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梗-把萊豬做成肉鬆,賣給中國大陸 | 劉廣華

大陸突然宣布禁止台灣生產或轉運的肉類產品輸入,還說是因為「島內個別網民提出的一些惡毒想法」,所以要禁止並嚴加查驗。

原因是,台灣一位知名脫口秀網紅在表演中開玩笑,說要:

「把萊豬做成肉鬆,然後賣給中國大陸」。

雖然在引起觀眾哄堂鼓掌之餘,也立即挽救:

「拍什麼手啊?你們是惡魔嗎?當然不能這樣啊。」

這跟先無故甩人一巴掌,再趕忙抱歉,說是開玩笑的一樣,根本無濟於事,傷害已成。

這位知名網紅也曾經開過在1989年自焚的社會運動人士的玩笑;說是:

「我們在陽間燒的東西,在陰間都會出現一份,那陰間是不是有兩個XXX?」

典型的地獄梗!

「地獄梗」(Hellish gags)是所謂的「網路迷因」(Internet meme)的一種,舉凡運用諸如他人的苦難、殘障、疾病、種族、身材、困境、遭遇等等,讓一般人覺得不忍、悲傷、或憤怒的事情,卻以之為嘲弄、訕笑的焦點,並做成笑話、梗圖、或是影片者,均屬之。

例子很多。

像是網路就出現過,在幾個半裸非洲小男孩興高采烈跳舞的照片上標註有:

「沒有電腦還是能玩踩地雷」的文字。

嘲弄若干烽火連天非洲國家遍地是地雷,人民生命財產飽受威脅的困境。

再如,在一張剃光頭掛呼吸管滿臉病容的病童照片上寫著:

「為什麼得癌症孩子都很健談,因為他們很有『化療』」。

無視病童悲慘際遇,開諧音梗的玩笑。

還有剛被罷免的地方議員就曾經在臉書上寫道:

「800-1=799 R.I.P.」,嘲弄反年改團體800壯士中不幸身亡的退伍人士。

之前在新竹風箏節時發生女童被糖果風箏捲上高空的意外,雖然女童安然無事,但偏偏有人在廣為流傳的意外影片上加註:

「她已經抵達人生最高峰」,還有「暑假作業:抓住夏天的尾巴」等等字句。

這些都是非常可惡,讓人氣結,甚至憤怒的例子。

誠然,人非聖賢,人都是幸災樂禍的;當我們看到有人跌倒、撞到電線杆、出糗時,往往會忍不住的噗哧一聲笑出來。

看到光頭佬尾牙抽獎抽到吹風機,我們會莞爾一笑。

看到銀行監視器拍到黑人搶匪的正面,卻因為一團漆黑無法辨識,我們也莞爾一笑。

說長相一般的女生長得很安全,或是說胖子做事很穩重,我們通常也是莞爾一笑。

我們笑了,我們覺得無傷大雅;可是,這其實是嘲弄人家的身材、容貌,更是種族歧視。

那麼,這種笑話跟地獄梗的差別在哪裡?

在尺度!

在無傷大雅,謔而不虐,或是沒有危及生命的狀況下,我們可以笑得出來;而一但危及生命,正常人的那噗哧一聲就會變成尖叫;原因無他,人類的同理心使然。

地獄梗的問題在於,拋棄同理心,以他人的困境為取樂的題材,以挖苦、嘲諷、戲謔為笑點;挑戰的是人們的同情心跟同理心。

對於沒有尺度的地獄梗,劉杯杯笑不出來!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 劉廣華

被稱為「華為小公主」的富二代有志於演藝圈,接汽車代言、登雜誌封面,更於近日內發表了單曲,在MV內唱唱跳跳很是賣力,很有倚天一出,誰與爭鋒的架勢。

不過,雖說氣勢驚人,風評卻有些掉漆;多數批評酸溜溜地說其天分一般、顏值一般,而MV卻是多金堆砌,充滿富貴輾壓的味道;當然,值此大陸全國抗疫、打貪、反腐,還有姊姊仍身陷囹圄的當下,卻仍不食人間煙火,如此高調宣佈進軍演藝圈,也是最為人詬病之處。

輿論一片酸言酸語,酸氣沖天!

