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認過眼神才攔車的 | 劉廣華

這兩天報載一則花絮新聞;有公車在前窗貼上「禁止眼神攔車」告示,經人轉貼社群網站之後,很是引起一番討論;多數人開玩笑的說,司機又不是千里眼,用眼神要怎樣攔車?也有人笑稱,司機也不會通靈,所以連心電感應都要禁止。

玩笑歸玩笑;只是,這種告示必有所本,顯然是許多乘客在候車時,忙著滑手機,或是覺得自己站在站牌邊,存在就是意義,也不必招手,司機應該就會知道有乘客要上車;等司機真是不知不察,公車過站了時,才匆匆追車,抱怨公車過站不停,再憤憤不平的投訴。

事實上,以台北市而言,在每年公車投訴案件中,抱怨過站不停的件數都是最多。

公車司機老被投訴,想必也是滿腹委屈;除了「禁止眼神攔車」告示之外,也曾經見過「上車招手,很難嗎?」、「司機不會通靈、下車請先按鈴」之類的張貼或告示牌;看起來像通知、像提醒,但那字字句句讀起來都是滿滿的憤懣不平。

平心而論,無論有沒有人要招手上車,或拉鈴下車,公車本來就應該每站停靠的;不然,設站就沒有意義;所以,司機因為乘客沒有招手而不停,並不是理由;因為沒人上、下車而過站不停,並非常態,是權宜。

所以,真要說起來,司機並不站在理的一方。

但話又說回來,以台灣公車往往許多路線站牌都設置在同一點的實況而言,司機閃人避車,東拐西扭的靠站之後才發現無人上車的可能性很大,之後再左閃右躲的駛出站牌區,所耗時間應該不少;而如果站站如此,除了已經在車上的乘客要抗議時間虛耗之外,因之而產生的交通紊亂、額外油耗、廢氣、甚至可能的事故風險,應該也非大家所樂見。

如此說來,如果司機可以判斷此站無人上下,為了節省大家的時間,免去那些不必要的折騰,權宜性的過站不停,倒也有情有可原。

而要讓司機明確判斷該站無人上下,當然就要乘客配合,送出明確訊息;畢竟招手上車或拉鈴下車,真的只是舉手之勞而已。

想到一個網路笑話。

有一帥哥在便利店購煙結帳,掏錢放桌上,並以大拇指屈指,面向女店員點了幾下,顯然是用手語表示感謝,女店員收錢結帳給發票之後,雖有點生澀,但也用大拇指屈指向帥哥點了幾下回謝;帥哥有點困惑,又用大拇指屈指點回去;女店員也很有禮貌,再點回去,這次動作熟練一些了。

在場等候結帳的其他顧客心理一陣溫暖;有點惋惜帥哥竟然是個啞吧,也被女店員的耐心跟有禮感動;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真是處處有溫情。

就在這時,只聽帥哥脫口說道:

「小姐,賴打啦!」(台語:打火機)。

眾人臉上全部三條線;早點用說的多好!

一樣道理;搭公車上、下車,還是能招手就招手,能拉鈴就拉鈴;眼神確認還是留著搭訕時使用好了。

禁愛令 | 劉廣華

一早看到新聞,說是新北市有所中學頒布了一份《學生謹言慎行實施辦法》,其中規定:

「男女同學應避免發生牽手、推打之接觸身體行為,不得有情書,不得有肢體騷擾,言語戲謔;男女交談不得蓄意避開人群,喁喁私語。」

這就是俗稱的「禁愛令」了;有青年組織抗議,而學校校長也從善如流,承諾修正。

跟體罰、髮禁、制服、搜書包一樣,台灣一代一代的中學生都是在這樣的規範下成長的。

也是在一代一代中學生的抗議跟爭取下;這些所謂的規範也陸續解除,像是中學髮禁在2005年取消;體罰在2006就立法通過,明令禁止;2016年高中制服解禁。

搜書包行為算不算侵犯人身隱私跟人權,還有些爭議,因為如果有明確理由或證據顯示學生攜帶違法物品,在其他老師或學生代表在場下,原則上還是可以的。

至於所謂的「禁愛令」,早於2014年教育部在《高級中等學校訂定學生獎懲規定注意事項》中就規定:

