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是無法竄改的 | 藍清水

民進黨為了搞台獨,想方設法「去中國化」。從改課綱著手,把中國史放到東亞史;把清朝統治臺灣兩百多年的歷史縮減到與日本五十年殖民史同樣的篇幅;把劉銘傳在台灣施行的現代化成績抹掉,統通歸功於日本。

殊不知中國第一個有路燈的城市就是劉銘傳治理下的台北府,福州到台北的海底電纜是劉銘傳時代鋪的;自來水的鋪設,中國第一個女性學堂,都是劉銘傳在台北設的,基隆到新竹的鐵路是劉銘傳時代完成的,…。劉銘傳才是台灣現代化之父。

民進黨政府透過大量修復日據時期建築物,甚至把桃園忠烈祠搞得像日本神社,希望把清朝,把中國在國民的腦袋裡消滅掉;前幾年我的老師陳其南教授當故宮博物院院長時,又要把故宮博物院改成東亞博物館,最近故宮南院正在展出明朝嘉靖朝的瓷器展,竟然為了去中國化而叫做「一個道教皇帝對瓷器製作的影響」展。真不知還要變出甚麼花樣來?

國民黨專政時期,也曾大量掩飾真實歷史,譬如,「四六師大事件」、「山東流亡學生案」、「二二八事件」、「清鄉運動」等,對臺灣本省、外省菁英的迫害。問題是,真實的歷史能掩蓋得了嗎?一旦,歷史事實都被一一揭露後,民怨反而更大、仇恨更深。這大概是國民黨始料所未及的吧!難道民進黨不想引以為鑑嗎?

我甚為推崇中壢區的無黨籍市議員候選人毛嘉慶所說的:「政治脫離民生就是騙術」。真是一針見血。奉勸執政黨把精力放在民生問題上,讓老百姓過上安和樂利的生活,別那麼辛苦搞民粹、搞意識形態啦!

林肯說:「你可以欺騙多數人於暫時,你可以欺騙少數人於永久,但你不能欺騙多數人於永久。」

選舉大勢底定 | Friedrich Wang

再說說選舉,我們單純看兩大黨。

以國民黨來說,在北部跟中部都可能獲得大勝。

如果沒有意外,基隆、台北、桃園這三個城市都將收回,也應該可以保住宜蘭,以及新竹縣,新北市也將獲得勝利。而台中盧秀燕的得票,筆者認為甚至有可能超過6成,將會是壓倒性勝利,另外在彰化、南投、雲林也都將獲得勝利。反而是長久執政的苗栗縣很可能會丟掉,將由脫黨的無黨籍者有驚無險獲勝。整個東海岸也都將由國民黨繼續執政,基本上沒有懸念。

南台灣的嘉義市可以保住,但現在的重點應該是加強猛攻南台灣的屏東。據筆者前幾天夢見的民調,屏東的差距現在最多4%,已經接近誤差範圍。屏東已經由民進黨執政將近30年,果然成效良好,成為全國最貧窮的農業縣!看見故鄉如此,讓人感覺無言以對,屏東人不醒嗎?

民進黨,現在看起來大概只有高雄、台南、嘉義、屏東、澎湖,這五個地方比較有把握。台北,大概已經不用指望。

貓女王集團不可能束手就擒,肯定還是會全力保住新竹,另外也不會放棄桃園。新竹雖然地方不大,但是在台灣的地位重要,最近這20年人口結構大量更新,在這裡執政已經8年的民進黨當然捨不得丟掉這個地方,況且這是柯建銘的地盤。另外苗栗也不是沒有機會,但總的來說,這一次選舉,敗局基本上已注定,北部的桃園、基隆丟掉的機會很大,被保住的高雄、台南這兩個城市注定將在未來持續沒落,前景大概只剩下老人與海。

這一次選舉的關鍵因素就只有一個:疫苗以及防疫問題。貓女王政府在這兩年多的疫情當中,表現荒腔走板已經不待多言,傲慢、自私、低能,滿嘴謊話,置民眾生命於不顧,甚至涉嫌中飽私囊。前天陳時中還在說「民眾的誤解,讓我感覺很痛苦」,而筆者卻想問他:這兩年失去自己親人的民眾難道不痛苦嗎?因為你們擋住疫苗造成的生命損失又有誰來負責?你可以牽著人妻去喝酒吃飯,台灣卻有1萬多個家庭在這兩年辦喪事,這是何等的悲哀的事情?

