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嗨的教師節 | 劉廣華

一早起來突然發現臉書跟Line等社交媒體上充滿了各式各樣的祝福圖片跟句子。

原來今天是教師節!

教師節還是上班,無怪乎沒感覺,一樣的早起、塞車、到學校上班,該幹啥,還幹啥。

記得以前教師節是放假的,後來因為從2001年起台灣實施周休二日,東調西挪的,教師節就剩下純粹記念了。

雖說,優良教師資深教師的表揚,師鐸獎之類的大會、慶祝活動還是照常舉行,各地孔廟也都會辦理祭孔大典,找學生跳跳八佾舞,上香行三獻禮,進行「瘞毛血」儀式,發智慧糕、長壽麵線;不過這樣的活動幾乎已經成為制式活動,真正賦予觀注的人其實也不多了。

很多國家都有教師節。

印象中最尊敬老師的國家應該是泰國吧?

泰國教師節在每年1月16日,記得有一次參訪一所泰國姐妹校,恰逢教師節,看走廊上擺滿了學生親手製作各種爭奇鬥艷的捧花;敬師典禮時,全體學生以「跪拜」的姿勢趴在地上,同唱讚歌之外,還膝行敬獻捧花給老師,莊靜肅穆盛大場景非常令人動容。

為了對老師表師尊敬,很多國家都會給老師送禮。

孔子說:

「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嘗無誨焉。」

這是說,只要準備10條肉乾來拜師,我都會認真教誨。

不過,孔子算是私人興學,沒人管發薪水,補習班班主任孔老夫子收點可以下鍋的菜,應該不算過分。

理論上,現代老師是不可以收學生禮物的。

雖說如此,過節嘛,收點小禮物還是可以的。。

像是,美國老師收收學生的手織圍巾、手工點心、賀卡、小禮物是被允許的。

德國老師更是有趣,可以收禮但不能貴重,而且收到的每一項小禮物,尤其是巧克力,都會拿出來公開展示。

韓國教師節是5月15日,為首創諺文(韓字)的世宗大王陽曆生日,學生會送康乃馨給老師。

越南教師節有放假,在每年11月20日,學生也向老師獻花。

俄羅斯教師節在10月5日,也送花,通常要送3、5、7朵這樣的單數花朵,因為雙數花朵是給過世親人的。

日本跟法國都沒有教師節;不過,日本人對教師非常尊敬。

至於台灣,真正會注意到這個節日的,大概就只剩學生,還有老師自己了。

更何況,用「師道之不存也,久矣!」來形容近年來台灣的教育環境,也應該沒有文過其實。

說是這麼說,自己學校內的相關活動,還是頗為溫馨的;學務處跟學生會都會準備卡片,寫幾句感言,送個小紀念品之類的,還是備受尊重。

今天早上有同事在line傳了個笑話,記者訪問教育主管官員:

記者:教師節發錢嗎?

官員:沒有。

記者:放假嗎?

官員:沒有。

記者:搞慶祝活動嗎?

官員:沒有。

記者:那政府設定教師節的意義是什麼?

官員:就是讓大家喊喊老師辛苦了!

記者:喊了沒有?

官員:他們自己互相喊了!喊得還挺熱鬧的。

於我心有戚戚焉,來自嗨一下。

敬祝大家教師快樂!

考試因何入夢來? | 劉廣華

青年留台,後來返鄉創業,多年下來功成名就的僑領老友在臉書上懷念40年前的留台往事,提及當時求學過程艱辛,年近花甲都還經常夢見去教務處領畢業證書時赫然被告知還有一科物理沒過,不能畢業;午夜夢迴驚醒後,才發現是虛驚一場,慶幸不已。

劉杯杯看後大笑,卻也心有戚戚焉!

就算到現在,劉杯杯都教書20年了,一樣經常夢到跟考試相關的噩夢,像是:

考試鈴都響了,一直找不到教室在哪裡;要考試了,打開試卷,卻沒有一題是會的;再不就是,突然有人告訴我,等會兒要考試,可是我事先卻一點都不知道要考試;有時是,記得要考試,卻不知道要考什麼;其他像是找不到筆,或是寫著寫著筆沒墨水了的情節,多了去。

原來對課業的憂慮竟是劉杯杯這一代人共同的恐懼,還能跨越近半世紀的時空,時不時的滲入夢中來嚇人;青春期的驚悚到了更年期,都還有效。

都畢業多少年了,還老作這種夢是怎麼回事?

