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蓬佩奧的最後抗中身影-為何美國近來對台灣極力示好 | 郭譽申

川普馬上就要卸任總統,國務卿蓬佩奧也將同時下台,在這任期最後的一兩週,他們還是「抗中」不遺餘力,執行一些抗中政策。包括取消美台交往的限制,助理國務卿會晤駐美代表蕭美琴,美國駐聯合國大使訪台等。最後一項雖然在臨行前取消,這些行動多少影響美、中、台的三邊關係,令人關心。

上述抗中政策中,取消美台交往的限制與另兩項不同,後者是個案,沒有延續問題;而前者是通案,會延續到新任的拜登政府。美國過去的多任政府對美、台之間官員的交往設定了一些複雜的限制,例如台灣官員不被允許進入美國國務院;台灣的正副總統、行政院長、外交部長和國防部長不得訪問華府等等。川普在卸任前十天取消這些美台交往的限制,等於逼迫拜登政府繼承,拜登一定心中不快,但是大概不得不繼承,至少短期內得繼承;若拜登政府很快重新制定美台交往的限制,他會被視為對中國軟弱,是他不願承擔的。

美台交往限制的取消有何影響?其實影響多半不大。這些只是交往的原則,即使沒有美台交往的限制,拜登政府仍然可以拒絕台灣官員進入國務院,拒絕台灣的正副總統、行政院長、外交部長和國防部長訪問華府等等。拜登政府上任後多半就是這個態度,其施政重點是疫情、內政等,而不會是尖銳抗中。

聯合國是最重要的國際組織,因此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克拉夫特(Kelly Craft)是重量級的大使。克拉夫特大使訪台的行程已經公開,卻在最後一刻取消行程,讓蔡政府白忙一場,也空歡喜一場。重量級大使的出訪應該是國之大事,卻出爾反爾,如同兒戲,可見川普政府的落漆混亂。此外,根據《維基百科/ Kelly Craft》,克拉夫特不是專業外交官,在外交界並無資歷與影響力,是靠著捐款給共和黨才獲得大使的職務。勝選者需要酬庸助選有功的捐款大戶,很常見;但是以駐聯合國大使這樣重要的職位酬庸捐款大戶,實在兒戲,難怪美國近年在聯合國愈來愈競爭不過中國大陸。

川普、蓬佩奧的最後抗中行動看來功效不大,不過是讓中國有些不高興而無實質影響,就好像小孩鬥氣,做些動作讓對方不高興而已。川、蓬的行動主要是為了大內宣。美國現在的氛圍很反中,他們在最後一刻把自己塑造成抗中英雄,希望在下台後仍能維持自己的群眾支持度,因此有望開展未來的政治前途,例如參選下屆總統。

把川、蓬的最後抗中行動和美國不久前的許多友台動作(如軍售和通過友台法案)合起來看,美國大約很擔心大陸會對台灣實行武力統一。大陸愈來愈有能力實行武統,因此美國故意做出許多友台動作,暗示美國會出兵對抗大陸的武統軍事行動,以阻嚇大陸實行武統。其實美國極不願意兩岸動武,若出兵助台,損傷必大而未必能勝;若不出兵助台,則覇權的顏面盡失。換言之,美國近來對台灣極力示好,部份原因是擔心及阻嚇大陸對台灣動武。

美國其實多慮了,大陸目前並無意實行武統,機艦巡弋台海只是阻嚇台獨、宣示主權而已。美國在衰落,大陸在崛起,時間對大陸有利,大陸推遲統一將使統一更容易、更和緩。

川普怎麽失去Arizona州的 | 盛嘉麟

Arizona州是美國共和黨的老本營,從赫赫有名的參議員高華德Goldwater(1964年曾經競選總統),2013年參議員Flake,到(1986年~2018年)參議員麥凱恩John McCain(曾經多次競選總統),都是共和黨嚮叮噹的政治風雲人物,歷次大選Arizona州都是共和黨的基本盤,川普穩贏,無庸置疑。

麥凱恩John McCain家族在Arizona州有根深蒂固的政治勢力,他的父親Jack McCain是美軍太平洋艦隊的總司令,他的妻子Cindy McCain是美國知名啤酒 Anheuser-Busch公司的老闆。麥凱恩John McCain在2000年、2004年、2008年都參選過美國總統,沒有成功。

麥凱恩以海軍飛行員參加越戰,作戰英勇,勳章無數(包括銀星獎章、銅星獎章、功勳勳章、紫心勳章、以及飛行優異十字勳章),但最後一次執行任務時戰機遭越共擊落被俘,戰後釋放回國,1981年以上校的軍階自海軍退休。麥凱恩家族在Arizona州普遍受到尊敬。