這些批評公允與否,劉杯杯不敢置評;倒是想對眾人鳴鼓而酸之的富二代,提出另一層面的觀察。

蓋無論是政二代,或是富二代,雖然是含著金湯匙出生,在職涯發展上的起點比多數人的終點都高,有豐富資源跟協助,耐得住失敗,可以一來再來;卻也有其原罪。

因為不管如何成功,總免不了仰賴祖先餘蔭,「靠爸、靠媽」,不是自己本事等等酸言酸語之譏;而只要稍有差池,眼高手低,志大才疏,一代不如一代,敗家等等批評更是排山倒海而來。

其實,政二代、富二代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享有難得的機遇,擁有豐沛的資源,可以站得更高、走得更遠,創造出登峰造極成就的機會比一般人高;而並不是所有的富二代都是在炫富,追求自我享受,揮金如土的。

許多富二代善用擁有的豐沛資源,付出比一般人更多的努力,在創建更大成就之後,以寬闊的胸懷,善用財富,造福更多的人。

舉例而言,全球首富比爾蓋茲(Bill Gates)的母親是成功女企業家,歷任知名企業、銀行、大學的主席、董事、董事長,連IBM購買微軟軟體的協議都有他母親的影子;父親則是大律師,有自己的律師事務所;易言之,比爾蓋茲絕非寒門子弟,就是個富二代,而其富可敵國的財富,嚴格來說,也非純粹白手起家而來的。

不過,曾經連任全球首富13年的比爾蓋茲卻已經把幾乎是全部的財產捐出來,只留1%給子女。

再如,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父親是成功企業家,曾擔任2屆國會議員,更曾任職金融委員會,其所建立的豐富金融人脈網路,為巴菲特的財富創造提供了堅實的基礎;跟比爾蓋茲一樣,巴菲特也是富二代,還兼政二代,仍然不是白手起家的富豪。

同樣的,曾經在2008年全球富豪排名第一,2017年排名第二的巴菲特,也捐出了99%的財產給慈善事業。

這二位都是典型的,雖然已經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卻仍舊自己努力不懈;而在創造巨大的財富之後,又散盡家財,造福世人;很有春秋時代三致千金,又三散家財的陶朱公風範。

剛卸任的美國總統川普也是富二代,自己生意也做得不錯,商而優則政,承繼家風當了億萬富翁還不算,甚至還光宗耀祖當了世界最有權力的美國總統;這是富二代的極品了。

不過他這一任總統的是非功過,就留待後人說了!

對美國國會動亂的幾點看法 | 譚台明

一、很清楚,所謂民主,必須建立在「大同小異」的前提之下。「大同」之下,小異可以投票解決,不會你死我活。如果「大」的部分不同,則必定爭吵不休,社會無法和諧,國家不能發展,沒有例外。美國在世界各處推銷民主,調唆抗議,從不管別人有沒有「大同」的前提。民主被提升到普世價值,是一定要搞的,搞不好是你們文化不好、人民品質不好,沒信仰、沒道德,活該。現在,總算是現世報了。也難怪第三世界人民要好好的出一口氣。

二、是抗議失控,還是暴亂?甚或是叛國?事實只有一個,(而且並不複雜),但解釋就大不相同了。尤其知識分子的嘴,就是有本事把它變得超級複雜。別說「歷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了,就眼前的事,都毫無顧忌的大肆打扮起來。說你是,你就是了。就看誰能說。說不清就封了你,不讓你說。你妖言惑眾,沒資格說。這局面,從有史以來,到文革,到今天的美國,全一樣。坦白說,這也許是無奈,但既然如此,你唱什麼言論自由是普世人權的高調?整天用這套去噁心別人,今天自己不噁心嗎?

三、美國高知還有得辯︰他們說,言論自由,是政府不能限制人民。但人民與人民之間,則是契約。現在是平台封你的嘴,不是政府。而你與平台,是有契約的。典型的知識份子,巧舌如簧。原來政府只要換個馬甲,就不叫政府了。哈!好吧!不是政府限制你的言論,是一個菁英階級來限制政府。活脫脫坐實了階級壓迫,階級獨裁。原來你們不是政府的馬甲,政府才是資本家的馬甲。難怪「深層政府」之說甚囂塵上,愚夫愚婦分辨無力,但感覺還是有的。

