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日舔日有助於反中抗中嗎? | 郭譽申

綠營一向親日到媚日舔日的程度,包括對釣魚台的主權低調又低調,外交部長稱日台交流協會代表為「最敬愛的大哥哥」,把日本核食稱為「福食」要騙國人接納,歪曲/美化日本在台灣的殖民史,為八田與一和安倍晉三建銅像和紀念公園,把一些日本神社和儀式複製到台灣等等。

日本殖民台灣,一開始就殺了很多人,此後從不曾視台灣人為平等的國民而只有壓榨。台灣人可以不念日本的舊惡,然而綠營無以復加的諂媚討好前殖民母國,卻是世上絕無僅有的,真是丟人現眼及令人不齒。

綠營媚日舔日的原因很明顯。早年是為了反對國民黨,歪曲/美化日本的殖民統治,以比下國民黨的統治台灣。後來則是為了反中抗中,不僅要比下國民黨的統治台灣,還要貶低清朝的統治台灣,更企圖拉攏日本一起對抗崛起的中國大陸。國民黨來自大陸,於是反國民黨也可歸於反中抗中的大旗之下,可說是吾道一以貫之!

綠營大力宣揚,包括修訂中學史地課本,推崇日本的殖民台灣和二戰後的政經現代化,以貶低國民黨統治,是收效頗豐。現在的年輕人多以為,是日本殖民統治帶來台灣的現代化,而國民黨統治只有威權和不民主(只有老人依稀記得國民黨時代的經濟騰飛和創建半導體產業、全民健保)。這使民進黨得以兩度當選總統,並成為台灣第一大黨。並且,台灣人親日超過親中,使綠營可以持續以反中、台獨騙取選票。

綠營媚日舔日獲得很多政治利益,卻忽略了一嚴重後遺症:媚日舔日的台灣人喪失了自立自強的骨氣和勇氣。對於過去欺凌壓榨台灣人的日本人,這些人可以感恩戴德、諂媚討好,哪還會有自立自強的骨氣和勇氣?這些人總肖想,台灣像(沒有國格的)日本一樣自己不必有軍隊(自衛隊不是正常軍隊),但受到美國駐軍的保護。這明顯呈現於,很多反中網民勇於在網路上與對岸網民打嘴炮,但是台灣募兵卻始終不足。蔡英文明瞭這些人(包括她自己)的沒有骨氣和勇氣,即使主張反中、台獨,至今不敢延長義務兵役期到一年,更不敢宣布台獨,雖然已全面執政。

綠營媚日舔日,能使日本支持台灣抗中嗎?口頭上當然能,但是實質上是無望的。在《和平憲法》和美軍駐日下,日本人也早已喪失了自立自強的骨氣和勇氣。這充分顯示在1980年代末,當時經濟如日中天的日本乖乖的、不反抗的被美國輕易整垮而沈淪至今(參見《日本失落三十年-美日同盟如何互相對待》)。沒有骨氣和勇氣的日本人是不會為台灣人两肋插刀的,尤其現在日本的經濟和軍事實力已比不上中國大陸。

大陸領導人對綠營的媚日舔日,必定很不齒和痛恨,但是對許多台灣人的沒有骨氣和勇氣,必定很如釋重負。沒有骨氣和勇氣的台灣人,即使反中抗中,不太可能抵擋對岸的武力統一,也不太可能造成統一後的治理困難。這樣兩岸統一就比較容易了。

總之,綠營媚日舔日,看似有助於反中抗中,然而卻導致很多台灣人沒有骨氣和勇氣,其實反而不利於綠營的反中抗中!

