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媒體造謠成習 | 盛嘉麟

我們憑什麼不停的造金正恩的謠?

西方媒體慣於造謠抹黑它們不喜歡的國家,古巴、中國、俄國、伊朗、利比亞、朝鮮…..都是它們造謠抹黑的對象。中華民國的政府和媒體也跟著西方媒體嚷嚷宣傳,對中國大陸更是加油加醬。以前我年輕時代都信以為真,對這些國家十分恐懼。

記得70年代非洲烏干達的第3任總統阿敏(Amin),因為拒絕西方干涉烏干達的內政和西方鬧翻,阿敏總統被全世界媒體形容成一個發瘋的狂人暴君,他每天殺人為樂,吃人肉喝人血,還說他命令排隊的犯人,後面的犯人按序殺死前面的犯人,一路殺下去,阿敏總統在旁邊取樂。烏干達已經是人間煉獄。

剛好我的朋友在世界銀行任職,有一項水利工程的貸款给烏干達,美國白人同事都不敢去烏干達出差,就派我的華人朋友去,我的朋友當然害怕,但是為了工作飯碗只好動身前去。想不到他回美國以後告訴我,烏干達雖然貧窮,卻是正常國家,他到達首都坎帕拉以後,有烏干達政府經濟部的官員來接機,正常的接待,正常的討論,正常的會議,最後有阿敏總統列席的水利工程官員做的簡報,經過一些修正,符合世界銀行的條件,我的朋友就簽約,完成出差任務回到美國。這是我的第一次衝擊,知道西方媒體會邪惡造謠。

後來有機會去到俄國、古巴各國旅遊,即使不是富裕的國家,人家也是快樂的過普通日子,陽光一樣的明媚,綠草一樣的如茵,有富人有窮人,有新樓有爛樓,和美國或台灣一樣,並不是在專制獨裁下過著恐懼煉獄,生不如死的生活。

譬如說中國大陸,按照當年中央日報的說法,共產黨每天清算鬥爭殺人放火,飢餓苦難,一場什麼運動死幾百萬人,再一場又死幾千萬人,按理說我們家族的親戚都死光了,可是我去的時候絕大多數的親戚都還在,死的也是病死老死。要知道一個國家每年的正常死亡率我們可以粗略估計為1%,所以美國一年正常死亡約300萬人,台灣20萬人,大陸10億人的正常死亡就是1000萬人,你有區分過多少是正常死亡,多少是鬥爭死亡嗎?我不是說大陸沒有苦難,我要問的是有沒有中央日報說的那種苦難。

1950年解放軍進入西藏平亂(美國中情局製造的暴亂),鞏固邊疆,被西方媒體說是殺死30幾萬藏人,現在西藏人口不過300萬,1950年大概200萬,地廣人稀的西藏要殺死30幾萬人簡直無法想像。就算是200萬隻藏羚羊散佈在西藏高原,要一下子獵殺30幾萬隻也無法想像。

記得一次有關西藏的論壇聚會,一個華人教授上台演說,解放軍進入西藏殺死了 315,627藏人(不是教授說的數子,大概就是30幾萬一直到個位數),我提出質疑時,教授說這是美國國務院公佈的資料,因此絕對可信。我再提問在1950年遙遠的西藏,西藏自己沒有能力提供任何資料,美國國務院如何統計出解放軍殺死的人數,而且精確到個位數字,國務院又如何區分正常的生老病死,還是被解放軍殺死。因為是美國的資料就絕對可信,這就是可笑的慕洋犬華人教授,遇到美國就失去了基本邏輯的能力。

回到朝鮮,我們聽說朝鮮的農業災難,糧食不足,暴政只會歛徵糧食供给高官軍警,民間已經餓殍遍野連續20年,按理說朝鮮人口應該只餓剩一半了,但是朝鮮人口20年來穩定成長,怎麼解釋?

