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跟意外哪個先到 | 劉廣華

聽到一句感嘆:「明天還是意外,不知道哪一個先來?」

劉杯杯聞之大有感觸!

是啊,人生在世,諸行無常;任你英雄豪傑凡夫俗子智愚賢不肖,面對周遭人事物的起起落落分分合合生離死別,歡喜也罷、悲傷也罷,所有事情的發生,都在你我意料之外;再怎麼的錯愕與驚訝,又有誰能掌握?

記得以前有個系列保險廣告,描繪的就是在你我一般的日常生活中,隨時都會發生意外,以世事難料死神就在你身邊為主要訴求。

還有《絕命終結站》(Final Destination)系列驚悚電影中,內容刻畫的就是各種浴室滑倒、巴士撞翻、鐵片飛來、玻璃碎裂、招牌墜落等等匪夷所思的恐怖喪命方式;凡此種種,莫不在說明一件事:

人生無常!

真實的例子更多。

力挽狂瀾拯救家族企業猶當盛年的企業家敵不過病魔;前一分鐘還在觥籌交錯的成功人士,一個踉蹌,下一分鐘已陳屍階梯下;世界知名球星說墜機也就墜機了。

這都是知名人士,還有個故事可供後人憑說;更有許多在風災土石流地震海嘯各種災難中消失的無名生命,一個個故事一個個人生都還沒來得及展開,也就雨打風吹去,消失無蹤了。

普通人如你我,人人都希望維持現狀,保護現在的擁有;對未來充滿了期待,期盼事事都可以依照預期,都可以依照規劃;我的未來我主導、我的人生我安排。

可是,生命的本質其實卻是充滿了未知跟意外的,個人的固執堅持跟計劃往往都是徒勞的;並不是每個人的明天都一定會如期而來的,任何人都可能就在今天結束所有的一切。

人生無常!

怎麼辦?

面對無常,佛家其實是悲觀的,認為一切事物皆是因緣所生,總會漸而敗壞;人生從生到死,萬物從有到無,一切都是空的;就像《金剛經》所說的: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道家達觀一些,認為無常本就是永恆的變化,萬物永遠都在變化,無中生有、有生於無;世間唯一的不變就是會變。

兩家對無常的解釋雖然不太一樣,認為沒有甚麼是永恆卻是一致的。

生命本來的樣貌就是不按牌理出牌,而既然無常乃人生之常,那麼就要接受;既然不知道下一秒會怎樣,就無妨去享受;如果未來永遠是可以預期的,那人生豈不就像是讀過的舊報紙,乏味又無趣。

人生自然要無常,才會有驚喜,生活才會過的五彩斑爛。

在2016年的韓劇《鬼怪》中,女主角池恩卓在知道自己注定要從高處摔死之後,隔天就繼續精神奕奕的準備出門打工,因為她不要困在家中發抖度過餘生,要打工要考大學,要活著。

多麼正面的人生態度!

是的,誠如西方俗諺所說,what has happened has happened, life has to go on!

管它明天跟意外哪個先到! 珍惜當下、活用今天;該吃就吃,該睡就睡,該喝就喝!

乎乾啦!

易中天和于丹的結局 | 盛嘉麟

蔣勳已經不再如日中天了,余秋雨沒看他出新書了。我覺得江郎才盡不是悲劇,而是人間常態,除非你大才細放、持久終身,但是細放沒有名利,你要另有謀生的本事。

十年前聽易中天講三國,極盡享受時,第一次看到于丹講《論語》,還買來CD,仔細聆聽,于丹教授兼具美麗及言談,真是紅極一時。但是我相信江郎才盡的道理適用到每一個人,記得李敖後來出的書幾乎就是從他以前的著作裡挑來翻去的湊成一本一本,只為了多賺點錢,即使我懍於他的聲望,也在失望兩三次以後不再買他的書了。

好像易中天有相當歷史、文學、藝術、美學…..的才華,除了講三國之外,他還講《文心雕龍》、美學思想、漢代風雲人物、先秦諸子百家爭鳴。江郎才盡後,在講壇偶而被人挑戰,從廈門大學中文系教授退休,2013年隱居江南某鎮,潛心寫作《易中天中華史》(類似中國通史,但包括一點歐洲)。回歸平淡,晚景不錯,現已73歲。

