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注射AZ疫苗嗎? | 郭譽申

台灣買了AZ疫苗,首批11.7萬劑在三月初抵台,第二批19.9萬劑四月初抵台。由於只買到這麼少疫苗,政府起初只開放部份醫護人員約20萬人注射疫苗,然而注射卻很不踴躍,到三月底止僅有1萬多人注射疫苗,政府於是自4月6日起擴大醫護人員注射疫苗的範圍達到約42萬人。看來政府未來還會擴大開放更多民眾注射疫苗,我們要注射AZ疫苗嗎?

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擴散全球,已經造成1.3億人確診染疫,290萬人死亡。顯然只有普遍注射疫苗才能消滅病毒,或至少阻止病毒的繼續擴散。雖然台灣至今幾乎沒有疫情,為了未來能安全開放的與世界交流,台灣人是應該普遍注射疫苗。問題是台灣人應該普遍注射AZ疫苗嗎?還是其他疫苗?

AZ疫苗在歐盟施打後出現一些血栓病例,造成部份歐盟國家暫停施打,其中部份國家後來又決定繼續施打。這些狀況顯示,AZ疫苗確是有可能造成血栓,雖然機率相當低。血栓嚴重可能致命,未必比新冠肺炎容易治療,因此不可等閒視之。注射AZ疫苗有造成血栓的風險,人們應該注射AZ疫苗嗎?

這是一個公衛問題,也是一個簡單的數學問題,目標是降低罹患新冠肺炎以及血栓的風險或機率。只有兩種可能決策:注射AZ疫苗和不注射AZ疫苗。注射AZ疫苗的風險就是注射AZ疫苗造成血栓的機率(假設AZ疫苗能完全避免染疫);而不注射AZ疫苗的風險則是不注射疫苗而被傳染新冠肺炎的機率。

我們應該兩害相權取其輕,選擇風險較低的決策。即比較注射AZ疫苗造成血栓的機率和不注射疫苗而被傳染新冠肺炎的機率,若前者較低,則應該注射AZ疫苗;若後者較低,則不應該注射AZ疫苗。注意後者,即不注射疫苗而被傳染新冠肺炎的機率,在各地方不同。譬如,在歐洲,後者相當大,比前者大,因此應該注射AZ疫苗。在台灣,後者很接近零,比前者小,因此不應該注射AZ疫苗。

以上的分析假設您待在台灣沒出國,若您最近要去歐美疫情嚴重的國家,則不注射疫苗而被傳染新冠肺炎的機率會升高到在當地染疫的機率,高於注射AZ疫苗造成血栓的機率,因此您應該注射AZ疫苗。台灣人需要出國的,總是少數;大多數不需要出國的則不應該注射AZ疫苗。

是否要注射AZ疫苗是簡單的數學問題,至今有資格注射AZ疫苗的醫護人員大多拒絕注射,是明智的,可以避免罹患血栓的風險。反之,政府鼓吹注射AZ疫苗則是錯誤的,幾乎沒有染疫風險的民眾可能因此罹患血栓,是自找麻煩,萬一血栓厲害會致命啊!

政府已買進AZ疫苗,不使用就是浪費公帑(據說疫苗的效期很有限),因此大力鼓吹民眾注射AZ疫苗。但是這是錯誤的政策,只是求政治上卸責。台灣幾乎沒有疫情,台灣人沒理由注射風險較高的AZ疫苗。政府應該購買其他風險較低的疫苗才符合民眾的安全需要。

太魯閣號撞工程車的深層檢討 | 郭譽申

太魯閣號撞上滑落火車軌道的工程車,造成50人死、約150人傷的重大意外,讓台灣這幾天都籠罩在悲戚的氣氛中。表面上看,意外的原因是工程車司機李義祥沒拉上手煞車或手煞車失靈,或者他根本不該停車在可能滑坡的地方。不過這些只是直接原因,背後其實頗有一些系統性因素導致了這些直接原因,進而造成這次的重大意外。

李義祥不僅是工程車司機,還是工程公司負責人,曾承包多項台鐵的工程,但是過去的記錄相當差。他曾因違反《採購法》,被政府列為拒絕往來戶;也曾意圖詐領工程款,在今年2月被依偽造文書罪判刑6月,可易科罰金18萬元。台鐵為何讓記錄這様差的公司承包多項工程?是否官商勾結?檢調絕對應該詳查。即使公司承包工程合法,台鐵似乎沒有盡到監督之責,例如沒有要求建立施工圍籬,工程車才會輕易滑落火車軌道。李義祥是意外發生的個人因素,台鐵則是造成意外的系統性原因,系統性原因能解決才能排除不適任的個人。

