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華的前世今生 | 劉廣華

人困沙巴亞庇,晚來與同仁街頭覓食;找到個半露天販賣燒鴨燒鵝肉骨茶的美食檔,點了馬來風光、鹹魚芽菜之類具東南亞華人風味又鹹又辣又酸的菜餚,佐以Carlsberg啤酒,閒看街邊人來人往,漫觀天外雲捲雲舒,進退不得行程中的苦中作樂。

突然抬頭看到一棟破落大樓頂層大書「廣華」二字,路面層則分別開有戒指珠寶、腳底按摩、美髮三家店面;這也太巧了!

問了美食檔上招呼客人的幾位華族大媽,是那大樓的老闆名叫廣華,還是大樓本身的名稱是廣華?

一號大媽邊上菜邊抬頭看,狐疑地說:「啊,那上面有字咩?」

二號大媽皺著眉瞇著眼看,從左往右讀說:「搞錯是嗎你?是華廣呱?」

劉杯杯笑笑沒再多問,抬頭看著「廣華」二字,不由得浮想聯翩。

多少年以前,窮無立錐之地的貧困客家青年廣華,懷中揣著一撮故鄉的土,揮別了淚漣漣的老父老母,毅然決然地離鄉背井下南洋;在船上昏天暗地的暈了許多天之後,終於踏上了椰風蕉雨的婆羅洲沙巴。

在大英帝國的殖民統治下,勤勞的廣華面朝黑土背朝天,幫人種胡椒種橡膠種椰棕,與天爭與獸爭與土著卡達山人巴瑤人爭。

勤奮不懈的廣華終於存了第一桶金,有了自己的小生意,娶了來自故鄉的客家女人;光陰似箭歲月如梭,幾十年過去,小生意變大生意;人生得意的大老闆廣華蓋了廣華大廈,要傳諸後代子孫。

哪知子孫不肖,老頭子廣華撒手人寰之後,廣華大廈也就轉手他人分租,逐漸破敗;在繁華不再的街道上,大廈上頭的廣華二字就在風吹雨淋日曬中,字跡慢慢的模糊。

如果身後有靈,不曉得老頭子廣華會否知道劉杯杯廣華坐在此處看著廣華大廈想著是不是真有一位老頭子廣華?

想像力豐富的劉杯杯想到轉世的說法,想到前世今生。

華人社會一直有轉世的說法;像是蘇東坡就認為自己前世是五祖寺的戒和尚,還在《南華寺》一詩中說:

「…

我本修行人,三世積精煉。

中間一念失。受此百年譴。

…」

王陽明也認為自己是一位老和尚轉世,還曾經親眼看到貌似自己的前世肉身舍利及牆上的一首偈語:

「五十年後王陽明,開門猶是閉門人;

 精靈閉後還歸復,始信禪門不壞身。」

耶魯大學醫學博士Brian Weiss用催眠回溯療法蒐集了許多病人的前世資料,寫了《前世今生》(Many Lives, Many Masters)系列的5本暢銷書;其前世今生的輪迴觀點其實跟華人的輪迴觀很像。

不過,他認為同一批靈魂會生生世世的降生在一起的觀點,劉杯杯頗不以為然;真是生生世世都要跟同一批人一起混的話,其實蠻無聊的。

看來孟婆湯或是劉德華那一杯忘情水是很有必要的。

正跟隨行同仁胡說一些前世今生的觀點下酒時;同仁說他有個朋友生了三個女兒,上輩子不知道做了什麼?一下子有3位前世情人。

嗯,劉杯杯沒有前世情人,上輩子守身如玉,這輩子讓劉媽媽賺到。

你也在看網路小說喔 | 劉廣華

劉杯杯從小活潑可愛聰明伶俐人見人愛,是個有為有守的好小孩;大人看了都說,反攻大陸收復山河解救大陸苦難同胞的重責大任都在我們這一代的身上。

知書達禮品學兼優的劉小弟兢兢業業夙夜匪懈肩負著這樣的重責大任,一直到…

劉小弟開始手不釋卷的看起小說來了。

先是故事情節奇詭炫麗的武俠小說;仙丹異果紅靈芝加上可增長一甲子功力的玄蔘是一定要的啦。

山洞裏頭的那個被六大門派圍捕,琵琶骨鎖上寒冰鐵鍊滿頭白髮的前代魔頭,一看到天資聰穎身負血海深仇,卻又是百年難得一見練武奇才年方弱冠的主角,覺得一身絕學後繼有人,忍不住就出手打通主角的任督二脈,60年功力現賺。

