萬眾歡騰。

及時雨受歡迎是因為正好趕上所需。

《水滸傳》裡,梁山泊天罡地煞108條好漢中,位階第一的天魁星宋江,其江湖綽號就叫「及時雨」,不過,他卻不是因為武功蓋世才當了這個武林盟主,而是因為:

「平生只好結識江湖上好漢;但有人來投奔他的…無有不納,…若要起身,盡力資助。端的是揮金似土!人問他求錢物,亦不推託;…每每排難解紛,只是賙全人性命…濟人貧困,賙人之急,扶人之困,因此,…卻把他比做天上下的及時雨一般,能救萬物。」

換句話說,是要能夠站在他人的立場,想人之所想,需人之所需,急人之所急,才能當上及時雨。

從這角度看來,日本的疫苗是及時雨了;只要在這當下,符合台灣人民的需求,能夠解決台灣人民的困境,即使是部分也行,就應該心存感激;至於,「人家不打才送的」,「別有意圖」,「數量不足」,「抵不上當初311賑災捐贈金額」等等酸話,其實都不必要。

當然,也因為只要能夠幫到忙就是及時雨,那麼日本疫苗之外,郭董疫苗、佛光山疫苗、張亞中疫苗,也都是及時雨,就都應該心存感激的接受。

如果因為各種意識形態與政治因素考量而阻礙疫苗的進來,那就更不必要了;畢竟,盡快地解台灣人民於倒懸之苦才是重中之重吧?

明明是一場及時雨,卻搞得豪雨成災,劉杯杯這顆既愚且魯瀕於失智的腦袋,怎麼想也想不通啊!

疫情使蔡政府大失民心 | 郭譽申

台灣疫情升高快一個月了,疫情的發展頗符合筆者先前的預估(參見《台灣疫情將如何?》):「台灣的抗疫措施比較像歐美而不像大陸,大概不會太成功。台灣人一般比歐美人士遵守抗疫的規矩,因此台灣的疫情應該不會像歐美那麼嚴重,但是做不到大陸的確診幾乎可以清零。台灣的疫情要想清零,大概只能等民眾普遍注射疫苗了。」筆者沒料到的是,疫情使蔡政府迅速地大失民心。

先看一些最近的民調:蘋果新聞網/即時民調搶先報|超過6成民眾「非常不滿意」蔡英文、蘇貞昌防疫表現ETtoday新聞雲/侯友宜仍居十大政治領袖第一,柯文哲快攻爬上第二(陳時中排名掉到第十)、台灣民意基金會民調/1年蒸發500萬人擁戴,蔡英文第2任支持度首跌破5成

陳時中聲望大跌的原因在於,他在疫情升溫前過於躊躇滿志,甚至在立法院誇口「世界跟不上台灣」;而在疫情升溫後卻幾乎是毫無作為,造成篩檢能量始終不足,收治染疫者的病房、醫療設備不足,對各縣市的抗疫醫療狀況掌握不足等等。他有一年多時間進行防疫準備,卻似乎是毫無準備。他和中央疫情指揮中心顯然能力有限,卻緊握權力,而排除他人的參與協助,例如不開放非醫療單位實施快篩,對民間向國外採購疫苗施加限制等。他發明的「校正回歸」很難解釋清楚,成為笑柄,並且讓人懷疑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公佈的數據是否真實。

陳時中還犯了一個大錯。他採納立委范雲的建議,放寬飛機機師的檢疫時間為3+11,即長程航班返國後3天居家檢疫(結束當日核酸檢驗陰性)+11天自主健康管理。這導致在國外染疫的華航機師有機會通過檢疫而在國內散布病毒,成為疫情最初蔓延的主要破口。當立法院在追究此決策錯誤時,陳時中竟把此決策推給未參與決策會議的疫情中心副指揮官陳宗彥。陳時中不僅決策錯誤,更是品格低劣啊!

蔡政府大失民心的另一原因是,蔡總統和前副總統陳健仁公開袒護台灣自產的高端、聯亞疫苗,並已向高端、聯亞各預購5百萬劑疫苗。目前世衛(WHO)認證通過了七種疫苗的緊急使用,這些疫苗都通過三期的臨床試驗,並且已使用於大量(上億)人口,看來遠比還在進行二期臨床試驗的高端、聯亞疫苗更可靠有效。蔡總統要人們為了愛台灣就注射較不可靠的高端、聯亞疫苗嗎?愛台灣比人民的健康更重要嗎?