未來還剩不到兩個星期,當然還有可能有變數,但總的來說,這個結構應該已經難以撼動。至於最後結果怎麼樣?我們就靜靜觀察吧。

選情逐漸明朗,將如何? | Friedrich Wang

以目前的態勢來看,未來這三個多星期如果沒有重大的事件發生,民進黨將在這一次的地方選舉之中大敗。

目前看起來只剩下嘉義、台南、高雄、屏東還算是有些把握,其他地區可能是一敗塗地。而事實上,上述四個地區這些人也不見得有絕對勝算,高雄、屏東目前的差距,據筆者這幾天做夢得到的結果,也在日漸縮小當中,尤其是屏東。

很多人認為民進黨這一次大敗之後,貓女王會丟掉黨主席,但是我認為可能性反而不大。目前,這個黨是創建30多年來最虛弱的時候。這裡所謂的虛弱指的是黨機器蒼白無力,已經被少數人把控。簡單說,這個黨進行改革的機會已經很低,早就失去過去的活力,所以就算大敗現在的領導核心應該也不會換,因為無人可換。

但是這並不代表國民黨會在2024穩操勝券。國民黨的虛弱,時間更漫長,而且到今天還是深不見底。前幾天老韓提出來的所謂在野勢力統合的想法,基本上是2024唯一獲勝的關鍵,相信這一些藍色人心裡面也有數。但是以他們過去的性格,看來是做不到。

簡單講,選舉已經不能夠為台灣社會帶來什麼新的可能性。台灣內部自我提升與調節的能力早就消失殆盡,只能是一潭死水。

安居樂業 vs 自由民主-一個老民進黨的忠告 | 藍清水

我竹中同班,畢業於政治大學經濟系的某同學,年輕時投入黨外運動,既出錢又出力,是民進黨創黨黨員之一。他既未擔任黨職也沒有想謀一官半職,心中想的便是從國民黨的高壓之下爭取民主與自由,卻在十幾年前離開民進黨,不再談政治,然而蔡英文上台之後,他卻又關心起政治來,且對蔡政府多有批評。

之前,我對鄭寶清為了要找回民進黨的核心價值退黨參選,頗為讚許,並以之詢之於同學。不意,同學卻回答說:鄭寶清若是被提名,就不會用要找回民進黨的核心價值這種冠冕堂皇的話,來作為脫黨參選的理由。

他觀察蔡政府的兩岸政策,認為逐漸把台灣帶到戰爭邊緣,於是他開始備糧、備物資,並在鄉下買了房子以便疏散用,並勸我也要有所準備。

他每隔一段時間,便會將觀察局勢的心得與我分享,每回必定說:民進黨愈來愈離譜,愈來愈邪惡。我很訝然,為甚麼一個催生並參與民進黨創立的人,會有這樣的評論?

今天,他又在line裡傳來:「安居樂業比自由民主更重要」這麼一句話。我仔細想了很久,為甚麼有人說:「不自由,勿寧死」。原來,人是分等級的,對於衣食足,精神生活也很豐富的人而言,若沒有自由,就會窒息;然而對於追求三餐溫飽的人而言,活下去才是首要。

如我這種靠19,697元勞保退休金(據報導目前勞保退休基金大虧數千億,聽到後驚心動魄)+ 627元國民年金過退休生活的人,其實安居樂業才實在。若是台海發生戰爭,則不但無法安居樂業,且一切將化為烏有。

安居樂業比甚麼都重要!

今昔新聞自由比較 | 藍清水

民進黨從黨外時期便為爭取民主、自由而與國民黨鬥爭,而最能體現民主自由的便是言論自由。其中又以新聞自由最被看重。因此,民進黨強力要求黨、政、軍退出媒體。國民黨雖然不捨,卻也從善如流地將媒體民營化。

執政者掌控媒體,則可肆意的洗腦百姓,就如早期的國民黨透過中央日報、中華日報、青年戰士報、中廣、中央電台和中視、華視等媒體,灌輸黨國思想,黨儼然是國的複合體。

民進黨在阿扁第一次執政時,便發現掌握媒體或者箝制媒體,對於執政者有諸多方便,因此曾有關閉TVBS的念頭,可是最終還是抵不過輿論的壓力而罷手。蔡英文政府是阿扁政府的進化版,凡是當年阿扁總統想做而含恨放手的,蔡政府挾其國會多數的優勢,一個個實現了。其中最徹底的應該是對司法與媒體的掌控。