《周公解夢》認為夢境會跟現實的狀況相反,像是踩到狗屎表示會撿到錢,夢見棺材就會發財,尤其是考試:

「夢考試…指日顯揚通泰之應…夢應會試,主登第之兆;夢應廷試,主鼎甲之祥」。

這說的是,夢見考試的話,再沒幾天就要飛黃騰達啦;夢見考大考,就是一定會上榜;夢見皇帝來口試,就會中狀元。

易言之,夢到考試,雖說擔心害怕,焦慮無比,但這其實是好事將臨的兆頭。

仔細想想,這說得通。

因為學校跟職場其實有很多共通之處,無論對學生或是對社會人士來說,都是日常生活的重心,有友善人際關係,有競爭對抗關係,也經常會有突然其來的挑戰;所以社會人士作考試或學校場景的夢,反應的就是白天職場上的現實。

社會人士即將面對重要提報、接待、談判、簽約場面時,面對的是類似學生時代考試的壓力,必然擔心;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狀況下,夢到學生時代的考試受挫的場景,很合理。

而也因為擔心害怕焦慮緊張,所以就會更為謹慎小心,周全準備,全神貫注;如此一來,獲得滿意結果的機會自然大得多。

當然也有不同的看法。

如果依佛洛伊德《夢的解析》的觀點來看,夢其實代表的是一些平常被壓抑,而且是與性有關的衝動或慾望,這些慾望平時被人的意識壓制,顯現不出來,只有在做夢的時候,才被潛意識喚醒,形成夢境。

這就讓人糊塗了;夢到考試失利或挫折要怎樣跟被壓抑,而且跟性有關的衝動或慾望產生關係呢?

是怕不舉嗎?

這種說法不太靠譜。

不過,就算是,也沒關係;劉杯杯號稱一尾活龍,其實就是一條泥鰍,更年期都已經快過完了,睪固酮所剩無幾,也沒有吃豬睪丸補腦的心思,佛洛伊德說是,就是吧!

大陸戰爭片《集結號》觀後感 | 郭譽申

我很久沒進電影院了,但是有時會在有線電視上看老電影。《集結號》是大陸十多年前上映的一部戰爭片,讓我看了很感動。看後上網查詢才知道,該片曾獲得金馬獎、百花獎、金雞獎等許多電影大獎。台灣很久不拍攝戰爭片了,我的個人感受,《集結號》比多年前台灣拍的《英烈千秋》、《八百壯士》等都更感人。

《集結號》主要劇情

電影起始於1948年的國共內戰。主角谷子地是解放軍的一名連長。在一次阻擊戰中,團長劉澤水命令谷連長為斷後部隊,聽到集結號後才可撤退。谷子地於是率領他九連的47名戰士在廢煤坑堅守,拖住兵力若干倍的國軍部隊,並擊退其三次進攻。

但九連自身也死傷慘重,谷子地因為炮彈爆炸聽力受損。一部分戰士似乎聽到後方吹響集結號,認為應該主動撤退,另一部分戰士則沒有聽到集結號,認為不能撤退。最終代理指導員王金存證實沒有聽到集結號,谷子地於是決定繼續堅守。最後九連除連長谷子地外全連陣亡,遺體全被掩埋在崩塌的煤坑裡。受傷的谷子地又饑又渴,換穿國軍軍裝想到國軍陣地找食物,卻昏迷了,被反攻上來的解放軍誤認為國軍傷兵(即俘虜)而送往後方醫院。

由於戰事連綿,解放軍多次整編,谷子地被救治復原時,他已無從找到原部隊,也無法證實自己的連長身份。經過一些周折,谷子地回到了解放軍,成為炮兵連長趙二斗的傳令兵。該部隊後來赴朝鮮半島參加韓戰,谷子地英勇拯救了誤踩地雷的趙二斗,並確保其完成炮擊重要橋樑的任務,但谷子地右眼也被地雷炸瞎,趙二斗非常感激,尊谷子地為大哥。

