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北約和金磚峰會呈現富國和窮國的對立 | 郭譽申

上週舉行了金磚國家峰會的視訊會議,接著是在德國南部埃爾茂的G7峰會,這兩天又有西班牙首都馬德里的北約峰會。金磚峰會大致支持中、俄,及反對美歐對俄羅斯的制裁。而G7、北約則對中、俄擺出積極對抗的姿態,雖然對中、俄有些差別對待。

G7和北約是美歐已開發富國的組織,而金磚五國,中、俄、印度、巴西和南非,都是開發中大國,可說是窮國,包括開發中國家和未開發國家,的代表。金磚峰會顯示金磚國家對中、俄的支持,甚至可說是眾多窮國對中、俄的支持。這早已呈現於極少有窮國響應美歐對俄羅斯的制裁,也呈現於近日伊朗和阿根廷表達意願要加入金磚峰會。富國要圍堵中、俄,窮國支持中、俄對抗富國,這簡直是國家間的階級衝突!

馬克思主義認為,在階級社會裡就有階級衝突,例如在資本主義社會裡,工人階級(一般是窮人)與資產階級(一般是富人)有階級衝突。看來這理論也能推廣到國際上的窮國與富國。窮國一般都為富國打工,就像工人階級為資產階級打工一樣。窮國就像工人階級一樣想要多賺一點,而富國就像資產階級一樣想要增加或至少維持其利潤,這樣就難免有衝突了。富國之間,就像資產階級之間,雖然有競爭,但有更多共同利益,因此有G7、北約等組織。窮國眾多,雖然心態相近,難有世界性組織,金磚國家可算是窮國的代表和領頭大國。

富國和窮國的對立有些像冷戰時資本主義國家和社會主義國家的對立,但是有明顯的差異:其一,資本主義國家和社會主義國家幾乎是涇渭分明的,而富國和窮國的分化僅是概略的,較有轉換陣營的可能。其次,資本主義國家和社會主義國家彼此少有經貿往來,但是富國和窮國間有些有頗多的經貿往來。其三,當年資本主義國家的經濟增長普遍優於社會主義國家,然而近年窮國的經濟增長一般優於富國。

美國領導的富國的經濟和科技實力大約還稍領先中、俄領導的窮國,然而窮國人口眾多,近年的經濟增長又優於富國,已經威脅富國的利益。這是中國與俄烏戰爭無關,卻仍然成為G7和北約的箭靶的原因。

富國和窮國的對立,凸顯了中國一帶一路計劃的遠見,它頗能團結眾多的窮國。G7因此宣布5年內籌集6000億美元的建設資金,要為發展中國家提供基礎設施,其目的顯然是對抗一帶一路計劃,並企圖分化窮國對中國的支持。

冷戰時資本主義國家和社會主義國家的競爭決勝於經濟,現在富國和窮國的競爭應該也將決勝於經濟。窮國眾多,難免良莠不齊,但是一些領頭大國,如金磚五國,都是被看好的,尤其中國的經濟仍很有活力和韌性,美國領導的富國想要壓制中國和領頭窮國的崛起幾乎是不可能的。

立陶宛引爆第三次世界大戰? | 盛嘉麟

俄杜馬副主席:如果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 俄軍將首先轟炸倫敦。
世界最大的威脅來自盎格魯-撒克遜人。

立陶宛封鎖了俄羅斯與其飛地領土加里寧格勒之間的鐵路貨運交通,俄方發出的威脅不斷升級;歐盟和立陶宛對加里寧格勒的封鎖,令俄羅斯有充足的“宣戰理由”;俄方正在討論防空部隊啟動對立陶宛空域實施封鎖的措施。

“德國之聲”說,俄羅斯封鎖立陶宛空域,這一舉動將被視為“事實上的宣戰”,立陶宛是北約成員,北約將以軍事手段回應。

俄羅斯聯邦國家杜馬副主席古魯廖夫將軍,6月24日在俄羅斯第一頻道表示,如果對加里寧格勒的封鎖導致戰爭,英國首都將首先受到打擊。

我們將在首次空中打擊行動中,摧毀敵方的整個衛星體系;沒有人會在意他們是美國人還是英國人,他們都將被視為北約的一部分。其次,我們將幹掉他們的整個導彈防禦系統,100%全方位打擊。 還有,我們絕對不會從華沙、巴黎或柏林開始,倫敦將是第一個打擊對象;很明顯,對世界的威脅就來自盎格魯-撒克遜人。

14世紀時的立陶宛大公國是全歐洲面積最大的國家,領土範圍包括今立陶宛、白俄羅斯、烏克蘭以及波蘭和俄羅斯的一部分。現在的立陶宛卻是波羅的海三小國之一,面積只有6.5萬平方公里,人口280萬。立陶宛最近挑釁俄羅斯,簡直反映它在歷史上的魯莽和不自量力。