麥凱恩和川普一直關係不睦。川普早於2015年參選不久便反諷說麥凱恩是越共的戰俘,不是越戰的英雄。麥凱恩反對川普排斥歧視移民和右翼民粹主義的政策,亦反對他主張改善和俄羅斯的外交關係,拒絕出席2016年7月舉行的共和黨大會,提名川普成為共和黨的總統候選人。10月,因不滿川普歧視和侮辱女性的言論,宣布不支持他參選總統。11月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後,麥凱恩與川普仍然關係不睦。他一直強烈批評川普主張改善和俄羅斯的外交關係,川普也不斷的發言羞辱參議員麥凱恩。

2018年5月,麥凱恩反對美國總統川普提名的哈斯佩爾(Haspel)擔任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當時麥凱恩已經確診腦癌,白宮在一次內部會議中對麥凱恩的反對表示「沒關係,反正他快死了」,該言論遭到美國各界批評,事後白宮拒絕就此道歉,川普亦拒絕回應。

麥凱恩晚年在2017年罹患腦癌,他的家人在2018年8月24日宣布麥凱恩放棄治療後隨即去逝,享壽81歲。在參議員麥凱恩的遺囑中特別申明不要讓川普總統參加他的告別式,使川普蒙受羞辱。

更沒想到在2020年大選,川普要連選連任,麥凱恩的妻子Cindy McCain及家族,在Arizona州以共和黨的身份,領導發動了一場拒絕支持川普,拉下川普的運動,堅持不斷的努力,配合墨西哥拉丁移民的抗議川普,竟然扭轉了共和黨的老本營Arizona州,川普以48.1% vs 50.5% 敗給拜登,11張選舉人票全屬拜登所有。

當FOX電視台在開票未完整之前就宣佈,Arizona州川普大勢已去拜登得勝,川普暴跳如雷,打電話痛罵FOX電視台的老闆默多克(Murdoch),川普為人刻薄這次得到狠狠的教訓。

大選過後的美國 | 盛嘉麟

川普總統四年來的瘋狂粗鄙,促成美國的建制精英、新聞媒體、科技產業、衛生醫療、教育文化、少數民族、婦女團體等集體的反對。選前民調一面倒的看好拜登,預期有滑坡性的勝利。

結果11月3日開票,拜登僅僅依賴幾個搖擺州以1%上下的些微差距險勝。不幸落入危害美國的最糟選情,即一開始川普勝利,然後川普由勝利進入拉鋸,再翻轉為失利,最後讓拜登險勝。這使川普不肯認輸,動盪糾纏於是開始。大選造成下列的問題:

【法律糾纏】

川普不承認敗選,不斷指責郵寄投票有弊,然後他的律師團隊開始起訴地方政府,要求重新計票驗票,現在搖擺的密契根州、威斯康辛州、內華達州、亞里桑那州、喬治亞州、賓州大都完成,有的尚未完成。密契根州確有6000張選票被電腦軟體錯誤處理,賓州也有吹哨者揭發選票弊端,有非法移民投票、郵戳不明選票,若要吹毛求疵重新計票驗票,大規模的選舉不愁找不到瑕疵。

聯邦選舉委員會(Federal Election Commission)主席特瑞納(Trainor)表示,這次大選有舞弊行為。共和黨參院領袖McConnell對川普的選舉訴訟支持到底,共和黨不少大老也表明支持。美洲組織派來的觀察團隊表示,雖無明確証據,川普感覺到不公平待遇,也可以進行司法訴訟,議論紛紛。川普命令司法部長Barr要國家檢察官全力徹查全國總統大選的弊病。如果發現有弊端就擴大鬧事,推翻總統大選不是完全沒有可能。

【選制落後】

美國總統大選採用選舉人制度,參議員二人加上眾議員的人數,就是各州的選舉人人數,全國一共538人,計票採取勝者全拿,各州的選舉人票只能投给勝選者,如此拿到270票就贏得選戰。但是勝者全拿也有例外,緬因州及尼布拉斯加州是按候選人的勝選區得票,只有參議員的兩票是勝者全拿。選舉人票勝者全拿只是傳統,不是法律,2016年總統大選就有7位選舉人背信投票,結果每人只罰款$1000美元了事。所以傳出川普要在選舉人票下手,動搖勝者全拿的傳統,可能造成混亂。

