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聯合空中戰略巡航 | 黃國樑

中、俄聯合空中戰略巡航自2019年開始迄今,已組織了四次。這次大陸國防部說,這是「例行性」的操演,目的是檢驗提升兩國空軍協作水平,推進兩軍戰略互信和務實合作;行動「不針對第三方」,與當前國際和地區局勢無關。

2019年中、俄首次聯合巡航是該年7月23日,中國派出2架轟-6K飛機,俄羅斯派出2架圖-95飛機混合編隊,在日本海、東海有關空域巡航。第二次是2020年12月22日,中國派出4架轟-6K飛機,俄派2架圖-95飛機聯合編隊,仍在日本海、東海空域巡航。

2019年、2020年聯合巡航

去年11月19日是第三次聯合巡航,中國派出2架轟-6K,俄派2架圖-95MC,空域仍是日本海、東海附近。

今年5月24日據日本的觀測,中方仍是4架轟-6K,俄仍是2架圖-95,不過似多了一架前蘇製伊爾20偵察機。但這次是首度進入了西太平洋,亦即實質地穿出了第一島鏈。這是對於美、日、印、澳QUAD四方會談在日本舉行的一次反制性的宣示,即使北京宣稱不針對第三方。

2021年、2022年聯合巡航

從時間上看即可測度其用意,今年是首次在上半年實施巡航,前兩年甚至已到了年底才舉行,這次距離去年那次不過是半年時間,這麼急著再聯合巡航,就是凸顯對QUAD四方對話的對抗性質,亦即中、俄絲毫不畏懼這四方的虛弱同盟!

穿出第一島鏈的意義重大,它不只針對了QUAD,還有針對台灣的意涵,新聞報導的這張圖,看不出它究竟多麼伸入太平洋,但已進入了台灣東部海域則無庸置疑,而俄羅斯的圖-95也在其中。

這與過去不同的政治意涵,我認為是,中、俄共同表明了,中國若對台動武,完成統一之戰,美、日若要介入,俄可能成為中國的側翼,甚至可以協同一起對抗美、日!

這是對拜登那句答記者問的一個尖銳回應:你要介入沒問題,那我的哥兒們也會介入。所以,要不要介入,你看著辦!

淺談日本的民族性 | 卓飛

日本這個民族,感覺上,表面應對有節,彼此客客氣氣,微笑著招呼,表現的含蓄而溫柔,而在內心深處,卻是呈現著傲慢和不屑,也許正嘲弄著打招呼的你,他們的禮貌只是個形式,做作又執著,久了就不會感動。

日本人,由於氣候的變化無常,地形的崎嶇貧瘠,生活的掙扎奮進,天生的傷感不安,對生命短暫的無奈,像櫻花的綻放,在最美時凋零,我們從他們的文學中,可以感受到對死亡與美的歌詠與追求。

然而日本人卻又好鬥而自大,桀驁又叛逆,我們從他們的歷史中,可以看出其窮兵黷武、桀驁不馴的另一面,這種矛盾的雙重性格和強烈的壓抑,對命運的無常和不安,註定了悲劇的旋律吧。

日本人多禮,這是公認的事實,然而過度就成了矯情。法國漫畫家皮爾畫的日本風情,就有這樣的情境,兩個日本人道別,互相90度的彎腰鞠躬,走了幾步,又回頭彎腰,再來個90度的鞠躬,如此走走停停,最後最誇張,竟然,互相用望遠鏡遙望,然後再90度彎腰鞠躬…這是外國人眼中的日本人,如此多禮,真讓人匪夷所思啊!