再說金正恩處決了姑丈,處決了歌舞團美女玄松月,用大炮、狼狗、炸彈、棒打、重機槍、吊頸……處死了一堆高官。結果玄松月出現帶歌舞團到北京表演,復活升官。已經被大炮轟死的高官有些又出現在宴會上,最近更傳出「金正恩又處決高官,學007餵食人魚」。我不是說金正恩沒有處決過高官,但是我們必須有基本的邏輯,殺人不是兒戯,被處決的高官應該有他的原因,處決就是要了結犯人的性命,步槍手槍就能解決,像美國、台灣一樣,造謠污蔑金正恩用大炮、用狼犬、用炸彈、用食人魚、用棒打,你不覺得西方、韓國、台灣的媒體比金正恩更可恥嗎?

 

藏民福利由生產到終老 | 張魯台

做為中國55個少數民族之一,藏族因為居住環境高寒之故,享有比其他54個少數民族更多的福利,不可諱言的是,某些福利是因為藏民脫離殘暴政教合一統治僅僅60年,舊社會的某些觀念與陋習仍然存在,需要一段時間,才能逐漸改變,例如藏民認為生產是不潔的,所以過去多在牛棚生產。

產婦住院分娩完全免費

由於藏區為高寒缺氧地帶,雖然藏族因長久居住,在生理上已有較高的適應性,但是胎兒在胞宮發育時,高寒缺氧還是有可能影響到胞胎發育,新生胎兒會有較高的先天性疾病發生率,如先天性心臟病、五官功能缺失等。並且藏人認為生產是不潔的,因此牛棚就是產房,這又增加了母嬰安產問題。

為了鼓勵孕產婦到醫院生產,孕產婦住院費用可以百分之百報銷,確定產婦體能恢復,胎兒存活無虞才讓出院,出院時正常分娩者補助100元,難產補助300元,難產又是困難戶補助500元,再發放生活日用品及嬰兒服,此措施有效提高住院分娩率,降低了孕產婦、新生兒死亡率,少部分嬰兒有先天性心臟病、兔唇等問題,在成長過程中會有以民間公益基金會為主的團體將患者接往內地治療。

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时人口114.09萬人,2018年增長到343.82萬人,在解放前人口增長長期停滯,甚至於是負成長,1951年人均壽命35.5歲,2019年提高到68.2歲,四代同堂家庭逐漸增多。

藏民福利由生產到終老1

15年義務教育三包到底

西藏率先全國,實施15年義務教育,幼兒園與小學全部使用藏語文教學,高年級開始增設漢語文課,青壯年文盲率從舊西藏時的95%下降到目前的0.52%。因為農牧民居住地分散,通勤極為不便,學校對學齡兒童採用住宿式集中管理,住宿學生享受「三包(包吃、包住、包學費)」及助學金政策,三包經費中伙食費即佔90%,伙食中不乏內地運來的熱帶與溫帶蔬果,三包政策已經覆蓋到西藏所有農牧區的學校與幼兒園,同一學期惠及學生達21萬人,能夠讀到大學者,國家還另有相應補助。

藏民福利由生產到終老2

就業環境

西藏位處高原,並不適宜發展重工業,輕工業的發展也很難達到經濟規模,但是傳統上的輕工業與手工業繼續維持;牧業方面牽涉到部分草場面臨環境保護問題,或者是草場要讓給野生動物棲息,或是劃歸國家公園,政府於是在較低海拔處建房予以免費搬遷入住,並輔導轉業;農業方面則普遍性的蓋溫室大棚,引進內地種植技術,以致多種蔬果皆能生產,產量朝自給自足的目標前進;無煙囪工業則是如火如荼的推廣,內地居民訪藏時,非常樂意住在藏味十足的「民家樂」。

總體而言西藏經濟仍然是處於從內地輸血狀態,由內地各省市「對口援助」,目標就是一定要幫助所有農牧民「脫貧」,目前僅剩約15萬貧困人口,預計在2020年達到全面脫貧。這將是西藏各族同胞自立自強奮鬥的結果,當然也有一批批援藏人員汗水和鮮血的澆灌。

