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為何選擇了社會主義? | 郭譽申

最近筆者閱讀了中研院院士林毓生教授的《中國激進思潮的起源與後果》,該書主要收集了林院士在上世紀九十年代的許多著作,內容相當豐富,其中最主要的主題是探討,五四運動之後,中國大陸的多數知識份子為何選擇了馬列社會主義,而不是英美的自由主義?中國的選擇不僅影響中國,也影響全世界。林院士的研究因此頗有意義,雖然筆者對其結論有一些不同的觀點。

五四的新文化運動被林院士視為全盤化的反傳統主義。反傳統主義在清末即已興起,嚴復、譚嗣同、康有為、章太炎等都從不同角度展現出反傳統的思維,到辛亥革命,政治、社會、文化等的所有體制全面崩潰,全盤化的反傳統主義於是蔚為思想主流。在全盤化反傳統主義者眼中,中國傳統文化裡好的部份都包含在西方文化裡,而中國傳統文化裡獨特的部份全都是壞的。

全盤化的反傳統造成中國思想意識形態的「真空」,知識份子因此在心理上有迫切需要尋求新的意識形態,以全面填補這樣的真空。另一方面,中國傳統的政治和文化(主要是儒家)相當一元化,比如內聖外王、天人合一等,知識份子因此傾向於以思想/文化解決所有問題,並期盼有較明確的解決方案。自由主義是較開放而缺具體方案的思想,因此不受青睞;馬列社會主義有整套的宇宙觀、歷史觀和政治、經濟理論,又有落實理論的行動綱領,因此被多數知識份子選中。

筆者贊同林院士的論述,但是覺得他忽略了一些其他重要因素。雖然知識份子有全盤化的反傳統傾向,他們選擇西方的意識形態時,仍不可能擺脫傳統文化的影響。他們選擇社會主義而非自由主義,因為社會主義比自由主義更接近中國傳統文化。

儒家思想自始就傾向社會主義,雖然當時沒有社會主義之名。孔子在《論語》裡說:「丘也聞有國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孔孟都主張「仁政」,仁政的基本思想是對人民要有深切的同情和愛心,並照顧、改善人民的生活,都符合社會主義的精神;而《禮運大同篇》描述的更是社會主義的美好理想。

自由主義是以個人主義為基礎,與中國較重視群體的傳統文化是背離的。儒家雖然講究誠意、正心、修身的個人修養,但是個人修養的目標是要齊家、治國、平天下,而不是追求個人利益。自由主義者認為每個人在自由市場裡追求個人的利益,可以促成社會利益的最大化。這樣的觀點現在大致被接受,但是在二十世紀初並未被普遍接受,而更不容易被中國人接受,因為中國傳統認為「上下交征利而國危矣」(《孟子》)。

中國大陸選擇社會主義也因為當時社會主義相對於自由主義有較高的理想性和先進性。十九世紀時,資本主義已顯露很多缺點,造成貧富差距擴大而勞工的工資難以糊口,因此產生社會主義,以矯正資本主義的缺點。社會主義因此被認為比與資本主義關係密切的自由主義更有理想性和先進性。

每種主義或意識形態都針對一些特定問題,因此沒有一種主義能解決所有問題。自由主義和社會主義看來可以互相補足對方的不足,現在的國家因此普遍兼容自由主義和社會主義,而僅在偏重上有差異。中國的傳統文化傾向社會主義,導致中國大陸較偏重社會主義,是合理的歷史選擇。贊同自由主義的林院士在書中對二十多年前的中共政權頗多批評,不知道今日蒸蒸日上的中國大陸是否會改變林院士的意見?

儒家是否為帝王專制背書? | 郭譽申

主張台獨者總想「去中國化」及貶低中國,中國有漫長的帝王專制歷史,而儒家一直是中國的主流思想,主張台獨者於是把中國過去的帝王專制歸罪於儒家思想,認為儒家主張絕對的王權,如「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是為帝王專制背書,因此是落後而該被擯棄的文化。儒家真有為帝王專制背書嗎?