蔡政府公開袒護高端疫苗,也讓人質疑是否炒股或與高端公司有不正當的利益關係。當然大家都沒有證據,即使檢調去查,至少要幾個月才可能查出結果。然而蔡政府的行動難免影響高端的股價,這本就是股市的大忌。

台灣疫情嚴峻,只有疫苗能消除疫情。蔡政府或是無心,或是無能,至今只獲得少量可靠的疫苗,怎能不大失民心啊?

從防疫談當前自大、自滿的社會風氣──一個公民教師的自責與沉思 | 郭譽孚

關於這句話「看好了世界,台灣人只示範一次在兩周內解除三級」的瘋傳,

個人以為,這是一個很值得探討的問題;

對我而言,重視它,絕不只是為了美國的「時代雜誌」把它拿來嘲笑我們的社會。

它之值得探討,其理由至少有三──

其一、把他的作為與過去我們的疫情指揮官的自大與自滿連結,陳先生曾公開對立委說「世界跟不上台灣」,甚至還到國外的媒體上自表功;大家會不會感覺很相類;這樣的風氣,對於我們的社會真的是好的風氣嗎?

從前常看到我們朋友愛說「我們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我也曾滿喜歡的,自己生長的地方能夠獲得外人如此的欣賞,真是不錯的事。

然而,發展成為如此的自大與自滿,以至於甚至出現防疫的缺口,簡直我們都成了國際上的丑角,這是我們所努力追求的嗎?

其二、這個現象,作為一個公民教師,我是深自檢討的;因為,我無法像今天新聞那條說詞──

「對此有人解答,表示原PO只是一個單純的普通網友而已,並不能怪他」:「其實就是一個普通的推特中二仔」、「人都已經被嚇到鎖帳號了,別在獵巫了」、「在自己推特中二其實沒啥,要怪的是側翼藉機大內宣」……「他真的很衰,私人推特被傳成那樣」──

然後,就輕鬆地看過去。。。因為,作為教師,我們應該追問即使是中二,何以如此?這會不會不只是個偶發的事件?如果,它真是個普通的中二,這次的現象所顯示的可能是我們整個公民教育的失敗,那將極可能是我們社會發展的喪鐘!

因為,如果我們向下把它與最近執政黨中央以其所謂「反串」而推動的「認知作戰」事件相連;往上則不只是可回溯那鬧出的「網軍」逼死外交官,甚至可以追溯到1990年前後受到李登輝摸頭的「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青年心態;我將深深地擔心我們的社會將走向何方。。。

我覺得,身為一個國中公民教師,我們應該深深的自我檢討,我們當年必然教錯了什麼,做錯了什麼;如今垂老的我們在死前還能努力挽回,作為我們的謝罪嗎?

其三、如果能夠究明原PO文者有著特殊的背景,例如,若與那林瑋豐一樣,是明顯的執政黨的側翼,那麼可能事態就像是疫情雖起,尚未擴散,我們的社會在這次教訓之後,或許透過「及時教育」的扭轉或許還有救藥。

在此,個人願意提供自身視為「救藥」的看法,給關心此事的朋友們參考;我所謂的「及時的教育」,以現在的事件言,PO文者真的與我們牙醫界的大國手陳時中一樣,完全沒有思考到自身的自大作為在國際社會可能帶來的副作用嗎?

首先,請將心比心,無論那人實力多強,總是在您面前,很臭屁的吹噓自身的成績,我們會怎樣看待那人?

人心都是肉做的,我們難免罵在心裡,那麼別人是否也會那樣看待我們自己?

其次,既使是「中二」的朋友,應該也要知道戰後日本經濟為何只能風光到1970年代尾──聽說因為當年前後美國學者推出了一本名作叫「日本第一」的書;就像是今天中美貿易戰的由來,霸權國家的尊貴是不容任何外國侵犯的;當美國疫情沉重之際,我們厭頭的陳時中部長的作為與這位中二朋友的自大、自滿會給這位江湖老大怎樣的印象?