藏民福利由生產到終老3

老人五保安養

對於有意願入住福利院的老人,進行保吃、保穿、保住、保醫、保終等五項生活保障措施,讓年輕人得以專注於工作。

老年藏人普遍有白內障與膝關節問題,此係高原陽光強烈與地域遼闊崎嶇的原故,白內障之治療與嬰兒先天性心臟病、兔唇治療等問題,是內地民間公益團體援藏的主要項目,膝關節問題則尋求醫保治療。

藏民福利由生產到終老4

宗教活動圓滿心靈寄託

西藏各類宗教活動場所有1787處,寺廟僧尼4.6萬多人(2014年資料),有45座寺廟僧侶超過百人,並附設了養老院,所有僧尼的基本生活費用由政府補貼,享受醫療保險、養老保險等最低生活保障。寺廟之修繕亦由政府編列預算支應。

藏民福利由生產到終老5

 

 

達賴喇嘛還能怎樣? | 盛嘉麟

2019年是達賴喇嘛逃離中國第六十個年頭,同時也是西藏建設改革六十週年,中國國務院新聞辦上週三(3月27日)發布了白皮書,重點呈現出西藏的變化與成就。

在中國的堅強領導和全國各地的大力支援下,西藏克服「生命禁區」、交通不便、基礎薄弱等不利條件,經濟社會發展取得長足進步。無論在教育推展、交通建設、資源開發、水利籌劃、農業蓄牧、生態綠化、網路籠罩………西藏一日千里的進步,有目共睹。

達賴喇嘛還能怎樣2

開發西藏,國富兵強

中國正在紀念「西藏百萬農奴解放紀念日」,向全世界公佈,是中國政府解放了西藏百萬農奴,把西藏從封建農奴的黑暗社會帶進現代化的光明社會。十幾年之後,藏水入疆,雅魯藏布江灌溉幾十萬平方公里的新疆塔里木盆地,中國全面連接成欣欣向榮的生命共同體。

達賴喇嘛還能怎樣3

西藏百萬農奴解放紀念日

未來的西藏很快全面現代化,達賴喇嘛已經沒有置喙的餘地,據報導,流亡印度等地的藏人生活並不理想。十分艱辛,其實很多流亡藏人也想回去,但心裡總有包袱無法放下,令人遺憾,達賴喇嘛把自己的包袱再傳導給年輕人,繼續指導年輕人對抗中國,可憐又遺憾。

達賴喇嘛還能怎樣1

西藏流亡政府達蘭薩拉的街頭

達賴喇嘛僅剩下西方國家所謂的國際關注和支援,它給流亡藏人帶來了什麼,在西方不停地曝光頌揚下的達賴喇嘛,塑造成現在像是宗教聖人的樣子,讓他下不了神壇。隨著中國的開放強大,西方國家的內憂重重,所謂的國際關注和支援,實際上年年減弱,目前支持西藏流亡政府的國家只剩美國、印度、台灣。

川普總統3月15日簽署2019年《綜合授權法案》,撥款1700萬美元支援西藏,其中
提供中國統治下的「西藏自治區」與其他藏族地區800萬美元
提供印度與尼泊爾藏人社區600萬美元
提供西藏流亡政府300萬美元
真是杯水車薪極為可笑。

印度政府並無多大財力支援西藏流亡政府,只能提供西藏流亡政府需要立足的土地,以及附帶的公共水電交通的基本設施,建立了名為達蘭薩拉的鎮市。西藏流亡政府的財務主要來自西方國際的捐款,以及達蘭薩拉地區的藏人自力更生,經營觀光旅遊及小規模商店的經濟活動。

