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的危機與反擊 | 郭譽申

過去幾年,歐美都民粹主義當道,反對移民和穆斯林,傾向貿易保護主義,民族/種族主義復甦,於是有2016年的英國公投通過退出歐盟和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尤其川普就任之後,有許多侵蝕民主制度的政策和言行,使很多民主的捍衛者痛心疾首而著書立說,指出西方民主遭遇嚴重危機,戴蒙(Larry Diamond)教授是其中的代表性人物,出版《妖風:全球民主危機與反擊之道》(Ill Winds: Saving Democracy from Russian Rage, Chinese Ambition, and American Complacency)。戴蒙教授是注重民主實務的著名學者,很早就關注全球民主在退潮的現象。(參見《全球民主在退潮》)

多數民主捍衛者著重在川普總統和民粹主義對美國民主的侵害及拯救之道,戴蒙教授不僅以此為主題,也強調俄羅斯和中國大陸對民主的威脅。俄國的威脅主要是其網軍和駭客對美國選舉的介入和操弄,如已經確認的2016總統大選。中國的威脅相當全方位,包括中國媒體的強勢國際化,以合作和交流計畫(如孔子學院)增加其在各國大學的影響力等等。

與其他民主捍衛者類似,戴蒙教授歸納美國民主的主要危機在於共和、民主兩大黨的兩極對立,國會嚴重失能,比較中性的主流媒體影響力式微,而非主流媒體多半有強烈意識形態,推升政治的兩極化。書中還列舉川普總統侵蝕民主和法治的許多行為,既助長兩極對立,也破壞三權分立原則。戴蒙教授因此提出復興美國民主的七項改革,大多是對選舉制度的改革,希望讓中間派較有機會贏得選舉,例如推動排序複選制投票(選民按偏好程度將候選人排名,不僅考慮選民的第一偏好,也考慮選民的第二、三偏好等等)。

除了要復興美國民主,戴蒙教授也強調對獨裁者和不民主國家的主動出擊。一方面,要矯正司法體系和金融系統的漏洞,以防止獨裁者洗錢和以政治獻金影響美國政治。另一方面,要實行以自由民主為目標的外交政策,並積極支持不民主國家裡的異議者和民主人士,協助他們推翻不民主的政權,而建立民主政權。此外,書中也主張要打造對民主友善的網路環境,如抑制假資訊的流傳。

全球民主在退潮已經十多年,到川普擔任美國總統,美國民主也走下坡,讓很多人更加警覺西方民主真遭遇了嚴重危機。包括戴蒙教授在內的民主捍衛者提出的解方多半大同小異,治標不治本。選舉制度的改革確能讓中間派較有機會贏得選舉,有助於緩和政治的兩極化,然而政治兩極化真是核心問題嗎?綜觀世界各國,貧富和種族問題都比政治兩極化更根本和重要,甚至足以傾覆國家政權。美國政治過去並不如此兩極化,美國有解決嚴重的貧富不均嗎(美國是已開發國家中最貧富不均的)?美國有解決種族不平等問題嗎(黑人普遍遠比白人貧窮,黑人的犯罪率是白人的很多倍)?民主捍衛者著重解決政治兩極化,而忽略貧富和種族問題,彷彿只救治輕症而放棄難治的重症,這樣多半無法拯救民主及阻止全球民主的繼續退潮。

除了改革選舉制度,戴蒙教授反擊民主危機的主要行動是,積極支持民主人士顛覆不民主國家(本即美國政策)。這種作法有些文不對題。民主退潮是因為很多實行西方民主的國家達不到良好的治理(good governance),於是尋求其他的出路,因此要拯救民主應該問:在民主制度之下,如何達到良好的治理?若民主能夠達到良好治理,所有國家都會風行草偃、聞風景從。反之,若民主的治理不佳,被顛覆的不民主國家多半不會走上民主之路,而只會造就類似「阿拉伯之春」的悲劇。

最後,戴蒙教授對中國大陸一味地口誅筆伐,完全看不到中國快速崛起的優點。你看不到對手的強處,怎可能贏過對手啊?