日本的棄民世代 | 郭譽申

最近讀了社會學者藤田孝典所著的《棄民世代》([1])。幾年前,藤田出版了很受關注的《下流老人》([2]),指出日本近年來出現了大量過著中下階層生活的可憐老人。「棄民世代」,還不是老人,照理應是現在社會的中堅,但是他們自就業之初就一直過得很不好,看來是比「下流老人」更嚴重的社會問題。

日本在1986年簽下廣場協議,日元迅速的大幅升值,形成巨大的經濟泡沫,1990年代初,經濟泡沫爆破,日本經濟陷入長期的不振,被稱為「日本經濟失落的10年或20年」。1993-2005年間泡沫經濟破滅後,是就業最困難的時期。這時期初進入社會就業的年輕人一般被稱為「就職冰河期世代」,日本政府把他們稱為「人生再造第一世代」,作者則稱他們為「棄民世代」。

「從1993年至2003年左右約十年的時間,失業率持續急速攀升,尤其在1998年以後,年輕男性的失業率大幅地提高。2003年…達到…最高值11.6%。」不僅失業率升高,即使能就業,擔任非正職員工的比例愈來愈高。「日本1985年制定的《勞動派遣法》,一開始只許可13項專門業種的勞動者能夠派遣,但是1996年卻將許可業務放寬至26項業種。甚至到了2004年,因應產業界要求將人事雇用的成本極低化,更急速放寬範圍,也對製造業的派遣予以解禁。」

棄民世代剛進入職場就遇到高失業率和正職職位減少的双重不利環境,很多人因此長期輾轉於失業和擔任非正職員工,直到30多歲的後半才終於成為正職員工,等於起步就晚了10幾、20年。很多棄民世代於是收入低、儲蓄少、難以成家、也無法期望老後的收入(無年金或低年金)。

棄民世代的問題長期被忽視,直到2019年日本政府才設立了「就職冰河期世代支援推進室」,其核心工作包括:其一為「從諮詢、教育訓練到就職,無縫接軌的支援」,其二為「配合個人狀況,給予更貼心的陪伴支援」。譬如政府提供「試用僱用補助金」,若企業把非正職員工轉為正職員工。不過這專案被作者批判為效果不彰,因為「邊緣型正職員工」的狀況比非正職員工好不了多少。

解決棄民世代問題,作者的建議包括:普遍提高各地方的最低薪資、以共享降低支出、形成勞動合作社等等。


棄民世代中最年輕的人已將近40歲,要改善他們的工作和生活困境確實很不容易。這本書因此呈現相當悲觀的調子,有一章的標題是「棄民世代將使日本走向滅亡」,並提問:「棄民世代的犯罪量增加?」雖無具體的統計數據予以證實,然而在本書出版之後,發生了一件驚人的個案,首相安倍晉三被兇手山上徹也所槍殺,兇手就屬於棄民世代。

日本有「棄民世代」和「下流老人」,難怪其經濟長期不振。現在日本的人均GDP(PPP)已低於台灣,而日本的GDP(PPP)只有中國大陸的20%。

[1] 藤田孝典,《棄民世代:當國家拋棄我們,我們該如何面對未來?》,如果出版,2021。

[2] 藤田孝典,《下流老人:即使月薪5萬,我們仍將又老又窮又孤獨》,如果出版,2016。

日本部署核武以及中程導彈? | Friedrich Wang

最近不斷傳出日本在境內部署中程彈道導彈的構想,幾天前日本《讀賣新聞》獨家披露,而且其防衛省也沒有加以否認。

我們首先要思考戰後日本的國防政策。日本在1967年公佈所謂的非核三原則,不擁有、不製造、不引進核子武器。另外,日本在戰後就已經在憲法中明確規定不擁有攻擊性武器。例如航空母艦、巡洋艦、戰鬥艦、戰略轟炸機、彈道導彈、巡航導彈等等。對日本來說,在防禦上很大的部分確實是依靠美國,以《美日安保條約》作為核心。但是日本在與美國的合作上也是有限度的,這種拒絕核武以及彈道導彈部署在國內的政策,使得冷戰期間美國並沒有在北海道部署導彈。

就法律面與政策面來看,日本突破上述的限制機會應該是不大。但是目前對日本來說,面對中國大陸的壓力,以及美國組建國際反華聯盟對於日本的各種要求,周邊地區尤其是台灣海峽以及朝鮮半島緊張局勢的不斷上升,其目前的國防壓力應該是1991年冷戰之後最嚴重的時刻。日本目前擁有的導彈,射程最遠的就是200公里左右的反艦導彈,而且數量也有限,這個就中國大陸的海岸線來說基本沒有危險。