面若敷粉唇若塗朱的主角馬上開始仗劍除魔走天涯,縱橫四海蕩諸邪,跨越千山斬群妖;最後獲得武林盟主娶八個老婆。

到如今,想起那故事情節來還覺得蠻過癮的,嘿嘿嘿。

又一陣子迷上言情小說;瓊瑤的《六個夢》故事一個比一個淒涼悲慘,情感豐富的少年劉杯杯跟著婉君哭了又哭,淚乾腸斷,一整天茶飯不思,栖栖惶惶悽悽慘慘戚戚。

海鷗飛著飛著,慕槐羽裳私奔去,羽裳香消玉殞,小眉出現了;哎,妳到底愛我不愛?

還有那庭院深深深幾許,離家出走的章含煙啊,妳到底回不回來?霈文都瞎了妳知道嗎?

後來突然有一天少年劉杯杯不再傷春悲秋,開始科幻人生,看衛斯理、原振俠、羅開、高達從外太空一路冒險到地心深處,外星人機器人地底人獸人殭屍妖狐老貓打成一團。

慘綠少年啊,都沒在讀書,倒是裝了一肚子的公侯將相才子佳人英雄豪傑大俠冒險家妖魔鬼怪狐仙狼人的故事與傳奇。

這一陣子突然喜歡起大陸網路小說。

先是對官場小說愛不釋手。

大陸本就是官本位社會,官場中的人際關係利害衝突權力鬥爭爾虞我詐,讓人看來痛快無比。

架空歷史穿越小說也很值一讀;許多作者有豐富歷史背景,故事寫來很有底氣,描述當朝官銜品秩議政制度施政利弊絕不含糊;就是有時愛國主義作祟,寫著寫著就獨剩中國大陸一枝獨秀,千年前就開始工業革命煉鋼開鐵路,研究蒸汽機發明砲彈,打得四夷臣服,周遭國家通通打入蠻荒蒙昧社會,十足意淫。

穿越言情宮鬥小說像是《步步驚心》之類的,劉杯杯不太愛看;不過,在大媽大嬸已婚未婚小姐群中應是風靡不已吧?

再有如劍俠仙佛小說像是誅仙》、《偷天》、《花千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之類的,也都拍成電視劇,顯然有廣大的讀者跟觀眾。

早期也流行過一陣子像是《鬼吹燈》之類的盜墓小說,由於布局奇詭題材新鮮,也很有人追讀。

劉杯杯愛讀網路小說,一方面因為隨手可得也不花錢,一方面也確實是從小就喜歡看小說;不過,總感覺沒在幹正事,有些不好意思對人言。

最近,跟幾位同仁聊天,突然發現同好不少;看來,可以大聲說:

「你也在看網路小說喔?」了。

不知才害怕 | 劉廣華

多年沒去東馬,人都要漸漸不認識了!

國際教育首重人脈,無論是自小認識的總角之交、布衣之交、貧賤之交,還是長大之後的金蘭之交、君子之交、肺腑之交,都是一樣的;有人就要認識,有朋友就要交往。

你來我往情深意長、不來不往人走茶涼!

國際教育從業人員腿要勤,不跑行程不跑教育展就跟將軍不上戰場,運動員不比賽一樣,失去根本了!

特別安排2020年首發東馬教育展砂勞越美里、沙巴亞庇各參加一場;哪知臨行前深夜砂勞越州政府才突然宣佈,有陸港澳台韓旅遊史之外國人不得入境;還真就有友校同業時機不巧恭逢其盛,到了美里之後,還硬是給原機遣返。

其實馬來西亞疫情並不嚴重,全國13州之中,也就是沙勞越一州嚴格實施防堵;想來應該是主政者擔心害怕疫情趨嚴吧?