會不會,這正是我們這次疫情上升,記者訪問美國在台負責人,AIT的酈英傑竟然冷冷地對記者說,你們確診人數還不多──哇,那是什麼意思,好像忍耐很久了。。。;要在柯市長公開大罵美國的萊豬與軍火敲詐之後,才不甘願地送出少少的15萬劑疫苗。。。

如果,以教育專業言,個人認為這就是個很好的「及時教育」的例子,讓所有的中二水準的朋友們,在學校教育中就能思考自大與自滿不是不可以,但是其後果可能是我們難以承受的啊。。。如果因此而我們島嶼將增加多犧牲幾十條或幾百條甚至千條人命,值得嗎,更不要說可能那些死亡者竟是我們可敬愛的親人朋友?

以上,是一個公民教師在這個不幸時代中的深切感言

膨風的防疫 | 劉廣華

值此疫情緊繃,每天都有5、6百例確診數往上加,各級政府焦頭爛額,手忙腳亂地急著端出各種應變措施,而全國人民也戒慎恐懼惶惶然不可終日之際,《時代雜誌》(Time)卻刊登了一篇文章,討論最近台灣防疫失敗的因素,文中遣詞用字酸度破表,說:

「要戳破全球最膨風的新冠防疫只要一間秘密小茶室就夠了」(All it took to break down the world’s most vaunted COVID-19 defense was a little secret tea.)

看這話說的!

如果文章批評的是,全球防疫典範的台灣舉措失當,一夕失守,倒也無妨;畢竟人有失手,馬有失蹄,吃燒餅哪有不掉芝麻的?面對狡猾多變異的病毒,守得好,加分;守不好,虛心檢討,再戰一回!美國這樣,英國這樣,歐盟國家也都是這樣的,只要奮戰不懈,屢敗屢戰不是問題。

只不過,說台灣的防疫是自吹自擂,膨風的;那就跟考試一樣,說人沒考好是一回事,說人作弊,那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事實上,對台灣全球完美防疫模範生的質疑,一直沒斷過。

先是自己人不相信。

早在2020年3月時,就有平面媒體記者在指揮中心記者會上問說,疫情肆虐全球,台灣卻仍維持2位數的確診數,是否在刻意營造無社區傳播的「假象」?

這樣的質疑在當時非常的政治不正確,太白目了,想當然耳的被K翻,被罵說是:

「無知、無恥、愚蠢,必須要被譴責」。

後來是歐盟在防疫初步有成之後,當時規劃從2020年7月起,對包括日本、南韓、泰國、加拿大等國家開放邊界;詭異的是,連對大陸都有條件開放了,台灣卻未在開放名單當中。

這都是個什麼事啊?這歐盟在收Taiwan can help的口罩時可是笑咪咪的,現在竟然翻臉不認人了?台灣既乾淨又願意幫忙,歐盟是在怕什麼?

接著是2020年10月左右,大陸國台辦說,有4例自台灣移入的確診病例,表示台灣防疫「存在漏洞」。

這絕對是亂說的,台灣怎會有社區感染?這都是阿共仔的陰謀啦!

隨之,《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在2021年1月報導,認為台灣雖然防疫成功,但只是運氣,更懷疑這好運能撐多久? (How much longer can their good fortune last?)

還說,在全球疫情肆虐之際,台灣有如處在「陰陽魔界」(The Twilight Zone)中的另類時空一般,正常吃喝拉撒、結婚、看球、辦演唱會、逛夜市,生活正常得很「詭異」(spookily)。

平心而論,台灣過去一年多的防疫確實是成功的,沒灌水,劉杯杯生活其間,如果周遭都是確診,怎會不知道?

不過,被外媒質疑倒也不能說全然冤枉,劉杯杯認為主要還是大外宣過頭,沒事就要得意洋洋地指導其他國家防疫,說什麼:

“How Taiwan beat the coronavirus!”

“How Taiwan’s COVID response became the world’s envy”

這話說多了,一旦出事,人家還能不見獵心喜?

「齁,抓到了齁!」

酸兩句算客氣了吧!還沒說我們作假哩。

當然,《時代雜誌》還是說了公道話,認為台灣防疫成功的關鍵在民,不在官;度過這一波疫情還是要靠聽話的台灣人民全力的配合跟努力。

劉杯杯深以為然!

