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誰威脅誰? | 謝芷生

美國反華勢力正在加緊宣傳「中國威脅論」。這聽來確有些荒唐,尤其對美國構成威脅更是不可思議。近兩百年來一直都是西方對中國構成威脅,曾幾何時,怎麼中國竟反成了西方的威脅了呢?然而多少年來,我們的確不斷聽到西方國家在炒作「中國威脅論」。與其伴隨的還有中國衰亡或崩潰論。

不要小看宣傳的作用,它發揮的力量一點都不亞於飛機、坦克、大炮、戰艦。野心分子都懂得善用它,作為與敵鬥爭的武器。報章、雜誌、廣播、電影、電視等,就是他們最常用的工具。最具威力的宣傳就是不拘形式、不動聲色,潛移默化中就對人產生了影響,不自覺中就跟著對方指定的方向走。在這方面,美國可稱得上是最具經驗的個中翹楚了。

筆者念高中時,開始對美國的電影與歌曲發生興趣。許多當年流行的熱門歌曲,到今天還耳熟能詳,有時還會不自覺地哼上兩句,受美國文化的影響不可謂不深矣。但隨著年齡稍長後,漸漸滋生了愛國情緒與民族意識。尤其是經上世紀七十年代初,發生在海外留學生中的「保釣運動」洗禮後,終於醒悟了過來。從此認識了誰是朋友,誰是敵人,以及人生應當奮鬥的目標。

美國為什麼會認為,中國將成為它的威脅呢?二戰之後,大概有兩個國家曾被美國視為可能構成其威脅,它們分別是蘇聯和日本。蘇聯曾經是中國仿效的對象。孫中山先生就曾主張,「中國革命非以俄為師,斷難成功」。的確當年的蘇聯是個充滿理想、充滿正義感的國家。它是為了消滅西方資本主義的缺點,創造一個沒有剝削壓迫的新世界,而成立的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它反帝、反殖民的主張,尤其是同情被帝國主義壓迫下的中國,大大打動了處於黑暗無助中的中國人。然而這個一度給人類帶來希望的蘇聯卻解體了。

蘇聯的解體有內在的,也有外在的原因。就內在原因而言,簡單地說,即 僵硬的計劃經濟,缺少市場經濟為調節,使蘇聯的經濟長期陷於低迷蕭條,引起人民的普遍不滿。而外在的原因,即以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國家,看準蘇聯面臨的經濟困境,火上澆油,對蘇聯實施經濟封鎖,使其物質愈形匱乏;同時趁機大肆宣傳,資本主義如何優越,以及社會主義如何落後、不可取。蘇聯人民,包括其領導層竟相信了這套宣傳,試圖將蘇聯的國營企業私有化,卻又欠缺過渡的配套措施,終於搞垮了公有制,而又無法建立起私有制。當然不顧自身實力,而與美國搞軍備競賽,爭奪霸權也是重要原因。基本上可以說,蘇聯的垮臺是中了以美國為首西方國家的圈套。

日本經濟又是怎麼陷入一蹶不振的泥淖呢?上世紀八十年代,日本經濟一度蓬勃發展,大有超越美國之勢。1985年美國聯合英、法、德,舉行所謂的「廣場會議」,共同逼迫日本將日元升值。日本明知是陷阱,但作為二戰的戰敗國,一直在美國控制下,完全無力抗拒,只得乖乖將日元升值,使日本的出口競爭力受到沉重打擊。此外,又給國際投資者提供了進入日本股市和房市的大好良機,導致日本經濟泡沫化,從此陷入一蹶不振的泥淖。美國的心狠手辣可見一斑矣。

蘇聯、日本都對付完了,美國下一個目標又會輪到誰呢?歐盟國家是美國長期的盟邦,有著相似的意識形態,是美國目前要爭取拉攏的對象。那麼下一個美國要下手的對象,就非中國莫屬了。中國雖只求自身發展,無意爭霸,但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美國真正的動機只有一個,即不容中國發展得太快,威脅其霸權地位。「中國威脅論」不過是打壓中國的慣用宣傳罷了。美國至今仍霸住臺灣不放,究竟是誰威脅誰呢?