如果日本真要部署中程彈道導彈,那勢必會受到中國大陸與俄羅斯的嚴重反對。因為這將完全改變整個東亞的戰略平衡,對於中國與俄羅斯來說都是不能接受的。其震撼力大概與臺灣宣佈獨立的狀況差不多,引發戰爭的可能性非常大。以日本的能力來說,發展彈道導彈當然沒有問題,甚至於早在90年代日本就已經透露自己可以利用鈽元素來製造核彈,而且時間不會太久,就能夠擁有數百枚的核彈頭。

筆者認為以日本官僚長期以來保守小心的性格,會冒這種險的機會很小。不過有一種情況,倒不是完全不可能。那就是日本方面打擦邊球,研發或者由美國技術轉移生產射程500公里,甚至於1000公里以上的反艦導彈。這個基本上可以規避過去在法律中所規定不能擁有攻擊性武器的條款,如果保密到家的話,甚至於可以讓中、俄兩國暫時察覺不到他的反艦導彈已經射程大幅增加。

日本人會不會冒這個險?對日本來講,和平是最大的有利環境,與中國的經貿關係至今仍然非常密切。所以,打破和平環境,可以說是非常不智的。目前看起來新內閣還是以中間穩健力量為主,所以挑戰這個極限的機會仍然不大。

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 | Friedrich Wang

安倍生前一句「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讓多少人感動到現在。甚至於,台灣還幫這位死在槍下的首相樹了銅像。真的,比對自己的親爹還要孝順,讓人看了很感動。長篇大論就不必了,只問真的是,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嗎?

李登輝在1996年當選之後,基本上已經完全向日本輸誠,不但已經在1994年直接告訴全世界自己就是日本人之外,還在1996年當選後不久就以總統的身分公開說釣魚台列島是日本的。如此,就是希望日本能夠多管台灣的事情,想要讓美日安保的範圍擴大到台灣以及附近海域。1997年派遣海軍總司令出身並且曾經留學日本的莊銘曜出任駐日代表。根據莊先生的回憶以及日後所披露的資料,李登輝政府的目的就是要購買日本的二手潛艦。

這是一個很好的構想,因為日本的傳統動力潛艦性能優良,又針對西太平洋地區的水文設計。日本平均一年下水一新潛艦,所以封存的二手潛艦基本上都還堪用,稍加整修就可以了。中間的商談以及摸索的過程有些複雜,但簡單說,船已經看了,我方也派了海軍人員到日本觀摩學習,據信美國也開了綠燈,就等日本人放行,台灣就可以得到夢寐以求的潛艦,而且不需要太多的時間。

那結果呢?號稱右傾的自民黨首相橋本龍太郎政府,卻在最後的緊要關頭縮手,讓將近兩年的努力化為烏有。如果日本這一次真的賣了二手潛艦給台灣,那勢必將使得台灣海軍與日本海上自衛隊在技術上以及作戰上有更緊密的合作空間,所造成的後續效應會非常遠大。可是,日本人最後的退縮讓這一切都成了泡影。即使有美國的默許,日本人還是不敢做。

台灣等於是幫日本看守南大門,台灣海峽與周邊海域是日本能源的生命線,日本人不過把已經用不到的二手潛艦賣給台灣,讓台灣人幫他看大門,竟然都沒有膽識去做。那這個國家,還能夠在安全上給台灣多大的保障?真正發生狀況的時候會出多少力?

後來台灣方面其實還沒有完全死心。在陳水扁時代還向小泉內閣持續努力,仍然希望能夠從日本方面快速取得潛艦,但是依然只聞樓梯響。然後還陸續傳出幾次,日本方面願意給予技術轉移或者指導台灣自行建造,但是也都是鏡花水月罷了。李登輝在自己的書以及訪談中不斷告訴日本人「要做一個正常的國家!」不是完全沒有道理。這個國家的政客群體就是這麼回事,不必指望他們有什麼大的作為。

在經濟上,日本每年從台灣賺走大量的貿易順差,國防上卻不願意舉手之勞幫台灣一把。台日FTA已經講了多少年了,今天在哪裡呢?從八零年代台灣指望日本能夠轉移工業技術,結果關鍵性的技術,例如汽車引擎的製造等等,根本就理都不理。日本人對臺灣的繁榮以及產業狀況基本上並不關心,甚至於還有很濃的防範措施。

什麼「台灣有事,日本有事」,這種政客畫出來的大餅能讓許多台灣人如癡如醉,的確表示,台灣不少人的大腦真的很有事!