于丹和易中天不同,她把自己放在兼具學者和明星的地位,講解《論語》暴紅之後,再講《莊子》,再講《遊園驚夢》(崑曲),後來變成指導人生的導師地位,以孝敬、智慧、誠信、學習、治世等方面為題,演講各地,終於露出善於言辭包裝,缺乏學識實力的弱點。在一次遠赴倫敦的講學,過度要求明星級的食宿,指責隨行的生活、翻譯等服務人員,引起隨員離去,拒絕為于丹工作,稱為倫敦事件。2012年一次在北大談崑曲,因為見解淺薄,嚴重低估北大學生的程度,被觀眾轟下講台,然後再掀風波,被迫卸任北師大黨委書記的職務。于丹55歲,目前做一些教學及策劃的工作,回歸平淡。

總之,江郎才盡不是悲劇,而是人間常態。

不自殺聲明 | 劉廣華

收到Google時間軸上個月的紀錄;打開一看,一整個月每天的活動就是家中、桃園校區、台北校區3個點;3點間由不同顏色線條連成一個大大的三角形,3個點上還分別布滿密密麻麻大大顆的紅點,表示最常造訪的地點。

想想也應該如此,先是學期結束,接著過年,再來就是新冠肺炎,開年以來完全沒有海外差旅;而只要在台,大概每天就是這3個點來來去去。

原來劉杯杯是個如此乏味的人,連Google都認證了;難怪每次跟劉媽媽吵嘴後威脅說要離家出走去夜店時,劉媽媽反應都是冷冷的,眼一翻鼻一哼唇角迸出一句:「去呀!」

看來應該是看穿了劉杯杯老狗玩不了新把戲。

想到多年前讀過倪匡一篇懸疑推理謀殺小說《規律》,故事大概是:

有人花一年時間跟蹤並拍攝一個科學家一年的生活,剪輯之後匿名寄給科學家看;科學家就是每天研究室、餐廳、家中來去,循環不已,軌跡極為規律。

接著又寄了一捲紀錄一種土蜂生活的片子;科學家發現土蜂也是在蜂巢裡循定點無意義的來來去去兜圈子,連行動的軌跡都跟自己的生活所差不多;科學家頓時萬念俱灰,不知生命的意義在哪裡?

隔天科學家就自殺了。

劉杯杯讀這小說時,覺得這樣的佈局也太過匪夷所思。

啊,這樣就要自殺啊!

科學家這樣的生活跟許多如你我般的上班族是一樣的。

週一上班,週五放假,匆匆一週容易逝;早餐中餐晚餐都在一樣的攤子速食店或自助餐解決;如困獸在籠子裡繞圈圈一般,一天的活動範圍不出家中、公司、餐廳,來來去去走著;有那帶便當的,還少去了一個餐廳;一日日的敲著鍵盤,電腦開了又關了;一週週、一月月、一年年的過去,漸漸的就視茫茫髮蒼蒼齒牙動搖了。

說是如此,可是大家不都是這樣嗎?劉杯杯其實不太服氣,這樣的生活真有如此不堪嗎?

誠如老子所言:「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口爽,馳騁畋獵,令人心發狂;難得之貨,令人行妨。」

豐富絢爛多采多姿五光十色的生活其實並不美好,是要付出代價的。

平心而論,如果有人真的像007情報員詹姆斯龐德那樣過日子,那應該活不長。

他那種天天醇酒美人大魚大肉,沒事就來一杯馬丁尼的生活過下來,沒幾年應該就有高血壓高血脂高膽固醇加腎虧還有痛風了吧?再來幾次晝夜顛倒的秘密行動,又緊張又刺激心情起伏不定還熬夜,也可能會內分泌失調;如果拯救世界失敗,說不定也會得個憂鬱症什麼的吧?

其實,平凡規律的生活絕對是一件好事,安於平凡才會平安;規律生活才能健康。

劉杯杯其實還是蠻喜歡這種平凡規律的生活的;再看一眼Google時間軸,想到那個科學家,嗯,不知道要不要發一份不自殺聲明?

