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暴露歐美弱點但窮國更苦 | 郭譽申

新冠病毒疫情始於2019年底,兩三個月後逐漸擴散到世界各地,使歐美先進國家都成了重災區。大家於是只能寄希望於疫苗,現在疫苗已問世使用半年多,全球疫情卻沒有消解的跡象。即使歐美壟斷大部份疫苗而有較高疫苗覆蓋率,其疫情雖曾走緩,但近來又反轉向上了。歐美既富裕又擁有領先的醫療/疫苗技術,然而面對這次疫情卻是一籌莫展,乏善可陳。歐美的先進到哪裡去了?

疫苗對於抗疫雖然重要,卻不是全部。病毒已經一再出現變種,使疫苗的防護率降低,因此戴口罩、避免群聚活動、保持社交距離等措施仍然重要。而且有疫苗不表示人人都願意注射疫苗;要迅速地普遍注射疫苗,需要政府有執行力和人民的充分配合。歐美除了擁有疫苗,在其他方面幾乎都不及格,部份民眾甚至走上街頭示威抗議政府的抗疫措施限制了人民自由。

歐美抗疫的失敗顯然可歸因於歐美的個人主義/自由主義意識形態和選舉民主的政治制度。首先,習慣自由的歐美人士大多把戴口罩當作一種難受的束縛而無法接受。其次,政府雖然呼籲民眾避免群聚活動、保持社交距離,奉行個人主義的歐美民眾多半自有決定、自尋樂趣,不太會管政府的呼籲。其三,疫情當前,政黨和政治人物還在互相算計政治的得失,造成彼此爭功諉過、預算卡關或浪費、以民粹而非科學來抗疫、地方與中央抗疫政策的不一致等等。這些都使抗疫難以成功。

不僅歐美抗疫失敗,世界上大部份地方的抗疫都是失敗的。這至少部份歸因於歐美已經把個人/自由主義和選舉民主制度,作為普世價值,推廣到大部份的國家,使這些國家複製了上述歐美的抗疫弱點。一些相對貧窮的民主國家,如印度、東南亞國家、拉丁美洲國家等等,是這次疫情最可憐的苦主,醫療系統崩潰,經濟重挫蕭條,政治動盪不安,而人民染疫死亡者不計其數。

歐美也不是一無是處。疫情雖導致歐美百萬人喪命,卻未動搖其選舉民主政治制度;疫情僅導致部份國家的政黨輪替和小規模示威抗議。不過,這多半因為歐美富裕,發出很多救濟金、紓困金所致,相對貧窮的國家少有這樣的餘裕,因此就很可憐了。

在嚴峻疫情籠罩全球之下,中國大陸幾乎是唯一抗疫成功的國家,凸顯了歐美抗疫的失敗。歐美抗疫失敗可歸因於其個人/自由主義和選舉民主制度的弱點,顯示自由、民主算不上什麼普世價值。自由、民主是好東西但不夠好,加上一些大陸的集體主義、社會主義、舉國體制予以平衡,才能成為更好的意識形態和政治制度。而相對貧窮的國家尤其需要這些東西。

拜登訪歐後的世界和兩岸格局 | 郭譽申

美國總統拜登最近訪問歐洲,參加G7峰會、北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峰會和歐盟峰會,又與俄羅斯總統普丁會談。這是拜登上任5個月以來最重要的外交活動,可以看出拜登政府的大政方向和初步政績,也形塑出未來幾年的世界和兩岸格局。

拜登的訪問歐洲,可說是沒什麼意外,所獲得的有限成就幾乎都是大家原先就預期的。他親身宣示「美國回來了」,確能大幅改善被前總統川普搞壞的美歐關係。他成功促使G7峰會、北約峰會和歐盟峰會發表聲明,促請中國尊重香港和新疆的人權和自由,並且關切台灣的和平及安全。不過這樣的聲明比美國單方面對中國的譴責和緩許多,並且法國總統馬克宏在峰會外明確表示「我主張法國在此問題上採取的路線、但願也是歐盟的路線,是不淪為中國的附庸,也不與美國結盟。」歐洲各國與美國對抗中國的態度顯然並不一致,而歐洲國家是否會接受美國的領導看來將視不同的議題而定。

拜登改善美歐關係,不會改變美歐與中俄競爭的基本格局。美國視中國為首要威脅,並敦促歐洲各國也視中國為首要威脅。但是歐洲各國不可能接受這觀點,因為俄羅斯才是歐洲各國的首要威脅。俄國奪取克里米亞,並以軍事力量介入敘利亞和烏克蘭;而中國四十年沒使用武力,並且與歐洲的双邊貿易持續增加,因此歐洲各國當然視俄國為首要威脅,而中國甚至是不錯的合作夥伴。歐洲國家附和美國指責中國,因為需要美國支持對抗俄羅斯嘛。