日本多禮的延伸,就形成他們的特殊的曖昧文化,過份的替對方想,不直接的表達或拒絕,不會說「不」,只說「沒有很好…」。聽他們說話不能單從字語中來了解意思,必須觀察他們的表情和眼神,才能判斷真正的意向,與日本人交朋友真的很累。

據說,在自殺率最高的日本,就是看透了生命,選擇結束人生,也要選搭星期五的最後一班夜車,為了怕影響白天的正常上班,如此替人設想的日本民族,可謂將「多禮」發揮到極致了。

中國人講中庸,師法於自然,寓禮於生活中,應對有節而不誇張。總覺得日本的茶道、花道過度的注重細節,過程太繁文縟節,而忽略了飲茶、賞花的本義了,還是中國的自在從容,雍容大度的好。

我這樣講會不會太大中國情結?感覺自己有點太民粹了吧!

我們有反制美國霸權的武器嗎? | 謝芷生

俄烏戰爭的肅殺氛圍,令人幾乎透不過氣來。面對那些殘酷的戰爭鏡頭,令人不忍目睹。尤其最近爆出的布查慘案,更是慘絕人寰,令人髮指。西方不待查證,就一口咬定,那是俄軍所為。可見雙方成見之深。希望俄烏這場衝突能和平落幕,幾已不可能了。

戰爭會令人喪失理性,而趨向獸性。想想抗日戰爭時期的南京大屠殺,再想想日本殖民臺灣時期的幾次大屠殺,前後共殺害了約六十萬臺胞。但日本至今矢口否認。我們能不提高警惕嗎?戰爭是要死人的,如真不忍讓無辜的百姓在戰爭中死去,就要避免戰爭的爆發。現在要查明布查慘案的元兇,是不可能的。這筆帳只能暫記在發動戰爭者的名下。等戰爭結束後,再設法找出真正的戰犯,將其繩之以法。

由於普京總統想出了反制美國與歐盟的殺手鐧,即利用能源的優勢,逼迫西方需以盧布來支付所需石油與天然氣等的價款,使俄羅斯突然強硬了起來,大有轉敗為勝的趨勢。這樣突如其來的局勢變化,太神奇了,太戲劇化了。使原本肅殺的戰爭,注入了些令人忍俊不住的笑料。看看那些原趾高氣昂的傢伙,在現實前面不得不垂頭喪氣,顯露出一幅前倨後恭的模樣。看著他們的狼狽像,忍不住要笑出聲來。

筆者並非幸災樂禍,而是這批傢伙平日欺人太甚,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根本不把俄羅斯和中國看在眼裡。他們和中俄間的攤牌和決戰,應是早晚的事。但這次普京總統利用能源反制西方,頗有成效。可見決戰未必需在戰場上,金融和物質,同樣可逼對方屈服。看來普京總統對此早有領悟。不久前當有人向他提及兩岸僵局時,他就說了,兩岸僵局靠經濟就能解決,何須通過戰爭呢?普京確實是越來越令人佩服和喜歡了。

看到普京總統用石油和天然氣等能源,就制服了西方國家,連日來筆者不禁不斷在思考,一旦美霸對我們出手時,我們也有反制手段嗎?中國確有些稀有金屬,是西方不可或缺的。我們是否能用稀有金屬作為武器,反制美霸呢?顯然不可能的。因為能作為反制的物質,必須要有足夠的儲量,還必須是大眾日常生活所必需者。石油與天然氣就具有這種特性。這可說是上天對俄羅斯的恩賜。西方在對俄羅斯發起制裁時,顯然沒有考慮到這一層。這是一大疏漏。我國既沒有特別豐富的資源,還有什麼能拿來反制,美霸未來的霸凌呢?

中美的衝突完全是可以避免的。大陸領導人已多次強調,太平洋足夠容納得下中美兩國。但美霸卻假裝沒聽到,因為他們需要戰爭,需要對手,而且需要一個有足夠分量的對手。原來的蘇聯,或後繼的俄羅斯,曾是他們瞄準的對手。但蘇聯垮了,而後起的俄羅斯又不夠分量,於是他們選中了中國,作為其競爭博弈的對手。這是中國人想逃也逃不掉的,因為美國是靠戰爭立國和存續的。美國建國240多年中,只有16年沒有戰爭。我們與其逃避,不如面對。而且為了兩岸的統一,也早晚必須經受此一考驗。筆者敢預言,戰爭的結果,必然是中國勝,而美霸敗。因中國如旭日東昇,而美霸卻已如夕陽西下了。

