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哉八.一五,侵略者投降日! | 天人合一

七十六年前八月十五日,侵略中國、侵略南亞、罪惡滔天的日本鬼子無條件投降。

今天,又臨八.一五,在阿富汗,侵略者夾著尾巴逃跑,侵略者的帶路軍成群集隊投降,侵略者的傀儡開始交權了。

兩個八.一五,時空自然有異,意義當然不同,與我們的關連度完全不一樣。然而,有一種相同處,至少就是侵略者及帶路幫兇的失敗,反侵略反壓迫人民的勝利!

不能忘當年,亦開心今天。

警告:美日及西方無良政客吸取歷史慘敗教訓,緊急收手!
警告:蔡英文們看漢奸、越奸、阿奸可恥下場,趕快回頭!

兩岸統一的急迫性 | 謝芷生

最近美日歐盟各國政要輪番上陣,對純屬中國內政的兩岸問題,紛紛發表意見,其中尤以日本表現得最為露骨。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防衛大臣岸信夫、副防衛大臣中山泰秀等都表達了對兩岸統一,尤其是武統的關切。

日本與部分歐盟國家之所以敢於此時出來造次,胡言亂語,主要是鑒於拜登上任後,較川普時期更為反華,此一形勢給政客們壯了膽。而他們也想趁機討好美國及國內反華人士。這些干涉中國內政的言論,明顯受到了拜登政府在背後直接、間接的主導、策劃。然而中國人更應關注的還是日本人的態度。

日本除了在地理上是中國的近鄰外,在歷史上自隋、唐起就與中國有著密切關係。尤其自甲午戰爭以來,日本更曾多次進犯、侵略、荼毒中國。其中最具體集中表現的,莫過於在甲午戰爭後,強佔並殖民了臺灣長達五十年。此舉令國人心靈普遍受到創傷,引為沒齒難忘的國恥。經八年(或曰十四年)抗日戰爭,中國付出了巨大生命財產的損失,終於換來了臺灣的光復。此本足以洗雪自甲午戰爭以來,長期受日本欺凌壓迫,割地賠款的奇恥大辱,然而不幸抗戰勝利不久,中國即因國共內戰,造成國土再次分裂,於今已超過七十年了。

臺灣向有祖國寶島之稱。它四季如春,景色秀麗,物產豐富。尤其冬季溫暖舒適,不如日本潮濕嚴寒。因此凡來過臺灣的日本人,都對臺灣念念難忘。他們也像麻生太郎、岸信夫、中山泰秀一樣,總夢想著有朝一日,能再次染指,君臨臺灣。除日本外,荷蘭、西班牙也曾先後佔領殖民過臺灣。但時間不長,且只做了局部性的殖民活動。

美國未曾直接佔領過臺灣,而是利用國共對峙,造成兩岸長期分裂,而將其政治、經濟、文化、軍事等力量滲入臺灣的方方面面,使臺灣淪為其禁臠,從而達到間接佔領的目的。2016年希拉蕊與川普競選總統期間,曾公開宣稱,當選後願以臺灣作為交換條件,以抵消對大陸的龐大債務。此言一出,令人徹底看清了,在美國人心目中,臺灣乃其屬地或私產。2009年陳水扁也曾自稱,在位八年扮演的,乃美國軍政府在臺灣的代表。由此可見,臺灣實際上長期處於美國管控下,形同殖民地。

只要兩岸一天沒有統一,中國治權的行使無法達到臺灣,則中國的主權即非完整無缺,而是處於長期受侵犯的狀態。作為聯合國五大常任理事國之一,尤其是僅次於美國的超級強國,對此真是“斯可忍,孰不可忍”。大陸政府迫切希望完成兩岸的統一,毋庸置疑。即使過去兩蔣時代的國民黨政府,也未敢放棄完成兩岸統一目標。中國人重視領土主權的完整,重視維護祖宗基業不可失的觀念,乃中國文化中的DNA(基因)。