國民黨專權時代,雖然有公論報、民眾日報、自立晚報扮演烏鴉,但發行量有限,影響亦受侷限,只能說聊備一格。現在,臺灣媒體的倒向民進黨與解嚴前的國民黨時代的媒體只聽國民黨的話,幾乎如出一轍。不過國民黨對媒體的反對言論僅止於停刊數日以示警告,尚不敢大膽到像民進黨關閉中天電視台或者藉系統台以不符商業利益之說,想把TVBS電視台排擠到後段頻道的作法。兩相比較,國民黨對民意、對輿論尚有顧忌,民進黨呢?

兩黨對輿論的態度,可以從以民國六十八年八月十七日的中央日報社論《孫院長談輿論》中看出端倪。當日的社論說:「…孫院長說,近來輿論對政府,似乎批評比讚揚的多。他認為這是一個好現象,因為讚揚的話說多了也沒意思,而批評卻對政府施政有幫助。因此,孫院長特別提示各部會首長,應當重視輿論,聽一聽輿論的批評。由此可見,孫院長對輿論界期望之殷切。…」。

解嚴前的國民黨對輿論是如此態度,自稱民主進步的民進黨呢?

林智堅與夏立言揭開了台灣民主的傷痕 | 龔建偉

說起民主,許多人會對台灣的民主津津樂道,甚至聲稱台灣是「華人民主燈塔」。這些人的證據有許多,經濟學人智庫的「民主指數」、自由之家的「世界自由度」均將台灣列於前列,仿佛台灣的民主完美無瑕,不容置疑一般。但台灣的民主是否真的如此完美?不,林智堅的論文門為我們徹底揭開了真相—台灣的民主早已傷痕累累,這些傷痕或許並不顯著,但影響卻異常深遠。

民主是什麼?用維基百科的話說,民主意味著人民擁有平等參與公共政策的參與權。換句話說,人民有資格、有能力對公共政策進行討論並且最終以多數民意決定公共政策,這是民主的核心價值。也就是說,民主強調的是「價值」問題:怎樣的公共政策是好,怎樣的是壞?多數人更喜歡怎樣的公共政策?在討論價值之前,「事實」理應是存在共識的。

2012年的美國大選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在這次選舉中,歐巴馬健保是一個核心議題,競選雙方對此互有攻防,但在攻防的同時,雙方大多數時候都不會扭曲歐巴馬健保的基本內容,也極少「無中生有」,把本來不屬於歐巴馬健保的內容說成是歐巴馬主張的。在一個健康的民主社會中,這理應是常態,任何討論都應當基於事實而非謊言,這是國小生都明白的道理。

但民進黨近年來並不這麼認為。自2018年大敗之後,民進黨似乎就已經意識到了常規選戰很難贏,畢竟他們做的確實太差勁,於是他們想到了新招數(很可能也並不新,只是開始大規模運用),那就是指鹿為馬。遇到批評者,不分青紅皂白先「抹紅」「抹黑」,無論事實真相如何,只需通過媒體給人民這種印象便可。而在遇到四大公投的時候,他們便玩出了「萊豬」變「美豬」的把戲,其本質仍然是一樣的,那就是用謊言取代事實,進而贏得選戰。

這種把戲當然會被人戳穿,但一般選民並不是那麼有感,畢竟萊克多巴胺也好,三接也罷,這些東西離我們的生活實在太過遙遠,許多選民或許對民進黨的宣傳直接「聽而任之」,並不會深究事實真相如何。但到了最近,事情就大條了。

林智堅到底抄襲沒有,如今已經一目了然,即使是許多同屬綠營的政治人物,此次也同樣護航不下去。無論民進黨怎麼顛倒黑白,台大論文四十趴以上和中華大學九十趴以上的重複率是擺著的。在台灣民意基金會此前民調當中,居然只有一半多一點的民進黨支持者認為不應該換堅,可見連「死忠」都已經對民進黨此次的指鹿為馬產生了動搖。更何況這份民調是8月8-9日做的,8日的時候台大審定結果並未公布,因此民調時間本身對林智堅可能還比較有利。在這種情況之下,「死忠」都已經如此動搖,更何況一般人呢?

