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動中共小粉紅敏感神經的歌–《玻璃心》 | 劉廣華

大馬歌手黃明志與澳洲籍女歌手陳芳語最近發布一首名為《玻璃心》的新歌,也就在2、3週的時間內,播放量竟然高達2千多萬次,目前還在向上不斷增長中;愛湊熱鬧的劉杯杯當然也要蹭蹭熱度,一聽為快。

聽後的感覺是,歌曲確實蠻輕快動聽的,但其實也還不到神曲的地步,至少沒有之前黃明志自己曾經創下破億紀錄的《飄向北方》來得好聽;後來又細看了MV跟歌詞,才發現原來內有玄機;MV中一幕幕的場景,歌詞中的字字句句,都在嘲諷大陸當局跟所謂的小粉紅。

從新疆棉事件,關閉香港蘋果日報,禁運台灣鳳梨,大陸人愛吃貓、狗、蝙蝠、果子狸,假脫貧真大內宣,到訕笑習近平是小熊維尼等等,MV畫面也由代表大陸的熊貓人串場,用割韭菜來諷刺大陸人民的被壓迫,摔玻璃杯來嘲弄小粉紅的易碎玻璃心。

歌曲與政治結合並不少見,蓋音樂與歌曲本就是人類意識的表達形態之一,當某一政治或社會議題引起人們關注時,以之為主題來表達自己的理念,理所當然,勢所必然,也是自古有之。

像詩經的《碩鼠》就是首政治詩歌:

「碩鼠碩鼠,無食我黍!三歲貫女,莫我肯顧。逝將去女,適彼樂土。樂土樂土,爰得我所…」

這是控訴暴政,用大田鼠比喻貴族, 吃我種的黍,多年奴役我,竟然還不照顧我,被剝削的庶民發誓要擺脫貴族,去到有幸福的樂土。

近期一點的,像是1960年代的反戰歌曲《Dear John》,羅大佑嘲弄指控文革的《愛人同志》,影射六四事件的《侏儒之歌》,香港反送中運動時的《海闊天空》,野百合學運的《我們不再等》,太陽花運動時的《島嶼天光》都具有豐沛的政治意涵,反映出當時的訴求。

黃明志是銘傳校友,才華洋溢,但也因批判性十足而頗具爭議;早於2007年還在校時期就因為把馬來西亞國歌改編成Rap,又碰觸到族群與宗教問題,引起一番爭議;之後幾乎每年都有爭議事件,因為批評、辱罵、怒嗆政府、揭人隱私等等爭議導致歌曲、電影被禁,個人遭逮捕、拘留、起訴,甚至判刑;非常豐富的人生體驗。

持平而論,在言論自由的前提下,用歌曲、電影等藝術形式針砭時弊當然無可厚非;不過,若是牽涉到低俗、猥褻語言、動作,或是粗口、挑釁,即便是隱射總也有些不妥;像是2008年的《丘老師的ABC時間》短片,還有這次《玻璃心》歌詞中,可能是劉杯杯想多了,當和聲唱著「太直白、超直白」時,一恍神都會聽錯。

此外,在MV製作花絮之中,一直強調這是浪漫歌曲,請不要對號入座;也作認真狀解釋,場景有蝙蝠是因為跟大自然有關,而且熊貓愛吃韭菜,用棉花來裝飾等等;這些說明都讓人感覺有些刻意,像爭議行銷,而不是純粹的政治表達。

話說回頭,台灣的言論自由環境還是非常值得稱許的;像是黃明志之前跟大支合作的《鬼島》一曲,歌詞中大談台灣是個「花不香鳥不鳴…男無義女無情」的鬼島,倒也沒在鬼島引起多大的爭議,或是注意。

這次的《玻璃心》擺明的針對小粉紅,而小粉紅也很爭氣的,跟爆竹一樣,一點就著。

真是應該跟鬼島人學學,見怪不怪,其怪自敗;戲沒人看,也就散場了,不是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