如果兩岸都能信守1992年在香港達成的“一中共識“,則基於法律上大陸與臺灣自1945年後,即隨著臺灣的光復,完成了國家的統一。即使治權由於外力干涉,尚無法及於臺灣,也不致影響中國主權的完整。然而鑒於台獨政權拒不承認“九二共識”,國際上又強權環視,企圖染指臺灣,則兩岸一天未實現完全統一,臺灣即有得而復失之虞。此種隱患主要並非來自台獨勢力,他們沒有這個能力,更沒有這個膽量。令人擔心的,主要還是美國與日本對臺灣問題的介入。

美國是目前實際控制台灣的外國勢力,但並非出於領土野心,僅為戰略考量。美國國土僅略小於中國,人口只有約3.3 億,而日本則不同,土地面積僅相當於我國雲南省,但人口則多達一億兩千多萬,因此日本始終有對外擴張的野心,臺灣既曾一度淪為其殖民地,因此朝野都有再度染指臺灣的夢想。更鑒於最近日本政客針對兩岸問題發表的談話,我們就更必須提高警惕了,因此實現兩岸統一,以鞏固臺灣,實有其急迫性。

東亞軍事活動頻繁有感 | 張輝

北韓每次發射導彈或核試,不論導彈射多遠,日本都會第一個跳起來,惶惶不可終日,急著找美國商議對策,要美國提出保證。半島去核化,解除北韓核能力也是日本視為生死存亡的優先問題。

為什麼跟北韓緊鄰的南韓,尤其是人口達1000萬,僅距離北韓48公里,世界第五大都市的首都首爾,卻老神在在?

個人以為,南北韓已有默契,北韓所有姿態都是逗日本和牽制美國的動作,儘管美韓、美日聯軍近在咫尺,但也不敢輕舉妄動,甚至美軍貿然採取行動,或逼北韓過甚,日本也會第一個跳出來,要求美軍克制,以免自己陷入戰火之中。

根據這美、日、兩韓之間四方軍事互動的推理,如果中國解放軍機、艦越過台海中線再返回,台灣只是虛驚一場,而台、美機艦難道也要依樣畫葫蘆越過中線到大陸領域耀武揚威一番嗎?

中共機艦越中線或進入台灣領域再返回,有威嚇、警告和宣示主權三重意義。美國和台灣若依樣畫葫蘆也靠近或進入大陸領海領空,雖是一種反制或警告,但少了宣示主權的意義,而且為了回應美台機艦之舉,中方若也積極回應,進入台灣領空、領海,難道我們和美方會以軍事動作遏止其行為嗎?

如此你來我往,難道美台軍方經得起這麼長期折騰嗎?台方先叫停,或要求美方勿越雷池造成中方反制進逼,應是合理的推論。

不知道兩岸是否與南北韓一樣已有一些默契?

日本歷史上兩個國號都是中國人給起的 | 鄭可漢

日本歷史上有兩個國號,一個叫「倭奴」,一個叫「日本」。兩個國號都是中國人給起的。

日本同中國的交往始於漢代,至東漢光武帝封了委奴國王,並且按照禮節賜予了金印,印文是:「漢委奴國王」。同時表達了東漢朝廷對委方所寄託的「感其遠道而來」且「冀其臣服」的意思。從印文內容分析起來,那時的委奴的地位,相當於漢朝的一個諸侯國。

據歷史記載,漢朝時就有日本人來到中原,漢人見日本人矮小奧黑,就隨口稱之為「委人」(委即矮也)。漢光武帝劉秀以刻有「漢委奴國王」的金印賜予日本國王,後來,三國時,曹操認為日本人好歹也是個人,就在「委」字加上人字旁,就成了「倭」了。中國賜予日本金印,這讓得到金印的政權因有中國背書而具有合法性。

關於「倭」字,《詩經·小雅·四牡》中有「四牡騑騑,周道倭遲」的句子。《毛詩正義》將「倭遲」釋作「歷遠之貌」。《說文解字》這樣解釋「倭」字:「順兒,從人,委聲」。「順」在這裡有「順從」的意思。

