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以及中國模式與西方民主的競賽 | 郭譽申

中國與美國的全方位競爭已經很明顯,這也是「中國模式」與西方民主的制度競賽。西方民主在歐美先進國家的強力推廣之下,絕大部份的國家都難以抗拒,非得接受不可,使西方民主一度被視為「歷史的終結」,將成為所有國家政府的唯一而且是最後的形式。

然而政治總有例外,中國大陸以其廣土眾民及悠久的文化傳統,而能建立自己獨特的政治體制,被稱為中國模式,並在「歷史終結論」提出後的三十年內,經濟高速增長,壓倒所有西方民主國家,成為西方民主制的最具威脅的競爭者。

人均國內生產總值(人均GDP)大致能代表人民生活的富裕程度。中國大陸因為人口衆多,早年其人均GDP幾乎在世界殿底,現在其人均GDP將近1萬美元,居於所有國家的前35%,即已趕超65%的國家。因為絕大部份的國家都已實行西方民主,這表示65%的民主國家的人均GDP已比不上中國。在人均GDP仍領先中國的國家中,很多是歐美的早發達國家,若去除這些早發達國家,中國已趕超85%的民主國家。換言之,西方民主在經濟上大多表現不佳,遠比不上中國模式。

中國大陸的國內生產總值(GDP)現在還不到美國的70%,為何美國對中國如此忌憚,非要發起貿易戰、科技戰的全面對抗?GDP的計算很受價格影響,例如美國的一般物價遠高於中國,若美國和中國生產同樣的東西,計入美國的GDP會遠高於計入中國的GDP。經濟學家因此以物價水準對GDP進行調整,被稱為購買力平價的國內生產總值(GDP/PPP),它更能表示一個國家的真正總生產能量。考慮購買力平價,中國現在的GDP/PPP是25.3兆國際元,已經高於美國的GDP/PPP是20.5兆。而中國的人均GDP/PPP與美國的差距也遠少於人均GDP的差距。

中國大陸讓美國備感威脅,也因為中國擁有華為、阿里巴巴、騰訊等世界級企業,並擁有強大的基礎建設能力和持續進步的國防工業。對於人均GDP約1萬美元的國家,這些都是絕無僅有的。中國的人均GDP還比不上先進國家,因為它發展的時間尚短,還有不少內陸地區有待開發。中國既然能夠迅速地發展起來其沿海地區,在高速鐵路網逐漸完成之下,它的內陸地區沒理由發展不起來,繁榮的沿海地區自然會拉動內陸地區的經濟,只是需要一些時間而已。

雖然經濟是最重要的國家發展指標,也有最客觀的數據,中國大陸的發展不僅在於經濟。例如,大陸近年打擊貪腐成功,是很多民主國家都做不到的;大陸的人類發展指數持續有很大進步;近年大量大陸觀光客遊遍全世界,顯示大陸人自由度的提升;大陸以前是黨比法大,現在則是法比黨大,黨被要求要依法治國,使大陸的法治大有進步;為了發展經濟,大陸的自然環境曾遭受嚴重破壞,但是近年已大有改善等等。這些都顯示大陸的發展潛力。

廿一世紀是中國模式與西方民主的競賽,也是中國與美國的全方位競賽。雖然現在要斷言誰勝誰負,無疑還言之過早,中國所具有的潛力和韌性似乎優於美國,這已經呈現在美國對中國發起貿易戰一年半而幾乎一無所獲(請參閱《中美貿易戰 川普「梭哈」了》)。根據現有不充分的資訊,筆者合理地看好中國,中國將在中、美競賽中勝出,而中國模式也能勝過西方民主制度。大家等著瞧吧。

中美貿易戰 川普「梭哈」了 | 郭譽申

中美貿易戰從去年3月開始,已經打了快一年半,双方打打談談,好像梭哈賭局,大部份是美國下注而中國跟注,下注、跟注的過程複雜多變,讓人眼花瞭亂。筆者整理双方的主要下注、跟注如下:

2018年7月和8月,美國分兩次對價值約5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加徵25%的關稅。同時間,中國對價值約500億美元的美國進口商品加徵25%的關稅。