台鐵是交通部的下屬機關,長期負有政策任務,因此不像私人企業能充分反映其成本和效益,是其難處。然而台鐵長年虧損,問題重重,早已人所共知。2018年10月,宜蘭線的普悠瑪列車高速出軌,造成18名乘客死亡、200多人輕重傷。至今不過兩年半,又發生死傷更多的重大事故。蔡政府執政5年,卻對台鐵的管理毫無改善作為,絕對難辭其咎。

蔡政府2016年上任不久就提出8年8800億的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其中不少投資於台鐵的路線擴充和硬體改善,卻忽略管理和安全,是搞錯了方向。譬如,台鐵的局長已懸缺近3個月,由交通部的次長兼任。沒有專任的首長,何能整頓老舊不堪的台鐵?交通部長林佳龍辯稱,局長懸缺是因為希望找到一個好的局長來接續改革。然而前任局長是屆齡退休,其去職是可預期的,為何不及早物色人選?此外,前任局長是屆齡退休的前兩年才擔任局長,其改革的進取心難免令人置疑。為何不找一個五十多歲仍有晉升企圖心的人擔任局長?

媒體披露交通部長林佳龍已口頭請辭,負起政治責任。筆者相信,等事故處理告一段落,他確會去職,負起政治責任。但是又如何?台灣完全是選舉政治,選票比施政重要。林對內閣部長本就興趣不高而更有意台中市長,只要他仍有人氣和選票,他就大有前途。不僅林部長,所有政治人物都一樣,選贏就擁有一切,施政有啥重要?

台灣早已是已開發國家,而島內的物價比多數已開發國家低,因此在國際上具有不錯的競爭力,這其實是以生活的安全換來的。例如,台鐵以犧牲行車安全來壓低票價,水公司以犧牲供水安全來壓低水價(因此最近天不下雨,就要限制供水)等等。而政府重視選舉超過施政,使問題都無解。台灣人活在不安全的環境,只好求神拜佛,祈求災禍別碰巧落在自己頭上啊!

長榮的長賜號事件帶來的影響 | 盛嘉麟

【事件經過】 

長榮的長賜號22萬噸,400公尺長,59公尺寬,吃水最深18公尺,載有20000個貨櫃集裝箱,是世界最大的集裝箱貨輪。船東是日本正榮汽船(Shoei Kisen Kaisha)交给長榮集團營運,所以船身漆著長榮海運綠色 Evergreen 的顏色,船名Ever Given長賜號。 

長賜號從中國寧波出發,途經台北港、馬來西亞,駛往荷蘭港口城市鹿特丹,但是跟據航行蹤跡圖,世界最大的集裝箱貨輪長賜號在紅海航行時,兜圈轉向劃出奇怪的蹤跡,讓人無法解釋。 

埃及時間3月23日上午8時左右,從紅海北向進入蘇伊士運河時,當時航行速度高達13.5節(時速25公里),比運河最高速限8.6節(時速16公里)高出許多,讓人無法解釋。 

在進入蘇伊士運河南端後6海浬處,疑似遭受瞬間強風吹襲,船長說這起強風形成的沙塵暴擋住了他的視線,造成船身偏離航道,意外觸底擱淺動彈不得,讓人無法解釋。 

蘇伊士運河長190公里、深24公尺、寬205公尺,為了應付越來越大艘的船隻,以及龐大的航運需求,蘇伊士運河曾在2014年拓寬擴建,讓船舶在大部分的河道上雙向分道航行,這次長賜號擱淺的地方偏偏就在尚未拓寬的10公里這一段,卡住運河的雙向航道,讓人無法解釋。 

因長賜號滿載20000個貨櫃集裝箱,觸底擱淺後難以脫困,埃及運河管理局除了用怪手在船頭擱淺的岸邊挖泥,急忙請來荷蘭海事救難隊伍用多艘大小的拖船,配合月圓期的大潮,終於在3月28日拖動了長賜號船體,解決了航道阻塞,恢復了蘇伊士運河暢通,費時146小時,共五天。 