中國戰勝美霸的最大資本是,有十四億愛國,具有優良傳統,勤勞勇敢,並奮發向上的人民。這比俄羅斯的石油和天然氣還要珍貴得多。但我們雖不懼怕美霸,卻絕不會主動尋求戰爭。

今天的俄羅斯與1930年的日本何其相似 | Friedrich Wang

歷史,有的時候格外諷刺。上一次因為始終無法獲得強國俱樂部的認同,所以憤而退出集體安全體系,最後引發全世界動盪的國家是誰?答案是日本。

日本在明治維新之後成為脫胎換骨的軍國主義國家,「求知識於世界,大振皇基」。19世紀的日本人一心一意脫亞入歐,甚至連體質都強調像白種人看齊,鼓勵所有人把牛奶當水喝,甚至幾乎恨不得一覺醒來連眼睛都變成藍色,頂著一頭的金髮。1895年打敗中國,1905年力挫俄羅斯,兩場戰爭讓自己以為從此進入強國俱樂部,得到歐美的待見,第一次世界大戰勝利之後成為國際聯盟五強。當時的日本人雀躍不已,以為從此之後可以跟白種人平起平坐。

但是實際上,這些白人國家從來沒有把日本這一隻「黃猴子」當作自己人。日圓從來沒有真正成為國際交易的貨幣,儘管一次大戰之後日本的經濟成長飛速,在中國的勢力也擴大,但是一個華盛頓太平洋會議就讓日本人徹底破滅自己受到認同的幻想。不但主力艦分配的噸位完全無法跟英國、美國相比,想要持續擴大在中國的權利也同樣受到這些國家的阻礙。國際金融受猶太財團控制,日本人連交易黃金白銀都被揑著脖子,幾乎是動彈不得。到了這一刻,也就是1930年代左右,日本人才終於由這場夢中覺醒。原來,在西方藍色、綠色的眼珠中,自己永遠都只是一隻「黃猴子」而已。

過去「脫亞入歐」,開始轉換成「大東新秩序」,開始了一場新的幻夢。1931年的九一八事變基本上就是這一場新的幻夢泡影的起點,向國際秩序的主導者歐美強國挑戰,打破他們所制定的遊戲規則,建立自己的共榮圈。直到,這個幻夢連同自己本身最後被毁滅為止。戰後的日本跟這之前的日本基本上是兩回事,現在這個是完全服膺於美國主導的世界秩序的國家,一個被徹底馴服的日本。

今天的俄羅斯與1930年的日本何其相似。1991年蘇聯崩潰,俄羅斯聯邦繼承了紅色帝國的主體,但實際上卻是非常虛弱。葉爾辛一切向西方看齊,希望能夠加入歐美主導的國際秩序中,受到這些資本主義國家的青睞,讓俄羅斯也能夠脫胎換骨。但是經過了30年,多次申請加入北約、歐盟,全部都受到了無情的拒絕。俄羅斯的夢想也破滅,知道不管自己再怎麼打扮也不可能受到這些西方國家的待見。他們甚至還步步進逼,不斷地將自己的安全縱深像削蘋果一樣層層剝去,直到自己赤裸裸地坦露在他們面前為止,連一點點的緩衝都不給。

所以,普丁不再做以前的夢,開始了屬於他自己的夢,開了第一槍。烏克蘭的戰爭,實際上從2014年克里米亞被佔領就已經開始。這裡面多年來的仇恨、算計、陰謀、民粹,終於激盪成今天這個局面,以一場戰爭完全爆發出來,冒著自己也可能一起被毁滅的危險。烏克蘭,其實就是1931年的中國東北。1931年的九一八事變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前奏,世界經濟安全體系崩壞的開始。

