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歷史上兩個國號都是中國人給起的 | 鄭可漢

日本歷史上有兩個國號,一個叫「倭奴」,一個叫「日本」。兩個國號都是中國人給起的。

日本同中國的交往始於漢代,至東漢光武帝封了委奴國王,並且按照禮節賜予了金印,印文是:「漢委奴國王」。同時表達了東漢朝廷對委方所寄託的「感其遠道而來」且「冀其臣服」的意思。從印文內容分析起來,那時的委奴的地位,相當於漢朝的一個諸侯國。

據歷史記載,漢朝時就有日本人來到中原,漢人見日本人矮小奧黑,就隨口稱之為「委人」(委即矮也)。漢光武帝劉秀以刻有「漢委奴國王」的金印賜予日本國王,後來,三國時,曹操認為日本人好歹也是個人,就在「委」字加上人字旁,就成了「倭」了。中國賜予日本金印,這讓得到金印的政權因有中國背書而具有合法性。

關於「倭」字,《詩經·小雅·四牡》中有「四牡騑騑,周道倭遲」的句子。《毛詩正義》將「倭遲」釋作「歷遠之貌」。《說文解字》這樣解釋「倭」字:「順兒,從人,委聲」。「順」在這裡有「順從」的意思。

日本人一般不認為「倭」字是羞辱,非常珍惜「倭奴國」這三個字,這是2000年前宗主國中國所賜予日本的。部份日本人對於歷史上曾經使用過的「倭奴」的國號十二萬分地不情願,總想否定這個歷史事實;後來,日本國內出土了此枚金印,歷史記載和出土文物鐵案如山,這些不尊重歷史並且抱著狹隘民族主義觀念的人們也只好偃旗息鼓了。漢封倭奴國王金印,現藏於福岡市立博物館。

曾在一個台獨網站上,看到台獨很憤怒的說:「把日本說成是「倭國」,是對日本的不敬,還建議網管明文規定,禁用「倭」字。」這怎麼說呢?有些「主子不急奴才急」了。

尤其重要的,將倭奴國名改稱日本,竟然也是中國人幹的事情。李太白詩全集中,提到《史記正義》這本書,記載了武則天將倭奴國名改稱日本這件事。據說跟武則天認為倭奴國名不文雅有關。

唐代開元年間有一位學者名叫張守節,此人曾經給司馬遷的名著《史記》作注,起名《史記正義》。他在這本書中引用了唐魏王李泰、蕭德言等人所撰寫的一部地理著作《括地誌》。其中有一段話,是這樣說的「……倭國,武皇后改曰日本,國在百濟南,隔海依島而居」。張守節本人其生平事蹟不詳。根據其著作《史記正義序》一文中有「守節涉學三十餘年」的話語。此序寫於唐玄宗開元24年(736),由此上溯,恰好是武則天當政的強盛時期,那麼,“倭國改為日本”一事,他應是親自聞聽過的。

日本文字中出現漢字,就是在唐朝時期。武則天當政時,和中國有密切來往的國家和地區有五六十個,其中包括日本。唐朝時,日本山寨了唐高宗和武則天的天皇和天后的稱呼,日王此後改稱天皇。

紅樓夢講述一群女人的悲劇 | Friedrich Wang

每次心情不好,就喜歡聊聊小說。……紅樓夢裡的女人,哪個不是悲劇?

