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族的歷史文化是中國崛起的根本 | 張自立

民為邦本,國家是以人民為基礎,中華民族經過數千年歷史的鍛鍊成為有獨特民族性的優質民族。

1. 中國人聰明。世界上IQ最高的國家是新加坡、日本、韓國和中國。

2. 特別重視下一代的教育。中國父母親願意為下一代的教育,砸鍋賣鐵,竭其所能。

3. 喜歡學習。中國人有超凡的解決問題能力,現在正在創新方面,尋求全面的突破,近年來,在發表的科技論文數量,申請專利數量,每年均大幅成長。

4. 生活節約,喜歡儲蓄。

5. 辛勤勞作,而且守紀律。中國工人,是全世界最好的工人,中國的工程師,是全世界最好的工程師,台積電的張忠謀曾說,台灣的工程師遠勝於美國的工程師。

6. 注重家庭,以家庭為奮鬥單位。舉一例,我們常常看到,兒子、女兒、媳婦出外打拼,鄉下老人在家看孫子或者外孫,全家一起奮鬥,這就是了為什麼沿海工廠,可以找到成千成萬的工人。

7. 堅忍卓絕。中國的軍人在不可想像的艱苦條件下,在韓戰中跟美軍作戰;中國的解放軍、工人、工程師在十分艱苦的自然環境下,修建進藏的公路和鐵路;歷史上的張騫出使西域,蘇武在北海牧羊,從古到今,多少的中國人,在萬般艱苦的環境中,拋頭顱,灑熱血,只為維護著國家民族的利益;今年9月,一個18歲的英國小女生,Emma Raducanu,拿到了美國女子網球公開賽的冠軍,由於她的成功就像是一個神奇的童話傳奇,一時成為世界媒體的焦點,在訪問中,她提到她的母親是瀋陽人,她回東北姥姥家時,她感覺媽媽的一家人mentally resilient(翻譯成中文就是堅忍卓絕),沒有什麼可以打倒他們,她深受影響。

基本上中華民族的特色是受到兩千年儒家文化的影響,儒家文化本身是世俗文化,注意現實,不受神的束縛(子不語怪力亂神,敬鬼神而遠之),教導人民勤勞和愛學習,所以在儒家文化養育下,聰明、勤勞、好學的中國人民是中國能快速發展的底氣。現在世界上很多的國家民族,不夠聰明,不勤勞工作,不好學,一旦有了這些致命的缺點,而想改正是非常困難,而且幾乎不可能。

所以我們中國人應該飲水思源,感謝我們的老祖宗,傳給我們這麼好的基因和這樣好的文化傳統,台灣早年經濟能快速發展也正是同樣的原因,在東南亞,日本、韓國和現在的越南亦然。

中國的大一統文化和台灣 | 張自立

中國人建立起兩千多年的大一統文化,主要的推手是秦始皇的書同文。一個國家如果沒有統一的文字,要想維持統一,是很困難的。中國大陸近年也想明白了,少數民族不是光給優待就行,現在蒙古人、西藏人、維吾爾族,大家通通都學中文。

所以中國以前的藩屬國,韓國和越南想脫離中國,第一件做的事就是廢棄中文,創造自己的文字,韓文是韓國皇帝造的,越文是法國人造的。歐洲各國,用的文字是拼音系統,語言不同,文字就不同,語言文字都不同,要成立一個統一的國家,幾乎是不可能的。

統一文字是給大一統提供了必要條件,但是這個中國兩千年的大一統是有實際上的需要。

第一,對抗北邊來的侵略。中國是農業民族,以農耕為主,每天拿的是鋤頭,很少殺生,而北邊的侵略者是遊牧民族,那邊自然條件不適合農耕,騎馬狩獵、彎弓射大鵰,是他們生存的必要條件。打起仗來,農夫一般當然打不過騎馬的,那麼要抵抗他們,只有成立一個大帝國,用全國之力來對抗北方的敵人。

第二,中國的農耕主要是沿著黃河流域與長江流域,那裡雨太多,就氾濫成災,雨太少,就是旱災,每隔多少年還會發生蝗災,這些大災難來臨時,都需要有一個強大的中央政府,來解決問題,而平常沒有天災的時候,也需要每年修堤,以防水災,所以在中國,一個統一的大政府,有其必要性和合理性。

國家要統一,是上至皇帝,下至平民,共同的願望。至於重視到什麼程度,舉例來說,皇帝去世時,如果國家是統一的,那麼皇帝去世,叫做「崩」;如果國家沒有統一,是沒有資格用這個「崩」,只能用「殂」。下至平民百姓,國家的統一也是念茲在茲的事,南宋詩人陸游死前的絕命詩:「到死方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勿忘告乃翁。」年初我在新聞上看到大陸一個有名的音樂人趙英俊四十多歲早逝,他離世前說有三個遺憾,最後一個遺憾,就是沒有看到祖國的統一。

在華夏的歷史中,縱有胡馬窺江、金甌殘破,但是追求統一,始終是一條主線。且不論台灣在地理位置上對中國的重要,就在這幾千年的文化背景下,我認為今天大陸十四億人,從上到下,都期待著祖國的統一。台灣想永遠自外於中國,我是看不出有什麼可能性。

文學作品與文學情境 | 張復

文學和科學都是大腦的創意產物。人類可以透過客觀的事實(來自觀察與實驗)來理解並且驗證科學的知識。文學作品則是相當個人型的產物,它們多半來自作者本人的經驗,但很有技巧地投射到某種虛擬的時空環境。這裡出現的問題是,為什麼一種屬於私人的活動能夠得到其他人(讀者)的迴響?

對這個問題,前瞻型大腦(proactive brain)的理論能夠提供合理的解答。這理論大致的意思是:作者從自身的記憶裡提取適當的成分,並且將它們移植到他所想像的故事或意象裡。讀者也能夠從自己的記憶喚起類似的成分,來形成類似的想像。人類經常使用這種方式來塑造自己的想像與情緒,也使用同樣的方式來理解別人的想像與情緒。現在我要透過一些卓越的文學作品來解釋上面的道理。我會把焦點先擺置在文學作品上,這構成了這個論述的第一部分,也就是本文。與它們相關的科學意涵則將留到另外一篇文章再加以闡述。

一、詩

請想像一下亡國的感覺。這個抽象的概念可能無法喚起人們太多的想像。然而當我們開始讀杜甫的《春望》:「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我們馬上得到一個鮮活的影像。這首詩,尤其是它的第二句,讓人想像到戰亂中被人遺棄的城市。當你在春天的時候走過它昔日的街道(這可能是杜甫被叛軍押回長安時所經過的街道),不再看到熙來攘往的人群,只看到雜草與樹木依然在那裡蓬勃地生長,好像它們完全不明白這城市所遭逢的災難。這與往日繁華景象的對比,自然讓人產生一種滄桑的感覺。

杜牧的「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泊秦淮》)給人的也是相似的想像。不僅如此,依然唱著《後庭花》的商女(妓女)加深了人們淒涼的感受。我們可以想像,她們不是不理解亡國的哀傷,然而她們有什麼選擇(她們已經被家人賣給妓院),除了繼續待在那裡,取悅那些也許希冀麻醉自己於一時的顧客?

