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的高學歷外省空軍人才 | 丁紹傑

成大校友不可以忘了,這批來自「空軍機校高級班」的高學歷外省軍人,他們曾是你們的教授。

「空軍機械學校高級班」是國中畢業考的,還是高中畢業考的?答案都不是,抗戰時期是大學畢業才有資格報考。

抗戰時期政府向國內及海外招募大學理工畢業生投效空軍,有的委任軍銜後馬上工作,有的先進入航空委員會主辦的「高級機械班」,接受短期專業訓練後,才委任軍銜開始工作。以上「空軍機械學校高級班」,每期都有淸華大學的畢業生報考,尤其是1944屆航空工程系的畢業生,幾乎全班投效空軍。

民國52年考上成大工管系的黃三本校友:
「我母系工管系早年在工業管理及工業工程剛起步階段,台灣根本沒有真正瞭解這領域及夠水準的教授,幸好賴有當時美軍利用二次大戰的戰爭與後勤管理,訓練台灣的空軍供應司令部用在後勤供應,當年成大工管系會嚇嚇叫,就是有大陸時代清華機械系畢業,時任空軍供給副司令的李登梅將軍教品質管制及高等品質管制,清華機械系畢業的空軍少將田長模系主任教生產管制、賽局及產業競爭相關課程,清華電機系畢業的空軍少將張璐教授教工時學,加上電機系支援教電工學,化工系支援工業化學,化學系支援化學,物理系支援物理,數學系支援微積分,機械系支援工程畫、應用力學、材料力學、製造程序、工業安全及工廠實習的教學,也才打造出當年成大工管系的深厚基礎,當年在台灣美商的電子工廠,幾乎90%的Chief Industrial Engineer都是我們工管系所包辦…。」

上文摘自《成大80,再訪青春》,文中李登梅是「空軍機械學校高級班」一期的,田長模是三期的,張璐是四期。

【台南訊】民國101年7月9日,出身空軍幼校第一期、空軍官校第二十六期畢業、曾數度駕駛U-2戰機深入中國大陸執行高空偵察任務,並深度參與台灣軍用航空自製發展歷程,被譽稱為「IDF之父」的前總統府戰略顧問華錫鈞將軍,雖已從熱愛的職場退下來旅居美國,仍心繫國內航空工業的發展,6日透過前漢翔公司董事長邢有光的幫忙,把他畢生大部分積蓄新臺幣壹仟伍佰萬元捐贈給成大作為航空工業發展基金,義行可風。

華錫鈞將軍簡介:
華錫鈞將軍,1925年生。空軍幼校第一期、空軍官校第二十六期畢業,美國普渡大學航空工程碩士、博士,哈佛大學高級管理班畢業。曾獲頒國軍寶鼎及雲麾等勛獎章二十三座、美國空軍飛行優異十字章、中國工程師學會工程獎章、普渡大學傑出校友、名列科技名人錄及世界名人錄。1948年至1964年任空軍飛行軍官,肩負台海兩岸第一線空防重任;後為黑貓中隊隊員,曾數度駕駛U-2戰機深入中國大陸,執行高空偵察任務。

華錫鈞將軍與成大的淵源,最早開始於民國59年,那時成大仍為「臺灣省立成功大學」,羅雲平博士為校長。在當時機械系系主任李克讓教授的邀請下,華將軍於59學年度在機械系研究所二年級碩士班開始授課,上學期開授「高速流動理論」之課程,下學期開授「磁性流體」之課程,教學認真,讓師生印象深刻。

朱繼岱先生來訊:
民國40-50年台灣各大學缺電機、電子教職人才,所以空軍應國家需要適時釋出人才,一時之間形成「四大皆空」,即台大、成大、交大、清大,都成了「空軍高級班」的天下!所以空軍不但保衛了國家的領空,也為國家培育了眾多的優秀人才!