日本人一般不認為「倭」字是羞辱,非常珍惜「倭奴國」這三個字,這是2000年前宗主國中國所賜予日本的。部份日本人對於歷史上曾經使用過的「倭奴」的國號十二萬分地不情願,總想否定這個歷史事實;後來,日本國內出土了此枚金印,歷史記載和出土文物鐵案如山,這些不尊重歷史並且抱著狹隘民族主義觀念的人們也只好偃旗息鼓了。漢封倭奴國王金印,現藏於福岡市立博物館。

曾在一個台獨網站上,看到台獨很憤怒的說:「把日本說成是「倭國」,是對日本的不敬,還建議網管明文規定,禁用「倭」字。」這怎麼說呢?有些「主子不急奴才急」了。

尤其重要的,將倭奴國名改稱日本,竟然也是中國人幹的事情。李太白詩全集中,提到《史記正義》這本書,記載了武則天將倭奴國名改稱日本這件事。據說跟武則天認為倭奴國名不文雅有關。

唐代開元年間有一位學者名叫張守節,此人曾經給司馬遷的名著《史記》作注,起名《史記正義》。他在這本書中引用了唐魏王李泰、蕭德言等人所撰寫的一部地理著作《括地誌》。其中有一段話,是這樣說的「……倭國,武皇后改曰日本,國在百濟南,隔海依島而居」。張守節本人其生平事蹟不詳。根據其著作《史記正義序》一文中有「守節涉學三十餘年」的話語。此序寫於唐玄宗開元24年(736),由此上溯,恰好是武則天當政的強盛時期,那麼,“倭國改為日本”一事,他應是親自聞聽過的。

日本文字中出現漢字,就是在唐朝時期。武則天當政時,和中國有密切來往的國家和地區有五六十個,其中包括日本。唐朝時,日本山寨了唐高宗和武則天的天皇和天后的稱呼,日王此後改稱天皇。

日本持續走下坡 | 郭譽申

日本疫情仍然嚴峻,是否舉辦東京奧運成為騎虎難下的難題。日本經濟長期不振,本想以奧運扭轉頹勢,顯然又將落空。筆者年輕時頗能感受到當時日本的如日中天之勢,傅高義在1979年出版暢銷書《Japan  as Number One:Lessons for America》(日本第一)。然而在1985年,美國聯合英、法、西德逼迫日本簽署「廣場協議」,使日元急劇的大幅升值,導致日本經濟此後長期不振。廣場協議距今已36年,日本不僅經濟仍然不振,甚至是多方面的持續走下坡。

日本沒通過新冠肺炎疫情的考驗。日本是一島國,與台灣的地理環境相似,照理比較容易防止病毒入侵,但是日本的抗疫成績比台灣差多了。台灣阻擋病毒一年多才失守;日本政府為了東京奧運,去年疫情的第一波來臨時,相當程度地諱疾忌醫、粉飾太平,導致疫情一直起起伏伏,壓不下來;即使後來決定東奧延後一年,政府對疫情幾乎仍是束手無策、無所作為。這樣的政府真不像我年輕時聽聞的日本政府。

抗疫與民族性或文化頗有關係。雖然東、西文化各有所長,歐美抗疫失敗,顯然因為他們服膺個人主義、自由主義;而两岸抗疫相對成功,則因為我們重視自律和群體。日本是第一個現代化的東方國家,過去被視為兼有東、西文化之長。日本的抗疫失敗似乎顯示,日本人已經很少有自律和群性的東方文化了。這對日本絕不是好事。

自從新冠疫情爆發,各國都全力研發疫苗,中、美、英、德、俄等列強在去年底或今年初已分別或合作研發出安全有效的疫苗,但是日本卻至今都沒有成功研發出疫苗。日本過去的醫療水準無疑屬於世界前列,至少優於中、俄,現在卻在疫苗競賽中輸給中、俄,日本真是走下坡了。

三四十年前,日本是世界電子產業的龍頭,近年卻已經被台灣和南韓迎頭趕上。例如,台灣的台積電和南韓的三星成為電子產業上游半導體產業的領先企業;台灣的個人電腦相關產品行銷全球;2016年台灣的鴻海精密買下曾經很風光的日本夏普公司的大部份股權;2019年日韓發生貿易戰,日本對南韓實施嚴格的半導體材料出口限制,卻並未傷到南韓的半導體產業;在台、日、韓的大量投資之下,中國大陸的電子產業近年也快速的追趕。日本的電子產業仍然不錯,但絕不再是當年的一枝獨秀。