「日本的夢」是作白日夢 | 盛嘉麟

覺得這篇文章《日本的夢》很可怕的人,是對國際現勢缺乏瞭解的人。
希望華夏子孫廣泛轉發的人,是對中國缺乏信心的人。

當年的大日本帝國氣勢如虹,
敢打大清帝國(消滅北洋艦隊),
敢打沙皇俄國(消滅太平洋艦隊,波羅的海艦隊),
敢打中華民國(抗戰八年或14年),
敢打美國,重創珍珠港海軍基地。

而二戰戰敗後的日本,現在甘做美國的走狗,像個慫包,我報告日本的情況:

1)日本經濟失落了卅年(1985年到現在37年了),安倍三支箭不過是亂印鈔票,沒有起色。

2)2010年中國GDP超越日本,2020年是日本的三倍。

3)2021年日本GDP是4.931萬億美元,中國是17.73萬億美元,是日本的3.6倍。

4)如果依目前的日幣,130:1美元計算,中國是日本的4.3倍。

5)日本總人口目前每年減少70萬,很快就到達年減100萬。

6)除了人口每年減少,而且人口老化,勞動力嚴重不足,撐不起軍事、工業、農業、科技、太空、商業、醫療….的需要。

7)日本年輕一代高比例的無欲族、躺平族,也就是不工作、不賺錢、不找女人、不生小孩、不買房子汽車,但求啃老,吃飽躺平。

8)年輕一代高比例的無欲族、躺平族、啃老族,雖然討不到老婆,也不找女人,但是荷爾蒙依然分泌,中年的媽媽看不下去,就讓兒子上床,和媽媽辦事,日本社會母子亂倫的噁心狀況已經見怪不怪,只是媒體羞於報導。

9)日本上一代大量的啃老族,本來依靠兩老的退休金,一起食宿,現在上一代啃老族已經50歲,他們的退休父母漸漸死亡,沒了退休金,50歲的啃老族無以為生,有的活活餓死,有的成了帳蓬族、流浪族,形成嚴重的社會問題。

10)日本人除了公務員或大公司員工,並無退休金制度(或退休金極少),許多退休老人變成下流老人(下流指低收入),他們人數眾多,生計困難,流行到商店行竊一個小東西,故意讓店員知道,然後報警,換得輕罪坐牢,有了食宿醫療,放出來以後繼續行竊,週而復始,形成員警及監獄的頭痛問題。

11)自殺在日本已成為一個顯著的全國性社會問題。2014年,每天平均有70名日本人自殺(一年25,550人),自殺的日本人中大多是男性,是20-44歲男性死亡的首要原因,超過癌症、疾病、車禍、意外。

12)日本的糧食、能源、礦產等基本生存的東西,都嚴重依賴進口,是經不起戰爭破壞封鎖的國家,日本人的內心嚴重不安。

13)日本活火山富士山的爆發週期是300年一次大噴發,現在已經超過320年未爆,處在隨時爆發的邊緣,這幾年來不斷的輕微地震,出現多處溶漿小口,地質學家估計就在三五年內噴發。一旦噴發,東京地區全部毀滅,日本人的內心惶恐不安。

14)日本從福島大地震後,地質學家都知道日本地塊和太平洋地塊碰撞,日本列島靠近太平洋方向的陸地必定出現下沉運動,屆時日本列島西邊日本海的海水也會向日本西海岸積壓,淹沒相應部分陸地。再幾次劇烈衝撞,日本列島可能會被太平洋地塊壓吞下去,消失於大海。日本人的內心隱隱不安。