首先應該澄清,「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從不曾出現在任何儒家經典裡,這句話其實出自後世戲劇裡的戲文。編戲劇者會編出這樣的戲文,當然是體察上意,為了討好帝王,而帝王也樂得歪曲儒家思想,以獲得絕對的統治權力。這類流傳很廣的話因此讓儒家背了黑鍋。

《論語》裡孔子對君臣關係的說法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和「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君臣關係是互相的,君王必須有君王的樣子,指使臣子必須合乎禮,這樣臣子必須有臣子的樣子,侍奉君王也必須要忠心。君臣關係既是互相的,君權就不是絕對的,君王若無禮無道,臣子就不必對君王盡忠。

孔子比較溫和,到了孟子就更激進了。孟子不僅說:「君仁,莫不仁;君義,莫不義;君正,莫不正。」要求君王要仁、義、正,人民才會仁、義、正。又說:「君之視臣如手足,則臣視君如腹心;君之視臣如犬馬,則臣視君如國人;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讎。」君臣關係是互相的,君王若無禮無道,臣子可以視君王如寇讎而反抗的。

 孟子有強烈的民本思想,因此說:「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並且認為面對不仁不義的君王,人民有權力起而革命。齊宣王問曰:「湯放桀,武王伐紂,有諸?」  孟子對曰:「於傳有之。」曰:「臣弒其君,可乎?」曰:「賊仁者,謂之賊;賊義者,謂之殘。殘賊之人,謂之一夫。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

孟子的思想這樣違反帝王專制制度,曾惹怒了明太祖朱元璋,朱元璋於是找人把他看不順眼的部份從《孟子》書中全部刪除,成為《孟子節文》頒布全國,並且規定科舉考試只考此刪節本。不過儒家的影響力太大,朱元璋之後的皇帝都不敢繼續這樣做,因此不久後《孟子》又恢復了它的原貌。與朱元璋類似,非常尊崇儒學的日本也曾長期拒絕《孟子》,因為孟子的思想與萬世一系的天皇制度嚴重衝突。

儒家一直是中國的主流思想,也是歷代統治者尊奉、宣導的學說,歷代統治者和學者都曾對儒家思想做了不少闡釋甚至改造,以利帝王專制的統治。然而這些闡釋和改造不是儒家思想的本質,歸根究柢,儒家思想是相當開明的,而孟子的思想尤其與帝王專制是鮮明對立的。主張台獨者未必不了解這些事實,卻刻意宣稱儒家是帝王專制的思想基礎,以抹黑貶低中國文化,真是其心可誅啊!

順便值得一提的,帝王專制是比不上近代的民主憲政,但是中國的帝王專制制度絕不遜於歐洲古代的貴族封建制度,很多歐洲的貴族封建國家在轉型成民主憲政之前,都曾先集權成為專制的帝王統治,如法國、德國。

餐桌上親子的人類學講堂 |丁念慈

發表日期:2019.10.7

關鍵詞:東南亞勞工&移民 東南亞華僑 文化人類學

▲  截至2015年底,台灣低技術國際移工(以下簡稱移工)總數來到60萬人,其中4成為印尼籍,其次是越南、菲律賓及泰國。這些從異國漂流而來的人們,遍布台灣,深入城鄉,人數以桃園為最,再來是新北市及台中。
男性移工多半從事漁工農務、進入工地或工廠,彌補了台灣基層勞力的缺口;將近九成的女性移工則進入醫院或家庭擔任看護或幫傭,肩負起原本應由國家福利承擔的長期家庭照顧工作。
星期天的台北車站大廳,地板上圍坐著一圈圈年輕男女,比手畫腳開心談笑,分享附近路邊攤買的傳統小吃,穿上戰利品用手機打卡拍照,這圈中有人抱起吉他唱流行歌,另一圈端出蛋糕為朋友慶生。來來往往的群眾忍不住朝他們打量,有些眼神裡帶著好奇,有些選擇閃避,有些流露厭惡—— 因為他們是所謂的「外勞」,來自東南亞的藍領移工。  《商業周刊》1665期


  上周六晚餐時,與祥瑞兄弟倆閒聊。先是哥哥談到東南亞國家的民族性似乎「比較懶」的話題,因為近十餘年來,來自東南亞的勞工、移民,在我們生活周遭已司空見慣。這是阿祥哥哥平日觀察到的印象。