讀者是否注意到,近年台灣市場上的日本產品和服務(如餐廳)比一二十年前增加很多?當然因為台灣人「哈日」,但是過去台灣人也哈日啊。我相信真正的原因在於,過去台灣的經濟水準比不上日本,只有少數台灣人買得起日本的產品和服務,因此日本產品和服務在台灣不普遍;但現在台灣與日本的經濟水準拉近了,大部份台灣人都買得起日本產品和服務,因此日本產品和服務在台灣愈來愈普遍。

其實十幾年來,台灣的經濟增長不算亮眼(GDP平均增長率約3%),是日本持續走下坡拉近了台、日的經濟水準。

盼望兩岸儘早實現統一 | 謝芷生

兩岸對峙已超過七十年了。 當年造成兩岸對峙局面的先輩們,基本上都已作古了,然而他們留下未解的局面,卻要由後人來收拾。有時內心難免要對前人發出抱怨,為什麼內戰打了一半就中斷了呢?而且一停就是七十年。這將給後代子孫帶來多大困擾與麻煩呀?!

造成兩岸僵局難解的因素不只一端,但目前最棘手的有兩個,即台獨與美國。台獨的成因最遠可溯及1894-95年的中日甲午戰爭。甲午戰爭的失敗,與馬關條約的簽訂是一切罪惡與不幸的開端與根源。因此在指責留下兩岸僵局的先輩之前,更應先指責導致甲午戰爭失敗,以及在馬關條約中將臺灣割讓日本的先輩們。然而不首先指責發動侵略戰爭的日本,卻先指責起戰敗的先輩們,又於心何忍?尤其當回憶起,他們在戰敗後許多都沉入海底壯烈犧牲了。尚何錯之有,何責之有呢?

鴉片戰爭與甲午戰爭的失敗,是導致中華民族走向國勢衰落的兩大肇因。也是導致香港問題與臺灣問題,至今仍困擾著國人的因素。香港問題雖經2020年6月30日頒佈香港國安法後,基本已獲解決。但臺灣問題,卻由於台獨挾洋自重,拒不接受「九二共識」,以及美、日的介入,為台獨勢力撐腰,卻至今未解。且局勢有越來越失控的趨勢。不得不令人憂心忡忡。

在阻擾兩岸實現統一上,美國是主犯,日本只是從犯,是美國拉來壯膽的小跟班。中國國力的快速發展,在許多方面都已超越美國。美國既無把握獨力對抗中國,拜登上臺後,即試圖拉幫結夥,共同對付中國,此已成為其首要任務。歐盟國家鑒於與中國有著密切的經貿關係,不願在對華政策上,尤其是涉及經貿議題上,盲目地跟著美國走。近年日本與中國的經貿關係也愈趨緊密,僅次於東盟、美國與歐盟。日本若繼續跟著美國的反華路線走,必將危及其與中國的經貿關係,然而日本新首相菅義偉卻軟弱無能,迫於美國壓力,不得不盲從美國的反中路線。現已受到國內普遍抨擊,包括前首相席安倍晉三。

阻礙兩岸統一的最大外部因素,還是美國欲利用臺灣作為遏制大陸崛起的棋子。 臺灣若不落入外人手裡,以其所處位置既可作為中國的天然屏障,又可作為對外發展的前進基地,若與海南島配合,有如兩隻望向海洋的眼睛,又像兩隻緊握的拳頭,既可防守,又可攻擊。但一旦落入外人手裡,則將成為阻擋中華民族向外發展的攔路石。不幸兩岸對峙七十年來,在臺灣的執政黨都是親美、日,而反大陸的,此給中華民族的發展造成了極大妨礙。美、日,尤其是前者,之所以至今緊拽住臺灣不放,就是洞悉了臺灣的此一戰略作用。而作為兩岸的中國人,為了實現幾代中國人民族偉大復興的夢想,則非收回臺灣不可。

