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民進黨存在一天,就沒有和統可能,只會武統! | 劉得福

我的基本觀點:
兩岸和平統一,符合兩岸中國人最大利益,符合全中華民族最大利益,符合全台灣人民最大利益。
兩岸永久分裂,符合台獨分子最大利益,符合萬惡民進黨最大利益,符合美、日最大利益。
所以,不論是站在台灣立場,站在大陸立場,或站在中華民族立場看,兩岸中國人最大的敵人,是台獨分子,是萬惡民進黨,是美國,是日本。
中共的敵人是台獨分子,不是台灣人,台灣的敵人是台獨分子,而不是中共,更不是中國,因為我們就是中國,對岸也是中國,兩岸同屬一個中國,這個中國是全中華民族共同構建的中國。

和平統一,根本不用指望

我很好奇,中共至今對台灣如此如火如荼搞「去中」「去蔣」,披著中華民國外衣,肆無忌憚搞台獨,還沒出手?對台獨民進黨政權還存和平談判幻想?這讓我太好奇了!

我認為不論民進黨是在朝或在野,台灣只要有民進黨存在一天,就不可能有和平統一,只會走武統的路。因為民進黨政客們本質就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而且敵視中國,敵視中國人,所以,執政時,仗著美日暗助,甘作美日走狗,搞台獨都來不及,根本不可能和大陸進行和平統一的談判,而民進黨在野時,更不惜代價,焦土對抗,阻止任何政黨與大陸進行兩岸和平談判。

兩岸想要和平談判,唯一的一條路,就是兩岸聯手先消滅台獨和民進黨,然後兩岸才可能坐下來和平談判,否則,台獨和民進黨是不可能讓台灣的任何人和中國大陸談和平統一的,我奉勸北京當局死了這條和民進黨談統一的心吧,即便哪一天民進黨喊出「兩岸一家親」,也是情勢所逼喊出來虛與委蛇的,民進黨徹底不可信。

只是,在國民黨如此軟弱,早被民進黨打趴在地,幾乎被消滅,哪來能力消滅台獨?兩岸聯手消滅台獨,等於靠中共來消滅台獨,那既然如此,中共消滅台獨後,就直接統一就好了,何必還跟國民黨談什麼?

我之所以感到兩岸和平統一無望的原因就在這裡,當馬英九在「馬習會」時錯失這個和平統一的最佳契機時,兩岸和平統一的最後機會就已經沒有了。

在我看來,「只要台灣不明著或公然搞台獨,大陸就不會打」,而蔡英文非常清楚這一點,早看穿中共的態度和紅線,所以採取「穿著中華民國的外衣搞台獨」,自從蔡上台以來,都稱「維持現狀」,但,實際上一上台就「改變現狀」,如火如荼,明目張膽,方方面面,大肆搞台獨。蔡搞台獨的不擇手段和急切,遠超過陳水扁和李登輝。我非常好奇,蔡英文的手法如此司馬昭之心,人盡皆知,為什麼北京當局看不出來?中共如此好騙嗎?我真想知道答案。

我以前一直認為兩岸統一沒有急迫感,兩岸經濟實力和國力的消長,加上大陸如此龐大的市場,兩岸終將因三通及經貿廣泛交流,及民間密切往來,再加上台灣從兩岸經貿上賺取的高額外匯順差,兩岸終將走上和平統一的談判桌,這不必急,假以時日,給予時間,若這一代因緣未足,就下一代再談。

但,我發現我錯了!這樣的理想根本不存在。因為這個前提是,台灣需要有一個想走向統一的領導人,而且還要夠有魄力,夠宏觀才行,但是顯然沒有。馬英九不夠宏觀且沒有魄力,而現在的蔡英文,根本是一路把台灣猛往台獨火坑裡送。兩岸統一是非常有急迫感的。