抗戰時期「空軍機校」是高中畢業報考的,當時考得上大學未必考得上「空軍機校」,我父親是第一期畢業的。

我的眷村在台南水交社,我家隔一棟的斜對面,就是李登梅伯伯的家;我家正對面曾是李永炤的家,李伯伯是空軍航發中心(漢翔公司前身)主任,浙大航空畢業,一直是華錫鈞將軍的上司;我家隔壁張志明伯伯,也是清華大學畢業,長年在「成大附工」教課,退伍後在「台南亞航」工作。

另外,我家斜對面曾是果芸的家,果芸當年是空軍後勤管制中心主任,曾任國防管理學院院長、資訊策進會執行長、神通電腦公司董事長;果伯伯是空軍機校第七期畢業,這在我們眷村是輩份較小,成就最大的一位。

今年我爸冥歲一百,撰此文留念,2018年6月。

又摔戰機,誰導致? | 郭譽申

昨天早晨,高雄空軍官校少尉飛行官徐大鈞駕駛AT-3教練機進行單飛訓練,飛機在起飛5分鐘後墜毀,徐少尉不幸殉職,年僅23歲。今年還未過半,這已經是第三起戰機墜機事件,真是令人難過!怎麼會這樣?

戰機(本文所稱戰機,不包括直升機)要執行作戰任務,當然不如民航機安全。不過,台灣近年的戰機墜毀意外顯然太多了,根據上報【F16失聯】20年國軍戰機失事整理:18起意外,共計33死17傷3失蹤,蔡總統上台前的14年,共發生7起戰機墜毀意外 (上報文中列入5起直升機意外,本文不計入)。對比她上台剛滿6年,共發生8起墜機意外,最近6年戰機墜毀意外的頻率增加了超過一倍(8/6比7/14)。

為何近年戰機墜毀意外的頻率倍增?合理的解釋是,蔡總統上台後全面倒向美國,對抗大陸,對岸戰機於是經常飛近本島,雖然未進入領空,已造成我方空軍需要頻繁升空監視的巨大負擔,因此導致戰機墜毀意外的增加。另一原因是我方的飛行員人數很不充足,造成飛行員的出勤和訓練負擔異常沈重 (參見【F16V批准售台】揭仲/飛行員不足?新戰機的影響與挑戰)。

台灣的飛行員不足,當然因為年輕人不喜歡從軍,而飛行員的身心素質又有極高的要求。近年戰機墜毀意外頻繁,都成為媒體上的大新聞,是否會導致年輕人更不願意進入空軍?若如此,則本已不足的飛行員恐怕會更減少,那我們花重金買來許多美國的戰機又有何用?此外,是否因為飛行員不足,軍方就降低飛行員的身心素質要求,以增加飛行員數量,因此導致較多的戰機墜毀意外?但願不是如此草菅人命。

國軍戰機失事增多的主要原因是蔡政府的倒向美國、對抗大陸,年輕飛行員因此犧牲寶貴的生命。值得嗎?即使有些台灣人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至少兩岸使用同樣的語言、文字,有類似的習俗、文化、經濟生活等等。兩岸最大的差別不過是台灣有民主選舉,而對岸沒有。為了能夠選舉投票,值得犧牲生命嗎?過去二、三十年,台灣的民主制度並沒表現比「中國模式」好,而且大陸的「一國兩制」願意保留台灣的民主制度。筆者真不知道台灣人是為何而戰。統獨與一般老百姓何干?

不論綠營的台獨或藍營的獨台,政治人物普遍喜歡維持兩岸分裂的現狀,而不喜歡兩岸統一。台灣若維持現狀,現在的政治人物都是老大;若兩岸統一,台灣的政局難免改變,多半不利於現在的政治人物。政治人物只管自己維持現狀的利益,哪管追求獨立、對抗大陸會死人?飛行員之死可說是政治人物,尤其綠營政治人物,害死的!

中俄聯合空中戰略巡航 | 黃國樑

中、俄聯合空中戰略巡航自2019年開始迄今,已組織了四次。這次大陸國防部說,這是「例行性」的操演,目的是檢驗提升兩國空軍協作水平,推進兩軍戰略互信和務實合作;行動「不針對第三方」,與當前國際和地區局勢無關。

2019年中、俄首次聯合巡航是該年7月23日,中國派出2架轟-6K飛機,俄羅斯派出2架圖-95飛機混合編隊,在日本海、東海有關空域巡航。第二次是2020年12月22日,中國派出4架轟-6K飛機,俄派2架圖-95飛機聯合編隊,仍在日本海、東海空域巡航。