四、想利用彈劾,繞過法律,迫使川普不得選2024。這真是倒果為因啊。死了一個川王,還有千千萬萬個川兵。菁英難道不知,七千多萬票,不全是喜歡川普,而是有一大部分是討厭你們菁英啊!以為填平了火山口,火山就不會爆發了?幼稚了吧。

五、川普是美國非理性的代表。他代表問題,不代表解方。美國菁英該做的,是面對川普的問題,找出對的解方,而非封殺川普,卻繼續用川普錯的解方。非理性的反中、蔑視其他國家,就是川普錯的解方,而看來菁英並不想改。真為美國悲。

六、美國的解方到底在那兒?玆事體大。個人學淺,只看得個大概︰就是,正視美國國內的種族問題,日益惡化的貧富不均(階級分化)問題,不要再當世界資源的掠奪者,而趁美元仍是世界貨幣的便利,好好的與他國為善,對內限制私人資本,搞好國內的重分配;對外戰略收縮,不再窮兵黷武。大白話,就是放老實一點,認認真真反省,老老實實做人,別再得了便宜還賣乖。

美國哪有台灣民主? | 劉廣華

在美國參、眾兩院議員於1月6日聚集國會山莊召開聯席會議,預計確認選舉人團投票結果,並正式認證新一任總統當選人時,遭到一群美國總統川普鐵粉爬牆闖入議場,其中一名女性闖入者遭射殺身亡,經警方強力執法,甚至發射催淚瓦斯清場後,整個闖入事件在大約持續4小時後結束。

闖入者有扮成北歐海盜的,有蒙面的,臉漆美國國旗的,有拿旗子舉抗議牌的,也有持槍的,還有闖入議長辦公室並坐在議長座位上,大剌剌腳跨桌面做陶醉狀的。

事件當下,華盛頓特區跟維吉尼亞州分別宣布宵禁,動員國民兵。

川普看事情鬧大,溫情默默地用錄影帶,用推特,呼籲支持者和平行動,但也不忘交代支持者謹記今日,也不知是鼓勵還是阻止。

後來川普的推特帳號就又被關了。

有許多原來支持川普的議員跟團體,開始轉向,提出要引用憲法第25修正案,要求副總統潘思(Pence)代理總統,直至新總統就任;連剩不到2周的時間都等不得。

劉杯杯看了,不由感慨系之!

民主國家老大哥的美國竟然已經淪落至此地步,一點都不民主!

首先是,闖入國會山莊算是個什麼事呢?

何謂民主?民主、民主,人民作主嘛!國家都是人民的,國家主人要進國會,不就是應該的嗎?竟然還被趕出來了,置人民尊嚴於何地?更嚴重的是,還造成傷亡!

不顧人民訴求,趕人民出國會殿堂,還造成人民生命損失!這絕對是過當使用公權力,是警察暴力;要控告警察謀殺、脅迫和造成身體傷害;如果有人敢發表支持警察言論者,要控以發表不當言論,要判處3個月有期徒刑,並支付罰金。

還有那國會議長裴洛西(Pelosi)也是非常的不識時務,竟然還馬上回頭重新召開會議;這不就是逆勢而行嗎?完全不明白民意的走向;稱職的議長應該要阻止警察驅離,親自跟闖入者對話,要答應擱置爭議,要把國會空間讓出來,讓闖入者好好地在裡面埋鍋造飯,吃喝拉撒。

再者,周遭的議員跟團體就更不懂事了;怎麼還譴責呢?要民主好嗎!懂事的政治人物應該要立即趕往加入抗爭,要跟著靜坐、喊口號,身體好一點的,要呼籲並號召絕食。

還有,媒體也真是的;打砸搶燒都是實行民主應該要的代價,不破則不立嘛!老報導那些衝突場面,財產損失做什麼?應該要正面的看待這樣的自發性運動,鼓勵民眾積極的參與,建立民有、民治、民享的美國第一,第一美國。

至於一般民眾跟民間團體,反應也是慢了一些;在這時候,就應該主動動員起來,送礦泉水、送雞排、送泡麵;如果闖入者要順便去佔領國務院,也應該要鼓勵支持,要斥責政府驅離的作法失當。

還有一些秉持進步價值的知名影歌星、天團,更應該一致的到場聲援、相挺,發臉書、Instagram。

結果是,原來可以作為民主進步里程碑的重大事件,就在幾個小時之內煙消雲散了,這算什麼老牌民主國家,太沒有作為了,劉杯杯非常看不起。

看看我們台灣,太陽花學運不僅佔領立法院,還曾一度嘗試佔領行政院。美國學著點!