台灣疫情的怪現象 | Henry Hall

台灣的疫情,我觀察到幾個十分可怪的現象︰

第一、幾乎沒有醫院內部的影片流出。

去年疫情在武漢爆發時,我們可以看到非常多的手機拍攝的醫院內部影片流出,一片哭天搶地、人滿為患,看上去就十分悲慘。當然,這都是對中國形象非常不利的。但隨後,老共的官方媒體也進入,就播出了非常多有正能量的影片,緊張、拼博、搶救等等。不管是那一種,我們都能看到許多醫院內部的情況。

但在台灣,疫情爆發一週多了,我們在網上完全看不到有關醫院內部影片。改裝後的旅館,所謂的「方艙」或是「集中檢疫所」等等,也完全看不到。這豈不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嗎?就算是美國的疫情,我們也看到不少醫院內部的影片,還有醫護的抱怨等等,但此刻的台灣卻完全沒有。沒有自媒體,也沒有電視台的記者去拍。是不讓拍還是怎地?我總覺得非常奇怪。沒有這些影片,社會大眾就失去了「傳染病」的現實感。

第二、每天發佈的數據非常不專業。

如果我們看中國大陸及別的國家每天公佈的數據,每日的確診新增、疑似新增、無症狀新增、出院(康復)人數、現存病例數(在醫,即active cases)、死亡人數等等,都清清楚楚。台灣則只有新增與死亡兩項數據,其他都付之闕如。而且,沒有一個國家是在第二天下午2點才發佈統計到前一天晚上6點的數據(相隔20小時),幾乎都是第二天早上就用新聞稿發佈前一天0~24時的數據。台灣不先發新聞稿,一定要以記者會的方式現場「開牌」;而延遲發佈造成當天上午的謠言流傳,又說要嚴罰三百萬等等,都是非常非常奇怪而詭異的做法。

第三、新聞報導非常狹窄

有關疫情的新聞,永遠集中在那裡又爆發了幾例,有什麼人(學生、醫護等)感染,但從沒見到訪問感染者或感染者的家人(記者可以穿全套防護服進行採訪,國外都是這麼幹的),都是記者自己在播報,而且圍繞著政治人物打轉,真正有意義的「採訪」非常少。不管是採訪醫護、患者、家屬、志工、專家、受影響的行業等等,都非常少;就算有,也十分的簡短。

而更不應該的是,對於這個病毒與疾病本身具有一點專業性的報導,居然非常非常的貧乏。就以攸關防疫成敗的PCR試劑與防護、醫療設備來說,試劑是國產還是進口?存量多少產量多少?為什麼比國外貴?檢測速度為什麼比國外慢?各種設備情況如何,在歐美等都出現不足的呼吸機,我們準備了多少?會不會出現緊缺?中醫藥要不要加入治療?衛福部有提供統一的治療方案嗎?似乎記者都預設全國國民都已經知道了,記者會不提問,也不做專題採訪報導。這對防疫是非常不利的。莫非台灣記者已完全失去專業的採訪能力?失去開發新聞題材的能力?太令人失望了。

為什麼有這樣的怪現象?我不知道,也不好猜測。但不論如何,這都使得「全民動員、積極防疫」的效果大打折扣。我們看到的就是政治人物的口水,圍繞疫苗的吵架,以及空空的街景代表全民高素質等等。一種社會動員萬眾一心要打好抗疫之戰的氣氛,完全感受不到。說真的,這給人的感覺很糟。

臺灣疫情失控,令人寢食難安 | 謝芷生

奧地利從昨天開始,解除了因新冠疫情的傳染風險,而限制人民進出餐廳、商店等人群集聚場所的規定。

奧地利人民遵紀守法,一般都會遵守政府的規定。由於數月前曾一度陷入疫情失控狀態,從政府到民間都提高了防疫警惕與措施。學校停課已超過半年了,小朋友只能在家通過網路學習。政府機關也處於半休止狀態。凡事都需預約,且電話久久無人接。除了超市、藥店外,幾乎所有商店都停止了營業。與華人生計有著密切關係的餐飲業,只能短暫進入購買食物,而不得停留。路上行人變得稀稀落落,公共交通工具上乘客也三三兩兩。的確給生活帶來了極大不便。