襲人一心一意想當賈寶玉的姨太,自命清高,看不起戲子,出賣林黛玉,投靠薛寶釵。但最後被寶玉玩過了,竟然就將她嫁給了一位戲子。

秦可卿美艷動人,最後竟然變成父子倆人的玩物,東窗事發,羞於見人,投環而終。

晴雯聰明伶俐,伶牙俐齒,且自命不凡,最後死在一縷草蓆上,死不瞑目。

妙玉帶髮修行,清新脫俗,竟然被盜匪姦淫,不知所終。

迎春單純善良,就只想嫁個老實人過日子,偏偏嫁給一個浪蕩的敗家子,活活被虐死。

林黛玉愛甩小性,平日彆扭而且難搞,大家心裡其實都不太喜歡她。最後嫁不成寶玉,臨終前的話竟然是「我這副身子還是乾淨的」….連自己的清白都遭到了質疑。

至於機關算盡的王熙鳳、真當了賈家少奶奶的薛寶釵、遠嫁他方的探春,不屑賈家而落髮為尼的惜春、乃至最後被發配為妓的史湘雲……都是事與願違,甚至死無定所。真是一個比一個讓人掩卷嘆息,甚至落淚。

紅樓夢,其實就是一群女人的故事。

她們用自己的愛慾情仇,講述了世間的悲歡離合。那女人到底該追求的是甚麼?筆者認為,其實對女人來說,了解自己比追求更重要。知道自己的優劣與長短,先獨立而且穩定,才有可能談追尋幸福。

大唐美女和瑪瑙杯 | 鄭可漢

大唐珍品選:初唐時期仕女出行的真實寫照:彩繪釉陶戴笠帽騎馬女俑。(Great Tang Lady’s Costume On A Horse.)

女騎俑圓臉、闊眉、朱唇,頭戴緊裹髻髮的帷帽,帷帽之上加一頂時髦的笠帽,乳白色上衣外套帶花邊的黃色半袖,下著淡黃色條紋長裙,足穿尖頭鞋,騎在一匹紅斑紋黃馬上,勒繮前視,神情悠然,高貴文雅,是初唐時期仕女出行的真實寫照。

唐朝是一個寬容、開放、自由的時代,婦女擺脫了女主內的覊絆,可以經常外出,拋頭露面,到郊外踏青遊玩。聽戲、看球、逛廟會,盡情玩耍,而且穿著、婚姻、表達感情都甚少受限制。唐代,尤其是中唐以後,婦女出門已經不再坐在轎子裡,而是很神氣地騎在馬上,揚鞭策馬,在街市奔馳穿行,享受自由的快樂。考古發掘中出土的眾多騎馬女俑形象正是唐代女性自由生活的真實寫照。

大唐美女是全世界王孫公子追求的對象!就女人來說如果崇洋的話,那就失掉了唐風!


大唐珍品選:鑲金獸首瑪瑙杯。唐朝貴族以追求新奇為時尚,這是唐代玉器作工最精湛的一件。(Great Tang’s Most Delicate Jade Artwork.)

這件瑪瑙杯是用一塊罕見的五彩纏絲瑪瑙雕刻而成,造型寫實、生動,杯體是模仿獸角的形狀,杯子的前部雕刻為牛形獸首,雙眼圓睜,炯炯有神,刻畫的神形皆肖。獸嘴處鑲金,起到畫龍點睛的作用,其實這是酒杯的塞子,取下塞子,酒可以從這兒流出。頭上的一對羚羊角呈螺旋狀彎曲著與杯身連接,在杯口沿下又恰到好處地裝飾有兩條圓凸弦,線條流暢自然。這件酒杯材料罕見珍貴,是極其稀有的纏絲瑪瑙,材質紋理細膩,層次分明。工匠又巧妙利用材料的自然紋理與形狀進行雕刻,“依色取巧,隨形變化”。細微處刻畫的惟妙惟肖,栩栩如生,是至今所見唐代唯一的一件俏色玉雕,其選材、設計和工藝都及其完美,是唐代玉器作工最精湛的一件,在我國是絶無僅有的。

這件瑪瑙杯的產地目前學術界仍有爭議,但其造型是西方一種叫“來通”的酒具則成為專家學者的共識。“來通”是希臘語的譯音,有流出的意思,大多做成獸角形。一般在酒杯的底部有孔,液體可以從孔中流出,功能如同漏斗。當時人們相信用它來注酒可以防止中毒,舉起“來通”將酒一飲而盡是向神致敬的表示,因此也常用於禮儀和祭祀活動。