想到害怕這件事。

人皆有所怕;有錢人怕沒錢,沒錢人怕生病,政治人物怕落選,演藝人員怕不紅。

萬物相生相剋,各有所怕;烏龜怕鐵鎚,蟑螂怕拖鞋,吸血鬼還怕大蒜哩!

新冠病毒會讓我們染病,我們當然害怕。

可是,相較於每年都要來的流感,新冠肺炎就算傳染力強,以目前有限病例看來,其實其致死率較諸MERS、SARS都有所不及;再用個不恰當比喻,台灣一年車禍死亡人數都要達3000人以上,要比致死率,新冠肺炎其實還排不上號。

那麼我們在怕什麼?

其實我們怕的是,「不知」。

因為不知道新冠病毒是什麼,有多嚴重,會讓我們怎樣,要怎樣對付它?所以恐慌,所以害怕。

這就跟小時候怕黑是一樣的;因為不知黑暗中有什麼,所以擔心,等知道黑暗中藏有什麼東西了之後,就不那麼害怕了。

有一種遊戲叫做恐怖箱;曚眼讓人用手觸摸箱中物品。

很多綜藝節目都曾經用過這個梗,尤其當觀眾看到女藝人一邊觸摸著明明是平淡無奇的東西,卻還一邊嚇得花容失色的時候,更是樂不可支。

女藝人誇張表演製造節目效果以取悅觀眾誠然有之,但也有真正害怕的成分在裡面吧?因為不知道會摸到什麼,自行腦補的結果,就是越想越害怕。

有說是,「不知」怎會害怕呢?所謂「初生之犢不畏虎」,「不知」應該是會讓人不怕才是吧!

這其實是「無知」,而非「不知」;這是因為初生之犢搞不清楚老虎有多厲害,以為是貓,所以不怕。

「黔驢技窮」的故事,剛好提供一個反證。

貴州原來沒有驢,被人帶到貴州後,在剛開始時,因為身軀龐大,叫聲淒厲,可把貴州的那隻老虎嚇壞了,因為不知是什麼東西;等搞清楚那驢子除了大聲叫,也就只會空踢兩下,再也沒有別的本領了,那老虎也就撲上去將驢子咬死了。

真心期待,醫學專家們趕緊搞清楚新冠肺炎是什麼東西之後,一口把它咬死!

佛法須自我完成沒有依靠 | 林長東

看到韓國新天地教會的活動,也想到國內妙禪信徒聚會的一些剪影,令人諸多感慨!

人到世間一趟,到底為的是什麼?為什麼那麼多人要在宗教或神靈的信仰中,尋找依靠或安慰?為什麼人不能在自我人格、道德及智慧的淬鍊中得到心安或自肯!

這是為什麼我從大學時代受過洗禮的教徒,愛讀尼采、專研五術、再入佛海,
最後定於一句佛號的生命歷程!

因為佛法不是教你迷信、教你拜偶像,而是教你如何層層打破一切迷障,從外相到內心!讓你通體明透、不囿一法、亦不捨一法!得到身心的全然自由,即真正的解脫!而解脫也決不是毫無作為!

是不盡有為、不住無為!

自在地融入整個法界,無自無他、無始無終、納須彌於芥子!其大無外、其小無內,浩浩乎凌虛御空而不知其所止!藹藹乎澍甘露霖法雨潤乎無窮!這才是生命的境界!

許多年來我以維摩居士為榜樣、為明燈,以《維摩詰經》「菩薩行品」為自我實現、自我完成、自我惕勵的法雨!我不希望自己有任何依靠,所以很多年了,不再祈求,不再祈求我那如母的觀音!因為我不能是弱者!一切法、一切菩薩,只能是那指月的手指!而自我完成、不能有任何依靠,那是永恆的自性之光,只靠你自己去發現、去成就!

希望所有生命,都能走出自己的光彩,不粘不著、燈燈無盡!

……….阿彌陀佛

明天跟意外哪個先到 | 劉廣華

聽到一句感嘆:「明天還是意外,不知道哪一個先來?」

劉杯杯聞之大有感觸!

