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成長到頂了? | Friedrich Wang

《德國之音》以及《法蘭克福時報》前兩天有一篇報導說,中國的經濟成長是不是已經到達了一個高峰?言下之意就是指中國的經濟成長,未來不可能再像過去一樣如此高速前進。但是同一時間這兩家媒體也承認,德國對中國的投資在最近這三年屢創新高,並沒有受到疫情的影響。

如果以最近這30年的曲線來看中國大陸的經濟成長,在最近這5年之內的確是明顯趨緩。當然,一部分原因是因為疫情,但是更重要的原因還是與整個全球的景氣,以及中國大陸本身的產業結構必須進行調整有關。簡單說,中國的經濟是與整個世界的經濟與市場趨勢加以連動,不可能有完全例外的表現。

中國大陸以龐大而且廉價的勞動力,在80年代之後的30年之間創下了可觀的成長。隨著中國大陸城鎮化在2010年代之後逐漸完成,居民的儲蓄率日漸增加,1980年代中期之後出生的大陸人基本上都在比較寬裕的生活中成長。這使得過去那一種完全靠著低廉的工資來維持的製造業必須要轉型。

最近這20年中國大陸的高科技產業,包括手機、通訊設備、精密機械、汽車、航空等等都有很好的進展,在世界各領域中都佔有一席之地。大陸的產業升級與轉型或許目前還不能說完全成功,但是總的來說仍然取得很好的成績。但是因為中美貿易戰,美國對中國大陸進行的各種封鎖與制裁,的確對中國大陸的產業升級發生了一定的負面效應。

這篇報導最後很清醒地指出:世界各國應該要注意,如果中國的產業升級最後並沒有達到目標,那麼經濟發展陷入瓶頸,導致國內社會動盪的結果,就是北京有可能對外使用武力來轉移內部壓力。

事實上,中國的30多年來快速成長給東亞各國都帶來很好的外溢效應,一定程度上也帶動了東亞地區的成長。對於中國大陸的經濟繁榮,東亞各國家與地區應該用持平的眼光觀之。相反的,歐美國家在東亞地區掀起了軍備競賽,製造彼此之間的矛盾,才真的是我們必須要注意的。

比較當前的中美經濟 | 郭譽申

最近媒體時常報導中國大陸的經濟狀況不佳,包括抗疫的清零政策損害經濟、房地產商資金斷鏈留下很多爛尾樓、長江流域出現罕見的高溫旱災造成缺水缺電等等。當下的中國經濟是不好,然而今年全球都籠罩在高通膨和經濟不振的陰影下,中國的經濟算差嗎?讓我們比較當前的中美經濟。

首先看看今年的經濟數據。中國第一、二季的國內生產總值(GDP)成長率分別是 4.8% 和 0.4%,上半年總體經濟增長2.5%。美國第一、二季的GDP成長率分別是 -0.9% 和 -1.6%,上半年的總體經濟增長尚未公佈,但連兩季經濟負增長,上半年必定也是負增長。中國的經濟數據雖然比過去差,但是比美國仍然好蠻多的。

大陸在年初設定的全年經濟增長目標是5.5%左右,而上半年實際實現的經濟增長僅2.5%,確有很大落差。這大約是媒體關注報導的主要原因。大陸第二季的GDP成長率只有 0.4%,主要是因為包括上海在內的一些城市抗疫封城所導致。大陸過去的抗疫表現太優異、環境仍很乾淨,不像歐美老弱病之人多已染疫犧牲,而活著的人很多曾染疫、有抗體,因此大陸仍須堅持封城清零政策,以免瘟疫蔓延全國,很可能造成幾十萬、上百萬人染疫死亡。無論如何,以幾個百分點的經濟損失換取挽救幾十萬、上百萬人的生命,還是非常值得的。

大陸經濟走弱的另一主因是房地產產業的大幅降溫。大陸的一些房地產商,如著名的恆大集團,的債務相對於其資產是太高了,形成有危害的經濟泡沫,因此自去年開始,大陸政府對這些房地產商收緊銀根,不再放貸,以避免它們繼續擴大債務。這些房地產商急需現金償債,於是挪用了其預售屋建案的購屋民眾的繳款,但是卻不繼續其建案,而形成爛尾樓。爛尾樓損害購屋民眾的權益,當然需要合理的解決,然而大陸主動戳破其房地產的經濟泡沫,卻是好事,經濟泡沫消除了,其經濟發展才能更健康、更上層樓。

