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是白日夢帝國 | 盛嘉麟

【歐盟貌似帝國】
歐盟貌似一個強大的歐羅巴帝國,在世界上以強國自居,以道德自許,其實只是跟隨美國狐假虎威,最近對中國的人權、自由、民主、種族滅絕的議題,居高臨下多有譴責。其中法國、德國,配合美國、英國都派軍艦來南海自由航行,挑釁中國。
歐盟藉由美國領導下的北約,以貌似歐羅巴帝國的軍隊,跟隨美國出兵攻打弱小國家如南聯盟、利比亞、敘利亞、伊拉克、阿富汗,在世界上作威作福。其實歐盟的德國有幾萬美國駐軍,波蘭、波羅的海三小國經常供美國軍演,向俄國示威,北約的冰島國防交给美國,整個歐盟懼怕俄國,必須仰賴美國的保護。
歐盟內部是一個組織鬆散、矛盾相向、種族歧視、經濟參差、財政混亂、軍事散漫的組織,不但和帝國相差甚遠,而且是白日夢。


【歐盟不成帝國】
按中國的歷史來看,27個大大小小的成員國尚達不到強大的戰國七雄,卻遠少於春秋時代140多個大小諸侯國,歐盟還卡在中國的春秋時代與戰國時代之間。由於組織鬆懈、24種文字、議會衆多、經濟參差,更免談軍事力量的統一,永遠成不了字同文車同軌的大秦帝國。


歐盟的軍事力量仰賴美國領導的北約NATO,但是歐盟27國,與參加北約的27國並不一致:
奥地利、賽普勒斯、芬蘭、愛爾蘭、馬爾他、瑞典六國,是歐盟不是北約 。
冰島、蒙特內哥羅、北馬其頓、挪威、土耳其,是北約不是歐盟 。
歐盟的經濟力量仰賴統一的貨幣歐元,但是歐盟27國,與參加歐元的19國並不一致:
保加利亞、克羅地亞、捷克、丹麥、匈牙利、波蘭、羅馬尼亞、瑞典,是歐盟,但不使用歐元 。
安道爾、摩納哥、聖馬力諾、梵蒂岡,不是歐盟,經歐盟許可,使用歐元 。
黑山、科索沃歐,不是歐盟,未經歐盟許可,但自行使用歐元 。
歐盟的行政權力及立法權力集中於四個機構手中,無比鬆散 。
歐盟理事會由各國政府代表組成 ;
歐洲議會代表各國公民選出的議員組成 ;
歐盟委員會(歐盟執委會)是歐盟的內閣,代表歐盟的整體利益 ;
歐洲央行由歐盟的歐元國家的中央銀行代表組成 。


【歐盟經濟參差】
歐盟各國經濟參差不齊,德國經濟最強大,製造業精進,在歐元統一貨幣下德國獲利最多,霸佔了大半歐盟市場,同時歐元各國的出口平均水準,壓低了歐元的匯率,使得德國避免了原來強勢馬克應有的高匯率,能夠以較低匯率的歐元,製造業出口貿易暢銷世界。
美國為打擊歐元,幫希臘在國家經濟收支帳目上造假,使落後的希臘進入歐元區,日後造成了歐豬五國(葡萄牙、義大利、愛爾蘭、希臘、西班牙)的歐債危機,幾乎拖垮了歐元,破碎了歐元向美元競爭的雄心。
歐盟各國以西歐北歐經濟較強,其餘的歐盟國家乏善可陳。同時歐盟只有幾次歐債危機時德國北歐出面援救,西歐北歐只想利用東歐南歐的廉價勞工,維持他們落後的狀態,並無內部的國際合作發展經濟的計劃。同時歐盟對中國與匈牙利、希臘簽訂的經濟合作計劃還出面干涉,阻止破壞,見不得他國好。


