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記者哀 | 藍清水

記者上山下海、上窮碧落地挖掘新聞,滿足了閱聽受眾知的權利以及為大眾引進新的知識,並用輿論監督政府,故人稱「無冕王」。9月1日是記者節,記者先生、小姐們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節日,表示,社會與政府對記者這一行的尊敬。

因為,我是世新畢業的,受過新聞教育,故而對記者的方方面面都有興趣且關心。在民進黨崛起之前,臺灣的新聞記者嚴守記者守則且極為自律,故而人們常常可以接收到記者們提供的各式各樣的真消息。因為,當時的記者幾乎都會對消息來源再三查證之後才會發布。現在的記者,可以憑空杜撰新聞,或者對消息來源不做查證,以致常為提供消息者所利用,當然也有專為假消息効勞的無格記者,因為大多數的記者已經用意識形態做為撰寫、報導新聞的最高指導原則。

就如記者節當天,有位變色龍召開記者會,竟然對提問的記者惡言相向甚至辱罵。全場記者只敢在底下竊竊私語,看不到一個記者挺身聲援,事後且有三立的記者認為中天記者是自找的。這種記者公開批評記者,同業攻擊同業的情形,在以前可未曾聽聞的。以前只聽聞記者們為了跑獨家新聞而互相競爭,可是,外界若有作賤記者的情事發生,記者必群起而聲援之,哪容變色龍曹某如此猖狂?事後記者公會並會公開譴責,以維護記者尊嚴。9月1日記者公會在嗎?

假如,記者被意識形態所綁架,為特定人物、政黨服務,如此無格調者,不該再被稱為記者,而應該稱之為走狗或者鷹犬比較適當。

老報人、世新大學創辦人成舍我先生,生前每年為畢業生題辭都是:「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若瞭解成舍我先生年輕時如何力抗軍閥,一生如何扮演監督政府的角色,便知道這幾個字,是老報人一生所服膺的記者信條,即當一個大丈夫是也。現在的記者能做到者幾希?

教育與媒體-總受制於政治  | 藍清水

我們都知道美國的聯準會是印美鈔的私人機構,美國政府用國債向聯準會借美元來用,不像新台幣是由中央銀行委託台灣銀行印製的。

聯準會背後是猶太集團。這個猶太集團隱身在美國政府背後,用金錢操縱美國政客替他們辦事。他們知道還必須控制「教育」和「媒體」。於是捐建了許多大學和掌控了主要媒體。

有了自己的大學,便在大學裡依他們所需設立學系和研究單位,替他們培養人才和做研究,又成立許多基金會,同樣做各種政策研究,透過學術研討會或期刊、雜誌公諸於世,如此裡應外合建立起學術的權威性。但是這樣還不夠,還必須將這種權威論述散播出去,所以他們又投資各種媒體,用媒體來傳播,這樣便形成社會的共識及輿論。所以猶太集團是美國政策形成後面的黑手。

執政者對於教育與媒體的掌控得尤其厲害。國民黨、共產黨以至於民進黨莫不如此。

教育是從知識體系去建構一個人的認知系統,這種認知系統形諸於外,便是意識形態。所以,民進黨把國民黨時代的課綱全面修改,就是讓學童從小便被灌輸台獨知識及意識。對於之前在國民黨執政時期受教育的人,民進黨便透過媒體及所支持的外圍組織的研究和出版品進行洗腦。

若新知識、新觀念,與之前認知有所不同時,會產生認知失調,會產生懷疑,但是,若是從他所信任的人口中說出來時,會提升接受度,若身旁的人都接受了或者媒體經常傳遞同樣的訊息,久之便會取代原先的認知。這便是民進黨從阿扁時代便進行的認知代換。全面執政之後更積極且徹底地進行。若說國民黨灌輸了黨國思想是邪惡的做法,掌控媒體以控制言論,如今取而代之的民進黨亦不遑多讓!

國民黨灌輸了數十年的黨國思想,終究無法掩蓋事實真相,民進黨如法炮製,豈能逃過歷史的輪迴?

讓教育回到本質,人民才會有健全心理;讓媒體扮演第四權,社會才會和諧、進步!