2019年、2020年聯合巡航

去年11月19日是第三次聯合巡航,中國派出2架轟-6K,俄派2架圖-95MC,空域仍是日本海、東海附近。

今年5月24日據日本的觀測,中方仍是4架轟-6K,俄仍是2架圖-95,不過似多了一架前蘇製伊爾20偵察機。但這次是首度進入了西太平洋,亦即實質地穿出了第一島鏈。這是對於美、日、印、澳QUAD四方會談在日本舉行的一次反制性的宣示,即使北京宣稱不針對第三方。

2021年、2022年聯合巡航

從時間上看即可測度其用意,今年是首次在上半年實施巡航,前兩年甚至已到了年底才舉行,這次距離去年那次不過是半年時間,這麼急著再聯合巡航,就是凸顯對QUAD四方對話的對抗性質,亦即中、俄絲毫不畏懼這四方的虛弱同盟!

穿出第一島鏈的意義重大,它不只針對了QUAD,還有針對台灣的意涵,新聞報導的這張圖,看不出它究竟多麼伸入太平洋,但已進入了台灣東部海域則無庸置疑,而俄羅斯的圖-95也在其中。

這與過去不同的政治意涵,我認為是,中、俄共同表明了,中國若對台動武,完成統一之戰,美、日若要介入,俄可能成為中國的側翼,甚至可以協同一起對抗美、日!

這是對拜登那句答記者問的一個尖銳回應:你要介入沒問題,那我的哥兒們也會介入。所以,要不要介入,你看著辦!

俄羅斯接近目標,戰爭能否結束? | Friedrich Wang

克勞塞維茲在他的不朽鉅作《戰爭論》當中有一句話值得省思:「從戰爭開始的第一天就該思考怎麼結束戰爭」。所以,希特勒、東條英機、海珊等等這些獨夫就是完全沒有體會,戰爭的目的是為了爭取一個長時間的和平,並不是為了你死我活,最後打到亡國為止。

中國古代的孫子也早就說了:「兵凶戰危」「兵貴速,不貴久」。國家的領導人必須止戈為武,有的時候認輸或者求和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反而可以讓國家得到很大的利益。所以,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德國領導層就比後來二次大戰的希特勒為首的納粹黨要高明的多。他們知道,戰爭繼續這樣死拖下去德國必然崩潰,所以先把東線與南線戰場結束,然後西線可以打一個和局,至少最後不會滿盤皆輸。

不了解戰爭,那就很難去講求和平。以前筆者有一位研究所的同學,後來不幸在海裡淹死了。我們一起求學的時候,他就多次說過「你的東西有什麼好研究的?」「你這個人信仰軍國主義」。這些所謂的新左派或獨派最大的問題就在這裡,滿口的理想,可是卻不知道怎麼去做,因為每一步都有可能犧牲,害怕而且根本拿不出方法,悲哀。

烏克蘭戰爭進行到現在,俄羅斯當初所揭櫫的三大主要目標:癱瘓烏克蘭的武力、消滅新納粹主義、確保烏東、烏南地區,基本上已經逐漸達到,或者接近達到。所以對俄羅斯來說,現在是收縮兵力,並且消化與鞏固新佔領地區的時候,然後爭取一個體面的離場。這對俄羅斯非常重要。

這場戰爭會因為俄羅斯收縮或者單方面不再積極進攻而結束嗎?這很難說,甚至於我也不是很樂觀。前面有分析過這一場戰爭基本上是長期以來歐洲地緣政治、民族問題、甚至於宗教信仰等等碰撞的一個結果,更可以說是美國與俄羅斯三十多年來的一次總清算。所以想就此結束,不簡單。

回到之前筆者所說的,歐洲的態度會非常關鍵。歐洲願不願意積極追求和平,並且讓戰爭的企圖降到最低,勇敢地對大國說不,會是非常關鍵的一點。看看法國小馬有沒有這個聲望以及決心來挑起責任?