美國把200年前設計的間接選舉制度用到21世紀,如此複雜落後的選舉制度,除非一方滑坡性的勝利,勝負明確,才能遮掩複雜落後的細節。這次選舉競爭劇烈,投票率高達67%(正常情況55%),尤其新冠疫情造成8500萬張郵寄投票,處理困難,不出弊病也難。

【拒絕交接,攔截賀電】

川普拒絕組成政府移交團隊,聯邦總務署(GSA)主官Murphy拒絕撥預算款800萬美元給拜登的500人交接團隊,拒不安排辦公場所,拒不移交國家事務,使得新任總統拜登無法進入國家狀況。國務院扣住外國領袖賀電,不轉交拜登,也不提供翻譯服務,不作成國家記錄檔案。迫使拜登團隊以自己的手機及住處電話和外國領袖接觸。

【國家動盪】

11月9日川普突然開除國防部長Esper,五角大廈四位高層隨之離職,總統不離身的核武器控制手提箱及核控密碼也拒不移交,手提箱的狀況令人擔心。接著川普宣稱要開除中央情報局局長哈斯柏(Haspel)和聯邦調查局局長雷伊(Wray)。在總統最後任期不到70天,如此撤換情治高層,意在使得新任總統拜登無法進入國家狀況。川普也可能故意曝露國家機密,製造未來拜登外交的困境。

川普仍然有7200萬人支持,成為將來川普鼓動民粹呼風喚雨的本錢。川普主義不死,可能將來創立川普主義的電視媒體,號召支持者,繼續製造社會動盪。目前一些城市如首都華盛頓的暴亂已經開始。

【疫情嚴重】

美國目前確診人數高達1,100萬人,死亡246,000人,都高居世界第一,國家已經放棄防疫政策,只能指望疫苗。即使新任總統拜登口口聲聲防疫第一,大家並不相信拜登有什麽辦法。

【經濟危機】

因為新冠病毒及中美貿易造成2020年美國GDP負成長(-5.9%),失業率7%。人口普查局(Census Bureau)2019年公佈的數據,美國成年適工人口為2.1億左右,有將近1億人曾失去工作。美聯儲預測2021年美國經濟只能反彈4%,大家並不相信拜登有什麽辦法解除美國的經濟危機。

【意識分裂】

根據民調,美國85% 的人認為國家嚴重分裂。拜登選民中 91% 認為美國在川普治理下造成嚴重分裂。但是川普選民中 76% 認為美國在拜登治理下將會嚴重分裂。拜登選民7811萬與川普選民7274萬互不信任。

【種族分裂】

白人56%,白男人60%,老白男人65% 投票川普。而黑人只有 12%,亞裔31%(包括華人50%),拉丁裔32%投票川普。可見白人大多數投票川普,而其他族裔平均只有25%投票川普。不同族裔在川普四年的瘋狂挑撥下,造成嚴重的種族分裂,互不信任。

【帝國乏力】

美國的軟硬國力早已撐不起統領世界的角色,卻繼續自封世界警察,四處指手劃腳。譬如川普的國務卿蓬佩奧(Pompeo)背負著如此醜惡可笑的美國大選,竟然最近還在穿梭世界各國指点江山,批評指導白俄羅斯、緬甸、象牙海岸、坦桑尼亚的總統選舉,引來各國的不恥嘲笑。譬如拜登內定的國防部長佛洛諾伊(Flournoy) 宣稱,美軍須具有在72小時內殲滅南海的所有中國海軍的能力。世界最大貿易區,東盟亞太的RCEP剛在本月15日簽訂,美國被排除在外。

【川普下場】

心理醫生覺得川普有嚴重的心理疾病。川普積有控告他的司法案件1450樁,包括欠債、違約、欺詐、性侵、逃稅等等,都在等他下台後起訴。川普虛張聲勢號稱富豪,有會計師計算川普的實際資產淨值是負10億美元。下台以後的川普,官司纏身,心理疾病,財產清算,可能瘐死獄中。

川普現象,美式急速下墜中的反思、掙扎、挽救、與再下墜 | 天人合一

美國式,問題多多、危機重重。美國人也有看到,也想解決,於是有了川普類。然而庸醫劣法,讓美國病更加嚴重。好在曝光於世,或醒來者?壞到盡頭或有轉機?端看美國人民與精英智慧否。

美國國內問題、危機,早已有之。佔領華爾街已見端倪。反現狀、反主流、反體制、反現官,已成美國甚至全球性潮流。川普由是應運而生。

然而,其不從修身、修內政入手,不想辦法化解內部矛盾,不注意團結盟友隊友,而是繼續以反體制的衝撞人、造反者姿態,率性而為、反復無常、近乎瘋癲。退群,懟整個國際社會;噴體制,懟官僚體制與主流媒體;反智,懟科學界;胡言亂語,信口開河。尤其在防疫上的輕忽、兒戲,顯示其對人命的輕賤。其對中國無休止甩鍋,顯示其低劣的政治品質,其為了個人選舉利益而在我國南海、台海問題上玩火,實際上在拿世界和平、人類命運作賭注。