同樣表達淒涼心境的是張繼的《楓橋夜泊》:「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我年輕時不明白這首詩的主旨是什麼。後來我才理解,作者是藉由自己在陌生地方所度過的一個孤寂的夜晚來描繪他落第的傷感。這是我在美國的時候才體會到的感覺,特別是當我進入一個嚴格淘汰的學校,經常憂慮我岌岌可危的前景,因此特別容易在類似的處境(例如,站在入夜的月台上等待火車)感覺自己的脆弱與孤單。

李白的《白帝下江陵》的後兩句:「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帶給我們的則是另外一種情境。這首詩不但有語意記憶的成分(乘坐輕舟從白帝城到江陵),同時也呈現了聽覺(猿猴聲)與視覺(萬重山)的內涵。然而如果只把這些資料堆砌在一起,這首詩不會比一篇遊記高明到哪裡。不同的是,它把這些感覺安排為一個快速的流程。作者聽到兩岸猿猴的啼叫,看著一重重山巒快速地離開視線。詩人似乎從旅途的開始就有一種亢奮的心情,歷經整日而未消褪。為什麼如此?我們看了這首詩的背景故事才明白:李白本來在貶謫的途中,忽然得知自己被赦免,決定乘船循江而下。於是,就跟《楓橋夜泊》一樣,這首詩裡面有一股很強的情緒記憶,雖然只是隱約地呈現在文字裡。

古詩在篇幅上通常受到極大的限制。為了克服這種障礙,詩人必須從其他方向尋找突破。上面所引述的四首詩使用了一個共同的辦法:為了抒發情懷,詩人不直接書寫自己的心情(這是一種沒有效率的作法),而專心描寫在這心情下所看到以及感受到的景象。這麼做所帶來的好處是,讀者很容易用自己的經驗來補足詩句裡沒有明白講述的事情。然而讀者為什麼能夠做到這一點?因為詩人所描繪的景象,讀者也有類似的經歷,因此可以有效地喚出他們自己大腦裡的圖像(感覺運動的記憶),也能夠喚起他們在相似的情境裡所產生的情緒,並借用這樣的情緒來揣摩詩人的心境。

二、小說

就像上面的四首詩一樣,很多小說善於誘導讀者採取主角的觀點來開展它的故事。例如,喬伊斯(James Joyce)在《阿拉伯商展》(Araby)這個短篇裡是這麼開始的:「北里奇蒙街是一條死胡同,平時都很安靜,直到基督兄弟學校下了課。」然後,他描寫他家所租賃的房子以前住了一個神父。為了不被過多細節的干擾,喬伊斯把焦點放在這位死去的神父所遺留的書本,荒涼園子裡的蘋果樹,以及生銹的腳踏車唧筒。然後他轉到自己與同年齡的小孩在街上玩耍的經驗。「冬季來臨時,白日變短了,我們還沒吃晚飯,天已經黑了。」他們在黯淡的燈光下奔跑,跑到泥濘的巷子裡,躲在馬廄旁。最後他寫到自己與玩伴曼根藏身在陰影裡,逃避曼根姊姊的呼喚,我們才知道這位姊姊是他心儀的女孩。如此,我們自然而然理解了為什麼主人翁執意要去阿拉伯商展買一個禮物給她,即使他出門的時間已晚,而且他根本毫無準備。整個故事只是這麼一個簡單的過節,它所呈現的是主人翁在這個地方所發生的感覺記憶以及情感記憶,而不是任何突出的事件。我們會喜歡這個故事,因為我們已經變成它的主人翁,採用他的觀點在那裡過活,在那裡發展小喜與小悲,就像我們也是以同樣的方式度過自己平凡但獨特(對我們自己)的童年。

當我有了這樣的覺悟,我開始回想我所看過的文學作品,赫然發現很多給我印象深刻的小說都採用這種方式來開展故事。讀者所看到的場景是透過故事的主人翁所看到的,裡面已經有他們的觀點,他們的偏愛,甚至他們的執著。我想到狄更斯(Charles Dickens)的《遠大前程》(Great Expectations)。這部小說的主人翁在一開始就說,他姓皮里普,名字是菲利普。他小時候只能夠把自己的姓名合念為匹普,所以大家都叫他匹普。在有記憶以前,他的父母以及他前面的五個小孩都已經過世。他只能從墓碑的形狀以及上面的文字來想像他們的樣子。匹普的姐姐比他大20歲,喜歡跟別人誇耀,匹普是她一手帶大的。匹普常看到姐姐把粗大的手放在姊夫喬的頭上,因而想像自己和喬都是她一手帶大的。這些陳述都讓我們明白匹普是個貧窮出身的小孩,經常以想像來體會現實世界,因此也能夠體諒為什麼他在一個有錢人家作客時看到了漂亮但高傲的埃斯特拉,便把她當成自己一輩子心儀的對象。

沙林傑(J. D. Salinger)的《麥田捕手》(The Catcher in the Rye)是我想到的另一個傑出的例子。在故事的開始,主人翁荷登談起自己的學校,彭西預校。他說,你可能聽過這個學校,起碼看過它在上千種雜誌所刊登的廣告。廣告裡總有一個帥哥,騎著馬穿越一座籬牆,好像你在學校裡沒事可做,成天只在那兒打馬球。他又說,你在廣告的下方還可以看到:「自從1888年以來,我們一直把男生鑄造為卓越、頭腦清楚的年輕人。」這一段充滿了反諷的話語讓我們看到荷登如何與他周遭的世界隔隔不入。

在接下來的一幕,荷登應歷史老師史賓賽的要求,在離開學校以前去史賓賽家見最後一面,因為荷登已經慘遭退學。史賓賽問荷登,是否已經跟校長見了面(事實上,校長已經給了荷登足足兩個小時的訓示,主要是在闡述:「生命是一場遊戲,你必須遵循它的規則。」)史賓賽又問荷登,校長是否已經寫信給他的父母?他自己有沒有告訴他們退學的事情?史賓賽又說,他不得不當掉荷登,因為荷登並沒有從這門課學到任何東西(「任何東西。」史賓賽重複了三次。)為了顯示自己的公平,史賓賽要荷登把期末考試卷找出來,並且當著荷登的面唸出上面所寫的文字,還把荷登在底下寫給他的話也唸了出來。