拜菅峰會,日本的國格何在? | 謝芷生、郭譽申

兩個大國發生衝突時,小國最理智的做法就是不偏不倚,保持中立。國際上一般也是這麼做的。美國總統拜登與日本首相菅義偉剛在白宮舉行峰會,菅義偉卻選邊美國,在聯合聲明裡完全附合美國對中國的聲討和不實指控,損害中日關係和日本的國家利益。

美國自拜登上臺後,心中所思所念,無不圍繞著如何收拾川普執政時期留下的爛攤子,以及維持住美國的霸權地位,莫為中國所超越,可謂已愁腸寸斷,焦頭爛額矣。其所採取的主要辦法,即拉攏找回昔日的盟友、夥伴,共同應對中國的崛起。無奈已有些時不我與了,一則中國突飛猛進的勢頭來勢洶洶,已難招架;二則昔日盟友在川普時期已受夠氣、吃足虧,早已心灰意冷,對美國的召喚大多駐足觀望,裹足不前。

此時日本跳出來,願充當美國反華的馬前卒、急先鋒,雖然頗能逢迎美國的歡心,卻顯示日本仍活在二戰末期吃了美國兩顆原子彈,幾造成亡國滅種的陰影之中,也表示日本始終是美國的附庸奴才,毫無國格可言。

美國於二戰結束後,完全取代了英國成為世界新霸主。為了維持其霸權地位、既得利益,前後已發動了十三場海外戰爭,其中大部分都圍繞著中東地區,與爭奪中東石油有關,包括1991年的海灣戰爭、2001年的阿富汗戰爭、2003年與2011年的伊拉克戰爭,以及2011年的利比亞戰爭。日本選邊靠攏這樣的戰爭機器、強盜國家,實在令人不齒。

日本始終有個大國夢,一直垂涎著中國地大物博,幻想著有朝一日能取代中國在東亞的地位。日本發動侵華戰爭時期的口號即「日中提攜,建立東亞共榮圈」。但除漢奸賣國賊外,幾無人響應,因此所謂「東亞共榮圈」就成了當年親日派與漢奸們投靠日本的遮羞布了。可嘆日本今日還幻夢不醒!

美國極力拉攏盟國,除歐盟國家外,在亞洲的主要盟邦就數日本與韓國。韓國受中國歷史文化影響比日本更為深厚,內心向來對中國存有好感,因此面對拜登的召喚反應冷淡;更鑒於與中國有著密切的經貿關係,以及對鄰里守望相助理念的認識,未予拜登積極回應,此與日本的態度是大不相同的。日本人真該學習韓國人的眼光與智慧,趕快回頭是岸吧。     

日本是第三大經濟體的高所得國家,卻毫無國格,願意擔任美國的附庸奴才,完全是自甘墮落。雖然美國在日本有駐軍,也不可能隨意占領日本、推翻政權,日本在怕什麼?1980年代後期,美國逼迫日本接受「廣場協議」及限縮半導體業,使日本失落三十年(參見《日本失落三十年-美日同盟如何互相對待》)。看來日本至今未吸取教訓,仍對美國俯首貼耳,這樣就只能繼續沈淪了。

美日狼狽為奸 | 黃國樑

美、日這兩個帝國主義者,儘管後者已稱不上帝國,而是被支配的臣僕國家,行事風格愈來愈像了。如何像呢?就是賴皮、潑猴、撒手不管。一個處理十年前的事情,一個處理二十年前的事情,方法一模一樣。

日本將2011年福島事故的核廢水一直裝、一直裝,最後說我裝不下了,必須得倒進太平洋,而且還佯裝很科學,說我們將它處理過後,人喝進肚子都沒事兒,若真是這樣,各國每家核電廠都這樣仿效,將核廢水調一調,像調雞尾酒一樣,再分給大家喝不得了?這個比車諾比、三浬島都要嚴重得多的核災變,日本搞得像是一齣家家酒,不爽了就耍賴,一切推倒重來!