台灣最美的風景只給白人看 | 劉廣華

這兩天最吸睛的新聞是,維持253天的本土零確診破功,而始作俑者竟然是國航所聘的紐籍白人機師;據說該機師對協助防疫的態度極不配合,有刻意隱瞞活動史,阻礙疫調等情事;新聞一出,也陸續有機師的同事跟著爆料,說是該機師咳嗽不戴口罩,不聽勸阻,私生活混亂;甚至有報導說,該機師在入住負壓病房後,對醫護人員頤指氣使,認為確診檢驗報告是假的,是台灣人要害他,更是台灣政府的惡意中傷,要找代罪羔羊。

對於白人機師的新聞報導是否公正,不得而知;不過,白人機師囂張跋扈自認優越,鄙視台灣人的態度,倒是躍然紙上。

這種因為外籍白人(Caucasian)囂張態度而引發爭議的事件,在過去幾年的台灣社會中,其實並不少見。

像是,有外籍白人在客運上,因為過站才按鈴,司機沒停,外籍白人不滿,遂與司機起衝突,用英文辱罵之外,還對司機動手;也有外籍白人在捷運站,因不滿老婦人行李箱擋住去路,霸氣一腳踢翻,在飆罵見義勇民眾之同時,也用英文使用歧視用語辱及所有人。

劉杯杯從事國際教育多年,也聽過圈內一些類似故事。

曾經聽過有友校外籍白人教師在搭乘教職員專車時堅持要坐同一位置,被佔了位置之後還以極不客氣的態度要求台灣同事讓位,很引起一些爭議,驚動學校介入處理;也有白人教師不請自來,在實作課中擅入科系專業教室,宣稱要欣賞同學作品;至於因為態度、口氣、用語等等因素引起學生忿忿不平的例子,更是不勝枚舉。

為什麼這些白人在台灣的態度如此囂張?

平心而論,這還是台灣人寵出來的。

台灣人對外籍白人的友善程度令人瞠目結舌,也不是其他地區,尤其是東南亞地區來的外籍人士可以比照的。

像是,只是路上問個路可以一路送到目的地,主動全陪新來乍到者,熱誠幫忙安頓,幫找房屋住宿,甚有提供免費寄宿,時不時邀約出遊等等。

許多外籍白人初抵台灣碰到這種種優遇時,不免受寵若驚,往往也覺得台灣人熱情、友善、好客。

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

不過,台灣人對外籍白人的態度,其實不只熱情、友善、好客;不客氣的說,甚而有些卑微。

誠如台灣諺語所言:

「寵豬舉灶,寵子不孝」。

意思是說,對所養的豬寵溺過頭,豬就會無法無天,把煮菜用的灶拱翻掉;溺愛小孩不予以管教,孩子就會上頭上臉,忤逆不孝。

台灣人對外籍白人的過度熱情、友善、好客,讓也就是一般人,甚至在家鄉混得不是很如意的路人甲白人,在享受台灣人提供的這種種美好風景之後,久而久之,竟也醺醺然的視為理所當然,產生莫名的優越感,進而任意對台灣人頤指氣使,作威作福。

當然,畢竟不是所有在台外籍白人都是如此;熱愛台灣文化,並對台灣人回以同樣友善與熱情的高素質外籍白人非常多,有很多同時是台灣女婿或台灣媳婦。

台灣人還是應該要善良、熱情、跟好客;只不過,台灣人對外籍人士的善良、熱情、好客要一視同仁,也要拿捏分寸。

附註:有師長提醒,機師是伊朗裔;不過,伊朗人種也是外籍白人(Caucasian)人種;而且,機師事件只是破題,主要還是要討論台灣人在Caucasian 人種前自我卑屈的問題,特此說明並感謝。

查水表 | 劉廣華

近來瀏覽新聞,「查水表」三字每每映入眼簾;是最近很紅的網路用語,劉杯杯對網路鄉民用語雖然所知不多,對這三個字大概還是知道意思的;不過,為免誤解,還是谷歌了一下,要把真正的意義弄清楚。