這卅年來,從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到蔡英文,除了馬英九之外,其餘都是要搞台獨,燒成灰都是台獨。而馬英九缺乏魄力不夠宏觀,只講過一次「終極統一」,被民進黨和國民黨本土派圍剿之後,就再也不敢提統一兩個字,連自己是中國人都不敢說了,即便是馬英九執政時代創造了兩岸有史以來最和平的關係,馬習會創造了兩岸最高領導人會面的記錄,但,馬英九沒有魄力,也不敢抓住這可以寫下歷史的契機,簽署兩岸和平協議。即便不能立刻簽署和平協議,連達成以兩岸最高領導人身份,共同聲明「兩岸同屬一中」,超越1992年「九二共識」都沒有,實在令人扼腕。

再加上現在的國民黨高層,更是只想偏安,根本不想統一,不僅絶口不說「我是中國人」,甚至還說「想要統一的人可以搬到福州、上海去住,不要連累2300萬人」,擺明了就是不想兩岸統一的獨台,加上現在國民黨被蔡英文抄家滅族、趕盡殺絶,幾乎已被打趴在地,根本自顧不暇,哪還有餘力想統一這件事。

綜上,民進黨猛搞台獨,國民黨無可寄望,兩岸想和平統一,根本不用指望。

兩岸統一有非常急切的急迫感

蔡英文無所不用其極的去中去蔣,篡改國父建國史,篡改抗戰史,否定八二三砲戰史,否定中國神明,處處對中華傳統文化進行刨根,對蔣公無所不用其極踐踏,下手之兇狠,前所未見,而國民黨卻不知不覺,毫不在乎,也沒有能力對抗,真是嗚呼哀哉。

而最讓我有統一急迫感的是,經過卅幾年的台獨教科書洗腦教育,台灣40歳以下近900萬受台獨教育的年輕世代,許多人都已
不知唐宋元明清是我歷史,
不知長江黃河五嶽三江是我河山,
不知自己是中華兒女炎黃子孫,
不知自己祖先來自中國大陸,
不知自己是中國人。
甚至仇恨中國人。

現在在台灣還有大中華國族意識的,都是1940-60年代出生的人,現在都已經是50歲以上的老翁了,都逐漸退休或凋零。再過幾年,主掌台灣社會的中堅,就再也沒有大中華意識了。這是兩岸和平統一的最大危機,也是我認為兩岸統一有非常急切的急迫感,已經不允許再等待再磋跎的最大原因。

在和統無望的情況下,現在武統,雖然「有大中華意識」的台灣同胞並不樂見,但眼見中華民國將被民進黨消滅,現已名存實亡,我們也沒有選擇餘地,與其讓台獨日寇倭奴把台灣從中國分離出去,拱手送給日本,不如中共趕快打過來消滅台獨和民進黨,統一台灣。只要武統打擊的對象是台獨和民進黨,不傷及無辜的善良台灣百姓,那也會得到我們的支持。

所以,在和平統一無可指望下,我一直非常贊成以「精準手術刀方式的武統」,亦即對蔡政權主要領導班子,以精準的方式,不傷及無辜,或對台灣人民最小傷害下,一夕之間肅清,完成統一。

如果等到這群有大中華意識和大中國情懷的台灣同胞都退休或凋零了,大陸才要想武統,面對的會是沒有大中華意識、沒有大中國情懷,甚至是仇視中國人的世代,大陸的武統,將被台灣人民認為是侵略,而不是統一。

對有大中華意識和大中國情懷的我們而言,武統是個很無奈但可以預見的結果,只怪國民黨如此不爭氣不成才,飼老鼠咬布袋,把大位交給叛徒李登輝,而之後不爭氣又無能的國民黨不肖領導人,對台獨的擴散不知不覺,無所作為,甚至還附和屈從,跟隨台獨民進黨起舞,錯失兩岸和平統一契機,導致今日局面,令人不勝唏噓!

祈 天佑中華!天佑台灣!