記錄上,九連全員都是失蹤。戰後,谷子地堅持不懈地查找原部隊和戰友的屍骨,以證實死去戰友的戰功。藉著已晉升團長的趙二斗的幫助,他終於找到了原部隊的消息。谷子地在烈士陵園見到了原團部司號員小梁子,梁現在是已在韓戰犧牲的劉澤水團長所葬烈士陵園的管理處主任。司號員告訴了他真相,由於九連牽制住了大量敵軍,為了掩護主力部隊轉移,吹集結號的命令始終不曾下達。

若干年後,谷子地終於找到他藏放戰友們屍骨的煤坑,證實了他及戰友們的戰鬥經歷。軍區長官追認所有47名犧牲戰士為革命烈士,九連全部官兵授予解放獎章,並在他們曾經戰鬥的地方矗立一個紀念碑,以告慰谷子地所部官兵的在天之靈,遲來的撤退集結號最終由原團部司號員小梁子在碑前吹響。

我的觀後感

《集結號》不僅戰爭場面逼真,呈現了軍人的英勇,更深刻著墨戰士間的同袍之情,很令人感動。片中描繪的都是一般小人物。代理指導員(指導員類似國軍的政戰官、輔導長)王金存是少數受過教育的,他初上戰場,害怕得尿褲子,無法執行任務,而要被法辦;連長谷子地接納他、鼓勵他,使他也成為視死如歸的英雄。

部分戰士似乎聽到撤退的集結號,另一部分戰士則沒有聽到集結號。失去聽力的谷子地連長的裁決是,聽到集結號的戰士可以自行撤退,沒有聽到集結號的戰士隨同我繼續堅守。聽到連長不撤退,那些似乎聽到集結號的戰士都決定留下來,全連共存亡。後來,谷子地多年鍥而不捨地尋找戰友的屍骨,以證實戰友的戰功。他這樣對待部屬,難怪部屬都願意與他共生死。

在劉澤水團長的墳墓前,司號員小梁子說出,劉團長始終不曾下令吹起撤退的集結號。谷子地怪罪劉團長因此犧牲了九連的全連戰士,一時氣憤得要損毀劉團長的墳墓,曾是團長保衛員的小梁子則拼命保護墳墓。稍微冷靜之後,谷子地就能體諒劉團長當時的難處,仍視劉團長為兄弟,答應年年來祭祀相聚。

《集結號》呈現大陸對軍人的重視,尤其是對低階軍人。軍人在戰場上失蹤或戰死受到明確的區別對待,而為國犧牲的有功戰士受到國家和人民極高的尊崇。這樣能鼓舞軍人的士氣,使軍人不惜犧牲也要完成艱難危險的任務。台灣對待軍人看來是遠遠比不上的。

自嘲 | 劉廣華

觀察到最近這幾年出現了稱之為脫口秀的新式綜藝。

這種綜藝型態有別於傳統的單口相聲跟台灣80年代盛行的秀場表演,反而較類似於西方的stand-up comedy,也有人翻譯成單人喜劇、單人脫口秀、或站立喜劇。

Stand-up comedy目前在兩岸年輕人間頗為盛行,對岸以《吐槽大會》、《脫口秀大會》為代表,台灣則有《卡米地站立幫》、《博恩站起來》等在社群媒體間流傳,點閱率動輒百萬以上。

劉杯杯人老心不老,為了趕上流行,很是聽了一些;哈哈大笑之餘,也發現到這種表演方式看似隨興,好像就是一個人在台上打打嘴砲耍耍嘴皮子,逗觀眾開心而已;實則準備起來並不容易。

