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聚雖少,但我們心靈相通—悼念敬愛的叔父 | 霍晉明

從小,大陸的親人,對我們在台灣長大的人來說,簡直就是另一個時空的存在。似相識,但又遙遠。89年,開放探親;故鄉變成可以親身踏上的土地,從來不敢想像,但真的實現了。

或許因為是老么的緣故,我更有機會從母親那裡聽到許多關於老家的往事。92年,我剛從研究所畢業,第一次踏上了家鄉的土地。
抵達北京後,又搭了十四個小時的火車,清晨六點多,火車到了臨汾站,一下車,六爹就出現了,佝僂的身軀,開朗的笑容,緊緊握住了我的手,後面還有一大批的家鄉親人。剎那間,眼淚就潄潄地流出來。

事後告訴我的朋友,他們都在笑︰「你認識他們?」他們問。「又不是老兵返鄉、久別重逢。從未見過面,你激動什麼?」
說實在,我也不知我在激動什麼。親人,只是個概念,但背面隱藏的,是父母親的朝思暮想,是書上讀來的不可思議的時代變故。知道的越多,就難免猜想的更多。一旦親臨故事現場,一旦與傳說中的人物見了面,天地玄黃、宇宙洪荒,彷彿就是「穿越」的感覺。

92年,在家鄉待了四天,其中在老家的屋子裡住了一晚,(有幸成為台灣家人中,唯一在父母住過的老房子中度過一夜的人。)在維華表哥(代表我母親的娘家)處住了一晚,另外二晚,就是住在臨汾一中的體育室裡了,六爹六媽與丰妹就住在那裡。四天的時間太短,見得人太多,實在沒有時間好好多談談話。但即便如此,我還是有些印象極深的地方。首先,家鄉親人為了接待我這個「遠方的貴客」,可能是有點傷腦筋的。在之前的通信中,我說只要有腳踏車可以騎就好,可以四處看看。六爹似乎對我這樣的態度很高興,大約不必太擔心如何招待我這個來自台灣養尊處優的「貴客」,後來還為此表揚了我。從城裡回老家的路上,我與六爹一起走了一段路,這真是難以忘懷的經驗,他老人家極為風趣健談,講了一些極有趣味的俗諺土話。我想問清楚這些話到底怎麼講的,他老人家笑一笑擺擺手,意思大約是不登大雅,不能再說了。

坦白說,我很想能與老人家多聊聊,從他身上聽到更多的故事。因為,在之前粗略的了解中,就知道六爹的一生,簡直就是一個傳奇,根本就是小說的主角。但後來,我感覺到,我可能永遠無法了解這些故事了。除了相處的時間太短之外,有些事他老人家根本不願再提起。

一個史無前例的時代,再往回推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仍然是天翻地覆,激昂澎湃的大時代。那都是血與淚所書寫的歷史。一幕接一幕,一齣又一齣高潮迭起結局難料的連台大戲,正是以無數小人物的心酸血淚、憂心惶恐與卑微無奈寫成的。然而,當時代風起雲湧,雷聲轟鳴,身處其中,既是疲於奔命,又是身不由己,一切皆無從說起;但當時代過去了,風定波平,又是一派雲淡風輕;歲月重回靜好,回首向來蕭瑟處,或許也就說一句「天涼好個秋」吧!

「矯枉必須過正」,這是我從六爹那裡聽到的關於那個時代的唯一一句話。是理解、是原諒、是放下、是看開?那激動人心的故事,又將埋入雲深不知處了。

對我們後人來說,這真是可惜。但對於真正經歷了大風大浪的人,或許,這才是最好的態度。一切向前看,不必回首。傷心事,莫再提起。樂觀奮進,反正時代是走上了正途,與時俱進,一同迎接民族的復興。

種種原因,三十年來,回鄉的次數並不算多。上一次回去,是在兩年前。六爹已耳朵不好,不容易聽明白我們在講什麼。但他仍談興甚高,喜歡講祖國進步的大事。大論述別有見地,仍然神采飛揚。但也不忘談些有趣的小事,比如他說我們這兒就是霍去病霍光的故鄉,以前有個將軍廟,有一副讚頌霍光的對聯︰「尊太后廢昌邑通權達變,效周公扶幼主順天應人。」又說高堆的祠堂也有一副以「高堆」為首字的嵌字聯︰「高字形似樓,樓高百尺堪折星;堆字旁從土,土乃八音樂群音。」這些典故都存在他的腦海裡,雖已九四高齡,但仍能不假思索,信手拈來,侃侃而談,興高采烈。我在旁趕忙記下,聽得不亦樂乎!