美國與日本近日相互勾結,欲共同阻止兩岸的統一,已到了明目張膽,毫無遮掩的囂張地步。日本新首相菅義偉貌似忠厚,卻比安倍更右傾、更親美。4月16日在其訪美中,與拜登發表了共同聲明,表達了對台海局勢的關切,明顯干涉了中國的統一政策。然而兩岸的統一純粹是中國人的家務事,何時統一,以什麼方式實現統一,根本不勞外人操心。因事涉國家利益與前途,中國人必然會選擇最佳時機,以最佳方法來實現國家的統一。 

從岸信夫的赤化說看日本 | 黃國樑

日防相岸信夫:台灣若赤化 情勢更嚴重
岸信夫的這個言論,讓人在罅隙中忽然窺見了冷戰的殘跡。台灣被「赤化」?這一語言的千年化石在二十一世紀出土了。而這竟就是主導日本防衛的大臣的心靈,還在遙想著1950年代以後被人為構築的一道壁壘,以及在壁壘的其中一方被宣傳部門炮製出來的一套工具語彙。

驚悚的是,怎會有人對那個時代像是對初戀一般地念念不忘呢?因為那是一個一切事物都被純化、或絕對化的歲月,是一種莫名其妙的絕對真理的時期,而自己所生活的被切割為兩半的地球其中這一側,則必是完全無誤的正確。

姑不論那大約四十個年頭的被冠上「冷戰」這個標題下的對峙與監視、以及憂懼與徬徨,究竟有無它真實意義上意識形態的優劣與高下,至少在現今的這個星球上,已經沒有任何一個「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度,就算朝鮮,都更像是一個封建王朝而非共產國家,那「赤化」究竟從何而來?

這個人彷彿不曾經歷過蘇聯解體的那一刻,不清楚戈巴契夫如何誤信了西方的宣傳,夢想著他的國家有朝也能過上美國牛仔牧歌般的生活,以至於瞬間轟然而垮,此後再也難以翻身。恍似他是在1970年的某一刻,直接跳接到了今天,以至於他覺得他的發言,必須來上一句典型的自由陣線的標語。

其實,日本真正的悲哀恐怕反而是它不曾被赤化,因為它早已經徹底的「白化」,以為自己在維新了若干年之後,真的變成了白人了,它應該經歷一些赤化,才能正常的思維。

日本總是忘記了,它一直是黃的,它不是也永遠不會是白的。在那個開了許多年的G7的高峰會上,日本其實一直是一個局外人。不管它曾經在經濟上排名到達了第二位,就算在今天也還維繫著第三位的頭銜,它永遠都不會變成盎格魯撒克遜、羅馬、高盧、或是亞利安人。

它在文化上真正的近親就是中國,無論如何淘洗,從文字、建築到神話、宗教,它的文化核心還是東方的、遣唐使的,也就是它自明治之後開始鄙夷的、所謂的支那的。

自被黑船打開了門戶之後,日本就陷入了一個弔詭的歷史迴圈,它開始魂牽夢繫地以為,那個偉岸的黑船就是它的追尋,但開來那艘黑船的國家,近一個世紀後,卻為它扔下了毀滅性的原子彈。

它如今決定要繼續跟隨向它丟下原子彈,在它心頭留下永恆傷痛的美國,愉悅地遏制它的文化近親,以表達它最終極的獻媚與屈辱,頭也不回地走向無盡的懸崖,無怨亦無悔!
台灣則有過之而無不及!

中美誰威脅誰? | 謝芷生

美國反華勢力正在加緊宣傳「中國威脅論」。這聽來確有些荒唐,尤其對美國構成威脅更是不可思議。近兩百年來一直都是西方對中國構成威脅,曾幾何時,怎麼中國竟反成了西方的威脅了呢?然而多少年來,我們的確不斷聽到西方國家在炒作「中國威脅論」。與其伴隨的還有中國衰亡或崩潰論。