2018年9月,美國對另外2000億美元中國進口產品增加10%的關稅。同時間,中國對原產於美國另外約600億美元進口商品,加徵5%或10%的關稅。

今年5月,美國對上述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產品提高徵收關稅到25%。今年6月,中國對上述價值600億美元的部分美國進口商品提高加徵關稅稅率到10%、20%或25%。

今年8月,美國總統川普宣示,在貿易談判的同時,將對尚未加徵額外關稅的3000億美元中國進口到美國的商品加徵10%的額外關稅,部份從9月1日開始,部份從12月15日開始。中國隨後發布公告,決定對約750億美元的美國進口商品加徵5%或10%的關稅,部份從9月1日開始,部份從12月15日開始。

中國的報復讓川普憤怒。8月23日,川普表示自10月1日起,美國將對先前25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的現有加徵關稅從25%提高至30%;而定於9月1日生效的另外30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的關稅將從原計劃的10%升至15% (似乎不再把部份延後到12月15日)。

川普決定對所有從中國進口的商品全面徵收高關稅,等於是「梭哈」了。梭哈的結果會如何?

美國對2500億美元中國進口產品徵收高關稅,中國對1100億美元美國進口產品徵收高關稅,已經大約1年。看看中、美最近5季經濟成長率的變化:中國是6.7、6.5、6.4、6.4、6.2;美國是3.2、3.1、2.5、2.7、2.3。媒體喜歡危言聳聽地說,中國的經濟成長率創多年來的最低,但是其實美國的經濟下行遠比中國嚴重。

貿易戰一定是兩敗俱傷,但是卻能讓中國的經濟總量早點趕上美國。中國目前的經濟總量將近是美國的70%,以貿易戰之前的數據6.7和3.2看,中、美經濟增量的差是6.7*0.7-3.2 = 1.49;以貿易戰之後,最近的數據6.2和2.3看,中、美經濟增量的差是6.2*0.7-2.3 = 2.04。中國經濟的增量一向大於美國經濟的增量,而貿易戰之後,這個增量的差距更擴大,因此中國的經濟總量能夠更快趕上美國。

美國將對另外3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產品徵收高關稅,這些產品多半是終端消費品,高關稅立刻會推升物價,其對美國經濟的影響必定高於對先前2500億美元中國進口產品的課徵關稅(這些產品多半是中間產品,增加的成本較易被吸收分攤)。從過去看未來,美國的經濟勢必會繼續走弱,甚至面臨衰退,因此中國的經濟總量能夠更快趕上美國,而川普總統要想連任恐怕很難了。

中美貿易戰進入板門店狀態 | 盛嘉麟

中美貿易戰有些類似當年中、美在朝鮮的惡戰。

(一)中興事件猶如美軍仁川登陸

川普挑起中美貿易戰,先加關稅,再切斷中興 (ZTE) 的芯片供應。
不到幾天中興應聲倒地,認罪受罰,前後繳了17億美元罰款,並且接受美國派來的官員監控公司業務,美國認為中興就像一隻小綿羊。這時有如麥克阿瑟仁川登陸,大軍直搗鴨綠江邊,對中國指手畫腳,瘋狂囂張。

(二)華為事件猶如中國志願軍反攻到38度線

中興事件食髓知味,川普再叫囂增加關稅,再切斷華為(Huawei)的芯片及Android 供應。
不到幾天華為搬出自己的備胎芯片以及鴻蒙系統,不再屈服。這時有如彭德懷的中國志願軍突然向麥克阿瑟的聯合國軍發起攻擊,大軍幾乎全殲入侵朝鮮的聯合國軍三萬多人,一度攻佔南韓首都漢城。中美雙方進入38度線拉鋸狀態,雙方天天大小傷亡不斷。

美國600家大小百貨公司要求停止加徵關稅,否則可能裁員200萬人。
美國的谷歌(Google)擔心Android失去中國10億支手機市場,專利使用費損失不貲,不顧川普禁令繼續供應華為Android及App,並且可能對川普政府提出訴訟,要求尊重國際商務契約。
美國的高通(Qualcomm)、美光(Micron)、英特爾(Intel)、超微(AMD)、芯片製造商不甘損失最大顧客華為,繼續供應華為芯片零件,並且可能對川普政府提出訴訟,要求尊重國際商務契約。
中國方面當然也有損失,GDP可能從6.6%下降為6.2%。華為的任正非老神在在,繼續抗戰。川普面對2020年大選壓力,而習近平無須選舉,指揮若定,穩若泰山。