拜登也想拉攏俄羅斯對抗中國,但是不太可能成事。蘇聯解體之後,美歐本有機會建立與俄國的友善關係,但是原為對抗蘇聯的北約不僅不解散,反而持續東擴,對俄國步步進逼,使俄國忍無可忍、深惡痛絕,終於奪取克里米亞,並出兵敘利亞和烏克蘭。俄羅斯與美歐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絕不是短期能緩解的。此外,美、俄都是自然資源豐富而消費物資生產不足的大國,而中國則是自然資源不足而消費物資生產充足的大國,因此中、俄合作恰能互補而互蒙其利,遠比美、俄合作更有經濟效益。

拜登這次訪歐最特殊的是,在多次峰會上都發表共同聲明關切台海的和平及安全。這在過去是很罕見的,有特別的意涵。首先,兩岸關係不佳甚至有些緊張,拜登趁機推銷中國威脅論。其次,大陸現在已有能力以武力收復台灣。其三,若大陸以武力攻取台灣,即使美國介入,美軍遙遠,未必能戰勝鄰近的大陸解放軍。

過去美國的軍事力量有大幅優勢,根本不需要拉幫結派關切台海,若大陸敢動用武力,美國正好趁機打敗它,阻止中國崛起。反之,現在美國拉攏歐洲國家關切台海,正表示美國已無力掌控台海的和平及安全。想當太平總統的拜登是真怕大陸對台灣動武,美國若不出兵救援,則覇權掃地;若出兵救援,則成本高昂,又未必能贏啊。

拜登總統是多慮了。中國大陸雖然已有能力收復台灣,並不急於實行武力統一,而寧願繼續和平崛起。這符合其人民過好日子的國家目標,是不會輕易改變的,也是明智的。過些年,大陸會更富強,收復台灣將會更水到渠成。何必急於一時?(參見《台灣是地球上最危險的地方?》)

美國持續監聽歐洲盟邦,有何意涵和影響? | 郭譽申

2013年,史諾登在西方媒體上揭露了美國國安局(NSA) 絕密的「稜鏡計畫」(Prism)資料,顯示自2007年起美國國安局就祕密監視監聽全球網路,包括監聽盟邦領袖如德國總理梅克爾。當時造成軒然大波,沒想到8年後的最近又爆發類似事件。

幾天前,丹麥和歐洲多家媒體驚爆,美國國安局在2012至2014年間,透過丹麥國防情報局(FE)的協助,藉由丹麥的海底網路電纜,監視監聽德國、法國、瑞典、挪威等盟國的政要(歐洲的通訊信息,包括手機簡訊、電話通話、網路上的搜尋內容、聊天訊息等等,大多通過丹麥的海底網路電纜傳送),其中赫然又包括德國總理梅克爾。看來美國仍持續監聽盟邦領袖,完全不在乎當年史諾登的爆炸性事件。

美國正在拉攏歐洲盟國一起對抗中國,一定會淡化此丹麥監聽事件,並盡力安撫牽連的盟國。歐洲國家面對美國幾乎是無可奈何,而只能忍氣吞聲,因此此事件大概不久就會大事化小、小事化無,至少表面上很快就會風平浪靜。不過即使如此,美國透過丹麥國防情報局的協助,監聽歐洲盟邦的政要,可以想見會有下列的意涵和影響:

美國與歐洲國家的利益並不一致,美、歐同盟並不是鐵板一塊。

美國透過監視監聽盟國政要,企圖最大化自身的利益,不惜可能損害盟國的利益。

表面上美國與其盟國是平等的,但實質上當然不平等。美國的歐洲盟邦心裡不會舒服。

美國聯合歐洲國家對抗中國,美、歐大約會是貌合神離的。

美國的情報單位,如美國國安局,確是神通廣大、無所不在,令人生畏。

美國國安局和丹麥國防情報局的監視監聽行動,明顯侵犯個人自由和隱私權。美、歐崇尚人權、個人自由、隱私權等,都只是說好聽的嗎?

丹麥是北歐的高度發展國家之一,有時幾乎被描繪為人間天堂。現在它成為美國情報單位監視監聽世界的走狗,美好形象瞬間破滅了。

美國以國安理由阻止各國採購華為的5G通訊設備,早有傳言其實是因為華為的5G通訊設備使美國無法監視監聽,丹麥監聽事件似乎增加此傳言的真實性。

為何科學革命發生在歐洲而非中國 | 郭譽申

中國近代落後於西方是因為科學和工業革命發生在歐洲而非中國。科學革命一般被認為始於16世紀,比工業革命早約兩百年。科學革命對工業革命既有思想啟蒙作用,後來科學成果被用於工業,更強化了工業的影響,使工業化成為人類社會的革命性改變。科學革命影響重大,為何科學革命發生在歐洲而非中國?在此科學指自然科學,並包括數學。

稍涉獵科學史就知道,科學革命時期開始了科學發現的大爆發,在此以前的幾千年,科學的進步非常緩慢,只是零零星星的偶而出現在世界各地。怎會如此?世界一定有某些重大改變才導致科學革命的出現。中世紀後期開始(12-3世紀),歐洲逐漸出現許多大學,部份大學有科學課程,經過三、四百年的科研努力,終於產生了科學革命的大突破。