西媒挑錯,助力中國 | 譚台明

西方媒體都全神貫注盯著中國看,中國任何一點的問題,都逃不過西媒的法眼。西媒拼命想挑中國的毛病,以便唱衰中國,卻在無形之中成了中國的啄木鳥,成為中國越來越健康的助力。「反者道之動」,世事之弔詭,莫過於此。

相反的,卻沒有媒體當美國與歐洲的啄木鳥(就算有,也沒有人注意,所以效果有限)。於是,西方越來越會文過飾非,巧言令色。隨便什麼壞事,都有一大堆「理論」來證明它不算錯,而這剛好就是西方衰落的催化劑。反者道之動,生於憂患,死於安樂,無敵國外患者國恆亡。真的值得好好的玩味。

子路聞過則喜。中國崛起的過程,一直有西方國家為之護法,不斷挑錯,這真是中國人的幸運,值得感恩!不是反諷,是真心話。有智慧者必能知之。

中國河南有維權儲戶健康碼「被轉紅」 防疫技術淪為「維穩」工具?

《聯合報》反共 把讀者當傻子 | 譚台明

《聯合報》的郭崇倫大談美國售出軍火的政策有多麼壞,硬塞給台灣不想要的,台灣想要的卻不賣。但那美國為什麼那麼壞?你不分析一下嗎?

上禮拜,郭崇倫分析了習近平要清零的原因,他得出的結論是︰「政治掛帥」,要為二十大保駕護航。這分析當然是可笑的,任何不瘋的人都知道,清零影響經濟,若說二十大要護航,就只要病例數好看來護航,不要經濟數字好看來護航?這種毫無水平的分析,只能說,瘋子在騙傻子。(參見《「清零」、「共存」各有優劣,否定「清零」成為政治正確》)

這週,郭崇倫罵美國,但就不肯分析一下美國為何非要賣我們「不對稱武器」的原因。因為分析出來,文章的目的就破功了。美國的目的,無非是要台灣像烏克蘭一樣「不對稱」地以小搏大,寧死不屈,讓台灣成為戰場的慘況被全世界廣泛報導,激起全世界對中共的憤恨,即如同現在美國在俄烏戰事上的操作手法一樣。郭崇倫看不懂嗎?他不說。因為說了,台灣人就不願意當砲灰,怕洩了台灣人「反共抗中」的所謂「士氣」。

另一篇《聯合報》記者林則宏的報導,講中共「動態清零」引起了多少的民怨,以至於民眾唱《國際歌》洩憤,所以連《國際歌》也不讓唱了,最後還要引海耶克的話,來個「自由無價」的無可挑剔的政治正確之結尾。

這篇報導裝瘋賣傻的地方就在於,你為何不「平衡報導」?沒有支持清零的人?我認識的大陸人之中,有支持的,有不支持的。而不支持的,也多半是怪執行力不足,很少責怪清零政策本身。這些「平衡報導」的基本新聞常識,BBC都還要裝一下呢,聯合報是裝都不裝了。

最後引用海耶克的話,更是莫名其妙。莫非台灣去年沒有上三級防疫?沒有限制人民自由?今年共存是對的,那去年清零不就是錯的?笨蛋也知道不能這樣說嘛!因為病毒傳染力不同,「兩害相權取其輕」的考慮點有所變化。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全世界所有的執政者都是這麼做。考慮自身條件與得失之間的拿捏,最後只能在「兩害相權」之下做一決定。

今天,中共依其主客觀環境而做了「清零」的選擇,一如台灣在去年也做了清零的選擇,妨害自由,都是一時的,為了是更長遠的自由生活。現在,故意淡化這些措施的暫時性,故意把他描繪成「與人民的自由意願作對」,以符合西方塑造的「共產專制」「殘暴無人性」的想像。請問老共神經病嗎?他沒事去激怒人民幹什麼?如果不是為了防疫,這麼做對老共有什麼好處?而防疫的好處,是老共一黨獨享,還是全民共享?這些基本的敘事邏輯,故意不講、不分析,而把全民都當傻子,任由他的瘋話去哄騙,塑造中共「欺壓人民」的形象。

小時候看美國拍的二戰電影,德軍全是傻子,盟軍全是英雄。但就是不知道這傻到不行的德軍為何打得英、法潰不成軍?大約就是英、法太善良了,被壞壞的德國給騙了,德國殘暴無比,全憑高壓加上謊言來統治,人民不敢反抗,最後還是美國英雄不畏強暴,智勇雙全,一下就戳穿了德國的謊言,所有人民都醒悟過來,打敗了又笨又壞的德軍,世界又重歸幸福正義美好。