(三)G20猶如板門店談判

今年6月28日開始的日本大阪的G20前夕,川普熱線電話接通習近平,要求利用G20機會,重啟中美貿易談判。猶如1951年10月10日,韓戰打了一年多,美國方面經不起38度線上的傷亡耗損,提出的板門店談判。

川普面臨國內商界的抗議,公然不服總統命令,甚至不惜訴諸法院。面臨國內製造業並無預期的復興,有些在華廠商只是遷往越南規避關稅,於是川普又發起關稅懲罰越南。面臨伊朗又以飛彈擊落美國最昂貴最先進的全球鷹無人軍機,局勢失控。面臨民主黨總統參選人拜登的挑戰,民調岌岌可危。

習近平趁勢提出談判三條件:

1. 中美貿易戰熄火,雙方繼續前階段的談判;
2. 美國停止對3500億美元中國產品施加進口關稅;
3. 美國許可美國公司繼續向華為提供關鍵產品部件;

其實這三項條件都是川普無端挑起的,習近平只是要川普吞回去,才願意重啟談判,不算是中國的得勝,只是表明中國不甘再被脅迫的立場,否則不怕繼續打下去。

帝國主義向來欺軟怕硬,習近平的三項條件川普只得接受,承諾暫時不擴大戰事,所以中美貿易戰重啟談判,猶如1951年10月10日,板門店談判開始。

(四)板門店狀態戰火不熄

只要帝國主義亡華之心不變,中美貿易戰重啟談判只是暫時技倆,待川普解決其國內外問題之後,連任或不連任,將來美國對華的「修昔底德之戰」擺在眼前,中國必須不惜一戰,捍衛國家民族的前途。猶如1951年10月10日,板門店談判開始之後,38度線上戰火更烈,每天考驗雙方致勝的決心,譬如1952年10月14日的上甘嶺戰役,砲火連天血肉橫飛,以雙方總共死傷50,000人的代價,中國得勝,展現了中國的堅定意志,讓美國膽寒,促成了1953年7月27日的最終板門店停戰,維持住中國不准美國越過38度線的國家意志。

現在美國國內反華勢力張揚,國會議員、學者政客,反華的新招層出不窮,如:

限制中國留學生前來美國求學
在美國境內限制華人在科技公司及實驗室的就業及升遷
在美國境內限制美國人應聘到中國的高科技公司及實驗室就業
不准中國公司來美國投資併購美國的公司
不准中國公司來美國募資上市IPO
不准美國企業使用中國公司的高科技產品及零配件
不准美國企業供應中國公司高科技產品及零配件
聯合五眼聯盟、日本、台灣一同杯葛使用中國公司的高科技產品及零配件
聯合五眼聯盟、日本、台灣一同杯葛供應中國公司高科技產品及零配件
制裁中國政府的高官,凍結中國銀行及金融機構的正常金融業務
不斷擴大制裁中國與伊朗、朝鮮、俄國、敘利亞….有業務往來的公司
切斷所有中國科技人員參與所有國際論壇及學術交流會議
煽起並製造香港的反中顏色革命,如2016年的雨傘革命,以及目前的反送中革命,企圖顛覆香港行政區政府,在中國境內製造利比亞、敘利亞
煽起並製造台灣的反中顏色革命,如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以及目前蔡英文總統領導的反一國兩制浪潮,企圖顛覆中華民國政府,在中國境內製造利比亞、敘利亞
在軍事上不斷在台灣海峽、南海海域挑釁中國,希望引起戰端
在中國一帶一路沿線的國家影響選舉、發動政變或製造動亂,鼓動沿線國家的新政府取消、破壞或撕毀中國一帶一路的既有合約
所有這些行為都以國家安全為藉口,規避憲法的約束

中國方面也會有相對制衡的對策,有些時候美國反華的作為有助於中國人的向心力及凝聚力。中國軟弱的領域應該由國家帶領尋求突破超越,如飛機的發動機製造、大飛機的研發製造、芯片的設計、製造、檢測、封裝、軟體作業系統、重要的應用APP、5G通訊……。