長賜號雖然脫險,但是船底略有受損,前端的隔離艙兩處漏水進水,離開蘇伊士運河後必須進船塢修護,暫時不能遠航。 

【法律保險】 

長賜號船隻屬於日本船東所有,雇用了印度的船長及船員,加入台灣的長榮海運營運管理,在巴拉馬註冊,掛巴拉馬旗,滿載20000個裝滿中國貨物的貨櫃集裝箱,在埃及的蘇伊士運河擱淺,航向目的地荷蘭的鹿特丹港,阻擋了500多艘世界各國的商船。這件事本身所牽扯到的國際法律保險事務的複雜糾纏難以想像,許多糾纏是史無前例可循的。 

可能的索賠項目包括 :

長賜號船身受創修護的損失 

長賜號20000個貨櫃遲到的違約損失 

長賜號營救團隊挖泥、打撈、拖船、人工的費用 

長賜號船身擱淺可能在運河造成環境汙染的損失 

蘇伊士運河管理局這五天至少數百萬美元過河費的損失 

500多艘世界各國的商船在運河兩端等候過河的時間耽擱造成的損失 

世界各國的商船被迫繞道非洲好望角造成的油料時間的損失 

這是目前無法估計的天文數字的保險索賠, 

保險業人士只能估計,如此大規模的輪船損壞,長賜號本身的保險金約1~1.4億美元。 

德國保險公司安聯集團於26日表示長賜號的擱淺,每週造成全球貿易100億元的損失。 

英国的船東互保協會可能面臨巨大索賠。 

法律責任包括 :

印度船長的怪異行為、紅海兜圈轉向、超速航行、強風吹襲、沙塵暴,讓人無法解釋。 

日本船東及台灣長榮可能負有用人不當、監督不周的管理責任。 

印度船長及高級船員的執照都可能從此吊銷,將來另謀生路。 

【運河責任】 

長賜號滿載的巨輪,它這一程的過河費就支付了50萬美元,埃及蘇伊士運河管理局一年收費,以2018-2019年為例,收入達59億美元。看起來埃及蘇伊士運河管理局只會收費分紅,對於維持運河暢通未盡該有的世界責任。 

未盡該有的責任包括 :

既然拓寬河道,建立雙向航行,為什麼留下一段盲腸,長賜號船身擱淺就發生在盲腸河道,阻塞了整條運河。 

為什麼長賜號擱淺後一籌莫展,蘇伊士運河管理局竟然沒有大力度拖船拖救長賜號 

沒有大噸位起重機吊走部份貨櫃,減輕長賜號船重,易於浮起脫險 

沒有大噸位直升機吊走部份貨櫃,減輕長賜號船重,易於浮起脫險 

沒有大型抽油設備,抽水設備,抽出船上燃油及壓艙水,減輕長賜號船重,易於浮起脫險 

沒有足夠的怪手在河岸挖開泥沙,擺脫擱淺,易於浮起脫險 

中國方面港務河道管理單位有人說,這件事若是發生在中國,保證24小時內解決問題,146小時是不能接受的。可見埃及蘇伊士運河管理局只會收費分紅,對維持運河暢通投資不足,訓練不足,防範不足,需要檢討。 

【分散通路】 

長賜號船身擱淺阻礙了蘇伊士運河的物流單線通道,使得全球經濟蒙受每天15億美元的損失。從每日流通貨物的價值推估,因貨物運輸延誤衍生的損失每小時約 4 億美元。蘇伊士運河占全球集装箱流量的22%,占到全球贸易量的12%左右,所以世界航運單線通路的危險必須改善。目前引起關注的分散世界物流鏈的通路有三條。 

第一條是北冰洋航線,冰封的北極圈由於氣候變遷,部份溶冰以後,北冰洋航線2018年8月已經開始有季節性貨輪航行,歐亞之間的航程只需15天,比經過蘇伊士運河的航線22天,節省7天,縮短4000浬的航程。但是目前尚未全年通航,沿途偶有冰山冰塊的險阻,有時需要破冰船開路,半年日照昏暗,俄國北冰洋沿岸過了莫曼斯克以後,和日本之間,缺乏有規模的海港城市支援海運航線,這都需要時間投資改善。 

第二條是中歐班列,2011年3月,中國首趟中歐班列“渝新歐”從重慶出發,開創了中歐班列的歷史。2019年11月,國際鐵路合作组織將中歐班列定為“國際貨協運單”,自此中歐班列全程只需一張運單,首趟班列在2019年11月從西安鐵路集装箱中心站,經外蒙古、哈薩克斯坦、俄羅斯、白俄羅斯、波蘭、德國七國,前往德國曼海姆。2019年底前的發車列數8,225列,2020年增為11,003,分配如下 : 