川普,從品質、作風、性格、能力、底蘊上看,是一個極不成熟的政治莽夫、逾界混混。川普出頭,美國大勢有必然。選出川普,美國人民之悲哀!一個自私自利的社會、一群自私自利的政治人、一種將自私自利玩到極致的政治惡爭制度,四年一拼殺、一對決、一反復,選完就進入下一場拼殺對決反復,一切圍繞選舉轉,才是美式之惡疾、癌症。不察此因、不治此疾,神仙也止不住美式墜落。

川普,或許傳統美國人,或許真為美國好,然而持身不謹、內政不修、外事霸橫、無法無天、無智無禮,自然四處碰壁、八方積怨,最後在自己「選舉尚未結束」疾呼中,眼見著同黨作壁上觀,西方傳統盟友紛紛爭先恐後向拜登發賀電,而只有獨自,或者還有家人們,掙扎著落寞退下場,心有不甘。

可憐沒譜老兒,愛國實害國,為好不得好!挫敗原因宿命,或許還未找到!

「美台建交」無益川普選情 | 郭譽申

最近媒體/網路頗多「美台建交/復交」的討論,包括Friedrich Wang昨天在其宏文《川普的選舉大絕招-與台灣建交》中指出,川普目前選情不利,起死回生的唯一絕招是「與台灣建交,不惜與北京斷交,至少是凍結關係」。筆者對此卻有不同的看法:若三個月前或更早些,川普與台灣建交,會是逆轉選情的絕招,現在選舉只剩二十天,太遲了。

Friedrich的主要論點在於,若川普與台灣建交,大陸「就必須要出手冒險用武力收回台灣,否則就將永遠失去。這是任何一個領導人都無法付出的代價,對人民共和國來講將會動搖國本,後果是難以預料的。」但是「北京還沒有做好渡海佔領台灣的準備」,勉強出兵攻台,在美國軍事介入或以大量資源支助台灣之下,解放軍有可能無法取勝,而被迫撤退。「一旦解放軍在這場戰役中失利,那就跟主動放棄台灣的結果差不多,必然引起(大陸)內部政治、社會、經濟結構全面地動盪。」將對中國非常不利,而對美國非常有利。

筆者同意Friedrich所述,若美國與台灣建交,大陸確會受到內部龐大壓力,很可能不得不動用武力冒險攻取台灣,而美國必會相當程度介入。若如此,美國人民將會同仇敵愾支持戰時總統,對川普的選情大為有利。不過以上論述僅適用於正常時期,如三個月前或更早時候,或新任美國總統就職之後,而不適用於即將大選的現在。

現在距美國總統大選只剩二十天,若川普與台灣建交,大陸雖有內部龐大壓力,可以不出兵台灣,而拖過這二十天。大陸當然要增加台海附近軍力,並作渡海準備及渡海演習,以形成戰爭邊緣的壓力;另一方面,則昭告天下,川普與台灣建交,是侵犯中國主權,違反中美聯合公報及不顧世界和平的選舉花招奧步,要求新當選總統者收回川普的建交成命,否則大陸即將以武力統一台灣。

大陸這樣加強軍事準備及發出嚴正聲明,當能有效緩和內部的壓力。另一方面,戰爭會使人民同仇敵愾支持領導者;但陷入戰爭邊緣則會使人民反對挑起戰爭者。若川普與台灣建交,使兩岸和美國陷入上述的戰爭邊緣,川普即成為挑起戰爭者。世界各國和美國的中間選民必定都反對川普挑起戰爭的作為,也更凸顯川普具有瘋狂的個性,對川普的選情反而大不利。

美國總統大選只剩二十天,若川普與台灣建交,大陸只要沈住氣暫不動武,拖過這二十天,川普是得不到好處,反而會大失分的。川普及其團隊應該也明瞭這一點,因此不會與台灣建交。川普沒招了,是否一定敗選?不敢確定。四年前的大選,川普跟現在一樣民調都落後,結果民調全失準!