嗯,幾十年了,多麼完美的敘事,還是那個味兒!林則宏,加油,向好萊塢的編劇進軍,稿費高多了。

向美國媒體學習 | 譚台明

美國媒體真是厲害。2010年4月,《福布斯雜誌》將陳樹菊評為年度亞洲英雄人物,然後台灣媒體才跟進,我們才知道有這號人物。陳樹菊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但我們不知道,我們的媒體也不知道,反而是外國人先挖掘了她。外國記者是怎麼知道的?我很好奇。(我們的記者都在幹什麼?嗯,這我就不想好奇了。)

近日俄烏戰爭打得火熱,我看到《紐約時報》的報導,贊不贊同是另一回事,但你不能不服人家報導的巨細靡遺,而且非常會抓細節,找獨特的視角。總之一句,非常會找觀察的角度,非常會講故事。

西方媒體對中國問題的挖掘,也同樣功力深厚。他們中國話能有我們說的好嗎?但他們總是有能力找到一些你找不到的人,想到一些你想不到的問題,看到一些你看不到的東西。

相比而言,我們(我是指中國大陸,至於台灣太小,那就算了)在西方沒有派駐記者嗎?我們又能挖出什麼來?

至於這個獎那個獎,這個排名那個排名,都是西方文化霸權透過媒體的有力運作。我們受其默運,受其餵料,潛移默化,思想意識不認同才怪。而這一切,又都是「潤物細無聲」的,你還以為是你的「獨立思考」。你說他們厲害不厲害?

媒體記者與傳教士,是西方最主要的軟實力,卻被我們忽略了。文化這東西奇妙的很,媒體記者與傳教士,不是愛因斯坦與蒲朗克,他們沒什麼高門檻,但別的國家就是學不會。甚至忽略其巨大的影響力,也就是受其影響而不自知,甘願俯首聽命而不自知。道隱無名,多麼厲害。

習近平一再說,講好中國故事。但坦白說,中國的記者與中國文化的傳道士(比如我)和土共的傳道士(如中宣部),比起人家的記者和傳教士,寧不愧死!中國文化的傳道士,連個組識都沒有。土共是有組識了,但精神、信仰的深度、力度,比起人家,那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西方強大的軟實力,絕不容小覷。其實,如果以天下為公的觀點看,這媒體記者如果是公道而有良心的,那就讓他們厲害一點,我們就吃瓜拍手,那也沒什麼不好;但可悲的是,並不是這樣。所以,不能只讓他們厲害,我們必須也厲害起來。

整天在社群網路上發牢騷的弟兄們,發牢騷是沒有用的。準備好組織起來,當個媒體戰士了嗎?

網路巨頭與澳洲之戰 | 盛嘉麟

網路巨頭與澳洲之戰,Google屈服,Facebook開打。

Google是搜索引擎,他應搜索的人要求,主動進行網路搜索,把搜索到的澳洲新聞供給搜索的人,付點錢給澳洲新聞算是合理。不過除了媒體之外,搜索引擎也提供了許多其他資訊,是不是都要付費?還是因為澳洲媒體聲音大,才能壓迫搜索引擎付費,這有不公平。但是我理解Google屈服的道理。

Facebook是社交平台,不是搜索引擎,是澳洲新聞自己主動在Facebook上開戶,像我們在Facebook上開戶一樣,組織粉絲團,吸引粉絲,擴大散佈澳洲新聞,是Facebook免費讓澳洲新聞拓展影響力,現在反過來要錢,毫無道理。Facebook取消了所有澳洲新聞的各種帳戶及粉絲組織,拒絕付費,有道理。當然Facebook取消了所有澳洲新聞的各種帳戶及粉絲組織,本身也有使用者減少的損失,它願意承擔。Facebook開打之後,澳洲用戶看不到澳洲新聞,受不了又哇哇大叫。澳洲人就是享受了Facebook社交平台的好處,還伸手逼人要錢。

要強行收費的澳洲政府有理,還是說屏蔽就屏蔽的Facebook有理?近年來川普風流行起來,國家成為巨獸,慣用公權暴力對待科技、商務及慣例,粗暴干涉科技合作、商務契約,以及許多國際慣例,澳洲及歐洲國家屢屢向科技及網路業者強行徵收數位稅,美國國會甚至計劃對網路的email收取郵費,用來貼補不思長進,虧損累累的郵局。現在Facebook取消了屏蔽,回到談判桌和澳洲政府協商中。國家公權暴力巨獸對上科技力大無窮的巨獸,這些問題值得我們想想。