成都—4,600列 

鄭州—2,760列 

武漢—1,562列 

義烏—1,124列 

哈爾濱—957列 

中歐班列今年一二月已開行3072列,同比增長82%。 

根據航運諮詢公司德路里(Drewry)分析,得出目前亞歐間集裝箱運輸,海運成本已經逼近鐵路運輸成本,差距不到100美元。但是中歐班列的時效比海運快3到4倍,競爭力強勁。蘇伊士運河的擱淺事件,中歐班列引起了國際的熱議,成為另一最佳通路選項。 

第三條是非洲好望角,從歐洲繞道非洲好望角,經過南非開普頓,到達亞洲,以從新加坡到荷蘭鹿特丹為例,雖然經過蘇伊士運河的航程8,288海里、费时约34天,而繞經非洲南端好望角的路線,里程 11,755 海里,需费時49天。但是蘇伊士運河的擱淺事件,也讓繞道非洲好望角成為國際熱議的後備通路選項,而且南非的海港城市開普頓有支援海運航線的條件。 

時事漫談3/24/2021 | 鄭可漢

跳脫台灣島心,放眼中原、世界。「天山放歌—新疆各族人民幸福生活」主題攝影展;中國對歐盟以涉疆事務為由對中方個人和實體施加制裁進行反制裁;西藏保護「中華水塔」讓一江清水向東流;美國民調:25%美國人目睹亞裔因疫情遭怪罪;拉夫羅夫:中俄關係處於歷史最好水平,西方制裁違逆歷史潮流。

「天山放歌—新疆各族人民幸福生活」主題攝影展

3月22日,「天山放歌—新疆各族人民幸福生活」主題攝影展覽在中國文藝家之家展覽館開幕,本次攝影展將持續至3月31日。40年來,新疆維吾爾族的人口從550萬增長到了1280萬,人均壽命從30歲提高到了72歲,包括維吾爾族在內的新疆各族民眾,依法享有中國憲法和法律賦予的各項權利。中國新疆地區各族人民享有穩定、安全、發展、進步,這是最為成功的人權故事之一。

中國對歐盟以涉疆事務為由對中方個人和實體施加制裁進行反制裁

22日晚間,中國外交部宣佈,決定對歐方嚴重損害中方主權和利益、惡意傳播謊言和虛假信息的10名人員和4個實體實施制裁,以對歐盟以涉疆事務為由對中方個人和實體施加制裁進行反制。在外交部公佈的制裁名單上,排在首位的是歐洲議會議員彼蒂科菲爾,他最近曾多次無端攻擊中國的新疆政策,並以此為由鼓動對中國官員的制裁和阻撓中歐全面投資協定。

中方的制裁並非「沒有牙齒的老虎」,打的是彼蒂科菲爾這些政客背後的利益鏈條,「更多針對的是金主」。一旦被制裁,很多黨派和企業都會停止與他們的合作,甚至把他們拋棄。這也是中方一個「殺雞儆猴」的舉動,意在提醒其他歐美反華政客,制裁這種「大國遊戲」不僅歐美會玩,中國也會玩,倘若他們再進一步損害中國利益,中國也會毫不猶豫地加長這份清單。

西藏保護「中華水塔」讓一江清水向東流

西藏阿里地區的拉布拉冰川,自有「世界屋脊」之稱的西藏流出,孕育了亞洲10多條大江大河,湖泊數量超過1500個,被譽為「亞洲水塔」、「中華水塔」。近年來,西藏不斷推進生態安全屏障保護與建設,守護「中華水塔」,確保「一江清水向東流」。

美國民調:25%美國人目睹亞裔因疫情遭怪罪

綜合報導,美國亞特蘭大按摩店槍擊案引發全美反仇視亞裔的抗議。然而,針對亞裔的仇恨犯罪案件仍在頻繁發生,美媒公佈的一份民調顯示,在最近幾週內,四分之一的美國人曾目睹有人把新冠疫情怪罪到亞裔身上。 

拉夫羅夫:中俄關係處於歷史最好水平,西方制裁違逆歷史潮流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在開啟對中國的訪問前,接受了中國媒體的聯合採訪。今年是《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簽署20週年,拉夫羅夫表示,當前,中俄關係處於歷史最好水平,這一條約具有里程碑意義,雙方已商定將條約延期,並賦予其新的時代內涵。

拉夫羅夫說,當前美國等西方國家已經拋棄了傳統的外交禮節和處事方式,動輒使用制裁已經成為它們在國際事務中的慣常手段,但是它們應該清楚,對俄羅斯和中國搞制裁是不明智的。