▲ 東南亞國家地理位置圖


  我就從人類學的角度跟他解釋,這是因為東南亞國家的地理位置,處於太平洋與印度洋間的熱帶地區,人民逐漸適應長期生存的自然環境,並發展出一套生活型態和族群文化。雨量豐沛的熱帶地區,物產豐饒,在西方國家入侵之前,人們何需「勤勞」覓食維生?就因為這樣,當華人自大陸移居東南亞國家之後,由於懷有農耕技術、懂做生意的門道、重視子女教育和親族互助組織等文化背景的競爭優勢,都很容易致富。但也威脅到當地政經權貴勢力,社會地位遭長期打壓,甚至鼓動排華運動,以暴力威脅華人的生命財產安全。但也因如此,東南亞華僑在國族與身分認同上,仍心向熱愛的祖國「中國」,不論是「民國」,還是「共和國」;在生活中,仍極力保存祖宗牌位、宗廟、同鄉會、僑社組織、僑校學堂以及傳統節慶習俗等重要象徵,發揮傳承民族文化的功能,樂稱自己是「中國人」。


  接著,我們聊到了大洋洲島民生活。弟弟阿瑞深感興趣,一直問 “ 他們原先的生活方式,算是「原始共產」嗎?"

  我不知道他從哪兒聽來「原始共產」這一名詞。不過,看他認真的模樣,我用人類學的概念,將人類社會從狩獵採集到粗耕的生活模式與社會結構之演變,概略介紹了一遍。並進一步說明道:「狩獵採集的營生方式與原始共產的社會結構,在人類歷史上曾經存在一段時間。但隨後,有些民族進入農耕階段,發展出更能適應環境、滿足人類需求的新文明型態。然而,有些民族則因為獨特的天候、生態環境…等因素,以及缺乏與異質文明和技術的接觸,刺激社會創新變革,便一直停留在採食經濟與粗耕社會的型態。他們可能保持原始共產社會,也可能是部落型態,但基本上維持平權,直到西方人入侵。」

  接著,阿瑞又問 “ 「粗耕」與「農耕」有何不同? "我再從「勞力密集」與「水利設施」兩方面,說明二者之間的差異。又舉台灣的稻米耕種為例,述說先民因地制宜,建造水利與灌溉設施的艱辛過程。

  此時,我忍不住把話題一轉,敘述起林美容教授《魔神仔的人類學想像》一書中所記錄的「魔神仔破壞水利設施」故事 。阿瑞疑惑道 “ 咦!我們不是在談大洋洲嗎,話題怎麼又變成魔神仔了?"

  我因談興正濃,欲罷不能。一旁的哥哥忍不住再度提醒 “ 媽,阿瑞說妳怎麼又從大洋洲扯到魔神仔…?"我只好言歸正傳。

  阿瑞還是對「原始共產」社會文化很感興趣。我告訴他,原始共產型態的社會,其親屬稱謂也有其特性。例如母親輩的女性,稱謂與母親相同,父輩稱謂也是如此。阿瑞不住點頭說 “ 這很好啊!原始共產社會很好啊…"顯然,每個有理想性格的人,年輕時都可能較崇尚左派思想。

  用餐完畢,大家散會了……我本想提醒阿瑞,潑他一下冷水——你這麼醉心科技,但科技文明愈是盲目發展下去,人類就會離「原始共產烏托邦」那種理想社會愈是遙遠了。

  哈哈!再說吧。

延伸閱讀
—————————————

● 為何在印尼政治事變中,華人成為最大的犧牲品? 雪姨開門 2016.5.3

● 難以抵達的印尼排華真相 程家弘 中國新聞周刊第755期 2016.5.23

● 外勞開放來台22年,但你真的了解他們嗎?台北車站街訪:4位外籍移工來台心聲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商業周刊》1665期 2018.4.19

● 越南這座400多年的古城 到處都是「中國風」 精彩放送 kknews 2018.3.19

●  這個東南亞國家,有一千所中文學校,近千萬人中文水平比肩中國  腦洞歷史觀 kknews 2016.8.27

● 全球中國人最多的十個國家,排第一的,中國人已經在這生活千年 幾何旅行 kknews 2017.2.28

 