「查水表」三字的源起是,在2008年的一部大陸電視劇《派出所的故事》中,有個大陸警察喬裝為水表檢測人員,詐開嫌犯房門,入房查緝的橋段。

電視劇紅了,這用辭也跟著流行;後來就變成警方盤查的代名詞,衍生的用法就是,舉凡有人發表的言論與當道的說法不一,或質疑官方說法,導致被官方單位關切、約談、或是調查,都可以說是「被查了水表」。

較為爭議的是,有時「查水表」並非由警方直接介入,而是由當事人或公司組織的主管機關,假以其它不相干的理由來查水表,間接造成寒蟬效應。

像是在之前知名牛肉麵反駁政府發言人使用爭議牛肉的說法,進而導致發言人請辭的事件中,該知名牛肉麵在事件之後隨之馬上就遭到檢舉,說是該公司有料包工廠未登記、冷凍庫離地太近、垃圾桶未加蓋等問題。

再如,在一家肉品公司否認政府首長宣稱該公司挺爭議豬肉之後,該公司也是馬上就遭到地方政府派員赴該公司進行消防安檢。

這都叫作「查水表」!

「查水表」直接侵害的就是言論自由,讓人不敢跟當道意見不一,或是不敢說實話,噤若寒蟬也!

言論自由(freedom of speech)是民主體制中的基本人權,除了誹謗、中傷、猥褻、威脅、煽動、侵犯隱私等等,會對社會或個人造成傷害的言論之外,體制內任何公民都可以自由表達意見,或是聲明政治主張,不受任何個人或政府單位的審查、限制、處罰或報復。

誠如英籍傳記作家霍爾(Evelyn Hall)在綜述哲學家伏爾泰(Voltaire)理念時所言:

「我不同意你說的,但我誓死捍衛你如此說的權利」(I disapprove of what you say, but I will defend to the death your right to say it)。

這不就是當道在威權時期前仆後繼所爭取的權利嗎?怎麼在自己成為當道之後,就不讓人說了呢?

北宋太祖趙匡胤在立國之後,在太廟裡刻下祖訓,只有繼任皇帝在登基祭祀太廟時才能由一位文盲太監引導到誓碑前記誦,內容是:

「柴氏子孫有罪不得加刑,縱犯謀逆,止於獄中賜盡,不得市曹行戮,亦不得連坐支屬;不得殺士大夫,及上書言事人;子孫有渝此誓者,天必殛之。」

誓訓中優待後周柴氏子孫部分姑且不論,「不得殺士大夫,及上書言事人」一語可就令人動容了;還用「天殛之」來嚇唬後代子孫,真是很有保障言論自由的誠意了。

原來,號稱民主進步的當下,在言論自由的程度上,竟然還比不上千年前的封建時代!

那麼「查水表」有效嗎?

劉杯杯覺得很有效。

至少,膽小如鼠寒蟬一隻的劉杯杯,在寫網誌時,不管評論什麼都是模模糊糊,欲語還休的,不敢指名道姓;就怕被查水表!

順帶一提,劉杯杯家中水表就在牆外,不必敲門,直接查就行!

下民易虐,上天難欺 | 劉廣華

行政首長購買本土漫畫送孫女,本是個很好的親民兼刺激經濟宣傳機會,結果竟然被發現在結帳時,收據上打上統一編號,顯然有使用公費核銷報帳的意圖,輿論一片譁然;就在之前沒多久,首長辦公室發言人也是在宣稱私人購買牛肉麵時在收據打上統編,也是很激起了一番負評。

當事人在結帳時都未刻意隱瞞打統編的行為,顯然未意識到這是以公費來核銷私人開支,也並不認為有何不妥,所以就坦蕩蕩的攤開在眾人面前了。

換個角度來理解,當事人顯然認為用公費來核報私人開支,是理所當然的行為。

這真是家天下了!

一朝權在手,便把錢來花,你家就是我家!

前任總統用國務機要費從名牌包買到尿布,這任首長從超買香菸到公費支出牛肉麵、漫畫書。

好一個吾道一以貫之!