中國必須在周邊國家加強外交或提升武力威懾,對外來的美、日軍事挑釁必須有效的折衝,對香港必須嚴加管控美、英、台灣煽動顏色革命勢力的入侵,驅逐美國駐港領事館超額1000人從事顛覆暴亂的外交官。仿傚美國,以國家安全為藉口,強力執行國家意志,打擊附和英、美鬧事的香港賤民,爭取國際輿論的發言權。

(五)5G高科技的競爭猶如上甘嶺戰役

中國必須突破高科技的封鎖、抵制、杯葛,其實這在廿年前早就開始了,不是始於川普。中國必須團結動員對抗美國帝國主義,對於境內的慕洋犬公知嚴格管控,在國家安全前提下,劍及履及執行管控。未來5G高科技是主要戰場,如同上甘嶺戰役,中國要打贏。

中美貿易戰對中國的利弊 | 盛嘉麟

中美貿易戰對中國大陸的影響有弊有利,長期看是利多於弊。

尤其是對中國人的心理建設,國內親美反中的無恥中國公知的聲音明顯愈來愈弱,受到唾棄。中國人內部的團結非常重要。

川普下令禁止芯片供應華為,華為死一半,美國也死一半,看看美國重要芯片製造商和華為的關係,大家都要吃飯。
Qualcomm….. 60%依賴華為
Micron………… 50%依賴華為
Intel……………. 20%依賴華為
Cisco…………..15%依賴華為

中國不是不能自己製造芯片,只是相信國際商業分工的產業鏈,川普如此扯破商業倫理,將來不出5年10年,中國被迫自己製造芯片,中國已經是聯合國評定世界上工業種類最完備的國家,將來更上一層樓,14億人口的泱泱大國自成小世界,讓人更害怕,未嘗不是好事。

有人宣稱華為會被排斥在wifi及藍牙標準組織之外,這應該是不可能的,wifi、藍牙和其他的各種規範語言如Internet、HDMI、IP Address、URL、FORTRAN、COBOL、JAVA、C++….屬於國際組織,不是川普說了算,而且如何執行也是笑話,不要故意嚇自己。

而且中國的軟體APP在手機的世界裡並不是毫無地位,如果GOOGLE對中國過度欺壓,中國撤消禁止一些手機上的軟體APP,GOOGLE的Android手機也死一半,蘋果手機如果禁用支付寶、百度、微信,在中國境內也是全死。真要走到魚死網破大家都死。此外,真要魚死網破,在中個境內我繼續用wifi及藍牙,繼續用 Android,硬要拷背你的軟體,不承認你的專利,你能怎樣?中國14億人口的市場規模就讓美國及歐、日(加上不要臉的台灣)有所顧忌。

不要以為不可能,印度、紐西蘭兩個國家就曾經公開拒不承認美國藥品的專利,放任國內藥廠複製美國藥品,電影「我不是藥王」描述的印度就是這樣。美國後來只能委屈求全的和印度、紐西蘭兩個國家談判,給印度、紐西蘭特價,授權印度替美國製造藥品,所以印度成為世界的製藥大國。川普喜歡打破國際慣例及倫理,別的國家也會,只是不想變得這樣無恥。

 

大陸的物價如何?| 郭譽申

中美貿易戰加上大陸有非洲豬瘟疫情,讓很多台獨和反共者再次大肆唱衰大陸,聲稱大陸目前物價高漲、經濟停滯,可能動搖習近平的政權。筆者剛從大陸山東自助旅遊回來,旅遊之餘刻意感受大陸的一般物價狀況,是否真如台獨和反共者所說?

我造訪了山東濟南的趵突泉、大明湖、千佛山,又遊歷了東嶽泰山和曲阜的孔府、孔廟、孔林,算是一趟文化之旅。這一帶雖屬沿海,並不是大陸的最發達地區,其物價和經濟在大陸可說有相當的代表性。

先看旅館的價格,我住濟南的旅館,每天約360元人民幣,曲阜的旅館一天約240元(遊孔府、孔廟、孔林的人不少,但多半不住宿,大概因此旅館便宜),只有泰山上的旅館比較貴,達560元(泰山腳下的旅館便宜得多,但為了看著名的泰山日出,而住在泰山上)。這些旅館都在風景區附近,當然算不上豪華,但算得上舒適,與台灣風景區附近同水準的旅館相比,大概只有台灣旅館七、八成的價格。