表演者通常要扣準流行趨勢跟時事編段子寫稿;要鋪陳,要爆梗,不然沒有笑點;節奏也得抓對,爆點跟爆點的間隔太短,觀眾反應不過來;太長,觀眾開始走神打呵欠。

兩岸間因社會關注事件跟流行次文化不太相同,笑點不太一樣,段子的切入點也就有別。

總的來說,台灣表演題材豐富,基本上毫無顧忌的碰觸政治、宗教、甚至情色議題,有時也會口無遮攔,用髒話諧音融入段子創造笑點。

大陸方面比較是一般社會性議題,以生活周遭事件為題材,應是跟政治環境有關,很多東西不能碰。

大體上,都蠻好笑的。

不過,劉杯杯老人家年衰體弱有三高,每每聽到肆無忌憚的嘲諷跟語言段子,血壓就蠢蠢欲動,感覺不是很養生。

聽來逆耳的多是嘲諷他人或針砭時弊的段子,一不小心就傷人,也容易陷入特定立場。

有人說自嘲是最高級的幽默;這種說法見仁見智,但至少較為中性。

當演出者把自己的挫折或痛苦轉化成自嘲的段子時,往往更能獲得觀眾的共鳴;像是消遣自己沒錢沒色沒人愛,自己對自己揭短,嘲弄自己的失誤,甚至禿頭麻臉腹大股圓腿短等生理缺陷,進而放大、誇張、剖析,再引申發揮,有時正話反說,自誇自讚,自圓其說,往往更能博得哄堂大笑。

憑心而論,自嘲不容易;如果沒有豁達、樂觀、超脫、自我調侃的心態和胸懷,就難以心平氣和的自嘲。

有個不知真假的笑話。

二戰德軍將領Hoffman參加宴會,緊張的侍者一不留神把酒灑在將軍的禿頭上;正當侍者戰戰兢兢地等將軍發作時,只見將軍不疾不徐的拿出手帕,擦乾禿頭,笑笑的說:

「小夥子,我禿了20幾年,這方法我也用過;沒用!」

將軍大度,舉室哄堂!

孔子周遊列國,在鄭國跟弟子失散了,惶惶然;後來有人形容他當時那樣子就像是喪家之犬;孔子坦然笑說:

「形狀,末也。而謂似喪家之狗,然哉!然哉!」

外觀其實不重要,不過,說我是無家可歸的流浪狗,可不正是如此嗎?

脫口秀也是一種藝術形式,當然可以「秀」以載道,嘻笑怒罵針砭時弊,抒發心中不平之氣,以澆胸中塊壘;不過,說到頭,脫口秀最大的目的還是搏君一粲,自嘲以娛人就好了,不必太認真。

老人與狗 | 劉廣華

劉杯杯社區中元普渡,約好時間一到,各家中庭集合擺出陣仗;3張摺疊式四方桌排成縱隊,桌上稀稀疏疏擺著幾包旺旺仙貝可樂果方塊酥之類的零食,有幾手沙士、麥茶、啤酒,還有3、5盤洗過的水果。

供桌前沿地面擺一個紅艷艷的塑膠臉盆,有些清水,盆沿搭一條嶄新的毛巾,是給好兄弟的巾衣;準備燒給普渡公的天金、太極金、普渡公金,還有給好兄弟的小銀,依序堆疊著。

今年就只有5家出來;大家焚香頂禮,一炷清香祝禱,祭拜十方靈聖,供施普渡眾生,好兄弟盍興乎來!

這就是個小社區,都是獨戶連棟,5戶連棟,兩棟面對面夾著一條狹長的中庭,總共只有10戶。

記得20年前剛搬來時,每一戶都是大約3、40歲的父母帶著7、8歲上下的孩子;雖有從商、科技業的,但還是以老師、公務員家庭居多。

平時其實互動不多,但每年中元普渡就挺熱鬧的;每戶都會出席,大人小孩滿滿的站滿中庭,3次上香的等候期間,大人聊天、大小孩也聊天、小小孩則磕碰碰的在大人腿間鑽來鑽去。

每年祭拜結束前,都會有幾家大人燒金紙,另幾家大人則自動自發的清理公共區域的枯樹雜草蕪漫枝葉,算是社區的勞動服務。

一年一年的過去,只見小孩越來越大,大人越來越老,而社區普渡出席的人卻越來越少。

也沒刻意打聽,不過從聊天中可以知道,有孩子在國外任職,有孩子外地就業,也有孩子已經結婚自立門戶了。

算一算,整個社區大概就剩大人…呃,老人了。

這其實並非劉杯杯居住社區的獨有現象,而是普遍現象。

從2018年開始,台灣65歲以上老年人口占比14%,正式進入高齡社會;而少子化的出現更讓高齡化社會的影響加劇。

事實上,2020年全國的死亡人數已經超過出生人口,死亡交叉出現,台灣人口自然增長率由正轉負。

台灣人越來越老,年輕人越來越少,社區越來越空。

不過,同時間,養寵物的家庭也越來越多了。

政府統計資料顯示,15歲以下的孩童人數逐年遞減,縮減到2019年只剩下296萬人,而寵物登記的數量從2011年的189.7萬隻,一直成長到2019年的273萬隻,堪堪要追上小孩人數;預期今年下半年,應該就會出現黃金交叉,寵物從此要比小孩多。