林智堅陣營給出的證據更是笑話。律師的所謂「用論文轉移中共注意力」直接被同黨立委陳亭妃切割為「個人言論」,林本人在半夜0:30給台大的郵件也被英系立委蔡易餘認為「不能這樣講」。可以說,民進黨顛倒黑白了這麼多次,這是最為露骨,也是最為可恥的一次。民眾在過去或許確實不知道藻礁為什麼要保護,和三接又有什麼關系,但是論文這件事呢?「抄襲是不對的」人盡皆知,林智堅的所有主張也都已經被台大和中華大學一一反駁,證據又是如此的可笑,民眾怎麼會看不清事實真相?即使民進黨如今想要低調處理,民眾也絕不會忘記民進黨是以怎樣的嘴臉在護航林智堅,畢竟,他至今都沒有承認抄襲。

林智堅的風波還未過去,民進黨就又開始玩起了抹黑的老本行。夏立言訪陸分明已經向陸委會報備過,陸委會卻又在他前往大陸半個月後突然譴責他「傷害台灣利益」。這是多麼荒謬的行徑!他要見什麼人,行程如何早已向你報備過,你怎麼能現在才想起來所謂的「傷害台灣利益」?這到底是事實還是選舉操作可謂一目了然,但民進黨顯然不在意這些。

再看看陸委會的新聞稿吧,從頭到尾看下來,也沒能看出夏立言到底如何「傷害」了「台灣利益」。是啊,夏立言現在既不是政府官員,又不是民意代表,他能如何傷害台灣利益?他到大陸同台商、台生會見,難道這些台商、台生也是在配合夏立言「傷害台灣利益」?說到底,民進黨給夏立言的罪名就好像秦檜陷害岳飛一般,「莫須有」三個字就是最大的罪名!

台灣民主的傷痕就是這樣產生的。民主如果想要良好運轉,離不開良好的政治文化。是基於事實討論的政治文化更好,還是基於謊言討論的政治文化更好?民眾需要事實真相,還是需要僅存在於網軍與部分媒體口中的「平行時空」?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這根本是不需要討論的問題,然而近年來,上述問題確實變得值得討論了。

美國可以說是最為典型的受傷者。前總統川普在敗選後日復一日地宣稱「大選被竊取」,認為拜登是依靠所謂的「拜登曲線」等才當選,哪怕這些說法荒謬異常,川普也基本輸掉了所有的選舉官司。然而川普的死忠確實相信這樣的說法,許多川普支持的,否認2020年美國大選合法性的共和黨候選人如今已經贏得了初選,很可能要在11月進入國會。美國大選的公共事務討論如今已經不再像2012年那樣能夠基於事實討論價值層面的東西,反而淪落到了要討論「選舉是否合法」這種一般在非洲國家才會存在的爭議上。這當然是民主的失落,但始作俑者是誰?

是為了權力無所不用其極的某些當權者。他們不甘心失去權力,所以他們要想辦法讓自己的死忠相信謊言。即使這毫無疑問會讓民主倒退,他們也毫不介意。對於他們來說,社會是否能夠有良好的討論公共事務的氛圍並不重要,民眾的生活如何也不重要,權力才是最重要的。為了自己的權力,良知、道德、信念……統統只不過是工具罷了。林智堅和夏立言就好像兩面照妖鏡,前者照出了民進黨為自己遮醜的無恥嘴臉,後者照出了民進黨栽贓對手的抹黑把戲。而歸根到底,民進黨這一切卑鄙的行徑都是為了讓他們自己不會失去權力。

所幸,近日民進黨的政治操作太過粗暴,許多台灣人也藉此警醒過來。人們發現一個外表光鮮亮麗的政治人物兩篇碩士論文均系抄襲所得,而民進黨居然竭盡一黨之力為他保駕護航。至於他所謂「做到了」的政績畫皮,也被花了足足12億修出來的球場所撕碎。再看夏立言,雖然民進黨沒有任何證據,但他們依然選擇把各種子虛烏有的罪名扣給了他和國民黨。只是民眾讀陸委會的新聞稿時難道不會起疑嗎?夏立言手裡握著什麼台灣利益能出賣給大陸呢?搞清了這個問題,民進黨厚顏無恥的嘴臉也就一目了然。