「不得僅籠統將情感(男女)交往、情感(男女)關係曖昧、情感(男女)行為不檢或類似規定作為懲處要件」。

至此,「禁愛令」也算是廢止了。

在這些規範中,體罰最無爭議,早該廢止;髮禁跟制服跟時代風氣有關,時至如今,很少有人會介意;尤其是制服,反對的人主要是反對醜不啦嘰的制服,喜歡彰顯青春活力漂亮制服的人在所多有。

「禁愛令」就有可以討論的地方。

反對「禁愛令」的當然是學生自己居多,也有些青年組織,或是前衛教育界人士。

主要的原因大概是認為,青春的愛應疏而不應堵,學校應該利用這樣的機會提供青少年正確的兩性觀念、感情教育、性教育等相關知識,協助學生面對親密關係,以及可能產生的問題;當然,對於學生可能產生的情感問題也應該要提供支持系統;痛加撻伐的則是,學校以禁止談戀愛為由,對學生記過或要求轉校,或懲罰學生義務從事愛校勞動等等。

衡諸實際,雖說許多中學早已遵從規定,廢止相關規範;不過,陽奉陰違的學校還是在所多有,時不時的就會聽說某某學校還在實施類似規定,尤以私校居多。

這就耐人尋味了;為什麼就是有中學在政府明令禁止的狀況下,仍然甘冒大不韙的實施「禁愛令」?

會不會是家長要求的關係啊?所謂「禁愛令」其實只是在家長要求之下,學校不得不為的措施,順便也就代為受過了。

想來奇怪,這一代青少年的家長,自己也曾經是受「禁愛令」規範的青少年;為什麼為人父母之後,還要支持「禁愛令」呢?

劉杯杯不禁想到荷爾蒙衝腦的青少年時期,如果完全不加規範,可能早早就闖禍;後續讀書、工作各項人生規畫應該都會受到影響吧?

許多有青少年子女的家長應該也是這麼想的。

畢竟在中學時代早早就結婚生子,一代一代比照辦理,54歲當曾祖父,36歲當祖父,還能一家幸福美滿的例子,全台灣大概只有台中那個家族而已吧?

從假博士到台大生集體作弊 | Friedrich Wang

沒有博士論文口試當然也就沒有博士學位。英國法院以及倫敦政經學院已經共同認定,那就等於是宣告偉大的貓女王的學位已經實錘:這個世界上沒有這個東西。

以後筆者有機會再多講一些對這個事情的看法。這裡先說出其中最根本的一項:蔣經國的「吹台青」政策是何等的荒謬。這個政策不但沒有選拔出真正的人才,還日積月累毀滅了國家的根基。

一個當時只有27歲的女性為了要進政治大學,在那個仍然是戒嚴的時期竟然可以動員到蔣經國身邊當紅二把手,黨的秘書長李煥來擔任面試的召集人。大家可要知道,在那個時候黨的秘書長的權力是比行政院長還要高,可說炙手可熱。最後的聘任(offer)更是荒誕絕倫,竟然第一個頭銜叫做「客座副教授」,憑什麼客座?可能連坐客的資格都沒有。

這一切的背景,是貓女王的父親為南部土豪,而國民黨政權為了在美麗島事件之後鞏固自己的地位,所以拉攏在地的土豪劣紳。最後,就製造出這麼荒謬的一件事情。

佔了一輩子的便宜,再加上長期來的荒謬環境,製造出今天這個奇景。全世界還有這麼幸運,或者說這麼僥倖的人嗎?不過這裡面最荒謬的還不是這件事情本身,而是台灣社會對作弊、說謊這些事情基本上已經無所謂。不但大人幹這種鳥事,現在連最高學府的學子也是集體作弊,被抓到之後先是死不承認,後來再出言恐嚇,最後說願給百萬遮口費。這,就是今天台灣社會的面貌。

台灣社會容許造假作弊!筆者早就說過很多次,一個社會的最大危機其實並不是窮一點,也不是武器不夠,更不是有多少人讀過大學,而是價值觀的扭曲以及群眾集體走向「平庸的邪惡」。

「女神」錯失「大仁哥」? | 郭譽申

「港湖女神」平常清秀幹練,竟遇人不淑,被人渣男友痛毆,令人同情。「女神」的男友,擁有不錯的學歷,並與綠營網軍及部份政治人物關係密切,然而卻是前科累累,欺騙女子感情、以私密照威脅、恐嚇、施暴,樣樣都來,卻能一直躲過法律的制裁。渣男已成過街老鼠、全民公敵,就不必說了。