在六爹的房間中,有好多他的書畫。抄錄古人的詩文,還為詩文的作者附上畫像。感覺六爹真是多才多藝。我知道近一、二十年來,六爹致力於編寫家譜、族譜,整理地方文史文獻,費了很大的精力,但樂在其中,不知老之將至。在編撰、或接受記者採訪的講述過程中,總不忘表揚我的父親。大爸、我父親、六爹,他們兄弟三人,感情極好。據先母說,在抗戰之前,我們霍家還是大家庭,沒有分家。大爸、我父親都已工作,六爹還在上學,但週末回到家,三人聚到一起,總是先到祖父的房裡,陪老人家聊天。飯後也是,直到老人家發話︰「天晚了,我要休息了,你們各自去吧!」才各自散去。家風如此,兄弟手足親愛精誠,在地方上是有名的。而我父親在台灣的這一段歲月,也是極為思念家鄉親人,常常講述家鄉的往事,說著說著就担心起兄弟的遭遇。或者正是因為上一代人的潛移默化,使我們這一代雖然在「穿越」中相認,卻能備感親切,毫無違和之感。所謂孝思不匱,永錫爾類;世澤得以綿延,或許正是這樣。

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我親愛的六爹,您見證了時代的大風大浪、大起大落,歷經了種種不堪回首的磨難,以難以想像的堅忍度過了一切的凶險與考驗。祖國正是靠著無數像您這樣的人,犧牲的何止是自己生命的春天,但終於迎來了祖國復興的春天。萬象昭蘇,日月更新。目睹家鄉日新月益的進步,見證我們國家一步步地走向富強,我知道您求仁得仁,心中無怨。您以近百歲的高齡辭世,無災無病,順天安命,為世人所豔羨;然世人或不知,這豈不正是您堅忍、樂觀、自律及積極有為精神的具體體現?這是您留給我們最寶貴的精神財富,也是我們要繼承、發揚的家族精神。永別了,我親愛的六爹,我不能親自送您最後一程,但我們的心卻是如此的親近。我相信您必能含笑於九泉,而我們也必將一代代傳承您的精神,告慰您在天之靈。

玆敬撰一輓聯,代表我們對六爹的景仰與思念。

遭國難 逢世變 藏身卑微 遍嚐艱苦
編族譜 振家風 寄情筆墨 得享天年

中國前三名的書法傑作 | 郭譽申

中國文字不僅表意,基於文字的書法還是一種獨特的藝術形式。而對於古代的知識分子,書法更是基本功。藝術作品的水準,不同的鑑賞家常有不同的評價。不過,中國幾千年來的書法傑作,鑑賞家卻頗有一致的共識,第一名是東晉王羲之的《蘭亭序帖》,第二名是唐朝顏真卿的《祭姪文稿》,第三名是北宋蘇軾的《寒食詩帖》。

本文大部份取材自《看得到的中國史》(參見《我愛《看得到的中國史》》)。

《蘭亭序帖》書寫的是《蘭亭集》的序言,共28行,324字。王羲之作為東道主,與很多文人雅士聚會於蘭亭,「玩個曲水流觴、飲酒賦詩的遊戲」,眾人「總共成詩37首,彙集成冊,稱為《蘭亭集》。大家公推王羲之為之作序…。王羲之趁著酒興,一氣呵成寫下了《蘭亭集序》。」《蘭亭序帖》由王羲之的後人保存,後來被唐太宗所得。唐太宗非常喜愛《蘭亭序帖》,一般認為《蘭亭序帖》的真跡被陪葬於唐太宗的昭陵,但至今成謎。雖然《蘭亭序帖》的真跡佚失,唐朝以來有不少名家的摹本流傳,品質都很高,確立了它「天下第一行書」的地位,而王羲之被譽為「書聖」。