國軍戰機失事,誰導致? | 郭譽申

昨天下午國軍飛行員羅尚樺、潘穎諄各駕駛一架F-5E單座戰鬥機,從台東志航基地起飛執行訓練任務,疑似在空中擦撞墜海,羅尚樺已被尋獲,但送醫不治,潘穎諄尚未尋獲,生死未卜。根據新聞,兩位飛行員都不到30歲,比我的双胞胎兒子還小一點,竟然就遭此死劫,想到真是痛心。

根據維基百科/中華民國國軍意外事件列表,去年以來,國軍發生的意外事件明顯比過去多。這應該不是偶然現象。2018年美、中開始貿易戰,隨後加上科技戰,以及去年新冠疫情的互相指責,美、中關係於是墜入谷底,成為敵對態勢。面對中、美對抗,蔡政府全面倒向美國,對抗中國大陸,被大陸視為「倚美謀獨」、「藉疫謀獨」,大陸因此經常派遣軍艦、戰機繞行台灣作為警告。尤其大陸戰機幾乎每天迫近台灣,造成國軍戰機和飛行員需要經常升空的沈重負擔,看來國軍戰機失事增多的主要原因就是蔡政府的全面倒向美國,對抗大陸。

年輕飛行員為了蔡政府對抗大陸而犧牲寶貴的生命,值得嗎?即使有些台灣人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至少兩岸有共同的中國人祖先,使用同樣的語言、文字,有類似的習俗、文化、經濟生活等等。兩岸最大的差別不過是台灣有民主選舉,而對岸沒有。為了能夠選舉投票,值得犧牲生命嗎?過去二、三十年,台灣的民主制度並沒表現比「中國模式」好,而且大陸的「一國兩制」願意保留台灣的民主制度。筆者真不知道台灣人是為何而戰。統獨與一般老百姓何干?

台灣沒有追求獨立、對抗大陸的充分理由,為何會走到今天的地步?尤其年輕人被稱為所謂的「天然獨」。這當然是民進黨長期洗腦灌輸的結果,而馬英九執政時又沒有撥亂反正。不論綠營的台獨或藍營的獨台,政治人物普遍喜歡維持兩岸分裂的現狀,而不喜歡兩岸統一;台灣若維持現狀,現在的政治人物都是老大;若兩岸統一,台灣的政局總有改變,多半不利於現在的政治人物。政治人物只管自己維持現狀的利益,哪管追求獨立、對抗大陸會死人?飛行員之死可說是政治人物,尤其綠營政治人物,害死的!

選舉民主本質上很容易導致部份地區追求獨立,例如英國的蘇格蘭、西班牙的加泰隆尼亞、加拿大的魁北克等等。然而台灣沒有追求獨立、對抗大陸的充分理由,尤其統獨與小老百姓更無關。政治人物普遍喜歡維持兩岸分裂的現狀,而不喜歡兩岸統一,於是洗腦年輕人追求台獨或獨台,導致年輕飛行員犧牲寶貴的生命。政治人物多反省反省吧。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 劉廣華

這兩天的新鮮事是,改名!

報載有日本壽司店推出活動,只要名字跟鮭魚諧音即可享受全桌6人免費;聽起來有趣的活動卻造成匪夷所思的影響;全台竟有近百人真去改名了;只為了一頓免費壽司宴。

劉杯杯還不夠老,還真是第一次聽聞這種新鮮事。

對華人而言,命名是大事;所謂「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陰德五讀書,六名七相八敬神,九交貴人十養生」,名字位居其中,影響人生禍福。

名字通常是父母或直系尊親屬所賜,通常要使用一生,是生命的代號,信息的密碼,更是個人終身的廣告用語。

又有云,「賜子千金,不如賜子一名」;取名講究吉祥如意,陰陽協調,音韻流暢,筆畫要符合「天、地、人、外、總」五格,五行相生,八字相合。

想來,應該人人都喜歡自己名字高大上,沒人想被叫成「龜兒子」,「狗蛋」,「土泥鰍」吧。

姓名當然不是不能改。

如果是主動的,多是希望改好的,還沒聽過改壞的。

像是,個人有因為自己姓名不雅、不喜歡,甚或是感情、債務、人生想重來,當然更有因為想改運、想發財的種種因素而主動改名。

歷史上也有因為民族融合、避禍、或帝王獎勵等文化、政治因素而改名的。

像是南北朝北魏拓跋氏為了漢化,要求胡人改姓,如皇族拓跋氏改「元」姓、步六孤改「陸」姓、賀賴氏改「賀」姓、獨孤改「劉」姓;夯不啷噹一共改了118個姓。

春秋時陳國公子陳完,為了避禍逃難,就改姓為「田」,因為古音「陳」、「田」同音;清末民國初年,滿人為了避禍,很多姓愛新覺羅的,就多改為「金、羅、肇、范、關、鄂、趙」;瓜爾佳氏則改為「石、鮑、郭、果、蘇、葉」等姓。