日本現在面對的中國,是四倍大的強壯有力的龐然大物,什麼
「滅亡中國,征服亞洲」
「鞏固亞洲地位,稱雄世界」
都是現代日本人的夢囈。

不要說再來一次中日對決,日本根本不是對手。
真的惹惱中國,中國的核武這次可不是廣島、長崎,而是東京、大阪,直接送日本上西天。
你看日本人只敢抱著美國的大腿對中國指指點點,就知道日本人的內心怯弱膽寒。

美國足以擊敗中、俄,就像二戰時擊敗德、日? | Friedrich Wang

每次看見三明治(三、民、自)上面那些綠色的學者不斷的說,美國今天還是可以同時在歐洲跟亞洲擊敗中國、俄國,就跟第二次世界大戰可以同時擊敗德國、日本一樣,並且遊刃有餘。這些學者會說這樣的話不外乎兩個原因,要不然是無知,要不然就是故意說謊。

第二次世界大戰,美國能夠獲勝的原因是他一家包打天下嗎?實際上是同盟國的勝利,並不完全是美國的功勞。在歐洲與北非、東南亞等地,大英國協的軍隊始終不放棄作戰,更不用說在東歐平原上犧牲了1,500萬軍人以及超過3,000萬百姓的蘇聯。亞洲更不用講,中華民國的軍人前仆後繼,百姓蒙受重大痛苦,國土精華付之一炬。美國的貢獻很大,但絕對不是美軍單獨擊敗了德國、日本,這樣說完全違反了歷史事實,光是參戰的時間就已經一目了然。

今天的中國大陸與俄羅斯是當年的德國、日本的翻版嗎?光是土地與資源的差距就非常大,更不要說這兩個國家所擁有的龐大人口。現在中國大陸的海軍力量已經在數字上超越了美國,俄羅斯雖然傳統軍力走向沒落,但是依然擁有全世界數量最多的核子武力,完全可以與美國保證相互毀滅。美國要靠自己一個國家的力量,同時擊敗這兩個大國,那就是天方夜譚,否則美國現在為什麼要搞印太戰略來聯合那麼多的歐洲、亞洲國家來對付中、俄?美國人都知道要有所懼,可是上述這些人還繼續胡說八道?

一個知識份子應該有誠實的態度,以及面對問題,用精準的學術角度來加以解釋的能力。拿美國天下無敵這樣的假資訊來糊弄臺灣社會,不但麻痺了該有的憂患意識,實際上等於是刻意說謊欺騙人民。像上述那些人如此不學無術,還大放厥詞,我們就不意外為什麼今天學術界會這麼被社會所看不起。

超渡南京大屠殺戰犯!兩岸都應面對 | Friedrich Wang

南京吳啊萍的日本軍國主義者牌位事件,最近在大陸引發了很多的討論。

一個1990年出生30出頭受過高等教育的護士,在29歲的時候看破紅塵在南京出家,可見這個女人本身就有一些超脫於一般人的想法。她說自己不斷被南京大屠殺的歷史所震撼,在心中有很深刻的觸動,加上從小在南京長大,所以始終在心中縈繞著而無法抹去。故她選擇為這些在南京大屠殺中雙手沾滿鮮血的屠夫立牌位,為他們超渡並且解冤釋劫。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那幾個甲級戰犯之外,她也幫當時親眼目睹大屠殺,並且深受刺激的金陵女子大學校長魏特琳女士立了牌位,魏特琳女士在1941年回美國後因為實在無法從陰影中走出來,無法相信人類變得如此的瘋狂野蠻,所以選擇自殺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筆者可以理解這一位出家人的心態。基本上,她還是慈悲為懷,應該不會有什麼太多的政治考量。她為所有在這場大屠殺當中犧牲的生命感到悲哀,希望他們能從此安息。而這裡面所反映的恐怕更多的是一種國民集體的心靈創傷之下所造成的結果。

多年以來日本的右翼團體不斷地否認南京大屠殺的存在,甚至於台灣在多年去中國化的台獨教育之下,也早就把這場大屠殺逐漸淡化,甚至採取一種嘲諷的口氣來面對。這是在中華民國的領土上所發生的大屠殺,也是一場抵抗侵略的悲壯史詩。然而在今天中華民國的領土上變成了政治不正確,這是多麼悲哀的事情?