今年上半年美國經濟負增長的原因顯然是高通膨,以及為了對抗高通膨的加速升息。為何有高通膨?首先,過去兩年世界各國都大量印鈔發錢,以拯救被疫情重創的經濟,尤其美國竟增加印發了約4萬億美元作為紓困之用,自然造成貨幣貶值和高通膨(參見《自說自話,加印鈔票,荒腔走板的國家》)。其次,美國主導北約東擴,壓縮俄羅斯的安全空間,導致俄羅斯發起俄烏戰爭,造成國際能源和糧食價格的高漲,推高通貨膨脹。

俄烏戰爭對於國際能源和糧食價格的影響,對中、美應該是差不多的。然而中國的通膨遠比美國低,由此可知,美國高通膨的主因是它前兩年的印鈔紓困,而俄烏戰爭只是次要的原因。美國的抗疫政策不僅造成百萬人民染疫死亡,還導致高通膨和經濟負增長,真是一無是處!

今年全球經濟普遍不振,中、美也不例外。中國上半年經濟增長2.5%,仍優於美國的負增長。中國經濟的走弱是為了降低疫情的蔓延,減少人民染疫死亡,以及戳破房地產的經濟泡沫,都有其追求的目標和合理性。長江流域的高溫旱災,是無法預料的黑天鵝,其影響有多大,目前還難以評估。

河南村鎮銀行和爛尾樓停繳款事件有多嚴重? | 郭譽申

自4月中起,大陸河南省的4家村鎮銀行的一些存戶發現,他們從線上存款通路無法提款,他們不是河南居民,想到河南當地去抗議及提款,卻發現其健康碼無端變成「紅碼」而無法自由行動。事情於是爆發成為令人矚目的新聞。

另一方面,最近大陸至少有20個省的150個預售屋建案淪為中途停工的「爛尾樓」,導致很多購屋民眾集體拒絕繼續繳付工程款 (有些媒體稱此為停繳房貸是不準確的,房屋完工交屋後才有房貸),對銀行和房地產商形成巨大壓力。

河南村鎮銀行和爛尾樓停繳款,這兩事件有多嚴重?是否可能危及大陸的金融穩定?

首先,河南村鎮銀行事件當然有嚴重的弊端,銀行多半已被掏空才會付不出存戶的提款;村鎮銀行屬於金融,跟防疫用的健康碼管理風馬牛不相及,竟有辦法更改存戶的健康碼,這當然是濫權,表示村鎮銀行與防疫單位有勾結。村鎮銀行屬於縣市層級,受省的監督,四家村鎮銀行發生這樣的弊案,河南省難辭其咎,必須追查到底。

河南村鎮銀行事件是弊案,但是影響不大。村鎮銀行是農村的社區銀行,規模相對小,旨在為當地(縣)的農民或企業工廠提供金融服務,以促進中國農村的經濟發展。大陸的村鎮銀行達1641家,覆蓋1306個縣(市、旗)。河南的4家村鎮銀行出事,只占很小比例,應該只是個案。自7月15日起,河南省已經開始墊付5萬元(人民幣)以下小額存戶的提款。此事件看來不需中央介入就能逐漸平息。

爛尾樓停繳款事件比河南村鎮銀行事件嚴重得多,不過不是新案,是去年中爆發的,包括恆大集團在內的一些房地產商的債務危機的延續 (參見《中、美有債務危機?恆大如何?「現代貨幣理論」解惑》《恆大危機溯源》),因此不必大驚小怪。這些房地產商的債務相對於其資產是太高了,形成有危害的經濟泡沫,大陸政府因此對這些房地產商收緊銀根,不再放貸,以避免它們繼續擴大債務。這些房地產商急需現金償債,於是挪用了其預售屋建案的購屋民眾的繳款,但是卻不繼續其建案,而形成爛尾樓。這樣當然損害購屋民眾的權益,導致他們拒絕繼續繳款並群集抗議。