或有說,這只是小錢,也是無心之過;可是小貪也是貪,該花在公務上的就不能花在私人身上,這是非常簡單的道理。

壞事就是壞事,沒什麼大小之分。

蜀漢昭烈帝劉備臨終前留給兒子劉禪的遺詔中就說:

「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惟賢惟德,能服於人。」

這是說,壞事就是壞事,要從小的壞事開始防範,不然一旦積少成多,就成了大的壞事;一樣道理,好事就是好事,再小的好事也要做,積小善成大善;只有賢德,才能讓人服氣。

這是人家勉勵兒子的話;首長都當阿公了,這點道理都不明白嗎?

身居高位,掌握大量資源,更應該要有自律

南宋末年大儒許衡曾經在夏天路過河陽,天熱很渴,路旁有梨子,大家都搶著摘來吃,只有許衡坐在樹下,不為所動;有人問說,為什麼不摘梨來吃?許衡回說,不是我的東西就不能拿;旁人又勸說,時局亂糟糟的,這是沒有主人的,沒關係啦。

許衡回說:

「梨無主,吾心獨無主乎?」

梨子沒有主人,難道我的心也沒有嗎?

千年之後聽來,一樣發人深省;首長的心有主人嗎?

身為人民公僕的國家公務員,享有國家俸祿以及各種生活上便利與優惠,同時又大權在握,本就應該潔身自愛,珍惜民眾的託付,好好的為民謀福利。

如果不做此想,卻只是尸位素餐,因循苟且,推諉卸責,甚而怠忽荒政,見小利則中飽私囊、見大利則貪贓枉法,真不知怎麼說了?

宋太宗為了告誡各級官員,曾經列了四句話,刻在石頭上,稱為戒石銘:

「爾俸爾祿,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難欺。」

這意思很好懂:

「你們所領的俸祿,都是人民的血汗啊,不要以為老百姓任勞任怨善良好欺負,做了壞事的話,是騙不了老天爺的。」

誠所謂,「莫謂天高無耳目,欺心暗室有遊神」;人在做,天在看;其實,官在做,老百姓更是睜大眼睛的在看。

天道好還,莫道果報之不爽也!

其實我們都在歧視 | 劉廣華

日昨NIKE發布一支《The Future Isn’t Waiting》的廣告,內容主要是3名似為華裔、韓裔、及非裔的女學生在學校遭受霸凌及種族歧視,後來因為專注運動而克服難關,走出未來。

廣告一出,負評頓出,尤其是日本國內對於NIKE刻意以日本中學作為故事背景,認為有醜化日本之嫌,好像全國都在種族歧視似的。

有趣的是,台灣有媒體針對此一事件做網路問卷調查,問說:

「請問你覺得日本人排外嗎?」

結果竟然有43%表示:

「排外,但較針對中國、韓國,主要還歷史遺留問題導致,對歐美人較友好」。

有29%表示:

「很排外,多數日本人不願與外國人交談,一些餐廳根本拒絕外國人進入,連菜單價格都不一樣」。

相較於其他族群,其實日本人對台灣人還是相對禮遇的,一般民眾也普遍對日本抱持好感;而如果連台灣人都認為日本人排外,恐怕日本人就真的排外了。

排外當然就是歧視,而歧視也不僅僅是因為種族。

舉凡性別、性向、年齡、財富、智力、學歷、職業、宗教、階級、地區,甚至相貌、身材、喜好、行為、語言、口音、個人品味等等,都可以成為歧視的標的。

其實,對於像是人類或其他靈長類這種社交與群聚性較為強烈的物種而言,通常都會有很強烈的「我群」與「他群」,「內群」與「外群」,或者是「我們」與「他們」概念。

而在做這樣的區分的時候,對於「我群」、「內群」、「我們」這種認知,無可避免的會出現,「我們」是好的、優秀的、有道德的認知;而「他們」就會是,不好的、拙劣的、沒有道德的這種認知差異。

究其實際,這種認知差異並不奇怪。

所謂「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在遠古時期,為了確保自己族群的生存資源與空間,對其他族群保持戒慎恐懼的態度,無可厚非;但這種認知差異其實也就是歧視的根源。

日本人有歧視問題,美國人有歧視問題;事實上,歧視根本就是跨種族的問題,說日本人歧視的台灣人自己,當然也不例外。

台灣先民時期,漢人歧視原住民,稱之為「番仔」;閩南人歧視客家人,稱之為「客人仔」;一樣是閩南人的泉州人還要歧視漳州人,說住在中南部的漳州人是「下港人」,講的河洛話也不道地,是土不啦嘰的販夫走卒;國共內戰後,本省人歧視外省人,叫人家「阿山仔」;現在則是台灣人歧視來自大陸與東南亞國家的新住民,動輒說人家是「什麼妹」。