川普的選舉大絕招-與台灣建交 | Friedrich Wang

已經過了國慶日了。今天有朋友在問:川普的選情到底還有沒有起死回生的大絕招可以用?好吧,告訴各位,筆者認為目前只有一招可以救他,那就是與台灣建交,不惜與北京斷交,至少是凍結關係。

那各位會覺得疑問:美國難道不怕會引起戰爭嗎?他們當然怕,但是他們也不相信北京不怕,所謂的大絕招都是有很高的風險成本,所以這招也不例外。川普基於上面這個假設,冒險孤注一擲,賭的是:北京發動戰爭只會指向台灣,而不會直接動到美國。

只要北京無法容忍美國外交上承認了台灣,那就必須要出手冒險用武力收回台灣,否則就將永遠失去。這是任何一個領導人都無法付出的代價,對人民共和國來講將會動搖國本,後果是難以預料的。

基於日前我曾說的,目前北京還沒有做好渡海佔領台灣的準備(參見《台海會發生戰爭嗎?》)。而只要台灣本島並沒有被完全佔領,那戰爭就沒有結束,因為外國的馳援隨時可能會到來。所以北京一旦開打,就一定要打到底,至少打到佔領了本島重要地區。但這對其而言,當然難度會很高,也一定會冒相當的風險。

所以中共放不能放手,打又沒有把握。或許在美國人心目中,認為這會對中國大陸造成更大的戰略挑戰。美國只要在戰爭膠著的狀態下適時介入將解放軍擊退,或者大量提供物資情報的挹注,讓解放軍無法取勝,被迫撤退。只要台灣守住了本島,進而拿回澎湖,那美國的目的也就達到了。

一旦解放軍在這場戰役中失利,那就跟主動放棄台灣的結果差不多,必然引起內部政治、社會、經濟結構全面地動盪。這不一定能造成現在政權的垮台,造成整個中國全面動亂的機會也不高,但是這很可能使中國在2030年超越美國的目標無法實現,至少是將遭受大幅度拖延,而對美國來講目前所承受的壓力就會大大地減輕。

不過民進黨現在卻害怕了,反而國民黨變得很勇敢提出台美建交,這背後如果說沒有美國的推動,很難讓人相信。

川普不是正常人,他會甘心交出政權嗎?目前看起來他想要大逆轉只剩下這個機會,否則就只能耍賴不交出政權,但是這形同政變,不可能被美國社會所接受,即使大法官現在保守派佔上風,應該也不敢冒這個大不韙。

個人認為以上的事情是有可能發生的,所以最後這二十幾天我們就拭目以待,也希望老夫是杞人憂天吧?

民主國家如何死亡?美國是否例外? | 郭譽申

近年西方民主遭遇許多挫折,哈佛大學政治學教授Steven Levitsky和Daniel Ziblatt合著《民主國家如何死亡》(How Democracies Die, 2018),探討民主實踐所面臨的問題和挫折,如何導致民主的終結,最後建議解決之道。書中尤其著重於美國的民主實踐。

以前民主制度曾終結於軍事獨裁、法西斯、暴力革命等,有比較顯著的事件或徵候;近幾十年,民主的消亡多半不那麼明顯,因為民主的銷蝕是漸進的、隱匿式的,即使政權已有獨裁之實,卻仍掛著民主的招牌。兩位作者希望能及早察覺民主正被銷蝕,而提出四個獨裁行為的指標:拒絕接受(或不太在乎)民主的遊戲規則、否定政治對手的正當性、容忍或鼓勵暴力及願意剝奪對手(包括媒體)的公民自由。川普在就任總統之前即已呈現符合這些獨裁行為指標。

川普這樣民粹的政治素人以前不可能當選總統,因為主要政黨的總統提名都取決於政黨內大老和重要公職人員的密室協商,密室協商雖然不民主,卻能排除可能傷害民主的極端候選人。1960年代底的反越戰劇烈衝突改變了政黨提名的遊戲規則,完全以符合民主的黨內初選決定政黨的總統提名,政黨擔任民主制度守門員的功能於是大半喪失了。

民主制度順利運作的關鍵,除了不違背憲法,政治人物還必須遵守兩項不成文規定:互相容忍與制度性自制。互相容忍表示我們必須承認對手的正當性,承認對手跟我們同樣愛國,不把對方當作叛亂者,即使對方可能在觀念及政策執行上跟我們有極大差異。制度性自制意味著,避免執行符合法律條文卻明顯違反其精神的狠招,來擊垮政治對手,因為這種行為雖然合法,卻可能危害民主制度。近幾十年來,共和與民主兩大黨是愈來愈不互相容忍與自制。(台灣的兩大黨也很類似)