俄烏戰爭雜感 | 班一魯

今生有幸,能在人生暮年看到俄烏戰爭將改變世界格局,在此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下,自然感觸良深。茲隨筆塗鴉,誠個人管見,敬請指教。

【普京的大戰略是削弱歐洲】

從形而上言,美國之霸權本質上是盎薩英國霸權之延伸殆無疑義。從形而下言,二戰後馬歇爾計劃及北約組織將歐美捆綁在一起。即以近二十年來的伊拉克、阿富汗戰爭為例,顯然是歐美一體化。一體化不僅是行動更是輿論,塑造歐美集團的高大上正義的形象,可謂是焦不離孟,孟不離焦。

歐美集團猶如往日之大地主,剝削他人之資源、勞動力過着優渥的生活,還鄙視被剝削者。故 Putin the Great 説「我們不能如此屈辱的活着」。美國地大物博,欲直接擊敗美國是不太現實的。但對能源、糧食具有重大依賴的歐洲,則非常容易。顯然,Putin the Great 要削去美帝的左膀右臂。

【為何歐美要中國站隊】

從邏輯上思考完全不通,吹皺一池春水干卿底事?但從實質上完全正確。戰爭打的就是資源、經濟,Putin the Great 能敢發動戰爭就是中國大力支持。中華民族何等智慧?又不是渣男斯雞,豈能被爾等忽悠威脅?豈不知唇亡齒寒的道理?歐美恨得牙癢癢,力不及人只有吞下去。Putin the Great 剛宣布不友好國家可以用人民幣購買石油、天然氣,農產品只賣給友好國家。更增加中俄合作的正當性、必要性,Putin 真是高手。

【軍力為國家之本】

侯賽因及卡達非均因欲石油去美元化立刻命喪黃泉,而 Putin 敢公然挑起美元霸權金融大戰就是因為有核子武器,而中國敢公然不站邊美國,也是如此。

沙皇 Alexander lll 名言「俄羅斯只有兩個盟友—陸軍及海軍」誠至理箴言。走筆至此,不禁要對英勇的抗美援朝志願軍及英明的中共第一代領導人及獻身的科技人員致上無盡的敬意,由於你們,西方帝國主義不敢再侵略中國。

【硬通貨勝於軟紙幣】

我們生活在一個非常虛無不合情理的世界,一個惡霸天天打白條來購買硬通貨,大家一起用他的白條,明知不值錢,但他拳頭大,忽而降息,忽而升息割韮菜。1997 年玩了一次,2008 又玩了一次,現在又大量印鈔,我消費你買單,人為刀俎我為魚肉,還自詡為燈塔國,人類之終極標竿,天下荒謬竟達此境界,實為全人類之恥。

Putin the Great 振臂一呼,全球絕大多人士莫不興奮不已,你有花綠綠的票子就是買不到硬通貨,看誰是鋼性需求!

【歐洲與俄羅斯永不合的鴻溝】

首先,11世纪基督教大分裂成希臘正教(東方正教)及羅馬公教。俄羅斯信奉東方正教,自認繼承羅馬帝國正統,其雙頭鷹國徽承自羅馬帝國。而羅馬公教卻自認是正統,尤其新教革命後,隨之西歐近代文明之興起,更是瞧不起東方落後蠻夷之邦的俄羅斯。

其次,我們都知道來自北歐的維京人滅了羅馬帝國,Richard Wagner 以歌劇《尼龍布根指環》音樂將之神化,以標榜日耳曼民族之優越。所以今天非歐俄地區都有維京人的血統,但維京人只有南下而無東擴,不僅如此,Peter the Great 的「北方大戰」擊敗了強權瑞典王國成為北歐霸主。簡言之,東方落後蠻夷之邦的俄羅斯征服了非歐俄地區的祖先,這是歐俄永遠無法解開的心結。

令中西歐瞧不起俄羅斯民族另一深層原因是俄羅斯民族具有韃靼人的血液,拔都西征建立了欽察汗國(俄謂之金帳汗國)統治俄羅斯達 250 年之久。俄羅斯的心情是非常矛盾的,好處是擴張了俄羅斯的疆域,壞處是延誤了俄羅斯的近代化。排斥外來民族是人類的天性,正統的俄羅斯人也有些鄙視韃靼人的。Borodin 就是 Igor 討伐韃靼人被俘,韃靼公主愛上了 Igor ,其故事與 Verdi 有些重疊。請注意是韃靼公主愛上了大將 Igor。

自中西歐崛起後,俄羅斯的英主如 Peter the Great、Catherine the Great都極力崇拜西方,模仿西方。Peter the Great 更因此從無到有建立起Saint Petersburg,號稱「Window of the West」,但俄羅斯只能模仿而加入不到西方社會。

Napoleon 征俄的失敗,Hitler 之被蘇聯紅軍痛揍(千萬不要相信納粹德國是被英美聯軍打垮的,這是 Hollywood 的大外宣),再加上二戰後共產主義蘇聯的強大,非歐俄對蘇聯的思維就是恐懼、厭惡、鄙視。