【歐盟種族歧視】
土耳其1952年即加入北約,為歐美效力不遺餘力,自1987年起便努力申請加入歐盟,只因為是穆斯林國家,經過34年都被拒絕。
在蘇聯瓦解之後,華沙公約的東歐白人基督教國家,保加利亚、羅馬尼亞、捷克、斯洛伐克、斯洛維尼亞及波羅的海三小國,立刻申請,隨即加入歐盟。
在南斯拉夫聯邦瓦解之後,各分裂後的國家對申請加入歐盟趨之若鶩,但是除了天主教文化的斯洛文尼亚及克羅地亞兩國獲准加入歐盟,其餘斯拉夫種族的國家,波斯尼亞、馬其頓、黑山、塞爾維亞、科索沃都不獲准加入。其中塞爾維亞2010年便積極申請加入歐盟,迄今無法加入。
即使歐盟成員國內部,西歐的AngloSaxon 及日耳曼,以及北歐的斯堪的那維亞國家,歧視東歐的國家如保加利亚、羅馬尼亞、波蘭、南歐的國家如義大利、希臘、西班牙、葡萄牙,這些國家的人多半來西歐北歐的國家充當勞工,倍受歧視。
這10年來由於北約國家攻擊打垮了北非中東的利比亞、敘利亞、伊拉克,發生顏色革命,導致數百萬的穆斯林難民流離失所,湧入西歐的法國、德國、義大利、奧地利、匈牙利,在各國都受到歧視排擠,尤其號稱自由平等博愛的法國,國內的穆斯林移民多次抗暴,引起社會動盪的暴亂。


【歐盟議員貪腐】
最近德國基民盟國會議员霍普特曼Hauptmann,接受台灣地區賄賂廿萬歐元,在德國議會發言支持台灣地區,指控中國。霍普特曼同時被指控收取了阿塞拜疆、韓國等國的賄款,做出支持這些國家的發言,目前正接受司法調查。
這使我們想起不久前忽然造訪台灣地區,指控中國,支持台灣地區的捷克議長韋德齊,發言指控中國,支持台灣地區的捷克首都布拉格市長賀吉普,以及立陶宛指控中國,支持台灣地區的議員史德波納維西亞斯及阿頓梅納斯。這些距離台灣地區十萬八千里,微不足道的小國,與中國毫無瓜葛,為什麼會莫名其妙的有議員站出來作指控中國,支持台灣地區的發言,讓人懷疑受賄。
有媒體揭露,民進黨當局在歐洲,行賄對象主要包括歐盟議會議員和歐盟成員國議會的議員。歐洲議會長期以來,扮演著台灣地區在歐洲好朋友的角色。而在歐洲議員之間存在台灣遊說行賄團體,該遊說團體成員遍布德國、法國、瑞典、捷克、波蘭、丹麥,立陶宛等多個歐盟國家,沒有拿錢那來好言美言。
不論歐盟議員的受賄發言有沒有效果,都會被台灣地區政府用來大內宣,誇大的製造世界各國支持台灣地區,聲討中國的假像,堅定台灣島內民衆相信台獨必成,中國必仇的信心,製造兩岸的不安。但是歐盟議員的貪腐,也注定了歐盟不成帝國的因素。


【美國鉗制歐盟】
美國在德國駐軍36000人,在韓國駐軍26,000人,在日本駐軍55,000人,所以日本德國韓國實際上只是美國的殖民地國家,不算獨立國家。為德國帶來極大利益的北溪二號天然氣管道工程,95%完工,竟然受到美國的制裁,工程停頓。
美國的軍隊在北約的旗幟下,可以任意的在德國、波蘭、波羅的海三小國,設立雷達站和飛彈導彈基地,軍事演習,不斷威脅俄國,挑釁俄國,使得懼怕俄國的歐盟擺脫不了美國的保護,藉此鉗制歐盟,也使得歐盟不得不跟隨美國,狐假虎威的譴責中國的人權、自由、民主,其中法國和德國,更得配合美國及英國,派軍艦來南海自由航行,挑釁中國。


【白日夢的帝國】
當今世界版塊,一般說的是中美俄歐四塊,事實上歐盟受制於美國,全體懼怕俄國,歐盟組織鬆散,經濟參差怨聲四起。各國內部都有反對歐盟的聲浪,總部設在丹麥的反歐盟人民運動在各國風起雲湧。由於疫苗你爭我奪,利益的分配不均,義大利領導的反歐盟集團,主要包括了義大利、希臘、奧地利、冰島、西班牙、匈牙利,正在隱然興起。
歐盟各國,東歐北歐的國家傾向服從美國,西歐的法國德國尋求獨立自主,甚至想建立歐洲軍隊取代北約軍隊,而南歐的國家卻在形成反歐盟集團,尋求內部的公平。歐洲議會及各國議會又以反對中國逞口舌之快,政治意向分歧無力,都不利於歐盟。


費時七年,經過無數經濟學家,政府專家努力協商,中國做出極大的讓步談成的中歐全面投資協定,主要內容包括了
1)保證相互投資獲得保護,尊重知識產權,確保補貼透明性;
2)改善雙方市場准入條件;
3)確保投資環境和監管程序清晰、公平和透明;
4)改善勞工標準,支持可持續發展
這個協定竟然在美國的脅迫下,以無聊的人權議題為由,被歐洲議會擱置,任憑不學無術的議員政客踐踏投資協定,所以在現行的制度下,歐盟無法成為一個版塊,更甭談帝國了。