顏真卿與其堂兄杲卿、杲卿子季明在安史之亂時共同抵抗安祿山、史思明的叛軍,「為唐王朝贏得了啓用郭子儀,調動大軍平息叛亂的時間」。「杲卿激戰三天,城內水盡糧竭,寡不敵眾,城池終陷於敵手。叛軍將兵器架在季明脖上,威逼杲卿投降,杲卿不屈,叛軍砍下季明頭顱,…。杲卿被刑時,至死罵不絕口。顏氏家族一門忠烈,三十餘人在這次叛亂中壯烈殉國。」安史之亂平息之後,顏真卿面對國難家仇,「百感交結、老淚縱橫、悲從中來,因而撰文作祭,揮筆寫成流傳千古的《祭姪文稿》,計25行,共230字。」《祭姪文稿》裡有很多塗改,字形時大時小,自然流露了真卿內心的悲痛、激動,被蘇軾譽為「書法無意乃佳」。顏杲卿正是《正氣歌》裡的「為顏常山舌」。(杲卿死守常山)

蘇軾,蘇東坡,不僅詩詞登峰造極,其書法也是出類拔萃。北宋是中國書法的一個高鋒期,名家輩出,當時有所謂的「蘇、黃、米、蔡」四大家,其中「蘇」就是蘇軾。蘇軾的時代,宋朝正在進行王安石變法,新、舊兩派長期對峙,鬥爭十分激烈,蘇軾傾向守舊派,不贊成變法,於是發生「烏台詩案」,是一場文字獄,蘇軾被陷害下獄,差點被處死,後被貶謫為黃州團練副使。「蘇軾被困黃州,每為寒食、清明之雨所苦,感時傷懷,以神來之筆寫下《寒食帖》,沈鬱幽怨之情,動人心魄,成為宋代尚意書風的壓軸之作。」

居然鍾肇政被稱為「台灣文學之母」?! | 郭譽孚

我摯愛的台灣文學啊──
居然鍾肇政被稱為「台灣文學之母」。。。

以下是我多年來研究的資料──

鍾肇政是國府治下,歷屆重要的文學獎得主;
但他也真正是出身於皇民化運動下的青年師範──原本是日人訓練下的青年學校與青年訓練所的皇民化師資;

戰時因發燒而聽力受損;因而對很多事物更倚靠想像。。。其想像力大有利於其所寫作大河小說之需要,。。。

他的大河小說帶動了我島上以台灣島史為題材的寫作風氣;以他而言,他曾在日據下成長,往往以日據台灣史為素材,並且以寫實為標榜;先後寫了兩部三部曲的小說與多本長篇小說;然而,他的小說更多的是想像,並非寫實;因此其文學說是寫實主義,其實缺乏寫實主義文學所需要的堅實的思想背景。

但是,它帶動了後來的李喬與林文德的三部曲──都是以台灣歷史為號召的小說。。。然而,他們真的深入理解歷史的發展嗎?如果以其大作作為我「台灣文學之母」,真的是合理的肯定嗎?它可能給我們台灣文學怎樣的養分與典範?

我受台灣文學的影響而研究台灣歷史,此時沒有太多時間批判它,但是我要指出──

曾經,他的前輩吳濁老,評他的大作是『摻了太多水』。。。

文學對於人類的文藝心靈是何等虔敬的事業,被吳濁老如此批判的他,居然今天被稱為「台灣文學之母」,母親是何等神聖的名號,這真是台灣所有真正文學心靈的悲哀。。。

台灣文學的母體,應該是他的人民與他深刻的、由荒誕到崇高一體的歷史與文化。。。以及滋養與承載這一切的大地。。。在鍾的文學中,有多少歷史文化的真實承載。。。不過是日殖官方與國府官方框架下的摻水作品吧。。。好多水啊。。。形成他的大河小說。。。