唐朝喜歡給功臣賜姓「李」,平定安史之亂的唐朝大將河東節度使李光弼原是契丹人,就被賜姓為「李」;明末反清民族英雄鄭成功也曾被賜姓為「朱」,一度名叫朱成功;鄭和也是啊,原來叫做馬三保。

當然也有因為懲罰的目的而改人家姓名的。

像是,南朝齊武帝時蕭子響叛亂失敗,不但被殺,之後還賜姓「蛸」,說人家是蜘蛛;唐玄宗為了報復也把叛服無常的竇懷貞改姓為「毒」。

清朝乾隆皇帝討厭太監,曾經說:

「明亡,不亡於流賊,而亡於宦官。」

所以在乾隆年間,為了防杜太監涉政、干政,乾隆還把太監都改了「秦、趙、高」三姓,提醒太監不要像秦朝時指鹿為馬的宦官趙高一樣亂政。

華人喜歡說,「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以表示自己開大門、走大路,堂堂正正,行為磊落;真不得已非改姓名不可了,總還是有個說得過去的原因。

當然,時代變了,願意把名字改成「土蛋」或是「大鵰」都是個人自由,而且台灣戶政單位允許每個人都可以改名3次,還是可以後悔的。

像劉杯杯最近就在考慮,要不要把姓名中間那一個字改成「德」,以彰顯劉杯杯是個有道德的人。

陳文茜的節目 | 盛嘉麟

大家覺得陳文茜的節目非常好,其實看了節目很多年以後,再看到陳文茜寫的文章,接受的訪問,以前和李敖的談話,以及偶而和趙少康一起做的節目,也大概更進一步瞭解陳文茜的整個輪廓,真的應證了一句話,大多數知名人物都經不起考驗。

我歸納陳文茜是一個帶著文青氣息的、有才華的知名新聞人物,自己當主持人捨不得放棄邀請知名人物來助場,邀請了知名人物來捧場又捨不得自己要講70%的話。反而不如唐湘龍、陳鳳馨、李敖,想講話就開個節目100%自己講話,不邀知名來賓捧場襯托。

帶著高等華人特有的崇尚西方優雅的物質生活,談飲食、紅酒、貓狗、汽車、旅遊、服飾,言談之間不忘無意中對中國淡淡的蔑視,劃分出自己與華人大眾文化的區隔,強調特有的國際性與世界性風貌。

陳文茜寫的文章即使討論到嚴肅的社會國家的問題,用的文字永遠帶著文青的輕佻,顯示雋永的可讀性,表現出有別於一般文章作者的語氣嚴肅,文字認真的更高才華。對世界局勢的看法仍然擺脫不了感染了台灣特有的蔑視大陸的眼角流光。

上一期節目陳文茜談到世界新冠疫苗競爭的狀況,在陳文茜眼中只談Pfizer、 Moderna、 AZ、 Johnson&Johnson 四支,輕描淡寫的批評了俄國的衛星五號不可信任,對中國的三支疫苗絕口不提。這完全不是世界新冠疫苗競爭的真正狀況,真正狀況是俄國、中國的疫苗遍佈第三世界國家,進入歐盟裡被排擠的國家,數量都超過歐美的疫苗,安全性保護性也不輸歐美的疫苗。陳文茜做這樣的節目只是更加矇蔽了台灣的觀眾對世界真實狀況的瞭解,算是另類的假新聞。

與陳文茜最相近的就是龍應台,龍應台在北京大學演講,面對中國強大的國防建設及經濟建設時,語帶輕蔑的說,「我不要看到窮兵黷武,財大氣粗,請用文明來說服我」,對億萬中國人的努力不屑一顧,她的文明定義就是歐洲的飲食、紅酒、貓狗、汽車、旅遊、服飾。龍應台認為中國的崛起強大不是中華民族的的大事,兩百萬外省人敗退來台才是中華民族的1949大江大海。

藉口 | 劉廣華

知名人物外遇疑雲喧騰了好些天,一時半刻沒有止息的跡象,因為看著明明是實打實的偷吃事件,卻遭當事人辯解為分租的房客、房東關係;於是乎,抨擊者有之,冷嘲熱諷者有之,把一件飲食男女的八卦事件上綱上線到派系鬥爭陰謀論者亦有之。

劉杯杯不是道德警察,亦非完人,自己從小到大各種狗屁倒灶偷雞摸狗不足與外人道也的事情一大堆,哪敢做聖人狀,隨便說三道四?