在「女神」被家暴的大量新聞中,筆者注意到一位似乎不大重要的人物,「女神」的前男友。他是「女神」的大學同學,兩人自大學時代就是男女朋友,交往了十幾年,幾年前卻終於分手,前男友另娶了他人。在「女神」從政的近二十年生涯,前男友一直是她的助力,默默地支持她,在「女神」擔任民意代表後,前男友長期擔任她的助理,即使兩人分手之後。

「女神」與前男友看來已從男女朋友昇華為最好的朋友。前男友喜獲麟兒,就把麟兒的照片line給「女神」,不料卻激怒「女神」的渣男友,成為他施暴的導火線。「女神」被家暴後,前男友仍是她的支柱,在渣男友母親的告別式上,出面要求渣男友交出所握有的「女神」私密照。前男友長期守護支持「女神」,讓我想到也深情守護的「大仁哥」。

很多人應該還記得十年前的連續劇《我可能不會愛你》,劇中的李大仁和程又青是中學同學;又青,很優秀、有行動力、有正義感,也很驕傲;大仁早就暗暗喜歡又青,但是怕失去她而一直不敢表白。雖然兩人都曾各自有交往的對象,大仁始終深情守護著又青,給她各方面的支持,多年後又青終於發現,大仁才是她的最愛,有情人終有好的結局。

「女神」和前男友的交往情況與又青和大仁的情況雖然不同,前男友對「女神」的長期守護和支持,卻很像大仁對又青的長期守護和支持。前男友可比「大仁哥」,可惜「女神」和前男友不像又青和大仁的終於修成正果。

前男友對「女神」長期守護和支持,兩人卻無法修成正果,合理的推測是「女神」拒絕了前男友,前男友失望之後才另娶了他人。筆者是不知內情的旁人,無從揣測「女神」為何拒絕前男友,但是想問:「女神」現在是否後悔當年錯失了「大仁哥」前男友?

政治人物的生活是艱辛、不穩定,又有風險,最需要另一半能夠無怨無悔的守護和支持,男性政治人物要找到這樣的另一半,還不算太難;女性政治人物要找到這樣的另一半,則非常不容易。「女神」幸運遇到這樣的前男友,卻不能把握,真是個笨女人,難怪會遇人不淑。

情關難過 | 劉廣華

國會議員遇人不淑,事件引發全國矚目,渣男受輿論圍剿,千夫所指豬狗不如;受害者情何以堪,卻選擇面對,很有勇氣;整件事情雖然還在發展中,基本已有公論;雖有些雜音說,事件乃刻意操作,意在轉移大眾對其他重大事件的注意力,至於是哪個重大事件,就不同政治陣營各有解讀了;這種說法等而下之,不值一提。

有個說法是,當事人高學歷、高社經地位,見多識廣,閱人無數,怎麼跟個初識情滋味的無知少女一樣,認人不清,識人不明到這種地步?

這就有點要求太過了。

其實,人就是人,任你智愚賢不肖,帝王將相平民百姓,都有七情六慾,都有跨不過的坎,通不過的關,尤其是情關。

情關難過!

唐明皇寵愛楊貴妃,不愛江山愛美人,荒廢朝政引發安史之亂,後來雖然平定戰亂,堪堪保住大好山河,沒有國破家亡,只不過自己的皇位還是丟掉了。

原為英王愛德華八世的溫莎公爵(Duke of Windsor)為了娶得離婚婦人辛普森夫人(Wallis Simpson)為妻,寧可放棄王位,堪稱情聖。

西楚霸王項羽力拔山兮氣蓋世,一旦窮途末路,被圍垓下時,臨死前念念不忘的還是虞姬:

「虞兮虞兮奈若何!」

霸王,卻也是情種。

佛家說,有情眾生的問題,就是有情;有情就有愛,有愛就有欲;所謂:

「愛不重不生娑婆,念不一不生淨土」。

「娑婆」指的是三千大千世界,眾生在此忍受諸般煩惱,卻又不肯出離,一再墮入六道輪迴;這意思是說,人的愛欲重,就受束縛,如果不願割捨,就出不了六道輪迴,心念不能專一,淨土就不會出現。

這很難了;既是有情眾生,當然有情,要去除七情六慾,這還算人嗎?