俄烏戰爭會變成世界大戰?比蘇阿戰爭如何? | 郭譽申

始於2月24日的俄烏戰爭已經打了兩個多月,以美國為首,明顯支持烏克蘭對抗俄羅斯的國家有三四十個,俄羅斯面對多國的軍事援烏和經濟制裁,仍然毫不妥協,甚至揚言不惜動用核武。一些好事者於是聲稱,俄烏戰爭可能變成世界大戰。是否如此?筆者不以為然。那麼俄烏戰爭將如何?

俄羅斯現在對抗大部份的歐洲國家,有些類似二次大戰時的納粹德國,不過俄羅斯顯然不像納粹德國具有超強的民族/種族主義,及重建歐洲新秩序的野心。美國宣稱,普丁有野心恢復蘇聯時代對東歐的掌控。這完全是故意的抹黑。蘇聯時代東歐各國多有強大的共產黨,與俄羅斯的意識形態類似,因此形成共產集團同盟。現在的俄羅斯,與東歐各國已無相似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怎可能企圖掌控東歐各國?普丁不可能沒有這點自知之明。

俄羅斯的作戰計畫也顯示它不會挑起世界大戰。俄羅斯起初是多點進攻烏克蘭,包括攻打首都基輔,俄軍當時可能有意拿下整個烏克蘭。但是不久後,普丁就發現烏克蘭的抵抗意志堅定,而美歐對烏的武器、物資支援源源不絕,因此拿下整個烏克蘭是難以達成的目標。現在俄羅斯的作戰計畫已放棄進攻基輔,而集中軍力於烏東和烏南地區,大多是說俄語的區域,而當地居民是俄羅斯想要保護的俄羅斯族。俄羅斯既已限縮其作戰計畫於烏東和烏南,沒理由反而擴大進攻其他國家而挑起世界大戰。

烏克蘭的一方,雖然國家眾多,除了美國和烏克蘭,沒有一個想要打仗。美國雖然想藉俄烏戰爭消耗俄羅斯的國力,但是怕引起核戰,並不敢直接出兵或逼迫俄羅斯太甚。俄、美双方都不想擴大戰爭,因此俄烏戰爭不會變成世界大戰。

俄烏戰爭是區域性的戰爭,但不太可能短期結束,而烏克蘭幾乎注定了它分裂的命運。2014年烏克蘭即已分裂,現在其分裂和喪失的領土更多。等到俄羅斯占領烏東和烏南的所有俄語區,它大概就不會再採取積極的攻勢,而會轉向地區的長期治理,不論是併入俄羅斯或成立附庸國。俄烏戰爭之前,美、俄的介入都隱身於幕後,現在則是在幕前公開地操控和用兵。

有些人把俄烏戰爭比擬為導致蘇聯經濟崩潰進而解體的1979-1989蘇阿戰爭。俄烏戰爭與蘇阿戰爭相似嗎?不大相似。首先,阿富汗與俄羅斯並無種族親近關係,但是烏東和烏南卻有很多俄羅斯族,使俄羅斯占領和治理烏東和烏南容易得多。

其次,根據維基百科/蘇阿戰爭,美國及其盟國當年對阿富汗的支援似乎遠比不上今日對烏克蘭的支援;而當年阿富汗軍民的犧牲人數,死亡人數估計在67萬到200萬之間,則遠高於今日烏克蘭人的犧牲。換言之,在蘇阿戰爭,美國以少量資源和大量阿富汗人的犧牲,消耗了蘇聯的大量資源;但在俄烏戰爭,美國則以大量資源和少量烏克蘭人的犧牲,與俄羅斯的大量資源互相對耗。因此美國雖然能傷俄羅斯的資源一千,恐怕也要自損八百啊。

烏克蘭軍費超高透露什麼 | 黃國樑

2014年政變後,基輔統治集團將國家財政從改善人民福利轉向強化軍備。烏克蘭的軍事預算從2014年的17億美元增長到2019年的89億美元,佔其GDP的5.9%。

我在觀察者網上看到羅思義的一篇文章,才首度知道烏克蘭早就在為一場大規模戰爭做準備,這些數據讓我驚駭地眼珠都要掉出來,5.9%什麼概念?比以色列的軍費占比還高;羅思義並說,美國跟某些北約國家還有幾百名教官參與烏軍的訓練,烏克蘭根本就是在美國的監督下準備戰爭的。

他要凸出論述的,就是這不是一場忽然爆開的戰爭,而是美國預謀甚久的,並在烏克蘭也積極響應配合,按預定的期程,在相關條件都滿足的狀態下,被人為引發的戰爭!