真要理解日據史,找當年的『台灣民報』來看,正可以對證這些大河小說對於日據描寫的『淺入淺出』。。。

我手上的書稿中,此引一段參考──『「甘蔗……,每一回插植至採收期,平素二十月之久,若遇徵稅之期,又遭所有者催逼小作料,空囊素手,家徒四壁……不得已而東借西貸,不惜利息之重加而納小作料,……若製糖會社使用走狗,俗呼甘蔗採收委員者,皆脅肩諂笑之輩,奴言婢膝之徒,孝敬原料係如生身父母,尊重會社員若前世祖宗。看蔗農如草芥,視細民如魚肉;若有勢力者,婢先為其採取。若無勢力之人,必須呈送禮儀,方肯為其採取。若無勢力,無餽贈禮物之人,任其甘蔗枯槁,百般刁難,使一般窮民抱屈難伸,無可赴訴,……。會社所雇落園之人員或割尾或割蔗或車夫或積台,如農者必須呈送敷島及檳榔,方肯相當為其採取甘蔗,若無前記之食物敬呈,割蔗人則留下蔗頭六七寸或三四寸之長……種種刁難,……會社與嘉南大圳互相聯絡……自大正九年編入嘉南大圳區域,今則給水溝、排水溝,皆賴民力工作,略告成功……源流水量不足,是以設計輪作法,……且思三年間播一回水稻,豈能達水利之目的乎?……農民之純益不足供賦課之需。嗚呼哀哉,……孔聖云,始作俑者,其無後乎。若嘉南大圳之當事者,罪惡滔天。……農民明知甘蔗之無利,而思水稻之有益,無奈受嘉南大圳之強制輪作法,三年播種一回之水稻,……若嘉南大圳與製糖會社共同維持利益而不知細民之慘景,妻號寒於臘月,子啼饑於豐年,告貸無門,……」』。。。「小農民的十大苦況」,「台灣民報」,1925.12.27.。該年我台先民的平均死亡年齡為23.7歲;到1939、1940,該數據更下降到22.7、22.9歲;。。。

再貼一資料──『「近日嘉義中埔庄方面發生腦脊髓膜炎,所以當局就大驚小怪,馬上派了許多的巡查,住在該處。那所被派的巡查,便就自作威福起來,強要庄民的薪炭。這還少可,甚麼要酒〈就日本清酒方可下嚥〉要肉,天天像那座保正的強求起來,稍有不應他的,他們就打就罵,又再向被交通遮斷的老百姓,待遇像入監獄的囚犯一樣,不順他的意他就打罵起來;就是順他們的意,他亦要尋事,或弄人如玩物似的,至不可言者,就是膽敢在青天白日之下,戲弄那潔白質樸的村里婦人……這樣的事不但中埔庄,全島是處處皆然……」 』。。。「防疫警察是真了不得」,友泉撰,台灣民報,1926/3/7。。。。

日本人當中,當然有好人,但是那段讓人哀痛的史實啊。。。請問在鍾自豪的大河小說的大作中,有深入地反映這些之一嗎。。。真是摻了多少水啊。。。吳濁老的評語,真是深刻的寫實主義大家的用詞啊。。。

台灣史研究者郭譽孚敬白

被西方權威操縱的「反權威」 | 譚台明

范勇鵬的想法與我極為相近。事實上,很久以前我就注意到范勇鵬,他確實給了我一些啟發,而我也很看好他的學術能力。

關於權威,我們受近代西方「反權威」思想影響太深了。好像誰不反權威,誰就是有天生的奴性,是個奴隸胚子,是孬種。在這種思想霸權的籠罩之下,誰敢正面看待權威?

但是,姑不論這次的新冠疫情,就以日益流行的各種網路謠言來說,你會對那些無法分辨真假的人感到焦心。你會覺得︰不能讓他們再這麼好騙了,必須有一個負責任的權威來告訴他們何為真何為假。而更可笑的是,自許為高知的我們,有時仍不免也受到網路謠言(多為醫學類)的欺騙。

反權威,迎合了每一個人自尊自貴的心態。基於人的自尊心,我們不願意承認有人比我們更高級,有人可以告訴我們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難道我自己不知道?就你行?)但睜眼看現實,確實多數人不能知道什麼是真假,什麼是對錯。必須有一個權威來幫他決定,來建立這世界的秩序。事實上,這個權威也一直都是存在的,比如說 耶穌、孔子、柏拉圖,愛因斯坦等等。但是,他們不能預見新世界,有太多新生事物,於是給了騙子(政治人物)空間。這時,真的要有道德與知識俱全的權威(或權威集團)來「拯民於水火」。