中古中國的鮮卑-中亞元素 | 郭譽申

中國的正史一向以漢族和儒家文化為中心,比較忽略其他的種族和文化及其對漢族和中國文化的影響,使後人大多不了解不同種族和文化融合的過程。筆者最近讀了陳三平所著《木蘭與麒麟:中古中國的突厥-伊朗元素》,學到很多,願以此短文分享中古時期(五胡十六國、南北朝、隋唐)進入及逐漸融入中國的一些異族元素。

唐朝皇室自稱祖上是隴西李氏,甚至可以上溯到道教始祖老子李耳(正史上都這麼記)。唐朝因此特別推崇道教,在唐太宗時,和尚法琳很可能為了對抗道教,公開質疑:「琳聞,拓跋達闍,唐言李氏,陛下之李,斯即其苗,非柱下隴西之流也。」結果法琳被流放至死,而當代沒人敢再提出類似質疑。近代早有一些學者認為唐朝皇室是北魏拓跋王朝的後裔,因此屬於鮮卑族,而作者在書中提出更多唐皇室異於漢文化的證據。

筆者相信作者的說法,中國自從西晉覆滅,北方大多被入侵的異族統治,而北魏拓跋王朝是那時期最興盛的,後分裂成東、西魏,再由北齊、北周繼承。唐朝皇室雖屬於鮮卑族,但已大部份漢化(仍保留一些鮮卑餘緒),其統治不區別胡、漢,因此可被視為中國的本土政權。

小孩都知道的花木蘭故事,完全來自《木蘭辭》。根據很多研究,《木蘭辭》講述的很可能是北魏鮮卑族對抗北方柔然族的戰事。漢人女子柔弱,遊牧民族女子雄健,木蘭應該是鮮卑族而非漢族。木蘭被加上花姓,並無根據,很可能只因為蘭在漢文是高雅的花卉。木蘭應該不是漢文,否則這樣女性化的名字不可能在軍隊裡隱藏木蘭的女兒身。木蘭應該是從鮮卑語轉譯成漢文(在那時代很普遍),表示雄鹿/公牛之類動物,也可能表示傳說中的麒麟。

草原文化盛行收繼婚,即女性在丈夫死後,嫁給丈夫的兄、弟或夫家的其他男性(因為草原遊牧生活艱難),因此遊牧民族家族間缺乏清晰的「輩分」觀念,親屬中比自己年長而比父親年輕的都有一樣的稱謂,只區別男女。

在中國古代,「哥」並不代表兄長,哥等同於兄長,是唐代中晚期才出現的,源自於鮮卑語。

「稽胡」又稱「步落稽」,一向被視為南匈奴的殘餘後裔,過去常被忽略。然而敦煌石窟藝術中最重要的佛教僧侶劉薩河是步落稽;中國最重要的韻書《切韻》的作者陸法言也是步落稽。

草原遊牧民族入主中原,他們積極引入許多西域、中亞民族,因為他們與西域、中亞民族一向比較親近,而這也可視為一種「以文明制文明」政策(相對於漢族常採取「以夷制夷」政策),因此使一些西域、中亞文化,如祆教、摩尼教、景教等,都經由絲路進入中國,曾產生相當大影響。

作者羅列很多證據,認為大詩人白居易的祖先來自西域龜茲。書中另外提到,元禛是拓跋王族後裔,而劉禹錫是匈奴或鮮卑的後代。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的來由 | 杜敏君

「天要下雨, 娘要嫁人」, 這是人人都知道的諺語.雖然常常拿來用, 意思也都明白, 但是「天要下雨」為何要扯上「娘要嫁人」呢?這兩句之間的關係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其實這句諺語來源於一個民間故事.

傳說古時候有個名叫朱耀宗的書生, 天資聰慧, 滿腹經綸, 進京趕考高中狀元.
皇上殿試見他不僅才華橫溢, 而且長得一表人才, 便將他招為駙馬.
「春風得意馬蹄疾」, 循慣例朱耀宗一身錦繡新貴還鄉.
臨行前, 朱耀宗奏明皇上, 提起他的母親如何含辛茹苦, 如何從小將他培養成人, 母子倆如何相依為命, 請求皇上為他多年守寡一直不嫁的母親樹立貞節牌坊.
皇上聞言甚喜, 心中更加喜愛此乘龍快婿, 凖允所奏.