美國則是2001年的911事件後,說這個國家窩藏賓拉登及其主導的蓋達組織,然後不由分說地入侵阿富汗,將這個國家蹂躪地滿目瘡痍,數以千計的美軍在與塔利班交戰時戰死,數以千計的平民遭到殺害,現在拍拍屁股說要走人了。拜登的道理也跟日本如出一轍:說他已經是第四位處理阿富汗問題的美國總統了,他絕不容許再丟到下一任去解決。而他現在忙著對付中國,這裡他就不管了;但塔利班依舊在,二十年前所為何來?

安克拉治之前,美、日2+2會談發表聯合聲明後,北京的外交部罵道:「狼狽為奸」,現在看來,還真像。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刻意,這兩項宣布都在拜菅會前夕發生,看來不像是巧合!

探討兩岸統一的心理障礙 | 謝芷生

筆者在高雄念初中時,班上有不少同學會說日語。他們偶爾會教我說幾句簡單的會話,但都不成句,只是幾個單詞罷了。因為他們幾乎還在牙牙學語的時候,臺灣就已光復了,已無需被迫學日語了。他們會說的日語單詞,大概是從父兄那兒學來的。發音是否正確,也無從判斷。

初中學生基本上還是孩子,仍處在天真爛漫的年齡,因此還不會有政治意識。某日一位和我要好的同學,教給我一個日文單詞,意思是「中國兵」。我跟著他念了兩遍。接著他問道,你想知道這個字的意思嗎?「中國兵」在日文中是「懦夫」的同義字。雖然當時年齡還不大,但聽後仍感受辱,因此至今難忘。但是否真的如此,就不得而知了。但筆者判斷,即使真的如此,大概也只使用在作為殖民地的臺灣內部,目的在貶低中國人在臺胞內心的形象,挑撥他們與祖國的關係。

造成兩岸難以統一的因素很多。最明顯的,莫過於鴉片戰爭以來,西方反華勢力不斷欺壓、侵略我們,因此心裡害怕,中國強大後會報復。而其中最擔驚受怕的,應首數日本了。

日本古代文明深受中國影響。甚至據傳說,日本人根本是派往海外尋求仙藥未歸徐福的後代。傳言固不可盡信,但古代中、日間的密切交往卻是有史可考的。中、日自秦漢時期即有接觸。而特別是到了隋唐後關係更為密切。西元7–9世紀日本派往大唐的使節到達鼎盛時期。日本人的衣食住行、宗教信仰、哲學思想等都源自中國。

以至在歐美博物館中介紹東亞文物的解說員,只介紹中國文物,而忽略日本文物。他們認為,日本文物基本上全源自中國,並不具自己特色,無單獨介紹的價值。其實日本在吸收中國文化後,在消化過程中,是有加入其民族特色的,並非囫圇吞棗。我們在面對日本時,既不可自卑,也不可盲目自大。

可以肯定的是,古代日本確曾視中國為其學習模仿的榜樣。但此一現象至19世紀歐美影響力侵入東亞後,就發生了變化。歐美資本主義的發展,驅使其到中國、日本一帶尋求生產原料和銷售市場。當時的中國和日本都基本上仍實施閉關鎖國政策。而歐美商人急於打開兩國門戶。1840 年鴉片戰爭中國戰敗後,即於1842年與英國簽訂了南京條約,不但開放了通商口岸,還割讓了香港。而日本則於1853年,美國派艦駛入今橫濱附近海面要求通商後,日本大驚失色,自知無力抗拒,遂於次年與美國簽下通商合約。