不要小看宣傳的作用,它發揮的力量一點都不亞於飛機、坦克、大炮、戰艦。野心分子都懂得善用它,作為與敵鬥爭的武器。報章、雜誌、廣播、電影、電視等,就是他們最常用的工具。最具威力的宣傳就是不拘形式、不動聲色,潛移默化中就對人產生了影響,不自覺中就跟著對方指定的方向走。在這方面,美國可稱得上是最具經驗的個中翹楚了。

筆者念高中時,開始對美國的電影與歌曲發生興趣。許多當年流行的熱門歌曲,到今天還耳熟能詳,有時還會不自覺地哼上兩句,受美國文化的影響不可謂不深矣。但隨著年齡稍長後,漸漸滋生了愛國情緒與民族意識。尤其是經上世紀七十年代初,發生在海外留學生中的「保釣運動」洗禮後,終於醒悟了過來。從此認識了誰是朋友,誰是敵人,以及人生應當奮鬥的目標。

美國為什麼會認為,中國將成為它的威脅呢?二戰之後,大概有兩個國家曾被美國視為可能構成其威脅,它們分別是蘇聯和日本。蘇聯曾經是中國仿效的對象。孫中山先生就曾主張,「中國革命非以俄為師,斷難成功」。的確當年的蘇聯是個充滿理想、充滿正義感的國家。它是為了消滅西方資本主義的缺點,創造一個沒有剝削壓迫的新世界,而成立的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它反帝、反殖民的主張,尤其是同情被帝國主義壓迫下的中國,大大打動了處於黑暗無助中的中國人。然而這個一度給人類帶來希望的蘇聯卻解體了。

蘇聯的解體有內在的,也有外在的原因。就內在原因而言,簡單地說,即 僵硬的計劃經濟,缺少市場經濟為調節,使蘇聯的經濟長期陷於低迷蕭條,引起人民的普遍不滿。而外在的原因,即以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國家,看準蘇聯面臨的經濟困境,火上澆油,對蘇聯實施經濟封鎖,使其物質愈形匱乏;同時趁機大肆宣傳,資本主義如何優越,以及社會主義如何落後、不可取。蘇聯人民,包括其領導層竟相信了這套宣傳,試圖將蘇聯的國營企業私有化,卻又欠缺過渡的配套措施,終於搞垮了公有制,而又無法建立起私有制。當然不顧自身實力,而與美國搞軍備競賽,爭奪霸權也是重要原因。基本上可以說,蘇聯的垮臺是中了以美國為首西方國家的圈套。

日本經濟又是怎麼陷入一蹶不振的泥淖呢?上世紀八十年代,日本經濟一度蓬勃發展,大有超越美國之勢。1985年美國聯合英、法、德,舉行所謂的「廣場會議」,共同逼迫日本將日元升值。日本明知是陷阱,但作為二戰的戰敗國,一直在美國控制下,完全無力抗拒,只得乖乖將日元升值,使日本的出口競爭力受到沉重打擊。此外,又給國際投資者提供了進入日本股市和房市的大好良機,導致日本經濟泡沫化,從此陷入一蹶不振的泥淖。美國的心狠手辣可見一斑矣。

蘇聯、日本都對付完了,美國下一個目標又會輪到誰呢?歐盟國家是美國長期的盟邦,有著相似的意識形態,是美國目前要爭取拉攏的對象。那麼下一個美國要下手的對象,就非中國莫屬了。中國雖只求自身發展,無意爭霸,但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美國真正的動機只有一個,即不容中國發展得太快,威脅其霸權地位。「中國威脅論」不過是打壓中國的慣用宣傳罷了。美國至今仍霸住臺灣不放,究竟是誰威脅誰呢?

拜菅峰會,日本的國格何在? | 謝芷生、郭譽申

兩個大國發生衝突時,小國最理智的做法就是不偏不倚,保持中立。國際上一般也是這麼做的。美國總統拜登與日本首相菅義偉剛在白宮舉行峰會,菅義偉卻選邊美國,在聯合聲明裡完全附合美國對中國的聲討和不實指控,損害中日關係和日本的國家利益。