以初心示女兒 | 林長東

女兒好!
那天早上的明月真好,爸一早去爬山拍下!那麼無瑕地掛在天空,如果那就是一份人生的夢想、理想,高掛在內心深處,成為生命永恆的追尋,那該多好!

爸這一生很平凡,平凡的不堪記述,那是因為我缺少一個偉大的夢想或堅持的信念!雖然隱約之間也因生活的顛躓,而形成一些類似信念的價值觀,但終究不能給我大無畏的前進力量!

從小妳曾祖母總是告訴我,她與孩子,也就是妳祖父的辛苦,因妳曾祖父36歲早逝,曾祖母守寡含辛茹苦,與獨子相依為命,走過非常艱辛的歲月!所以曾祖母要爸爸記住父親如何的不容易,要爸爸能孝順,能分擔起那個曾經危如累卵的家!於是在爸年少的心中,就形成了一種強烈的責任,為我成長的林家付出心力,承擔起家族的責任!

爸是在責任的驅動下,走過大半的人生!所以爸曾經無怨無悔地為家族及每一個成員付出心力,代我父親,也就是妳的爺爺,負起許多責任,也就是妳母親不太諒解的許多事情的根源!因為,爸爸除了是妳的父親,爸也是一個家族的脊樑!

妳祖父有八個孩子,就靠一些農作及小店維持家計,在馬祖戰地戒嚴的歲月中,經過曾經毫無王法的歲月,再到74軍撤退到馬祖、軍管的日子,要養八個孩子長大、讀書、成家,其間難處確實不小!爸雖是老二,但大伯十幾歲離家從軍,所以爸在家中是實質的大兒子,必須為妳祖父扛下一些擔子,如是而已,也是爸年少的初心,回首來時路,爸問心無愧!

在責任心驅動下的人生,是被動的壓力,雖然爸在中年於佛教的理念下,也曾認養20個貧童,成為某大醫院弱勢病患的長期資助人!也付出了20餘年,但那都是微不足道的人間小景,不是一個波瀾壯闊的人生!因為,爸缺少了一個偉大的夢想,及生命中一個堅實的信念!

一晃眼妳與小敬都長大了,妳現在更是兩個女兒的媽媽!爸看妳工作認真、也很乖,但是人生只是過日子,那是不夠的,生命須要源源不絕的動力,使妳虎虎生風地前進!所以爸希望妳與小敬,該好好的想想,妳的夢想是什麼?為自己建立一個如明月的標桿,在內心深處能主動地喚起自己的生命力,並在正確、優越的價值與信念下,勇健前行!

爸漸老邁,能照顧妳們的已不多,但是如果妳們都有強烈的夢想、堅定的信念,那不論我在不在人間,相信妳們都會活的精彩,活出妳們一生美麗的景象!這是爸爸期待的!

爸留給妳們的生活資源並不牢固,只有在妳們的內心建立起夢想的堡壘、鋼鐵的信念,才能陪妳們度過一切生命的逆流與險阻!此刻夜幕漸沉丶爸在午後寫下這篇,希望妳們看後有所思考,能對妳們有幫助!

…..阿彌陀佛

30而立 | 劉廣華

第一批90後的30歲了;無論喜歡或不喜歡,30歲如期而至。

啊,30歲了!怎麼辦?