「台灣的川普」及未來 | 盛嘉麟

今天看到韓國瑜在總統參選人辯論會的片斷記錄片,對韓國瑜的辯才無比佩服,驚為天人。 他不回答媒體預設陰謀又冗長的問題,直搗媒體的無恥,然後逕自講出自己要講的話,這種招術如同川普2016年在總統大選期間的姿態,讓我們這種對於墮落媒體長期不滿的人大快人心。

當時美國的主要媒體抹黑造謠,編造民意調查結果,打擊川普,和今天台灣的媒體抹黑造謠,編造民意調查結果,打擊韓國瑜如出一轍,只是美國的媒體段數更高,不易穿幇,台灣媒體下流粗糙,破綻百出。而川普能不計選票,對無恥的媒體迎頭痛擊,終於贏得民心,獲得勝選。如今韓國瑜亦步亦趨,這是當前打勝選戰釜底抽薪的辦法。

不管我們對川普有正負的評價,在目前的世界選舉環境及潮流下,唯有川普這樣口才便捷,直搗黃龍的政客才能取勝。俄國普京能夠執政廿年,靠的就是口才便捷,深獲人心,使得每年一度規模宏大的普京記者招待會享譽全球。法國的馬克洪、英國的約翰生、烏克蘭總統Zelensky….都因此勝選。而德國的梅克爾,無論理念如何偉大,態度如何溫文儒雅,終被淘汰。台灣的選戰環境也唯有韓國瑜這型人物才有機會勝選。

我覺得韓國瑜不是國民黨,國民黨不可能培育出韓國瑜這型人物,國民黨也不會喜歡韓國瑜這型人物,韓國瑜是暴出政壇的黑色千里馬,和國民黨只是一個無可奈何的巧合,雙方都別無他選。有如美國的川普和共和黨無可奈何的關係。

我預測未來廿、卅年的台灣政壇,國民黨這種口拙心黑,外表裝成溫文儒雅的政治人物(王金平、朱立倫、郝龍斌、吳敦義、連戰、丁守中、吳伯雄、馬英九….)終被全部淘汰,國民黨這種又反共又反日又反獨,又不獨又不統又不武,根本勾劃不出目標明確的政治理念,終將被全部淘汰。泛藍集團同樣是又反共又反日又反獨,又不獨又不統又不武,死抱植物人中華民國,講不出一個明確目標的政治理念,整個陣營終將被全部淘汰。

未來的台灣,真正的外省人隨著歲月漸漸零落凋敝,所有台灣的人口都是台灣人。其中只有不到5%認為自己是中國人,與中華民族榮辱與共,主張聯合兩岸,共建統一強大的中國,這批優秀的中國人(如新黨、統促黨、統一聯盟、洪秀柱….)終將被忽視,無可奈何的消失於台灣政壇,而年輕一代漸漸移民大陸不再回台灣。其他95%的台灣人對於中國大陸的強大崛起富裕,多數是無關痛癢,只想維持自己的小確幸,少數還盼望中國崩潰災難,甘為美日鷹犬,對抗中國削弱中國,當然在強大的中國前面這都是小魚小蝦。

國民黨、外省人、泛藍集團的瓦解凋零消失,並不表示現在貪污腐敗無法無天的民進黨可以百年執政,台灣人和其他族群一樣,有貪污腐敗劣質人口的集團,也有光明正直的,胸有理想的優良集團。無論2020年選舉的結果,將來的國民黨必然會演化成有理想、有戰爭力、有便捷口才,有勇敢善戰(選戰)的政黨,黨的主導權必然落入韓國瑜、謝龍介….這些新人手中,全面淘汰老朽,浴火重生,成為強大有力的新政黨。

將來的台灣社會,中國的意識必然消失殆盡。浴火重生、重組成為強大有力的國民黨為了徹底撇清與中國的關係,甚至會把「中國國民黨」改名為全新的政黨,我們姑且稱現在的民進黨為「民進A黨」,中國國民黨浴火重生的新政黨為「民進B黨」。台灣社會不再有藍營、外省人、藍綠惡鬥的名稱,只有「民進A黨」、「民進B黨」,兩個全是台灣人組成的民進黨互相競爭。台灣政壇會有一個沒有政治意識,沒有228原罪,沒有賣台抹紅,沒有族群撕裂,沒有叫罵中國人……的政治環境,如果大家努力,這可能是比較優良、清廉、公正、良性競爭的政治環境。