這些只會讓當事人感到難堪的話語,很成功地把讀者推向荷登那一邊。你會覺得,這些人是一群裝腔作勢的傢伙,而你還不得不在他們的面前表現出心悅誠服的樣子。在運用這類的技巧(使用當事人的角度來描述事情),沙林傑是極為成功的作家。他擁有許多鍾愛他的年輕讀者,很多人認為《麥田捕手》寫的根本是他們自己。這當然是一種錯覺,但為什麼他們會有這種感覺?這是因為,他們能夠從荷登的角度看到他所面臨的處境,感受到他在這處境裡的心情,因而感覺到他們自己就是這故事的主人翁。

三、電影

並不是所有的作品都採取單一的觀點。在《巨人》(Giant)這部電影裡,我們看到的不是單一人物的觀點,但也不是全知的觀點,而是多重人物的觀點。它很像某類形的長篇小說,是由一篇篇具有自己特色、又相互連結的短篇(或散文)所組成。這是這部大塊頭電影(195分鐘)成功的關鍵。很多從長篇小說改編的電影沒有做到這一點,讓我們抓不住故事的人物,更無從想像他們在做什麼,為什麼要做那些事。

這部電影一開始所呈現的是男主角畢克坐在火車上。他看到一群人騎著馬在田野上奔馳。這畫面引起了他的興趣,他正要去那裡購買一匹賽馬。當他下了車,與開車前來接他的林頓握了手。同時間,我們看到剛才的那個馬隊從火車後方穿過平交道。緊接著,畢克看到這個馬隊與他們的車子並行而馳。就在馬隊搶到了他們前頭的時候,一個美麗的女孩緩下了步調,並且轉過頭來跟林頓打招呼。她是林頓的女兒萊斯麗,而她騎著的馬正是畢克要買的馬。更戲劇化的是,她很快就將成為畢克的妻子。(你可以在下面的影片裡看到這部電影的經典片段。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MpCz0CfesQ&list=PLgzENW7p5DU_s9r2QqnIlSUOZVYnsey1g

這個故事並沒有停留在畢克的觀點。我們很快從萊斯麗的眼睛看到廣碩而乾旱的德州原野,那是畢克佔地69萬英畝的牧場所在。從萊斯麗的視角,我們逐漸看到更多的人物:畢克的姐姐盧斯,牧場附近的鄰居(他們都是牧場主人),以及一個窮小子捷特。然而萊斯麗發現自己被期待的角色是一個順從的女子,因而帶著兩個孩子以及失望的心情返回娘家。只是他們在那裡也不快樂。兩個孩子在感恩節的晚宴發現桌上的火雞正是他們平日所餵養的Pedro而嚎啕大哭。萊斯麗把小孩帶到飯廳外企圖安撫他們。這時僕人送來一封畢克寫的信。萊斯麗念給兩個小孩聽,信上說畢克很想念他們。兩個小孩聽了更止不住哭聲。

接著而來的是一個婚禮,萊斯麗妹妹的婚禮。與她結婚的對象是萊斯麗當年所捨棄的男友。萊斯麗以伴娘的身份站在兩個新人前面觀看儀式進行。我們只看得到萊斯麗的背影,卻可以想像她或許正在想自己當年的衝動,落得現在一事無成。這時畢克出現在她的背後,萊斯麗似有所知。當新郎與新娘互吻的時候,她轉過身子,就像她當年騎著馬轉過身子,看到畢克正在看著她。他們也擁吻了起來,並且都明白自己其實不能沒有對方。

電影處裡捷特的方式並沒有依循上面所說的原則。捷特原來是畢克和盧斯家雇用的司機。在整個電影裡,他幾乎都是由別人視角所引出的人物。例如,在大家迎接畢克與萊斯麗的野餐會上,捷特獨自坐在遠處的汽車上。後來萊斯麗坐著他開的車去探訪附近墨西哥裔人家,捷特也坐在車子裡等待她。盧斯意外從馬上摔下致死。在她喪禮的當天,律師把捷特叫進房間裡,告訴他盧斯遺留了一塊沒有太多價值的土地給他,而畢克願意出錢收回這筆土地,卻遭到捷特的婉拒。

萊斯麗是除了盧斯以外唯一願意親近捷特的人,可能因為兩人都感覺自己在那個地方只是個局外人。捷特離開畢克家以後,萊斯麗曾經路過他的土地,被邀請到他的屋子裡作客。在那兒,萊斯麗看到捷特把她的照片貼在牆上,那是當地報紙報導她嫁到這地方來的採訪照片。

我們看到唯一以捷特的觀點所出現的景象是在一個悶熱的白天,捷特坐在屋蔭裡把小瓶威士忌送進嘴裡,幫浦上下運動的單調聲音在他背後響著。突然一聲巨響驚嚇了捷特,把他從椅子上驅趕到太陽下。這時候,我們從拉高的鏡頭看到一幅壯觀的景象。一柱剛從地底下冒出的石油噴向天空,很快把捷特身邊的土地染成墨黑色。

這個美麗的畫面結束以後,捷特又成為別人視角下的人物,即使他開採石油致富,並且幫忙其他牧場主人致富,因而成為德州響噹噹的人物。我們無法認同捷特,可能是因為我們無法喜歡一個我們無法發揮想像力的人物。這電影似乎只是要利用他來彰顯德州醜陋的面向:一個靠石油致富的暴發戶,其贏得別人尊重的方式只是比別人更粗暴,更歧視弱者。

這部電影並沒有強迫觀眾站在任何人那一邊。它似乎更想述說的是,富有的人不一定得到他們想要的東西,成功的人不一定得到他們所渴望的愛。然而整個故事最有力的地方是,當我們看完它,會感覺若有所失,好像我們所熟悉的親人就這樣離我們而去,即使我們知道世事的終結必然如此,卻無法不感到人生的傷感與無奈。

四、散文

上面的感覺也浮現在歸有光的《項脊軒志》裡。這是一篇充滿了感性的散文。作者透過他年輕時開始使用的書房回想自己的往事。這些回想都是生活裡瑣瑣碎碎的事情。例如,他講到一位老嬷嬤,以前是祖母的侍女,卻比作者的母親以及姐姐還長壽,因此能夠為作者講述母親生前與她的對話(而那時作者的姐姐還抱在老嬤嬤的懷裡)。他又想起自己的祖母,說看到他每天關在書房裡讀書,很高興家中終於有了一個可以取得功名的孩子。隔了一會兒,祖母又拿了一個象笏給作者看,告訴他那是先祖上朝時所使用的。