這種造型的酒具在中亞、西亞,特別是薩珊波斯(今伊朗)十分常見,在中亞等地的壁畫中也有出現。在我國,從唐代以前的圖象資料來看,這種酒具常出現在胡人的宴飲場面中,唐朝貴族以追求新奇為時尚,而這件器物的出土也是唐朝貴族崇尚胡風,模仿新奇的宴飲方式的見證。

口罩正義魔人 | 劉廣華

《少女的祈禱》曲聲響起,劉杯杯還一頭汗的在車庫裡封垃圾袋口,一共3袋,有點重又不好拿;聽著琴聲由遠而近,很快就來到巷子口;感覺要過掉了,心裡一急,抓了垃圾袋就往外衝出,一個八步趕蟬躍至車斗後方,機不容失,覷準方向,振臂急拋,弧如半月,三箭併發,箭至鵰落,得分;杯杯飛拋,例不虛發!

劉杯杯身手矯健,寶刀依然未老啊!

正自拈鬚得意時,突然感受到眾人目光,這才發現嘴巴涼涼的,原來剛剛情急之下,竟然沒戴口罩就出門了;幸好都是鄉里鄉親的老鄰居,沒人說什麼,那目光也就是一瞥,沒人狠盯;不過,劉杯杯已是一陣罪惡感,俯首赧顏,腳步匆忙,踉踉蹌蹌的衝回家門。

想到最近的一些報導。

說是有位物流大哥剛送完貨,一整天大雨中水裡來水裡去,好不容易送完貨獨自待車內,打開洋芋片正想吃時,突然有一名婦人趨近敲窗拍照,並表示要檢舉;物流大哥不知所措,備感委屈。

又有網紅團體自備酒精水球,砸向未戴口罩街友周遭的地面,說要消毒淨化環境,還拍成影片上傳,讓人公審。

也有建築工地上工人午休,因為沒有用餐地方,不得已找個空曠處,就地蹲下吃飯,卻因為摘下口罩而被附近居民檢舉,還被開單處罰。

這些沒戴口罩的場景都是事實;不過,要不是車內獨處,要不就是地處空曠,傳播病毒的可能性不大,也都不是刻意挑戰口罩禁令,而是確有所需,怎麼說都情有可原。

這些檢舉、處罰真不知所謂何來?這是真正意義上的執行正義嗎?

遺憾的是,擁有最美風景就是人的台灣,卻也從來不缺在沒有弄清楚事實的狀況下,就理直氣壯,張牙舞爪的指責他人沒有道德,執行自以為是正義的道德魔人。

正義魔人以道德、正義為名,行霸凌之實;說年輕人不讓座、有錢人沒愛心、台商不愛台灣、藝人沒道德。

這些自以為是的正義不只是言語霸凌而已,有時更會逼人走上絕路。

民國初年風靡上海灘的一代伶人阮玲玉就因為個人婚姻與感情的糾紛,在媒體炒作與輿論的集體霸凌之下,輕生走上絕路,留下「人言可畏」四個字。

前幾年有位年輕才女作家出版了以親身經歷寫成的小說之後自殺,而原來要協助出版卻因故取消的出版社社長卻在網友以訛傳訛,認為是社長拒絕出版才導致作家自殺的傳言下,逼得社長自己也試圖輕生。

這樣的正義與道德其實已經成為一種藉口、工具,讓魔人可以站在道德高度上,肆意的指責糾正別人,看似義憤填膺地發出正義之聲,其實卻是在享受欺凌他人的優越感的同時,宣洩自己的情緒與不滿。

這樣的正義與道德真是讓人毛骨悚然了。

為人處事,理直氣要和,義正辭要婉,總是要帶幾分寬容才好。

劉杯杯裸嘴出門乃係無心之過,又沒有人與人的連結,只是人與人的對看,應該不會造成防疫破口吧?