未來唯一的議題是,「民進A黨」、「民進B黨」兩個政黨如何處理兩岸問題,但是台灣是被竊占的中國領土的事實對岸不可能改變,台灣人都不是中國人了,兩岸問題就比較簡單明瞭了。如果兩個政黨仍然像今天一樣撿到槍就掃射中國,抱到美國大腿就咆哮羞辱中國,繼續歧視在台的中國觀光客、移民、留學生,不肯和平談判兩岸問題。所有台灣人的共同性格是粗口怯戰、不敢打仗。中國很容易發動收復失土的戰爭,「武統」灣。

美國制裁中國的後遺症漸漸出現 | 盛嘉麟

川普氣大口粗,許多政策與命令未經深思熟慮,後遺症漸漸出現。

在制裁華為的手機芯片供應後,沒想到華為是高通的最大主顧,一旦高通60%的手機芯片不得供應華為,高通不但損失慘重,而且將來利潤減少之後,投入研發的資金勢必減少,未來的創新研發能力大受影響。現在高通及其他有關的芯片企業都在要求白宮重新考慮。

在制裁華為的手機作業系統的軟體供應後,沒想到華為是谷歌 Android 的最大主顧,更沒想到華為拿出自己的備胎 鴻蒙(hongmeng)系統在世界登記註冊,大有將來徹底擺脫谷歌的 Android 的意圖。如果鴻蒙順利取代,中國進一步排斥谷歌的 Android 在中國的手機市場,可能10億支手機都要轉換成鴻蒙,谷歌損失的Android使用收費以百億元計。

川普宣佈將在七月二日開徵中國3250億美金25%的關稅,這將涵蓋所有中國進口的商品,美國所有的民生用品將全面漲價,嚴重影響美國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美國600家零售百貨公司聯名投訴白宮,如果物價高漲25%,消費大量減少,600家零售百貨公司勢必裁員,估計200萬人失業。

川普宣佈將嚴格管控中國留學生進入美國,最近一些回國探親的留學生因為駐華大使館的嚴格管控,竟然無法返美繼續求學。中國政府因此緊急公佈了赴美留學旅遊注意警戒,把美國定為不友善及危險國家,要求國民小心戒備。

如今的中國留學生早已變質,留學取經努力學業的百不得一,99%皆為家長望子成龍留洋鍍金而已,也就是說99%的留學是社會目的,只有百不得一是學術目的,每年中國出國留學耗用的外匯,貢獻美國至少一兩百億美金,留學歪風早該制止。而且優秀的中國留學生傳統的希望藉留學來移民美國不再回國,這種人才的流失也將停止。到底是中國損失大,還是美國高等教育得不到中國學生的經濟貢獻、腦力貢獻,大學教授開課不成而失業的損失大,尚難計算。至於中國遊客的減少對中國有利無害。

再談點有趣的現象。

美國承建兩艘龐大先進的福特級航空母艦的造船廠發現在建造過程中需要一種特大型的船塢起重機,這種起重機全世界只有中國的上海振華重工在製造,中國已經拒絕出口,據報導這艘福特級航空母艦的工程,可能延遲兩年。

美國的最新的 F35 戰機是組合了13 個國家的集體合作生產鏈,包括了美國、英國、澳洲、韓國、日本、荷蘭、土耳其、義大利、以色列、丹麥、挪威、新加坡、加拿大。美國正在清查美國的供應鏈有沒有涉及中國製造,並且要求其他12國一起清查中國製造。現在已經發現有一項積體電路板是中國製造,但是在這個節骨眼上,更換供應鏈非常困難,而且13 個國家絕對不止芯片一項,其中涉及國際商業法律的契約合同,中斷賠償,處理起來費時費力,非耽擱兩、三年不可。

《聖經》是美國國內銷路最大的書籍,一向由中國承印裝訂供應美國。美國國內或世界其他國家無法提供如此物美價廉品質精美的《聖經》,如果加稅25%,會造成供應短缺,提升《聖經》印刷的難度,增加印刷成本,從而傷害到基督教書籍出版社的利益,甚至會進一步影響到教會、教堂、非牟利機構及宗教團體等組織。對美國的宗教事業是重大打擊。

目前顯現的現象只是九牛一毛,隨著時間拖長,後遺症會愈來愈多。最近美國總統2020年大選已經展開,2016年支持川普的10個中西部農業及鐵銹區的州,因為這些州的居民等了三年,川普的大話無一兌現,最新民意調查顯示川普都輸給民主黨參選人拜登 5%-10%的支持度。川普雖然讓人討厭,但是這樣一個胡作非為的美國總統正是中國崛起的天賜良機,希望川普2020年再幹四年,那才是天佑中國。