中華民國的民主絕不能如此沉淪下去,是時候讓民進黨知道,管制言論、指鹿為馬都是與民眾利益不能共存的邪路,回歸基於事實的討論才是正道。 (作者為香港浸會大學文學碩士)

蔡英文為了林智堅與台大對抗,誰會贏? | 郭譽申

台大學術倫理委員會審定認為,林智堅的碩士論文抄襲余正煌的碩士論文,林的國發所碩士學位因此被台大撤銷。林智堅不承認抄襲,緊急召開記者會,表示「真的感到很冤枉」、「是非可以這樣顛倒嗎?」,並且批評余正煌做人太不厚道、顛倒是非。

伴隨林智堅的喊冤,他的律師以及民進黨的網軍和側翼已經展開對台大校長管中閔、社會科學院院長蘇宏達的大肆攻擊,說他們傾向藍營、不中立公正,並且把論文抄襲案導向藍綠對抗,甚至抹黑台大是中共的同路人。然而,另一方面,民進黨裡一些要參加九合一選舉的政治人物卻開始與林智堅保持距離,以免選情被林拖累。

此時蔡英文總統在民進黨昨天的中執會上一槌定音,仍定調林智堅清白,要民進黨團結支持。蔡英文和民進黨決定與台大的論文抄襲判定正面對抗了。誰會贏?

先看學術界。管中閔、蘇宏達過去是比較傾向藍營,然而他們都是學者性格遠多於政治性格的人,綠營網軍卻把他們抹黑成眼中只有藍綠的政客,真是厲害、惡毒!譬如蘇宏達在學倫會審定前就說林案是「醜聞」,何錯之有?論文抄襲就像皇后的貞操,只要成案、被懷疑,就是醜聞。這是學術界應有的高標準,哪能像政治界那樣黑白不分?

雖然管中閔、蘇宏達過去比較傾向藍營,大學裡,如台大學倫會,都是教授合議投票制,不是管、蘇一兩個人能夠左右的。平心而論,台大教授看來是親綠的比較多,因此才有「卡管案」,並且對管擔任校長頗多掣肘,才讓管中閔心灰意冷,放棄續任。民進黨的網軍和側翼抹黑比較親綠的台大,實在是說不通的,就只顯示其唯我獨尊的心態。

台大判定林智堅抄襲,是意料中事,因為學者教授雖然難免有意識形態,但是更在乎學術倫理和學術品德,而且水準愈高的學者教授愈在乎,不會讓意識形態影響學術獨立和學術審查。譬如一向親綠的教授賀德芬、鄭秀玲等都挺身而出,質疑林智堅的碩士論文。(陳明通是少數的例外,他已經是政客,算不上是學者教授。)

這讓我想起約三十年前、政黨輪替前的一件相關往事。當時我擔任中研院資訊研究所的主管,所務會議通過要聘任一位剛獲得博士的留學生,然而院人事室卻通知我,該留學生在美國期間積極參與很多台獨活動,因此建議我擱置或延宕此聘任案。我雖然反對台獨,卻告訴人事室,我們只管受聘人的學術表現,不管其政治傾向。這位留學生於是順利進入研究所,多年來表現優異,現在也擔任主管了。

學者教授雖然有意識形態,但是更在乎學術倫理,不會讓意識形態影響學術審查。因此蔡英文和民進黨在學術界是不可能贏的。

蔡英文大概認為,多數民眾沒有碩士學位,不了解碩士論文該如何。民進黨只要大力宣傳,事件是選舉抹黑,最後總能搞成「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這樣蔡英文和民進黨就贏了。

老百姓會相信蔡英文和民進黨還是台大?蔡英文和民進黨的誠信形象如何能跟台大和台大教授比?蔡英文真是獨裁久了,喪失自知之明,自以為唯我獨尊,足以壓過台大的抄襲判定!論文抄襲顯然不是政治問題,而是誠信的基本價值,是無關藍綠對抗的。民進黨抹黑台大和台大教授,是不可能得逞的。筆者相信,台灣人最後大多會選擇站在台大這一邊。

雖然林智堅多半不會接受,我還是要勸告他學學國民黨的李眉蓁議員。李被揭發碩士論文抄襲後迅速認錯,現在她在重新念碩士班。知過能改,善莫大焉!等她光明正大的重新獲得碩士學位,就能洗刷她論文抄襲的恥辱。林智堅,跟李眉蓁一樣也很年輕,快點認錯回頭吧!