據傳,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為了追求自由與愛情,白天在布達拉宮持守戒律,夜晚則屏棄一切清規戒律,縱情於拉薩街頭,化身為貴公子喃喃唱著:

「住進布達拉宮,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薩街頭,我是世間最美的情郎。」

多情的法王,也曾想著兩全其美:

「也曾慮多情損梵行,入山又恐別傾城;

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

不負如來不負卿,是有點想得美了!

《西遊記》中,女兒國國王對唐僧一見鍾情,想盡辦法要留下唐僧:

「…悄悄問聖僧,女兒美不美?

說什麼王權富貴,怕什麼戒律清規?

只願天長地久,與我意中人兒緊相隨…」

唐僧想來還是沒有心動,繼續西天取經去了。

錢鍾書小說《圍城》中有句名言:

「圍在城裡的人想逃出來,城外的人想衝進去,對婚姻也罷,職業也罷,人生的願望大都如此。」

情關就是如此吧?

關內的人想要往外跑,而關外的人卻要往內鑽;出出入入,尋尋覓覓,跌跌碰碰,情關難過,欲界難出。

真正勘破情關者,世上能有幾人?

彭帥事件平議 | 郭譽申

大陸女網名將彭帥,原來我只在媒體聽過其名,不曾注意。近日她的新聞無所不在,卻讓我難免閱聽。我沒看到她的第一手發文,而各家媒體似乎都加油添醋,未必足以採信,不過事件的基本樣貌是清楚的:彭帥自我爆料,與已退休的前副總理張高麗曾有不倫關係。由於彭帥的國際聲望,以及她發文後就消聲匿跡,這事件引起國際的高度關切,甚至可能影響大陸即將舉辦的北京冬奧。

政治人物多有不倫關係,本來不足為奇。譬如,柯林頓總統與白宮練習生的醜聞;川普競選總統前被媒體爆出不只一樁婚外關係,都是以錢解決;拜登看來像好男人,卻被前女部屬吐嘈,有時動作太親暱,幾乎構成性騷擾。彭帥事件特別引起國際關注,因為她是女網名將,又在發文後消聲匿跡,也因為反華勢力撿到槍,趁機以人權攻擊中國。

不倫關係大致有兩類:你情我願,或者不情願,但是權力不對等,不得不從。當然也可能是兩類的綜合,權力不對等,但是半情願、半推半就。彭帥與張高麗的不倫關係顯然是權力不對等的,不知道當初彭情願不情願,至少在她發文時是不情願的,因此彭很值得同情,而張高麗該被譴責。張現在必定被紀委監委立案調查,玩女人未必有罪,但是多半同時有其他的罪行,彭帥是此案的證人。

彭帥在發文後,為何消聲匿跡?有些媒體和國際人士甚至聲稱擔心她的安危,言下之意是大陸政府可能暗中除掉她。其實恰恰相反,中共現在最怕的是,彭帥承受不了巨大壓力而尋短,若如此,則中共將含冤不白,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西方媒體多半認為,彭帥的消聲匿跡是被中共軟禁而失去自由。這是完全不懂中西文化的差異,不了解彭帥承受多巨大的壓力,而很可能不願面對社會和媒體。

近年掀起的#MeToo運動,鼓勵女性公開被性侵與性騷擾的經歷,用以譴責這種不當的行為,並使人們能認識到這些行為的普遍性。由於西方崇尚個人主義,#MeToo運動在西方相對容易推動,每個人公開#MeToo的經歷,幾乎只影響本人,而甚至被推崇為英雄。

中國與西方不同,仍相當崇尚集體主義。(個人主義與集體主義各有優缺點)個人的行為不僅影響本人,也可能影響其父母、親戚、朋友等等所有周邊的人。彭帥原來無疑是父母、親友們的最大光榮,她自曝不倫關係後,雖然會有同情,大概再也無法保有這樣的光榮,反而得面對四周異樣的眼光。可以想見,這是她面臨的巨大壓力,使她很不願面對社會和媒體。

筆者祈願媒體別去打擾彭帥,讓她少一點難過和壓力。當然這不可能,我只能祈願彭帥能夠堅強挺過面前的難關。此外,有些人因為反中而消費彭帥,故意繪聲繪影、渲染事件,是可恥的,可以休矣。