目前流亡印度的13萬藏人,8萬人住在達蘭薩拉地區,5萬人串流到印度各地,當然也有到世界各地。藏人、印度人之間的矛盾衝突無時無之,西藏流亡政府達蘭薩拉地區的學校教育和印度地方政府也有管轄權的衝突,印度要求所有藏人兒童必需接受印度國民學校的基楚教育。

此外西藏流亡政府達蘭薩拉地區的8萬藏人之間發生的民事刑事財務糾紛,不服西藏流亡政府處理的藏人立刻引進印度地方政府的警察司法力量介入,終究這是印度的領土,造成西藏流亡政府統治威信的嚴重喪失。

流亡印度的13萬藏人極少數是具備「對抗中國西藏獨立」政治意識的喇嘛貴族,極大多數是趁機跟隨達賴喇嘛的逃亡潮,逃離貧窮的西藏故鄉,追求外地更好的生活,和當年廣東人逃亡香港一樣。60年過去了,眼見西藏拉薩、日喀則,高樓抜起車水馬龍商業繁盛,留在故鄉的親友日子比達蘭薩拉好得太多,這些年來年輕一輩逃離達蘭薩拉,重返西藏的藏人開始增加,但是效忠達賴喇嘛的包袱一時無法放下,況且經過尼泊爾進人中國也不是容易的事。

達賴喇嘛的流亡政府那點捐款、那幾個職位,也形成了喇嘛貴族間的貪污腐敗、爭奪官位,喇嘛貴族的年輕一輩學習英語,嚮往二次流亡到歐美國家,到了西方,許多人躲在喇嘛社區替人唸經祈福過日子,遇到中國高官來訪問,就出來抗爭鬧事,賺點外快。年輕平民的年輕一輩有的流入印度各地擺攤開店過小日子,有的碰運氣申請回到西藏,重新加入親友過日子。西藏的進步富裕,基本上搖垮了達賴喇嘛的流亡政府。

台灣是另一個支援達賴喇嘛的流亡政府的政府,和台灣支援法輪功、吾爾開希、王丹、曹長青、港獨份子……一樣,你反華我支援,你反中我給錢。台灣社會悶無前途,佛教盛行,對於西藏密宗達賴喇嘛更加一層嚮往。第一次1997年3月28日訪台,李登輝夫婦對達賴喇嘛無上的敬重,連戰、吳伯雄等國民黨高官跪地敬拜達賴喇嘛,接受醍醐灌頂,醜態畢露,當然每次都有重金打賞。

中國的立場是努力開發西藏,國富兵強,向世界展示西藏進步的事實,拒絕與達賴喇嘛的流亡政府談判,達賴喇嘛已經84歲,流亡政府內部貪污腐敗、爭權奪利、人口流失,達賴喇嘛還能怎樣?

達賴喇嘛還能怎樣4

達賴喇嘛還能怎樣?

 

來自達蘭莎拉的客人 | 張魯台

1992年底「世界自由民主聯盟」總會長趙自齊銜李登輝之令,前往印度會晤達賴,邀請達賴訪問臺灣,1993年達賴派遣「流亡政府」首席噶倫及二哥嘉樂頓珠率團先行訪臺,見了李登輝,自此雙方就達賴訪臺性質(政與教),兩個「流亡政府」間之關係等問題,展開長達四年的一系列談判,1997年3月22日,達賴一行14人持臺灣「外交部」所簽發「無國籍人士停留許可証」來臺,展開為期六天的「弘法」活動,李登輝與達賴在臺北賓館會晤45分鐘。1997年9月12日達賴拿出此行所獲供養之一小部分3000萬元成立了「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舊西藏政教合一殘餘勢力就此進入臺灣。

2001年3月13日達賴再度來到臺灣,陳水扁在「總統府」會見達賴,晤談一個小時。2002年12月30日「臺灣西藏交流基金會」在臺灣成立,功能是略過蒙藏委員會,成為臺藏窗口。2004年5月達賴派代表前往臺灣,參加因兩顆子彈而得以連任的陳水扁「就職典禮」。同月達賴在臺灣成立「西藏人福利會」。2009年南部四縣市首長以八八風災祈福名義,邀請達賴第三次訪臺,此行略過執政的國民黨,達賴與民進黨展開深入交流。