阿富汗,畸形的國家、戰爭、經濟 | 盛嘉麟

大家都覺得廿年來的阿富汗戰火綿延,滿目瘡痍,民不聊生。這當然是一種畫面,但是國家同時存在多種畫面,戰爭竟也帶來經濟畸形的繁榮,人口畸形的增加,戰略畸形的思維。阿富汗政府不希望趕走帝國主義的駐軍,塔利班神學士武裝對抗組織也不希望趕走帝國主義的駐軍,阿富汗人民也擔心趕走了帝國主義的駐軍會無以為生。 

美國前總統川普是生意人,覺得9萬美軍駐在阿富汗開支浩繁,無利可圖,立即決定2021年5月乾淨撤軍。想不到拜登總統上台後,戰略生變,又有新的花招。 

川普下台時阿富汗已經撤剩美軍2500人。 

美軍穿制服的留在阿富汗有2500人。 

美軍穿便服的留在阿富汗有7500人(擔任軍事相關且任務更危險的承包商)。 

所以實際美軍駐在阿富汗有10000人。 

這三、四年來其實美軍、北約、塔利班處於一種平和的狀況,只偶而發生微不足道的零星事件,維持戰爭狀態,其實十分安全。 

這些美軍有的利用安全和平的戰地,填補戰爭履歷,有助於自己軍事生涯的發展。 

這些美軍有的利用高額的戰地薪資及戰地加給,發點小財。 

這些美軍承包商利用戰地監管鬆弛的特殊狀況,胡亂報價,大發戰爭財。 

所以駐在阿富汗的10000人美軍各打各的小算盤,並不想回國。 

北約各國軍隊及承包商駐在阿富汗估計也有10000多人,以英國、德國、法國為主。有撤軍計劃但不急於撤回的情況如同美軍。 

美軍目前負擔阿富汗的總共軍費支出每年500億美元(主要是援助阿富汗政府軍),佔軍事支出很小,撤不撤軍都不在乎,北約國家軍費支出更小,也是如此。 

可是這每年500億美元加上北約國家的支出,卻成為阿富汗GDP的主力,帶來阿富汗的經濟繁榮,現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的市容空前繁榮,中國、韓國、日本、印度都有小商人來此開店做生意。 

阿富汗戰前(2000年)的GDP是 48 億美元,目前的GDP是 200 億美元,廿年的戰爭促成GDP翻了四倍,真是畸形的經濟發展。一旦美軍、北約國家完全撤軍,阿富汗的GDP可能立即跌回戰前的 48 億美元,因為廿年的戰爭沒有增加阿富汗的任何產業。 

所以阿富汗政府及人民都希望帝國主義的軍隊及承包商都不要撤離。 

塔利班也因為500億美元及數以億計的歐元帶來的外溢效應而富裕起來,除了幹點小事突顯戰場情況,拖住帝國主義的駐軍,保持富裕,並不想驅逐帝國主義的駐軍。 

塔利班因為富裕了,已經失去戰狼的勇猛,淪為分散各地各據山頭的軍閥,過各自的暖炕頭好日子,漸漸失去統一指揮行動的能力。 

和美國談判要求撤軍只是表面姿態。 

拜登比川普更陰險算計,駐軍阿富汗表面上維持著帝國戰略版圖的虛榮心,不惜落入每年500億美元的泥淖。 

帝國主義象徵性的兩萬名駐軍對阿富汗及中亞局勢影響有限,中國也不在乎,中國只想著在阿富汗的一帶一路及在阿富汗的經濟計劃,中國人在阿富汗開店做生意的人愈來愈多。 

阿富汗這幾年來因為戰爭帶來的經濟繁榮,人口從戰前(2000年)的2000萬暴增到目前4000萬,如果美軍北約突然撤軍,阿富汗GDP從200億暴跌回48億,經濟崩潰,無法養活目前新增的4000萬人口,情況不堪設想。 