羅思義論述中的一個重點是:這次美國不再對付伊拉克、敘利亞這種小國,而是單挑俄羅斯這樣的核大國,雖然它並不直接下場,但直接在背後操控。

烏軍不是美籍的美國大兵,但發揮著美國大兵的作用;這顯然是美國的一次戰略思想上的躍進與質變。但美國何以如此?一個可能原因,是它已清晰地感到自己的衰落,而衰落的恐懼讓它鋌而走險,意圖削弱對它生存與安全最具威脅的俄羅斯。

這個盤算還算是在理性的範疇之內,另一個可能卻相當令人驚恐,即美國意欲引爆一場世界大戰,或主要軍事強國都捲入、近於世界大戰的亂鬥,好讓它在亂局中重獲生機,再次為它的霸權續命。因為,美國的霸權就是從兩次世界大戰中誕生的。頭一次大戰它最終參戰扭轉了戰局,擊退了德軍;第二次大戰美軍更兩面作戰,不僅在太平洋上讓日本吃癟,也在歐陸上讓德軍敗退!同時,因為戰爭讓其軍工體系成為全球軍火的最大生產基地。

如果這的確是美國為挽救它的衰落的命運,從而昏了頭地在全球挑起戰端,那台海的戰爭亦不遠矣!美國所說的刺蝟或豪豬戰略,並不是要台灣因為不斷購入武器,最終阻嚇了共軍的進犯;而是一步步在將台灣武裝到牙齒後,挑起台海戰役,不單讓解放軍啃不下台灣,更唆使英、澳、日本一起圍殲共軍,它自己則在最後階段下場收拾殘局!

烏克蘭軍費占GDP比重已是台灣的3倍多,台灣2019年的軍費才占GDP的1.7%而已,烏克蘭同年度的占比竟是台灣的3.5倍。

在美國一再逼迫下,台灣今年國防支出已是史上最高,但不計入F16的購機特別預算,3726億也只占今年全年GDP的1.9%左右而已,若再加上購機預算的年度支出,變成4127億元,約為140億美元,也只占到GDP的2.1%而已。

蔡英文四年前就已承諾要將軍費支出提升到GDP占比3%,亦即,如果真的達成,台灣一年的軍事預算將達到驚人的200億美元以上,可與加拿大、以色列、巴西的軍費媲美。

當一個小島竟與幅員遼闊的加拿大、巴西相提並論,或與以色列這種安全恐懼達到極致的國家相仿,它的目的就絕不是嚇止而已,而是像烏克蘭一樣,準備決戰!

但烏克蘭的最終命運就是被肢解而已,國不復國;如果台灣也走上被美帝一次性拋棄的境遇,那就不是被肢解了,而是被徹底吞滅!就算大陸負傷頗重,但其結果並不會改變!

至於美帝是否真能如其所願地霸權延續下去?恐怕只能是一廂情願。帝國的衰落就像是一種歷史宿命論,它有內在客觀的決定性力量促成它的衰落,不是靠主觀的作為就能挽回。

台灣人若發現軍費突然一夕暴漲,就知道此處不宜久留,最好速速離去,因為戰火馬上就要燒到門口了!

俄羅斯的軍事力量到底如何?比中國如何? | 郭譽申

多數軍事刊物評估,俄羅斯的軍事力量是世界第二,僅次於美國,其軍事力量遠勝烏克蘭。然而在這次俄烏戰爭,俄羅斯攻打烏克蘭卻頗不順利。雖然這是因為美國、歐洲對烏克蘭提供大量武器、物資、情報的支援,俄羅斯所呈現的軍事力量顯然不像軍事刊物的評估那樣強大。大家都看走眼了?

不是放馬後砲,筆者早就不看好俄羅斯的軍事力量。軍事刊物一般都評估,中國的軍事力量是世界第三,次於美、俄。果真如此嗎?美國的軍事力量仍領先全球,目前應是共識。但中、俄的軍事力量到底如何對比?