為什麼日本明治維新成功了,而中國的戊戌變法卻失敗了?對此有種種不同說法,若僅就國際關係的角度分析,一般認為是,1860年代日本實施明治維新時,西方列強尚處於自由競爭的資本主義時代,奪取殖民地的高潮尚未來臨。而到了19世紀末中國實施戊戌變法時,資本主義已向帝國主義過渡,中國遂成了列強瓜分的對象,自不希望中國變法成功。不料這短短三十餘年之差,竟令中、日的發展有了不同的命運。

甲午戰爭失敗,不僅使臺灣淪為日本殖民地,更嚴重的是,使部分國人長期喪失了民族自信心。即使抗日戰爭早已取得勝利,臺灣也早已光復,但是在部分人心裡,仍無法擺脫日本殖民的陰影,總認為中國比不上日本。這就成了兩岸統一的最大障礙。只有大陸進一步發展,取得更大成就後,才能克服此一心理障礙。                       

日本失落三十年-美日同盟如何互相對待 | 郭譽申

筆者在1978至1983年留學美國,那時期頗能感受到日本的如日中天之勢,傅高義就是在1979年出版暢銷書《Japan  as Number One:Lessons for America》(日本第一:對美國的啟示)。然而在我回國後不久,80年代後期,日本明顯開始走下坡,經濟長期不振達三十年之久,後來被稱為「日本失落三十年」。

日前陳文茜在電視節目上提到,日本失落三十年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它強大的半導體產業被美國所巧取豪奪。一位日本Toshiba公司的半導體工程師企圖偷竊美國的半導體技術,被美國抓到,美國於是以此逼迫日本放棄半導體技術二十年。這蠻新鮮有趣,我因此上網做些追究。

日本失落三十年的原因當然不只一端,社會高齡化、資產泡沫化都是原因,但是一般公認最顯著的原因是,「廣場協議」導致日元急劇的大幅升值。1985年9月,美國、日本、英國、法國及西德五個已開發國家的財政部長/央行行長在美國紐約的廣場飯店簽署協議,同意聯合干預外匯市場,使美元對日元及德國馬克等主要貨幣有秩序地貶值,以解決美國的巨額貿易赤字,從而導致日元大幅升值。日元的大幅升值削弱了日貨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力,也造成資產泡沫化,都很不利於日本經濟。

如陳文茜所說,半導體產業衰落也是日本失落三十年的一個重要原因。不過她說,日本工程師企圖偷竊美國的半導體技術,卻有另一版本,是美國故意佈置陷阱釣該工程師上鉤。不論是哪個版本,自1986年開始,美國逼迫日本三度簽訂不平等的半導體協定。日本被要求開放半導體市場,保證5年內外國公司獲得20%以上市場份額;美國對日本出口的3億美元晶片徵收100%懲罰性關稅;及日本開放其半導體產業的一些智慧財產權、專利等。

這些半導體協定使原來市佔率世界第一的日本半導體產業逐漸萎縮至大幅衰落,而美國成為半導體業世界龍頭(隨後南韓和台灣的半導體產業趁機逐漸興起)。半導體是電腦、網路、通訊等所有電子科技的上游技術,半導體產業的衰落對日本經濟當然有重大影響。

日本是美國的重要盟邦,為了自己的利益,美國卻對盟邦的半導體產業趕盡殺絕,並逼迫日元大幅升值,一舉搞跨日本經濟。美國這樣背後插刀的盟邦真是最好沒有!另一方面,日本怎麼乖乖屈服、不抗拒?廣場協議時仍是美蘇冷戰時期而蘇聯尚未顯露敗象(後來蘇聯突然垮台完全出人意料),美國需要日本支持對抗蘇聯,因此日本並非沒有籌碼。日本一向對美國低聲下氣、卑躬屈膝,大概是習慣成自然,奴才自然會讓主子予取予求。日本是咎由自取啊!