美國自拜登上臺後,心中所思所念,無不圍繞著如何收拾川普執政時期留下的爛攤子,以及維持住美國的霸權地位,莫為中國所超越,可謂已愁腸寸斷,焦頭爛額矣。其所採取的主要辦法,即拉攏找回昔日的盟友、夥伴,共同應對中國的崛起。無奈已有些時不我與了,一則中國突飛猛進的勢頭來勢洶洶,已難招架;二則昔日盟友在川普時期已受夠氣、吃足虧,早已心灰意冷,對美國的召喚大多駐足觀望,裹足不前。

此時日本跳出來,願充當美國反華的馬前卒、急先鋒,雖然頗能逢迎美國的歡心,卻顯示日本仍活在二戰末期吃了美國兩顆原子彈,幾造成亡國滅種的陰影之中,也表示日本始終是美國的附庸奴才,毫無國格可言。

美國於二戰結束後,完全取代了英國成為世界新霸主。為了維持其霸權地位、既得利益,前後已發動了十三場海外戰爭,其中大部分都圍繞著中東地區,與爭奪中東石油有關,包括1991年的海灣戰爭、2001年的阿富汗戰爭、2003年與2011年的伊拉克戰爭,以及2011年的利比亞戰爭。日本選邊靠攏這樣的戰爭機器、強盜國家,實在令人不齒。

日本始終有個大國夢,一直垂涎著中國地大物博,幻想著有朝一日能取代中國在東亞的地位。日本發動侵華戰爭時期的口號即「日中提攜,建立東亞共榮圈」。但除漢奸賣國賊外,幾無人響應,因此所謂「東亞共榮圈」就成了當年親日派與漢奸們投靠日本的遮羞布了。可嘆日本今日還幻夢不醒!

美國極力拉攏盟國,除歐盟國家外,在亞洲的主要盟邦就數日本與韓國。韓國受中國歷史文化影響比日本更為深厚,內心向來對中國存有好感,因此面對拜登的召喚反應冷淡;更鑒於與中國有著密切的經貿關係,以及對鄰里守望相助理念的認識,未予拜登積極回應,此與日本的態度是大不相同的。日本人真該學習韓國人的眼光與智慧,趕快回頭是岸吧。     

日本是第三大經濟體的高所得國家,卻毫無國格,願意擔任美國的附庸奴才,完全是自甘墮落。雖然美國在日本有駐軍,也不可能隨意占領日本、推翻政權,日本在怕什麼?1980年代後期,美國逼迫日本接受「廣場協議」及限縮半導體業,使日本失落三十年(參見《日本失落三十年-美日同盟如何互相對待》)。看來日本至今未吸取教訓,仍對美國俯首貼耳,這樣就只能繼續沈淪了。

美日狼狽為奸 | 黃國樑

美、日這兩個帝國主義者,儘管後者已稱不上帝國,而是被支配的臣僕國家,行事風格愈來愈像了。如何像呢?就是賴皮、潑猴、撒手不管。一個處理十年前的事情,一個處理二十年前的事情,方法一模一樣。

日本將2011年福島事故的核廢水一直裝、一直裝,最後說我裝不下了,必須得倒進太平洋,而且還佯裝很科學,說我們將它處理過後,人喝進肚子都沒事兒,若真是這樣,各國每家核電廠都這樣仿效,將核廢水調一調,像調雞尾酒一樣,再分給大家喝不得了?這個比車諾比、三浬島都要嚴重得多的核災變,日本搞得像是一齣家家酒,不爽了就耍賴,一切推倒重來!

美國則是2001年的911事件後,說這個國家窩藏賓拉登及其主導的蓋達組織,然後不由分說地入侵阿富汗,將這個國家蹂躪地滿目瘡痍,數以千計的美軍在與塔利班交戰時戰死,數以千計的平民遭到殺害,現在拍拍屁股說要走人了。拜登的道理也跟日本如出一轍:說他已經是第四位處理阿富汗問題的美國總統了,他絕不容許再丟到下一任去解決。而他現在忙著對付中國,這裡他就不管了;但塔利班依舊在,二十年前所為何來?

安克拉治之前,美、日2+2會談發表聯合聲明後,北京的外交部罵道:「狼狽為奸」,現在看來,還真像。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刻意,這兩項宣布都在拜菅會前夕發生,看來不像是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