爛尾樓停繳款事件同時發生在20多個省,表示大陸的預售屋建案的資金管理有漏洞,而必須加以改進,以保證預售屋的建造與購屋民眾的繳付工程款同步進展,而不能任意挪用購屋民眾的繳款。所幸這次事件,在有關部門和房地產商等的迅速處理下,多個呈現停頓的預售屋建案,有的已經恢復施工,有的則迎來復工的消息 (參見《淡化爛尾樓風暴 中國央行官媒:多個樓盤復工》)。看來事件應該能夠逐漸平息,就算有部份房地產商撐不下去而倒閉也不是壞事。

像恆大這類債台高築的房地產商,過去一年已賣掉不少資產,並且勉強償還了不少債務。這對於企業本身和一些利害關係人,包括購屋民眾,都不好過。然而這是消除經濟泡沫的必然過程,並且還會持續一段時間。經濟泡沫消除了,中國大陸的經濟發展才能更健康、更上層樓。

大陸面板產業登上巔峰 | Arthur Kao

當年許文龍是對的,看清產業未來發展趨勢。2009年11月,鴻海集團的群創光電宣布與奇美電合併,群創為存續公司,更名為奇美電,奇美許家與鴻海集團為大股東。2019年7月,奇美集團認賠賣出19.6萬張群創股票,處分金額僅14.35億元,實際認列損失高達32.35億元。

中國大陸從輕工業、重化工業到高科技產業的幾乎所有民生產業,掌握托拉斯經營思維,先以國家資本集中補貼重點初創產業的研發生產環節,並提供國內市場保護措施形成良性孵化循環,再藉由舉國之力助推一帶一路大戰略,佈局海外市場准入破口,逐步以「價格破壞」提供高性價商品的方式,蠶食鯨吞國際市場橫掃全球,用白菜價搶進原有高端科技產品市場份額,不斷擠壓先進和中端國家同業的生存空間。臺灣、日、韓的面板產業存亡史,只是其中一個例子。

2021年全球經濟不景氣,但是中國大陸的面板產業卻一路扶搖高歌,收入規模創下了歷史高位。尤其在上半年,顯示面板的市場供不應求,價格也持續上漲,以至於全年整個行業的收入規模高達1366億美元,增長了18.2%。

2021年也為大陸面板產業的持續突破奠定了根基。根據統計顯示2021年,大陸本土企業的面板出貨量佔據了全球60%的市場,台灣、韓國和日本的出貨量分別是21.4%、11.5%和6.3%。

更重要的是,面板行業的收入規模排名也發生了重大變化。大陸本土的京東方以2193億元的收入位居全球第一,TCL華星光電的營業收入達到881億元,位居全球第四,排在三星顯示和LGD之後。台灣的友達和群創分別排名第五和第六,收入分別是835億元和789億元,這也是TCL華星光電首度超越友達和群創。

這意味著,大陸的面板雙雄,已經全面超過了台灣的面板雙雄,對台灣的面板產業完全形成了規模壓制。

企業內有(中共)政黨組織,如何? | 郭譽申

在中國大陸,中型以上的企業內部多半都有共產黨的政黨組織。被一些人批評為,中共無所不在的極權控制私有企業。這樣的批評有道理嗎?要探討這問題,應該先撇開中共,考慮企業內若有政黨組織,合法嗎?能做什麼?利弊如何?

企業內有政黨組織是指,一個企業內的部份員工可能同屬於某一政黨,這些同黨的員工以黨的名義組織起來,並推舉出(或許根據黨內資歷)一位或多位領導人,來領導這些同黨的員工,在企業的本職工作之餘,執行政黨的工作,以及這些員工本身在乎的任何事務或活動。

在任何國家,企業內的政黨組織都是合法的,只要這個政黨是合法的。政黨都希望其黨員是有組織的,而不是一盤散沙,企業內的政黨組織提供政黨一種組織黨員的方式,是一般政黨所樂見的,卻未必做得到。譬如,有些政黨的組織原本就很鬆散,根本不知道企業內那些員工是黨員;企業的本職工作已經很繁重,使身為黨員的員工可能沒意願再去執行政黨的工作。

國營企業的經營高層都由執政者或政府派任,通常自然形成並領導企業內執政黨的黨組織。當執政者政黨輪替時,國營企業的經營高層一般都會大幅更換,形成企業內新執政黨的黨組織,而前執政黨的企業內黨組織可能繼續存在,但比較消聲匿跡。

在實行政黨政治的國家,由於政黨的競爭,執政者或政府派任國營企業的經營高層時,一般都會優先考慮與執政黨的關係,而經營專業反而是其次的,因此損害國營企業的經營績效 (這是台灣國營企業績效不佳的主要原因)。