過去美國兩黨之間的互相容忍與自制,其實相當程度建立在種族排斥和不民主上。自1860年代南北戰爭後,原來相當衝突的共和黨(主要在北方)與民主黨(主要在南方)逐漸在種族隔離和犧牲少數民族投票權上獲得共識,使種族平等議題退出政治討論重點,雙方於是有了相近的意識形態,而軟化了黨派敵意,因此能夠互相容忍與自制。

直到1960年代的黑人民權運動,美國才完全民主化,這卻導致了美國社會趨向兩極化。支持少數民族權益的民主黨與反對的共和黨從此確立了他們的立場,兩黨的選民結構也逐漸重組,最後變得壁壘分明難以流通。兩黨間互相容忍與自制的不成文規範於是愈來愈削弱,使政治幾乎無法運作。

兩位作者對美國政治的剖析相當精闢,然而他們建議的解決之道卻有點令人失望,不過是呼籲兩黨互相容忍與自制,及調整組織、擴大支持陣容之類,以克服基於種族和宗教的兩極化。

過去擁有壟斷地位的白人近年因白人占比下降而逐漸失去其壟斷地位,使很多白人不滿和不安,這些白人(多信仰福音派新教)主導著共和黨,使共和黨趨向極端,是美國兩極化的主因。在貧富差距擴大之下,要抒解中下階層白人的不滿和不安,絕不容易。正如書中引述:「世界上從未建立一個多種族民主國家,達成沒有特定種族團體占多數、政治平等、社會平等與經濟全民共享。」美國會是第一個例外嗎?兩位作者期望是,但很沒把握。

川普制裁TikTok和微信 | 盛嘉麟

自從川普以行政命令強迫TikTok必須在45天內賣給微軟,否則禁止在美國使用,並且考慮禁止微信在美國使用。現在發生的狀況如下:

TikTok在美國有1.6億用戶,主要集中在16-24歲的年輕人,馬上引起年輕人的反抗,不少年輕人湧向在紐約的川普大樓門前,叫罵發聲,阻礙交通。所以真要禁止TikTok不太可能。

所以又改為在45天內賣给微軟,雙方正在談判,但是因為TikTok是Zuckerberg屬下的臉書Facebook的最大勁敵,如果落到微軟手裡積極經營,對Facebook非常危險,因此Zuckerberg派出屬下的Instagram進來參加競購,希望保持市場壟斷。使得購買TikTok的談判增加複雜度。

TikTok在美國已經向法院提告,控訴美國政府的行政命令違背美國的商業法規,這樣的法律行動極可能延擱TikTok必須在45天內出賣的行政命令。

TikTok和Facebook最大的不同是,在Facebook,用戶選擇自己的朋友,用戶自己選擇願意加入的組群。而在TikTok,電腦程式加入了人工智慧,自動幫用戶選擇志同道合的朋友和組群,所以用戶的發文貼圖,可能瞬間傳送到十萬百萬的朋友,用戶並無控制。所以TikTok早已在將近廿個國家引發了國家安全、社會安定的置疑,遲早會有問題,不是唯獨美國,TikTok在印度有四億用戶,已經被禁。

TikTok創辦人張一鳴不是民族主義者,他經營TikTok完全隔開國內外的關係,國內叫Douyin/抖音公司,有4億用戶,國外叫TikTok公司,有5億用戶,兩家公司互不相通。TikTok公司在美國的總部高層官員都是外國人,小心翼翼,完全順服美國的法律及政治動向,和中國完全沒有關聯,類似中興通訊ZTE。但是經過這次的經驗,美國根本不顧你的效忠美國與否,只要是華人的企業一概打壓。

另一方面川普考慮禁止微信在美國使用,微信在美國的用戶限於幾百萬大陸在美的華人,但是禁止微信在美國使用的辦法是把微信從Apple的App store剔除,使Apple手機及iPad無法下載微信app。這樣也使得中國境內的Apple手機及iPad都失去微信的功能,而微信在大陸幾乎人人必備,人人使用。

北京的民意調查「如果蘋果不能裝微信,你是換手機還是卸微信?」正在進行,目前超過81萬人選擇換掉蘋果手機,只有5萬人選擇不用微信。

富比士網站前天發表一則評論指出,由於蘋果手機(iPhone)唯一安裝應用程式的管道,是透過應用程式商店(App Store)下載,因此未來如果將微信從App Store下架,蘋果手機在大陸將會「非常難賣」。蘋果公司去年的營收,有20%來自大陸市場。如果禁用微信,預計秋天上市的最新iPhone 12在大陸市場必將遭到嚴重衝擊。

真是美國無知瘋狂的政客,成天在計算如何攪爛全世界原有的、穩定的、合作的商業模式,迫害億萬人民的生計,在所不惜。如果再有人說美國的自由、民主、人權、平等那一套,那是他瞎了眼睛。