乍看一驚,何以致之?再仔細想想,其實也合理。

寵物可愛聽話要求少,讓主人扮萌扮醜Kuso惡搞都沒意見,餵個貓狗罐頭感謝到不行,給它三分還你七分,生活全部重心以主人為主;不會頂嘴,沒有叛逆青春期,不用花錢補習學才藝讀書,也不用煩惱它考不上好學校,找不到好工作,沒有好對象,更不會啃老,養到白眼狼回來搶養老金的可能性更是零。

感覺養貓狗寵物的CP值比養小孩高多了。

看來,以後社區中最常見的生物應該就是老人與狗了吧?

我的日本情結 | 張輝

最早的印象是,小學四年級時,母親教我簡單日文,如頭、手、腳等,父親在旁面有不悅之色,說:「你教他這些幹嘛?」從此母親未再教我日文,也從未聽過父母講日本話。

母親是滿州國日本控制東北時期的師範畢業生,當時教師面試,要會唱滿洲國國歌和日本國歌才能通過考核。(見下圖,哈爾濱 正陽北國小,母為後排左六,臉較白胖,眼較深邃者) 這跟我在美國看到的跆拳道升級測驗,受測者不論功夫多麽熟練,一定要在韓國裁判前以韓文背唸1、2、3、4到10,才能過關,如出一轍。

其二,老家巷子頭有間鐘錶店,主人高大魁梧,算是少見的台灣人樣貌,偶爾看到他攜帶長獵槍,全身獵人裝扮,帶著獵狗,說要上山打獵。那時台中民族路有家獵具行,櫥窗就擺著幾把長獵槍、空氣槍和一些如獵刀、子彈帶等的獵具,頗吸引我。鐘錶店大門是老式木板門、裡面放了一台立式的留聲機,早上一開市約九點,留聲機就傳來濃濃大和調的日本歌曲,聲音極大,走到中山路靠火車站的橋頭,都能聽到。

初二,那時喉結還不明顯,形容成乳臭未乾不為過,不知甚麼因素促使,我在作業簿紙上畫了個海盜骷髏頭,中間插了把武士刀,眼眶外還流著幾滴血 (用紅色墨水),趁清早假裝到綠川邊朗誦英文時,將紙條塞在他的木門縫隙內。紙條上大意是,不准再放日本歌曲。當天下午騎腳踏車回家,經過巷口,沒有再聽到那熟悉的日本曲調,連那骨董般的留聲機都不見了。

其三,高中時,家裡養了一條中型狗,蠻凶狠的,我爸給他取了個「吉利」的名,我剛好學了一句日文〝Nippon〞「尼蹦」,取其音同,就逕自給狗冠上此名。Nippon是「日本」的日語發音。

有天傍晚,一團日本懷鄉訪客在巷內十字路口中間指手畫腳,聲音驚動了鄰里和我家尼蹦,他們是一群二戰前曾住在此地區的日本人。尼蹦並不了解他們的思鄉情懷 (大部分日本客都是從小,甚至兩、三代,生長在這裡的),尼蹦兇猛的衝著他們狂吠,頸背上的鬃毛整排豎立著,露出森白的獠牙及犬齒,頻頻做勢撲咬。我見情勢不妙,若狗咬傷人,主人要賠錢的,連忙衝出家門,朝尼蹦和日本訪客方向大喝一聲〜尼蹦!尼蹦兩耳往後一縮,兩前足一頓,吠聲嘎然而止,剎那,空氣凝結,尼蹦垂著尾巴悻悻然回頭,一面狗眼由低往高處瞄著我,一面搖晃著尾巴。

此時我看了那一群日本觀光客一眼,他們一面看著我,一面看著狗,各個露出尷尬、驚恐又夾雜著困惑的神情。

好失落的九三軍人節 | 劉廣華

九三軍人節!

看了臉書貼文,看了日曆,喔的一聲,原來今天是九三軍人節!

曾幾何時,九三軍人節竟然需要人家提醒了?