中國大陸實行黨政合一的制度,執政者或政府派任國營企業的經營高層時,不需顧及政黨競爭和政黨輪替,自然優先考慮其經營專業,因此有益於國營企業的經營績效。

私有企業與國營企業不同,其經營高層與執政者或政府沒有法定關係。即使其內部有(執)政黨組織,此政黨組織與經營高層沒什麼關係,因此對企業經營沒什麼影響力,最多有一些監督的功能。亦即,當私有企業的作為違法或違反國家政策時,企業內的政黨組織可以提出反對意見或向執法機關提出檢舉。其實個人員工本就可以監督企業,不過企業內的政黨組織對企業的監督比個人員工更加有力。

批評大陸以企業內的中共黨組織控制私有企業,是惡意的抹黑。私有企業內的中共黨組織沒有任何經營企業的法定權力,如何能控制企業?大陸現在是依法治國、從嚴治黨,共產黨沒有權力處置私有企業,最多只能向執法機關提出檢舉,由執法機關決定企業是否有違失。這樣跟所謂的民主國家其實是類似的。

大陸的某些私有企業還刻意在企業內部成立共黨組織的部門,以便和政府打交道,可說是企業公關的一部份。

美中貿易戰如何?會經貿脫鉤嗎?影響中美如何? | 郭譽申

2018年美國對中國開啓貿易戰,短期的目標是減少美國對中國的貿易赤字,長期的目標可說是美中經貿脫鉤,即減少美國對中國的經貿依賴。美中貿易戰已進行四年,狀況如何?美中經貿是否脫鉤?影響中美如何?

美中貿易戰曾使美國對中國的貿易赤字稍降,但是隨即碰上新冠疫情,在新冠疫情的衝擊下,美國去年(2021)的貿易逆差創下歷史新高,達8591億美元,比前年增加27%。其中美國對中國的商品貿易逆差不減反增,擴大為3553億美元,比前年增加14.5%,為三年來的新高。美、中的經貿關係不僅未脫鉤,反而更加緊密相連,使貿易戰幾乎白忙一場。此外,跟貿易戰有些相關的高通膨已經持續快一年,讓美國頭痛不已。

這些數據給美國上了一課,單邊的懲罰行動,如增加關稅,其脫鉤效果不明顯,還帶來「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副作用。於是美國逐漸轉向「精準脫鉤」,即脫鉤的範圍要盡可能小,只要在關鍵技術領域和中國脫鉤,而其他領域仍然可以正常往來。這是中國在5G如華為、人工智慧如曠視科技、無人機如大疆創新等具有技術優勢的公司,紛紛受到美國「重點制裁」的原因。

精準脫鉤、重點制裁,似乎是蠻厲害。譬如華為,幾乎被迫放棄整個手機市場,而其5G設備則被阻擋在美歐市場之外。不過,美歐也不是只賺不賠的,華為放棄的手機市場有部份被中國其他的手機品牌補上,而美歐購置華為之外的5G設備,需要付出更多的經費,才能達到同樣的功能。

更重要的,中國非常龐大,精準脫鉤、重點制裁雖能打擊少數特定的中國企業,但不過是九牛之一毛,並無法影響、改變中國經濟持續發展的大局。中國2019年的國內生產毛額(GDP)大約是美國GDP的67%,兩年後的2021年,中國的GDP已經達到美國GDP的77%。這經濟數據雖然很受新冠疫情的影響,有些不尋常,但是仍顯示,增加關稅的全面脫鉤和重點制裁的精準脫鉤,都阻擋不了中國的崛起,而且美中的經貿脫鉤頗難實現。

除了中國的GDP追近美國,下列兩經濟數據顯示,美國已經愈來愈沒有實力對中國進行貿易戰和經貿脫鉤:

2021年,中國前三大貿易夥伴依次為東盟、歐盟和美國,對這些貿易夥伴的進出口總值分別為5.67、5.35和4.88兆元人民幣(參見《陸去年貿易進出口總值年增21.4%,再創新高》)。美國已落居中國貿易夥伴的第三名,美中經貿在中國經貿中的占比在減少,因此美中貿易戰愈來愈傷不了中國。