Putin the Great 曾三次要求加入北約被拒,這次俄烏戰爭可説是雙方歷史情結,意識形態衝突的大爆發,才會有令人不堪想像的制裁。

【俄羅斯為中國開路】

列寧逝世,孫文題辭「列寧同志千古良師益友」,這個題辭真應了日後歷史之發展。毛澤東説「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斯列寧主義」簡短而生動的描述。回顧 19 世紀末 20 世紀初中國處於極端貧弱,列強爭相弱肉強食之慘狀,愛國之士盡其所能尋求強國之道,眾說紛紜。蘇維埃革命之成功開啟了救國之道,其為我師之一也。

俄羅斯誤信西方自由民主自由貿易那一套的休克療法,瓦解了蘇聯帝國,給剛開始改革開放的中國上了一課,與其時不可一世的媚外公知劇烈鬥爭後,堅决實施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路線方有今日。俄羅斯為我師二也。

俄烏之戰的戰法,西方種種制裁面面觀,足為我日後行中國統一大業之借鏡,此為我師三也。

【中華、俄羅斯、伊斯蘭三大文明大戰盎薩霸權】

為了應付石油危機,敗登求爹爹拜奶奶能源國家,沒有一個甩他,這就是暗助 Putin the Great。阿拉伯世界被美國白玩了 70 年,吸取她的奶汁,再以安全為由使其購買軍備,再以她賺的錢買美國國債。待本身有頁岩油後一腳踢開阿拉伯世界,真受夠了!今日有 Putin the Great 做先鋒,吹響了挑戰美元霸權的號角,中國為主心骨,百年來受西方帝國主義欺凌壓榨的阿拉伯世界怒火終於爆發出來,向惡霸盎猶共生體發出總攻。

【偽面具的破產】

西方帝國這次對俄羅斯的制裁已經超越人性的底線,違反了多年標榜的普世價值,大家都已目睹毋庸贅述。其實這也不用太驚訝,盎薩本身就是海盗出身,而猶太人就是盤剝重利,只是回復到原來面貌而已。不過要警惕的是盎猶之衰落並未如此嚴重尚且如此,若一旦真正衰落必將更瘋狂。

【神奇的名字 Vladimir】

當基輔羅斯建國時,其統治者即是 Vladimir 大公,蘇維埃革命領導人亦名 Vladimir 列寧,而 Putin 亦名 Vladimir,天道循環乎?

北約成為準侵略組織 | 郭譽申

北約原來是冷戰時代用來對抗蘇聯華沙公約組織的,蘇聯解體後,北約一度沒啥功能,不受關注。2014年,烏克蘭分裂,其加入北約,成為爭議焦點。讓世人重新發現,北約自1999年起已持續五次東擴,壓縮俄羅斯的安全空間,以致上個月終於爆發俄烏戰爭。

根據維基百科/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北約是歐洲及北美洲國家為實施防衛合作而建立的國際組織,擁有大量核武器和常設部隊,是西方的重要軍事力量。雖然聲稱為了「防衛合作」,防衛與進攻有時不易區別,北約「擁有大量核武器」,不需要武裝人員進入敵對國家的領土、領海或領空,發射核導彈就能造成對方人員和設施的重大損傷,北約因此可被視為「準侵略」組織。

北約的持續東擴,可被視為一種「準進攻」行為,更落實北約為準侵略組織。核導彈的效用與距離有關,長程導彈可以被反導彈系統偵測出其軌跡而予以攔截,而較短程的導彈幾分鐘就擊中目標,是完全防不勝防的。北約持續東擴,迫近俄羅斯國土,使北約佈署的中、短程核導彈足以攻擊俄羅斯的核心地區,讓俄羅斯防不勝防而深感威脅,因此等於是對俄羅斯的準進攻行為,落實了北約為準侵略組織。

其實在敵對國家附近佈署中、短程核導彈,早就被視為準進攻行為。在1962年的古巴飛彈危機,美國在義大利和土耳其部署中程核導彈對準蘇聯,蘇聯的回應是在古巴部署類似的核導彈對準美國,双方當時幾乎釀成核戰爭,幸而最後都同意撤除各自的核導彈。美、蘇都把對方迫近部署中程核導彈視為國家安全的極大威脅,非去除不可。由此可見,迫近部署較短程核導彈可被視為準進攻行為。

美國主導北約一再東擴,以核導彈迫近俄羅斯,是對俄羅斯的準進攻行為,俄羅斯雖一再反對,卻毫無效果。當美國和北約又向烏克蘭招手,而烏克蘭竟將加入北約寫入憲法時,俄羅斯終於忍無可忍,而發起俄烏戰爭。(戰爭的另一主要原因,是烏克蘭的反俄新納粹分子迫害甚至屠殺境內的俄羅斯族。)

筆者不贊成俄羅斯進攻烏克蘭,但是更反對北約東擴對俄羅斯的準進攻行為。不僅筆者,一些國際關係的專家,如季辛吉、Michael Mandelbaum ([1])、Stephen M. Walt ([2])、John Mearsheimer ([3]),早就反對北約東擴。

美國主導北約一再東擴,是對俄羅斯的準進攻行為,已經使北約成為準侵略組織。美國和北約這樣逼出俄烏戰爭,或許有利美國,而不利於俄、烏,但恐怕引起核戰浩劫啊!