賈詡建議曹操不打赤壁之戰-兼評曹操 | Friedrich Wang

隨意聊聊三國。大家都知道赤壁之戰,曹軍大敗,就此再也踏不過長江。但一般不知道的是在曹軍大破新野,將劉備軍擊潰,並準備展開追擊之時,時任中議大夫的賈詡曾經在此時給曹操另外的建議。

賈詡認為將30萬大軍全部押在一個戰場其實是不智的。若能夠多線進行,將對自己最有利,兵力的利用也可以極大化。因為荊州投降的消息已來,而孫、劉結盟也可能會形成,將全部的籌碼賭上去其實正中他們的下懷。孫、劉兵力弱勢,要的就是賭這一把,以小搏大。故,反而應該將兵力分散,多頭出擊,一點一點將孫、劉集團給逼死。

賈詡建議,由曹仁帶精銳3-4萬前進至江陵,收編與整理劉表的降軍,然後步步南下,拿下江夏等要地,再跨江進入南荊州,一路底定到嶺南。夏侯兄弟率一軍進入關中,一方面解決馬家的殘餘勢力,二方面進佔漢中,得隴望蜀。三方面由張遼、李典、樂進等人鞏固合肥與淮南,作出直指南京準備渡江作戰的態勢,牽制孫權的主力不敢妄動。曹操本人可率20萬左右的主力坐鎮襄陽,或者回去許昌都行,以宣達朝廷指令,完善制度,以及穩定天下的人心,甚至可以作取天子而代之的準備。

這樣,曹操一方面可以為了未來的統治減少阻力,二方面讓天下人心歸於安定,能早日習慣他的統治。若三個戰線任何一個不利,他當然可以隨時再投入,對勝利給予更多保證。若曹操真的採納,可能就不會有後來的赤壁大敗,不出3-4年,孫、劉最後不是投降,就是會慢慢無以為繼,走向土崩瓦解。

其實,孔明與周瑜等人要的就是一次大決戰,好以小博大,完全就賭上這一把,一次可以梭掉曹操手中全部的籌碼。曹操本人也被這幾年的不斷大勝沖昏頭,不但沒有採納賈詡建議,還將他調回洛陽。曹操終究還是比袁紹高明得多,沒有像袁紹惱羞成怒殺掉田豐一般殺掉賈詡,並且日後繼續重用他。賈詡真乃一代謀士,其智能足以比美孔明、周瑜,甚至日後的陸遜、司馬懿。

成也多疑,敗也多疑,曹操一生幾乎談不上真正信任過誰。或許有人會說那郭嘉、荀彧等人算不算?其實,這幾個都是謀士,並未有真正獨當一面的機會。曹操在赤壁之戰前,各戰區大都沒有設立過專職的統帥,給予充分的授權,大多要親自指揮戰局。而後,雖然任命曹仁、夏侯淵等人主持荊北、漢中等地的作戰,但他們手中的兵力很有限。曹仁不超過3萬,夏侯淵最多5萬左右,且精銳度大不如赤壁前的狀態。曹操可說是在大敗後迫不得已之下,才任命了這兩個大都督。而且,這兩人都是他的親族,可說是麾下核心中的核心。至於同樣表現傑出,曾兩次以數千人馬大破孫權10萬兵馬的張遼,一輩子都只是個城防守將而已。

像是孫權對周瑜,劉備對諸葛這樣的信任無二,君臣相得的親密狀態,在曹的身邊則從未出現過。曹操真的機智過人,戰場上也驍勇善戰,並且展現出的政治才幹也讓人印象深刻,連詩作、散文都是第一流作品,是歷史上少見的文武全才。但是,天性多疑、忌妒、格局有限,使得他終究不能成為劉邦、李世民那樣的開創性君主。最後,只能抱憾而終了。