近兩個多月來,周圍環境變得十分肅殺,像是進入戰時狀態一般。筆者在歐洲生活了半個世紀,從未遭遇過如此氛圍。新冠疫情的侵襲,波及全世界,無異一場超級世界大戰。奧地利醫療保險制度完善,全體國民及住民都能獲得免費疫苗注射,從年長者開始,依次輪流,相信不久後就能控制住疫情了。

然而原被國際譽為防疫優等生的臺灣,卻在近期爆出了疫情失控的噩耗。由於家人,包括已年屆106歲高齡的家母,都生活在臺灣,難免心中掛慮。筆者已接受過兩次疫苗注射,原打算近期返台省親,但現在臺灣已成為防疫高風險區,就不得不延後回台了。臺灣機場防疫檢測一向較嚴格,每次入關時都有兩名人員自動測量體溫,這項措施自上次SARS疫情後就未曾中斷過,為何突然鬆懈了防範?是否因長期防疫成績不錯,而心生自滿呢?或因英國變種病毒特別兇惡狡猾,不易察覺。

據說這次病毒可能是由機師或空服員帶入的,反正事情已經發生了,相互指責推諉已無濟於事。重要的是,如何亡羊補牢,防範疫情進一步擴大。病毒漂浮於空氣中,不如走私犯肉眼可見。我們無意過於指責當局的疏忽,但令人不滿的是,當局把台獨意識形態,置於人民的健康之上。

臺灣究竟有多少頑固台獨分子,甚至到了草芥人命的地步?關於這個問題很難給個確切的資料,因為它隨著執政黨統獨意識的變遷而變遷。筆者在1970年前在臺灣念書時,還不會有人提出身份認同問題,因為一般人都不會懷疑自己是中國人。即使當時在海外已有少數台獨分子在興風作浪,提出臺灣地位未定的謬論,但對臺灣島內部的人並無明顯影響。直至李登輝執掌大權後,與從海外潛回的台獨分子或明或暗地合謀策劃後,台獨氣焰始逐漸升溫,終至氾濫成災。因此所謂「天然獨」一說,純屬胡說八道。筆者在臺灣專科學校教過書,並擔任級任老師,與青年接觸頻繁,從未發現學生中有身份認同的問題。這都是台獨分子刻意挑撥煽動起來的,動機是不甘願臺灣脫離日本,重回中國。

台獨分子數典忘祖,看不起自己中國人的身份。任憑你勸也好、罵也好,都改變不了他們不願做中國人的決心。中國人有句成語叫,「捆綁不成夫妻」。毛澤東主席1971年,面對林彪叛逃事件,思索良久,歎了口氣,對前來請示的周恩來說,「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無法可設,由他去吧。」也就是這個意思。今日我們對待不願做中國人的台獨分子,也應抱持相同的態度,就是由他們去吧。但條件是,休想從臺灣帶走一針一線,更別妄想拿臺灣作為向美、日投靠的「投名狀」。

我們願意尊重台獨分子的選擇,但也請他們能重視臺灣兩千三百萬人生命健康的安全,不要以自己的意識形態,阻擋大陸向臺胞提供新冠疫苗的善意。台獨分子無非擔心,一旦接受了大陸疫苗後,他們長期隱瞞大陸真相,造謠抹黑誣衊大陸的伎倆,即將攤於光天化日之下,再無法繼續哄騙臺灣人民了。但烏雲本就無法長期阻擋太陽的。              

台灣疫情將如何? | 郭譽申

台灣曾是抗疫模範生,成功抗疫一年多,然而抗疫措施卻在最近的一個月出現不少破口,造成疫情迅速升溫,過去8天的國內染疫確診病例超過2500人。在人心惶惶之下,抗疫警戒已經升高到第三級,使餐飲、旅遊等服務業立即受到重創。大家都擔心台灣的疫情將如何?能很快壓制住嗎?

台灣至今只獲得很少的疫苗,而且看來不會很快獲得大量疫苗,因此台灣的疫情應該參考各國未獲得大量疫苗前的狀況。在未獲得大量疫苗前,世界上的抗疫大約就只有兩類:成功抗疫的中國大陸和抗疫失敗的其他國家(有些非常小的國家抗疫成功,可以略而不計)。台灣的抗疫會比較像大陸,還是像其他的抗疫失敗國家?