民進黨不怕林智堅拖垮全台選舉? | 郭譽申

林智堅的兩篇碩士論文都涉嫌抄襲,而且證據相當明確。事件爆發快一個月了,林始終不承認抄襲,而民進黨自始力挺林到底。這跟2020年李眉蓁和國民黨面對李的碩士論文抄襲指控完全不同。民進黨為何力挺林智堅?不怕被林拖垮全台的選舉嗎?

一、蔡英文自己的博士論文和畢業證明不清不楚,沒有立場要求林智堅的碩士論文清白無瑕。

二、民進黨的支持者都很死忠,不論林智堅是否被判定抄襲,他們最後仍會歸隊支持民進黨推出的候選人。

三、中華大學的董事長李妍慧現為新竹市議員和民進黨發言人,她主導下組成的審議委員會,其判定可能有利於林智堅。

四、民進黨在台大已經掌握「大學自治」的大多數,連不合意的校長管中閔都幹不下去。台大的學術倫理委員會可能做出有利於林智堅的判定。

五、台大學術倫理委員會的召集人蘇宏達院長在一封寫給全院學生的內部信中指此案是「醜聞」,被民進黨指控為「未審先判」。若學術倫理委員會做出不利於林智堅的判定,民進黨就可以抹黑蘇宏達和學術倫理委員會的判定不公正。

六、林智堅是「小英男孩」,又是六都候選人中最年輕的,代表民進黨的重用年輕人,很有指標意義,因此非保不可。

七、林智堅涉嫌抄襲論文,其指導教授陳明通視而不見,有不可迴避的責任。尤其事發後,陳明通為了幫林智堅護航,竟犧牲林的學長余正煌,辯稱是先畢業的余正煌參考了林智堅論文的初稿!林智堅若有錯,陳明通的錯更大,已不適任國安局局長,影響國家安全。

八、陳明通自1995年迄今共指導173位碩博士學生,其中包含許多綠營政要,如:桃園市長鄭文燦、屏東縣長潘孟安等等。這些碩博士論文中僅有8篇公開其電子檔全文,其他的都不公開,很啓人疑竇。若陳明通和林智堅承認錯誤,將沒理由不追查這些碩博士論文,然而追查這些論文,很可能損傷許多綠營政要,因此陳明通和林智堅絕不能認錯。

九、多數民眾沒有碩士學位,不了解碩士論文該如何。民進黨只要大力宣傳,事件是選舉抹黑,最後總能搞成「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對民進黨的選舉損害有限。

民進黨有這麼多力挺林智堅、陳明通的理由,就繼續拗吧,我們旁觀者只能等看選舉的結果。

只要民進黨存在一天,就沒有和統可能,只會武統! | 劉得福

我的基本觀點:
兩岸和平統一,符合兩岸中國人最大利益,符合全中華民族最大利益,符合全台灣人民最大利益。
兩岸永久分裂,符合台獨分子最大利益,符合萬惡民進黨最大利益,符合美、日最大利益。
所以,不論是站在台灣立場,站在大陸立場,或站在中華民族立場看,兩岸中國人最大的敵人,是台獨分子,是萬惡民進黨,是美國,是日本。
中共的敵人是台獨分子,不是台灣人,台灣的敵人是台獨分子,而不是中共,更不是中國,因為我們就是中國,對岸也是中國,兩岸同屬一個中國,這個中國是全中華民族共同構建的中國。

和平統一,根本不用指望

我很好奇,中共至今對台灣如此如火如荼搞「去中」「去蔣」,披著中華民國外衣,肆無忌憚搞台獨,還沒出手?對台獨民進黨政權還存和平談判幻想?這讓我太好奇了!

我認為不論民進黨是在朝或在野,台灣只要有民進黨存在一天,就不可能有和平統一,只會走武統的路。因為民進黨政客們本質就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而且敵視中國,敵視中國人,所以,執政時,仗著美日暗助,甘作美日走狗,搞台獨都來不及,根本不可能和大陸進行和平統一的談判,而民進黨在野時,更不惜代價,焦土對抗,阻止任何政黨與大陸進行兩岸和平談判。

兩岸想要和平談判,唯一的一條路,就是兩岸聯手先消滅台獨和民進黨,然後兩岸才可能坐下來和平談判,否則,台獨和民進黨是不可能讓台灣的任何人和中國大陸談和平統一的,我奉勸北京當局死了這條和民進黨談統一的心吧,即便哪一天民進黨喊出「兩岸一家親」,也是情勢所逼喊出來虛與委蛇的,民進黨徹底不可信。

只是,在國民黨如此軟弱,早被民進黨打趴在地,幾乎被消滅,哪來能力消滅台獨?兩岸聯手消滅台獨,等於靠中共來消滅台獨,那既然如此,中共消滅台獨後,就直接統一就好了,何必還跟國民黨談什麼?