是啊,人生在世,諸行無常;任你英雄豪傑凡夫俗子智愚賢不肖,面對周遭人事物的起起落落分分合合生離死別,歡喜也罷、悲傷也罷,所有事情的發生,都在你我意料之外;再怎麼的錯愕與驚訝,又有誰能掌握?

記得以前有個系列保險廣告,描繪的就是在你我一般的日常生活中,隨時都會發生意外,以世事難料死神就在你身邊為主要訴求。

還有《絕命終結站》(Final Destination)系列驚悚電影中,內容刻畫的就是各種浴室滑倒、巴士撞翻、鐵片飛來、玻璃碎裂、招牌墜落等等匪夷所思的恐怖喪命方式;凡此種種,莫不在說明一件事:

人生無常!

真實的例子更多。

力挽狂瀾拯救家族企業猶當盛年的企業家敵不過病魔;前一分鐘還在觥籌交錯的成功人士,一個踉蹌,下一分鐘已陳屍階梯下;世界知名球星說墜機也就墜機了。

這都是知名人士,還有個故事可供後人憑說;更有許多在風災土石流地震海嘯各種災難中消失的無名生命,一個個故事一個個人生都還沒來得及展開,也就雨打風吹去,消失無蹤了。

普通人如你我,人人都希望維持現狀,保護現在的擁有;對未來充滿了期待,期盼事事都可以依照預期,都可以依照規劃;我的未來我主導、我的人生我安排。

可是,生命的本質其實卻是充滿了未知跟意外的,個人的固執堅持跟計劃往往都是徒勞的;並不是每個人的明天都一定會如期而來的,任何人都可能就在今天結束所有的一切。

人生無常!

怎麼辦?

面對無常,佛家其實是悲觀的,認為一切事物皆是因緣所生,總會漸而敗壞;人生從生到死,萬物從有到無,一切都是空的;就像《金剛經》所說的: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道家達觀一些,認為無常本就是永恆的變化,萬物永遠都在變化,無中生有、有生於無;世間唯一的不變就是會變。

兩家對無常的解釋雖然不太一樣,認為沒有甚麼是永恆卻是一致的。

生命本來的樣貌就是不按牌理出牌,而既然無常乃人生之常,那麼就要接受;既然不知道下一秒會怎樣,就無妨去享受;如果未來永遠是可以預期的,那人生豈不就像是讀過的舊報紙,乏味又無趣。

人生自然要無常,才會有驚喜,生活才會過的五彩斑爛。

在2016年的韓劇《鬼怪》中,女主角池恩卓在知道自己注定要從高處摔死之後,隔天就繼續精神奕奕的準備出門打工,因為她不要困在家中發抖度過餘生,要打工要考大學,要活著。

多麼正面的人生態度!

是的,誠如西方俗諺所說,what has happened has happened, life has to go on!

管它明天跟意外哪個先到! 珍惜當下、活用今天;該吃就吃,該睡就睡,該喝就喝!

乎乾啦!

易中天和于丹的結局 | 盛嘉麟

蔣勳已經不再如日中天了,余秋雨沒看他出新書了。我覺得江郎才盡不是悲劇,而是人間常態,除非你大才細放、持久終身,但是細放沒有名利,你要另有謀生的本事。

十年前聽易中天講三國,極盡享受時,第一次看到于丹講《論語》,還買來CD,仔細聆聽,于丹教授兼具美麗及言談,真是紅極一時。但是我相信江郎才盡的道理適用到每一個人,記得李敖後來出的書幾乎就是從他以前的著作裡挑來翻去的湊成一本一本,只為了多賺點錢,即使我懍於他的聲望,也在失望兩三次以後不再買他的書了。

好像易中天有相當歷史、文學、藝術、美學…..的才華,除了講三國之外,他還講《文心雕龍》、美學思想、漢代風雲人物、先秦諸子百家爭鳴。江郎才盡後,在講壇偶而被人挑戰,從廈門大學中文系教授退休,2013年隱居江南某鎮,潛心寫作《易中天中華史》(類似中國通史,但包括一點歐洲)。回歸平淡,晚景不錯,現已73歲。