美國的軍事預算比中、俄多得多,但是美國的人員薪資,不論軍人或武器開發專家,都遠高於中、俄,因此美國與中、俄的軍事預算差距是否反映它們的軍事力量差距,較難有定論。另一方面,中、俄的基於國際匯率的人均GDP和基於購買力平價(PPP)的人均GDP都很接近,表示人民的一般生活水準、物價水準、人員薪資等都很接近,因此中、俄的軍事預算金額頗能反映它們的軍事力量。

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列出2020年的各國軍費支出,中國是2520億美元,俄羅斯是617億,中國的軍費支出是俄羅斯的4倍多。另一重要數據是軍費支出占該國GDP的百分比,中國只有1.7%,俄羅斯是4.3%,俄羅斯承擔的軍費比例比中國重得多。中、俄的人員薪資、物價水準很接近,俄羅斯的軍費卻遠比中國少,但其軍費對國家的負擔卻比中國重得多,如何能期待俄羅斯的軍事力量強過中國?隨著中國GDP的持續增長,其軍事預算將持續增加,其軍事力量也將持續超越俄羅斯。

俄羅斯的軍事力量被高估,當然因為蘇聯在冷戰時代就是軍事強權,而俄羅斯繼承了蘇聯的軍事力量。軍事力量的確需要多年的累積,譬如一件現代武器的開發製造常需要好幾年,而製造完成後可以服役使用幾十年。然而蘇聯解體已經30年,俄羅斯又經歷了上世紀末的混亂和衰敗,當年最先進的武器現在當然不再先進,而俄羅斯的有限軍事預算恐怕不足以適當的維修和更新這些武器。這大約是俄軍在烏克蘭的表現不大理想的主要原因。

俄羅斯的軍事力量看來已經不如中國,並且不像軍事刊物的評估那樣強大。俄羅斯花費GDP中的很大比例(4.3%)於軍事,但是其軍事預算卻不到中國的1/4。這當然是因為俄羅斯的GDP太小了,只有中國的1/10。現代戰爭比的是武器裝備,這需要錢和科技,因此軍事力量的基礎在經濟 (包括科技,有科技才能成為高所得的經濟體)。中國只花費GDP中的小比例(1.7%)於軍事,而全力發展經濟,是明智之舉。俄羅斯受到美國和北約的逼迫而發起俄烏戰爭,似乎是自曝其短了。

戰爭千變萬化-務實看俄烏戰爭 | Friedrich Wang

下午,筆者感嘆現在台灣已經沒有理性討論的空間。就像前一陣子有許多支持俄羅斯的朋友為了拿不下基輔的事想出了許多理由。好像普丁因為雄才大略、英明神武,所以故意不拿基輔?

其實,這只是在論述上從「烏克蘭必勝」擺盪到了另外一個極端的「普丁謀略論」而已。這個問題:「俄羅斯對烏克蘭作戰的目標以及構想」是可以長篇大論的,但是我們只要冷靜的思考整個戰局就不會出現這種奇特的想法。

首先我們應該問:俄羅斯若想結束戰爭並且達到作戰的目標,最快的方法是什麼?答案其實很簡單,就是推翻澤倫司機老政府,建立一個親俄政權。如果能一舉斬首,那當然就更理想。

所以,在開戰後的72小時之內,俄羅斯傘兵大舉空降在安多諾夫機場,並且快速反應部隊直接挺進到車諾比電廠附近,佔領周圍的衛星市鎮,其實就是為了將老司機政權加以瓦解,或者逼迫烏克蘭政府在重大的軍事壓力下逃出這座城市,讓整個指揮中樞走向癱瘓。而這是對俄羅斯而言最快達到作戰目的,並且成本最低的一種方法。

我們要知道,戰爭是交戰雙方在一連串各種條件、設想、以及各種士兵與作戰階層之間的碰撞、激盪、交錯辯證下的結果。所以狀況是千變萬化,隨著各種主客觀條件不斷改變的,雙方各種智謀不斷較量,所以優勢劣勢也是不斷地在轉換,而勝敗是最終才會產生的結果。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幾乎從來沒有任何一場戰爭是照著交戰雙方任何一邊的預設計劃來進行,永遠都有各種臨時的狀況會發生。