 

世界大勢逐漸明朗 | 郭譽申

最近世界發生許多大事:中美貿易戰雷聲大雨點小,暫時停歇;美國退出伊朗核協議,但歐洲盟國仍企圖維持協議;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遷入耶路撒冷,造成巴勒斯坦人示威抗議及重大死傷;在「川金會」前夕,川普和金正恩就北韓無核化問題多方討價還價,甚至可能破局。

美國對於中美貿易起初是漫天要價,提出一些對於中國大陸是喪權辱國、不可能接受的要求,最後中國僅承諾保護智財權、降低部份關稅、減少一些投資限制、擴大進口某些美國產品等一般性的開放貿易條款,美國就偃旗收兵了,甚至可能放鬆對中興通訊的制裁。這不表示中美貿易就此風平浪靜,未來當然仍可能有爭端,但是可以看出川普總統的態度。川普對許多國家要課徵鋼鋁關稅,逼迫加、墨重新談判北美自貿協議,逼迫南韓重新談判美韓自貿協議。川普的原則是叢林法則,我的力量大於你,而你有求於我,我就要占些便宜,不管你是否是我的盟邦;中國的塊頭跟美國差不多,美國若要多占便宜,難免自己也頗有損傷,因此能討到一些「口惠」,騙騙美國選民就是了(作者在前文《中美貿易戰將如何?》已預見這種可能性)。

伊朗和以色列一向敵對,美國退出伊朗核協議、經濟制裁伊朗,以及其駐以色列大使館遷入耶路撒冷(等於承認以色列占領耶路撒冷的合法性),都是明顯偏袒以色列的行動。當巴勒斯坦人示威抗議以色列時,以色列竟以武力鎮壓和平示威的群眾,造成數十人死亡,上千人受傷。即使如此,美國仍支持以色列的鎮壓行動,完全置人權、生命權於不顧。美國過去自詡為「世界警察」和國際衝突的調解者,多少還會呈現一點中立性、公平性,現在的川普則完全不管什麼人權、中立、公平,只管美國的利益,甚至只管川普他的個人利益。美國的這些作為得罪多數歐洲國家和伊斯蘭教國家,長遠對美國絕無好處。

未來「川金會」的變數仍多,但是從上述川普以大壓小、欺善怕惡的作風,可以揣測出個大概。北韓有核導彈這個絕殺武器在手,背後又有中國大陸支持,川普勢必會相當程度地妥協讓步,例如接受北韓的分期無核化,交換美國、南韓的分期經援。川普善長做表面工夫,即使妥協讓步,表面上一定風風光光、功勞偉大,能騙到美國選民的選票。

川普就任美國總統近一年半了,他的政策逐漸明朗,也使世界大勢逐漸明朗。川普主張双邊協議,反對多邊協議,這樣美國就能以大壓小,對美國的經貿有利(川普不覺得以大壓小,認為美國龐大本該有這樣好處)。中國和美國接近勢均力敵,因此美國會適可而止。美國只管本身的利益,不管人權、中立、公平等原則,將逐漸喪失它領導世界的地位,這將是中國大陸的機會。

 

美國總統川普會在中東引起戰爭嗎?| 高雄柏

DTM378_026-031_6P-2

2018年春季的國際會風雲,可說十分熱鬧!先是戰爭似乎一觸即發的朝鮮半島,突然間峰迴路轉,韓國(南韓)總統文在寅與朝鮮(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於4月27日舉行峰會,開啟兩韓共榮的新頁。接著,不甘寂寞的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另譯特朗普),也派遣才4月上任的國務卿龐皮歐(Mike Pompeo,另譯麥克·蓬佩奧)親自前往平壤敲定「川金會」6月12日在新加坡舉行,並承諾如果朝鮮全面棄核,美國將允許私人企業投資朝鮮。

在美國東岸時間2018年5月8日下午宣佈美國退出2015年簽署的為了限制伊朗核武器技術而多方簽訂的《聯合全面行動計畫》(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JCPOA,通稱伊朗核協議)。此外,5月14日是以色列國慶日,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從特拉維夫(Tel Aviv )遷移到耶路撒冷(Jerusalem),落實了美國此前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中東地區局勢緊張度頓時大幅度升高,有人開始擔憂美國是不是要在中東製造戰爭,從而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