民主的危機與反擊 | 郭譽申

過去幾年,歐美都民粹主義當道,反對移民和穆斯林,傾向貿易保護主義,民族/種族主義復甦,於是有2016年的英國公投通過退出歐盟和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尤其川普就任之後,有許多侵蝕民主制度的政策和言行,使很多民主的捍衛者痛心疾首而著書立說,指出西方民主遭遇嚴重危機,戴蒙(Larry Diamond)教授是其中的代表性人物,出版《妖風:全球民主危機與反擊之道》(Ill Winds: Saving Democracy from Russian Rage, Chinese Ambition, and American Complacency)。戴蒙教授是注重民主實務的著名學者,很早就關注全球民主在退潮的現象。(參見《全球民主在退潮》)

多數民主捍衛者著重在川普總統和民粹主義對美國民主的侵害及拯救之道,戴蒙教授不僅以此為主題,也強調俄羅斯和中國大陸對民主的威脅。俄國的威脅主要是其網軍和駭客對美國選舉的介入和操弄,如已經確認的2016總統大選。中國的威脅相當全方位,包括中國媒體的強勢國際化,以合作和交流計畫(如孔子學院)增加其在各國大學的影響力等等。

與其他民主捍衛者類似,戴蒙教授歸納美國民主的主要危機在於共和、民主兩大黨的兩極對立,國會嚴重失能,比較中性的主流媒體影響力式微,而非主流媒體多半有強烈意識形態,推升政治的兩極化。書中還列舉川普總統侵蝕民主和法治的許多行為,既助長兩極對立,也破壞三權分立原則。戴蒙教授因此提出復興美國民主的七項改革,大多是對選舉制度的改革,希望讓中間派較有機會贏得選舉,例如推動排序複選制投票(選民按偏好程度將候選人排名,不僅考慮選民的第一偏好,也考慮選民的第二、三偏好等等)。

除了要復興美國民主,戴蒙教授也強調對獨裁者和不民主國家的主動出擊。一方面,要矯正司法體系和金融系統的漏洞,以防止獨裁者洗錢和以政治獻金影響美國政治。另一方面,要實行以自由民主為目標的外交政策,並積極支持不民主國家裡的異議者和民主人士,協助他們推翻不民主的政權,而建立民主政權。此外,書中也主張要打造對民主友善的網路環境,如抑制假資訊的流傳。

全球民主在退潮已經十多年,到川普擔任美國總統,美國民主也走下坡,讓很多人更加警覺西方民主真遭遇了嚴重危機。包括戴蒙教授在內的民主捍衛者提出的解方多半大同小異,治標不治本。選舉制度的改革確能讓中間派較有機會贏得選舉,有助於緩和政治的兩極化,然而政治兩極化真是核心問題嗎?綜觀世界各國,貧富和種族問題都比政治兩極化更根本和重要,甚至足以傾覆國家政權。美國政治過去並不如此兩極化,美國有解決嚴重的貧富不均嗎(美國是已開發國家中最貧富不均的)?美國有解決種族不平等問題嗎(黑人普遍遠比白人貧窮,黑人的犯罪率是白人的很多倍)?民主捍衛者著重解決政治兩極化,而忽略貧富和種族問題,彷彿只救治輕症而放棄難治的重症,這樣多半無法拯救民主及阻止全球民主的繼續退潮。

除了改革選舉制度,戴蒙教授反擊民主危機的主要行動是,積極支持民主人士顛覆不民主國家(本即美國政策)。這種作法有些文不對題。民主退潮是因為很多實行西方民主的國家達不到良好的治理(good governance),於是尋求其他的出路,因此要拯救民主應該問:在民主制度之下,如何達到良好的治理?若民主能夠達到良好治理,所有國家都會風行草偃、聞風景從。反之,若民主的治理不佳,被顛覆的不民主國家多半不會走上民主之路,而只會造就類似「阿拉伯之春」的悲劇。

最後,戴蒙教授對中國大陸一味地口誅筆伐,完全看不到中國快速崛起的優點。你看不到對手的強處,怎可能贏過對手啊?