于丹和易中天不同,她把自己放在兼具學者和明星的地位,講解《論語》暴紅之後,再講《莊子》,再講《遊園驚夢》(崑曲),後來變成指導人生的導師地位,以孝敬、智慧、誠信、學習、治世等方面為題,演講各地,終於露出善於言辭包裝,缺乏學識實力的弱點。在一次遠赴倫敦的講學,過度要求明星級的食宿,指責隨行的生活、翻譯等服務人員,引起隨員離去,拒絕為于丹工作,稱為倫敦事件。2012年一次在北大談崑曲,因為見解淺薄,嚴重低估北大學生的程度,被觀眾轟下講台,然後再掀風波,被迫卸任北師大黨委書記的職務。于丹55歲,目前做一些教學及策劃的工作,回歸平淡。

總之,江郎才盡不是悲劇,而是人間常態。

不自殺聲明 | 劉廣華

收到Google時間軸上個月的紀錄;打開一看,一整個月每天的活動就是家中、桃園校區、台北校區3個點;3點間由不同顏色線條連成一個大大的三角形,3個點上還分別布滿密密麻麻大大顆的紅點,表示最常造訪的地點。

想想也應該如此,先是學期結束,接著過年,再來就是新冠肺炎,開年以來完全沒有海外差旅;而只要在台,大概每天就是這3個點來來去去。

原來劉杯杯是個如此乏味的人,連Google都認證了;難怪每次跟劉媽媽吵嘴後威脅說要離家出走去夜店時,劉媽媽反應都是冷冷的,眼一翻鼻一哼唇角迸出一句:「去呀!」

看來應該是看穿了劉杯杯老狗玩不了新把戲。

想到多年前讀過倪匡一篇懸疑推理謀殺小說《規律》,故事大概是:

有人花一年時間跟蹤並拍攝一個科學家一年的生活,剪輯之後匿名寄給科學家看;科學家就是每天研究室、餐廳、家中來去,循環不已,軌跡極為規律。

接著又寄了一捲紀錄一種土蜂生活的片子;科學家發現土蜂也是在蜂巢裡循定點無意義的來來去去兜圈子,連行動的軌跡都跟自己的生活所差不多;科學家頓時萬念俱灰,不知生命的意義在哪裡?

隔天科學家就自殺了。

劉杯杯讀這小說時,覺得這樣的佈局也太過匪夷所思。

啊,這樣就要自殺啊!

科學家這樣的生活跟許多如你我般的上班族是一樣的。

週一上班,週五放假,匆匆一週容易逝;早餐中餐晚餐都在一樣的攤子速食店或自助餐解決;如困獸在籠子裡繞圈圈一般,一天的活動範圍不出家中、公司、餐廳,來來去去走著;有那帶便當的,還少去了一個餐廳;一日日的敲著鍵盤,電腦開了又關了;一週週、一月月、一年年的過去,漸漸的就視茫茫髮蒼蒼齒牙動搖了。

說是如此,可是大家不都是這樣嗎?劉杯杯其實不太服氣,這樣的生活真有如此不堪嗎?

誠如老子所言:「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口爽,馳騁畋獵,令人心發狂;難得之貨,令人行妨。」

豐富絢爛多采多姿五光十色的生活其實並不美好,是要付出代價的。

平心而論,如果有人真的像007情報員詹姆斯龐德那樣過日子,那應該活不長。

他那種天天醇酒美人大魚大肉,沒事就來一杯馬丁尼的生活過下來,沒幾年應該就有高血壓高血脂高膽固醇加腎虧還有痛風了吧?再來幾次晝夜顛倒的秘密行動,又緊張又刺激心情起伏不定還熬夜,也可能會內分泌失調;如果拯救世界失敗,說不定也會得個憂鬱症什麼的吧?

其實,平凡規律的生活絕對是一件好事,安於平凡才會平安;規律生活才能健康。

劉杯杯其實還是蠻喜歡這種平凡規律的生活的;再看一眼Google時間軸,想到那個科學家,嗯,不知道要不要發一份不自殺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