格局,決定了一個人的命運。

一個土家妹的故事 | 郭譽申

(嚴峻疫情下,突然從微信傳來一段貼心的問候,來自於一位久未聯絡的湖南土家妹,讓我倍覺溫暖。我於是找出四年前的部落格文章,重新在此刊出。) 我才參加旅遊團,去湖南張家界玩了六天。張家界除了漢族,有不少少數民族,最主要的是土家族。我們這個旅遊團被安排了一位土家妹導遊,讓我平生第一次有機會認識一位土家妹,這位可愛的土家妹說了一些她的故事,讓我既有好感,又增長見聞,因此印象深刻。

我們的導遊個子嬌小,卻體力充沛,總是團前團後地跑來跑去,有時讓團員們都跟不上。在遊覽車上,她介紹景點相當詳盡,但也會適時地讓我們打瞌睡補眠,使五、六點鐘就起床、行程緊湊的團員們獲得休息。她非常有親和力,六天下來,和團員們打成一片,大家幾乎都成了朋友,最後沒有購物行程的旅遊團開心地向她買了一大推她所推銷的產品,包括其旅遊公司代銷的產品和她自己代銷妹妹公司的產品,整個行程賓主盡歡,她是了不起的導遊和業務行銷高手。

導遊今年34歲,嫁給漢族人,有一小娃才兩歲,這在土家族極為罕見,土家族女孩一般十三、四歲就訂親,十六、七歲就結婚,例如導遊的妹妹已有三個女娃,正在懷第四胎。導遊特別晚婚,主要因為她一直念書,念完大學,這在土家族也是極為罕見的,土家族一般樂於歌唱和舞蹈,不像漢族重視、追求高學歷。

導遊自幼家住山區,小學每天上學要走一個多小時山路,幾乎總是跑步去上學(難怪至今體力充沛),而且她總要在上學之前去挑水,把家裡的三大水缸,充滿用水才能出門。山區小學的學生和老師人數都少,只能合班上課,例如三、四年級一起上課,一堂課裡,老師先教三年級課程,再教四年級課程,教學效果當然比不上正常分班上課。

導遊念小學時,大約是九十年代初,山區的土家族普遍貧窮,導遊和一些同學都繳不起當時二、三十元的學費,每學期總會有幾次,老師提前放學,叫學生回家向父母要學費。同學們卻知道父母付不起,不敢回去向父母要,總是在回家路上玩耍,熬到正常下課時間才若無其事地回家,次日則回覆老師「父母說要等賣了…之後,才有錢繳學費」,把繳學費一再拖過去。山區學校收不到學生學費,政府經費補貼又不足,每學期學校總有幾天不上課,發動學生上山採摘中藥材(山區學生普遍都懂一些中藥),學校賣掉學生採摘來的中藥材,以稍補貼經費的不足。

導遊在校的學習成績優良,上中學和大學都獲得村鎮的補助,解決了她的學費問題,但是她拮据的中學和大學生活與一些來自城市的同學是完全不能比的。導遊大學畢業之後,考了兩年公務員,都通過了筆試,但沒能通過面試,後來她了解缺少後台背景,多半難以通過面試、成為公務員,她於是因緣進入導遊行業。由於能說一些英語,她有時被安排接待外國的旅遊團,因此有不錯的收入,並獲得相當的成就感。導遊的父母原先不大贊成她一直就學念書,現在則以她為榮了。

導遊的故事相當勵志,令人欽佩。此外,她自幼在山裡活動,協助家裡農事,照理應該曬黑,她卻面容相當白皙,似乎不少土家妹都是這樣,真是天賦異稟、得天獨厚啊。

換時鐘 | 劉廣華

劉杯杯床頭時鐘壞了;換了電池,也幾次校正撥準時間,都沒有用,只要一個隔夜,指針又亂指,看來是要淘汰了。

其實從使用手機以來,劉杯杯已經很久沒有使用時鐘或是手錶了,因為手機本身就有報時、鬧鐘的功能,根本用不上時鐘;使用床頭時鐘的原因在於,怕手機放床頭,一整夜輻射電磁波燒腦,長期下來老人痴呆症提早來臨。

