鯊魚煙 | 劉廣華

去基隆轉了一圈,返家刻意繞走北濱,在深澳《沙魚煙大王》暫停,提了一袋知名的鯊魚煙再順著台62線走,銜接一高,五楊高架回中壢;一路上饞涎欲滴,想著晚上的大快朵頤。

劉杯杯自小長於基隆港區周邊,談笑有販夫,往來盡走卒;長輩不是碼頭工人,就是流動攤販,一日工作辛勞之餘,下工之後路邊麵攤一坐,切幾盤小菜,來一杯紅標米酒加保力達,就是人間好時節。

長輩小酌時,劉小弟最喜歡蹭的菜就是鯊魚煙;有時過頭了,長輩沒下酒菜,還會被攆著跑。

「沙魚煙」是簡寫,應該寫成「鯊魚煙」,其實就是鯊魚各部位,經煙燻製作而成的食品。

鯊魚煙幾乎每個部位都好吃。

腹肉部分,薄薄一層表皮很是Q彈,內裡卻是豐腴軟嫩綿密,吃起來幾乎不用咀嚼,入口之後,只要舌頭一頂,上顎一擠,毫不費力的,大塊腹肉即在嘴裡散開,是真真正正的入口即化。

魚肚部分非常柔韌耐嚼,倒也不是筋肉虯結那種撕咬不爛的口感,就是一口咬下感覺很是扎實,咀嚼起來很是彈牙;獨特的煙燻味道之外,偶爾還會有騷騷的氣味散在口齒之間,雖然有些奇怪,不過,劉杯杯逐臭之夫,吃起來卻也很是享受。

魚皮凍則是看起來晶瑩剔透,透著光可以看到裡面黑白相間,有布丁的視覺跟果凍的口感,嘗起來卻跟豬腳凍類似,入口遇熱後,在嘴裡跟舌頭平滑交會的魚皮凍,也就慢慢溶解、化開,剛入口若有似無的咀嚼感,在入口後卻化為湯汁,緩緩入喉。

雖然全台南北各地都有鯊魚煙,劉杯杯多年職場,轉戰各地之餘,多有造訪麵攤小店,只要有機會一定會點鯊魚煙吃;但劉杯杯還是覺得基隆的鯊魚煙味道道地,好吃,尤其是沾料部分,有別於各地的芥末加醬油,基隆是芥末加醬油膏,口感更為濃郁。

聽說也有人沾沙拉醬、蒜蓉醬油,或是五味醬的。

這就沒辦法了,蘭茝蓀蕙之芳,誠然眾人之所好;不過,海畔也有逐臭之夫嘛,人各有所尚,不能勉強。

劉杯杯是頑固的保守派,吾道一以貫之,就堅守芥末加醬油膏。

鯊魚煙是平民小吃,價格便宜,主要是因為鯊魚肉部分並非高級食材,尤其是鯊魚肉本身含有阿摩尼亞成分,若不用煙燻壓制,則無論用哪種烹飪方式,腥味都非常重,難以入口,也因此而造就這種特殊的平民美食。

鯊魚煙好像也只有台灣才有,只聽過冰島有所謂的地獄美食發酵鯊魚肉(Rotten Shark),其他國家就沒什麼鯊魚美食了。

有說是,鯊魚是食物鏈頂層掠食者,所以魚肉中也累積很多重金屬或其他有害物質,人類吃了鯊魚肉,也一併接收了這些有害物質,所以鯊魚肉還是少吃為妙。

劉杯杯覺得很有道理;當下決定,以後吃鯊魚煙,不能乾吃,要一併服用啤酒,這樣才可以把有害物質沖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