中東現況的近因是美國好戰派2003年利用子虛烏有的伊拉克「大規模殺傷武器」為藉口而侵略伊拉克的後遺症。美軍與美國隨從國家的軍隊在迅速擊敗伊拉克正規軍之後未能迅速穩定戰後局面,於是在伊拉克作戰轉入長期的治安戰爭。佔伊拉克人口大多數的什葉派(Shia)拒絕美國安排的傀儡出任總統。因為美軍光是對付遜尼派(Sunni)就已經陷入苦戰,美國不敢激怒更多敵人,佔伊拉克人口60%的什葉派遂掌握政權。此後,佔90%伊朗人口的什葉派,主政開始就將其影響力擴張進入伊拉克,也就是進入阿拉伯半島。

依照斯皮克曼(Nikolas Spykman)的地緣戰略理論,古稱波斯的伊朗和阿拉伯半島都是歐亞大陸的邊緣地帶(Rim Land)的一部分。海權國家只要控制歐亞大陸全部的邊緣地帶,就能控制歐亞大陸的心臟地帶,進而統治全世界。不過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採取的是混合了麥金德(Halford MacKinder)和斯皮克曼的理論:在東亞,美國並未尋求控制屬於邊緣地帶的中國大陸,而是採取麥金德主張的控制離岸群島。這或許是因為喬治肯南(George Kennan)1947年7月以X先生筆名最初提出的圍堵理論認為沒有必要像圍堵蘇聯那樣圍堵中國大陸。但是伊朗和阿拉伯半島則是美國絕對必須直接或者間接有效控制的地方,因為這個地區蘊藏了已知世界石油蘊藏量的一半以上,何況伊拉克的優質原油是開採和提煉成本最低的原油。美國曾經於二次大戰後,在伊朗發動政變以扶持君主制度的巴列維王朝復辟,但伊朗君主最終在1979年被伊斯蘭革命推翻,成立伊朗伊斯蘭共和國,並且在1979年底發生美國駐伊使館人質事件,伊朗轉為反美的先鋒,從此之後,美國-伊朗關係陷入長期對立。美國還在1980年代夥同英法幫助伊拉克遜尼派的薩達姆海珊(Saddam Hussein)對伊朗(1980年9月22日)爆發邊境戰爭,雙方直至1988年8月20日才正式停火。

2003年之後,伊朗不只是把影響力延伸進入伊拉克,而且繼續向西到敘利亞還有黎巴嫩。敘利亞也是什葉派政權;黎巴嫩有什葉派的真主黨。這樣就形成一個什葉派之弧,從印度洋沿岸經過波斯灣沿岸還有伊拉克內陸、敘利亞,最後抵達地中海沿岸。這樣,美國海權就不能完全控制歐亞大陸的邊緣地帶。

2010年開始的「阿拉伯之春」一年後在敘利亞引發內戰,不親美的敘利亞政府處境迅速惡化。什葉派之弧的內陸交通線有可能被阻斷。2014年的烏克蘭危機似乎是設計來大量消耗俄羅斯的實力,以免俄國對外投放影響力。但是俄國選擇有限反應,僅僅取得俄羅斯裔人口占多數的戰略要地克里米亞半島的控制權。2015年,俄羅斯地面部隊抵達敘利亞在地中海海岸上的塔爾圖斯(Tartus)港,稍後俄國空軍進駐附近的空軍基地。俄國空軍的轟炸不僅嚴重打擊ISIS恐怖組織而且打擊敘利亞反政府武裝團體,戰局於是逐漸有利於敘利亞政府。甚至在俄軍進入敘利亞之前,伊朗已經派遣大量人員到敘利亞參戰支援敘利亞政府軍。到2018年初,美國在敘利亞的夥伴只剩下敘利亞東北部的庫德族(Kurd,另外有些庫德族支持敘政府)勢力還算可觀。但是美國的北約盟國土耳其卻非常敵視那些獲得美國援助的庫德族,因為土耳其境內的分裂主義庫德族與前者互通聲氣。另外,土耳其曾發生失敗的政變,而且土耳其總統宣稱美國幕後涉及那個政變。所以,敘利亞內戰變成非常糾纏複雜的事情。例如,美國在中東的一個重要盟國沙烏地阿拉伯是反對敘利亞政府的,但是沙烏地阿拉伯也擔憂那個宣稱要恢復奧斯曼帝國光榮的土耳其勢力南下,畢竟,奧斯曼帝國曾經統治阿拉伯半島幾百年。

