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恆大地產危機 | Friedrich Wang

很多人對於最近恆大地產的危機都有解讀,但是多數沒觸碰到重點,原因是對於中國大陸政經體制的不了解。這場地產集團的危機與當年美國雷曼風暴,或者幾年後的歐債危機可說完全不同。

簡單說,中國大陸的憲法明白規定土地國有。所以這20年蓬勃發展起來的地產與建築業,基本上是建立在官商合作的基礎上。也就是說,地方政府藉由開發的名義,將土地出售給地產商,然後各種建案得以動工上馬。當然,這中間就是地方官僚、財團、建商,三位一體下的利益共生結構。這,自然衍生出許多的問題,也製造了腐敗現象。而這種官商利用開發名義的合作,與上面雷曼風暴或歐債在結構上不可劃歸一類。

當房地泡沫開始湧現,銀行爛頭寸越來越大,中央再出手整治炒房,這就使得恆大急速墜落,終於一夕崩潰。所以,這與上述歐美金融危機的第二個不同點在於,這是北京中央主動打房政策下的產物。簡單說,這個經濟大泡沫是共產黨主動去刺破的。

那為什麼要主動去刺破泡沫?就不怕引發系統性危機嗎?風險的確是存在。但是對中共政權來說,若繼續放任財團的肥大,壟斷社會資源與財富,那最後的結果就是引發社會更大的危機,甚至於動盪。中共的思考,永遠都以維護政權的永續存在為第一,所以其必須下這個狠手,冒這個風險。

當然,中共應該有評估過後果與執行的步驟。我們接下來,就看看這場大戲最後會牽連多廣,會有多少不良金融機構與地產商勾結的地方官員會因此下馬或法辦。8月底,杭州市委書記就被停職查辦,而杭州在這20年的房產突飛猛進,已經是比美北上廣深四大一線城市了。

大陸不僅在整治房地產業,也包括金融業。前幾天習近平已下令徹查25家重要的金融單位,是否與大型民營企業(包括恆大)有不當的利益關係。這樣的發展到明年約11月的中共二十大(第二十次全國代表大會)大陸領導人換屆,將可以看出端倪。

恆大危機溯源 | 郭譽申

大陸的恆大集團面臨可能倒閉的危機,前兩天其主要子公司恆大物業被香港證交所無預警停牌,即暫停股票交易,同時媒體報導地產巨頭合生創展在洽談收購恆大物業51%的股份。合生創展趁恆大危機低價併購恆大物業,屬於正常的商業行為。看來恆大崩潰易主,已成定局。恆大怎會走到這地步?與大陸的經濟發展有何關聯?

恆大的核心業務為房地產開發,但是近年實行多元化經營,亦發展新能源汽車、旅遊、體育、金融、健康養老等許多領域。恆大的多元化經營有些幾乎是肯定會失敗的,如新能源汽車。汽車工業正在大轉型,需要新能源、自動駕駛等許多創新的技術,與恆大的本業房地產開發風馬牛不相及,恆大若有多餘資金投資於有技術、有前途的汽車製造企業,是可以的,但是自己搞新能源汽車製造,憑甚麼?

恆大的子公司恆大財富銷售不少理財商品,然後不顧金融業的規範,把客戶的理財資金任意投入恆大集團的關係企業,現在造成理財客戶的群集要求兌付金融商品,但是可能血本無歸。這是金融業的大忌,金融公司應該與其他企業有區隔,以免資金的私相授受,不受金融監管機關的監理。這裡的問題可能是金融法律不周延,也可能是恆大遊走法律邊緣或根本違法。

恆大從過去的大肆擴張到今天的倒閉危機,可說是大陸在2008年金融海嘯時吹起的經濟泡沫終於破裂了。金融海嘯前,大陸的外貿金額約占國內生產毛額(GDP)的30%,金融海嘯造成大陸外貿的大幅衰退,很可能使大陸的經濟增長大幅減緩,中共因此推出兩年內4兆人民幣的振興方案。這樣的強心針雖然暫時維持其GDP增長在10%上下,卻製造出嚴重的經濟泡沫。恆大與很多其他企業一樣趁機大肆擴張,雖然表面風光,卻多屬於低效率甚至失敗的投資。近年資金不再如當年寬鬆,恆大未能加速調整其體質,終於面臨倒債危機。