閉嘴為佳。

《約翰福音》第八章3-11節,耶穌指著被控訴行淫的婦人說:

「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他」。

那塊石頭,劉杯杯是不敢拿的。

同時間,看到媒體將近年來諸多知名人物在類似事件案發之後所用的藉口做了一番整理:

比較老套的是,有政治人物幽會上摩鐵被逮,卻辯稱是「談公事、選民服務」。

有點創意的是,辯說是因為「拉肚子,所以一起上摩鐵」。

有學術素養辯證風格的是,「家人信任我沒有做,沒有原不原諒的問題」。

環保型的說,同一張衛生紙驗出2人DNA是因為「要省省的用」。

油嘴滑舌的說,「不是外遇是巧遇,就咻一下子滑進摩鐵了」。

看著看著,道貌岸然端莊審慎嚴謹自律,不敢隨便批評他人,閉嘴了幾天的劉杯杯,一下子忍不住,不爭氣地笑了!

這些當然都是藉口。

我們使用藉口來合理化(rationalization)我們自己的所作所為,尤其是當這些作為並不符合社會的規範或期許時,我們就會用藉口,或找出理由來告訴別人,也是說服自己,我所做的這一切,都是有道理的。

但也因為前提是「不符合社會的規範或期許」,所以這些藉口,也多是難以讓人信服或難以自圓其說,自欺欺人的說法。

那麼藉口有用嗎?

藉口分兩種,一種是給自己的藉口,另一種是給別人的藉口。

給自己的藉口其實是一種逃避,該做的事沒有做,該負的責任沒有負,其實自己是心知肚明的,但卻找了藉口來合理化自己的行為,提供正當性來原諒自己。

這就是逃避,而逃避於事無補。

給別人的藉口不但是逃避,也是推諉,更是結結實實的說謊。

男子漢大丈夫,敢做敢當,做了就做了;拚得一身剮,皇帝拉下馬,既然敢偷吃就不要怕拉肚子。

臊眉耷眼的說甚麼房東房客,談甚麼居住正義呢?說的沒人信之外,還引來沒完沒了的嘲笑譏諷,當然更是沒用!

那要怎樣才算敢做敢當?

其實,有些外遇先行者已經提供了好的範例。

可以把所有男人都拖下水,說:

「我犯了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

也可以霸道的說:

「我就天生這樣浪漫不羈」。

再不然,就怯生生地說:

「就是大家所想的那樣」。

都行!

像劉杯杯就絕不找藉口;每次週五啤酒夜時,就會苦口婆心的對劉媽媽進行教育:

「啤酒富含維他命B群、菸鹼酸、可溶性纖維、礦物質矽,以及天然的抗氧化劑多酚類,可以預防心臟病、糖尿病、骨質疏鬆,幫助睡眠;要不是為了健康,為了這個家,才不喝哩!」

台日桌球選手凸顯的婚姻問題 | Friedrich Wang

其實台、日兩位桌球選手的婚姻大概已經注定。女方自小就是鎂光燈的焦點,說是選手,其實與明星無異,本來就萬千寵愛集於一身,在體壇的地位和成就也在男方之上,日本媒體早稱之為「差格婚」。門當戶對,固然已經是一種老觀念,但是成就與地位差距較大,尤其是女高於男之時,能否長遠相處就考驗智慧與雙方的恩愛了。

男人其實不必為女人的成就高於自己而難過,現在兩性就學、就業的起跑點都相同,成就有高低實屬正常,畢竟這裡面也有機運成分,不一定是因為男方不努力。但是,若女方因為婚姻的不愉快而去找別的男人慰藉,想要尋求婚前被萬千寵愛的那種感覺,的確難以讓人接受,要男方情何以堪。畢竟,忠誠仍然是婚姻不可缺的要素。…..若真的覺得不愛了,請不要傷害,不如就瀟灑地離開吧。

婚姻不容易,尤其現代社會。這幾年看多了,自己雖不算真正歷經過,但總可以體會出一些。愛情終究都會冷卻,但冷卻是很正常,因為要昇華成一種親情。這昇華的過程多少艱辛,但卻不可避免。很多夫妻到了後來都各忙各的,只是因為小孩、財產等原因住在一起而已。但是這一定程度上是正常現象,不必感到委屈。