美國一舉搞跨盟邦日本的經濟,讓日本失落三十年。現在蔡政府對美、日都低聲下氣、卑躬屈膝,等於是奴才的奴才,小心盟邦在背後插刀吧!逼迫台灣人吃萊豬只是一個小case。

年輕世代消聲匿跡 台灣老人是007 | 盛嘉麟

最近日本新聞報導,日本最著名的幫派組織暴力集團黑社會山口組最近透露,因為日本年輕世代無欲族宅男愈來愈多,長期人力不足,山口組招募不到基層幹活的小弟,目前山口組的人力結構形成70歲的大哥,50歲的小弟,活動能力愈來愈弱。

杜永心1994年2月退伍後到大陸經商,被中央軍事委員會政治工作部某科長盯上,吸收為共諜,回台發展組織。2019年9月查獲,檢調以「為大陸地區軍事機關發展組織未遂罪」起訴。2020/10/15新北地院依違反國家安全法,判決杜永心四年有期徒刑。

2020年10月台北檢調追查,曾任軍情局第5處處長的退役少將岳志忠、退役上校張超然、周天慈,涉嫌在2013年至2017年期間,陸續前往中國大陸與國安人員見面。檢調昨搜索、約談3名退休將校,21日凌晨依涉犯《國家情報工作法》、《國安法》諭令岳、周各15萬元交保,並向法院聲請羈押主嫌張超然,法院於傍晚裁准。

2020年10月北京CCTV宣佈破護台諜案,逮捕台諜李孟居、鄭宇欽、葉金樹、施正屏等四人。

  • 日本黑社會山口組70歲的大哥,50歲的小弟。
  • 少將岳志忠,已退休20年,年齡超過78歲。
  • 上校張超然,已退休20年,年齡超過74歲。
  • 上校周天慈,已退休20年,年齡超過74歲。
  • 中校杜永心,已退休25年,年齡超過76歲。
  • 李孟居,48歲。
  • 鄭宇欽,43歲。
  • 葉金樹,61歲。
  • 施正屏,56歲。

黑社會、間諜,都只見老人在幹,可見人力不足,年輕世代消聲匿跡。另外,不論共諜、台諜,都是台灣人,不見大陸人。台灣人好棒棒,老當益壯,又都是 007吔!

美國以釣魚島離間中日 | 郭譽申

最近大陸開通了中國釣魚島數字博物館網站,讓有關釣魚台的歷史和各種資訊都隨手可得。我瀏覽網站之餘,不禁感嘆微小的釣魚台竟成為中、日之間難解的死結。何至於此呢?

釣魚島(亦稱釣魚台、釣魚嶼、釣魚山)列嶼位於台灣與日本沖繩縣(即琉球)之間。二次大戰後,占領日本的美國擅自將釣魚島列嶼納入其「託管」範圍,並在1970年代,將釣魚島的「施政權」「歸還」日本。中國大陸不接受,近年於是經常派遣軍艦、軍機到釣魚島列嶼附近巡弋,以宣示主權,造成當地的長期緊張及中、日關係不睦。

早在十四、十五世紀,中國就已經發現並命名了釣魚島,這可見於成書在1403年(明永樂元年)的《順風相送》。明朝為了防禦東南沿海的倭寇,將釣魚島列入防區。1561年(明嘉靖四十年),駐防東南沿海的最高將領胡宗憲主持編纂了《籌海圖編》,明確將釣魚島等島嶼編入「沿海山沙圖」,納入明朝的海防範圍內。1605年(明萬曆三十三年)徐必達等人繪製的《乾坤一統海防全圖》及1621年(明天啟元年)茅元儀繪製的中國海防圖《武備志·海防二·福建沿海山沙圖》,也將釣魚島等島嶼劃入中國海疆之內。到了清朝,1767年(清乾隆三十二年)繪製的《坤輿全圖》、1863年(清同治二年)刊行的《皇朝中外一統輿圖》等,都將釣魚島列入中國版圖。這些都是釣魚島主權屬於中國的歷史依據。