不過,其實劉杯杯生理時鐘非常準確,每天大概都是一樣時間起床,誤差不會超過10分鐘,也早在上班時間之前;嚴格來說,不太需要時鐘的,真正需要的是從年輕時起就賴床,一直賴到現在的劉媽媽。

家裡客廳牆上也掛了時鐘,是每逢正點有布穀鳥伸出來,「布穀」、「布榖」的叫,下方有鐘擺的那種;也是老時鐘了,布穀鳥垂垂老矣,頭早已伸不出來,更別說叫了,就是個擺設;報時功能倒是還有。

劉媽媽一直都有個把時間調快10分鐘的習慣,說是可以提醒自己,避免上班遲到。

對此,劉杯杯是嗤之以鼻的;這是連自己都騙了!徒然把自己搞混。

不過,聽說香港首富李嘉誠手錶永遠快10分鐘,而且終身保持這個習慣;據說,如此他就可以走在時間的前面,提前規劃自己的工作,讓自己工作時可以掌控時間,忙而不亂。

不知這故事真假?不過,要靠調快時間才能控制好時間,顯然自我控制力不是很強,這樣的人怎麼當首富?很可疑的故事!

其實,時鐘只是一種工具,人們用以控制時間,掌握行程;重點在時間,不在時鐘;當時鐘有用時,當然就使用時鐘,當時鐘沒有用時,就大可不必堅持使用時鐘了;可以回頭去用古時候的日晷、沙漏、水鐘、滴漏,也可以使用先進的原子鐘、石英鐘、電波鐘。

記得誰說過一句名言:

「黑時鐘、白時鐘,只要會報時間,就是好時鐘」。

反面的意思就是,既然不會報時間,那就是壞時鐘;壞時鐘沒有功能,不能用了,就要淘汰。

還有就是順時鐘這件事;一般人都認為所有的時鐘都是順著走的,所以順時鐘很重要;其實,這完全不是事實。

逆時鐘在所多有。

玻利維亞拉巴斯市的國會大廈外牆上所掛的時鐘,就是指針倒行的時鐘,連鐘面數字排列都全數逆轉。

捷克首都布拉格的猶太城市政廳塔外也掛有一個1764年製造的時鐘,不單使用希伯來數字,而且指針逆向運行。

義大利佛羅倫斯大教堂的機械鐘,只有一支指針,也是以逆時針方向轉動,第24小時並非午夜,而是日落時間,以日落為一天的開始。

所以哪有什麼一定要順時鐘的道理?誰規定所有的指針只能順著同一方向走?

這不人家都說了嗎?只要能報時,就是好時鐘!

劉杯杯床頭那個時鐘已經走鐘了,變成「肖時鐘」(台語發音,瘋時鐘)了,根本毫不猶豫,直接丟垃圾桶。

景德鎮從瓷器到創作《china》 | 鄭可漢

江西省景德鎮素有「瓷都」之稱。china,小寫,意為瓷器;China,大寫,意為中國,可見瓷器對中國的意義。霽雲環山,清嵐沁心,靜謐山谷中的景德鎮「china劇場」,近日啟動了已籌備測試一年多的《china》山水實景演出,首演季在5月17日拉開帷幕。

大型山水實景演出項目《china》是由景德鎮城投集團與山水盛典文化產業股份有限公司聯袂打造,由中國山水實景演出的創始人梅帥元任總導演,領銜創作、製作。《china》將作為2021年江西省旅遊產業發展大會的開幕演出正式亮相。同時,《china》的首演正值山水盛典創立十週年之際,可以說是山水盛典團隊十週年的集大成之作。