後來作者結了婚,他的妻子回娘家時與妹妹聊天,還談起這個書房名稱的由來。如今他的妻子也過世了。這些回憶是作者在晚年偶而回到這個書房時所想起的。他可能想到,自己付出多年的努力,取得了長輩所期許的成就。然而當他回溯自己的人生,感到的卻是孤寂、傷感與無奈。親人的過世(大多是早逝)不會因為他的功名而挽回。這種感覺在最後的一段文字裡表達得最清楚:「庭有枇杷樹,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蓋矣。」

這是一篇寫於十六世紀(明代嘉靖年間)的文章,卻跳脫出一般古文生澀的框架,把作者內心深處的感情傳達給我們。這是因為作者不僅寫自己所想的(或者講給其他讀書人聽的),而且寫他所看到的,所聽到的,甚至所感覺到的。因此我們能夠藉由作者的文字來想像我們置身於其中的感覺,並且補足了作者沒有明白寫在文字裡的心境。

五、本文的總結

在上面,我從實際的例子觀察到文學作品的一些特色,現在我總結我的觀察如下。

觀察一:使用具體鮮活的景物(自然景觀、人際互動等等),而非抽象的意念,往往能夠帶給讀者更強烈的感受。

觀察二:以故事人物的角度,而非客觀敘事者的角度,來呈現故事內容往往更容易誘導讀者融入故事的情境。

觀察三:文學所描繪的內容往往能夠帶給讀者一些跨越時空的情緒感受。

這篇文章使用了實際的例證來說明上面的觀察。在另一篇文章中,我會援引更多的科學研究結果來支持我的論點。

孤獨世紀來臨-中西是否有差異? | 郭譽申

被視為新一代思想家的Noreena Hertz出版新書《孤獨世紀》(The Lonely Century, 2021),警告人們現在是孤獨的世紀,不是因為疫情,但疫情可能使孤獨現象更惡化;心理的孤獨可能造成各種生理疾病;而普遍的孤獨會加強種族主義、民粹主義、不容忍的政治、不信任的政治等等。

「…美國成人中每五人就有三人自認為很孤獨了。歐洲的情況與此類似。在德國,三分之二的人口認為孤獨是個嚴重問題。荷蘭國民幾乎有三分之一承認自己覺得孤獨,其中十分之一認為程度嚴重。在瑞典,多達四分之一的人口說他們經常感到孤獨。在瑞士,每五個人中有兩人反映他們有時候、經常或總是感到孤獨。」

「我們之中最孤獨的是年齡最小的那群。…在美國,千禧世代中每五人有超過一人說他們完全沒朋友。在英國,十八到三十四歲的人有五分之三,十到十五歲的孩子中更有將近半數,說他們經常或偶而會感到孤獨。這令人不安的現象遍及全球,近年來甚至有大幅惡化的趨勢。」

作者認為造成人們孤獨的原因,包括新自由主義的經濟體制、現代的都市生活、虛擬的網路社交生活、缺少關懷卻常被電腦監督的職場環境、未來機器人將取代真人的接觸等等。新自由主義為何對孤獨危機有關鍵影響?首先,新自由主義導致許多國家的貧富差距擴大;其次,新自由主義賦予大企業更大的權力和自由度,使其勞工的地位大幅下降;其三,新自由主義崇尚強烈的競爭意識,讓人變得自私利己。這些都增加社會上的孤獨感。


作者主張孤獨是世界性現象。筆者贊同,但是懷疑中西可能有程度上的差異,而西方人一般比中國人更感到孤獨。(書中的數據都指向歐美,而未涉及台灣和中國大陸。)

新冠病毒疫情爆發,中國人抗疫成功,而西方人抗疫失敗,似乎顯示西方人的內心比中國人更孤獨,因此抗拒不了群聚的需要,而群聚導致疫情的蔓延擴散。中國與歐美相近,大致也具有上述造成人們孤獨的原因,如新自由主義、現代都市生活等等,然而中國不像歐美一向沈浸於個人主義,而較能平衡於個人主義與集體主義,個人與群體,包括家庭、親友、同學等等,因此有較密切的連接,很可能使中國人的內心較不孤獨。

在此孤獨世紀,中國文化若能使中國人(包括台灣人)較不孤獨,真是中國人之福啊!

為什麼民國出大師,現在沒有? | 譚台明

為什麼民國出了很多文科的大師,現在沒有?這是網路上長期以來的爭論,答案其實非常簡單,就是,民國的大師,小時候都學文言,讀私塾。

現在的小學教育,大量的無聊內容,浪費了太多的時間,尤其是語文方面。識者皆知,不必贅述。然而,要改變小學的教學內容嗎?

文言文與私塾,其實是精英教育,小孩的聰明與否,一下子就分出來了。不行的很早就被淘汰了。這若放在今天,人人入學的平等時代,太殘忍。

今天的小學,對較聰明的小朋友來說,浪費時間;但給了中下水平小朋友學習機會。而且,四育並重,也讓有藝術、體育等才能的小朋友可以被發掘出來。

如果小學與私塾(教文言、較難的算術,或加上外語等)分流,則可能會加強社會階層分化、固化的問題。

英、美及歐洲等所謂的先進國家,精英教育、貴族教育,從來沒有廢除。從來沒有廢除,好辦;廢除了再重建,萬般困難。

今天確實再難出文科的大師,因為從小的語文教育太弱了,根基不好,大了再學,來不及。此事何解?宜慎思。

人性的弔詭-外省台獨的由來 | Friedrich Wang

其實人性是很複雜的。基督教文化傾向於將人性想做是帶有許多天生的罪惡,也就是所謂的原罪,在本質上似乎也沒有錯。在這個人世間打滾越久,越深入接觸許多人,就會深深發現唯有忘恩負義以及自我否定,這才會讓很多人感覺自己的存在。唯有越挖越深,自己越來越薄,反而可以讓自己的存在感越來越強,但實質的存在性卻是越來越弱。

而這,就是許多外省台獨的由來。

這些人最可悲的是他們所認同的那一種台灣價值事實上只是別人所建構的虛幻景象。他們對這些給他們景象的人在中國大陸吃喝玩樂,或者在島內貪贓枉法的事情都視而不見,甚至於充當他們的打手先鋒。只有在這樣的情境之下才會讓他們感覺到被認同,有了一些存在的價值感。