觸動中共小粉紅敏感神經的歌–《玻璃心》 | 劉廣華

大馬歌手黃明志與澳洲籍女歌手陳芳語最近發布一首名為《玻璃心》的新歌,也就在2、3週的時間內,播放量竟然高達2千多萬次,目前還在向上不斷增長中;愛湊熱鬧的劉杯杯當然也要蹭蹭熱度,一聽為快。

聽後的感覺是,歌曲確實蠻輕快動聽的,但其實也還不到神曲的地步,至少沒有之前黃明志自己曾經創下破億紀錄的《飄向北方》來得好聽;後來又細看了MV跟歌詞,才發現原來內有玄機;MV中一幕幕的場景,歌詞中的字字句句,都在嘲諷大陸當局跟所謂的小粉紅。

從新疆棉事件,關閉香港蘋果日報,禁運台灣鳳梨,大陸人愛吃貓、狗、蝙蝠、果子狸,假脫貧真大內宣,到訕笑習近平是小熊維尼等等,MV畫面也由代表大陸的熊貓人串場,用割韭菜來諷刺大陸人民的被壓迫,摔玻璃杯來嘲弄小粉紅的易碎玻璃心。

歌曲與政治結合並不少見,蓋音樂與歌曲本就是人類意識的表達形態之一,當某一政治或社會議題引起人們關注時,以之為主題來表達自己的理念,理所當然,勢所必然,也是自古有之。

像詩經的《碩鼠》就是首政治詩歌:

「碩鼠碩鼠,無食我黍!三歲貫女,莫我肯顧。逝將去女,適彼樂土。樂土樂土,爰得我所…」

這是控訴暴政,用大田鼠比喻貴族, 吃我種的黍,多年奴役我,竟然還不照顧我,被剝削的庶民發誓要擺脫貴族,去到有幸福的樂土。

近期一點的,像是1960年代的反戰歌曲《Dear John》,羅大佑嘲弄指控文革的《愛人同志》,影射六四事件的《侏儒之歌》,香港反送中運動時的《海闊天空》,野百合學運的《我們不再等》,太陽花運動時的《島嶼天光》都具有豐沛的政治意涵,反映出當時的訴求。

黃明志是銘傳校友,才華洋溢,但也因批判性十足而頗具爭議;早於2007年還在校時期就因為把馬來西亞國歌改編成Rap,又碰觸到族群與宗教問題,引起一番爭議;之後幾乎每年都有爭議事件,因為批評、辱罵、怒嗆政府、揭人隱私等等爭議導致歌曲、電影被禁,個人遭逮捕、拘留、起訴,甚至判刑;非常豐富的人生體驗。

持平而論,在言論自由的前提下,用歌曲、電影等藝術形式針砭時弊當然無可厚非;不過,若是牽涉到低俗、猥褻語言、動作,或是粗口、挑釁,即便是隱射總也有些不妥;像是2008年的《丘老師的ABC時間》短片,還有這次《玻璃心》歌詞中,可能是劉杯杯想多了,當和聲唱著「太直白、超直白」時,一恍神都會聽錯。

此外,在MV製作花絮之中,一直強調這是浪漫歌曲,請不要對號入座;也作認真狀解釋,場景有蝙蝠是因為跟大自然有關,而且熊貓愛吃韭菜,用棉花來裝飾等等;這些說明都讓人感覺有些刻意,像爭議行銷,而不是純粹的政治表達。

話說回頭,台灣的言論自由環境還是非常值得稱許的;像是黃明志之前跟大支合作的《鬼島》一曲,歌詞中大談台灣是個「花不香鳥不鳴…男無義女無情」的鬼島,倒也沒在鬼島引起多大的爭議,或是注意。

這次的《玻璃心》擺明的針對小粉紅,而小粉紅也很爭氣的,跟爆竹一樣,一點就著。

真是應該跟鬼島人學學,見怪不怪,其怪自敗;戲沒人看,也就散場了,不是嗎?