日本在明治維新以後加快對外侵略擴張。1879年,日本吞併琉球並改稱沖繩縣。此後不久,日本便密謀佔據釣魚島。日本政府聲稱,1884年左右發現釣魚島,並認定該島為「無人島」,隨即對釣魚島開展秘密調查,並在島上樹立國標。甲午戰爭爆發後,日本趁戰爭之機將釣魚島「編入」沖繩縣。

上述的歷史證據明確顯示,釣魚島列嶼在明、清時都是中國領土,日本趁清末衰弱時秘密竊取了釣魚島。二次大戰後,美國為何先將釣魚島列嶼納入其「託管」範圍,後將釣魚島的「施政權」「歸還」日本?

美國刻意迴避主權問題,而只提「施政權」,顯示美國瞭解,釣魚島的主權應屬於中國而非日本。當時中國是戰勝國盟友,而日本是侵略者及戰敗國,美國若將釣魚島列嶼歸還中國,「無條件投降」的日本不可能有異議;無條件投降表示,日本願意接受勝方對敗方日本的事務進行任何處理。美國為何背棄戰勝國盟友的中國,反而完全袒護侵略者日本?

唯一合理的解釋是美國以釣魚島列嶼離間中、日。美國將釣魚島「歸還」日本,使日本人認為釣魚島是日本領土,但釣魚島實是中國固有領土,因此造成中、日間的領土爭議,使中、日無法和睦相處,甚至可能衝突、戰爭。中、日鷸蚌相爭,美國自能漁翁得利。美國真是毒辣啊!

蘇聯、美國對中華民國的翻臉簡史 | Friedrich Wang

國民政府跟蘇聯從1927年以來就是不共戴天的仇敵(參見四一二事件中國國民黨「清黨」),1929年為了中國東北還曾激烈交戰(參見中東路事件)。結果在1937年的七、八月突然間變成準盟友關係,往後兩年多的時間,蘇聯提供了中國20個步兵師的裝備,數百門的火炮、八十多輛的坦克,以及300多架的各型飛機與大量的備用零件、彈藥,又派遣軍事顧問團到各個戰場指導中國軍隊作戰。

為什麼會這樣?很簡單,因為有了共同的敵人,也就是不斷擴張的日本帝國。所以過去的恩怨可以先放下,先要面對生存危機。國民黨政府能拖住日本越久對蘇聯就越有利。再說白一點,國民政府提前對日抗戰,一定程度上可説是打了一場替代戰爭。

過去台灣要跟美國買好一點的武器非常困難,美國總是會用各種理由塘塞。說白了就是美國顧忌與中共之間的關係,台灣那個時候沒有利用價值,或者說價值很低。但是現在會主動把這麼多東西塞到你手上,甚至還可能主動幫你推入國際組織,就跟當年蘇聯會突然間大力支持國民政府的道理是一樣的。

日本當年吞併了整個中國東北以及部分的內蒙古,還伸手到華北,這些都讓蘇聯感到很大的威脅。同樣中國大陸今天發展一帶一路,組織上海合作組織,在印度洋以及非洲不斷擴展勢力爭取資源,同樣讓美國感受到芒刺在背。當年蘇聯不能允許日本繼續擴張,就像今天美國也沒有辦法繼續對中國的壯大假裝看不見。

但是我們不要忘記了蘇聯支持國民黨政府去跟日本打仗完全是為了自己,並不是對中國的抗戰多麼友善,同一時間他也繼續支持中國共產黨,並且與延安保持著密切聯繫。等到戰爭一結束,他佔領了滿州,立刻就把大批的武器裝備以及廣大的中國東北腹地完全交給了中國共產黨,並且阻止國民政府在東北接收,這也對後來的局勢產生了重大影響。