澳洲這個弱小國家,不要說中國、俄國,日本、韓國,印尼、馬來西亞、越南、泰國….. 都可以打死它,但是這個狗子自以為是Anglo-Saxon人,就以強國自居, 常常在國際上以強國身份吱吱叫(很像鼻屎大的新加坡)教訓別的國家。澳洲已經被中國的貿易戰打得鼻青面腫,但是劣習難改,再找Facebook來欺負,想不到當場被打。為什麼同樣被要錢,Facebook不敢封殺法國、德國、英國?這就是要讓澳洲知道自己是弱小國家。

說到媒體,現在傳統紙張媒體都快消失了,世界大部份的紙張媒體都投下大錢建立自己的網站,有的免費有的收費,建立自己在網路上的銷路及讀者群,有的官方支持,維持高水準的公正媒體(如CCTV, RT)。像是澳洲新聞、台灣媒體、印度媒體,這種不要臉的媒體去死最好,少浪費森林資源人力資源。

這次新冠疫情中國政府及媒體的檢討 | 盛嘉麟

為什麼這次新冠病毒疫情中國大陸發佈的資料,西方國家可以不經查核,任意污蔑中國的疫情報告及統計資料?有兩個原因:
1)西方國家習慣的傲慢(這我們沒辦法)
2)中國過去的不良記錄(這我們要檢討)

中國過去兩岸主要媒體,人民日報、中央日報,幾乎天天造謠說謊。人民日報報導大躍進期間的一畝三萬斤稻米,土高爐煉鋼超英趕美。中央日報報導大陸是人間地獄殺人放火(如果屬實今天大陸人口剩不到一億),拒絕承認暗殺江南事件(最後判刑丟臉賠錢)等無數的不良記錄,造成今天兩岸中國人的媒體在世界上毫無地位,任人踐踏,甚至兩岸自己中國人也不相信自己的媒體。

一個國家的媒體一旦有了長期的謊報污蔑的不良記錄,以後禍延久遠,在國際上你說的話別的國家皆不信任。即使你開始說實話,公佈實情,也需要非常長久的努力才能重建信任。在經濟學社會學上叫時間遞延效應(timelag)。反過來說,一個國家的媒體建立過長期的優良記錄,贏得全世界的信任,如美國的紐約時報(NewYork Times)、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華盛頓郵報 (Washington Post),在水門事件、反貪腐案件,建立了不畏國家機器打壓,揭露真相,伸張正義的聲譽。

但是近年來華爾街日報被 Dow Jones 集團收購,華盛頓郵報被亞馬遜老闆貝佐斯(Jeff Bezos)收購,紐約時報也是醜聞不斷,發行量下滑。這三家美國知名的報紙,從2000年以後,報導不實,污蔑中國,為資本家老闆服務,污蔑川普,被川普打臉大罵假新聞….面對最近的新冠病毒疫情更是變本加厲,漫無憑據的叫罵中國,羞辱中國。這使得原本受到中國知識份子信任的媒體,聲望大幅下滑,也降低了中國慕洋犬公知的聲勢。

由於這三家美國知名的報紙過去建立的聲望,即使現在謊話連篇,污蔑造假,也需要相當長久的時間,才能耗光祖產,信任崩盤。所以目前污蔑中國的謊言還能在世界掀起他國跟隨的風潮,在經濟學社會學上也叫時間遞延效應 (timelag)。

我們縱觀世界的媒體,美國及歐洲原本知名受到信任的媒體,謊言偏頗的報導愈來愈多,不再受到大陸港台真正知識份子的信任及依據,美國國內也失去百姓的完全信賴,每次白宮記者會上被川普叫罵為假新聞、人民公敵。不但美國媒體,美國政府在川普領導下更是謊話連篇,不受尊敬。

反而以前蘇聯時代倍受恥笑的塔斯社、RT(Russian TV),報導愈來確實,尤其是RT,全球受歡迎程度愈來愈高,也是我正確消息的重要來源。中國大陸的媒體CCTV、CGTN(China Global Television Network)及香港的鳳凰電視,這些年來對全球廣播,報導正確、內容翔實,廣受全球華人的信賴。美國川普政府正在打壓限制CCTV、CGTN在美國境內的營業,顯然是擔心他們的廣播效應。媒體軟實力是長期的努力,中國的媒體從過去的謊言宣傳,變成今天的翔實報導,受到信任,是得來不易的成績,務必繼續努力,才能扭轉媒體的聲譽。