金融海嘯後中共推出4兆人民幣的振興方案是經濟泡沫的禍首,大陸當時為何需要這麼做?當年大陸官僚貪腐嚴重 (參見《評《尋租中國》-看清大陸的發展之路》),高經濟增長是中共執政的正當性的主要來源,中共承擔不起官僚貪腐加上經濟走弱所引起的民怨民憤,因此不得不推出極為龐大的振興方案,即使明知會形成經濟泡沫。

現在的大陸與2008年時大不相同,習近平打擊貪腐,對抗新冠疫情,抵抗美國的貿易戰、科技戰,都相當成功,使中共執政的正當性確立,大陸因此完全承擔得起一些經濟的波折。看清這差異,恆大的倒閉危機可說是中共有意的戳破經濟泡沫所導致的,讓低效率甚至失敗的投資退出市場,才能以高效率的投資取而代之。經濟泡沫的破裂,短期雖然造成一點金融和經濟震盪 (參見《中、美有債務危機?恆大如何?「現代貨幣理論」解惑》),長期卻很有益於經濟的穩定發展。

中、美有債務危機?恆大如何?「現代貨幣理論」解惑 | 郭譽申

2008全球金融風暴,隨後又有歐債危機,使世界經濟陷入衰退或不振多年,到2016年才大致恢復。然而去年新冠病毒疫情蔓延全球,再度重挫世界經濟。長期的經濟不振使大部份國家,包括美、中,都累積了龐大的債務或赤字。最近中國的恆大集團出現倒閉危機,一些好事者於是危言聳聽:中、美都有債務危機,可能會破產。

S. Kelton教授恰在此時出版《赤字迷思》(The Deficit Myth, 2020),以淺白的話語介紹「現代貨幣理論」(modern monetary theory),適用於擁有貨幣主權的國家,這樣的國家能自行發行本國的貨幣、票券等,不受其他國家的干擾或一些規定的限制 (如保證可兌換黃金)。中、美都有貨幣主權;但是很多歐洲國家使用歐元,本身卻不能發行歐元,就沒有貨幣主權。

書中強調現代貨幣理論與傳統貨幣觀念的差異,後者早已深入人心,形成許多迷思,而前者則要破除這些迷思:

迷思一:政府應該像家庭一樣收支平衡。
真實是:政府和家庭不同,因為它發行自己所使用的貨幣。

迷思二:赤字是過度支出的證據。
真實是:是否過度支出,端看是否引起通貨膨脹。

迷思三:政府赤字使我們都被債務追著跑。
真實是:國債不構成任何財務負擔。

迷思四:政府赤字排擠了私人投資,讓我們變得更窮。
真實是:財政赤字增加了國民集體的財富和儲蓄。

迷思五:貿易逆差代表國家輸給順差的國家了。
真實是:貿易逆差其實是「東西」的順差。

迷思六:社會安全保險和醫療保險等福利制度,財政上沒有辦法一直支持。我們負擔不起。
真實是:只要聯邦政府願意付錢,總是有能力可以支持這些制度。關鍵是我們的經濟能長期生產人們所需的實質商品和服務。

簡單說,擁有貨幣主權的國家可以隨時印鈔票償還債務,因此財政赤字本身不是問題,也沒有國家破產的問題(即無力償付其債務);若財政赤字引起通貨膨脹(即貨幣貶值),才是問題,因為劇烈的通貨膨脹會導致經濟崩潰。換言之,若經濟疲弱,財政赤字能夠提振經濟,是好事;反之,若經濟已經溫熱,財政赤字很可能引起通貨膨脹,就需要小心了。

不過,經濟是疲弱或溫熱,有時並不容易判定,這是經濟決策的難處。美國現在已有一些通貨膨脹,而且似乎全球都有通貨膨脹,但是聯準會的經濟學家認為這是暫時性的,不足為慮。他們的判定是否正確只能等時間來驗證了。