中國的全球進出口總值自2017年起已經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其2021年的進出口總值更超過美國達29% (中國6.05兆美元,美國4.69兆美元)。這表示中國對全球貿易的影響已明顯超過美國,若美中經貿完全脫鉤,各成隔絕的體系,多數國家應該會西瓜偎大邊,靠向與其貿易額較大的中國,而不是美國。

台灣的經濟學者和官員大多預期/期盼,美中貿易戰能導致美中經貿脫鉤,因此削弱大陸的經濟([1] [2])。四年來的實況顯示,美中經貿難以脫鉤而大陸將繼續崛起。這些學者和官員都是一廂情願,心中只有政治正確,而沒了經濟專業。

[1] 朱敬一,《維尼、跳虎與台灣民主》,2021。

[2] 陳添枝,《美中貿易戰,戰什麼?:大國崛起與制度之爭》,2021。

大陸、台灣的經濟新局面 | Friedrich Wang

中國大陸的經濟規模在去年底達到17.7兆美元,已經接近美國的80%。地球上有第二個國家達到這樣的程度,對美國來講是將近100年來沒有過的狀況。以前筆者就多次說過,中國在人類文明發展中長期領先,所以未來經濟規模超越美國只是拿回了本來在歷史上就有的地位。

不過,我們仍要注意規模並不代表一切,鴉片戰爭時期中國的經濟規模也比英國要大。所以要注意的是產業的內容以及技術發展水平。當年乾隆送給英王喬治三世的禮物是絲綢、瓷器、茶葉,而喬治三世給乾隆皇帝的是手槍、鐘錶、船隻模型。這充分反映了兩個國家在產業內容上的差異,中國雖然經濟規模很大,但是只是一個農業以及手工業國家,而英國此時歷經工業革命已經蛻變成一個工業強國。

今天中國大陸的製造業規模非常龐大。但是我們要注意在關鍵技術以及零組件上仍然非常依賴歐、美、日,甚至於韓國、台灣。中美貿易戰對中國大陸在許多關鍵性技術以及零件上面的封鎖,已經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傷害。雖然,美國也沒討到什麼便宜。

大陸的政府從去年開始對房地產以及網路等產業進行強力的整頓,也不再允許虛擬貨幣的交易。這個龐大的國家已經不再將重點放在向上成長了多少,而是希望資源能夠產生水平滾動效應,藉此一定程度上來消除社會的矛盾以及資源分配不均的問題。這是一場重大的人類文明史上的實驗:有沒有可能透過一個強勢的政府的手段,來對市場經濟進行調控。因為,過去的市場經濟信仰者總是強調不要跟市場對著幹。

總之,今年對中國大陸來說是一個非常關鍵的年份。這並不是空話,而是這一次調控是否有效將會在今年逐漸顯現出來。現在的領導班子將在今年底邁入第三任,如果調控的效果不好,勢必將影響到政治穩定。最近習不斷強調社會穩定的重要,絕不只是因為疫情的關係。

中美貿易戰一定程度上讓台灣得利。台灣最近三年經濟數字坦白說表現不錯,但是對中國大陸的依賴卻也更深,這代表了中國大陸面對歐、美、日的各種抵制,對台灣在整個供應鏈上的角色難以割捨。台灣就在這種既參加美國對中國大陸的圍堵,又受利於中國大陸市場需求的弔詭中生存。只能說民進黨政府很幸運,加上宣傳策略得宜,在野黨是一群廢物,所以即使有各種貪污腐敗的行為,應該仍很有機會持續執政下去。

疫情終究會過去,但是全球化的腳步不會停止。RCEP已經是既成事實,而台灣卻在這之外,未來只能是對中國大陸的市場依賴更深。但是台灣內部卻對中國大陸的疏離甚至於仇恨更深。兩相激盪,未來的發展就有更多的不確定因素。

發展中大國的都市化不容易-中國如何? | 郭譽申

現代化是從貧窮落後的農業社會,逐漸發展工商業、服務業,由低價值產業,持續往高價值產業演進發展的過程。現代化必定伴隨著都市化,即農村人口逐漸被吸引集中到都市,因為都市更適合工商業、服務業,而有較高的所得。都市化對農村也有好處,使農村人口減少,每個農民分攤到的耕地增加,於是適合農耕機械化,可以增加農民的生產力和所得。