今天歌頌日本的侵略,甚至於不斷幫當時為日本政府做事的偽政權洗白,卻說自己是在研究抗日戰爭。這種顛倒是非黑白的事情在台灣已經是見怪不怪,我們又怎能瞭解中國人內心這種深刻的創傷所造成的影響?

歷史當然不是在清算,但是我們絕對不能夠忘記這一些深刻的教訓而置身事外。否則,悲劇在某一天就會在我們自己身上發生。

日本殖民者如何殘殺台灣人 | 徐百川

每個獨派對八田與一的功績耳熟能詳,對228、白色恐怖咬牙切齒,但問他們什麼是「雲林大屠殺」與「三鶯走廊大屠殺」?這些覺得國民黨比日本可惡數倍的台獨,保證沒幾個說得出來!尤其是1450對日本殖民史根本完全無知,對付1450,可用以下這些史實來教育他們。

當初台人抗日,日本人是如何處置台灣人的:
日本兵活埋抗日的台灣人,用活人練習刺殺,用長螺絲釘從頭頂慢慢旋入,不是屠村就是抄家滅門。

看看雲林起義的黃貓選所散發的檄文中的一段:
「罔料去年日賊來侵疆土,民俱思清官已去,唯望平治,盡皆歸降。不意此賊大非人類,任意肆處,無大小之罪,無善惡之分,無黑白之辨,唯嗜殺戮,拏之即決,燒莊毀社,辱及婦女,種種匪法,難以盡擬,…。」

再看看親身參與雲林大屠殺的日本人今村平藏,其所留下的「雲煙瘴雨日誌」見(雲林縣志稿),其中記述:
「雲林東南一帶之地,則斗六堡東南面一半、鯉魚堡及打貓東堡各地五六百里間,凡兵煙之下,無不盡成肉山血河,既未分良窳,復薰蕕不辨,幾千房屋付諸一炬,無數生靈頃刻間斬首台上之冤魂。」
「倏忽間九百林庄成為焦土,村民血肉飛散,變成慘絕人寰地獄,旋行石榴班海豐崙之漫燒焰,隨風捲煙,陽光淒然。時全部討伐隊,橫掃雲林平原,殘砲死灰未滅,滿眸極其酸鼻,令人悵然自失。」

台灣先人簡大獅因為抗日被日軍警蒐捕,曾述及「…,日人無禮,屢次查家尋釁,且被姦淫妻女,我妻死之,我妹死之,我嫂與母死之,一家十餘口僅存子姪數人,又被殺死。」

後藤新平騙誘柯鐵虎餘部放下武器,而於林杞埔、斗六、嵌頭厝、西螺、他里霧、內林頭厝六處舉行「歸順式」,於歸順式操場悉以機槍屠殺之。

以噍吧哖(台南縣玉井鄉)事件為例,總督府採安撫誘騙之計,待外逃鄉民返鄉,即令鄉民排隊挖壕,然後開槍掃射,踢屍於壕,死者約六千人,其他阿公店大屠殺、雲林大屠殺、霧社大屠殺等等,死亡人數皆數千人至三萬餘人。

據過去日本的「台灣總督府警察沿革誌」的紀錄,在日本統治台灣最初八年間,共殺戮了三萬數千的「土匪」。

前台大法學院院長新竹人許介鱗教授根據日本官方文獻統計,日治50年共殺害台灣人40餘萬,比228多數百倍!今日台獨人士幾乎都絕口不提日本人對台灣人的殘暴。

其實只要略加審視,就可看出日本的文明除了學自西方現代化的優點之外,其實並無高尚的內涵。美其名的大東亞共榮圈,只是日本要取代西方作為東亞的新主子,其中絲毫沒有鋤強扶弱,仁愛天下的王道思想。

從日本對所有被其征服的國家和地區(尤其是台灣),令人髮指的殘忍虐殺、歧視凌辱來看,日本的文明水準其實還停留在把人活生生餵獅子的羅馬帝國時代,至多僅是我們戰國時代的秦國而已。

淺談「奴才賣身守則」 | 魏人偉

以我愚見,淺談「奴才賣身守則」:

1. 不得意圖恢復為「正常國家」。
這不行!奴才不能有人格,否則會欺主。

2. 不得復興軍國主義。
想幹嘛呢?想對誰仇恨呢?忘了「安保鬥爭」的抗爭史了嗎?