中世紀歐洲的大學最主要的課程是天主教神學(每個大學生必須修習神學),有些大學僅教授神學,但有些大學也教授一些其他學問,如科學。雖然科學不如神學受到重視,大學裡的科學教授像神學教授一樣,可以一輩子以研究、教授科學為生。隨著大學的增加及科學教授的增多,科學教授於是會以研究成果彼此競爭;一個科學教授若有重要的科研發現,立刻會聲名大噪。當時雖然科學還少有應用,科研競爭就好像現代的運動競賽一樣,驅使科學教授全力以赴,也使更多大學增加科學課程。這樣的科研環境是大學出現以前不曾有過的。

中世紀時中國的經濟狀況優於歐洲,因此宋朝時就出現很多書院,早於歐洲的大學。然而中國自漢朝就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因此所有的書院都只研究、講授儒學相關的學問,而不涉科學,自然不可能導向科學革命。

科學革命發生在歐洲而非中國,因為部份歐洲的大學自始就有科學課程,而中國的書院普遍沒有科學課程。為什麼會這樣?有些人認為,歐洲大學有科學課程的主因是承襲了古希臘的科學傳統。筆者卻相信最主要的原因在於,歐洲是小國林立,自然比較多元化,因此有些大學有科學課程,而有些大學沒有;然而中國很早就大一統,獨尊儒術,因此所有的書院同樣都沒有科學課程。若歐洲像中國一樣大一統,歐洲也可能會獨尊神學、罷黜科學,因為古代的科學成果(包括古希臘科學)幾乎都是無法證實的臆測(並且被現代科學證明是錯誤的),誰知道幾百年後科學研究可以有許多重大突破!

中國科學的落後也因為明末到清朝雖然逐漸接觸到西學,但是龐大陳舊的國家和人民要從不重視科學改變為重視科學,非常遲緩,非要等到五四運動之後全民才逐漸改變態度。

中國科學曾經大幅落後,讓部份中國人對科學沒有自信,擔心中國搞不好科學,尤其是基礎科學,即使中國的應用科技已經大致追上世界水準。回顧科學革命的關鍵在大學以及人們對科學的重視,現在後者不成問題,因此中國只要辦好大學就可以了。近年中國大學的水準已頗有提升,是可喜的現象。

英國又出現一個川普 歐洲已經破綻百出 | 盛嘉麟

英國新首相強森(Johnson)雖然宣稱熱心促進中英經貿合作友好的關係,卻又是一個川普型的流氓人物,今年10/31 以前如果國會拿不出脫歐協議,他不惜,也不在乎硬脫歐,也就是說,如果無協議硬脫歐,10/31一過午夜12:00,所有英國和歐洲大陸之間裝卸中的貨物,進出境過海關的旅客,在歐洲求學工作旅遊的英國人,在英國求學工作旅遊的歐洲人,身在英國拿歐盟簽証的各國人士,北愛爾蘭和愛爾蘭共和國之間忽然冒出一條國際邊界線,英國、歐洲各國銀行之間正在進行的匯款業務……千百種的生活行為,一瞬間法律上都陷入不知所措的荒謬狀況,全世界都在等著看戲,首相強森(Johnson)卻一點不在乎。

此外,首相強森(Johnson)只是保守黨內臨時替代梅姨的職務,明年英國要面臨全國大選,工黨領袖柯爾賓(Jeremy Corbyn)可能取代首相強森(Johnson)。

蘇格蘭是一定要留在歐盟的,因為蘇格蘭和歐盟的經貿關係大過蘇格蘭在英國國內的經貿關係,而且歐盟早已答應,只要蘇格蘭獨立,蘇格蘭馬上是歐盟當然會員國,當然使用歐元,不需再和歐盟談判,不再使用英鎊(英國曾經威脅蘇格蘭,獨立以後不准使用英鎊),所以蘇格蘭獨立已經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請看蘇格蘭的領袖政客的獨立演說,蘇格蘭的土腔很難聽懂。做為中國人,看到大英帝國土崩瓦解禁不住心中的暗喜。

看來歐洲剩下的兩個主要國家法國、德國也是泥菩薩過江,法國的黃背心暴亂,儘管馬克洪政府一再退讓,仍然不肯停止。長期的社會動亂使得法國的銀行、觀光、商貿倍受打擊,經濟成長率僅僅1.3%,落後於西班牙、俄國、英國。

德國的經濟狀態已經不是我們概念中的德國,人民勤奮、普遍富裕、秩序井然。德國人民十分貧窮,雖然德國是歐洲最大的經濟體,但德國人也是西歐最貧窮的人。甚至愛爾蘭人和義大利人也比德國人更富有。儘管經濟強勁,但貧困的、接受福利救濟的德國人數量一直在穩步增加。一項歐洲研究數據顯示,六分之一的德國人面臨貧困風險,需要國家救濟。這遠遠超過德國的鄰國,捷克和法國。這看起來令人費解,現在在德國,協助窮人進入社會福利的機構是德國最大的產業,顧用了最多的員工。很少有人知道2017年,有400多萬德國人離開德國到國外工作,尋求更好的待遇。

歐美西方號稱自由民主普世價值,其實已經破綻百出,中國要走自己的路,才能走上康莊大道,不可無知學歐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