按照上述的分析,我們幾乎可以確定俄羅斯一開始的確有採取奇襲的作為,希望能夠快速癱瘓烏克蘭的中央政府,用最少的成本佔領已經一團混亂的基輔。絕對不是什麼俄軍手下留情,或者普丁有什麼雄才大略的原因。

拿不下,就是拿不下,沒有那麼多理由。這其中的原因很多,但根本原因是俄羅斯低估了烏克蘭的抵抗決心,而且根本看不起澤倫司機這個喜劇演員出身的總統。甚至於也低估了美國與北約介入的程度,導致作戰陷入僵局。而俄羅斯軍隊在城鎮戰之中的精確打擊能力上也的確落後給西方與美國。

如今調整戰略,將主力部隊逐漸撤出這座首都的周圍,剛好也側面說明了俄羅斯知道自己一開始在作戰構想上的不足,即時修正、集中兵力,將打擊面縮小在馬里烏波以及尚未完全佔領的頓內茨克與盧甘斯克這兩個州,未來在烏克蘭東部可以建立一個緩衝區,甚至於可以直接併入版圖。這就是上述的,在一連串的衝撞與辯證之下所做出的調整。

我們今天只能根據西方媒體所提供的片段畫面、照片、文字來看這個世界,這本身是多麼危險的一件事?

我懶得去說那些在電視上表演的所謂的各種「專家」、「名嘴」,只想跟大家說,這場戰爭到目前的五十天左右,台灣的各種對於戰爭的盲目現象,暴露了一種危險:這是一個對軍事完全陌生,只剩下看熱鬧的社會。台灣的知識界也不負責任,就算講了沒人聽,難道你們就不講了嗎?

看待戰爭越浪漫,危機其實就越深。

又摔戰機,難過之外的思慮 | 郭譽申

昨天下午一架F-16V戰機從嘉義空軍基地起飛,在嘉義縣東石鄉水溪靶場進行空對地炸射訓練,卻突然失事墜海,目前陸海空仍在全面搜救中。戰機飛行員陳奕上尉才28歲,但願他能平安獲救。

蔡英文總統上任至今將近6年,發生6次戰機墜毀意外 (本文所稱戰機,不包括直升機),共摔掉7架戰機 (有一次意外是兩機在空中擦撞),而其飛行員幾乎全都犧牲。筆者除了難過,還有一些思慮。何以會如此?

戰機要執行作戰任務,當然不如民航機安全。不過,台灣近年的戰機墜毀意外似乎太多了?根據上報【F16失聯】20年國軍戰機失事整理:18起意外,共計33死17傷3失蹤,蔡總統上台前的14年,共發生7起戰機墜毀意外,對比其上台後的6年,共發生6起墜機意外 (上報文中列入5起直升機意外,本文不計入),最近6年的戰機墜毀意外的頻率剛好增加了一倍。

為何近年戰機墜毀意外的頻率倍增?唯一合理的解釋是,蔡總統上台後兩岸關係破裂,對岸戰機經常飛近本島,雖然未進入領空,已造成我方空軍需要頻繁升空監視的巨大負擔,因此導致戰機墜毀意外的增加。

兩岸戰機數量的對比大約是350:2000,我方居於明顯劣勢。更不利的,我方的飛行員對比戰機數量,被稱為座艙比,一向不充足 (參見【F16V批准售台】揭仲/飛行員不足?新戰機的影響與挑戰)。換言之,兩岸飛行員數量的對比應該遠超過350:2000,以共機一年擾台已逾940架次(未來可能更多),我方戰機飛行員的出勤和訓練負擔自然異常沈重了。

台灣的飛行員不足,當然因為年輕人不喜歡從軍,而飛行員的身心素質又有極高的要求。近年戰機墜毀意外頻繁,都成為媒體上的大新聞,是否會導致年輕人更不願意進入空軍?若如此,則本已不足的飛行員恐怕會更減少,那我們花重金買來許多美國的戰機又有何用?只是交保護費嗎?美國卻從不承諾保衛台灣。此外,是否因為飛行員不足,軍方就稍降低飛行員的身心素質要求,以增加飛行員數量,因此導致較多的戰機墜毀意外?但願不是如此草菅人命。

近年大陸戰機頻繁侵擾台灣,原來似乎僅是宣示主權和警告台獨,現在看來更有消耗我島戰力和國力的效果。我們的戰機墜毀意外頻繁,既打擊民心士氣,更令人痛心年輕飛官的犧牲生命。回顧馬英九時代,兩岸關係和緩融洽,双方戰機何須空中追逐?而年輕飛官又何須時常犧牲生命?