人生在世,30歲儼然是一道關卡;30歲之前,好像就還是孩子,可以笑可以鬧,可以耍賴,可以不認真,可以恣情放縱,可以任性而為。

在30歲以前,就算是做錯事了;好嘛好嘛,以後不會了啦!父母長輩長官老師無計可施的搖搖頭;好吧,一句「以後不要再犯」,也就算了。

暮去朝來,倏忽之間已屆30。

恍似就在一夜之間,周遭家人朋友長輩的態度都變了;原來愛憐地看著,隨你讓你任你胡鬧的眼光不見了,所有的人似乎一下子就都嚴格起來。

可以盡情揮灑五彩斑爛熱力四射宇宙無敵的青春,就在29歲的最後一夜化為灰燼。

都30歲的人了,要結婚囉!該生小孩了吧!當主管沒?甚麼時候買房子?爸媽老了,自己要會想….。

也是,30歲就好像區隔大人跟小孩的分界線;切開了幼稚與成熟、負擔與承擔、依賴與自立。

如果現代人30歲才算長大成人;那其實古時候有許多中外名人在30歲前就已功成名就。

亞歷山大大帝剛滿30歲就征服了大半個世界,建立了當時世界領土面積最大的帝國。

漢武帝時期的大將霍去病20幾歲就大破匈奴,豪壯的喊出「匈奴未滅,何以家為」的名句。

岳飛30歲已經是抗金名將,激昂高唱「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

文人裡面,寫出「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的王勃;「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的納蘭性德;「天若有情天亦老」的李賀;連寫出「冬天已經到來,春天還會遠嗎?」(If winter comes, can spring be far behind?)的英國浪漫派詩人雪萊(Percy Bysshe Shelley),都是在不到30歲時就已寫出千古傳誦的名句。

遺憾的是,這些名人除了岳飛之外,都在不到30歲時就已英年早逝。

對他們而言,30歲不是分界線,而是終點線;一輩子的豐功偉業縱橫才氣像煙火,絢爛卻短暫,烈火烹油般的,就在30年內一下花完。

可以慶幸的是,多數現代人的30歲就是分界線,也是人生下個階段的起點。

所謂「三十而立」;三十歲的人,應該已經確定自己的人生目標與發展方向,可以依靠自己的能力獨立承擔責任,讓自己本身、自己事業、跟自己家庭都可以站得起來。

道理上也應如此,在脫離二十幾歲的青澀稚嫩迷惘,甚或意氣風發不可一世之後,本就應該變得更沈穩,更有方向。

想到一個笑話。

有位仁兄請算命大師算一下終身事業運勢:

算命師說:「嗯,依照你的掌紋看起來,你在30歲之前都會過得非常辛苦啊。」

仁兄滿懷希望的問:「那…30歲以後呢?」

算命師說:「30歲以後,你就習慣了」。

已經經歷了些人生角色轉換、職場磨練的30歲的你,可不要習慣了!

就這樣吧 | 劉廣華

2020年瘟神當道,國際教育一片哀鴻遍野,連個年都沒法好好過;先是陸生回不來、再是港澳生到不了,接著姊妹校交換生不敢來,本校交換生出不去,隨之海外實習駐點義工的華語師資案延後實施,最後是來台遊學團、假日學校也都紛紛取消。

尤其令人翻白眼的是,連越南、菲律賓、蒙古國都要禁止台灣人入境!

Hello! 我們還比較怕去好嗎!

我們鎖人家、人家也鎖我們!

更無奈的是,原本為了因應境外生返台在校居家檢疫需求所作的準備,購買的用品,相關的安排與演練,都作了白工,預算也白白浪費;有些學生原本都已經簽證機票準備好了,這下也全部泡湯;不能成行也不是她們的錯,多少要設法支援一二。

天災吧!怨誰都不對,就是形勢比人強;無可奈何之下,只能徒呼負負了。

就這樣吧!

或有人說,天災當然無可奈何;但「就這樣吧」的人生態度太消極了,是妥協,是將就,充滿無奈;人生在世只要還有機會就應該與獸爭、與人爭、與天爭;立定目標之後,就堅持到底,不達目的不罷休,敢與天地爭短長。

這很好;堅持到最後一分鐘的態度本就是成功的要素,也是高度自我期許人士的基本要求。

不過,在環境不允許的狀況下,這種態度卻也容易讓自己陷入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困境;人對於明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事情,一往無前的勇敢作去,到底是為了理想而奮鬥還是愚蠢的自殺行為?

這當然是兩說。

為了彰顯某種理念而奮不顧身,究其實際,其目的其實是在彰顯那理念,而不是保全自身;所以,理念彰顯了,目的也就達成了,本身有沒有獲得保全,倒不是重點。

反過來說,如果不是為了彰顯理念,卻在事無可為之時,依舊無視實況,不依不饒的作去,那就是傻了,飛蛾撲火,自取滅亡。

人,總是要妥協的;尤其對於無法違逆的狀況更是如此。

天是無法逆的!