吃的價格,當然差異非常大。我吃過最便宜僅7元的湯麵(比較遠離風景區的小巷裡),上面點綴幾片菜葉和花生米,麵量多得我吃不完(山東人可能普遍食量大,一碗麵或飯都比台灣的量大得多)。在風景區比較像樣的餐廳炒兩個菜,一葷一素,約七、八十元,似乎比台灣的風景區還便宜一點。

以上說的都是風景區的旅遊物價,但一般的庶民經濟如何?筆者遊完千佛山,在山下閒逛,碰巧發現了鄰近的山東大學,山東大學雖然比不上北大、清華等名校,其水準不在台灣諸名校之下,我自然進去參觀一番,最後並在側門口的自助餐店吃晚飯。我點了一盤排骨肉、一盤青菜和一個饅頭(和台灣一樣,湯免費),共12元人民幣,吃得相當飽足。山東人大約不像台灣人細緻,一盤菜的量遠多於台灣的一盤菜,因此一盤排骨肉和一盤青菜的菜量幾乎相當於台灣自助餐的一個主(葷)菜加兩、三個副菜。台灣在大學附近類似的自助餐大約要價70元台幣(台北可能更高),山東大學附近要價12元人民幣,約相當於55元台幣,是台灣價格的八成。

今天聯合報刊出「大陸近來水果價格飆高」。我在山東卻沒感受,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濟南附近盛產櫻桃,櫻桃1斤才10元人民幣。櫻桃在台灣昂貴,我不大捨得吃,此行卻吃了很多,大呼過癮!

到山東旅遊一周,除了電視新聞報導,我完全感受不到中美貿易戰和非洲豬瘟疫情的影響,而濟南附近的物價普遍低於台灣,大約只有台灣的八成,人民的生計看來是穩定向好。台獨和反共者一再唱衰大陸,完全是空口說白話,可以休矣。

劉遵義院士研究中美貿易戰 | 郭譽申

美、中互相徵收高關稅,貿易戰不僅不停歇,而頗有升高趨勢。中研院院士、香港中文大學經濟學講座教授劉遵義此刻出版《共贏-中美貿易戰及未來經濟關係》,該書雖僅有兩百頁,卻是劉院士多年來研究中美貿易關係的成果結晶,在有關中美貿易戰的書籍中,可說是最學術、最紮實的力作。

書中首先呈現了經濟分析的複雜。按美國的官方統計,2017年美國對中國的商品貿易有3756億美元的逆差,服務貿易有402億美元的順差,商品和服務貿易合併計算,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為3354億美元。然而根據中國的官方統計,2017年中國對美國的商品貿易有2780億美元的順差,服務貿易有550億美元的逆差,商品和服務貿易合併計算,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為2230億美元。3354億美元對比2230億美元,美國和中國的官方統計數據差異非常大。作者分析造成這樣差異的原因,並對統計數據做適當的調整,以呈現更公允的中美貿易狀況。

貿易戰對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影響如何?中國對美國的商品出口總值占中國GDP約3.4%,根據劉院士的研究,中國輸出美國商品的國內增加值占比(或稱自製率)只有將近25%,假設美國的高關稅使這些中國進口商品全部被他國(包括美國自製)商品取代,則中國GDP將直接減損0.85%(3.4*0.25)。但出口下滑會造成中間投入需求的減少,算上這些間接減損(間接減損有可能需時超過一年),則中國GDP將減損2.24%(3.4*0.66)。以中國近年GDP年成長約6.5%,中國仍能保持4%以上的增長。以上是最壞狀況,目前美國僅對將近一半的中國進口商品課徵25%高關稅,因此中國GDP的直接減損約0.43%(0.85/2),算上間接減損,則GDP將減損1.12%(2.24/2)。(中國政府若投入一些經濟刺激計畫,GDP的減損當然可能減少)

除了估算貿易戰對中、美經濟的影響,如書名所示,劉院士從多方面陳述中、美經濟的互補性,強調双方合則兩利,而貿易戰是不會有贏家的。可惜美國總統川普顯然不接受他的忠告。

《共贏》書中仔細估算高關稅對出口國GDP的影響,但是沒有探討高關稅對進口國GDP的影響。川普總統提高中國進口商品的關稅,勢必造成美國商品價格的上漲,不利於美國經濟。美國商品價格上漲和GDP受影響的程度取決於中國進口商品的可取代性,即中國進口商品可被其他國家商品取代的程度,這取決於各別產業國際市場的競爭狀態,因此極難評估(或許現有技術根本無法估算)。這是川普總統一直猶豫提高中國進口商品關稅的原因。