老兵話行軍 | 姚雲龍

我民國三十年(1941)春節剛過就被抓入伍當壯丁,還沒換上軍服,只發了一双筷、一支碗,就開始行軍。

部隊從安徽阜陽一路走到河南最西邊鄧縣,走了半個多月,休息一週稍加整備。這時發給我一套舊軍服、一個背包架、一個饃兜(裝饅頭和食物用的袋子)、一支鞏縣造老式步槍和五十發子彈。接着又行軍了。從河南西行翻越秦嶺進入陝西,一直走到姜太公釣魚的渭水邊咸陽城。然後再循着原路轉回河南,再進入湖北省荆門縣戰地,才剛過端午節。不到半年就走這麼遠,我從地圖上量一量,至少也有一千五百公里。

行軍,有步行、車運、鐵運、空運、船運五種,我所寫的是步兵步行的行軍。這種行軍又分為三種:

1. 旅次行軍:沒有敵情的顧慮,沒有緊急的任務,像普通旅行一樣,一天行30~50公里。

2. 戰備行軍:有隨時與敵人遭遇的行軍,要一面行軍一面警戒,要小心謹慎。

3. 急行軍:在緊急狀況下,限時到達目標。

行軍久了,我慢慢的瞭解到其組織和過程:

1. 炊事:炊事兵一定要在部隊起床之前,把早晨的飯菜做好,把午餐的乾糧準備好。行軍時,炊事兵是最辛苦的。

2. 前站人員:大概每連派出二、三人為前站人員,先部隊約兩小時前出發,到達當日部隊宿營地後、為部隊找好房子,買好當晚及次日所需的菜蔬食物等,燒好開水及洗腳水。

3. 水站人員:與前站人員一起出發。到達當日中午部隊預定的大休息地,燒好開水,找好部隊大休息場地。

4. 部隊:部隊一般都在六點起床,整備行裝及盥洗,七點早餐及分發中午乾糧。行軍時大概每行一小時休息十分鐘,完全聼號音行止。全營人沒有手錶,只有一支小鬧鐘,由營部號目(號兵班長)保管。

全營到達大休息站(當日行軍的中點),各連水站人員已為部隊找好休息場地,並燒好開水在等待。每個士兵可以卸下背包,解下子彈袋,抱著槍靠在樹幹上,從饃兜裡掏出饅頭及大蒜頭享受當日的午餐。

那時部隊都是住民房,所以部隊行軍時都要考慮下一站的村(鎮、市)的大小及採購是否方便。因此部隊每天行軍的里程就不能由自己訂定了。今天走30公里,明天可能要走50公里,後天要走60公里,都不一定。走30公里很輕鬆,走40公里腿可能僵痛、腳會打泡(腳底板起水泡),走50公里兩條腿會痛得不聼使喚。

有一天我們要從商南趕到商州,全程是60公里,那天我們全營提早一小時出發。啊!那天走到最後我的兩條腿好像不是自己的啦!每步如千斤,全賴慣性一步一頓的向前走。這時只要有人從旁輕輕一點我就會跌倒,跌倒了可能再起不來了。可是那些老班長,個個如鉄打的金鋼,他們一點不在乎,談笑自若,還替我背槍。

有一天行軍走過壩橋火車站(那是歷史上楚霸王邀劉邦飲宴的地方)。正好一列要開往西安的火車停在那兒,營長一聲令下:「上車」!大家一齊擁上火車。我們一上了車,全車的乘客都摀著鼻子。老總開罵了:「老子是為國家才臭的!你嫌臭就下車!」真的就有好多人下車了。想想看:大熱天,十多天不洗澡、換衣服,能不臭嗎!

寫到行軍,就想起我的老班長替我背槍,他叫「楊道生」,河北人。寫到此,忍不住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