反中者常喜歡說,中國大陸赤字龐大,不久就會破產或經濟崩潰;而反美者也會說,美國赤字龐大,可能會破產或經濟崩潰。根據現代貨幣理論,這些都是無稽之談。赤字根本不會造成破產,只可能造成通貨膨脹;現在中、美是有點通貨膨脹(美國通膨高於中國),但是離經濟崩潰還遠得很。政治狂熱者這樣造謠生事,只顯示自己的無知,可以休矣。

最近恆大集團有倒閉危機,根據8月底披露的2021年上半年財報,集團負債總額達人民幣1.97兆元(約合3050億美元)。就企業而言,這是非常龐大的金額,但是與美國今年1.9兆美元的疫情救助計劃比,仍是小巫見大巫 (不到1/6而且恆大還有很多資產),因此即使恆大倒閉,大陸政府完全吃得下它的債務,不可能造成金融或經濟崩潰。恆大事件顯示,私有企業有積極進取的優點,也有過分貪婪擴張的風險。「國進民退」有時是私有企業咎由自取啊!

大陸改革再接再厲 | 郭譽申

在世界各國仍窮於對抗新冠疫情之時,中國大陸近來又推出了多項改革措施,涵蓋經濟、金融、教育、影視、網路等多方面,顯現其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與西方自由資本主義的不同,雖然它引進了西方的資本主義市場經濟。

經濟方面主要以「三次分配」推進「共同富裕」。「第一次分配」是通過市場實現的收入分配;「第二次分配」指通過政府調節(如所得稅)而進行的分配;個人或企業出於自願,在道德與習慣的影響下把收入的一部分捐贈出去,可稱為「第三次分配」。在習近平的號召下,很多政府官員已響應捐出自己的一日所得;而一些高獲利的大企業則以不同方式撥款支持「共同富裕」,如直接捐款、成立部門或專案助力社會、承諾為員工穩步加薪、配股等等。

與經濟、金融、網路都相關的重要政策包括網路金融的加強監管與網路電商平台的反壟斷。由於前者,螞蟻金服在公開上市(IPO)前夕被擋下;由於後者,阿里巴巴被市場監管總局重罰182億人民幣,而很多經營網路電商平台的企業都受到反壟斷的督查 (詳見《大陸加強網路金融監管與反壟斷》)。

在教育方面,大陸在七月下旬推出中小學的「雙減」政策,即減少學生作業和校外補習的負擔。包括:大力整頓校外補教機構,要求學校開展課後服務以減少學生校外補習的需要,增加體育課程,禁止學校設立重點班(類似資優班、升學班),規定1、2年級的小學生不得進行紙筆考試,而其他年級每學期只能進行1次期末考等等。教育部並設立「雙減」問題舉報平台,讓民眾舉報學校和校外補教機構不符合「雙減」規定的行為。

與教育、網路都相關的一項重要政策是,防止年輕人沈迷網路遊戲。規定網路遊戲平台必須限縮未成年人玩網路遊戲的時數,每週只能玩網路遊戲3小時!

大陸近來再度整頓影視圈。包括:重罰逃漏稅的明星;封殺行為不當的「劣跡藝人」;禁止「娘炮」的畸形審美;抵制低俗的網紅;並對追星粉絲祭出多項規範,即監管所謂的「飯圈文化」等等。

若實行西方的新自由主義,上述的所有改革大多是不必做的,由資本主義的市場去自由決定即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有責任要照顧人民,掃除貧窮,建立公平優質的社會,因此積極承擔一再的改革改進。這些改革政策看來都能利國利民,但是也有頗高的執行難度;部份政策甚至短期內是不利於經濟的,例如網遊公司的股價大跌、部份補教機構破產等等。這些改革政策的執行能產生多大效益,目前還難以預料,但是大陸政府的用心至少值得讚許。新自由主義已經使世界愈來愈不平等,大陸的持續改革有潛力能扭轉這不平等的趨勢。

中國「共同富裕」政策影響深遠 | Friedrich Wang

中國大陸近年推動的「反壟斷」、「共同富裕」等等政策,造成「國進民退」現象,引發了很大的爭論。那以後會不會再像過去毛澤東時代一樣清算鬥爭,「打土豪分田地」?