其實很多在日本、美國等地區成長的華人二三代也有類似的情況。他們在當地其實都得不到什麼認同,甚至於從小被欺負,幾乎可以說受到壓迫,生活得非常不愉快。可是當他們回到了自己的母國社會之中反而會轉過來嘲諷愛護他們、提拔他們、保護他們的母國人民或朋友,用一副指導者的高傲面孔來教訓母國的同胞什麼叫「文明」。甚至於自己明明已經回不去了,但還不斷揚言在母國生活多麼不愉快,有一天要回去那個壓迫他的地方。

誰對他越好,他越恨誰,這就是人性常常出現的弔詭之處。其實哪怕是個人也是一樣,逆子常常最恨疼愛他們的父母,許多男女最喜歡傷害的就是愛他們最深的人。越容易得到的愛或好處,不但無法對對方培養相等的愛,反而會對對方心生痛恨,甚至要除之而後快。

相反地,對上述的兩種人施加壓迫、甚至於嚴重傷害的人反而受到肯定,甚至於崇拜。但事實上他們永遠也不會變成那些壓迫或者欺凌他們的人。他們找尋的只是一種安全感,一種活下來的尊嚴,但實質上卻是越來越沒有尊嚴。我們會逐漸發現人類社會充滿著這種弔詭。商鞅、荀子,韓非,或者馬基維利在他們的著作中就認為這才是群眾普遍的天性。統治者要抓住這種忘恩負義以及欺善怕惡,才有可能穩定控制國家。

我們或許對人性不必完全絕望,但是對人性的這種弔詭必須要有所了解,才能夠對許多問題有比較深刻的洞察,然後才能思考解決之道。

朱立倫的文化局拒絕了陳映真 | 石文傑

故居鶯歌,在鶯歌學習成長,自鶯歌國小畢業,著名的已故作家陳映真,本名陳永善,2016年底不幸在北京旅居時病故。時任新北市市長的朱立倫所屬的市政府文化局,竟然以陳親共為由,拒絕為陳映真舉辦任何紀念活動,真是匪夷所思。

我本身並非鶯歌在地人,卻客居鶯歌二十餘年,先和鶯歌在地的市議員蘇有仁聯繫,起初他並不了解本名陳永善的陳映真竟是鶯歌人,還是鶯歌國小畢業,也還是同一小學的學長,於是熱心的聯絡鶯歌國小,與鶯歌市立圖書館分館,要求留意此一重大訊息。

最後終於找到陳映真的小學畢業團體照,陳永善果然是1950(民國39年)第37屆畢業校友。在多方協助下我又找到了鶯歌文化路223號陳的故居,和新北、桃園交界的大溪中庄陳的祖居。

蘇有仁議員為此特地去函新北市政府,希望文化局撥款蒐羅並典藏陳的大部作品,舉辦陳映真作品研討會,廣邀海內外專家學者參加。其實說陳映真是人道主義作家還比較切實,其小說多以中下階層弱勢族群為題材,創辦《人間雜誌》,報導並揭發被壓在社會底層的勞苦大眾,為他們發聲、申冤。因此陳映真一直被譽為關懷弱勢、伸張正義的左派作家,其作品無論人事時地物都能與鶯歌密切連結,如小說《山路》就與鶯歌孫龍步道若合符節。

詎料新北市文化局竟澆了一大盆冷水,回函推說無編列經費,後又以陳映真「親共」為由,表示礙難有任何作為。這種種戒嚴時期的白色恐怖心態,罔顧新北市出了這位蜚聲海內外,被譽為海峽兩岸第一人的名作家,吾人除了遺憾,還要加以嚴厲譴責!

民進黨的台南市長賴清德都敢公開說他「親中愛台」,曾擔任國民黨黨主席的朱立倫市長,還帶團去中國大陸進行「朱習會談」,竟無視所轄之下出了這位名聞遐邇,海內外皆知的大作家,所屬文化局其恐共症竟比民進黨還嚴重,更畏縮怕事,更沒有LP,滿腦子反中反共的冷戰思維,這樣的心態毫無包容性,不知如何從事文化工作?

如何評價馬克思? | 郭譽申

由於反共,台灣很少提馬克思。維基百科/馬克思裡主要在介紹馬克思的經歷和學術貢獻,尤其後者。他有很多重要的學術貢獻,但跟一般大眾關係不大,而與一般大眾相關的評語如:「馬克思也被人們認為是人類歷史上最有影響力的人物之一」,卻少有解說。維基百科似乎不想多說馬克思對人類的貢獻。

馬克思創立的馬克思社會主義,長期以來受到了許多人的讚美和批評。從其反對者的評語,我們或許更能看出馬克思對人類的影響。Sir Karl Popper是英國皇家科學院院士,獲譽為20世紀最偉大的哲學家之一,他擁護民主和自由主義,並對馬克思理論有很多批判。以下引自Popper的名著 [1]:

在這個時代中,為所欲為的資本主義…帶來的絕望和悲慘,是生活在今天的我們難以想像的。其中又以對婦女和兒童的剝削,特別導致令人難以相信的痛苦。底下是馬克思《資本論》中的兩個例子:「九歲的威廉.伍德,開始工作時是七歲十個月…。他每星期從早上六點工作到晚上九點…一個七歲的小孩每天要工作十五小時!」…六歲的小孩被迫每天勞苦十五小時,並不是不尋常的事…「瑪麗安與其他六十位女孩,沒有停止地工作了二十六個小時,三十個人擠在一間屋子裡…。一位來遲的醫生凱伊斯先生,對一角的陪審團報告說:『瑪麗安是在過度擁擠的房中工作過久而致死…』…」即使到了1863年馬克思寫《資本論》時,工人階級依然處於這種狀況;這種當時的專業經濟學家、教會人士都容忍甚至為其辯護的罪行,激起了馬克思強烈的義憤,他對這罪惡所做的激烈攻擊,將使他在人類的解放者中永遠佔有一席地位。

全球的大部份人都活在資本主義的世界,現在的資本主義世界比《資本論》的時代是好太多了(雖然仍不令人滿意),千千萬萬的勞動階級能夠活得像人,這主要都拜馬克思及其追隨者對資本主義的批判和激烈衝撞所賜,因此筆者贊同哲學家Peter Singer的評價,馬克思的影響可以與耶穌和穆罕默德相比 [2] (筆者認為還應該加上孔子和釋迦牟尼)。