常常想要追逐愛情的人,反而最不適合婚姻。徐志摩要的是愛情,陸小曼可以給,張幼儀卻不能,最後離異,徐也只能悲劇收場。胡適同樣風流多情,但是江冬秀可以給他一個正常的家庭,所以兩人還是相伴到白頭。這兩者,最後的收場,值得我們省思。

這幾年有動了離婚念頭,或者感覺自己出問題的朋友問筆者該怎麼辦?我大都告訴他們若考慮清楚,真的過不下去,或者對第三者那麼樣地心動,那就請離開吧,因為這對你們兩個都比較好。拖著,只有兩人份的痛苦罷了,而這又何必呢?

婚姻,是農業時代人類定居並且有了私有財產後的產物,這本是人類社會進化的重要里程碑。但是,在今天這種後工業化社會中,確實考驗重重。但是,若兩人都有心,願意體諒、包容,不忘初衷,為對方想想,也不是難以逾越的。事在人為,如此而已。

大砲打小鳥 | 劉廣華

先做免責聲明。

劉杯杯愛吃鳳梨,不愛吃泰國鳳梨、菲律賓鳳梨、或其他甚麼鳳梨,就愛吃台灣鳳梨;台灣鳳梨好處多多,味鮮汁甜,養顏美容助消化,去除黑斑青春痘;鳳梨好、鳳梨妙、台灣鳳梨呱呱叫!

大陸以蟲害為由,禁止台灣鳳梨進口;霎時間,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討論鳳梨成為顯學;有說是大陸刻意打壓的,有說是動員反中操作的。

不過,無論是持哪種立場,政治正確的立場一定要守住;吃鳳梨、挺農民、愛台灣!

尤其是公部門,既要補助,更要表態,上從最高領導人,下到各部會首長、地方縣市長、各級民意代表、國營企業負責人,排排坐、吃果果,大啖鳳梨,個個大快朵頤,吃得湯汁淋漓;影響所及,軍人要吃、受刑人要吃,連上國天使都在辦公室內跟牆外擺滿鳳梨,表示支持,更有友好商貿代表處表示,鋪滿鳳梨的夏威夷披薩就是他們發明的。

在強力的動員之下,沒幾天時間,預期損失的銷售量就已補足;台灣全民團結一致,齊心齊力救農民。

禁運當然會造成鳳梨農民損失,也應該要想辦法補救,促銷、補貼、完善產銷,這都是情理中應有之義;可是,鳳梨銷陸其實只佔全國每年鳳梨總生產量的9%。

事情搞這麼大,所為何來?

想到大砲打小鳥。

所謂「用大砲打小鳥」或「殺雞用牛刀」指的都是不符比例原則的意思。

記得去年有則社會新聞,說是有名5歲男童因騎脚踏車擦撞臨停的電動車而遭警方施以酒測,因為孩子害怕,連續測了五次才成功。

再如,有位人士不滿飲料被室友偷喝,同住5名室友又都不承認,該人士遂憤而將空瓶帶到警局報案,要求警方採驗空瓶及5名同住室友的DNA,堅持控告室友竊盜,為了59元的飲料,花了1萬8千元的DNA檢驗成本。

這都是典型的大砲打小鳥的例子,使用手段跟想要達成的目的完全不成比例。

那麼,為何要用舉國之力把一個屬於事務層級,金額不大,影響層面不廣,可以用科學方法檢驗,更可以在現行機制上協商的單項農產品禁運事件上綱上線到兩岸貿易大戰的地步呢?

忍不住又想到「轉移焦點」這四個字。

「明修棧道、暗渡陳倉」啦,「聲東擊西」啦,「圍魏救趙」啦,都有差不多的意思;指的是,表面上彰顯了這件事,其實真正的目的卻是要讓人產生錯覺,進而忽略了另一件事。

好吧,鳳梨事件被無限上綱的彰顯了,搞得兩岸有你無我,跟全民抗戰一樣;那麼,想要轉移的焦點是甚麼呢?

有人說是,跟珍愛藻礁的公投連署有關。

這個劉杯杯是嗤之以鼻的,絕對不是;藻礁沒人種,又不能吃,也不會投票,跟大陸也沒什麼關係,還彰顯了領導人前後言行不一的事實,搞得領導人面上無光,實在太不重要了,怎麼可能是要轉移的焦點?

絕對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