以“china”為名——鑒《china》,見中國

山水盛典過去的三十餘部文化旅遊演出作品,都是提煉當地最有代表性的文化符號,加以藝術化的包裝,用中文來命名的。而景德鎮的這部《china》,從頭到尾就是五個英文字母,形成一個英文單詞,這也是中國老百姓最為熟悉的英文單詞“china”。

china,小寫,意為瓷器;China,大寫,意為中國。一個簡單的單詞,卻不簡單,放在景德鎮千年的時光之中,就蘊含著更多的含義。china一詞的來源有眾多說法,其中一個就是因瓷而來的景德鎮古稱「昌南」(China)。中國不僅是全世界最早製瓷的國度,更是在製瓷這個領域保持了一千多年的世界唯一。

《china》這部演出,要講述景德鎮,要講述景德鎮的瓷器,要講述中國的瓷器,要講述中國,要講述中國與世界,是一個大命題。而我們在浩如煙海的諸多詞彙之中,發現要將這一切聯繫起來的關鍵詞就是“china”,於是一部貫穿了中國千年陶瓷文化史、世界陶瓷史、絲綢之路、中西方交流史的作品,就以《china》為名。

劇方希望每一個觀看過這部作品的觀眾,都能夠從中看到一個輝煌的中國,看到一個流溢文化自信的中國——鑒《china》,見中國。

想起在新疆的日子 | 李新楷

那是民國一百年的秋天,我第一次踏上新疆。在景點或是走過的地方,大家都拿著很長的攝影鏡頭等適當時段取景,以便豐富新疆行的攝影集。我比較有興趣跟當地人聊天,也學習了幾句維吾爾話,感到很有意思。我發現他們生活很單純,不會在做飯上花很多時間,早上抓把核桃、吃個食囊、抓把葡萄乾、喝壷羊奶,就解決了。

他們即使擁有很大的土地,家裡除了有地毯外,沒有太多裝潢,但有一大群駿馬,只見九歲的兒子和十歲的女兒可以跳上馬背去玩耍。有的家庭有很多駱駝,自從高速公路和高速鐵路暢通後,駱駝變成了觀光的產業,可以被雇來表演,駱駝商隊可以給攝影家全程拍攝,確實體會到「沙漠之舟」的偉大。當地人也賣駱駝奶,為了表現入鄉隨俗,我也喝了一碗。也有地方賣馬奶,還有賣豬奶的,當地人說喝豬奶會生頭髮。看到當地的孩子臉色紅潤,足見營養不差,當然每天接受陽光的洗禮和風沙的撫摸,臉上一定少不了歲月的痕跡。

五年後我又到新疆,在大的城市有了整體規劃的建築風格,充滿著回族文化色彩,到處可見大的清真寺,人人有信仰的自由,基本上回族都能吃苦耐勞,約守本分。新疆盛產小麥、玉米、棉花、辣椒、紅花、核桃、紅花、紅棗,無花果長的豐滿又甜美。太陽在新疆出來比他處遲一個小時,早上五點天還很黑,早市早就開始了,什麼東西都有賣,新鮮的梨才二元一斤,又大又甜,肉市場是整隻牛、整隻羊掛着賣。寬大又有路燈的馬路,五點就有人在清潔,綠化和花木讓市容更美。白天大家都努力工作,到了晚上市區到處在跳廣場舞,男男女女跟著旋律躍動,每個人自在地健康身體、享受人生。 

我們從烏魯木齊出發到了可可托海,也就是大家熟知的東方瑞士布爾津,再去五彩灘五彩城,白哈巴人間天堂禾木村,小河木屋炊煙,樺林木橋牧羊人,到了喀納斯湖臥龍灣、神仙灣、月亮灣、鳴澤湖,這一帶好美的風光。我們途經克拉瑪依的百里油田,沿路上數萬台的挖油機在抽動,有巨大的油管送到遙遠的地方,只見當地的工程師個個手腕粗壯,能力超強。再走下去,沿路大地上幾萬台風力發電車都在轉動,我們跟著南向,往庫彌勒、庫車、喀什、帕米爾高原、艾提孕彌清真寺,繼續西向塞里木湖,夕陽晚霞湖光草坪好美。巴音布魯克草原和天池是世界著名的高山冰磧湖,再看那伊犁遍地的薰衣草,遠處草原上有哈薩克的天馬,再走會發現香甜的哈密瓜和滿溝的葡萄園。