都市化對於較小的國家幾乎不成問題。以台灣為例,台灣人口少於上海市的2780萬,多於北京市的2090萬,換言之,即使台灣的人口全集中在台北、新北、桃園(當然只是假設),而形成一個大都市,其擁擠程度就跟上海或北京差不多,還算可行。這表示小國少有都市過分擁擠的問題。

然而中國大陸這樣的大國,都市化就不容易,有不少難處。上海、北京已經是人口超多的大城市,而其他的重慶、天津、廣州、深圳等等人口都超過千萬。都市化要讓人口集中到都市,但是人口太多可能超過都市的負荷,而拖垮一個都市。人口應該如何分布在各個都市、農村,是大國都市化的難處。

事實上,工業先進國家很少有人口超多的大城市,而發展中大國常因為都市化不成功,而形成擁擠雜亂的超大城市 (參見《2020全球城市規模排行榜公布!》)。一些中等收入大國,如墨西哥、巴西,就因為都市化不成功而落入中等收入陷阱,以致長期無法晉升為已開發國家。

發展中大國的都市化時常不成功,因為大都市的生活機能較佳,工作機會較多,而勞工工資亦相對較高,自然會吸引大量農村居民加速移入,於是容易在大都市裡形成許多低所得、環境髒亂、治安不佳的貧民窟,造成都市社會的不穩定、不安全,最後拖垮原本生產力高的大都市。

多數發展中國家沒有什麼機制能影響農村居民的加速移入大都市,中國大陸卻有戶籍制度能夠調節農民工的移居都市,農民工是已在都市工作的原農村居民。中國自古就有戶籍制度,戶籍記錄一個人的長期居住地。大陸一向根據每個人的戶籍,由當地政府提供各種社會服務和福利,如醫療保險、公立學校就學等等。

大陸的戶籍區別農民和都市居民,近年都市已開放接受農民工的入籍轉為都市居民。愈擁擠的都市,如一線都市,對入籍農民工的要求愈高,而愈不擁擠的都市,如二、三線都市,對入籍農民工的要求愈低。這樣政府就能適度調節農民工的入籍都市,讓已經很擁擠的都市不會超過其負荷能力,而較不擁擠的都市獲得人口的補充。可以想見,這樣的政策大致能保證優良的都市化,及促進地區均衡發展,比任由農民工大量移居少數大都市為佳。這是中國比其他發展中大國發展得好,並可望晉升為已開發國家的原因之一。

歐美一般沒有戶籍制度,一些學者專家於是傾向把中國的戶籍制度污名化([1]),農民戶籍被視為歧視,而農民工被視為受剝削的犧牲品([1] [2])。本文駁斥了對於戶籍制度的污名化。筆者已在另文指出,農民工不是受剝削的犧牲品,請參見《評《尋租中國》-看清大陸的發展之路》。

[1] Dexter Roberts,《低端中國:黨、土地、農民工,與中國即將到來的經濟危機》(The Myth of Chinese Capitalism: The Worker, the Factory, and the Future, 2020)。

[2] 吳介民,《尋租中國:台商、廣東模式與全球資本主義》,2019。

中國獨特的建國方針 | 張自立

中國大陸的政治、經濟制度跟其他國家有很大的差異,形成相當獨特的建國方針:

1,一黨主政,政局安定

不浪費精力在選舉上,國家政策可有穩定的長期連貫性。對比之下,民主是靠選舉,而選舉很容易造成不同意見的嚴重對立和製造民粹,在台灣有藍綠的對立,在美國,有民主黨和共和黨嚴重兩極化的對立。以我在美國的感受,目前這種對立日趨嚴重,而且看不出短期內有化解或緩和的可能。但是一黨主政有一個致命的危機,就是不能失敗。中國政府深刻了解亡黨亡國的危機,其施政佈局正如兵法所云,置於死地而後生。

2,土地國有

非常高效率的支持城市發展和基礎建設。對比其他的國家,要建鐵路、公路或任何公共設施,徵地就是一個非常繁煩的事情。印度要建高鐵,2014年和日本談好,預訂2021年完工,結果到現在還沒開工,因為徵地太困難。

3,中國的行政不接受外國政府的干預

舉幾個反例吧,南韓的軍隊是受美國指揮;大量的美軍駐紮在日本,日本的政治、經濟、國防均受制于美國;2009年10月,陳水扁向美國軍事上訴法庭請願,主張自己是美國委託在台灣治理的「實質民政首長」,他主政時,按美政府命令行事,經常接受美在台協會主席的指示;再看看今天的台灣,政府有膽子做任何美國反對的事嗎?