[1] Michael Mandelbaum,《美國如何丟掉世界?》(Mission Failure: America and the World in the Post-Cold War Era, 2016)。

[2] Stephen M. Walt,《以善意鋪成的地獄》(The Hell of Good Intentions: America’s Foreign Policy Elite and the Decline of U.S. Primacy, 2018)。

[3] John Mearsheimer,《大幻想:自由主義之夢與國際現實》(The Great Delusion: Liberal Dreams and International Realities, 2018)

普京二度出手嚴懲烏克蘭 | 盛嘉麟

普京的手法和14年前懲罰格魯吉亞(喬治亞)共和國如出一轍。

2008年北京奧運期間
前蘇聯加盟國格魯吉亞共和國獨立後,一直叫囂加入北約,歡迎美軍演習駐防。2008年8月7日格魯吉亞共和國派軍隊進攻與俄羅斯接鄰的南奧塞梯(以俄羅斯人為主的)自治區,試圖將該地納入其政府軍管轄之下;俄格戰爭由此爆發。次日俄羅斯軍隊對格魯吉亞軍隊發動猛烈攻擊,歐盟聞訊提出和平方案,被俄羅斯拒絕。2008年8月28日,俄羅斯宣布承認「南奧塞提亞共和國」和「阿布哈茲共和國」為獨立國家,格魯吉亞共和國損失20%領土,從此格魯吉亞共和國不再鬧事。

2022年北京冬奧期間
前蘇聯加盟國烏克蘭共和國獨立後,一直叫囂加入北約,歡迎美軍演習駐防,沒完沒了。 2022年2月20日烏克蘭共和國派軍隊砲擊與俄羅斯接鄰的頓巴斯(以俄羅斯人為主的)自治區,破壞明斯克協議,試圖將該地納入其政府軍管轄之下。2022年2月21日,俄羅斯宣布承認頓巴斯自治區內的「頓內茨克共和國 Donetsk」和「盧干斯克共和國 Luhansk」為獨立國家。烏克蘭共和國因此損失10%,加上克里米亞 Crimea,共損失15%領土,希望烏克蘭共和國以後不要再鬧事。

世界上總是會有不識好歹的小國家,莫名其妙的甘為美國的馬前卒出來鬧事,以前美國勢如中天,打狗看主人,不識好歹的小國或可沾點便宜。現在美國江河日下,勢不中天,對方直接打狗給主人看,小國鬧事可能挨到一頓痛揍,得不到好處。最近臺灣刻意邀請被大陸制裁的美國無恥政客蓬佩奧來臺灣密洽,故意鬧事,值得注意。

烏克蘭歹戲拖棚,影響深遠 | 郭譽申

去年底以來,烏克蘭的局勢就格外緊張。烏克蘭的中央政府想要收復分裂出去的烏東兩共和國,甚至克里米亞半島,而俄羅斯則調集十多萬軍隊到俄、烏邊界,並聲稱北約若不書面承諾永不接納烏克蘭,就要進攻烏克蘭。美、俄、烏、歐盟、北約的重要官員緊急地一再會面磋商,希望化解可能爆發的俄、烏戰爭。

烏克蘭危機始於2014年,已歹戲拖棚8年,現在不過是又出現一波高潮。不論俄羅斯是否進攻烏克蘭,分裂的烏克蘭都不可能回到2014年以前,而且双方對抗的亂局看來還將持續很多年,其影響相當深遠。

北約是美歐的軍事同盟,若烏克蘭加入北約,美歐的軍事力量就迫近到俄羅斯的家門口,是俄羅斯絕不接受的。烏克蘭的族群,烏克蘭族約占80%,俄羅斯族約占20% (多半居住在烏東地區和克里米亞半島),而烏克蘭族和俄羅斯族都屬於斯拉夫族,因此過去烏克蘭和俄羅斯是相當親近的,而現在烏克蘭的統治地區內必定仍有親俄派。這樣烏克蘭將很難抵擋俄羅斯的進攻,尤其美歐都傾向不出兵而僅對俄羅斯施以經濟制裁。不過,烏克蘭是面積60萬平方公里,人口4千多萬的大國,俄羅斯要完全擺平它,也必非常曠日費時。

烏克蘭分裂的亂局還將持續,最受苦的當然是烏克蘭本身。烏克蘭自然資源豐富,曾是工農業相當發達的國家(尤其重工業),然而民主化後,國家分裂,又與強鄰俄羅斯武力對峙甚至交戰,現在已經變成歐洲最貧窮的國家,人均所得不到4千美元。(烏克蘭和台灣有不少相似處,請參見《烏克蘭風雲緊急對台灣的啟示》。)