趙自齊成功邀請到了達賴訪問臺灣,他很得意地說這是破冰之旅,但是破冰的代價是什麼呢?那就是「臺灣當局不再視西藏為中國的一部分。」兩個「流亡政府」間具有「對等」關係與相互「承認」之默契,達賴單方面在臺灣設立「辦事處」,達賴獲得臺獨政府資金援助,及來自信徒的供養,可以說達賴得到實利,臺獨得到一個「朋友」,藏獨與臺獨相互拉抬取暖,部分政客或許獲利,然而實質上兩獨越是熱絡,中共越是壓縮兩獨空間,兩獨鬧劇也只有在小島上鬧一鬧而已。

1956年中共開始在西藏以外的地區,包括青海與西康推行土地改革,卻掣動西藏上層反動人士的焦慮,進而加速武裝叛亂進程,1959年3月10日達賴將前往解放軍軍營觀戲,叛亂份子散布謠言「如意至寶」會被紅漢人綁架,發動無知藏民包圍羅布林卡,阻礙達賴前往,並演變為大規模暴亂,被解放軍平定,3月19日達賴被挾持出逃印度。

翌年達賴在印度達蘭莎拉組織「流亡政府」,每年於三月舉辦所謂的「西藏人民抗暴活動」,2008年北京舉辦奧運,藏獨份子阻擾聖火傳遞,在拉薩製造暴亂,中共在忍無可忍下,2009年3月28日正是50年前平定叛亂後解散西藏噶廈政府之日,舉行13000多人參與的西藏百萬農奴解放紀念大會,將此日定為「西藏百萬農奴解放紀念日」,給所謂的「西藏人民抗暴」一個嚴肅回覆,爾後年年慶祝。

來自達蘭莎拉的客人

蔡英文當選臺灣領導人之後,否認有九二共識,導致兩岸交流停滯,貿易緊縮,引發人民不滿,在2018九合一選舉中慘敗,眼看2020選舉臺獨勢力有崩盤之虞,於是又有邀請達賴訪臺之議,達賴方面一反以往故作扭捏之姿態,顯示出無比樂意接受邀約之情,今年是所謂「西藏人民抗暴」60周年,在達蘭沙拉只有10個國家或地區的客人,包括臺灣去了尤美女,「慶祝」活動顯得無比冷清,臺灣此時邀請正是時候。

舊西藏政教合一殘餘勢力進入臺灣的另一個嚴肅問題是,喇嘛性侵事件層出不窮,這是喇嘛教傳入世界各地普遍之現象,達賴也說他早就知道此類事情,看起來這位「法王」無意或無力解決這種事情,反倒是在中國藏傳佛教地區,喇嘛教為人詬病的舊問題幾乎不再發生,如:非歷史定制不再增加「活佛」,血腥祭祀活動被禁止,人骨人皮法器被禁用,男女雙修被禁止,喇嘛性侵事件更是早已不再聽聞。

相關鏈接: 

2019達蘭莎拉冷清的慶祝活動 

阿沛·阿旺晉美:1959藏區騷亂真相

達賴與西康藏人反目成仇

達賴喇嘛:早已知道佛教上師性侵事情

 

西藏1950 – 1959 | 張魯台

1950年10月在西藏地方政府長期拒絕談判之情形下,解放軍發動昌都戰役,一舉殲滅藏軍主力,解放軍並未趁勝追擊,而是靜待談判,戰役導致西藏的攝政下野,年僅15歲的十四世達賴親政。

1951年中央人民政府代表團與西藏地方政府代表團經過談判,5月在北京簽訂《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簡稱《十七條協議》,10月達賴致電毛澤東主席,表示擁護《十七條協議》,隨即人民解放軍進駐拉薩,西藏和平解放。