記得以前九三軍人節很盛大的;早早的,報刊雜誌就陸續有文章敘述軍人節的由來,闡述軍人節的意義,要緬懷為國為民流血捐軀犧牲奉獻的先烈,要承續先烈偉大的精神,繼續保護人民為國奉獻;金門馬祖酒廠要出經典紀念酒,中樞要舉辦紀念大會,國防部要辦理表揚國軍楷模、敬軍模範。

那日子怎麼就不見了?

曾幾何時,訓練意外被操作成陰謀,國防部變成了國防布;軍人不敢穿軍服上街,因為穿軍服買漢堡會被說軍紀敗壞;為了一條流浪狗,部長被迫道歉、獻花。

曾幾何時,軍人被羞辱成米蟲,退伍軍人變成肥貓,志願役的都是找不到工作的社會邊緣人?

要怎樣的社會氛圍才會把軍人恨成這個樣子?

軍人是身體的白血球,要防止細菌入侵的;軍人是一個人的拳頭,要保護身體不給挨打的;軍人是一棟房子的圍牆,要防止宵小進屋盜竊的。

想要防止細菌入侵時卻痛恨你的白血球,想要保護身體時卻砸爛自己的拳頭,想要防止宵小時卻推倒圍牆,這是個什麼道理?

環視世界各先進國家,對軍人的福利及優遇都是非常重視的,高薪之外,諸如退伍就業、就學安排、減稅、醫療、住房補貼等等各種福利措施不一而足,但都是盡量優厚,以期吸引優秀人才。

實際優遇之外,對於軍人社會地位的提升也不遺餘力。

記得在美國時,就曾經看過候機室進來一群制服軍人,在場民眾不約而同的起立鼓掌;也曾經在底特律機場聽過一直循環的廣播,要軍人前往特設的貴賓室休息;美國阿靈頓國家公墓(Arlington Cemetery)只有軍人可以下葬,其他人都不行。

英國、法國連退役軍官及隨行家屬每年都可免費乘坐火車、飛機等大型交通工具一次。

大陸各機場、車站、口岸都設有「軍人依法優先」通道,禮遇軍人優先通行。

俄羅斯甚至立有《軍人地位法》來保障軍人的社會地位。

顯然尊重禮遇軍人是普世的價值,而原因也不難理解。

《史記刺客列傳》記載豫讓為智伯報仇,要刺殺趙襄子,先是改姓埋名,刺殺不成之後,又塗漆毀身,吞炭改聲,沒人認得之後再刺殺,又失敗,被執之後,趙襄子惜才沒有立即殺他,問說:

「你本來仕事於范氏及中行氏,是智伯滅掉他們的,你不但不為他們報仇,反而投靠智伯,現在智伯被我滅了,你拚死都要為智伯報仇,這是為甚麼?」

豫讓的回答,迄今仍動人心魄:

「臣事范、中行氏,范、中行氏皆眾人遇我,我故眾人報之。至於智伯,國士遇我,我故國士報之。」

好一句「國士遇我,我故國士報之」!

可不是嗎?

孟子也說:

「君之視臣如手足,則臣視君如腹心;君之視臣如犬馬,則臣視君如國人;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讎。」

你把我當手足,我才能把你當腹心啊!

這會兒都被當成土了…唉,好失落的九三軍人節!

又不是奈米科技 | 劉廣華

學校最近剛承辦的政府業務辦公室同仁紛傳離職;原因多樣,有打算留學深造的,有回家照顧父母的,有計畫休息一陣子的,不一而足。

個人意願當然尊重,隨之的招募新人、業務交接、物品盤點、離職等手續也都依規定辦理;新舊交接之際,想來業務多少受一些影響,也還行,可控範圍之內。

到職、離職本來就是職場常態,尤其在個人職涯初階段,騎驢找馬逛工作(job shopping)個幾年也是常有的事;不過,通常會是以個別的方式出現。

如果是集體離職的話,通常就有些個人以外的原因。

最常見的集體離職原因是抗議,因為對某些事情不滿,而以集體離職做為抗議的手段。

像是前一陣子新冠疫情升溫,北部有醫院傳出有高達50位的醫護人員醞釀辭職,應該是對於工作壓力跟待遇的不對等不滿吧?