我之所以感到兩岸和平統一無望的原因就在這裡,當馬英九在「馬習會」時錯失這個和平統一的最佳契機時,兩岸和平統一的最後機會就已經沒有了。

在我看來,「只要台灣不明著或公然搞台獨,大陸就不會打」,而蔡英文非常清楚這一點,早看穿中共的態度和紅線,所以採取「穿著中華民國的外衣搞台獨」,自從蔡上台以來,都稱「維持現狀」,但,實際上一上台就「改變現狀」,如火如荼,明目張膽,方方面面,大肆搞台獨。蔡搞台獨的不擇手段和急切,遠超過陳水扁和李登輝。我非常好奇,蔡英文的手法如此司馬昭之心,人盡皆知,為什麼北京當局看不出來?中共如此好騙嗎?我真想知道答案。

我以前一直認為兩岸統一沒有急迫感,兩岸經濟實力和國力的消長,加上大陸如此龐大的市場,兩岸終將因三通及經貿廣泛交流,及民間密切往來,再加上台灣從兩岸經貿上賺取的高額外匯順差,兩岸終將走上和平統一的談判桌,這不必急,假以時日,給予時間,若這一代因緣未足,就下一代再談。

但,我發現我錯了!這樣的理想根本不存在。因為這個前提是,台灣需要有一個想走向統一的領導人,而且還要夠有魄力,夠宏觀才行,但是顯然沒有。馬英九不夠宏觀且沒有魄力,而現在的蔡英文,根本是一路把台灣猛往台獨火坑裡送。兩岸統一是非常有急迫感的。

這卅年來,從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到蔡英文,除了馬英九之外,其餘都是要搞台獨,燒成灰都是台獨。而馬英九缺乏魄力不夠宏觀,只講過一次「終極統一」,被民進黨和國民黨本土派圍剿之後,就再也不敢提統一兩個字,連自己是中國人都不敢說了,即便是馬英九執政時代創造了兩岸有史以來最和平的關係,馬習會創造了兩岸最高領導人會面的記錄,但,馬英九沒有魄力,也不敢抓住這可以寫下歷史的契機,簽署兩岸和平協議。即便不能立刻簽署和平協議,連達成以兩岸最高領導人身份,共同聲明「兩岸同屬一中」,超越1992年「九二共識」都沒有,實在令人扼腕。

再加上現在的國民黨高層,更是只想偏安,根本不想統一,不僅絶口不說「我是中國人」,甚至還說「想要統一的人可以搬到福州、上海去住,不要連累2300萬人」,擺明了就是不想兩岸統一的獨台,加上現在國民黨被蔡英文抄家滅族、趕盡殺絶,幾乎已被打趴在地,根本自顧不暇,哪還有餘力想統一這件事。

綜上,民進黨猛搞台獨,國民黨無可寄望,兩岸想和平統一,根本不用指望。

兩岸統一有非常急切的急迫感

蔡英文無所不用其極的去中去蔣,篡改國父建國史,篡改抗戰史,否定八二三砲戰史,否定中國神明,處處對中華傳統文化進行刨根,對蔣公無所不用其極踐踏,下手之兇狠,前所未見,而國民黨卻不知不覺,毫不在乎,也沒有能力對抗,真是嗚呼哀哉。

而最讓我有統一急迫感的是,經過卅幾年的台獨教科書洗腦教育,台灣40歳以下近900萬受台獨教育的年輕世代,許多人都已
不知唐宋元明清是我歷史,
不知長江黃河五嶽三江是我河山,
不知自己是中華兒女炎黃子孫,
不知自己祖先來自中國大陸,
不知自己是中國人。
甚至仇恨中國人。

現在在台灣還有大中華國族意識的,都是1940-60年代出生的人,現在都已經是50歲以上的老翁了,都逐漸退休或凋零。再過幾年,主掌台灣社會的中堅,就再也沒有大中華意識了。這是兩岸和平統一的最大危機,也是我認為兩岸統一有非常急切的急迫感,已經不允許再等待再磋跎的最大原因。