紐約地鐵呈現的日已落帝國 | 劉廣華

報載,有網友將大陸廣州地鐵站明亮整潔設施新穎的照片與美國紐約地鐵破敗斑駁汙穢不堪的照片做對比,頗引起一番轟動與熱議;兩國網民互相攻訐,或是自我檢討者,俱皆有之。

劉杯杯看了,頗有感慨。

2016年年底劉杯杯赴學校美國校區出差,回程陪客人到紐約,而在送走客人後,因為離自己登機返台還有20小時的時間差,酒店又退房了,閒著也閒著,就搭地鐵在紐約市區亂轉;當時見到紐約地鐵站的破敗情形就頗為驚訝;世界唯一超強的第一大都市,享有世界金融中心美譽,藝術最高殿堂,人文薈萃的紐約地鐵竟是這般衰頹光景?

當時民粹總統川普剛剛意外當選;劉杯杯有感而發,忍不住臉書發文:

「高達5960億美元的軍費支出,維持不太良好的紐約地鐵…嗯,有些體會到為什麼川普會選上了」(A not very well-maintained NY subway vs. A 2016 military expenses of 596 billion…it doesn’t seem too irrational for Trump to get elected.)

下面一票心有戚戚焉的臉友跟貼,尤其國際生特別捧場,把台北捷運拿出來好好地表揚了一下,小小滿足了一點劉杯杯「台灣南巴萬」的虛榮心。

當然,直接這樣對比,並不公平;紐約地鐵早在1904年就已經通車,是一百多年前的技術跟設施,跟許多後起之秀地鐵系統使用的新技術、新材料不可同日而語;況且由於載運量非常大,很多路線提供24小時服務,是紐約市民一日不可或缺的交通動脈,想要全面整修,很不容易。

雖說如此,紐約地鐵的日常維持其實還是不太及格的。

首先,清潔衛生至少賴不上新科技跟新材料吧?紐約地鐵列車骯髒殘舊、噪音吵人;而也因為沒有像台北捷運一樣禁止飲食,所以垃圾遍地,更經常有乘客把垃圾丟進路軌,甚至曾經發生過老鼠爬上乘客身體的事件;這是管理問題。

其次,許多24小時營業的路線上,會有許多無家可歸的流浪漢充斥,犯罪事件頻仍,冬天尤然;這是治安問題。

再如,紐約地鐵也沒有月台安全門,也曾多次發生墜軌事故,非常沒有保障;這是安全問題。

而這些,跟老科技、老設施的關係,其實沒有那麼大。

平心而論,像是網路、空調這種現代地鐵必備設施,要加裝應該不會牽涉到結構性變動,也不是甚麼傷筋動骨的工程,但紐約地鐵卻仍是付諸闕如。

這就是基礎建設迭代更新的問題;換句話說,山姆大叔每年能花上動輒5、6千億美元的軍費,但就是沒錢修地鐵。

每次談到中美議題,往往會上綱上線到霸權主義、區域競逐、中美競合、貿易戰爭等等高大上的層面;其實,在小民百姓眼中,能夠提供安居樂業的環境,讓人民找得到工作、有錢買房子,有穩定收入付貸款,小孩可以上大學;喔,當然,還有乾淨安全的地鐵可搭乘,就是好政府。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帝力於我何有哉!」

城中城悲劇的原因 | Friedrich Wang

城中城會燒死這麼多人,原因只有一個,窮。

高雄市是一個貧窮破敗的城市,沒有產業,沒有工作機會,沒有什麼重要的投資進入,根本問題是因為民進黨長期以來的政策就是不歡迎製造業進入到他的城市。所以民進黨執政的城市都會做許許多多熱熱鬧鬧、花花綠綠的東西,或者每年辦一些活動。但是,這些行銷的背後卻隱藏著巨大的泡沫,沒有實質的產業作為支撐。

高雄過去是台灣製造業的中心,大概從九零年代晚期之後走向沒落。這中間的軌跡與民進黨1998年開始在當地執政完全一致。高雄的人口逐漸外移,產業空心化,那一些所謂的包裝以及各種的活動對這個城市的發展沒有實質上的幫助。等到例如加工出口區這樣的以勞力密集為本的產業徹底沒落之後,高雄也就一無所有。

而這,就是今天我們看見這一座南台灣的城市所面臨的困境。而高雄人長期以來就在這種熱熱鬧鬧的氣氛之中逐漸麻木,還認為自己仍然很棒,實際上已經窮到幾乎一無所有。本來各種基礎都非常良好的一個城市卻落到今天這步田地,足以成為一個教科書上的範例。高雄被拋棄了,現在只能奄奄一息。看見鄰近的海南島,甚至於越南、菲律賓都蒸蒸日上,讓人只能掩卷嘆息。