經濟崩潰後無以為生的人民將會投奔塔利班為生,軍閥內亂再起,又回到戰前阿富汗民不聊生的狀態,這次揹著4000萬暴增的人口壓力,難民四竄,情況更不堪設想。 

不幸受到歐美的欺凌壓迫的阿富汗,變成了畸形的國家、戰爭、經濟。 

我的土耳其觀 | 盛嘉麟

奧圖曼帝國有如大清帝國,雖然奧圖曼帝國起於13世紀,但是兩個帝國同時在17世紀進入巔峰狀態,到了19-20 世紀,兩個帝國同時不敵英、法強權,崩塌敗落,不但成了兩個病夫,而且民心潰滅,崇洋媚外。

兩個病夫同時出了兩個國父,孫中山和凱末爾,兩個國父都是崇尙歐美文明、主張全盤西化,並且受到當時國人的尊重,捧為國父。可惜兩個國父都不成功,中華民國當年有可敬之處,結果是失敗的國家。土耳其成為歐化的世俗國家,歐化的文字、歐化的習俗,結果也是失敗的國家。

土耳其一廂情願的傾向歐洲,明明不到3%的國土在歐洲,卻自誇為歐洲國家,我認識兩個土耳其同學,你如果說土耳其是亞洲國家、在小亞細亞半島,他們會跟你翻臉,讓我感覺比崇尙歐西的孫中山更沒志氣。

土耳其

北約1949年成立,土耳其1952年就迫不及待的加入北約,土耳其沒有必要在華約、北約急忙選邊站,即使選了北約也不必如此賣命賣力,更不堪的是甘願淪為美國、蘇聯衝突的先鋒。一直到最近1999年受美國指示,阻礙中國的瓦良格航母空殼駛出黑海(2002年敲詐了中國10億美金才讓通過),2015年受美國指示,擊落敘利亞上空的俄國蘇凱24戰機,並殺害飛行員。

儘管土耳其如此崇尙歐洲、賣命美國,因為種族歧視、宗教歧視,儘管土耳其從1980年代開始申請加入歐盟,一直到今天仍然被歐盟以種種原因拒之門外。更不堪的是這三十年間,眼見白人歐洲國家保加利亞、克羅埃西亞、賽普勒斯、愛沙尼亞、匈牙利、拉脫維亞、立陶宛、馬爾他、羅馬尼亞、斯洛伐克、斯洛維尼亞….名不經傳的小國,甚至是前華約成員國、蘇聯加盟國,都不費吹灰之力紛紛加入歐盟,唯獨北約元老、流血流汗的土耳其被拒門外。

而且在土耳其與希臘、塞浦路斯、庫德族、亞美利亞的爭端上,美國及歐洲從未幫過土耳其,都站在土耳其的對立面。

所以我覺得土耳其是在奧圖曼帝國崩潰之後,民心盡失,只剩崇洋媚外、屈膝討好的奴性小丑。一直到最近強人艾爾多安(Erdogan)橫空出世才有所改變,土耳其不再申請加入歐盟,土耳其希望恢復奧圖曼帝國的光榮,土耳其開始正視自己的穆斯林文化,土耳其開始參與阿拉伯世界(包括伊朗、敘利亞、卡達爾….)的事物。

我不相信強人艾爾多安真有復興奧圖曼帝國的能耐,至少他的眼界、勇氣與意志值得欽佩,目前擺在土耳其前面的難題是:

  1. 境內1600萬庫德族(佔土耳其總人口20%)與境外1400萬庫德族進行的分裂主義運動,不時受到美國的鼓動利用。
  2. 國際收支赤字嚴重,高達62億美元,而外債過多。最近受到川普突然的打擊,里拉重貶40%,外債到期更無力償還,已經波及歐豬國家及新興國家的經濟。土耳其欠法國、西班牙、意大利的國債何止1000億美元以上,艾爾多安不願再向美國控制的IMF求救,最近阿拉伯的卡達爾國王要貸款150億给土耳其的銀行應急,艾爾多安向中國的求援正在與中國政府恰談中。除非歐洲銀行立即伸出援手,土耳其危機重重。
  3. 土耳其因為血緣民族的關係,暗中推動東西宊厥斯坦的暴亂獨立運動,其實就是穆斯林恐怖主義,甚至包庇疆獨恐怖份子,嚴重影響中國新疆地區的穩定,及中土外交關係。
  4. 土耳其的地理位置是歐亞大陸的橋樑,控制黑海的咽喉,應該堅持中立的地位,維持各國的交通往來油管運輸暢通,而不是政治上軍事上選邊站,阻撓另一邊的交通往來油管運輸。參加北約對抗俄國,或者投靠俄國對抗歐美,都不是好的策略,應該嚴守中立,維護橋樑及咽喉的地位,與各國友好。

我希望強人艾爾多安真有能耐妥善處理上述的四大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