在和統無望的情況下,現在武統,雖然「有大中華意識」的台灣同胞並不樂見,但眼見中華民國將被民進黨消滅,現已名存實亡,我們也沒有選擇餘地,與其讓台獨日寇倭奴把台灣從中國分離出去,拱手送給日本,不如中共趕快打過來消滅台獨和民進黨,統一台灣。只要武統打擊的對象是台獨和民進黨,不傷及無辜的善良台灣百姓,那也會得到我們的支持。

所以,在和平統一無可指望下,我一直非常贊成以「精準手術刀方式的武統」,亦即對蔡政權主要領導班子,以精準的方式,不傷及無辜,或對台灣人民最小傷害下,一夕之間肅清,完成統一。

如果等到這群有大中華意識和大中國情懷的台灣同胞都退休或凋零了,大陸才要想武統,面對的會是沒有大中華意識、沒有大中國情懷,甚至是仇視中國人的世代,大陸的武統,將被台灣人民認為是侵略,而不是統一。

對有大中華意識和大中國情懷的我們而言,武統是個很無奈但可以預見的結果,只怪國民黨如此不爭氣不成才,飼老鼠咬布袋,把大位交給叛徒李登輝,而之後不爭氣又無能的國民黨不肖領導人,對台獨的擴散不知不覺,無所作為,甚至還附和屈從,跟隨台獨民進黨起舞,錯失兩岸和平統一契機,導致今日局面,令人不勝唏噓!

祈 天佑中華!天佑台灣!

綠營製造平庸的邪惡 | Friedrich Wang

平庸的邪惡(Banality of Evil)最大的心理因素,是認為自己站在多數的一邊,所以自己如何做惡也只是多數中的一員,到時候依然可以說自己是無辜的,或者表示自己只是被發動而已。1450就是這種心態,無論自己怎麼霸凌別人都可以得到一種快感:我怎麼做都沒有關係,因為我只是很多人之中的一員,到時候算帳怎麼也算不到我。

當年參與猶太人大屠殺的納粹黨員,大部分的說法都是自己奉命行事,上面還有頂頭上司,或者還有很多其他罪行一樣嚴重或者比自己還要嚴重的人。所以怎麼做都不會有罪惡感,還是可以說自己無辜。

參加文化大革命的紅衛兵也差不多如此,反正那個時候去把老師拉去牛棚或者批鬥到死的學生一大堆,怎麼算也不應該算到我頭上,而且我響應的是偉大的領袖的號召,怎麼能算是有罪呢?

這種行為最後的結果就是把一個社會的文明徹底拉低,到了一種接近集體暴力下的野蠻狀態。

筆者在讀大學的時候就已經發現這個問題。為什麼有人可以在公開場合侮辱別人的父母、祖籍,甚至於直接說別人是豬,把別人的人格徹底踐踏?而且還強調這是言論自由,不需要負任何責任。就是因為這種平庸的邪惡,因為以為自己愛台灣、自己是多數,所以怎麼搞也不需要擔心,而被欺負的人根本沒有還手之力。綠色政黨就是用這種方式逐漸崛起。它讓許多人相信只要站在它這一邊就不需要畏懼法律,可以為所欲為,所以可以佔領立法院、攻佔行政院、可以羞辱國軍、可以行使所謂的抵抗權來踐踏法律,就連國家機器也拿我們沒有辦法。

網路時代之後資訊流通的速度更快。這種平庸的邪惡就可以利用網路平台快速串聯,迅速打擊或者誣蔑他所想要針對的對象。所謂的網軍,就是在這種情況之下崛起,在綠色人當權之後直接用國家資源來挹注,更是如虎添翼,所向無敵。

所以死了幾個小孩算什麼?有慢性病的老人通通該死。誰敢說很多孩子死了,那我就讓你人格破產,讓你在這個社會很難繼續生存。誰敢說我們這是做惡?我們完全是為了台灣!只要這個心態繼續下去,上面的人繼續鼓勵這一套,那台灣社會就談不上什麼文明,也只有持續墮落。

Hannah Arendt《平凡的邪惡:艾希曼耶路撒冷大審紀實》(Eichmann in Jerusalem: A Report on the Banality of Evil,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