朱耀宗喜滋滋地日夜兼程, 回家拜見母親. 當朱耀宗向娘述說了樹立貞節牌坊一事後, 原本歡天喜地的朱母一下子驚呆了, 臉上露出不安的神色, 欲言又止, 似有難言之隱.
朱耀宗大惑不解, 驚愕地問: 
「娘, 您老哪兒不舒服?」
「心口痛着哩.」
「怎麼說痛就痛起來了?」
「兒呀!」朱母大放悲聲.
「你不知道做寡婦的痛苦, 長夜秉燭, 垂淚天明, 好不容易將你熬出了頭! 娘現在想着有個伴兒安度後半生, 有件事我如今告訴你, 娘要改嫁, 這貞節牌坊我是無論如何不能接受的.」
「娘, 您要嫁誰?」
「你的恩師張文舉.」
聽了娘的回答, 好似晴天一聲炸雷, 毫無思想凖備的朱耀宗頓時被擊倒了, 撲通一下跪在娘的面前……
「娘, 這千萬使不得. 您改嫁叫兒的臉面往哪兒擱? 再說, 這是「欺君之罪」難免殺身之禍啊!」

朱母一時語塞, 在兒子和戀人之間無法做到兩全其美. 
原來, 朱耀宗八歲時喪父, 朱母陳秀英強忍年輕喪夫的悲痛, 她見兒子聰明好學,讀書用功, 特意聘請有名的秀才張文舉執教家中.由於張文舉教育有方, 朱耀宗學業長進很快.朱母歡喜, 對張文舉愈加敬重. 朝夕相處, 張文舉的人品和才華深深打動了陳秀英的芳心, 張文舉對溫柔賢惠的陳秀英也產生了愛慕之情, 兩人商定, 待到朱耀宗成家立業後正式結婚,白首偕老. 

殊不料, 這樁姻緣卻要被蒙在鼓里的朱耀宗無意中攪黃了, 出現了這樣尷尬的局面.
解鈴還須系鈴人. 正值左右為難之際, 朱母不由長嘆一聲:「那就聽天由命吧!」
她說着隨手解下身上一件羅裙, 告訴朱耀宗說: 
「明天你替我把裙子洗乾淨, 一天一夜曬乾, 如果裙子曬乾, 我便答應不改嫁; 如果裙子不干, 天意如此, 你也就不用再阻攔了.」
這一天晴空朗日, 朱耀宗心想這事並不難做, 便點頭同意.
誰知當夜陰雲密佈, 天明下起暴雨, 裙子始終是濕漉漉的, 朱耀宗心中叫苦不迭,知是天意. 
陳秀英則認認真真地對兒子說:
「孩子, 天要下雨, 娘要嫁人, 天意不可違! 事已至此, 多說無益.」
朱耀宗只得將母親和恩師的婚事如實報告皇上, 請皇上治罪. 皇上連連稱奇, 降道御旨: 「不知者不怪罪, 天作之合, 由她去吧.」

從此, 人們便把「天要下雨, 娘要嫁人」這句話, 用來形容天意如此, 誰也逆轉不了的事情. 原來「天要下雨, 娘要嫁人」背後還有這樣一個故事, 看完很感慨, 也長見識了! 

良渚古城的重大文化意義 | Friedrich Wang

浙江良渚古城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這其中有非常重大的意義。首先等於是宣告長期以來的上古黃河文明中心論到此結束,多核心發展論更加得到確定。而且這個文明距今4500到5300年前,比安陽小屯的殷墟要早1000年以上,也等於是正式宣告「中國文明五千年」是貨真價實,一點都不誇張。

良渚古城模型,陈列于良渚博物院。

良渚文明,上承河姆渡文明,下啓馬家濱文明,以稻米、玉器、宮殿、村鎮、陶器、飼養豬狗⋯⋯為主要的表現。面積超過10000平方公里,已經有複雜的社會結構和政治組織,是一個標準的上古城邦國家,而且綿延繁榮800-1000年以上。

從長江上游的三星堆,中游的盤龍古城,到下游的良渚文明,長江流域的古文明在內容與文物的水平上,其實已經可以宣告明顯超越黃河流域。在這100年來的發掘,實在是一個徹底顛覆數千年來認知的大事。中國文明一定在上古時代發生過一次南北軸心對調的大事,這還需要繼續加以研究。

自古以來,越國就自稱是大禹之後。大禹相傳也數度到會稽,最後也是死在了南方。一直以來我們都找不到夏朝在黃河流域的遺跡,難道其實都找錯了地方?