從書中的參考文獻可知,劉院士和一些中國學者早在二十年前就開始研究中、美之間的双邊貿易,研究成果豐碩。劉院士,可能也包括這些中國學者,長期對中國的經濟政策決策者提供建議,中國有這樣堅實的研究團隊擔任參謀,相信必能對中美貿易戰應對適當,盡量減低中國經濟的損害。中國對美國的商品出口總值占中國GDP的比例在2006年達到7.2%的高峰,此後即逐漸下降到2017年的3.4%,因此大幅減少中美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的衝擊,顯示中國經濟政策的正確。

台商回流能拯救台灣經濟?| 郭譽申

中美貿易戰讓部份在陸台商準備把工業生產線移回台灣,能解決台灣長久以來的經濟困境嗎?蔡政府看來非常歡迎,似乎會放鬆一些環保要求,以爭取台商回流。考慮這個問題,應該先思考台灣長期經濟停滯的原因。

台灣已算是高所得國家,經濟成長因此而走緩嗎?這不成理由。新、港、南韓二十年前的經濟水準都與台灣相近,現在卻大幅領先台灣;此外,大陸沿海地區的經濟水準已很接近台灣,但其目前的經濟成長仍遠高於台灣。亞洲四小龍和大陸沿海地區天然環境相似,都得海運四通八達國際貿易之利,為何近年台灣獨憔悴?

台灣有海運之利,卻有地狹人稠的弱點,地狹人稠表示工業和環保很難兼顧。台灣因為地狹人稠,環保必須高標準,否則空汚水汚讓人活不下去。然而任何工業都難免製造空汚水汚,看花多少成本於防止空汚水汚,環保標準越高,需要投入越高的成本於防止空汚水汚,最後將使工業沒有利潤。換言之,台灣不可能不顧環保,無限度地發展工業。台灣近年發電和環保的矛盾已顯示工業和環保的難以兼顧。而政府企圖放鬆環保要求,以爭取台商回流,可以獲得短期的經濟好處,卻很可能造成未來大量的環保抗爭。

人口稠密的地方若要有高所得不能太偏重工業,必須靠高產值的服務業,如金融、法律、教育、軟體、通訊、醫療、娛樂、觀光等。服務業和工業很不同,工業產品時常是通用的,可以無遠弗界,也可以代工生產,生產者與消費者的關係因此並不密切;對比之下,服務業的生產者與消費者的關係卻非常密切,生產者需要與消費者溝通,並博得消費者的好感,是高產值服務業的起碼要求,而且服務業多少有地域性,一個地方所提供的服務最容易吸引附近地區的人來消費。

經濟發展一般有其規律。先工業化的地方會聚集大量人口,而終達到環保所能容忍的上限(勞工工資也升高),於是必須逐漸把工業轉移到鄰近人口較少而未工業化的地區,本身則轉向服務業,提供高產值服務給鄰近的逐漸工業化地區,而鄰近地區因工業化而所得成長,剛好有能力消費這些服務。例如,大陸正在經歷工業化從沿海地區逐漸轉移到內陸地區,而沿海地區則轉向高產值服務業,因此沿海地區雖達頗高所得,仍能保持高於台灣的經濟增長。

相對於其鄰近地區,台灣較早即完成工業化(僅次於日本),也經歷了把工業移轉到鄰近的對岸的過程,本身卻沒轉型成為對岸高產值服務的提供者(台灣服務業不少,高產值的卻不多),因為兩岸之間並不自由開放,甚至存有敵意(如上述,服務業的生產者需要博得消費者的好感,是起碼要求)。現在大陸沿海地區正在轉向高產值服務業,台灣看來已經錯過了發展高產值服務業的最佳時機,因此經濟長期不振,而且機會不再啊!

地狹人稠的台灣錯過了發展高產值服務業的時機,因此經濟長期不振,現在期待台商回流重振工業,是治標不治本,短期對經濟有益,長期只是增加環保負擔,導致未來的環保抗爭!犧牲環保換來的經濟成長,不可能讓我們生活得比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