4,中國國家政策不受任何財團或特殊利益團體的影響

眾所周知,美國國策受軍工複合集團的長期影響。

5,政策不受任何宗教團體的影響

看看世界上那些回教國家是怎麼治國的,印度受印度教的影響,世界上每個國家,當一個宗教的教徒數量達到一定的比例時,這個國家的行政必然受到這個宗教的影響。

6,國家重視民意,但國家政策不盲從民意

民間崇尚快意恩仇,而政府卻必須深謀遠慮。民主國家的政客們,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絕對不敢違背民意,不惜用人民的生命、國家的前途,做賭注來冒險,台灣與美國皆如此。親美反中,真的是台灣最佳的選擇嗎?可是現在台灣的民意,連討論的空間都沒有。目前兩岸關係惡劣,大陸民間的武統聲音不斷,中國政府此時,對武統發出「不得妄議,國之大事」,這就是政策不盲從民意的一個例子。李光耀曾經說過,政府政策有時候可以一時不被公眾理解,但是終應該通過落實政策的成效,來贏得公眾的認可和接受,中國的武漢封城又是一個例子。

歐美困於對全球化的反抗,唯中國得利 | 郭譽申

全球化利於世界經濟,加速世界的進步,卻也衍生很多難解的問題。甚至可說,現在世界上大部份的問題都源於全球化,或是因全球化而加重。很多人於是加入反全球化的行列,著名的新聞工作者Nadav Eyal因此出版 [1],詳述全球化導致的各種難題,以及反全球化的各種現象。

簡單說,全球化讓貿易、資金、人員等在全世界移動,達到最高效率的配合,因此有利於世界經濟,及加速世界的進步。但是全球化同時助長了剝削,包括對勞工的剝削和對自然環境的剝削,後者導致氣候變遷、物種滅絕等損害。

伴隨著全球化,美國以其軟、硬實力強力推廣其意識形態、文化等,導致穆斯林基本教義主義的猛烈反撲,以及很多中東、北非國家的內部衝突,甚至內戰。前者製造許多恐怖攻擊事件,包括九一一恐攻,而後者造成大量的穆斯林難民、移民流入歐洲。

有些類似歐洲近年穆斯林難民、移民的大量增加,多年來的全球化造成美國的有色族群持續增加。這些現象讓主流的白人族群感受到威脅,歐美因此興起排外的民族主義、種族主義、白人至上主義、法西斯主義等等。極端者甚至會對境內的穆斯林、有色族群發動恐怖攻擊。

全球化導致,歐美富裕國家裡的很多中低階工作轉移到開發中國家,擴大了歐美內部的貧富差距。此外,全球化使2008年的美國金融風暴迅速擴散到全球,尤其造成歐債危機;對這金融危機的處理凸顯了全球化世界的不公平、不正義,少數頂端菁英幾乎只享厚利卻不須負責,而多數中產階級則每況愈下。這些造成歐美民眾對其政府的不信任,甚至擴大為不信任任何權威和科學,使國家治理愈益困難。


眾所周知,中國大陸的崛起很受益於全球化。不過 [1] 很少提及中國,僅提到全球化造成中國自然環境的大量破壞。是的,幸而近年中國已普遍強調「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使環保問題頗有改善。除此之外,[1] 裡所述的各種全球化難題可說並未降臨中國。

現在的全球化始於二次大戰的結束,主要由美國規畫和推動,過去的效益相當顯著,有助於美國的長期保持世界最大經濟體,以及西歐、日本的戰後迅速復興。然而如 [1] 所述,近年的全球化卻造成歐美很多的困擾。為何早年的全球化頗有益於歐美,而近年則反之?[1] 並未涉及這問題。

筆者推測,由於中國的強大競爭力,使歐美從全球化的獲利大減,再也無法彌補全球化對其所造成的損害,因此全球化的各種難題顯現,而很多歐美民眾愈來愈反全球化。(但全球化仍將持續,參見《疫情後的世界將如何?Zakaria的觀點》。)

[1] Nadav Eyal,《反抗:當激進變成主流,正在改寫世界經濟、政治、文化的反全球化抗爭》(Revolt: The Worldwide Uprising Against Globalization,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