記得劉杯杯以前碰過台商女兒與非裔國際生相戀,台商父親急得跑回台灣找到學校,硬要學校輔導人員棒打鴛鴦拆散人家情侶的事件,搞得學校啼笑皆非。

歧視是人性的一部分,很難消除,要靠政策、教育、還有自我的認知;台灣社會還有很長遠的路要走。

紀念台灣光復75週年,參加「兩岸視訊:記取歷史傷痕,守護兩岸和平」〈發言稿〉| 郭譽孚

今天是台灣光復節,這個節日開始於75年前,是紀念我們島嶼離開其殖民者的日子;然而,殖民當局雖然早已經離開,但是我們的島嶼今天卻似乎比75年前更為傾慕當年的殖民者。

何以會如此?

個人的研究,認為這是由於我們自身長期失去了主體性而造成的。

我們生存在複雜的現實大環境中,若自身沒有學得適當的主體性,如何可能在動盪變化的現實中做出對於自身最適當的抉擇?!

看今天我們執政黨的大老不能及早在我島內發言,卻要由美國傳回「誰也不敢台獨」的警語,是否應該就是我們社會長期喪失主體性的一種表現。

以下,我將舉出兩個關於我們缺乏台灣主體性,可能影響於各方面的重要例子──

一是割台之時,我島人口總數有多少? 另一是日人自褒的日殖教育的實際,究竟如何?

一、關於割台之時,我島人口總數

這是關心我島社會實際時,應該重視的基本數據;在國府來台後,應該充分調查確定的工作,竟被我島學者輕率認定了。

今天我們學界仍輕率地襲用了日本人留下來的數據,宣稱當時為257萬人;為何不肯接受劉銘傳當年清賦後所提出的數據,男女合計320餘萬人,當年割台時的人口總數應該是這320餘萬人加上其後八年當時的人口增加率,可能接近400萬人的人口數?也就是當年吳湯興力盡成仁之際所謂的「今日之戰,關係台灣存亡,四百萬同胞之生存,雖死何憾?」與丘逢甲追憶其事的「四百萬人同一哭,去年今日割台灣。」之句;另,對岸學者也曾指出,依據我台1895年鹽額配出量統計,當年我台人應達400萬人。

換言之,當年清廷割台之後,殖民當局應該依據國際條約處理我先民,怎可陰謀進行「攘逐殺戮政策」,以致我島先民在1897年確定國籍之時,只剩下257萬人。

那是殖民當局故意不在各地貼榜安民,任由軍民語言不通而衝突,藉此可以攘逐殺戮,實現其取得無人島而可大量移入日本人的構想──該陰謀進行到雲林大屠殺時,引起國際干涉,因而天皇出面要求「一視同仁」,該政策才停止。

我們的學者怎能跟著日本學界稱,清廷割台時,我台人口為257萬人?那是殖民當局隱匿其當年曾經殘無人道的「攘逐殺戮政策」的數據啊!

二、日人「自褒」的日殖教育的實際,究竟如何?

教育體制,是人們展望自身前途時最受重視的社會管道;在其中,被統治者最能想像自身的未來;日本官方常常強調其教育為「近代性教育」;我們的學界往往也不加批判地襲用其吹捧;或僅宣示其當然具「殖民性」,作為最大的批判。然而,其史實為何?

我們可以用1910年發生,大損總督府威信、以致日本學者絕對不提的「大石教師拒斥事件」為例,該事件自也不受我沒有主體性的學界重視。

該事件的主要關係人兩造,一是我島第一位公費留日返台任教於最高學府,總督府國語學校的教師洪禮修,一是國語學校教頭〈教務主任〉大石和太郎;其事態是──

留日返台的青年教師堅持以較理想的教學方式上課,其所堅持竟導致了被辭退的命運──據其子描述

「父親……因為他的教學方法為前30分鐘講故事給學生聽,後30分鐘教課本,學生可以自由質問,再由老師講解,因此……校長指責父親沒有依照學校辦法教學,咄咄逼人說:『你要不要麵包?』父親一聽之下,隨即提出辭職書,不教了。」