綠營製造平庸的邪惡 | Friedrich Wang

平庸的邪惡(Banality of Evil)最大的心理因素,是認為自己站在多數的一邊,所以自己如何做惡也只是多數中的一員,到時候依然可以說自己是無辜的,或者表示自己只是被發動而已。1450就是這種心態,無論自己怎麼霸凌別人都可以得到一種快感:我怎麼做都沒有關係,因為我只是很多人之中的一員,到時候算帳怎麼也算不到我。

當年參與猶太人大屠殺的納粹黨員,大部分的說法都是自己奉命行事,上面還有頂頭上司,或者還有很多其他罪行一樣嚴重或者比自己還要嚴重的人。所以怎麼做都不會有罪惡感,還是可以說自己無辜。

參加文化大革命的紅衛兵也差不多如此,反正那個時候去把老師拉去牛棚或者批鬥到死的學生一大堆,怎麼算也不應該算到我頭上,而且我響應的是偉大的領袖的號召,怎麼能算是有罪呢?

這種行為最後的結果就是把一個社會的文明徹底拉低,到了一種接近集體暴力下的野蠻狀態。

筆者在讀大學的時候就已經發現這個問題。為什麼有人可以在公開場合侮辱別人的父母、祖籍,甚至於直接說別人是豬,把別人的人格徹底踐踏?而且還強調這是言論自由,不需要負任何責任。就是因為這種平庸的邪惡,因為以為自己愛台灣、自己是多數,所以怎麼搞也不需要擔心,而被欺負的人根本沒有還手之力。綠色政黨就是用這種方式逐漸崛起。它讓許多人相信只要站在它這一邊就不需要畏懼法律,可以為所欲為,所以可以佔領立法院、攻佔行政院、可以羞辱國軍、可以行使所謂的抵抗權來踐踏法律,就連國家機器也拿我們沒有辦法。

網路時代之後資訊流通的速度更快。這種平庸的邪惡就可以利用網路平台快速串聯,迅速打擊或者誣蔑他所想要針對的對象。所謂的網軍,就是在這種情況之下崛起,在綠色人當權之後直接用國家資源來挹注,更是如虎添翼,所向無敵。

所以死了幾個小孩算什麼?有慢性病的老人通通該死。誰敢說很多孩子死了,那我就讓你人格破產,讓你在這個社會很難繼續生存。誰敢說我們這是做惡?我們完全是為了台灣!只要這個心態繼續下去,上面的人繼續鼓勵這一套,那台灣社會就談不上什麼文明,也只有持續墮落。

Hannah Arendt《平凡的邪惡:艾希曼耶路撒冷大審紀實》(Eichmann in Jerusalem: A Report on the Banality of Evil, 2006)

台灣還有人要反共嗎?先反民進黨吧! | 劉得福

台灣現在還有人要反共嗎?
是要反毛澤東的共產黨?
還是要反鄧小平的共產黨?
還是要反習近平的共產黨?

今之習近平共產黨,非昔之毛澤東共產黨;
昔之中國大陸,黑暗鐵幕,民窮財盡;
今之中國大陸,大國崛起,傲視世界。

當年
大陸努力搞文革!
台灣努力搞經濟!
現在
大陸努力搞經濟!
台灣努力搞文革!

自1992鄧小平南巡改革開放至今,才不過30年,中國已從鐵幕走出來,早已擺脫毛共時的國力衰弱,一窮二白,轉而變成國強民富,整個國家蒸蒸日上。
中國現在是世界第一大工廠,也是世界第一大市場,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不久將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
擁有世界第一的外匯存底32,501億美元,
是第二名的日本12,980億美元的2.5倍,
是台灣5,488億美元的5.9倍。(參見《外匯儲備的國家和地區列表》)