大陸的抗疫主要有三招:對疫情重災區實行嚴格的封城,以阻止疫情擴散;對出現疫情的地區實行全面普篩,以找出所有的染疫者、疑似染疫者;以及建立臨時性方艙醫院,大量收容所有確診的輕症者、無症狀者和疑似染疫者,既減輕正規醫院的負擔,更避免染疫者在外面趴趴走,傳染其他人。此外則是全國團結配合抗疫,並集中醫療人力與資源於疫情重災區。台灣做得到這些嗎?

台灣起初的疫情幾乎都集中在台北市和新北市,若中央疫情指揮中心當時阻斷双北市非必要的南下交通,可以阻止疫情擴散到双北市以南的其他地區,其效果類似封城;然而現在疫情已經蔓延到幾乎全台的所有縣市(僅台東和嘉義尚無確診染疫病例),已喪失了封城阻斷疫情的時機,而無法限縮疫情於小範圍內了。

中央疫情指揮中心一直堅持疫調而不全面普篩。疫調是追蹤確診染疫者的生活和行動軌跡,對其接觸者進行檢疫或隔離觀察。疫調只適用於確診染疫者較少時,現在確診染疫者已高達2500人,已不可能追蹤他們的所有接觸者。台灣現在開放了許多採檢院所,可說是自願者普篩,即懷疑自己可能染疫者,都可到採檢院所檢疫。然而自願者普篩不像全面普篩,仍可能有漏網之魚,因為無症狀或有特殊顧慮的(如非法移工)染疫者可能不參加篩檢而仍然到處傳播病毒。

中央和地方還在爭論是否需要方艙醫院或名稱不同的類似東西。方艙醫院是全面普篩的配套措施,全面普篩會找出大量的所有的染疫者、疑似染疫者,因此需要方艙醫院收納輕症者、無症狀者。台灣只實行自願者普篩,找出的染疫者、疑似染疫者必然少於全面普篩,是否需要方艙醫院確難定論,只能走著瞧吧。

台灣的疫情難免有起伏,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台灣的抗疫措施比較像歐美而不像大陸,大概不會太成功。台灣人一般比歐美人士遵守抗疫的規矩,因此台灣的疫情應該不會像歐美那麼嚴重,但是做不到大陸的確診幾乎可以清零。台灣的疫情要想清零,大概只能等民眾普遍注射疫苗了。台灣何時能獲得大量疫苗,猶未可知。在普遍注射疫苗以前,台灣難免繼續風聲鶴唳、人心惶惶,而綠、藍、白三黨則繼續互相指責諉過,不像大陸的全國團結抗疫。

防疫的遐想 | 管長榕

光從防疫規定來看,西方老外就是有資格喊Give me freedom or give me death。大陸執行防疫規定很嚴格,說不准出門就是不准出門,那是沒話講的。但同樣以政令宣導為主的老外與台灣,表現就截然不同,老外依然我行我素,不自由,毋寧死。台灣則自主封城,自動提升嚴格層級如同大陸,一天之內,所有的人都消失不見。不自由,不會死。

台灣怕死第一名的寶座是不可動搖的。所以我說不用擔心,兩岸不會有戰爭,時候一到,傳檄而定。鬼才會相信那些「戰到一兵一卒」的鬼話!林志玲老爸早就算定林志玲會嫁外國人,因為台灣人沒種追他女兒。沒種追林志玲,卻有種戰到一兵一卒,什麼的什麼嘛!

自主封城,是陳時中的功勞嗎?我早就講,陳時中那麼強,台灣防疫作得那麼好,都靠他!何不把他送上蘇富比,讓美國、巴西、印度、日本都來參加競標,既可大賺一筆,又可大外宣台灣的驕傲,又是大大的功德一件,可以清零這些國家的確診與死亡。

台灣伺候美、日,一向勇往直前,不遺餘力,獻上區區一個陳時中,不足掛齒。看看台灣沒有陳時中是更壞還是更好,看看美、日、印、巴有了陳時中是更好還是更壞。現在來不及了,順時鐘破功,陳時中走下神壇,此時送去蘇富比,沒什麼行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