蘇聯解體後,北約持續東擴,納入許多東歐國家,壓縮俄羅斯的安全空間,終於逼得俄羅斯忍無可忍,準備以軍事行動反擊。俄羅斯寧願以經濟損失換取國家安全,正是戰鬥民族的作風。

經濟制裁是双面刃,不僅俄羅斯經濟受損,歐盟也要承受經濟損失。譬如歐盟如不進口俄羅斯的油氣,歐洲的能源價格必定大漲 (現在已提前反應)。

美國總統拜登現在是騎虎難下。美國非要支持親美歐的烏克蘭中央政府不可,但是美國民眾顯然不贊成出兵烏克蘭,然而若俄羅斯真進攻烏克蘭,並獲得豐碩戰果,則美國的威望將再受挫,而拜登仍將難辭其咎。其實早有學者指出,北約持續東擴是錯誤政策。

拜登剛上任時曾想拉攏俄羅斯對抗中國,現在是絕不可能了。烏克蘭危機促使俄羅斯愈來愈靠攏中國,中俄的戰略伙伴關係恰能彌補中國的資源不足弱點,很有利於中國面對中美競爭。

烏克蘭的國家分裂肇因於其民主化。贏者全拿的選舉制度使親俄派和親歐派不停惡鬥,並互相指控對方使用不合法手段,最後魚死網破,互相脫離,並引入外國勢力 (或許外國勢力早已介入),造成長期的悲劇。這是選舉民主的又一次失敗,還有多少人相信民主制度的優越?

歐盟是白日夢帝國 | 盛嘉麟

【歐盟貌似帝國】
歐盟貌似一個強大的歐羅巴帝國,在世界上以強國自居,以道德自許,其實只是跟隨美國狐假虎威,最近對中國的人權、自由、民主、種族滅絕的議題,居高臨下多有譴責。其中法國、德國,配合美國、英國都派軍艦來南海自由航行,挑釁中國。
歐盟藉由美國領導下的北約,以貌似歐羅巴帝國的軍隊,跟隨美國出兵攻打弱小國家如南聯盟、利比亞、敘利亞、伊拉克、阿富汗,在世界上作威作福。其實歐盟的德國有幾萬美國駐軍,波蘭、波羅的海三小國經常供美國軍演,向俄國示威,北約的冰島國防交给美國,整個歐盟懼怕俄國,必須仰賴美國的保護。
歐盟內部是一個組織鬆散、矛盾相向、種族歧視、經濟參差、財政混亂、軍事散漫的組織,不但和帝國相差甚遠,而且是白日夢。


【歐盟不成帝國】
按中國的歷史來看,27個大大小小的成員國尚達不到強大的戰國七雄,卻遠少於春秋時代140多個大小諸侯國,歐盟還卡在中國的春秋時代與戰國時代之間。由於組織鬆懈、24種文字、議會衆多、經濟參差,更免談軍事力量的統一,永遠成不了字同文車同軌的大秦帝國。


歐盟的軍事力量仰賴美國領導的北約NATO,但是歐盟27國,與參加北約的27國並不一致:
奥地利、賽普勒斯、芬蘭、愛爾蘭、馬爾他、瑞典六國,是歐盟不是北約 。
冰島、蒙特內哥羅、北馬其頓、挪威、土耳其,是北約不是歐盟 。
歐盟的經濟力量仰賴統一的貨幣歐元,但是歐盟27國,與參加歐元的19國並不一致:
保加利亞、克羅地亞、捷克、丹麥、匈牙利、波蘭、羅馬尼亞、瑞典,是歐盟,但不使用歐元 。
安道爾、摩納哥、聖馬力諾、梵蒂岡,不是歐盟,經歐盟許可,使用歐元 。
黑山、科索沃歐,不是歐盟,未經歐盟許可,但自行使用歐元 。
歐盟的行政權力及立法權力集中於四個機構手中,無比鬆散 。
歐盟理事會由各國政府代表組成 ;
歐洲議會代表各國公民選出的議員組成 ;
歐盟委員會(歐盟執委會)是歐盟的內閣,代表歐盟的整體利益 ;
歐洲央行由歐盟的歐元國家的中央銀行代表組成 。


【歐盟經濟參差】
歐盟各國經濟參差不齊,德國經濟最強大,製造業精進,在歐元統一貨幣下德國獲利最多,霸佔了大半歐盟市場,同時歐元各國的出口平均水準,壓低了歐元的匯率,使得德國避免了原來強勢馬克應有的高匯率,能夠以較低匯率的歐元,製造業出口貿易暢銷世界。
美國為打擊歐元,幫希臘在國家經濟收支帳目上造假,使落後的希臘進入歐元區,日後造成了歐豬五國(葡萄牙、義大利、愛爾蘭、希臘、西班牙)的歐債危機,幾乎拖垮了歐元,破碎了歐元向美元競爭的雄心。
歐盟各國以西歐北歐經濟較強,其餘的歐盟國家乏善可陳。同時歐盟只有幾次歐債危機時德國北歐出面援救,西歐北歐只想利用東歐南歐的廉價勞工,維持他們落後的狀態,並無內部的國際合作發展經濟的計劃。同時歐盟對中國與匈牙利、希臘簽訂的經濟合作計劃還出面干涉,阻止破壞,見不得他國好。