大陸30年間,高速鐵路網蓋了超過40000公里,世界第一。
三條貫穿歐亞的萬里鐵路,早就通車到中亞、歐洲、俄羅斯,其中一條從浙江義烏,直接就開到英國倫敦
中國國家高速公路網遍及全大陸,密度世界第一,採用放射線與縱橫網格相結合布局方案,由7條首都放射線、11條南北縱線和18條東西橫線組成,簡稱為「71118」網,總規模約11.8萬公里,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高速公路系統。
中國大陸嫦娥五號都登上月球了。

而反觀台灣,一條短短53.2公里的桃園機場捷運,蓋了20年才通車,還狀況不斷,通了車還問題一大堆,還沒什麼人去搭,僅僅通車3個月,就虧損17億,鉅額營運虧損,才開通就面臨經營不下去的窘境。

習近平的「一帶一路」有130多國、70多個國際組織加入,連世界孤兒北韓也加入,只有台灣孤立在「一帶一路」的門外。我非常佩服習近平宏觀的「一帶一路」策略。中國儒家文化所到之處,帶給各國的是進步,是和平共榮,是兼善天下,是處處建設、處處發展、處處經濟、欣欣向榮。

相較於中國,美國邪惡帝國主義所到之處,帶給各國的是政變,是內戰,是政局動蕩,是遍地烽火、戰爭不斷,是國家一片焦土、難民無數。阿富汗、利比亞、敍利亞、伊拉克,哪一個不是一片焦土,難民無數?

中國無疑是中華文化、儒家思想發揮得淋漓盡致的泱泱大國,習近平儼然世界領袖,中國大陸儼然取代美國而成為世界領導,一雪百年來中國被列強侵略瓜分之恥,光耀炎黃子孫,揚我中華民族。

反觀台灣,這25年來,陷於政治惡鬥,民進黨在野時,為了奪權,採取焦土杯葛,為反而反,無所不反,一陣亂反,連對全民好的政策也不顧一切的反,讓國家停止進步,例如反服貿、反核四。

民進黨兩次執政,陳水扁執政8年,率領文武百官,成為中華民國有史以來最貪汙的政府,陳水扁是有史以來最貪汙的總統,最貪汙的第一家庭,最貪汙的第一夫人,最貪汙的第一親家,最貪汙的第一駙馬,滿門貪汙,滿朝貪汙。而蔡英文執政6年,就因倒行逆施,反民意而行,陷人民於水深火熱、民不聊生。

民進黨成為台灣禍國殃民的政黨,
民進黨是全台灣最大的詐騙集團,
民進黨是全台灣最大的賣台集團。

兩相比較,習近平的共產黨,帶給大陸人民經濟發展、世界強國,帶給人民富足康樂和榮耀;蔡英文的民進黨,帶給台灣人民經濟困局、國力衰敗,帶給人民痛苦不安和無望。

大陸在習近平的領導下,國強民富,蒸蒸日上,人民充滿希望,充滿自信!
台灣在蔡英文的領導下,國力衰敗,江河日下,人民哀鴻遍野,民怨沖天!
大陸現在與美國平起平坐,是世界二大強國。
台灣現在與北韓難兄難弟,是東亞唯二孤兒!

論法治,
一個李明哲案,大陸公開審理,全程直播。
一個周泓旭案,台灣黑箱審判,偷偷摸摸。
台灣各方面都已無法與大陸相比,唯一可與大陸比較的民主,台灣卻是沒有法治的民粹式民主,成為全世界民主國家最壞的示範。

現在還要反共嗎?
當年要消滅萬惡共匪,現在還要殺朱拔毛嗎?
台灣人不要頭殼壞去,
不管黑貓白貓,會抓老鼠的就是好貓。
不管什麼政府,能帶給國家強盛、人民幸福的政府就是好政府。

奉勸台灣人,民進黨在台灣,已經搞得民不聊生,人民活不下去!人民月月上街頭抗爭,國家動蕩不安,社稷永無寧日,人民民怨沖天。
現在危害台灣和台灣人民最大的敵人,不是中共,而是民進黨!
要反共?不如反民進黨!
我們把反共的力氣省下來,先拿來推翻蔡英文和民進黨,還比較有價值一些,也才是拯救台灣人免於水深火熱之道。