該翻臉的時候,列強從來不會有一刻的遲疑。

當年冷戰時期在台灣的國民政府同樣是美國的東亞盟友,越戰時期重要的補給基地。去看看季辛吉的回憶錄就知道,美國很清楚國民政府對自己的忠誠,可是這個時候整個戰略考量改變,所以台灣已經沒有太大的利用價值了,美國只會考慮自己的地緣戰略上的利益,故毫不猶豫地就背棄了當時的中華民國,與中共發展關係,不久之後建交。

現在台灣對於圍堵中國大陸好像又有了戰略價值,所以美國人又把台灣向前推擠,變成其對付中國大陸的前進基地。這個思維跟上面兩個例子是完全一樣的,沒有一點點差別。或者說有那麼一點差別,那就是台灣比起任何時候都要脆弱,在經濟上更依賴中國大陸,如果兩岸一旦發生巨變,那台灣的受傷會比過去冷戰時期更嚴重。

所以,台灣這一次賭上的是23,000,000人的生命財產與未來的幸福。歷史的經驗與教訓寫得清清楚楚,可是人類從來不學,或者假裝看不見。而我們,也只能看著這些戲碼不斷地重複。

日本的暗室明燈幾乎全來自中國 | 鄭可漢

徐福開啟日本歷史

秦始皇派徐福率領童男童女數千人入海求仙,日本人認為徐福在日本的紀州熊野的新宮(今和歌山縣新宮市)登陸,目前當地還有徐福墓和徐福神社,每年11月28日是祭祀徐福的日子。在日本徐福的傳說中,日本人認為徐福帶來了童男童女、百工、榖種、農具、藥物及捕鯨技術和醫術,對日本發展起了重要作用,因此尊徐福為「司農耕神」和「司藥神」。和歌山有一熊野速玉大社與徐福有關。佐賀也有一座金立神社以他為主神。日本徐福公園內的徐福像。日本皇室稱徐福為其第一代天皇。

漢倭奴國王印

漢倭奴國王金印。等級:國寶。價值:日本朝貢史上的最珍貴實物。年代:東漢建武中元二年(西元57年)。質地:黃金。流入日本時間:古代(東漢)。收藏地:福岡市博物館。

鑒真東渡

天寶十二年(公元753年),日本第十次遣唐使籐原清河歸國前,特來揚州拜訪鑑真,鑑真決意乘遣唐使船渡日。為了避開官府及僧人的阻攔,鑑真及其弟子於十月十七日夜秘密乘船離開揚州,普照從鄭山阿育王寺趕來,大家會合後,一行二十四人搭上了遣唐使船,於十一月十五日夜啟錨。這樣,鑑真一行又踏上了第六次東渡的征途,次年(公元754年)二月到達當時日本的首都奈良,那時鑑真已經是六十六歲失明的老人。

鑑真抵日後,講律授戒,許多日本僧人得以完成正規的受戒儀式。從此佛教的佛法在日本才算具備了完整的傳承。鑒真和尚真像,日本最早的肖像雕刻,位於奈良唐招提寺(日本國寶)。

山東赤山法華院與京都赤山禪院

赤山法華院位於山東省榮成市石島鎮北部的赤山南麓,始建於唐代,是唐代膠東規模最大的佛教寺院之一,後毀於唐會昌年間。據史書記載,赤山法華院為唐代新羅人(今韓國)張保皋所建。

唐憲宗二年(807年),張保皋應徵入唐,因武藝超群,作戰勇敢,被提升為武寧(今徐州)軍中小將,深受大唐將士的愛戴。當時石島灣一些村莊裡有很多新羅人居住著,他們幾乎人人信仰佛教。為了讓家鄉的人能有精神依託,也為了「光宗耀祖」行善事,張保皋於唐穆宗三年(823年)徵得唐政府的同意,在赤山浦(今石島灣)建立禪院。因為此山周圍山石皆為紅色,相傳有赤山神保佑當地眾生,又因建院時請來誦經的首批僧人屬天台宗派,讀誦《法華經》,故此院取名為「赤山法華院」。