美國總統川普宣稱要儘快從敘利亞內戰亂局脫身是合乎戰略邏輯的——川普想要集中力量阻止中國大陸的綜合實力繼續快速增長。但是美國又不能坐視俄國在中東的影響力深入擴大,也不能容忍什葉派之弧獲得鞏固,尤其是伊朗不斷加強駐紮在敘利亞的伊朗部隊(包括射程能夠抵達以色列的短程彈道飛彈)而且運送武器給黎巴嫩的親伊朗勢力,似乎有可能威脅以色列的優勢地位。於是川普也採取俄國以空中打擊為主而且盡可能避免大規模地面參戰的戰法。

當地時間2018年4月14日,美英法三國一起對敘利亞境內的政府軍目標、伊朗部隊目標發動空襲。這是一次奇妙的空襲——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透露,空襲之前已經通告俄國,空襲將會避開一切俄軍目標。至於此後的地面作戰,川普在公佈空襲的演說中或許透露了一些線索。川普說,中東地區的人應該自己負責阻止伊朗獲得利益。

此前,以色列在4月9日打擊敘政府軍和伊朗部隊。4月16日,以色列再次空襲敘政府軍和伊朗部隊。4月29日,剛上任兩天的美國國務卿龐皮歐訪問以色列首都特拉維夫,與以色列總理班傑明·納坦尼雅胡 (Benjamin Netanyahu,另譯內坦亞胡)會晤。29日晚上22時20分左右,伊朗在敘利亞的一處彈藥庫遭到據說來自以色列的攻擊,大約200枚飛彈爆炸造成芮氏2.6級的地震。當地時間4月30日晚上,納坦尼雅胡在電視上展示據說是以色列情報部門從伊朗某個秘密檔案館取得的大量資料,而且宣稱那些資料證明伊朗仍在熱切研發核武。但是歐洲方面的反應很冷淡,他們認為那些資料只能證明伊朗在2003年之前確實進行核武研發。曾經寫書宣稱中美開戰的美國學者Graham Allison也在美國的《國家利益》網站刊文懷疑納坦尼雅胡是在推銷另一場戰爭,而且指出納坦尼雅胡在2003年戰爭之前發出的關於伊拉克大規模毀滅武器的不實言論。5月1日,以色列修憲,只要以色列總理和國防部長二人同意,即可不顧內閣其他閣員意見而徑行宣戰。5月6日,親伊朗的「3月8日聯盟」在黎巴嫩國會128席議員選舉中贏得67席。以色列迅即表示震驚而且宣佈,此後不區別對待黎巴嫩與真主党。

不論如何,川普仍決定美國撤出JCPOA。川普宣稱的理由是JCPOA沒有徹底消除伊朗的核能力,所以會導致中東地區核武競賽(沙烏地阿拉伯vs伊朗)。但是伊朗擁核的戰略意義之一是,如果伊朗取得最低限度核嚇阻能力,使得美國、以色列都不能對伊朗使用核武,那麼伊朗的人口優勢將會在常規戰爭中對阿拉伯半島的國家形成重大壓力。此外,伊朗如果挨了幾顆核彈,伊朗大部分人口仍然存在;然而,阿拉伯半島上的某些人口小國卻會失去大部分人口。所以美國鷹派想要徹底消除伊朗的核能力,是一個顯然的戰略邏輯。但是美國退出JCPOA也有可能給中東帶來更多的不確定性和不穩定。

伊朗最初的反應是宣佈該國仍將留在JCPOA之內,同時,德總理、英首相、法總理也表示三國仍將留在JCPOA之內,歐盟的立場與前述三國相同。川普一定會向德、英、法施壓,要求他們連同歐盟一起對伊朗實施更嚴厲的經濟制裁。但是除非美國在伊朗進行政權更迭,否則伊朗有可能恢復核武研發。川普或許認為能夠藉著經濟制裁壓迫伊朗政府自己徹底消除核能力,或者能夠促成伊朗政變而出現高度服從美國的伊朗新政權。但是朝鮮長期遭受比伊朗遭受的更嚴厲的制裁,最終朝鮮仍然成功研製核武。說到朝鮮,誠如美國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另譯奧巴馬)指出的,川普任意撕毀國際協定的作風,必然使得金正恩無法信任川普。