良渚古城莫角山遗址土台

「五四」百年看兩岸 | 郭譽申

「五四運動」至今剛好一百年,大陸高調舉行「紀念五四運動100周年大會」,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出席大會並發表演講。對比之下,台灣的民進黨政府既然要「去中國化」,自然沒什麼重要的紀念活動,卻由民進黨發出聲明,批評中共刻意簡化五四運動為愛黨愛國的民族主義訴求,避談當年青年反抗傳統權威、塑造獨立思想人格和追求民主、科學的呼聲。

五四運動發生於1919年(民國八年)5月4日,無疑是一學生愛國運動。廣義的五四運動則是指自1915年中日簽訂《對華二十一條要求》到1926年北伐戰爭這段時間,中國知識界和青年學生反思及批判傳統文化,追求西方的民主和科學,及探索強國之路的許多文化活動,也被稱為「新文化運動」。廣義的五四運動對於中國文化,從傳統轉型到現代,非常重要。新文化運動的兩位最重要人物,胡適和陳獨秀,分別提倡自由主義和馬克思社會主義,而陳獨秀正是中共的創黨者。

民進黨自己不紀念五四,根本沒有立場批評對岸紀念五四,就像你自己不紀念抗日戰爭,怎有立場批評對岸紀念抗日戰爭及強調中共對抗日戰爭的貢獻?老蔣當年搞「中國文化復興運動」,還知道主導中國文化傳承的重要,民進黨既「去中國化」,對中國文化已全面放棄,還談什麼五四?

民進黨批評中共刻意窄化五四運動為愛國愛黨的民族主義訴求,相當程度說的沒錯,但是台灣有比較好嗎?在此是說台灣,不僅民進黨而已。前幾天,台灣媒體刊出不少五四的應景紀念文章,很多都是知名學者和作家之作,筆者盡量讀了一些,這些文章普遍大談民主、科學、自由主義、胡適,提到馬克思社會主義、陳獨秀的卻少之又少,台灣對五四哪有比較開放?不僅看這幾天,筆者常讀兩岸有關政治、社會書籍,大陸書籍提到胡適的遠比台灣書籍提到陳獨秀的多啊!台灣人常批評中共限制出版自由,那麼台灣的出版自由則是被媒體自我閹割了,當然媒體可以歸咎於市場競爭。

其實出版自由、言論自由幾乎都是不可能達到的理想,五四當時因為中國極度衰弱,舊思想完全崩潰,因此能無差別地引進各種世界新思想,形成極少有的出版自由、言論自由的時代。當一個國家社會已有主流意識形態,其他思想自然無可避免地被限縮,例如今日美國、台灣自然大談自由民主,少談社會主義,而大陸則多講社會主義、儒家傳統,少講自由民主,都不可能重現五四的百花齊放了。

五四當時的兩大主要思想,自由主義和馬克思社會主義,正是今日美、中的主要意識形態,仍顯示五四的重要性。五四當時和隨後的幾十年,主義之間的衝突非常尖銳火爆,形成美、蘇之間的冷戰和全球對抗。現在主義之間的衝突比較緩和,美國在資本主義基礎上也採行一些社會主義政策,而中國在社會主義基礎上也採行一些資本主義、自由經濟政策,都是可喜的現象,不過美、中的長期競賽則是難免的。

我的無神論和泛神論 | 杜敏君

我是無神論,其實無就是有,甚至比有還大,也可說是泛神論。

在輔大擔任共黨理論課程的時候,上馬克思唯物史觀,談到馬克思的唯物哲學,馬克思是以費爾巴赫的唯物論為基礎,以黑格爾的辨證為方法闡釋歷史唯物論,也就是唯物史觀,共產主義的發觴是原始社會,是唯物的,但是進展到最後的共產主義社會是科學的,科學是唯物,但是黑格爾的辨證過程是屬於哲學的,所以到最後科學解決不了的問題,只有以哲學來解決了。