要回答這個問題先要了解,現在的中國社會跟1949年的情況已經有了很大的不同,基本上已經是一個私有財產為主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社會。大家都在這40幾年的改革開放中獲得了好處,所以誰也回不去了,包括現在當權的中共領導人在內。如果真的這樣橫柴入灶,那只會加速社會的動亂,甚至政權的瓦解。因為,任何人都不可能放下自己的財產與利益。

中國共產黨不可能跟大多數的老百姓利益站在對立面,反而要開刀的是大財團以及一些特定目標顯著的對象來爭取民心。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各國都在大印鈔票來刺激經濟,而中國大陸也不例外。這造成了貧富差距的擴大以及十幾年來大財團的快速興起,幾乎支配了絕大多數人的生活。而原本屬於中國社會中堅結構的中小企業則被嚴重壓縮,實體商店大多很難經營下去。長此以往,對中國整個社會結構勢必造成很大的衝擊以及扭曲。當然中國共產黨最擔心的是這一些大財團以後會反過來威脅到自己的執政。

所以中共現在這樣做是同時有政治、經濟、社會等多重層面的考量。當然,在改革開放之後,尤其是江澤民時代開始,所謂的「海派」當家,對過去中共的原始教義有了很大的衝擊以及改變,出現了大批富可敵國的財團以及富豪,也改變了中國從1949年以來的社會價值觀。這種意識形態的鬥爭,其實在中國共產黨的歷史當中始終沒有停過。「勿忘初衷」現在取代了「改革開放」,成為中國共產黨官方的核心口號。這中間的改變以及路徑都很值得我們去思考。

筆者這一年以來不斷說22-27年海峽兩岸的局勢可能會發生很大的改變,而這其中最大的關鍵就是中國大陸自己本身社會、政治結構與狀況是否會發生波動。而如今中共領導人等於是在進行一場人類社會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實驗:純由政府的力量,能不能夠達到均衡社會財富的目標?這其中牽動的層面非常廣大,對於中國的未來,甚至於整個世界局勢,都會有很深遠的影響。

該說我們很幸運嗎?作為一個歷史學者可以親眼目睹這一場大革命的發生,應該說是很幸運。但是前途如何確實是任何人都難以逆料的。我們大家就綁好安全帶、戴上頭盔,一起來看這場大戲吧!

兩岸統一與中華民族復興 | 郭譽申

近年美國企圖壓制中國的崛起,不時以支持台灣來挑釁中國大陸,大陸於是以機艦經常巡弋台灣周邊表示反對和警告,而美國也以機艦不時出沒台海回應。這些導致大陸民眾和台灣統派的武力統一呼聲高漲,不過習近平在7月1日中共百年黨慶大會上仍主張要「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習的講話著墨更多的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兩岸統一與中華民族復興如何關聯?

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是長期的大目標,達成期限是建國百年的2049年,而兩岸統一是此大目標下的小目標。因為兩岸統一只是小目標,追求兩岸統一應該儘量不要影響民族復興的大目標。武統對兩岸都不好,而尤其會重傷台灣,因此大陸一直推動和平統一。若大陸實行武統,預估需要幾個月的軍事行動可以完成,但是其對世局和民族復興的影響頗難評估,因此武統只是不得已的手段。由於台灣不敢正式獨立,大陸在和統與武統的選擇有主動權。而兩岸統一的期限到建國百年還有28年,時間可說仍頗充裕。

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需要長期時時刻刻的努力,目前的當務之急還是現代化和經濟發展,以早日突破「中等收入陷阱」。由於大陸的沿海地區有海運和適於農耕的優勢,其發展一向優於廣大的內陸地區,大致已達到已開發國家的水準;然而加上廣大的內陸地區,大陸仍屬於開發中國家或中等收入國家,這反映在大陸一萬美元出頭的人均國內生產毛額(人均GDP)上。