新疆在阿爾泰山、天山、崑崙山三道山脈中間,其中有盆地、森林、沙漠、湖泊、河流各種地貌。新疆古稱西域,公元前一世紀時是遊牧文化,由於漢武帝的勇敢智慧將浩瀚的西域沙漠變成中華民族共生的疆域,在唐太宗時設安西都護府,到成吉思汗時征服了中亞,統一了新疆,清朝時設回部、準部將中華疆土血脉相連。歷代經營天山南北之地,讓「絲綢之路」躍上世界舞台,今天從北疆到南疆,在神聖的疆域上深刻地留著先賢奮鬥的史蹟。

新疆面積佔全國六分之一,人口僅佔百分之二,約二千萬,包括漢族三成,維族四成,哈族、回族二成。在社會進步教育普及的今天,這裡幾乎人人有工作,個個有手機,大家生活很安定。但不可思議的是,百年來的美國和百年前的英國一樣,他們會找藉口來霸凌其他國家和地區,強力拉攏白人國家,破壞世界和平,像太平洋上的夏威夷王國和中東肥腴月灣的伊拉克都被他們毀了。現在他們劍指新疆,是我們值得憂慮的。

台灣疫情的自救之道 | Henry Hall

先說一個事實︰去年新冠在武漢爆發,三個月內,全大陸病例8萬多,死亡4千多,死亡率約5%。(實際死亡者集中在武漢與湖北省,病例數6萬7千多,所以死亡率更高。) 而自去年5月1日迄今一年多來,全大陸病例(含海外輸入)共7957例,死亡2人,死亡率0.025%,較之前的三個月下降了200倍。這說明什麼?說明只要早期發現,得到良好的照顧,此病死亡率極低。

即便像美國這樣的大爆發,死亡率也只有2%。所以,此病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的醫療系統沒有準備好,而大家又恐慌性的擠入醫院,造成交叉感染。而這就是武漢早期死亡率高的原因。

現在,台灣的疫情爆發了。從大陸的經驗,我們只要做到下面幾件事,就可以很好的控制住:

一、避免交叉感染,一定要分流。急重症進火神山(或醫院加護病房),一般症(不需要呼吸機)進醫院,輕症(陽性無燒及疑似等)進方艙,密接者進隔離站點。

二、有病例的地區全面檢測。

三、四類人,確診、疑似染疫(白肺而陰性)、不明原因發燒、密切接觸,應收盡收。

現在,我們要求政府做幾件事:

一、請公佈核酸檢測能力。每日如果做不到100萬次,則必須立刻補強,該採買引進的立刻採購,包括向中國大陸採購。

二、醫療設備,從防護服到呼吸機,有多少數量?不足必須立刻採購。

三、大安溪為界,沒有特別通行證,不可相往來。中南部堅壁清野,剩餘醫療人力支援北部。

四、立刻設立方艙,規畫好隔離點。組織義工(先打疫苗)駐進方艙與隔離點,補醫療人力不足。

至於每個人,應做到︰

一、 盡量不外出,外出必做好一切防護(口罩、勤洗手等)。

二、 絕不聚集,一定保持社交距離。

三、 在政府做好分流控管之前,盡量不到醫院。

最後,提醒大家,不必寄望疫苗。今日全世界疫苗施打比例最高的國家,如英國、美國,英國每日還有2千多新增病例,美國還有2萬多新增病例。依人口比例換成台灣,就等於每日有700與每日1400的病例。這在英、美,他們就認為是正常沒事了,而台灣人能接受嗎?更何況要得到疫苗有政治因素,所以,不必寄望疫苗。中國大陸的經驗是最值得借鑑的。只要應對得宜,一個月之後便可清零而恢復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