人類是萬物之靈,雖然人猿與人都是靈長類,但是最大區別在人類有思想、有智慧、有性靈,性靈是唯心的,宗教是屬靈的,所以人類於宗教的信仰中追求性靈的依託,得到滿足。
許多宗教能顯靈,是科學無法解決的。
宇宙的大是無限的,稱為天際,無遠弗屆便是虛空,虛是無,我們既然有這無的概念,就證明無是存在的,既存在就是有啊,相反相成,無限同時也是有限。所以生即是死,有生才有死,無生就無死,以相對論而言,有生才有死,死後必有生,這是宇宙循環的道理,也就是輪迴的道理。

過去毛澤東反對宗教,認為宗教是鴉片煙,是迷信而迫害宗教,是錯誤的;現在的中共對宗教採取開放態度,是正確的。

我不信任何宗教,被認為是無神論,其實也是錯誤的,我不受任何宗教的規範與約束,但是並未認定宇宙中沒有神,如果沒有神,天地有規律的運行,恆星不停的自轉,行星除自轉外還要繞著恆星公轉,而有春夏秋冬,一分一毫都不差,而衛星又要繞著行星轉,然後隨著地球繞太陽的公轉移動位置。
這麼複雜而規律的天體運行如果沒有萬能的神的主宰是不可能的。

但是神只有一位,不是專屬於某一個宗教。
譬如基督教約翰福音三章16節說:「上帝說,你們都是我的兒子,凡信靠我的必得救」。
問題來了,很多人沒有機會接觸到基督教,或未信耶穌,就無法得救了嗎?
神只解救耶穌的信徒嗎?一個偉大的真神,祂的愛是那麼偏狹嗎?
所以我認為神只有一位,以寬大無比的形影化身每個宗教,救贖全部人類,包括心中無神的人。

庶民版典範轉移 | 劉廣華

這兩天有幾件看似不相關的事情卻都指向同一個概念,覺得很有趣!

先是學校老師在FB貼文回憶童年使用手搖電話,打電話之外還有接線生可以聊天,這種電話我都沒用過,只在電影裡看過。

其次是CNN製作的趣味新聞,製作單位找了兩個美國青少年讓他們使用轉盤電話,結果兩個酷哥撥弄半天一頭汗,還是不知怎麼用?

再一個是艾倫秀的主持人Ellen DeGeneres對兩個5、6歲小朋友誆稱傳統打字機是舊式電話,小孩半信半疑,但也試著按字盤鍵撥號。

大笑之餘,想到典範轉移。

典範轉移是美國學者Thomas S. Kuhn最早提出來的,用以描述科學範疇從基本理論到應用上截然不同的突然改變;後來除了自然科學之外,從人文藝術設計社會到企管等所有學門幾乎都引用到了這個概念。

例子很多。

自然科學上像是托勒密的地球中心說轉化到哥白尼的太陽中心說;牛頓傳統力學轉化到愛因斯坦的相對論,這都是革命性的典範轉移。

因典範轉移造成產品迭代的例子多不勝數,從螺旋槳飛機到噴射機;從碳粉複印到光學影印;從黑膠唱片、卡帶、到雷射唱片;從要用底片的傳統相機到不需底片的數位相機;從Nokia、黑莓機等傳統手機到智慧手機。

記得以前看錄影帶,Beta帶跟VHS帶為爭市場主導打得血流成河,而今安在哉?連錄影機都沒人用囉,這才幾年前的事?