類似的像是各行各業的罷工行動,通常本質也是抗議,更是一種威脅手段,做為跟資方談判勞動條件、薪給待遇的籌碼。

比較高大上的像是2014年時,東歐國家斯洛伐克(Slovakia)最大日報SME Daily的50名記者集體請辭以示不與貪腐掛勾的報社同流合汙,並共創《獨立日報》(Denník N),彰顯獨立報人的良心。

也有為了追求更好工作條件跟待遇的集體辭職,也叫做集體跳槽;這種例子在金融業、科技業、廣告業層出不窮,無關道德,基本上也不是抗議,就是某個大老帶著旗下團隊尋覓更為豐美的水草。

這種集體離職對企業影響最大,往往會牽涉到研發成果外流、多年培育人才流失、或是客戶隨之改換門庭,非常的傷筋動骨。

比較讓人無言的是非關職業本身因素的集體離職。

像是前一陣子謠傳某金控多名員工集資包牌威力彩,結果中了頭獎之後,幸運兒們決定不再朝九晚五,集體離職過消遙人生去也。

如果這謠傳是真的,就很讓人啼笑皆非了。

集體離職當然對於企業或組織有影響;至少,迅速招募合格新人跟如何度過青黃不接的時期就很令人頭痛。

劉杯杯幾年前也碰過一次;同一天3名同仁請辭,記得原因也是深造、照顧家裡,還有一位是換單位的。

在劉杯杯的理解中,那次應該不是有共同聯繫意義上的集體離職,但影響是相同的,一樣令人頭大如斗;還挨了長官一頓唸,說劉杯杯辦公室是血汗工廠。

集體離職當然有其不同的各種原因,可能是互通聲氣的集體行動,也可能純屬巧合;無論是哪一種,如果從正向的意義上來看,也可能是個轉機。

借用一句大陸常用的詞彙:騰籠換鳥。

把籠子騰空,換一批新鳥進來,也是個打掉重練的意思。

平心而論,集體離職形成的空間也正是重新布局團隊的大好機會;像是新人薪資通常會重新起算,人力也可以精簡,作業程序可以重新優化,工作文化跟認同更可以重新建立。

畢竟學校一般的行政庶務工作大體雷同,又不是奈米科技!

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樓塌了 | 劉廣華

家人同遊後慈湖,因是當天第一批,前面沒有遊客,後面的梯次還沒趕上;一群人跟擁有整個園區似的,一路走去步履慵懶悠然自適,很是輕鬆;氣溫宜人,地面還有些濕潤,不知是昨夜雨水,還是今晨露水?

導覽老師很稱職,一路走來,蟲魚鳥樹花草鉅細靡遺的介紹,時不時的就有驚喜。

「這是空氣清新才會生長的地衣,那是花長得像榕子的水同木!」

「看到那捲捲下垂的芭蕉葉了嗎?裡面有一隻又肥又大的香蕉弄蝶幼蟲。」

高高的刺蔥上面聚集著鳳蝶、粉蝶、蛺蝶,一振一振的鼓動彩翼,繞著、盤旋著,翩翩起舞款款飛。

繞過龍過脈,一大片的水面迎面撲來,後慈湖波平如鏡,迴清倒影顯映山巒,上下天光,藍碧一色。

不免要進去蔣家行館,一幀幀的照片跨過漫長的時光訴說著曾經是第一家庭的日常生活;偉人巨大形象的背後,也就是穿衣吃飯。

那餐廳小了些,寢室也不大;想想也該是如此,廣廈千間,夜眠僅需六尺;家財萬貫,日食不過三餐。

看著鋪著粉紅小碎磁磚的浴室跟白亮的馬桶;曾經的豪奢,現在看來也就是尋常百姓家了。

結束行程後搭接駁車到慈湖大門;遠遠看見或坐或立,或軍裝或長袍,或騎馬或持杖的銅像。

不由感慨萬千!

慈湖雕塑紀念公園其實是為了因應去蔣化,容納各政府機關學校營區拆除的銅像才應運而生的,擺設的銅像琳琅滿目,應該也有個1、2百座吧?

公園內最大的雕像是從高雄文化中心拆過來的,經修復後命名為「傷痕與再生」,並獨立展示在園區草坪上。

還是只能感嘆!