2022年的烏克蘭戰爭,會不會是下一個毁滅的開始?今天是觀世音菩薩生日,希望菩薩慈悲保佑全人類有這個智慧來解決問題,而不是進行戰爭。

日本殖民歷史讓我恐懼日本核食進口 | 郭譽孚

當前反對進口日本核食的朋友們,為了我們自身與後代的健康,敬請繼續努力。我們應該理解,日本人的本領真是無孔不入。有人說,早就已經輸入我島了?又說,很多訊息都是假消息……

我鑽研日本殖民台灣的歷史,以史為鑑,讓我真正恐懼日本進口的核幅射食品。

我想,就像是1895年當初就計畫要把我台人儘量驅逐出境,與當年的日本外相陸奧宗光的「關於台灣島嶼鎮撫策」相類似,其所設計的:
「此際我方應確定對該島之政策方針,非執行斷然之處置不可,……關於鎮撫統治之政略要義於次:第一要威壓島民。第二要由台島攘逐減少支那民族。第三要獎勵我國民之移往。……」

該計畫,當年日殖當局陰謀進行,真十分厲害。怎知當時洋人為了貿易安定,竟出面干涉,當時日人稱本想至少把「不逞者」趕走,怎知就此失敗了。是關帝爺,還是媽祖婆,知道洋人是他們的剋星?該計畫雖沒有成功,但我島居民已消失了百萬人……

不過,直到近五十年後,日殖末期,日人又提出把我島上沒有改日本姓氏的同胞全部押送南洋開墾,也就是繼續其1895年攘逐殺戮的陰謀詭計;可惜計畫的名冊已經擬好,卻碰到大戰亡國之敗……

 1946年前後,在我島熱銷出版的寫實小說「亞細亞的孤兒」,其中就描述了當時的史實:
「最近又盡量把台灣人送往南方,然後在衛生狀態已經確立了良好基礎的台灣,將日本人移住過來。而台灣人的所謂『皇民派』也趁這個風潮附和著往南方發展。殊不知這是日人想利用台灣人作替死鬼的毒計。……那不是即將滅亡的民族的悲哀的一側面嗎?」

這是什麼?真是狗不改吃屎,一心一意地要想把我們島人放逐!所幸運的是,我島民似乎再次遇到關帝爺或是媽祖婆的保庇,我們又躲過了當年日本人的惡毒計畫。真是賊心不改,賊星必敗。

然而,如今是「去中國化」之後,更加上不久前的萊豬事件與這次核食進口事件,可真是更會絕子絕孫的,看來比當年陰謀進行的攘逐殺戮政策和押送南洋開墾更為狠毒。

讓我們大家為了自身與兒孫的幸福,繼續努力。不管這次我島官方的作為,是否今日日本官方所指使,我們一定要堅持永遠反對!

快哉八.一五,侵略者投降日! | 天人合一

七十六年前八月十五日,侵略中國、侵略南亞、罪惡滔天的日本鬼子無條件投降。

今天,又臨八.一五,在阿富汗,侵略者夾著尾巴逃跑,侵略者的帶路軍成群集隊投降,侵略者的傀儡開始交權了。

兩個八.一五,時空自然有異,意義當然不同,與我們的關連度完全不一樣。然而,有一種相同處,至少就是侵略者及帶路幫兇的失敗,反侵略反壓迫人民的勝利!

不能忘當年,亦開心今天。

警告:美日及西方無良政客吸取歷史慘敗教訓,緊急收手!
警告:蔡英文們看漢奸、越奸、阿奸可恥下場,趕快回頭!