連傳統媒體也沒落了,現在除了在便利商店,我生活周遭基本上看不到紙本的報紙或雜誌;看新聞在網上看,連電視都少看了,YouTube倒是看了不少。

經濟發展模式也在變;從製造經濟、創新經濟、到共享經濟;產品銷售也是從傳統供應鏈,轉為平台,再轉為生態網,典範一個接一個的更換轉移。

政治層面亦然,民主早成民粹;政治人物更是有卡通化的傾向。

從規規矩矩提政見建立聲譽精明幹練端莊傳統政治人物形像,到現在傻笑搔頭吃滷肉飯戴兔兔帽賣萌裝可愛的網紅形象。

個人通訊的習慣也在轉移;像我就已經好一陣子不接只有號碼的陌生電話了,只接有名有姓有照片或是社交通信軟體的免費電話。

連上課方式都變了,我上課早已不寫板書,只用PPT,交作業也基本不收紙本了,改作業直接用Word追蹤修訂或是PDF的標註功能,少砍了很多樹。

典範轉移下的科技發展有其便利,麻煩也很多。

像我現在只剩簽名時會毫不猶豫的書寫;其他如果需要用筆書寫大段文字時,往往寫幾句就要停頓下來,猶疑的看著手底下陌生的筆劃,懷疑著這部首到底在左邊還是右邊?是個不用鍵盤就不會寫東西的意思。

親友電話完全背不起來,只會對著人頭圖像按;兩位數以上的加減乘除一定要用計算機;不看日曆完全想不起來明天要幹什麼;腦中知識片段破碎,有想起什麼的話,關鍵字谷歌一下即可,完全不需記憶。

我覺得我10年後一定會得老年癡呆症。

台灣人學歷高卻不讀書 | 郭譽申

今早讀到,聯合報「願景工程」發表「107年民衆閱讀行為」的調查,逾40%受訪者,過去一整年沒有閱讀書籍,包括紙本書和電子書;在有閱讀紙本書的人中,將近一半(47%)的人每週花不超過3小時於讀書;結論是:現在的台灣人是「滑世代」,平常只滑手機,很少讀書。對於筆者這種愛讀書的人,覺得蠻遺憾的。

另一方面,台灣人普遍擁有高學歷,年輕一輩幾乎人人上大學,而碩士、博士也到處都是。然而學歷高的人何能不讀書?顯然地,很多人在攻讀學位時當然要讀書,獲得學位以後,就不讀書了。對於這些人,讀書只是獲得高學歷的手段,他們並不真喜歡讀書。

中國自古以來就重視知識,尊重讀書人,因此「士農工商」,士為四民之首,並有所謂的「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因為重視知識,尊重讀書人,中國的文化一向昌盛,在過去的大部份時間,領先世界其他地方。然而到了近代,尤其是現在台灣,「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變質成了「萬般皆下品,唯有學歷高」,大家只追求高學歷,卻不愛讀書,優良的傳統觀念變得虛有其表了,令人嘆息。

雖然現在除了讀書,也能從媒體、網路上獲得知識,媒體、網路上的知識多半比較片斷而真假難辨,不像書籍裡的知識比較完整,有充分的證據和論證,媒體和網路上的資訊因此不能取代書籍。電子書等同於紙本書,而可以取代紙本書,不過不愛讀紙本書的人也不會愛讀電子書。

離開學校以後,人為什麼還要讀書?首先是自我滿足,古語所說的「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更重要的,如暢銷書《世界是平的》所述,現代世界是沒有界限、隨時在改變的,任何遠方的改變都可能影響我們,只有不斷讀書才能隨時更新知識,瞭解這個持續變動的世界,保持個人的競爭力。

在現代民主社會,讀書不只是個人修為,更是社會進步的原動力。在過去威權時代,掌權者決定國家社會發展的方向,一般民眾自然遵從執行,只要掌權者能瞭解世界、選對發展方向就夠了。對比之下,在現代民主社會,每個人對國家社會的發展方向都可以有意見,都可以多少影響政府的政策。換句話說,任何政策都需要有共識,好的政策需要有方向正確的共識,而方向正確的共識取決於全民愛讀書、有知識,能正確瞭解變動的世界。

台灣自從民主化以後,經濟、社會各方面進步有限,很多政策或是無法推動,或是方向不正確,其根本原因恐怕正是全民不讀書,沒有充分的知識,不能正確瞭解變動的世界所致。很多人沒有獨立思考判斷的知識和能力,很容易被少數政治人物牽著鼻子走,該反對的反對,不該反對的也反對,導致台灣一事無成。

為什麼台灣人多有高學歷,卻不愛讀書?主要原因大約是,「考試掛帥」造成學生為了考試而讀書的價值觀,不考試就不讀書,考試掛帥所導致的填鴨式學習常扼殺學生對於讀書的興趣。要改變考試掛帥的教育方式,就如上述,需要全民認知的改變和共識,但願本文能對此有點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