【歐盟種族歧視】
土耳其1952年即加入北約,為歐美效力不遺餘力,自1987年起便努力申請加入歐盟,只因為是穆斯林國家,經過34年都被拒絕。
在蘇聯瓦解之後,華沙公約的東歐白人基督教國家,保加利亚、羅馬尼亞、捷克、斯洛伐克、斯洛維尼亞及波羅的海三小國,立刻申請,隨即加入歐盟。
在南斯拉夫聯邦瓦解之後,各分裂後的國家對申請加入歐盟趨之若鶩,但是除了天主教文化的斯洛文尼亚及克羅地亞兩國獲准加入歐盟,其餘斯拉夫種族的國家,波斯尼亞、馬其頓、黑山、塞爾維亞、科索沃都不獲准加入。其中塞爾維亞2010年便積極申請加入歐盟,迄今無法加入。
即使歐盟成員國內部,西歐的AngloSaxon 及日耳曼,以及北歐的斯堪的那維亞國家,歧視東歐的國家如保加利亚、羅馬尼亞、波蘭、南歐的國家如義大利、希臘、西班牙、葡萄牙,這些國家的人多半來西歐北歐的國家充當勞工,倍受歧視。
這10年來由於北約國家攻擊打垮了北非中東的利比亞、敘利亞、伊拉克,發生顏色革命,導致數百萬的穆斯林難民流離失所,湧入西歐的法國、德國、義大利、奧地利、匈牙利,在各國都受到歧視排擠,尤其號稱自由平等博愛的法國,國內的穆斯林移民多次抗暴,引起社會動盪的暴亂。


【歐盟議員貪腐】
最近德國基民盟國會議员霍普特曼Hauptmann,接受台灣地區賄賂廿萬歐元,在德國議會發言支持台灣地區,指控中國。霍普特曼同時被指控收取了阿塞拜疆、韓國等國的賄款,做出支持這些國家的發言,目前正接受司法調查。
這使我們想起不久前忽然造訪台灣地區,指控中國,支持台灣地區的捷克議長韋德齊,發言指控中國,支持台灣地區的捷克首都布拉格市長賀吉普,以及立陶宛指控中國,支持台灣地區的議員史德波納維西亞斯及阿頓梅納斯。這些距離台灣地區十萬八千里,微不足道的小國,與中國毫無瓜葛,為什麼會莫名其妙的有議員站出來作指控中國,支持台灣地區的發言,讓人懷疑受賄。
有媒體揭露,民進黨當局在歐洲,行賄對象主要包括歐盟議會議員和歐盟成員國議會的議員。歐洲議會長期以來,扮演著台灣地區在歐洲好朋友的角色。而在歐洲議員之間存在台灣遊說行賄團體,該遊說團體成員遍布德國、法國、瑞典、捷克、波蘭、丹麥,立陶宛等多個歐盟國家,沒有拿錢那來好言美言。
不論歐盟議員的受賄發言有沒有效果,都會被台灣地區政府用來大內宣,誇大的製造世界各國支持台灣地區,聲討中國的假像,堅定台灣島內民衆相信台獨必成,中國必仇的信心,製造兩岸的不安。但是歐盟議員的貪腐,也注定了歐盟不成帝國的因素。


【美國鉗制歐盟】
美國在德國駐軍36000人,在韓國駐軍26,000人,在日本駐軍55,000人,所以日本德國韓國實際上只是美國的殖民地國家,不算獨立國家。為德國帶來極大利益的北溪二號天然氣管道工程,95%完工,竟然受到美國的制裁,工程停頓。
美國的軍隊在北約的旗幟下,可以任意的在德國、波蘭、波羅的海三小國,設立雷達站和飛彈導彈基地,軍事演習,不斷威脅俄國,挑釁俄國,使得懼怕俄國的歐盟擺脫不了美國的保護,藉此鉗制歐盟,也使得歐盟不得不跟隨美國,狐假虎威的譴責中國的人權、自由、民主,其中法國和德國,更得配合美國及英國,派軍艦來南海自由航行,挑釁中國。