小時候,我以為報紙和電視就是這個「權威集團」。什麼事報上說的,電視裡講的,就不會錯。但現在,在台灣,任何一個聰明的家長都會教導小孩,不要相信電視新聞說的。

長期以來,我們會認為西方媒體是權威,他們是正確與正義的象徵。但這次的疫情,則徹底解構了西方媒體。再回去看看「經濟學人」的二月號,這個「上流社會」裡人人喜歡引述的權威,信誓旦旦認為民主國家對疫情會比集權國家應對的更好,現在呢?道歉都沒有。

上帝已死,遍地神棍,這就是當今的世界。相對而言,老共的媒體反而是最可靠的。

沒錯,人是應該有自尊,但何其艱難。所謂「君子有三畏」,必須有一個可信的權威幫助人們建立真正的自我。你一味反權威,你就永遠得不到你想要的自尊,只能迎來佞臣與騙子。當然,在權威本身,也是要「自我消解」的(所謂的「天何言哉」,所謂的「上德不德」),權威的自我消解正是權威成功的表現。正如父母對於孩子,當父母看到孩子真正長大懂事成熟,權威心態就可放下了;但如果孩子一直反權威,表現幼稚,長不大,那麼父母的權威也就消失不了。希望深陷在「反權威」心態中的人,能有智慧聽懂上面的話。

我愛《看得到的中國史》 | 郭譽申

退休的好處是能隨心所欲的讀書,享受讀書之樂。例如,我最近讀了《看得到的中國史》一書,讓我愛不釋手。這書介紹了100件最珍貴的中國古文物,順道講述相關的歷史,讓我好像參觀了頂級的中國歷史博物館。

書中的古文物大部份收藏於大陸的多處博物館,少部份收藏於台灣的故宮博物院,因此這書應該是兩岸合作的成果,兩位主編是大陸學者佟洵和王雲松。故宮博物院曾是收藏中國古文物的最髙殿堂,不過1949年之後的70年間,大陸有許多考古的新發現,大幅充實了大陸博物館的古文物,這部份是我這台灣人較不了解而最想知道的。

除了不能近距離看到實物,閱讀《看得到的中國史》比參觀博物館有不少好處。每件古文物不僅有精美的照片,更有三四頁的介紹說明,讓人了解該文物為何珍貴及相關的歷史,而博物館裡展示古文物的介紹多半過於簡略;書中的古文物收藏於多處距離遙遠的博物館,若都要親眼目睹所有的古文物,需要多次的旅途勞頓;最後,像我這樣的老人,參觀博物館僅一兩小時就走不動而要歇息,還是在家展書閱讀,來得輕鬆愜意啊!因此參觀博物館只能偶一為之,而閱讀《看得到的中國史》卻能經常反覆為之。

書中的100件古文物按其所處時代分別列在九篇裡,涵蓋從舊石器時代一直到清朝的晚期,不僅有漢族文物,也包含不少少數民族的文物:

第一篇  人類的起源與進化(舊石器時代) 
第二篇  文明的曙光(新石器時代)
第三篇  人類利用金屬的第一個時代──青銅時代(夏、商、西周)
第四篇  爭霸與爭鳴的時代潮流(春秋、戰國)
第五篇  秦漢統一王朝的建立與發展(秦、漢)
第六篇  民族大融合的多彩時代(魏、晉、南北朝)
第七篇  萬國來朝的盛世時光(隋、唐、五代)
第八篇  多元文化碰撞交融的時期(宋、元)
第九篇  封建王朝的最後輝煌(明、清)

100件古文物都是無價之寶,筆者就隨意挑3件展示:

夏王朝的見證:鑲嵌綠松石獸面紋銅牌飾 (西元前1900至前1500年)

千年不鏽,削鐵如泥:越王勾踐劍 (戰國,西元前770至前476年)

一個稱雄大漠的民族見證:匈奴金冠 (戰國,西元前770至前476年)

傅佩榮的先秦儒家哲學 | 郭譽申

身為中國人,雖然我的專業不涉及傳統文化,總對儒學保持興趣。傅佩榮教授對於儒家哲學頗有一些創見,我當然沒能力評判其對錯優劣,但是蠻喜歡他的說法,也覺得言之成理。本文主要取材自《傅佩榮先秦儒家哲學十六講》。