兩岸統一的急迫性 | 謝芷生

最近美日歐盟各國政要輪番上陣,對純屬中國內政的兩岸問題,紛紛發表意見,其中尤以日本表現得最為露骨。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防衛大臣岸信夫、副防衛大臣中山泰秀等都表達了對兩岸統一,尤其是武統的關切。

日本與部分歐盟國家之所以敢於此時出來造次,胡言亂語,主要是鑒於拜登上任後,較川普時期更為反華,此一形勢給政客們壯了膽。而他們也想趁機討好美國及國內反華人士。這些干涉中國內政的言論,明顯受到了拜登政府在背後直接、間接的主導、策劃。然而中國人更應關注的還是日本人的態度。

日本除了在地理上是中國的近鄰外,在歷史上自隋、唐起就與中國有著密切關係。尤其自甲午戰爭以來,日本更曾多次進犯、侵略、荼毒中國。其中最具體集中表現的,莫過於在甲午戰爭後,強佔並殖民了臺灣長達五十年。此舉令國人心靈普遍受到創傷,引為沒齒難忘的國恥。經八年(或曰十四年)抗日戰爭,中國付出了巨大生命財產的損失,終於換來了臺灣的光復。此本足以洗雪自甲午戰爭以來,長期受日本欺凌壓迫,割地賠款的奇恥大辱,然而不幸抗戰勝利不久,中國即因國共內戰,造成國土再次分裂,於今已超過七十年了。

臺灣向有祖國寶島之稱。它四季如春,景色秀麗,物產豐富。尤其冬季溫暖舒適,不如日本潮濕嚴寒。因此凡來過臺灣的日本人,都對臺灣念念難忘。他們也像麻生太郎、岸信夫、中山泰秀一樣,總夢想著有朝一日,能再次染指,君臨臺灣。除日本外,荷蘭、西班牙也曾先後佔領殖民過臺灣。但時間不長,且只做了局部性的殖民活動。

美國未曾直接佔領過臺灣,而是利用國共對峙,造成兩岸長期分裂,而將其政治、經濟、文化、軍事等力量滲入臺灣的方方面面,使臺灣淪為其禁臠,從而達到間接佔領的目的。2016年希拉蕊與川普競選總統期間,曾公開宣稱,當選後願以臺灣作為交換條件,以抵消對大陸的龐大債務。此言一出,令人徹底看清了,在美國人心目中,臺灣乃其屬地或私產。2009年陳水扁也曾自稱,在位八年扮演的,乃美國軍政府在臺灣的代表。由此可見,臺灣實際上長期處於美國管控下,形同殖民地。

只要兩岸一天沒有統一,中國治權的行使無法達到臺灣,則中國的主權即非完整無缺,而是處於長期受侵犯的狀態。作為聯合國五大常任理事國之一,尤其是僅次於美國的超級強國,對此真是“斯可忍,孰不可忍”。大陸政府迫切希望完成兩岸的統一,毋庸置疑。即使過去兩蔣時代的國民黨政府,也未敢放棄完成兩岸統一目標。中國人重視領土主權的完整,重視維護祖宗基業不可失的觀念,乃中國文化中的DNA(基因)。

如果兩岸都能信守1992年在香港達成的“一中共識“,則基於法律上大陸與臺灣自1945年後,即隨著臺灣的光復,完成了國家的統一。即使治權由於外力干涉,尚無法及於臺灣,也不致影響中國主權的完整。然而鑒於台獨政權拒不承認“九二共識”,國際上又強權環視,企圖染指臺灣,則兩岸一天未實現完全統一,臺灣即有得而復失之虞。此種隱患主要並非來自台獨勢力,他們沒有這個能力,更沒有這個膽量。令人擔心的,主要還是美國與日本對臺灣問題的介入。

美國是目前實際控制台灣的外國勢力,但並非出於領土野心,僅為戰略考量。美國國土僅略小於中國,人口只有約3.3 億,而日本則不同,土地面積僅相當於我國雲南省,但人口則多達一億兩千多萬,因此日本始終有對外擴張的野心,臺灣既曾一度淪為其殖民地,因此朝野都有再度染指臺灣的夢想。更鑒於最近日本政客針對兩岸問題發表的談話,我們就更必須提高警惕了,因此實現兩岸統一,以鞏固臺灣,實有其急迫性。

東亞軍事活動頻繁有感 | 張輝

北韓每次發射導彈或核試,不論導彈射多遠,日本都會第一個跳起來,惶惶不可終日,急著找美國商議對策,要美國提出保證。半島去核化,解除北韓核能力也是日本視為生死存亡的優先問題。

為什麼跟北韓緊鄰的南韓,尤其是人口達1000萬,僅距離北韓48公里,世界第五大都市的首都首爾,卻老神在在?