唐開成四年(839年)六月,日本的國僧圓仁法師一行入唐求法,於危難中曾先後三次客居赤山法華院達二年零九個月。在當地官吏及僧侶的關懷支持下,他得以瞭解當時唐朝的政治、文化、經濟、宗教等方面的許多知識,入唐求法得以成功。歸國後,圓仁法師念念不忘此次來中國的巨大收穫,編著了《入唐求法巡禮行記》一書,書中對赤山法華院作了詳細的描寫(該書被譽為東方三大旅記之一),使赤山法華院名揚海內外。同時,為了感謝赤山人民的深情厚意,圓仁法師責其弟子在日本京都小野山以赤山為名修建了至今猶存的「赤山禪院」。

我的日本情結 | 張輝

最早的印象是,小學四年級時,母親教我簡單日文,如頭、手、腳等,父親在旁面有不悅之色,說:「你教他這些幹嘛?」從此母親未再教我日文,也從未聽過父母講日本話。

母親是滿州國日本控制東北時期的師範畢業生,當時教師面試,要會唱滿洲國國歌和日本國歌才能通過考核。(見下圖,哈爾濱 正陽北國小,母為後排左六,臉較白胖,眼較深邃者) 這跟我在美國看到的跆拳道升級測驗,受測者不論功夫多麽熟練,一定要在韓國裁判前以韓文背唸1、2、3、4到10,才能過關,如出一轍。

其二,老家巷子頭有間鐘錶店,主人高大魁梧,算是少見的台灣人樣貌,偶爾看到他攜帶長獵槍,全身獵人裝扮,帶著獵狗,說要上山打獵。那時台中民族路有家獵具行,櫥窗就擺著幾把長獵槍、空氣槍和一些如獵刀、子彈帶等的獵具,頗吸引我。鐘錶店大門是老式木板門、裡面放了一台立式的留聲機,早上一開市約九點,留聲機就傳來濃濃大和調的日本歌曲,聲音極大,走到中山路靠火車站的橋頭,都能聽到。

初二,那時喉結還不明顯,形容成乳臭未乾不為過,不知甚麼因素促使,我在作業簿紙上畫了個海盜骷髏頭,中間插了把武士刀,眼眶外還流著幾滴血 (用紅色墨水),趁清早假裝到綠川邊朗誦英文時,將紙條塞在他的木門縫隙內。紙條上大意是,不准再放日本歌曲。當天下午騎腳踏車回家,經過巷口,沒有再聽到那熟悉的日本曲調,連那骨董般的留聲機都不見了。

其三,高中時,家裡養了一條中型狗,蠻凶狠的,我爸給他取了個「吉利」的名,我剛好學了一句日文〝Nippon〞「尼蹦」,取其音同,就逕自給狗冠上此名。Nippon是「日本」的日語發音。

有天傍晚,一團日本懷鄉訪客在巷內十字路口中間指手畫腳,聲音驚動了鄰里和我家尼蹦,他們是一群二戰前曾住在此地區的日本人。尼蹦並不了解他們的思鄉情懷 (大部分日本客都是從小,甚至兩、三代,生長在這裡的),尼蹦兇猛的衝著他們狂吠,頸背上的鬃毛整排豎立著,露出森白的獠牙及犬齒,頻頻做勢撲咬。我見情勢不妙,若狗咬傷人,主人要賠錢的,連忙衝出家門,朝尼蹦和日本訪客方向大喝一聲〜尼蹦!尼蹦兩耳往後一縮,兩前足一頓,吠聲嘎然而止,剎那,空氣凝結,尼蹦垂著尾巴悻悻然回頭,一面狗眼由低往高處瞄著我,一面搖晃著尾巴。

此時我看了那一群日本觀光客一眼,他們一面看著我,一面看著狗,各個露出尷尬、驚恐又夾雜著困惑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