為何突破「中等收入陷阱」重要?已開發國家表示已充分工業化、現代化;而中等收入國家則表示仍未充分工業化、現代化。中等收入國家要晉升為已開發國家常需要經濟、科技能力的普遍躍升,很多國家,如俄羅斯、墨西哥、巴西等,多年徘徊於中等收入而無法晉升為已開發國家,即落入了中等收入陷阱。已開發國家充分擁有工業化、現代化所需的知識和經驗,因此即使受到重大經濟挫折,一般很快就能復原重建,譬如兩次大戰重傷歐洲,但是戰後原來的歐洲列強很快就復原重建,重新成為已開發國家。這些都顯示突破中等收入陷阱而晉升為已開發國家的重要性。

中國大陸正面臨從中等收入晉升為已開發國家的門檻,這門檻對大陸不算困難,但需要8-10年的和平和安定。大陸沿海地區已大致達到已開發國家的水準,擁有了工業化、現代化所需的知識和經驗,把這些知識和經驗逐漸傳播到內陸地區,就能加速內陸地區的發展,預估若大陸再有8-10年的和平和安定,它就能突破中等收入陷阱,晉升為已開發國家,而這也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重要一步。兩岸統一是民族復興大目標下的小目標,因此兩岸統一推遲到8-10年之後當大陸成為已開發國家時,是明智的規畫。

8-10年之後,中國可望成為已開發國家,約在同時其國內生產毛額(GDP)也會超越美國。這將完全改變近年美國以經濟塊頭大來壓制中國的態勢,使美國愈來愈無力干預台海事務,兩岸統一因此會容易得多。

辜朝明(辜寬敏之子)看好中國經濟 | 郭譽申

辜寬敏是著名的台獨大老。他的兒子辜朝明是著名的經濟學家(日本野村總合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多少承襲了父親的台獨思想,卻很看好中國大陸的經濟發展。我們該聽聽台獨大老之子怎麼講大陸經濟,他至少不會偏袒大陸。台獨分子總肖想大陸崩潰,該清醒了。

辜朝明2018年出版《The Other Half of Macroeconomics and the Fate of Globalization》,其中譯本《大衰退年代:宏觀經濟學的另一半與全球化的宿命》僅在大陸出版,在台灣少有流通。所幸有「中國巴菲特」之稱的李彔在其《文明、現代化、價值投資與中國》(台灣遠見天下文化) 書中中肯地介紹了辜的論述,也相當於對其論述的背書。

辜朝明主張在全球化貿易的背景下,經濟發展有三個不同的階段。第一個階段是「路易斯拐點」到來之前的早期城鎮工業化過程。在城鎮工業化早期,農村的剩餘勞動人口不斷被吸引到城市工業中,但是隨著工業發展到一定的規模之後,農村的剩餘勞動人口從過剩變成短缺,而經濟進入充分就業的狀態。這個拐點被稱為路易斯拐點,由英國經濟學家W. Arthur Lewis在1950年代提出。在這個階段,資本擁有絕對的優勢,勞工一般很難有討價還價的能力,因為農村裡有很多剩餘人口,找工作的人很多,企業自然就會剝削工人。

第二個階段,是過了路易斯拐點之後,進入到經濟發展的成熟階段。在這個時期,因為勞動人口已經開始短缺,經濟發展會導致工資水準不斷上升,工資上升又引起消費水準上升,儲蓄水準和投資水準也會上升,這樣公司的利潤也會上升,形成一個互相作用、向上的正向迴圈。在這個階段,幾乎社會中的每個人都能享受到經濟發展的成果,同時會形成一個以中產階級為主的消費社會,而社會各個階層的生活水準都在提高,所以這個階段也被稱為黃金時代。

第三個階段,經濟體在經過成熟發展期,進入到發達經濟階段後,會進入到被追趕階段。在這個時期,由於在國內的生產成本增加到一定水準後,在海外的其他發展中國家投資就變得更有優勢。這時,資本就會減少在國內投資,國內工資也將開始停滯不前,使經濟成長逐漸走緩。對於勞動力來說,只有那些技術含量比較高的工作,比如科學技術、金融、國際貿易等會繼續得到很好的工作回報,那些教育程度比較低的傳統製造業的工資會逐漸下降。社會的貧富差距則進一步擴大。