懲處黃郁婷勢在必行 | 黃國樑

對黃郁婷進行懲處是一個必須的、不能省略的政治教化!對民進黨而言,如果不處置黃,那就等於解開了對於追求紅色符號的禁令與鎖鏈,而它擔憂,這可能逐步上升為一股沛然莫之能禦的風潮,最終消解了自己。

中華人民共和國、共產、馬列,以及獨裁、專制與箝制人民,是一整組的政治符號與意涵的組合,必須從它的五星旗、毛澤東像到一切徽章、標誌、服飾與裝束,都與反人類、壓迫、監控與囚禁等一切負面政治意涵緊密扣合,不能發生剝離現象。

就像將納粹罪行與卐字旗、納粹禮形成一組密不可分的符號與語彙一樣,禁止任何人複製、引用與模仿。

這是民進黨及其宣傳機器必須始終服膺的準則與綱領,如果准許喜愛或追捧五星旗、紅色圖騰、紅領巾,讓它自然地發展成為民眾追摹的新的美學、時尚,卻不與專制、剝削的意涵發生關聯,當這些符號與圖騰不再具有負面的暗示作用,就有反過來解構台灣社會反共與反中意識形態的風險。

所以懲處黃郁婷勢在必行,大風起於青萍之末,必須殺雞儆猴。懲處行動的最深處,其實是民進黨的顫慄與恐懼。我們的冷戰始終不曾結束。

民進黨採用顏色革命手法-追溯其源頭 | 徐百川

民進黨以「自由民主」、「台灣主權」為名抹黑兩蔣、醜化中共,組織和策動綠色學生團體,以及種種側翼的協會、社團,並且以立場決定是非,肆行抗爭,呼喊「抗中保台」以捍衛自己政權,就是採用美國顏色革命的手法。

顏色革命的始作俑者應該是1847年馬克思和恩格斯所提出來的「宣傳工作」這一概念,後來俄國革命家普列漢諾夫提出「灌輸」的方式,考茨基等人對此進一步系統化、理論化,列寧(左圖)將這些概念和論述總結為「宣傳鼓動工作」,從思想上誘導人心,自發地追隨革命。

美國的顏色革命之父,吉恩·夏普(Gene Sharp),原本就是馬克思主義者,立志從事推翻美國的資本主義制度,列寧那套「宣傳鼓動」的手段必然是他的革命方針。後來他被捕後變節,被美國情報部門收編,送進哈佛深造,於是功力更上層樓。夏普(右圖)首創政治學新名詞「公民防衛」,倡導非暴力抗爭和公民不服從,被視為顏色革命的「理論推手」。

列寧的「宣傳鼓動工作」和美國的「顏色革命」都有一個相同的最高原則,就是把自己的主義和思想都吹捧為最理想、最正義、最高尚的理念和制度。而使自己的主義和思想佔據無比的道德制高點,因此就能吸引到大眾的強烈支持,因此就能煽動起抗議和革命了。

夏普曾於1994年到過台灣,為李登輝總統出謀劃策。2011年底,夏普建議蔡英文,若蔡將來勝選,台灣長達四個月的政權轉移空窗期非常危險,必須有所防範,並且應趕在任期第二年內推動建構台灣「群眾性公民防衛」的相關立法,以對抗強權侵略與維護公民利益。

立憲派鬥不過革命黨,國民黨鬥不過民進黨,如出一轍 | Friedrich Wang

為什麼20世紀初,中國的立憲派最終鬥不過孫中山所領導的革命黨?