儒學被研究發展了幾千年(早於孔子),被用來治國、平天下,然而在秦朝之後、民國以前,中國變得愈來愈帝王專制,儒學因此被帝王專制利用及扭曲,而大幅背離了原來的儒家思想。例如強調嚴格的三綱: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現代不再有帝王專制的羈絆,儒學應該首先要認清及回歸到先秦(秦朝以前)的真正儒家思想。

孔子的核心思想是仁,仁有三層意義:第一層,人之性是向善;第二層,人之道是擇善固執;第三層,人之成是止於至善。而善是我跟別人之間,適當關係的實現。適當關係的重要實例就是五倫: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仁的主要內涵或動力是「誠」,由真誠而自覺要行善,行善的力量由內而發。「反身而誠,樂莫大焉。強恕而行,求仁莫近焉。」

孟子說「性善」;荀子反駁之,而主張「性惡」;宋明理學支持孟子,卻把「性善」解釋為「人性本善」。傅教授則強調孟子的「性善」應解為「人性向善」。若人性本善,則惡從何而來?宋明理學主張「存天理,滅人慾」,天理是善,私慾是惡,與人性本善似乎矛盾。傅教授跳脫「性善」、「性惡」;人若真誠,自然向善,即「惻隱之心,人皆有之」。

偉大的哲學系統都包含「超越界」,即人類、自然界之外的第三元素,用以說明人類、自然界的來源與歸宿。儒家的超越界是「天」。天有五種功能:主宰、造生、載行、啓示、審判。

荀子自認為儒家。傅教授則主張,荀子不能算是儒家,因為荀子主張「性惡」,又把「天」視為自然界及其客觀規律,都偏離了孔孟的核心思想。孔孟強調人性,荀子講求效益,因此荀學掌握了儒家的外觀(禮),卻與儒家的內核分歧。這頗能解釋荀子教出兩個法家的弟子,李斯和韓非。

《大學》八目: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程朱理學把「格物」解釋為窮盡萬物之理,朱熹甚至說應該要讀遍天下的書。傅教授則主張,格物是分辨與自己有關的人和事;而致知是瞭解我與有關之人的適當關係該如何,即知善知惡。傅教授的解說看來更符合儒家的一貫道理。

《易經》的內容包括象數和義理。象數用來占卦;義理則是儒家思想,大多記在《易傳》之中。《易經》是周文王所作,可能其子周公有幫忙;《易傳》是孔子及其後代弟子的合作成果。有些人覺得儒家哲學平淡無奇,若知道深奧的《易經》和《易傳》是儒家的經典,應該會大為改觀吧?

我高中時,學校就有儒學教材,作為國文課的補充(不知現在是否仍然如此)。當時的教材主要是選摘一些經典章句,當作格言來讀,因此缺少系統性。傅教授的書則闡明儒家哲學的完整體系,讓我獲益良多。

佛法須自我完成沒有依靠 | 林長東

看到韓國新天地教會的活動,也想到國內妙禪信徒聚會的一些剪影,令人諸多感慨!

人到世間一趟,到底為的是什麼?為什麼那麼多人要在宗教或神靈的信仰中,尋找依靠或安慰?為什麼人不能在自我人格、道德及智慧的淬鍊中得到心安或自肯!

這是為什麼我從大學時代受過洗禮的教徒,愛讀尼采、專研五術、再入佛海,
最後定於一句佛號的生命歷程!

因為佛法不是教你迷信、教你拜偶像,而是教你如何層層打破一切迷障,從外相到內心!讓你通體明透、不囿一法、亦不捨一法!得到身心的全然自由,即真正的解脫!而解脫也決不是毫無作為!

是不盡有為、不住無為!

自在地融入整個法界,無自無他、無始無終、納須彌於芥子!其大無外、其小無內,浩浩乎凌虛御空而不知其所止!藹藹乎澍甘露霖法雨潤乎無窮!這才是生命的境界!

許多年來我以維摩居士為榜樣、為明燈,以《維摩詰經》「菩薩行品」為自我實現、自我完成、自我惕勵的法雨!我不希望自己有任何依靠,所以很多年了,不再祈求,不再祈求我那如母的觀音!因為我不能是弱者!一切法、一切菩薩,只能是那指月的手指!而自我完成、不能有任何依靠,那是永恆的自性之光,只靠你自己去發現、去成就!

希望所有生命,都能走出自己的光彩,不粘不著、燈燈無盡!

……….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