【白日夢的帝國】
當今世界版塊,一般說的是中美俄歐四塊,事實上歐盟受制於美國,全體懼怕俄國,歐盟組織鬆散,經濟參差怨聲四起。各國內部都有反對歐盟的聲浪,總部設在丹麥的反歐盟人民運動在各國風起雲湧。由於疫苗你爭我奪,利益的分配不均,義大利領導的反歐盟集團,主要包括了義大利、希臘、奧地利、冰島、西班牙、匈牙利,正在隱然興起。
歐盟各國,東歐北歐的國家傾向服從美國,西歐的法國德國尋求獨立自主,甚至想建立歐洲軍隊取代北約軍隊,而南歐的國家卻在形成反歐盟集團,尋求內部的公平。歐洲議會及各國議會又以反對中國逞口舌之快,政治意向分歧無力,都不利於歐盟。


費時七年,經過無數經濟學家,政府專家努力協商,中國做出極大的讓步談成的中歐全面投資協定,主要內容包括了
1)保證相互投資獲得保護,尊重知識產權,確保補貼透明性;
2)改善雙方市場准入條件;
3)確保投資環境和監管程序清晰、公平和透明;
4)改善勞工標準,支持可持續發展
這個協定竟然在美國的脅迫下,以無聊的人權議題為由,被歐洲議會擱置,任憑不學無術的議員政客踐踏投資協定,所以在現行的制度下,歐盟無法成為一個版塊,更甭談帝國了。

阿富汗,畸形的國家、戰爭、經濟 | 盛嘉麟

大家都覺得廿年來的阿富汗戰火綿延,滿目瘡痍,民不聊生。這當然是一種畫面,但是國家同時存在多種畫面,戰爭竟也帶來經濟畸形的繁榮,人口畸形的增加,戰略畸形的思維。阿富汗政府不希望趕走帝國主義的駐軍,塔利班神學士武裝對抗組織也不希望趕走帝國主義的駐軍,阿富汗人民也擔心趕走了帝國主義的駐軍會無以為生。 

美國前總統川普是生意人,覺得9萬美軍駐在阿富汗開支浩繁,無利可圖,立即決定2021年5月乾淨撤軍。想不到拜登總統上台後,戰略生變,又有新的花招。 

川普下台時阿富汗已經撤剩美軍2500人。 

美軍穿制服的留在阿富汗有2500人。 

美軍穿便服的留在阿富汗有7500人(擔任軍事相關且任務更危險的承包商)。 

所以實際美軍駐在阿富汗有10000人。 

這三、四年來其實美軍、北約、塔利班處於一種平和的狀況,只偶而發生微不足道的零星事件,維持戰爭狀態,其實十分安全。 

這些美軍有的利用安全和平的戰地,填補戰爭履歷,有助於自己軍事生涯的發展。 

這些美軍有的利用高額的戰地薪資及戰地加給,發點小財。 

這些美軍承包商利用戰地監管鬆弛的特殊狀況,胡亂報價,大發戰爭財。 

所以駐在阿富汗的10000人美軍各打各的小算盤,並不想回國。 

北約各國軍隊及承包商駐在阿富汗估計也有10000多人,以英國、德國、法國為主。有撤軍計劃但不急於撤回的情況如同美軍。 

美軍目前負擔阿富汗的總共軍費支出每年500億美元(主要是援助阿富汗政府軍),佔軍事支出很小,撤不撤軍都不在乎,北約國家軍費支出更小,也是如此。 

可是這每年500億美元加上北約國家的支出,卻成為阿富汗GDP的主力,帶來阿富汗的經濟繁榮,現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的市容空前繁榮,中國、韓國、日本、印度都有小商人來此開店做生意。 

阿富汗戰前(2000年)的GDP是 48 億美元,目前的GDP是 200 億美元,廿年的戰爭促成GDP翻了四倍,真是畸形的經濟發展。一旦美軍、北約國家完全撤軍,阿富汗的GDP可能立即跌回戰前的 48 億美元,因為廿年的戰爭沒有增加阿富汗的任何產業。 

所以阿富汗政府及人民都希望帝國主義的軍隊及承包商都不要撤離。 

塔利班也因為500億美元及數以億計的歐元帶來的外溢效應而富裕起來,除了幹點小事突顯戰場情況,拖住帝國主義的駐軍,保持富裕,並不想驅逐帝國主義的駐軍。 

塔利班因為富裕了,已經失去戰狼的勇猛,淪為分散各地各據山頭的軍閥,過各自的暖炕頭好日子,漸漸失去統一指揮行動的能力。 

和美國談判要求撤軍只是表面姿態。 

拜登比川普更陰險算計,駐軍阿富汗表面上維持著帝國戰略版圖的虛榮心,不惜落入每年500億美元的泥淖。 

帝國主義象徵性的兩萬名駐軍對阿富汗及中亞局勢影響有限,中國也不在乎,中國只想著在阿富汗的一帶一路及在阿富汗的經濟計劃,中國人在阿富汗開店做生意的人愈來愈多。 

阿富汗這幾年來因為戰爭帶來的經濟繁榮,人口從戰前(2000年)的2000萬暴增到目前4000萬,如果美軍北約突然撤軍,阿富汗GDP從200億暴跌回48億,經濟崩潰,無法養活目前新增的4000萬人口,情況不堪設想。 