唯有台灣的媒體自甘墮落,成為民進黨台獨的反華仇中的傳聲筒,變成井底媒體,觀眾有限,內容短淺可笑,利潤困乏就更做不出優質的節目,比二蔣的中央日報時代更加不堪。

無恥媒體的双重標準 | 盛嘉麟

看看最近媒體的兩個例子。

台灣媒體大肆炒作報導這件發生在大陸武漢,59病例,無人死亡的肺炎流感,轟轟烈烈,製造中國是疫情的發源地,是疾病災難的國家。(編者按:收到此文後,武漢疫情更新,出現1死亡病例。)

【中國武漢發現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診斷患者59例,其中重症患者7例,中國衛生部門正試圖查明病原,同時這已引發香港和新加坡發布健康警報。

根據武漢市衛生健康委員會網站週日晚發布的通報,目前所有患者均在武漢市醫療機構接受隔離治療,無死亡病例。這些患者有發熱、呼吸困難等症狀。武漢是一個人口為1,900萬的城市。

因為中國政府通常隱匿病情,上述肺炎病例的大幅增加在中國引發了擔憂。近幾十年來,中國曾爆發過嚴重非典型肺炎(SARS)疫情和兩種禽流感疫情,這些疫情都起始在中國。】

台灣媒體卻對發生在美國30個州,640萬病例,死亡 2,900人的肺炎流感,黯然無聲,幾乎沒有報導,粉飾美國爸爸是健康進步的國家。

【在聖誕、元旦到來之際,流感在美國爆發,聯邦疾病防治中心(CDC)公佈的報告指出,疫情已蔓延30個州,包括加州、紐約州和華盛頓州等,甚至蔓延到美國屬地波多黎各。迄今全美至少有640萬人感染,5萬多人住院,已造成近2,900人死亡,各州的感染病例仍在持續增加中。】

【Influenza activity is high nationally with outpatient visits that have been seen at the peak of recent seasons. CDC estimates that so far this season there have been at least 6.4 million flu illnesses, 55,000 hospitalizations and 2,900 deaths from flu. Flu vaccination is always the best way to prevent flu, and  antiviral medications are susceptible to the four FDA-approved influenza antiviral medications recommended for use in the U.S. this season.】

西方媒體造謠成習 | 盛嘉麟

我們憑什麼不停的造金正恩的謠?

西方媒體慣於造謠抹黑它們不喜歡的國家,古巴、中國、俄國、伊朗、利比亞、朝鮮…..都是它們造謠抹黑的對象。中華民國的政府和媒體也跟著西方媒體嚷嚷宣傳,對中國大陸更是加油加醬。以前我年輕時代都信以為真,對這些國家十分恐懼。

記得70年代非洲烏干達的第3任總統阿敏(Amin),因為拒絕西方干涉烏干達的內政和西方鬧翻,阿敏總統被全世界媒體形容成一個發瘋的狂人暴君,他每天殺人為樂,吃人肉喝人血,還說他命令排隊的犯人,後面的犯人按序殺死前面的犯人,一路殺下去,阿敏總統在旁邊取樂。烏干達已經是人間煉獄。

剛好我的朋友在世界銀行任職,有一項水利工程的貸款给烏干達,美國白人同事都不敢去烏干達出差,就派我的華人朋友去,我的朋友當然害怕,但是為了工作飯碗只好動身前去。想不到他回美國以後告訴我,烏干達雖然貧窮,卻是正常國家,他到達首都坎帕拉以後,有烏干達政府經濟部的官員來接機,正常的接待,正常的討論,正常的會議,最後有阿敏總統列席的水利工程官員做的簡報,經過一些修正,符合世界銀行的條件,我的朋友就簽約,完成出差任務回到美國。這是我的第一次衝擊,知道西方媒體會邪惡造謠。

後來有機會去到俄國、古巴各國旅遊,即使不是富裕的國家,人家也是快樂的過普通日子,陽光一樣的明媚,綠草一樣的如茵,有富人有窮人,有新樓有爛樓,和美國或台灣一樣,並不是在專制獨裁下過著恐懼煉獄,生不如死的生活。