有些人反對馬克思,因為馬克思主義與資本主義的對抗曾造成千萬人的死傷。然而回顧基督宗教與伊斯蘭教的對抗,以及兩教的内部教派衝突,都曾造成千萬人的死傷,這些不影響耶穌和穆罕默德的不朽地位,同樣地馬克思主義與資本主義對抗所造成的損害應該也不影響馬克思的不朽地位。

馬克思理論有不少對未來的預言,如資本主義將自我毀滅,而最終的世界將是沒有國家的共產主義社會等。這類的預言被很多學者論證否定(如[1])。其實這類的預言是否可能實現,就像基督宗教與伊斯蘭教所許諾的天堂是否存在,是永遠無法證實的,因此並不重要。讓耶穌、穆罕默德和馬克思不朽的是他們那堅強的正義感和人道主義,以及對人類的影響。

由於反共,馬克思的不朽貢獻尚未被世人普遍認可。然而世界仍深陷於嚴重的貧富不均中,世人仍將反覆召喚馬克思的偉大精神和思想。

[1] Karl Popper:《開放社會及其敵人》,商周出版,2020,807-8頁。

[2] Peter Singer, Marx: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1st edn) , 2000,第1頁。

信教不利抗疫-中國有優勢 | 郭譽申

這個標題大概會讓很多有宗教信仰的人不高興,我先道歉。我沒有明確的宗教信仰,但也不反對宗教信仰。標題不針對個人的宗教信仰,而是泛指有較深宗教信仰的地區,如信仰基督宗教和伊斯蘭教的許多國家,對比於較少宗教信仰的中國大陸和台灣。信教當然不是影響抗疫的唯一因素,甚至可能不是主要因素,但是一些實例顯示,宗教信仰對於抗疫的確有些不利的影響。

根據媒體報導,歐美很多人拒絕注射疫苗是基於宗教信仰。他們相信生命取決於上帝的旨意,是否染疫也取決於上帝的旨意,因此不願注射疫苗。他們甚至認為疫苗是不自然的,是違背上帝旨意的,由此甚至衍生出疫苗有毒有害的很多傳言。這些造成歐美雖有充足的疫苗,但是疫苗的注射率不能達標。

抗疫的一個重要措施是避免群聚,然而宗教信仰卻常要求信徒群聚,例如信徒群聚參加佈道大會。由於宗教信仰的堅定以及宗教自由是基本人權,政府和政黨對於宗教信徒的群聚很難加以制止,甚至為了選票還要加以支持。於是宗教群聚活動時常成為傳播病毒的溫床,例如新冠疫情期間,美國、南韓都曾出現多起宗教群聚活動的爭議 (群聚造成染疫,不准群聚則抗爭),而印度的四、五月疫情大爆發也與印度教大壺節的群聚活動頗有關聯。

現代化的世界可說起源於十七八世紀歐洲的啟蒙運動,「該運動相信理性發展知識可以解決人類實存的基本問題。… 啟蒙時代不同於過往以天主教神學權威為主作為知識權威與傳統教條,而是相信理性並敢於求知,認為科學和藝術的知識的理性發展可以改進人類生活。」啟蒙運動讓宗教的關切僅限於人類的心靈,而把人類的實存問題交給理性、科學。這次疫情,很多國家都呈現出宗教信仰不利於抗疫,顯示其啟蒙仍不完足;即使歐美屬於啟蒙的先進國家,其抗疫仍頗受宗教信仰所干擾,而無法充分發揮理性、科學的優勢。

歐美經由啟蒙運動,花了約兩百年才擺脫宗教對於其生活、知識的大幅度掌控,進而產生了工業化和現代化,然而其啟蒙仍不完足,因此不利於抗疫。伊斯蘭教和印度教世界仍相對落後,因為他們仍未充分擺脫宗教對於其生活、知識的掌控,而強烈的宗教信仰很阻礙他們的抗疫。中國幸運,也或許文化優異,其儒釋道糅合的信仰不像多數宗教信仰那樣強烈,因此能從後進國家迅速啟蒙,發掘理性、科學的優點,而快速的工業化和現代化,又有優異的抗疫能力。

閒話南島語族 | 賈忠偉

考古學家以──距今約7,000年至4,700年之間位於今臺灣新北市八里區埤頭里公田聚落南方的大坌坑文化遺址來分析,在1,000年內大坌坑文化逐漸散播到整個南島語族的分布範圍,即北至夏威夷群島,東南至復活節島,西南至紐西蘭群島的三角形區域之內。學者認為大坌坑文化與大陸福建、廣東的新石器時代文化有密切的關係。賈德.戴蒙因此直言──臺灣是南島語族(Austronesian)的故鄉,目前世界所有其他的南島語,西起馬達加斯加島上的南島語,東到復活島上的,都是由臺灣出發的祖先群帶出去的。

《民族語》基於白樂思(Robert Blust,1940~,夏威夷大學馬諾阿分校語言學博士)1999年的新分類,將1,256種南島語言,分為10大分支(分群),是民族語有列出語系中,語言數目第二多的語系。而臺灣原住民說的26種南島語構成其中。

就因為南島語內部,包含上千種語言;因此一部分學界參照區分生物地理區域的華萊士線(Wallace Line),將南島語分別為東、西兩大支,即大洋洲語(Oceanic,含大洋洲波里尼西亞、密克羅尼西亞、美拉尼西亞三大群島語言,以及新幾內亞東部語言)與非大洋洲語(Hesperonesian,含馬來西亞語、印度尼西亞語、爪哇語、菲律賓語等)。臺灣原住民的語言,在語區上被歸屬為西支,但部分語言學家在與數百種南島語進行同源字鑑定與百分比計算、探求各語言之間的親疏關係後,有學者認為臺灣在南島語的源頭與擴散上具有特殊的地位,甚至有獨立為福爾摩沙支,與東西兩支鼎立的說法。

(Ⅰ)賈德.戴蒙(王道還、廖月娟譯):《槍炮、病菌與鋼鐵~人類社會的命運》(時報文化),p373~377。

(Ⅱ)維基《中文百科》之【南島語系】(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D%97%E5%B3%B6%E8%AA%9E%E7%B3%BB)。

(Ⅲ)《科學人博學誌:科學探險奇兵》(科學人/2019.11.29),p122。

(Ⅳ) 詹素娟:《典藏臺灣史(二)臺灣原住民史》(玉山社),p16~17。

◆另根據《維基百科》與《百度百科》的解釋:波利尼西亞人(Polynesians)是大洋洲一系列族群的總稱,他們使用玻利尼西亞諸語言,屬於南島語系的一個分支,並居住在玻利尼西亞。即北至夏威夷群島,東南至復活節島,西南至紐西蘭群島的三角形區域,包括毛利人、薩摩亞人、東加人、吐瓦魯人、夏威夷人、塔希提人、托克勞人、庫克島人、瓦利斯人、紐埃人、復活節島人等10多個支系。以1978年的統計顯示,波利尼西亞人口總數約有90多萬人。