高雄還有救嗎?坦白說看不太到機會,因為周圍地區都已經發展起來而且條件都不差,甚至於有更好的政策在背後配合,所以高雄怎麼會有機會?不必怪別人,這都是市民的選擇。作為一個旁觀者,都能夠清楚看見這座城市逐漸走向衰敗的軌跡,但悲哀的是到今天,還有許多人為這一段慘痛的歷史搽脂抹粉,甚至於顛倒黑白。

高雄,其實也就是台灣的縮影。許多人一講到這些事情就開始群情激憤,甚至於口不擇言。筆者選擇冷眼旁觀,就讓這一切繼續由時間來證明吧。雖然,是殘忍了一點。

一碗20元的蚵仔麵線 | 劉廣華

主管國家主計的官員在接受立委質詢時回答,目前市面上一碗蚵仔麵線的價錢是20元,霎時間引起輿論一陣撻伐;說官員是「何不食肉糜」的現代晉惠帝者有之,說官員不知民間疾苦者有之,說官員是吃米不知米價者亦有之;總之,一片罵聲響起;官員忙不迭地辯解,一會兒說沒聽清楚是蚵仔麵線,一會兒又說麵線有大、小碗之別,也是各種解釋。

很有實踐精神的網友立馬全國探訪,紛紛從北、中、南各地報價,確認各地蚵仔麵線的價錢大概落在40-70元之間,當然也還是要看大、小碗,還有配料是甚麼而定。

有趣的是,竟然有人真的在三重找出標價20元的麵線,還不是陽春版的清麵線,也不是小碗的迷你麵線;雖不是蚵仔麵線,但也是容量正常大小,配料有大腸、小腸,規規矩矩的麵線。

官員總算是沒說錯,真有20元一碗的麵線,可以解套,沉冤得雪!

這種例子以前也有過。

目前的在野黨在2014年當政時期,自家黨籍立委也曾經在質詢官員時用民生物價來考試;當時的農委會主委就答不出粽子漲價多少,經濟部長自承沒上過菜市場,國發會主委也不知道雞腿便當已經漲價了。

在當時,這些官員也是被轟說,不知民間疾苦,吃米不知米價。

誠然,官員掌握國家資源,負責國家政策制定,一舉一動都會影響萬千人民的福祉,白目的回答不符合現實狀況,總免不了挨批;但僅僅因為不知某單一消費品項的價錢就上綱上線,說官員不知民間疾苦,或是就說人家不適任,恐就有些以偏概全了;畢竟人非全知,生活體驗跟專業之外的東西,除非刻意學習,哪能全部都知道?

也因此,僅因為不知某單一物品的價錢就大肆抨擊,其實沒甚麼意義,甚至有些挖坑陷人的味道。

以劉杯杯為例,因為經常搭捷運,所以知道台北車站到劍潭捷運站是20元,但要問說同樣距離搭公車要多少錢,那就抓瞎了,因為還真是很少搭公車;劉杯杯很清楚士林阿蓮米粉湯小碗的30元,乾意麵要35元,但就是不知道士林豪大大雞排一片多少錢?

這並不是知道鮑魚魚翅價錢,卻不知道蛤蠣價錢的那種差異;這是類似性質的東西,但有的價錢知道,有的卻不知道;理由無它,沒吃過,所以對價錢多少就沒概念;但也不能因此就說劉杯杯不知民間疾苦,或是吃米不知米價;因為不知米價的原因,正是在於沒吃過米啊!

道理說完,話再說回頭;那麼這位官員是不是不知人間疾苦呢?

還真是耶!

之前在2018年時,這位官員就曾被立委問說:

「魯肉飯漲多少?」。

官員老實的回答:

「我不吃魯肉飯」。

在2019年,跟今年是同一位的立委又問說:

「水餃漲多少?」

結果官員回答說:

「行政院餐廳水餃都沒漲價」。

結果今年又鬧出一齣20元蚵仔麵線風波。

顯然官員的平常生活方式跟庶民熟悉的水餃、滷肉飯、跟蚵仔麵線離很遠。

而且人還很白目,一樣的題目都考3次了,還不知道準備;對這樣的學生,劉杯杯通常是當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