1952年8月,西藏致敬團由達賴喇嘛 丹增嘉措與班禪額爾德尼 確吉堅贊率領前往北京。西藏第一所小學拉薩小學開學。

1953年4月,西藏地區佛教代表團赴北京參加中國佛教協會成立大會。6月達賴和班禪當選中國佛教協會名譽會長。

1954年7月,達賴、班禪分別啟程前往北京,出席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9月達賴當選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班禪當選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12月,第二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次會議,班禪當選全國政協副主席。

1955年3月國務院決定成立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由達賴任主任委員,班禪為第一副主任委員,順利的話西藏將成立現代化的地區自治政府。

1956年4月,陳毅副總理率領中央代表團到拉薩。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成立大會在拉薩舉行。9月,西藏第一所中學拉薩中學開學。

1956年11月,達賴和班禪應邀赴印度參加釋迦牟尼涅槃2500周年紀念大會。達賴卻滯留印度不歸,當時一些藏獨勢力在印度聚集,有逃亡叛亂分子「人民會議」領導人富商阿樂群則,有來自美國的達賴大哥六世當彩活佛土登晉美諾布和二哥嘉樂頓珠,有前任西藏噶廈 孜本夏格巴·旺秋德丹等。周恩來為此3次飛印度勸說達賴返回西藏。1957年4月1日,達賴返回西藏。

1959年3月10日萬名拉薩人民受叛亂份子蠱惑,在夏宮羅布林卡阻擾達賴前往軍營觀戲,接著演變成暴動,3月17日達賴被挾持離開拉薩,開始流亡生涯。國務院發佈命令,解散西藏地方政府,由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行使西藏地方政府職權。

在此之前內地各項政治運動,如:鎮壓反革命、三反五反、大鳴大放、反右運動、大躍進、人民公社,皆未影響西藏,曾經在昌都試辦土地改革,也在西藏高層反對下停辦,實際上中共未曾違反《十七條協議》,甚至於西藏一直使用藏鈔,一直到1959年7月15日西藏才開始發行人民幣,8月10日宣佈收兌藏鈔期限。而西藏中小學、藏醫院等建設都是由中共中央出資成立。

達賴等出逃後,中央才解散噶廈政府及其所屬軍隊、法庭和監獄,廢止了舊西藏法典及野蠻刑罰。並在農牧區發動反對叛亂、反對烏拉差役、反對奴役的三反運動,與農奴要減租減息,牧業要牧工、牧主兩利的雙減兩利運動,在寺廟也開展了反叛亂、反封建特權、反封建剝削等運動,至此才徹底卸下了加在農奴身上的各種壓迫。

運動中對參加叛亂的農奴主土地和其他生產資料一律沒收,未參加叛亂的農奴主土地和其他生產資料由國家出錢贖買,據統計國家共支付4500多萬元對1300多戶未參加叛亂的農奴主所有的90萬畝土地和82萬多頭牲畜進行贖買。加上沒收叛亂農奴主土地,總共280多萬畝土地,分配給20萬戶、約80萬農奴,農奴人均分得土地3畝半多。世代為奴的勞動人民終於嘗到可以站在屬於自己的土地上徹夜狂歡的喜悅。

對於農奴,達賴許他們一個未知的來世,而共產黨則給了他們一個安樂的現世。

西藏1950 - 1959

藏曆與天干地支 | 張魯台

藏曆起源於公元1027年,藏曆紀年和內地的天干、地支紀年基本一致。天干往往與陰陽五行共同表示,其配伍方式如下:

甲為陽木,乙為陰木,

丙為陽火,丁為陰火,

戊為陽土,己為陰土,

庚為陽金,辛為陰金,

壬為陽水,癸為陰水。

這種配伍方式並非虛構,在中醫針灸學上,有實際上的五臟六腑(陰陽五行)生剋應用,且臨床效果非常顯著,屬於古法針灸,藏醫學也將此法收入其中,至今仍然在臨床上使用。

地支則往往與生肖共同表示,配伍方式如下:

地支: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生肖:  鼠     牛     虎     兔     龍     蛇     馬     羊     猴     雞     狗     豬

12地支應用在人體經絡,配以六陰六陽12經脈,發展出子午流注(正法)、靈龜八法(奇法)等,且與陰陽五行(五臟六腑)相關,同樣為針灸學上不可或缺的基礎元素,藏醫學同樣將此收入應用。

天干與地支組合,60一輪,稱為六十甲子,次序與列表如下:

01 甲子      11 甲戌     21 甲申     31 甲午     41 甲辰     51甲寅

02 乙丑     12 乙亥    22 乙酉     32 乙未     42乙巳     52乙卯

03 丙寅     13丙子     23 丙戌     33丙申     43丙午     53丙辰

04丁卯     14丁丑      24 丁亥     34丁酉     44丁未     54丁巳

05戊辰     15戊寅      25 戊子     35戊戌     45戊申     55戊午

06己巳     16己卯      26 己丑     36 己亥    46 己酉    56己未

07庚午     17 庚辰     27庚寅     37 庚子     47 庚戌    57庚申

08辛未     18 辛巳     28 辛卯     38 辛丑    48 辛亥    58辛酉

09壬申     19壬午     29 壬辰     39 壬寅     49 壬子    59壬戌

10癸酉     20癸未     30 癸巳     40 癸卯     50 癸丑    60癸亥

近代中國的一些事件,我們往往會用當年的干支紀年來冠於該事件,例如:甲午戰爭,庚子賠款,戊戌政變,辛亥革命,等等。

漢地所用干支紀年,在藏地稱為繞迥,第一繞迥從公元1027年開始,當時農曆(舊曆)是丁卯年,藏曆稱為陰火兔年,丁為陰火,卯為兔,今年農曆是己亥年,藏曆為土豬年,己為陰土亥為豬,所以藏曆實際上是以干支為基礎,藏曆與舊曆兩者實一非二,只是稱呼不同。

今年藏曆新年與農曆新年同一日,但有時會差一日,有時差一月,差一日是因為經度不同,所依朔望不同而有一日之差,差一月則是置閏月不同而有一月之差。

達賴轉世與否-流亡中的窘境 | 張魯台

達賴轉世不是單純宗教問題

達賴喇嘛在2018年11月5日接受媒體訪問時說:「他的繼任者將是一名『高僧』,或者是『20歲左右』的僧侶。」並且表示一個由高僧組成的委員會最早將於11月29日開始聚會,達賴此說等於表示尋找他死後的轉世靈童傳統將在他終止。這是達賴喇嘛最近一次對繼任人選方式的表達,之前他曾說過要轉世為蜜蜂、金髮女郎、外星人或不轉世等等,這一次由高僧組成委員會討論繼任者的說法應該不再是綺語娛眾了。叛逃後的達賴喇嘛,隨著中國國力日漸強大,他的剩餘利用價值越來越低,歲月無情,盡早為身後事打算是應該的。

歷史上並沒有達賴喇嘛或其他活佛轉世在非喇嘛教教區外的先例,達賴喇嘛也很難指定轉世在藏人稀少的流亡地達蘭沙拉,因為極可能發生弊端或爭執(詳喇嘛說),會毀掉寄人籬下的「流亡政府」,即使是順利產生了一位印度籍或難民身分的轉世靈童,那也只會讓人充滿疑慮。身前即表明不再轉世,達賴只是意圖否定在中國藏區依照傳統定制所選出的第15世達賴喇嘛之正當性,為此達賴喇嘛屢屢嘲諷中共試圖控制他的轉世,他說,無神論的中國當局「假裝」比他這位達賴喇嘛更懂得藏傳佛教的「轉世制度」。