我們要知道立憲派是當年中國社會真正的精英。他們的成分包括地方士紳、新興口岸的商人階級、各種新式的知識分子。他們不但是地方的意見領袖,也在將近20年的時間裡帶領中國社會逐步走向現代化。在聲望上當然無以倫比,在知識面上也比較全面,跟統治階層的滿清皇族也比較有互信基礎。近年來興起的官僚實力派,例如袁世凱、張之洞等人,也與他們有比較良好的關係。

簡單說,未來如果中國發生政權轉移,這些立憲派將最有可能穩定國家社會,組成一個新政府。他們有鑒於歐洲歷史發展的經驗以及當時中國社會的實際狀況,認為權力必須要妥協,必須與當時的掌權階層分享權力,而不是魚死網破。所以君主立憲變成他們認為最佳的選擇,既可以保存既有的權力階層,又可以維護中國社會的穩定,更可以保住他們的各種既得利益。這可謂三贏!

1901-1911的整整10年間,在立憲派與滿清政府相互協調之下,中國完成了許多的改革,這個改革在許多人眼中都是非常有希望的。可是為什麼最後這個改革還是以失敗告終,革命黨獲得了最後勝利?

原因很簡單,因為立憲派雖然有遠大的理想,要建立一個和平的憲政秩序來管理中國,但是在手段上沒有辦法與革命黨相互競爭。

具體而言,因為革命黨沒有下限,什麼樣的手段都可以用:造謠、抹黑、暗殺、恐怖攻擊、收買軍隊、勾結外國,幾乎是無所不用其極。革命黨不必珍惜既有的秩序,可以盡情破壞,以後再寄望於未來那一個遙遠的新建的共和國,所以革命黨可以不擇手段,可以訴諸各種民粹激情,當然可以滿足當時已經對於國家處境感到非常不耐的中國社會。而立憲派必須穩住大局,不可能像他們這樣只求眼前的利益,所以處處被動,甚至於不斷被抹黑而沒有辦法說服社會。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後來導致辛亥革命的導火線,四川保路運動。革命黨不斷造謠滿清政府要將四川的鐵路權利賤價賣給列強,但是實際上並沒有這回事,滿清政府還不斷用各種方法試圖將列強佔領的鐵路權利收回,當時的郵傳部尚書盛宣懷是一個開明的官僚,立場接近立憲派。但是這麼一個沒有被查證的謠言竟然就掀起全國的動盪,最後顛覆了滿清王朝,而往後中國幾十年的動盪就此肇因。

今天歷史又在台灣重演。為什麼國民黨鬥不過民進黨?因為國民黨所面對的對手是一個沒有下限的團體,造謠、抹黑、打壓言論自由、動用公款收買、豢養各種打手、使用街頭暴力⋯⋯。除了沒有發動軍隊之外,幾乎與當年的革命黨沒有兩樣。而國民黨就跟當年的立憲派類似,要的只是和平的憲政秩序,當然只有節節敗退,甚至一敗塗地。

可悲的是到今天國民黨都還沒有想通這一點,總是用正常的政黨競爭的眼光來看與民進黨的關係。民進黨要的就是革命,革國民黨和中華民國的命,國民黨卻幻想跟他們用討論、表決、投票等等方式,那不是天方夜譚,又怎能不敗到今天的地步?

台獨也假裝唐三藏 | Friedrich Wang

筆者前一陣子看到大陸在八零年代初期發生在河南省的一則有趣的事。

有一個人突發奇想,開始到農村裡宣稱自己是唐三藏轉世,然後裝神弄鬼,還真的讓許多農民相信了。就有好幾個村莊的老百姓把它當作神明,不但每天奉上好吃好喝的,那些大姑娘、小媳婦們也被他白玩,他過得就像個土皇帝,每天非常開心。

可是有一天,有一個男子忽然間看了一下西遊記,發現殺了唐僧吃他的肉就可以長生不老,而他自己身體一直不好。於是有一天晚上,這男子就拿著一把柴刀潛入假唐三藏的住處,企圖殺了他然後吃肉。