歌唱團體《動力火車》有一首歌叫作《那就這樣吧》,說的是戀人分手:

不要哭了嗎

該哭的人是我吧

你都坦白愛上了他

我有什麼辦法

我也同意啦

既然你提出想法

我們不要拖拖拉拉

就從明天開始吧

那就這樣吧

直白的歌詞,唱出的是不得不的妥協;但這種妥協卻不能以意志不堅或是失敗者放棄者的藉口視之;這其實是一種審時度勢的智慧,是順勢而為。

摯友情淡,家人漸遠,兒女自有想法;天要下雨擋不住,娘要嫁人沒法攔;春天就是過了,無可奈何花落去;人生充滿了各種無能為力,無可奈何。

啊,不然咧?

既然不行,「就這樣吧」!

說白了,這是在無可奈何狀況下的一種權衡,一種取捨;看來好像也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了,那就該認輸就要認輸,該放下的就要放下。 打掉重練,重新再來(握拳)!

口罩口罩我愛你 | 劉廣華

這幾天上街,一眼望去滿街都是戴口罩的蒙面人;沒戴口罩的,醫院郵局銀行賣場甚至寺廟都進不去,在捷運公車火車等大眾運輸工具上也一定遭白眼。

有那不小心咳兩聲的,人人畏之如蛇蠍,挨挨擠擠的四周馬上騰空;很有效,嫌搭捷運太擠的人,可以試一試。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緊急人人自危,戴口罩本來就意在自保;更何況政府官員專家學者搖搖擺擺的一會兒說疫情嚴重,要最高防範規格,一會兒卻又苦口婆心的說,有需要才戴;搞得沒有專業的庶民百姓無所適從。

好吧,我就是不懂才要聽你的,你又講得顛三倒四的,我怎麼相信你?

只有自力救濟;料敵從寬,安全不嫌多,戴就是,我就是有需要才戴啊!

不讓我戴,變喪屍怎麼辦?先咬你官員專家學者們!

戴口罩沒什麼學問,就是意在防護;防病毒細菌,防煙霧灰塵,防風霜露雪,防日曬雨淋。

不過,其實從2003年SARS之後,世界各地戴口罩的人就已經大量增加,一年四季都有;而且戴口罩的目的也早已經超過最原始的防護功能。

有人搭車搭機搭火車睡覺會戴口罩,以免在其他乘客面前打呼流口水嘴巴張開醜態畢露。

有睡太晚,驚醒後趕上班來不及洗臉化妝刷牙的,先戴個口罩出門,免得嚇人。

新陳代謝不對勁時,遮遮粉刺青春痘牙齦發炎嘴唇泡疹甚麼的,也蠻好。

有心懷不軌的,配上墨鏡再戴個帽子就變藏鏡人;偷雞摸狗打劫強盜,躲債跑路,摩鐵約會小三都很適宜。

聽說口罩還有提升顏值的功能。

像是最近幾年就出現所謂的「口罩美女」,指的是女生戴上口罩,就露個眼睛,讓人自行腦補,對其面貌產生幻想;日本就有電視節目在街頭隨機訪問戴口罩年輕女性,請她們脫下口罩,再做口罩前口罩後比對。

落差果然蠻大的。

既然口罩功能那麼多,就不能太陽春,市面上百花爭放百鳥齊鳴,甚麼口罩都有。

有那豪華版的口罩,墨黑淺粉銀灰亮金雪白淺藍深藍等各種繽紛顏色都有。

有加強版的,用冰絲絨布蠶絲緞面不織布高級材質製成;除了基本防護功能之外,還透氣保濕保暖,也可以加長加厚,或乾脆變全罩式,連頭都遮了。

還有搞笑版的,畫在口罩上的豬鼻子狗鼻子噘嘴裂嘴撇嘴歪嘴露大板牙的各種圖案都有。

看口罩多麼的有用,功能豐富百變百搭!

口罩之為物也;說是小東西,卻增進了人民健康,保護了百姓顏面,鼓動了時尚風潮,娛樂了庶民大眾,擴大了經濟發展。

更有甚者,口罩還推動了民主進程。

像是去年在香港口罩就很出風頭;抗議的要戴,鎮壓的也要戴,還搞出了一個《反蒙面法》;在2019年的香港,口罩很政治。

說得也是!

薄薄的一片口罩,可以在台灣掀起驚滔駭浪;搞得有政府好像沒政府,有過年好像沒過年,有錢好像沒錢一樣;反正都買不到。

偉哉,口罩!我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