個人以為,南北韓已有默契,北韓所有姿態都是逗日本和牽制美國的動作,儘管美韓、美日聯軍近在咫尺,但也不敢輕舉妄動,甚至美軍貿然採取行動,或逼北韓過甚,日本也會第一個跳出來,要求美軍克制,以免自己陷入戰火之中。

根據這美、日、兩韓之間四方軍事互動的推理,如果中國解放軍機、艦越過台海中線再返回,台灣只是虛驚一場,而台、美機艦難道也要依樣畫葫蘆越過中線到大陸領域耀武揚威一番嗎?

中共機艦越中線或進入台灣領域再返回,有威嚇、警告和宣示主權三重意義。美國和台灣若依樣畫葫蘆也靠近或進入大陸領海領空,雖是一種反制或警告,但少了宣示主權的意義,而且為了回應美台機艦之舉,中方若也積極回應,進入台灣領空、領海,難道我們和美方會以軍事動作遏止其行為嗎?

如此你來我往,難道美台軍方經得起這麼長期折騰嗎?台方先叫停,或要求美方勿越雷池造成中方反制進逼,應是合理的推論。

不知道兩岸是否與南北韓一樣已有一些默契?

日本歷史上兩個國號都是中國人給起的 | 鄭可漢

日本歷史上有兩個國號,一個叫「倭奴」,一個叫「日本」。兩個國號都是中國人給起的。

日本同中國的交往始於漢代,至東漢光武帝封了委奴國王,並且按照禮節賜予了金印,印文是:「漢委奴國王」。同時表達了東漢朝廷對委方所寄託的「感其遠道而來」且「冀其臣服」的意思。從印文內容分析起來,那時的委奴的地位,相當於漢朝的一個諸侯國。

據歷史記載,漢朝時就有日本人來到中原,漢人見日本人矮小奧黑,就隨口稱之為「委人」(委即矮也)。漢光武帝劉秀以刻有「漢委奴國王」的金印賜予日本國王,後來,三國時,曹操認為日本人好歹也是個人,就在「委」字加上人字旁,就成了「倭」了。中國賜予日本金印,這讓得到金印的政權因有中國背書而具有合法性。

關於「倭」字,《詩經·小雅·四牡》中有「四牡騑騑,周道倭遲」的句子。《毛詩正義》將「倭遲」釋作「歷遠之貌」。《說文解字》這樣解釋「倭」字:「順兒,從人,委聲」。「順」在這裡有「順從」的意思。

日本人一般不認為「倭」字是羞辱,非常珍惜「倭奴國」這三個字,這是2000年前宗主國中國所賜予日本的。部份日本人對於歷史上曾經使用過的「倭奴」的國號十二萬分地不情願,總想否定這個歷史事實;後來,日本國內出土了此枚金印,歷史記載和出土文物鐵案如山,這些不尊重歷史並且抱著狹隘民族主義觀念的人們也只好偃旗息鼓了。漢封倭奴國王金印,現藏於福岡市立博物館。

曾在一個台獨網站上,看到台獨很憤怒的說:「把日本說成是「倭國」,是對日本的不敬,還建議網管明文規定,禁用「倭」字。」這怎麼說呢?有些「主子不急奴才急」了。

尤其重要的,將倭奴國名改稱日本,竟然也是中國人幹的事情。李太白詩全集中,提到《史記正義》這本書,記載了武則天將倭奴國名改稱日本這件事。據說跟武則天認為倭奴國名不文雅有關。