◆除了依據大坌坑文化遺址來判斷南島民族是如何移入臺灣的之外,也可以從山地陸稻(即旱稻)的移入路線來追蹤和推演臺灣原住民是從何移入的。目前已知,稻起源自長江流域,後來與山東起源的黍、稷一起往南方傳播,之後再隨移民進入臺灣,這個路線也許透露南島語族遷徙的線索……而從生物分類學來分析,陸稻和水稻其實是同一種(species),都屬亞洲栽培稻(Oryza sativa)。稻子既能生長在水田也能適應旱地,栽種在水田的叫水稻,種植在旱地的就是陸稻了。

根據南科文化遺址(臺灣南部科學工業園區臺南園區各個考古遺址的統稱)挖掘到的稻米化石,大約5,000年前,臺灣史前的原住民即以旱作的方式種稻,以作為日常食用的糧食。這個農耕生活的方式,一直延續到明末清初,福建沿海一帶的漢人移民來臺,才引進「秈稻」和水田的耕種技術。

而這些經過千年環境演化,早已適應臺灣日照長度與溫度的山地陸稻,之後意外與日本的稻米品種--龜治和神力的基因混合,就孕育出適合臺灣氣候的「臺中65號」稉稻--即今日蓬萊米的祖先。

參見--《山地陸稻很有事!破解臺灣蓬萊米身世,發現南島語族遷徙線索》(https://research.sinica.edu.tw/hsing-yue-le-rice-gene-austronesian/)。

◆在追蹤山地陸稻之後,也可以從──雞、豬、狗、太平洋鼠(又稱玻里尼西亞鼠、緬甸小鼠、緬鼠,是世界上分布第三廣泛的鼠類,僅次於褐鼠,黑鼠)……麵包樹、芋頭、香蕉、構樹等70多種植物所構成的「農業包裹」來追蹤探討南島語族的遷移路徑與過程。這其中又以原生於東亞與中南半島的構樹最具代表性。

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副研究員鍾國芳,透過分析──臺灣、大陸、中南半島、日本、菲律賓、印尼蘇拉威、新幾內亞及大洋洲島嶼,共計604個構樹樣本,在母系遺傳的葉綠體基因組ndhF與rpl32兩個基因間的DNA序列中,偵測到48個單倍型。其中分布在太平洋島嶼的構樹都帶有南臺灣構樹特有的單倍型cp-17,這可以證實太平洋構樹的起源地就是臺灣。而分布於北臺灣構樹的單倍型多樣性則較低,但幾乎都攜帶cp-1或cp-1衍生型的單倍型,cp-1是福建至華中一帶最常見的單倍型…由此可以推斷北臺灣帶有單倍型cp-1的構樹可能是南島語族「先祖」由福建從北臺灣登陸的證據。這樣的推論與臺北盆地五股13號鑽井中的桑科植物地質花粉出現年代,以及八里大坌坑文化遺址出土的有溝槽石拍打棒的年的相當一致,顯示構樹單倍型cp-1可能是南島語族的「先祖」、「出南中國」、「入北臺灣」的遺傳印記,而這樣的推論與近年來馬祖「亮島人」遺骸粒線體DNA分析結果也頗為一致。

此外,根據英國自然史博物館以及美國國家標本館於1959年和1964年採集自新幾內亞山區部落栽種的構樹標本,其中偵測到一株帶有cp-17、兩株帶有cp-34的構樹。由於cp-34是廣東至中南半島一代最常見的基因單倍型,最有可能源自於中南半島,暗示了「多元擴散路徑假說」的可能性。而同時發現cp-17與cp-34似乎又顯示,來自臺灣與中南半島兩股元素交會「入侵」了美拉尼西亞的新幾內亞海岸後,巴布亞人把此南島文化元素「整合」帶入新幾內亞山區,與「航海廊道整合說」不謀而合。

所謂的「基因單倍型」指的是,染色體上的DNA序列在複製的過程中偶爾會發生突變,造成了不同染色體間DNA序列的差異,這些位於同一染色體區位但序列不盡相同的DNA序列就稱為:「基因單倍型(又稱:單元型/haplotype)」。經過分析,單倍型之間的關係及演化途徑可藉由「單倍型網狀圖」呈現。染色體的某些區域中DNA中有較高的突變率,會產生較高單倍型多樣性,這些不同的單倍型隨著物種族群的消長而散布各處.而藉由分析單倍型地理分佈來檢視物種族群歷經傳播、擴張、隔離等歷史的研究領域,稱為親緣地理學。

參見──《科學人博學誌:科學探險奇兵》(科學人/2019.11.29),p121~125。

◆人類首次運用語言來解決民族起源問題,其實是從印歐語系(Indo-European languages)的研究開始的。早在十六世紀,人們就已察覺歐洲所使用的義大利語、凱爾特語、日耳曼語以及波羅的語、斯拉夫語,與遠在印度所使用的所謂「雅利安語」存在著相似性。英國的威廉•瓊斯 (William Jones)爵士在1786年第一個提出這些語言可能有共同的祖先,這就是所謂「印歐語系假說」……

臺灣的原住民在語言上是屬於南島語族,南島語系是西元1,500年之前世界上分佈最廣的語系,現在世界上講南島語的人口超過兩億,散佈在北到臺灣,西至馬達加斯加島,南至紐西蘭,東達復活節島之間的廣大地域。1600年,荷蘭商船在馬達加斯加島進行補給之後,一路航行至印尼,他們發現馬達加斯加島民所說的話與馬來語極為相似。後來學者又進一步發現西玻里尼西亞語也同馬來語類似。到了1838年,Wilhelm von Humboldt提出了馬來--玻里尼西亞語(Malayo-Polynesian)一詞,來統括分佈於島嶼東南亞與太平洋地區的語言。1906年,奧地利學者Wilhelm Schmidt提議以Austronesian(意為南方島嶼)一詞取代原先的馬來‧玻里尼西亞語……