一度是全中國大陸的統治者,被稱作世界偉人民族救星的;耐不住物換星移,世事變遷,雨打風吹去,也就是幾十年的時間,只剩傷痕。

孔尚任在《桃花扇》中說道:

「俺曾見,金陵玉樹鶯聲曉,秦淮水榭花開早,誰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過風流覺,把五十年興亡看飽。」

可不是嗎?曾經的風生水起叱吒風雲,到如今的正朔改、服色易,也就是50年的興亡。

古今皆然。

古代帝王剛一登基就要看風水、建皇陵,想的是千秋萬世、億載江山;殊不知改朝換代之際,首先遭殃的就是那看似屹立不搖的陵寢。

南宋亡後,6個皇帝的陵寢被盜了個空,宋理宗的骷髏頭顱還被做成了杯具。

民初軍閥孫殿英盜了乾隆皇跟慈禧太后的陵墓,號稱十全老人的乾隆皇的屍骨曝曬於荒野,不知所終。

曹操有遠見,在其《遺令》中要求死後薄葬,不封不樹,穿著平常衣服入殮,不要珠寶陪葬,正因薄葬,沒人盜墓,改朝換代之後,也沒人來挖墳洩憤。

時間有點趕,沒進去雕塑公園看;離去時,遠遠的再看一眼銅像群,心中想著,不會被潑漆、砍頭,還算是不錯的安排吧!

有才無德的詩人 | 葉銘村

說起古代的大文豪、詩人,人們想到的都是比較正面的形象,不說仙風傲骨那也得是正氣凜然吧。這樣想的人就錯了,其實才華和人品完全是兩回事,有才華不代表人品就端正,我國歷史上有一些人熟讀詩書,通曉禮儀,也做的一手好文章,但是輪到自己做人就實在是不堪入目,讓人唾棄。今天要說的這3位,要是活在現在那就是有文化的地痞流氓。

這第一個人是元稹,他是唐朝時期的著名文人、詩人文學家,那句最經典的感悟「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就是出自他的手筆。這麼美的句子,這麼深的情懷,讓人不禁聯想,能說出如此感人情話的人想必是有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不能放下,必定是重情重義的人。

讓人驚掉下巴的是,元稹並不是對愛情忠貞不渝的守護者,他這一生活得可以說是瀟灑一生、縱情歌舞,並不像他詩句裡寫的那樣只對自己的妻子忠貞。相反地,歷史上的記載中,他卻是個背信棄義的渣男,這個渣男的一生跟多名女子都產生過戀愛關係,而且在每段戀愛和婚姻中從來不是從一而終,遇到更好的美麗女子,馬上就撲過去。真難以想像,這麼純潔癡情的詩句是如何從他的口中傳出來的。

其次要說到的是崔顥,也是唐朝的著名詩人。可能有些人對他的名字不記得,但是說到著名的《黃鶴樓》詩,估計大家都聽說過。在後代學者的著作中,還把他和孟浩然、王昌齡等相提並論,可見對他的文學造詣是十分肯定的。

不過這人的一生除了作詩外,就沒幹過什麼別的好事。很多潑皮無賴有的嗜好他都有,又賭博又好美色,而且對自己的妻子也非常蠻橫,一點沒有文人舉案齊眉的和諧景象。崔顥娶妻只看一點,只要長得足夠漂亮就行,也不管這女子什麼出身、懂不懂詩詞、道德品行如何。而且娶到家後一旦日子過膩了,那毫不猶豫就休妻,再接著尋求年輕漂亮的女子。

這最後要說的是一位武則天時期的詩人,名叫宋之問,在歷史上還比較有名,被人拿他和沈佺期同稱為「沈宋」。他的傳世作品中流傳較廣的一句話是「近鄉情更怯,不敢問來人」。這麼細膩的感情羞澀的表達,應該是出自一位善良念家的人吧?但是才學和品性完全是兩碼事。

宋之問做的事情已經不止無恥下流能形容的了。作為一個堂堂的男子漢,他雖然飽讀詩書,卻不想為國出力,一心想著做武則天的男寵,安逸的享受榮華富貴,可惜自身條件不足,有口臭,選美不達標啊。後期他又為了奪取名利,為了一首詩殘忍的殺死了自己的外甥。不止這樣,貪得無厭的宋之問為了自己的私人利益,想盡辦法升官進爵,不惜出賣自己的好友。宋之問真是文人中壞到流膿的級別了,前兩位雖然也不算善類,起碼還沒有做出違背道義的事,但宋之問在人渣這件事上完勝上面兩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