唐代開元年間有一位學者名叫張守節,此人曾經給司馬遷的名著《史記》作注,起名《史記正義》。他在這本書中引用了唐魏王李泰、蕭德言等人所撰寫的一部地理著作《括地誌》。其中有一段話,是這樣說的「……倭國,武皇后改曰日本,國在百濟南,隔海依島而居」。張守節本人其生平事蹟不詳。根據其著作《史記正義序》一文中有「守節涉學三十餘年」的話語。此序寫於唐玄宗開元24年(736),由此上溯,恰好是武則天當政的強盛時期,那麼,“倭國改為日本”一事,他應是親自聞聽過的。

日本文字中出現漢字,就是在唐朝時期。武則天當政時,和中國有密切來往的國家和地區有五六十個,其中包括日本。唐朝時,日本山寨了唐高宗和武則天的天皇和天后的稱呼,日王此後改稱天皇。

日本持續走下坡 | 郭譽申

日本疫情仍然嚴峻,是否舉辦東京奧運成為騎虎難下的難題。日本經濟長期不振,本想以奧運扭轉頹勢,顯然又將落空。筆者年輕時頗能感受到當時日本的如日中天之勢,傅高義在1979年出版暢銷書《Japan  as Number One:Lessons for America》(日本第一)。然而在1985年,美國聯合英、法、西德逼迫日本簽署「廣場協議」,使日元急劇的大幅升值,導致日本經濟此後長期不振。廣場協議距今已36年,日本不僅經濟仍然不振,甚至是多方面的持續走下坡。

日本沒通過新冠肺炎疫情的考驗。日本是一島國,與台灣的地理環境相似,照理比較容易防止病毒入侵,但是日本的抗疫成績比台灣差多了。台灣阻擋病毒一年多才失守;日本政府為了東京奧運,去年疫情的第一波來臨時,相當程度地諱疾忌醫、粉飾太平,導致疫情一直起起伏伏,壓不下來;即使後來決定東奧延後一年,政府對疫情幾乎仍是束手無策、無所作為。這樣的政府真不像我年輕時聽聞的日本政府。

抗疫與民族性或文化頗有關係。雖然東、西文化各有所長,歐美抗疫失敗,顯然因為他們服膺個人主義、自由主義;而两岸抗疫相對成功,則因為我們重視自律和群體。日本是第一個現代化的東方國家,過去被視為兼有東、西文化之長。日本的抗疫失敗似乎顯示,日本人已經很少有自律和群性的東方文化了。這對日本絕不是好事。

自從新冠疫情爆發,各國都全力研發疫苗,中、美、英、德、俄等列強在去年底或今年初已分別或合作研發出安全有效的疫苗,但是日本卻至今都沒有成功研發出疫苗。日本過去的醫療水準無疑屬於世界前列,至少優於中、俄,現在卻在疫苗競賽中輸給中、俄,日本真是走下坡了。

三四十年前,日本是世界電子產業的龍頭,近年卻已經被台灣和南韓迎頭趕上。例如,台灣的台積電和南韓的三星成為電子產業上游半導體產業的領先企業;台灣的個人電腦相關產品行銷全球;2016年台灣的鴻海精密買下曾經很風光的日本夏普公司的大部份股權;2019年日韓發生貿易戰,日本對南韓實施嚴格的半導體材料出口限制,卻並未傷到南韓的半導體產業;在台、日、韓的大量投資之下,中國大陸的電子產業近年也快速的追趕。日本的電子產業仍然不錯,但絕不再是當年的一枝獨秀。

讀者是否注意到,近年台灣市場上的日本產品和服務(如餐廳)比一二十年前增加很多?當然因為台灣人「哈日」,但是過去台灣人也哈日啊。我相信真正的原因在於,過去台灣的經濟水準比不上日本,只有少數台灣人買得起日本的產品和服務,因此日本產品和服務在台灣不普遍;但現在台灣與日本的經濟水準拉近了,大部份台灣人都買得起日本產品和服務,因此日本產品和服務在台灣愈來愈普遍。

其實十幾年來,台灣的經濟增長不算亮眼(GDP平均增長率約3%),是日本持續走下坡拉近了台、日的經濟水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