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清的歷史定位 | Friedrich Wang

最近看了不少網頁,很多人為了滿清的歷史定位做了各式各樣的爭辯,甚至還腦補出各式各樣奇怪的東西。關於清朝的歷史定位,的確長期以來有爭論。甚至於這幾年受到日本以及歐美學者的影響,許多人不把清朝認為是中國歷史,就是所謂的「滿洲、蒙古非中國領土論」,以及歐美大行其道的所謂「內亞論」。其實這些理論大部分都是為了政治服務,我們今天實在沒有必要為了這些理論而影響了傳統中國對這些外族王朝的一貫解釋。

「諸侯進夷禮則夷之,進中國則中國之」,幾千年來中國人對身分認同的標準從來不是根據血緣而是文化的認同與實踐。滿人的確是以關外的少數民族入主中國,但是就文化的實踐上卻是不折不扣繼承了自宋、明以來的中國文明。在文明的繼承這一點上,滿州人比蒙古人要高明許多。

光是上述這一點其實就足夠了。滿清的皇帝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外國人,對漢人當然有所猜忌,但是也不能不分享權力給他們。就政治的藝術而言,滿清皇帝做得很漂亮,成功地讓這個龐大的帝國裡面的各民族都找到了自己的定位,並且維護了帝國政治、社會秩序的安定。這一點可以解釋,為什麼到了滿清末年即使朝廷非常衰弱無能,還是有很多漢人的知識分子仍然效忠清朝,對革命黨恢復漢人江山的主張並不認同。

清朝入關之後文治武功都有可取,甚至到了民國時期,有學者認為清朝是中國的文藝復興。當然這個說法是太誇張了,因為文藝復興中所展現的個人主義精神在清朝的朝廷與民間文人的著作當中並不常出現。滿清王朝仍然用壓制個人主義的方式來控制知識分子的思想,政治制度極度專制,基本上權力都集中在皇帝一人手上,這在歷史上可說是空前絕後的。也因為缺乏政治制度的彈性與對權力的節制,所以導致滿清王朝到了充滿危機的時候卻無力進行真正的改革。

今天中國大陸稱自己的領土有960萬平方公里。滿清王朝全盛時期則至少有1,300萬平方公里。我們可以說今天中國的領土的基礎就是在滿清王朝手上所打出來的。而且,清朝不是用唐朝、明朝的方法只是給予名義上的管理,而是真正的設立官府來治理,從此就成為中國名副其實的國土。這其中包括了新疆、內外蒙古、西藏、青海等地區,還有雲南的改土歸流,以及台灣的建省,以上這些地區的面積就已經比整個明朝的江山還要大了將近一倍。故光是在這一點上,就展現出滿清卓越的政治與軍事能力。

當然清朝的統治也留下了很大的後遺症。對思想與言論的嚴重壓制,使得對學術文化產生了極大的窒息作用。這造成後來中國社會在面對西方力量的衝擊之時很晚才出現反應,比起日本可說後知後覺,甚至有一段時間不知不覺。而從明朝中葉之後,中國民間活潑甚至可說是走向個人自由的力量與風氣被扼殺了。所以明朝後期可以出現王陽明、李時珍、徐霞客、張居正、戚繼光、李贄…..等充滿創造力的學者、思想家、探險家,政治家,在清朝的兩百多年當中卻很難出現,必須一直到19世紀末才有了曙光。所以,對中國近代的落後,這個王朝要負起相當的責任。

總之,滿清王朝已經是過去。這個中國的末代王朝對中國所造成的影響當然非常深遠,但是知識分子該做的應該是心平氣和地去研究以及給予結論,而不是淪為情緒性的發洩或者去腦補一些莫名其妙的東西。如果如後者,那恐怕就很Low了。