達賴之言吸引許多西方「異教徒」為他鼓掌叫好,達賴曾是舊西藏政教合一的領導人,了解達賴所屬格魯派取得政教合一大權的過程,與轉世之世俗意義,就知道達賴所言是否合理。

政教合一的血腥過程

吐蕃自松贊干布死後,喇嘛教與苯教有極大的利益衝突難以化解,各自有貴族支持,甚者相互殺伐,末代贊普朗達瑪因抑制喇嘛教高漲之權勢,被喇嘛拉隆·貝吉多傑刺殺後王朝覆亡,這是「佛教」傳播至世界各地唯一的血腥特例,顯然喇嘛密教並沒有帶給藏區安樂,藏區從此進入各教派、寺廟、莊園各恃武力各自為政,相互兼併或對峙之局面,莊園的傳承沿襲父死子繼,教派與寺廟的傳承以「傳賢」、「傳能」的方式延續,總會發生爭執,活佛轉世方式應運而生,但多數時間是由攝政把持權力,活佛往往自身難保,如第九世達賴喇嘛九歲夭折,第十世得年21歲。第十一世15歲夭折,第十二世14歲夭折…。

倒退回部落政治的西藏,一個教派的成立就意味另一個教派的衰落,一座寺廟的新建就是一個山頭勢力的崛起,較大的藩王往往要依附蒙古王公支持,達賴喇嘛這個封號就是由蒙古土默特部領袖俺答汗封給索南嘉措(此封號與修行成就無關),索南嘉措自居第三世達賴喇嘛,追認根敦朱巴根敦嘉措為第一、二世達賴喇嘛,索南嘉措死後俺答汗曾孫雲丹嘉措任第四世達賴喇嘛,為唯一的蒙古籍達賴喇嘛,此政治操作不言可喻,第五世達賴之前,格魯派勢力受到喀爾喀蒙古支持的藏巴汗藩王丹迥旺波壓制,五世達賴就向青海和碩特蒙古求援,一番腥風血雨之後,藩王被殺政權滅亡,受藩王保護的噶舉派第十世噶瑪巴(大寶法王)逃亡康區,從此藏區再也沒有俗人藩王,五世達賴重建布達拉王宮,成為藏區政教合一領袖至1959年。

政權伊始,五世達賴為了政治權力穩固,先派伊拉古克到盛京輸誠,順治九年(1652年)達賴親赴北京,清廷封達賴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領天下釋教普通瓦赤喇怛喇達賴喇嘛」,並賜金冊金印,從此達賴在西藏的政治與宗教領袖地位得到確保。

清朝諸帝只因政治攏絡喇嘛

關於活佛轉世制度,乾隆皇帝親撰《喇嘛說》文中有:「…興黃教,即所以安眾蒙古。所系非小,故不可不保護之。」黃教就是達賴所屬之格魯派,《喇嘛說》提及轉世弊端為「…呼必勒罕(轉世靈童)率出一族,斯則與世襲爵祿何異,予意以為大不然。蓋佛本無生,豈有轉世?但使今無轉世之呼圖克圖(大活佛),則數萬番僧,無所皈依,不得不如此耳。」

為此乾隆立下金瓶掣籤決定呼必勒罕人選,自第九世達賴喇嘛開始,呼必勒罕之選出就依此定制,中國政府為安廣大藏民信仰,勢必沿襲清制以金瓶掣籤,從數位候選兒童中,抽籤決定呼必勒罕人選,此為必然之事。

喇嘛說

附註:佛教是無神論

佛教主張眾生皆具佛性,人人皆可成佛,否認有一個至高無上的神,準此佛教為無神論。除有國教之國家外,各國政府對於宗教皆應持中立立場,中國為宗教信仰自由的國家,政府對於宗教亦持中立立場,與世界大多數國家無異,達賴以「無神論」為道德指標批評中國當局,這種批評,等於達賴認同有上帝的存在,這是否定佛教教義,否定自己信仰,不應是佛教義務推廣人該有之言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