譬如說中國大陸,按照當年中央日報的說法,共產黨每天清算鬥爭殺人放火,飢餓苦難,一場什麼運動死幾百萬人,再一場又死幾千萬人,按理說我們家族的親戚都死光了,可是我去的時候絕大多數的親戚都還在,死的也是病死老死。要知道一個國家每年的正常死亡率我們可以粗略估計為1%,所以美國一年正常死亡約300萬人,台灣20萬人,大陸10億人的正常死亡就是1000萬人,你有區分過多少是正常死亡,多少是鬥爭死亡嗎?我不是說大陸沒有苦難,我要問的是有沒有中央日報說的那種苦難。

1950年解放軍進入西藏平亂(美國中情局製造的暴亂),鞏固邊疆,被西方媒體說是殺死30幾萬藏人,現在西藏人口不過300萬,1950年大概200萬,地廣人稀的西藏要殺死30幾萬人簡直無法想像。就算是200萬隻藏羚羊散佈在西藏高原,要一下子獵殺30幾萬隻也無法想像。

記得一次有關西藏的論壇聚會,一個華人教授上台演說,解放軍進入西藏殺死了 315,627藏人(不是教授說的數子,大概就是30幾萬一直到個位數),我提出質疑時,教授說這是美國國務院公佈的資料,因此絕對可信。我再提問在1950年遙遠的西藏,西藏自己沒有能力提供任何資料,美國國務院如何統計出解放軍殺死的人數,而且精確到個位數字,國務院又如何區分正常的生老病死,還是被解放軍殺死。因為是美國的資料就絕對可信,這就是可笑的慕洋犬華人教授,遇到美國就失去了基本邏輯的能力。

回到朝鮮,我們聽說朝鮮的農業災難,糧食不足,暴政只會歛徵糧食供给高官軍警,民間已經餓殍遍野連續20年,按理說朝鮮人口應該只餓剩一半了,但是朝鮮人口20年來穩定成長,怎麼解釋?

再說金正恩處決了姑丈,處決了歌舞團美女玄松月,用大炮、狼狗、炸彈、棒打、重機槍、吊頸……處死了一堆高官。結果玄松月出現帶歌舞團到北京表演,復活升官。已經被大炮轟死的高官有些又出現在宴會上,最近更傳出「金正恩又處決高官,學007餵食人魚」。我不是說金正恩沒有處決過高官,但是我們必須有基本的邏輯,殺人不是兒戯,被處決的高官應該有他的原因,處決就是要了結犯人的性命,步槍手槍就能解決,像美國、台灣一樣,造謠污蔑金正恩用大炮、用狼犬、用炸彈、用食人魚、用棒打,你不覺得西方、韓國、台灣的媒體比金正恩更可恥嗎?

BBC記錄片被揭造假 | 盛嘉麟

英國廣播公司BBC出品的紀錄片,無論是觀眾還是業界,一向都不吝溢美之詞。但近日BBC的紀錄片《人類星球》卻被爆內容造假,除此之外,BBC還多次被爆拍攝醜聞。

英國多家媒體日前稱,《人類星球》中關於巴布亞新幾內亞科羅威人住在樹屋的情節是假的。該劇集介紹稱,科羅威人為躲避野獸,只能在距離地面35米的樹屋上居住。後來有冒險家親臨此地後竟然發現,這一切都是BBC工作人員一手打造的。部落成員坦言,他們住在平地上,所謂的樹屋是為了配合拍攝臨時搭建的。

BBC記錄片被揭造假

BBC去年發佈的《隱秘的澳大利亞》紀錄片中,把澳洲土著居民在為一位去世的朋友守靈喝酒時的場景描述為澳洲土著「酗酒上癮」。

BBC《沙漠:火爐中的生活》主要記錄了蒙古國游牧民族的生活,其中有一段描述他們如何應對狼群的攻擊。但是由於找不到野狼,攝製組就找來一大群被馴化了的狼湊數。片中「野狼」聽到槍聲倉皇逃竄的情景,其實是在馴養員的指揮下完成的。

在《冰凍星球》中,北極熊產子的畫面被爆是在荷蘭一家動物園中拍攝的,連雪都是假的,欺騙觀眾。

(以上資訊來源 中國新世代)

現在許多BBC紀錄片粉絲都表示「幻滅」,我們華人也要認真對待BBC紀錄片造假的事實,紀錄片如此,新聞片恐怕造假更多了,其他的西方美國媒體造假事件更是層出不窮,華人慕洋犬公知們要覺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