「台灣的川普」及未來 | 盛嘉麟

今天看到韓國瑜在總統參選人辯論會的片斷記錄片,對韓國瑜的辯才無比佩服,驚為天人。 他不回答媒體預設陰謀又冗長的問題,直搗媒體的無恥,然後逕自講出自己要講的話,這種招術如同川普2016年在總統大選期間的姿態,讓我們這種對於墮落媒體長期不滿的人大快人心。

當時美國的主要媒體抹黑造謠,編造民意調查結果,打擊川普,和今天台灣的媒體抹黑造謠,編造民意調查結果,打擊韓國瑜如出一轍,只是美國的媒體段數更高,不易穿幇,台灣媒體下流粗糙,破綻百出。而川普能不計選票,對無恥的媒體迎頭痛擊,終於贏得民心,獲得勝選。如今韓國瑜亦步亦趨,這是當前打勝選戰釜底抽薪的辦法。

不管我們對川普有正負的評價,在目前的世界選舉環境及潮流下,唯有川普這樣口才便捷,直搗黃龍的政客才能取勝。俄國普京能夠執政廿年,靠的就是口才便捷,深獲人心,使得每年一度規模宏大的普京記者招待會享譽全球。法國的馬克洪、英國的約翰生、烏克蘭總統Zelensky….都因此勝選。而德國的梅克爾,無論理念如何偉大,態度如何溫文儒雅,終被淘汰。台灣的選戰環境也唯有韓國瑜這型人物才有機會勝選。

我覺得韓國瑜不是國民黨,國民黨不可能培育出韓國瑜這型人物,國民黨也不會喜歡韓國瑜這型人物,韓國瑜是暴出政壇的黑色千里馬,和國民黨只是一個無可奈何的巧合,雙方都別無他選。有如美國的川普和共和黨無可奈何的關係。

我預測未來廿、卅年的台灣政壇,國民黨這種口拙心黑,外表裝成溫文儒雅的政治人物(王金平、朱立倫、郝龍斌、吳敦義、連戰、丁守中、吳伯雄、馬英九….)終被全部淘汰,國民黨這種又反共又反日又反獨,又不獨又不統又不武,根本勾劃不出目標明確的政治理念,終將被全部淘汰。泛藍集團同樣是又反共又反日又反獨,又不獨又不統又不武,死抱植物人中華民國,講不出一個明確目標的政治理念,整個陣營終將被全部淘汰。

未來的台灣,真正的外省人隨著歲月漸漸零落凋敝,所有台灣的人口都是台灣人。其中只有不到5%認為自己是中國人,與中華民族榮辱與共,主張聯合兩岸,共建統一強大的中國,這批優秀的中國人(如新黨、統促黨、統一聯盟、洪秀柱….)終將被忽視,無可奈何的消失於台灣政壇,而年輕一代漸漸移民大陸不再回台灣。其他95%的台灣人對於中國大陸的強大崛起富裕,多數是無關痛癢,只想維持自己的小確幸,少數還盼望中國崩潰災難,甘為美日鷹犬,對抗中國削弱中國,當然在強大的中國前面這都是小魚小蝦。

國民黨、外省人、泛藍集團的瓦解凋零消失,並不表示現在貪污腐敗無法無天的民進黨可以百年執政,台灣人和其他族群一樣,有貪污腐敗劣質人口的集團,也有光明正直的,胸有理想的優良集團。無論2020年選舉的結果,將來的國民黨必然會演化成有理想、有戰爭力、有便捷口才,有勇敢善戰(選戰)的政黨,黨的主導權必然落入韓國瑜、謝龍介….這些新人手中,全面淘汰老朽,浴火重生,成為強大有力的新政黨。

將來的台灣社會,中國的意識必然消失殆盡。浴火重生、重組成為強大有力的國民黨為了徹底撇清與中國的關係,甚至會把「中國國民黨」改名為全新的政黨,我們姑且稱現在的民進黨為「民進A黨」,中國國民黨浴火重生的新政黨為「民進B黨」。台灣社會不再有藍營、外省人、藍綠惡鬥的名稱,只有「民進A黨」、「民進B黨」,兩個全是台灣人組成的民進黨互相競爭。台灣政壇會有一個沒有政治意識,沒有228原罪,沒有賣台抹紅,沒有族群撕裂,沒有叫罵中國人……的政治環境,如果大家努力,這可能是比較優良、清廉、公正、良性競爭的政治環境。

未來唯一的議題是,「民進A黨」、「民進B黨」兩個政黨如何處理兩岸問題,但是台灣是被竊占的中國領土的事實對岸不可能改變,台灣人都不是中國人了,兩岸問題就比較簡單明瞭了。如果兩個政黨仍然像今天一樣撿到槍就掃射中國,抱到美國大腿就咆哮羞辱中國,繼續歧視在台的中國觀光客、移民、留學生,不肯和平談判兩岸問題。所有台灣人的共同性格是粗口怯戰、不敢打仗。中國很容易發動收復失土的戰爭,「武統」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