據說當刀子架上這假唐三藏的脖子上時,他嚇得魂飛魄散地求饒說「其實我並不是什麼唐三藏,完全是騙那些鄉下人的!」沒想到這位歹徒回答「你在西遊記裡面也是這樣說,可是那些妖怪都不相信還是想吃你!」最後真的把他殺了,然後切下一條腿帶回家煮了吃。

這個悲劇實在是發人深省。台灣不是許多人也是如此?製造一個可以獨立的神話,真的讓很多笨蛋就相信了,然後把自己的身家性命,甚至於老婆小孩都奉上,讓說謊製造獨立神話的人吃香喝辣。可是這些說謊的人卻要面對一個非常大的危險:有一天這些人會向你索討,當你無法兌現的時候,反撲的力量會把你毁滅。

我們頭腦清醒的人就看戲吧。這種反撲的力道,不會太久之後就會展現在我們眼前。

經國七海文化園區開幕,小蔣的政治遺產誰繼承 | 黃國樑

蔣經國故居七海寓所改建成「經國七海文化園區」開幕,蔡英文、馬英九、連戰同框,共同揭牌。

但蔣經國的政治遺產是什麼?蔡英文紀念蔣的盤算是用「反共、革新、保台」,挖空國民黨的基盤。但更深的欲望是,復活兩蔣的威權,嫁接於民進黨的偽民主體制。

以反共、保台言,民進黨表面上頗似蔣,但民進黨並不反共,而是反中,故只是形似而實非。但無所謂,已經夠迷惑人了!蔡2020年的817萬票,有許多票就是這樣的票,以為她才是蔣的繼承者。

某一種角度上,蔣與民進黨確是一個精神脈絡上的。蔣若真被民進黨拿走,成了它供奉的政治神祗,大可不必驚訝!蔣當年拒對岸談,如果他的眼光夠深邃,是可以預知這一決定就等於是讓台灣與祖國割離的;那麼,蔣與民進黨其實不是敵人!

蔣經國當年說,「我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中國確是他的國家,但台灣是不是?也是的。這一句話無論他有心無心,其實已經偷渡了一個概念:台灣人是有別於中國人的另外一種人,台灣是中國不能管轄的另一個國家。中國是他夢迴的故土,但台灣卻是他耕耘的新鄉。這話裡,沒有一種向故國揮別的意涵嗎?

民進黨可能突然想通了,蔣從來不是他們的寇讎,而是他們的精神盟友與導師!即使,蔣逮捕了美麗島的那些叛黨,彷彿是個獨裁者,但他早就準備放手了,沒有人真的被判重刑,這些人既然不死,勢將成為民主的聖雄,蔣難道不知道嗎?

到了民進黨組黨,蔣早就不想逮捕任何人了!這個黨不就在蔣的眼皮底下登場的嗎?或許,不是想通了,而是可以浮上水面了。那裡頭,誰是蔣的暗樁?這個黨的名字,有無可能就是蔣要的?

更真切地看,國、民兩黨是否其實是蔣的一對孿生子?蔣想讓這兩黨在島上,天長地久下去?

蔣說要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其實是一句被動的政治標語,他豈不知國民黨統一不了中國?這麼喊只是聊堪自慰而已!但他無法想像的是,完成這一個標語的,可能正是他不想有所瓜葛的對岸那個黨!

那個時候,眾人或許才明白,這才是蔣經國的政治遺產!反共、革新、保台都不是!