事件發生後,不只是在校內嘩然;其影響直到1924年,島內報章還提起該事件稱:

「是十餘年前大石教務主任,訓示諸教師說:『對台灣人的學生不要盡心詳細教授,只可在教科書上教以最低的程度就好,恐台灣生徒如受高尚智能啟發的教育,便會反抗政治……」

這樣的教育真相,由於日本學者不提,我們的學界也都不敢提起;然而這是多麼重要的根本問題──不要盡心詳細教授,只能教最低的程度──知道嗎,直到1945年前後的公學校六年級課程,仍只及於日本人小學校的四年級程度;想想只被允許讀四年級程度的教材,教師還不准盡心詳細教授,只可教教科書上最低的程度,那能是怎樣的「近代化」教育啊。

以上,是就個人在我島內日殖時期台灣史中發現的基本問題,認為值得在這台灣光復節的活動中,向關心於我島當前社會發展的朋友們報告的兩個重要的例子。

個人認為,也是慶祝光復節,我們應該重視的、長期被日本學界隱匿的兩大日據史實。

哪裡來的底氣? | 劉廣華

前些天清晨,台北市上空出現戰機呼嘯而過,直升機盤旋景象,許多人清晨驚醒,以為中共大舉來襲;事後當然證明是虛驚一場,不過是軍方配合國慶日演練而已,以前也有過。

有趣的是,以前類似的場景少有人驚慌失措,如今卻是稍有風吹草動,民心即惶惶然,恍若大難臨頭。

何以致之?

當然是最近兩岸關係緊繃,雙方戰機來來去去的做假動作,大家擔心的是,一個不小心,弄假成真可就不妙了。

令人不解的是,有民調機構發布最新民調,說是在20歲以上的台灣成年人之中,有高達六成認為當中共武力犯台時,美國可能出兵協防台灣;調查結論是,絕大多數台灣人此刻相信,如果中國武力犯台,美軍可能協防台灣。

劉杯杯雖然最近幾年有些不務正業,但也是戰略學者出身,對兩岸軍事多少有些涉獵,看到這種民意反應,真是有些瞠目結舌。

哪裡來的底氣啊?

劉杯杯很想問這些認為美國會來協防台灣的民眾:

請問美國政府無論是明示或暗示,哪時候曾經承諾過說過會來協防台灣的?

台美之間有協防條約嗎?台灣是有石油還是稀土,讓美國不得不來嗎?

是因為台灣對美國情深義重,一定要來報恩嗎;還是台灣一但淪陷,美國立即就亡族滅種,國破家殘?

美國年輕人為什麼要遠渡重洋來為台灣犧牲生命?

以前有一首軍歌《莫等待》:

「莫等待,莫依賴,勝利絕不會天上掉下來。

 莫等待,莫依賴,敵人絕不會自己垮台。

 靠天吃飯要餓死,靠人打仗要失敗,

 我們不能再做夢,我們不能再發呆!

 自己的國家自己救,自己的道路自己開!

 幹幹幹、快快快,大家一起來,

 快把這力量幹起來!」

這說得一點兒都沒錯;靠天吃飯要餓死,靠人打仗要失敗。

不談國家大事,只說一般平民百姓;請問有坐等他人幫你發家賺錢發財的嗎?

憑什麼?

是怎樣的一個錯誤認知,刻意引導,或是要天真到什麼地步,才會讓六成的民眾認為中共攻台時,美國會來協防?

如果美國不來呢?

真的要大家拿掃把出來嗎?

連自家國慶日演練都要嚇得吃手手了,那掃把握得住嗎?

兵兇戰危,天塌了壓大家,誰都跑不掉;兩岸緊張的處置之道還能有甚麼訣竅呢?就是要讓它不緊張就是了嘛!

選舉已經過了,就好好專心內鬥,搶錢搶糧搶女人,不要再對外挑釁了,讓大家過幾天平安日子,不要清晨驚醒,發現大軍壓境。

執政要有執政的擔當,當家不鬧事,人民既然已經託付責任了,就好好引領大家走上正確的道路,至少是安全的道路,讓大家午夜夢迴不會嚇醒,聽到直升機盤旋聲音可以罵兩句擾人清夢,翻個身再睡,而不是矍然而起,想說:

「是阿共仔打來了嗎?」

這樣的要求很過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