經濟崩潰後無以為生的人民將會投奔塔利班為生,軍閥內亂再起,又回到戰前阿富汗民不聊生的狀態,這次揹著4000萬暴增的人口壓力,難民四竄,情況更不堪設想。 

不幸受到歐美的欺凌壓迫的阿富汗,變成了畸形的國家、戰爭、經濟。 

我的土耳其觀 | 盛嘉麟

奧圖曼帝國有如大清帝國,雖然奧圖曼帝國起於13世紀,但是兩個帝國同時在17世紀進入巔峰狀態,到了19-20 世紀,兩個帝國同時不敵英、法強權,崩塌敗落,不但成了兩個病夫,而且民心潰滅,崇洋媚外。

兩個病夫同時出了兩個國父,孫中山和凱末爾,兩個國父都是崇尙歐美文明、主張全盤西化,並且受到當時國人的尊重,捧為國父。可惜兩個國父都不成功,中華民國當年有可敬之處,結果是失敗的國家。土耳其成為歐化的世俗國家,歐化的文字、歐化的習俗,結果也是失敗的國家。

土耳其一廂情願的傾向歐洲,明明不到3%的國土在歐洲,卻自誇為歐洲國家,我認識兩個土耳其同學,你如果說土耳其是亞洲國家、在小亞細亞半島,他們會跟你翻臉,讓我感覺比崇尙歐西的孫中山更沒志氣。

土耳其

北約1949年成立,土耳其1952年就迫不及待的加入北約,土耳其沒有必要在華約、北約急忙選邊站,即使選了北約也不必如此賣命賣力,更不堪的是甘願淪為美國、蘇聯衝突的先鋒。一直到最近1999年受美國指示,阻礙中國的瓦良格航母空殼駛出黑海(2002年敲詐了中國10億美金才讓通過),2015年受美國指示,擊落敘利亞上空的俄國蘇凱24戰機,並殺害飛行員。

儘管土耳其如此崇尙歐洲、賣命美國,因為種族歧視、宗教歧視,儘管土耳其從1980年代開始申請加入歐盟,一直到今天仍然被歐盟以種種原因拒之門外。更不堪的是這三十年間,眼見白人歐洲國家保加利亞、克羅埃西亞、賽普勒斯、愛沙尼亞、匈牙利、拉脫維亞、立陶宛、馬爾他、羅馬尼亞、斯洛伐克、斯洛維尼亞….名不經傳的小國,甚至是前華約成員國、蘇聯加盟國,都不費吹灰之力紛紛加入歐盟,唯獨北約元老、流血流汗的土耳其被拒門外。

而且在土耳其與希臘、塞浦路斯、庫德族、亞美利亞的爭端上,美國及歐洲從未幫過土耳其,都站在土耳其的對立面。

所以我覺得土耳其是在奧圖曼帝國崩潰之後,民心盡失,只剩崇洋媚外、屈膝討好的奴性小丑。一直到最近強人艾爾多安(Erdogan)橫空出世才有所改變,土耳其不再申請加入歐盟,土耳其希望恢復奧圖曼帝國的光榮,土耳其開始正視自己的穆斯林文化,土耳其開始參與阿拉伯世界(包括伊朗、敘利亞、卡達爾….)的事物。

我不相信強人艾爾多安真有復興奧圖曼帝國的能耐,至少他的眼界、勇氣與意志值得欽佩,目前擺在土耳其前面的難題是:

  1. 境內1600萬庫德族(佔土耳其總人口20%)與境外1400萬庫德族進行的分裂主義運動,不時受到美國的鼓動利用。
  2. 國際收支赤字嚴重,高達62億美元,而外債過多。最近受到川普突然的打擊,里拉重貶40%,外債到期更無力償還,已經波及歐豬國家及新興國家的經濟。土耳其欠法國、西班牙、意大利的國債何止1000億美元以上,艾爾多安不願再向美國控制的IMF求救,最近阿拉伯的卡達爾國王要貸款150億给土耳其的銀行應急,艾爾多安向中國的求援正在與中國政府恰談中。除非歐洲銀行立即伸出援手,土耳其危機重重。
  3. 土耳其因為血緣民族的關係,暗中推動東西宊厥斯坦的暴亂獨立運動,其實就是穆斯林恐怖主義,甚至包庇疆獨恐怖份子,嚴重影響中國新疆地區的穩定,及中土外交關係。
  4. 土耳其的地理位置是歐亞大陸的橋樑,控制黑海的咽喉,應該堅持中立的地位,維持各國的交通往來油管運輸暢通,而不是政治上軍事上選邊站,阻撓另一邊的交通往來油管運輸。參加北約對抗俄國,或者投靠俄國對抗歐美,都不是好的策略,應該嚴守中立,維護橋樑及咽喉的地位,與各國友好。

我希望強人艾爾多安真有能耐妥善處理上述的四大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