有關南島語系的起源問題,臺灣的地位相當重要,因為有不少學者主張臺灣及中國東南沿海一帶是南島語系的早期起源地,特別是澳洲的考古學者貝爾伍德(Peter Bellwood,1943~)。其他的語言學家也多有贊同此說者,如Robert Blust(白樂思)認為在大約西元前4,500年的時候,原南島語(Proto-Austronesian)分化為臺灣和馬來--玻里尼西亞語(MalayoPolynesian),臺灣可能是南島語的起源地,至少非常接近這個起源地。澳洲語言學者Darrell Tryon則推測最早的南島語起源於華南,在5,000~6,000年前遷移到臺灣,再由臺灣東南部的阿美語族群遷徙至菲律賓,並進一步擴展至馬來半島、印尼及大洋洲。其他如Stanley Starosta(帥德樂)和Lawrennce Reid等語言學家也持近似的看法……

臺灣可能是南島語系起源地的說法,在語言學研究中似乎已經成為一種優勢的見解,但是最近遺傳學家所做的基因研究中,卻提出不同的觀點。像中國大陸的──宿兵與金力等學者就南島族群男性的Y染色體進行分析,結果發現東南亞才是南島民族的發源地。不過,看似較為「科學」的DNA分析也有歧異的研究結論,Terry Melton的基因研究就支持「臺灣南島原鄉論」的觀點,他推測臺灣為遺傳獨立區域,環太平洋地區的南島族群極可能自臺灣擴散出去。也有學者的DNA分析結論是認為:東印尼才是南島族群的原鄉,可能的地區為婆羅洲東南部及印尼東部的摩鹿加。另外更有學者指出從DNA分析來看,原住民在臺灣的歷史不是只限於最近的6,000年,而是更久遠,甚至早於12,000年。

針對語言學與遺傳學研究結果的歧異,大家都寄望於考古學的研究成果。已故的張光直院士曾提出臺灣北部的大坌坑文化(距今約7,000~4,700年前,為臺灣新石器時代)很可能是南島民族早期所遺留的考古文化,最近焦天龍先生在張光直先生的理論基礎上,提出大坌坑文化與大陸東南史前文化在特徵上表現出很強的共性,其發源地是在大陸東南沿海地區……臺灣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臧振華以考古證據提出一種綜合性的假說──《多元擴散路徑假說》,他認為南島民族是原居於大陸福建、廣東沿海的新石器時代居民,約在5~6,000年前開始向臺灣移民,而這批抵達臺灣的南島居民主要是在臺灣獨立發展,並透過海上活動與大陸東南沿海和東南亞的人群有所接觸,而可能受到若干影響,其間也有可能偶爾有來自華南及東南亞的少數新人群移入,結果才造成了現代臺灣南島語言和文化的高度複雜性。

參見--陳健文:《語言與民族起源及遷徙的關係~以印歐語言和南島語族為例》。

澳洲學者貝爾伍德提出的《南島語族出臺灣說》,則是整合了考古學、語言學、遺傳學等資料,貝爾伍德認為南島語族的「先祖」是新石器時代活躍於中國東南沿海的農民,在人口增加與土地需求的壓力下,在公元前4,000年前開始向外擴張,並於公元前4,000~3,500年間來到臺灣,距今5,000年前一部分南島語族人「出臺灣」向南擴散到菲律賓北部,到了公元前2,500~2,000年間,他們迅速擴張,取代了東印尼群島以狩獵和採集維生的原住民。距今3,400年前,南島語族進入近大洋洲,而到了公元1,000年前後,南島語族已拓殖大洋洲多數島嶼。紐西蘭考古學家葛林(Robert Curtis Green)強調南島民族的複雜性,以《航海廊道整合說》闡述南島語族由島嶼東南亞「入侵」近大洋洲後,「整合」了美拉尼西亞住民(美拉尼西亞人來自非洲,在遷移的過程中,曾先後和已經滅絕的──尼安德塔人和丹尼索瓦人混血過)在地的物質與技術,「創新」形成拉匹達文化(Lapita Culture),奠定了南島語族成功拓殖大洋洲的關鍵。拉匹達文化是在西元前1600~1500年的大洋洲新石器文化。

參見──《科學人博學誌:科學探險奇兵》(科學人/2019.11.29),p122。

◆宿兵(中國科學院昆明動物研究所博士、中國科學院昆明動物所研究員)與金力(美國德克薩斯大學生物醫學/遺傳學博士、現為中國科學院院士)曾分析了東南亞、臺灣、密克羅尼西亞、美拉尼西亞、波里尼西亞地區的36個族群,共計551位男性的19個Y染色體單一核酐酸多態型(Single Nucleotide Polymorphism)所組成的單倍體基因型(haplotype),發現臺灣南島民族(即通稱的臺灣原住民)普遍出現的Y染色體單倍體基因型,和密克羅尼西亞、波里尼西亞普遍出現的基因型差異極大:臺灣原住民的主要型態為H6至H12(但不同的臺灣原住民族群各有不同的基因型態),密克羅尼西亞、波里尼西亞為H1、H5、H6等,而美拉尼西亞則為H1、H5、H17。但在島嶼東南亞族群中,前述兩個地區的單倍體基因型都有出現,顯示島嶼東南亞可能是這兩個地區南島族群共同的起源地……

宿兵等人在這一篇論文發表之前一年,已經檢測東南亞地區34個族群925位男性的Y染色體單一核酐酸多態型,發現中國大陸北方族群的單倍體型式較少,且都被大陸南方族群的單倍體型式所包含,因而推測現代人在最後冰河期進入東亞後由南向北遷移(Su et al. 1999)。

而金力與宿兵甫於2000年11月份在Nature Reviews發表的一篇回顧論文中,更進一步確認現代智人種(homo sapiens)「遠離非洲」(out of Africa)的理論(Jin and Su 2000),他們認為:現代智人種於六萬至一萬八千年前的更新世(Pleistocene)最後一個冰河期間進入中南半島,其中一波由南往北遷移,形成現今東北亞的族群(日本、朝鮮、蒙古),另有一波則往南遷移,經過馬來西亞與印尼,並往東遷移至大洋洲。上述研究所包含的阿美、排灣、泰雅、雅美等四群臺灣原住民的血液檢體,係由1992至1996年中研院主題計畫「臺灣與東南亞南島民族的生物與文化類緣關係之研究」所提供。

這一些震撼臺灣原鄉論的資料主要來自遺傳基因的分析;但是並非所有遺傳基因的分析都指向這個結論。至目前為止,被用來探討南島族群起源地的基因資料,除了Y染色體之外,還包括紅血球血型、人類白血球抗原(HLA)、微衛星體 (microsatellite)、粒線體DNA(mtDNA)等。值得注意的是,利用不同的指標所得到的結論往往有相當大的差異……

參見--陳叔倬、許木柱:《臺灣原鄉論的震撼~族群遺傳基因資料的評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