台執政當局應顧全台灣人民利益 | 謝芷生

凡稍關心時事者,都會留意到,世局變得越來越詭譎莫測了。新冠疫情在多地失控擴散,衝擊到當地的民生經濟,執政者能否顧全人民的利益,顯得極為重要。

地位越高,權力越大者,帶來的危害可能越大。中外歷史上都出現過危害很大的執政者,他們的智商或並不低於一般人,甚至不乏天才型人物;問題主要出在心理上的缺陷,若溯本追源,一般都能找出其心理病根之所在。但當他們身居高位時,又有誰敢指出其缺陷呢?作為位高權重的政治人物,心態平衡十分重要。然而這只有長期接觸、觀察,才能做出判斷。這對一般選舉領導人的選民而言,是根本辦不到的。

臺灣綠營曾先後產生過兩位領導人,一個出身三級貧戶,一個出身豪門之家,可謂形成強烈對比。一般狀況,出身特殊的人,心理或往往會有失衡傾向,但並非一概如此,大家應可自行觀察判斷。出身是無法選擇的,後天的表現,才是唯一的評價標準,絕不可因人出身特殊,而存有成見。

獨派出身的領導人究竟如何,雖不能驟下論斷,但眼下臺灣面臨的局勢,卻正需領導人施展拳腳,展現其智慧與能力。台灣當局如何處理釣魚島及其周邊的漁權和資源問題,以及是否開放日本核電事故地區食品的進口,是其是否顧全臺灣人民利益的試金石。台獨分子長期依附美、日對抗大陸,很難期待其能對日採強硬態度,維護臺灣人民利益。

台灣當局近日呼籲大陸,莫誤判形勢,做軍事冒險。國強必霸,是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發展規律。歐洲列強在19世紀末經工業革命,經濟高度發展後,對外實行殖民侵略的帝國主義。到了二戰後,美、蘇憑藉其超強的政治經濟軍事力量,欲主宰其他國家命運,遂成為霸權主義。

中國是社會主義國家,又長期受帝國主義及霸權主義欺凌壓迫,不但不會走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老路,反會給其他國家立下強國的風範。中國富強後,應會帶動周邊國家共同致富,不會像美國周邊多是些弱國和窮國(中南美洲)。臺灣本就屬於中國,解放臺灣,實現中國統一,並非什麼軍事冒險,反而是有益於臺灣人民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一環。

2022年元旦起,RCEP已開始生效,共有15個成員國參與其中,成為世界最大的互惠經貿組織。台獨因不願接受“九二共識”,寧可放棄加入。此將使臺灣經貿陷入不確定性,這不是為全台人民利益著想應有的態度。希望當局能重新思考,改弦易轍,莫令人民生計陷入困境。

禮義廉恥廢棄之後 | 林長東

自從民進黨成立之後,不斷挑戰社會固有的倫理機制,以民主自由的外衣,把社會固有的善良、敦厚民風毀棄殆盡!

棄中保台,把中國固有的倫理道德完全丟入垃圾桶,是以政治人物概皆無恥、詐騙,連國之元戎亦是今是昨非、毫無誠信,學歷也可封存不敢見人,破數千年中外歷史的記錄!

於是,去年一整年,子女因向父母要錢不順而痛下殺手者,屢見不鮮,或是殺了祖父母,亦時有所聞!而司法不彰,民進黨以人權為名,善盡了保護犯人的責任,卻任由一般受害民眾呼天搶地、怨不得伸。這是那門子司法?那門子人權?

台灣只有惡人、犯人、民進黨人、陳菊、阿扁之流有充分的人權,一般百姓連在網路發言都得小心,以免被查水表!

去年底發生32歲女生,協同男友向父親要錢不果,由女兒抱住父親,讓男友用鎯頭打死老父。這是何等驚人的野獸不如的惡行,聞之髮指,不忍聽之!

但我必須說,這些年被子女殺害的父母或祖父母,有一大半是死在民進黨惡劣的執政和宣傳之手,不是單純青少年的責任,而是長年民粹、司法不彰及不重固有文化的惡果!民進黨有難以推卸的責任!

親愛的朋友們,如果您看不下去這種種社會病態,請好好思考、有以為之;否則,不知那一天那片野火也會燒到您及您的親友及所愛!

我們都有責任,匡正台灣社會。必須先匡正惡劣的政風、政客開始!時間不多,為您自己及子孫,該有些作為了!

…….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