3. 不得賣出主子國國債,要乖乖當韮菜被收割。
最近賣得太凶啦,幹嘛?趁我病要我命嗎?死奴才一旦開始為自己打算,那主人就危險啊。

4. 不得帶頭出餿主義,破壞大國間的關係。
況且又都是一些儘叫主人賠錢的陷阱。

5. 不得與另一個奴才"眉來眼去"。
咋啦?那你們説了算,送作堆好了,想聯合坑爹嗎?忘了羅馬帝國淪亡史了嗎?

6. 黃奴不得抬籍。
黃人永世為奴,不得為白人親王。

7. 不得有帶頭使壞的老大。
不論大小,眾奴每日抄寫百篇「奴才賣身守則」,提升提升道德水平。

唉!奴才們真駑鈍,難管難教呀,不得不執行家法,殺雞儆猴!

刺客防不勝防 | 郭譽申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在奈良街頭進行小型演講時被槍擊身亡,震驚世界。根據媒體報導,現場當時有22位維安人員負責保護安倍,而刺客山上徹也僅孤狼一人,卻能從容趨近安倍背後,近距離連開兩槍。當地的警察首長已承認有維安疏失,但是世界上恐怖攻擊事件何其多,維安難免百密一疏,刺客總是防不勝防啊! (山上多日追隨安倍的助選活動,終於發現在奈良有維安破綻。)

兇手山上徹也41歲,2002年加入海上自衛隊,成為任期制的自衛官,直到2005年任期屆滿去職。在自衛隊期間,他曾接受槍械相關的訓練,並曾負責管理艦艇上的武器。山上刺客將近二十年前受過軍事和槍械訓練,應該算不上武器或槍械專家,更不是訓練有素的殺手,卻能夠一擊就中。刺客好像並不難當?

中國自古就有不少刺客,因此《史記》有《刺客列傳》。筆者最近恰好在看大陸劇《孫子大傳》,裡面有專諸和要離兩位著名的刺客,及其事蹟「專諸刺王僚」和「要離刺慶忌」,讓我回味少年時讀過的《東周列國志》。

吳王僚和公子光是堂兄弟,他們過世的父親都曾是吳王,因此兩人都有資格擔任吳王,而展開生死爭鬥。公子光宴請吳王僚,吳王僚帶著很多衛兵赴宴,戒備森嚴,專諸扮作服務人員端出燒烤全魚,卻在魚腹裡暗藏匕首,當他近前獻魚時突然取出匕首,一舉刺殺吳王僚。

慶忌是吳王僚之子,身強體壯,有萬夫不當之勇,吳王僚被殺,他自然要起兵報父仇及奪王位。要離是個子很小的勇士,實施苦肉計。他假裝犯錯,讓公子光砍了他的右手,並公開殺了他的妻子。要離於是投奔慶忌,博得他的信任,在慶忌沒有防備時突然以矛刺死他。

由這些例子可知,刺客的最重要的素質不是技術性的,而是不怕死,或者視死如歸。當一個人甘願犧牲生命,就能夠無所不用其極的進行隱祕的刺殺行動,是很難防備的。人為何能不怕死?

貪生怕死是一般人的天性,然而從另一角度想,人遲早要死,早死晚死有何差別?對於生活過得很不好的人或者有特殊人生目標的人,尤其不會在乎早死晚死,於是就可能成為難以防備的刺客。

刺客既殺人又犧牲自己,不應該被鼓勵。然而刺客的產生是因為生活過得不好,或社會上有怨恨,或政治人物有缺失,或強國欺壓弱國;只要世界上有不平,就可能有刺客。不怕死的刺客幾乎是防不勝防的,人類只有持續改善這個世界,才能防範刺客於未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