現在美國、西歐、日本等國家處於第三階段,而中國仍然處在第二階段,中國未來的增長潛力還是很大。中國人均一萬美元的GDP水準,對於西方發達國家仍然具有成本優勢,而後面的其他新興發展中國家(如印度等)還沒有形成系統性的競爭優勢,因此中國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仍會處在黃金發展的機遇期。

今天中國人均GDP在一萬美元左右,但人均GDP達到兩萬美元的人口已經超過一億,主要分佈在東南沿海的城市。中國從人均GDP一萬美元向兩萬美元的躍進,並不需要最先進的科技,只需要將東南沿海城市的生活方式、生活水準大規模向內陸傳播,透過「鄰居效應」,就不難達到人均GDP兩萬美元。

(辜朝明的書中還探討很多經濟政策問題,超出本文的主題。)

世界主要經濟體對全世界經濟發展的影響力 | 盛嘉麟

IMF的數字會說話,每天捧著美國、日本、韓國如何如何的人要面對現實,改變習慣。

中國高達31.3%,穩居貢獻第一名。

印度貢獻11%,遠遠落後中國,仍居貢獻第二名。

美國貢獻10.9%,已經落後阿三,只剩一張嘴叫囂封鎖制裁全世界。

日本貢獻1.8%,已經落後印尼、俄國,人口老化減縮,影響經濟。

韓國貢獻1.5%,已經落後土耳其、越南,高麗棒子也只剩一張嘴叫囂泡菜是韓國註冊的文化。

要注意的是歐盟、印尼、俄國、土耳其、越南的增長。

總之,世界態勢每年在變,我們的老觀念,強悍的美國、日本、韓國,國力都在敗落。

IMF表示如果只預測2019~2021這三年,中國對世界經濟發展的貢獻是63%,美國只有9%。

國際競爭 經濟重於軍事-中國崛起不可擋 | 郭譽申

世界各國都在彼此競爭,尤其中、美在多方面對抗、競爭,而兩岸也在對抗、競爭。軍事競爭涉及戰爭的可能勝負,格外刺激,因此常成為中、美對抗和兩岸對抗的討論焦點。筆者卻認為經濟重於軍事,軍事的優劣勢大半取決於經濟實力,因此觀察國際形勢,應該重視經濟,多於軍事。

在古代的冷兵器時代,軍事裝備不過是鐵器和馬匹,因此軍事和經濟的關聯相當少。呈現出的現象是,經濟發達不表示軍事力量強大;而經濟較不發達的遊牧民族時常能戰勝經濟較發達的農業民族。

現代與古代不同,軍事裝備大多是高科技,而發達的經濟也需要高科技,甚至某些商業上的高科技可以直接用於軍事,於是軍事和經濟高度相關,使經濟實力能夠大半決定軍事實力。此外,現在的一些強國都有核子武器,具有互相毀滅的能力,因此大家只能在經濟、科技上競爭,而不敢輕啟戰端。這些都導致現代的競爭,經濟重於軍事。

近代的歷史已經清楚顯示,小戰役的勝負取決於軍隊和武器是否精良,而大戰爭的勝負則取決於整體的經濟實力。例如,二次大戰時,德、日軍隊的戰鬥力不遜於美、英、蘇,但是德、日終敗於美、英、蘇,因為前者的生產力比不上後者,特別是比不上遙居後方的美國。美、蘇冷戰近半世紀,美國終於獲勝,因為蘇聯的經濟實力無法支撐長期的軍備競賽。