川普似乎是打算在很多地方點火,以求消耗美國的競爭對手,同時川普要求美國的同盟者或者夥伴承擔規模較大的地面戰鬥,以減少美國的戰費支出,好讓美國增加的國防預算能夠用在擴軍。所以,中東地區現有的戰火將會升高、擴大範圍,但是某些人說的(20世紀那樣的)世界大戰規模,應該不會從中東發生。

川普退出伊朗核協議的因果 | 郭譽申

幾天前,美國總統川普正式宣佈退出伊朗核協議。伊朗核協議簡單說就是,伊朗以不發展核武器交換美國帶頭的西方國家不對伊朗實施經濟制裁。川普才退出伊朗核協議,以色列隨即對駐在敘利亞的伊朗軍隊發動空襲,空襲雖然未必與川普退出伊朗核協議有關,中東趨於更動盪則是肯定的。

伊朗自2006年就有核研發計畫,西方國家一直希望伊朗放棄核研發,經多年談判,才在2015年簽訂伊朗核協議,伊朗核協議既能防止核武器擴散,又有助於伊朗與西方國家的和解。為何川普堅持撕毀協議?

川普的目標是「讓美國再次偉大」,他從來就只管美國的利益而不在乎世界和平。自從美國開發出頁岩油,美國不再依賴中東的石油,中東對美國的重要性已經大幅降低,美國近年不再派成本高昂的地面部隊進入中東,而只從航母空襲中東敵對勢力,就是例證。從川普角度看,中東距離美國遙遠,美國只要管好邊界,不讓中東恐怖份子入境,中東動盪並不影響美國安全,反而能讓美國大賣軍火,例如川普上任之後迅即造訪沙烏地阿拉伯,沙國就送上史上最大軍火訂單。撕毀伊朗核協議使中東動盪,無損美國安全,卻能讓美國大賣軍火獲利,川普奸商何樂而不為?

伊朗領導一些伊斯蘭教國家和組織,長期與以色列對抗衝突,是以色列的死敵。川普自競選總統,就受到猶太金主的大力支持,因此他完全站在以色列一方,川普先前宣佈將把美國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到有爭議的耶路撒冷,現在退出伊朗核協議,將持續對伊朗實施經濟制裁,都是討好以色列和猶太金主的行動,是川普個人的自利行為。

川普退出伊朗核協議,並將持續對伊朗實施經濟制裁,對伊朗是不小的打擊,甚至可能使現在的伊朗政府倒台。不過伊朗是有尊嚴的古國(波斯),又有強烈宗教信仰,不論現在的伊朗政府是否倒台,未來的伊朗不太可能屈服,仍將與美國和以色列激烈對抗,很可能更加擁抱俄羅斯及與中國親善。

川普退出伊朗核協議對美國和川普個人有現實利益,但卻造成中東動盪,損害歐洲的利益。歐洲鄰近中東,中東動盪勢必使已經糾纏歐洲多年的恐怖攻擊活動和難民問題持續無解,並且可能推升極端的民粹政治,使歐洲瀕臨崩壞。美國損害歐洲利益,歐洲難免拒斥美國,可能轉而更傾向中國,而若歐洲崩壞,對於擁有類似自由民主價值觀的美國也是不利的。川普退出伊朗核協議雖有短期現實利益,長期卻是弊多於利。

美國多事自尋煩惱,歐洲沒事躺著也中槍,看來中國大陸只要作壁上觀,自然就能坐收好處啊。

民粹大師川普發動的民粹經貿戰爭 | 盛嘉麟

川普是典型的先激發民粹主義,然後善用民粹主義當選的美國總統。
對外的經貿戰爭,以中國為替罪羔羊的中美貿易戰。
對內的經貿戰爭,以亞馬遜為替罪羔羊的網商戰爭。

川普明知中美貿易逆差的原因不在中國,發動貿易戰爭解決不了貿易逆差的問題。部份是帝國沒落不知所措的焦慮,主要是為了競選期間叫罵中國懲罰中國的諾言必須承兌,取悅低層無知魯蛇選民真以為懲罰中國之後他們就翻身了,所以對華發動貿易戰爭是騙得選票必須的動作。

可是我們看看目前川普對華貿易戰爭的內容,起先第一波是
洗衣機、太陽能板、鋼鐵、鋁箔,增加關稅10%-25%。
這都是中國出口美國微不足道的小項目,意在取悅美國鐵鏽帶20年來窮困遼倒的低層無知魯蛇選民,給他們空乏的希望。隨後又把歐盟、加拿大、墨西哥、韓國、阿根庭、巴西….列入豁免名單,第一波貿易戰如同兒戲,但是滿意的低層魯蛇哪會關心後序的豁免?