觀察國際形勢,尤其應該重視經濟,多於軍事。各國的軍事設施、武器裝備都是軍事機密,不輕易揭示於人;而且有時會故意誇大軍事實力,以獲得政治利益或阻嚇敵人的可能攻擊;有時會故意示弱以使敵人不加防備。此外,軍隊的士氣和紀律也是軍事實力的重要部份,卻相當抽象,這些都使軍事實力頗難直接精確地評估。對比之下,經濟和科技能力是大多公開的,很容易評估其實力。既然經濟實力能夠大半決定軍事實力,從經濟實力間接地推估軍事實力,時常反而比直接評估軍事實力更可行啊。

中國大陸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最近有智庫評估,中國將在2028年或之前取代美國成為第一大經濟體。另一新聞,中國2020年的外人直接投資(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FDI)首次超越美國,成為最大外資流入國。這些顯示,不久後中國的經濟實力將超越美國。而經濟實力又能夠大半決定軍事實力,難怪美國近年坐立難安,打壓中國不遺餘力。然而經濟的運行和發展自有其內外在的規律,不是美國的政治力所能改變,因此美國對中國的打壓勢必會徒勞無功的。

現代的競爭,經濟重於軍事,而且經濟實力能夠大半決定軍事實力。不久後中國的經濟實力將超越美國,成為第一大經濟體,使美國的霸權搖搖欲墜。台灣人還以為抱緊美國大腿,就能夠對抗中國大陸,實在是不明世界大勢啊!

中國共產黨建黨100週年的展望 | Friedrich Wang

今年是中國共產黨建黨100週年,可以確定會有以下幾件事情發生,而且影響深遠。

首先,會大力宣揚與持續地鞏固中國共產黨的歷史地位以及現今的領導。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中共的領導目前在大陸還是非常穩固而且也獲得大部分的民眾所支持。就算對目前體制不滿意的一些知識分子,也不會公開去反對中共,一方面是不敢,二方面也是不會得到什麼共鳴。簡言之,中共目前的統治地位還是處在歷史的相對高點上。

其次對於習近平的核心領導也會繼續加以抬高。去掉一些枝枝節節,習近平的領導對內、對外就是兩大塊。對內的部分,持續進行扶貧工作。已經在前一段時間宣布全國所有的特別貧困地區基本脫貧,這一點應該會在今年大力宣傳,並且營造一個高潮為他的第三任期作為開端。對外的部分就是以「一帶一路」為主的國際合作與區域統合。中國在印度洋的「海上珍珠鏈」已經接近完成,隨著RECP的開啟,更將鞏固中國的國際地位。

其實,一個新的兩極世界確定已經到來。美國以及歐洲在新冠肺炎所造成的打擊之下,這1-2年經濟受到重創,如果中國能夠持續復甦,並且在未來十年保持平均6%以上的成長,在習近平第四任期之內,中國肯定將取代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的經濟體,重新回到歷史上所長期擁有的領先地位。

以上述兩點為基礎,我們可以把眼光放遠一點。習近平2022的第三任期會到2027,如果他的身體狀況沒有問題,這段時間也沒有發生什麼重大的變數,那他可能還會再有一個第四任期(屆時習的年紀比現在的拜登還年輕一點),所以他有可能會做到2032。習近平時代很可能是除了毛澤東之外,中國共產黨歷史上當政最久的時期。雖然,新的挑戰當然會不斷出現,美國在國際間對中國的打壓與圍堵不會真正減少。但是這些都很難動搖未來中國仍處在上升的趨勢,因為中國社會本身就有一個極大的穩定力量,這是數千年的文化使然,也與前面所說的目前中共的領導處於高點有關。

最後就是台灣要如何面對?民進黨基本上現在已經懶得跟人民多說一句話了,就像當年日本殖民者一樣,台灣人能做的就是俯首聽命。而且他們自認在島內已經是所向無敵,所以當然可以為所欲為,追求自己家族的利益。對他們來說抱住美國(或許還有日本)的大腿,然後繼續犧牲台灣人民的利益將會是未來不斷上演的劇碼。但是,這一點也不能夠改變台灣籌碼越來越少的事實。今年被民進黨大力宣揚的所謂經濟成長主要就是來自大陸市場,這是鐵一般的事實。如果習近平的使命感不減。或許,他的第四任期,就是解決台灣問題的時間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