第二波貿易戰剛好是針對中國「工業2025」的十大項目,加稅限制
資訊、數位、航空、造船、高鐵、節能、材料、醫械、農機、電力等十領域。
這十大項目是中國未來工業發展的目標,還不是對美貿易的大項目,況且美國在這些項目上早已對中國封殺打壓多年,中國大部份是靠自己的努力,以及和美國以外的國家合作,美國從來不是中國的技術依賴國。

中國的華為手機、電腦及資訊設備從來不依賴美國市場。中國吉利汽車也進不了美國市場,海爾家電、洗衣機美國只是微不足道的小市場。所以第二波貿易戰也是虛應低層無知魯蛇選民的意淫滿足,打擊不到中國。

川普不敢對主要從中國進口的家庭生活日常用品這些真正的大項目增加關稅,因為川普知道這些物美價廉來自中國的日常用品正是美國低層無知魯蛇選民的生活所需,不能因為對華貿易戰而漲價,影響他們的生活。

對外貿易做秀之後,川普還要在國內發起民粹戰爭。在大規模跨國企業興起之前,美國城鎮商店林立,供應居民日常生活的需要,滿街小老闆、小店員都能就業,其樂融融。大規模跨國企業興起之後,Walmart、Costco、超級市場、麥當勞、肯德基等幾家大規模企業取代了往日的林立商店,小老闆、小店員都變成幾家大規模企業的打工仔,許多人失業流離,其樂不再融融。這是新型高效率的資本主義商業化帶來的必然結果。

更想不到的是15年前網路網購商業平台興起,現在幾乎快打跨了所有的實體商店,將來美國城鎮只剩下加油站、醫院、餐館、修理店、洗衣店、理髮店、小型超市……需要實體存在,所有的大型書店、百貨公司、汽車商場、新聞媒體….80%的商業行為通通被網購取代,以全國為中心的網購平台足以滿足全國人民日常生活之所需,網購帶動發達的物流運輸業,全國範圍內24小時櫛風沐雨、無遠弗屆,造成在幾家大規模企業的打工仔,因為關門倒店,更多人失業流離,其樂毫無融融。這是更新型更高效率的資本主義商業化帶來的必然結果。最成功的網購業以亞馬遜(Amazon)最賺錢,規模最大。

雖然更新型、更高效率的資本主義商業化增加了許多新型的資訊業、物流業、製造業…….新的就業,但是新的就業需要更高的教育、幹練及技能,已經不是原來的小老闆、小店員打工仔所能勝任,在美國又增加了一批被淘汰的族群。

川普又看到了民粹的機會,前幾天突然無預警的發起攻擊亞馬遜的國內網商戰爭。川普指責亞馬遜的罪狀包括:
毀滅了大量的實體商店,製造了百萬人的失業和痛苦
網購交易多半不附繳地方的銷售稅,破壞地方政府的稅收
利用美國郵政為亞馬遜做廉價的物流勞工,郵局每年損失幾十億美金
亞馬遜併購了着名媒體華盛頓郵報,企圖影響公眾輿論,製造反川普假新聞
亞馬遜併購了着名有機食品超市Whole food,龐大的利潤造成美國社會的貧富不均

所以川普團隊正在研究課徵亞馬遜的銷售稅和網購業的特別稅,使得亞馬遜的股價一日暴跌14%,每股損失$225。亞馬遜老闆貝佐斯(Bezos)在川普上任時曾經受邀赴白宮表示擁護川普美國優先的政策,才不過幾個月,現在被打成人民的公敵,川普的出爾反爾,翻臉無情,讓企業界膽寒。

因為對華的貿易戰爭,對亞馬遜的網商戰爭,使得美國低層無知魯蛇選民歡欣鼓舞,認為是他們的出頭天,使川普目前的民調空前高漲,看來不但今年的期中選舉,甚至於2020年的總統大選勝算飆高。但是專家進一步分析川普民調,1%的上層美國人憂心忡忡,支持川普民調下跌,25%的中產階級支持川普民調平平,但是佔大部份的低層魯蛇支持川普民調高漲,造成支持川普的綜合民調空前高漲的假象。從美國社會可以看清民粹主義的可怕,但是政客要的正是民粹支持選舉勝利,而不是真正的國家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